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鬼武者 夢之黎明》劇情小說

  作者:秀真mikuni

  序章

  西歷1596年(慶長元年)

  7月14日 大阪

  深夜的城樓上,有兩個身影正在交戰,一人拿着鐵扇,一人手持錫杖,看樣子像一名僧侶。手拿扇子的男子像是挑釁般的說道:

  「哎呀哎呀,這是被麻煩的對手纏上了……」

  帶面具的僧侶沒有回答,逕自攻了過去,短兵相接數個回合之後,僧侶用法杖指着男子問道:

  「建這塔的目的是什麼?!你有什麼企圖?!三成!!」

  男子笑而不答,而此時,他身後的塔也開始發光……

  僧侶大驚:「難道……已經啟動了魔空石?!」

  「呵呵呵~天海殿下,你真的是很聰明呢……」

  「為什麼!!」

  「天海殿下…… 還有柳生老先生,對於我的主君稱霸天下來說…… 阻礙。確實是個阻礙呢~

  (塔的光線變的越來越大……)哦,終於要開始呢……」

  天海衝向三成:「快停止!!即使是以我的命作為代價!!」

  2人再次短兵相接,突然三成使出百足之手,制住了天海。

  三成此時得意的笑道:「這個光輝,正是我的計畫的開始,天海殿下……」

  天海突然掙破百足之手,一杖插至三成胸前。三成似乎不為所動,抓着錫杖將天海拉至屋檐邊……

  「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不可能停下來了。沒錯,就算是『黑鬼』的出現也一樣……」

  接着天海被三成放手從屋頂扔掉了下去……

  三成對着發光的塔,似有而無的感嘆:

  「這些散發光輝的美麗的櫻花啊,盡情的開放吧~~ 當櫻花落下之時,就是我的夙願的成就之時了……」

  (之後的CG請慢慢欣賞……偶就不多廢口舌了…… 汗……)

  時值戰國

  手握天下的人織田信長,以及其操縱的異形之物*幻魔

  但是,信長被鬼武者*明智 左馬介、柳生 十兵衛討伐了,信長在烈炎燃燒的本能寺中消失……

  之後,天下被昔日是信長的重臣*豐臣秀吉所統一

  踐踏日本的幻魔軍隊,也隨着信長的死慢慢消失了。

  秀吉的天下平穩的到來,沒有人願意提起往事……

  但是……

  一五九六年(文祿六年)六月二十九日

  突然天上出現了閃爍着妖艷光輝的星星

  此後秀吉起了異變

  日本各地都出現了突如其來的災害

  此時,被稱為幻魔的異形

  又再度出現在日本各地……

  過後,現在

  一五九八年(慶長三年),

  在這個亂世中

  秀吉再次有所行動

  與此同時,

  擁有蒼之光芒的若武者,

  從此踏上了命運的旅程……

  第一幕:蒼鬼初現

  2年後……

  西歷1598年(慶長3年)

  1月30日 駿河國 原

  躺在榻榻米上的蒼鬼,正在悠閒自得的等待着什麼東西…… 街上空無一人,遠處的幻魔軍隊似乎在押運着什麼東西…… 蒼鬼突然覺得時機成熟了:

  「來了嗎…… 阿吉!」

  隨着一聲應許,從天花板掉下來了一個倒掉着的小孩,應該就是那個「阿吉」了。

  「准備好了嗎?!」

  「萬事具備~~」

  「那就出發吧!」

  蒼鬼二話不說就擋在了幻魔軍隊的面前,為首的武將問到:「來者何人?!」

  「豐臣太閣殿下的御家臣,英勇的武士,我此次前來是有一個請求。」

  「有趣,盡管說說看。」

  「能否將您身後的運車留下,然後離開麼?」

  武將大驚:「什麼?!難道你沒看清楚這是太閣大人欽典的運車嗎?!」

  「太閣…… 秀吉嗎…… 總之將那「櫻花」留下後快點給我滾吧,團右衛門。」蒼鬼不耐煩了。

  「既然你知道我團某人(汗……)的名字…… 這是對我身經百戰的血達磨團右衛門的最大侮辱!!不會就這麼算的!!」

  「算了吧,就憑你是打不過我的。」

  團右衛門止住部下的騷動:「住手!!這個人由我來對付,你們快將「櫻花」運往駿河!!」

  「那是不可能的!」

  此時阿吉出現將去路封鎖,蒼鬼問道:

  「這樣的話就沒路了…… 你們是就這樣回去呢,還是說…… 跟我打?!

  …… 恩?!好臭啊!餵,你吃了「蟲」吧?「

  團右衛門大笑:「哈哈哈!!那是豐臣太閣殿下對英勇的武士獎勵的「豐國蟲」,只要吃了的話力量就會源源不斷!」

  「原來如此…… 如果吃了那種蟲的話…… 那我就不得不將你殺掉了!!」

  「小鬼,你還知道不少多餘的事情嘛。欲跟天下作對的盜賊,報上名來!!然後跟我在這里決一勝負!」

  「對與一個被蟲子支配的人來說,沒有知道我名字的必要!!」

  正如蒼鬼所說,他不可能會輸給一個被蟲子支配的軀殼。在團右衛門臨死之前,蒼鬼報上了他的名字,算是對他的一種尊重吧:

  「我叫蒼鬼,灰燼之蒼鬼!團右衛門,快點成佛吧……」

  蒼鬼將貨車上的東西掀開看了看,說道:「阿吉,准備一下。」

  「明白~~」

  此時,一男一女正注視着蒼鬼他們……

  男子:「利用幻魔蟲寄生的團右衛門,果然不是他的對手呢…… 那傢伙就是搶奪秀吉大人櫻花的「蒼鬼」嗎~~ 這小子挺強啊,嘛,雖然再怎麼說不是我的敵人…… 餵,就在這里把他殺了可以麼?」

  「是他,是他。終於,終於找到你了……」

  「什麼?這還真的是偶然啊。沒想到跟秀吉大人作對的「蒼鬼」,居然是那個有名的不忠之徒啊。如果是這樣的話,只能想一個好的方法才行,(對女的說)走了。」

  女子仍然依依不捨的凝視着……

  蒼鬼望着燃燒的「櫻花」,以及從「櫻花」傳來的詭異的悲鳴……咬牙自問:

  「沒有辦法了…… 也只能這樣做了……」

  「在下明白……」

  灰燼之蒼鬼,悲鳴的「櫻花」,男子和女子,蟲,豐臣太閣大人…… 這一切一切,預示着什麼呢?

  第二幕:初遇十兵衛

  潛伏在原之宿場,不斷將豐臣秀吉從各國蒐集的「櫻花」毀掉的男人——「灰燼之蒼鬼」,有一名劍士聽說了這樣的傳聞,隻身一人闖進了原之宿場……

  西歷1589年(慶長3年)

  2月6日 駿河國 原

  一名女孩來到了原之宿場,孤身一人,來這里幹什麼?

  「這地方還真是……殘破不堪啊…… 到處都有死屍的臭味……」女孩對這樣的情形搖頭。

  可是,不巧遇上2名喝醉酒的SB。

  「哎呀呀~~ 哪來的小姑娘呀~~」

  「餵~~~ 陪我們喝一杯吧,就一杯,怎樣?」

  女孩無視2人直走,可是流氓就是流氓,哪會輕易放過?!

  「嘿嘿嘿~~ 不許走~~」

  「看我把你抓~~~住~~~」

  突然女孩轉身一個快速拔刀,酒壺一分為二,其中一個醉酒SB嚇的癱倒在地上。

  另外的一個吼道:「你這個死小不點!」

  不過還是被擺平了,女孩用刀指着他們:

  「餵,認識一個叫『蒼之鬼』的沒?雖然聽說就在這個鎮上。」

  醉酒者們趁十兵衛不注意時連忙逃跑了,女孩對着2個無恥之徒叫道:

  「給我老實記住!!能請我陪喝酒的人只有我爺爺!!還小不點小不點的亂叫……」

  此時在破魔陣內——

  「蒼鬼殿下,這附近突然出現了幻魔,而且還有很多~」阿吉捎來情報。

  「『櫻花』呢?」

  「沒有~~」

  「那暫時還是按兵不動吧~」

  「而且……這附近有人的氣息!」

  「恐怕是那些強盜啊什麼的吧,不用管他。」

  「不是啊,是小孩的,而且只有一個人!」阿吉強調。

  「啊?小孩為什麼會來到這里…… 唉,沒辦法了,只能去救他了,地點呢?」

  「里街道里面~~」

  這邊,女孩卻迷路了……

  「怎麼路到這里就沒了呢……」

  看了看四周,在看了看那缺口,還是鑽了過去。突然阿吉出來嚇了十兵衛一跳!

