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復古

Tag: 復古

[圖]僅生產650輛 哈雷復古風電動自行車S1 Mosh/Tribute接受預訂

在分拆自家電動自行車公司「Serial 1」將近 1 年後,哈雷(Harley-Davidson)宣布將「限量」銷售華麗、復古風格的自行車--S1 Mosh/Tribute,售價為 5999 美元(約合 38790.73 元)。目前已經接受預訂,預估將會在今年聖誕購物季的時候發貨。 該自行車是對「Serial Number One」的致敬,後者是 Harley-Davidson 在 1903 年製造的已知最古老的摩托車的昵稱。該自行車採用白色輪胎、皮革鞍座和手把,以及帶有金色字體的光滑的黑色框架,都讓人想起了第一輛原型車。白色調的Schwalbe Super Moto-X輪胎是Serial 1的獨家產品,皮革座墊和配套的皮革握把是由英國Brooks手工製作的。 在光亮的黑色油漆和蜂蜜色的皮革裝飾下,這輛自行車與 Serial 1 的入門級 Mosh/Cty 型號完全相同。S1 Mosh/Tribute...

復古動作《鋼鐵突擊》9月28日登陸Switch和Steam

發行商 Tribute Games 和開發商 Zenovia 宣布,16 位復古風格的動作平台遊戲《鋼鐵突擊》將於 9 月 28 日通過 Steam 在 Switch 和 PC 上推出。 目前遊戲的 Steam 頁面已經上線。 Steam商店頁面:點擊這里 遊戲劇情介紹: 2030 年代後期是放射性武器戰爭的時代。第二次太平洋戰爭見證了釷炸彈的首次亮相:一種輻射擴散武器,它幾乎沒有造成可見的破壞,但它可能使整個城市在幾年內無法居住,保證城市資源不被摧毀並讓專門的機器人之後來清理和收集(同時他們的人口逃離或死亡)。 美國的許多城市都被摧毀。一個統治者從余燼中誕生:Magnus Pierce,一位著名的發明家和機器人專家,後來成為陸軍上將。在他的統治下開始大規模清洗所有敵人,不論真假,其中就包括主角高橋太郎的父母。太郎長大後成為黎明抵抗組織的核心成員,這是由 Hans Albercht 和...

沒有了補課和網游「10」後做什麼? 「復古」遊戲引發「80」「90」後回憶殺

「防沉迷」第一周,娃們拿出了爸媽珍藏的三國殺卡牌……最近,一張「10」後孩子玩三國殺的照片引發了「80」後「90」後網友的集體懷舊。隨著「雙減」政策落地,孩子們的可支配時間變多了,而未成年人防沉迷新規把未成年人擋在了網路遊戲門外。 ...

孩之寶: 21年秋 塔吉特限定 復古收藏系列 3.75寸 暴風兵 試作版

新品價格    USD $12.99  發售日期    2022年秋 廠商    孩之寶 STAR WARS: RETRO COLLECTION 3.75-INCH STORMTROOPER PROTOTYPE EDITION Figure (HASBRO/Ages 4 years & up/Approx. Retail Price: $12.99/Available: Fall...

