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元宇宙

Tag: 元宇宙

揭秘2022 ChinaJoy線上展:MetaJoy元宇宙世界搶先看

ChinaJoy線上展(CJ Plus),打造元宇宙新地標! 6月1日,ChinaJoy組委會發布了第二十屆ChinaJoy線下展會延期舉辦的官方公告,同時公布ChinaJoy線上展(CJ Plus)將於2022年8月27日至9月2日在MetaJoy元宇宙數字世界中舉辦。MetaJoy元宇宙致力於線上數字世界的打造;線上會展是其重要功能之一,為展覽、會議及活動品牌主辦方在元宇宙數字世界中提供展覽、會議、企業品牌展示、在線洽談、在線交易、市場宣傳活動等線上解決方案和服務,滿足數字經濟發展下企業線下線上融合發展趨勢的需求。 MetaJoy整體採用Low Poly風格,作為一種復古未來派風格設計,繼擬物化、扁平化(Flat Design)、長陰影(Long Shadow)之後,Low Poly(低多邊形)如今已經火速掀起了最新的設計風潮。 MetaJoy元宇宙世界 Livehouse實景 在上一篇《揭秘2022 ChinaJoy線上展(CJ Plus),MetaJoy元宇宙世界搶先看!(一)》中最新揭曉的場景,即:MetaJoy元宇宙世界中的Livehouse實景圖,點擊下方視頻,可真切的感受下元宇宙 雲蹦迪所帶來的沉浸式體驗。 MetaJoy元宇宙 Livehouse 視頻 【游俠網】飛書 在Livehouse場景中,支持音樂沉浸式體驗,新品發布會、線上電競賽事、品牌周年慶典及各類頒獎典禮的直播內容,均能實現落地承接。巨型螢幕兩側的巨型模型Niki,還可根據直播內容進行定製化調整,如配合新品發布、可打造大型產品模型進行替換,打造元宇宙第一大地標! 此外,MetaJoy內還會定期舉辦明星見面會,接通明星直播間,在元宇宙中進行直播互動,演唱會、舞蹈直拍、真人互動,以及更多用戶在線上期待獲得的獨特體驗,都可以在這個場景中精彩呈現! 如何參與ChinaJoy線上展(CJ Plus)? 2022年,ChinaJoy展會主辦方漢威公司在MetaJoy元宇宙數字世界中,搭建、構築ChinaJoy線上展(CJ Plus),通過這一極具開創性的數字世界互動體驗平台與線上展現形式,更好的服務於ChinaJoy品牌及全球合作企業、廣大Z世代群體,持續推動數字娛樂產業蓬勃發展;助力全球數字娛樂企業更好的開展產品展示、互動體驗、宣傳推廣;讓遍布全國的廣大終端用戶群體,通過這一全新的線上展會呈現形式,感受一場科技與娛樂、互動與社交全面融合的ChinaJoy線上展(CJ Plus)帶來的精彩盛宴! 目前,漢威公司已向遍布全球的近千家數字娛樂企業、智能硬體企業、科技網際網路企業、動漫影視企業、潮流文化企業、數字體育企業、智能汽車及品牌客戶發出共建ChinaJoy線上展(CJ Plus)的誠摯邀請,並已收到眾多海內外各領域知名品牌企業的全面回應,各大企業正在積極與主辦單位接洽線上展中品牌空間的打造和線上傳播的全新形式及玩法的落地。ChinaJoy線上展(CJ Plus)將在MetaJoy元宇宙數字世界中,為ChinaJoy的商業合作夥伴提供更具商業拓展價值的數字世界和展覽展示空間,同時也為來自全國各地的、海量Z世代終端用戶提供全新的互動社交模式。針對C端用戶和特殊文化群體的需求,主辦方將打造官方主題線上社區,為KOL、自媒體構建專門的虛擬空間。 ChinaJoy線上展(CJ Plus)的價值與魅力 疫情常態化下,ChinaJoy始終走在中國乃至全球數字經濟發展的前列,率先嘗試數位化會展形態的構建。在MetaJoy元宇宙世界中,融合了當下日趨成熟的新科技,包括人工智慧、數字孿生、雲計算、虛擬現實技術等。ChinaJoy對這些資源進行整合、打通,並最終以線上展的數位化落地場景精彩呈現。參與2022 ChinaJoy線上展(CJ Plus)、入駐MetaJoy,無疑是廣大業界企業近距離接觸數位化商業應用產品和技術、並吸引廣大年輕Z世代人群關注的一個絕佳契機! 2022 ChinaJoy線上展(CJ Plus),嘗試運用新技術、設計新玩法,爭取讓全球玩家,尤其是那些心嚮往之卻無條件到達現場的玩家,打破時空局限,足不出戶、動動手指即可獲得身臨其境的觀展體驗,並親身參與到各種線上活動之中,盡享ChinaJoy線上展(CJ Plus)帶來的愉悅與魅力!盡享一場「永不落幕的線上嘉年華」! 最後公布一張MetaJoy元宇宙世界小裝置圖,猜猜這是什麼新玩法?第一位答對的用戶,將獲得ChinaJoy精品周邊一份!2022 ChinaJoy線上展(CJ Plus),更多精彩,即將陸續重磅呈現,敬請期待! 了解ChinaJoy線上展(CJ...

【白夜談】為了寫稿,我花4萬元在元宇宙買了塊地

有的人工作,是為了賺錢;有的人工作,是用愛發電;而我工作,是為了接濟另一份工作。 大家好我是蛋總,游研社的一名兼職編輯,主業是寫程序。往前推五年的話,我就是網際網路上流行的斜槓青年:本科主修哲學,研究生讀了個計算機,畢業以後在碼農的一畝三分地里耕耘至今,閒暇時間給社裡寫稿剪視頻,偶爾也調調小程序的代碼。不過現在不興叫斜槓青年了,一個人在本職工作之外的經濟活動統稱副業。 時間自由,躺著掙錢,這份搞副業的快樂,卻在最近被我親手毀了。 上個月底,熱衷研究NFT的藝術家同事牽線搭橋,安排了一次對元宇宙建築團隊Lantern DAO的采訪。雖然聽起來不太像社裡平時會做的內容,但元宇宙最火的兩大平台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本質上都是沙盒遊戲。我跟獺的一小步,也許就是游研社進軍元宇宙的一大步?想到這里,我不禁躊躇滿志,誓要用優美的文筆征服虛擬現實。 俗話說「七分采三分寫」,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說過費雯麗拒絕采訪的故事:《亂世佳人》上映之後,記者上來就問費雯麗在電影里演的什麼角色,氣得她當場黑臉。對元宇宙向來一知半解的我,腦補了一下采訪對象被問到什麼是The Sandbox之後憤而下線的場景,頓時一個激靈,決定先給本次采訪做些准備:去The Sandbox上買塊地。 Snoop Dogg在The Sandbox上的地,是說唱大佬的花天酒地 The Sandbox到底是什麼?基本上就是一個進化版的Minecraft伺服器。只不過傳統遊戲中的資產所有權一般都屬於平台方;而在元宇宙平台中,無論是一件裝備還是一塊地,都是NFT:只要我買了,所有權就歸我;我在我的地上造遊戲,遊戲掙錢了,錢還是歸我。 聽起來很香是不是?我也這麼覺得——直到看到了The Sandbox的地價。 一塊離市中心(0, 0)十萬八千里的地皮也敢要價8個ETH(當時大約8000美元) 我捏著錢包里乾巴巴的幾個ETH,想起初中時第一次走進服裝店。每一次點開在售的小方塊,都仿佛把手探進衣領翻開吊牌查看高昂的價格標簽。偶爾遇到不直接顯示價格,要去第三方市場才能看到詳情的地塊,更有種遍尋吊牌不得價格只能鼓起勇氣問導購「這個多少錢」的怯懦。  元宇宙買地聽著挺玄乎,實際上跟現實世界裡的房地產交易差不多——地價基本上由地理位置和附近的商圈決定。The Sandbox里一共有166464塊地,每塊地都是遊戲世界裡96米乘96米的一個方塊,坐標從(-204, -204)到(203, 203)不等。大體原則是越靠近地圖中心(0,0)、附近玩家越多的地越貴。  經過兩天的調研,我最終以3個ETH的價格拍下了米哈游附近的一塊地皮,算是跟HoYoverse(米哈游的元宇宙品牌)成了街坊。 紅色點是我,」中國夢「是米哈游,左上角則是地塊在大地圖中的位置 當我跟責編老師匯報時,明顯對元宇宙沒什麼了解的責編欣然表示社裡可以報銷。  這篇夜談開銷不大,也就我兼職一年的工資 我連忙表示這塊地是自負盈虧,也歡迎社裡用來辦活動。我甚至鼓搗了一番官方遊戲製作軟體,暢想在遙遠的未來,地里遍布社長主題的NFT陷阱。讓社友們在我親自操刀的故事線里虛擬受苦,欣賞宛如十年前Minecraft畫風的絕景。 采訪准備進行到這一步,我對元宇宙也了解了個七七八八。提綱一列,跟采訪對象約了個飛書會議,剩下的就是整理文字稿了。當我搖頭晃腦寫完最後一行字時,抬頭發現已經是凌晨一點半,大致檢查了一遍,趕在睡覺之前把文檔發給了責編。 盼望著,盼望著,文章發了,是上周二的公眾號次條。好脾氣的采訪對象在看到文章後雖然指出了一個描述他們組織結構的錯誤,但也沒多說什麼。我很快就忘記了這篇文章——直到幾天後收到采訪對象的消息:這個還能改嗎? 原來是我把Sandbox的一位重要甲方(MetaOasis)的總部寫錯了地址,讓他們住進了另一大元宇宙平台Decentraland。  不過我也沒有把事情想得太嚴重,畢竟被社裡開了我還有另一份工作,而且公眾號文章在發布後也可以修改。直到第二天醒來,我看到群里的半夜消息。  蛋總,你睡了嗎?我睡不著 我腦中並沒有像小說里那樣閃過一萬種可能。因為我確切地知道,這一定是因為一晚上過去了,Decentraland還沒有被刪掉。 原來公眾號每篇圖文只支持修改一次,這篇推送剛發出來就已經因為別的措辭改了一次了,痛失唯一的機會。屋漏偏逢連夜雨,不只是被寫錯地址的MetaOasis DAO,在文章開頭出現的RNG也過來友好詢問既然提到了他們的元宇宙電競館,為啥沒把他們的合作方加上。 運營老師回天乏術:既然受訪者有訴求,那我們只能整篇刪除了。也許是覺得語氣過於強硬,善良的他想了想又安慰我道:反正不涉及錢的事情,不用太委屈。 而我只覺得自己是游研社第一冤種。 采訪對象自然也覺得萬般可惜,甚至發出了靈魂的拷問: 是啊,我們是游研社啊,你說RNG為啥會關注我們呢。 我正猶豫要不要回復他一個抱抱,來了封新郵件提醒:有人出5個ETH買我的地。 好消息是,買進這塊地只花了3個ETH;壞消息是…… 來源:遊研社

Meta、微軟、高通、華為等超 35 家公司建立「元宇宙標准論壇」,卻不見蘋果的身影

許多公司紛紛入局的元宇宙,在他們看來,是網際網路的未來,也是人們未來會踏入的虛擬世界。每一個新領域的出現與發展,總要經歷「摸索」的階段。在人們對元宇宙的好奇已經歷了過山車式的起伏後,行業里的聯合組織終於出現了。 ▲圖片來自:Twitter 就在不久前,不少知名公司聯手成立了「元宇宙標准論壇」(Metaverse Standards Forum)。意在以促進為開放和包容的元宇宙制定互操作性標准,並通過務實的、基於行動的項目加速其開發和部署。 匯集了領先的標准組織和公司的「論壇」,是為了就構建開放元界所需的互操作性標准進行全行業合作。目前「元宇宙標准論壇」的創始成員已經有包括 Meta、微軟、華為、英偉達、高通、索尼互動娛樂、Epic Games、Unity 和 Adob​​e、宜家等超過 35 家公司。 ▲圖片來自:Metaverse Standards Forum 除創始成員外,這個「論壇」也免費向任何營利性或非營利性組織(包括公司、標准組織、行業協會或大學)開放,相當於為標准組織和公司之間的合作提供了一個場所。 也就意味著,這個「論壇」並不是一個創建新標準的組織,但它會協調要求和資源,以促進在相關領域工作的標准組織內標準的創建和發展。簡而言之,它想做的,是藉助領先的標准組織和公司合作促進開放元界的互操作性標准。 ▲圖片來自:Gettys Images 根據「論壇」的介紹,這個論壇將專注於某些項目的實施,比如黑客馬拉松、插件節和開源工具,以加速標準的測試和採用,同時制定一致的術語和部署指南。論壇計劃重點關注的項目范圍包括但不限於交互式 3D 資產、金融交易以及 AR 和 VR 等人機界面程序。 ▲圖片來自:Metaverse Standards Forum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匯集了多個科技巨頭的行業「論壇」里,卻並沒有蘋果公司的身影,這自然也引起了不少猜測。 蘋果公司作為已經重回市值第一的科技巨頭,目前也正在開發 AR/VR 頭顯,這明顯並不是對元宇宙完全無意。畢竟庫克在不久前的一次采訪中才又提到了對 AR 的願景:「我對我們在這個領域看到的機會感到非常興奮。」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但蘋果之所以沒有加入「論壇」,也許正是公司正在開發的...