  「就一個人來這種地方是很危險的哦~~」

  「哇啊啊啊~~~~!!」

  隨着「砰」的一聲頭撞木版上了……

  「痛痛痛……」

  「你沒事吧?」 阿吉問到。

  「可惡!你這個怪物!」女孩拔刀要砍。

  「餵餵,不用這樣對我的朋友吧?」蒼鬼及時出現阻止女孩的無理行徑。

  「誰?!」轉身打量了蒼鬼一翻,冷笑道:「哼哼~~你就是『蒼之鬼』吧?!你這個怪物,決一勝負吧!」

  「饒了我吧,雖然名字是這樣叫,不過我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類啊。比起這個,你一個人來這里幹什麼?」

  「不用狡辯了!『蒼之鬼』,覺悟吧!!」隨即女孩便揮刀攻了過去。

  蒼鬼連忙擋下攻擊:「很危險的啊!你也聽聽別人說話啊,我可是來救你的啊~~」

  「我才不需要被一個怪物救呢!」

  「柳生制鋼流拔刀術嗎…… 這下子似乎變的有趣了。」

  當蒼鬼用武力將女孩制服之後……

  「好~痛~」女孩嚷道。

  「明明是一個小不點居然有這樣的身手,不錯啊。叫什麼?」

  女孩很不服氣:「十兵衛,柳生十兵衛!」

  「十……十兵衛?!柳生十兵衛?!」蒼鬼有些驚訝了。

  「你有意見嗎?!比起這個,在問別人名字之前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吧?!」

  「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說啊!」十兵衛不爽。

  「我叫……算了也沒什麼特別的…… 要叫的話就叫蒼鬼吧,最近都在叫這個名字。」

  「你……好奇怪啊。」

  「你也是啊~(指眼睛)」

  「這個,是我生下來就有的了~~!」

  這時,突然從天上被扔下來了一群幻魔?!之後2人迅速的被這些怪物包圍……

  十兵衛對蒼鬼說道:「你最好退下,反正你在這里也沒什麼用。這些都是幻魔,人類的刀劍是殺不了的!」

  「是.這.樣.的.嗎?!」說着蒼鬼手起刀落,將一頭幻魔斬殺

  「這個人,為什麼能斬殺幻魔?!難道……?」

  之後,2人終於找出了這場騷動的主謀——深藏在寺廟里的大菩仁,幹掉這只怪物後,寺院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第三幕:揮刀相向

  剛剛加入的十兵衛,對於「陌生人」的蒼鬼,絲毫沒有拘謹,可能是性格使然吧。

  「サツタトウゲ(satsuta touge)?!」蒼鬼一臉疑惑。

  「對,薩タ峠。聽說那里存放着不少『櫻花』。」十兵衛解釋。

  「恩~~ 那還挺有趣的嘛~~」

  「而我到那里也是有要事的,為了在那里出現的男人…… 我們聯手怎麼樣?!」

  「那…… 就是怎樣?」

  「所、以、說,我們既然有同樣的目的就一起進攻不好麼?!真是笨死了。」

  「這真的是千載難逢呀~~~~!」阿吉突然彈了出來。

  「哇啊啊啊啊~~~!!不要突然這麼大聲說話呀!!」十兵衛被嚇了一跳。

  「這次的行動就像天上掉下的餡餅那樣雪中送炭呀~~~ 錯過了就可惜了~~~」阿吉補充。

  十兵衛看着阿吉,好奇心使她忍不住問道:「咦?小吉是倒吊的呢~~ 還是浮着的呀……?啊,發現繩子了,原來是倒吊着的…… 如果弄這個繩子會怎麼樣呢~~~ 我戳,戳戳,戳戳戳~~」

  「呵,哦呵呵呵呵~~~」

  「戳,戳戳……」

  「不……不要再戳拉~~!!這樣會弄的在下很不舒服的!!請不要這樣無禮!!」沒想到可愛的阿吉也會發怒啊。

  「對……對不起。」十兵衛連忙道歉。

  蒼鬼連忙打圓場:「那樣的話就由你來帶路吧。」

  「噢!包在我身上!」十兵衛高興的應許了。

  「話說回來,你那邊又有什麼什麼要事呢?」蒼鬼問。

  「…… 不是說過了嗎,是要找在那里出現的男人……」

  「是……打算殺了他吧?」

  「………………」

  「嘛,我也不會多問的。」

  經過一番休息,准備上路了。

  「好了,現在准備向薩タ峠進發吧!」

  「可是~~ 那里的防守一定很嚴密的~~ 光在附近就已經很危險了~~」阿吉擔心的問道。

  「也是啊……」

  「放心吧!我已經找到一個可以刺探敵情的地方了~~」十兵衛連忙解釋。

  「那種事情就應該早說嗎~~ 就從那里開始着手調查吧!出發了!」

  西歷1598年(慶長3年)

  2月12日

  就這樣,蒼鬼與十兵衛聯手向薩タ峠進發了,他們想要搶奪的`櫻花`也在那里大量的運輸着。只不過,把手在那里的不在是人類,而是異形*幻魔。

  「怎麼辦?!這里比想象中的要嚴密啊……」十兵衛正苦惱。

  蒼鬼當機立斷:「這里的雜兵由我來引開,你趁這時向里面前進吧!」

  於是2人分道揚鑣,一人作餌,一人向內部進發了……

  幾經辛苦,2人終於合流。由於倉庫的大門無法打開,蒼鬼打算從屋頂進去。就在這里,遇上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隻烏鴉停留在一個戴着眼罩的男人身上,男人對着烏鴉自說自話:

  「不要急~ 待會會讓你好好的享受的。」……

  「嘿,你果然來了啊,蒼之鬼。」男子終於發話了。

  「你是誰?!」

  「一個准備為太閣大人斬除不忠之徒的人。」

  蒼鬼怒了,立馬上前展開攻擊。可是沒想到男子身手不凡,所有攻擊都被化解了。

  「好快!」蒼鬼驚訝。

  「劍里面沒有絲毫的猶豫,身手的確不錯嘛~~~」男子似乎遊刃有餘。

  「這個架式……柳生之劍!而且還是『里』之形…… 最近好像跟柳生一族挺有淵源啊。」

  「哦~~ 沒想到你連『里』也知道…… 真不愧是那個『海外第一強弓』的兒子嘛~~ 嘛,應該是不肖子吧~~」男人收起雙劍,「我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很討厭劍術的。」

  突然,十兵衛殺出:「找到你了————!!」

  男子單手拔刀就將十兵衛打退了,「我早說過我很討厭劍術的嗎~~」說着收起他的劍。

  「終於找到你了,宗叔父…… 不,宗矩!」十兵衛的話里行間,似乎透露莫大的仇恨……

  「蒼之鬼!」十兵衛打破他的觀望,「這個倉庫下放着櫻花!你搶在搬上運車之前將它們全部燒掉!這個人…… 由我來殺掉!!」

  叫「柳生宗矩」的男人面不改色:「我還以為是誰呢~ 原來另一名的入侵者是你啊,茜。比起作為我刺客的你,我跟柳生那個老不死還有很多帳沒算呢~」

  「小心點!這男的很強!」蒼鬼喊道。

  「我知道!你快走!這個人必須由我來對付……!」

  「可是……」

  「別攔我……!」

  「那…… 我明白了,千萬要小心啊!」

  「我對你沒有興趣……」宗矩說,「嘛,不過也挺有趣的,不如來一場久別的重逢吧,茜。」

  「拔刀吧,宗矩!」

  「對付你,我沒有拔刀的必要呢。」

  「別開玩笑了!!」十兵衛怒目而視。

  宗矩似乎突然變的不快起來:「擁有鬼之眼的小姑娘…… 那種令人忌憚的眼睛…… 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另一方面,蒼鬼總算來到了倉庫里面。正准備動手的時候,突然腳邊差出火光:「火槍?!」

  「不許動!!果然,那個人就是你嗎……」是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

  「阿,阿初?!」蒼鬼立刻記起了這個聲音的主人。

  「不許動!!」阿初在一次命令。

  蒼鬼似乎毫不在意阿初用槍指着他,反而很高興:「變的這麼漂亮了~ 已經算是大美人了嘛~~」

  阿初絲毫不理睬蒼鬼的贊賞,「在駿河出現並將秀吉大人的櫻花搶奪並燒燬的『蒼之鬼』,當傳言傳到大阪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了……」

  「我也似乎變得有名了嘛~~ 嘿嘿~」

  「別跟我裝傻!」阿初打斷他,「我們……一起回大阪好嗎?現在的話還不晚,秀吉大人一定會原諒你的。然後就像從前一樣,為了秀吉大人……」

  「那是辦不到的。」蒼鬼一口否決。

  「那……你為什麼要妨礙秀吉大人?!為什麼要搶那些櫻花?!」

  「秀吉的阻礙……嗎…… 你知道,那些『櫻花』是什麼東西嗎?!就用你的眼睛,好好的看清楚吧!!」蒼鬼說着,將包裹着櫻花的布全數割開,沒想到露出來的,既然是長滿惡心幻魔的樹幹!!