復古遊戲卡帶頻頻拍出天價 其背後很可能是一場騙局

一份新的報告稱,稀有或歷史上重要的電子遊戲卡帶破紀錄拍賣價格可能是拍賣行和遊戲評級公司勾結的結果。澳大利亞記者Karl Jobst聲稱評級公司Wata Games和拍賣公司Heritage Auctions聯手人為地提高復古遊戲卡帶的成本,這對兩家公司來說是雙贏的。 在長達近一個小時的調查視頻中,Jobst稱Wata執行長Deniz Kahn與Heritage聯合創始人Jim Halperin合作,通過對外聲稱復古遊戲的價值將繼續上升,將它們定位為資產而不是收藏品,從而影響二手市場。 Wata Games成立於2017年,根據Jobst的數據,該公司於2018年4月正式推出遊戲評級服務。Wata Games對實體版遊戲的質量進行評級,給它們打分(滿分為10分),並將它們封存在塑料盒中進行保護。 最近,復古遊戲卡帶的價格飆升,一盤《超級馬里奧64》的卡帶拍出了近110萬英鎊的天價,甚至《上古卷軸5:天際》Xbox 360密封版售價也達到433英鎊。這兩款遊戲都不是特別稀有,《上古卷軸5:天際》更是存量最豐富的遊戲之一。這兩款遊戲都經過Wata評分,並在Heritage Auctions的拍賣列表中出售。 2017年,NES上的第一部《超級馬里奧兄弟》的全新實體版在eBay上以3萬美元的價格出售。在2021年,同一款遊戲的Wata評分版本賣到了200萬美元。正如Jobst在他的視頻中所指出的那樣,「同一款遊戲的價格在短短4年時間里就增長了6000%。」 然而,在2019年,同一款遊戲的卡帶在Heritage Auctions以100,150美元的價格售出,兩年內價值翻了兩倍。在那次拍賣中,這款遊戲被三個買家買走了,其中之一就是Heritage聯合創始人Jim Halperin。收購完成後,Heritage公司發布了一份新聞稿,援引Wata公司執行長Deniz Kahn的話稱:一款復古遊戲「打破了六位數大關,表明這一愛好的上升軌跡沒有放緩的跡象。」 記者Jobst聲稱,問題在於,這實際上操縱了二手市場,引發了投機心理,導致價格飆升,這兩家公司的關鍵人物可以說是這波熱潮的核心人物,他們從中直接獲利。 Jobst說:「整個情形充滿了不道德的商業行為、騙術、勾結甚至欺詐。」 Wata Games公司和Heritage Auctions公司都沒有對Jobst的指控做出回應。來源:cnBeta

長谷川: 21年10月 1/12 復古自動售貨機(吐司三明治)

新品價格    1300円(+消費稅) 發售日期    2021年10月16日 廠商    長谷川 FA(フィギュア用アクセサリー)シリーズより、 大好評の「レトロ自販機」第3弾が登場! 懐かしの「トーストサンド」タイプの自動販売機を 1/12スケールのプラモデルで再現します。 商品取り出し口が可動。 トーストサンドパーツが2個 付屬します。 組み立ては接著剤不要。 カラーパーツ(オレンジ、グレー、クリアー)と 付屬のシール(パネルなど)により 雰囲気ある仕上がりです。 スケール … 1:12 品番 ……… 62201 弊社発送 … 2021年10月13日 発売日 …… 2021年10月16日ごろ 本體価格 … 1300円(稅込価格:1430円) パーツ數 … 14 模型全長 … 150mm 模型全幅 … 72.5mm來源:78動漫

魔幻復古,重構現實。《完美的一天》免費序章現已發布!

椰島遊戲自主研發的敘事類遊戲《完美的一天》於昨日亮相於F5遊戲發布會,並公布了一則最新預告片,同時《完美的一天》序章現已在平台正式上線,並可免費下載! 《完美的一天》是由椰島遊戲自研的一款敘事類遊戲,作為出品《江南百景圖》,《超脫力醫院》等遊戲的獨立遊戲公司,椰島遊戲一直在努力探索遊戲的藝術性,《完美的一天》正是由此誕生。 經過了漫長的等待後,《完美的一天》終於有了新的動作。據悉,本次序章內容包含了《完美的一天》正式版里的「第0天」劇情部分,體驗時長約為45分鍾。 在序章中,你將扮演一名六年級學生,在上世紀末的最後一天,面對突如其來的一整天假期,做出了第一個選擇:想要送出一張遲到的聖誕賀卡,卻不小心發現了,一個爸爸媽媽之間的秘密。 飯桌上的大人,永遠藏著秘密 相較於正式版,本次序章中的「第0天」只是一切循環的開始。在正式版中,隨著循環的展開,探索的深入,時間的迷宮才將被「完美」構建,潛藏在迷宮中的多條故事線也將會慢慢浮現。在探索的過程中,你會收集多樣的物品,面臨更多樣的選擇,每一天的開始都會讓你離出口更近一步。 玩家可在序章中NPC處獲得特典【憨憨搖搖四驅車全套裝】,該特典可通過存檔繼承的方式轉移至正式版。同時,本次序章的成就和存檔也將全部繼承至正式版,通關序章的玩家可以在購買正式版遊戲後接著自己的進度繼續遊戲,請務必保留好序章存檔。 來源:3DMGAME

