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麻花「一哥」沈騰近億元收入曝光 業內評論「良心價」

開心麻花「一哥」沈騰近億元收入曝光 業內評論「良心價」

有着開心麻花「一哥」之稱的沈騰因收入高達9249萬元而被市場熱議。此外,馬麗和艾倫的收入分別為7846萬元、2580萬元也引起市場的廣泛關注。

「從當前市場環境來看,作為票房保證的沈騰和馬麗的收入基本相當。」對此,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證券日報》記者分析稱:「此前,曾經有媒體報道說某電視劇演員的單集片酬達到100萬元,整部電視劇可達到8000多萬元。」

沈萌表示,成立工作室的自由度更高,可以自行獲得其他相關收入,也可以未來進行資本運作、明星證券化。

藝人經紀收入同比增逾2倍

據開心麻花年報顯示,2018年,公司的藝人經紀收入達到2.92億元,比2017年增長了213.83%。同時,藝人經紀板塊收入占公司總營收的比重達到28.92%,可見其藝人水平支撐起公司近三分之一邊天。

而在藝人經紀收入中,被視為開心麻花「一哥」的沈騰近億元的收入成為公眾津津樂道的一個話題。

年報顯示,在2018年前五大供應商中,第2名新沂喜祥騰騰影視文化工作室、第4名長興臻品影視文化工作室,均為沈騰實際控制的公司。開心麻花向上述2家公司采購的金額分別為6010.07萬元、3239萬元,合計為9249.07萬元。

回顧沈騰的出道史可知,2012年,沈騰登上春晚舞台表演小品《今天的幸福》,因飾演「郝建」而走紅,2013年,沈騰再次登上在春晚舞台,出演《今天的幸福2》。

直到2018年,沈騰主演的《西虹市首富》收獲票房25.47億元;《飛馳人生》也獲得17.16億元的票房,在參與眾多影視作品後,沈騰被市場冠以「百億元票房影帝」的頭銜。

據不完全統計數據顯示,沈騰2018年主演的電影除了《西虹市首富》和《飛馳的人生》外,還曾客串電影《李茶的姑媽》、《日不落酒店》,並參加《王牌對王牌》、《我就是演員》等綜藝節目,並獻聲於深夜廣播劇《死亡通知單》。

有業內人士評價,沈騰一年賺將近億元的薪酬與其勤苦付出是分不開的。更有人戲稱其年薪還沒小鮮肉一部戲多。不過,隨着限薪令的發布,規定演員片酬最高不超過5000萬元之後,演員片酬過億元的情況得以遏制。

除了收入近億元的沈騰外,開心麻花的另一個台柱子馬麗7846萬元的年收入也引起公眾的關注。

年報顯示,開心麻花前五大供應商的第一名麗赫影視文化(長興)工作室,其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東均為馬麗。2018年,開心麻花向麗赫影視采購的金額為7845.70萬元。

有市場人士評價,沈騰和馬麗塑造了眾多優秀的作品和喜劇形象,付出的努力完全對得起這樣的高片酬。

排在開心麻花的「一哥」沈騰和「一姐」馬麗之後的則是喜劇新星艾倫。2018年,艾倫主演的電影包括《李茶的姑媽》、《人間·喜劇》、《跳舞吧!大象》,參演的電影有《西虹市首富》、《來電狂響》等。

值得注意的是,艾倫旗下公司上海石礁影視文化工作室是開心麻花的第五大供應商。2018年,開心麻花向其采購的金額為2580.48萬元。

影視業務下滑

年報顯示,2018年,公司共實現營業收入10.96億元,同比增長17.36%。其中,公司全年舞台劇演出超過2500場,包括《窗前不止明月光》、《瘋狂雙子星》等劇目;此外,公司還出品製作了電影《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媽》,累計票房超過31億元。

不過,2018年,開心麻花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只有1.1億元,比2017年減少2.79億元,降幅高達71.76%。

雖然,公司參與了總票房高達25.47億元的《西虹市首富》,但由於並非主投主控,因而收益有限;而開心麻花主投主控的電影《李茶的姑媽》,則因票房表現並不突出而導致公司影視業務收入不理想。

鑒於上述因素,開心麻花2018年的「影視及衍生業務」收入同比下降23.84%,是公司三大業務板塊中唯一一個收入下滑的板塊。

從新三板摘牌

據了解,2015年12月29日,開心麻花正式掛牌新三板,成為話劇第一股。2017年1月9日,開心麻花表示,公司已計劃啟動創業板IPO。2018年的3月底,開心麻花卻撤回了上市申請,談及原因,開心麻花方面稱「擬進行股權結構調整」。日前,開心麻花發布公告透露,「為進一步配合公司發展戰略規劃的需要,計劃從新三板摘牌」。

近一年來,影視公司撤離新三板似乎成為了一種行業現象。據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從新三板摘牌的文化、體育、娛樂領域公司超過50家,包括和力辰光、嘉行傳媒、樂華文化、唐人影視、大地院線等。

對此,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新三板仍存在着流動性差、企業估值低等問題,並且不能對大眾放開交易。對於優質公司來說,摘牌新三板或許能為企業帶來更多的發展契機和空間。

面對競爭越來越激烈的市場環境和越來越挑剔的觀眾,開心麻花申請從新三板摘牌,或許有新的考量。談及開心麻花近期是否有重新上市的可能性,沈萌直言:「開心麻花目前上市可能性不高,而新三板掛牌既要支付相關成本,還要公開相關信息,同時也無法順利融資,所以沒有繼續掛牌的需要。」

但另一方面,融資的需求仍擺在開心麻花面前,沈萌認為:「開心麻花的運營成本很高,需要充沛的資金支持,但問題在於目前上市融資的方式受政策影響很難實現。」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證券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