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硬件 VR硬件

VR硬件

谷歌眼鏡未死,第二代企業版發布,售價999美元

谷歌是一家以喜歡砍掉自家產品而著稱的公司,在許多人看來,谷歌眼鏡就是在被砍的名單之上,自2013年發布過後,數年時間里再無動靜。不過谷歌倒是沒有放棄這個項目,在2017年推出了企業版谷歌眼鏡,不再面向消費者。而在昨天,谷歌正式發布了第二代企業版谷歌眼鏡,新款相比老款外觀沒有多大變化,搭載了更強勁的處理器、改進的攝像頭,提供了USB-C接口,支持快充。 第二代企業版谷歌眼鏡仍舊為標志性的原版谷歌眼鏡造型,而非微軟HoloLens那種頭戴式顯示器。處理器更新為了高通驍龍XR1,這是一款專門為AR、VR、MR等各種虛擬現實技術打造的芯片,搭載了四核1.7GHz Kryo架構的CPU和Adreno系列GPU,內存大小提升至3GB。谷歌聲稱該芯片增強了性能的同時更加省電,還支持計算機視覺和更強的機器學習能力。 新款眼鏡使用了一塊分辨率為640x360的光學顯示屏,跟原版一致,而相機分辨率提升至800萬,視角為80度。搭載了3個定向麥克風,雙頻802.11ac Wi-Fi,支持藍牙5.0。此外還搭載了加速計、磁力計,更大的電池。 除了硬件上的提升,另一大變化是軟件,新款眼鏡不再使用專門定製的Glass OS,轉而使用安卓系統(8.0奧利奧),此舉意在讓各廠商更容易開發適配眼鏡的軟硬件。和老款一樣,第二代企業版谷歌眼鏡也不會公開向消費者發售,而只面向企業訂購,價格為999美元,約合人民幣6904元。來源:超能網

Valve Index VR設備上線:五月發佈,提升使用體驗

在經歷了2015、2016年VR的火爆之後,這個「熱點」也隨着技術、內容等侷限逐漸降溫。但是好在VR並沒有「涼涼」,像PS VR自2016年推出以來已經賣出了420萬台。很多廠商也依舊在想辦法改進這項技術,不斷推出新品。經過這兩年的發展,無論是VR圖形計算的性能的要求,還是VR設備自身在分辨率、刷新率以及內容豐富度等方面已經有了比較明顯的進步。在近日Valve上線了新頁面,稱將在5月發佈自己的全新VR頭顯Valve Index,會提升使用體驗。 早在2016年,Valve就和HTC合作推出了HTC Vive,而超能也在當時深度體驗了這款設備,而這款設備在當時也能營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虛擬現實世界,能讓玩家很快就感受到VR帶來的沖擊。但在2017年HTC也推出了自己的Viveport訂閱服務,建立自己的VR生態。而隨後的產品也沒有登陸Steam Store。Valve方面其實也沒有停止對VR設備的研發,在2017年時針對HTC Vive推出新一代的Lighthouse定位系統。在去年uploadvr也放出了Valve的VR頭戴顯示器的諜照。這些都說明Valve沒有放棄VR市場。 根據上線頁面上的照片,這款全新的Valve Index VR 頭顯可以看到其前方有兩枚攝像頭,擁有內置的跟蹤功能,在上方有一枚按鍵和一個類似調節瞳距的滑塊。但是我們並不知道它是否是獨立的VR設備,還是需要外接電腦。而在這個頁面上Valve稱將提升VR體驗,所以Valve應該會為我們帶來驚喜。 在近期VR在內容上也逐漸豐富起來,Oculus Go已經可以看VR NBA賽事了,而更早些《Beat Saber》游戲也在各大游戲直播間風靡。而Valve的競爭對手Oculus和HTC也在最近發佈了新的VR設備。所以這些都會讓VR再次回到大眾視野。 只不過Valve在前兩天發佈了這個頁面,而今天又是4月1日,所以在我還在擔心是不是愚人節玩笑時,The Verge已經咨詢了Valve,而其表示「Not April」。所以,讓我們敬請期待在5月Valve會為我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吧。來源:超能網

HTC VR一體機Vive Focus Plus開啟預售,5699元

HTC今日在深圳舉辦的2019Vive生態大會上正式開啟了其一體式VR頭戴顯示器Vive Focus Plus的預約訂購,價格為5699元,將於4月下旬發貨。官方稱其是全球首款六自由度多模VR一體機,能夠連接高達七種的外部設備。 Vive Focus Plus使用了驍龍835處理器,搭載了2880x1600(單眼1600x1440)的3K AMOLED顯示屏,刷新率為75Hz,視場角度為110度。其中顯示器部分配備了六自由度大空間追蹤技術、高精度九軸傳感器和距離傳感器。 相比其前身Vive Focus,這些參數都維持一致,最主要的改進是在手柄方面。原先的Vive Focus只有一個三自由度手柄,使用九軸傳感器,新款Vive Focus Plus改進為兩個六自由度手柄,使用了Chirp超聲波與慣性測量單元的追蹤技術,能夠提供更加穩定準確的追蹤效果。 與同類競品相比,Vive Focus Plus定價明顯偏高。如同樣搭載了驍龍835傳感器與3K AMOLED顯示屏的Oculus Quest,價格僅為一半(399美元)。官方表示Vive Focus Plus更偏向商用專業領域,其多模技術能連接台式機、筆記本、智能手機、游戲主機、2D視頻流設備、360度相機視頻流和即將到來的雲端VR服務。同時Vive Focus Plus能夠支持多達40人的聯機體驗,和更為寬廣的活動范圍。 HTC中國區總裁汪叢青在大會上談及了近幾年VR的發展趨勢,他認為2016年是六自由度VR之年,2017年是無線PC VR之年,2018年是VR一體機之年,2019年將是多模VR之年。他表示此次Vive Focus Plus的發佈,代表着VR行業在新一代一體機的推動下又向前邁了一步。來源:超能網

惠普發佈自家第一款VR頭顯:擁有4K顯示屏和六自由度傳感器

越來越多的企業加入到VR的大潮中來,據Anandtech報導,本週,惠普發佈了其第一款AR/VR頭戴式顯示器HP Reverb,有面向普通消費者和專業商用兩個版本。HP Reverb有兩個2.89英吋的顯示屏,分辨率為2160x2160(總計4320x2160),刷新率為90 Hz,提供了114度的視野。機身內置了一個內向外的六自由度位置感應系統,因此不需要額外的傳感器。前方有兩個攝像頭,用於AR增強現實,兩側有一對立體聲耳機。顯示器與手柄預先已經通過藍牙配對,簡化了初始設置流程。 為了使佩戴起來更加舒適,惠普為Reverb設計了一個獨特的可調節頭部綁帶,巧妙地將線纜藏在裡面,並利用人體工學,平衡了顯示器的重量,還確保了它不會掉落。 Reverb需要搭配一台相當強勁的電腦,以及DP1.3連接,來保證穩定的4K 90Hz畫面。惠普表示,Reverb與自家的Z VR背包電腦完全兼容,但需要注意某些比較吃性能的應用還是需要桌面級電腦或是工作站中的高端顯卡才能驅動。 Reverb的兩個版本,消費者版和專業版均能用於Windows混合現實與SteamVR應用(大部分是游戲),唯一的區別是專業版多了一個可清潔的植物面罩,和一根0.6米用於連接惠普Z VR背包電腦的專用線纜。惠普將會於四月底發售這款頭顯,消費者版售價599美元(約合人民幣4000元),專業版售價649美元(約合人民幣4334元)。兩版頭顯均提供一年質保,也可花錢購買延保服務。來源:超能網

