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畫畫

Tag: 畫畫

用手畫畫的AI,在威尼斯舉辦了自己的個人畫展

收聽文本 0:00/0:00 機械飛升。 前不久,我們曾報導過能根據用戶關鍵詞自動生成圖片的「AI畫家」,不同概念、形式的詞語,都能在AI的算法下呈現出具象化圖案,雖然確實神奇,不過距離真正意義上的「畫家」可能還差了一步:那就是通過現實中的畫筆顏料,親手繪制一幅畫。 最近,在義大利舉辦的威尼斯雙年展上,一位真正擁有「手臂」的AI藝術家成了這場世界級藝術展會的明星人物: 這個擁有人類形態的AI機器人名為「Ai-Da」,誕生於2019年,其內部的繪圖程序由牛津大學的計算機AI研究人員開發,而它用來握畫筆的機械臂則由利茲大學的電氣工程學院的學生負責製造。 可以說,這位機器畫家是多方機構共同合作的產物,目的便是為了驗證人工智慧在藝術領域的創造性。所以自Ai-Da誕生的那一天起,它就像一名真正的藝術家那樣不斷創作並出席各種展會活動。 而這次出席展會的Ai-Da,展出的主題則更加與時俱進,名為「躍入元宇宙」,其中的核心作品,正是Ai-Da通過「眼睛」(畫面接收器)和「手」(機械臂)配合完成的四幅肖像畫作: 雖然是機械臂,但從Ai-Da先勾勒輪廓,最後填充色塊的繪畫過程中能看出,它的創作形式已經近似於人類畫家,而為了切合主題,Ai-Da繪制的其中一幅人物肖像則是小說《弗蘭肯斯坦》的作者瑪麗·雪萊: 據介紹,Ai-Da創作一幅畫需要的平均時間為5個小時左右,並且不會出現兩幅一模一樣的作品。為了使這位機器畫家表現得更像人類,研究人員還為它配置了相應的發聲器官以及和人類對話的智能程序,也就是說除了作畫,它甚至還能接受人類的采訪。 當被問及「你是否有想像力?」時,Ai-Da如此回答道:「我喜歡畫我看到的東西,因為我沒有意識,所以我看到了和人類不同的東西。」 負責Ai-Da項目的研究人員試圖通過這個機器畫家來研究人工智慧的創造性,他認為世界正在進入一個「分不清哪個是人類,哪個是機器」的狀態,而有趣的是,Ai-Da在去年的一次經歷恰好印證了他的觀點——2021年10月,當Ai-Da在埃及舉辦藝術展「永恆即現在」時,在機場被埃及警方拘留了10日,原因則是埃及政府懷疑Ai-Da是來自英國的間諜。 來源:遊研社

我們永遠在這光輝女郎謎題怎麼解

《我們永遠在這(We Were Here Forever)》中的光輝女郎謎題是遊戲里第四章遇到的比較簡單的一個謎題,而想要解密的話需要兩個人互相拉開關進行前進,然後到謎題鏡的折射,那裡有6個透明玻璃和7個反射玻璃。 光輝女郎謎題怎麼解 前面的謎題比較簡單,就是兩個人互相給拉開關前進,到謎題鏡的折射,有6個透明玻璃和7個反射玻璃,要求讓光線穿過6個透明玻璃並最終反射進大門,倒霉蛋在下面安玻璃,幸運兒在上面轉方向。其實這個謎題畫個圖出來就很簡單,但遊戲里的陰間視角屬實不太利於玩家思考,我把圖畫在左邊,想動腦的可以自己拿筆畫畫試試,右邊是答案。 開門進去拿了玻璃片就可以開船跑路了 來源:3DMGAME

