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狼人殺

Tag: 狼人殺

熱門狼人殺遊戲《我們之中》主機版計劃12月14日發售

前段時間在國外保持著高熱度,成為流行文化標志的狼人殺遊戲《我們之中》在延期後終於公布了遊戲主機版的發售日期。開發者於今日(10 月 22 日)宣布,該作將於 12 月 14 日登陸 PS4、PS5、Xbox One 以及 Xbox Series X|S。 《我們之中》四個主機的版本都將附帶之前發布的所有內容和更新,同時該作還將支持跨平台聯機。PS 版本將包括《瑞奇與叮當》角色作為獨占可玩角色。Xbox 版遊戲也將同時登陸 XGP。 此外,發行商 Maximum Games 也宣布,此前公布的《我們之中》「船員」實體版也將在 12 月 14 日在歐洲、12...

狼人殺類遊戲 《頭等艙危機》既將登陸PS4和PS5平台

PlayStation 發推宣布社交推理生存遊戲《頭等艙危機》將登陸PS4和PS5,具體發售日期尚未公布。 【游俠網】《頭等艙危機》宣傳片 在遊戲中玩家們為了生存不得不團結合作,最後關閉宇宙游輪內的殺手人工智慧贏得勝利。但人工智慧派遣自己的仿生人混入玩家隊伍中,作為人類的玩家需要找出間諜、關閉人工智慧,而作為仿生人的玩家就需要通過撒謊、栽贓等手段隱瞞身份。 來源:遊俠網

別相信任何人!《堡壘之夜》加入狼人殺玩法

已經在全球成為最流行的射擊遊戲之一的《堡壘之夜》除了和一大堆知名IP進行聯動之外,對於遊戲的玩法也沒有停止更新。今天(8月18日),Epic宣布為《堡壘之夜》引入時下流行的「狼人殺」玩法。 《堡壘之夜》入侵者模式預告: 《堡壘之夜》新增加的「入侵者模式」,玩法類似《我們之中》。玩家分為特工和入侵者兩方陣營。特工方面需要盡快完成指派的任務,而入侵者則可以利用幾種特殊能力和工具,在被發現之前消滅足夠數量的特工成員。 官方建議最好組成10人團隊開始遊玩「入侵者模式」,這時遊戲中將會出現兩名入侵者。為了在溝通討論環節進行交流,遊戲團隊特別推出了全新的快速聊天菜單。 來源:3DMGAME

《使命召喚:黑色行動冷戰》新模式預告片 玩法神似狼人殺

今日(8月6日),使命召喚官方發布《使命召喚:黑色行動冷戰》第五季新遊戲模式預告片以及一些第五季新內容消息,新遊戲模式名叫「雙重間諜(Double Agent)」,其玩法神似狼人殺,新內容包括五張新地圖、四把新武器以及三個全新角色。 新模式預告片: 新模式規則: 每局遊戲中,部分玩家會分到雙重間諜角色,雙重間諜的任務時幹掉其他非雙重間諜的玩家,而其玩家的任務是找到藏在其中的雙重間諜並將其淘汰,非雙重間諜玩家中還有個特殊的調查員身份,其可以通過調查玩家死亡地點找出襲擊者蹤跡,並且其還有一項通緝他人的技能。 新地圖: 第五賽季初:Echelon(6V6地圖)、貧民窟(6V6地圖)、陳列室(2V2或3V3) 第五賽季期間:Drive-In(6V6地圖)、動物園(6V6地圖) 新武器: 突擊步槍EM2、半自動手槍TEC-9、近戰武器Cane以及霰彈槍Marshal 新角色: 玩家可解鎖Kitsune、Stryker以及Hudson新角色 來源:3DMGAME

狼人殺遊戲《GNOSIA》Steam宣傳片發布 定於金秋發售

科幻狼人殺遊戲《GNOSIA》將於今秋登陸Steam,官方還為此發布了新宣傳片,據悉本作將支持簡體中文。 【游俠網】《GNOSIA》Steam宣傳片 名為「古諾希亞」的生物感染了太空船,抹殺人類。而船員們則要在激辯和投票中,冷凍被感染者爭取求生。通過反復遊戲的輪回觸發劇情,你將了解其餘14個角色的故事,逐漸解開真相。 「古諾希亞」在說謊。假裝成人類融入人群之中,耍嘴皮欺騙眾人抹殺人類。SF世界為舞台中,玩家成為宇宙飛船的船員之一。以狼人殺玩法在激辯和投票中爭取生存機會。 來源:遊俠網

