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本文首發於公眾號「碎碎念工坊」,歡迎各位加個關注,解鎖更多隱藏內容~(不定期白嫖抽獎)也可以關注我們的B站頻道,說不定你就愛上了呢?戳→https://space.bilibili.com/43995149

文/艾渴echo

我想哪怕是到了今天,如果問起某隻有著黑色粗眉毛的緋紅胖鳥為何如此憤怒,相信大部分老玩家都會隱約想起某個「外來綠豬鳩占鵲巢,還盜竊鳥蛋滿足自己口腹之慾」的森林寓言和遊戲開場動畫,進而輕松將自己帶入到群鳥的角色里,感同身受的盛怒之下自然寧可粉身碎骨也要讓入侵者血債血償。

可若把目光重新聚回十幾年前,在見證了雷沃娛樂的浴火重生,也看厭了國際局勢的光怪陸離後再次品讀有關《憤怒的小鳥》誕生之初的點點滴滴,也許我們更能從百科資料平淡如水的字里行間讀出遊戲故事之外的憤憤不平,和雷沃娛樂攻擊性十足的放手一搏。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這樣一來,我們的故事差不多就得從2009年講起了。

那時候,「如日中天」的雷沃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機:團隊上下兢兢業業瘋狂推出各類遊戲作品,但公司依然入不敷出瀕臨破產,此時臨危受命的Mikael Hed不止需要在宏觀及時調整公司戰略方向,恐怕還得勇敢擔負起心理醫生的職責,在工作之餘撫慰幾名夥伴迷茫不安的內心——畢竟從那個2005年拿到天使投資的小作坊算起,他們花了整整三年時間深耕於JAVA領域,推出了包括《極品飛車:古巴》這樣「手遊大作」在內的五十多款遊戲作品,憑一己之力讓「bounce」這樣的諾基亞古早IP重獲生機,這才贏的了JAVA遊戲一線團隊的地位和榮耀。

但顯然,這榮耀並不足以幫助他們應對IOS的異軍突的和安卓愈發明顯的咄咄逼人,反而成了釘死在他們背後的沉重十字架,不緊不慢地拖著他們在時間長河的涌動暗流里越陷越深。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是生存還是毀滅,是堅持下去賭一把自己不會成為JAVA時代的殉道者,還是忘卻過去所有的累積重頭再來,此時擺在Mikael Hed和雷沃娛樂面前的可是無論如何都會傷筋動骨的重大抉擇,而於如此生死存亡之秋,他們在采訪中輕描淡寫的「大家喜歡這些小鳥的樣子,就決定圍繞它們設計遊戲」就未免有些過於兒戲了點兒吧……

當然,我們不能排出團隊成員各個泰山臨崩而面不改色,自信能力出眾,可以在這危機時刻力挽狂瀾,只是相比之下我更能接受《憤怒的小鳥》是不遜色於《最終幻想》的無心插柳,是沒了負擔的遊戲人們百無禁忌地放手一搏,這才讓習慣了「諾基亞式手遊大作」的雷沃娛樂得以在《憤怒的小鳥》身上找回了返璞歸真的遊戲理念,也很可能暗戳戳地賦予了這部作品遊戲之外的隱晦表達。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仔細想了想,用「返璞歸真」來形容第一部《憤怒的小鳥》似乎是太客氣了點兒,因為因為即便以當時的標准來看,這遊戲都帶著一股子「破罐子破摔」的糙勁兒:

在清新但絕對談不上精美的同一片青山綠水,在頗有創新但著實不多的幾個關卡里,玩家能做的只是用巨大的彈弓將因為丟了蛋而視死如歸的小鳥發射出去,讓鳥兒帶著彈性勢能的憤怒去破壞偷蛋綠豬和它們的房子來獲取更多的分數了;而由此我們也基本可以確定《憤怒的小鳥》基本上就是個JAVA時代甚至更早就已經趨於成熟了的彈道微調和管理遊戲,一眼看去還真是了無新意。

然而,若是哪天玩家深感無聊偏要試試,那結果可就大不一樣了——這可不只是因為雷沃娛樂做了多達五種功能各異的強力「彈藥「彌補了部分玩家小時候沒玩過彈弓的遺憾,還因為《憤怒的小鳥》差不多可以被認為是第一款為多點觸控螢幕而生的手機遊戲:

要知道雖說彼時彈道控制遊戲也為數不少了,但在這類遊戲中玩家通常需要先使用按鍵微調確定發射角度,之後以類似的方式確定發射力度,雖說很好地模擬了現實世界中彈道計算的的繁瑣,但放在休閒遊戲里就怎麼看都有點兒不合時宜了。更別說後來似乎是為了給遊戲增添些難度和不確定性,製作組往往還會以高速往復變化的力量條代替原本可控的按鈕,讓本就繁瑣的操作過程更費時費力;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而反觀《憤怒的小鳥》,得益於多點觸控技術使得「積壓,拉伸,接觸選擇並任意拖動」這些騷操作成為了可能,玩家甚至不需要一個面面俱到的遊戲教程,就完全可以在本能的指引下點選小鳥,放入彈弓,向後拉扯的同時決定發射的方向和力道,若不刻意追求精度,幾秒鍾之內就能完成一次看上去相當靠譜的發射,並在小鳥們特殊技能的幫助下取得還算不錯的戰果……

而幾關之後若玩家有了認真對待的打算,同樣也可以參考每次發射後鳥兒在空中留下的彈道曲線高效率地調整發射方向和力度,之後很快登堂入室,就可以開始在追求滿星的道路上享受這遊戲破壞之外,一發入魂的解謎樂趣了。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就這樣,相當不錯的遊戲內容配合很是拉垮遊戲賣相構成了初版《憤怒的小鳥》的兩大核心元素,雖說這幾乎肯定是雷沃娛樂包含著太多妥協的無奈之舉,可圍繞這款遊戲的種種命運也在某種程度上為綿延了幾十年的「遊戲畫面與遊戲可玩性之爭」提供了一個蠻有價值的參考答案:經過了一個多月的無人問津,人們似乎是一夜之間注意到了還有這樣一款玩法簡單又不乏深度,滑稽搞笑又似乎別有用意,而且很便宜的遊戲作品,並自然而然地將自己的好奇心轉化成了真金白銀的支持,成功將《憤怒的小鳥》送上了「英國APP Store推薦應用榜單」的第一名。

差不多是與此同時,小鳥的一腔怒火也同樣毫無懸念地橫掃了整個斯堪地那維亞,循著維京先祖的步伐南下火爆了差不多整個歐洲大陸,直到2010年中旬霸榜美利堅「APP Store付費應用排行榜」榜首長達275天之久時,諸位玩家顯然已經不再需要專業遊戲媒體再發些不咸不淡的贊譽了,《憤怒的小鳥》就是當之無愧的「2010年最流行的遊戲(之一)」,「2010年最成功的熱門遊戲(之一)」和「2011年世界最成功的手機應用(這次沒有之一)」。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如此耀眼的成功自然應該歸功於遊戲本身不俗的遊戲性,但我想這同樣也和與雷沃娛樂的頑強不屈的品質(起碼熬過了前一個多月)和服務玩家的宗旨息息相關。

這如今看來愈發可貴的態度直接表現在遊戲上,便是哪怕只是在初代《憤怒的小鳥》的後續關卡里,我們都能看出畫面表現力,或者至少是場景豐富性上肉眼可見的大幅提升,關卡中的綠豬也紛紛帶起了帽子和頭盔,得到了更結實可靠的建築材料可以在某些狀況下逃過一劫,同時玩家手中自然也多了些攻城拔寨的大殺器,從此開啟了這場鳥與豬之間持續了十多年的軍備競賽;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在此之後,緊跟手遊持續運營大潮的雷沃娛樂在2010年10月適時推出的《憤怒的小鳥》的萬聖節版本,將其命名為《憤怒的小鳥:季節》後兢兢業業地為其添加了包括聖誕節,情人節,聖帕德里克節,中秋節,農歷新年在內的十幾個主題數百個關卡,並推出了與遊戲玩法息息相關的衍生動畫和諸如水體,冰面,傳送效果的全新遊戲機制;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到了2011年3月,雷沃娛樂與20世紀福克斯公司合作聯名推出了《憤怒的小鳥:里約大冒險》,將遊戲的舞台搬到了電影中的亞馬遜雨林;

2012年2月他們在與Facebook合作的《憤怒的小鳥:朋友》中引入了升級和聯網社交功能;

一個月後,雷沃推出《憤怒的小鳥;太空》自然是以不同星球的不同重力為噱頭和全新機制,也沒有忘記和NASA搞個小小的聯動;

而到了11月,雷沃推出的《憤怒的小鳥:星球大戰》在玩法上似乎可以被認為是前作《太空》的小小延續,但絕對是邁向了商業成功的一大步……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種種跡象表明,這一次雷沃似乎又回到了之前氣死家驢不讓母豬的高開發效率,不同的是,這一次玩家的好評和商業的成功保證了團體可以在羨煞旁人的良性循環中漸入佳境,大膽嘗試些遊戲內外的其他東西。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於是到了2013年末,卡丁車競速遊戲《憤怒的小鳥:GO》登台亮相。

就玩法和技術而言,它可以被看成是當時智慧型手機競速遊戲的優秀代表,同時也有著《馬里奧賽車》那樣胡鄒八扯的幽默感,更是不忘和「F1」搞個小聯動,讓「車神」埃爾頓·塞納得以在遊戲中再顯神威;

