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編劇

Tag: 編劇

《星際迷航:無限太空》編劇哈羅德·利文斯頓去世,享年97歲

近日,根據 Daily Star Trek News 報導,美國科幻作家、編劇哈羅德·利文斯頓(Harold Livingston)於當地時間2022年4月28日凌晨時分因自然原因去世,享年97歲。他的家人證實了這一消息。哈羅德·利文斯頓於1924年9月4日出生於美國麻薩諸塞州,二戰時期曾加入美國陸軍航空運輸中隊,1948年以志願者身份參加第一次中東戰爭,作為運輸機飛行員向以色列運輸戰爭物資。上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利文斯頓曾在大量電視劇中擔任編劇一職,如《虎膽妙算》《藍色閃電》《鐵馬》《地獄英雄》《夢幻島》《洋場私探》等。此外他還曾創作過七部小說作品,例如《底特律人》《觸摸天空》和《地球的海岸》。《星際迷航:無限太空》是利文斯頓最出名的編劇作品,也是他最後一部擔任編劇的電影,系列創作者吉恩·羅頓巴里和科幻作家艾倫·福斯特在故事方面同他進行了合作,三人因此獲得了「雨果獎」最佳劇情片的提名。作為《星際迷航》系列的第一部長片,《星際迷航:無限天空》以4400萬美元的預算獲得了1.39億美元的票房成績,這也讓派拉蒙決定製作後續作品《星際迷航2:可汗之怒》。2001年時,利文斯頓曾接受了《星際迷航》製作特輯短片《The Lost Enterprise: Star Trek-Phase II》的采訪,此後他曾在南希·史匹柏的紀錄片《超越雲端》里講述自己作為志願飛行員的經歷,利文斯頓的最後一部參演作品是2021年的紀錄片《星際迷航55年》。「我為哈羅德感到心碎,他是最後一個人了。『煙幕』西蒙在大概一個月前去世,現在輪到他了。」南希·史匹柏在利文斯頓去世後弔唁道。來源:機核

《傳送門》系列編劇想數3:自己已不再年輕

《傳送門》系列編劇、V社現任資深員工 Erik Wolpaw 在接受 Kiwi Talkz 采訪時表示,有意著手打造《傳送門3》。他表示,包括自己在內的《傳送門》系列開發團隊已不再年輕,甚至已經快到了年紀太大的程度。正因如此,他相當樂意於製作《傳送門3》,希望現在就能著手開發。需要注意的是,由於V社極為特殊的扁平化架構,他本人的意願並不代表V社作為整體放行《傳送門3》這個項目。Erik Wolpaw 指出,自己隨時准備著開發《傳送門》新作,但這並非一個人便能完成的工作。實際上,V社的所有員工都能著手開發《傳送門3》相關內容,但要找到75位員工花費無數時間打造一款完整的游戲就並非易事了。更進一步說,V社300名員工中不少在開發 Steam 以及 Steam Deck 相關的內容,再排除法律等非開發人員,說服如此之多的員工加入難度頗為之高。更不用說,對於V社來說《傳送門3》在商業角度可能不太具吸引力,不太可能賺取類似《反恐精英:全球攻勢》那樣的收入。當然,這也並非就意味著《傳送門3》就不會存在,只是說這個項目並非目前V社的重點。眾所周知,V社的游戲一般都與技術上的革新或硬體配套,《光圈科學打工記》便是在《傳送門3》方向前進的一步。對於玩家來說, Erik Wolpaw 建議給 Gabe Newell 發郵件([email protected]),讓G胖了解玩家有多想要《傳送門3》。來源:機核

《怒之鐵拳》將登上大銀幕,由《John Wick》系列編劇負責改編

據外媒 Deadline 報導,根據他們的信源在《刺蝟索尼克》之後,世嘉的另一個系列《怒之鐵拳》也將出現在大銀幕上。由世嘉開發和發行的三部《怒之鐵拳》游戲作品於1991至1994年間發售,這一系列也是世嘉在上世紀90年代最受歡迎的系列之一。而本作的最新的續集《怒之鐵拳4》也於2020年推出,全球玩家數量超過250萬人。據報導《John Wick》系列編劇 Derek Kolstad 將接手此次《怒之鐵拳》的劇本的改編工作。在《John Wick》系列外,Derek Kolstad 還是電影《小人物》的編劇以及《獵鷹與冬兵》的聯合執行製片人。來源:機核