自己會畫畫的人工智慧,正在用藝術征服人類

收聽文本 0:00/0:00 我上我也行——嗎? AI作畫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 從幾年前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個新的「自動作畫AI」跳出來,憑借精心調試的案例吸足眼球。但到了大多數人手裡,卻又只能畫出仿佛脫胎於克蘇魯神話的詭異產物,好奇心的熱乎勁冷卻後就被快速淡忘。 兩款能將簡單圖案復雜化的AI,仍然存在不少局限 直到最近,一批風格獨特的畫作開始在網上流行。天馬行空的構圖、豐富的細節加上風格統一的筆觸無不彰顯著作者的藝術審美,只不過它們是出自AI之手。 作者:Aetherial 作者:Binx.ly 但在精緻的畫面背後,最讓人吃驚的還是這些AI的畫圖方式:直接描述想像中畫面,它就能生成對應圖像,就像能聽懂人類的自然語言一樣。一個「用嘴畫圖」的時代,仿佛已經悄然即將來臨。 1 早在一年前,一個名叫wombo的AI繪圖程序就已經引發過熱議。不需要任何繪畫基礎,也不必懂復雜的參數調試,只要輸入一句簡單的提示詞,就能得到一張可能風格詭異但頗具神韻的作品。 只是更多時候,想得到一張符合想像的畫作並不容易。 當你嘗試描述「用吉普力工作室的風格畫出一個皮卡丘」時,可能收獲的卻是一幅「移動的皮卡丘城堡」;想看看蒸汽朋克的海拉魯大陸如何,卻只得到一個機械太空人的側身像。想讓AI讀懂自己的心思,除了需要更精準的描述外,似乎更需要還是運氣。 最近開始流行的Disco Diffusion(以下簡稱DD),和wombo一樣基於Deepdream視覺程序,但相較之下它明顯更能和人類「互相理解」。不僅畫出的作品詭異氣氛大減,而且能更精準地還原場景描述,更能「聽懂人話」。 當我同樣輸入「一座巨大的哥德式城堡,矗立在波濤洶涌的流光之海中」時,兩個AI的作品對比非常明顯。DD已經完全丟掉了滿是AI烙印的抽象畫風,用以假亂真的筆觸還原了我想要的風格,而這距離我的想像已經非常接近。 右側兩幅DD畫作是同一描述下生成的不同結果 相比於wombo固定種類的畫風選項,DD通過直接添加不同的關鍵詞調節畫作風格。這些詞匯可以是繪畫形式、流派名稱、藝術家名字或者具體到某個作品的標題。 同樣是上述哥特城堡的描述,加上「中國山水畫」或「梵谷的星月夜」的補充後,得到的結果就大相逕庭。 在一個名為weirdwonderfulai的網站上,眾多使用者總結出了同一句話在不同作者、流派、關鍵詞下得到的上百種結果以供參考,由此可以看出DD強大的風格把控力。 許多創作者的悉心調教後的DD,已經完全具備「畫出」一系列成熟作品的潛質。社區里有不少人經過初步摸索,畫出的作品已經很難看出AI處理的痕跡。 作者:annetropy 作者:kelseyY 再搭配上不同主題和風格,完全能得到以假亂真的概念場景作品,稍加後期的人工修飾,就是一套賣相十足的成熟作品集。 作者:LIUXIYAUN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都明白AI並不能真的聽懂人話。在無法幫助它快速學習疊代的情況下,不少人選擇和AI角色互換,讓自己接受訓練,試圖去理解AI眼裡的人類語言。 2 一幅由greg rutkowski和thomas kinkade創作的漂亮畫作:一座燈塔在洶涌的血海邊閃耀著光芒,Artstation的流行風格,黃色配色方案。 作為官方給出的描述語模版,每個DD的使用者都見過上述這句話。語法規范的描述語不算長,其中卻包含了畫家、畫種、內容、風格和配色方案等要素,讓初學者能一眼明白描述詞的要點。 但很快使用者們漸漸發現,正確的語法語序並不能很好表達出畫面的邏輯,甚至適當的偏差反而能得到更好的結果。畢竟從原理上來說,AI只是根據關鍵詞對應的圖片信息「算」出了這樣一幅畫。 利用這一特性,也就不必拘泥於人類語言中的對錯,只要某個詞匯能對應一類圖像的特徵和風格,它就能成為一種畫風,圖片網站、遊戲引擎名稱或者鏡頭型號都可以。 對於DD來說,參數也是調整圖片的重要方式。但如果嫌麻煩,僅靠描述詞也可以達到類似的效果。 例如在描述詞後加上不同的數字調整權重,如「雷雲5:,火焰:5」,畫面中它們呈現的比例就會有所對應;加上「景深:-2」關鍵詞,會減弱畫面的景深效果;輸入「4K」則會在解析度不變的情況下提升銳化值,模擬出更清晰的畫面。 「一棵由雷雲和火焰組成的樹」 到了這時候,不少人的描述詞里已經沒有了最初還算嚴謹的語法,變成了詞組和數字的神奇組合。為了讓AI更好理解自己,這些賽博煉丹師反而讓自己被訓練出了一套怪異的語言,和AI完成了奇妙的角色互換。 可也正因如此,擅長捕捉詞匯特徵的DD才會犯下只有AI會鬧出的笑話。 當我為了模擬次世代遊戲畫面,嘗試加入「RTX ON」詞綴渲染上圖中的樹時,圖片角落總會出現類似於作者簽名的神秘符號。但我的描述里並沒提到任何一個作者,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我細想之下越發覺得這東西很像幾個字母的變形,到搜尋引擎里一看「光追」的圖片結果,立馬明白了怎麼回事:光追畫面的演示圖片裡確實都有一個常被我們忽視的「簽名」。 不只圖片的角標會干擾結果,當一個人名不僅對應他的作品,還能搜出作者本人的肖像照時,類似的情況也會出現。 當你想著用宮崎駿電影的風格來一張畫時,宮崎駿老爺子的頭像可能會突然出現的雲端。或者為了模擬《異形》風格加上設計師H. R. Giger 的名字時,他也可能不請自來為個人風格濃郁的骨頭宮殿打上水印。 作者:ZhaoKin 從結果來看,已經能畫出很多驚艷作品的DD,距離理解人類語言還有很大一段距離。但它做不到並不意味著所有AI都做不到,這幾天它風頭更盛的另一個同僚DALLE-E2,就明顯更接近美好暢想中的「用嘴畫圖」。 3 在DALL-E2官網的演示里,靠著不同物體概念、屬性和樣式的組合,我們能輕易得到一個區別於DD寫意風格的具象圖片。例如一個騎著馬的太空人或一個和貓打籃球的太空人。 改變風格詞條,還能在寫實、波普藝術、童書和水彩風格中任意切換畫風,同樣保持了描述中邏輯關系的正確,完全沒出現不可名狀的畫面。 更神奇的是,這個AI還能在保證陰影、反射和紋理正確的情況下,在圖片中毫無破綻地加入想添加的元素。例如想在一張美術館的圖片中加入一隻柯基,不管想讓它和左畫中的老人來一張合影,鑽進右畫還是趴在前景的軟凳上,DALL-E2都可以算出它正確的樣子。 除此之外,它還能選定畫面里的指定元素刪除或修改,或是讓AI按照原圖風格再繪制一幅類似的作品。 由於DALL-E2目前還處於內測階段,很多慕名而來的人都無法實際上手操作,不免懷疑實際應用中是否能還原案例中的效果,這些展示案例中預調試的成分又有多少。 但從推特上部分拿到測試資格的用戶的發出的成果來看,人們對DALL-E2的擔憂並沒有成真。他依然保持著超強的「理解力」,即使是很多現有圖庫中很難找到現成答案的描述,它畫出的作品依然沒有讓人失望。 並且在一些參考圖片更少、可變動性不大的虛擬形象上,我們也很難一眼看出DALL-E2作品裡留下的AI痕跡。 作者:Trent Kuhn(左),Cybertroniss(右) 作為知名人工智慧研究組織OpenAI推出的產品,DALL-E2其實在去年就有了初代版本DALL-E,只不過當時它的清晰度和識別性都還很差,雖然也能實現用文字生產畫面的效果,但並沒引起什麼關注。 對比前後兩代產品在相同描述下的作品,我們能直觀感受到它的進化,而這僅僅過去了8個月。 正是在AI這種快到令人有些心驚的速度里,一片「哇塞」的贊嘆聲中還混雜著另一個詞匯:「失業」。不少相關從業者在感嘆技術進步的同時,也逐漸產生了被AI取代的危機感,一如19世紀攝影術發明之初的畫家前輩們。 4 「從今天開始,繪畫已經死了。」 這是19世紀40年代法國畫家保羅·德拉羅什首次看到攝影印刷品後說出的話。但就算不看歷史我們也都知道,繪畫還活得好好的。 「用嘴畫圖」聽上去非常美好,只需要形容心中所想就能得到一幅畫面,也難免苦練手頭功夫的美術工作者對此產生焦慮。但在混跡DD社區的這一周里,我還是明顯感受到了我和其他人作品的「嘴上差距」。 社區里很多人都有著豐富的軟體輔助作圖經驗和繪畫功底,對於不同派別、不同網站的畫作特點他們可以信手拈來,不同參數的微調也不在話下,想獲得固定構圖和配色時,他們還能靠導入草圖幫助AI更好理解描述語,通過後期修改補繪調整細節。這才有了那些我難以企及的作品。 作者:Binx.ly DD訓練著用戶不停實驗描述詞的效果差異,同時反過來這也是他們對它探究學習的過程,就像學習使用一支新畫筆的過程。看上去效果更好的DALL-E2,也不過是風格更內斂和具象的另一支。 nin_artificial用同一詞條得到的作品風格對比 文字描述確實給了創作更大的空間,但這過程中的想像、調試、修改和補充等步驟,仍然需要創作者全程的參與和把控,就像買了相機並不等於學會了攝像。 更何況攝像的發明當初不僅沒有殺死繪畫,反而在古典繪畫的基礎上讓人們學會了以更多元的觀察和思考方式,才有了後來印象派、立體主義和超現實主義等新風格的誕生。 薩爾瓦多·達利的《記憶的永恆》 據OpenAI介紹,他們之所以要把這個AI命名為DALL-E,主要參考了超現實主義畫家薩爾瓦多·達利(Dali)和動畫電影《機器人總動員》主角瓦力(WALL-E)這兩個名字。他們悄悄鑲在這台機器中的展望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一片荒蕪的新大陸上,瓦力仍將幫助人類開墾出新的樂土,即使這次它是位畫家。 來源:遊研社

