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x

800萬粉UP主進軍直播業務 B站直播破圈帶來了什麼

  「請所有排到老蕾的朋友往死里打,謝謝(doge)」   在知名UP主「LexBurner」(下稱「Lex」)5月1日晚間的直播還未正式開始前,一位熱情的真愛粉,以一種令人噴飯的方式,在直播間評論區幽默地祝福道。   這是一場充滿了歡樂氛圍的直播活動。   作為Lex正式簽約B站直播後的首秀,這位「新晉主播」先是與花少北、中國BOY、某幻君、紅橙滾滾幾位知名UP主進行了名為「王者榮耀之誰是臥底」的團建活動,後又與粉絲展開了「保護我方Lex」、「粉絲留言真心話」的互動。再加上中科院物理所、阿里巴巴、騰訊等「官號爸爸」不停刷禮物「蹭熱度」,B站官方還特別豪氣地送出了包括「百年大會員」在內的超豪華大禮包,這場直播活動可以說是非常有排面了。   20分鍾700萬,40分鍾1000萬,1小時1300萬……直播間不斷高漲、一度達到1600萬的人氣,讓Lex一舉登上了B站直播「手遊小時榜」、「小時總榜」No.1的位置。而這樣首秀即登頂的成績,放在B站直播的發展歷史上,也是非常少見的案例。 進軍直播界的B站動畫區頭部UP主   Lex是B站動畫區最具人氣的UP主,主攻方向是各種漫評和新番導視類視頻。自2014年在B站發布了第一部視頻以來,Lex憑借辛辣尖銳的文案、搞笑詼諧的解說風格、獨特的嗓音,獲得了大量動漫愛好者的關注,在B站的粉絲數目前已經達到了800萬,完全可以稱得上是B站動畫區UP主的代表。也因此,他不僅在2018年3月參加了B站在納斯達克的敲鍾儀式,還連續成為了2018年、2019年B站百大UP主,也是「bilibili十周年成就獎」的獲得者。   不過,Lex能有今天「B站動畫區一哥」的地位,並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獲得的成就。恰恰相反,這位頭部UP主為了創作好每一部視頻,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   尤其是在2017年成為全職UP主以後,Lex首先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保證視頻的質量,讓視頻內容能夠滿足處於不斷變化狀態的粉絲需求。而為了解決非常現實的個人生存問題,他不僅得獨自完成廣告主的對接、廣告內容的製作,還得考慮如何讓「防不勝防」的廣告內容,變得盡可能讓粉絲接受。   另外,由於Lex本人體質較弱,發燒感冒、咽喉炎早已是常客(還曾遇到過食物中毒),但這依然沒有影響到他視頻的正常更新。即便是在參加某些線下活動時遭遇了意外,Lex依然能在第一時間回歸到自己的內容創作工作中。   在光鮮亮麗的粉絲數背後,UP主這個職業所帶來的沉重一面,或許也只有同樣作為創作者的其他UP主們才能感同身受。同樣活躍在B站動畫區的知名UP主「瓶子君152」就曾公開表示,視頻內容創作是永遠無法一直保持超高質量的,像Lex那樣能夠一直保持較高的水準,並做到B站動畫區頂流的位置,幕後所付出的艱辛其實已經遠遠超出了很多人認知的范疇。   然而令不少粉絲感到意外的是,如今已經是B站動畫區頭部UP主的Lex,卻從今年年初的時候開始嘗試直播。從3月11日達成直播間700萬人氣,再到5月1日晚間直播間人氣突破1600萬,Lex用自己的方式有力證明了,那些依靠內容創作的而圈粉無數的UP主,其實也有能力將自己的粉絲轉化為直播間的流量和熱度。   換句話說,看似競爭激烈的直播行業,目前仍然存在非常大的發展空間。在未來j進軍直播界的UP主,恐怕也會在Lex的案例帶領下,變得越來越多。 在直播行業,開辟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中國的年輕文化形態,其實一直都處於變化的狀態。隨着年齡的增長,原本熱愛動漫遊戲的小小少年,可能也會對汽車、美妝、時尚、軍事產生濃厚的興趣。年輕人所喜愛的內容形式,也會從每周、每月甚至每年一更的長視頻,逐漸拓展到短視頻、Vlog、直播等更加多元的領域。他們對內容品質評判的標准,亦會從最初的「愛即是一切」,逐漸向專業化靠攏。   所以,我們當下最應該做的,是主動擁抱時代的變化。尤其是對於那些花費了巨大的經歷進行內容創作的UP主來說,如何做到保持個人風格的同時,通過各類方式與粉絲展開互動,並從中找到更適合自己未來發展的路徑,才是為自己開辟更廣闊天地的最佳路徑。   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在進軍直播界後,Lex這位頭部UP主的內容創作以及商業變現模式,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流量方面,B站官號「全家桶」(包括主站、直播、漫畫、大會員、會員購、游戲中心、線下活動等)為Lex直播間進行的一系列宣傳和聯動,還有名為「僅此一次」的B站豪華大滿貫禮包的發放,都為這位「新人主播」帶來了相當高的用戶關注,保證了Lex直播效果的最大化。   營銷策劃方面,無論是Lex在直播前通過個人B站動態的活動預熱,還是直播過程中Lex與粉絲的問答互動,以及在直播間里展開的「《王者榮耀》團建」、艦長群粉絲組團排位等活動的順利展開,背後都有專業運營團隊全程保駕護航。   另外在最為重要的商業運營方面,阿里巴巴、騰訊、王者榮耀等品牌主或游戲官號在直播間里刷禮物打廣告的「蹭熱度」行為,都為Lex帶來了更加豐富的變現方式,讓這位UP主人氣的商業轉化提供了更多行之有效的路徑。   從動畫區「知名UP主」再到「簽約主播」,Lex這位優秀的內容創作者,正在從原來的「單打獨斗」,逐漸轉為更專業高效的「集團化作戰」。這種在內容創作方式和商業模式等層面發生的變化,都為Lex個人成功開辟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而帶來這一系列變化的契機,歸根結底,還是在於B站從去年開始在直播領域的不斷發力。 B站直播的破圈,到底帶來了什麼?   前段時間,隨着中概股集體上漲、索尼4億美元投資等利好消息,B站市值正式進入了「百億時代」。這一時刻的到來,比B站董事長陳睿於2019年中提出的「三年內,B站市值要達到100億美元」的小目標,提前了許多。據B站最新的財報顯示,2019年Q4,B站不僅月均活躍用戶達到了1.3億,還首次實現了非游戲業務收入占比57%,超過了游戲業務收入——包括直播在內的新業務不斷壯大,是B站在保持用戶高速增長的同時,實現營收大幅增長的重要原因。   在剛剛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B站在直播領域的發力其實有目共睹。B站先是拿下LPL三年獨家直播權,重金簽下「直播一姐」馮提莫,目標直指電競用戶和秀場公會、主播,後又將頭部游戲直播經紀公司大鵝文化的三位創始人納入麾下,任職直播事業部,希望以此來建立良好且專業的直播運營體系。   這一系列的舉動都有力證明了,B站正在將直播視為下一個最為重要的業務增長點。   前段時間,疫情的影響讓線上用戶的娛樂變得異常旺盛,為直播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流量機會。面對極端環境,B站做出的不少深受年輕人喜愛的直播案例,包括聯合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光華學院等知名高校及教育集團推出的「停課不停學」專題、與摩登天空合作的「宅草莓」主題直播、聯合央視新聞開展7x24小時「共同戰疫」直播,以及即將於5月在B站直播學習區推出的「學海遨遊計劃」,不僅都進一步豐富了B站直播內容的品類,滿足了廣大年輕用戶多元化內容需求,而且也為整個直播行業的未來發展帶來了不少啟發。   實際上,憑借豐富的UP主資源優勢和平台的年輕化調性,目前許多希望布局直播市場的機構,包括博物館、音樂會、演藝明星、MCN公司,B站都成為了他們的第一選擇。   而B站在直播業務上的運營思路,則是在內容和品類上的破圈。   隨着B站在直播業務上的不斷投入,以及對頭部主播的大力培養,B站或許能夠依靠平台內部業務資源的高效協作,讓直播業務與社區之間形成更為緊密的生態閉環——那些活躍在B站社區內的龐大UP主資源,既是B站發力直播業務後的第一批受益者。   B站直播業務的快速發展,為更多類似Lex這樣的優質UP主帶來了更多的發展機會。它既讓UP主與粉絲們互動的方式變得更加緊密,也有效解決了粉絲人氣很難完成商業轉化的難題,為UP主的內容創作和個人職業發展提供了最為重要的保障。   ACGx相信,Lex這位UP主在未來將會通過更加合理的精力分配方式,在視頻製作和直播領域實現「兩開花」。而B站也會充分發揮自身的資源優勢,為中國直播行業的發展,帶來更多不一樣的創新玩法。​​​​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ACGx」(acgxclub)來源:遊俠網