Oculus發佈VR頭顯Rift S:399美元,推薦GTX 1060/RX 480顯卡

3月20日,著名VR設備廠商Oculus在游戲開發者大會上發佈了全新的VR頭戴式顯示器Rift S。和以前發佈過的Rift Go、Rift Quest不一樣,這是正式接替原版Rift的基於PC的VR頭顯。官方還未發佈顯示器的具體參數,不過根據UploadVR報導,Rift S使用了2560x1440(單眼1280x1440)的LCD顯示屏,跟Rift Go一致,相比原版Rift分辨率提升了40%。由於使用了LCD,對比度有所下降,刷新率也由90Hz降為80Hz。 Rift S使用了大量之前在其他Rift系列設備上推出的技術,如跟Rift Quest上一樣的"Insight"內向外跟蹤系統,無需外置相機,且內置相機個數由Quest的四個升級為五個。Passthrough+技術能讓用戶無需摘下顯示器也能確定自己的活動位置,防止意外碰到周邊事物。ASW與ATW兩項技術能令幀生成更加穩定,有效減少因卡頓帶來的眩暈感。 此次的Rift S是由Oculus與聯想合作研發,採納了聯想關於使用VR與增強現實技術的反饋以及聯想游戲社區用戶的想法。Oculus表示聯想幫助他們更好地分配了頭顯的重量,加強了光線遮擋,提升了佩戴舒適度。 Rift將於今年春季晚些時候開售,價格為399美元(約合人民幣2662元),跟原版Rift剛推出時相同,而Rift的現價為349美元。別忘了,你還要准備一個性能足夠強勁的電腦。官方已經在網站上給出推薦的電腦配置和最低配置,跟原版Rift基本一致,還提供了兼容性工具下載,幫助用戶檢查所使用的電腦是否達到要求。 來源:超能網

任天堂又做VR了,只需Switch游戲機+Labo紙皮就可實現

被大家稱為「宇宙主宰」的游戲機大廠任天堂,很喜歡把一些古怪、非主流的東西弄得有趣,比如什麼雙屏、裸眼3D,還有去年的紙皮玩具等等,那麼可能大家就會想到了,那這家能不能拯救下VR呢?現在任天堂也確實打算做點有趣的VR體驗給大家了,他們最新推出了把Switch轉變成VR頭顯的Labo紙皮套件。 說到VR,任天堂其實早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就突發奇想,由Game Boy之父橫井軍平領導開發了Virtual Boy的VR游戲機,雖然任天堂做到盡可能的有趣,但受限到當時的技術,最終還是遭遇市場慘敗,成為「宇宙主宰」的一段黑歷史,以至於前幾年VR市場火熱,鄰家都有推出VR套件,喜歡新搞怪的任天堂卻沒有半點動作,事實上在Switch推出後不久,大家便覺得這部可以拆除手柄的游戲機,放到類似手機VR的配件其實就可以實現VR體驗,現在任天堂真的利用Labo紙皮來做到了。 與Google家的VR眼鏡類似,任天堂這套Switch的VR套件也是用紙皮做了個眼鏡,把Switch放進去後,通過鏡片可以獲得VR環繞觀感(只是Switch那個屏幕分辨率...),套裝還附帶了一把用Joy-Con控制的火箭炮玩具,可以搭配來玩VR游戲,考慮到這是任天堂第一方的作品,這個VR游戲應該可玩性會不錯,另有個豪華版,包括有眼鏡、激光槍套件、攝像頭在內的全套配件,可以做成相機、大象(?)、天鵝(?)玩具,不清楚具體玩法是怎樣。 任天堂這套VR紙皮套件豪華版售價為79.99美元,而基礎版為39.99美元,相比Google那個紙皮VR頭顯要貴很多,更不說你還要購買一台Switch,另外還有每個賣19.99美元的擴展包,所以這樣全部下來,想完整體驗任家的VR,花費可不少,這套Labo將在4月12日開賣。來源:超能網

MWC2019:微軟髮佈HoloLens 2:視野更加寬廣、佩戴更加舒適

其實在過去的數週內斷斷續續都有據稱是微軟混合現實設備HoloLens 2的諜照出現,在昨晚凌晨一點開場的發佈會上它終於得到屬於自己的出生證。這次微軟給予HoloLens的規格很高,遠遠不是孤零零的產品發佈會,而是帶着智能邊緣計算、帶着屬於未來的視野出現的,因此不僅僅是非常有極客感的Alex Kipman,就連薩提亞·納德拉都親臨發佈會,下次要見到他應該要等到Build 2019,總之,微軟昨天並不是簡簡單單召開發佈會說:看,這是我們的HoloLens,然後仿佛唯恐我們詞匯量不夠來灌輸一大堆形容詞,而是接着HoloLens 2、Azure Kinect,來書寫對於未來的定義。 微軟是在2015年年初毫無徵兆地初代HoloLens,很明顯這是合成詞,前面的「Holo」意思是「全息的」,後面的「Lens」則是中學階段常用詞。在虛擬現實設備帶來的一年前發佈一款貨真價實的混合現實設備是非常「Breaking」的,因此即使是四年前,大家都還記得當時夢龍的那首「I Bet My Life」有多麼讓人亢奮。初代的HoloLens能夠賦予用戶怎樣的交互、怎樣的幫助是大家都知道的,如果說還有哪些期待的話,我記得當時的短板主要集中在可交互的視野(FOV)不夠寬廣,續航水平比較平庸,而新款的HoloLens則主要在視野、舒適度方面提高,並且帶着很明顯的智能邊緣計算這種很貼合微軟一貫路線的屬性,因此跟四年前的初代HoloLens類似,這依然是款並非針對普通消費者、而是劍指未來的產品。 新款的HoloLens造型跟初代非常相似,你依然能夠理解為目鏡-頭戴的造型,但是加強是很明顯的,首先在沉浸感方面,將視野(FOV)提高到初代的兩倍以上,而且依然將全息密度保持在每度(Per Degree)47像素顆粒,如果參考去年某位來自RoadtoVR網友製作的參考圖,那麼HoloLens 2的視野將會遠遠超過Magic Leap One。另外還包括全新的顯示系統以實現以低功耗狀態實現上述的視野,並且完全更新用戶與全息物體交互的方式,除此之外還有新的ToF傳感器、內置的AI語義理解能力、眼球追蹤特性,這些都讓用戶的學習成本更低,交互更加自然,尤其是後者還支持企業級的Windows Hello虹膜識別登陸。 舒適性方面,HoloLens 2通過改進內部讓重心更加平衡,通過輕巧的碳纖維、真空腔均熱板(Vapor Chamber)技術讓用戶既不需要反復調整頭戴嗎,而且熱量傳遞、聚集大幅優化,通過卓越的生理學設計讓HoloLens 2的頭戴能夠適應近乎所有人的頭部,而且新的HoloLens 2還能夠支持用戶佩戴眼鏡時使用。另外還在周邊帶來一款Azure Kinect智能雲開發者套件,包括AI傳感器、ToF傳感器、高分辨率RGB攝像頭、7座麥克風環形陣列,這些能夠讓它全面理解、學習周圍的世界。 另外包括企業級應用Dynamics 365 Remote Assist, Dynamics 365 Layout、Dynamics 365 Guides都能讓用戶更快上手、更方便在專用領域發揮混合現實的價值。總之,HoloLens 2的售價是3500美元(點擊這里預定),這要比初代的3000美元還要貴,但是首發市場包括中國,跟美國、日本、德國、加拿大、英國、愛爾蘭、法國、澳大利亞、新西蘭一樣將在年內等待到來,而前面的Azure Kinect傳感器則是中國與美國獨享的,至少現在是這樣,售價399美元。 我是故意將硬件配置放在最後交代的,它擁有3:2比例的2K分辨率,光點(Radiants,Light Point per Radian)超過2500,擁有手部追蹤、眼球追蹤、Azure Kinect深度傳感器,800萬像素攝像頭,支持[email protected]攝影,支持6DoF空間追蹤、實時環境網格空間建模(Real-time environment Mesh Spatial mapping),另外在核心部分是高通驍龍850(Snapdragon 850 Compute Platform),以及第二代的定製HPU(Holographic Processing Unit),最後就是藍牙5.0、USB Type-C。來源:超能網