《傳送門》編劇:想開發3代 自己正在變老

《傳送門》遊戲聯合編劇Erik Wolpaw表示他希望V社能開發《傳送門3》。 Erik Wolpaw是《傳送門1》《傳送門2》的聯合編劇,同時也是《腦航員》《半條命2:第一章》《半條命2:第二章》《求生之路》《半條命:ALyx》的編劇。 他在最近的播客節目上說:「我們必須開始《傳送門3》,這是我個人給所有人發出的信息。我不再年輕,我們正在到達一個時刻,那時我們會想到自己太老了而沒法開發《傳送門3》,這太瘋狂了,所以我們應該直接去做。」 然而,Wolpaw也在播客節目一開始時稱開發一個新的《傳送門3》遊戲並不容易,盡管他本人在V社擔任過編劇。 「是的,我願意開發《傳送門3》,我願意馬上開搞一個新的《傳送門》遊戲,但僅靠我自己是不行的。問題在於V社有300名員工,我不知道具體的情況,有多少人是在開發組,有多少人是在負責Steam,又有多少人負責法務等等。 所以讓75個人去開發一個遊戲需要付出很大的機會成本。雖然V社看起來就像是一群人坐在泳池邊,嘗著杜松子酒和奎寧水,但實際上每個人都在努力地工作。他們一直都在工作,你只是沒有看到結果,並不總是會有什麼東西出來,也不是幾年之後就會有遊戲推出,它有可能變成了其他的東西。所以V社的人在做事兒。 你幾乎不得不接受他們。這就像是一場革命,讓一群人離開他們手頭在做的項目,去開發別的東西,在這個情況下就是《傳送門3》了。」 隨後有主持人問到對V社來說《傳送門3》仍然會賺錢,對此Wolpaw表示了同意。 「問題是,你會賺錢,但你會掙多少錢呢?像《CS:GO》那樣級別的嗎?不可能吧。雖說如此,但並不是每個遊戲都需要《CS:GO》那樣的盈利能力。你懂的Gabe,如果你在聽的話。」 來源:3DMGAME
化敵為友 《對馬島之鬼》新版本將允許玩家馴化小狗

《對馬島之魂》電影確認由Takashi Doscher擔任編劇

據 Deadline 報導,由索尼影業及索尼互動娛樂旗下 PlayStation Productions 聯手打造的《對馬島之魂》電影將由 Takashi Doscher (代表作:《唯一》、《月光照耀如常》)擔任編劇。 Takashi Doscher 在社交媒體中表示,他是在祖父母的陪伴下看著日本武士電影長大的,上學時更是為了排隊買 PS2 而逃課。他表示,這不僅僅是自己職業生涯的一大亮點,也感到萬分的榮幸,萬分感謝能索尼給予他這個機會。此前,《對馬島之魂》電影確認由 Chad Stahelski (代表作:《疾速追殺3》、《金蟬脫殼》、《康斯坦丁》)擔任導演,Sucker Punch 工作室也將高度參與影視作品的開發,由游戲製作人 Peter Kang 擔任本片的執行製片人。來源:機核