FF7里的女裝大佬克勞德 女玩家心中永恆的姐妹花

  讓眾多玩家們苦苦等待15年的「史詩級大餅」《最終幻想7:重製版》,終於在前幾天於PS4平台正式發售了。   雖然這次發售的《最終幻想7:重製版》,只是圍繞米德加城而展開故事的第一章,然而憑借精美的畫面、革新的戰斗系統等新元素,這款游戲仍然獲得了不少媒體和玩家們的大量好評,完全可以說是2020年迄今為止最強的重製游戲。   不過,在相當一部分玩家,尤其是廣大女性玩家的心中,什麼分章發售、革新的玩法都是次要的。能在精美的游戲畫面下重新看到「女裝克勞德」,光憑這一點,花300多塊買這款游戲,其實已經算是值回票價。   (PS:這游戲實體盤現在某寶已經炒到了500多QAQ)   「女裝克勞德」,是1997年發售的《最終幻想7》游戲里出現的橋段。   原作劇情大概是這樣的:為了能夠順利進入唐·科尼歐的官邸,克勞德需要扮成女孩子來掩蓋自己的男子體態,除了必須穿上的女裝和假發之外,玩家還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繼續收集香水、內衣、化妝品、頭飾,以便提升女裝等級,讓克勞德看起來更加魅力四射。   假如玩家如果仔細看女裝克勞德的站立和移動姿勢,都能明顯地感受到十足的「女人味」。更絕的是,在穿上女性內衣的時候,克勞德還會一邊抱怨一邊淡然接受女裝設定,分明就是很享受的樣子……   在那個年代,《最終幻想7》的誕生為眾多玩家帶來了前所未有的3D化游戲體驗,在加上該游戲對人物形象的刻畫十分成功,所以在這款游戲正式發售後很長一段時間里,始終被許多游戲玩家捧為劃時代的「神作」。然而究竟有多少女性玩家被這款游戲折服,卻是一個未解之謎。   回顧游戲市場的發展歷史,除非是乙女游戲等有明顯市場指向性的產品,女性玩家群體雖然一直存在,但她們對游戲的內容需求其實很難會受到游戲廠商的重視。尤其是對於《最終幻想》這類游戲行業頭部IP而言,與其去發掘並迎合女性玩家,還不如在玩法、視效、故事等方面下足功夫,最起碼能夠保證游戲產品推出後的基本收益。   這樣的行業狀態,直到時間步入2000年以後,才發生了較為明顯的變化。   2005年,由SE社製作的3DCG動畫《最終幻想7:聖子降臨》在日本正式發售,首周銷量約為42萬套,消化率達到了令人驚訝的93.38%。甚至連一衣帶水的中國,都掀起了一股觀影熱潮。   之所以這部作品能夠獲得如此優秀的成績, 除了《最終幻想7》本身的IP號召力外,精美絕倫的動畫畫面,美型的人物設定,無疑都是加分項。隨着這部3DCG動畫不斷傳播的良好口碑,克勞德這位黃毛刺蝟頭帥哥的形象,也再一次深入人心——其中不乏大量從未玩過PS1版原作游戲的女性新玩家。   其實在《最終幻想7:聖子降臨》推出以前,克勞德的形象已經先後在1999年《神佑擂台》、2002年《王國之心》里發生過相應的調整和變化,但都沒有獲得特別多女性玩家的關注。   顯然,美型的人物設定,始終是打動女性玩家的重要利器。於是,從《最終幻想7:聖子降臨》里嘗到甜頭的SE社,也開始在各類衍生游戲產品開發過程中,有意強化這一版深受人民群眾喜愛的克勞德形象。   例如以文森特為主角的衍生游戲《最終幻想7:地獄犬的輓歌》,SE社與迪士尼聯合出品的游戲《王國之心》,講述扎克斯故事的衍生游戲《最終幻想7:核心危機》,將歷代《最終幻想》主角拉到一起「大亂斗」的《最終幻想:紛爭》……克勞德在這些游戲里出現的形象,基本都是沿用了《最終幻想7:聖子降臨》的造型。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前後移動游戲市場的崛起,智能便攜設備成為了游戲IP開拓藍海市場的重要平台。   為應對這一市場變化,SE社在《王國之心 mobile》《富豪街 Mobile》這類手遊產品,以及《最終幻想:節奏劇場》這類先後在3DS、IOS等平台發售的游戲中,都嘗試讓包括克勞德在內的眾多旗下游戲角色Q化,希望能夠以此來打開女性市場。   在這一時期,許多新入坑的女性玩家,對於「女裝克勞德」這一設定的認知,往往只是來源於網絡上的各類同人創作以及各自的社交圈。相比起原版游戲里「被迫女裝」的設定,為了與扎克斯或者薩菲羅斯獨處時更加般配,或者是與《最終幻想13》主角雷霆姐強行湊一對性轉CP,亦或是成為眾多粉絲心中的「總受」,可能才是讓「女裝克勞德」這一概念的存在更加合理的解釋。   畢竟各種同人作品中,換了發型、化了妝後的克勞德,看上去才是在二次元世界裡永遠值得大家信賴的姐妹。   迄今為止,我們仍未知道《最終幻想》系列游戲的玩家到底有多大比例是女性,SE社方面也從未公開披露過這一數據。不過從過去十多年時間里,SE社在《最終幻想》系列游戲的製作理念變化上看,女性玩家對於游戲產品的重要性已經是不言而喻。   一個最為典型的例子,2016年11月發售的《最終幻想15》,硬是拋出了「四位牛郎風格男性一起旅行」、「旅行過程中要用相機記錄下美好瞬間」、「一言不和就給女主強行塞便當」的設定,希望以此來討好女性玩家的意圖顯而易見。   而在最新發售的《最終幻想7:重製版》中,「女裝克勞德」的經典橋段,也因為老玩家(的惡趣味)和眾多女性玩家喜聞樂見的需求被進一步加強:克勞德不僅可以像原版游戲那樣裝扮為萌妹,而且根據游戲的玩法能夠解鎖3套不同的女裝,服裝設計也變得華麗了很多。   正所謂,女裝只有0次和無數次。   隨着這款游戲口碑的不斷發酵,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女性玩家,圍繞「女裝克勞德」展開新一波同人創作,讓這位前1st神羅戰士成為更多人心中永恆的姐妹。而《最終幻想》系列游戲製作理念發生的種種變化,也將會讓更多令女性玩家們感到滿意的元素,繼續呈現在我們的面前。​​​​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ACGx」(acgxclub)來源:遊俠網