HTC連推兩款新VR頭顯:VIVE Pro Eye、VIVE Cosmos

VR這個曾一度是各家科技公司和媒體吹捧的話題,如今很多人都是避而不談了,甚至我們某位編輯都不願意再繼續關注VR的相關事情,但無論怎樣,這都是個正在發展中的科技產品,沒理由不給它一個機會,事實上仍有不少大公司在堅持讓VR變得更好,比如昨天NVIDIA便在他們的RTX發佈會上表示,將會把RTX ON加入到對VR的優化上,當中他們提到了HTC,而今天HTC這個消費級VR的領導者,也確實向大家展示了兩個新VR頭顯:VIVE Pro Eye以及VIVE Cosmos。 HTC在去年便推出了VIVE Pro,作為他們首款消費級頭顯VIVE的繼任者,主要改進內置屏幕、加入無線連接模塊和體感監測等特性,而這次新款的VIVE Pro Eye屬於小改款,加入了眼動追蹤技術,頭顯內置有追蹤用戶眼球的LED傳感器,這是為了更好地捕捉用戶在VR中的關注點,提供更快捷、准確的控制,但HTC亦提到這個新功能需要內容的支持,首批展出的是Major League Baseball和MLB Home Run Drby兩個與美職棒相關的app。 至於VIVE Cosmos則是一個全新的頭顯,在外觀上一改VIVE很硬核或者說核突的設計,與此前VIVE Focus一體機那樣,顯得更流線型和未來感,並加入快速翻轉頭顯的設計,讓用戶不用完全摘下頭顯也可以看到周圍環境,隨之而來的還有第二代圈形體感控製器,相比第一代要輕便酷炫很多,而新頭顯定位在高端,需要搭配PC使用,不同於幾年前VIVE剛出來,如今新一代顯卡都提供了足夠的性能,所以用戶組建VR平台會有所下降。 從官方放出的視頻和照片來看,VIVE Cosmos保留了前置雙攝像頭,並改動了側向的攝像頭位置,但HTC目前沒有公佈的更詳細規格,僅表示將在今年上半年提供開髮套件,消費版會「coming soon」,而VIVE Pro Eye的定價為799美元,已經提供預售。來源:超能網

Oculus、ZeniMax訴訟迎來終點,火花四濺的明天是握手言和

雖然大家可能已經逐漸淡忘印象,但是我們在去年年初的時候重點報導過誰都知道的Oculus、跟或許誰都不知道的ZeniMax法律訴訟,案件是在更之前的2014年開始來到司法程序的,後者起訴前者在知名的開發者卡馬克尚未完結其跟ZeniMax公司的雇傭關系時就擔任Oculus CTO,並且利用職位之便復制關鍵信息,間接幫助Oculus Rift、Oculus Touch的面世。這聽起來是很大膽的指控,事實上陪審團、法官確實沒有採信,雖然Oculus需要賠償五億美元,但是犯法行為在於創始人Palmer Luckey的觸犯保密條例、非正當機密交易。 ZeniMax得勢後非常苛刻,向法院申請針對Oculus產品全面禁制令,但顯然這沒有得到法官的支持,並且還將之前的五億罰金減半。最新的消息是,兩家公司都將案件提交到美國第五上訴巡迴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ifth Circuit),看起來誰都不願意接受目前的結果,但奇跡是就在上訴中的這時候,Oculus、ZeniMax似乎已經達成和解協議,雖然可能會有讀者表示這是很容易預料到的,因為最早ZeniMax起訴的時候就顯得咄咄逼人,配合申請產品禁制令來看簡直就是逼你無路可走出來談判。 現在尚不明確兩家公司達成和解的條件如何,但很難想像在Oculus拒絕出血的前提下,ZeniMax會撤訴並主動和解。兩家公司目前都已經對此發表簡短的聲明,雙方都表示對於目前的和解條件感到滿意,當然在字眼上,ZeniMax表示會繼續保護知識產權,而Oculus表示很高興能將過去拋下、繼續打造虛擬現實產品。來源:超能網

明年將有升級型號的Oculus Rift S,提高分辨率、追蹤更敏銳

以前我們在報導當中多次褒贊過Oculus Rift的設計、體驗,在很多方面我都覺得他要超過競爭對手HTC Vive,包括體積小巧、外形流暢、設計優雅、使用方便。在虛擬現實體驗方面,我們應該要搞清楚,很多讀者喜歡強調分辨率、刷新率這些指標,但其實我覺得外觀、重量、設計、便利性體驗這些才是最重要、最直接的,一切背後的考量都要讓位於這些因素,所以我經常說,如果不是因為無法佩戴眼鏡來玩,我覺得Oculus Rift會是一部我無法離開的設備,當然,這是建立在擁有充分游戲可以玩、電影可以看的前提。 之前我們報導過在Oculus內部的路線斗爭當中,為基於桌面端的高性能方案背書的Brendan Iribe似乎已經失去支持,因為內部已經取消Oculus Rift 2的開發計畫,而且他自己將會離開公司,但非常好的消息是,這並非意味着Oculus Rift系列產品的死刑,至少根據TechCrunch的報導來看,Oculus還在准備Oculus Rift的後續更新設備,但這並非是那種極具野心的「Xbox One X」類型的更新,而是「Oculus Rift S」這樣的定位,會在一定程度上強化,比如說提高分辨率、強化Inside-Out追蹤體驗,並且會在明年發售。 TechCrunch表示目前Facebook的戰略很堅定,那就是奉行更加「Accessible」的產品以及針對產品的改進,而不會再貿然選擇太冒進、太曲高寡合的戰略,這在現在來說無疑是正確的,像是Oculus Go、Oculus Quest才能幫助Oculus生存地更好,而不是一台星河級別的無敵戰艦,後者唯一有可能留在世界上的痕跡就是新聞頭條,然後很有可能會無人問津。 不過比較八卦的是,根據RoadtoVR的報導來看,似乎Brendan Iribe跟Facebook的分歧還是比較劇烈的,他似乎到現在還沒有理解公司做出的在我們外行看來很容易理解的決定,並且表現出「Unhappy」,他到現在依然認為輕松、易獲得、低門檻的體驗能夠獲得的僅僅是受妥協的體驗(Compromised Experience),並且覺得目前的策略雖然能夠帶來短期的用戶增長,但是會犧牲舒適度跟性能,好吧這倒是見仁見智。來源:超能網