《古墓麗影》前編劇:希望新作不要再寫父女關系

《古墓麗影》編劇Rhianna Pratchett希望在下一款作品中的蘿拉不要再有那麼多父女關系問題。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Pratchett證實自己並未參與新作的製作,但她「非常期待看到他們接下來對蘿拉的安排」。 她表示:「我們對蘿拉的性格進行過一些開發,所以希望接下來不要有那麼多父女關系的問題。這就是我的想法!」 「我想看到蘿拉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能從自己所做的事情中獲得快樂。因為在我們寫重啟版劇本的時候,她正在成為一個古墓麗影。所以她就像一個古墓麗影的雛形。與古墓麗影所能聯系起來的品質,比如頑強、勇敢和足智多謀都會逐漸在她身上浮現。」 「我想看到的是這些東西開花結果,我想看到我自己很想為她編寫的東西。但是在之前的遊戲里,她還沒有達到那個階段,還沒有那個自信。」 「之前玩家對三部曲的反饋還算不錯,所以我很期待看到他們接下來所做的事情。」 本周早些時候,Crystal Dynamics公布了《古墓麗影》系列新作,將使用虛幻引擎5開發。 來源:3DMGAME

《古墓麗影9》編劇談新作:希望別扯蘿拉父親的事

水晶動力在不久前公布了其《古墓麗影》新作正在開發,而《古墓麗影》重啟三部曲系列的編劇Rhianna Pratchett表示希望在新作中少牽扯蘿拉的父親。 在接受Eruogamer采訪時,Pratchett證實其本身並沒有參與《古墓麗影》新作的開發,但是其很興奮地表示想看到他們會讓蘿拉做些什麼。 「我們度過了一段很有趣的時光,塑造了她的性格和形象,我希望新作中有關她父親的問題能減少。」 她繼續說「我喜歡看到她自己奮斗,並能真正的從她所做的事情中獲得快樂,因為當我們編寫重啟遊戲時,她真的踏上了成為『古墓麗影』的道路。他就是『古墓麗影』本身,而所有和古墓麗影相關的特質,比如堅韌、勇敢、足智多謀都會和她一起出現。」 來源:遊俠網

《咖啡漫談》製作人兼編劇Mohammad Fahmi不幸逝世,終年32歲

《咖啡漫談》製作人兼編劇、來自印度尼西亞雅加達的獨立開發者 Mohammad Fahmi 於近日不幸逝世, 終年32歲。《咖啡漫談》游戲工作室 Toge Productions 表示,願他的靈魂安息,工作室全體員工與 Mohammad Fahmi 的家人和摯友同在。工作室在感謝他付出的同時也希望,所有他分享的美好事物以及他寫撰寫的故事都能永遠與我們所有人同在。IGN 東南亞表示,東南亞在游戲領域失去了一位偉大且遠見卓識的優秀人士,他將被所有人深深懷念。 PlayStation 工作室馬來西亞主管 Hasnul Hadi 也對這一消息深感悲痛,認為業界失去了一顆耀眼的明珠。除了《咖啡漫談》等已開發游戲之外,Mohammad Fahmi 已為游戲的續作「芙蓉&蝴蝶」撰寫了部分文本內容。作為頂尖的游戲開發者,他也將憑借精彩作品被全球玩家所銘記和懷念。來源:機核

前Valve編劇分享PSVR2體驗:感覺實在是太不一樣了

索尼已經在GDC大會上展示次世代PSVR2產品,擁有4K OLED顯示、110度FoV等特點。目前我們還沒有看到全面展示,但GDC 2022的與會者已經與這款產品有了近距離接觸。 前Valve和Bossa工作室編劇Chet Faliszek介紹了自己對這款頭戴設備的體驗:「今天用全新的PSVR2 HMD體驗了一把VR時刻。回到現實的時候感覺還是會跟不一樣。太棒了……」 正在為PSVR開發《RUNNER》的Truant Pixel工作室開發者在論壇上發表了自己的想法。首先他們表示Faliszek的說法「並不夸張」,他們認為:「索尼對於這款設備的很多選擇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們對空間研究了很長時間。性能和沉浸感要優先於解析度。數值當然很重要,但大局更加重要。」 「別擔心線的問題。一旦開始遊戲之後這些顧慮就無影無蹤,除非你要戴著設備轉圈。觸覺帶來的影響超乎想像。回想一下第一次體驗DualSense的感覺吧,現在這種感覺來到了VR環境中。有人想要我們發視頻,而我們要說明的是,視頻完全不能體現出VR的實際體驗,這也常常成為本就謹慎且持懷疑論的玩家批評VR的論據。而我是基於實際體驗來講的」 「VR已經向人們展示出了足夠的『證明』,而用未完成的版本展示出來的效果對誰都沒有好處。」 索尼現在還沒有宣布PSVR2的發售日期,有傳言稱將在2022年聖誕檔上市。 來源:3DMGAME