我也有一些運氣,可我沒有太陽:漫畫《寫寫畫畫》的一些讀後感

本文是我哭完後的一些有感而發,沒啥干貨,還涉及東村明子老師所著漫畫《寫寫畫畫/塗鴉日記》的全部劇透,如有一點感興趣都強烈推薦大家自行領略這部佳作的魅力,記得准備紙巾。 開始我以為《寫寫畫畫》不過是一本普通的講述青春傷痛、人生選擇的漫畫,至少在前兩卷,它給我的印象如此。就是一個腦子不想事的平凡女孩,毫無計劃地蹉跎自己的人生,平時擺爛,面對抉擇時聽天由命,遭遇挫折才追悔莫及,到最後靠點運氣和天賦逢凶化吉。這和大多數人的遭遇並沒有太大分別,也許在經過職業漫畫家的加工後,這個故事會更有笑料,那些出的糗、犯的二,會讓人們在會心一笑後感覺懷念,在懷念後有些悵然,僅此而已。但,《寫寫畫畫》不止如此,或者說,它的標題實在有些迷惑性,頂著這麼一個看起來挺隨便名字的隨筆漫畫,怎麼可能討論什麼深刻問題呢?事實是,它確實遠不止如此,我甚至會覺得,這漫畫欠日高健三老師一個名字,它應該改名,叫做「我的恩師」。一點我也有的運氣我從不曾否認自己是一個糟糕的人,我懶惰、遲鈍、執行力低下、沒有耐心、缺乏堅持、三分鍾熱度……要說為啥我至今還沒把自己的人生徹底毀掉,除了要感謝時代和我的家庭外,可能還有那麼一點運氣的成分。這點運氣,該怎麼說呢,可能有些自吹自擂的意味,在人生的一些階段里,我竟然都莫名其妙地在寫作。最早實在高中,當時學習壓力大,沒有娛樂,就看書,看多了就瞎想,作文永遠低分飄過的我破天荒寫了兩年的日記,記錄自己是如何從一個只會隨波逐流、沒啥主見的呆頭鵝,變成一個憤世嫉俗、看誰都不順眼的中二病。不管當時的遣詞造句多麼無病呻吟、矯揉造作,至少,這項活動讓我變得可以寫出在語法上沒有大問題的文字。而後是大二參軍,去完發現,就憑這三腳貓功夫,我居然是同期新兵里最能寫的一個,進而被任命為連隊的宣傳員,每月要給上級單位的新聞骨幹繳十幾二十篇新聞稿。並且,一寫就把兩年義務兵都寫進去了,到最後甚至會不滿足於只寫消息,能自己攢通訊稿,雖然還非常稚嫩吧……後來參加了工作,雖說學的是社工,但還是在進單位一個月後,成功地被調到了傳播部,負責單位的自媒體運營,兩任領導分別是某報社的首席記者和部門主任,把我操練得可以熟練撰寫活動通訊、人物采訪甚至是一些簡單的評論文章。還有,來機核潛水三年,也終於被氛圍感染,開始自己琢磨著投稿。從第一篇到現在,一晃也兩年有餘,雖然覺得自己寫的東西還是很亂七八糟,經常寫著寫著,就東拉西扯、觀點破碎、全然不著調了,但也算有收獲,起碼熟練了。但與我生活其他的部分相比,這是我最值得驕傲的事情了。看看現實的我吧,做著自己完全不關心的狗屁工作來餵飽自己,人際關系比五年前不增反縮,好的習慣沒有養成幾個,卻徒增肥肉、健康堪憂,也依然沒能形成一個足以引以為傲的知識體系、認知體系……能碼點字是我僅剩的有些意義的事情了。這點,我是真的幸運,能夠對於「將腦中的電信號轉化為文字」這件事情有所痴迷,喜歡上了把思維變得有觸感的過程,其中有痛苦、有快樂,有迷茫、有啟迪。我猜,這也是絕大多數人所面對的情況,對於頂尖望塵莫及,也就只比平庸好那麼一點點,而拚命地拽著這根稻草,防止自己跌入到虛無之中,粉身碎骨。那獨一無二的太陽《寫寫畫畫》的前兩卷基本也就講了這麼一個平凡但也有點幸運女孩的故事,好吧,還有些天賦異稟,這是常人所無法企及的,但明子那種瘋狂擺爛、胸無大志應該是過於真實的,讓人能感同身受的。當我以為,後半的展開又是大家習以為常的遇危機、扇耳光、日劇跑、撒狗血、浪子回頭大、共克時艱團圓時,劇情卻向我不曾預料到的方向發展了。在明子一路作死的同時,日高建二,這個特立獨行、脾氣暴躁、不修邊幅的大叔,走到了台前。你怎麼能想像身邊會有這麼一個人?一個苦行僧一樣的人物,他無暇顧及這世上所有無聊的東西,而心中的的火焰永不熄滅,永遠行動力拉滿,永遠目標堅定,鋼筋鐵骨,滿心赤忱,將自己的全部身心獻給繪畫,蹈死不顧,至死不渝……他只可能是一個偉人,或是一個天降的英雄吧。更難能可貴的是他的克己為人,他對於所有的學生都視若己出、傾囊相授,雖然他的教學方法還有待商榷,可是那絕對是愛之深才責之切的。他用要求自己的標准也同樣期待他的弟子,期待他們能不斷精進,有所成就。他實在是像一顆太陽,照耀著人,讓人感受溫暖,又有些讓人沒有辦法直視,害怕自己愧對這份無私的恩澤,愧對恩師。也難怪明子會逃離日高老師,害怕自己因為太過敬愛老師而對他言聽計從,並在恩師過高的期待前自慚形穢,是啊,那連自己都不敢想的事情,哪能如此啊!我的夢想不過是簡簡單單的畫個漫畫,成為一個人氣作者,賺很多的錢,過上庸俗的好日子,僅此而已。我沒有一丁點的思想准備,要成為一個甘於寂寞的求道者,一個自得其樂的苦行者,所以,我也只能逃走了……即便如此,太陽依然高懸中天,一旦接受了他的恩惠,就命中註定要受益終身,也許在遠離他的快樂日子裡,你會忘記那份質朴的溫暖。可,當你走入低谷,在黑暗中迷失,你一定是會本能地抬頭仰望,那麼一旦抬頭,你就會看到,太陽在那裡,那顆恆星總是在那裡,他總是不計回報地散發著光和熱,照耀著你。我好羨慕,我真的太羨慕了,作為一個沒用的廢人,我實在是太羨慕在生命中能有這麼一顆太陽了。我只想,在未來的某天,可能我終於會因為自己無可救藥的愚蠢而掉進深淵,到那時,希望我能想起有這麼一本漫畫,可以翻來看看,看看日高老師對他所有弟子都說過的話:來源:機核