聯想Mirage Solo頭盔抄襲PS VR?聯想稱已經買了索尼的專利授權

索尼公司不僅推出了很多高(mai)大(bu)(qi)上的產品,工業設計在眾多公司中也是頂級的,前兩年推出的PS VR頭盔雖然是當時三大VR頭盔中規格最弱的,但銷量是最高的,而且也是最好看的。PS VR簡潔、時尚的設計也吸引了不少同行模仿,聯想推出的Mirage Solo VR頭盔被人吐槽抄襲了PS VR,不過聯想表示他們是獲得了索尼正版授權的,兩年時間里是可以使用索尼的外觀設計的。 索尼的PS VR主要是給PS4主機用的,不想HTC Vive及Oculus Rift那樣面向PC平台,規格也弱了一點,但是PS VR的設計比後兩者要好看,外觀簡潔、時尚,而聯想今年初也宣佈了Mirage Solo VR頭盔,後者是基於谷歌Daydream平台的,產品今年5月份正式上市。 不過Mirage Solo VR頭盔已上市就引發了爭議,批評者認為它抄襲了索尼PS VR的設計,外觀及設計風格都有模仿PS VR的嫌疑。 Mirage Solo VR頭盔 這事到今天有了轉機,索尼宣佈他們與聯想達成了授權協議,允許未來兩年裡聯想使用索尼的外觀專利授權。索尼的首席法務官Riley Russell 指出,「PSVR的工業設計受到了廣泛好評,是PlayStation工程師多年辛勤工作的結果。」 這次的合作背後顯然是聯想要付錢的,不過雙方並沒有公佈具體的協議,聯想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價還是未知數。 來源:超能網

基於PC端的Oculus Rift 2已經取消,創始人兼CEO即將離職

談到Oculus,大家最熟悉的可能是Palmer Leckey、John Carmark,但其實大家應該同樣要知道Brendan Iribe,他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首席執行長,2016年年底的時候Oculus公司內部劃分桌面端、移動端兩支業務團隊,Brendan Iribe就負責領導其中的桌面業務團隊,順便在數月後的ZeniMax案件當中一道成為被告。正如你知道的,事實上近兩年Oculus並沒有推出接替Oculus Rift的桌面端產品,反而是移動端團隊的業績節節高,Oculus Go、Oculus Quest都是定位準確的產品,售價、體驗的平衡都不錯,另外接下來的Santa Cruz被大多數觀察者猜測是基於移動端的高性能產品,相比之下你會看到桌面端團隊似乎一直默默無聞。 如果你都認為這在職場是非常不正常的舉動話,你的感覺是沒有錯的,根據昨晚TechCrunch的消息,Oculus內部的消息源告知稱公司已經在上週決定取消基於桌面端的Oculus Rift 2的產品計畫,這位消息源還表示Brendan Iribe關於公司未來的道路的看法跟目前Facebook執行團隊有基本性的南轅北轍,前者對於公司目前戰略當中的「Race to the Bottom」的戰略根本不感興趣,或者說不認同,他最感興趣的依然是性能表現(Performance)。你可想而知在Oculus的內部會有多少資源向他傾斜,而缺少產品、數據的支持,他的話語權會被限制地越來越少,最後的結果很有可能是胳膊擰不過大腿。 因此在昨天,曾經的Oculus VR CEO、Brendan Iribe宣佈將離開Facebook,並且這將是過去近20年當中頭一次真正的休息,他高度肯定Oculus的研究團隊,並表示就提高VR產品的硬件、核心體驗方面來說,Oculus擁有者這方面世界最好的團隊,並且他已經准備好充電、學習新的世界。而Facebook的一位發言人告知TechCrunch稱基於桌面端的VR產品其實依然在Facebook未來的路線圖當中,所以說起來被取消的應該是Oculus Rift 2單獨的產品而已,Brendan Iribe團隊的工作會被以後的研究繼續繼承。來源:超能網

如果你有部Oculus Go,就能看到NBA下賽季共26場實境3D VR比賽

經常看NBA的讀者可能會熟悉NextVR,這家虛擬現實串流直播公司是NBA的官方合作夥伴,目前已經開始常規賽的2018-2019賽季已經是雙方合作的第三賽季。在本週三的時候NextVR發佈官博表示新賽季的虛擬現實球賽訂閱觀看服務拓展到Oculus Venues應用的支持,就是說現在可以在Oculus Go、Gear VR看到NextVR提供的服務,算上之前提供支持的還有Google Daydream、Microsoft Mixed Reality、HTC Vive、Oculus Rift,算是很豐富的。 另外訂閱NBA官方服務League Pass服務的球迷能夠看到的全景3D(Stereoscopic 3D)比賽將會更加多場次,常規賽階段有26場比賽。可能大家會覺得為什麼才區區26場比賽?因為畢竟不可能82場常規賽場場都能提供全景3D比賽的,大部分都是虛擬現實環境的2D比賽,全景3D是少數,而對於普通用戶來說,還是能夠看到四場免費試播的全景3D虛擬現實比賽。 我們來看看賽程,第一場能夠提供全景3D效果的是10月21日的金州勇士、丹佛掘金,然後勇士第二天就需要打太陽隊,然後是11月4日的湖人打猛龍,然後再11月11日這天,我的主隊:波士頓凱爾特人會對決開拓者。然而奇怪的是聖誕大戰似乎沒有安排,12月19日的勇士打完爵士後,就直接是12月30日的76人打開拓者。說真的現在很久沒看球賽真的不知道這些球隊裡面還有哪些球星,如果是以前的額話,湖人打熱火、湖人打灰熊、湖人打尼克斯、凱爾特人打籃網、小牛(現在已經叫做獨行俠)打馬刺都應該是很多人看的,但是現在都已經不知道他們的頭號球星是誰。 來源:超能網

作為頭戴的無線纜小夥伴,Oculus Quest性能接近Xbox 360/PS3

Oculus看起來最近都走在正確的道路上,Oculus Go、Oculus Quest都是更貼近我們、更值得普通玩家去嘗試體驗的小玩具,跟全知全能、500美元的Oculus Rift相比,擁有明確定位、使用方便無線纜、捆綁手柄的399美元的Oculus Quest理應受到看好。 然而作為一款標榜游戲體驗的Standalone Headset,雖然我們知道它能擁有比搭載高通驍龍820的Oculus Go更好的體驗,但是我們目前並不清楚它的配置。盡管如此,現在你能形象感受它的性能如何:跟上世代家用機PlayStation 3、Xbox 360類似。聽起來你可能有些穿梭時間的感覺,畢竟我們都知道第七代家用機發售的時間接近是十年前,但盡管如此,它們曾經是擁有那麼多經典的、優化出色的經典作品,作為頭戴無線纜設備的定位,在功耗、散熱、成本綜合考量後,必須要說這份機能其實還是讓人驚喜的。 但如果你已經在想象絕佳的頭戴游戲體驗的話,這里必須要潑你的冷水,因為實際上即使性能接近,它們需要做的工作實際是差很遠的,因為當年的要求其實是1280*720*30FPS,但是在虛擬現實設備當中,無論是分辨率還是幀率,這都是遠遠不夠體驗的及格線的,但是對於Oculus Quest,它需要渲染的分辨率是2560*1280,這遠遠超過當年、甚至是現在的PlayStation 4的標准,而且幀率要達到72 FPS才能避免運動不適感,如果你還沒有對這種天差地別的壓力感到驚訝的話,卡馬克還表示Oculus Quest還需要處理MSAA 4x,這份壓力真的不低。所以因為優化的壓力,Oculus Quest能夠帶動的畫面不會太優異,甚至接近《小豬佩奇》都不足為奇。    來源:超能網

