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人的青春是五彩斑斕的,有人喜慶,有人紅火,而我的青春灰色。

在不應有的年代我愛上了一個女孩,只因她是我一個老師的女兒,其實她生得並不怎麼俊俏。情人眼里出西施,有人說她屁股大,圓圓的,但在我眼里,她的眼睛像葡萄烏黑發亮,長長的頭發,偶爾編成一個大辮子,垂到臀部。我去過一次她的家,她的母親也是大辮子。

同學了三年,我暗戀了她三年。因為有了愛,我的心思便不在學業上了,從此我的成績一落千丈,而她很好,每次測試都在全校前幾名,任我如何努力追趕,總是提不上去,我很自卑。

後來的一年,她發覺了,感覺我的目光很柔不離她的左右。在一次音樂課後,我終於鼓足了勇氣,在她的書包里塞了一件愛物。她的反感很大,她不愛我,見了面總是吐口水,我很絕望。一次次的傷害,那不是肉體上的傷害,是心靈上的傷,我被打入了十八層地獄。

我的愛就像一棵小草,經歷了春天,還未來得及開花,夏日就敗了,秋日就枯萎了,冬日吹落了葉子,只剩下那根還埋在深深地土壤里。

三年後,她成功的進了師范,而我名落森山,回家務了農。後來,通過關系我做了一名代課教師。同在一個鄉里,在一次教師藝演上,那個學校推薦了我,我又遇見了她。

這時候的她更加成熟了,彈得一手好鋼琴,自彈自唱,博得了全鄉教師的喝彩。我不知那時的她是否交了男朋友,是否有人追求她,但可以確定的是那時的她很光彩、很耀眼,而我仍然很灰色、很卑微(那時的代課教師薪水很低,與公辦相比,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了)。在我的眼里,她就像天上的月亮,冬天的月亮,高大、冰冷,高高的掛在天上。

又過去了些許年,真是天意捉弄人,上天的安排,讓我又遇見了她。可是這一次的遇見卻是心痛的、冰冷的,她嫁人了,她這一朵嬌花被人採摘了去。

她坐在車內,我只瞧見了她的側影,她的爸爸把她背下了車,我認出了她的爸爸。她是長女,有兩個弟弟。她可能是快樂的、幸福的,嫁給了一個師長一樣高大、寬肩膀的人。我不知是痛,還是冰冷,但我已麻木,我沒有看見她的臉。

幾天後,從一個窗口我看見,她戴上了一副眼鏡。她仍是那個姿勢,我記憶里的那個樣子,側着頭,垂得很低,發絲幾乎觸到了桌子,這樣的寫字很容易傷害到眼。果然,許多年後,她戴上了眼鏡,真想給她說一聲「還是不戴眼鏡的你的眼睛好看」。

青春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像春天。春天過後就是夏日了,炎炎的夏日,夏日為什麼那麼熱呢?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這個傷痛,在這個夏季里,這個春天之後,不知能否會愈?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短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