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2020年3月,《動物森友會》系列的第7作《集合啦!動物森友會》正式發售。

被疫情困住,出不了家門的人,紛紛開始投身建設自己的小島。一時間,《動森》成為「網紅遊戲」,大家像關心股票一樣,關心著每天大頭菜的價格波動。那段時間的社交網絡上,「只有」兩類人——正在玩《動森》的,和想玩《動森》但還沒有Switch的。

幾個月過去後,大家陸陸續續復工,隨《動森》和健身環爆火的Switch價格逐漸恢復正常,有些人的島也已經日漸荒蕪,雜草叢生。

不過,仍然有很多人離不開自己的島。他們將《動森》當作另外一個真實存在的世界,熟知每一個小動物的性格和喜好,參與每一個盛大的節日,或是在島上釣魚、種花,看大海、日落和星空,像擁有了一處世外桃源。

月島雯就是這些人中的一個。

有些不同的是,她並不是在兩年前的春天第一批加入《集合啦!動物森友會》隊伍的人,而是直到半年後才真正擁有了「登島通行證」,開始了自己的《動森》之旅。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她或許能代表一類「自由派」《動森》玩家,不迷戀那些玩家票選出的「網紅小動物」,也不通過「時間穿越」的方式獲取稀有家具,直到現在,她的遊戲時間已經超過1000小時,但島上完全建成的區域只有30%左右,因為她用了一大半的時間在島上漫無目的的亂逛。

一開始,月島雯擁有一個「動森玩家群」,群里每天都很活躍,大家樂於分享自己在各處看到的攻略和好看的景觀,在彼此的島上賣大頭菜、種花和交換禮物。漸漸地,這個群開始沉寂了。她試過加入其他人數較多的動森群,但發現那些群的大部分討論都開始與《動森》無關。

「單槍匹馬地玩也不錯。」月島雯這樣想。最近,她把自己玩《動森》的故事,寫成了一本書,名為《我想乘一艘慢船去》。前言里這樣寫道: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以下是月島雯的自述:

想起一朵來自11歲的玫瑰花

我第一天玩《動森》,是在2020年9月10號。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那天下午剛好放了半天假,就從那天開始,一直玩到現在。因為我家和公司離得挺遠,我就每天把Switch帶到公司,中午午休的時候玩一會兒,一有時間就會打開。

其實我以前根本不知道Switch,玩過的遊戲只有《英雄聯盟》。後來在疫情期間,《動森》開始爆火,我才知道這個遊戲。最開始3、4月份的時候,Switch價格上漲得很厲害,我就一直沒買。我最終等到了它價格穩定下來才入手,但那個時候已經9月了。

在還沒買Switch那段時間,每天都很饞。我雖然之前沒玩過類似的遊戲,但這類自己規劃、建設的遊戲比較戳我,它看上去比較自由,也沒什麼壓力。《動森》剛開始火的時候,我就感覺我會很喜歡這個遊戲。當時,我的微博、小紅書等各個平台都收藏了各種《動森》相關的內容。那時候雖然自己還沒有入手,但每天看別人玩,也能看得很開心。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所以,我在還沒開始玩的時候,就已經想了很久,我的島嶼要建設成什麼樣的,它應該叫什麼名字,是什麼風格,都已經基本規劃好了。

我身邊的朋友都不太了解Switch,缺少交流。在自己正式入手遊戲之後一個多月,我加了一個群,大家互相換換東西,也可以別人的島上賣賣大頭菜。

那個群人不太多,只有四五十個,剛加群的那段時間,群里每天都很活躍,基本都在討論跟《動森》有關的話題。群里有個朋友叫小林,她那段時間經常在自己的島上摸索怎麼種異色的花,因為好友澆水的話,花變成異色花的機率會提高,所以我就經常去她的島上幫她澆花。因為我玩遊戲比較隨性,也沒有搞什麼時間穿越,她就會給我寄一些東西。

這會讓我想起2005年第一次接觸到MSN的我,當時我笨拙地學習著注冊、添加好友,並且收到了人生中第一個來自網際網路的問候——我的同學發給我一朵玫瑰花。當我看到小林昂著頭,朝著飛機的方向沖我揮手時,我突然被拉回到了那個2005年的夜晚。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遺憾的是,差不多從去年3、4月開始,那個群漸漸地就沒什麼人說話了。後面我還陸陸續續加了其他的群,但是已經找不到當時的感覺了。有的群人很多,她們會經常聊明星、偶像這些和《動森》沒什麼關系的話題,我不太懂,就都退了。

現在我就是單槍匹馬地在玩,偶爾會在超話里發帖,有微博上的小夥伴在我的島上賣大頭菜,或是逛一下,這種感覺也挺好的,陌生人互相聯系的狀態,比較自由和放鬆。

我和小林之前也加了好友,但可能我們心裏面都會想著,不去打擾彼此的生活,加好友之後也沒有聊過《動森》以外的話題。她上線的時候,我會收到提醒,後來她漸漸也不怎麼上線了,但我每次想到那段時光,都覺得很單純很開心,也很懷念。

因為很少和別人一起玩,我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島上亂逛,釣魚、抓蟲子、和小動物聊天、偷聽他們講話,或者去博物館逛逛。很多時間我都在做這些沒什麼特定意義的事。剩下的時間就是考慮我的島該怎麼建設,挖挖地,鋪一下地磚。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我很享受在建設中的感覺,甚至有點不忍心一下子建好。直到現在,和我想像中完美的島相比,我的島建也只完成了30%左右。其實我完全可以給自己做個規劃,比如今天建設到什麼程度,明天完成哪個區域。但我不是很喜歡這樣,我的島里有很多地方都被我營造成一種正在建設的感覺,比如一條「正在施工」的路,這樣會讓我感覺很有生活氣息。