前《龍騰世紀》首席編劇新作正式命名 《流浪之神》商店頁面上線

2019 年,前《龍騰世紀》首席編劇 David Gaider 推出了他的新工作室 Summerfall Studios,以及工作室的第一個項目,一款名為《Chorus(合唱)》的神話音樂冒險遊戲。從那以後發生了很多變化,包括遊戲標題:今天(3 月 18 日)由出版商 Humble Games 重新宣布為《流浪之神:角色扮演音樂劇》。 目前遊戲的 Steam 商店頁面已經上線,發售日期暫未公布,暫不支持簡體中文。 Steam商店頁面:點擊這里 遊戲預告: 遊戲介紹: 謀殺。眾神。浪漫。樂隊練習?在希臘眾神隱藏在我們中間的互動角色扮演音樂劇中解開最後的繆斯之死的謎團。使用你新發現的音樂說服力來選擇這個扭曲而感人的傳奇將如何展開。帷幕將如何落下? 在一個希臘眾神隱藏在我們中間的現代幻想世界中,格蕾絲被授予了繆斯女神的力量,可以將其他人吸引到音樂數字中……她需要在時間用完之前找出她前任死亡背後的真相的力量。在精美的手繪角色扮演音樂劇中,通過您的選擇來揭開最後一位繆斯女神的神秘面紗。 大衛·蓋德 (David Gaider) 是《龍騰世紀》設定的首席編劇和創作者,也是遊戲中最著名的抄寫員之一,《流浪之神》(Stray Gods) 是一部充滿歌聲的都市奇幻傳奇,你的選擇決定了命運如何引導你。 冒險、愛情和歌曲等待著您! 遊戲特色: · 找到你的聲音 一個關於希望、自我發現和開拓道路的引人入勝的故事。 用強迫、魅惑或是談判的方式在這個許多分支歌曲的世界中找到你自己的路。體驗由格萊美提名音樂家 Austin Wintory(《風之旅人》、《旗幟傳說》)、Scott Edgar、Steven...

哥譚騎士編劇:《艾爾登法環》聯網差 我掉線頻繁被ban

近日據媒體Screenrant報導,《哥譚騎士》編劇Mitch Dyer在推特上發文稱,他在玩《艾爾登法環》PC版多人模式時,因為多次掉線而被ban,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雖然《艾爾登法環》以單人體驗為主,但也包含了一些多人遊戲功能。許多玩家喜歡聯機合作或PVP,但有些人因為PC版優化問題和伺服器問題,竟然被官方ban了,不准聯機遊戲。 《哥譚騎士》編劇Mitch Dyer就是倒霉的一員,他表示「《艾爾登法環》非常棒,但它剛剛禁止我和朋友一起玩,因為我掉線過於頻繁。我玩該作時,每天崩潰三次以上,因為PC版優化不行,運行很糟糕。而官方因此把我ban了,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因為玩《艾爾登法環》讓整個Windows系統崩潰,然後官方又怪我沒有正確退出遊戲,我真是哭笑不得。我不能按原定計劃爽玩了,也不能按我想要的方式遊玩了。」 Dyer並不是首個抨擊《艾爾登法環》的行業內人士,之前育碧和Guerilla等工作室的開發者也對《艾爾登法環》UI和任務設計等提出批評。當然因為《艾爾登法環》廣受好評,許多人認為批評《艾爾登法環》不好的開發者是因為嫉妒才說出這些話的。 不過還是有許多玩家認為Dyer說的對,《艾爾登法環》的優化和聯網確實有問題。之前萬代南夢宮也為該作存在的問題致歉,並表示FromSoftware會繼續努力解決。 來源:3DMGAME

