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攪局者來了 Arm殺入:劍指英特爾AMD

隨著高通在2022驍龍峰會上正式公布新一代PC Arm晶片內核名稱為“Oryon”,Arm PC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而上一次還是蘋果發布M系列晶片時。

Arm在消費者的認知中,通常都是手機或者跨界平板的處理器架構,怎麼如今漸有與X86架構爭寵之勢?

首先想要完全解釋這個問題就要釐清Arm和X86本質上的區別,雖然兩者都是處理器架構,但是在指令集方面卻有著巨大差異。

X86通常被稱為復雜指令集,那麼Arm自然就是精簡指令集。從字面意思上就能看出,X86在指令集方面更加復雜,處理器能力更強,性能更高,對應的功耗也會更高。

對於需要強大性能且不在乎功耗的PC而言,X86指令集能夠提供強大的性能、更加全面的指令集以及復雜的電路設計,可以實現更高工作效率,幾乎就是強大和全面的代名詞。

Arm架構則剛好反之,移動端設備異常關注功耗問題,X86“高大全”的特性顯然不適合移動端設備,畢竟誰也不想自己的手機三分鍾就沒電對吧。

Arm就是精簡指令集,通常提供常用的指令集,而復雜功能則是通過多個指令組合的方式來實現,所以就效率而言要低於X86,但是功耗方面表現十分出色,並且成本也要比X86架構更低。

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是通過X86對機器人下達指令開車送自己去目的地,那麼只需要對機器人說:開車送我去XX地。如果通過Arm對機器人下達同樣的指令,那麼就拆分步驟:1.打開車門,2.放開手剎,3.啟動汽車,4.去往目的地點…….等等好幾個步驟。

但隨著Arm架構的不斷發展,Arm晶片在性能上已經擁有和基於X86架構的i5、i7掰掰手腕的實力,同時在功耗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尤其是在對功耗表現更加看重的筆記本市場,能夠明顯看出低功耗是所有筆記本都在追求的共同目標。

從目前主流的筆記本處理器中也能發現,英特爾和AMD都不會將桌面級處理器直接塞進筆記本中,而是會有專用移動端處理器,甚至低壓處理器還是特挑體質,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能效比。可即使如此,大多筆記本實際使用時長也僅有四五個小時。

PC攪局者來了 Arm殺入:劍指英特爾AMD

功耗,恰恰就是Arm架構處理器與生俱來的優勢。2020年11月11日,蘋果在新品發布會上發布基於Arm架構的自研晶片M1,憑借出色的性能以及優秀的能效比刷新了消費者對於Arm處理器的印象。

蘋果利用精簡指令集的特點和優勢,不計成本地堆料,硬是塞進160億的電晶體數量,使用4顆性能核與4顆能效核的規格,支持8解碼8發射、630ROB,而同期AMD Zen 3架構處理器的解碼寬度只有4,ROB也僅有256。

最關鍵的是,得益於Arm架構低功耗的特點,搭載M1晶片的蘋果MacBook系列筆記本電腦,電池續航達到了驚人的20小時,相比搭載X86架構處理器的筆記本有著成倍提升。

同時M1集成的8核心GPU甚至超過X86架構英特爾的集顯,堪稱移動端最強集成顯卡。

PC攪局者來了 Arm殺入:劍指英特爾AMD

早在2012年,微軟就推出過Windows RT系統,運行在搭載Arm晶片的Surface上,但由於原生軟體生態的缺失,畢竟Windows上的應用都是基於X86架構開發,極度影響用戶使用體驗,這也導致微軟在Arm上的首次落敗。

可蘋果M系晶片的橫空出世讓眾多廠商又看到了Arm架構處理器的未來,紛紛開始布局Arm PC市場。高通也不例外,畢竟Arm架構晶片可是高通的看家本領。在蘋果之前,高通就沒少摻和PC上的事,可惜並沒有帶來特別好的效果。

但高通並沒有放棄,而是學習蘋果“打不過就加入”的做法,收購由蘋果首席架構師創建的Nuvia公司。

這家公司此前展示過自研架構晶片Phoenix,基於Arm打造並且相較AMD Zen 2架構晶片性能提升50%,功耗反而降低67%。也正是這顆晶片,讓高通有了在PC領域一戰的實力。

最近有分析師表示,到2026年,Arm架構處理器將搶占30%的PC市場份額。但是這30%的份額中,有很大機率是蘋果所帶來的。

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就是軟體、生態。微軟在Arm上的第一次嘗試就是因為軟體生態問題才遺憾退場,而蘋果則是憑借一直以來的自研軟硬體生態打破次元牆,實現生態閉環。

PC攪局者來了 Arm殺入:劍指英特爾AMD

在M1剛剛推出之際,也有不少網友質疑,微軟都沒成功的事,蘋果真的可以嗎?

兩年過去,蘋果用生態證明,M系列晶片不僅可以,甚至已經成為行業標准。如今統一架構的蘋果可以在Mac上運行iPhone和iPad上的應用,也能在iPad和iPhone上實現輕辦公,極大提升效率,尤其是手握蘋果全家桶的用戶,能夠更為明顯地體會其中優勢。

得益於蘋果本身就已經十分成功的蘋果生態,在Arm架構原生應用已經非常充足的前提下,M系列晶片的誕生就顯得順理成章,這也是蘋果布局已久的一次長期戰略。而高通想要憑借Oryon在PC領域取得一定成就,軟體生態是首要考慮的問題。

不過軟體生態問題也不是高通一家公司就能解決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第三方OS例如旗魚系統、阿里YunOS會帶安卓虛擬機的根本原因,沒有軟體生態意味著空有鍋而沒有米。但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就要看軟體開發者們的心情了。

Arm PC從一定程度來講,應該說是移動端PC的未來,但不是整個PC市場的未來,並且還有著不小的生態門檻。

我絲毫不懷疑未來Arm在移動設備上的潛力,但在沒有解決生態問題之前,蘋果一家獨大的趨勢將會繼續延續。而在桌面級PC上,X86依然會成為無可替代的架構。

PC攪局者來了 Arm殺入:劍指英特爾AMD

來源:快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