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在《論靈魂》及其相關著作中提出了「五感」,他把人類的感官簡單地分為視覺、觸覺、聽覺、嗅覺、味覺。

視覺與觸覺,是人類五大感官排名靠前的兩種感覺,能直接影響著人們對一個新鮮事物的判斷。反觀當下,大眾普遍對折疊屏望而卻步,無非是對折疊屏這一新形態的重量與可靠性存在著不信任的質疑。

我們往往難以接受用高昂的價格,買回一部厚重、摺痕明顯、結構精密卻嬌弱的折疊屏手機。

針對這些痛點,剛剛發布的華為 Mate Xs 2 以輕薄、平整、可靠的設計,帶來了令人眼前一亮、指尖一顫的「驚艷體驗」。

無論是從視覺還是觸覺上它都值得一聲 Incredible。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雙旋鷹翼鉸鏈,摺痕了無影蹤

每次遇到新款的折疊屏手機,我總是會將它翻來覆去地折疊又展開。

目的是為了觀察精密的鉸鏈是怎麼運作的,以及它的螢幕摺痕會不會很明顯。

恰好,這些都是華為 Mate Xs 2 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地方。

華為 Mate Xs 2 給我的第一印象:它竟然沒有摺痕?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讓 Mate Xs 2 的螢幕得以實現「超平整無摺痕」的秘密,便是潛藏於輕薄機身之內的新一代 「雙旋鷹翼鉸鏈」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向內閉合時,轉軸與螢幕緊密貼合,同心圓軸,一體伸縮,分毫不差。

向外展開時,螢幕觀感平整如鏡,銳角展開,鈍角懸停,隨心開合。

其靈感取自於現代建築的線性設計風格,通過恆長聯動控制,讓鉸鏈和螢幕運動軌跡精準聯動,輔以內在多點支撐架構,從而實現了開⁠合⁠自⁠如,展平如鏡的折疊屏新形態。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這樣幾近無痕的可折疊柔性大屏,的確是一個趨近於「理想」的形態表現了。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一屏,雙面

所謂的「獨領一面」,主要是用來形容華為 Mate Xs 2 那一塊素質俱佳的可折疊柔性大屏。

依然是一塊「好屏」的水準,例如 424ppi 的高像素密度,120Hz 的絲滑高刷新率,240Hz 的靈敏觸控采樣率,降低頻閃的 1440Hz 高頻 PWM 調光,以及 P3 廣色域覆蓋等等。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但這塊好屏,不止一面。

完全展開時,為一塊 7.8 英寸的超清大屏,顯示比例為 8:7.1,堪稱掌中平板;

向內折疊後,變成一塊 6.5 英寸的全面屏,顯示比例為 19:9,尺寸與主流手機相近。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一屏雙形態的其中一大好處在於,無論是展開大屏還是折疊小屏,其螢幕素質的觀感表現始終如一。

超·輕薄·可靠的外折形態

主流的 Fold 形態折疊屏手機難以避免的一大痛點,就是其重量和厚度都難以控制在得體的范圍里。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相對比較厚重,已經成為了折疊屏手機的一個刻板印象。

華為 Mate Xs 2 沿用了前兩代堪稱經典的外折設計,所以形態相近的情況下自然也繼承了部分特性。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首先是一如既往的輕薄厚度,展平後其螢幕端最薄處僅為 5.4mm。相對的,Mate Xs 2 只有在後置攝像頭的一側設計了兩倍於螢幕厚度的凸起,一方面是為了容納攝像頭模組,另一方面是為了讓螢幕彎折時能夠合為一體。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在這較厚的這一側,華為 Mate Xs 2 還放置了電源鍵和音量鍵的實體按鈕,電源鍵還充當著電容式指紋識別模塊的角色,手指輕觸就可以完成指紋識別解鎖。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為了實現機身輕量化,華為在 Mate Xs 2 的後蓋里使用了航空領域常用的超輕玻璃纖維,螢幕支撐結構中使用了航空級鈦合金,鉸鏈中還採用了華為自研配方的超輕超強鋼。實現機身整體減重的同時,這些材料均具備高強高韌的特性,也為提升整機的可靠性埋下伏筆。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得益於輕盈的機身,無論是展開還是折疊,是單手握持還是放入口袋,我都不會覺得 Mate Xs 2 會帶來任何負擔。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可靠的螢幕與鉸鏈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具體來說,這塊螢幕的「復合強化結構」由保護層、緩沖層、阻隔層和顯示層構成,頂部的保護層可以降低擠壓外力對螢幕的影響,位於中間的自研柔性高分子材質組成的緩沖層可以實現吸能緩沖的目的,最下方的阻隔層會對繼續對沖外力以保護下方的顯示層,確保螢幕的可靠性。