在《指環王》改編劇集播出之前,不如先看看這幾款電子遊戲

文:AlongJ·R·R·托爾金的巨著《指環王》系列一直是全球最受歡迎的奇幻文學之一(很猶豫這里要不要加之一),盡管自1954-55年間出版以來距今已有近70年歷史,但它留給我們的「遺產」依然影響著一批批藝術家和創作者。電子游戲領域也不例外,甚至在知名作品中嗅到《指環王》味道也早已見怪不怪。舉個最顯學的例子:當托爾金從北歐神話中提煉出精靈形象後,那些包含奇幻色彩的游戲都虧欠他一聲感謝。之所以自不量力地再次提起《指環王》,是因為即將於今年9月2日播出的真人電視劇集《指環王:力量之戒》放出了首支預告片,其中的風景與美學讓我驚訝於這個IP對自己審美品味的影響。所以不如就藉此機會,聊聊改編自《指環王》的電子游戲,以及分享一下我對本作經久不衰常看常新的拙見。那些改編自《指環王》的電子游戲好玩嗎?與很多朋友設想的不同,在近年比較知名的《中土世界:暗影魔多》《中土世界:戰爭之影》之前的許多年前,《指環王》早已與電子游戲結緣。托爾金將他的人生經驗和藝術審美融匯進《指環王》,而從中釋放出的巨大闡釋力讓電子游戲在設定和玩法層面看到了新思路。當然由於媒介不同,電子游戲無法將書籍完全復現,如何在保持游戲時長和游戲性的前提下,重新講述「指環王」是擺在製作者面前的難題。《指環王:戰術》(The Lord Of The Rings: Tactics)是2009年登陸索尼PSP平台的戰術角色扮演游戲,游戲中的角色形象和人物特點維持了原作設定。之所以首先就聊起本作,並不僅因為它的還原程度,而是因為玩法層面類似西洋棋的設計更是為人稱道。我們要在類似棋盤的方格內移動己方單位,當與敵方緊挨在一起時就會觸發戰斗,憑借單位的基礎數值判斷勝負。如今我們早已習慣了3D視角下的綺麗畫面,以當下標准審視本作的游戲節奏也著實過於緩慢,畫面質量則顯得非常粗糙,但游戲中不僅能夠扮演護戒小隊的同伴,還能嘗試索倫的仆從陣營。我個人認為盡管不夠精緻但依然展現了不錯的可玩性、互動性、對原作設定的還原等等要素,並且游戲內將各方平衡的非常不錯。本作與原著小說在表達方式上走上了完全不同的角度,鴻篇巨著如果只看部分段落顯然難以理解其文意,不僅要聯系全文,甚至補完世界觀還要用到外傳和後記。但一款電子游戲如果真做成這樣,恐怕朋友們也難以給出好評,所以《指環王:戰術》從玩法入手,選擇便於理解的桌面戰棋形式呈現,即便你沒看過原著也不必脫離游戲去尋找什麼,就算只是把它當做一款戰略游戲玩法層次上也很豐富。你聽過MOBA《指環王》嗎?是了,看過《指環王》里那些大場面戰役,聯繫到桌面戰棋稱得上情理之中,而想要扮演其中的角色和人物,相信則是所有粉絲做過的美夢。怎麼在戰棋領域的基礎上加強扮演感呢?2012年的《中土守護者》(Guardians Of Middle-Earth )給出的答案是MOBA。《中土守護者》與那些朋友們想到的那些多人在線戰術競技游戲類似,非常強調團隊協作,玩法上10名玩家分成兩組每組5人,通過摧毀對方的基地來贏得比賽。不過本作更加強調主機端的特性(這也是很多朋友差評的理由),追求類似電影的戰斗表現形式導致對局機制相對復雜,而且各個角色的平衡性也遠遠談不上出色。