差不多一年之後,回合制戰鬥角色扮演遊戲《憤怒的小鳥英雄傳》正式與大家見面了,遊戲將故事背景帶回到了「劍與魔法」的中世紀,幾位主角需要為自己鍛造最合適的裝備,才能在奪蛋之旅中一往無前;

顯而易見,差不多同一時間出品的《憤怒的小鳥:變形金剛》可以被認為是雷沃與孩之寶的合作聯動,但這也的確是雷沃對「觸屏手機特色的橫軸射擊遊戲」的首次嘗試;而2015年初的《憤怒的小鳥:戰鬥》並不是一款我想像中圓潤的格鬥遊戲,它是一款類似《糖果沖擊》的三消小品……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雖說這一通折騰下來,雷沃並沒有取得預想中的成功,之後只能灰溜溜地打破自己在采訪中「你可能永遠看不到《憤怒的小鳥2》」的信誓坦坦,不過這終歸給了雷沃寶貴的商業經驗,足以讓他們意識到自己完全可以將」 憤怒的小鳥「徹底榨乾。

於是十多年來,圍繞「憤怒的小鳥」共有近20本各類圖書,三部動畫電影(算上沒有上映的),九部系列動畫,算上外傳作品近三十款不同類型的遊戲順利問世,此外還有數個主題公元和俱樂部遍布世界各地,顯然雷沃娛樂已經成為了那個時代需要擔負社會責任的的流行文化巨頭,其合作對象除了各商業巨頭和上文提及的NASA外,也包括了類似國家地理的主流科普媒體和國際鳥盟這樣的公益組織——個人認為如此成就甚至遠比《憤怒的小鳥》截至2018年初各平台超過40億的下載量更加令人敬佩。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然而……如果非要給這讓人眼紅的故事加一個「然而」,那應該就是大熒幕上的《憤怒的小鳥大電影》了。

正如你所見,爛番茄新鮮度44%,Metacritic得分43,IMDB稍好一點兒,也只有6.3分,基本就是一堆爛片里不怎麼難看的那種;而更讓人咋舌的是,除了學院派影評人對影片毫無意義的評價,更多人不待見這部電影是因為這里面存在令人不安的政治隱喻:

滿臉絡腮鬍子的綠豬從海上來到小鳥的島嶼,在女性鳥類領導人的「縱容」下,不僅暗度陳倉想要毀了代表下一代的鳥蛋,還種族天賦般地能把TNT玩兒得賊溜,考慮到當時難民問題在歐洲國家愈演愈烈,而「白頭海雕」同樣一蹶不振自顧不暇,這些元素放在一起就,難免會讓人有些……嗯,不太友好的聯想。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而更有趣的是,所有這些元素就算放在原版遊戲里也是毫無違和感,它們中的大多數可是從2009起就出現在了遊戲中……這樣看來,當年「破產之夜」的頭腦風暴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似乎就更讓人懷疑了,畢竟歐洲難民問題早在千僖年初就已經初現端倪,2002年的統計數字表明中每年進入歐盟的移民數量就已經達到了150~200萬——如果他們的首選目標都是某些家喻戶曉的高福利國度,那這數字可就相當可觀了,不知是否正因如此,《憤怒的小鳥》才能在對難民有著切膚之痛的北歐引領潮流呢?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那麼當年的雷沃娛樂究竟是高瞻遠矚的預言大師,憤世嫉俗的北歐青年,或只是走了「狗屎運」歪打正著地把歐美難民政策諷刺了遍?

對此我們大可以根據腦補或證據大膽猜想,但考慮到如今雷沃的文化影響力,我們恐怕已經不可能得到一個真實和確定的答案了,不信你看,在第二部大電影里紅鳥和綠豬可是成了攜手並肩的好搭檔,整個故事也比之前更顯歡樂低齡了,也算是告訴了我們無論如何雷沃娛樂都不願也沒必要冒著毀掉IP的風險含沙射影,只要保證「憤怒的小鳥」在新技術下依然可以痛毆綠豬,就始終會有玩家願意為雷沃娛樂的銳意進取繼續買單——反正即便是在本作聲名鵲起的2010年,這款遊戲就已經不是觸屏手機的「最佳拍檔」了,但玩家們還是選擇了和五彩斑斕的鳥類,而不是一堆稀爛了的香蕉蘋果站在一邊。

10年前的《憤怒的小鳥》是如何霸榜App Store的?

不過即便如此,接下來我們依然有必要聊聊這堆水果誕生之初的種種故事,和它在手機遊戲史上劃下的那條不淺不深的痕跡。

-END-

關注「碎碎念工坊」,傳播遊戲文化,讓遊戲不止是遊戲。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