首屆MetaCon全球元宇宙生態大會:聚變世界引爆價值

  科技網際網路巨頭紛紛重磅布局!元宇宙火爆全球,魅力何在? 2021年可以被稱為「元宇宙」元年。繼2021年3月沙盒遊戲平台Roblox將「元宇宙」概念放入招股書中,被稱為「元宇宙」第一股後,Facebook更名為Meta, 引發全球范圍內資本市場和業界的廣泛討論,形成元宇宙現象。邁入2022年,元宇宙仍然熱度不減。2021年底上海市正式將元宇宙納入電子信息產業發展「十四五」規劃,新年伊始各地陸續召開的地方兩會中「元宇宙」也成為熱詞。 網際網路經濟在經歷了1.0和以移動網際網路為標志的2.0發展階段後,用戶紅利和時長紅利增速均已趨於見頂,元宇宙作為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融合的載體,蘊含著社交、內容、遊戲、辦公等場景變革的巨大商業機遇,給未來人類的生存環境和生活方式帶來無盡想像。 首個即將在元宇宙世界MetaJoy里舉辦的元宇宙大會! 2022首屆MetaCon全球元宇宙生態大會重磅公布! 大會簡介   元宇宙無疑是當下最受矚目的熱點,吸引了諸多科技及資本巨頭的關注進而迅速展開布局。為了搭建權威元宇宙資源平台、積極推動元宇宙生態良性發展,由上海漢威信恆展覽有限公司聯手天風元宇宙研究中心精緻打造的2022首屆MetaCon全球元宇宙生態大會以「聚變平行世界 引爆未來價值」為主題,盛情邀請全球元宇宙頂尖公司、代表人物齊聚一堂。大會將首創性在MetaJoy元宇宙世界及直播平台同步召開。大會整體以「1+7+2」,即1個主論壇高峰會+7個細分領域分論壇,配套2個產業活動為模式,分享前沿觀點、洞察疊代風向,搭建高效平台、促進生態發展,打造元宇宙行業大會的旗艦品牌。 1個主論壇高峰會(全領域、產業高度、解讀元宇宙): 全球元宇宙生態大會主論壇 7個細分領域分論壇(「底層技術」+「應用場景」兩大維度): VRAR分論壇 區塊鏈分論壇 底層技術分論壇 消費及虛擬人分論壇 遊戲及社交分論壇 智能汽車分論壇 政務元宇宙與治理分論壇 大會信息大會信息 主辦單位:上海漢威信恆展覽有限公司 聯合主辦單位:天風元宇宙研究中心 大會主題:聚變平行世界 引爆未來價值 舉辦時間:2022年8月下旬 MetaCon大會顧問團,領域精英、頂尖專家匯聚於此! 為確保本屆MetaCon全球元宇宙生態大會高質量舉辦,切實觸及領域痛點問題,樹立元宇宙領域高級別大會旗艦品牌,組委會誠邀領域專家人士組建大會顧問團,把控大會策劃組織工作,出謀劃策、共商共議,打造元宇宙領域頂級專業平台。 顧問團部分專家 侯明娟 高通公司全球副總裁 侯明娟女士現任高通公司全球副總裁,全面領導公司在中國的品牌策略、企業傳播、市場營銷、數字傳播、媒體及行業分析師關系等,並負責向公司高級管理層提供策略。 侯明娟女士在企業傳播、品牌營銷、市場戰略、數字傳播、危機管理和公共事務方面有著 20 餘年的豐富經驗。在高通工作的 19 年中,她領導團隊成功執行了多次品牌營銷活動,提升了公司企業及產品品牌在中國的知名度和美譽度。她領導構建了高通在中國的企業傳播策略以及數字傳播平台,並幫助建立了與領先的中國智慧型手機廠商和電商平台的聯合市場營銷策略。在加入高通之前,侯明娟女士在中國日報社任職多年,為經濟部記者。 侯明娟女士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獲得了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並擁有北京語言大學學士學位。 肖風 萬向區塊鏈董事長 中國萬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兼執行董事,上海萬向區塊鏈股份公司董事,萬向區塊鏈實驗室創始人。南開大學經濟學博士,具有30年的證券從業經歷和資產管理經驗。 段志雲 比鄰星球董事長創始人 比鄰星球(PROXIMAI)是原Roblox中國核心團隊創立的一家圖形學和AI高科技公司,致力於打造面向新一代用戶的3D情境互動社交平台。段志雲曾任羅布樂思副總裁,是騰訊與 Roblox 合作的最早推動者之一,搭建了Roblox業務在中國的團隊和開發者社區運營體系。 在「元宇宙」概念興起之後,他作為忽略忽略這個領域的頂級產品專家之一,連續兩年在Chinajoy擔任元宇宙論壇的核心演講嘉賓,參與了全國多地元宇宙政策討論,並受邀成為天風證券元宇宙研究中心首席顧問,和北大清華上交等多家忽略忽略高校特聘講師。 在加入羅布樂思之前,他有近8年在騰訊遊戲負責遊戲平台運營和遊戲發行經驗,並參與了騰訊在VR和雲遊戲方面的戰略研究和布局。 專業媒體矩陣、多渠道聯動共推 元宇宙之心、Metaveres元宇宙、青亭網、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甲子光年、GameLook、PANews、巴比特資訊、火星財經、鋅財經、元宇宙前沿、熱點科技、VRPinea、極客網、VR陀螺、87870、C114通信網、vr玩、數字尾巴、cvbeta、愛活網、新浪VR、IT168、TechWeb、泡泡網、CG模型網、CNMO手機中國、智東西、DoNews、品玩,雷科技、智能界、93913VR。 預計觸達人次1000000+強強聯手、共創賦能、凝心聚力、合作共贏! 主辦單位介紹:上海漢威信恆展覽有限公司 順網集團旗下上海漢威信恆展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國際性、專業性於一體的大型會展公司。漢威信恆主辦當今全球數字娛樂領域最具規模、最具知名度與影響力的年度盛會-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ChinaJoy)、國際智能娛樂硬體展覽會(eSmart)、中國國際動漫及衍生品授權展覽會(CAWAE)、ChinaJoy潮流玩具展(CJTS)、中國國際數字娛樂產業大會(CDEC)、全球電競大會、中國遊戲開發者大會(CGDC)、中國數字娛樂產業年度高峰會(DEAS)、年度優秀遊戲評選大賽(金翎獎)、優秀遊戲製作人大賽(CGDA)、ChinaJoy Plus線上嘉年華(超級播、超級購)等一些列數字娛樂產業知名展覽、會議及活動。歷經二十餘年變革、創新和發展,取得了令業界矚目的輝煌成績,贏得國際業界的高度評價,為忽略忽略數字娛樂產業發展壯大、走向世界做出了重要貢獻。 日前,ChinaJoy組委會發布了第二十屆ChinaJoy線下展會延期舉辦的官方公告,同時公布ChinaJoy線上展(CJ Plus)將於2022年8月27日至9月2日在MetaJoy元宇宙數字世界中舉辦。MetaJoy元宇宙致力於線上數字世界的打造;線上會展是其重要功能之一,為展覽、會議及活動品牌主辦方在元宇宙數字世界中提供展覽、會議、企業品牌展示、在線洽談、在線交易、市場宣傳活動等線上解決方案和服務,滿足數字經濟發展下企業線下線上融合發展趨勢的需求。 聯合主辦單位介紹:天風元宇宙研究中心 【天風元宇宙】 天風元宇宙研究中心由天風海外團隊牽頭、天風研究所多個團隊共同發起成立。2021年3月全市場率先捕捉了元宇宙趨勢,發布了《元宇宙:網際網路web3.0與生產力革命》研究合集,具有市場廣泛影響力,率先市場建立了元宇宙研究跟蹤體系,最早發聲給予「元宇宙是3D版網際網路」通俗易懂的定義,形成完整的元宇宙研究體系並受產業廣泛認可及極大的影響力。除此以外,天風還成立了「靈境元宇宙產業聯盟「、在Roblox平台打造了線上版的」天風元宇宙研究所「,引領資本市場對於元宇宙的研究、助力元宇宙產業發展。 【產業活動】 2021年12月發起成立了「靈境元宇宙產業聯盟」邀請了全球科技巨頭作為我們聯盟成員,並聘請了多位產業重磅大咖作為我們元宇宙中心顧問。2021年5月舉辦 《頭號世界》資本市場最重磅的XR產業論壇,成為6年以來資本市場最有影響力的一次XR峰會,推動了產業與資本的對接,助力XR元宇宙產業發展;2021年9月、12月及2022年2月分別於北京、深圳及杭州舉辦《元宇宙》論壇邀請了全球頂級元宇宙企業如微軟、英偉達、騰訊、羅布樂思、Unity等10餘位全球頭部業內重磅嘉賓探討元宇宙,也是最受資本市場認可、參與人數最多、規格最高的元宇宙系列活動。 【媒體&高校】 曾多次受邀在媒體與高校等平台分享元宇宙相關研究成果,多次接受央視 CCTV2 財經、經濟日報、華爾街見聞、第一財經、路透社等主流媒體深度專訪,作為騰訊科技2021 年度元宇宙新勢力榜單評選活動中擔任評審顧問。 【媒體&企業&高校】 受邀為上海市虹口區政府等多地政府元宇宙專題交流;與多個頭部科技網際網路公司、產業代表公司、知名高校如上海交大、中歐商學院做元宇宙主題交流。 更多本屆MetaCon全球元宇宙生態大會相關資訊,即將陸續發布,敬請期待! MetaCon全球元宇宙生態大會合作聯系 萬方昱  手機:13701390608   郵箱:[email protected] 趙晴    手機:15600098281    郵箱:[email protected] 寇雅麗  手機:15210122472   ...

怎麼假怎麼來:實不相瞞,這種叛逆像素元宇宙我可以!

務必讓大家夢回RPG大師,實現讓大家在像素風世界裡打工。 距離去年11月扎克伯克宣布元宇宙,已經過了將近半年,這半年裡,各家都對元宇宙衍生了不同自己的理解。 在第一賽道的微軟和Meta,對元宇宙的定義是頭戴設備里的沉浸式體驗。而跟風選手們的選擇就很多了,除了某大廠沒有完工的2.2評分的遊戲大廳,還有沙盒遊戲,NFT,教育…… Meta看好VR在辦公場景的潛力,推出了Infinite Office、Horizon Workrooms等應用 說實話,這半年的元宇宙熱度,導致了不少相關從業者都對元宇宙有了不同程度的PTSD,一說到元宇宙,腦子裡只有「賽博朋克」、「夜之城」、「數字人」、「機械美瞳」、「無人駕駛」、「吹牛皮」這種概念了。 但有一點是公認的:沒有點追求真實的3D建模,都不配說是「新元人」。 不過最近有家公司,也做了一個遠程辦公的元宇宙應用:其應用非常之叛逆,不僅脫離3D建模,還極盡復古之能事,畫面怎麼假怎麼來,再接上一些現代化的視頻功能,務必讓大家夢回RPG大師,實現讓大家在像素風世界裡打工。 難以置信的是,他們是非常認真的在開發這款軟體,還有不少人,也是真的在用。 畫風超可愛:用於現實里的遠程協作 簡單來說,這款名為Gather Town是個2D的在線會議應用,畫風非常萌,你可以根據需要,創建自己的場景。 以一個外網網友的使用感受為例,她和她的同事們創建了一個線上網絡辦公室,有噴水池,有會議室,有遊戲區——都是2D的。 這些場景化的物品,創作者都可以通過應用提供的內建工具打造,當修建好之後,擁有專屬密碼的同事們便能加入,化身遊戲(原諒我用遊戲這個詞)中的小分身。 第一個功能,該網友首先給大家展示了作為一款辦公應用——Gather town——提供的一些基礎服務,可以分享各種文件及數據。 只需要點擊特定物品,你可以上傳不同的內容,word文檔,音頻視頻,以及日歷。 接著這個網友展示了如何和辦公室的其他人進行交互,在應用里碰見她的線上同事時,她和同事們的視頻界面將會打開,然後大家就可以相互打招呼,對話完畢離開後,聲音和畫面也會隨之飄走。 這表明在應用里,視頻功能不會無時不刻地開啟,用戶需要靠近彼此才能連線。 這樣的設定很好的保證了隱私性。唯一的遺憾,可能是茶水間八卦,比現實世界的刺激性降低,畢竟八卦對象一旦飄過來,你的界面就會出現他的一張大臉。 接著她選擇「跟隨」這位同事,然後在視頻里展示了內置的環境工具。 他們溜到了遊戲中創建的錦鯉護城河辦公區,點評了在真實的辦公室根本沒有這種東西,並且欣賞了幾秒鍾的壯麗景觀後,才開始演示開會功能。 他們進入了特定的會議區域,以此保證會議的隱私性,既不會打擾別人,也不會被別人打擾。Gather內置的視頻系統,可以管理視頻沖突問題,同時在會議區可以共同觀賞PPT或者視頻。 最後,她開完會後,走到遊戲天台上的特殊方塊,開啟播報功能。 當她進行發言,所有人不僅能聽見她的聲音,看見對方的臉,還能看見在遊戲的大家都站在哪裡,並對演講做出回應,和真實的演講體驗非常契合。 最後她在視頻的結尾說,「十分懷念和大家一起工作的日子,以及這種社區的感覺」。 除了上班,你還可以干很多事 開發商對此款軟體的定義,是「相聚即是緣」。 主要是希望幫助大家在疫情期間,即使相隔萬里,也能身若比鄰。所以除了可以開會辦公,其餘功能還包括寫白板,在特定區域一起玩遊戲,如你畫我猜,俄羅斯方塊等。場景也不局限於辦公室,還可以自行創辦自習室、酒吧、甚至是小屋子來慶祝生日。 作為一款小應用,能介紹的功能也就到此為止了。 說實話,這款應用算不上什麼跨時代的產品。不過,令人感覺難得的是,在這個元宇宙元年裡,它撇去了浮華的泡沫,回歸了用科技關懷人文,展示了怎樣做到「用科技加強人與人連接」的一種場景。 再簡單一些,它成功做到了用一個小產品,演示什麼是真正的元宇宙場景。 也許對筆者這樣的老人而言,那些光怪陸離的霓虹燈,侵入我們的世界太久了。這款小產品,給了一種新的可能性:讓不那麼愛高端炫酷的人群,在未來的小世界裡,有一席喘息之地。 來源:遊研社