不過考慮到持續操作《指環王》中那麼多令人嚮往的角色,MOBA或許真得很契合《指環王》。《中土守護者》中角色動作模組,以及環境細節還是被賦予了原著味道的高度相似性,臉譜化在這兒我視作褒義詞,玩家可以輕易分別找到角色原型,一旦熟悉了游戲復雜的UI界面和戰斗機制,那本作便會成為一款非常讓人上癮的游戲。可惜生不逢時,那時的網絡環境想要玩聯機游戲,實在太難為家裡的「小水管」了。當然如果想追求對故事的重現,《指環王》改編領域MMORPG自然也不能缺席。自2007年首次亮相以來《指環王 Online》就受到粉絲們的追捧,巨大的中土世界背景為本作提供了一個超過《魔獸世界》的世界觀,大地圖上各種各樣的支線任務,原著中那些熟悉的NPC,甚至是布景、房屋的設計都努力貼合原著,這有助於完善冒險之中的沉浸感。本作也曾有過國服,不過由於宣發較少,資料片更新不及時,本地運營方收益低等等因素已於2012年關閉。說回遊戲本身《指環王》顯然是非常適合MMORPG模式的,開放世界大地圖有足夠空間容納原著那海量的文本量,同時豐富的支線任務和NPC故事也能呈現出中土世界的復雜性。這種游戲類型不僅助推了《指環王》電子游戲化後的敘事機制,並且提供了個體直接體驗中土世界的可能。我相信本作玩家很大一部分是為了在虛擬領域嘗試中土世界生活,到了今天游戲中已經更新完畢了原著中大部分主線劇情,甚至諸多細節和支線小故事也已經能從游戲中找到。那些大量描述歷史和社會經濟的任務文本,在其他MMO中或許會讓人感到無聊,但在《指環王 Online》中配合宏大地圖中不同地區豐富的地形地貌、天氣氣候、人文文化的層層遞進,也就顯得非常合理了。誠然在國內即便是日落西山的《魔獸世界》用戶體量依然遠超本作,不過在國外仍有相當一部分玩家將其視為中土世界的入口,我想對於他們來說「那不是游戲那是另一個世界」放在《指環王 Online》身上更為合適吧。除了上述游戲,《指環王》這個偉大的IP甚至涉足過RTS領域,2004年和2006年EA分別發售了《指環王:中土之戰》初代和續作。這兩部作品的單人戰役模式在當時收獲了廣泛好評,玩家將在簡單、中等或困難模式中完成9個任務,大規模的戰斗場景和精心設計的過場CG動畫提供了任務之間的情節闡述。它們將《指環王》的「中土宇宙」整合到實時戰略游戲的劇情中,不僅呈現了托爾金豐富的世界觀設定,更讓玩家在緊張操作的同時能夠在此體會曾經的熱血與感動,更令人驚喜的是游戲中每場戰役都有《指環王》原著中一個鮮活且強有力的主題,無論這個主題刻畫的是群體還是個人都擁有明確的主體意識,這保證了玩家在流程中不會淪為看客,參與其中保證了原著黨情懷得到滿足。不過可惜多人模式的平衡性泛善可陳,聯機體驗一般。我們還能期許這個老IP在電子游戲領域迸發出怎樣的活力?當然除了上述作品, 有著「中土寶可夢」綽號的 《中土世界:暗影魔多》、《中土世界:戰爭之影》也是值得嘗試的作品。通過一場場恢宏的戰役征服要塞,用你自己的半獸人軍團統治魔多的過程充滿樂趣。其他游戲類型中,ARPG《指環王:王者歸來》(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Return Of The King)、老少咸宜的《樂高指環王》(Lego...