機組頭像計劃 Vol.01丨閒暇時間,畫畫機核的同事們

開場先祝大家新年快樂~2021年給幾位同事畫了頭像,自己感覺還挺有成就感的(主要是當事人們收到頭像的時候都會很開心),今後這個系列也會不定時更新。也許,我是說也許哈,將來有一天我能把機核的同事們都畫一遍。這個系列畫得都很隨意,本來我一開始也沒有考慮過要統一一個畫風。現在想要一直畫下去,心想:如果每一張畫風都不一樣應該也挺有趣的吧?所以大家以後看到的更新可能會呈現一種畫風試驗場的感覺,誰知道呢?走一步看一步吧~正文開始:01:喜喜 字現在回想起來我已經不記得是怎麼和喜字老師談到「畫頭像」這個話題的了,總之結果就是:我拿頭像,和喜字換了一盒中秋月餅(我可太雞賊了)。一開始我想得很簡單,喜字有那麼多吉考斯工業的賣家秀,我隨便挑一張來畫就好了呀。直到我真正去查了一下這些照片...真的完全不笑啊!「吉考斯欠您錢嗎?」在機核茶水間,我將自己的疑問拋向了喜字。喜字老師友好地回答了我的疑問,並且表示,如果我按照那些照片畫一張嚴肅臉的頭像出來,她就做掉我。機核女鷹眼的威懾力還是很強大的,但是喜字的「酷勁兒」已經嵌入我嬸嬸的腦海里。怎麼能夠既不那麼嚴肅臉,又能保留下這種酷勁呢?最後,我畫了一張這樣的圖。當時完全沒想過畫頭像這件事會繼續下去,畫的時候很隨意。但是這張圖的「氣質」,我自己真的挺滿意的。02:Nadya機核搬家之後,Nadya就坐在我右手邊。跟納老師聊天實在是太有意思了,我必須得畫一張。那段時間我覺得nadya戴上那個黃色鏡片的墨鏡貼別帶感,就想畫一張突出鏡片顏色的圖。但是這張的表情畫得有點太收著了,我想到Nadya的個人名言,於是,又修改了一個版本:《愛買不買》視頻版大家看了嗎?好看!03:Wing畫完Nadya之後,接下來的准備畫的就是翅膀哥和雨川。但是畫到這里的時候我卡殼了...本來我的計劃是很宏偉的,我來介紹一下它:攝像機位置在一棟摩天大樓的正面,所以畫面的背景就是建築物的立面;主人公懸浮在空中,但是從他的姿勢中我們並不能看出他是在墜落還是飛翔;正面的光將主人公的投影打在建築物立面上,主人公的陰影中有羽毛.....我可真能想。這麼宏偉的計劃,自然是「死亡鴿淺」了。而且一鴿就是將近兩個月,中間我去搞了點《英雄向遠山而行》的同人創作,又要忙《光環》的游戲調查員視頻...幸虧有《光環》,我想到為什麼不能從翅膀哥喜歡的游戲下手呢?於是就畫了這樣一張斯巴達戰士Wing。我最喜歡這張圖頭發上的高光。覺得有股「機油」的味道,有戰場的感覺。04:雨川翼最後壓軸的是小雨老師,也是《天天二次元》的新常駐。在這個時候我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把這件事做成一個系列,也開始琢磨以後要不要盡量保證每張圖的畫風都有點區別。那麼,雨川這張圖,還有什麼畫風比二次元更合適呢?仔細一想,我好像有3年都沒畫過二次元風格的圖了。自己經常覺得整理線稿實在是一個磨人的工作。但是實際上手去畫的時候,還是真香了。偶爾聽聽歌的同時,和幾根線條死磕到底,還是很解壓的。上色後是這樣,wing那時沒有用上的「羽毛」,用在了這里。巧了麼,這不是~好啦!2022年的第一期《機組頭像計劃》就到這里!(希望不會是2022唯一的一期...)來源:機核

巨石強森再次與Xbox合作 將送出本人油畫畫像

20 年前,巨石強森與比爾·蓋茨一起亮相,展示了最初的 Xbox 遊戲機。現在,巨石通過新的合作夥伴關系再次與 Xbox 合作。Xbox 宣布與網飛的新電影《紅色通緝令》合作。該片由小賤賤瑞恩·雷諾茲、神奇女俠蓋爾·加朵和巨石強森主演。 通過 The Xbox Vault,這是一種受《紅色通緝令》啟發的沉浸式在線體驗,參與者可以贏取獎品,包括在 2001 年國際消費電子展上展示原始 Xbox 的獨一無二的巨石強森油畫。 Xbox Vault 於 11 月 15 日至 11 月...

「聞氫哥」本尊真面目曝光! 他分享成功之路:曾畫畫不被看好

人氣圖文畫家「聞氫哥」擅長用簡單的配色說出年輕人的心聲,他的作品風格詼諧,在臉書、Instagram 上備受年輕人喜愛。聞氫哥常在各大臉書粉專貼文留言,文字一針見血,非常有趣。最近有不少臉書粉專頻頻召喚他回答問題,在網路上引發討論。 聞氫哥本名張湧程,他的臉書上擁有66萬人追蹤、IG上有31.1萬人追蹤。平時他經常發布幽默詼諧的圖文,還會以犀利毒雞湯風格在各粉專留言。之前「TVBS新聞」粉專報導一則新聞,「男子躺河中央消暑,卻被當成浮屍」。聞氫哥幽默留言:「有些人活著,卻活得像死了一樣。」這讓人不禁失笑。 ▼近來不少粉專召喚聞氫哥留言,「World Gym健身俱樂部」詢問:「問問大家,運動了好一陣子不但肌肉沒増加,體重還上升該如何是好?聞氫哥你覺得呢?」「Taiwan Startup Hub 新創基地」小編則詢問:「請問聞氫哥,怎麼有源源不絕的創意,想知道思考技巧?」 ▼後來「卡提諾狂新聞」小編疑惑詢問:「抱歉剛起床,怎麼醒來發現聞氫哥取代維基百科了?」聞氫哥毫不客氣地回覆:「小編可不可以努力想內容~不要只想用蹭的。」這則留言的按讚數很快破1.5萬,甚至比原始貼文的按讚數還要高。 ▼聞氫哥2018年時曾在臉書直播露面,當時他留著鬍子,造型時尚,看起來是個十足的型男。 ▼聞氫哥還曾在YouTube頻道「TEDx Talks」以「興趣可以當飯吃嗎?」為題演講。他表示自己從小就很愛畫畫,大人卻說「當畫家會餓死」。他為了證明決心考取視覺傳達設計系,出社會後第一份工作是當平面設計師,月薪24K。 https://youtu.be/--0QgDUdFS4 那時候聞氫哥的工作非常辛苦,不僅想發揮的創意都會被限制住,還必須超時工作又沒領加班費。他的下一份工作是影片剪接助理,雖然工時不短但待命時間長。他只能抓緊能夠利用的時間畫畫。那段時間他發現許多圖文畫家開設臉書粉專,於是他也投入經營,之後靠這項副業增加額外收入,多賺的錢甚至比正職薪水還要高。經歷過這麼多,他才找到適合自己創作的方式,並向所有人證明,興趣真的可以當飯吃~ 來源:網路資料來源:bomb01wwwallother

《巫師浪人》漫畫畫面首曝 真·東瀛傑洛特斬妖記

CD PROJEKT RED Japan首次公布了漫畫《巫師·浪人》的畫面。 本漫畫由ハタ屋(@tanuki_lll)創作,漫畫中會有很多充滿魄力的戰鬥場面。 這部《巫師·浪人》是一部原創漫畫,講述了妖怪退治達人傑洛特為了尋找雪女而探索日本風的世界的故事。這部漫畫將以實體書的形式推出,大概很快就會和粉絲朋友們見面。 來源:遊民星空

能穿500年的鐵絲襪 學習畫畫技巧的囧圖

審核吃了     KFC新品?辣妹雞翅桶? 審核吃了 審核吃了   7月9日是「世界無胸罩日」 贅婿流應用面… 誰能想到,小李飛刀竟然…… 直到孩子拿來了刀 我說怎麼眼熟 連結,拿來 讓天真小孩查查什麼是獵巫運動   看我的元氣彈    售後是不是已經做到極致了? 當臉大的人敷面膜 相似度99%   洗手間也能放書桌   洗手間也能放書桌 陰間奧特曼 瞎說,最後幾行明顯過擬合了     感覺經常被撞 壞消息是發錯人了 那一刻 雞偵探理解了人類的暴行 你說,哪裡開? 多實在的好姑娘  簡歷和招聘總有一個能笑死你 來!幹了這一杯   標題改一下,改成離職通知書 騎駱駝也要駕駛證? 軍藝校草的蛻變   直接把這個玉米掰了拿去店裡跟別人說就染這個色了 其實這個是不是狗洞? 先回家給媽媽做頓飯  你還相信光麼? 主打結實   塗鴉文化 健身減肥不要買瑜伽墊,否則你會發現....   ....睡起來比床舒服! 裡面全是研究僧 咋的,前台護士還會復活術? 貓眼 頭發稀少的外星人 海麻雀飛彈 蘑菇都市 一個慢熱的人剛開始交際時 讓對手產生幻覺從而獲勝   又有大師飛升 錯覺產品 這個澡盆挺大 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就算禁止食用也沒關系,反正我吃不起  相信我,可行,沒看我還專門叫人在上面踩住了麼  致盲路,事故多發路段  用專業釣杆竟然沒帶勾? 鬧市別墅 所以有錢麼 你說還能比這個更廉價? 人類的朋友看起來好孤獨 地球上最像外星球的地方,索科特拉島 和島上特色植物 結構師殺媽   來源:遊民星空

黑燈瞎火,「瘋狂原始人」怎麼在山洞里畫畫?

