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解析巴黎聖母院修復 全面勘查是當務之急

巴黎聖母院大火之後,也引發了很多疑問,如為什麼會着火?救火時為什麼不用直升機灑水?災後如何重建……

針對疑問,本報全媒體記者專訪了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教授、國家文物局國保單位保護工程方案審核專家鄭力鵬,向讀者一一釋疑。

鄭力鵬指出,火災防不勝防,特別是在施工過程中最危險。此外,在火災時文物建築不能用直升機灑水,因為水給文物建築帶來的後果不可預測,甚至比火災造成的危害更大。

他說,巴黎聖母院修復主要有理念、勘查等問題,「花個十幾二十年一點都不奇怪」。

學者解析巴黎聖母院修復 全面勘查是當務之急鄭力鵬

為什麼着火?維修施工過程火災風險高

廣州日報:巴黎聖母院為什麼着火?

鄭力鵬:大家都覺得這些教堂都是石結構,為什麼居然會燒起來?其實西方大部分教堂和古代的教堂主要的結構是石結構,我們進教堂,抬頭看到的穹頂很高,那些是用有拱的磚石做的,但是,它實際是有兩層屋頂。(外面屋頂)在古代一般都使用木結構。如廣州的聖心大教堂,它過去也是兩層屋頂。

巴黎聖母院的外層屋頂是木結構,所以容易着火。

但是木結構不見得一定會燒,對吧?大家覺得不可思議,這麼重要的建築怎麼會讓它燒起來?火災有一個特點:防不勝防。

巴黎聖母院多年來一直在維修,在維修的過程中,是最容易發生火災的,因為施工需要使用電器,而且很多電線都是臨時拉的。所以施工過程是危險性最大的。

巴黎聖母院是一個很重要的文物建築,法國方面也很重視,他們在遺產保護方面在世界上很先進。

為何不空中灑水?

附帶損失會比火災更大

廣州日報:為什麼對於巴黎聖母院這一文物建築救火不用空中灑水?

鄭力鵬:直升機灑水滅火一般是用來撲滅森林火災,面積很大,時間很長,又都在野外。不會用在建築物上,因為一大罐水(可能一兩噸)從天上這樣灑下來,建築物頂不住。更何況直升機灑水滅火對文物建築帶來的後果不可預測,甚至會造成比火災更大的危害。

特別是巴黎聖母院這種哥特式建築,它的側向支撐非常重要,靠扶壁或飛扶壁,這些結構很精巧、很細致。它主要是抵消頂上的尖拱的側向推力。如果被外力這樣擾動很可能會出問題。

廣州日報:這種風格的建築是否會增加滅火的難度?

鄭力鵬:是會比較困難,第一是高,一般的消防噴槍噴水達不到頂部。只有大功率現代化高空作業這一類的消防車才能啟動。通常的消防措施會有一些困難。第二是只能在外圍(滅火),因為巴黎聖母院旁邊有很多居民住宅,消防車作業有困難。

廣州日報:這次巴黎聖母院能夠在大火中保留主體結構,是否與其構造有關系?

鄭力鵬:這跟巴黎聖母院是雙層頂有關系。我們在教堂內抬頭看到的這層頂,它不是屋頂。(外面的尖頂)這部分才是屋頂,它是雙層頂。下面這一層的就是我們看到的天花是磚石結構,所以屋面木結構的燃燒,與內部隔了一層,不會像一般的建築只有一層屋頂,一燒就掉到下面了。我看到照片,尖頂倒塌還是造成它下面的肋拱穹頂局部破壞,需要從地面搭建腳手架,對教堂內部影響很大。

廣州日報:飛扶壁、肋拱這樣比較有特色的構造,在巴黎聖母院教堂中主要起什麼作用?

鄭力鵬:這是內外兩套的結構,內部穹頂這種叫肋拱,是作為天花;扶壁是在外牆上,主要是支撐教堂結構側向穩定性。扶壁是為了能夠抵抗住水平力,使得巴黎聖母院的拱券不會向外變形塌下來,所以這個結構非常重要。

火災後最緊急的是?

對文物進行一個全面勘查

廣州日報:大火之後,從文物保護和重建的視角來說,最緊急的事情是什麼?

鄭力鵬:大家以為磚石結構,不怕火燒。其實磚石結構也怕。因為磚石在高溫情況下,它內部會出現裂縫,尤其是如果燒得很熱,我們再用水噴,它會收縮,那麼磚石結構內部會出現裂縫,甚至當時就壞了。所以接下來第一步就是要進行全面勘查。

除了看到的已經燒掉的(東西),火災對其他部分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要做一個全面的勘查,然後才能確定哪些要修,哪些要採取什麼措施。這個工作蠻細致的,工作量也很大。

廣州日報:除了磚石的穩定性外,還有什麼需要重點勘查?