Panic正式開售Playdate復古掌機

由 iOS 與 macOS 開發商 Panic 打造的 Playdate 復古掌機,終於在 7 月底前開啟了預定。這款售價 179 美元(約 1156 RMB)的產品,早在 2019 年 5 月就已發布,並因其古怪的風格而受到不少遊戲愛好者的關注。 配置方面,Playdate 採用了 2.7 英寸黑白顯示屏、耳機插孔、以及用於控制遊戲玩法的小曲柄。 值得一提的是,該掌機還提供了 Wi-Fi、藍牙、USB-C 埠等現代功能。 179...

Panic正式宣布Playdate復古掌機將於7月29日開啟預訂

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延期,Panic 終於做好了在 7 月下旬開始接受 Playdate 掌機預定的准備。Apple Insider 報導稱:這家以《Transmit》和《Coda》等 macOS / iOS 應用程式而被大家所熟知的開發商,將於美東時間 7 月 29 日下午 1 點(太平洋時間上午 10 點)開啟 Playdate 掌機的預售。 於 2019...

卡西歐推出一款《吃豆人》主題復古手錶

據媒體報導,想要表達自己對電子遊戲的熱愛,但又捨不得花2150美元購買一款豪雅(Tag Heuer)新推出的以超級馬里奧為主題的Android智能手錶。沒關系,卡西歐為你帶來了另外一個平價的選擇。 近日,這家日本電子產品製造商宣布了跟萬代南夢宮的一項新合作,以此來向有史以來最著名的遊戲之一--《吃豆人》致敬。 A100WEPC是一款復古主題手錶,是基於F-100電子表打造。後者這款手錶最初發布於1978年,當時具有先進的功能,包括數字鬧鍾、秒表和日歷功能。在一年後的電影《異形》中,它也成為了著名的主角。 新A100WEPC保留了相同的四個按鈕的前端布局,不過增加了吃豆人的元素。這款手錶的面部特徵是五顏六色的吃豆人和幽靈,Illuminator標志也是用吃豆人的字體設計的。最上面的表帶顯示吃豆人被鬼魂追趕的場景,而最下面的表帶則展示了吃豆人正在狩獵的相反場景。另外還有一個整潔的場景蝕刻在表殼的背面。 遺憾的是,卡西歐並沒有提及它的吃豆人手錶的價格和發布日期,但不管怎樣肯定會比上面提到的豪雅超級馬里奧主題手錶要便宜得多。來源:cnBeta