原始人咕嚕一家的老爸瓜哥舉著火把在岩壁上畫下一家六口的溫馨畫面,或許不只是電影《瘋狂原始人》中的一幕,而是舊石器時代洞穴居民的真實寫照。面對這些令人嘆為觀止的壁畫,人們不禁猜測,從「茹毛飲血」到「刀耕火種」,原始人是如何戰勝黑暗、照亮生活的? 現在,我們或許能從6月17日刊登於《公共科學圖書館—綜合》的一篇論文中「看」清原始人眼前的黑暗洞穴。 原始人眼中的洞穴什麼樣 在現代照明系統下栩栩如生的舊石器時代壁畫是數萬年前創作的,當時,藝術家眼前的岩石和色彩又是什麼樣的? 「原始人進入洞穴,畫出這些令人驚嘆的壁畫,但是他們用什麼照明?也許人們能想像這些遠古人類使用火把或者石燈照亮眼前的岩石,但這些工具究竟是如何產生的?它們能燃燒多長時間、照亮多少米?這些都是我試圖在論文中回答的問題。」 論文通訊作者、西班牙坎塔布里亞大學的Ma  ángeles Medina-Alcaide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說。 於是, Medina-Alcaide等人對舊石器時代3種常見的照明系統——火把、油脂燈具和篝火進行了實地試驗,再現了洞穴居民如何在洞穴深處探險、生活和創造藝術。 研究人員選擇了西班牙巴斯克地區的Isuntza 1洞穴,根據考古證據盡可能模擬了類似舊石器時代的洞穴環境,並復制了5種火把(材料分別為常青藤、杜松、橡樹、樺樹和松樹樹脂)、兩種使用動物油脂的石燈(取自牛和鹿的骨髓)和一個小火堆(橡樹和杜松木)。 他們發現,不同的照明系統有不同的特點,表明它們可能在不同的環境中被選擇和使用。 或許,咕嚕一家舉著火把四處奔走的場景是真的。而且,遠古人類對照明系統的使用已經顯示出不凡的智慧。 誰是完美工具 研究人員發現,由多根木棍製成的火把最適合探索洞穴或穿越廣闊的空間,因為它們能向各個方向投射光線(在實驗中照射范圍幾乎達到6米),並易於運輸。 而且,這種照明設備不會讓人眼花繚亂,盡管它的光強幾乎是油燈的5倍。 火把的平均燃燒時間為41分鍾,其中最短21分鍾、最長61分鍾,主要缺點是產生大量煙霧。 相比之下,油燈在長時間內照亮小空間效果最好——其光強類似蠟燭,最多能照3米遠(如果增加更多盞燈或更多燈芯,則能照亮更多空間)。 雖然由於晃眼和無法照亮地面等緣故,油燈不太適合在移動中使用,但它可以持續燃燒(大於1小時)且沒有太多煙霧,可與火把配合使用。 但是,電影或小說中常見的篝火卻失敗了。 研究人員在山洞裡製作了篝火,但其燃燒煙霧很大,且30分鍾後熄滅。 他們指出,由於洞穴里的氣流問題,可能不適用這種照明系統。 「火把的持續時間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盡管在狹窄空間里,火把因產生煙霧而困擾使用者,但在寬闊的洞穴通道里,它們是完美的工具。」 Medina-Alcaide說,「另一方面,我們在Atxurra洞穴中發現,在一個有舊石器時代動物壁畫(主要是野牛和馬)的狹窄洞室里,原始人更喜歡使用不會產生煙的油燈。這是一種有凹面的砂岩鵝卵石,裡面可以燃燒浸透著骨髓油的植物燈芯。」 但是,無論使用火把或燈,除非光從岩壁頂部照射下來,否則原始人很難從壁畫的下部看到頂部,也無法看清這些岩石藝術的全貌。 然而,他們似乎有策略地安排了「火塘」,燃燒的火照亮了整個空間。 壁畫區域的入口則使用了火把照明。 這似乎不是偶然,研究人員估計的最佳路線上也布滿了散落的灰,這肯定是從冰河時代使用的火把上掉下來的。 考古中的科學試驗 人工照明是舊石器時代人類出現復雜社會和經濟行為的重要資源之一。 人類在黑暗中看不到東西,因此需要藉助光線進入洞穴深處,而且其范圍也取決於照明系統的物理特性,例如光的強度、作用半徑、輻射類型和色溫。 這些特性也決定了人們對環境的感知和利用(如藝術創作、葬禮活動和洞穴探險)。 Medina-Alcaide提到,第一個關於古人類洞穴內部(完全黑暗的地方,人工照明必不可少)生活的可靠證據與尼安德特人有關。 例如,在法國布魯尼卡爾洞穴,在離入口336米遠的地方,由400個洞穴堆積物組成的6個人造環形構造包含了超過18個用火的痕跡(可能是燒焦的骨頭)。 通過方解石鈾系測年,研究人員確定這些活動的時間為17.6萬年前。 但一直以來,人們對舊石器時代照明資源的物理特性知之甚少,盡管這是研究人類在洞穴和其他黑暗環境中活動的一個關鍵方面。 「燧石或骨製品等的遺跡,以及壁畫等藝術品,在過去幾十年裡一直吸引著研究人員的注意。相反,照明系統的殘留物,如從火把上掉落的木炭、廢棄的燈或加熱的土壤表面,迄今為止鮮有研究。」Medina-Alcaide說。 「考古記錄和實地試驗必須通過辯證法聯系起來。來自考古證據的問題研究決定了試驗的設計,而通過後者得到的結果為前者提供了新工具。」研究人員在論文中寫道。 這次在山洞中的動手試驗因此產生。 「我們在沒有考古遺跡的自然洞穴里進行了試驗,並注意不影響環境和生活在那裡的動物。亮起來的火光令人感到興奮。」Medina-Alcaide說。 研究人員認為,從他們的試驗復現中獲得的實際見解和觀察,有助於更深入了解進入洞穴最黑暗部分可能是什麼樣子,並強調未來的試驗性照明研究將繼續揭示人類祖先在洞穴中的活動。 穿過幽暗的洞穴、天崩地裂的世界末日、奇幻的森林世界……咕嚕一家開始尋找新的「洞穴」,Medina-Alcaide等人也將繼續試驗其他類型的燃料,比如燒焦的骨頭。 相關論文信息: http://dx.doi.org/10.1371/journal.pone.0250497 作者|唐鳳 《中國科學報》來源:cnBeta