F5聯合發布會:狼人殺遊戲《GNOSIA》今秋登陸Steam

經典科幻狼人殺遊戲《GNOSIA》宣布將在今秋登陸Steam平台,並將支持中文,PSV的老玩家一定不會對它感到陌生。 來源:3DMGAME

科樂美狼人殺新作《Crimesight》公布 扮演AI在未來倫敦找出真兇

據IGN報導,日本著名廠商科樂美公布了一款科幻風的狼人殺遊戲,這部作品設定在未來的倫敦,名為《Crimesight》。本作將登陸PC(Steam),封閉測試將於近日正式開始。 《Crimesight》預告: 《Crimesight》發生在2075年的倫敦市。那時人工智慧技術發展迅速,已經能夠預測出犯罪的時間和地點,人們憑借著該技術根除了各種犯罪現象。此外,一種名為「夏洛克」的特殊人工智慧致力於保護世界;而另一種名為「莫里亞蒂」的人工智慧則站在夏洛克的對立面上。 在本作中,玩家將分成若干小組(隱匿身份),莫里亞蒂們需要在滿足某些條件後刺殺NPC,而夏洛克們則需要推斷誰是罪犯,並找出莫里亞蒂們的下一個目標。 本作將登陸Steam平台,暫未公布正式發售日期。 視頻畫面: 來源:遊民星空

細節拉滿育碧狼人殺遊戲改編電影《狼人入侵》曝預告

育碧狼人殺遊戲改編電影《狼人入侵(Werewolves Within)》公布正式預告片,預計將於6月25日上映,視頻點播7月2日上線。 視頻欣賞: 【游俠網】育碧狼人殺遊戲改編電影預告 本片的故事發生在 一個小鎮上。一場暴風雪把一群居民困在當地的旅店裡,新到達的護林員芬恩和郵政員工塞西莉維持著秩序,他們將揭開一個神秘生物背後的真相,這個神秘生物已經開始威脅到了社區安全。 視頻畫面: 來源:遊俠網

Steam《古諾西亞》年內發售 狼人殺遊戲、支持中文

在今天的Playism Game Show直播活動上,狼人殺遊戲《古諾西亞》宣布本作將於今年年內發售,並支持中文。 Steam商城地址>>> 直播畫面 遊戲介紹: 「古諾希亞」在說謊。 假裝成人類融入人群之中,耍嘴皮欺騙眾人抹殺人類,SF世界為舞台中,玩家成為宇宙飛船的船員之一,在每次宇宙船進行空間轉移時,「古諾希亞」就抹消一個人的存在,以狼人殺玩法在激辯和投票中爭取生存機會。 1場比賽約有15分鍾。推進一定程度的故事,便可以自由選擇船員人數和主角的角色任務。 即使不了解狼人殺規則的玩家也必定很快上手!在無數次的輪回挑戰多次觸發劇情,並深入了解其餘14個角色繼續故事逐漸解開真相。 遊戲畫面: 來源:遊民星空