從一個編劇的角度,談談《最後生還者2》的是非功過(下)

非常抱歉!讓大家等了快整整一年!當初說好的幾個月之後就會發下篇,結果是摸魚實在太爽了,摸著摸著就沒有動力寫了,所以說寫文章果然還是應該趁熱打鐵,好啦不廢話了。由於本作故事太過於突破常規,我們暫時還沒有一種規則或者說標准框架去分析它,因此這里請允許我還是以常規故事的標准,再加上一些我個人的推論和猜想完成這一過程,僅一家之言,歡迎大家討論。節奏本作的故事節奏過於平淡、瑣碎,沒有起伏波折,缺乏戲劇性。古人雲「文似看山不喜平。」又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作的節奏拖沓,對話信息密度過低。正常的劇作台詞追求的是短小精悍,一句話頂三句話,前作就做得很好,這也是我個人非常討厭手遊劇情對話的原因,看似好像說了很多話,其實裡面沒幾句存在有用信息,要麼就是一堆廢話囉里吧嗦講來講去,五句話十句話表達一個意思。不過這跟受眾以及商業因素也有關系,不能完全怪手遊文案策劃們水平低(但是他們與電影編劇和3A大作編劇的差距很大我想大家應該還是沒有質疑的,我非常懷疑有些手遊文案策劃甚至連我提到的這些敘事藝術的基本理論和觀點都不知道,那怎麼講好故事呢?)不好意思,講到手遊劇情我實在有太多想吐槽,忍住,回歸正題。一路上不管是Eillie還是Abby,經歷的都是一些零零碎碎彼此之間關系不大的事件,我們發現很多東西都是可有可無的,包括其中的幾段插敘,提供的信息量少得可憐。與之完全相反的就是漫威系列電影,這里不是說漫威劇本好,而是說漫威劇本很功利,違反好萊塢三幕式結構的一概不寫,多出來一點兒都不寫,少一點兒也絕對不能少,串聯不起來的事件絕對不寫、意義不明的角色絕對不寫。所以我們會發現漫威片子裡面沒有一丁點兒無用的東西,只要出現了的東西就百分之百地為表現電影主題出了一份力。其實大部分故事也都是這樣的,只不過素材利用率可能沒這麼高。舉個例子,我這里隨便編一個三幕式結構的故事。第一幕:小王和小李許久不見,在飯局上吃飯,小王說自己談了個女朋友,快要結婚了,小李說我還記得你之前談的前女友小劉,不是挺好嗎怎麼沒談了呢?小王一幅苦瓜臉,別提了,都XXXXX了,小劉她非要XXXXX,吹了。小李拍拍小王肩膀,沒事兒兄弟,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小王哈哈一笑說也是。兩人喝酒一頓亂吹,就把這事兒給帶過去了,第一幕剩餘部分略。第二幕:略第三幕:小王和他的未婚妻在婚禮上,正要交換戒指,忽然許久未見的小劉出現了,說,小王,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要跟你結婚!第三幕剩餘部分略。看明白了嗎,前面隨便提了一句的小劉,看似是無心之舉,實則意味深長,只要前面提過的,後面必然會出現,這就是一般的電影,是這麼寫劇本。《最後生還者2》則是這樣:第一幕:小王和小李許久不見,在飯局上吃飯,小王說自己談了個女朋友,快要結婚了,小李說我還記得你之前談的前女友小劉,不是挺好嗎怎麼沒談了呢?小王一幅苦瓜臉,別提了,都XXXXX了,小劉她非要XXXXX,吹了。小李拍拍小王肩膀,沒事兒兄弟,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小王哈哈一笑說也是。小李不知道是哪根弦搭錯了,隨口問了一句,哎,您老兩位今年高壽啊?小王說,你他媽哪壺不開提哪壺,我爹娘早沒了,問個屁。小李說:哦。這回輪到小王問了:生意做得咋樣?小李一樂,我是賣口罩的,疫情給我賺發了。小王說,那不得再找個時間請哥幾個出來喝一頓?小李說,哎呀你誤會了啊老王,我就疫情一開始賺了倆錢兒,後面兒國家統一不讓抬價啊,賺那點兒都給我花沒嘍。說完裝出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小王擺擺手說,哎行吧行吧,喝酒,喝。