  「這就是『櫻花』?!!這也是,這也是,全部都是!! 現在的秀吉……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人了!」

  「可是……盡管這樣他也是你的……」

  「所以!我只好決定了!!」

  「你還不明白麼,現在的日本…… 已經是太閣大人的東西,豐臣家的天下了!」

  「不是!!!你閉嘴!!!」

  「那你還能幹什麼?!以一個國家作為對手,沒有勝算的!!」

  「盡管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不戰而退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阿初開始絕望了:「不要在去做那些傻事了,跟我一起回大阪好嗎……?只要回到秀吉大人那里,就可以安心的生活…… 即使是在這樣的塵世中,也可以的!!」

  「那…… 並不是我所希望的生存方式…… 生存方式不是由他人決定的東西,是由自己決定的!!」

  「那種生存方式,在現在是不會被允許的!!」阿初竭斯底里的叫道。

  「生存方式…… 並不受什麼東西允許!!」

  「求你了……」阿初抽泣着哀求,「求你了好嗎…… 我至今…… 仍對你…… 盡管想跟你一直在一起的……」

  「我已經決定了,我要殺了秀吉!!」面對昔日深愛的女人的哀求,蒼鬼的不為所動。而他的這句話,也給兩人的關系劃下了重重的一刀……

  「那樣的話…… 我只好將你射殺了…… 結城秀康!」

  「那個名字,我已經舍棄很久了。」

  2人抱着不同的信念,開始了戰斗…… 從以前的談笑風聲到現在的揮刀相向,命運……總是很會捉弄人呢…… 不過戰鬥不會允許一絲的感情,有的只是實力的差距而已。心存猶豫的阿初,敗北是理所當然的。

  「能否殺的了秀吉…… 不去試試又怎麼知道呢?!」蒼鬼反問。

  「好不容易平定了天下,明明沒有戰亂了……」

  「所以是要為了恢復天下的和平而戰…… 現在的百姓也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秀康……」

  蒼鬼轉身向阿初伸出了手:「阿初,跟我一起來吧,我們一起一定能……」

  「喲~~ 到此為止了。」打斷2人的聲音……是宗矩!

  宗矩跳下來就一把抱住阿初,像是示威似的:「你可別想就這樣搶我的女人啊~~ 口桀口桀口桀~~ 不過呢,這個女人對於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別的東西了,哈哈哈哈~~」

  蒼鬼對於宗矩一人前來感到奇怪,問道:「餵!你將十兵衛怎麼了?!」

  「怎麼了?!擔心的話就去找啊,嘿嘿~ 那個小鬼現在正享受着針灸拉,而且是大人的針灸哦~ 哈哈哈~~」

  「恩?!不去找那個小鬼麼?!那小鬼還有3分鍾就要化成灰拉~~ 真是慘啊~~ 」

  「什麼??!?!」

  「但是…… 如果你選擇櫻花的話,我也可以陪你玩玩喔~~ 話說在前頭,我可是很強的哦~~ 哈哈哈哈~~」

  無奈,蒼鬼只能選擇了前者:「可惡——!!」

  「哈哈哈~~~ 跑吧!跑吧!!拚命的跑吧!!秀康殿下,太閣大人舉行的『醍醐之花見』,一定是空前盛大的!!哈哈哈哈~~~!」

  另外,正享受着「針灸」的十兵衛,正在等待着死亡的來臨……

  「不行了…… 我……動不了。我會…… 就這樣死去嗎……?對不起,爺爺,我果然不行…… 蒼之鬼那傢伙,有好好的將櫻花都燒了吧……」

  就在引線快要燒盡之時,蒼鬼奇跡般的出現了,一把將引線切斷,2人逃了出來。

  蒼鬼邊替十兵衛包紮邊說道:「你還活着,太好了!」

  「你還是沒有燒掉那些櫻花啊。」

  「那種東西,以後還是有機會的。」蒼鬼安慰道。

  「笨蛋,我們是為了什麼而走到這里的?!而且…… 你為什麼要救我?!」

  「說什麼傻話,你還不是時候死在那吧?!」

  「混蛋!!」十兵衛終於忍不住了,撲到了蒼鬼的懷里,「可惡!!居然被那種傢伙…… 可惡……!!」

  十兵衛哭了,盡管她平時一臉的要強…… 蒼鬼不知如何安慰,想到了那些櫻花,想到了秀吉,想到了天下,蒼鬼立刻做了一個決定:

  「我們上京,十兵衛。」

  「你要殺了那傢伙,而我則是秀吉。」

  「恩!!」

  於是,2人抱着必死的決心,再次踏上了旅程……

  第四幕:陷阱

  幾日以來的趕路,蒼鬼他們已經是疲憊交加。

  「京城也快到了,今天就先在這里歇腳吧。」蒼鬼說道。

  「這幾天趕的好累啊~~~ 腳都快斷了鳥~~~~」十兵衛有氣無力的回答。

  「不過托那個男人的福,我們總算是清楚了…… 阿吉。`醍醐之花見`,似乎正緊鑼密鼓的准備着…… 這樣的話繼續狙擊櫻花也沒什麼意義了。」

  「果然~~ 除了直接除了直接將秀吉打倒以外,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阿吉嘆道。

  「我想,這也是遲早的事了。」

  「那不知道能不能潛入伏見城,等待時機出手呢~~」

  「總之試試看吧,至少也要跟秀吉同歸於盡。」

  「蒼鬼殿下~~」阿吉很是擔心。

  「我說,你們就別擺出一付臭臉嘛~~ 蒼鬼大哥,小吉」十兵衛勸說道。

  「不要說什麼『臭臉』啊……」蒼鬼很是無奈。

  「復雜的事情就不要想太多拉~~ 那個什麼`醍醐之花見`,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拉…… 總之呢我是宗矩,你是秀吉,大家按着這樣的目標將他們揍飛就行拉~~!!」

  「你還真的是挺想的開呢……」蒼鬼只好無奈的苦笑……

  2天後,大家都養精蓄銳了一番。

  「好—— 准備出發吧!」

  「京城呀~~~~」十兵衛的眼睛作星星狀,「我啊,因為從小就在柳生之莊的里面長大,從來米有去過這麼多人的地方呀~~~~ 恩,好吃的東西一定也有很多吧~~~ 哇~~~~ 我好興奮呀~~!!」

  「這個…… 我們是要去戰斗呀,十兵衛……」蒼鬼汗顏。

  「那……那個我當然知道拉~~!!」十兵衛不服氣的辯解道。

  就在這時,蒼鬼突然感到一股強大卻陌生的力量,接着,一個穿白色洋裝的男人出現在蒼鬼面前……

  「『黑之鬼』的力量…… 我對那力量很感興趣……」男子說道。

  「你是誰?!從哪里進來的!?」

  「哼哼哼…… 先就這樣打個招呼吧……」男子說完,消失了……

  「不要走!! 等等!!」蒼鬼呼喊道。

  「餵~~ 你怎麼拉蒼鬼大哥?」十兵衛打斷他。

  「你剛才有沒看見一個穿白色洋裝的男人?!」

  「男人?!沒有啊,我就看到你一個人在那里亂叫…… 對吧,小吉?」十兵衛解釋。

  「只有我才會看的見的東西嗎…… 究竟是什麼……?」

  西歷1598年(慶長3年)

  3月4日

  蒼鬼為了打倒秀吉,而十兵衛則是為了柳生宗矩,2人懷着不同的理想,繼續上京的路,已經來到了近江之地。

  「這里就是京城嗎……」十兵衛問。

  「不是,這里只是佐和山城。」

  佐和山城乃是豐臣的心腹——石田三成所管轄的地區。現在的佐和山城城下的城市已經完全被邪氣所包圍,處處透露着詭異的氣息……

  沒想到蒼鬼一行人還沒進城多久,就已經被突如其來的幻魔眾團團圍住了。

  「怎……怎麼辦?!蒼鬼大哥?」

  「總之要上京的話,只能先通過這里了!!」

  當2人好不容易打開了出口城門,沒想到,還有另一個陷阱…… 2人突然失散了。

  「餵~~!!蒼鬼大哥!你在哪里?!」十兵衛大聲的呼喊道。

  「鐺!!」不知何時,十兵衛的面前出現了戴着鬼面具的武僧。

  「能在這種情況下依然這樣坦然,你也不是普通的武士呢……」

  僧人不語。

  「這個法術,是你搞的鬼?!」

  剎那間的鬆懈,十兵衛就已經被武僧一杖插中了胸口。十兵衛捂着胸口退了兩步,睜眼一看,武僧居然寸步沒有移過!!