比「太空狼人殺」燃?7款太空主題桌遊介紹&測評

大家好我是航仔。很多的主題在桌遊這個領域大放異彩,比如像什麼二戰、克蘇魯、中土魔幻什麼的,我這篇文章想跟大家聊一聊我自己非常喜歡的一類主題——太空。我自己算是半個科幻迷,對自己頭頂上的這片寂靜的深空非常感興趣。我今天挑選了幾款太空主題桌遊,想跟大家聊一聊這些類型的遊戲。 先說倆介紹測評標准:它們都有中文版我確確實實都玩過它們,並能給出主觀的評價《殖民火星》,永遠的神! 它現在有個新的名字叫做《重塑火星》了。因為我自己本身是口味比較輕的,所以像這種比較偏向重策的太空遊戲我玩得很少。接觸《殖民火星》之前我其實也是有一點點牴觸,覺得這個遊戲感覺挺復雜,配件那麼多,懷疑不知道能不能學會,能不能享受到那種策略玩家能夠體驗到樂趣。 後來我的朋友老楊教了我這款遊戲,他大概用了不到15分鍾的時間就跟我講清楚了這個遊戲具體的玩法,這在策略遊戲裡面已經算是體驗非常好的教學時長了。 這款桌遊的評價應該已經不需要我再吹捧了,我真的是認為這是我玩過所有比較偏向重策的遊戲的巔峰——注意不是太空主題我認為的巔峰,而是我玩過的所有的重策桌遊當中我認為的巔峰……且慢!為了嚴謹為了之後不打自己的臉加一個巔峰「之一」。這款遊戲的背景就是我們每個人扮演一個大的企業,然後在火星表面不斷改造它的大氣、它的水資源、它的溫度。遊戲裡面提供了非常豐富的卡牌,每張卡牌都不一樣,它們能夠豐富你的資源、能夠提高你的產能、能夠對火星產生直接的影響。這款遊戲的卡牌非常多但是它的UI設計的非常好,不太需要去讀它的文字,你就能夠大概理解這張牌是如何使用的。最後多提一句,艾倫之前非常有心,他到了《火星救援》電影的拍攝地約旦——這是被譽為地球上可能最像火星地表的這樣的一個區域,拍了遊戲的教學視頻,就在B站(可不是打廣告啊 Xb)大家感興趣可以去看一下非常難得的一期視頻。 這款遊戲我推薦給有一定的桌遊基礎,以及對這種重策遊戲不是特別排斥的朋友,真的很值得推薦試一試! 《星域奇航》因為這款遊戲沒出中文的時候,我就已經是喜歡的不得了了,所以我當時是直接海淘了它的英文全擴。這款遊戲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是當年的《暗殺神》團隊的人出來做的卡牌構築遊戲,也是以太空為背景,有4個種族,它們每個種族的特點都非常鮮明。話說DBG這個遊戲機制已經極其的成熟了,比如我剛才提到的《暗殺神》、《領》、《末日決戰》、《夜幕降臨》等等,這樣的類型的遊戲已經非常多了,我為什麼獨喜歡《星域奇航》呢? 其實就是一個原因,就是它打起來真的是非常的爽快。這個遊戲基本上是10秒鍾之內就能把它設置好,玩起來你就是買牌、打牌、攻擊對手,基本上就這樣幾種操作,而且這個遊戲有非常強的卡牌跟卡牌之間的聯動,你買同一個種族的話打起來會更加的爽。而且只要構築的合理,你在遊戲當中甚至可以一回合打掉對手一半的血量,真的是非常的爽快的一個遊戲!而且遊戲的文字量跟上手難度真的是非常的低,總之就是突出一個爽字! 《星核計畫》來介紹這款遊戲的首要原因就是我跟房老師是好哥們,好哥們做出的桌遊理應支持,而且我知道設計遊戲的過程當中,整個團隊都付出了非常大的心力。 《星核計畫》有一個很棒的背景,配合上很多出色的機制,讓這款遊戲能夠順利地運轉。它是咱們國產原創桌遊當中難得的策略桌遊,第一次做遊戲就設計出如此重的遊戲,真的是非難得。整個遊戲我當時體驗下來,我覺得它的完整度和流暢度已經是足夠的了,總體的機制大概是主要用了編程和行動點分配,而且因為它的飛船整個是有點像那種模塊化的拼接,導致玩家在控制飛船的時候能夠獲得非常多的可變行動能力。 作為地核推出的第一款桌遊,它肯定也不是100%完善的。我自己感覺,首先設置時間真的是非常長,另外涉及到規則的細則確實是比較多的,我能感覺到整個遊戲是希望用儘量簡單的圖標去表示每個東西的效果,但實際上我還是需要去查它到底是什麼意思。最後就是這個遊戲是偏一點點自閉的,我認為不能算是缺點,因為很多的德式遊戲都是這樣自閉,但是我玩桌遊還是希望能夠有更多的互動。如果說你本身已經玩過了很多這種國外的優秀太空桌遊,想來換一換口味看一看國人原創的太空主題桌遊是什麼樣子,那麼我還是推薦你嘗試一下《星核計畫》。 《太空堡壘卡拉狄加》 這是一個非常棒的美劇改編桌遊,我沒有看過原作,但是完全不影響我去玩這款遊戲當中能夠給我帶來的沉浸感。簡單來說我們都是太空堡壘卡拉狄加上面的船員,我們要各司其職,隨著遊戲的進行去完成各種各樣的考驗困境和任務。 這個遊戲我認為最有趣的一點就是原作裡面有一個賽隆人的角色,相當於就是壞人,我們很有可能在遊戲過程中,發現身邊的隊友或者自己變成了賽隆人搞破壞,而這個身份轉變過程融合進遊戲過程當中的,當你需要完成一件可能比較高難度的任務時,你就要抽賽隆人的卡,並有可能變成壞人。說起來有點像現在的「太空狼人殺」,但是這個遊戲跟「太空狼人殺」那種遊戲不太一樣一點是玩家並不是一上來就知道自己身份,需要在遊戲過程中隨時變化,這就導致你在做好人任務的時候不能太盡全力,因為你也不知道你自己會不會變成壞人。變成壞人了之後,你還要去想方設法裝成一個好人,讓能夠你暗中做破壞。這個體驗非常有意思。 最後,這款遊戲有一點點的上手難度,但是如果你想在體驗一個太空當中進行身份推理詐騙的遊戲,我還非常推薦你去嘗試一下。 《銀河競逐》 這款遊戲同樣是太空主題老遊戲,它的機制也跟剛才我提到的都不一樣。它可以說是跟另外一款名為《波多黎各》的遊戲互為兄弟篇,因為機制是非常的像。這個遊戲中,玩家需要不斷地去蹭別人的行動,你在什麼時候去能夠蹭到什麼樣的行動對於取得勝利還是非常重要的。這款2007年出的老遊戲,整個卡牌設計、通過圖標傳達信息的清晰度以及遊戲運轉的流暢度,在今天看來我都覺得非常出色。 當然它也不是沒有缺點,一個從我個人完全主觀來看,它的美工確實是很醜,而且它確實跟波多黎各屬於機制是非常像。所以說如果你不愛玩《波多黎各》或者《聖胡安》這樣的遊戲的話,可能你也不太會喜歡玩《銀河競逐》。 最後再介紹兩款相對來說遊戲難度低一點的太空遊戲。 《星球防衛者》 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在一個星際的太空當中去控制幾個小孩,進行移動收集資源,然後一起來換取分數,有一點點像太空版圖版的《璀璨寶石》。但實際上它的體驗我認為其實沒有像《璀璨寶石》那麼的直接,因為《璀璨寶石》你的整個的任務路線是非常的清晰明了的。 如果你要讓我說它的缺點就是它比較像《璀璨寶石》,但是《璀璨寶石》的那種歡樂度它有沒有達到。 ...