三層高分子復合疊層結構,能吸收和緩沖外力影響,從而確保螢幕的可靠耐用。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除了柔性屏,折疊屏手機還有一個易壞點是鉸鏈。這一點 Mate Xs 2 自然也考慮到了,所以它的鉸鏈處使用了復合鉸鏈支撐結構,通過緊密排列組合而成,讓鉸鏈不但有高強度的復合支撐,還能提升鉸鏈強度,減少外部沖擊力對鉸鏈的影響。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讓觀感更加自然,華為 Mate Xs 2 在螢幕上加入了「防反納米光學鍍層」,用以降低螢幕反射率,提升螢幕在強光戶外的可用性,螢幕可視角度也變得更廣一些。

視覺與觸覺的盛宴

華為 Mate Xs 2 有三種顏色可選,分別對應三種不同的皮紋。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後蓋基於立體超纖工藝,帶來更加精細親膚的紋理效果,手感細膩柔和的同時,也不易沾染指紋。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我們手中的「霜紫」配色,其設計靈感取自於初升的陽光灑在雪面上的場景,冰霜紋理搭配優雅浪漫的霜紫色,在光照下可以看到閃爍的冰晶效果,還有淡淡紫光繚繞於上,顯得簡潔又不失淡雅。

這塊螢幕能做什麼?

搭載 Harmony OS 2 的華為 Mate Xs 2 針對大屏交互場景作出了大量的優化,帶來了智慧多窗的協同工具。只要我們從螢幕邊緣向內滑動並停頓,就可以喚出智慧多窗應用欄。點擊應用圖標可以開啟懸浮窗,長按並拖拽應用圖標至螢幕內,可以觸發分屏功能。

華為 Mate Xs 2 提供的智慧分屏功能可以實現兩個應用並行操作,而且兩個窗口之間的文本等信息可以輕松地進行拖拽,信息分享非常高效。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 當然也可以用來同時展示「行程碼」和「健康碼」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除了分屏並行的兩個應用界面,我們還可以使用懸浮小窗的功能來強化多任務並行處理的體驗,在分屏雙應用不中斷運行的情況下,喚出懸浮窗來並行啟用第三、第四個應用。

快滑手勢

基於智慧分屏功能,華為 Mate Xs 2 可以很好地利用這塊大屏來進行多任務的交互處理。分屏向左,小窗向右。針對智慧多窗的交互,Mate Xs 2 提供了「快滑手勢」交互: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 右上滑,快捷小窗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左上滑,高效分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向側滑,懸窗收起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向上滑,懸窗全屏

螢幕尺寸正在變大,但內容顯示卻在變少?

這是早期的折疊大屏機型可能會出現的一個困局,應用普遍未對此類大屏顯示比例作任何優化,應用只能單調地拉伸至相應的螢幕比例,呈現出不合理的 UI 布局,大幅降低用戶體驗和使用效率。

此次,華為 Mate Xs 2 帶來了自研的「自適應 UI 引擎」。通過引擎算法,手機會自學習獲取原有布局信息,針對大屏顯示重新優化軟體界面布局,讓軟體 UI 可以充分地利用大屏優勢,迎合大屏用戶閱讀習慣。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例如《網易雲音樂》在進行 UI 自適應之後,Mate Xs 2 的螢幕得以顯示更多的內容,而且內容布局也趨於合理,單屏可控效率大幅提高。

除此之外,華為積極優化小屏到大屏的交互體驗適配和提升,推動折疊屏應用生態建設。

通過 Harmony OS 2 的折疊開發框架,開發者可以快速實現應用適配與上線。目前華為 Mate Xs 2 在 Top 300 應用已經實現了 100% 大屏適配,Top 2000 應用已經實現了 90% 大屏適配。

