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木星眼

Tag: 木星眼

輕科幻丨死難者178:長眠於冰川的方舟七型運輸船

記者:泓燁木星時間2105年7月15日2:14,聯合航天公司的一架方舟七型移民運輸船在降落木衛二時突然失去控制,撞入了距離原定落點4.75公里的一處冰川裂縫中。該架運輸船的編號是AC008,除了事先乘坐救生艙逃離的1276位乘客外,剩餘的178名機組人員無一生還。據中國木衛二甘德城基地核實,其中包括16位亞太聯合成員國公民。聯合航天駐木衛二負責人莫里斯很快發表聲明:事故原因還在調查的過程中,我希望大眾不要通過分析過去的案例來推斷此次墜機的原因,這是極不負責的行為。最後,向遇難的178名機組人員致敬,他們堅守在了自己的崗位上,直到最後一刻。」就在聲明發布後的三小時內,亞太航天組織召開網絡視頻會議,要求所有成員國內的航天公司停止使用方舟七型。一場早有端倪的悲劇這是方舟七型今年第三次發生事故了。3月9日,同樣是一架方舟七型運輸船在火星龍門薩機場降落時突然短暫失靈,所幸並未發生人員傷亡。事故發生第四天,火星航空管理局對該型號運輸船進行了突擊檢測,結果發現了該飛船的中央作業系統存在一些漏洞。聯合航天公司被責令針對這一問題,修改飛行系統。6月21日,聯合航天聲稱此機型已整改完畢,並重新投入商業使用。但就在短短六天後,月球第15區機場的一架方舟七型在降落後緩沖距離過長,撞上了一輛引導車。司機提前跳車並未受傷,聯合航天則把這件事故歸結為飛船駕駛員操作不當。 然而當7月15日的慘劇發生後,我們再去回顧該公司的種種操作時,似乎不得不產生一些「極不負責」的推斷了。第五星區商用飛行器管理局網站顯示,墜毀的這架方舟飛船於2104年11月5日首次飛行,2105年1月7-26日交付木衛二伽利略城航空機場,2105年5月1日首次商業飛行,發生事故時機齡還不到0.4年。根據聯合航天公布的飛船信息:「2105年5月14日,本次墜毀的運輸船剛剛完成了一輪嚴格的全面檢查。事故發生15天前,AC008從火星出發,執行運輸開發木衛二的物資與人員的任務。」「該航班的執行機長里克.埃多克,累計飛行時間超過5000小時,經驗豐富;三位副機長迪克.厄普頓、艾絲提·柏遜絲、維斯.唐平均飛行時間超過500小時。」目前關於本次事故的數據很有限。根據甘德城空中衛星的觀測記錄,AC008進入木衛二的引力圈後,在離據地表高度10000至7600英尺期間,最大時速一度到達了24.33km/s,2分47秒後主核反應爐失靈,且副動力源無反應。木衛二航天安全協會顧問,前機長亨利.李受本刊采訪時分析:「通常方舟七在這個高度早已經開始進入減速降落的過程了,這讓我懷疑AC008很可能在空中遇到失控的情況,副動力源無反應也證明了這一點。它的主控制系統一定出了什麼問題,不然機組人員肯定會有補償操作。」一些倖存者的事後回憶也佐證了李機長的分析。趕在AC008完全失控前成功撤離的乘客馬特·沃德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況:「我在自己的屋子裡收拾東西,感覺突然被誰在後面推了一把摔在地上。我以為是誰在惡作劇呢,可廣播里馬上就響起機長的聲音。我記不太清他具體說了些什麼,總之就是飛船遭遇了事故,讓我們盡快移動到逃生艙附近。我沖了出去,發現很多人都聚在走廊里,到處是一片騷亂。接著一個穿紅色制服的機組人員領著大家跑到應急疏散口,重力系統當時完全紊亂了,很多細碎的東西飄來飄去,跑起來要很小心才能保持平衡。後來那個機組成員手動打開了逃生艙門,我連他的臉都還沒看清就被擠進去了。唉,多勇敢的人,就那樣犧牲了。」聯合航天公司的公關部門多次發表聲明,現在分析事故原因為時尚早,聯航將與飛機製造部門、木衛二航天監管局,以及其他相關的星際航天組織進行合作,展開縝密的調查。7月16日上午7點,根據中國駐木衛二甘德城管理部門通報,遇難的16名亞太聯合成員國公民包括12名男性,4名女性。其中,有3名來自月球的技術人員,5名火星方面的設備調試員以及8名聯合航天國際職員。相關單位正陸續通知遇難者的家屬,並已經和部分家屬取得聯系。