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前言:2019年10月,我報名成為了「布里斯托秋季動漫遊戲展(Bristol Comic Con and Gaming Festival Autumn)」的志願者。這一篇文章記錄了我從申請到實地擔任國外漫展志願者的心路歷程。 我也為這次經歷製作了視頻發布在b站,里麵包含了更多有趣的內容,感謝移步觀看。

志願者報名「好新奇」

2019年9月,在英國求學的我經好友小F提醒後了解到,我所在的布里斯托地區有一個將要舉行的漫展,正在FB上招募志願者。我們兩個小姑娘都是對新鮮事物很好奇的那種人,而且如果是以志願者身份參展,就不用付門票,而且可能還管飯——雖然只是英國人口中的snacks,但我們都躍躍欲試。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我一直是學語言的,而友人小F雖然學的是機器人學,卻有國外生活的經歷,所以我們一度非常激動,恨不得立馬前往漫展,有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意味。但我心里明白,因為我們初來乍到,而且並不是從小在英文環境薰陶下長大,其實對當地流行的動漫、遊戲等文化要素並不十分了解。

憑FB上的的志願者招募廣告,我們很快找到了志願者招募問卷表——雖然我已經找不到當時填寫的那一份內容了,但我翻看了今年的招募信息,給大家截了圖。因為我的信息已經錄入到志願者名單中,所以承辦組織Anime League幾乎每個季度都會給我發來邀請連結。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申請表中,我們除了需要填寫真實姓名,出生年月,志願服務時長(part time/normal time/extra time),預計到達日期和到達時間,是否自駕等,我們還需要闡述與動漫遊戲展相關的經歷。

其中這個志願服務時長的三個分類,分別指的是,在漫展周末兩天(除第一天早上的搭台時間外)均對外開放,且每日誌願者基本工作時長為7小時的前提條件下:

  • part time – 任選工作一天
  • normal time – 工作兩天
  • extra time – 工作兩天並在第一天早上提早到場協助漫展設施的安裝
  •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因為我們倆主要是為了體驗和感受,所以就選擇了周六即漫展第一天早上9點至下午1點的part time。在等待了一兩周後,我們收到郵件確認「是否可以參加」,以及選擇所要參加的志願服務。列表上的工作內容琳琅滿目,從檢票、維護場間秩序、接待引導參賽coser、攝影到現場主持,一應俱全。因為害怕自己交流出差錯,所以我們倆都保守地選擇了看起來最簡單的檢票。

    這里不得不提到,雖然漫展的名字里帶了個「布里斯托」,但實際上並不在布里斯托城區,而是在離市中心BS1地區大概有7.2英里(11.5公里)左右的西英格蘭大學(UWE)——我倆剛開始竟然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所幸的是,因為布里斯托機器人系和西英格蘭大學的機器人系有合作課程,兩個學校的學生平時要輾轉不同校區上課,有免費的大巴年卡,所以我就蹭了一波我朋友的卡順利到達漫展地點。

    志願者體驗「漫展快樂摸魚」

  • 工作前的摸魚時刻
  •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來到UWE。那天天氣特別好,路上也沒什麼車,因為很多公共設施都承載著校際間的學生搭載服務,所以大巴直接開進了UWE校園里。

    UWE的校園和我們布大的校園,簡直是兩種風格。小布的學校建築主要依附於地勢而建,集中在一座山上,商業街、教學樓交錯,並沒有明確的校區及圍牆概念。而UWE的校園簡直是世外天地,畢竟地理位置比較偏啊,周圍的非學生人群較少,建築也非常宏偉大氣,有一點國內校園整體規劃那味兒。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因為小F平時也在UWE上課,對教學樓比較熟悉,所以她自告奮勇帶我超近路打算快馬加鞭趕到漫展現場,結果我倆好像遇到了校卡消磁的問題——後來貌似是某個路過的UWE學生順手解救了我們,幫忙把教學樓的門刷開。

    七拐八拐的,終於到了一個像展廳一樣的地方。到了現場才發現,原來很多參展商還在搭建展位的——虧得我倆一路上急的。真的,咱中國人不愛遲到的良好品質,必須得夸一波。而且因為現場的參展商、志願者大多都是網上招募的,誰也不認識誰,所以我們就徑直去找leader——沒想到leader說,早著呢,讓我們先玩會兒,她就去忙別的事情了。所以我們就在場地里四處看看。