Facebook和RED聯手發佈Manifold陣列VR相機:16個8K傳感器

早在去年的5月份,Facebook就宣佈要開發基於Facebook Surround360技術的VR相機產品,在今年的5月份Facebook又與RED Digital Cinema建立合作夥伴關系,以便開發全新的Surround360相機;而在最近的Oculus Connect 5上,除了Oculus推出新款一體式VR頭顯Quest,Facebook和RED聯手發佈了這款名為Manifold的球形陣列VR相機,它由16個RED的Helium/氦8K傳感器組成並允許360度的6Dof/6自由度捕獲圖像,可以拍攝360度、60FPS的VR視頻,並完全保留深度信息。 Facebook&RED Manifold 簡單地說,就是Manifold可以在特定的空間內同時拍攝多個角度的視頻,並且可以從視野內的任何方向生成無限的透視角度;在使用Oculus Quest等擁有6自由度的VR頭顯觀看Manifold拍攝出來的視頻時,隨着觀看者的位置移動,其視角也會隨之移動,提供更進一步的沉浸式體驗——使用者甚至可以「參與」到其中去。 Manifold是一個由16個RED Helium 8K傳感器組成的球形陣列,使用了定製的施耐德180度魚眼鏡頭(8mm,F4.0),以及用於電源、控制和數據傳輸的單根SMPTE 304M規格線材。 在使用方面也相對靈活,控製器和儲存單元最遠可以離攝影機100米,5個12g SDI視頻輸出口用於監控或第三方軟件處理,多個第三方儲存設備可以提供1個小時或更長的錄制時間;錄製出來的視頻編輯器需要使用Adobe、Foundry和OTOY的軟件處理。 Facebook和RED分享了Manifold的硬件設計和技術規格,但是尚未透露其售價和發售日期,他們表示「Manifold的開發已經取得了重大進展,我們還繼續走在商業可用性的道路上」即產品還沒有達到商業化可用的程度,仍有待開發。來源:超能網

Oculus再推新款一體式VR頭顯Quest:為gaming而生,明年開賣

現在消費級的VR設備,已經開始從原來依賴高性能PC,轉向可以獨立運算的一體式 (standalone)設備了,這大幅降低了消費者體驗VR的門檻,繼年初與小米合作的Go之後,Oculus在今天公佈了他們又一款一體式VR頭顯:Quest。 「Quest」這個詞,大家一般在游戲名稱聽得多,電子產品很少會用這個稱呼,當然Oculus把它用在自家的VR設備上,不難知道這是寓意讓大家探索VR世界,而且心設備也確實是為VR游戲應用而生的, Oculus Quest不同於Rift和Go那平直的正面,換用更圓弧邊緣的設計,並在四個角落加入攝像頭,用於探測空間環境,可以達到4000平方英呎,而頭顯的佩帶方式則與Go一樣,內置更好的揚聲器,整機配色則用回黑色。 至於內置硬件方面,Quest保持與Go一樣的1440x1600每個眼的屏幕,但可以調整鏡片位置,而頭顯的處理芯片沒有公佈,應該是來自高通提供,或為驍龍835?845?,另外新頭顯標配的是Touch雙手體感控製器,可以支持Insight Tracking動作捕捉技術。 單憑外觀和硬件升級自然還不夠gaming,所以Oculus還為Quest頭顯准備了與ILMxLAB合作的星球大戰VR游戲《Vader Immortal》,這個是玩家模擬手持光劍與星戰經典反派大BOSS達斯·維達對抗的格鬥游戲,看起來還是挺燃的,該游戲將在2019年推出。 Oculus Quest將於明年春季上市,售價為399美元,比199美元的Go貴很多,但比Rift便宜,恰好是中階的定位,也難怪甚至Oculus母公司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表示,這個新頭顯完整了Oculus第一代(VR)產品。來源:超能網

Valve公佈Knuckles EV3體感手柄,設計更細膩但依然Dev-Only

雖然作為產品,Oculus Rift、HTC Vive的繼任者還沒到來,但是配件領域從來沒有停止過前進,無論是小扎還是小G都在研究更好的體感輸入方面。Valve在六月份時候公佈新款Knuckles EV2.0體感手柄的時候就表示已經在開發者反饋的基礎上實施「數百項修改」,在這巨大的數字背後,Knuckles EV2.0手柄跟以前仿佛鋼鐵俠掌心雷的造型相比確實已經有很大改動,整體造型完全大改,變得更容易貼合手掌、更容易握持,同時通過新的傳感器實現新的輸入方式。昨天Valve在社區公佈相對來說「小改」款的Knuckles EV3,雖然仍舊是Dev-Kit產品的性質,但是已經有改善體感輸入、握持體感設計、電池續航,整體看起來比以前更像消費產品。 更新日誌來看,首先相對於之前「革命」性質的Kunckles EV3.0,Kunckles EV2.0的質量會更加好,在固定手掌的設計方面增加松緊調節的束帶,扳機反饋振動更加強烈,按鍵面板重新設計已避免誤觸,握持力度傳感器更加精確,並且在續航方面提升大致兩小時的水平,即完全充滿電後能夠使用七至八小時,一般來說在用完電之前可能你的體力會更早枯竭,如果是玩體感游戲的話。 不過有些顯得遺憾的是,雖然Valve在社區日誌當中表示現在的Knuckles EV3.0相比以往會提交給更多的開發者,並且希望開發者盡可能來申請測試資格,但是全文沒有提高何時作為正式產品面向消費者到來,要知道跟現在HTC Vive附贈的體感手柄相比,Knuckles EV3.0簡直像是未來的科幻產品。來源:超能網