嘴炮推理類桌遊何止《狼人殺》,這九款嘴炮桌遊推薦給你

大家好,我是桌遊頑主的艾倫。《狼人殺》一直以來都站在嘴炮推理類遊戲的頂峰,但同類型好玩的桌遊還有很多,所以這次想和大家聊聊嘴炮推理類桌遊。嘴炮推理類桌遊,英文為「Social Deduction」,最早的鼻祖是哪款遊戲已經很難查證,但2001年推出的《米勒山谷狼人》絕對是這類遊戲中最早期的作品之一,而2009年推出的《抵抗組織》和2012年的《抵抗組織:阿瓦隆》相信大家也都熟知。國內眾多綜藝節目和在線狼人殺App的橫空出世,為《狼人殺》攢了一大波人氣,但平心而論,《狼人殺》的機制確實有著不小的問題。「首刀出局、等一小時」的糟糕遊戲體驗是致命的一點,此外遊戲中憑借玩家狀態攻擊別人雖然也是一種合理的戰術,但不是我個人偏愛的遊戲元素。Dice Tower(骰塔,也是最有名的桌遊自媒體之一)成員Sam也將它評選為「10大糟糕的遊戲」之一。 《阿瓦隆》修正了玩家體驗的問題,推理的過程更加有趣,民間的熱度也在逐漸上升。但因為遊戲終局的刺客反轉機制,經常會遇到一臉懵逼的刺客隨手一刺便刺中梅林的情況。將遊戲的勝負交由單個運氣成分較高的因素似乎也影響遊戲體驗。 即便如此,這幾款遊戲因為國內普適度高,能容納多人玩,所以大家聚會時,對於《狼人》或《阿瓦隆》的提議,我都會欣然接受。但是嘴炮推理類桌遊其實是個很大的品類,好玩的遊戲也遠不止這兩款。 《古董局中局》我認為這是該品類中最優秀的作品之一。遊戲脫胎於同名小說,玩家同樣分為正邪兩隊,對12件獸首進行真偽鑒定,最終由保護起來的真獸首、以及遊戲角色間的相互指正來計分,決定遊戲的勝負。《狼人殺》的「遊戲體驗問題」和《阿瓦隆》的「終局反轉致勝」問題在這款遊戲中都得到了修正,此外每名角色在遊戲中都會擁有一定的能力和一部分獨有的信息,照顧到了每名玩家的體驗。遊戲中可用來推理的元素很多,因此對於新手玩家來說可能會「信息過載」。即便如此,遊戲仍然為老手們留足了「表演」的空間,同時若認真梳理遊戲中的信息真偽和邏輯關系,也能讓玩家擁有足夠的邏輯支撐。《刺殺希特勒》 如果畫一條線來定義嘴炮推理遊戲,一端是極度強邏輯的解謎推理,另一端是極度輕松的嘴炮娛樂,那麼《刺殺希特勒》可能是最接近中間點的一款。通過政令牌的數量和玩家的發言,來推測玩家的身份,同時又有一定表演、撒謊的空間。雖然有些玩家會希望遊戲中加入更多角色和能力,提升代入感,但我認為遊戲通過提名玩家為總統的方式,已經盡可能照顧到每位玩家的參與度了。《一夜狼人》 這一變體大幅縮短了《狼人殺》的遊戲時間,避免了玩家提前出局導致的糟糕遊戲體驗。角色的身份在黑夜階段會變,加上遊戲時長的大幅縮短減輕了玩家的心理負擔(「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份是啥,就算演砸了,大不了再開一局唄」)。因此我見過很多玩家剛上手就眉飛色舞地秀演技,遊戲體驗也很歡樂,與狼人殺中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完全不同。遊戲中角色技能眾多,豐富的角色搭配能為遊戲帶來不同的體驗。雖然有些角色的平衡性是普遍被詬病的一個問題,但反正一局也就5分鍾,Why so serious,何必這麼認真呢?《無間風雲》、《血契獵殺》、《人間罪罰》 這三款遊戲都涉及玩家的碎片化身份信息,以及拿槍拿刀互懟來揭露身份信息的元素,因此就放在一起聊吧。2013年的《血契獵殺》和2014年的《無間風雲》有頗多相似之處(畫外音:難道不是所有的嘴炮推理類桌遊都有很多相似之處嘛?!),而2018年在Kickstarter上眾籌的《人間罪罰》(Human Punishment)則是在《無間風雲》的基礎上加入了很多卡牌和人物技能的元素。無論是《血契獵殺》中角色的3個信息點,還是《無間風雲》、《人間罪罰》中的3張身份牌,碎片化的身份信息為遊戲中的推理增添了邏輯支點和娛樂性。相比於《狼人》中憑借玩家發言狀態捕風捉影地汲取信息,很多玩家會更喜歡碎片化信息的推理過程,以及一對一兵刃相見的對戰氣氛。 《獵巫鎮 1692》 2015年推出的《獵巫鎮》憑借其身份傳染機制而受到玩家關注。遊戲中玩家需要找出女巫,但遊戲中很多傳身份的功能牌會讓越來越多的玩家加入女巫的陣營。居心叵測的平民玩家會為了加入女巫陣營而積極讓玩家間傳身份牌,給遊戲增添一份趣味。很多硬核的推理遊戲玩家不喜歡身份轉變的元素,覺得會有玩家抱著賭博的心態幫敵方陣營玩,但這也正是遊戲的樂趣所在。 《知情人》(Insider)、《狼人真言》 這兩款遊戲都將猜詞元素融入了身份推理的機制(至於兩者相互間是什麼樣的借鑒關系,我在這里不便做評價了)。猜詞的元素天然給玩家一種輕松聚會遊戲的感覺,比拚的是玩家的腦洞而不是邏輯推理的能力,也避免了身份推理遊戲中緊張的對抗氣氛。 雖然遊戲中仍然保留著「終局反轉」的機制,但作為短時長的休閒聚會類遊戲,大家對於勝負都不會太較真,而是圖個樂兒。請朋友們來家裡玩兒的時候,玩的幾率還是挺大的。嘴炮推理類遊戲其實還有很多作品,篇幅有限無法全部覆蓋到。我個人很喜歡這類桌遊,因為這一類遊戲中玩家互動都比較強。鼓勵玩家間溝通社交,這不正是桌遊的目的所在嘛?希望硬核的桌遊玩家們都能摒棄對《狼人殺》及這一類推理類遊戲的偏見,而狼人殺高人們有機會也可以試試其他的作品,體驗下豐富多彩的桌遊世界。*本文首發於桌遊志。來源:機核

