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可能連賈伯斯都不知道,在 2007 年做的一個決定,讓今天的蘋果成為了一個「半導體巨頭」。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從 2007 年下決心做晶片,到現在 Apple Silicon 遍地開花,涵蓋 iPhone、iPad、Mac 等幾乎蘋果所有的產品線。

最關鍵的是,蘋果並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晶片設計公司,他們所傾力的 A 系列、M 系列晶片不過是為了讓產品與眾不同。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蘋果 M1 晶片「天團」.

並且蘋果晶片並不外售,僅存在於蘋果產品之中。條條框架之下,能做到如此的成就,並非易事。

CCS Insight 分析師 Wayne Lam 甚至預估蘋果晶片部門將會成為全球收入十二大晶片公司,達到這一成就,蘋果不過才用了 15 年。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蘋果硬體高級副總裁 Johny Srouji. 圖片來自:Apple

隨著晶片的強勢表現,蘋果發布會上關乎性能的描述,也從 Tim Cook 轉交給了 Johny Srouji。

他並不喜歡在 Apple Park 中所搭建的場景里照本宣科,更喜歡在蘋果位於以色列的晶片研發中心實景錄制。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身處矩陣中的 Johny Srouji. 圖片來自:Bloomberg

在那里,桌上有著一排排定製的 Mac mini 用來在各種溫度和壓力條件下測試原型晶片,過道里有著無數裸露的電路板和晶片。

「這里就像矩陣(Matrix)」,這是 Srouji 曾在采訪所做的比喻。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海爾茲利亞(Herzliya)蘋果研發中心.

2012 年,蘋果收購以色列快閃記憶體驅動控制器製造商 Anobit,並隨後在以色列海爾茲利亞(Herzliya)新設立了蘋果研發中心。

加上此前已有的海法(Haifa)研發中心,目前 Apple Silicon 團隊大約共擁有 1000 多名員工,團隊成員分布在以色列的兩個研發中心、美國庫比蒂諾和世界各地。

開端

2008 年,賈伯斯通過並購 P.A. Semi 和 Intrinsty,集齊了兩位傳奇晶片設計師 Sribalan Santhanam、Jim Keller 以及曾在 Intel 和 IBM 工作的 Johny Srouji,後續他們也成為蘋果造芯團隊的靈魂人物。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團隊融合完,加上此前斥資從 ARM 那里買下了高級架構授權,不到兩年,A4 晶片就順利登場,隨著 iPhone 4 一同顛覆了智能機行業。

不過彼時,A4 晶片被賈伯斯獨創的「視網膜」螢幕光芒所掩蓋,且 A4 核心架構也與三星處理器比較類似,並未引起業界的注意。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iPhone 4 拆解. 圖片來自:gdgt

A4 晶片也是 Johny Srouji 團隊的第一個作品,同時對於蘋果來說,則是第一掌握了 iPhone SoC 的自主權。

Johny Srouji 回憶道,晶片設計像是規劃一座錯綜復雜的城市,只不過這座城市僅有指尖那麼大。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如果你弄錯了一個電晶體,它會讓整快晶片無法高效工作,整個設備也隨之反應遲鈍。它(晶片)不是軟體,可以通過 OTA 進行升級和彌補錯誤,當它出廠時,必須保證每個電晶體都在正確的運行。」

或許也正是保持著如此的敬畏,A4 晶片只是按部就班的設計和生產,並最終准時的出現在 iPhone 4 之中。

縱觀 A 系列、M 系列晶片,A4 是蘋果造芯的開始,也是 Johny Srouji 創造 ARM 時代的開始。

顛覆

本以為,蘋果 A 的晶片會繼續按部就班,與各大同行保持「共進退」。2013 年,Johny Srouji 就開啟了「顛覆」舊行業之旅。

時任 AnandTech 科技網站主編的 Ryan Smith 曾高呼「A7 真的顛覆了世界」,而這個「世界」指的就是傳統晶片廠商掌控之下的智慧型手機 SoC。

A7 晶片採用了 64bit 的 ARMv8 架構,iPhone 5s 也成為首款搭載 64 位處理器的智慧型手機。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同時,在 A7 的加持之下,iPhone 5s 擁有了 Touch ID 指紋識別功能,後續也推動了生物識別成為智慧型手機行業標配。

而 A7 則加速了手機 SoC 向 64bit 轉變的速度,高通也受此影響,放棄正在研發的 32bit 晶片項目,傾其資源開始投向 64bit,以追趕蘋果。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Apple A7. 圖片來自:iMore

在看到競爭對手面對 A7 這塊 64bit 晶片做出倉促的決策時,Srouji 到現在回憶依舊難以掩蓋嘴角的笑意。

A7 可以說是蘋果造芯歷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歷經四代,A 系晶片已然開始引領行業。

里程碑

而下一個里程碑,既可以說是 A 系晶片本身,也可以說是 Johny Srouji 本人。

很早開始,蘋果就開始在 iPad 上使用與 iPhone 不同的晶片,或者說是魔改版。你可以說蘋果未雨綢繆想要把平板做大做強,但彼時平板對於很多人來說它不過是一個大屏娛樂設備罷了。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隨著 iPhone 6 Plus 出現,iPhone 螢幕尺寸一下子突破到了 5.5 英寸,隨之帶來的是 2.2 億台創紀錄的銷量。

但在光鮮的背後,iPad 卻有些迷茫,夾在 iPhone 和 Mac 中間,定位有些不明。於是蘋果打算改變一下 iPad,給他加個 Pro 的後綴,螢幕擴大到 12.9 英寸,並計劃在 2015 年春季發布。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iPad Pro 12.9. 圖片來自:iMore

