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雪帶病假唱算敬業嗎 大型舞台劇為何沒B角

音樂劇《白夜行》寧波站假唱風波引發熱議,杭州演出界也有看法

韓雪帶病假唱算敬業嗎

大型舞台劇為何沒B角

這兩天,微信朋友圈和微博被「白夜行」和「韓雪」兩個關鍵詞刷屏。起因是4月20日,音樂劇《白夜行》全國巡演寧波站的第二場,在寧波文化廣場大劇院演出開場前,觀眾被臨時通知,韓雪現場的演唱部分,將全部採用「錄音」。

雖然主辦方上海歡聚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於次日在「《白夜行》音樂劇」的官方微博發布了致歉信,但還是引來了全網熱議,更有文章直指,「韓雪和《白夜行》劇組造就我國音樂劇史上的『恥辱之夜』」。

那麼,如果演員突然生了病,演出應該怎樣進行?觀眾能有更多的選擇嗎?

昨天,錢報記者采訪了杭城的一些演出商和演出團體,來聽聽他們關於這起「假唱風波」的看法。

觀眾還原現場

演出快開始才通知,別扭地看完整場「對口型」

昨天,錢報記者聯系上當晚觀看演出的一位觀眾,她當時就坐在19排,為我們還原了現場情況——

晚上7點半,演出就快開始了,一般這個時候會放一段「劇場注意事項」的廣播,但一出來卻是韓雪的聲音,很沙啞,還帶着哭腔,向我們致歉說嗓子不行,唱不了。韓雪表示,她跟製片方商量後,決定用上海首場的音頻代替她的歌唱片段。如果有觀眾對此不滿意,可以找工作人員安排退票。現場退票的倒是不多,我只看到有幾個人走,大部分人還是留下來了。

這位觀眾表示,在後來的演出中,韓雪在演唱部分確實是放的錄音,也就是「對口型」,但台詞是她自己說的。

其實,韓雪的急性聲帶炎,早就有所徵兆——

4月17日中午,韓雪就發微博,說「我又感冒了」。

4月19日,音樂劇《白夜行》寧波站第一場演出結束後,韓雪發微博說,「唱完已經沒聲了。」

而原定於20日下午的韓雪的媒體群訪環節,也臨時取消。《白夜行》劇組發布的說明中,提到了「韓雪的聲帶病情較為嚴重」。

但是,在種種徵兆之下,主辦方沒有進行及時處理,而是在幾乎全場觀眾都到席後,才進行情況說明。

這位觀眾表示,她和一起去的兩位小夥伴不太認同主辦方這種處理方式,但是人都坐在劇院里了,最後還是別扭地留了下來。倒是另一個朋友只是《白夜行》的書迷,之前也沒看過音樂劇,對於這種對口型的表演,沒有什麼不適感。

更糟糕的是,演出結束後,主辦方還在官微上稱「有些不完美是成就『完美』的另一種方式」,引發全網群嘲。盡管次日主辦方又發布了致歉信,並作出「會繼續為觀看4月20日演出的所有觀眾辦理退票」的承諾,但仍無法平息這場風波。

杭城演出界聊意外

戲比天大,任何一部劇都該配B角

事發後,著名編劇「鸚鵡史航」曾在微博發表了他的看法,「劇組該准備B角,該給觀眾更充裕的選擇空間,甚至還應該學會更謙卑因而也更精確的公關話語。」

這話字字在理——盡管現場的未知性,一直都是舞台劇的魅力之一。但百老匯曾有一句俗語——「B角是劇團的生命線」。《白夜行》此次被人詬病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製作方沒有緊急預案,沒有做B方案。

「為什麼不換B角呢?」記者跟杭州幾位演出商聊起此事,這幾乎是大家一致的反應。

張輝是浙江鴻藝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老總,曾經主導過《斷橋》《平潭印象》等多部音樂劇,「像當時排《斷橋》的時候,我們甚至還有C角,這是一種最起碼的保障。」

他舉了個例子,像這段時間的《平潭印象》,幾乎都是B角們在演,因為A角臨時去支援楊麗萍的《春之祭》了,「但水準絲毫沒有影響,因為B角同樣很有實力。」

關於《白夜行》,張輝說,劇組不可能沒有B角,「但可能韓雪的名氣大,想用她來拉動票房。」畢竟該劇巡演到第18場,門票幾乎場場售罄,「劇組無法找到一個名氣、流量、號召力都能與韓雪相媲美的演員做替補,而選擇常規的音樂劇演員,就會失去本來的明星效應。」

杭州另一家文化演出公司,這幾年引進了不少知名音樂劇。該公司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國外,任何一部音樂劇,都有B角或平行卡司。「尤其是全球巡演的劇目,一年中有大半年都在外面跑,像主角臨時出事而整部劇演不了這種情況,是絕不容許發生的。」

可以再講個例子,與韓雪碰到的情況類似,發生在一向「戲比天大」的戲曲演出現場。

去年6月,小百花在慈谿人民大會堂演《胭脂》,演出前化妝時,主演魏春芳出現呼吸困難、胸悶、手顫抖等症狀。她堅持演完「審宿介」那場戲後,下台的腳步已經踉踉蹌蹌,被扶到後台就暈了過去。

「臨危受命」的,是90後演員陳麗君。在服裝師、化妝師、字幕老師的幫助下,她穩穩心神,上台了。

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團長助理陳伊娜說,小百花的戲一般都會有ABC角,如果A角當天病得很重實在開不了嗓,會讓B組演員在幕後給她配唱,因為B組演員不一定排過這個戲。「一般情況下,是不允許假唱的。對於戲曲演員來說,他們更不願意假唱,因為聲和形會配不起來,就算啞了也寧願自己唱。」

舞台上情況多發,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有了什麼變數,主辦方都應該在開演之前,盡早地通過各種手段如實告知觀眾,並提供退票、推遲演出時間等具體解決方法。

知識點

他們這樣應對突發情況

音樂劇巡演強度大,按照慣例,音樂劇卡司陣容會有「輪替/緊急替補/替補/超級替補」的區分,重要角色一般都會安排平行卡,或者B角。

平行卡,是兩位咖位和唱功都差不多的演員。比如今年3月在杭州上演的音樂劇《搖滾莫扎特》里,莫扎特的兩位扮演者Nuno和小米扎,就是平行卡。連演幾場的情況下,兩人會交替着演。

而常規B角,是替補。A角出現身體不適時,臨時頂替上台。

如果沒有平行卡、沒有替補,突發情況怎麼辦?

有硬撐的。

任素汐之前帶病演《驢得水》,一直到演出結束,撐不過去了,直接暈倒在台上。

馮遠征參演話劇《全家福》時,首演前感冒發燒,他在緊急治療後,帶着低燒發着冷汗堅持上台表演。

即便無人可替,假唱也不是意外發生後的唯一選擇。

最有代表性的例子莫過於劉德華去年年底在香港紅館連辦20場演唱會,當進行至第14場,劉德華在唱到《如果有一天》時,突然朝着觀眾席上的妻子和女兒方向說:「我真的唱不了了,不好意思!所以我唱完這首歌就要終止演唱會。」之後鞠躬90度向歌迷致歉。

原來,因為喉嚨發炎,劉德華實在無法堅持再唱下去。當天他就在台上表示,取消剩下的7場演出,歌迷可以按照流程進行退票。

而在那之後,劉德華和經紀團隊,一直在跟紅館方面溝通補場,再三協調,最終定在了2020年2月,會為歌迷補上之前取消的7場演唱會。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錢江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