Netflix如何靠世界觀設定 把真人劇《副本》改成動畫

  ​​題圖 / 副本:義體置換   本文由ACGx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前段時間,真人劇《副本》(Altered Carbon / 碳變)的衍生動畫電影《副本:義體置換》,在Netflix平台上正式與廣大動畫愛好者見面。   關於這部動畫電影的內容,其實並沒有特別值得一提的亮點。賽博朋克的世界觀設定,獨特風格的3DCG,高水準的動作設計,加上Netflix祖傳的血腥暴力元素,讓《副本:義體置換》在觀影過程中還是非常爽快。然而過於平淡,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幼稚的故事劇情,卻拉低了整部動畫電影的實際觀感,製作水平比賽博朋克神作《攻殼機動隊》還是差了一大截。   豆瓣6.8分的評價,其實已經能夠說明一些問題。   不過從IP開發的角度上看,《副本:義體置換》卻是一個特別有趣的案例。   從2018年2月推出的《副本》第一季,到2020年2月推出的《副本》第二季,再到一個月後推出的《副本》動畫版,主角武·科瓦奇的外貌一直在變化,性格特徵也因演員演技和內容載體的變化呈現出了一定的差異。   對於那些不了解《副本》世界觀的觀眾來說,估計他們是很難想象出以下四個角色,其實都是一個人。   在許多人的印象中,當一個IP進行影視化、動畫化、游戲化的開發時,都應該優先考慮作品的主角形象,包括外貌、性格、穿着等一系列元素,都保持高度的一致。之所以在《副本》的各種衍生作品中,主角武·科瓦奇會出現如此多的外貌變化,主要還是因為該IP的世界觀設定所致。   按照《副本》原作科幻小說中,人類已經能夠通過科技手段,將意識進行存儲和備份。於是當某個人在肉體發生衰老和死亡時,就可以將意識傳輸到另外一具肉體上,從而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永生。正是在這個世界觀設定下,《副本》的主角武·科瓦奇,就能十分方便的使用某一具義體(即肉體)進行冒險,包括他的行為舉止,包括聲音、嗜好,都受到該義體的生活習慣影響。   換句話說,無論是《副本》原作小說,還是以此改編的真人劇和動畫電影,Netflix在進行IP開發的過程中,都是讓作品的主角以武·科瓦奇這個名字展開故事——即便這些武·科瓦奇看起來都不一樣。   所以在《副本》真人劇第一季中,我們看到了一位成熟穩重的武·科瓦奇形象;在《副本》真人劇第二季,武·科瓦奇的膚色、個性,乃至演技(劃掉)都發生了新的變化;而在動畫電影《副本:義體置換》里,可能是導演、編劇都是日本人的緣故,武·科瓦奇的一言一行都透着一股濃濃的日式中二味道……   實際上,這是美國文創行業,在世界觀打造方面最典型的邏輯。   當我們回顧許多美國推出的經典IP時,就不難發現,美國的文創從業者往往更傾向於把某一種「精神」,利用名字、職業、符號等方式,作為IP世界觀拓展的重要途徑。   例如漫威漫畫最受歡迎的超級英雄「蜘蛛俠」,除了很多人熟知的彼得·派克外,還有其繼任者「小黑蛛」邁爾斯·莫拉萊斯,以及通過平行宇宙設定衍生出來的各種形態的「蜘蛛俠」,他們都通過不同的角度繼承了「蜘蛛俠」這個名號所代表的信念與精神。   相比起來,日本文創行業在進行IP世界觀創造的過程中,往往更傾向於圍繞某幾位固定的主角來展開故事,荒木飛呂彥創作的《JOJO的奇妙冒險》是為數不多的類似案例。從1987年漫畫正式與讀者見面時,無論是喬納森·喬斯達,還是空條承太郎,亦或是喬尼·喬斯達,發生在這些繼承了「JOJO」血脈角色身上的故事,才是讓這部漫畫形成龐大世界觀的關鍵因素。   在《荒木飛呂彥的漫畫術》這本書中,荒木飛呂彥提到,之所以新角色能夠不斷突破世界觀造成的局限,主要是因為角色的精神世界可以不斷發展,不斷成長,永遠都不會有成型的一天。   從這一點上看,Netflix在進行《副本》IP拓展的過程中,其實是藉助了原作世界觀設定的巧勁。在「人類意識可以隨意進入某個肉體」的設定下,Netflix完全可以放開手腳,讓不同的團隊,分別用自己的方式去講述發生在武·科瓦奇身上的故事。   雖然這些作品的主角名義上都是同一個人,但這些故事可以是特別美式的,可以是非常日式的,甚至讓這位「星際戰士」(原作小說稱為「特派探員」)強行性轉也不是不可能。從內容創作的角度上看,這些角色本質上都起到了「新角色」、「新故事」的作用,整個《副本》IP自然就有了很強的拓展性。   在這樣的框架下,《副本》衍生作品的內容形態和美術風格,於是就變得不受限制。做出《副本:義體置換》這種與原作小說和真人影視相對獨立的動畫,自然就不是什麼難事。   當然,《副本》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當真人劇第二季和衍生動畫口碑都接連折戟的現在,武·科瓦奇的偵探冒險故事到底還能不能以影像的形式繼續推進下去,恐怕只有看Netflix遍布全球的1.67億訂閱用戶到底有多喜歡這個IP,才能知道了。​​​​來源:遊俠網

