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如果你是一位 F1 車迷,那麼你一定熟悉威廉士這個名字。

作為 F1 歷史上奪冠次數僅次於法拉利的威廉士 F1 車隊,是 F1 最具傳奇色彩的車隊之一。實際上,威廉士不僅擁有豐富的 F1 賽事經驗,他們同樣為車企提供服務,進行包括底盤、懸架、制動方面的調教。

他們幫了誰呢?當然是那些定位「極致操控」的車型,比如智己 L7。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為了給智己 L7 貼上「駕駛者之車」的標簽,智己在今年 4 月,用 L7 連續漂移 43 公里,打破了此前保時捷 Taycan 保持的「電動汽車在濕滑路面漂移距離最長」的金氏世界紀錄。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6 月,在拿下這一殊榮僅兩個月後,智己又召開了一場「新世界智能原點發布會」,對操控頗為重視的智己,這次帶來的,卻是他們的「智能汽車五大標准」:智能駕駛、場景智能化、社交能力、持續進化能力。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從駕控轉向智能化,智己 L7 的定位是否會模糊?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在次日的媒體溝通會中,智己汽車聯席 CEO 劉濤道出了其中的原因:

相比燃油車,電動化給我們帶來了全新的駕控升維的體驗;
深度的智能化讓智能場景水平突破了原來所有的想像。

劉濤認為,電動化和智能化,是一個好的智能電動車不可或缺的一體兩面,二者不可分割。他表示,智己將在動力和智能化方面的打通和融合,將會帶來「全新的體驗」。

智己在天馬山證明了新世界駕控旗艦的產品定位,但深度智能化也必須要成為一個好的智能電動車的另外一面,二者完全不沖突。

智能汽車「五大標准」從何而來?

面對媒體對於智己「五大標准」的疑問,劉濤作出了解釋。

智能汽車的五大標准會成為未來智能電動車發展非常明確的方向,智能化思考的面和想像空間非常廣泛,功能表現非常多元。

首先,這是一次底層邏輯的革新。

劉濤稱,智能駕駛是汽車發明 136 年以來,對汽車的體驗方面對革命性的一次顛覆,所占的權重在五大維度中是最重的,是智能電動車區別於傳統汽車最根本、最核心、最標志性的改變。

通過數據驅動的算法和流程閉環自動化的飛輪疊代,最大限度地解放原來傳統燃油車用戶在駕駛這件事情上的精力和消耗,是非常重要的。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在這一前提下,整車深度智能化會帶來全新的體驗,場景智能和汽車移動社交也將隨之而來。

「汽車作為超大號智能終端,算力角度已經遠遠超過智慧型手機」,劉濤認為,汽車的行駛過程,是一個社交的空白點或者盲點,這個過程中的社交需求會成為智能汽車一個非常重要的訴求,「汽車是 5G 時代深度社交的完美載體」。

而在持續進化能力方面,智能汽車不應只能進行軟體升級,其硬體也應預留足夠的升級空間,同時還應同步探索其他方面的硬體升級可能。

在未來的智能電動車時代,技術疊代飛快,硬體必須和軟體協同升級,才能帶來最佳的體驗。

在 L4 到來之前,智己的智能駕駛將如何發展?

L4 級別的高階自動駕駛將會很快到來。

與外界對於自動駕駛的普遍看法不同,劉濤顯得頗為自信。

他稱,上汽集團與智己汽車已經擁有了相關的技術儲備,「當前,我們在用 L4 級自動駕駛訓練而來的算法技術賦能智己 IM AD」,用他的話來講,智己當前的 L2 級輔助駕駛,應該叫做「L2.99 級」。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在前一天的發布會中,智己始終在強調「更像人」的自動駕駛。什麼才是「更像人」呢?劉濤作出了進一步解釋。

「更像人」的自動駕駛,增強了駕駛員對於車輛的信任,它可以構建深度的人車交流,清晰感知功能邊界,知道何時該駕駛員接管,而不是給他帶來驚嚇。

而在細節體驗方面,智己 L7 上的 WLC 高精度自動泊車,融合無線充電功能,通過視覺能力和 APA 能力,為選裝了無線充電的車型實現高精度的泊車,劉濤表示,這是智己對於用戶的更多考量。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從智己的實測表現來看,IM AD 在最高頻的加塞場景、最危險的異型車場景中都能較好地處理,自動泊車方面幾乎都能做到「一把進」。不過,智己 L7 目前只支持垂直車位的自動泊車,其他車位仍在持續打磨中。

為什麼會為智己 L7 加入 Carlog?

在網際網路的時代,大家都知道 vlog。那,用車拍出來的 vlog,應該叫什麼呢?智己認為,應該要叫 Carlog。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關於「為什麼會為智己 L7 加入 Carlog」這個問題,劉濤給我們分享了兩個小故事。

日常生活中,手機已經成為了記錄生活和分享生活一個重要的載體,無論你是走路、乘車、乘高鐵、乘飛機,都可以很輕松地用手機來記錄。

唯獨汽車,當你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風景,無論是盤山公路,還是淮海路上落葉的梧桐,你很難通過車載,優雅地把這個場景拍下來,然後分享給你的朋友、朋友圈。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在過去這個功能一直在車上很難被實現,要麼你拿手機拍,隔著窗戶,窗戶可能有雨水,拍起來也不是很清晰,還得一邊開車一邊拍,又特別不安全。」劉濤說。

當劉濤真正把這個功能放到車上以後,問題出現了。

我們車載這個行業很有意思,它有很多安全,尤其是功能安全方面的要求,實際上,對於硬體和零部件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大概在 2 年前,車規攝像頭不超過 200 萬像素,後面才拓展到了 500-800 萬像素。但如今我們使用的手機,已經來到了 1200 萬、4000 萬,有的甚至達到了 1 個億。

二者的成像差距不言而喻。

於是,劉濤又去找了很多手機廠商的攝像頭,這些攝像頭雖然成像質量足夠好,但在車載安全性、耐久性、溫度、振動方面達不到車規的標准。

後來,我們也找了全球最強的舜宇光學做了非常深度的溝通,不是簡單采買一個現有的攝像頭系統,而是真正成立了一個非常深度的項目組,基於他們把對攝像頭、成像方面和 DSP 的理解,以及智己對於整車的一些標准和要求,做了非常深度的交流和整合。

對話智己 CEO 劉濤:一輛以操控見長的車,為何能拍 vlog?

最終才有了智己 L7 上的解決方案,3 顆 4800 攝像頭,通過圖像 AI 拼接,實現 180° 的超寬景攝像頭。

正如劉濤所說,Carlog 最大的亮點,是填補了我們在開車那段時間里的「記錄空白」,賦予了汽車對美好生活、沿途風景的,優雅的記錄能力。

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