割韭菜 招聘信息透露世嘉可能正在計劃進軍元宇宙

幾十年來,世嘉一直是遊戲行業的領頭人,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索尼克》以及《如龍》等老牌IP。目前在許多遊戲公司都在尋求「新技術」的大背景下,世嘉似乎早已將目光投向了元宇宙。 自90年代初發布以來,《索尼克》系列作品一直是世嘉最知名的遊戲之一。由於最近兩部電影的火熱,其粉絲群和吸引力繼續擴大。在過去的幾個月里,世嘉宣布了一些即將到來的索尼克項目,包括復古風格的《索尼克:起源》以及另一款名為《索尼克:邊境》的開放世界遊戲。然而,該公司最近的一份招聘啟事表明,世嘉的元宇宙計劃可能與索尼克這一IP的未來一起捆綁。 該帖子列出了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索尼克開發組,元宇宙遊戲高級製作人職位的空缺。在崗位職責和要求中,還規定候選人應了解「移動端遊戲體驗,以及未來的元宇宙可能是什麼」,「並了解各種元宇宙需求和限制以保持產品的成功和IP的相關性」。概括來看,該職位將幫助世嘉為全球市場開發索尼克IP的元宇宙產品。 考慮到世嘉之前曾將數字版本的《索尼克》系列遊戲下架。或許在側面也證實了世嘉可能正在為其元宇宙的未來做准備。當然,世嘉並不是唯一一家推動元宇宙的公司。根絕我們之前的報導,萬代南夢宮已經投資了1.5億美元用於「IP元宇宙」。同時最近也有傳聞,Epic與樂高也正在合作開發自己的元宇宙項目。 來源:遊俠網

怎麼什麼都有你?動視暴雪向玩家發布元宇宙NFT調查問卷

動視暴雪向部分玩家發布了一項調查問卷,詢問他們對遊戲中區塊鏈和NFT技術的看法。 調查問卷似乎在周末發給了部分動視/暴雪粉絲,旨在衡量玩家對一系列「新興和未來遊戲趨勢」的興趣,從雲遊戲、跨平台遊戲和VR到元宇宙遊戲體驗,即玩即賺遊戲——玩家可以在其中賺取加密貨幣,以及NFT。 有趣的是,暴雪的Mike Ybarra在有關調查問卷的推文下發表了回應「沒有人在做NFT」。但他沒有回復詢問暴雪向玩家發布調查問卷之前是否知道調查及其內容的推文。 關於NFT遊戲,最近情況卻不太好看。在遭受黑客攻擊而損失超過6億美元的加密貨幣之後,NFT遊戲《Axie Infinity》現正在處理遊戲內通貨膨脹和失去打金工人的問題。正如本周早些時候精彩概括的那樣,這遊戲就像「缺乏租房者的房東」。  盡管近幾個月來大量遊戲巨頭湧入了有爭議的區塊鏈技術和NFT試驗——包括 Konami、Team17和育碧等。但也有一些公司現在正在猶豫是否為遊戲加入NFT,包括GSC Game World的《潛行者2》。 而世嘉也正在重新考慮加入NFT「什麼會被用戶接受,什麼不會被用戶接受」。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次采訪中,世嘉執行長里見治紀表示,在玩家的「負面反應」之後,發行商必須「仔細評估」其產品中NFT的未來。 目前,Valve已經禁止Steam上的所有的NFT遊戲。而Epic Games Store則仍然歡迎區塊鏈技術。  來源:遊俠網

泡沫何時炸?NFT遊戲通貨膨脹打工人退出 老闆坐不住了

《Axie Infinity》一款類似寶可夢的NFT遊戲,利用其中可愛的小生物兼作NFT為樂趣和利潤而戰。該遊戲因依靠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廉價勞動力來推動其增長而臭名昭著。現在遊戲中的通貨膨脹,再加上價值6億的加密貨幣盜竊案,已經使Axie的經濟陷入混亂。 該遊戲由Sky Mavis開發,圍繞著收集、繁殖和對戰一種稱為Axies的卡通人物展開。這些卡通人物是存在於以太坊區塊鏈上的NFT,玩家可以使用Axies來收獲一種名為SLP的貨幣,再用其繁殖創造更多的Axies。重要的一點,Axies和SLP都可以在公開市場上以真實貨幣交易。 其結果就是,《Axie Infinity》成為了一個高度金融化的社區,由對未來財富的承諾推動,並以不斷湧入的新玩家為基礎。這些新玩家中的許多人無法直接購買Axies,因此老玩家們將它們持有的Axies出租給新人。Axie社區稱出租Axies的老闆為「經理」,而負責打遊戲的工人稱為「學者」,整體安排為「公會」。 而因為很多低級玩家都是來自菲律賓或其他地方依靠打金為生的窮工人,所以這種模式也被一些人稱為「數字殖民主義」。 整個事情讓人想起《魔獸世界》等MMO中的打金交易。正如The Verge報導,這對開發商Sky Mavis來說也是非常有利可圖的,但這種模式依賴於對未來收入增長的夢想,因為遊戲本身幾乎沒有內在價值。由於遊戲玩法變化和SLP通貨膨脹,這個夢想最近開始破滅。 在上個月,該遊戲創下了歷史上最大的加密貨幣搶劫案:由於遭到黑客入侵,價值超過6億美元的NFT被盜。從那以後,《Axie Infinity》中脆弱的資本主義殖民制度一直在螺旋式上升。 「《Axie Infinity》開發人員提到的數字『房東』都很憤怒,因為他們的『學者』(以遊戲貨幣雇傭的菲律賓員工)都在退出遊戲,沒有展示他們的每周配額。」YouTube頻道主Dan Olson在4月12日發推文說。 GamesRadar報導,對Twitter和Reddit的快速搜索顯示,玩家們開始抱怨遊戲狀態以及缺乏廉價勞動力來維持他們的投資。 「忙碌的一天工作終於(結束),很高興看到SLP緩慢上漲。」一位玩家寫道,「但上周一些『學者』放棄了我,所以我想是時候再次尋找新的axie『學者』了。」 「我有一個養魚場和一個種植園。還有10位『學者』。」另一位老玩家寫道,「但他們幾乎都退出了。現在我Axies的價值是我培育的成本的10%。我在Axie學到了很多東西。」 由於《Axie Infinity》是一款實時服務遊戲,事實證明,即使是加密貨幣,也與真實世界一樣難以平衡資源經濟和角色發展。由於Axies的擴散導致了更多SLP的種植,結果SLP的價值開始持續下降。目前,從遊戲中移除SLP的唯一方法就是繁殖Axies。 為解決這個問題,Sky Mavis在2月份將SLP農業從冒險模式中移除,但SLP的供應量並沒有收縮,而是繼續上升。玩家們現在呼籲用新的方法「燃燒」SLP,阻止失控的通貨膨脹。 玩家擁有的遊戲內土地一直是另一個大痛點。Sky Mavis幾年前就開始銷售,但遊戲機制仍在開發中。原定於2020年初推出,後來被推到2021年,現在仍然只有2022年的粗略發布日期。 「早期購買土地的人基本上將他們的資產用在了零回報的情況下,而他們本可以用這筆錢做很多其他事情,這一切都是因為Sky Mavis一直承諾2021年第四季度是土地的發布日期,現在,他們似乎把現在的土地所有者當作事後諸葛亮。」一位玩家在reddit上寫道。 其他玩家現在正在討論是退出還是堅持下去,看看《Axie Infinity》的經濟是否會反彈。一位玩家寫道:「讓我們實際一點,我們在這里是因為有賺錢的潛力。否則討論就是在浪費時間。我拿著我的axies,我不在乎它是否會一文不值,但我不會以現在這樣的價格出售。」來源:遊俠網

樂高版「堡壘之夜」,會是下一個兒童元宇宙

相信有很多樂高粉絲或看過樂高大電影的朋友(無論是大朋友還是小朋友),都曾幻想過自己可以縮小 10 倍,走進一個萬物皆由積木拼成的樂高世界。 那裡的馬路大街由灰色的顆粒方塊組成,街邊是樂高城市系列的銀行和百貨商店,走在路上都是樣式各異的樂高小人仔,不時還有布加迪樂高跑車、騎著掃把的魔術師呼嘯而過。 如果你也曾有個類似的幻想,那麼恭喜你,你的願望將很快變成現實。 樂高邁過元宇宙大門 在《堡壘之夜》開發商 Epic 於 4 月 7 日發布的一則官方公告中提到,Epic 與樂高將建立起長期的夥伴關系,並攜手合作為兒童打造一個安全、有趣的元宇宙(Metaverse)。 一些對元宇宙等「科技黑話」過敏的朋友這時可能開始有點搞不懂了:怎麼樂高好端端的做著玩具,突然要摻一腳元宇宙? 樂高集團 CEO Niels B Christiansen 對此解釋稱,孩子們喜歡在數字和現實世界中遊玩,並樂於在兩者之間無縫切換,他相信孩子們可以通過數字體驗來發展包括創造、協作和溝通等終身受益的技能。 因此,樂高和 Epic 想為所有年齡段的孩子們創建一個充滿沉浸感和創造性的數字世界,而孩子們的安全會是這個數字世界所圍繞的核心,為此他們擬定了三條原則: 優先考慮兒童的幸福和安全,保護兒童的遊戲權 將兒童的利益放在首位,保護兒童的隱私 使用可讓兒童和成人控制數字體驗的工具為兒童和成人賦能 目前樂高和 Epic 沒有公布關於樂高元宇宙的任何細節,但結合起公告提到的兒童、元宇宙、數位化體驗等關鍵詞,我們也許不難想像這個元宇宙的形態——一個由樂高積木搭成的「Roblox」。 如今提到兒童元宇宙,註定繞不開 Roblox。 去年 3 月 DPO 上市的...

一個基因就很「元宇宙」的品牌

3 月 19 日,著名啤酒品牌喜力在 Decentraland 開了一場發布會,推出第一款在虛擬世界製造的虛擬啤酒 Heineken Silver,並戲稱它「由 NPC 農民種植的二進位制原始碼啤酒花釀造」,用反諷的方式表達了對這股元宇宙熱潮的態度。 ▲Heineken Silver 發布會,來自:augustman.com 喜力官網還煞有介事地列出這款虛擬啤酒的營養含量表,只不過數字全是「0」。 ▲Heineken Silver 營養成分表,圖片來自:heineken.com 實際上在元宇宙概念大火之後,行業很快就出現「冰火兩重天」的極端反應,一邊是頭部公司的改名、All in,一邊是類似喜力虛擬啤酒式的冷嘲熱諷。 但其實反向諷刺我也會啊,正如科幻作家道格拉斯所說的那樣:任何在我出生時已經有的科技都是稀鬆平常的世界本來秩序的一部分;任何在我 15-35 歲之間誕生的科技都是將會改變世界的革命性產物;任何在我 35 歲之後誕生的科技都是違反自然規律要遭天譴的。 諷刺無用,兩個宇宙都需要實幹家。元宇宙初期,需要「基建狂魔」。 實業遇到實干,會飽含果實。虛幻遇到實干,那虛幻也會絢爛起來。這裡面不是虛實的二元對立,也不是元宇宙就是終極未來或者元宇宙一定是詐騙的一元論。 每一次對於元宇宙的探索,都會讓我們對元宇宙的認識,更進一步。 當局者明,旁觀者迷。誰是當局者?是做元宇宙平台「希壤」的百度,在「希壤」里搞「領克樂園」的領克,當然,也可能是第一批進入樂園的你。 我在希壤逛了一大圈 3 月 13 日,領克聯合百度元宇宙平台「希壤」打造的「領克樂園」首期汽車數字展廳正式對公眾開放,隨即面向全網招募元宇宙頭號體驗官。元宇宙還沒成形,就喊人去元宇宙上班,領克這波操作算是搶跑無疑了。 帶著好奇,我去領克樂園首期數字展廳逛了逛。 希壤的使用體驗,比較符合百度副總裁馬傑所說的——它還只是個負 6.0 版本的元宇宙產品。 在街道上行走時,稍遠處的樹木隨著角色走近時漸次從空白中突兀地冒出來,遠達不到元宇宙需要的「沉浸感」,途中還時不時出現卡頓、穿模等情況。當然,類似的槽點在大部分「元宇宙」平台上都不稀奇——在...

