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異地戀的終極答案會是直播嗎?

從去年的9月到現在,每天晚上睡前在《元氣騎士》里打一把地牢基本是我和女友的保留節目。

 這個2017年上線TapTap的肉鴿遊戲,至今保留著還不錯的更新頻率與評價。雖然有些許Bug和機制缺陷,讓單人模式有時玩不下去,但所有弊端在與夥伴聯機時都會變得無足輕重。 

 簡單來說,我們倆在合作時都能找到樂子,我樂於嘗試不同的build搭配過關,她樂於在遊戲過程中和我不斷互動。這使得《元氣騎士》成了我們一起玩過最久的遊戲,尤其是在今年開始異地戀之後,這就成了我們倆每天為數不多的互動時間了。

【白夜談】異地戀的終極答案會是直播嗎?泡泡槍+舞台,異地情侶沉浸式線上蹦迪 

唯一可惜的是,由於沒有保留雲存檔,前段時間一次誤刪之後,我們所有收集的角色與皮膚全部消失了。雖然可以重新打一遍,但失落之下,人很難再次投入同樣的時間與精力。

但要找到第二個像《元氣騎士》一樣適合我們的遊戲還挺難的。因為女友家只有一台輕薄本,平台基本只能限制在移動端,這里面有設備原因、口味因素、難度門檻,遊戲還必須滿足可一起互動的條件——在看了無數個平台和類型的遊戲後,我崩潰了。

【白夜談】異地戀的終極答案會是直播嗎?我還研究了很久的小紅書推薦

所以到目前為止,我唯一能想到的解決方案是:直播。

具體措施是,我每晚玩遊戲的時候打開直播間,她隨時都可以通過手機或電腦收看。這一下子就可以抹平設備帶來的限制,互動也可以通過彈幕完成。至於口味因素,只要我能製造出節目效果,她就可以看得很樂呵。

這事不是沒有前提,幸好她挺愛看遊戲實況,對看什麼也不太挑剔,而且我們去年就嘗試過用騰訊會議直播玩《星露穀物語》和《殺戮尖塔》。不過由於各類會議軟體的音畫質量都不怎麼樣,所以才沒有繼續下去。

【白夜談】異地戀的終極答案會是直播嗎?雖然實際狀況是被心臟暴打

於是在前陣子北京疫情最嚴重的那段時間,足不出戶的我乾脆在B站上直播打完了《 盜賊遺產 》。為了避免被人圍觀造成的社死,我在直播間上打了一行小字「直播是給女友看的,不會互動,不要關注」。

不過糟糕的是,第一天直播時我的直播間名字《小瑟(女友化名)的直播間》似乎造成了不小的誤會。有不少人可能以為是「有點小色的直播間」,興高采烈地點進來,看見是個男的之後又失望地離去,嚇得我第二天直接改了直播間名,於是走錯路的人數驟降——只能說網際網路直播環境還有待改善。 

【白夜談】異地戀的終極答案會是直播嗎?毛絨小狗一拳一個老澀批 

讓這整件事變得有意思的關鍵是雙方都要有一定的角色扮演精神,在線上的時候要自稱「主播」,時不時呼籲一下給刷點禮物點點關注,在收到禮物的時候還要說:「謝謝來自忠實觀眾XX送出的辣條,謝謝。」 

不僅直播開頭時要有開場儀式,結束時也要呼籲一下點點關注,明天繼續播出。畢竟直播間只有唯一一個「榜一大哥」,全套服務要做充足。 

在試水了一陣子之後,我發現這真的是個不錯的路子。直播軟體自帶了許多方便互動的功能,偶爾玩玩觀眾投票、語音連麥樂子也不少。再拓寬一點思路,偶爾我沒辦法直播的晚上,我也可以將錄播文件投稿到視頻網站,方便女友隨時都能看。 

這給我們倆人騰出了很多時間,我沒法在線的時候,她能通過錄播感受到一點陪伴,而我在起床看到彈幕消息的時候也會有不少的動力。這種虛擬身份提供了不少「異地同頻」的美好錯覺,畢竟無論你去哪里尋求異地戀情感建議,大部分的反饋都會告訴你「異地戀就是要做點讓兩人還能感覺有聯系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會有多少情侶也這麼試過,其實這怎麼感覺都像「為了伴侶,我決定出道成為偶像」,還挺尷尬的。

【白夜談】異地戀的終極答案會是直播嗎?尤其是B站直播還不小心給朋友們也發了開播消息的時候

我不常看直播,以前也難以理解定時定點地蹲守在一個直播間等待主播上線的心情。直到異地戀的直播才點醒了我:原來談戀愛和看直播本質上是同一件事:付出時間——贈送/收到禮物——情感加深——成為榜一大哥。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