在FF7重製版一片真香後,WAR3重製版又被鞭屍了…

本文由ACGx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3月2日,《最終幻想7:重製版》(Final Fantasy VII Remake)終於放出了試玩DEMO。而目前距離這款游戲的正式發售,也僅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作為Square Enix在2015年E3索尼發布會上放出的「史詩級大餅」,在經過官方宣布游戲分章節發售、游戲發售日向後延期一個月之後,這個試玩DEMO的推出顯得十分令人激動人心——如果算上最早在2005年E3上用《最終幻想7》製作的那場技術演示,廣大玩家們想親自玩到這款重製版游戲的美好願望,已經等待了將近15年。      好在從試玩DEMO的實際表現來看,《最終幻想7:重製版》實際的游戲質量仍然算是相當不錯。從人物、場景建模質量,再到加入了動作要素的TAB戰斗系統(雖然剛開始有點難上手),基本上都獲得了不少玩家的肯定——這盤冷飯炒得真香,簡直無法拒絕。   更令人噴飯的是,前段時間推出後反倒收獲一片負面評價的《魔獸爭霸3:重製版》,也被不少玩家拉出來「鞭屍」了。      看來,只要未來還有優質的「重製版」游戲推出,《魔獸爭霸3:重製版》的這個梗,怕是一時半會兒過不去了……    「炒冷飯」,是近些年來游戲行業避不開的話題。出於游戲製作成本、新游IP運營風險等方面的考慮,以及眾多游戲玩家們對老游戲的念念不忘,各種移植版、復刻版、高清版、周年紀念版、重製版游戲源源不斷地被各大游戲廠商推入了市場。而玩家們用真金白銀作出的反饋,則在悄然之中這股「炒冷飯」的風潮逐漸成為了游戲市場的主流。   從游戲運營的角度來說,在眾多「冷飯」游戲中,「重製版」應該是難度最大的一種。      一方面,由於能夠享受「重製」待遇的老游戲,通常都是經典中的經典,它在世界觀和人物設定、玩法和關卡設計方面本身就有着很好的底子,由此所做出來的游戲精品率自然就很高;另一方面,這些「重製版」游戲的本質,也是對游戲IP影響力的再度收割,如果做得好,那叫錦上添花,如果做得不好,那就是對IP的消耗,對游戲品牌會帶來相當大的負面影響。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看,這些「重製版」游戲的推出,理應會受到游戲廠商的重視——從這些游戲產品的宣發力度上,相信很多玩家都能看得出來。   然而問題在於,並不是所有「重製版」游戲都能稱得上是精品。在2019年《生化危機2:重製版》游戲的正式發售,讓不少玩家對「重製版」游戲的期待值大大提高之後,2020年1月暴雪的《魔獸爭霸3:重製版》,則因為各種滑稽的字體BUG、宣傳與實際游戲的巨大落差,又迅速拉低了廣大玩家對於「重製版」游戲的期待下限。      目前在網絡上,很多玩家將這種質量的低下,歸結為 「為了圈錢而圈錢,毫無誠意」。   誠然,項目在推進過程中的態度,是導致游戲質量參差不齊的直接因素。然而當我們從商業的角度再次審視這個問題時,就不難發現隱藏在其背後的深層問題,本質上是一筆生意賬。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果公司層面捨不得投入更多的資源,保證人力、財力都能切實地服務好游戲產品的製作,其實是很難讓這些「冷飯」重新大放異彩的。   就以目前廣受好評的兩款 「重製版」游戲《生化危機2:重製版》《最終幻想7:重製版》為例。這兩款游戲的一大特徵,就是在同樣的IP和故事框架下,利用當下最流行的同類游戲製作模式,包括更精細的角色建模、業界頂級的游戲引擎,以及時下最受玩家歡迎的玩法來重新製作。      於是,在《生化危機2:重製版》中,我們能看到CAPCOM將該系列游戲早期最具代表性的「監視器」視角,更換成了當下許多動作冒險類游戲都會使用的「第三人稱越肩視角」。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游戲操作方面,圍繞視角的改變所進行的一系列游戲內容的調整。     同樣的情況,其實也出現在了《最終幻想7:重製版》身上。游戲場景、戰斗模式的大幅度變化,讓這款「重製版」游戲變得更像是當下特別流行的動作RPG,而並非是當年利用指令操作的經典玩法。      游戲玩法的大幅度調整,讓這些「重製版」游戲看起來更像是一款披着經典IP皮的全新游戲。這不僅能吸引到大量新、老玩家的購買,其能獲得的預期收益,也因此有了足夠多的同類產品數據來參考,市場風險因此大大降低。正是在這樣的游戲產品研發思路基礎上,這些「重製版」游戲才能獲得更多的資源傾斜,更好的畫面、更棒的游戲UI設計、甚至更加優化的故事,才能呈現在廣大玩家的面前。   從同樣的角度上看,《魔獸爭霸3:重製版》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數年前流行的RTS游戲玩法現在已經衰落。而在同一大IP之下,玩家們已經能玩到《魔獸世界》《爐石傳說:魔獸英雄傳》兩款類型截然不同的游戲,即便是與RTS有着千絲萬縷聯系的MOBA,也有《風暴英雄》坐鎮。就以目前的游戲市場而言,《魔獸爭霸3》這款經典游戲,除了讓暴雪方面能夠重新布局相關的游戲競技賽事之外,其實並沒有太多進行大幅改編的空間和餘地,把一些游戲素材簡單高清化,似乎就變成唯一值得做的事情。      所以《魔獸爭霸3:重製版》成品質量不盡如人意的結果,只能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說到底,各類「重製版」游戲的開發和推出,終究還是一樁生意。在游戲開發成本不斷上升、游戲玩家的口味愈發刁鑽、新游戲IP開發速度越來越慢的現在,利用「重製」的辦法將經典游戲進行全新包裝,顯然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當下整個行業遇到的燃眉之急。然而這股重製風潮,能否有效改善整個游戲行業創意不足的問題,恐怕就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來源:遊俠網