被擱置的Xbox VR其實成像素質並不賴,但最好待無線纜成熟後

如果PlayStation 4能夠營造足夠好的虛擬現實體驗,那麼很容易順其推導的邏輯是:性能更強、其他體驗沒有短板的Xbox One X沒有理由無法實現更好、哪怕是一致的體驗,但現實是在兩年前的時候我們真的以為Project Scorpio能夠帶來理想的虛擬現實體驗,直到不久前的六月份,微軟承認已經沒有在這項計畫方面繼續投入。大家覺得可能沒太多可惜,畢竟這並非家用機的使命,但是跟Oculus Rift同床共枕的我就覺得遺憾,最近CNET站點就為此撰文來還原當時是什麼驅使微軟放棄這項計畫。 雖然微軟沒有直接說,但是無論是猜測,還是從編輯Ian Sherr的字里行間都能看出微軟確實曾經將項目進展到具體的機器運轉階段。Ian Sherr表示根據熟悉這項計畫的消息源,微軟的原型設備的屏幕素質其實還蠻不錯(這里的原文有些模糊,我覺得應該是指Xbox游戲運行在Windows Mixed Reality設備能夠保持的分辨率、刷新率還能接受,因為微軟不太可能完全由自己設計頭顯設備),但是沒有達到Oculus Rift、HTC Vive的水平(畢竟後者是目前的標竿),這里的「好」是針對主要對手:PlayStation VR的效果而言的, 而在今年的早些時候,微軟就開始告知合作夥伴們:Xbox VR項目將會中止,理由是微軟希望能在技術更加成熟的時候帶來虛擬現實體驗,比如說無線纜設備的成熟(這里可能不完全指技術,還應該包括成本,如果使用第三方技術然後出售價格不菲的配件則自然很難接受),CNET提供的數據是,目前要實現無線纜的體驗,大致要在原本的基礎上加價300美元左右,這對普通消費者,甚至是極客愛好者來說都是根本不用想的問題(等於新買台Xbox One) 要注意的是,微軟做的並非「Kill the Project」,而是「On Hold」,理論上說我們有可能在兩、三年後、隨着第九世代的Xbox到來,能夠看到能夠基於Xbox的虛擬現實頭顯。來源:超能網
搖瓶子真有趣 《半衰期:Alyx》更新液體物理引擎半衰期:愛莉克斯

搖瓶子真有趣 《半衰期:Alyx》更新液體物理引擎半衰期:愛莉克斯

今天(5月28日)Valve 為《半衰期》系列新作《半衰期:Alyx》更新至 1.4 版本,並為其更新了全新的【液體物理引擎】,現在游戲中的很多瓶子中都有了看起來相當真實的液體,並且如果玩家搖晃地過於強烈,還能把其中的液體給搖出來。 《半衰期:Alyx》全新液體物理引擎演示(via.Goutrial): 除了更新液體的物理引擎外,《半衰期:Alyx》同時也增加了巴西、捷克、匈牙利、意大利、波蘭、葡萄牙、烏克蘭、越南語字幕,此外返回主菜單時的 UI 出現速度也得到提升。 視頻截圖:

晚報|巫師系列售5千萬份 PS會免COD二戰、星戰前線2

各位讀者晚上好,這是今天的要聞回顧,為大家匯總一天的游戲要聞。今日要聞簡介如下。 要聞回顧: 1、《巫師》系列銷量突破5000萬份 官方:感謝相遇 期待重逢 CDPR宣布《巫師》系列全球總銷量突破了5000萬份。 新聞原文:點擊查看 2、《羞辱》廠商首作《Arx Fatalis》喜加一 還可領取《羞辱2》等畫集 《羞辱》開發商Arkane Studios公布了他們的20周年紀念計劃,並上線了專題頁面。玩家可以前往注冊並領取Arkane Studios的第一款游戲《Arx Fatalis》(PC版)以及《The Art of Arkane》數字畫集。 專題頁面>>>> 新聞原文:點擊查看 3、獅門影業官宣:「大魔王」凱特·布蘭切特加盟《無主之地》電影版 飾演莉莉絲 獅門影業官宣「大魔王」凱特·布蘭切特已加盟《無主之地》電影版,並飾演莉莉絲一角。 新聞原文:點擊查看 4、傳聞:《生化危機8》原計劃明年1月發售 或因疫情延期 此前曾准確爆料過《生化危機7》多種細節,以及《生化危機3:重製版》部分信息的大佬Dusk Golem近日再次在推特爆料了關於《生化危機8》的信息。 Dusk Golem表示:「《生化危機8》本應在2021年1月發行,由於受到疫情的影響,一系列計劃流程發生了改變。我的猜測是,(《生化危機8》)最終的發行時間將在(2021年)1月下旬至3月之間。」 新聞原文:點擊查看 本文由遊民星空製作發布,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更多相關資訊請關註:使命召喚專區來源:遊民星空

慘遭Steam下架游戲《每賣一份我就喝杯水》再次開售

  《每賣一份我就喝杯水(Each Sale I Drink a Glass of Water)》是一款近似行為藝術的惡搞游戲,此前上架Steam吸引了不少玩家的目光,進而又因互動性不足被下架。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本作新版本已重新上架Steam,並開啟了搶先體驗。   據開發者介紹,搶先體驗模式將持續一年,每周五會更新喝水視頻,或是為了規避互動性不足的問題,新版還加入了小游戲《Jetpackin' Heat》。游戲售價12元,有興趣參與Steam上最古怪的游戲/實驗當中的玩家可點擊前往Steam頁>>>> 來源:遊俠網

「美食博主」PlayStation教你做《我的世界》蛋糕

  游戲界的「美食博主」PlayStation日本官推今天(5月25日)分享了新的一期「游戲飯(ゲーム飯)」的教學視頻,這一次教大家做的是《我的世界》里的蛋糕。   這一次的《我的世界》翻糖蛋糕比上一次的《生化危機7》貝克家的內髒鍋在視覺上要好太多,這一次的成品看起來非常美味,有興趣的玩家不妨嘗試一下。 【游俠網】「美食博主」PlayStation教你做《我的世界》蛋糕   視頻截圖: 來源:遊俠網
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 – 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

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 – 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