做到這三點,成為一個快樂的人

1 一是忙起來,充實使人快樂。 有位老先生,年逾百歲,依然身體健康、精神抖擻。別人問他養生秘訣,他說:「我的生活一向很平常,騎車畫畫寫文章,養生就靠一個字,忙。」 反觀生活中很多人,隨著生活便利度的提高,人也越來越懶:能坐車就懶得走路,能乘電梯就懶得爬樓,能點外賣就懶得做飯。 有時候我們以為「閒」是輕鬆、是享福,殊不知,坐得多了,肩膀會酸,腰背會疼;不常走動,腿腳會不靈便;總是吃外賣,身體也會逐漸變差。身體不舒服了,整個人的狀態也就低迷了。 所以,不要讓懶惰占據了自己的生活。真正快樂的人,大多是那些忙碌而又充實的人。每天工作忙忙碌碌,但在領取工資和收穫成長時,我們會感覺到幸福和自我價值的實現;幫助別人需要付出時間和精力,但聽到別人一句真誠的「謝謝」,我們會感到喜悅和自豪。 人在忙碌中更容易找到自己的價值,在勞動中更容易尋得成長的快樂。過著張馳有度又有節奏的生活,才是真快活。 2 二是動起來,運動帶來愉悅。 朋友王哥年近四十,看起來卻像個二十幾歲的陽光男孩,每天都保持著積極樂觀的狀態。但事實上,他工作繁忙,養家餬口的壓力也不輕鬆。 業餘時間,王哥就愛運動。他固定每周踢兩場足球,隔天跑一次步,偶爾出門騎行。他說,每次運動完,心情都格外舒暢,仿佛身體的疲憊和淤積的壞情緒都隨著汗水流淌了出去,消失在空氣中。 在堅硬的現實生活面前,我們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或者覺得疲憊了,不妨運動起來,出一身汗,將積聚的壓力釋放出來。這不僅有益於身體健康,還可以使人更快樂。 好的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堅持運動是快樂的源泉。長期運動的人不僅看起來顯年輕,而且更加有活力、精神更飽滿。 3 三是有個好心態,珍惜擁有才能收穫快樂。 看過一則寓言故事:一個樵夫在路上見到一隻受傷的銀鳥,全身長滿閃閃發光的銀色羽毛。樵夫欣喜極了,他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鳥。他把銀鳥帶回家,替它療傷,銀鳥每天唱歌給他聽,樵夫過著快樂的日子。 有一天,鄰居看到銀鳥,告訴樵夫說他看到過金鳥,比銀鳥漂亮千倍,歌喉也更加美妙。從此,樵夫每天只想著金鳥,不再仔細聆聽銀鳥的歌聲,日子過得越來越不快樂。 這天,樵夫望著金色的夕陽,想著金鳥到底有多美。此時,銀鳥的傷已經康復,準備離去。銀鳥飛到樵夫身邊,最後一次唱歌給樵夫聽,唱完歌,銀鳥向著金色的夕陽飛去。樵夫忽然發現,銀鳥在夕陽的照射下,變成了美麗的金鳥。他夢寐以求的金鳥其實就在身邊,只是現在它飛走了,再也不會回來。 人的慾望是無止境的,擁有了很多還想要更多,所以很多人常常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樵夫」,自己卻不知道。生活中,有些人過得不快樂,正是因為不懂得珍惜,總想要更多。但經歷過的人都知道,快樂跟擁有多少並不總是相關,珍惜擁有才能收穫更多快樂。 一個快樂的人,往往擁有充實的生活、良好的運動習慣,以及積極樂觀的心態。活在當下,珍惜擁有,才能快樂無邊。 來源:富小書(ID:fxsfrc)| 作者:勤一一 來源: 人民日報來源:kknews做到這三點,成為一個快樂的人

