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引言

在越來越多的玩家通關了結局,苦苦期盼DLC的日子里,揣摩討論《艾爾登法環》究竟講了一個什麼故事成了最有意思的事情。目前很常見且有趣的世界觀分析,通常重點討論了凱爾特神話,基督教文化,北歐神話甚至希臘神話中能解釋黃金樹、三位一體、破碎戰爭等等遊戲設定的背景知識。

然而宮崎英高的作品向來深受克蘇魯神話(Cthulhu Mythos)的影響。比起《血源詛咒》,《艾爾登法環》與克蘇魯世界觀的聯系簡直太隱晦了,隱晦到讓人幾乎忽略了這方面的敘事。本文通過提煉出克蘇魯文化體系中讓人聯想到《艾爾登法環》的人物、地點、和故事,希望能提供一個較新穎的,讓我們思考和品位這部大作的思路。

我會依據英文版《克蘇魯百科全書》和克蘇魯神話體系下以洛夫克拉夫特(H. P. Lovecraft)為首的幾位作者的著作中提取知識點,然後將這些知識點對應到《艾爾登法環》中讓我有既視感的設定。專有名詞我盡量參考中文版書目里的翻譯。如果是我手邊沒有中文版的作品,我會按照英文的原意直接翻譯。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起初我只是出於興趣在日記里隨便整理這些資料,然而我慢慢發現,有些關聯點似乎為解答《艾爾登法環》中讓我困惑的問題提供了一絲線索。比如無上意志為什麼用流星送來了艾爾登之獸?比如癲火結局真的讓交界地走向最糟糕最混亂最絕望的世道嗎?比如為什麼星星的流轉有重大的意義?比如瑪莉卡和無上意志到底有什麼過節,前者如此抗拒後者如此神秘?問題自然還有很多很多。

這篇文的主旨便是從克蘇魯神話里探尋一些《艾爾登法環》的靈感來源和設定基礎,提供一些信息,而非推理論證。我也會提供一些我的猜想,提出更多可供探討、有待考據的話題。

在逐條分析之前,我還想說明幾點。

克蘇魯神話也對更古早的西方神化與宗教進行了參考和再創作,因此克蘇魯角度的分析與援引其他神話的分析未必沖突,反而有可能互補。克蘇魯神話流傳至今,不同作者的解讀,敘事風格,世界觀觀點也分了流派並仍是炙手可熱的爭論話題。本文不必探討流派的爭論,因為不管是什麼觀點,在克蘇魯體系下的小說和文論中,在它的百科全書中,所有的文字都有可能被宮崎英高團隊參考到。任何可參考的點,也都有可能成為靈感的來源,對吧?

一、舊日支配者(Great Old Ones)

在《萊戈拉斯巡官的故事》中,洛夫克拉夫特對舊日支配者作了如下描述:

更多的描述這里不再贅述。但僅僅兩段,就能讓我想到不少與《艾爾登法環》相關的設定,由此開拓思路,了解無上意志。

A. 無上意志的形態:遊戲中的無上意志也許類似於舊日支配者,非血肉之軀,但有由物質構成的形體。他們不止一個,且是遠古的天外來物。最偉大的舊日支配者,就是克蘇魯(The Great Cthulhu)。他們可以藉由彗星或流星穿梭在宇宙各地。

B. 無上意志的同類:無上意志的英文是Greater Will。遊戲在描述其他外神時,比如腐敗之神,真實之母,用詞是Outer God(外神)。在克蘇魯體系中,外神和舊日支配者很難區分開。有一種說法是,外神是舊日支配者中可以擬人化象徵宇宙原力的強大存在,比如混沌,孕育力等。但多數時候,舊日支配者和外神可以作為同一種存在來理解。由此聯想,無上意志和遊戲中諸位外神,可能都比較符合舊日支配者整體的特點。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C. 目前的狀態:類似於沉睡的舊日支配者,無上意志與其他外神可能存在於交界地和宇宙各處。比如深埋與地下或海洋中,漂浮在宇宙中。他們可能在沉睡,直到星辰再次正確地排列運行,他們才會蘇醒。即使蘇醒了,還要藉由外在的力量(比如祭司)來釋放他們的軀體,否則就只能通過心靈感應(telepathy)在同類之間或跟外界交流。

