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萬智牌作為公認的世界上第一款集換式卡牌遊戲(TCG),自1993年由威世智公司發行至今,已經過去了將近三十年。期間無數令人心潮澎湃的故事和傳奇旅法師被創作出來,使得這款遊戲一直保持著蓬勃的生命力。

不過近些年卻突然有了不小的變化……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新卡佩納:一座黑幫火拚的摩登都市

萬智牌的最新系列「新卡佩納:喧囂黑街」正好在近些日子發售了。其主題「黑街」二字無疑指向了一個幾乎所有人都非常熟悉的題材——黑幫。

點燃火花,得以穿梭不同時空的人通常被稱為「旅法師」,這次來到「新卡佩納」的旅法師主人公便是我們的老朋友艾紫培。

不過艾紫培並非第一次來到這里,她拜訪這里的主要原因是一位友人(阿耶尼)告訴她此處是她忘記名字的故鄉,至於為何曾經的故鄉會變成如今這個黑幫與結社勢力犬牙交錯的摩登都市,需要她親自去尋找那個答案……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當我們在現實中提到黑幫題材,有一部永遠繞不開的電影,那便是《教父》,「新卡佩納」自然不會錯過這個載入影史的名場景。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新卡佩納與裝飾朋克

值得一提的是「新卡佩納」的美術風格源自於一個我們熟悉又陌生的領域。熟悉是因為大多數一定或多或少在那里見過,陌生則是因為這個美術風格的名字——裝飾朋克。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作為科幻類別的一種,裝飾朋克本身是由裝飾藝術(Art Deco )與柴油朋克(Dieselpunk)結合而來,算是柴油朋克下的一個衍生類別。

首先是裝飾藝術,用簡潔明了的話來闡述就是「強烈顏色對比與大量的幾何形線條。」

這樣的藝術風格其實經常被用於各種場景,生活中並不少見,這里直接展示一些圖會更方便大家理解。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其次是柴油朋克,這里引用一下相關文章的簡單描述: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去年備受好評的主機遊戲《暗影火炬城》就是一個最好例子。

裝飾朋克=裝飾藝術+柴油朋克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我們耳熟能詳的經典電影《大都會》就是一個經典案例。

裝飾朋克中不可避免的矛盾核心,便是階級問題。

在「新卡佩納:喧囂黑街」系列中,掌控城市的五大家族分別是:

  • 暗中不擇手段收集信息的法師組成的秘聞幫;
  • 在字里行間編織惡毒契約的律師構成的扶濟社;
  • 整日把酒言歡,輕浮享樂的德魯伊聚成的樂舞會;
  • 一群痴迷收藏的吸血鬼精英殺手組成的絕藝盟;
  • 以及建造了城市又通過暴力掌管街道的勤工聯。
  •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家業即功業。在「新卡佩納:喧囂黑街」沒有結盟就難保安全。如果不加入其中一方,就難有立足之地。這里是一個犯罪幫派掌控經濟命脈的魔幻都市,你不做出選擇,那就只能任人宰割。

    剝削、沖突、欺詐才是這座城市的風向標。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朋克元素並不是第一次在萬智牌系列中體現,年初系列「神河:霓朝紀」的賽博朋克,2016年卡拉德許的類蒸汽朋克等……都是美術出眾,構架精妙的朋克設定。

    區別於以往的系列,近些年來的時空設定往往都更加新奇,更加出人意料。他們有的是因為過於接近現代文化,有的則是在產品本身上拓寬了原有的邊界。但無論如何,這都要從2019年的火花之戰說起……

    火花之戰開始的新發展:聯動宇宙

    2019年的「火花之戰」系列,如果用同年的一部長系列電影來做比喻,那《復仇者聯盟4》就是最好的答案。

    在「火花之戰」的故事中集結了足足39位旅法師,堪稱萬智牌宇宙中的「復仇者聯盟4」大戰就此展開。

    是否能夠挫敗尼可波拉斯的陰謀,多重宇宙的命運將會邁向何方,都將在此揭曉。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火花之戰」無疑是萬智牌二十多年來最震撼人心的故事情節。威世智還為此製作了高水準的CG宣傳動畫,這在萬智牌的宣發歷史上也是極為罕見的。