NFT遊戲《Axie》被黑 價值6.25億美元加密貨幣被盜

NFT對戰遊戲《Axie Infinity》曾經是NFT遊戲中最「成功」的一批。而現在,它成為NFT歷史上最大的盜竊案之一。關注該遊戲的區塊鏈平台Ronin Network早些時候宣布,《Axie Infinity》的漏洞使得黑客盜取了價值6.25億美元的加密貨幣。 該公司在其Substack上宣布:「Ronin Network出現安全漏洞。今天早些時候,我們發現在3月23日,Sky Mavis的Ronin驗證節點和 Axie DAO驗證節點遭到入侵,導致 173600個以太坊和2550萬枚USDC在兩筆交易中從Ronin Bridge中流失。」 Ronin Network是由越南工作室Sky Mavis推出的以太坊側鏈,專為Axie Infinity設計,可處理《Axie》的所有遊戲內和市場交易。Axie玩家需要將ETH、USDC等跨鏈到Ronin側鏈上玩《Axie》。 根據Ronin Network官方發布的信息顯示,攻擊發生在6天前(3月23日),5個驗證器私鑰被盜,黑客使用被黑的私鑰偽造提款。然而直到3月29日,在用戶報告無法提取5000 ETH後項目方才發現了此次攻擊。 《Axie Infinity》於2018年發布,隨著NFT的興起以及圍繞區塊鏈遊戲和元宇宙的市場猜測而爆紅。《Axie Infinity》在2021年的發展十分迅速,其日活躍用戶從3月的2萬猛增到280萬。據Dappradar數據顯示,《Axie Infinity》在2021年第四季度每天約有10.5萬個UAW連接到該遊戲。 Ronin Network在繼續調查黑客攻擊的同時已經鎖定了帳戶,截至目前,用戶無法提取或存入資金。Ronin Bridge和Katana自動做市商(AMM)暫停運行。 一直以其「安全性」和「去中心化」作為宣傳口號的加密數字貨幣網絡依然不能逃脫不斷被盜的結局。去年8月,一名黑客從Poly Network竊取了6.11億美元,但其中許多資金後來被追回。1月份,一名黑客從Crypto.com中盜取了超過3000萬美元。 根據Chainalysis發布的報告,2021年,攻擊者從投資者那裡竊取了總計32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而這次的大規模加密貨幣被盜最後能追回多少還有待觀察。 來源:遊俠網

萬代南夢宮高達元宇宙計劃對外公布

昨天萬代南夢宮控股舉辦了第三屆的Gundam Conference,而上個月萬代南夢宮投資了150億日元開發基於高達主題的元宇宙。於是在昨天的的高達大會上,萬代南夢宮公布了這個高達元宇宙的視頻。  這個元宇宙的平台將聚焦現實和數字服務,用戶可以直接購買鋼普拉、傳相關的鋼普拉圖片和數據,玩家還可以同其他用戶戰鬥。平台分成四大內容,鋼普拉、遊戲、動畫和音樂,比如電競部落會有『Gundam Evolution』和『Mobile Suit Gundam: Battle Operation 2 』,這些部落將被稱為SIDE-G(用了高達中殖民衛星的命名方法)。然後萬代南夢宮的VR也會植入其中,萬代南夢宮會在2025年發布大型的元宇宙。 根據萬代南夢宮商務總監Kо̄ji Fujiwara的表示,這個元宇宙的細節尚在製作中,至於是通過PC或是手機進入,將根據粉絲的測試後的反應來覺得,同樣公司也會和集團內部的其他公司一起來合作。日經亞洲則表示,這個元宇宙的項目將建立資料庫與集團公司一同分享。 來源:和邪社

浪潮發布業界首款元宇宙伺服器:1024用戶共享10K超高清3D世界

據浪潮官方發布的消息,在浪潮信息生態夥伴大會IPF2022大會上,浪潮信息發布了業內首款元宇宙伺服器Meta Engine。 浪潮表示,作為元宇宙生態的底層算力支撐平台,MetaEngine將承載元宇宙構建和運行所需的技術和工具,提供對AI、渲染、仿真、建模等負載的算力支持,滿足元宇宙創建所需的「協同創建、實時渲染、高精仿真、智能交互」4大作業環節的不同類型算力需求,並通過高速、無阻塞的網絡信道,按需擴展至大規模算力集群。 浪潮元宇宙伺服器結合業界最強軟硬體生態,協同優化加速數字孿生世界構建,為用戶打造高效的元宇宙協同開發體驗。 單台元宇宙伺服器即可支持256位元宇宙架構師協同創作,每秒AIGC 2000個數字場景,1024位VR/AR用戶共享10K超高清3D數字世界順暢體驗。 此外,針對網際網路、教育、科研、自動駕駛、製造、建築、室內設計、媒體娛樂等行業用戶細分應用場景,浪潮信息將聯合元腦生態合作夥伴打造一體化元宇宙解決方案,推動應用快速落地,加速數實無縫融合,開啟未來無限可能。 來源:快科技

任天堂前CEO:不相信Facebook的元宇宙定義能成功

前北美任天堂總裁兼營運長,雷吉·菲爾斯-艾梅在最近的采訪中質疑了Facebook關於其元宇宙願景的「當前定義」,並稱「Facebook 本身並不是一家創新公司」。 在SXSW期間彭博社與雷吉交談時,雷吉分享了他對所謂元宇宙當前狀態的看法,並闡述了為什麼他不相信Facebook目前處於引領潮流的正確軌道上。 雷吉直言不諱:「Facebook本身並不是一家創新公司。他們要麼收購Oculus和Instagram等有趣的公司,要麼迅速追隨人們的想法。我認為他們目前的定義不會成功。」 相反,雷吉認為,當下許多人正在努力實現的數位化未來,很可能將由一些「真正創新的小公司」,或者像Epic Games這樣正在做「真正引人注目」事情的公司領導。 雷吉還談到了他對微軟收購案的看法,他相信微軟在對動視暴雪的收購後,會引發遊戲業進行更多的收購。他認為,遊戲行業在多元化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這是一個涉及全球30億人的全球性行業。這是一項價值2000億美元的業務。而在遊戲業中獲得領導力和代表性根本不是這個行業需要的。」 有關此外,雷吉將在2022年5月出版其職業生涯的自傳,名為《顛覆遊戲:從布朗克斯區到任天堂的頂峰》,這位熱情、直率而又富有感染力的任天堂前總裁至今一直受到玩家們的喜愛。 來源:遊俠網

傳奇遊戲設計師談NFT:荒謬可笑 是在浪費時間與錢財

製作了《網絡奇兵》系列、《殺出重圍》系列等經典作品的傳奇設計師Warren Spector近日接受了媒體GamesBeat的采訪,他被問到越來越多的遊戲廠商選擇在遊戲中加入NFT(非同質化貨幣)是如何看待它的, Warren Spector直爽的表示:NFT是個荒謬可笑的東西。 Warren Spector說道:「我接下說的話,會讓有些人大發雷霆,但我真的不在乎。NFT是荒謬可笑的,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想要去趕上這股熱潮。擁有可以無限復制、即時復制的虛擬商品的所有權,誰會認為這是個好主意?所以,對於NFT,我毫無興趣」。 Warren Spector還提到了元宇宙,他的態度是積極且開放的,他更喜歡在現實世界中生活,元宇宙對他的吸引力不大,認為元宇宙離實現目標還有太遠的路要走,他例舉了Meta(改名後的FaceBook),砸了幾百億美元卻沒得什麼。不過就元宇宙遊戲而言,他預測那將是「愚蠢的遊戲」。 來源:遊俠網

元宇宙的第一批打工人?虛擬「捏臉師」月薪可達4.5萬

元宇宙最近可謂是大火,討論它的人隨處可見。而在元宇宙概念火爆的如今,捏臉師可以說是元宇宙的第一批打工者。捏臉師,即虛擬頭像創作者,也被稱為「捏頭師」,是在社交平台孕育出的一種新型職業。據消息稱,捏臉師最高月入近4.5萬元。 虛擬頭像在元宇宙中非常重要,擁有自己專屬的虛擬頭像是元宇宙里重塑「第二身份」的必要元素。捏臉師HC-DEVIL稱,剛開始的時候,捏一張臉的價格是在100-200元左右,但是隨著客人對差異化和個性化要求的不斷提升,高級定製款的需求也與日俱增,精雕細琢的背後是更多的時間、精力和心力。 發展到現在,捏一張臉的價格基本上是800元起跳,隨著難度上升價格也會隨之提高,兩三千元一張的「臉」,只要覺得物有所值,也是有不少客人願意為之買單的。 「遊戲五分鍾,捏臉三小時」可能是許多玩家的真實寫照。玩家為了節省時間或者獲得更精緻的形象,往往會選擇網上白嫖或付費購買等方式來獲得自己想要的捏臉數據。任何一次技術革新都會帶來新的機遇,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把握機遇,也是一門學問呢。來源:遊俠網

Valve總裁G胖:談元宇宙的人大多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

元宇宙的概念近段時間一直非常火熱,非常多的科技公司和網際網路公司宣布入局,甚至一些明星個人也加入其中。據報導,日前Valve總裁「G胖」加布·紐維爾在一次采訪中表示,那些大談元宇宙的人大多自己都不清楚元宇宙是什麼。 采訪中G胖被問及是否相信元宇宙的流行趨勢有助於推進技術進步,他表示大多數談論元宇宙的人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而且他們顯然從未玩過MMO。那些人會說:「你們將會擁有一個可定製的化身。」其實這就像在《最終幻想14》中去拉諾西亞一樣,這是十年前就該解決的問題,並不是你所發明的什麼新鮮事物。 此前,G胖在談及NFT時,也曾表示目前NFT發展過於粗糙,不太想過多接觸。來源:遊俠網

《元宇宙產業自律公約》公布,泡沫要被戳破了?

元宇宙,是這兩年人們聽到頻率最高的詞匯之一,從 Facebook 改名 Meta,再到多個行業巨頭紛紛入局,與元宇宙相關的股票也是「高歌猛進」。 有人說這是元宇宙是未來,有人說元宇宙只是為了賺錢而炒作起來的騙局,還有不少人甚至都還沒弄清楚元宇宙到底是什麼。 在各種聲音里,火熱的元宇宙即將迎來一次「降溫」。 ▲圖片來自:getty images 不久前,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元宇宙產業委)正式召開第一屆第一次全體委員會議暨第二屆元宇宙產業論壇。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執行主任於佳寧在會上代表產業委正式發布《元宇宙產業自律公約》(《公約》)。 這份公約的主旨,是為行業杜絕投機泡沫等亂象提供行為准則參照。 ▲圖片來自:OFweek 說到元宇宙,就不得不提被稱為「元宇宙第一股」的公司 Roblox,它提出了有關元宇宙的 8 個關鍵詞:Identity(身份)、Friends(朋友)、Immersiveness(沉浸感)、Low Friction(低延遲)、Variety(多樣性)、Anywhere(隨地)、Economy(經濟)、Civility(文明)。 讓元宇宙被炒得火熱的,正是其中涉及的社交和金融這兩個屬性。從現在被炒出天價的元宇宙「地皮」以及各類 NFT 中,就能窺見這片泡沫之下隱藏著令人不安的因素。2021 年 11 月,The Sandbox 公司就以 430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了一塊虛擬土地。 ▲圖片來自:The Sandbox 還有元宇宙的經濟系統里涉及的虛擬貨幣,Alex Balfanz 和朋友利用 Roblox 提供的遊戲引擎和工具開發了一款遊戲。雖然遊戲本身免費,但遊戲里的裝備,則需要用...

為什麼在 Meta、微軟的元宇宙,我們連一雙腿都不能擁有?

當你戴著 Oculus Quest 2 頭顯,進入 Meta 的 VR 社交平台 Horizon Worlds 時,你需要創建一個虛擬形象代表自己。 可是它看起來怎麼也不像你,它沒有下半身,像霍格沃茨的幽靈一般漫遊空中,最近飄盪進了超級碗的廣告里。 ▲ Horizon Worlds. 隔壁的微軟也是這樣,在其元宇宙入口 Mesh for Teams 之中,你的虛擬形象同樣失去雙腿。 ▲ Mesh for Teams. 然後你將一個問題脫口而出:為什麼沒有腿? 把腿加上,有那麼難? Andrew Bosworth 是 Meta...

從三款遊戲聊 NFT 和元宇宙

文 haKuRyu最近有個新聞,說任天堂社長古川俊太郎沒搞懂元宇宙,所以暫時不打算進軍元宇宙,其實這新聞是我們寫的。當時在寫的時候有點標題黨,因為古川社長搞不懂的是元宇宙該怎麼用,而不是搞不懂元宇宙本身,而且這段采訪頗有幾分「打太極」的味道。顯然對於任天堂這樣的知名游戲公司而言,不把話說死,給未來發展留幾分餘地是相當高明的話術。不過這個新聞現在因為標題火起來了,網友們也都表達了對任天堂和古川社長的肯定,看來偶爾標題黨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嘛,既然自家寫的新聞火了,那還是得蹭蹭自家的熱度。說實話我覺得元宇宙這個事情沒什麼好寫的,因為大家懂的都懂……但我想了想,還是決定稍微談談 NFT 和元宇宙。一來很多讀者們還是沒搞懂 NFT 和元宇宙是什麼,二來我研究了一下元宇宙發現這其實都是游戲行業玩剩下的,所以就有了這篇圖一樂回答,帶大家看看那些早就在 NFT 和元宇宙相關領域走了很遠的游戲,以及我們究竟該對它們持有什麼樣的態度。再次強調,本回答僅供娛樂使用,還請各位維持評論區友好。寫在前面:NFT 和元宇宙是什麼?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是一種可以代表獨特數字資料的數據單位,具有獨一無二、加密且無法正常自由交易的特徵。在最早的時候(2014),人們發明 NFT 的初衷其實是證明著作權。舉個例子,我拍了一套杉果娘的寫真並以數字形式出售,這就意味我賣出的每一份寫真都是相同的,那麼我要如何證明我手上的這套才是真正的原始版本呢?畢竟對藝術家來說,證明這玩意是自己創作的真的很重要……聰明的人們想到了具有唯一性、保密性且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只要我在拍攝杉果娘寫真時將這些數據上傳到網站上,並讓一些加密貨幣和這套寫真相對應,那麼持有這些加密貨幣就相當於持有了這套寫真本身,這就是 NFT。嚴格意義上說,NFT 和傳統的商業授權差別還是很大的:我把杉果娘寫真 NFT 賣給你,不代表你就擁有這套寫真的獨家訪問權,因為其他人還是能通過拷貝、截圖等各種各樣的方式來欣賞寫真;此外寫真的著作權仍然在我手上,因為 NFT 里會留下我的信息,所以你也不能隨便更改杉果娘寫真里的內容(理論上說你確實能改,只不過會被我追責)。想法是不錯,但是和金融泡沫沾邊的東西總是會帶來奇奇怪怪的東西。隨著加密貨幣近年來的價格瘋漲,今天 NFT 交易的重點早就變成了加密貨幣本身。那些躋身炒幣浪潮的投機者們只想當倒爺撈一筆之後就跑路,根本不關心加密貨幣之上的藝術品到底是什麼。更不幸的是,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本身是去中心化、匿名化的,也就是說任何人都能創建 NFT,這其實和 NFT 本身的【唯一指定著作權】有所沖突。不必親自創作,只要隨便找個藝術品傳到 NFT...