「HGR」充滿詼諧趣味的現代復古:《信使》

各位旅行者,請檢查飛船後視鏡和核動閥門,調整電台音樂頻率。前方即將降落於土星野餐旅館: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若要問筆者本人2021年最為驚喜的游戲的話,必是這款發售於2018年的《信使》。能有多驚喜呢?舉個例子,即使是我在接觸過2021年口碑爆棚的《雙人成行》之後,我仍然在這款發售於2018年的游戲上感受到那種強烈的沖擊力。並且這與《雙人成行》那樣多樣玩法堆積出來的驚喜感不同,《信使》僅靠著單一的玩法變化出的多樣性讓我感到訝異。 本作僅依靠「類銀河惡魔城」作為基底,添加少數其他類型玩法作為輔佐,整個游戲難度體驗感受張弛有度,節奏流暢分明,以至於當我發現這是他們製作組第一款作品時,極為訝異。因為《信使》整體的設計成熟度實在太高了,你在這游戲發現里發現的野心,絕對會讓其他同類型游的其他游戲相形見絀。除非你是真的不喜歡這個類型的游戲,任何玩家一旦接觸到這個游戲就會不可救藥地愛上它。讓我們首先來明確一下《信使》是什麼游戲。《信使》是一款以「類銀河惡魔城」作為基底,有仿任天堂FC(紅白機)上名作《忍者龍劍傳》「嫌疑」的2D橫版平台跳躍游戲。好吧,應該不能算「嫌疑」了,這就是赤裸裸的模仿了。但...請等等!請不要關閉文章!關於《信使》這款作品,你需要知道的是,「仿製品」僅僅是它的表象而已。如同這個游戲的實機畫面截圖: 一股仿8-bit風格的復古畫面。從這里來看,似乎「懷舊」就是占這個作品最大比重的元素了。如同我一開始進入這個游戲一樣,我確實是這麼想的,我認為這僅僅是一款賣「情懷」的作品罷了。但後續的游戲內容完全顛覆了我的想發,可能說是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喜的心情都不為過。從畫面上來看,「懷舊」是這個游戲的本質,但卻不是這里壓倒性的一切因素。取而代之的是,《信使》的製作組似乎很明白怎麼玩弄「人心」,充分利用了你對於這種游戲類型的期待,精心打造了一段即使在玩了十個小時後仍讓人驚喜不斷的旅程。讓我們先從《信使》的核心機制入手——復古。對,「復古」這個元素不僅僅只是停留在表面上,而是作為一種機制融入到了這個游戲中。聽起來相當神奇是嗎?那是當然,在我接觸《信使》以前我確實從沒想過游戲機制能這樣設計!《信使》以一個簡單的介紹開始——人類被惡魔大軍碾壓,只有一小部分倖存者還活著,他們一直在練習多年,等待下一次入侵和一個名為西方英雄的預言人物的到來。這聽起來像陳腔濫調與死記硬背,並且掩蓋了《信使》的真實本質。其他游戲會讓你扮演傳說中的西方英雄,而這個游戲里你只是一名信使,負責將背上的卷軸送到這個世界裡最高的山峰上。簡而言之,你是個外賣小哥,但你是一個能夠擊敗數十個惡魔並在他們心中激起恐懼的人。在游戲進行到大概8小時這樣時,玩家即將迎來第一個「偽結局」。而在第一個「偽結局」前,會讓你過一個時間之塔,過完時間之塔後,你的畫面就變成了16-bit像素……當然,還有游戲的BGM也從8-bit變成了16-bit。這一下讓我想到了一款手機游戲——《進化之地》。但不一樣的是,《進化之地》僅僅只是通過讓你看「游戲進化史」在維持你的興趣,新意大於樂趣,後續體驗枯燥乏味得宛如一場災難。 而《信使》對於這一機制的利用,則為有意識得多,這也是我在上文中所說的為什麼「即使在玩了十個小時後仍讓我驚喜不斷的旅程」。我想,大多數玩家都能體會到《泰坦天降2》與《羞辱2》中那讓人感到詫異,與充滿驚喜的時空穿越設計。是的,《信使》就是運用這一機制的佼佼者。