音樂舞蹈養成 B站《夢想養成計劃》帶來了怎樣的驚喜

  ​​12月30日,B站正式宣布將獨家代理一款名為《夢想養成計劃》的游戲,引起了不少游戲玩家和游戲行業從業者的關注。相比起其它B站獨家代理的產品,這款游戲最特別的地方就在於,它是一款音樂舞蹈手遊,而這種游戲類型放在整個中國游戲市場中來看,都是較為少見的。   按照目前B站公開的信息,《夢想養成計劃》是由曾獲得無數玩家好評的音樂劇手遊《Lethe》原製作團隊打造,邀請了Onoken、千葉」naotyu-「直樹、長谷川大輔等日本頂級ACG作曲家加盟製作獨家曲目,以及行業內頂級偶像御用舞者參與編舞,製作陣容可以說是相當豪華了。   當然,作為一款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曲庫是否足夠豐富,是許多玩家首先會重點關注的核心之一。   ACGx看到,在《夢想養成計劃》推出的最新版本中,既有《極樂淨土》《虎視眈眈》《戀愛循環》等知名曲目,同時也有知名作曲家Onoken、TaQ、JOJO OP主唱親自製作的音樂作品,以及部分專屬街拍曲目和秀場曲目。豐富的數量、類型和較高的質量,顯然已經能夠滿足廣大玩家對游戲內容的基本需求,為該游戲的後續推廣運營過程產生足夠的驅動價值。 極具市場潛力的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   實際上,像《夢想養成計劃》這樣的音樂舞蹈類游戲,在當前的中國游戲市場里並不是一種特別熱門的游戲品類。   雖然十多年前的《勁舞團》《QQ炫舞》等端游的出現,曾讓音樂舞蹈類游戲一度稱霸了中國大大小小的網吧,並積累起了不少的資深玩家。但隨着游戲市場產品品類的不斷豐富,這類游戲還是不幸陷入了發展的低谷期,直到近些年來游戲市場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後,才重新回到廣大玩家的視野。   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擁有大量玩家基礎、但在市面上缺乏相關產品的音樂舞蹈類手遊,其實是一塊尚待挖掘且極具發展潛力的品類,值得所有游戲廠商的關注。回顧現如今的手遊市場,目前已經推入市面的音樂舞蹈手遊,主要分為兩種類型。   第一種就是由曾經的爆款端游改編而來,代表游戲產品就是《QQ炫舞》。這類游戲往往能依靠其IP的市場影響力,快速聚集起一大群玩家,但缺點是端游版本的經典玩法,在移植到手遊上會存在一定的適配困難,對玩家的操作能力也提出了較高的要求。   第二種則是將「二次元」作為切入點而推出的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此前已經與廣大玩家見面的《命運歌姬》以及本次B站獨家代理的《夢想養成計劃》,都是這類手遊的代表產品。   它們不僅會針對二次元游戲玩家的需求特點,在玩法、畫風、劇情、UI等方面進行相應的調整和優化,同時也會通過更有針對性的游戲內容和運營,充分激發玩家在舞蹈、音樂、游戲等方面進行二次創作,從而提高玩家的活躍度。 ​  考慮到游戲產品類型和玩家特點等方面的客觀因素,相比起來,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其實有着更高成為爆款的可能性。   一方面,更加年輕化的玩家群體結構,以及較低的市場競爭激烈程度,都讓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變得非常適合游戲廠商進行二次元市場領域的布局;而另一方面,由於二次元文化結構的類型特點,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本身也自帶了IP化開發的商業潛力,有着更強的發展後勁,值得游戲廠商進行長線的開發和投資。   所以從市場的角度上看,此次B站獨家代理的《夢想養成計劃》,其實有着非常良好的發展前景。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在玩家對二次元游戲產品的內容和品質不斷提出更高要求的現在,這款在新年到來之際曝光的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究竟要如何才能滿足廣大玩家的需求? 以「養成」為核心,創造出多樣玩法的《夢想養成計劃》   對於一款二次元游戲來說,「世界觀」是其進行游戲人物角色、故事、玩法設定等環節最為重要的基礎。《夢想養成計劃》的游戲舞台,是一個能夠讓新銳藝人通過自身的不斷努力,逐漸成長為殿堂巨星的夢想世界,玩家可以通過大量游戲角色背後的故事,開啟自己的星夢之旅。在這樣的世界觀框架下,《夢想養成計劃》將藝人的「養成」,作為了整款游戲的核心。   定義了偶像藝人等級身份的「咖位」,是《夢想養成計劃》游戲中的重要概念,目前有13檔需要藝人不斷投入表演和比賽的自然成長咖位。   影響藝人咖位等級的,是時尚、名氣、人氣、藝能這4種屬性,玩家需要不斷參加各類通告、活動和賽事,或者是游戲中的劇情任務、成就等一系列輔助手段,從而實現個人的成長。當這些屬性值達到一定的數值後,便能解鎖不同的咖位。   為了讓藝人實現快速成長,玩家可以按照自己期望的培養方向,自由參加游戲中的各類活動。   例如「音之扉」,這其實就是該游戲的單人劇情模式。玩家需要憑借一己之力挑戰10首不同的歌曲,每次挑戰都能讓藝人獲得相應屬性數值的提升。此外,每首歌曲都有3項挑戰目標,只有當完成相應的挑戰目標後,藝人才能獲得相應的綺羅星,從而兌換相應的獎勵。   而在多人競賽模式「星位挑戰」中,玩家則需要與其他5名玩家同台競技。根據單局評分排名的不同,藝人除了將獲得相應的獎勵外,同一個賽季中累積的星光值還會影響藝人的晉級,還能讓藝人從海選、初賽、復賽一步一步進階,最終登上巔峰總決賽的舞台。   除了通過各類比賽實現藝人的成長,充滿趣味和自由的「街拍」也是《夢想養成計劃》中極具特色的玩法。簡單來說,這就是需要玩家根據攝像機拍攝提示,用鏡頭捕捉藝人的天性,不僅能夠培養藝人的鏡頭感,實現相關屬性的提升,還能讓玩家在游戲過程中不自覺地帶入到游戲的主視角,體會做藝人的成長過程。   此外,無論是以走秀為核心的「時尚秀場」,還是具備一定社交功能的「超燃排練」,亦或是對玩家操作提出更高要求的「超燃打榜」,都是以「養成」為核心所展開的一系列特色活動玩法。游戲中各種各樣的活動,不僅能夠讓藝人的屬性得到相應的成長,同時也極大豐富的游戲的內容,為玩家帶來了更好的游戲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夢想養成計劃》這款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特別注重玩家的個性化展示。   例如,玩家能夠按照自己的喜好進行藝人的造型裝扮,並以此提升藝人的魅力值屬性。   而這些藝人的裝扮,在與其他玩家交流互動的過程中,也是玩家自我個性的充分展現。   對於中國的二次元游戲愛好者來說,是否有着豐富且高質的游戲內容,是否能在虛擬世界中並充分展現自己獨特的一面,都是他們對於游戲產品品質的衡量標尺。而從「養成」作為核心出發,《夢想養成計劃》圍繞玩家獨特的游戲偏好,挖掘出了更多有趣的玩法,展示出了十足的誠意。   按照目前官方公布的消息,《夢想養成計劃》將於2020年1月3日至1月10日開啟首次築夢測試。隨着該游戲後續在曲庫、玩法等一系列內容的不斷完善,相信這款手遊將能為廣大中國二次元游戲玩家帶來更多的驚喜,二次元音樂舞蹈手遊這種更為垂直的游戲品類,或許也將隨着更多這類佳作的不斷出現,從而在游戲市場中釋放出超乎我們想象的價值。​​​​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ACGx」(acgxclub)來源:遊俠網

為什麼ACG作品里的方言,聽起來都這麼具有喜感?

  9月13日,眾多游戲玩家期待的《無主之地3》正式發售了。與前作游戲不同的是,《無主之地3》首次加入了中文語音包,於是在開發商2KGames在中國的社交網絡為這款游戲進行宣傳的過程中,「中文配音」就成為了重要的關鍵詞。有趣的是,2KGames官方微博還在游戲預熱期,發布了兩條由B站UP主創作的視頻,分別是@鱗光人間 創作的《試玩無主之地3,竟然有上海話語音?》,以及@Dudee丶max 創作的《【無主之地3】四川方言版小吵鬧預告片》,它們都是圍繞《無主之地3》中的重要角色「小吵鬧」而創作的同人方言配音版視頻。   相比起官方的中文宣傳片,許多ACG愛好者都對這兩部方言配音版的同人創作給予了高度的評價:方言不僅帶來了不少莫名的笑點,還讓「小吵鬧」這個角色變得愈發吵鬧,十分符合該角色的人物設定,而這些由玩家自發創作的視頻,也比官方目前推出的中文語音包聽起來更自然、更符合中國人日常的說話習慣,希望在後續能以DLC的方式推出方言版語音包。   可見,方言才是廣大ACG愛好者心目中真正的「喜聞樂見」。那麼,針對廣大玩家的這一需求,為游戲產品推出方言語音包到底靠不靠譜?   雖然在游戲市場,目前仍然沒有出現特別典型的參考案例,不過在內容創作環節就融入方言元素的手法,在近些年的動畫作品中倒是已經出現。   與之前流行於全國各地和網絡上的《貓和老鼠XX方言版》《小豬佩奇XX方言版》不同,這些動畫作品在方言元素的運用上是完全「原裝」的:   2014年由凝羽動畫出品的《茶啊二中》,就是一部全片採用東北話配音的網絡動畫;2016年騰訊動漫出品的《從前有座靈劍山》,則插入了福州話、上海話、湖南話、河南話等各具特色的方言;當然最廣為中國觀眾所知曉的,還是2019年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太乙真人,他那地道的「椒鹽普通話」(即四川普通話),幾乎承包了整部電影的所有笑點。   與《無主之地3》的眾多玩家一樣,許多動畫觀眾在聽到這些方言配音時都眼前一亮。畢竟中國各地的方言都各具地域特色,本身就自帶不少笑點,能夠大大提升作品的娛樂性,另外方言元素的融入還能讓ACG作品深深地打上「中國本土」的標簽,又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從最終的市場反應上看,方言元素的大量運用,雖然看上去是為討好某一個地域的觀眾而為之,但對作品本身的內容而言卻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前文提到的《茶啊二中》,雖然通篇的東北方言對白笑點密集,但也在無形之中形成了一道語言壁壘,讓這部校園題材動畫變成了二次元版的東北方言劇,很難在其它方言體系的觀眾群中推廣開來。   另外,騰訊動漫於2018年推出的動畫《通靈妃》,還曾在普通話配音的基礎上增加了「河南話」、「東北話」兩個版本。雖然許多觀眾都認為這兩部方言配音比普通話版搞笑很多,但僅從B站播放數據來看,它們獲得的市場關注度仍然不是特別高,上線近一年分別獲得490萬、430萬的播放量,與普通話版本的4400萬播放仍然有不小的距離。   同樣的情況,在企鵝影視、玄機科技聯合出品《斗羅大陸》上亦有所體現。這部動畫的方言配音版,直到現在仍鮮有觀眾在網絡上討論,與普通話版的高關注度完全是兩個次元。   不難看出,按照許多玩家期望的那樣,直接為一款游戲推出專門的方言語音包其實並不現實,很有可能是一筆勞心費力的買賣。然而正如許多ACG愛好者期待的那樣,方言元素的加入又是他們喜聞樂見的配音方式,有沒有一種辦法能夠實現內容創作與商業收益之間的平衡呢?   答案是肯定的。   2016年騰訊動漫出品的動畫《一人之下》,雖然其主角馮寶寶的四川話並不標准(配音演員小連殺其實是天津人),但這種不屬於四川任何一個地方的獨特口音,卻依然引起了不少ACG愛好者的關注。加之動畫劇情對人物個性的不斷強化和塑造,馮寶寶還是成為了國漫人氣角色的代表。   實際上在方言這個問題上,絕大多數ACG愛好者更看重的是「口音」,而不是方言說得有多標准。這種微妙的認知差別,正是在ACG作品的配音環節利用好方言元素的關鍵。   在許多人的印象里,某個人口中的方言或者口音,本質上就代表着TA來自於某個特定的地區。由於長期以來人口流動的關系,來自不同地區的人都給外界留下了一些固有的偏見或印象,例如:北京人熱情有禮,上海人精明能幹,四川人風趣幽默,廣東人低調務實……這即是方言元素所帶來的「印象標簽」。   而具體到ACG作品的內容創作環節上,這些「印象標簽」正潛移默化地影響着我們對某一位角色的初步認知。在日本的許多作品中,我們最常見的就是「關東腔」與「關西腔」的口音區別;而在歐美的文創作品裡,雖然許多角色的對白都是以英語為主,但也同樣存在「德克薩斯口音」、「倫敦口音」、「俄國口音」、「拉丁口音」、「東亞口音」等不同的設定。   當某位角色一開口,觀眾或者玩家就能快速在心中留下一個大致的人物輪廓,ACG作品採用方言配音的意義也在於此。以至於在二次元次文化里,方言或者口音,也被列為了一種「萌屬性」——這正是不少觀眾或者玩家會覺得非常喜感的原因。   如今,ACG作品內容的本土化已經被越來越多的廠商所重視,方言這種內容創作元素在未來勢必會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而隨着創作者們對方言元素的認知不斷加深,這些來自海外或者是本土的ACG作品,顯然也會依靠這一系列本土化的創作和改造,變得更加接地氣。   或許就在不遠的將來,我們真的能在《無主之地3》里聽到小吵鬧說出這樣一句台詞:   「史蒂夫這個瓜娃子喲,巴適得很~」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ACGx」(acgxclub) 來源:遊俠網