任天堂YYDS社長表示暫無意進入元宇宙

元宇宙可以說是近期話題度最高的話題之一了,盡管這東西許多人都不知道是個啥,但是吹捧者有之,反對者也有之。無論如何,在討論度這方面,有關元宇宙和NFT的爭論始終不斷。 而在遊戲行業內,也有不少公司已經或剛開始對元宇宙相關領域開始布局,他們對元宇宙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無論是早些時候Epic籌集10億美元參與開發元宇宙,《絕地求生》公司Krafton和全球多個公司合作,採用虛幻引擎開發元宇宙,還是昨天米哈游的元宇宙品牌HoYoverse的發布,都體現了這些遊戲公司對於元宇宙的態度和看法。 對於遊戲玩家而言,其實大部分玩家也和普通人一樣,並不理解什麼是元宇宙,我們在乎的只是遊戲好不好玩,如果元宇宙能讓遊戲變得好玩,那想必大家也不會拒絕。而如果元宇宙只是換個理由斂財的手段,那麼大家都不會坐視其發展。 相比於那些已經或將要開始進軍元宇宙的遊戲公司,老牌日廠任天堂一直以傳統和守舊著稱。他們對於元宇宙的看法與許多其他遊戲公司不太相同。任天堂目前還不想過早地加入元宇宙大軍,因為他們表示還不知道如何利用這一概念來提供「嶄新的驚喜和樂趣」。 在任天堂最近的財務收入QA問答上,社長古川俊太郎被問及任天堂是否有和元宇宙和NFT有關的計劃,但古川只回答了前者。古川首先承認很多公司對元宇宙感興趣,但緊接著他指出元宇宙目前還不符合任天堂的計劃。 而對於NFT,此前育碧試著在遊戲中加入NFT元素的行為已經招致了玩家和從業者的大量批評,與元宇宙不同的是,幾乎大部分的遊戲玩家和行業人員都認為NFT對遊戲並無積極影響,所以任天堂應該也不會輕易涉足NFT。 谷川俊太郎還說:「元宇宙已經吸引了全球很多公司的注意,它有著很大的潛能。目前,還沒有簡單的方法來明確定義元宇宙能給我們的客戶提供什麼樣的驚喜和享受。作為一家提供娛樂的公司,我們的重心在於給我們的客戶帶來嶄新驚喜和樂趣的方法。」 那麼什麼會讓古川改變想法?關鍵在於找到一個適合任天堂自己的方式來利用元宇宙。 「如果我們能找到一個方法將任天堂理念傳達給很多人能理解的元宇宙,那麼我們可能會考慮它,但我們認為目前情況並非如此。」來源:遊俠網

任天堂目前還不想進入元宇宙

任天堂目前還不想登上元宇宙列車,因為任天堂表示他們不知道如何利用這一概念來提供「嶄新的驚喜和樂趣」。在該公司最近的財務收入QA問答上,社長古川俊太郎被問及任天堂是否有和元宇宙和NFT有關的計劃,但古川只回答了前者。古川首先承認很多公司對元宇宙感興趣,但緊接著他指出元宇宙目前還不符合任天堂的計劃。 他說:「元宇宙已經吸引了全球很多公司的注意,它有著很大的潛能。目前,還沒有簡單的方法來明確定義元宇宙能給我們的客戶提供什麼樣的驚喜和享受。作為一家提供娛樂的公司,我們的重心在於給我們的客戶帶來嶄新驚喜和樂趣的方法。」 那麼什麼會讓古川改變想法?關鍵在於找到一個適合任天堂自己的方式來利用元宇宙。 「如果我們能找到一個方法將任天堂理念傳達給很多人能理解的元宇宙,那麼我們可能會考慮它,但我們認為目前情況並非如此。」 遊戲行業許多公司已經對元宇宙展示出極大的興趣。去年Epic籌集了10億美元參與開發元宇宙。《絕地求生》公司Krafton和全球多個公司合作,採用虛幻引擎開發元宇宙,而日本公司萬代南夢宮計劃投資1.3億美元為其遊戲庫開發「IP元宇宙」。來源:cnBeta

沖上 App Store 免費榜首,《啫喱》到底有什麼魔力

我們人類作為群居動物,離不開家人和朋友,新冠疫情爆發初期,人們因居家隔離而產生孤獨感的例子並不少見。 為了對抗孤獨,人們在市政規劃時布置了市民廣場和公園,在遊戲里設計出等候大廳,甚至前段時間有人在 B 站直播間里開起了「修勾夜店」。 ▲ 截自 UP 主 @Tom 視頻 有需求就有供給,這不最近又有一款新的社交軟體嶄露頭角,它叫啫喱,裡面出現的玩法和元素,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但它利用巧妙的包裝方式,在微博、即刻、小紅書等社區里獲得廣泛關注,讓不少人在手機上提前玩上了元宇宙社交。 捏臉換裝,順便聊聊天 目前啫喱仍處在 Beta 測試階段,但在 App Store 和各大安卓應用市場中都能搜到。 ▲ 目前處在 App Store 免費榜榜首位置 跟所有社交軟體一樣,用戶進入應用後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信息檔案:昵稱、頭像、喜好等等,但啫喱多了一個步驟:捏臉換裝。 事實上,這個捏臉系統支撐起啫喱很大一部分玩法,我可以選擇已有模版,也可以從面部到服裝一步一步捏出自己想要的樣子,但還是有可能跟朋友甚至是現實中的穿搭「撞衫」。 人偶成品的細節經得起推敲,放大也不會看到明顯鋸齒,相信開發團隊在建模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但這也帶來了一個弊端,此處先按下不表,我們後面再講。 當我建立好「社交簡歷」後,啫喱會生成幾個很「Z 世代」的分享海報,有幾個明顯參考了當下流行的盲盒所進行的設計。最後可以通過連結、圖片和微信小程序等方式分享至別的社交平台上,叫上一幫朋友過來玩。 目前官方限制了好友人數,最多不超過 50 人,「社牛」們請珍惜你發出邀請的機會。 完成以上步驟,我們算是正式進入啫喱所構建的元宇宙里了。首頁便是一個大廳,官方叫這里比喻成公寓,你所添加的所有好友,他們的虛擬人偶形象都會出現在這里,或許這就是這個應用名字的由來。 ▲ 背景會根據時間變換顏色 有朋自遠方來,齊聚啫喱。 除了人偶形象,每個人附近還會出現一些道具,展現他們所設置的狀態。譬如我將狀態設置成「吃飯」,我便坐在桌子前,上面擺著各種菜餚。當我去「戳」我的人偶時,所有物件和人偶都會晃動,動畫渲染流程到位。 除了「搬磚」、「摸魚」等總計 28 種狀態可供用戶選擇,我還能編輯一句話表達此刻的心情,在大廳里心情會以一個小氣泡的形式浮在人偶頭頂,當我把雙指放大至一定程度時,那句話才會顯示出來。 所有好友都在這個大廳里,用動作表達著自己當前狀態,就像是把朋友從單調的聊天列表里「拎」了出來,生動地在你面前展現心情,讓人更有交流的欲望,「社恐」有了親自捏出來虛擬形象作為「護身符」,或許會放下心理戒備,更主動地與人交流。 當然最終會否產生這種奇妙的效應,我說了不算,得看大家的使用感受了。 除此之外,啫喱要求獲取用戶的地理位置權限,這是該 app...

萬代南夢宮:計劃投資1.3億美元打造 「IP元宇宙」

據VGC報導,在近日,萬代南夢宮的股東大會上,萬代公開了「IP元宇宙」的項目計劃(2022年4月至2025年3月),預計將投資1.3億美元,目的是與粉絲建立聯系,讓其享受更豐富娛樂,實現IP的最大化價值。 據悉,「IP元宇宙」戰略包括三個主要目標:通過其IP與粉絲建立聯系、提升IP價值、讓項目遍及全球以提高本土以外的銷量。預計投資150日元(1.3億美元 約合9.5億人民幣)來實施。 項目計劃中寫道:「萬代將為每一個IP開發一個元宇宙,作為與粉絲連接的新框架,這是個一個利用萬代獨特優勢並將實體產品和場所與數字元素融合的開放框架,通過 『IP元宇宙』,我們將在萬代和粉絲之間以及在粉絲之間建立社區,讓粉絲享受更豐富的娛樂」。 「通過這些社區和內容,我們將建立長期持續的深入、廣泛、多方面的聯系,我們將專注於其質量。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將努力在中長期內實現IP價值的最大化。」該計劃最後表明,「實現元宇宙概念」是萬代南夢宮未來三年的主要戰略之一。來源:遊俠網

「超級 QQ 秀」開啟灰測,比 QQ 秀多的不止是 3D

2021 年 11 月,PC 版 QQ 更新 9.5.2 版本後,原本的 QQ 秀區域被默認折疊隱藏,此事引起了網友們的熱烈討論,大家都一度認為這是 QQ 秀即將消失的標志,但當時 QQ 官方在微博上予以否認,並表示「未來的 QQ 秀還會展示更真實立體的你」。 2022 年 1 月,手機版 QQ 更新 8.8.55 版本,正式內置了大名鼎鼎的「虛幻...

Meta公布AI超級計算機:採用NVIDIA GPU,向元宇宙進軍

去年底,元宇宙成為全球非常火爆的一個概念,它的本質就是利用科技手段進行連結與創造的,與現實世界映射與交互的虛擬世界,具備新型社會體系的數字生活空間。許多大牌企業也紛紛入局,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扎克伯格的Facebook了,在「Facebook Connect 2021」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發布會上,他們改名「Meta」,全面向元宇宙進軍。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Meta之後的動作很多,根據媒體的最新報導,他們近期正式推出了一台人工智慧超級計算機,命名為AI Research SuperCluster,簡稱RSC。是一種專門為訓練機器學習系統而設計的高速計算機,雖然已經可以運行,但仍在開發中。根據Meta官方的說法,它如果能在2022年完工,那將成為全球最快的AI超級計算機。 對於這台超級計算機,Meta ECO扎克伯格表示: 「我們為元宇宙構建的體驗需要巨大的計算能力,而RSC將使新的人工智慧模型能夠從數萬億的例子中學習,理解數百種語言等。」RSC超級計算機的規格也值得一看,據了解,目前這台AI超級計算機正處於第一階段的運行狀態,採用760個NVIDIA GGX A100系統,包含了6080個連接起來的GPU,可以提供出色的圖形處理能力。而第二階段預計會在2022年7月份完成安裝,到時這台機器將迎來升級,採用多塊16000塊NVIDIA GPU以及額外的1240個DGX節點。 可以看出,Meta打造出這台AI超級計算機,是已經將科研AI置於企業核心,同時也向著元宇宙邁進一大步。 ...

「PS之父」久夛良木健:元宇宙沒有意義 討厭VR頭顯

雖然Facebook、Deadmau5和沃爾瑪等巨頭紛紛開始投資「元宇宙」概念,但「PlayStation之父」,初代PS的創造者久夛良木健對此卻並不感冒。日前,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久夛良木健直言他對元宇宙以及VR技術的看法。 久多良木對彭博社說:「身處現實世界是非常重要,但元宇宙是關於在虛擬世界中製作準真實的事物,我看不出這樣做有什麼意義。你寧願在網上做一個精緻的化身而不是真實的自我?這與匿名留言板網站本質上沒什麼不同。」 當下的元宇宙概念大多都與VR息息相關,因此久夛良木健也表達了他對於VR設備的看法,並狠狠diss了一把:「VR頭顯會將你與現實世界隔離開來,我不能認同這一點。VR頭顯很煩人。」 目前,久夛良木健正擔任Ascent Robotics公司的CEO。該公司主要研發智能機器人技術,目標是讓機器人擁有人類一般的作業能力。該公司已獲得索尼與SBI集團的10億日元投資。久夛良木健打算在今年分享更多願景,並組建開放式協同團隊。 「我不打算花十年或者二十年的時間來實現我的夢想,我已經71歲了,時間不多了。」 來源:遊俠網

遊戲研究丨元宇宙能為遊戲文化「正名」嗎?