SCP世界觀遊戲《SCP:洋館》 第一人稱3D狼人殺

《SCP:洋館》是一款SCP基金會世界觀下的第一人稱3D狼人殺類遊戲,遊戲最多支持8人聯機遊玩,計劃3月份在Steam開啟搶先體驗,支持簡中。 Steam商店地址>> 遊戲預告: 遊戲中,好人需要完成任務,交換信息,推理內鬼身份。而內鬼需要偽裝自己,殺死所有人類。 此外,遊戲中有擁有特殊技能的特殊身份(安保,偵探,醫生),投票系統也只是用於標記玩家位置而非直接票出玩家。 SCP :洋館記錄文件: SCP:洋館,是一棟被認為擁有改變人類思維能力的特殊建築 起初,在實驗中,受影響的對象僅表現出輕微的頭暈,恍惚。 然而隨着實驗的進行,受影響的對象開始表現出暴力傾向,和反社會情緒。 項目等級被暫定為Euclid,更多針對該項目的調查被批准 基金會派出了一支由經受訓練的D級人員組成的小隊, 進入洋館中安放檢測器。 然而在檢測器安放完畢後,█████ 發生,小隊成員全部失聯。 一隻特殊小隊被派出以回收數據。 小隊中的每個成員都必須通過嚴格的心裡評估 在小隊中,除了常規研究員外,還有配備了經驗豐富的偵探,醫生,和來自前MTF-██ 小隊的安保,用於保證數據回收小隊的安全。 然而在進入洋館後,依然有兩名成員被影響了思想,他們想要殺死所有的小隊成員。 遊戲畫面: 來源:遊民星空
假如《Among Us》「騙子」參戰《任天堂明星大亂斗》

假如《Among Us》「騙子」參戰《任天堂明星大亂斗》

  這當然不是真的,但何樂而不為。一個是任天堂招牌長青名作《任天堂明星大亂斗:特別版》,另一個則是爆紅後一發不可收拾的太空狼人殺《Among Us》,若兩個受歡迎的遊戲兜在一起,相信對玩家粉絲而言是最令人高興不過的事,而這樣的美好想象就被玩家做出來了。 【游俠網】《在我們之中》「騙子」參戰《任天堂大亂斗》   由日本 YouTuber ビッグリーン 所製作的「騙子(Imposter)參戰《任天堂大亂斗特別版》」,在今日發布後立刻沖上推特趨勢並獲得數萬人轉推贊好。   正因為 ビッグリーン 這部影片做的有模有樣,將《Among Us》遊戲中許多要素轉化成騙子的技能,暗殺瑪莉歐,絞殺卡比,刷卡或開槍攻擊,甚至召開緊急會議投票都行。   可以想像的是,騙子的勝利畫面可能是史上最邪惡的。雖然這不是真的,但在《任天堂明星大亂斗》系列,各種 IP 的合作說不定都有可能性。 來源:遊俠網
狼人殺多人生存游戲《冬日計劃》即將登陸家用機

狼人殺多人生存遊戲《冬日計劃》即將登陸家用機

帶有狼人殺要素的多人生存遊戲《冬日計劃(Project Winter)》自2019年登陸Steam後獲得玩家的特別好評,日前該遊戲的發行商Other Ocean Interactive對外公開確認,本作也將登陸家用機平台,並且確定Xbox版本將率先與1月26日上市,並且在上市首日立即加入XGP。 《冬日計劃》加入XGP宣傳片: 《冬日計劃》是一款以社交欺騙和逆境生存為主題的 8 人多人遊戲。溝通和團隊合作對於倖存者的終極逃生目標至關重要。收集資源,維修建築物,一起勇敢面對茫茫荒野。 《冬日計劃》將於1月26日登陸Xbox平台,並且發售當天加入XGP遊戲庫。另外該遊戲後續還將發售PS和Switch版,具體發售日期未定。 來源:3DMGAME
真有你的外國粉絲自製《在我們之中》狼人殺桌遊