與上述兩款游戲比起來,《信使》用來區分現在與未來則多了兩個維度,畫面與音樂。用8-bit的畫面與音樂表示現在的時空,用16-bit表示未來的時空。游戲中都是在固定的地方有這樣的切換點。假如你是一個剛接觸過《瑞奇與叮當:時空跳轉》的玩家,聽到這個心理可能會「咯噔」一下,但我向你保證,這個設計跟《瑞奇與叮當:時空跳轉》有相似性,但體驗上仍然還有很大的區別。在《信使》裡面,這個「時空穿越」結合了更多內容,不同時空的地形可能不同,你需要利用你的反應能力與智力去解決這些時空引起的變化,它們有時候是你絆腳石,有時候是你的墊腳石。包括游戲中的BOSS戰設計,充滿著讓人數不盡的樂趣,每一個BOSS的打法玩法幾乎都完全不同。他們既具有挑戰性又數量眾多。前一個BOSS像是在玩《茶杯頭》的橫版「空中作戰」模式,下一個BOSS站又變成了驚險刺激的追逐逃亡戰,而最終DLC最終BOSS決斗竟然又可以變成一個簡單的,帶有血條的格鬥游戲……整個過程詼諧又可愛。 這一過程是極其充滿樂趣的,甚至可以說是享受。 仍然需要明確的是,《信使》的控制非常簡單,只需使用操縱杆和四個按鈕即可完成游戲中的幾乎所有操作。但作為一款平台跳躍游戲,它仍然具備了一些極具挑戰性的設計。但同時,製作組對於這個游戲難度與引導的把握可謂算是張弛有度,節奏分明。讓我們稍微想一下,以往我們在玩同類型游戲的時候,很容易陷入「某個放在地圖上的元素近在眼前,卻始終夠不著」的苦惱。正如前文所說,製作組似乎很懂得怎麼「玩弄」人心。在假結局到來之前,他們將地圖元素隱藏起來,並不指導你朝著隱藏的收集要素探索,而在假結局之後,又通過極為詼諧幽默的文字——游戲有很大一部分魅力來自於對話——調侃引導你打開地圖,同時給你把所有隱藏要素標記在地圖上——多數都是已經走過的區域。而我在重復這一過程時,竟沒感到一絲枯燥,反而充滿了樂趣。因為你在重復這些走過的地圖時,還是有源源不斷的新內容加入來維持你的新鮮感,比如上述通過「時空轉換」來衍生出新的要素。但僅依靠這種引導還不足為奇,難度上的張弛像是人呼吸著的肺,讓你更好在這誠意滿滿的二十小時內充分吸收這個游戲的樂趣。適當的節奏通常很難實現,但在這里,感覺很自然。每個新領域都提供了大量練習你新動作的好機會。讓你帥氣流暢的地方毫不含糊,想讓你難受的地方也得提前做好死十幾次的准備,久而久之,你會愛上這種感覺。我的成功和失敗都是我一個人的,以至於我從來沒有覺得是一個廉價的機關或一個結構不佳的障礙讓我陷入困境。或像是BOSS戰。前期的BOSS專注於簡單的運動機制,或是讓你充分新獲得能力的潛能。待我熟悉這些玩意兒之後,我意識到我自己有限能力是多麼靈活的時候,游戲在慢慢抬高這個難度,始終讓你保持在一個相對具有挑戰的難度中,每一次克服之後都是充滿了「魂」一樣的滿意。而這引導的節奏與張弛有度的難度設計結合起來,又是一個讓人驚喜的意外。《信使》中最戲劇化和最令人不安的時刻都圍繞著店主展開。他的反應,或沒有反應,加劇了事先沒有的緊張。店主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的啦啦隊長,他會因為每一個錯誤而無情地嘲笑你,這個角色得近乎完美。 我在游戲中與一條飛龍多次死亡,共同擊敗一個機械BOSS時,他還會如此調侃道: 這些充滿幽默的Meta對話與指導內容結合在一起,是整個游戲的精髓,每一次讀到時都會不經意地被逗笑。 包括游戲中的「死亡懲罰」——夸寶。設定上,他是一隻在你每一次死亡時都會拯救你的小惡魔,但你的每一次死亡都會少不了他的調侃: 然後復活之後,他還會一直跟著你——直到他厭倦而離開,或吃掉了必要數量的時間碎片(這是游戲中用於購買升級的貨幣)。