稿件為「信睿電台」播客節目,經授權發布。前言如果說元宇宙的最終形態還飄渺無依,游戲卻是一個我們能用來想像元宇宙的有效參照。在本期節目中,華東師范大學張笑宇老師和北京師范大學劉夢霏老師正是從游戲與游戲的發展歷史切入,探討了真實與虛擬、娛樂與創造之間的辯證關系。他們試圖回答一個關於元宇宙最根本的問題:在資本的狂歡之外,每個「普通人」最有可能藉由元宇宙實現何種價值?共同想像與共同創造劉夢霏:元宇宙這個概念,當然是最近資方炒的很熱的一個概念,裡面不可避免地充滿了水分。「元宇宙」這個詞,我一直感覺給人的印象非常不好,因為它代表著一種唯一的霸權。它的「元」字是基本的「元」,然後又和起源的「源」同音,所以就讓你覺得它是唯一的一個重要的宇宙。但是如果我們真的去看《雪崩》那本小說,它裡面提到metaverse的時候,它並沒有翻譯成「元宇宙」。在裡面metaverse是作為「超元域」提出來的,我覺得「超元域」這概念挺好,它既符合「meta」又符合「verse」。《雪崩》這本小說,它的核心其實是語言,它在說的其實是語言和信息的魔力。因為「verse」單獨的含義,本身就是「詩句」,所以「metaverse」從一開始「超元域」的定義,其實就和語言有關。它裡面花了很大的精力在討論各種不同的語言,包括巴別塔會出現,是因為它是最初人類語言開始分歧的地方,我覺得這個部分其實真的是特別有意思的。如果元宇宙的核心是語言和信息的魔力的話,所有這些文學作品、神話傳說,它們創造的平行世界可能就很重要。這種語言創造的平行空間其實是一個特別有意思的切入點,這樣的平行空間本身在文學裡面存在,在電影里也存在,在游戲里理所當然的存在。所以,我覺得它其實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切入點,能夠讓我們可能看到元宇宙的一些更具創造性的、更具文化性的方向。張笑宇:對,因為「meta」這個詞在希臘語里最早的意思就是「在後邊」,我們翻譯「metaphysics」為「形上學」,其實是說「在physics後邊的那篇文章的講義」。亞里士多德在寫metaphysics的時候,其實想說「這課是放在物理學後邊上的」。「meta」原意是這樣子,結果我們把它翻譯成了一個「元」,但是「元」的東西真的是「verse」這個空間嗎?不一定。「元」的東西其實是規則,語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規則。比如說所有寫創造小說、想像小說、穿越小說之類的,把我放在另外一個世界,世界可以不一樣,但是語言必須相通。語言相通的背後藏著對人類的一種預設:比如說我作為人,我在另外一個世界裡,我還是有一些不變的人性——我會愛上某個人,我會因為某件事勇敢,我會堅持某種理念。這種事情既可以在地球上發生,也可以在外太空發生,也可以在古代,也可以在一個不同的宇宙發生。這才是多重世界特別有魔力的一種東西,每次討論元宇宙我都很難控制地想到一句話,這句話是其實咱們也會涉及到的話題,就是《龍與地下城》。劉夢霏:《龍與地下城》是一個我覺得在中國一直有點被低估的、非常小眾的「元游戲」。《龍與地下城》其實特別獨特,就它的性質來說,它算一個桌面游戲。大概是在20世紀70年代的時候,西方出版了一整套「規則書」,是為了方便玩家組成小隊,在桌面玩的。這整套「規則書」叫做《龍與地下城》,它其實就是一個異世界的構建規則。在整套的規則里,會有一個人扮演地下城主,ta來寫劇本,ta來安排地下城的各種情況,另外還會有很多玩家,ta們需要按照「規則書」來製作自己的人物卡,並且通過擲骰子、說服地下城主,來推進地下城主寫的劇情。有意思的是,玩家在這裡面不是一個被動的,比如說看小說、看電影的這種角色,玩家是一個特別主動的、有機的角色,它要和地下城主互動。張笑宇:是共同創造,共同去想像,彼此對這個想像世界有認可。劉夢霏:而且這里有角色扮演的快樂和釋放自我的快樂,就是你扮演和現實生活中不同的自己,這其實是一種和狂歡節有點類似的快樂。因為它創造了一個安全的空間,所以我們在這個空間里既可以自由釋放天性,也可以破壞。這有點像中世紀的狂歡節,大家戴上面具,狂呼亂叫,做一點正常生活里可能不會去做的事情,我覺得這個是它的魅力之一。我前面說它很獨特,而且它是「元游戲」,還有一個原因是它是有生成性的那類游戲,就是玩D&D的過程,我們管它叫「跑團」。有一些故事,有一些非常好的奇幻小說,就是在這樣的桌面游戲里誕生的。張笑宇:是的。在《頭號玩家》那個世界,你是一個全盤接受的規則的,但是真正的元宇宙,你是在書寫自己的故事,你是在主動參與到一個一個新的現象,這就要回到我剛才想說崔斯特那句話——我特別喜歡的那句話——「我不希望生活在一個沒有龍的世界」。因為一個沒有龍的世界,沒有魔法世界,就是一個沒有想像力的世界,一個沒有讓你激動的東西,讓你興奮得讓你覺得可以為它去放棄現實中很多東西的世界。我不希望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裡面。所以元宇宙的核心在於想像力,而《龍與地下城》這個規則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它給你創造一條基本的邏輯,你在這個基礎上可以生發出無限的想像力。游戲的社會功能張笑宇:既然聊到了咱們這個時代怎麼看待游戲,實際上我認為游戲在今天已經成為技術進步、社會發展的一個重大驅動力。我在《技術與文明》里總結了一個東西,到我第二本書里會明確突出。就是咱們仔細想一下:歷史上的技術進步,真的是科學家發明的那個東西最重要嗎?不一定的,可能很多大科學家的發明都被人遺忘掉了。他在那個時代發明出來了,卻根本沒有起到作用——99%的發明可能是這樣子。為什麼?因為所有實驗室里的發明和技術,都需要經過一個「漏斗」的考驗,「漏斗」的名字叫做商業化或者產業化。而商業化的前提是什麼?是需求。實際上每一次技術革命都是這樣的,先有需求,然後找到了技術,技術通過了「漏斗」的考驗之後,它就是一個「喇叭」效應,它會迸發出我們原先壓根想像不到的巨大的影響力和震撼力。到了今天劉老師講的時間節點,不論是《龍與地下城》的規則也好,電子游戲的興起也好,是20世紀70年代。為什麼是20世紀70年代?其實這跟另外一個現象有關系,就是技術進一步的自動化。技術越自動化,便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被從機器製造業拋棄,不需要那麼多工人之後,他會去干什麼?其實他的消費娛樂,尤其是娛樂本身,會變成新的需求。就像我們看到奧運會、足球這些產業有這麼大發展,游戲也是在其中的。其實我們生活在一個處在現代和後現代社會之間的年代。我們過去對社會前進的理解是你不斷地去工作,不斷地創造新商品。但是今天其實是你不斷地發掘新需求,這個需求反過來推動技術的前進。我可以在游戲行業里直接找到例子,我們都很熟悉一個公司叫NVIDIA。NVIDIA是做顯卡的,它一開始就是為了游戲做顯卡。到2009年的時候,有一個非常著名的科學家叫吳恩達。吳恩達發現用NVIDIA生產的GPU,可以把人工智慧的深度學習算法效率提升100倍,然後才有了人工智慧大爆炸。如果沒有游戲行業的巨大需求,NVIDIA就做不出來這麼好的GPU,就不會有今天的人工智慧進步。劉夢霏:好多時候,我覺得確實有一些底層的基礎的事情是被忽略了。剛才張老師在說的時候我其實也一直在反思。游戲行業,我們哪怕不說它創造的技術進步,就說現在中國玩家已經6個多億了。像Switch其實很多普通家庭都有,因為它有《健身環大冒險》之類的這樣的「出圈」的游戲。我覺得游戲在人口當中的流行,和它的文化地位是不成正比的。我以前一直覺得游戲是大眾文化,但是實際的文化地位上,它是個亞文化。要讓游戲從亞文化變成大眾文化,首先肯定是需要知識階級持續的努力和關注,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錄這樣的播客。但另一方面我覺得像社會實驗也是必要的,因為它會有一個展示的場所(showcase),它會讓你看到,游戲是可以和更嚴肅、甚至沒有想到可以結合的東西結合起來的。張笑宇:其實這種結合已經發生很多了,比如說像我們都知道一款特別有名的游戲叫《魔獸世界》,《魔獸世界》之前爆發過一個事件,就是游戲里邊有一個怪物的技能是會釋放毒,這個毒是會傳染的,有一次毒就被一個玩家帶到城市裡邊,然後城市裡邊就大量死人。這個事情被傳染病學家知道了,發現它跟現實中的傳染病模型是非常相近的,所以他們就去管暴雪要到了模型,然後就發了好多關於傳染病研究的文章。還有一個游戲我自己很喜歡,叫《都市:天際線》。它是模擬一個城市進行管理,它已經可以模擬到這個城市裡面幾十萬的居民,沿著自己居住、工作、消費的路線前進。很多城市規劃設計師已經在通過這個游戲來訓練自己現實中的技能。我們未來很可能對很多重大議題的處理,是要從游戲中找借鑒的。我們很多方案進入現實之前,我們可能在游戲里邊先試一遍,這樣做比較人道。那麼從這個角度來講,游戲作為當今時代的「漏斗」的意義,我覺得真是越來越凸顯、越來越重要。劉夢霏:坦白地說,其實所有的游戲體系都是教育體系,它一定要教你上手對吧?然後你要逐步精進,再在游戲里主動地做一些別的創造。我覺得在這個基礎上,游戲應當是一種通用語言(universal language)——我們覺得每一個人應該都可以是玩家——不管他以前接沒接觸過電子游戲。那麼是不是每個人也都可以是游戲的創造者?它其實又扣回了我們最開始在說元宇宙:它不是一個消費性的東西,它不是一個帶著你走的東西,它是一個需要你來主動行動的一套行動的規則。張笑宇:剛才談及游戲和教育的問題,仔細想一想,教育是什麼?很多人一想到教育,覺得是一個「爹味」很重的概念,就是我必須教你怎麼干,孩子才能怎麼干。但是本質上教育不是這個樣子的,教育是讓一個人的靈魂得到提升的過程。那麼游戲的過程中提升的是啥呢?這個是值得我們業界去討論的問題。監管永遠只能從負面角度去走的,因為他不知道所謂的正向是怎麼走,而一個真正的正向的路怎麼走,永遠只能從這個行業里邊誕生。所以這一點我覺得對後邊咱們游戲產業,包括對整個人類社會進步的力量都是很重要的。因為就又回到我之前聊過的一個比較大的視角,我們今天這個時代是一個技術進步到了一個臨界點的時代,自動化機器人這些東西都是大規模展開的。其實這個時代西方已開發國家在20世紀70年代已經經歷了一波了,而我們是正在經歷。中國現在是機器人技術普及最快的一個國家。這個狀況下,社會本身就是會受到重大沖擊的,一定會有大量的人從第二產業移到第三產業。所以我們會看到比如說現在直播特別流行,有大量的青年是在短視頻這個行業里去就業。我們說的「泛娛樂」行業,就是我們剛才講的虛擬世界的需求、超越現實世界的需求,成為主導推動力的第一步。短視頻本質上還是一個被動接受的東西,他給你拍什麼東西你就看,那麼有沒有可能第二步是你開始主動創造,通過游戲的方式主動創造。你自己做一個游戲,經濟系統是非常重要的,你做出了游戲給別人提供了快樂,快樂是值得為此付錢的,就像我們喜歡看喜劇,然後花錢花錢買電影票一樣,那麼你從中得到了回報,然後你再反過去回報別人,這是一個可以持續運作的經濟系統,從中可能生發出未來社會前進的很多可能性,硬體的、軟體的、算法的、系統的,這都是有可能的。何為「游戲素養」?劉夢霏:我之前也專門寫了一篇文章,就是按照付費模式來區分了一下現在的游戲。一次性付費,沒有後續消費的這種,不管它是在什麼平台上的,我管它叫作品游戲,其實也可以叫作者游戲。它更接近一個作者創作的邏輯,就是我游戲拿出來賣,然後你們玩家買了,我創作者能收到錢,我就有更多的動力去改善後續。像《刺客信條》、《勇者斗惡龍》,他們才能形成一個系列。但是這種邏輯在國內並不是最賺錢或者最流行的。游戲產業每年2000多個億的產值,作品游戲的貢獻微乎其微。這2000多個億的產值主要來自於被我定義的另外兩類游戲。另一類叫做消費游戲,其實就是那種就是免費下載、道具付費的游戲。為什麼叫消費游戲?因為它的核心的經濟體系是一套消費系統,游戲主題沒有那麼重要。當然消費游戲做得好的話,它至少還有一些公平性,它允許你靠技巧取勝,但是這仍然不能改變你下載游戲、你玩游戲開發者收不到錢,只有你開始消費的時候開發者才能收到錢這個事實。所以我們要從馬克思的經濟的角度來看的話,這種游戲的核心就是他的那套消費體系,就是那種給你創造痛苦和不便,然後你花錢來消除痛苦和不便的這種這種思路。這種游戲它肯定是賺錢的,而且我也不覺得它邪惡,我覺得只要你維持好這個功能性,對它的商業它是一個可持續的商業模式,但是你不能只有這種游戲。第三類游戲被我定義成賭博游戲,我覺得這一類游戲它真的是暴利,因為這種游戲的核心它其實算是消費游戲的一個子類,因為對它一定是免費下載的,但是它的游戲的核心它是不允許你靠技巧取勝的,它的核心體系就是是圍繞著抽卡、氪金的開箱的機制來的。賭博類的游戲我覺得仍然是行業的一個非常值得注意的毒瘤,因為它真的是瞄著人性的弱點來的。你如果說像《王者榮耀》這樣的游戲,它至少是公平的,它也許你靠技巧取勝的話,賭博游戲的核心是天意,是幾率(chance)。我後來甚至認為玩這種游戲的可能都不完全是玩家,我後來開始說完消費游戲的是消費者,玩賭博游戲的是賭徒。我們同樣討論青少年保護的問題,很多青少年他不知道游戲分作品游戲、消費游戲和賭博游戲,他看起來這是一個無害的手遊,手遊可能有也宣稱自己有一個很大的開放世界,然後在裡面你可以做各種各樣的事情,但是游戲世界的核心其實是圍繞著這個孩子所不能控制的幾率來的。而且在游戲裡面消費的貨幣往往不是現實中的人民幣。你看你去賭場,賭場也要你換籌碼,因為在心理學上,你花籌碼和你花真錢,你的心理狀態就是不一樣的,他就是要創造一個中介物,你花籌碼的時候,其實是沒有什麼心理負擔的。在青少年在沒有形成對於錢的認識的時候,就開始這樣花這種虛擬貨幣,其實是相當危險的。我們知道就可能有一些圍繞著游戲的負面的、讓我們自己也覺得很痛心的社會新聞,孩子在游戲裡面裡面充值太多,就跳樓了之類的這種這些新聞,後來我去細看他們那裡面的游戲,全是賭博游戲,所以這是我覺得真的應該重拳出擊的。張笑宇:在今天這個年代,最大的階層固化就是認知固化。實際上游戲是一個必然客觀存在的,存在於本性和文明需求中的一個東西,你不可能把它抹消掉。當你不可能把它抹消的情況下,你從認知上怎麼跟它共存,甚至怎麼對待它,就成了最重要的問題。就像我們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移動智能的時代,一個網際網路的時代,你不會手機你是跟世界無法交流的,所以在未來元宇宙這個時代,如果你不懂游戲邏輯是怎樣的,你可能是跟這個世界完全無法融入的。因為就像我們剛才舉的那個例子,你如果從小沒有玩過游戲,你反而會被賭博類游戲和消費的游戲去俘虜。劉夢霏:我覺得重要的,其實真的是有非常多游戲研究的成果是能夠幫到這個世界上的人的。游戲研究其實不是關於怎麼設計游戲的研究,游戲研究是關於「游戲的人」的研究,關注的其實是游戲的本質是什麼,玩家到底是怎麼樣去思考、怎麼樣在游戲里行動的。特別是針對這些可能將來會受困於游戲素養過低,由於游戲素養過低而變成一個階層壁壘,這個事是我們特別不願意看到的。我們都可以回看一下《頭號玩家》里的世界,《頭號玩家》的男主角是在一個什麼環境下游戲的。他游戲的時候用VR頭盔包住雙眼,這樣他就不用看到他周圍窄小的環境——一個典型的貧民窟;101的那些人是在什麼樣的條件下游戲的,他們那些真的游戲創造者又是在一個什麼樣的條件下游戲的?它展現了最壞的現實。如果我們不加強游戲素養的教育,如果我們不讓新一代最需要了解游戲是什麼的人,去了解游戲真正是什麼,我們得到的就是《頭號玩家》。在這個世界裡面,我們是絕對沒有任何可能競爭過大資本控制下的101公司,這肯定是一個非常不理想的未來,就是這種人完全被游戲消費的未來,我覺得是非常糟糕的,也是我們不應該讓它發生的。更多內容會發布在「信睿周報」公眾號,歡迎關注!來源:機核