D. 與人類的關系和溝通:舊日支配者要通過少數感應力強的人類向其他生命傳達他們的旨意。遊戲中,無上意志通過雙指和解指老嫗與褪色者交流。大賜福里的解指老嫗恩雅向我們講述了很多關於無上意志和交界地歷史的事情。她有永恆生命 (見「護符皮袋」),久到可以等待雙指與無上意志跨越千萬個日月的溝通,然後繼續解指。在選擇詢問燒樹的選項後,褪色者會聽到恩雅這樣說:「等到溝通結束,指頭大人會再出言引導你們。……只是這可能要等上數千、數萬個日子吶。我是無妨,但你們等不得吧?」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不同的外神與人交流的媒介也不同。雙指服務於無上意志,而另一位外神則用雙鳥作為使者(見「雙鳥鳶形盾」),雙鳥是死之鳥的母親。此外,「蒙格溫聖矛」也是可以和外神交流的工具,對應的外神是真實之母。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E.看待世間萬物的邏輯:舊日支配者會毀掉宇宙,以便之後創造更好的新生。從這個角度來說,癲火結局對居住在交界地的人看似是毀滅,可能反而更符合外神的根本邏輯。

F. 群星的運轉:遊戲中一直讓我不解的一點是,為什麼星星、流星會被反復提到。比如拉塔恩封印了星星的命運(見「碎星的傳說」),無上意志將蘊含著艾爾登之獸的黃金流星送到交界地(見「艾爾登流星」),卡利亞王室和菈妮的命運被星星牽動(見瑟濂對話),觀星者試圖從群星中解讀命運(見觀星者套裝),甚至連可愛的水母妹妹也是呼喚姐姐,說約定好了14歲就一起觀星(見靈魂水母庫菈菈到達觀星廢墟後的劇情對話)。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退一步來說,群星的運轉,觀星,和無上意志以及諸多外神到底有什麼關系?結合舊日支配者的描述,便會有豁然開朗之感。洛夫克拉夫特的全集中多次提到,當群星的位置不正確,舊日支配者便失去生命,但他們是不死的。當群星再次正確排列,他們便會復活。

簡言之,星星的轉動與外神的生存狀態息息相關。雖然他們沉眠時也知曉萬物,無時無刻不在思考。但如果他們復活清醒,那自然就能更便利地操作世間的一切。此外另有記載,在流星撞擊這個世界之前,舊日支配者對這片大地的影響微乎其微。以此不難推斷,艾爾登之獸的存在和對交界地的影響力何其關鍵。艾爾登之獸化為了法環,那麼破壞法環,就是削弱和干擾艾爾登之獸和無上意志對交界地的影響。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請注意,從克蘇魯體系出發,這里只能明確說明星星的運轉是遊戲設定中聯系大局的關鍵一環,它對於菈妮和無上意志都至關重要。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星星不運轉,菈妮的命運就是鎖定的,而沒有相關命運的人,無法使用獵殺指頭刀(見菈妮支線劇情和「獵殺指頭刀」描述),但有更多具體的問題仍需探討。我們並不知道,在遊戲中,不同的外神所需要的群星排列是不是相同,也不知道在拉塔恩封印群星的時候,那種排列對無上意志和其他外神來說是正確的還是不利的。換言之,拉塔恩封印群星的時候,無上意志和其他外神是沉眠著還是清醒著?

我傾向於認為拉塔恩封印的群星處在對無上意志有利的位置,是讓無上意志保持蘇醒狀態的。年輕時的拉塔恩學會並精通了重力魔法,在感激白王老師的同時也表示可以挑戰群星了(見「碎星」)。這很可能也是在卡利亞王室和黃金王朝由於聯姻而仍然交好,和平共處的年代。我們也知道,拉塔恩為有像父親拉達岡一樣的紅發自豪,並且崇拜葛孚雷(見拉塔恩的防具描述),所以他做些有利於黃金王朝背後勢力的事情並不意外。更何況,還可以聯想,此事說不定正是拉達岡親自授意呢?