真有你的外國粉絲自製《在我們之中》狼人殺桌遊

  太空狼人殺《在我們之中》跨平台的便利在於人手一機隨時可玩,而多數人更希望能與自己認識的人一起玩,如果朋友不太會用電子設備,那麼「桌遊」就是個既復古且有趣的好選擇了。如果你想自製《在我們之中》桌遊版,你會怎麼設計呢?   海外玩家 FragdPeas 近日公開自己正在設計的《在我們之中》桌遊版,其地圖以 The Skeld 為藍本,目的是與他的家人一同遊玩,而他也分享在 Reddit 集思廣益並獲得無數網友好評,同時他也說明自己設計的《在我們之中》桌遊的設計概念。   簡單來說,FragdPeas 設計的玩法是在地圖中每個房間都放一些道具卡牌堆,總共有 9 種不同的道具卡,可用來解掉對應的任務卡。玩家手中還會各拿一張屬於自己的「屍體卡」。   每位玩家一開始會拿取一定數量的任務卡與 1 張道具卡在手上,任務卡會註明房間位置以及所需的道具。當玩家在任務房間持有該任務卡與對應的道具卡後,就能完成任務並將該任務卡與道具卡移出手牌作廢並計分。   遊戲的主要流程是玩家可前往不同的任務房間,利用手上的那一張道具與房間的道具卡牌堆交換,直到換到需要的道具來解任務,解了任務後也要再從房間的牌堆拿一張道具卡。而如果有兩位玩家處於同一個房間,則雙方必須先交換道具卡,再去跟房間里的牌堆換牌;只有騙子玩家能夠把手中的任務卡換給對方。   換句話說,當你跟別人換卡時收到的是任務卡,即表示你被騙子所殺,這時死亡的玩家必須將自己的「屍體卡」放進道具牌堆,當其他玩家前往該房間時,才會從道具牌堆中換到屍體卡,進而舉報發現屍體。   FragdPeas 將遊戲的概念稍微轉變成積分制,讓被殺死的玩家能獲得分數,只不過這個桌遊顯然還未完成,但概念上確實相當貼近《在我們之中》,但仍有許多要解決的問題。   例如,死亡後玩家如何繼續行動?玩家人數的平衡問題?騙子專用的通風口要素如何呈現?因為桌遊是彼此面對面,每位玩家都能掌握彼此的位置也是必須解決的問題。   在方便的網絡時代下,桌遊的遊戲體驗或許不如網路遊戲來得全面,但《在我們之中》桌遊構想確實引起不少玩家興趣,海外論壇也有其他玩家提出了 4 人制《在我們之中》桌遊玩法,有興趣的朋友可參閱說明書,並自由下載卡牌圖案。   這個 4 人制《在我們之中》桌遊規則顯然比 FragdPeas 更接近遊戲本身的要素,整副牌組中有 7 種船艦房間卡、18 張行動卡(跳過卡x10|任務卡x6|殺人卡x2)、28 張船員位置卡(7...