是一種怎樣的力量,讓《魔獸世界》老玩家在A站聚集

  距《魔獸世界》懷舊服全球開服,目前已經有一周有餘。在玩家進服還要排隊數個小時、多個服務器一度處於高負載狀態的同時,眾多ACG相關的網站都從各自獨有的方式來致敬經典——其中就出現了A站的身影。   為了與眾多玩家一道慶祝《魔獸世界》懷舊服的到來,A站除了與往常一樣推出線上專題外,還專門拍攝了一部名為《同一個世界,愛一直在》的玩家紀錄片,並充分發揮自身的平台資源、幫助UP主自製了紀念歌曲及MV,活動內容可謂是十分豐富。 ​  在A站相關活動的彈幕和評論區,許多人都紛紛留下了自己所在的服務器、職業、角色ID,或者熟練地寫下《魔獸世界》著名的NPC對話,以紀念自己在艾澤拉斯的冒險時光。   而在微博、NGA、斗魚、微信等社交平台, 「同一個世界,愛一直在」這句活動口號,更是引發了許多魔獸老玩家的共鳴。   究竟是怎樣的一種力量,讓眾多魔獸老玩家重新聚集在一起?是游戲玩家的情懷使然,還是《魔獸世界》懷舊服本身的游戲品質,亦或者……是其他的原因? 每位《魔獸世界》老玩家心中,都住着一個A站   「人生最美的事情,莫過於在最好的時光遇上了最好的游戲。」在《魔獸世界》開服之際,A站官方微博寫下了這樣的文案。成立於2007年6月的A站,是中國大陸第一家彈幕視頻網站。憑借各類ACG相關的硬核內容,A站從建站早期開始便聚集了大量的動漫、游戲愛好者,成為了中國二次元文化重要發源地。與此同時,已經於2005年開始商業化運營的《魔獸世界》,則依靠游戲本身的超高品質,稱霸了當時中國的端游市場,吸引了許多80、90後游戲玩家的追捧。   一邊是以二次元為文化特色的彈幕視頻網站,一邊是如日中天的火爆MMORPG游戲,用戶人群的高度重疊,讓兩者產生了有趣的交集。許多經歷過60級版本的魔獸老玩家,其實絕大部分都是從發布在A站上的《魔獸世界》相關視頻,開始認識這款游戲的。   在眾多為《魔獸世界》創作視頻的UP主中,卑鄙馬維斯是比較早期的一位。 ​  2007年5月,由NG3課外活動小組出品、卑鄙馬維斯導演的《魔怔世界》發布在了網絡上。這部以真人視角重新演繹的《魔獸世界》惡搞短片,雖然在製作方面多少有些粗糙,但它在當時仍因為對玩家自身故事的真實反映,受到了魔獸老玩家們的一致好評。   而卑鄙馬維斯這位來自破碎嶺服務器的牛頭人戰士,也因為《魔怔世界》系列短片獲得的高人氣,成為了《魔獸世界》國服的知名玩家。   另外一位同樣因為視頻創作而廣受魔獸玩家喜愛的視頻創作者,則是來自麗麗(四川)服務器的牛頭人戰士奶茶超人。 ​  作為《我叫MT》系列動畫的製片人,以及動畫角色哀木涕的配音,奶茶超人將自己對《魔獸世界》的熱情,百分百地投入到了創作中去。這部同人動畫在後來也因為這些用心投入,獲得了非常高的市場成功。   時至今日,相信每一位《魔獸世界》的老玩家都能唱出這部動畫的主題曲:   「我叫MT,銅牆鐵壁的身軀,   我招架,我閃避,我用身軀守衛你。   不要再恐懼,我還沒有倒下去,   我的姐妹兄弟,不要再保存火力……」   正如知名游戲解說狂人與風在A站紀錄片《同一個世界,愛一直在》中所講述的那樣,《魔獸世界》最好玩的地方並不是游戲本身,而是玩家與玩家之間的互動。 ​  游戲的火爆,讓《魔獸世界》催生出了大量創作型的玩家。除了前文提到的幾位外,蘋果牛、蒼天哥、林熊貓、安蕾爾、夏一可、蠢爸爸易小星等一系列知名的魔獸玩家,都曾經依靠自己發布的視頻在A站圈粉無數,並最終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   可以說,A站的平台效應,為這些創作提供了展示的平台。而海量的視頻創作,則進一步成就了《魔獸世界》在中國玩家心中的地位。這正是《魔獸世界》能夠在中國形成一種獨特文化的原因,也是A站能夠在眾多中國魔獸玩家心中擁有重要地位的緣由。 硬核策劃,讓老玩家們重新聚在一起   在A站紀錄片《同一個世界,愛一直在》中,一位女魔獸玩家驚訝地發現,時隔多年以後,自己居然還能夠清晰地背出當年她在《魔獸世界》相關視頻里看到的一句話:   這一段走心的話語,相信都能讓每一位已經離開艾澤拉斯的魔獸老玩家感到動容。   隨着時光的流逝,許多魔獸老玩家因為個人的成長,以及生活環境所發生的一系列變化,逐漸離開了自己曾經深愛着的游戲世界。但這並不意味着《魔獸世界》這款游戲走向了衰落。恰恰相反,只要有合適的機會,這群當年在艾澤拉斯冒險的年輕玩家,依然會通過各式各樣的渠道聚集在一起——2016年上映的真人電影《魔獸》就是這樣一個引爆他們熱情的契機,剛剛於全球上線的《魔獸世界》懷舊服亦然。   十多年後,埋藏在眾多魔獸老玩家內心深處的情感終於得以徹底釋放,這既是《魔獸世界》懷舊服的火爆所帶來了足夠高的話題熱度,同時也因A站這樣的二次元文化相平台所進行的深度運營大有關聯。   恐怕許多ACer和魔獸老玩家都沒想到,眾多知名的魔獸老玩家,會以紀錄片的方式重新出現在大家的面前。而那些因《魔獸世界》而投身游戲行業,甚至因為游戲而戀愛結婚的普通玩家,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故事,都能讓每一個人觀看視頻的魔獸老玩家感同身受。再加上眾多KOL的積極轉發,以及作為彩蛋埋藏在紀錄片中的100張魔獸月卡密碼,此次A站為《魔獸世界》懷舊服舉辦的系列線上活動,在全網多個渠道都獲得了較大的聲量,讓大量魔獸老玩家重新在A站聚集了起來。   這正是A站對垂直領域深耕的「硬核策劃」所帶來的情感輸出。只要運營得當,就能釋放出超越你我想象的巨大能量。   與許多年輕人一樣,A站近些年來所經歷的種種曲折,其實也是一種成長的代價。當二次元文化成為了當下中國年輕人日常文化生活的必需品,當曾經的游戲經典又能煥發出全新的生機與活力,始終陪伴在這些二次元愛好者左右的A站,或許也能如同《魔獸世界》懷舊服一樣,將這份對「愛」的堅守,為更多新一代的年輕人打開二次元世界的大門。   畢竟,同一個世界,愛一直在。​​​​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ACGx」(acgxclub) 來源:遊俠網