    有些展位的參展商真的心特大,把展位搭好了之後自己就不知道跑哪里social、喝酒、抽菸去了,所以偌大個場地,也沒見著幾個人影。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 我想認真工作,可是大家勸我摸魚
  • 終於到了激動人心的時刻,檢票Time!其實檢票的過程還是比較簡單的,就是確定參加者是否購買了當天的門票(個人/家庭票等),並給ta們帶一個手環。雖然有五六個志願者,但是由於檢票的志願者中只有我和小F兩個歪果仁,年紀也最小,一副傻呵呵的樣子,很emo。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等到工作人員說,「可以進啦」,我就看到零零星星的人從外向會場里面走。感覺自己在開盲盒一樣,不知道下一個經過拐角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人究竟是什麼裝扮,好傢伙,也太有意思了!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因為自己是檢票員嘛,所以看到這些coser,都是一副驚嘆但是強裝鎮定的樣子,但心里一直癢癢的:我好想把你們都拍下來啊。可是因為我要工作,無暇顧及,只能忍痛看著coser們一個個離開。

    而且這個檢票過程也太繁復了,我好懷念國內的二維碼刷碼,滴一下就好了。我必須先查看大家的票,然後把印有漫展標志的手環從一整張貼紙上撕下來,接著刨開黏貼條,然後再讓每個人乖乖把手伸到我面前,好讓我貼起來。有一次,我不小心拽到了某大哥的手毛,大哥不由自主地「嘶——」了一聲,我都快緊張得淚奔了。

    而且,說是票,其實只是一個收據(receipt),或者可以叫做確認郵件(confirmation email)。檢票處的網絡有點延遲,故好多人就站在遠處先翻找郵件。而且,雖說國外的智能化起步早,但我總覺得日常生活中人們對電子票的偏愛度並不是很高。現場有很多年紀較大的愛好者,所以他們似乎更習慣列印出紙質票。所以我經常坐在檢票口看他們翻找自己的小包、口袋,拿出一個疊得方方正正的豆腐塊。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coser們盛裝出席,是因為他們大多數都要參加當天舉辦的cos大賽——兩天的結果合起來評獎;餘下的一些coser,則是愛好者自己梳妝打扮,來體驗氛圍的。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一個可愛的英國妹妹,臉圓圓的,個子挺高,日系裝扮,粉色頭套——對不起,我看的動漫不多,實在不知道她cos的是哪個人物,有一點點像「江之島盾子」,但是仔細一看又不太像。她的父母陪她來漫展,所以我猜測年齡應該不大,而且她有點羞澀,不敢主動和人搭話。她的臉(緊張得)紅撲撲的,明顯很緊張,所以我和小F就一起招攬她,「快過來呀你好可愛呀你真cute啊穿lo裙真可愛」,她看看我們又看看她爹媽,感覺很開心。

    因為我們是做檢票員,換位思考,小夥伴們去參加漫展一定也是期待又緊張的,甚至有些都不知道進了會場要幹嘛,就這麼愣在原地。我在國內也只有一次參加小范圍漫展的經歷,是本科時和舍友一塊去的,在西安。結果進場之後發現很多東西我都不太感興趣——可能我當時去的漫展用戶群體是青少年,參展商售賣的東西也都是批量生產為主的新一代日韓動漫和國漫的周邊,但我個人的宅屬性比較不明顯,只是小時候看過並且比較喜歡《犬夜叉》、《元氣少女緣結神》、《怪化貓》這種風格的——什麼?!賣藥郎,時代的眼淚。Anyway,我們倆人混里面有點無助,最後我舍友發現了熟悉的鳴人(淚目了),買了一個小抱枕就溜了。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說回檢票現場,其實國外的漫展真的不太一樣。來漫展現場的不光是年齡小的朋友,還有很多大哥,大姐,老爺爺,老奶奶!紋身,機車,古著,極簡漫畫,風格迥異。雖然他們大多數都很個性,但在檢票時還是會蒙圈,所以,「嘿!大哥!你看我!我在這!我是檢票的!」——我們就常用「hiya」,「please come this way」之類的來引導。

    而且有些小夥伴雖然喜歡動漫,實際上也比較社恐宅,所以我就會說「you are so cute」,「how did you make it」,「well-dressed」之類的來夸贊他們。遺憾的是,剛開始我也比較含蓄,公式化地檢票,後來實在是放飛了自我——因為這些人實在的的是太有意思了!所以我後半程幾乎都在和小F一起嗷嗷叫,「哇哇哇哇哇這也太可愛了」,兩眼放光。

    如今大家看到的很多珍貴的照片和視頻(在b站),都是我主動說「哎呀你太可愛了老鐵你給我拍張照吧這實在是太牛了」保存下來的。

    比如說下圖這個可愛的妹妹,就是和爸爸一起來的。個子巨小,所以我覺得可能是teenager,而且我懷疑她在袍子里有塞一個播放器,因為一直在「咯咯吱吱」地叫。走路時,她也刻意模仿了人物非人類的狀態,很用心。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BTW,我身上穿著的這件T是志願者免費領的,棉質的還挺舒服。結果因為比較寬松就被我拿來當染發用衣,最後染上染膏報廢了。