這是一個直截了當的系統,不會受到太大的懲罰,同時仍然會為失敗提供一些後果。它可能看起來不多,但是當你渴望購買更昂貴的升級時,就會錯過這些時間碎片。換而言之,這游戲也是一款比較良好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培養器。你知道在接觸這款游戲時,我最擔心的是什麼?就是8-bit這種復古風的設計,意味著游戲內容將會非常單一,不止是畫面上的單一,包括游戲玩法的單一,它們像是已經無法承載這個時代游戲的繁復了一樣。游戲關卡本身的設計對整個游戲充滿了幫助。從玩法的角度來看,它們既具有挑戰性又公平,而從設計與動畫表現方面來看,又絕對是華麗的。從泥濘和荊棘叢生的靜菇沼澤到覆滿光滑冰晶的冰川山峰,每個地圖在玩法和畫面上都充滿了變數。而當你處於這種變數之中時,游戲的吸引力會進一步增強。從上到下,《信使》的眾多小細節讓這個游戲熠熠生輝。你潛下水的時候,背景音樂會變「悶」,好像真的從水中播放出來一樣,以此來反映你的場景變化。包括我上文所說的,通過畫面與聲音來讓你辨識自己所處的空間。 像是BGM的設計,作曲人充分利用8-bit與16-bit音樂的「單調性」,不完全追求聽感的豐富,而是將這個「單調性」發揮到最大——整個游戲體驗下來BGM節奏感極強,極為洗腦。非常容易成為那種,在你關閉游戲去上學或上班的通勤路上,不自覺就在腦中哼出來的調調。 如何讓游戲整體單一,且已讓人無比熟悉的元素跟上這個時代的變化,《信使》非常完美地做到了,真可謂一款出色的游戲設計指導。這麼多這樣的小元素,它們本身並沒有多大作用,但加在一起,提供了如此多樣化的體驗。 所有這一切都表明,《信使》是非凡的。我通常不會給游戲打分,而如果要打分我會給它打10分。它的平台和探索是我多年來玩過最好的游戲,有挑戰性的難度與一個個小巧但非常有趣的設計很好地結合在一起,讓它自始至終都散發著個性,在一個充滿秘密的美麗世界的背景下,用令人愉快和詼諧的對話讓整個游戲體驗無比順暢。藉助著《信使》,Sabotage將所有這些融合到一個和諧的容器中,向其同類型祖先致敬,同時又自豪地站在自己的立場上。《信使》這款游戲,是我近幾年來難得的,本不打算抱著太多期望去遊玩,卻越玩越無法掩飾住對它喜愛的作品。我本並未想到為這款游戲寫一篇文章,但我看了一眼Steam上的評論數,實在太低了,與《信使》這款作品本身極為出色的游戲內容不成正比。當然,我這樣的說法是非常「唯心」。只是相比較一下,晚8個月發售的《武士 零》很輕松就有3萬3千的評論,從此處可見,兩款作品在銷量上根本不是一個量級。但出現這樣的原因有很多,這里並不是說《武士 零》更差,兩款作品的定位就完全不同。像是《武士 零》這樣更注重氛圍與格調的作品,更容易獲得好感,然後還有就是售價的區別,打折的力度導致的了。我在購買《信使》之前,還一直非常好奇,這游戲怎麼打折力度這麼低?但實際接觸游戲之後,我明白了,這游戲打折力度低更像是製作人自己的倔強吧!但確實也是,《信使》這款游戲的設計,即使是原價購買也是超值的體驗,更別說,他們還有免費更新的一個流程在3~5小時的DLC——Picnic Panic。又是一個更新鮮的,更充滿樂趣的體驗。所以,真的非常強烈推薦這一款跨越了3年時間我才碰到的超值作品,它同樣也值得你們去遊玩! 因為,它能帶給你們的體驗註定是非凡的! 關注公眾號,加入我們: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來源:機核