  「不對,剛才的不是妖術,是殺氣!在我心里的某個角落正害怕着他…… 可惡!我要振作!!」

  另一邊,蒼鬼同樣也在尋找中……

  突然武僧從天而降,一杖劈了下來,蒼鬼翻身閃過。

  「這都是你乾的好事嗎?!」

  「你和剛才的小姑娘一樣,都是`鬼之魂`繼承者……」

  「你是說十兵衛?你把她怎麼了?!」

  順着武僧手指的方向,只見十兵衛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十兵衛!!你Y的……!」

  僧人默默的想:「這股黑色的力量,沒錯,他正是……」

  兩人開始了交鋒,武僧的實力,應該說有所保留,還是……?抵不過蒼鬼的狂攻,法杖被打掉了。蒼鬼似乎也殺紅了眼,舉起太刀就要砍下去,奇怪的是武僧不躲不閃,像是等待什麼來臨似的……

  「啪」的一聲,掉落於地上的,是一分為二的面具。

  「為什麼,不砍下來?」武僧問道。

  「我的血叫我停的……」說完撿起法杖,扔還給武僧。

  「那個十兵衛的屍體是假象吧?!你到底是誰?!」蒼鬼追問。

  「自我介紹容後在說吧。」

  緊接着,出現在2人面前的,是一隻尾部有巨大鋸齒的幻魔,靠着武僧的奇怪的咒文作為輔助,戰斗很快就結束了。

  十兵衛也從結界中脫出了,問道:「到底怎麼了?剛才是怎麼回事?!」

  武僧發話了:「兩個擁有鬼之力的人都在一起嗎……」轉向茜,「繼承了鬼之眼的力量,柳生石舟齋的孫女,柳生茜。」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爺爺?你到底是什麼人?!」

  「………… 還有擁有『黑鬼之力』的人。」

  「`灰燼之蒼鬼`,叫我蒼鬼。」蒼鬼似乎很強調這點。

  「我叫南光坊天海。為了打破秀吉等人的野心,尋找繼承『鬼之魂』的人而踏上旅途的。終於讓我遇到了,繼承了『鬼之魂』的人啊。」天海語重心長的說道。

  「『鬼』?」蒼鬼不解,之前的白衣男子也是,現在也是。

  「那是被稱作最強,擁有最惡的力量,也是人類最後的希望。」

  這個叫天海的武僧,毫無疑問就是當初在大阪跟石田三成打過的男人(還要故弄玄虛……汗……),因此他的立場不用懷疑。不過隨着他的出現,蒼鬼跟十兵衛的復仇的命運,會被劃上一個什麼符號呢……

  第五幕:救出作戰

  天海的出現,似乎給蒼鬼他們帶來更多不能理解的迷團……

  「你說過,你是為了粉碎幻魔的野心而踏上征途的吧?」蒼鬼問道。

  「恩,為了實現這個,擁有鬼之血的你們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當然我也會協助你們。」

  「可是,知道那個鬼之血什麼的,你到底是什麼人啊?」十兵衛追問。

  「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但是在此之前,有一個無論如何也想救出的人……」

  「誰?」蒼鬼問。

  「是一個叫羅伯特的外國人,被石田三成幽禁在佐和山城的地下牢里。」

  「他也是什麼鬼之血的繼承者?」十兵衛問。

  「不,但是,為了粉碎幻魔,以及秀吉的野心,這個人很重要。沒有羅伯特的協助,我們沒有勝算。」

  「居然給說到這個份上了……」蒼鬼嘆了口氣,「但是,佐和山城的防守可是很堅固的啊。」

  「由於剛才的戰斗,那隻幻魔開的大洞剛好通向佐和山城的地下的,趁還沒有被封鎖之前我們趕快吧。」

  出陣的時候……

  「那我們趕緊向佐和山城進發吧。」天海說。

  「是要救出那個叫羅伯特的人吧。」十兵衛附和。

  「沒錯,可是石田三成肯定會對我們的行動有所監視的。所以要潛入城里面之前,必須要將三成的眼線,固定在城下的小鎮里。」

  蒼鬼明白了:「誘餌嗎……」

  「十兵衛,這就要交給你了。」天海說道。

  「要我做餌?!不要!!我也要一起去!!」十兵衛矢口拒絕。

  「十兵衛……」

  「什,什麼啊?!」

  「十兵衛,你擁有出眾的身手。最初遇到你的時候,就知道你骨骼精奇,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詳細套路請參考電影《功夫》),連我那樣像風一樣的身法也就瞬間被你看穿了……」

  「啊,啊~~~?!嘿嘿嘿,真的嗎?!」十兵衛開始不好意思了。

  「唉~~~」蒼鬼無奈嘆道。

  「恩」天海繼續說道,「那種如疾風一樣的身手,能夠自由來回穿梭於幻魔之間。你的話一定能夠做的到,不對,除了你以外就沒人做到了。」

  「哦哈哈~~真的很不好意思呀~~~被這樣子說法……」十兵衛開始飄飄然,「嘛~~ 我以前也對自己的身手還是很有自信的~~ 爺爺也曾經`小茜的身手即使是老朽年輕的時候也不及啊`這樣稱贊過我呢~~

  恩恩~~ 確實誘餌只有偶才能夠勝任呢~~ 無論來多少個幻魔,偶只要『咻咻咻』『啪啪啪』的一下子就收拾他們拉~~

  『有如韋馱天降世的十兵衛大人』~~~ 哦呵呵呵~~ 嘿嘿嘿~~ 嘻嘻嘻~~」

  看來十兵衛已經沉浸在自我的YY當中了……汗……

  此時,天海突然小聲說道:「蒼鬼……」

  「呃?」蒼鬼不解。

  「蒼鬼……!!」天海繼續給蒼鬼使眼色。

  「呃……?!」蒼鬼明白了,「啊,啊~~~! 沒錯,要是你乾的話,我們就可以專心的將人質救出了。」

  「好!!這樣的話誘餌的任務就交給我吧~~!!放心去吧,兄弟們!!」十兵衛自信滿滿。

  「加油哦~~~!!」十兵衛送行道。

  「你忽悠小孩還挺厲害的嘛……」蒼鬼小聲說道。

  「哼哼,由此可見我還是見過不少世面的。」(左馬介有這麼邪惡麼?!汗……)

  由於地底出現的幻魔而開出的大洞,據天海所說,那個洞似乎和佐和山城的地下牢是相通的。城鎮的幻魔眼線交給了十兵衛,而蒼鬼他們為了救出那個「對付秀吉不可或缺的男人」而努力着……

  「那個叫羅伯特的外國人,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蒼鬼問道。

  「不清楚,總之找找看吧。」

  終於,2人通過了鍾乳洞里面的機關,最後在一個牢房內,看到了那個「外國人」。不過……

  「你……就是羅伯特?」蒼鬼問道。

  外國人沒有絲毫回應,而是關上剛剛正在看的書。

  「我們是來…… 把你…… 救出去的。」蒼鬼指手畫腳的說明,「能聽懂我的話麼?」

  外國人收起書,起身活動了一下,終於開口了。只不過是聽不懂的外國話:

  [雖然你們來的正是時候,不過可不要做多餘的事…… 我現在就要去殺了弗羅依斯,不要攔我。]說完起身就走。

  「餵,餵!你要去哪?!」蒼鬼連忙攔住。

  「說是要去殺一個叫弗羅依斯的人,叫你不要攔他。」天海發話了。

  「啊。這個,總之先跟我們一起行動吧……」

  話沒說完,羅伯特一拳向蒼鬼揮去,幸好閃開了。

  「哇!!你幹嗎啊?!」

  羅伯特繼續操着聽不懂的外文:[想死嗎?!你這日本人。我現在很趕時間,你要是在給我礙手礙腳的,我會殺了你!]

  「呀,這個嘛…… 我們這邊對於醉酒的瘋子是幫不了的,只有用武力制服了……(對天海)你就在旁邊好好的看着吧。」

  「我明白了,但是不要殺了他,他是重要的人。」

  「不好意思我對殺女人和BL沒什麼興趣……」

  羅伯特似乎明白蒼鬼的挑釁,雙臂揮動雙拳發出「砰砰」的金屬撞擊聲:[我才不需要像你這樣的玩具呢!]

  「原來如此……不用客氣盡管放馬過來吧!」

  蒼鬼VS羅伯特,實力不相伯仲。正在2人僵持之時,突然地動山搖的腳步聲打斷2人的決鬥意識。同時出現了幻魔將他們包圍。

  羅伯特:[這個聲音…… 麻煩的傢伙來了。我要先去將弗羅依斯殺了,你們留在這里的話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說完就趁亂逃出了牢房。

  「餵!!你Y去哪?!」

  「他說這里就交給我們了。」天海解釋。

  「那傢伙,還真是亂來啊……」

  正當蒼鬼和天海合力幹掉那些小雜魚之螅沼詡攪私挪繳鬧魅肆恕R恢備爍芯醮Ρ洳瘓奶旌M芬淮胃∠志鵲謀砬椋?/p>

  「左近?!是島左近殿下嗎?!」

  「什麼?!」蒼鬼一聽名字不妙,「石田三成手下的家臣,那個島左近嗎?!這下可真是大條了……」

  「總之一定要小心!!真的會死人的!」天海警告。

  左近微微的吐出一個字:「斬!!」 戰斗隨即一觸即發。

  戰斗雖然是二對一,但蒼鬼他們絲毫沒有占到什麼便宜。蒼鬼不敢怠慢,抓住了空擋一擊命中了左近。左近由於這一擊,突然起了異變,開始抱着頭在那里痛苦的狂叫,像是受着什麼折磨一般。先前的令人畏懼的殺氣完全消失,隨即奪門而逃。可是,在左近走後沒多久,牢房隨即啟動了什麼機關,完全被密室化了…… 正當蒼鬼他們一籌莫展時,阿初出現在與牢房相連的井口上,放下繩子讓蒼鬼爬了上來。

