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游戲》——冊封騎士傳統的完美詮釋

萬眾期待的《權利的游戲第八季》終於來了,今天這部曠世佳作迎來了本季的第二集——A Knight of the Seven Kingdoms(七大王國的騎士)

雖然這部劇是架空歷史的題材,但是劇中的服飾、傳統、風俗、信仰等,處處都透露出歐洲中世紀的影子。而第八季第二集中一個最重要的事,就是呼應了本集的片名——冊封塔斯的布雷妮為騎士。

《權力的游戲》——冊封騎士傳統的完美詮釋

《權力的游戲》——冊封騎士傳統的完美詮釋

今天的這一集完美的再現了中世紀冊封騎士的傳統儀式,可以說非常良心了。但是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之前布雷妮效忠的凱特琳·徒利和珊莎·史塔克不給她一個騎士的頭銜呢?

那是因為,就是冊封騎士的人,只能是是國王,或者另一個騎士。其他人,哪怕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官員,只要沒有騎士身份,都是沒有權利冊封騎士的(當然,中世紀的歐洲不會有領主或者高官沒有騎士身份)。比如本劇中的奈德·史塔克,他自己就不是騎士,所以也不會冊封他人為騎士,即便後來擔任了「國王之手」(相當於宰相),他也沒有這個權力。(北境沒有騎士,因為北境還保留了傳統的舊神信仰,而維斯特洛的受封騎士都是七神信仰,就像穆斯林不會成為騎士一樣,壓根不是一個系統的。)

所以,之前塔斯的布雷妮保護了凱特琳·徒利,保護了珊莎·史塔克和艾莉亞·史塔克,哪怕凱特琳·徒利是北境之王的母親,哪怕珊莎·史塔克成了臨冬城主,但是對於布雷妮想成為騎士這個願望,她們母女倆是幫不上什麼忙的。而詹姆,雖然此時他不在君臨也不在西境老家,勢單力孤,要不是布雷妮說情作保他都差點被人做成燒烤,但是,作為受封的騎士(冊封詹姆成為騎士的是「拂曉神劍」亞瑟·戴恩),他確有權冊封新的騎士。所以,布雷妮的夙願,最終還得靠這個自己昔日的階下囚來實現。

《權力的游戲》——冊封騎士傳統的完美詮釋

女王冊封騎士

居中冊封騎士的過程也是非常嚴謹,候選人單膝跪在軍隊首領或者有聲望的騎士面前,主禮人用劍背輕觸其肩部三次,贈送一段箴言諫句,整個儀式就算完成了。這一傳統甚至保留到了今天。

《權力的游戲》——冊封騎士傳統的完美詮釋

威廉王子冊封騎士

權游能成為史詩巨著,這種對歷史認真負責的態度是非常值得學習和贊賞的,希望今後我國的歷史劇能更加嚴謹一些,不要再鬧出「我孝莊」之類的笑話了。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雍涼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