復刻經典 FM2,尼康微單相機 Z fc 發布

Z 是代表次世代的 Z 卡口,f 是承襲了尼康的復古單反 Df 中的 Fusion(融合)之意,而 c 官方表示指的是 casual(隨意),但其實看到 c 腦海里最先浮現的是 APS-C。 ▲ 尼康 Z fc 搭配 Z DX 16-50mm f/3.5-6.3 VR 鏡頭. 插句嘴,倘若 Z...

《Broforce》:一款滿是肌肉硬漢的爽快復古橫版射擊

作者:游信編輯 在下上官南北(本文首發於公眾號:三五七游戲網)前言「兄貴」(讀作Aniki),在日語里本是對比自己大的男性的尊稱,但隨著某個「交友網站」的傳播,逐漸讓其具有了更多意味。人們提起「兄貴」,總會不自覺地就會在腦海里想像、浮現某些肌肉猛男的形象。之後,隨著語義的泛化,兄貴也擁有了諸如「兄弟」「硬漢」「猛男子」這樣的語意。《Broforce》正是這麼一款滿是肌肉硬漢的游戲。《Broforce》由DD社於2015年發行的復古動作橫版射擊游戲,官方譯名為《武裝原型》(又名《兄貴武裝》、《兄貴力量》),講述了一個由幾十個兄弟組成的軍事組織,在全世界執行「正義」、消滅「恐怖分子」與「極端組織」的冒險故事。像素游戲背後的「爽」之道男人的浪漫到底是什麼?也許答案就藏在這簡單的兩個字里——「射爆」。自FC時代開始,《魂斗羅》就已將「射爆」的種子埋在了玩家的心中,而《Broforce》作為一款復古的像素風射擊游戲,玩法思路等正是借鑒的優秀前輩《魂斗羅》與《合金彈頭》,單就體驗而言,《Broforce》也確實做到了這類游戲的精髓——「爽」。容我簡單介紹下游戲的玩法,《Broforce》的玩法非常復古直接,為傳統的橫版卷軸過關。主人公到達一個地點,邊殺敵人,邊營救人質,到達關底,擊敗一個惡魔小兵或關底boss,就可乘直升機揚長而去,通關成功。在簡單的玩法背後,《Broforce》在「爽」一字上下了大功夫。首先,游戲有著非常舒適的操作感與射擊手感,在遊玩游戲時,你會十分明顯地感覺到人物行動像是開了加速般迅速敏捷,移動與跳躍手感非常棒。配合游戲快速的節奏,讓你只想迅速地破壞眼前看到的一切。射擊手感更是優秀,武器強大的後坐力、滿螢幕爆炸時的震撼熱浪,配合上頻繁的手柄震動反饋,會玩家會發自內心覺得:「過癮!」除了優秀的操作,還不得不提的就是游戲的種種機制。在游戲里,你幾乎可以破壞眼前的一切地形、物品,配合上角色的無限子彈,讓玩家在這個世界能夠盡情地破壞與殺戮。每次拯救人質,玩家還將獲得多一條命的獎勵,讓這群「兄貴」更加堅挺,屹立人群而不倒。敵人的AI則顯得有些死板,隔得老遠就不會被吸引仇恨。即使隔得較近,只要敵人與玩家不在一個平面,或沒有看見玩家,也仍然不會朝這群顯眼的肌肉猛男開火。兩方不對等的實力讓這場戰鬥成了名副其實的單方面殺戮。仿佛就是某個經典的好萊塢電影橋段,一人,一槍,猥瑣走位,干翻一整隻軍隊。當然,如果主人公是無敵的,那如同開了無雙的「爽」也會在之後的游戲進程里逐漸變味,因而游戲也給主角添加了種種死亡條件:有時你正破壞地形,卻被天降的巨石砸死;引發連環爆炸,來不及跑遠被炸死;被小兵的子彈給擦到,也會當場死亡。這些都給主角種種逆天能力增加了限制。在突突突的同時,玩家也要思考如何步步為營,避免突然「暴斃」,一張一弛間,做到了既爽,卻也不無腦。胡逼的雙人合作作為一款主打聯機合作的游戲,聯機時獲得的歡樂是《Broforce》這款游戲的又一精髓所在,它完美做到了「1+1<2」的效果,讓隊友之間的互坑成為游戲樂趣的一環,繼承了自fc時代《魂斗羅》《松鼠大作戰》等「從隊友那裡獲得快樂」的雙人游戲設計思路。總結一句,隊友就是你最大的敵人,坑死隊友的方式非常多樣,油筒炸死、磚塊砸死、地雷炸死,如果遇到一些稀有資源,比如巨大機器人,則會成為隊友之間矛盾的導火索。另外,這款游戲卡視角拖屏的情況很常見,簡直夢回fc被隊友拖屏然後痛罵的時代。《Broforce》合作模式的最大好處大概就是能夠復活隊友,然後再一起雙雙被炸彈炸飛,不愧是一款難度隨著人數增加而上升的合作游戲。除此之外,游戲的趣味性非常高,保證了多人游戲時歡樂的氛圍。