  與此同時,在佐和山城的城閣上……

  隨從向石田報導:「三成大人,路易斯*弗羅依斯大人求見。」

  「讓他進來。」

  隨即一個外國人的神態猥褻的老叟從暗門晃了進來,邊走邊說到:「還,還是一樣讓人家感到不,不慣嘛,那個『路易斯*弗羅依斯』的叫法……」

  「那可不行的呢,」三成提醒他,「那個名字正是隱藏你身份的工具呀…… 對了,京都醍醐寺的准備怎麼樣了,ローゼンクランツ(ro-zenkurantsu,音譯勞瑟古蘭斯)?!」

  「全,全部都按照計畫進行着,就,就等幻魔樹的到來…… 只要到時將幻魔樹集合到一起的話就可,可以了……クローディアス(kuro-diasu,音譯克羅帝亞斯)大人。」

  「已經按你進言的數量都弄來了哦…… 雖然被黑之鬼那幫人毀了一部分不過也只是少量而已,不會有什麼影響。`醍醐之花見`真是讓人期待啊。」

  「對,對~~!!無論是那幫鬼是否被我們抓了起來……」

  「他們應該會來到這里的…… 不,應該說已經來到這里了呢~~」

  「呵,呵呵~~`黑之鬼`再臨的時刻,我,我也很想看清楚他到底是誰呢…… 可,可以的話真想將他噼里啪啦的切開來……」路易斯突然變的瘋狂起來。

  「還有,オーフィリア(o-firia,音譯奧菲利雅)那邊有什麼消息?」

  「沒,沒有什麼特別的消息,依舊監,監視在秀吉的身邊。」

  「恩~~ 全部都按照計畫在進行呢……」三成很是滿意,「當所有的幻魔樹聚集在一起的時候,我主的星星便會降臨,到時候我們的宿願就會隨着我主的星星的光芒而實現的……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

  這邊,阿初和蒼鬼再次相遇,到底是……

  「果然,這是陷阱嗎……(指救他)」

  「不是的!秀康,無論如何我都想跟你單獨談談…… 我想你告訴我,秀吉大人要那些櫻花打算幹什麼?!為什麼會看見人的樣子?!為什麼會聽到人的悲鳴?!秀康,你一定都知道的吧?而且掌握着一切的石田三成,是這樣稱呼那些櫻花樹的……『幻魔樹』!!

  『幻魔樹』,到底是什麼?!」

  「『幻魔樹』就是……用活人堆砌出來的東西!!」

  「!!」

  「『幻魔樹』就是大量生產幻魔蟲的機器,而這些蟲子最終會依附到人的身上。」

  「幻魔蟲……」

  「幻魔蟲所要依附的對象,恐怕就是士兵。一旦依附上,就會變成不會恐懼,也不需要吃飯,絕對服從,只為殺戮而存在的東西。」

  「那……從九州徵集過來的士兵……」

  「恐怕是了…… 那些人之後只會心志全失,變成醜陋的怪物!!」

  「醜陋的…… 怪物……」

  「而且秀吉打算將全部的幻魔樹都聚集,舉行所謂的『醍醐之花見』。實際上就是將樹上的幻魔蟲一起解放,將日本的全部人民都變成幻魔兵的儀式罷了!!」

  「那種……不可能的事情……!」阿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初,跟我一起來吧,就想以前一樣……」

  阿初幾經猶豫,終於點下了頭,蒼鬼忍不住抱住了這個讓他掛念不已的女人。

  「我,相信你。以前,現在,今後也是。石田三成現在就在這座城里,如果能將他打倒的話或許秀吉大人會改變他的想法也說不定……」

  「好!我們現在就走!」

  「等等,你的朋友呢?」

  「不用管他,那傢伙沒問題的。」

  正當要到達城閣頂上時,卻遇上了令人討厭的人——宗矩。

  「辛苦了拉,阿初。你好,秀康大人,好久不見了吶。」宗矩首先挑釁道。

  「柳生宗矩!」蒼鬼忽然意識到什麼,一把抓住阿初,「阿初,果然是個陷阱嗎?!」

  阿初拚命的搖頭:「不是……」

  「過來這邊,阿初。」宗矩不耐煩了,「怎麼?難道你還真的打算背叛啊?!將秀康大人說服回豐臣家不是你的使命麼?!現在反而是你跑到那邊去了?!那還真TMD的不錯嘛~~ 可是那種事情你是做不到的拉,口桀口桀口桀~~~!!」

  「餵餵~~」宗矩繼續逼道,「你就別讓作為男朋友的我為難了吧~~ 你別忘了,現在你的身體掌握在我的手里喔~~ 嘿嘿嘿……要在這個男人面前,給他看麼?恩?恩?!」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不明就理的蒼鬼只能幹着急。

  阿初不忍的看了看蒼鬼,含着淚緩緩走到了宗矩那邊…… 蒼鬼此時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只覺得,很痛苦……

  「沒錯,就是這樣,小初真乖呀~~」宗矩似乎很滿意,轉向蒼鬼「你Y別老是想着橫刀奪愛啊,你這個色男!!」

  蒼鬼忍無可忍了,將他的愛刀拔出,他發誓一定要讓這個變態後悔!

  宗矩也不甘示弱:「雖然我說過很討厭劍術的,不過沒辦法…… 我想我應該說過『我很強』這句話吧?!」

  勝負,總是會出現在強者身上;而強者,支撐他取勝的就是堅定的信念……

  「哇哇哇——!!可惡!沒想到……」宗矩不想承認,但是他輸了。

  「我倒是忘了說了…… 『我比你更強』呢!!」

  「你Y的!!」

  「阿初不能背叛你的理由是什麼?!你對她做了什麼?!」

  「嘿嘿嘿…… 想知道的話就直接問她啊,問她的身體去吧!哈哈哈哈~~!!秀康殿下,阿初的身體是最棒的!!」說完就以最老套的方式,扔個煙玉閃了。

  蒼鬼終於登上了佐和山城城閣,見到了石田三成。

  「已經恭候多時了,秀康殿下。沒想到已經成長的這麼優秀了,我在殿下的小時侯還經常……」

  「客套話就免了!」蒼鬼打破他的虛偽,「三成,我只想問一件事,操縱秀吉的影武者……是你這混蛋嗎?!」

  「我操縱秀吉大人的話,恐怕是您多慮了。這全部都是按照秀吉大人的意思辦的…… 由您親自確認好嗎?秀吉大人他也是,打從心底里期盼你的到來。」

  「秀吉他……真的腐化到這種地步了嗎……」

  突然身後的暗門開了,沖出來一個人,是羅伯特!

  路易斯似乎很驚訝:「實,實驗動物已經從籠子里面跑,跑了出來了嗎?!」

  正當2人想要衝前時,突然地板的機關開啟,2人跌進了下層的大屋。

  三成居高臨下:「我們還要為『醍醐之花見』要去忙於准備,恕不能招呼你們2位了。」

  「クローディアス大人,那隻動物,是很,很好的實驗材料呢~~ 」路易斯似乎有點不捨得。

  「先扔在這里吧,很快我們又會抓到的。」

  「明……明白。」

  「秀康殿下,我們在『醍醐之花見』時再見吧,秀吉大人也會期待你的到來。」三成拋下這句話,消失在蒼鬼的眼里……

  一切的一切,只有在「醍醐之花見」時了結吧。

  第六幕:決戰醍醐

  破魔陣內,天海居然用羅伯特的外國話跟他交談??!!

  [我們的目的就是要阻止秀吉,以及幻魔的野心,在我們阻止的途中路易斯*弗羅依斯肯定會現身的。]

  [所以想要我協助你們?]

  [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你手臂的力量。]

  [!!你居然知道我手臂的事……]

  十兵衛很奇怪:「你看蒼鬼大哥,天海他連外國話也說的這麼流利啊。」

  「我想應該沒什麼能難的到他吧~~ 那個少白頭大人。」

  [但我的目標只有路易斯*弗羅依斯一個人,你們所有的指示我都不會接受的,明白嗎?!]羅伯特十分執着。

  [那個無所謂。]隨即轉向蒼鬼和十兵衛,「蒼鬼,十兵衛,羅伯特說無論如何也想要跟我們同行。」

  「真的嗎~~?!」蒼鬼汗。

  單純的十兵衛卻相信了:「什麼啊~~ 這傢伙不錯嘛~~ 我叫十兵衛,多指教拉。」

  [………………]

  「模特?」(原文是「照れ屋さん」,即專門拍照的職業,這里取其引申意,不知是否正確。英語則是「He must be shy」,我就不採用了。)

  「啊,對了,」蒼鬼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忘了這個,書。」說着將書歸還。

  「哼。」

  「真的是模特呢。」十兵衛摸摸後腦。

  「『醍醐之花見』也逐漸接近了,我們就這樣直指京都!沒有意見吧,天海。」蒼鬼問。

  「當然。」

  「越接近京都,妖氣給人的感覺就越強呢。」阿吉擔憂。

  「我們不能就這樣害怕他們!除了阻止『醍醐之花見』,還有殺了秀吉!」

  「而我就是宗矩!」十兵衛咬牙切齒。

  [路易斯……]

  「等等!」天海提醒大家,「大家都明白我們的主要目的吧?!首先是要將『櫻花』,不,是要將幻魔樹的母體——幻魔母樹給燒燬,不然的話我們沒有勝算的。明白嗎?」

  「啊,知道了。」蒼鬼應許。

  「恩,那就好。大家進京之後,首先向明智塚進發吧。」

  「アケチヅカ(akechi zuka)?!什麼來的?」十兵衛問。

  「我的君主長眠的地方。為了尋找燒燬幻魔母樹的機會,以及是我監視伏見城一舉一動的地方。由於鬼之力的力量很強,幻魔不會輕易的靠近的。」

  「原來如此。是要作為攻擊的起點的前線嗎。好吧,我們首先以明智塚為目標吧!