誰該為本次事故負責?《木星眼》在暗訪了聯合航天相關員工、參與調查的部分專家、以及一些前聯航飛行員後得知,聯航公司為了快速通過復檢,並沒有完全修改主控制系統,只是在小修小補的基礎上增加了一個AI干涉程序,當它檢測到主系統存在錯誤引導時便會短暫掌握控制權,直到飛船正常運行為止。但聯航在二次交付時刻意對這個程序含糊其辭,淡化了它功能上的重要性,導致大多數的飛行員和機組人員對此程序沒有一個起碼的認知,更不用說事先去排查它的隱患了。而聯合航天如此偷工減料的目的,很有可能只是為了避免剩餘方舟七型無法如期交付 。前機長亨利.李這樣解釋這個程序——方舟七型系列為了提高運輸量,升級了發動機的規模,並採用特殊布局提高動力利用率,但這就造成了飛船在進行復雜運動時會很依賴艦載程序的協調。聯航因為程序的漏洞就給方舟七型設計了一個配套的干涉系統,可以理解成一個管理AI的AI。此系統發現主程序做出錯誤舉動後就會自動干涉,問題是飛行員並不清楚這個設計。現有的調查信息顯示,AC008的主程序與干涉系統在運行過程中似乎發生了沖突,最後造成了操作權的紊亂,而這很可能就是AC008失控的主要原因。調查人員提出假設,一旦主控製程序與干涉AI的某些指令發生了沖突,就會觸發整個大系統的漏洞,進而導致運輸船的失控。木星時間2105年7月16日,聯航集團木星首席執行T.G.林登就AC008墜機事件召開了新聞發布就相關問題後拒絕了《木星眼》記者的采訪 「在聯航內部里,方舟七型設計的最基本要求是相較於老機方舟六,要盡可能在硬體上少改變原有的設計,而在軟體上(比如操控系統)進行提升。這麼做除了成本上的考慮,還有就是能讓各星區的航天管理局覺得機組人員可以沿用舊的方舟訓練系統,不必再重新製作一個全新的模訓練擬系統了。」前聯合航天機組工程師R.T(化名)透露。木星星區航天管理局最初也認可聯航關於新機型不需要全新訓練模式的結論,但在AC008事故後,也不得不緊急撤回還在執行飛行任務的相關機型駕駛員。由此看來,要為AC008慘劇負責的,顯然不止聯航一個。墜機之後事故發生的第一時間,木衛二甘德城迅速組織了救援行動。在安全部門的指揮下,近五十輛冰面飛行器回收了散落於墜機現場周圍的救生艙,並對受傷的乘客進行了緊急救助。「有些救生艙的恆溫器被碰壞了,裡面的乘客只能靠穿上艙外活動服取暖。他們驚魂未定,蜷在一塊,當我們用擔架把傷員一個個抬上飛行器時,方舟就在我身後。它亮著冷光,尾巴翹在冰谷外面,我想一定是艦體某處發生了爆炸。我叫隊員們加緊速度,我知道萬一發生二次爆炸,就算不是動力源部分的,後果也不可想像。」搜救隊隊長歐倫回憶到。他的擔憂很正確,事後當安全部門放出探測器進行艦內搜救時,發現了AC008在墜機後艦艙區發生了一次小規模爆炸,原因尚在查明中,但爆炸區域距最近的動力區塊僅有不到300米。事故發生前,聯航內部對方舟七型贊譽有加。稱其是具有先進系統、易於維修運營的尖端產品。在聯航最初的計劃中,方舟七型明顯是一款負責在短期內盈利的產品,從而能夠為下一代飛船的研發累計資金。而方舟七設計之初的理念也佐證了這一點————使用與六型一致的製造平台,減少研發成本,同時動力部分的一些細節設計和材料升級帶來更好的經濟性;採用舊的訓練內容,減少機組人員的適應與培訓成本。《火星日報》一月曾報導,聯航公司負責生產方舟七型的龍門薩廠區生產目一標再提高,從每月12艘提升到了22艘。為了應對產量增加,聯航甚至抽調了月球總部的一批技術人員。事故發生後,聯航的股份連降了20個百分點,並且已經進一步的影響到了其下一季度的生產計劃。最新消息,聯合航天已經取消了原定年末舉行的下一代方舟飛船的發布會,同時表示會以更加謹慎負責的態度處理本次事件。但面對質疑,聯航還是宣布,不會對正在進行中的調查細節進行官方的,正式的討論。同時認為機組人員的一些不當操作也是這次事故的原因之一。此舉動造成了遇難者家屬的不滿,他們中有不少已經公開表示會發起聯合起訴,控告聯航在訓練過程中有所隱瞞,並且要為178名人員的死亡復責。前機長亨利.李告訴本刊:「雖然聯航在此事故中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現今能夠證明的只有沒有盡到告知飛船實際情況的責任。現有的信息還不能完全證明方舟七的操控系統存在確實的缺陷,事故的原因還不清楚,當時機組人員的處理方式是否正確還有疑點,我們需要更多的細節。當然,可以肯定的是,事故的全部責任絕對不在聯航一家,相關部門的錯誤處理,審查小組的敷衍了事,這些都要進行事後追責。我覺得我們現在除了不負責任的妄加揣測外,就是加緊調查的過程,以及為犧牲於冰川之上的178條生命表示哀悼。」來源:機核