有人在《VR Chat》里還原了「太空狼人殺」

在社交遊戲里玩社交遊戲 在PS5即將發售之際,Playstation的CEO Jim Ryan接受采訪時聊到了VR遊戲的未來,稱屬於VR的時代還未到來,在未來的某個時候,VR將成為互動式娛樂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個表態,基本上意味着下一個世代的VR遊戲還屬於邊緣地帶,但邊緣也意味着野蠻生長,在主流視野之外,VR遊戲在近幾年正在逐步展現出它獨特的魅力。 《VR Chat》是Steam上一款免費的多人在線社交遊戲,注重的是虛擬社交,以能夠讓玩家以3D的虛擬角色形像在線交流,即便沒有VR設備的玩家也可以參與其中。 你可以扮演一切你想扮演的角色 在遊戲中,玩家可以製作自己的虛擬形象,再藉由虛擬形象和一同在遊戲中的其他玩家,利用語音和遊戲中的動作來交流,這個無需真人出鏡的線上交友大廳,成為了社恐玩家最好的避難所。 藉由這款自由度極高的社交遊戲,一名叫Jar的玩家將正在紅極一時的狼人殺遊戲《Among Us》做進了《VR Chat》里。 就是這個大家很眼熟的外星人狼人殺遊戲 在遊戲中,參與的玩家將會被隨機分配成船員和叛徒,船員負責在遊戲中完成任務,叛徒則臥底在船員內利用不被人發現的方式巧妙地殺死船員,再將自己隱藏在人群之中。 靠着思維邏輯和口才推進的狼人殺遊戲要復盤起來並不復雜,《Among Us》中的遊戲角色也不過只是幾個穿着各色宇航服的小人罷了。Jar也將《Among Us》里的太空船設備、角色任務等要素一一搬運了過來。 在VR版的太空人廝殺里,玩家可以保留自己原來角色高低各不相同的身形,只不過這並不能改變你被暗殺的命運。 第一人稱殺人和被殺的視角讓這款原本卡通風格的狼人殺遊戲徒然驚險了起來。 因為《VR Chat》本身就擁有着強大的社交屬性,《Among Us》里精彩的辯論大戰也很好地保留了下來。只不過,《VR Chat》的玩家來自五湖四海,操着天南海北的口音和語言的人們或許很難在嘈雜的電流聲中互相辨認出對方在說什麼話,更不要說為自己脫罪了。 國外遊戲媒體PC Gamer的編輯Tyler Wilde試着玩了一局遊戲,身為內鬼的他在很快熟練地殺掉了兩名船員之後發現,用俄語交談的其他玩家並不能和他順利溝通,於是他在放逐環節幸運地活了下來。 一位被放逐的可憐人 雖然這是個非官方的《Among Us》房間,還有許多待解決的bug,但對於使用VR設備來嘗試遊戲的玩家來說,一次仿佛真人版密室逃脫般的冒險,或許會是一次不錯的體驗。 ...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猜疑鏈之上的猜疑鏈 任何的多人聯機遊戲都少不了外掛的存在。盡管我們對這一點心知肚明,但像前段時間《糖豆人》這樣氛圍相對輕松的遊戲居然也有作弊的「仙豆」,屬實令不少玩家感到詫異。 相比之下,社交遊戲《狼人殺》的外掛現像似乎就不是什麼稀奇事了。前兩年國內《狼人殺》風頭正熱的時候,《狼人殺》的APP也受過外掛的侵擾,這些外掛的原理無一不是簡單粗暴的身份牌透視,作弊者只需知道場上所有人的身份,便足以破壞所有人的遊戲體驗。 幸好《狼人殺》缺乏文字與語音之外的操作空間,外掛搞不出什麼新花樣。 直到今年在國外人氣飆升的「太空狼人殺」《Among Us》,賦予了玩家可操縱的人物模型與可自由活動的地圖,外掛也終於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 雖說其中一小部分外掛的功能僅限於繞過遊戲中的內購環節,解鎖全部的皮膚與寵物,顯得人畜無害。 隨時隨地自由換裝 但更多的作弊者都有着與叛徒的身份相襯的殘暴本性,同時藉助外掛的強大力量,讓一部推理遊戲變成了恐怖遊戲。 根據遊戲機制設定,叛徒殺死船員後會有一段無法繼續殺人的冷卻時間,以防叛徒快速擊殺所有人過早取得勝利。 可外掛能夠消除這段冷卻時間,讓原本小心翼翼的叛徒化身為割草遊戲的主角;可憐的船員們,來不及發現其他人的屍體並觸發警報,便命喪黃泉。 五殺 作為少有的斗爭手段,船員發現同伴屍體後可以召集所有人開始緊急會議,像「狼人殺」一樣投票表決流放的對象。 因此,也有少數叛徒選擇智取,他們掌控了高端的「腦控技術」,能夠阻止在場船員提供任何有貢獻的發言。 船員一方偶爾也會得到作弊者的協助。外掛能夠讓他們穿牆移動,在太空艙外行走亦能如履平地,叛徒不作弊的話拿他們毫無辦法。 可那些最心狠手辣的作弊叛徒才不吃這一套。他們早在遊戲開始時的會議大廳便殺心大動,遊戲開始後一瞬間便殺死所有人,完全不給他們任何生存的機會。 團滅 許多玩家都聲稱自己在《Among Us》里遇見了外掛,由於缺乏圖片與視頻證據,一些反饋尚且無法得到實錘。但在他們的描述中,外掛使用者還擁有無限視野距離、操縱投票結果、擬態偽裝其他人、隨意轉換身份、必定成為叛徒等能力,總而言之,外掛無所不能。 正如一局遊戲中的無辜船員里混入了未知數量的異形叛徒,現在《Among Us》的玩家裡混入了未知數量的作弊者,在「太空狼人殺」的基礎之上,「外掛殺」的嶄新規則誕生了。 「誰是作弊者」 這層猜疑鏈之上的新猜疑鏈,搞得玩家們人人自危。在「外掛殺」中,普通玩家也擁有投票表決權,能夠將作弊者踢出遊戲並禁止其再次進入同一局遊戲。但是就像緊急會議無法挽回遇難的船員一般,投票踢人的功能僅是亡羊補牢,作弊者早已毀掉了若干局遊戲。 玩家們或多或少都聽說外掛有着必定讓自己變成叛徒的功能,一旦發現房間里有連續好幾局遊戲都當上叛徒的玩家,難免會產生相應的疑慮。 當這種疑慮到達頂點,為了維護多數人的遊戲體驗,集體投票踢出該玩家似乎成了最優解。 但是這些被踢出的玩家,也像被誤認為是叛徒的無辜船員一樣大有人在。他們是沒有作弊的幸運兒,卻無法憑一己之言戰勝其他玩家的偏見,也少不了在社交媒體上抱怨幾句。 這位玩家連續當了7局叛徒,也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 當然,無論玩家們再怎麼掙扎,這場遊戲註定是不平衡的,「外掛殺」並不能作為《Among Us》的全新「遊戲模式」長久存在。 根據網絡搜索結果,最新的外掛已經把「防踢出房間」與「防封禁」功能寫進了宣傳語,玩家們失去了唯一的反制手段。 歸根結底,「外掛殺」的誕生源於《Among Us》反外掛措施的缺失。為此,開發商InnerSloth在媒體的一次采訪中承諾,為這部兩年前推出、現在才火起來的遊戲實行更多的反外掛舉措,包括添加賬戶系統、舉報系統,以及監測與禁止外掛的服務器機制等。 然而,InnerSloth時至今日還只是一個三人組成的小團隊,強求他們在短時間內上線一套卓有成效的反外掛機制,未免有些不太現實。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作弊者將成為太空之中比異形叛徒還要危險的生物,而人類卻沒有任何辦法擊敗它們。 來源:遊研社