  等着吧秀吉,這次我會將全部了結的!直入京都吧!」

  西歷1589年(慶長3年)

  3月15日

  終於,以秀吉的居城,伏見城為目標的一行人上路了。而京都現在,已經開始將「醍醐之花見」的計畫實行了。蒼鬼他們,懷着對待宿敵的心情,向明智塚進發。

  「快要開始了(指「花見」),我們分頭行動吧!」

  「在醍醐寺門口再見吧!」天海說道。

  4人於是向醍醐寺進發。蒼鬼跟十兵衛首先合流,可是卻被幻魔雜兵圍住了,正僵持之時,天海和羅伯特及時出現並解圍。

  「大家都沒事吧?」十兵衛很高興。

  「秀吉,就在這……」

  「就在這里面。」天海肯定,「可是,我們首要的,是要將『醍醐之花見』的主要,幻魔母樹尋找出並燒燬。」

  4人剛進庭院,就遇上了路易斯,宗矩還有三成三人在那里閒庭信步的賞花……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十兵衛和羅伯特二話不說,便攻了上去。

  「慢着!!」天海阻止道,「不要忘了,我們的目的只有幻魔母樹一個!!」

  [你這個定遭主天罰的人!!]羅伯特瘋狂的揮拳。

  「我重要的實驗動物,果然回來了呢~~」路易斯似乎十分高興,輕松的避開羅伯特的重拳。

  另一邊十兵衛也殺紅了眼,只可惜被復仇心矇蔽的她,破綻百出,被宗矩一腳踢開:

  「這次你想要怎麼個疼法呢~~ 吶,茜。」

  「你這畜生……!」

  而蒼鬼跟天海對着的三成,終於發話了:「秀吉大人也在這上面的醍醐等着您。」

  蒼鬼看了看身後苦戰的同伴,最後還是選擇去見秀吉。

  天海喝道:「蒼鬼!等等!你還想再來嗎?!(心聲:Y在地下牢已經跑了一次了,還想扔偶在這里?!)」

  「不要過來!!」蒼鬼去意已決,「我一個人來跟他做個了結!!」

  「一個人不可能贏的了秀吉,贏不了的!!(心聲:Y沒義氣啊!)」天海想要極力勸阻。

  可是,一個讓他阻止不了蒼鬼的人出現了。

  「左近……!!」天海知道三成不會這麼輕易放過自己。

  「請不要做無謂的事了,天海殿下…… 請不要妨礙秀吉大人和秀康大人的再會,而你的對手……就是左近。」

  三成話音剛落,左近隨即發動攻擊,天海檔下。幾個回合下來,天海只有挨打的的份。是他實力不及麼?不是,只是他不想對這位好友出手,當然這也是三成的目的。

  「在這如此美麗的櫻花之下,實在是不錯的余興節目呢~~」三成得意的挑釁道。

  「三成!!」天海怒了,要上前對付三成,卻被心志全失的左近擋了下來。看來,要手刃三成,天海不得不戰了。

  全力應戰的天海,讓左近也敗陣了下來。左近抱頭痛苦的叫着,像是在與什麼斗爭着……

  「醒過來吧左近,難道你會成為幻魔的傀儡嗎?!你曾經是獨當一面的武士吧?!」天海給他鼓勵道。

  「天海殿下……我!!哇啊啊啊啊——!!」

  面對對自己忠心耿耿的部下的痛苦,三成視而不見,卻是故作可惜道:「哎呀哎呀,最近對左近的調整,似乎不大充分呢。」

  為了替左近討回一個公道,天海再一次衝向三成。

  而此時,蒼鬼也在醍醐山頂,終於見到了統領日本的太閣殿下大人——豐臣秀吉。

  「好久不見了,秀康。」秀吉抱着兒子秀賴說道。

  拘於禮節,蒼鬼半跪道:「好久不見,太閣殿下大人。」

  「朕一直想要見你,我的兒子啊。」秀吉說道,「在如此美麗的櫻花面前,秀康啊。不如盡情的遊玩一翻,如何?你看你的弟弟秀賴這麼的高興…… 是吧,淀?」

  「……哼哼哼,這個是當然了。」秀吉的側室淀君,也是阿初的姐姐,別名茶茶。

  「殿下…… 您也認為這中櫻花是美麗的嗎?!」

  「這是當然的了。這是豐臣家稱霸世界的最初一步,不說它漂亮的話還能說它如何?!比起這個呢,秀康啊,你的英勇已經傳至大阪了。在一次的回到朕這里吧,為秀賴成為世界的王而出一分力如何?」

  蒼鬼仍然心存一絲希望:「殿下,請無論如何也要終止侵略他國,為日本的人民……別國的人民……所有的人民的性命而三思啊!」

  「你怎麼能說出這麼傻的話呢……秀康啊。我就是整個國家,豐臣家就是整個日本,朕才是和統治世界相應的霸主!這里的所有東西,無論人民,畜生甚至一草一木都是朕的東西!朕的東西如何對待是朕的自由。就幾個人的性命何足掛齒?!」

  蒼鬼徹底失望了:「秀吉…… 你為了取得天下,不惜墮落了嗎?!」

  「幻魔樹的悲劇…… 將整個大陸變為地獄…… 僅僅為了自身的欲望…… 你將人類…… 人類的性命當作什麼了!!」

  「呵呵呵~~~ 你的性格確實跟你爸那老狐狸很像嘛~~」(這里對原句的意思還不是很明了,請指正)

  蒼鬼忍不住拔出山河慟哭,他決定了……

  阿初卻在旁邊,默默禱告道:「不要啊,秀康!」

  蒼鬼沒有猶豫,揮刀了!

  「很多人都正在受盡折磨!!現在……在這個日本!這塊大陸!!僅僅為了一個墮落的惡黨!!秀吉,你雖然結束了戰國,但是…… 地獄卻開始了!!」

  秀吉將秀賴交還給淀君,問道:「這就是你的回答嗎……你這愚蠢的傢伙!」

  「你將會……由我……現在……在這里…… 殺掉!!」蒼鬼說完身上開始冒出黑色的斗氣。

  「有趣…… 就讓我看看那種黑鬼的力量吧!!」

  此時秀吉的手下都紛紛產生了異變,成了幻魔武將——金剛,將蒼鬼團團圍住。

  可是,又豈是鬼覺醒中的,擁有「黑鬼之力」的蒼鬼的對手,四大金剛被消滅的煙消雲散。

  秀吉覺得自己有點輕視他了:「這就是…… 黑之鬼的力量嗎…… 那好吧!!就由我秀吉,直接做你的對手!!」

  用盡力量的蒼鬼,以為將秀吉打倒了,可是……

  「原來如此,黑鬼的力量確實讓人恐懼……」

  「不可能!!」蒼鬼大驚,沒想到,秀吉面不改色的站了起來(也可以用飄~~)

  「沒用的。」秀吉說完,用念力將蒼鬼轟飛老遠。

  「放棄吧,你的力量不可能殺的到我。」

  「什麼?!」

  「我是不死身,我的力量是無限,這就是神的力量。也就是說,被神的力量依附的朕,恰恰就是支配全人類的最佳人選。可是如果將擁有黑鬼力量的你殺了就太可惜了…… 秀康啊,如果肯再次為了豐臣家而活的話,朕可以赦免的你性命喔~~」

  「生存方式是由自己而決定的…… 我……只會以我的方式生存!!」

  「什麼?你這愚蠢的混蛋!! 由朕的決定而生存,朕要他死,他不得不死(感覺翻譯已經轉向連續劇了……)!為我而戰,為我而亡!那才是日本這個國家!!那才是在這個人民的人民的生存方式!!」

  「你不會知道吧,」蒼鬼站了起來,「每個人都是自由的!!無論是生存還是死亡,都不需要受別人的允許!!」

  「那樣的話秀康,你想死在這里嗎?」

  「那才是我的生存之道。」

  「你真讓我失望…… 那就在這里死去吧!!」說完爆出強大的邪力要將蒼鬼轟殺至渣。

  「秀康!」阿初終於忍不住,擋到了蒼鬼的面前。

  「你這白痴女人…… 反正遲早那逃一死,就在這里跟秀康共赴黃泉吧!!」說完就使出猴子他家的「猴派氣功」~~

  此時,2人面前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替他們擋住了這致命一擊。

  「天海!!」蒼鬼喊道。

  「蒼鬼!!快去比睿山!!」

  「比睿山?!」

  「你要超越人!超越鬼!成為能夠斬殺所有妖魔的鬼武者!!成為被稱為最強和最惡的鬼武者!!你才是人類的…… 最後的希望!!結城秀康!!!」

  天海留下最後的一句話……

  接着,一團光包圍了2人……

  他們的命運,究竟會怎樣?!