漢威戰略性布局元宇宙賽道MetaCon元宇宙首次發布

作為ChinaJoy展會主辦方,順網科技旗下上海漢威信恆展覽有限公司一直以來通過不斷完善ChinaJoy展會平台架構,通過線上線下聯動的方式為全球數字娛樂及科技網際網路企業提供精準觸達Z世代人群的品牌推廣、產品體驗的場景營銷平台。同時,配合企業推動新技術的普及和發展,營造良好的產業氛圍。 漢威公司一直以來緊密關注產業的發展趨勢和技術的創新升級,對於2021年企業關注的「元宇宙」話題進行了廣泛的了解並做出迅速的響應及戰略性業務布局。漢威公司依託ChinaJoy的強大資源優勢和產業影響力助推「元宇宙」相關技術和應用場景的落地,公司已經完成元宇宙相關產業活動的立項並全面啟動項目落地和各項籌備工作,Metaverse Convention(元宇宙展會)簡稱MetaCon品牌應運而生並由官方正式發布。 MetaCon 元宇宙品牌標識正式發布 2022年7月29日至8月1日將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舉辦的第二十屆ChinaJoy。全球業界滿懷憧憬、熱切期盼中,還將迎來首屆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屆時,MetaCon元宇宙生態大會暨系列峰會將以全球化、專業化水平,呈現全生態最具價值的話題分享。同時啟動規劃MetaJoy元宇宙線上嘉年華體驗場景! · 全新設立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 全新設立的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預計展覽規模5000平米,致力於打造一場屬於未來網際網路時代的年度盛宴、一場高科技與新趨勢的跨界融合展示! 2022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將與ChinaJoy展覽會同期同地舉辦,展會策劃方面充分考慮參展企業BTOB和BTOC兩大核心需求,在為期四天的展覽中採取兩天向專業觀眾開放,兩天向終端用戶開放的會展組織形式以滿足元宇宙產業不同領域、不同企業的參展需求。突出專業性、權威性和國際化特色,元宇宙生態博覽會展區為元宇宙領域全球業界企業提供了一次絕佳的品牌曝光、商務合作與產品展示舞台。展會現場預計將有眾多元宇宙相關產品進行發布亮相、現場展示與互動體驗,讓廣大現場觀眾在這里充分感受到元宇宙世界所帶來的無窮樂趣與娛樂創新! 2022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將全面展示全球元宇宙領域相關技術場景應用,發布元宇宙產業生態合作成果,充分挖掘產業發展新需求,共同開拓市場新機遇,持續推動產業變革與創新。展覽將覆蓋元宇宙領域相關硬體、軟體、內容、技術、應用、渠道、投資、平台、上下游合作夥伴等全產業鏈,全景呈現元宇宙產業的無限可能。展區內將集中展示元宇宙領域最新的科技成果、技術趨勢,將元宇宙藍圖化為現實,讓廣大現場觀眾能置身於此,親身體驗元宇宙世界的魅力!感受虛實之間的無限精彩! 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時間: 2022年7月29日-7月30日(貿易觀眾日)-TOB 2022年7月31日-8月1日(公眾開放日)-TOC 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地點: 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W3號館 · 全新增設MetaCon元宇宙生態大會暨系列峰會 創建一個虛擬互聯世界,是網際網路疊代發展的的趨勢和方向。當技術渴望新場景、新連接、新應用,實現用戶期待的新體驗,元宇宙成為當下最矚目的新價值方向,並迅速吸引了諸多全球科技巨頭和資本極大關注及快速布局。 為了更深入跟蹤和推進元宇宙行業發展,2022MetaCon元宇宙生態大會暨系列峰會將盛情邀請全球元宇宙領域的專家、學者、科技創新企業高管、投資人以及相關從業者,從技術、應用場景、資本等多維要素出發,對構建元宇宙的生態環境、基礎設施和資本動向展開前沿性、專業性和行業性話題分享。 2022MetaCon元宇宙生態大會暨系列峰會整體架構涉及元宇宙產業鏈各主要環節。大會採取主論壇結合主題分論壇的形式,全面客觀深入的探討未來元宇宙發展趨勢、場景應用以及技術疊代,用專業視角,定義元宇宙生態的內涵與外延,更多匯集元宇宙生態主要要素,拉通生態要素間的連接,通過智慧的碰撞推動新技術的發展,結合自身企業定位構築創新商業模式,從底層架構布局元宇宙的應用場景,強化企業的國際競爭力,第一時間搶占市場和技術的主導地位。 MetaCon元宇宙生態大會暨系列峰會時間: 2022年7月28日-7月31日 MetaCon元宇宙生態大會暨系列峰會地點: 上海浦東嘉里大酒店三層 · 全新打造MetaJoy元宇宙線上嘉年華 與此同時,還將全新推出MetaJoy元宇宙線上嘉年華,通過這一極具開創性的虛擬場景互動體驗平台,讓無法前往展會現場參與互動的終端用戶群體通過線上全新的元宇宙展會呈現形式感受一場科技與社交、互動全面融合的元宇宙展覽盛宴!MetaJoy將前所未有的提升觀眾線上互動體驗,線上觀眾可以自由穿梭於ChinaJoy「主宇宙」以及眾多參展品牌企業打造的「子宇宙」之間,體驗定製化虛擬形象、聯動展會現場、構築同好社交、同步官方活動、數字衍生品兌換等諸多元宇宙創新玩法,讓廣大的C端觀眾在此流連忘返,體驗與眾不同的線上嘉年華。 · 全新推出ChinaJoy虛擬偶像 2019年ChinaJoy發布了展會的2D虛擬形象,並得到了廣大青少年觀眾的高度關注,伴隨數字人技術的不斷升級和疊代,2022年我們計劃將升級ChinaJoy展會虛擬形象Cici和Joy,推出更加數位化的虛擬偶像,迎接元宇宙時代的到來。Cici和Joy將以全新的數字人形態在展會現場與您見面,引導觀眾參觀體驗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帶領玩家暢游MetaJoy元宇宙線上嘉年華,在諸多的線上線下場景中與您互動。 · 全新策劃MetaIdol元宇宙虛擬偶像活動 2021年作為元宇宙的元年,洛天依、Ayayi、哈醬、柳夜熙、華智冰、女團A-soul等虛擬偶像作為元宇宙重要內容和內容產出者備受行業關注。MetaCon作為目前忽略忽略最大規模的元宇宙生態展會,我們將借勢ChinaJoy平台資源,通過線上線下結合的活動策劃形式打造忽略忽略最具影響力的虛擬偶像展示平台,屆時MetaCon會面向全產業徵集虛擬偶像並在展會現場進行推廣展示,參與觀眾互動。 MetaCon展品大類: 基礎設施類:基礎設施:5G、6G、WIFI技術、晶片、圖形處理、物聯網、雲服務、數據中心、雲計算、微機電系統、新材料等;人機互動:手機、PC、主機平台、VR/AR/XR設備、智能眼鏡、可穿戴技術、觸覺、手勢、聲控、神經設備及零配件、數字孿生、機器學習、實時渲染等 技術與工具類:AI、SDK、3D引擎、VR/AR/XR技術、多任務處理UI、地理空間制圖、去中心化、邊緣計算、微服務、設計工具、資本市場、工作流程、商業、區塊鏈技術、NFT等等  內容與生態類:遊戲、社交、電子競技、影院、購物、廣告、應用商店、房地產、教育、醫療、工程、平台、評價系統等 其它:基於VR的平台分發、渠道銷售、內容運營等服務、投融資機構、教育培訓、研究機構等 歷屆相關參展企業一覽: 歷屆ChinaJoy 元宇宙相關內容現場展覽盛況: 了解首屆MetaCon元宇宙生態博覽會、元宇宙生態大會暨系列峰會具體參展和贊助詳情、媒體合作等相關接洽,可咨詢主辦方工作人員: 銷售部 戚先生 郵箱:[email protected] 李先生 郵箱:[email protected] 姜先生 郵箱:[email protected] 武先生 郵箱:[email protected] 楊女士 郵箱:[email protected] 劉女士 郵箱:[email protected] 李先生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會議部 趙女士 郵箱:[email protected] 市場部 王先生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朱女士 郵箱:[email protected]來源:遊俠網

高通宣布與微軟合作開發AR眼鏡晶片:進軍元宇宙

高通此前已經跟微軟合作研發定製的驍龍版筆記本處理器,在CES展會上,高通又宣布雙方達成了新的合作,將共同研發AR眼鏡晶片,可以實現元宇宙工作及娛樂。 在CES大會上,高通CEO克里斯蒂亞諾·阿蒙(Cristiano Amon)表示,兩家公司將會合作開發整合軟體的定製晶片,開發者可以用晶片創建虛擬世界,讓用戶在虛擬世界中工作、娛樂。 阿蒙稱,未來的合作設備將會與微軟軟體產品「Mesh」協作,該軟體可以讓A用戶將真實感投射到B用戶的頭盔中,這樣相隔很遠的兩人會感覺自己處在同一房間內。 未來的設備還會使用高通Snapdragon Spaces軟體,它可以提供基本AR功能,比如給物理空間繪圖,將數字對象置於繪圖之上;還可以追蹤手勢,這樣一來用戶就可以用手勢操縱數字對象。 阿蒙在演講中說:「多年來,我們一直在討論出現大規模應用穿戴AR設備的可能性。」 微軟MR企業副總裁Rubén Caballero則在聲明中表示:「我們的目標是激勵並武裝其他人,讓他們可以合打造元宇宙未來,這樣的未來是以信任、創新作為根基的。」 來源:快科技