萬年之峰,聳立世界屋脊。庚子夏初,決戰地球之巔。2020年5月27日,中國人又一次登上世界海拔最高的珠穆朗瑪峰峰頂。舉世矚目,期待中國給出「世界高度」新答案。珠峰見證——一群頑強、樂觀、奉獻的勇士,以堅韌不拔的意志、拼搏到底的勇氣,戰高寒、克缺氧、斗風雪,不登頂,誓不休。 時代見證——與時間賽跑,與壓力抗爭,經過兩個多月的艱苦拼搏,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成功登頂測量,標志着2020珠峰高程測量取得關鍵性勝利。 守護地球「第三極」 青藏高原,高天厚土。珠穆朗瑪,世人敬仰。 2020年4月30日,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中國莊嚴向世界宣布:正式啟動2020珠峰高程測量! 這是時隔15年後,我國再次重返珠峰之巔測高,也是新中國建立以來開展的第七次大規模的測繪和科考工作。 日出時分,用超遠攝鏡頭拍攝的珠穆朗瑪峰(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此次測量也是2015年尼泊爾發生8.1級地震之後,我國全面開展的首次綜合珠峰高程測量活動。」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大地測量與地球動力學研究所所長、2020珠峰高程測量技術協調組組長黨亞民說,「這次地震對珠峰高程的影響,目前在國際上仍存爭議,中國測繪科學家應當在珠峰現場,給世界一個答案。」 6500萬年前,青藏高原在板塊的碰撞中隆起。這座依舊在劇烈變化的年輕高原,仍在深刻影響人類的生活。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進發。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青藏高原作為氣候啟動區,塑造了當今亞洲或北半球的氣候環境格局,其抬升或下降,對大氣環流和氣候環境格局將產生不同影響。」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高登義解釋,「而珠峰高程數據對探究青藏高原的變化,是重要的支撐。」 只有更深刻地了解,才能更深切地守護。 2004年,珠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生物圈保護區網絡。近年來,珠峰生態環境持續向好。此次測量數據可用於地球動力學板塊運動等領域研究;精確的峰頂雪深、氣象和風速等數據,將為冰川監測、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研究提供第一手資料。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成功登頂。新華社特約記者 邊巴 攝 在測量過程中,生態環保理念貫穿營地的每一處,紮根在每名隊員心中—— 在營地,廁所採用環保型材料,糞便被乾粉式除臭劑加速降解; 每個帳篷里都擺放垃圾桶,隊員們自覺把垃圾丟到桶里,整個營地及帳篷內見不到被隨意丟棄的垃圾; 所有高海拔營地的生活垃圾都將被轉運到大本營分類處理,測量登山隊員甚至被要求攜帶尿壺…… 「越向上,越有種敬畏之心,深感保護這片淨土的責任更重了。」自然資源部第一大地測量隊(簡稱「國測一大隊」)隊員陳新超告訴記者:「只有了解清楚珠峰,才能更好地保護珠峰。」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登臨生命禁區 在藏語中,「珠穆」有「女神」「仙女」之意,這座屹立在喜馬拉雅山脈中部的高大雪峰並不容易親近。 山腳下海拔四五千米的工作環境,山體上變幻無常的天氣,無時無刻不考驗着測高勇士們的意志。 知難而上,只為不辱使命。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暴風雪。」從海拔7790米的一號營地下撤後,國測一大隊隊員王偉擦着臉上的雪水和汗水說道。 為趕上5月22日的沖頂窗口,20日當天滿27歲的王偉和隊友們頂着十級大風和強降雪,闖過了海拔7500米、有「大風口」之稱的攀登路段。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為此次測量,承擔登頂測量任務的測量登山隊從1月12日起就在北京展開集訓。隊伍每天6點起床出操跑步,氣溫常低至零下10攝氏度。王偉說,自己到現在的跑量已經達到580公里,經常把腿練腫了,好了後就繼續練。 「當然遺憾!不遺憾是假話。」王偉雖然最終落選沖頂組,但他說,從沒想過放棄。看到隊友完成任務,就像自己登頂了一般。 「我們懷着共同的信念和目標,因為我們身後是全國人民的期待。」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長次落說。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在登頂測量中,為保證數據收集質量,次落等8名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停留150分鍾,創中國人在珠峰峰頂停留時長紀錄。 「這不是簡單一個紀錄,在空氣稀薄地帶,每多停留一分鍾,都增加一絲危險。」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總指揮王勇峰說:「為了祖國的事業,隊員們心甘情願付出巨大的犧牲。」 5月27日,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總指揮、國家體育總局登山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勇峰(右一)在和測量登山隊隊員通話。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 同心山成玉,協力土成金。 在登頂測量階段,登山的後勤和安全保障主要由藏族高山向導承擔。修路隊承擔着更多風險。在21日的峰頂修路嘗試中,隊員在海拔8000米處遇到約一米深的積雪。因山上的流雪險些使隊員多吉發生沖墜,作為修路隊隊長的邊巴扎西,在保護多吉時頭部受傷流血。 在第六次修路嘗試中,修路隊員們在海拔7790米的大風中幾個人擠在一頂帳篷里緊緊抓着帳篷杆避風。即便如此,大家還是小心護衛着峰頂測量要用的儀器,生怕儀器受到絲毫損傷。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從3月2日起,50多名國測一大隊隊員便來到珠峰地區,進行珠峰高程測量前期水準測量、重力測量、GNSS測量等工作。高寒缺氧的環境下,有的隊員從來沒睡過一個安穩覺,夜裡喘不過氣,一個驚醒就從床上坐起來。 沒有人後退。 「苦是苦,但我們是用腳步丈量祖國土地的人,要承擔起為祖國建設先鋒開路的責任。」國測一大隊隊員吳元明說。 「珠峰在藏族人民心中有着神聖的地位,也是全中國人民的驕傲、全人類的聖地。」邊巴扎西說:「能在這項國家事業中奉獻力量,我很幸運。」 勇攀創新高峰 「峰頂冰雪深度測量是我們國家珠峰高程測量的關鍵環節,可不能在設備這關掉鏈子。」 2019年5月,國測一大隊項目部主任柏華崗接到為2020珠峰高程測量調研峰頂冰雪探測雷達設備的任務後,連續在兩家國外企業那裡吃了閉門羹。對此他非常着急。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國測一大隊副隊長張慶濤解釋,珠峰峰頂有長年不化的冰雪層。冰雪層深度或會隨氣候變化而變化,可作為區域氣候變化的風向標之一;岩面高程更為穩定,能反映珠峰地區的板塊運動情況。 「這兩方面的關鍵數據,只有登頂測量才能獲得。我們能夠登頂測量,也必須向全球科研界提供精確的各項數據。」張慶濤說。 去年6月,柏華崗來到青島,與一家國內廠家接洽。為了讓設備能同時獲取位置信息和雪深數據功能,且輕便、易攜、耐磨、抗寒,研發團隊先後進行了低溫儲存實驗、抗跌落實驗等多項實驗。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從海拔8300米的突擊營地出發。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光外殼就換了兩次,裡面的程序換了4次。」今年4月中旬,柏華崗在珠峰大本營拿到了廠家送來的最終版設備,並在營地周邊的冰雪面上成功進行了設備測試。 「跑了快一年,值了!」柏華崗說:「用我們國家自己的設備,心裡自豪、踏實!」 在這次珠峰高程測量中,國產裝備「大顯身手」,大量設備在可靠性和精度上都比2005年有了質的提高。 「2005年時,GNSS衛星測量主要依賴GPS系統。今年,我們將同時參考美國GPS、歐洲伽利略、俄羅斯格洛納斯和中國北斗這四大全球導航衛星系統,並且會以北斗的數據為主。」國測一大隊隊長李國鵬說,GNSS衛星測量是珠峰測高中的重要一環。在珠峰峰頂,GNSS接收機能通過衛星獲取平面位置、峰頂雪面大地高等信息。 「這也是對北斗系統的一次測試,相關數據可提高衛星的定軌精度。」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陳剛說,目前,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已在全球組網成功,珠峰峰頂的巔峰測試成功,對於全球北斗用戶來說,這也是振奮人心的消息。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進發。新華社特約記者...
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 – 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