並且,在遊戲的中後期,雙指直立之後,解指恩雅也表示一時聽不到無上意志的旨意。雙指需要更久的時間來跟無上意志聯絡。我猜想這個時候的無上意志可能因為星辰的變動已經再次入眠了。無論如何,封印群星這件事背後,大約是有盤根錯節的理由的。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二、古神

  • Elder Gods,也譯作舊神。其他英文名稱還有 Great Ones,甚至 God of the Earth
  • 古神的描述在克蘇魯體系各個作者流派中非常不統一。總的來說,古神在很久以前創造了舊日支配者,很有可能舊日支配者是他們的仆從。後來舊日支配者反叛了,兩者之間發生了戰爭。但是古神獲得勝利,並將舊日支配者封印了起來。雖然有觀點認為,古神代表善,舊日支配者代表惡。但多數作者都不贊同這個觀點。比較統一的基礎設定是,古神和舊日支配者相互對抗。

    至於兩者之間為何爆發了戰爭呢?在約瑟夫·普爾弗(Joseph S. Pulver)撰寫的《噩夢門徒》(Nightmare’s Disciple)中記載著這樣一則故事。克塔尼德(Kthanid)是最卓越的古神,代表美德、愛、和光,他也是克蘇魯的兄弟。不同的是,他有金色的眼睛,寧靜的眼神。

    舊日支配者趁克塔尼德沉睡的時候,屠殺了他的妻子和子女。克塔尼德的妻子斯柯塔伊(Sk’tai)原是克蘇魯的未婚妻,已懷有子嗣。但婚後,克塔尼德養育了這位克蘇魯之子,提斯(T’ith)。提斯本該具有邪惡本性的萌芽,卻成長得像養父一樣溫和向善,不僅站在克塔尼德一邊,還對克蘇魯宣稱他寧願隨母親而去。克蘇魯震怒,吞噬了親兒子提斯。

    悲憤交加的克塔尼德於是率領古神拉開了與舊日支配者的戰爭,最終獲勝,將舊日支配者囚禁。

    這個混亂的神祇家庭戰爭倫理劇讓我想到了瑪莉卡。雖然我們不能明確地用古神類比瑪莉卡,但至少她和無上意志對抗的關系類似於古神和舊日統治者的對立。此外,各派的觀點也分別表示,古神忌憚舊日支配者,所以用舊印(Elder Sign)封印並抵抗他們的力量。有人猜測,古神對舊日支配者的記憶灌輸了一些觀念,比如讓他們害怕與古神有關的一些印記,這其中就包含了舊印。這種制衡與制約的關系,非常耐人尋味。

    此外,提斯的設定讓我不禁想到遊戲中的黃金葛德文。淡金色的頭發以及各種物品中對他的描述給我的印象是,他很強大,也很溫和光明。如此閃耀的的存在,為何被殺並有著如此不堪的後續呢?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這就讓我開啟了一個非常離譜的腦洞——葛德文會不會是無上意志用艾爾登之獸讓瑪莉卡作為容器而孕育的真正黃金之子呢?正因如此,他也本該獲得永生?如果真是這樣,那就能解釋為什麼瑪莉卡直接或間接需要葛德文死去,為什麼在啜泣半島漫步靈廟旁邊的亡魂,說著下面這樣的話:「靈廟正在漫步,懷抱著無魂的半神。永恆女王瑪莉卡啊,安歇在它懷中的,是您醜陋的棄子。」 在英文文本中,亡魂沒有使用表達醜陋的詞匯。重點落在「他是你的棄子」 這句話上(He is your unwanted child)。

    也許,為了對抗無上意志的操控,瑪莉卡並不想為無上意志誕下「純正」的繼承人呢?至少在我看過的中英兩文描述中,沒有明確的文本說明葛德文是瑪莉卡和葛孚雷的親生孩子,只是說瑪莉卡的子嗣是半神。當然,我也並非堅持這個猜想是對的,只是想到《血源詛咒》中各位女子是如何受孕的呢?只是想到菲雅是如何通過夢交,孕育了死王子的修復盧恩呢?在宮崎英高的世界里,大約有很多用人類的思維慣性無法解釋的關於神的事吧。

    現在我們趕緊從瞎猜再回到正題,繼續講克蘇魯體系對《艾爾登法環》的啟發。關於死王子的樣貌,請看下面這張圖——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是不是很眼熟?沒錯,遊戲中我們在史東薇爾城地底驚「悚」一瞥的,正是這張貝殼形狀,嘴上長著觸須,眼窩深陷的形象。

    這幅插圖出現在拉姆齊·坎貝爾(Ramsey Campbell)所寫的《夏蓋蟲族》(The Insects from Shaggai)一書中,描繪的是被蟲族所崇拜的撒達·赫格拉(Xada-Hgla)。據說,有原初混沌之原核、盲目痴愚之神、魔神之首等稱號的阿撒托斯(Azathoth)被古神奪去理性之前,就是用撒達·赫格拉作為自己化身的。我並不認為葛德文和阿撒托斯有什麼關系,只是震驚於死王子的面容竟然跟克蘇魯神話中存在的形象十分吻合。