  第七幕:鬼武者覺醒

  由於秀吉的壓倒性的力量,以及四散的同伴,天海用性命換來從醍醐寺逃出的機會,蒼鬼和阿初一邊躲避秀吉爪牙的追捕,一邊向天海的留言所說的地方——比睿山的方向前進着……

  西歷1598年(慶長3年)

  3月17日 京 比睿山

  「阿初,還差一點就是天海所說的比睿山了,在忍耐多一會……」

  蒼鬼還沒說完,阿初便倒在了地上……是連日以來的奔波勞累麼?

  「阿初?你怎麼了?!阿初!!」說着蒼鬼連忙扶她起來。

  「對不起,秀康……」阿初一句未了,便發出痛苦的呻吟,像是受盡什麼折磨一般……

  「是幻魔蟲。」阿吉解釋道。

  「什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蒼鬼急了。

  「可能是為了不讓他背叛豐臣家,所以在他的體內埋下了幻魔蟲吧~」

  「你……就是因為這個才被宗矩……」蒼鬼終於明白了。

  「我開始就已經知道了…… 只要稍微離開豐臣家的話就會…… 哇啊——!!」

  「為什麼!!既然你已經知道了!」

  「夠了,這樣就夠了…… 這是我決定的事情……」

  「可惡!這是全是我的錯!我…… 畜生!!」

  「不是的。這是我……自己……決定的生存方式……恩啊……!!」

  「還有什麼方法能救她!!」蒼鬼對阿吉吼道。

  「就如目前的幻魔樹一樣,在她完全變為幻魔之前將她…… 殺掉……」(這里原文日語翻譯過來是「阻止」,但從蒼鬼激烈的反映來看不大可能;但如果是取引申意「殺掉」,個人認為善良的阿吉不會說這種話,實在為難。留給大家探討和選擇好了。)

  「……不可能!!……我做不到!!」

  「不然的話,用我們一族的法術……」

  「如果說拯救她的方法……」突然聽到一股陌生的聲音,「也是有的!」

  尋聲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跟十兵衛差不多年紀的小僧尼。「誰!」蒼鬼問道。

  小僧尼從屋頂瞬移至蒼鬼面前,看樣子她也不是普通的人。連忙過去檢查了一下阿初:「暫時還沒事,不過看樣子也快了…… 這個女的由我帶走。」

  接着就「閃人」了……(這詞用這里還蠻貼切的)

  「如果擔心這個女的話,就來這里面的寺廟吧。要儘量快點!」

  「阿初!那個人……」

  「看樣子不像幻魔~~」阿吉推測,「而且還有某些地方跟蒼鬼殿下很相似……」

  「總之首先趕往那里的寺廟吧。 阿初,我一定會來救你的!!」

  蒼鬼追尋着消失的迷之少女和阿初,闖進了比睿山延歷寺。此時迷之少女說阿初已經是由於幻魔蟲的侵蝕,頻臨危險的狀態了。

  「餵!!能救阿初的方法是什麼?!」

  「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將你體內沉睡的真正力量引出……就是覺醒成為鬼武者。」

  說着指着身後的「鬼門」:「要在入口關上之前,進去拿取鬼之寶玉。這樣的話就可以成為鬼武者,相不相信就隨便你了。而且,除此以外能救她的方法也沒有了,時間不多了,如何?」

  蒼鬼沒有任何的猶豫,通過考驗,成為鬼武者,然後救阿初。蒼鬼飛身闖進了鬼門……

  就在蒼鬼通過了嚴峻的考驗,打敗了守門的加魯剛多取得「鬼之寶玉」時。門,卻被意外的敵人所拖延,重重的關上了……

  「蒼鬼殿下~~~!!蒼鬼殿下~~~!!」這邊的阿吉以為不行了,拚命的喊着蒼鬼的名字……

  「似乎不行呢…… 果然是不可能的呢,能夠從鬼門那里回來的人類……」少女似乎對這個結果早有預料。

  此時的阿初再次甦醒過來,只不過,支配着她的,不是人類的意識。

  「這個女的也不行了嗎……」

  突然隨着一聲巨響,整個寺廟都在震動之中,是鬼門的另一側傳過來的?!

  「呃?!不,可能!」少女驚訝了,「鬼門從內側……!!」

  鬼門轟的一聲碎開了,帶着藍色斗氣的蒼鬼緩緩走了出來。

  「居然能從鬼門的內側將它……! ……超越人,超越鬼,就連鬼武者也能超越…… 結城秀康…… 你……到底是什麼人?!」

  此時的蒼鬼盯着被幻魔蟲控制的阿初,舉起手中的太刀沖了過去。

  已經鬼覺醒的蒼鬼,被賦予的新能力就是「淨化」。利用背上的太刀「血染山河」能夠淨化封印一切的幻魔,蒼鬼的實力更進一步了。

  盡管已經去除了體內的幻魔蟲,阿初還是因為勞累而快要倒下,蒼鬼趕緊抱住了她。

  「秀康……」

  「對不起……阿初……」

  「你不需要給我作任何道歉……」

  「這樣的話你就沒有任何東西束縛了…… 阿初,你是自由的!!」蒼鬼再一次緊緊的抱住了她,他覺得他不能再放開了。

  「秀康……不,蒼鬼。我會跟你一齊,堅強的活下去的!!」

  「恩!!」

  蒼鬼的真正覺醒,阿初的解放,讓頻臨絕望的兩人又燃起一線希望。可是,他們的真正旅程才剛剛開始……

  第八幕:同伴

  就在蒼鬼鬼覺醒剛練成不久,「他」又出現了……

  「又是…… 這種感覺嗎……」蒼鬼想道。

  白色洋裝男子出現在蒼鬼面前:「終於作為一個鬼武者覺醒了嗎,黑之鬼……」

  「你究竟是誰……?」

  「問我是誰……嗎?這個問題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我和你有很深的淵源聯系在一齊……」

  「你在說什麼?!」

  「我們的存在是由必然的因果循環引導着,我們再會吧…… 黑之鬼…… 最接近破壞之神的存在啊……」

  「什麼破壞神?」蒼鬼還想追問,可男子在一次消失了……

  「……蒼鬼?蒼鬼…… 我說蒼鬼拉!」阿倫打斷了蒼鬼的發呆。

  「啊、啊…… 阿倫啊……」

  「不是說『阿倫啊』拉,真是的。在發什麼呆拉,腦袋肯定生銹了吧(原文是長青苔)」

  「有可能長那東西嗎。對了,剛才,穿白色衣服的人…… 可是卻消失了,那傢伙是幻魔嗎?」

  「沒有那東西啊。這里由於鬼之法力築起的強力結界的地方,幻魔是絕對不可能靠近的。」

  「……是我多心嗎?」

  「比起那個還有阿初呢。」阿倫轉換話題。

  「這樣一說還不見她呢,去哪了?」

  「幻魔化的時候,和蒼鬼殿下戰斗時已經弄的十分破爛了說,」阿吉解釋,「由於這個現在正在替換衣服~~」

  「哼哼哼~~~」阿倫一臉壞笑。

  「這個……有不詳的預感呢。」

  「看了不要驚訝哦~~阿初,進來吧!!」

  只見阿初羞答答,扭捏捏,滿臉通紅的進來了~~(大心~~~ 該露的都露了的說~~)

  「怎,怎麼樣,蒼鬼?」阿初低頭問道。(好可愛~~ )

  「好暴露!!」蒼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說的是人話麼……)

  「怎麼就說這樣的話啊。」阿倫似乎很失望。(直接874他算了。 )

  「好帥哦~~~ 阿初殿下~~~」阿吉的審美觀似乎有點不同呢……

  「謝謝,小吉君。啊、這個…… 因為衣服,弄的很破爛了…… 於是想了方法將之前的衣服和從阿倫那里拿來的衣服補縫了一起……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合適嗎,蒼鬼?」

  「??!! 啊? 那個……很,很合適」(Y到底是不是男人~~)

  「呵呵,太好了!!」阿初似乎很高興。(唉……這樣的女孩最容易騙了……為什麼偶就遇不到?! )