比如,游戲有著高達幾十個的隨機人物,這些「硬漢」人物都有著其電影原型,《黑客帝國》Neo、《第一滴血》蘭博、《異形》女主艾倫·雷普利、《終結者》終結者T-800、《勇敢的心》華萊士……這些豐富的角色有著各自非常獨特的玩法與大招,給玩家帶來很大的新鮮感,且他們的招式都帶有強烈的「玩梗」意味,與電影里的設定一一對應。部分人物能力逆天,抽到一個好人物,就有了讓隊友抱大腿的資本,有時候這些人物還會蹦出兩句電影台詞,絕對會讓懂的玩家會心一笑。如同《合金彈頭》里那數不清的彩蛋一般,《Broforce》也有著許多像是惡搞的有趣細節設定。比如,就過關方式而言:可以兵不血刃,挖地道挖到終點;可以駕駛巨大機器人,一路飛到終點;最為奇葩的是,你還可以用一把刀,實現「御豬飛行」。沒有更惡搞,只有你想不到。 深沉的諷刺盡管游戲有著胡逼惡搞的內容,但在荒誕的外表之下,是對美式價值觀的全面反諷。首先,所謂的執行正義,很多時候都不過是兄貴團的臆想,而給出的理由也非常「美式」——懷疑有大規模殺傷武器。何其荒誕與諷刺,那一個個身懷絕技的英雄,打著「正義」的旗號,對著孱弱的「恐怖分子」大肆屠戮,而游戲也充滿cult片意味,屍塊、鮮血等細節表現毫不馬虎,用這夸張的手法,更加強烈地表達了對該價值觀的不滿。而在劇情表現與人物刻畫上,游戲也充滿了反諷,名為「英雄」,卻實為無情的殺戮機器,名為「恐怖分子」,卻有著溫情、理想與追求,有血有肉,令人動容。所謂的「恐怖分子」、「極端組織」,到底是誰給他們下的定義呢?完全是一方的說法罷了。兄貴團借正義之旗,行侵略之實。當我們把英雄與恐怖分子置換下角色,或是撕下表面那層身份的皮,會發現,大家也都不過是普通人罷了。而在游戲里,卻因為各自立場不同而陷入瘋狂的殺伐。不得不說,真的是對美式那種「唯恐天下不亂」價值觀的全面反諷,可見游戲在胡逼的外表之下,其實也有顆深沉的心。結語橫版射擊開始真正大放異彩,要追溯到fc時代的《魂斗羅》,裡面的人物原型之一,是當時正熱的電影《第一滴血》里蘭博的扮演者史泰龍。數十年後的《Broforce》,游戲的第一個出場人物,也是蘭博。以這樣的方式,《Broforce》完成了對前輩的致敬。而游戲也不止於致敬,《Broforce》裡面豐富的彩蛋和簡單流暢的像素畫面,加上順暢的游戲操作與優秀的關卡boss設計,真正讓我收獲了「爽」與「好玩」的游戲體驗。在玩這款游戲時,我總是會回想起童年那些有趣的是雙人合作游戲,我們玩游戲追求的,不就是那種簡單的「好玩」嗎?《Broforce》足夠好玩,所以我認為這算得上是一款好游戲。來源:機核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我們生活在一個被螢幕填滿的世界,螢幕出現我們的手腕上、掌心裡,每天眼睛看到的、手指觸碰到最多的東西就是一塊塊平面的螢幕,纖薄的螢幕成為了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 平面螢幕從出現到占據我們的生活,其實才過了不到二十年時間,而在此之前,提起螢幕人們聯想到的應該是笨重、龐大和昂貴的 CRT 顯示器。 隨著成本更低的液晶面板技術成熟,笨重的 CRT 技術就像膠片相機、CD 唱片一樣迅速被時代所拋棄,成為了數位化時代又一個還沒來得及告別就咽氣的「歷史技術」,被人們埋葬在了倉庫、二手家電店和回收站里。 在 2000 年,CRT 顯示器的出貨量達到巔峰,高達 9000 萬台;CRT 電視的銷量也在 2005 年達到頂峰,達到 1.3 億台,而現在,你卻只能在路過一些廢品站時,才能看到這些「大屁股」顯示器的身影。 ▲ 圖片來自:Rachid Lotf CRT 幾乎成了過時的代名詞,不過隨著復古遊戲回潮,CRT 顯示器在一些玩家口中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也許會出乎你意料的是,擁有一台 CRT 顯示器正在變成一件好玩又時髦的事情。 復古遊戲引起 CRT 復潮 遊戲是一個龐大的市場,根據數據分析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