在日常使用場景里,基本上我常用的主流軟體都適配了 Mate Xs 2 這塊螢幕,而且微信也能以「平板」的方式完成登錄。

使用折疊屏來閱讀內容,終於變成了一種愉悅的享受。

華為影像™:用技術表達藝術

影像,已經成為了評判旗艦手機的一大關鍵標准。

「華為影像」自成一個品牌不無道理,無論是光學傳感器的聯合研發,還是計算光學技術的調優,亦或是最終成像的色彩風格取向等等表現,都讓華為手機的影像在業界有著獨樹一幟的表現與地位。

兼顧空間尺寸,也能兼顧圖像質量,做「第一象限的王者」。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 在有限的機身內,依然配備了後置三攝的「原色影像系統」,分別由主攝的 5000 萬像素原色攝像頭、副攝的 800 萬像素長焦攝像頭、還有一枚 1300 萬像素超廣角攝像頭組成。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支持 3 倍光學變焦(3.5×)和 30 倍數字變焦,並且繼承了華為 XD Optics 計算光學能力,帶來全新光學系統圖像信息復原技術,提升 10% 的影像清晰度。

樣張: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色彩方面,提供了 XD Fusion Pro 原色引擎,結合 10 通道多光譜傳感器和 P3 色域色彩調校,讓這套影像系統可以收獲到更多的可見光還有非可見光,加之算法得以真實還原現實色彩,做到:所見即所得。

你可以永遠相信華為手機的旗艦級影像能力。

一屏雙面

得益於華為 Mate Xs 2「一屏雙面」的折疊形態,自拍這項功能也有兩種形態。

除了在螢幕內以挖孔的方式置入了一顆前置超廣角攝像頭以外,我們還可以通過「鏡像智拍」功能調用後置攝像頭和後端螢幕,讓拍攝者和被拍攝者都能預覽人像畫面,被拍攝的一方藉此能夠更從容地調整自身神態與動作。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不得不說,這項折疊屏手機獨享的功能可以有效地減少伴侶間在拍照時可能出現的爭吵,同時也提升了出片效率,讓你眼中取景就能窺見 Ta 心中所想。

折疊屏的「理想之作」

心理學家、哈佛大學客座教授塞爾瑪·洛貝爾《感官心理學》一書中提出:

溫度、材質、重量、色彩、明暗、味道、空間距離的遠近、人的高矮,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細節,往往會影響人在一個具體處境下的判斷和決策。

而且,我們自以為厲害的理性,其實根本無法控制這種影響。

當我們親眼目睹一塊超越認知的超清大屏在徐徐展開時,那是視覺感官帶來的愉悅感。

當我們將這塊大屏放在手中並感受著難以置信的輕薄時,那是觸覺感官帶來的真實感。

愉悅的驚艷感會伴隨著視覺與觸覺的相互印證,難以掩蓋地迸發而出。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對「二合一」這個嶄新的折疊屏品類,華為一直有著自身的深刻理解。在這個全員探索的「折疊時代」里,我們能從 Mate Xs 2 這款產品看到華為的執著與堅持。

從自然感覺出發,華為試圖用「超輕薄、超平整、超可靠」的理想形態,顛覆大眾對折疊屏的基礎印象。

Mate Xs 2 既保持著人們熟悉的輕薄手感,也能迎合人們對大屏孜孜不倦的追求,足以成為用戶手邊「習以為日常」的超級終端 。

直板手機形態已經超過十年的時間沒有作出太大變化,手機廠商們不斷地探索著各種新的形態,而代表著新時代形態的折疊屏樣式,很可能就是智慧型手機的下一個主流變化方向。

但折疊屏這一新形態要想取而代之躋身上流,就必須先滿足我們那被輕薄直板機身所慣壞,而變得敏感挑剔的雙手和雙眼,在視覺和觸覺上滿足歸一的和諧。

所以,當 Mate Xs 2 重塑了外折機身結構,讓自身變得更輕更薄更可靠的同時,折疊屏的理想形態在我們心中越發地明晰了起來,也意味著這一品類也在向著它該有的樣子在發展著。

華為 Mate Xs 2,我的「理想型」折疊屏

顯然,現正是時候撕掉折疊屏手機「只可遠觀」的標簽,它理應成為一款人人可用,穩定可靠的旗艦手機。

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