    在史東薇爾城底部,死王子的樣貌其實是樹根形成的樣子,他實際的身體在深根底部,更巨大,更觸目驚心。這里就要提到洛夫克拉夫特一篇名不見經傳的小文了,篇名叫《樹》(The Tree)。文中講述了兩位雕塑家,他們有巧奪天工的技藝,還是彼此的摯友。在名叫卡洛斯的雕塑家病重後,他的遺願是讓朋友穆塞德斯從指定的幾棵橄欖樹上摘下小枝,埋在自己頭部旁邊。這些小枝杈在三年內以驚人的速度成長為一顆駭人又引人注目的大樹。具體的細節我不再贅述。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看似溫情實則細思極恐的故事中有這樣一句話:

    看來, 把樹與死亡,樹根與人的形象聯系在一起,也是充滿了濃重的克蘇魯神話韻味的設定。當然,也許這些看起來相似的線索都是我一廂情願的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但是想到宮崎英高團隊能把很多引人遐思的細節編織在一起,又能讓我們身臨其境地感受到這些神奇又神秘的事物,我真的感到幸運和感激。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三、古老者,修格斯,以及——仿身淚滴

    古老者(Elder Things)也譯作遠古種族,遠古者。英文別稱有Primordial Ones和Old Ones。古老者是很久以前,先於克蘇魯降臨的,並就地建立起了文明。後來他們和克蘇魯發生了戰爭,城市被舊日支配者摧毀,雙方交戰之後達成了互不干擾的協議。古老者傾向於居住在水中,但在陸地和天空也能自如地生存。在全盛時期,古老者歷經了包括對抗克蘇魯勢力在內的多次戰爭,雖然戰爭都以古老者獲勝告終,但也給他們帶來了重創。古老者寧願潛藏在地底深處,銷聲匿跡。也有人說,古老者和心電感應的關聯密不可分。

    據說古老者創造了究極祖神烏波·薩斯拉(Ubbo-Sathla),仆從修格斯(Shoggoths),還有許多形態的生物,包括人類。他們崇拜所有生物之源——DNA。古老者圓柱形的身體上部是海星一樣的頭,每條觸角的頂端都有一隻眼睛用於感受外界,身體下部是五條觸角,身體的其他部位通常也都有五份。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古老者的貨幣是綠色的肥皂,並且他們喜歡在建築和其他造物中貫徹「五個」原則。古老者的文明非常發達,淺浮雕(bas-relief)是他們的藝術表現形式,這些浮雕詳實地記載了他們的歷史與生活。說到這里,你是不是已經想到在《艾爾登法環》的希芙拉河底,正有著這樣的浮雕呢?

    更巧的是,在這里,我們也能遇到見棄商人,從他那里買到的流浪戰士製作筆記【17】記載著製作肥皂的方法。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關於究極祖神烏波·薩斯拉(Ubbo-Sathla)的誕生,克蘇魯體系內各個說法不一,甚至自相矛盾。這里只選擇了最簡單的一種說法,即古老者創造了他。烏波·薩斯拉是一團原生質膠體,他是萬物誕生的本源,最終也將收復和吞噬萬物。他看守著據說記載了古老者全部知識的石碑,但沒有誰能拿到過這些石碑。這些石碑的正名是遠古鑰匙(Elder Keys),記載著能讓遠古者從他們的平行宇宙把我們帶到現在宇宙的禱告。

    在《艾爾登法環》中,地上的兀德遺跡迷宮和地底的烏魯王朝遺跡里,到處都有這位慈祥老人巨大的雕像。我記得很多玩家都分析到,老人可能與初始黃金樹和生命熔爐有一定關系,再加上他手握的石碑,這些是不是都挺符合烏波·薩斯拉的特徵和職責呢?不過我猜想,他在遊戲中的形象應該是借用了深淵之王諾登斯(Nodens)的形象,所以才是面容祥和,似帶微笑,有著像觸手一樣鬍子的老人,而非一大坨不可名狀的物質。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最後,我們來說說原生修格斯(Proto-Shoggoths)與修格斯(Shoggoths或Shaggoths)。