輕科幻丨專訪攝影大師、月球馬利厄斯大學社會人類學家迪倫·鮑爾

異鄉異客易文化————專訪攝影大師、月球馬利厄斯大學社會人類學家迪倫.鮑爾記者:泓燁 迪倫.鮑爾初入馬利厄斯大學時選擇了文學研究方面的專業,而後又在博士階段轉向了社會學研究。2085年起,他開始在馬利厄斯大學社會學系工作,曾多次輾轉於地球、月球、火星、木衛二等地開展社會人類學研究項目。閒暇之餘,他對攝影產生了強烈的興趣,創作出《異鄉異客》、《星間旅遊》、《火星上的清掃者》這些傳世作品。2107年八月,迪倫.鮑爾在木衛二甘德藝術展廳接受了《木星眼》雜志的采訪。這位89歲的社會人類學家對於各個星球間社會文化的差異與比較,關於自己攝影作品的解讀,愈演愈烈的非大氣圈城市獨立運動等問題表達了獨到的看法。我是一個常常要遠行的人,攝影只是我旅途中排解寂寞的手段。《木星眼》:您在85年之前沒有接觸過攝影,是否因為社會人類學研究過程中需要收集大量的圖片影像資料進而引起了你對攝影的興趣?鮑爾:我想這是不對的,我是一個常常要遠行的人,攝影只是我旅途中排解寂寞的手段。一個社會學家或者人類學家在他研究的過程中會把學術與個人的兩種判斷分離開。攝影在我來看與繪畫寫作一樣充滿了個人色彩,我不把自己攝影師身份的作品當作研究項目中的佐證,盡可能不。《木星眼》:那您在攝影過程中的一些感受,是否有幫助到研究呢。鮑爾:只有一些模糊的概念與靈感,比如《火星上的清掃者》這張照片。當時我看到那個工人穿著戶外活動裝置,拿著吹風機清掃太陽能矩陣上的灰塵。我腦中浮現出另一幅很久遠的畫面,給植物噴灑農藥的地球農民。我用隨身攜帶的相機拍下了這刻,接著趕去參加了一個大型火星地表藝術展的開幕式。那張照片算是我研究火星與地球社會間內在聯系的一個起點。《木星眼》:您曾經說《異鄉異客》這一系列的作品是您最滿意的,有什麼原因嗎?鮑爾:很簡單,這部影集的出版解決了我們團隊當時的經費問題(笑)。開個玩笑,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些照片的主角是我的學生。他們是一群土生土長的月球人,雖然接受了以地球文化為主的教育,在虛擬世界中也接觸了無數次的地球式景觀,但當他們真正踏上人類搖籃的土地後,依然會感覺無所適從。一切都是那麼異樣且熟悉,就好像卡夫卡筆下充滿矛盾的舞台。我拍下他們的反應:站在公園里發呆、被人群圍觀、試著學習使用中式餐具。我意識到各個星球間產生的文化差異是獨特的,前所未有的。不同於大氣圈文明間的碰撞與交融,也絕不是地球為母本,其他為副本的粗暴歸類。准確來說,在文化移植的過程中發生了一種易位或者錯位。於是我提出了「易文化」這個詞,它不同於「異文化」,「亞文化」這種與主流文化相背的概念。事實上,易文化是在主流文化,包括亞文化能夠被輕易接觸,學習乃至復制的情況下,依然受到了環境等因素的影響進而產生了某種錯位的文化。當然,這種錯位只有與原文化進行接觸時才能被察覺到。用語言學的例子來說明,就是語境改變了,句子的意思也相應發生了變化。後來我把《異鄉異客》這組照片發給新聞學的朋友,沒想到很快就傳播開了。人們開始關注我的攝影作品,少有討論我的學術研究,盡管後者耗費的心力更多。我意識到必須要將攝影的歸攝影,學術的歸學術。所以《異鄉異客》後我不再拍攝大組的照片,只是偶而挑選幾張還算滿意的作品發給好友和一兩個合作的期刊。我不去關心那些照片帶來的後續影響,有的甚至轉頭就忘了,但《異鄉異客》我時常翻出來回顧。我的學生如今四散各地,有的保持聯系,有的渺無音訊,還有幾位已經先我一步而去。60歲後我堅持不帶學生獨立研究,我同樣也是個容易傷感的人。對人類與社會的研究永無止境 《木星眼》:已知世界如今面臨著許多問題,去中心化趨勢,分離主義,獨立運動,信息甄別困難等等。