「華為影像」,為何可以成為一個品牌?

當我們評判華為手機品牌的實力時候,影像總是繞不開的那一個關鍵詞。以其最暢銷的旗艦 P 系列為例,從 P9 的「瞬間,定格視界的角度」,到  P10 的「人像攝影大師」,P20「眼界大開」,P30「未來影像」,P40「遠見卓識」,再到最近 P50 的「萬象新生」,都和影像攝影息息相關。

不管是發布會上事無巨細的影像講解,還是追星趕月的攝影炫技,經年以來,「拍照好」已然成為許多消費者對於華為手機的強烈認知,手機攝影的軍備競賽當中,華為也是投入最大的那一家,或許沒有之一。「拍照好」這樣一個感性上的認知,可能是因為某一個用戶看到了 P40 Pro+ 上百倍數字變焦照片,也或許是更早 P10 系列手機拍出的人像,在這個過程中,華為手機用戶口口相傳,口碑不斷外溢。

「華為影像」是什麼,在眾多碎片化,感性化的認知之外,需要一個明確意義上的定義。

這個概念並非首次提出,在華為內部最早可溯源到多年前 P9 的思路。發布會上曝光後,它的輪廓和內涵,過去現在和未來,開始明晰起來。

「華為影像」,為何可以成為一個品牌?

「華為影像」是什麼?

與「拍照好」這麼簡單的認知相反,明確意義上的「華為影像」實際上是個有點復雜的概念,其內涵信息相當豐富。

在這四個字下面,透露了華為在思考移動影像的的三大支柱:技術創新、拍攝體驗和影像文化。

「華為影像」,為何可以成為一個品牌?

看起來很簡單,但是要解釋和分析起來,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概括的:

  • 技術創新:持續在技術創新上的投入,是華為影像堅定不移的戰略。華為影像從光學系統、成像技術、圖像處理三個維度,構建起了未來計算攝影的產業技術規范,形成了獨一無二的移動攝影技術體系,成為了影像行業發展的里程碑。
  • 拍攝體驗:華為影像所有的技術創新都不是為了炫技,不是為了技術創新而做技術創新的。華為影像是要讓消費者通過得到更好的色彩體驗(捕獲色彩)、更好的亮度和對比度(感知明暗)、更好的遠攝體驗/變焦體驗(跨越空間)、更好的抓拍體驗(定格瞬間),獲得專業級移動影像拍攝體驗。
  • 影像文化:華為影像專注構建高端品牌的文化內涵,多年來以華為新影像計劃【不斷創新的比賽】、【永不落幕的新影像展覽】、【精進學習的學堂】、【供大家學習交流,互相激發的社區建設和社區文化】,和華為新影像金雞手機電影計劃,持續在各個領域進行推廣,鼓勵更多人用手機投身影像創作,為用戶打造下一代影像文化的氛圍感。

除去官方話術中的修飾詞匯,其實我們可以這麼看,「華為影像」其實核心還是在技術上,和消費者直接相關的拍攝體驗,以及在此之上的影像文化,都是建立在技術上的。
攝影作為一種技術和藝術的疊加態,往往有所側重,比如現在的膠片攝影,更多是藝術層面的趣味。但手機攝影,往往是半導體、光學、機械結構、晶片和 AI 技術的綜合體,至於藝術,某種程度上也是技術的另一種優美表達。

硬體幾乎見頂,計算攝影才開始

對於相機攝影來說,有很多金科玉律,比如「底大一級壓死人」,「數碼變焦就是垃圾,光學變焦才是王道」,「直出不一定重要,但寬容度一定要給後期留空間」等等,這是因為我們在考慮相機攝影的時候,往往不會優先考慮相機和鏡頭的體積和重量,以及很大機率不會把相機直出照片發社交網絡。

但是,在手機攝影上,這些金科玉律就變成了相對正確。

最簡單的「底大一級壓死人」就遇到了很大挑戰,一度手機主攝傳感器的尺寸逼近 1 英寸,但與之配套的,就需要更大的空間來裝進影像傳感器,需要更厚的厚度來放鏡頭模組,並且這些都會讓手機變得更重。

所以,在 2022 年前後,我們看到了一波手機主攝傳感器尺寸的回撤,以 IMX766 為代表的中上尺寸影像傳感器依舊在挑大樑,並且也能貢獻出仍在進步的手機影像水平。

以 P50 系列為例,在旗艦手機當中,其尺寸、厚度和重量控制都堪稱優秀,並且也沒有因輕量化去犧牲畫質。其實這就是華為定義的「做的是第一象限的王者」,這個象限中橫軸是圖像質量,縱軸是空間尺寸,第一象限就是既兼顧空間尺寸,又兼顧圖像質量。

畢竟,許多用戶開始怕了半斤機。

當然,理論上還是底大一級更好,但實際上,又不能這麼大,因此,就需要通過新的方法來彌補硬體模組的邊際效應遞減的問題。

而這,才是我們討論「華為影像」的重點。

軟硬結合,便是出路。

硬體上光學系統,是指多攝系統,自由曲面鏡頭和潛望式長焦,它們分別補齊了焦段,消弭了廣角畸變,以及添置了超長焦焦段,但這也不是全部,比如曾經在 P10 上的主攝+ ToF 鏡頭的組合,為人臉記錄更多深度信息,使其人像攝影更具立體感。ToF 鏡頭不屬於任何焦段,但能夠為攝影加分。

「華為影像」,為何可以成為一個品牌?

