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最高法回應黑洞照片版權:視覺中國盈利模式終結

因黑洞照片引發的圖片版權問題,權威司法部門——最高人民法院(下稱「最高法」)終於做出了回應,明確提出,對虛構版權牟利不予保護。4月22日,最高法在安徽合肥舉行新聞發布會,有記者問:近日,視覺中國聲稱「黑洞照片」版權為其所有,引發各界熱議。對此次事件,最高人民法院如何看待?

圖片案件沒有特殊裁判規則

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長林廣海回應稱,照片作品維權法律問題,應當堅持法治原則,該保護的堅決保護,不該保護的堅決不予保護。堅持嚴格保護知識產權,但對不享有版權的照片虛構版權,進行牟利的違法行為堅決不予保護,情節嚴重的依法應當予以懲罰。應予強調的是,著作權的取得和行使屬於民事法律關系,應當遵循著作權法的規定;與著作權有關的市場經營行為和經營模式還涉及行政管理法律關系,應當遵循相關市場監督行政管理制度。

筆者注意到,林廣海在回答時,直接使用「最高法院認為」的措辭,表明這個觀點是代表最高法院的官方意見,不是個人觀點,對下級法院可以構成類似司法政策的指導作用。

同時,「堅持法治原則,該保護堅決保護,不該保護堅決不予保護」的表態,則是實事求是,破除了之前普遍存在的錯誤認識,圖片案件沒有特殊裁判規則,仍然需要就個案中進行證據和訴辯觀點審查。

這一點在國外我們研究案例發現,美國法院也是這樣,民事訴訟是一種復雜規則的博弈行為,同樣的證據材料不同的抗辯可能產生不同的後果,根據筆者粗淺研究,美國法院也沒有統一的圖片案件舉證的規則,所以還是要回歸法治,回歸專業本身,看原告舉證是否禁得起被告的質疑與抗辯。盡管一樣的材料,不抗辯,抗辯不專業與抗辯專業,有不同結果也屬正常。

深度解讀最高法回應黑洞照片版權:視覺中國盈利模式終結

要嚴格審查首次發表時間

林廣海還指出,「應當嚴格審查照片作品的權利歸屬證據,並應嚴格依據著作權法和實施條例及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審查。要嚴格審查照片作品首次公開發表的時間,不得僅以當事人自行標注的可修改的時間證據作為判斷發表時間的依據。」

這里值得特別關注。做過圖片訴訟代理的律師大概都上相關網站驗證過圖片,看得到聲稱版權的網站顯示圖片是經過技術處理的,所有圖片並不顯示上傳時間,而是顯示你打開圖片查看時的時間,這是不符合一般網站的技術規則的,一般網站圖片上傳時間是什麼時間,網站就顯示什麼時間。

這些網站為什麼這麼做?而不是按照一般網站根據實際上傳時間顯示呢?筆者不了解具體原因不便妄言,但個人結合訴訟原告主張和舉證情況來分析,這大概與其訴訟舉證有關系,應該是總結之前訴訟的經驗而進行的法律和技術設計,因為如果圖片網站顯示真實上傳時間,那麼只要被告拿出更早的圖片,那麼就可以推翻原告以上傳時間在先作為圖片版權的初步舉證。也許為了省事,也許有別的原因,反正筆者在每次圖片訴訟查驗證據時,看到的都是「即時時間」。

以前法院不審查圖片上傳時間,這個問題沒有凸顯出來,現在最高法院表態要嚴格審查首次發表時間,那麼以前圖片企業網站這種進行實時時間顯示的,都不能證明上傳時間,這意味着此類網站數以萬計的圖片都要重新證明圖片拍攝原始電子數據形成和發表(上傳)時間,這個問題怎麼解決?可能要考驗企業法務部和律師了。如果解決不了,原來的商業模式還能持續嗎?

這個問題對圖片企業的大量訴訟和維權訴訟營銷的商業模式影響,遠遠大於區區30萬元的罰款。如果法院審查下來,網站沒有證明上傳(首次發表)的時間,這類訴訟還能勝訴嗎?這對相關公司的盈利模式,將是致命打擊!

就算現在開始重新按照一般網站設置,顯示真實上傳時間作為圖片首次發表證據,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

不能僅以水印認定權利歸屬

林廣海還引用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案件年度報告所載的(2014)民提字第57號「華蓋公司訴正林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件」,並強調,希望各地方法院在參照最高人民法院典型案例時要准確領會案例指引,不能僅以水印當作照片作者的署名來認定權利歸屬,防止片面性和簡單化。

這段話非常關鍵,在之前的圖片訴訟中,面對被告的抗辯,類似視覺中國等網站,往往拿出最高法院的這份再審判決,說他們的舉證是最高法院認可的,很多知識產權律師也以為這個再審判決代表最高法院的司法政策。如今看最高法院這個表態,說明最高法院並不認為(2014)民提字第57號這個再審判決確立了「水印就是署名,可以作為著作權權屬充分證據」的裁判規則。

判賠應該以市場價值為基礎

關於照片作品侵權判賠金額問題,林廣海認為,解決知識產權侵權賠償數額低的困擾是人民群眾普遍而強烈的呼聲,著作權案件審判也不例外。照片作品的判賠金額應當以市場價值為基礎,市場價值應當以涉案作品的市場正常許可費用等作為參照來確定。當市場正常許可費用無法確定時,應當以近似市場價值為參考。

最高法院認為目前圖片案件和其他知識產權案件一樣,突出的是判賠低而不是判賠高,但高還是低以什麼作為參照系,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最高法認為判賠應該以市場價值為基礎,以正常許可費用作為參照。按照司法實踐經驗,一般法院掌握按照正常稿酬或者著作權許可費1~5倍和根據案件情況酌定,考慮的因素包括但不限於被告侵權的故意還是過失,過錯大小,支付能力,具體使用場景是商業還是其他等。

按照煎蛋網事件披露的視覺中國給出的和解許可費用50-60元/張,或者購買圖片費用是150/張報價,那麼一張圖片侵權賠償應該是幾百元不會超過一千元。當然,如果原告仍然延續目前訴訟策略,每次只起訴一張圖片,按照目前法律規則,法院還會支持律師費等合理費,具體在上海的話,一般最少律師費3000元,所以,當事人應訴成本不一定會下降,但必須指出的是,正常購買不需要支付律師費,只需要根據市場價協商。

我們希望圖片企業今後不要再延續利用訴訟威脅,以判決賠償作為和解參照標準的做法,因為判決賠償里面有律師費,每張侵權照片都支付一次律師費這是毫無道理的。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