    除此之外,所有的旅法師卡牌都有日文異畫版本,其中系列五大主要敘述人物之一的旅法師莉蓮娜異畫更是由日本知名畫家天野喜孝作畫。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火花之戰」的落幕不僅僅意味著這場布局三年的終局之戰迎來了尾聲。同時也預示著十幾年來以守護者聯盟五位旅法師(五小強)作為主要敘述人物的長線故事即將結束。

    一切都將邁進全新的篇章。

    初嘗甜頭之後的無盡成套異畫

    「火花之戰」結束後,威世智又推出了各式各樣的全新時空,比如巨獸盤踞的依克黎,搖滾的北歐主題凱德海姆,魔法學校斯翠海文,龍與地下城主題的被遺忘國度,賽博朋克的全新神河,以及今天的黑幫主題新卡佩納。

    它們無一例外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每個系列都必有成套的異畫卡。其中依克黎系列推出的異畫更是讓人瞠目結舌,萬智牌竟然跨界聯動了哥斯拉!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並且區別於常規的可玩主題系列卡,威世智還推出了可以直接購買的異畫卡————密室珍品。

    這些單品的美術風格往往更具特色,聯動IP也越來越與眾不同,像是美劇《行屍走肉》,《怪奇物語》均在此列。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這樣的現象一直持續到2021八月的威世智年度發布會,終於迎來了聯動的大高潮。

    2021年8月25日威世智公布了一系列萬智牌產品,包括將於2022年推出的《堡壘之夜》、《街頭霸王》、《指環王》、《戰錘40K》的聯動產品。同時威世智還證實,備受期待的《萬智牌》動畫劇集將於2022年底登陸Netflix。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值得一提的是,密室珍品後續推出的單卡效果是全新的異能而非單純的異畫。這也就意味著一些全新的卡組構築思路如果需要帶上這些卡的話,那就只能通過明碼標價密室珍品來獲取。不過官方後續也對此做了一些補充,這些密室珍品新卡的普通版會在後續的系列中補上。

    毫無疑問這一系列的操作和布局從時間線上來看似乎都起始於2019年的「火花之戰」,那麼是誰打開了萬智牌嶄新世界的大門呢?

    我試著以結果作為導向,進行一些淺層的研究和討論。

    以下的這段文字純屬圖一樂,並沒有一個邏輯嚴密的前因後果,一切只是看上去形成了一個理論閉環……

    著眼於《雙城之戰》聯動展開的思維發散

    《雙城之戰》作為「另一個賽道」席捲而來的黑馬動畫,一度成為了無數人心目中的2021年度動畫TOP1。

    頂級的音樂,頂級的動畫製作以及無數人魂牽夢繞的《LOL》原創動畫劇情,不知道點燃了多少人的青春。那幾周我與同事經常談起動畫的劇情,熟悉的英雄以及對未來故事和出場人物的期待。

    直到有一天,同事告訴我:

    「萬智牌密室珍品要和《雙城之戰》聯動了!」

    「臥槽!這我多少都得買一套收藏啊!」

    「啊,你先看看畫面。」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額,這不就是單純的動畫場景麼?這也太不走心了。」

    「據可靠小道消息說,是威世智總裁和拳頭總裁吃飯的時候拍腦門兒決定的,壓根兒沒時間畫新的。」

    「……」

    也就是在這一刻,這位威世智總裁克里斯·科克斯進入了這段「故事」的中心。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克里斯於1996年畢業於哈佛大學。在加入孩之寶之前,克里斯曾在微軟公司擔任高級管理職位,在那里他指導了包括《光環》在內的熱門Xbox遊戲特許經營權的營銷策略,並擔任OEM技術銷售副總裁。他還曾在LeapFrog擔任教育遊戲副總裁,並在寶潔公司開始了他的品牌管理職業生涯。

    克里斯於2016年4月加入了孩之寶,並擔任了旗下子公司威世智的數字遊戲部門的總裁兼營運長。

    伴隨著克里斯在威世智的帶隊,團隊人數擴大了近乎一倍。他在工作中大膽的向客戶分享他腦中價值連城的想法,並帶領威世智的標志性品牌《萬智牌》自2018年以來多年的連續增長。