鄭力鵬:最重要的就是火災對於結構安全性有沒有造成破壞了。影響肯定是有,但這影響達到什麼程度?如果對結構安全性還沒有造成比較大的傷害,就不至於出問題。如果對安全性造成威脅,那麼就要考慮怎麼加固結構,做到安全,然後再復原外觀。

廣州日報:2015年,一位藝術史學家塔隆用激光掃描保留了巴黎聖母院10億個數據點,這對於復原是否會有幫助?

鄭力鵬:會有所幫助。但是數據是不是靠得住?很難說。激光掃描我們一般以為都非常精確了,但是其實所有儀器,它都有一個精確范圍。在一定的角度或一定距離,它是能夠符合精度要求的。但是當其他角度或超過距離,掃描的誤差往往比較大。

但這些東西其實不用太擔心,法國遺產保護人才很多,他們有專門的培訓機構。各個工種的專業工匠也非常齊全。另外檔案記錄什麼的也都做得很好的,復原是不成問題的。只是復原之後,因為不是原物,所以它的文物價值、遺產價值當然要大打折扣。

全部修復要多久?

做一個「保護殼」後慢慢做

廣州日報:在文物復原重建中,有哪些因素特別重要?

鄭力鵬:從專業角度來說,首先就是保護的理念,這里面有爭議。同樣是歐洲國家,它們都有很多不同意見,法國、意大利和德國,它們都有所差別。比如說,怎麼看待復原。意大利有些人可能認為復原就是假的,不應該復原,火災現場也是歷史,也得讓人看。但也有人認為要復原得跟過去一模一樣,這才是對的。還有人認為,既然是重修,要做好一點,別再搞木結構,用混凝土又太重了,用鋼結構可能比較好。保護理念不同,會有很多爭論。在爭論的過程中,大家對遺產保護會有更深刻的認識。

還有一個有難度的問題:它(火災)對下面的這些磚石、拱券是否有影響?這個影響怎麼評估?你不可能把那個石頭都拿下來,拿到實驗室去透視。這麼大個儀器設備,你怎麼搬到頂上去透視,這也不太現實。如果光憑眼睛,你怎麼知道這塊石頭有沒有壞,那麼這個就需要很多技術、很多經驗去判斷、去逐一檢查了。這個工作也相當艱巨。

另外,還要對其他的損失進行評估,這些東西究竟損壞到什麼程度,要怎麼處理,都要做勘查研究,然後再確定修復的方案。這個方案還要經過很多專家討論、鑒定,才能夠實施的。有一些(措施)如果懸而不決,就會一直拖下去。

後面修復時間長短,就要看法國方面怎麼處理這個事。

廣州日報:您預估修復需要多長時間?

鄭力鵬:如果嚴格按照專業來做,時間會很長。目前這個工地,已經修復了多年。然後出了這麼大的事,花個十多二十年一點都不奇怪。

如果你一定要趕工,十年可以先做個保護殼,讓遊客好看,至少不漏水。先把它保護起來,然後里面再慢慢做,辦法有很多。

廣州日報:另外復原的費用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現在法國總統已經發起了募捐,您看從您的專業角度來說,這種重要文物修復的費用是不是非常高?

鄭力鵬:就我們在廣州做這些工程的經驗,肯定要比新建一個貴,往往修的錢比造的錢要貴。因為造是用現代方法,很簡單,但是修非常費事,其中很多材料,都要找回過去或者重新再定做,那都不是工業化產品,會很貴。

復原會採取什麼方案?

內部結構或加強防火技術

廣州日報:如果法國依舊復原木質結構的屋頂,會有什麼挑戰?

鄭力鵬:從技術上來說,他們比較成熟了,從找材料、材料鑒定、工藝、設計、施工,他們都有專業的隊伍,可以做得來,主要解決的是我剛才說的理念問題,採用什麼方案。比如木結構塗不塗防火材料?塗了防火材料,外面厚厚的一層,外觀也不一樣,那麼能不能接受?不塗防火材料,那有什麼切實的防護措施呢?

廣州日報:修復是原樣恢復還是與現代科技結合做些改良?根據您對歐洲國家的了解,法國可能採取什麼方案?

鄭力鵬:這個情況稍微復雜一點,歐洲不同的國家,他們理念是有很大差別的。我們只能估計猜想,不一定對。可能採取的方案是外觀上應該還是會保持原樣,里面的結構是不是採用一些新技術加進去,這個都有可能。因為我想法國人肯定不願意它再燒一次。

廣州日報:除了建築主體保護,還有文化藝術品可能也需要復原,這次我們看到有些油畫也受損,對這種藝術品的復原是不是特別大的考驗?

鄭力鵬:藝術品修復實際上是分出很多專業。法國在遺產保護修復領域的專業分工非常細致,都有類似從業資格證,要經過培訓考試和實踐,才能拿到這個證。比如說修壁畫、修油畫,修彩色玻璃、窗、做線條,分得非常細,都有從業人員,隊伍很龐大,不用我們發愁。

我們也應該想一想有哪些事情是應該趕快做了。比如一些文物防火預案。要想一想,我們國內的文物點是不是可以吸取教訓,做得更好一些。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廣州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