  「你看的連鼻都快掉了哦~~,蒼鬼。嘛,由於之前的衣服包的太嚴拉。(還是阿倫有遠見,不知在左馬介面前是否也會…… )那樣的話跟幻魔戰斗時很難活動開的,弄成這樣就是剛剛好了~~」

  「之前的衣服,是因為身體被幻魔蟲侵蝕不想暴露出難看的肌膚…… 托蒼鬼那些都不見了,真的好感謝哦~~」

  「啊,啊。」蒼鬼連忙點頭。(笨死了,這時候應該將她拉出外面華麗的推倒~~ )

  「恩,在阿初身體好轉之前先休息吧。蒼鬼也因鬼之試練的關系也需要休息。」

  阿倫才剛出去沒多久就回來了,進門就嚷道:「蒼鬼,有你的箭書~」

  「『箭書』是什麼米東東哈~~?」阿吉好奇的問。

  「就是在箭上綁上信的東西。」阿初解釋。

  「給我的?誰給的啊?」蒼鬼奇怪,於是打開信一看,讀了起來(這里還是日語讀起來比較EG一點,翻成中文還是太勉強了,英語就更不用說鳥……):

  「恩……『口桀、口桀、口桀,還好嗎,秀康殿下~~~ 我實在是好的一塌糊塗~~~』」

  「明擺着是宗矩嘛……」阿初嘆道。

  「……繼續了。『雖然你小子走鬼走的挺快的,不過很快就被我找到了,笨~蛋~ 盡管想打到你那里,可是因為有強烈的結界所以放棄了。因為想讓你們那邊出來所以准備了這支箭書。可是,只飛一支的話,不會注意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後來就由於這個想法,總之就准備了500支~~』500支~?!」蒼鬼瀑布汗……

  「偶早上一起床,發現發現寺廟弄的跟刺蝟一樣啊…… 托他的福到處都是箭痕,真是的搞什麼啊,那個叫宗矩的傢伙…… 神經病嗎?!」阿倫大發牢騷。

  「『快來安土城,我已經挾持茜作為人質。如果不來的話,就會做出很過分的事哦。那我就等你了,最好盡快趕到。——柳生又右衛門宗矩。』」

  「是十兵衛殿下的說,蒼鬼殿下!!」

  「可惡……宗矩!!」蒼鬼恨的咬牙切齒。

  「是蒼鬼的同伴吧?要趕快了!」阿初說道。

  「啊!!出發了,目標安土城!!」

  為了救出十兵衛,正趕往廢安土城的蒼鬼和阿初兩人,守在天守閣的,是捕獲住了十兵衛的宗矩。

  「把我作為人質的話那傢伙不會來的,要殺就殺吧!」

  「會來的…… 他是很有責任感的。」

  最後,蒼鬼趕到了十兵衛的所在——天守閣。蒼鬼一腳踹爛了窗戶跳了出來。

  「切,意料之外的快嘛……」

  「十兵衛,還活着嘛。」

  「蒼鬼大哥,為什麼要來嘛……笨蛋。」

  「那是當然會來的吧。你是我重要的……」

  「重要的……什麼……?」(十兵衛似乎誤會鳥~~)

  宗矩見沒人鳥他,於是「打招呼」道:「餵~餵~ 你還挺閒的嘛~ 秀康殿下。你忘了那傢伙是人質了嗎~?」

  「將我重要的同伴……還回來吧!!」

  此時一隻烏鴉正打算偷襲蒼鬼,就在一聲槍響後,烏鴉掉在了地上。

  「啊——啊,死掉了…… 做的還真是過分啊。果然是阿初你這個婆娘啊,那蟲子怎麼了?還沒有沒蟲子給吃掉麼?哼哼哼哼……」

  「體內的幻魔蟲已經沒有了,被你束縛的理由已經沒有了!!」

  「沒想到還有去除幻魔蟲的方法呢…… 嘛,我對你已經玩夠了,等一下我就殺了你吧。」說完拔刀:「雖然我很討厭用劍的……」

  宗矩雖是一流的高手,但面對鬼之試練後的蒼鬼,很明顯已經抵擋不住了,更何況還有阿初。幾個回合下來,就敗下陣來。

  「切……」

  「放棄吧,你已經沒有任何手段了。」蒼鬼說道。

  「嘿嘿嘿嘿…… 笨蛋!我還有皇牌呢……就是最後的皇牌!」

  「要小心!那傢伙的眼睛!」十兵衛大叫道。

  說完宗矩扯下了右眼的眼罩:「沒錯…… 我也是…… 擁有鬼之眼的!!」

  盡管蒼鬼他們最後勝利了,可是使用了鬼之眼的宗矩,擁有的驚人戰鬥力依然令蒼鬼他們吃了不少苦頭。由於十兵衛以打倒宗矩為她的使命,蒼鬼懷着這樣的想法放了他一條生路。宗矩嘲笑着蒼鬼的天真,留下了一句話消失了:

  「茜!石舟齋我一定會殺了他!柳生之莊也會被擊潰!給我走着瞧吧!!」

  一行人又再次回到比睿山……

  「怎麼樣了,阿倫。十兵衛的情況……」蒼鬼問。

  「只是有點虛弱罷了,吃飽了,睡足了,很快就好了拉~~」

  這時十兵衛進來了:「喲~~ 蒼鬼大哥!柳生十兵衛,完全恢復拉!!」

  「好快啊!!」

  「咦,貌似我不在的時候同伴又增多了?」

  「啊,我叫初,請多指教,十兵衛小妹~」阿初做自我介紹。

  「阿初姐啊,多指教呢!」

  「貧尼叫阿倫,是和天海一起守護比睿山的漂亮標致又可愛的僧尼~」

  「話說回來十兵衛殿下,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說~~」阿吉道。

  「差點就想死了。」

  「傷已經沒事了嗎?」阿初問。

  「我的頭郁悶死了,宗矩的烏鴉老是啄來啄去的,簡直壞透了。」

  「嘛,沒什麼事真的是太好了。」蒼鬼說。

  「大阪的西洋病院?」

  「沒錯的說~~ 正式的講是『聖西班牙養生所』」阿吉補充,「聽說在那里運進了一個高大的,手臂上有刺青的外國人的說~~」

  「那不就是羅伯特嗎~~ 太好了,如果說是被送醫院了我也放心了。」蒼鬼鬆了一口氣。

  「等等,蒼鬼,」阿初似乎突然想到什麼,「一提到『聖西班牙養生所』的名字的話……」

  「難道…… 路易斯*弗羅依斯?!」蒼鬼似乎也猜出什麼不對了。

  而這邊,十兵衛似乎很是郁悶的一個人坐在那里……

  「唉………………」

  「怎麼拉,一個人在這里發呆的」阿倫奇怪。

  「小倫啊……」

  「是介意蒼鬼和阿初他們吧?」阿倫看出苗頭來了。

  「才沒有啊。」十兵衛馬上否認。(解釋就是掩飾的開始~~)

  「呵呵,看見他們2個,連我也有點羨慕呢~~ 就我的立場而言,對方老是察覺不到偶的用心呢……」

  「小倫也是喜歡天海的啊……」

  「這不是明擺着的嘛。那,你怎麼樣呢,對於蒼鬼他。」

  「蒼鬼大哥?對於蒼鬼大哥……既是重要的同伴,也認為像兄長那樣…… 這樣的話不知道究竟算不算是『喜歡』吶…… 恩—— 搞不懂拉!」

  「真是年輕啊~~~」阿倫似有而無的感嘆道。

  「不要這樣說了。」(我承認,這句是亂翻的……)

  「十兵衛!!」突然蒼鬼打斷她們2個,「十兵衛,要趕往大阪了,已經知道羅伯特的所在了。」

  「好的!!」十兵衛爽快的答應了。

  「蒼鬼。」阿倫說道。

  「恩?」

  「你要多在意一下你的妹妹啊,就這樣悄悄扔下她不管的,太可憐了。」(偶承認,這句也有點亂來……)

  「阿~、阿倫!!」十兵衛急了。

  「哈????!」

  從阿吉那里得來的情報,蒼鬼他們正趕往『聖西班牙養生所』。在那里,路易斯*弗羅依斯對羅伯特的解剖實驗也即將舉行了……

  蒼鬼他們直殺進了醫院的手術室,。千鈞一發之間,正在羅伯特的解剖實驗剛要開始之前,蒼鬼他們趕到了……將重要的同伴作為實驗材料的路易斯,激起了蒼鬼他們的憤怒。

  「就算使用武力也要讓你歸還……路易斯*弗羅依斯!!」

  集3人的力量,終於將路易斯給打倒了。可是,由於路易斯的陷阱,幻魔已經包圍了他們。就在生死存亡的瞬間,突然路易斯起了異變……

  隨着路易斯的體態的突變,人格也起了根本的變化,先前的敵意剎那間全無。

  「結城秀康殿下,」「另一個」路易斯說道,「快將羅伯特帶走並從這里逃出去…… 就在我阻止這個幻魔……ローゼンクランツ的期間,快……!!」

  於是,蒼鬼一行人開始了從養生所的出逃。

  生死不明的羅伯特,能否存活下來?!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