    原生修格斯是遠古者從烏波·薩斯拉身上提取的物質。這種物質可以輕易地與其他生物融合,增強他們的能力,或者讓他們更加堅固,難以摧毀。這與作為材料的銀色淚滴十分相似。比如諾克斯流體錘就能表明,可以把銀色淚滴的液態金屬冶煉到堅硬的程度。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與此不同,修格斯是遠古者在數十億年前創造的實體仆從,它們巨大漆黑的表面覆蓋了類似於遠古者的感應器官。修格斯不會衰老,有極強的再生能力,它們很強大,無論什麼一教就會。《瘋狂山脈》(At the Mountains of Madness by H. P. Lovecraft)中提到,修格斯能讓身體膨脹起來以便舉起重物,因此它們幫古老者修建了「壯觀震撼的巨石迷城」(見《死靈之書》,北京時代華文書局版)。讀到這里,你想到了有著復雜結構和壯觀尖頂的無名永恆之城了嗎?感到被銀色淚滴舉起的長矛刺中的痛了嗎?

    有一類修格斯叫做修格斯之王(shoggoth lords)。他們比同類更小,更智慧,可以模仿人形,甚至已經潛入了人類當中。在《艾爾登法環》里,「銀色淚滴空殼」的描述記載,「銀色淚滴會模仿其他生物,據說模仿的盡頭會轉為再世,終有一天會化身成王。」 還有「仿身淚滴的骨灰」也記載道,「此為永恆之城意圖造王時,所留下的產物。」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借克蘇魯神話細品《艾爾登法環》的世界構架與設定

    此外還有一種修格斯,需要有人願意獻血給它們飲用。進行這個儀式,需要每月飲一次血,一年後,它們會毫無錯漏地模仿獻血之人。相信不少玩家都聽說過,在解包的遊戲內容中,有一條支線,里面有一隻銀色淚滴叫做阿史米(Asimi)。她會勸褪色者吸收她,然後到永恆之城去拿聖杯,多次喝下聖水。最後,她會完美地模仿褪色者。

    也許這條支線還沒有做完,也許這條支線揭示的內容太多於是被隱匿了。總之,我們也不清楚為什麼它被砍掉了,以及它會不會出現在DLC里。

    但是,當我結合這些內容,又想到皇城各處出現的巨大聖杯時,我不禁又有了一個自娛自樂萬分離譜的猜想。我不久前曾在B站給其他環友留評論時說過這個猜想:拉達岡是不是史上最強的銀色淚滴呢?皇城的幾個巨大聖杯,是象徵著黃金樹的滴露,還是象徵著瑪莉卡曾喝下永恆之城的聖水呢?雖然拉達岡就是瑪莉卡,銀色淚滴應該完全模仿宿主。但拉達岡改換了性別,是因為淚滴的再次進化,巨人施下的詛咒,還是更多其他因素導致的呢?比如,拉達岡的英文(Radagon),簡單重組之後便是——a dragon——龍。

    最後,還有兩條關於修格斯的信息,也許可以給感興趣的玩家提供新的分析線索。其一,有個叫做米·戈的種族,曾試圖把修格斯和米·戈自身的基因混合,創造了古爾(ghols)。其二,修格斯群體發展壯大得很快,它們曾經叛亂過,但最終被古神壓制了。古神呢,仍然繼續利用修格斯,只是更加謹慎而已。這兩條克蘇魯神話中的軼事,又讓你聯想到遊戲中的什麼了嗎?

    結語

    寫到這里,我有種毛骨悚然的興奮感。也不知是克蘇魯神話帶來的深不見底的迷思,還是《艾爾登法環》再次砸向我的震撼。三次元每天的生活瑣瑣碎碎忙忙碌碌,只有在遇到宮崎英高的遊戲時,我才感到,我的想像力還沒有被現實壓榨殆盡啊,還有一系列這麼宏大神秘的世界,讓我探索揣摩,回味無窮。

    ——全文完 By mellokira

    後記

    我在收集資料的過程中,看到了克蘇魯體系中很多細碎的,能跟《艾爾登法環》聯想到一起的事情。如果大家感興趣,我也許可以再寫一小篇,整理下這些有趣的設定。

    如果有轉載或引用的需要,敬請寫上我的名字mellokira,以及在機核首發的文章連結。

    感謝你讀到這里,送你一隻冒著騰騰熱氣的蟹腿吧。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