    克里斯在PC端與移動端推出了《萬智牌:競技場》(MTGA),這對《萬智牌》這個品牌成功擴展到數字領域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接下來讓我們將時間倒回到2019年的「火花之戰」,然後問一個問題:這場曠世之戰的布局究竟是從何開始的?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2015年韃契可汗小說鋪墊了尼可波拉斯和烏金是雙胞胎。

    2016年卡拉德許鋪墊了尼可波拉斯在阿芒凱搞陰謀,

    這年正好是克里斯來威世智的第一年。

    不過一般來說,一個萬智牌系列會提前12-20個月做出來,所以這個時間點的卡拉德許系列實際早在2015年就完成了大部分的卡牌設計。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既然《雙城之戰》與萬智牌的聯動就是「拍腦門兒」決定的,那克里斯在16年間在就想到在個別系列中加入故事焦點牌來暗示後續發展,然後觀察社區反應和討論,以此作為基點來安排後續的布局,是不是也在情理之中呢?畢竟這樣做的成本不高,但潛在的收益卻異常龐大。

    要知道《復仇者聯盟2》就是2015年的電影,時間線上是吻合的。

    根據2019年的官方財報總結:孩之寶公司宣布其2019年第二季度的收入增長了9%,這都得益於萬智牌的傲人成績。(孩之寶是萬智牌製造商威世智的母公司。)

    萬智牌的收入增長遠超孩之寶的預期。在財報電話會議上,孩之寶透露,《萬智牌》最大的收益是在桌面遊戲領域,店內遊戲的參與度增加了12%,而火花之戰後續的摩登新篇系列正是這一增長的重要貢獻者。

    電子版萬智牌,即《萬智牌:競技場》(MTGA),則是第二季度萬智牌的第二大增長來源。6月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Mythic Championship III 」在比賽期間擁有140萬小時的觀眾收看時長,使萬智牌一躍成為Twitch上該時段的全球第二大賽事。

    雖然2020年的新冠疫情對萬智牌的發展有所影響,但是與哥斯拉聯動的「巨獸時空:依克黎」卻一躍成為了有史以來最暢銷的春季系列,這毫無疑問是一次壯舉。

    2021年與2022年的財報展示: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威世智第一季度收入在2021年增長至2.42億美元,比2020年同期增長15%,而其營業利潤增長至1.1億美元。本季度的營業利潤率為45.4%。這都得益於凱德海姆系列。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2022年第一季度,萬智牌的收入增長了7%,這得益於「神河:霓朝紀」擴張的大規模銷售。

    總體而言,威世智在2022年第一季度的收入增長了9%,達到2.63億美元,利潤為1.06億美元(占總收入的40%以上)。

    威世智在2022年第一季度的增長是由2022年2月發布的「神河:霓朝紀」擴展包帶動的,並迅速成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冬季系列。它比去年的冬季系列凱德海姆(當時最暢銷的冬季系列)高出28%,這使得「神河:霓朝紀」成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三大系列之一。

    它創造了超過1億美元的收入,是萬智牌有史以來第五個破億收入的系列。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上述所有數據無一不在向我們展示一個事實,那就是萬智牌「復仇者聯盟式布局」以及近些年的IP聯動發展思路可以說相當成功 ,其中克里斯·科克斯(Chris Cocks)無疑扮演了最為重要的角色,是當之無愧的功臣。

    至於接下來的萬智牌布局,相信很多玩家已經初窺端倪。闊別「火花之戰」三年的全新伏線已經漸漸進入玩家們的視野,那便是意圖讓無機物統治整個多重時空的新非瑞克西亞魔判官——艾蕾儂。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非瑞克西亞人在多重宇宙的臭名昭著幾乎人盡皆知,非常好奇後續的故事發展。

    接下來「Dominaria United」系列將在2022年第三季度發布,將玩家帶回多明納里亞,一切的起點,萬智牌誕生的時空。

    而作為萬智牌歷史上最重要和最基礎的故事之一,影響了無數遊戲的「兄弟之戰」則會在2022年第四季度發布,這是對萬智牌30周年最完美的紀念。

    期待時任孩之寶總裁的克里斯·科克斯能夠繼續為萬智帶來更多的新奇有趣的發展。

    從「復仇者聯盟」到賽博朋克和黑幫,為什麼萬智牌這幾年變化這麼大?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