【白夜談】社恐有一萬種拒絕狼人殺的理由

題圖 / CaesarZX 一部兩年前的遊戲《Among Us》,在國外莫名火了起來。 在遊戲中,一艘飛船上的十位船員需要前往飛船或太空基地的各個區域完成特定的任務。這些船員中存在1-3名叛徒,他們要阻礙船員完成任務,盡可能多地殺死其他船員,進而獲取勝利。 叛徒人數少卻異常強大,能夠使用通風管道在各個區域間自由傳送,還可以遠程破壞飛船或基地內的某個系統,讓船員們疲於奔命。而弱小的船員們只能團結一致,在發現屍體後召開的緊急會議上進行投票表決,票數最多的人將被處決。 根據地圖的不同,處決方式也會不同,飛船上被處決的人會被趕出飛船 毋庸置疑,《Among Us》就是太空版本的《殺人遊戲》或者《狼人殺》,在疫情宅家期間成為了老外最好不過的社交調劑。如果這部遊戲設置了國內服務器、推出漢化文本,想必在國內也能贏得一些熱度。 最近一個月內的玩家貢獻了九分之八的評測 《Among Us》的火爆,得力於Twitch主播不遺餘力的「帶貨」。這類「殺人遊戲」一旦做成節目,效果肯定爆棚;遊戲本身也需要節目或主播的大力宣傳。在觀看視頻或直播里的玩家勾心鬥角之餘,很多人都會萌生這樣的幻想,希望自己作為「嘴強王者」,帶領好人或壞人陣營贏得勝利。 熊貓TV曾經舉辦過大型狼人殺真人秀《Panda Kill》,一度炒熱了國內的狼人殺風潮 《冬日計畫》也是叛徒阻礙好人做任務的類「狼人殺」,虛擬偶像在這種遊戲里也會變成殺人狂 我能夠從觀看其他人的遊戲過程中獲得樂趣。然而,要是讓我親自參與這類遊戲進行動嘴皮子的Battle,我的社交恐懼會勸我放棄。 我會推理,在各種文藝作品千奇百怪故事的薰陶之下,我還是積攢了一些共通的推理經驗。我也會表演,在幾百人面前演過講、說過相聲、演過小品,幾乎沒有怯過場。至於撒謊,我從小到大偷着往網吧跑過無數回,對老師與教導主任也扯了不少謊。 異議!紅衣服船員才是叛徒! 然而這三種能力並不經常與社交掛上鈎:欣賞推理作品是一種自閉行為,很多演員下了台後也寡言少語,而我所撒謊的對象,是第一次見面、以後可能再沒機會見面的陌生人。 《狼人殺》、類「狼人殺」遊戲,乃至新近流行的「劇本殺」,除了對這三項能力進行集中測驗,也更加考驗玩家的臨場發揮能力。就算我推理、表演、撒謊這三樣能力沒有短板,對於遊戲的「金水」「上警」等術語也爛熟於胸,但只要與桌上陌生或半生不熟的玩家一照面,我的腦子裡就僅剩下一片空白,推理與邏輯更是空談。 《三國殺》里主公殺忠臣會棄掉所有的牌,,這種判斷失誤自毀長城的笨比操作我也沒少幹過 在這類注重社交的遊戲中,沉默不是金,是摸魚劃水不認真參與遊戲的表現,極易在第一回合就被投票放逐。而失去了思考能力的我,往往一句話都憋不出來,用東北家鄉話來講,就是「吭哧癟肚」,首輪淘汰也是在所難免。 大學的學生組織與社團擁有不同的主旨,卻都不約而同的把《狼人殺》作為社交與娛樂的方式。我屢次想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圈,參與不同群體的《狼人殺》遊戲,又屢次不能為團隊做出任何的貢獻而早早退場,最終只好自暴自棄。 這類遊戲既然能夠成為無數人的擁簇,我卻不能從中獲得樂趣,或許只是因為這類遊戲不適合我吧。 每一篇diss狼人殺的知乎文章,下面推送的內容總有關鍵詞「不合群」 大學的最後一次部門活動是轟趴,我拒絕了部門所有人的《狼人殺》邀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玩Xbox。此前的轟趴,我都會在遊戲的前十分鍾出局,然後被迫轉戰客廳去玩Xbox,這一回我乾脆不加入遊戲,還能多玩十分鍾Xbox。 幸好某位一直關照我的師兄沒多久也出局了,他來到客廳與我一起玩《真三國無雙》,緩解我所造成的尷尬。 雖然現在天各一方,我仍然打從心底感謝他。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