《最終幻想14》玩家呼籲SE取消NFT計劃:你別瞎搞

2022剛開始,SE總裁在公司的官網上發表了一個很長的文章,在文中他表示支持區塊鏈遊戲 和 NFT(非同質化貨幣)在遊戲的應用,希望它成為未來的趨勢,而且將會成為SE重點投資的新領域,甚至會推出SE自己的虛擬貨幣。他還談到,遊戲應從「為了開心而玩」到「為了做出貢獻而玩」,這引起不小的爭議。   作為剛剛獲得『2021年最佳持續運營遊戲獎』、目前SE最賺錢、人數最多網游《最終幻想14》,它的很多玩家在看到這個聲明以後,擔心SE會將「NFT」帶入FF14,他們呼籲SE取消「NFT計劃」,不要瞎搞。 國外最大論壇Reddit上的《FF14》上很多人討論了SE總裁的聲明,滿是批評。其中一個帖子是板塊熱門,標題說道:「我真的不希望NFT進入FF14」,貼主在文中指出:「我認為NFT是個資本騙局,我感覺SE只是覺得它『很酷』但卻沒經過深思熟慮。」它觀點受到了贊同,不少玩家呼籲SE能夠取消這個計劃,並回歸到正經的遊戲製作中去。 對於SE來說NFT似乎又是一種賺取手段,但在2021年育碧、EA等廠商此舉已經收到絕大部分玩家的抨擊,不知道為何SE總裁還要選擇站在玩家的「對立面」,目前SE官方還未對社區中玩家的激烈呼籲做出回應。 來源:遊俠網

SE總裁公開支持NFT並希望區塊鏈遊戲成主要趨勢

隨著新一年的開始,各大遊戲廠商展望了未來,也紛紛線上賀詞,但SE總裁卻在2022開端發表了一篇很長的文章,公開自己支持NFT(非同質化貨幣) 和 區塊鏈 在遊戲中的應用,未來還可能自己發行虛擬貨幣。 SE總裁在文中提到:他很欣賞元宇宙,2021年是『NFT』在遊戲里的第一年,雖然遊戲中NFT的交易目前不太理想,但他希望看到『虛擬貨幣商品交易』能被普及,並成為未來遊戲的主要趨勢,區塊鏈遊戲將會是SE應該重點投資的新領域。在聽取眾多用戶意見的同時,加大力度發展相應業務,並且未來可能會發行SE自己的虛擬貨幣。 SE總裁的話,讓很多玩家感到不解,剛過去的2021年,首先涉足NFT的EA 和 育碧被玩家口誅筆伐,正值風口浪尖,他卻表明要加入這一行列,從其說甚至要發行自己的虛擬貨幣來看,其陣勢不小,不知未來第一款被「污染」的SE遊戲會是誰。 來源:遊俠網

小心,元宇宙有色狼出沒

「hey sweet heart,are you lost?」 Chang 獨自走在 Horizon Venue 之中,這是 Meta 旗下一個舉辦活動的 VR 平台。面對一個陌生男性化身的詢問,她有些無措,只好轉頭離開。 但這位男性繼續跟著她,直到緊貼住她,伸出手觸摸她的胯部,圍觀的男性大笑起來。 ▲ Horizon Venue. Chang 意識到,她被陌生人騷擾了,盡管她知道是假的,但不舒服的感覺湧上心頭。她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只是迅速跑走並拉黑了他們。 回到現實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好想吐」,這並不是 VR 世界帶來的眩暈。 和 Chang 遭遇相似的還有許多。 一切都是虛擬的,所以呢? 為彭博社撰稿的記者兼作家 Parmy Olson,是另一個在 Horizon Venues...

元宇宙也不安全?女玩家稱在元宇宙遊戲中遭遇性騷擾

此前我們曾報導過,Meta(原公司Facebook)公布了首款元宇宙產品「Horizon Worlds」,其被宣傳為一個愉快、高效的數字平台,是一個「為非凡的方式創造」和「尋找重要體驗」的地方。近日,一位該遊戲B測女用戶聲稱,她在遊戲過程中遭遇了性騷擾,並且其他人默許了這種行為。 據了解,這起事件發生在11月6日。這名女玩家表示:「在普通的網際網路上,性騷擾可不是開玩笑的,但在虛擬現實中,性騷擾又更上一層樓,使事件更加緊張。我昨晚不僅被摸了,還有其他人支持這種行為,這讓我在廣場上感到被孤立了。」 Meta公司日前回應指出了其「安全區」功能,該功能允許用戶設置阻止與其他用戶交互。同時表示,將努力使該功能變得非常容易找到。 來源:遊俠網

元宇宙挑戰超高算力、超低延遲 Intel:我研究五年了

要說近期最火爆的概念,「元宇宙」(Metaverse)絕對當仁不讓。 當然,當作家尼爾·史蒂芬森 (Neal Stephenson)在1992年的科幻小說《雪崩》(Snow Crash)中提出這一概念的時候,肯定也想不到會有今天的局面。 時過境遷,元宇宙的概念也和以往有所不同,如今被描述成為數字世界的終極夢想,在信息豐富、實時連接、全球互聯的虛擬現實(VR)和增強現實的(AR)世界中,以全新方式,讓全球數十億用戶工作、娛樂、協作、社交。 全球資訊網、移動網際網路之後,元宇宙很可能會成為下一個主要計算平台。 既然是計算平台,就需要強大的軟硬體和算力支撐,尤其是對高算力、低時延的需求,正在呈指數級暴增,同時在存儲、網絡等層面也必須進行革新,甚至整個互聯體驗的基礎技術都需要進行重大升級。 而眼下,我們正處於新一輪計算革命的風口,電影畫面、遊戲動畫、VR/AR設備、去中心化數字金融等等,都在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 作為全球領先的晶片廠商,Intel也正憑借先進的技術、產品,積極投身元宇宙的世界,並提出了自己的獨特理念。 Intel將元宇宙的技術基石概括為了三層,其中最高的是元智能層(meta intelligence layer),可以提供統一的編程模型、開放的軟體開發工具和軟體開發庫,方便開發者更輕松地部署復雜的應用。 中間的是元操作層(meta ops layer),作為計算基礎架構,重點向用戶提供超越本地計算的可用算力。 底部的則是元計算層(meta compute layer),為實現元宇宙體驗提供所需的原始就算資源。 Intel高級副總裁兼加速計算系統和圖形事業部總經理Raja Koduri在接受采訪時就提出,要想實現《雪崩》和《頭號玩家》(Player One)中天馬行空的虛擬體驗,就需要1000倍於現在的算力水平。 在過去五年,Intel一直在默默努力地准備計算架構,而這也是構建元宇宙所必需的,尤其是提供Petaflop級別(每秒千萬億次浮點運算)的算力,並且在實時應用場景中的延遲要低於10毫秒。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談論元宇宙?Intel當然不僅僅是跟隨業界概念,而是有著自己的思考。 Raja表示,主要是考慮到Intel用於構建元宇宙技術基石的首款高性能顯卡,即將在未來幾個月內發布。 如果過早地談論,比如距離產品發布還有一年,多少有點紙上談兵的感覺。Intel將在2022年早些時候推出第一批高性能顯卡,並致力於在未來4-5年深入普及。 Intel全力打造的Xe GPU架構正在逐步化為現實,其中低功耗的Xe LP已經落地,包括用於酷睿處理器的核顯、針對入門消費級的獨顯; 高性能的Xe HPG即將到來,全新的銳炫系列首款產品Alchemist(鍊金術師)會在明年第一季度到來,桌面、筆記本、工作站全都覆蓋; 高性能計算的Xe HPC也在全力推進,首款產品Ponte Vecchio已經多次展示,也會在2022年誕生,並將用於實現百億億次超級計算機。 Raja提出,假如出現元宇宙文明,Intel一直在幕後研究的便是通往這種文明的「道路、高速公路、火車線路」。這條道路的建設過程令人興奮,但建成後可能鮮有人想起它的建設者。Intel的目標是提供構建元宇宙的道路建設——也就是技術基石。 在Raja看來,我們仍然處於元宇宙旅程的最初期階段,不過一旦開啟,它就會呈現指數級增長,期待在接下來的5-6年內,看到從1%到90%的發展。 Intel認為,讓每個人在1毫秒的時間里獲得1Petaflop算力、1PB數據,這一夢想終將成為現實。 來源:快科技

《潛行者2》帶NFT被怒噴官方宣布立即取消 玩家大贊

「元宇宙」現在是很多領域的熱門話題,連遊戲也不例外,昨天我們報導了「《潛行者2:車諾比之心》的開發商宣布,將在遊戲中加入NFT要素」(點擊前往回顧>>)。 這是繼續育碧之後,又一家公開宣布進軍「元宇宙」的公司。同玩家對待育碧一樣,這個消息一出後,官方被國外玩家怒噴,但今天(12月17號),《潛行者2》的官方表示將會刪除NFT內容。 GSC Game World 在推特上發布了一條消息,宣布將取消為《潛行者2》添加 NFT 的所有計劃。這條消息簡短且明了,開頭說道說:「親愛的潛行者們,我們聽到了你的聲音。」 以下是原文內容: 根據我們收到的反饋,我們已經決定取消《潛行者2》中任何與NFT有關的內容。 粉絲和玩家的利益是我們團隊的首要任務。我們做這個遊戲是為了讓你盡情享受——無論代價如何。如果你在乎,那麼我們也在乎。 愛你的GSC Game Wrold 團隊。 官方的反應速度非常快,態度也很誠懇,這條信息截止至本稿發布時已獲得8.1萬點贊,對於玩家而言,遊戲好玩才是最重要的,希望遊戲廠商們不要將與之無關的「元宇宙」帶入遊戲。《潛行者2:車諾比之心》將於2022年4月8號推出,登陸PC、 Xbox Series X/S等平台。 來源:遊俠網

阿迪達斯發售 3 萬個 NFT,買家將獲得獨家服飾和社區門票

在耐克打造虛擬運動樂園 Nikeland、收購虛擬運動鞋品牌 RTFKT 後,阿迪達斯終於迎頭趕上,聲勢浩大地進軍元宇宙。 12 月 17 日,阿迪達斯發售名為 「Into the Metaverse」的 NFT,該系列在阿迪達斯官網以 0.2 以太幣(約 800 美元)的價格出售,需用 Metamask 等加密錢包支付,供應量為 3 萬個。價位和高端時裝相近,但阿迪達斯沒有分享這些 NFT 具體長什麼樣。 NFT(非同質化代幣)是一種數字資產,最常用於數字收藏品。NFT 的所有權和轉讓由區塊鏈保護,這確保一個 NFT 在任何給定時間只有一個所有者,並且沒有人可以修改它的所有權歷史。NFT...

Intel推出全新元宇宙遊戲技術:顯卡性能不行?隔壁老王幫你提升

對於筆記本這樣的平台來說,高性能與長續航、輕薄等要求都是對立的,很難完美兼顧所有要求,Intel現在展示了一種新的遊戲技術「持續計算」,你的筆記本性能不行的時候,或許隔壁老王的電腦就能幫你提升。 最近元宇宙的概念火爆,Intel的這個想法也可以說是一種元宇宙的玩法,Intel展示的這個技術叫做持續計算(Continual Compute),他們公布一個視頻作為講解,其中遊戲展示用的是《殺手3》。 這個遊戲對一般的筆記本來說要求很高,得有比較高端的顯卡才能流暢運行,多數輕薄本運行很吃力,而Intel持續計算就不一樣了,思路跟現在的雲遊戲也不同,不是通過數據中心運算來加速,而是藉助附近的網絡來提升遊戲性能。 說得簡單一點,這個持續計算有點類似P2P加速的感覺,所有網絡中的用戶都是一個節點,你的筆記本玩遊戲性能不好,那麼就可以從附近網絡中找到更高性能的設備來幫你運算,然後將結果返回到你的電腦中。 這個技術跟雲遊戲不同,如果隔壁老王的電腦性能更強,還願意支持你,那麼在這個網絡下老王的電腦就可以幫助的筆記本玩遊戲更流暢。 看了Intel的描述,目前這種玩法還是個設想,是Intel的元宇宙遊戲雛形,具體怎麼作都還沒確定信息呢,以後真的實現了倒也不錯。 來源:快科技

虛擬運動樂園還不夠,耐克打算做元宇宙鞋子了

在 Roblox 上建造虛擬運動樂園 Nikeland 後,耐克又於近日收購了虛擬運動鞋品牌 RTFKT Studios,向元宇宙更進一步。 在官宣聲明中,耐克將 RTFKT 的閃電標志與自身代表性的 Swoosh、Jumpman 和匡威 logo 放在一起,後三者代表著現實世界裡的高水平運動、獨特設計和街頭文化,RTFKT 卻是一個非常年輕的數字時尚品牌。 RTFKT 由三位創始人成立於 2020 年 1 月,從開始就立足於元宇宙,利用最新的遊戲引擎、NFT、區塊鏈身份驗證和增強現實等技術,結合製造專業知識,設計虛擬運動鞋和作為 NFT 鑄造的獨家收藏品。 在 RTFKT 購物,需用以太坊加密貨幣付款,目前支持使用 Bitski...

Meta 開放虛擬世界 Horizon Worlds,一起冥想、乘船、大逃殺

在 Facebook Connect 2021 大會後的一個多月,Meta 終於邁出了讓元宇宙成為現實的第一步——開放 VR 社交平台 Horizon Worlds,用戶可直接免費體驗,不再需要邀請。 但是,這依然有前提條件,首先得是 18 歲及以上的美國和加拿大用戶,其次需要配備 「Oculus Quest 2」VR 頭顯。 ▲ Oculus Quest 2. Horizon Worlds 曾於 2019 年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