成像系統上,RYYB 超感光傳感器和全像素八核對焦是華為夜景成像的功臣技術,前者提高了進光效率,後者提升感光能力、對焦速度和精度。在 P50 系列上,又搭載了多光譜傳感器一級業界首款手機超廣譜攝像頭,通過將非圖像信息直接輸入形成圖像信息,提升色彩還原能力和細節解析力。而這,也是華為未來在影像領域的發展方向。

簡言之,大加一個大底傳感器是曾經最簡單最粗暴的辦法,現如今加不得了,就得各種曲線前行,在硬體的其他層面上補回來一些。

真正讓華為敢於把「華為影像」做成品牌的底氣,還是計算攝影這張手牌。

如前面所說,本質上手機攝影對光學系統的要求就很苛刻,沒辦法通過做大光圈、改變材質,在單鏡片上做新的創新(比如讓很長的焦距躺平,折疊光線的形態)等等來實現光學的演進。

所以,華為把大量的時間留給了計算攝影。

2017 年,搭載麒麟 970 的 Mate10 系列面世,首次推出 AI 攝影的概念;到 P20 採用雙 ISP 圖像處理器,增加 RAW 域處理環節多幀降噪技術,以及在麒麟 970 當中集成了 NPU 來處理器 AI 場景。到 P50 系列上,打通了「真實世界——成像系統——後處理算法」鏈路。建立了從光學鏡頭到傳感器鏈路的數學模型,測算標定了一系列器件的物理參數,拍照瞬間每個視場景和每個波長的光線被鏡頭匯聚,再被傳感器感應轉換成電信號的全過程。接下來 AI 算法的神經網絡從海量的數據信息中歸納光信號之間的特徵,擬合和調整模型參數,,推算出被像差退化前的光信號。最終將現實中的自然場景地呈現出來,忠實地記錄現實世界的光影。

「華為影像」,為何可以成為一個品牌?

HDR 攝影能力,一度是衡量手機攝影好壞的重要指標,如今呢,從差強人意的照片 HDR,如今已經發展到了視頻實時 HDR 融合,這背後,就是算力和算法的進步。

更能體現軟硬結合以及計算攝影魅力的功能,是 XD Fusion Pro。

P50 系列採用新一代環境光譜信息採集傳感器,無限接近自然界的光譜,環境光譜分辨力提升 50%,平均色相准確度提升 20%。它的兩顆原色攝像頭(彩色與黑白)協同工作,將主攝的進光量提升了 103%+。超光譜超級影像單元可以發現可見光之外的細節,同時參與到 XD Fusion Pro 計算攝影的流程中,提升最後圖像的層次感。超光譜超級影像單元還能捕捉成像中的圖像細節信息,讓暗光環境下的圖像擁有更高的動態范圍。

曾經,多攝系統融合了焦段,現在各種傳感器把可見光和非可見光融合了。

「華為影像」,為何可以成為一個品牌?

「華為影像」的底層邏輯,是什麼?

當我們談論華為這家公司的時候,經常會用「組織力」或者「執行力」這樣的詞來形容,但有個詞甚少提到卻頗為重要,那就是遠見。

例證之一,便是十年前華為消費者 BG CEO 余承東的那條微博:

自從負責華為消費者業務後,我們做了幾個大調整:1. 從 ODM 白牌運營商定製,向 OEM 華為自有品牌轉型。2. 從低端向中高端智能終端提升。3. 放棄銷量很大但並不賺錢的超低端功能手機。4. 啟用華為海思四核處理器和 Balong 晶片。5. 開啟華為電商之路。6. 啟動用戶體驗 Emotion UI 設計。7. 確立硬體世界第一之目標! ​​​​

走出舒適區,做高端化,做自研晶片這些知易行難的事情,在 10 年前是很難做出的決定,但如今看來,華為還是走得很堅決。執行力有價值的前提,就是遠見。

因此,再討論「華為影像」的底層邏輯,其實就很有意思了。

「華為影像」,為何可以成為一個品牌?

市面上做手機影像的廠商可不止華為,但是很多廠商的策略有些朝令夕改,缺乏底層邏輯。「華為影像」的底層邏輯其實很簡單:計算光學持續演進大方向,現階段還是圍繞去像差,去除整個光學系統中引入的像差,提升成像清晰度。像差由非近軸光線追跡所得的結果和近軸光線追跡所得的結果不一致,與高斯光學的理想狀況的偏差。色差、畸變等等都是像差的表現。

這大概是一個大道至簡的底層邏輯,但也是一種「山就在那里」的長征,去像差,去模糊,提升清晰度,在提升清晰度的分支上持續地演進,決定了華為影像把精力放在了解決本質問題上,得到的結果也是本質問題的緩解。

如果說「華為影像」把計算攝影做成了護城河,那是因為,他們挖得最早。

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