您覺得自己的研究是否能起到一定幫助?鮑爾:從高層面來說,大部分問題都是缺乏交流與理解才產生的。我把自己的工作視為發掘不同地區與群眾間的文化差異和交流障礙。如果一個月球人要到火星七君子市去做生意,除了政治法律方面的問題,肯定要事先了解火星社會的與月球社會方方面面的不同。促進理解永遠比促進誤解來得好,前者能讓不同星球間合作、貿易、交流更加高效,這是最實際且直觀的,也是我一直在做的。《木星眼》:對於火星地區最近愈演愈烈的獨立運動您怎麼看。鮑爾:在我看來深入了解一個地方的「易文化」,並以此為根據制定相應的政策是很重要的,火星地區的相關政府顯然沒有做到這一點。這麼說肯定有以偏概全的嫌疑,畢竟無論是以地球為中心的文化,還是火星殖民地區的社會文化,他們都在不斷地前進改變中。再加上火星錯綜復雜的歷史遺留問題和政治博弈,只能說是一筆糊塗帳。我們的學科在誕生之初就和政府有著密切的聯系,可以說最初的殖民地管理模式就是我的前輩們締造的。但如今以一個純學者的身份想要插手不同地域間的行政管理顯然不現實,哪怕我們的幫助會讓政府在解決社會問題上更有針對性。當然,我並不是說我們這些人類學家是萬能的,這個學科包含的方面很復雜,政治,經濟,文化,歷史,法律………我得承認,比起博學廣獵,我們遠遠不如那些先進的AI。但在人類特有的問題上,我想還是我們人類最有發言權。《木星眼》:所以您對火星或者其他類似地區的獨立問題的解決持樂觀態度?鮑爾:可以這麼說,我們的世界經歷過數次的分裂與整合,我們的學科所要解決的問題也越來越大,從一兩個部落,地區,國家,以至於現在的整個星球。必須要承認,萬事萬物始終處於變化的過程中,而變化就會帶來問題。在我看來問題總會有解決的時候,哪怕過程很長。但只要人類還存在一天,對問題的探索,對人類與社會的研究就永無止境,至少這是我認同的科研精神。只有最合適的,沒有最好的《木星眼》:在您漫長的科研旅程中,是否有對某一個星球或地區的文化特別著迷。鮑爾:我想基本上沒有,在深入了解一個地區的時候,我會盡可能把自己擺在一個「他者」的位置上,然後再去記錄,思考。大發現的時代早已過去,哪怕最偏遠地區的文明都會給你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如果一個東西缺少了神秘感,就很難去談著迷了,更不用說過分投入自己的私人情感是大忌。《木星眼》:您說自己常常站在「他者」的角度上觀察,那麼您的內心中是否存在一套評判標准呢?鮑爾:評判是評論家的工作,我們的工作從來不是去評價一個文明或者社會的高低好壞 ,因為對於一個地區來說沒有最好的,只有最合適的。如果要問我有什麼准則的話,那就是尊重當地人民,尊重客觀現實,尊重歷史選擇。《木星眼》:是否可以這麼認為,您是以「異鄉異客」的身份走在路上的。鮑爾:是,也不是。(笑)就像我之前說的,這個世界理論上已不存在完全陌生之地了。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說是完全的「異鄉」,也沒有一個人可以說自己是完全的「異客」。在漫長的研究過程中,我發現不同社會,文明間總會存在共通點,而連結這些點的橋梁就是我們自己。哪怕是「小烏托邦主義」盛行的現在,我依舊相信一個和諧共生的公共空間是必要的,無論是在虛擬世界還是在現實中。《木星眼》:聊一個輕松點的話題,您除了照相之外還有其他的消遣手段嗎?鮑爾:閱讀吧,現在能提供感官刺激的娛樂方式越來越多了,但我認為閱讀仍然是獨一無二,不可替代的。《木星眼》:那您最近閱讀的一本書是什麼?鮑爾:《飛沙走石:火星拓荒史》,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艱難歲月。《木星眼》:最後一個問題,如果讓您重新選擇,是否還會致力於現在的研究?鮑爾:我想會的,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它不是最好的,但卻是最適合我的。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