不過,iPad Pro 生產並不順,硬體、軟體和設計都未准備到位,最終 Tim Cook 決定延遲至秋季,也就是與 iPhone 6s 系列一同發布。

這給予了營銷、設計、軟體等團隊更多的時間,但對於 Srouji 團隊來說,時間卻更緊迫了。

要知道原本給 iPad Pro 准備的 SoC 是 iPad Air 2 同款的 A8X(一年前的舊處理器),倘若時間拖到 9 月份,則就需要配備最新的 A9X,也就意味著需要同時發布 A9 與 A9X。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關鍵的是,為了凸顯 Pro 特性,A9X 還得與 A9 在性能上有著足夠的區分。

最終,Srouji 團隊欣然接受了這個挑戰,並花費了半年的時間完成了 A9X 的量產,而 iPad Pro 12.9 也准時登場。

同年 12 月,Johny Srouji 成功晉升管理層,成為掌管蘋果硬體的高級副總裁,並額外獲得了 9 萬股的股票獎勵。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搭載 M1 晶片的 iPad Pro 12.9.

現在來看,iPad Pro 這條產品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讓蘋果喊出了「你的下一台電腦何必是電腦」的豪言,根本的緣由還是由於 iPad Pro 背後有著足夠強大的晶片。

以前是 A 系列的魔改版,而現在已經成為「桌面級」的 M 系列。

轉折

2017 年,成為蘋果副總裁的 Srouji 又遇到了蘋果造芯史上的下一個里程碑,「把 Intel 踢出局」。

專注於半導體行業 50 多年的分析師 Mike Demler 對於蘋果所做的抉擇曾表示「他們最初准備把 Intel 踢出局表現的有些猶豫」,「但這促使 Mac 成為一個更具統治力的平台。」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同年,蘋果高層曾找到一些資深科技媒體召開了圓桌溝通會,目的就是為性能表現低下的 Mac Pro 道歉,並表示蘋果正著力扭轉 Mac Pro 的頹勢。

而當年親歷這場 Mac Pro Lives 會議的 John Gruber 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寫下了「事實勝於雄辯」的總結。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圖片來自:Unbox Therapy

關於 Mac Pro 的爭論點在於 Intel 處理器,性能不足以承接 Mac Pro 這款產品,同時同期的 MacBook、Mac mini 一並由於能效比不高而受到抱怨,甚至是投訴。

在下定決心之前,蘋果內部也進行過激烈的爭辯,一方始終認為傳統的 PC 廠商並不會獨自承擔處理器的設計和開發,這存在巨大的風險。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且蘋果需要的是能適用 Mac mini 到 Mac Pro 所有不同定位 Mac 的一系列晶片,難度巨大。

而 Johny Srouji 則提出了兩則思考,一個是如果造芯成功,我們能否提供比 Intel Mac 體驗更好的產品?

另一個則是,這個項目與 A 系晶片一樣,需要年復一年的跌疊代,甚至還要提供更多的晶片版本來適用更多的產品,是一項浩大的工程。

最終,Johny Srouji 和他的團隊迎接了這個挑戰,就如同他說過「困難是好事,容易其實只會浪費時間」。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對於這兩則思考,在開發 M 晶片的 Mac 時,Johny Srouji 不斷地遊走於設計團隊、軟體團隊和蘋果組建的 Pro Workflow 團隊,其晶片團隊與其他團隊的合作越來越緊密。

並且,Apple Silicon 晶片架構師採用了可擴展架構來應對不同定位的 Mac 產品,加入了 SoC 概念,將記憶體與 CPU、GPU 一同封裝起來,以解決數據傳輸的延遲。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隨著 M1 系列晶片的成功,蘋果也對 Mac 產品線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廢除了唯輕薄論,回歸了 Mac 該有的樣子。

Mac 也成功搶走了 iPhone 的風頭,讓我們喊出了「蘋果又變回了電腦公司」。

改變

Apple Silicon 團隊也逐步成為蘋果所有產品開發的中心,而掌門人 Johny Srouji 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甚至也被看成會是接任 Tim Cook 的候選人。

為了提高效率,Johny Srouji 設計了一套新的測試流程,在整個實驗室中安裝了攝像頭,方便世界各地的工程師進行遠程檢查,這其實有違蘋果保密章程。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 驚艷眾人的 UltraFusion 架構.

另外,為了 A 系列晶片和 M 系列晶片時刻保持領先地位,蘋果自 2015 年開始每年都會加大研發投入,到了 2021 年有望超過 200 億美元。

至於 Apple Silicon 團隊怎麼花,以及為什麼要投入,作為 CEO 的 Tim Cook 從不過問,一切都交由 Johny Srouji 安排。

在以往,蘋果發布會上的主角往往都是 Jony Ive 和他的設計團隊,或者為 iPhone、iPad、Mac 帶來新功能的軟體團隊。

蘋果造芯的每一步都走對了,全都因為他

他們總會有許多角度可以炫耀,比如優雅的機身設計,打破硬體壁壘的生態融合。但從 M1 誕生開始,蘋果發布會上的主角也漸漸由 Apple Silicon 接棒,我們更願意看到 M 晶片有著多強的能效比,也願意看到搭載 M 晶片的產品會有著如何的新形態。

而這一切都會是 Johny Srouji 站在自認為是「矩陣」的蘋果晶片實驗室里,為我們徐徐道來。

關於蘋果造芯的故事可能已經聽過許多,但我仍然喜歡以 Johny Srouji 這個蘋果晶片背後的男人為主角再去回味一遍。

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