進服之前先排隊,才是最原汁原味的《魔獸世界》?

題圖 / 魔獸世界 本文由ACGx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排隊、卡頓、回檔,都是懷舊的一部分……    無論你是不是WoWer,相信《魔獸世界》懷舊服的排隊盛況,你都已經有所耳聞。長達數小時的服務器排隊時間,無論是對電腦的散熱能力,還是對玩家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是一次不小的考驗。   於是在過去這幾天時間里,只要社交群組里有《魔獸世界》的玩家聚集,幾乎都會出現各種各樣關於排隊的討論。甚至連網易都看不下去了,還專門發了問卷調查來收集玩家排隊的情況。   顯然,「排隊」才是《魔獸世界》懷舊服的主角。甚至還有玩家在表示,數小時的排隊,正是原汁原味懷舊體驗的最好體現。 「排隊」是懷舊的一部分   早年間的《魔獸世界》排隊,其實是一件特別有儀式感的事。   在完成了自己一天的工作和學習任務後,WoWer們回到自己的住所或者來到網吧,打開電腦的第一件事,必定是登陸《魔獸世界》的賬號排隊進服,然後才是按照預計的排隊時間,來計劃接下來要做什麼事。   畢竟,從登陸賬號到進入服務器通常都還有數十分鍾到數個小時不等,在排隊之餘登陸QQ聊天或者上論壇灌水,顯然都能夠有效提高電腦的使用效率。   正如廣告語「一個世界在等待」、「做你從未做過的事」所說的那樣,由暴雪開發、2005年6月正式在中國商業運營的《魔獸世界》,在當時給中國玩家所帶來的震撼是非常巨大的。從世界觀及種族、職業設定,到游戲的基礎操作方法,以及貫穿玩家角色成長的故事線,再加上當時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端游市場都缺乏能夠與之抗衡的游戲大作,甚至是流行於玩家之間的種種傳說,都讓這款大型MMORPG游戲無時無刻散發着讓玩家們聚集在一起的獨特魅力。   大量玩家的湧入,讓《魔獸世界》的服務器經常出現各式各樣的奇葩問題:比如玩家需要長時間的排隊才能進服;又比如你吃着火鍋唱着歌准備去冒險,卻遇到了整個服務器的卡頓,只能無奈地在世界頻道口吐芬芳;再比如好不容易與公會的小夥伴們一起戰勝了某位BOSS,卻遭遇到了服務器回檔的窘境……   雖然服務器偶爾會「傲嬌」,但這顯然並不能阻止廣大玩家的游戲熱情。漫長的排隊體驗,不僅是《魔獸世界》曾經火遍中國大江南北的證明,它也在潛移默化中,深深地印在了許多老玩家的記憶深處——進服務器不排隊,還能叫做《魔獸世界》嗎?   所以從這一點上看,《魔獸世界》懷舊服出現的大規模排隊現象,反而讓不少老玩家找回了當年的感覺。如果我們只是以「懷舊度」來對其進行客觀評價的話,此次暴雪推出的《魔獸世界》懷舊服,其實是非常成功的。 快節奏的游戲時代,並不是所有玩家都願意回到過去   相比起懷舊服,已經更新了數個版本的《魔獸世界》正式服,卻越來越不受老玩家們的待見。其中最主流的一種聲音就是,隨着跨服副本、日常、周常、世界任務等游戲玩法的加入,以及各類職業技能打法的簡化,《魔獸世界》整體的游戲節奏開始變得越來越快,「快餐化」和永無止盡的「肝」就成為了新版本在老玩家們眼中的第一印象。   「60年代的魔獸是最好的。」   各職業靈活多變的天賦和技能搭配、40人的團隊副本、舉全服之力才能打開的安琪拉大門……雖然從現在的游戲設計角度上看,這些特別硬核的游戲機制其實對玩家來說並不友好,但或許是有「時光濾鏡」在作祟,這才是許多《魔獸世界》老玩家內心深處的記憶所在,重溫這些游戲內容,正是他們對懷舊服的最大期許。   至於說需要排上數小時才能進服玩一玩,最多隻能算是在懷舊過程中的意外。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玩家都能展現出這麼大的包容性。在《魔獸世界》正式服,就有玩家直言並不看好懷舊服的未來。畢竟現在許多人的日常生活節奏都在加快,一小時升1級,打一次副本從組隊到跑路就需要花費1小時的設定,並不適合當下玩家的游戲需求。   實際上,在如今的《魔獸世界》中,大量的玩家都已經變得特別的佛系:每周刷刷坐騎、聲望,抽空打幾個隨機團本,做幾個周常任務和世界任務……   「讓我現在回去重新體驗老版本的機制,肯定是不適應,還不如等人稍微少點,把懷舊服當單機游戲打。」一位《魔獸世界》的老玩家在正式服公共頻道這樣說道。快餐化的游戲模式其實更符合當下玩家的實際需求,只是說缺乏了情懷加成,看上去並不是那麼美好而已。 蜂擁而至的玩家中,也不乏第一次接觸《魔獸世界》的新人   雖然《魔獸世界》懷舊服看上去是老玩家們的狂歡,但在實際的游戲過程中,卻也不乏新玩家的身影。受網絡上各式各樣的排隊段子影響,一些新玩家也因此首次接觸到了《魔獸世界》,我們時常都能看到他們在公共頻道留下的「XXX任務在哪裡」、「XXX職業在哪裡學技能」、「為什麼升級這麼慢」等問題。   無論這些玩家最後是否能夠接受更為硬核的游戲節奏,懷舊服的到來,始終為他們打開了一扇接觸《魔獸世界》的大門。   近些年來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發現,當高節奏、快餐化的游戲風潮過後,那些更為傳統的、需要花時間和精力去細細品味的游戲大作,開始受到了更多年輕玩家的關注。除了《魔獸世界》懷舊服以外,《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荒野大鏢客2:救贖2》《只狼:影逝二度》等3A級游戲大作,都依靠互聯網的傳播引起了不少新玩家的關注,甚至是嘗試。   這顯然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站在游戲廠商以及產業發展的角度上看,只有新玩家的喜好變化趨勢,才能決定游戲未來的發展走向。具體到《魔獸世界》這款已經問世15年的老牌MMORPG來說,無論是老玩家們在懷舊服的回歸,還是他們在正式服的堅守,都只是這款游戲經過多年時間積累的結果,它能夠繼續更新下去的關鍵,還是在於是否能做到讓大部分老玩家感到滿意的同時,並盡可能地留住這些年輕的新人。   在網絡上許多有關《魔獸世界》發展的討論帖,都曾提及《FF14》為兼顧核心玩家與休閒玩家的需求所作出的一系列改變,讓它逐漸成為了一款優秀的MMORPG。或許經過懷舊服的市場反饋,《魔獸世界》能夠在未來的新版本中跟上玩家喜好的變化,讓這款影響了一代年輕人的游戲,重新走向下一個時代的輝煌。 來源:遊俠網
《刀劍神域:彼岸游境》整合騎士「愛麗絲」實機演示