  • Now,let’s 名正言順摸魚
  • 基本上沒什麼人進場,我和小F就「溜溜球」了。而且小F中途不止一次和我說:「多多,你別檢這麼快,你像是在催人家。」我想想也是,人家好不容易穿戴好來參加同好會,能不慢吞吞炫耀一下嗎?我的,我的。

    所以我們倆領了snacks就正式開始享受漫展啦。相比起中午剛到時見到的會場,人是真的多,而且很多商家開始展示自己的作品了,比如說AR遊戲體驗,畫師現場作畫……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逛著逛著,我還發現了活的《守望先鋒》!其實按照時間線來說,那時候我還沒有確定以後要做遊戲本地化的科研,也沒有買遊戲本,所以處在AFK《守望》很久後又在異國他鄉重逢的狀態,好奇的朋友可以見我 遊戲思維 VS 遊戲科研思維 這篇文章中,里面提到了我個人的遊戲經歷。所以實際上,第一眼發現《守望》元素的應該是小F。對,沒錯!小F也是一個激情《守望》的奇女子,還拉著我一起熬夜在宿舍的公共休息室看2019年世界盃。有點可惜的就是,我倆哼哧哼哧一通吶喊,結果嗚嗚嗚回寢室。那天一同看比賽的還有和我們打狼人殺認識的光通信專業的博士學長。據此人透露,因為平時排競技C太久了,所以他的日常是:排隊,跑工程,打遊戲,排隊,跑工程,打遊戲……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回到現場,所以小F見到活的死神直接就撲了上去。這瑞破平時真是有在健身的樣子呢,結果轉個身,我們還發現了一隻女——半——藏!半藏姐姐的裝備也太精緻,太颯了!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當然最驚人的就是,除了以上這些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動漫、遊戲作品,我們還看到了很多影視劇的周邊,以及一個兵器鋪……是的,我沒形容錯,就是兵器鋪。太硬核了,我整個人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Fine,大哥,你們真的好牛。

    這確實是真的武器,不是塑料製品,且購買必須出具ID(18歲以下不可購買)。武器鋪前圍著一群狂熱粉絲,氣氛一度十分熱烈。我還看到有人購買了一把劍後,走了兩步,又把劍從保護套中掏了出來,細細欣賞。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不知道和武器鋪是不是同一家,在這個展位旁邊,還擺放著好多《權力的遊戲》的海報,以及1:1權杖…… 好帥啊!突然想起,去位於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尋權游拍攝地也許以後也能幫我水一期,當然,那也是後話啦!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真的逛下來,才發現其實整個會場也不是很大,不一會兒也就逛完了。coser台的現場表演剛好在我和小F閒逛的時候結束了,所以沒有看到比賽coser的展示。我們也比較隨緣,錯過了就錯過罷。

    路過某個小房間時,看到門外貼著告示原來是Thames Room(Thames估計是某個資助組織的名字),供各位同好討論交流用的。估計里面到時候就是一波又一波「兩眼淚汪汪」。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我的感想「真充實」

    這一次志願服務其實還真的挺意猶未盡的。尤其感受到一些文化上的差異,比如說漫展參與者的年齡、性別,文化喜好以及個性彰顯的方式,諸如此類。我一向是那種實踐派,有什麼事情覺得很好奇就先跑去看一看,先體驗體驗,這種生活方式也挺有意思。所以在伴隨著我的各式求學歷程中,我也擔任過各種各樣的志願者,比如說:面向墨西哥裔小朋友們的社區陪玩,馬拉松比賽的志願者,學校各國文化活動中的煮粽子大師以及蹩腳舞蹈表演者。

    話說回來,能以包容的態度去接觸多元文化,真的很好!尤其我自身就是一個語言學習和研究者。而我現在覺得最慶幸的事,也就是當時對這些經歷的素材,有一個較為規整的影音分類,甚至很多經歷我在當時就專門留下了視頻記錄(在b站啦)。不過這些大多都是疫情前海外生活的故事了。如今回看,我亦會發現很多從前沒有注意到的有趣現象。在世界的一隅,不禁一笑。

    最後從漫展出來時,天還亮著。10月初,太陽直射點才剛剛離開赤道,英國的藍天也沒有那麼早拉下帷幕。就在出口右側,我和小F看到一位正在抽菸休息的「瑪琳菲森」。

    我倆趕緊向她揮揮手,她也朝我們自然地行了個禮。

    在國外做漫展志願者,是怎樣的體驗?

    “Have a good day.”

    相關視頻

    陳多多:在英國漫展當志願者 / 全英文電話面試 / 口譯訓練日常/ 古著集市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