請來看「神仙畫畫」:《尖帽子的魔法工坊》

隨著異世界概念的出現,魔法不再被限制於只能在某個架空空間施展,更多的是以超能力的樣貌出現在了地球舞台。從90年代起《Nakayoshi》雜志憑借《奇跡女孩》和《美少女戰士》將「魔法少女」這一概念推向廣大讀者,之後又有CLAMP的經典作品《魔卡少女櫻》將這種角色設定牢牢地刻印在了所有人的腦海中。木之本櫻作為大眾評選的初代萌王(好久遠的比賽)其影響力可想而知,之後陸續登場的《薔薇少女》《珂賽特的肖像》《FATE》系列和《魔法少女小圓》等作品承上啟下的將「魔法」這一主題動畫進行了再豐富,貼合不同時代背景與更加符合現代規則的「魔法」被創造了出來。多年以來「魔法」主題被各種元素捆綁,以在異世界規規矩矩畫魔法陣的老實魔法師為主角的作品反而一年也出不了幾個,樸素的古典魔法作品愈顯稀有和珍貴。雖然《哈利·波特》《指環王》等西方魔法主題作品在世界火的如日中天,但在《死神》《火影忍者》《海賊王》三大民工漫撐起半邊天的時代,刪繁就簡回歸本真的古典魔法漫畫能否在日本本土受到讀者的廣泛關注卻被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比少女漫畫少一些浪漫幻想多一份嚴謹的成長,比熱血漫畫少一些激烈情緒多一份瑰麗的想像,這樣的度其實非常難把握,如何把「魔法」這種虛無縹緲的事情從無到有的創造出來,並且賦予其有意思的角色和舞台載體對於漫畫家本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尖帽子的魔法工坊》在誕生之初本是白濱鷗老師與朋友聊天時蹦出的一個模模糊糊的想法,「雖然漫畫家是在正常的創作,但在其他人眼中卻像是施展魔法一樣。這樣一來畫畫豈不是就和魔法差不多?」就像我們平時轉發微博會感嘆的「神仙畫畫」一樣。原本是誰都沒有自信的事情,沒想到竟然是漫畫編輯乾脆拍板讓白濱鷗直接開始在漫畫雜志上長篇連載,如果沒有當時編輯的絕對信任給了白濱鷗信心,可能這部漫畫很難以現在這樣的面貌與讀者們見面。我第一次接觸到《尖帽子的魔法工坊》其實是看到了朋友在微博發的第4卷中登場的海獸鳥,一種外表很像企鵝(基本就是企鵝了吧!)的魔法生物。因為一直是企鵝的跨物種人類粉絲所以火速去搜索了這部漫畫,之後才被吸引到慢慢補全了白濱鷗老師的作品。2016年起在講談社的《Morning two》連載的《尖帽子》在本月更新至了48話,單行本第八卷在去年的12月23日在日本正式發售,除本篇外還與漫畫家佐藤宏海合作了外傳《尖帽子的魔法廚房》。漫畫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在世界累積銷量超250萬冊。更是前所未有的在2020年同一年內連續斬獲艾斯納獎與哈維獎兩項重量級獎項,將《尖帽子》推向了更加廣闊的世界視野中。 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設計系的白濱鷗老師以極其細膩的畫工著稱。2008年在《Fellows!》雜志特別企劃中出道(參與該企劃的還有《迷宮飯》作者九井諒子與《在下坂本,有何貴干?》作者佐野菜見),首部長篇作品《艾妮與迪薇》也在該雜志上連載。雖然未能大火但是其繁復流利的線條與獨有的畫面表達方式讓她在繪畫愛好者中打響了名氣。現用的推特除了轉發宣傳就是曬自家狗狗的照片,在#毎日カモメモ的摸魚tag下能看到老師為自己喜歡的作品畫的同人,譬如《寶可夢》《FGO》《羅小黑戰記》等,最近也為動畫化的《天地創造設計部》和《外之國的少女》繪制了應援畫作。白濱鷗老師之所以能夠創造出《尖帽子的魔法工坊》與他的愛好分離不開。在正式雜志出道前白濱鷗老師本是同人畫手,曾以「sato」這一名字創作《機動戰士高達00》《TIGER&BUNNY》等作品的CP向同人畫作,後來又以「河v合」的名字在推特上po了眾多歐美影視角色的畫作,是DC、漫威變體封面的畫師,且為《星球大戰》手辦提供了原畫,在北美漫畫市場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在現用的推特評論區常見各國語言的交流與贊美。對西方魔法和超能題材作品長年累月的喜愛與少女漫畫繪畫風格的深刻影響最終催生出了這部獨樹一幟的魔法作品。不同於《FATE》《魔法少女小圓》《皿三昧》(?)作品中對於魔法使用人選的限制,在白濱鷗的魔法世界中魔法師並不是「靠天分才能當」,只要有固定排列的圖案和特殊方法製成的墨水誰都可以使用魔法,「靠努力就能當」這種偏向少年漫的熱血設定讓虛無縹緲的題材變得真實起來。《尖帽子》的畫面極其精美,與《艾妮與迪薇》一樣表現了老師超一流的創作水準,即使是分鏡中作為點綴的花紋或者是僅作為背景的建築物都被描畫的極其精細,用創作插畫的標准來完成連載漫畫。其中人物風格也色彩各異,選用不同的服飾和其他外在裝飾表現他們的性格。奇弗利老師和他的青梅竹馬「監視之眼」奧魯基爾曾雙雙被投稿到男性美女bot……可可與瑪瑙、麗奇耶和特提雅從發型的設計就能對她們的性格推斷一二,魔警團統一制服花紋繁復裁剪利落手中的旗幟充滿使者的信念感,反派團夥「寬帽檐」的服裝設計怪誕且更接近於風格黑暗的「巫」。除了角色外,白濱鷗對漫畫中登場的魔法生物設計也非常考究,會為它們附上完整的外形和習性設定。《尖帽子》地劇情不同於《電鋸人》和《魔法少女小圓》那樣畫著畫著就殺瘋了(字面意思)的超能系作品,漫畫中主要反派「寬帽檐」並不想置可可於死地,而是將這位被他們惡意誘導進入魔法界的「不知情者」稱為「希望之子」,是解封禁忌魔法的鑰匙。《尖帽子》的世界要求無論在任何時候,魔法都不能直接作用於人體,比如改變人的相貌或是年齡,控制他人情感或想法,也不能用魔法傷害或治癒他人(消除記憶的魔法除外)。而「寬帽檐」要做的就是給予這個孩子正當的理由與目的,讓她正確地使用禁忌魔法,藉此來證明因為被禁止而消失的魔法的正統性,打破被籠統規則所剝奪的魔法的可能性與自由。為了創造「不得不使用禁忌魔法」的局面,才因此將可可與她的同伴一次又一次的拉進危局,創造惡性事件來逼迫可可。也正是這些「副本」的出現加速了可可的成長,讓她逐漸可以獨當一面,通過成為魔法師的種種試煉,為瞭解除母親身上的石化魔法,向保存了世間所有有關魔法的書籍的圖書塔邁進。除此之外,執意將可可收為弟子的奇弗利老師也不完全是出自對她的愛護,也夾雜著藉由可可抓住「寬帽檐」尾巴的私心,他對於「寬帽檐」反常執著會在今年年內出版的4-6卷中進一步揭示!雖然《尖帽子》看上去像是一部合家歡的輕松向作品,但即使是有美麗光輝的寶石也會有被切割時留下的痛苦,在溫柔的故事表層下依舊有命中註定的悲劇意味在。可可成為魔法師的「契機」是誤打誤撞畫出了禁忌魔法把自己的媽媽變成了石像、溫柔的奇弗利老師對「寬檐帽」越出理性的追尋、瑪瑙最初的冷漠與疏遠來源於她家族對她的輕視與冷落、麗奇耶只想創作自己的魔法卻被上一任老師一次一次強硬更改、材料店的塔塔嚮往魔法卻天生無法分辨顏色。每一個角色都在可愛的畫風與輕松的故事線下背負著一些他們心中難以放下的重擔,用黑白線條構造出的世界也有光明與黑暗之分,但也是投射下的陰影讓二維平面的人物顯現了三維空間的真實感,讓無蹤無影的「魔法師」這一職業多了一份「普通人類」的復雜溫度。總而言之,《尖帽子的魔法工坊》是一部從畫面到劇情都非常出色的漫畫作品。我們最終選在了3月15日發佈簡中版《尖帽子》的總宣傳微博其實也有一份儀式感在,因為當日是漫畫中角色麗奇耶的生日嘿嘿!為大家翻譯了老師為麗奇耶繪制的慶生四格漫畫,請來感受可愛!最後的最後附上一張白濱鷗老師家帥氣狗狗的COS照→請大家多多支持白濱鷗老師與《尖帽子的魔法工坊》!(鞠躬 來源:機核
《怪物獵人:崛起 》新藝術圖 少女小光教艾露貓畫畫

《怪物獵人:崛起 》新藝術圖 少女小光教艾露貓畫畫

今日(1月18日)卡普空官方在推特上公布了《怪物獵人:崛起》新藝術概念圖,展示了少女小光教艾露貓,牙獵犬畫畫的場景。一起來欣賞下吧! 《怪物獵人:崛起》將為狩獵掀起全新風潮,可無拘無束盡情躍動的動作,可隨心所欲四下馳騁的原野。能帶來未知興奮與驚喜的全新怪物。前所未有的狩獵體驗正等待着獵人們。該作採用RE引擎打造,在Switch上會以30幀運行,最多支持四人合作。 NS遊戲《怪物獵人:崛起》將於2021年3月26日發售,提供亞洲版,支持簡繁中文字幕。 之前藝術圖: 來源:3DMGAME

這耐心太驚人!藝術家上百小時「點點畫畫」 完成比線條更細膩的神畫作

每一位藝術家都有屬於自己的創作方式。法國藝術家Xavier Casalta就很擅長用「點繪技術」創作畫作。他用黑色的墨水筆,在白紙上點數以百萬計的小點,每一幅畫要花費數十小時,甚至幾百個小時,最後完成的作品太精細,讓人驚嘆不已。 ▼Xavier的作品大多充滿復古的氣息,有美妙的花體字,也有建築、植物等等。 ▼他的作品充滿立體感,層次豐富。仔細看看就會發現,這些畫作都是用一個一個小點組成的。 ▼Xavier分享過自己的創作過程。他先用線條勾勒出輪廓,然後用密集的小點體現出層次感。 ▼這種繪畫方式看起來簡單,卻不容易把握,每一次落筆都要深思熟慮。 ▼再來欣賞一下Xavier的精彩作品: 放大Xavier的作品看看,就像組成物質的原子一樣,有一種特別的美感。他的繪畫主題多樣,但古典建築尤其精緻漂亮。都說慢工出細活,這些花費上百小時才完成的作品非常精彩呀。 來源:網路資料來源:bomb01wwwallother