《刀劍神域:彼岸游境》整合騎士「愛麗絲」實機演示

  萬代南夢宮新作《刀劍神域:彼岸游境》官方公開了該作的最新角色實機演示,本次演示的是整合騎士「愛麗絲」,《刀劍神域:彼岸游境》預定將於7月9日登陸PS4/Xbox One,並將於7月10日登陸Steam。   愛麗絲·辛賽西斯·薩蒂是《刀劍神域》「Alicization」篇中的女主角,因為觸犯了「禁忌目錄」在公理教會受到「整合之秘術」的影響而失去了小時候的記憶,成為了整合騎士團的第30位騎士。 【游俠網】《刀劍神域:彼岸游境》整合騎士「愛麗絲」實機演示   《刀劍神域:彼岸游境》預定將於7月9日登陸PS4/Xbox One,並將於7月10日登陸Steam。   演示截圖: 來源:遊俠網
網易網游升級防沉迷系統 未成年用戶每日限玩3小時網易

網易網游升級防沉迷系統 未成年用戶每日限玩3小時網易

今日(5月21日)網易游戲對外公布了關於未成年保護工作的最新進展。網易游戲表示截止5月20日,已完成旗下所有在線運營的網絡游戲防沉迷系統升級,共計80餘款。 此外單機游戲和弱聯網游戲也在加急調試中,預計六月份覆蓋所有網易游戲。後續新上線的游戲也將升級防沉迷系統後方可上線。 據介紹,升級後的產品將有效限制和管理未成年用戶的游戲行為,包括22點至次日8點實施宵禁,法定節假日每日限玩3小時,其他時間每日限玩1.5小時等。 在完成所有在線運營網游防沉迷升級的同時,網易還通過搭建「網易家長關愛平台」以及升級App端「家長護航功能」,希望加強與家長之間的協同管理。家長通過「網易手遊管家」App,即可在移動端隨時隨地實現對孩子游戲時間、游戲消費等的查詢和管理,包括設置消費上限、禁玩時段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以防沉迷新規為基礎底線的同時,家長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進行更為嚴苛的約束,比如可設置16~18歲玩家,每月充值金額累計不得超過100元。 目前,家長護航功能已接入《荒野行動》《陰陽師》《貓和老鼠》《明日之後》等諸多熱門游戲,後續將逐步接入網易旗下全部游戲。 此前,騰訊宣布旗下80款游戲將落實防沉迷新規,正測試人臉識別技術。

牛人在《孤島驚魂5》中重現《半條命:愛莉克斯》開場

  MOD製作者「SanktPerkele」最近非常有創意地在《孤島驚魂5》中使用自定義地圖功能重現了《半條命:愛莉克斯》的開場,什麼,你不信,那就一起來看看演示吧! 【游俠網】《孤島驚魂5》中重現《半條命:愛莉克斯》開場   這個自定義地圖巧妙地把《半條命:愛莉克斯》融入了《孤島驚魂5》之中。在這張地圖中,你將可以探索City 17的部分區域,並且與來自《孤島驚魂5》中的敵人戰斗。毫無疑問,你也可以使用《孤島驚魂5》中的武器。這是一個很酷的想法,小編我覺得大部分《半條命》的粉絲都會覺得很有趣。   《孤島驚魂5》的地圖編輯器經過了前代作品的改進,結合了PVP和多元化元素的特點,甚至允許玩家使用育碧家其他游戲的素材,比如《看門狗》和《刺客信條》,新編輯器還包含任務製作,這使其擁有了更大的潛能。 視頻截圖: 來源:遊俠網

慶祝《吃豆人》40周年 《我的世界》推出吃豆人DLC

經典游戲《吃豆人》迎來40周年,《我的世界》為慶祝這一時刻,在游戲中推出了「吃豆人」DLC,先來看一下相關宣傳片。街機經典傳奇游戲《吃豆人》來到《我的世界》,玩家可以一路狂吃,來通過讓人目眩的精彩 3D 迷宮。在 10 個具有挑戰性的關卡中,玩家可以與好友比賽奪取高分,或是用迷宮編輯器建立自己的地圖。 獲得高分可解鎖新的加強道具,如激光或 TNT。迷宮中也會有各種怪物出現,諸如 Inky、Pinky、Blinky、Clyde 以及…… 小爬行者?! 想要獲取這一DLC的玩家可前往官網購買。 來源:cnBeta

《真人快打11》機械戰警友誼技公布 一言不合就跳舞

《真人快打11》的最新DLC「Aftermath」將於5月26日發售,其中便包括新角色機械戰警。TGA創辦人Geoff Keighley今日在他的個人推特上分享了機械戰警在游戲中的友誼技,機械戰警上演機械舞,一起來欣賞一下。 游戲視頻: 友誼技(Friendship)是游戲中較為和諧的處決動畫,這一特色會向所有玩家免費更新。「Aftermath」將包括新劇情、新皮膚和三名角色——風神、西瓦以及機械戰警。《真人快打11》已登陸PS4、PC、Xbox One、NS和Stadia平台。 視頻畫面: 本文由遊民星空製作發布,未經允許禁止轉載。來源:遊民星空
《巫師之昆特牌》上線Steam 奇游極速支持聯機加速奇游電競加速器

《巫師之昆特牌》上線Steam 奇游極速支持聯機加速奇游電競加速器

蓋亞危機!《巫師之昆特牌》2020年5月19日登陸Steam平台,支持免費開玩,引發圈內熱議,考慮到Steam平台會產生常見網絡問題,奇游加速器內部高度重視,對線路做了新一輪優化升級,現已極速支持《巫師之昆特牌》Steam版聯機加速,有效解決掉線/登不上/好友系統問題,延遲直降50ms起,用奇游加速能夠幫助大家更好的聯機對戰,歡迎各位下載使用效果: >> 奇游下載地址:https://www.qiyou.cn/specials/general?cid=720<< 《巫師之昆特牌》脫胎於《巫師3》,本作融合了卡牌收集與交換元素,玩家可以採用各類戰術快速做出決策,使用精心構築的卡組在線 PvP 決戰。本作早前獨立版本交給了蓋婭互娛運營,但是玩家熱情貌似不高,這次的Steam版上線再次點燃了大家的熱情。據悉,社區的小夥伴反映,Steam可以用奇游加速器加速,加速後登陸國際服,不用擔心閹割問題。 游戲截圖: 以上是關於《巫師之昆特牌》上線Steam、奇游極速支持聯機加速的消息報道,老用戶們盡早回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