我很難想像有一天我的島全部建成,可能到那一天我反而會有點失落。如果太快把這個島做得太完美,可能這個遊戲的魅力也會少很多。

在我的島上,有一個很特別的區域,是我給奶奶建的墓園。選址的時候想了很久,最終決定選在居民區旁邊的三層高地上,那里地勢開闊,背靠大海,左邊是熱鬧的居民區,右邊的拱橋連著一大片麥田,二層是菜園。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墓碑旁有一隻小狗,收音機里傳來歌聲,還有偶爾來訪的蜻蜓和蝴蝶。可能是地勢原因,我從來沒見過小動物來訪這里,有時候我會帶著剛做好的蛋糕,或者幾顆蘋果,來墓園小坐。但其實我很少過來,每次都會感覺有點難過。

我喜歡自己比別人大一些的耳朵

關於小動物,一開始玩的時候,我也陷入過跟很多人一樣的感受里,想要網紅的,最好看的。所以也花了很多時間,飛往各個素材島上找小動物,遇到過一些很受歡迎的,比如小肥羊。

但是在跟小動物相處的過程中,我發現好像也不是每個小動物都跟我契合。我島上有一隻小動物叫香草,是一隻很溫柔的小狗。它剛搬來的時候,說過這樣的話:「我喜歡自己比別人大一些的耳朵,每次洗澡的時候我都會輕輕地把它們清理干淨的。」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這句話當時讓我特別感動。不管是小動物還是我們自己,都有著不太完美的特性,比如香草的耳朵比別人大一點,我的嗓音可能比普通人更沙啞一些,但它那種欣賞並熱愛自己的態度真的有改變我。所以在那之後,我就開始沒那麼在乎小動物的外貌了。

我對我的兩只初識小動物艾德豪和娣雅都是「日久生情」,它倆也是在我島上待得世界最長的小動物,

如果你看過艾德豪的照片就知道,它是一隻藍色的小熊,皮膚是亮藍色的,眼皮是聳拉的,看起來很沒有精神,屬於沒有什麼人氣的、很普通的小熊。但是後來在跟它接觸的過程當中,我就會覺得它真的是好棒。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還有小睫,一隻紫色的青蛙,我當時很喜歡它,很想讓它成為我的島民,就花了很大力氣去其他網友的島上把它接了回來。小睫在我的島上住了八九個月之後,就告訴我自己想要離開,我拒絕了幾次,它還是堅持想走。

我當然知道小動物離開只是遊戲的隨機設定,它可能隨機到任何一個人頭上,只是剛好隨機到小睫身上好幾次而已。但我還是忍不住想,它也許是真的想離開這個島嶼,去看看更大的世界呢?雖然很捨不得,但最後還是讓它走了。

如果它去了別人的島上,還會有對我的記憶,又恰好能再次遇到我,它可能會跟我說,「謝謝你過來看我,我現在生活得很好。」但更大的可能是,我再也遇不到它了,它沒有去任何人的島,有我記憶的小睫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和小動物一起過節也很開心。第一次在《動森》里過萬聖節的時候,看什麼都很新鮮,小動物會把我的臉抓花,抓成各種各樣的圖案。傍晚的晚霞也特別好看,跟平時的不太一樣,像粉色的霧。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我的生日剛好在10月,上島一個多月後,就遇到了我在《動森》過的第一個生日。那天天氣特別差,陰天,還下著雨,我穿著一件有點土土的粉色裙子,大家圍在我身邊,給我唱歌,為我加油和打氣。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是很美好的陰天。

我的「動森日記」

想做一本書的念頭,是偶然出現的。最開始本來想要做成相冊一樣的照片書,但是後來又覺得,倒不如做成一本真正的書。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我最開始設想的是做成一本「島志」,類似於地方縣志,比較官方一點,「xx年x月x日,某島成功建造了博物館」之類的,但後來發現這樣好像有點太官方了。

所以它後來就變成一本完全以我自己為主的「動森日記」。里面介紹了我的每一個島民和工作人員,以及我島上發生的一些大事件和活動。還展示了小動物們的時尚穿搭,把它們拉到巴獵島上,換各種各樣的衣服,用各種修圖軟體做成像雜誌畫報一樣的照片,KK的唱片也被我做成了海報。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從正式開始寫到全部結束,大概花了35~40天,基本每天都在做這件事。其實寫得部分不是很多,時間大部分花在選圖、做圖和排版上了,我玩《動森》這段時間,存了差不多幾千張圖,要從里面慢慢選。我的計劃是以後每隔幾年就出一本新的,用它來紀錄我在《動森》的時光。

《動森》對我最大的意義是治癒,不一定是某個具體的時刻,或者小動物跟我說的某一句話,而是一些很微小、很普通的事情,比如每周六KK來我的島上唱歌的時候,我都會點我最喜歡的二段斜坡和藍色飯團。在《動森》的生活本身,就讓我足夠安慰了。

這位玩家把玩《動森》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

我的島上有陌生人送我的幾株玫瑰花,現在已經長成一片花園了。不知道2005年收到的那朵玫瑰,是不是也會在其中呢?

*本文插圖均由月島雯提供

文 | 嘉琦

編輯 | 周亞波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