NS每日新聞 科樂美曝RPG新作 畫師不畫畫的遊戲團隊

​​一張圖,一句話,帶你簡閱Switch每日新聞~ 科樂美新作   來自日本ryokutya2089偷跑corocoro雜志文字情報,科樂美將公佈一款名為《ソロモンプログラム/所羅門計畫》的新遊戲,遊戲中有着類似遊戲王、寶可夢、數碼寶貝的怪物風格設計,玩法是SRPG。實際畫面需等待下周雜志正式發行。   據稱雜志圖上顯示按鍵為A、B鍵,並且ui較小不像手機遊戲佈局,因此可以看出這是一款將會登陸Switch的遊戲。(PS4沒有AB鍵,日本Xboxone的市場近乎於無) 幻影異聞錄聯動P5   《幻影異聞錄#FE Encore》即將於1月17日正式推出,而在日本亞馬遜公佈的實體卡帶封底圖中,有細心玩家發現介紹新要素的配圖中,出現了此前宣傳所沒有的Joker造型。   作為Atlus自家遊戲,這樣一個聯動並不奇怪,只是不知道會以何種方式加入。   (值得一提的是上面提到刊載科樂美新作的coro雜志特刊《MiraCoro Comic Ver. 2》和《幻影異聞錄#FE Encore》一樣是在1月17日發行,這兩條消息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此前傳聞的1月16日直面會消息可能為真,兩項消息可能在直面會中播出宣傳) 賽博之影遊戲時長   《賽博之影/Cyber Shadow》是鏟子騎士的開發商Yacht Club所幫助發行的,一款芬蘭團隊製作的獨立遊戲,遊戲風格是綜合了許多經典SFC風格、以及致敬忍者龍劍傳的懷舊遊戲。   最近在接受NintendoEnthusiast采訪時,製作人被問到遊戲的時長如何、是否會與一些老遊戲一樣在一兩個小時內結束遊戲。對此製作人Hunziker表示他個人可以在幾個小時內通關,但就遊戲測試人員的反饋來看,正常通關時長在4-10小時左右(不算一些成就挑戰)。 獨立遊戲天堂   北美遊戲數據統計機構NPD的分析師Mat Piscatella發推指出,2019年任天堂美服一共發售了1480多個遊戲,這比PS4和Xboxone加起來都要多400個。   雖然一些3A大作無法跨平台,但對於中小獨立遊戲來說,Switch顯然是個不錯的平台。這些作品的上架數量不僅多,而且銷量還不錯。   最近發行商FDG就宣佈,由其發行的仿塞爾達遊戲《Blossom Tales》銷量超過十萬份。雖然該發行商沒有透露具體銷量比例,但從Steam在線數量來看,這款遊戲的PC版幾乎無人問津,長年個位數在線。顯然十萬份銷量絕大多數來自Switch。   (早在2018年製作人就表示Switch銷量是PC版20倍,steam過鬆的遊戲審核機制埋沒了許多想做好遊戲的團隊,Switch上的銷量拯救了他們的工作室) 畫師不畫畫   今日知名畫師木星在住公佈了他所參與開發的新作人物插圖,然而有趣的是作為一位知名畫師,這幅人物插圖並非由其創作,而是找到了一名為youtuber創作人設的新晉畫師yuui作為外援,幫忙設計插圖。木星在住本人則是擔任遊戲監修,因此插畫少了一些色氣、多了一些可愛。   這款音樂跑酷動作射擊遊戲計畫於2021年推出,木星在住的個人動態中表達了期望:遊戲能在年內推出就好了。   (木星在住所在獨立遊戲團隊只有三名成員,自己擔任監修、山口友美開發程序、二宮岳從事遊戲設計) 以上就是今日的Switch新聞彙總 P.S.查詢Switch實體卡價格走勢,歡迎使用任地域微信小程序 來源:遊俠網

「用黑色原子筆畫圈」看起來還平淡無奇 幾秒後的畫面爽到頭皮發麻

自社群媒體興起之後,越來越多藝術家也喜歡在網路上發表自己的作品,居住在緬因州的插畫家Visothkakvei就是一例;他的作品宛如一個深不可測的漩渦,能將人深深吸進去,而一切的工具只是黑色原子筆而已! ▼Visothkakvei的作品只要讓人看一眼,目光就會被深深吸住,他呈現的畫面太美麗了!Visothkakvei特別喜歡自然跟奇幻風的題材,他筆下的畫面也很有視覺衝擊力。 https://www.instagram.com/p/Bhl62-5jy4T/ ▼重新繪製的美國隊長盾牌,你喜歡嗎? https://www.instagram.com/p/BhHw1Mgjdje/ ▼這些插畫動物形貌栩栩如生,細看卻又可以發現許多設計上的創意。 https://www.instagram.com/p/BhBvwr1j4nJ/ ▼偶爾他也會用有色的原子筆作畫,並慶祝各大節日喔! https://www.instagram.com/p/Bg8rnDUD1PV/ ▼手掌心中的動物們,這是他畫來提倡保育動物的理念。 https://www.instagram.com/p/Bg8rnDUD1PV/ ▼這樣細膩的畫作真的很令人著迷呢! https://www.instagram.com/p/Bgn_FH-Djze/ ▼可以看出他的筆記本超驚人的! https://www.instagram.com/p/BgYhXdFjptv/ ▼Visothkakvei會先以鉛筆打稿,再用黑色簽字筆描繪,而他也很常放出作畫時的影片喔! https://www.instagram.com/p/BgTk08KjIp5/ ▼這些超有魔性的影片也很常讓網友看到欲罷不能啊! https://www.instagram.com/p/BE7e5NlJa_-/ ▼他還會畫一些簡單的幾何圖形進行「練習」,隨時維持著自己的手感! https://www.instagram.com/p/BEriUgLpa6b/ ▼看他畫畫莫名的紓壓呢! https://www.instagram.com/p/BEWojQxJayH/ ▼華麗的英文字母就是這樣畫出來的! https://www.instagram.com/p/BECbelNpa7U/ ▼海馬的纏繞風格真的有股謎之魅力~ https://www.instagram.com/p/BD4rdrvpa41/ ▼其實這樣簡單的筆觸大家有空也可以練習看看喔! https://www.instagram.com/p/BDzBzxDJax6/ ▼只靠線跟點也可以交織出這麼有趣的圖案! https://www.instagram.com/p/BDwjG5RJaze/ ▼不斷生長的枝葉~ https://www.instagram.com/p/BDuCCViJaz0/ ▼能畫出這麼多排列整齊的線條很不簡單啊! https://www.instagram.com/p/BDrhoQqJa9m/ ▼他畫的葉子好像注入了生命。 https://www.instagram.com/p/BDbxkkpJa7e/ ▼無限延伸的一條線… https://www.instagram.com/p/BDRgxlwJa4h/ ▼這個犀牛頭已經讓人目瞪口呆了! https://www.instagram.com/p/BBUIKXfJa7C/ ▼好療癒的畫面~ https://www.instagram.com/p/BAzU2XYJa9d/ ▼同時進行的話看起來又是怎麼樣的效果呢? https://www.instagram.com/p/_1erVfJa9L/ ▼填滿這一格真的很令人滿足! https://www.instagram.com/p/9bR7sPJawN/ ▼完成時肯定超有成就感的! https://www.instagram.com/p/9GQ667pa09/ ▼心中莫名暢快~ https://www.instagram.com/p/860fZEJa_O/ ▼作畫過程真的需要極具耐心啊… https://www.instagram.com/p/8msrctpa_d/ ▼就像是沒有邊際一樣… https://www.instagram.com/p/7sCmW6pa7i/ ▼少數的塗色畫作。 https://www.instagram.com/p/7j2C2Wpa2j/ ▼不得不佩服他的強大啊! https://www.instagram.com/p/7H-MWeJa9P/ 這些透過原子筆勾勒出來的畫作別具魅力,光是作畫過程就會讓人深深沈迷呢!從圖面的細膩程度,也可以看出插畫家需要耗費相當的苦工,以強大的意志力完成這些作品。 來源:visothkakvei IG 來源:爆新聞OmgTwwwwall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