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 12 戶人家搬離普陀區 24 街坊舊改基地 有人抹着眼淚告別老家,有人興奮憧憬未來

最後 12 戶人家搬離普陀區 24 街坊舊改基地 有人抹着眼淚告別老家,有人興奮憧憬未來

今天清晨,短短的普陀路迎來了比過年還喜慶熱鬧的氣氛,這是普陀區 24 街坊東塊舊改基地居民集體搬遷的日子,最後 12 戶人家搬離了這片老房子——

再見了,阿拉住了那麼多年的老房子。” 家住普陀路 62 號的陸阿姨,抹着眼淚拆下家里的號碼牌,准備帶到新居留個紀念。

陸阿姨真感性,當她還沉浸於 ” 追憶過去時光 ” 的懷舊情緒時,鑼鼓聲已經響起了,一輛輛披紅掛彩的搬場車准備出發。丈夫都學林和她的情緒不在同一個點上,他更多地是滿懷對未來的憧憬。

最後 12 戶人家搬離普陀區 24 街坊舊改基地 有人抹着眼淚告別老家,有人興奮憧憬未來

他們家選擇的是貨幣安置。都學林說,他從 5 歲開始就跟父母住在這里,已經 55 年了。因為家里戶口多,兄弟姐妹雖然都搬走了,但動遷款理應都有份,直接拿現金不容易有矛盾。他們夫婦倆也沒有別的房子,現在房子借在了美蘭湖,接下來就准備拿徵收款貸款買房。” 以後我們就跟兒子媳婦一起住,選一個大家都滿意的房子。” 盡管經濟條件不算寬裕,但看得出都學林一家心態都不錯。

最後 12 戶人家搬離普陀區 24 街坊舊改基地 有人抹着眼淚告別老家,有人興奮憧憬未來

劉玉娟今天收到了普陀區領導送的一大束鮮花,她的心情有點激動:” 這個老房子條件真不好,住得不適意的…… ” 劉玉娟對這個地方也是又愛又恨,家里只有 15.6 平方,廚房間衛生間都是和鄰居合用的,房間終日陰暗,設施老化陳舊,周邊環境也越來越嘈雜。他們家選擇了桃浦地區的房源,一家人很看好桃浦地區的發展,預計兩年後就可以搬進新居了。

24 街坊東塊徵收基地簽約搬遷的完成,不僅僅圓了居民多年以來告別蝸居,改善生活的夢想,同樣也意味着普陀區的二級舊里以下房屋的成片舊改項目圓滿收官,標志着普陀區區域發展將出現新的亮點。

最後 12 戶人家搬離普陀區 24 街坊舊改基地 有人抹着眼淚告別老家,有人興奮憧憬未來

最後 12 戶人家搬離普陀區 24 街坊舊改基地 有人抹着眼淚告別老家,有人興奮憧憬未來

最後 12 戶人家搬離普陀區 24 街坊舊改基地 有人抹着眼淚告別老家,有人興奮憧憬未來

據瞭解,該地塊涉及居民共 382 證,其中一號地塊居民 77 證,二號地塊居民 305 證。作為 2018 年普陀區徵收重點工作,普陀區各責任單位通力合作,努力實現群眾利益最大化。徵收過程中,各責任單位多次召開座談會,充分聽取被徵收居民的意見和建議;成立徵收推進小組,明確責任分工,選派黨員幹部深入徵收基地一線,疏導居民矛盾;充分利用新媒體,通過微信公眾號實時更新動態信息,為群眾提供 ” 全方位、全過程 ” 的規范服務。

普陀第二房屋徵收服務事務所有限公司經理奚潔說,徵收過程中,做通人的工作難度很大。比如,二號地塊內的一戶居民,權利人已過世,在冊戶口兄弟姐妹共計 10 人,由於早年因知青下鄉等原因,家庭矛盾異常突出,面對徵收補償款的分配,成員之間更是不相讓步。為化解該戶矛盾,徵收基地召開了多達 17 次的協調會,會議室里每次都被激烈的爭吵聲充斥着,稍有言語不和,就會發生肢體沖突。

如此嚴峻的局面下,徵收基地工作人員窮盡辦法,從不同方面出發,進行耐心勸解,甚至發動親戚朋友老同事老鄰居,去找能說得上話的關系,區舊改辦、街道、居委的工作人員也是苦口婆心,天天上不同的門,看不同的臉色,堅持不懈的做工作,本是手足之情,血脈之親,這戶居民最終也被我們工作人員的誠意和辛勞所感動,相互都做了一些讓步,順利簽約。

而遇到家庭貧困、生活艱難的居民,基地工作人員總希望他們能夠早日享受徵收政策利好。一號地塊有一戶居民,承租人離異,帶着完全喪失行為能力的女兒租借在外,實際居住人為承租人的妹妹,獨自帶着患有腦癱的兒子居住在被徵收房屋內。生活的艱辛,讓徵收補償成為他們改善生活的希冀。然而姐妹之間對於徵收補償款的分配,卻存在着極大的分歧。 工作人員看到如此情況,比當事人還着急,一旦簽約期內無法達成一致,這麼困難的家庭還面臨獎勵費的損失。為此,工作人員不斷上門,以情動人,反復宣講徵收政策,分析利弊,動員街坊鄰居做其思想工作,側面瞭解存在的困難,並通過殘疾人聯合會、街道、居委,發動一切能做工作的力量,姐妹兩人終於達成一致簽約。

來源:華人頭條A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