無懼風雪 不止攀登 – 記2020珠峰高程測量

萬年之峰,聳立世界屋脊。庚子夏初,決戰地球之巔。2020年5月27日,中國人又一次登上世界海拔最高的珠穆朗瑪峰峰頂。舉世矚目,期待中國給出「世界高度」新答案。珠峰見證——一群頑強、樂觀、奉獻的勇士,以堅韌不拔的意志、拼搏到底的勇氣,戰高寒、克缺氧、斗風雪,不登頂,誓不休。 時代見證——與時間賽跑,與壓力抗爭,經過兩個多月的艱苦拼搏,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成功登頂測量,標志着2020珠峰高程測量取得關鍵性勝利。 守護地球「第三極」 青藏高原,高天厚土。珠穆朗瑪,世人敬仰。 2020年4月30日,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中國莊嚴向世界宣布:正式啟動2020珠峰高程測量! 這是時隔15年後,我國再次重返珠峰之巔測高,也是新中國建立以來開展的第七次大規模的測繪和科考工作。 日出時分,用超遠攝鏡頭拍攝的珠穆朗瑪峰(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此次測量也是2015年尼泊爾發生8.1級地震之後,我國全面開展的首次綜合珠峰高程測量活動。」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大地測量與地球動力學研究所所長、2020珠峰高程測量技術協調組組長黨亞民說,「這次地震對珠峰高程的影響,目前在國際上仍存爭議,中國測繪科學家應當在珠峰現場,給世界一個答案。」 6500萬年前,青藏高原在板塊的碰撞中隆起。這座依舊在劇烈變化的年輕高原,仍在深刻影響人類的生活。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進發。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青藏高原作為氣候啟動區,塑造了當今亞洲或北半球的氣候環境格局,其抬升或下降,對大氣環流和氣候環境格局將產生不同影響。」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高登義解釋,「而珠峰高程數據對探究青藏高原的變化,是重要的支撐。」 只有更深刻地了解,才能更深切地守護。 2004年,珠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生物圈保護區網絡。近年來,珠峰生態環境持續向好。此次測量數據可用於地球動力學板塊運動等領域研究;精確的峰頂雪深、氣象和風速等數據,將為冰川監測、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研究提供第一手資料。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成功登頂。新華社特約記者 邊巴 攝 在測量過程中,生態環保理念貫穿營地的每一處,紮根在每名隊員心中—— 在營地,廁所採用環保型材料,糞便被乾粉式除臭劑加速降解; 每個帳篷里都擺放垃圾桶,隊員們自覺把垃圾丟到桶里,整個營地及帳篷內見不到被隨意丟棄的垃圾; 所有高海拔營地的生活垃圾都將被轉運到大本營分類處理,測量登山隊員甚至被要求攜帶尿壺…… 「越向上,越有種敬畏之心,深感保護這片淨土的責任更重了。」自然資源部第一大地測量隊(簡稱「國測一大隊」)隊員陳新超告訴記者:「只有了解清楚珠峰,才能更好地保護珠峰。」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登臨生命禁區 在藏語中,「珠穆」有「女神」「仙女」之意,這座屹立在喜馬拉雅山脈中部的高大雪峰並不容易親近。 山腳下海拔四五千米的工作環境,山體上變幻無常的天氣,無時無刻不考驗着測高勇士們的意志。 知難而上,只為不辱使命。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暴風雪。」從海拔7790米的一號營地下撤後,國測一大隊隊員王偉擦着臉上的雪水和汗水說道。 為趕上5月22日的沖頂窗口,20日當天滿27歲的王偉和隊友們頂着十級大風和強降雪,闖過了海拔7500米、有「大風口」之稱的攀登路段。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為此次測量,承擔登頂測量任務的測量登山隊從1月12日起就在北京展開集訓。隊伍每天6點起床出操跑步,氣溫常低至零下10攝氏度。王偉說,自己到現在的跑量已經達到580公里,經常把腿練腫了,好了後就繼續練。 「當然遺憾!不遺憾是假話。」王偉雖然最終落選沖頂組,但他說,從沒想過放棄。看到隊友完成任務,就像自己登頂了一般。 「我們懷着共同的信念和目標,因為我們身後是全國人民的期待。」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長次落說。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在登頂測量中,為保證數據收集質量,次落等8名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停留150分鍾,創中國人在珠峰峰頂停留時長紀錄。 「這不是簡單一個紀錄,在空氣稀薄地帶,每多停留一分鍾,都增加一絲危險。」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總指揮王勇峰說:「為了祖國的事業,隊員們心甘情願付出巨大的犧牲。」 5月27日,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總指揮、國家體育總局登山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勇峰(右一)在和測量登山隊隊員通話。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 同心山成玉,協力土成金。 在登頂測量階段,登山的後勤和安全保障主要由藏族高山向導承擔。修路隊承擔着更多風險。在21日的峰頂修路嘗試中,隊員在海拔8000米處遇到約一米深的積雪。因山上的流雪險些使隊員多吉發生沖墜,作為修路隊隊長的邊巴扎西,在保護多吉時頭部受傷流血。 在第六次修路嘗試中,修路隊員們在海拔7790米的大風中幾個人擠在一頂帳篷里緊緊抓着帳篷杆避風。即便如此,大家還是小心護衛着峰頂測量要用的儀器,生怕儀器受到絲毫損傷。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珠峰峰頂開展測量工作。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從3月2日起,50多名國測一大隊隊員便來到珠峰地區,進行珠峰高程測量前期水準測量、重力測量、GNSS測量等工作。高寒缺氧的環境下,有的隊員從來沒睡過一個安穩覺,夜裡喘不過氣,一個驚醒就從床上坐起來。 沒有人後退。 「苦是苦,但我們是用腳步丈量祖國土地的人,要承擔起為祖國建設先鋒開路的責任。」國測一大隊隊員吳元明說。 「珠峰在藏族人民心中有着神聖的地位,也是全中國人民的驕傲、全人類的聖地。」邊巴扎西說:「能在這項國家事業中奉獻力量,我很幸運。」 勇攀創新高峰 「峰頂冰雪深度測量是我們國家珠峰高程測量的關鍵環節,可不能在設備這關掉鏈子。」 2019年5月,國測一大隊項目部主任柏華崗接到為2020珠峰高程測量調研峰頂冰雪探測雷達設備的任務後,連續在兩家國外企業那裡吃了閉門羹。對此他非常着急。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挺進。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國測一大隊副隊長張慶濤解釋,珠峰峰頂有長年不化的冰雪層。冰雪層深度或會隨氣候變化而變化,可作為區域氣候變化的風向標之一;岩面高程更為穩定,能反映珠峰地區的板塊運動情況。 「這兩方面的關鍵數據,只有登頂測量才能獲得。我們能夠登頂測量,也必須向全球科研界提供精確的各項數據。」張慶濤說。 去年6月,柏華崗來到青島,與一家國內廠家接洽。為了讓設備能同時獲取位置信息和雪深數據功能,且輕便、易攜、耐磨、抗寒,研發團隊先後進行了低溫儲存實驗、抗跌落實驗等多項實驗。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從海拔8300米的突擊營地出發。新華社特約記者 扎西次仁 攝 「光外殼就換了兩次,裡面的程序換了4次。」今年4月中旬,柏華崗在珠峰大本營拿到了廠家送來的最終版設備,並在營地周邊的冰雪面上成功進行了設備測試。 「跑了快一年,值了!」柏華崗說:「用我們國家自己的設備,心裡自豪、踏實!」 在這次珠峰高程測量中,國產裝備「大顯身手」,大量設備在可靠性和精度上都比2005年有了質的提高。 「2005年時,GNSS衛星測量主要依賴GPS系統。今年,我們將同時參考美國GPS、歐洲伽利略、俄羅斯格洛納斯和中國北斗這四大全球導航衛星系統,並且會以北斗的數據為主。」國測一大隊隊長李國鵬說,GNSS衛星測量是珠峰測高中的重要一環。在珠峰峰頂,GNSS接收機能通過衛星獲取平面位置、峰頂雪面大地高等信息。 「這也是對北斗系統的一次測試,相關數據可提高衛星的定軌精度。」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陳剛說,目前,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已在全球組網成功,珠峰峰頂的巔峰測試成功,對於全球北斗用戶來說,這也是振奮人心的消息。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向珠峰峰頂進發。新華社特約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