兩人喝酒一頓亂吹,就把這些事兒給帶過去了,第一幕剩餘部分略。第二幕:小王辛苦出差兩天工作完回到家,忽然發現家裡遭了賊,什麼也沒丟,但他就是想抓賊樂一樂,他去市場買來隱身斗篷,一披,好傢伙還真隱身了,特意請了一天假,夜裡不睡覺在自家門口坐著,等小偷過來。小偷果真來了,小王一下逮住他,扭送公安局,人民警察感謝他的義舉,於是小王回去睡了個好覺,第二幕剩餘部分略。第三幕:小王和他未婚妻結婚了,全劇終。這個故事裡提到的事情、信息,小劉也好、小王的父母雙亡也好、小李的口罩生意也好、小王抓賊也好,都是對故事發展毫無意義的事件,事件與事件之間不形成邏輯關系。對應到本作,本作中的大部分事件都是這類事件,平行地排列在一起,無論誰先,誰後發生都完全OK。沒有邏輯關系就沒辦法把事件串起來,這是形散導致的神也散。說它是故事,不如說它是生活,生活很糟糕,所以本作劇情也寫得很糟糕。然而,且慢!還存在另一種可能性:頑皮狗是故意這樣寫,讓玩家感受復仇過程中的痛苦、掙扎、折磨、迷茫。傳統的影視敘事之所以讓觀眾感受到跌宕起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避免觀眾看到一半就離開,因為故事是生活的比喻,不是現實的重復。人們不是花錢花時間去電影院再看一遍自己相對無趣的生活,而是想要體驗一段現實生活中難以體會到的情感,簡而言之:快感,無論悲傷或是快樂或是別的情感,都是有快感的。對電影來說,最重要的是鏡頭,劇本其次(個人觀點)。對游戲來說,游戲性永遠是排第一位的,而劇本甚至很可能排在第三位第四位或者更後面。意思就是說,如果玩法夠有趣,故事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因為憑借玩法就已經可以吸引玩家了。有很多游戲正是這麼做的,比如《我的世界》、《鬼泣》系列、育碧後期沙盒等等非常多的游戲,它們不約而同地在劇本上得過且過,最後依然評價非常好。我大膽猜測,頑皮狗同樣利用這一點,但卻走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他們不敷衍劇作,相反非常用心地寫爛,讓玩家感到痛苦,但玩法又足夠有趣,能夠讓玩家忍受這個痛苦一直遊玩下去。這樣的話就可以在劇作方面更加大膽地恣意揮灑(餵屎),甚至打破幾千年來不變的敘事規則,本作劇情褒貶不一,既然有褒,那說明這一做法在某種程度上或許是可行的。我有時甚至感覺頑皮狗在刻意展現稀爛的事件、無聊的現實、支離破碎的人際關系、一地的雞毛蒜皮,就像毫無邏輯的生活本身,而不是精心雕琢的故事。我自己總結出的一句話:從喜劇中尋找力量,從悲劇中尋找意義。本作自然是悲劇,意義卻無處可尋,只有空虛。本作的故事節奏究竟是失手翻車還是刻意為之呢?就留給大家去思考吧。但有一點我必須聲明,無論頑皮狗目的如何,這種方式帶給玩家的遊玩體驗是不負責任的。我有個朋友說的好,就像你扔一坨屎在人身上,那個人肯定會生氣,但你不能因為這樣就說自己扔屎讓這個人生氣是好方法。很顯然頑皮狗並不在意這些被扔屎的玩家或者後果,他們就是野心勃勃地想扔一次屎試試,因為之前從沒有人這麼干過,他扔了,他成功命中了,他目的達到了,他心滿意足地離開了,而這個扔屎的動作就是他們所謂的探索敘事邊界。角色塑造及邏輯如果說頑皮狗的節奏我們難以定論好壞,那麼角色塑造就是徹徹底底的大失敗。當我們編劇在塑造一個角色的時候,首要目的就是這個角色能為表現主題做出什麼貢獻,角色對於主題表達是完全工具性質的,然而對於角色自己來說,他必須意識不到自己的工具性質,他只是他自己,是一個真實的人。真實不一定要是符合現實世界的真實,但一定要符合故事發展、角色本身性格、動機、邏輯的真實。諸位切記,當我們在寫一個角色的時候,一定不能讓角色背叛他自己,這是塑造角色中的大忌。對於描寫生動的角色來說,當作者筆下的角色成形的那一刻起,這個故事就不再是屬於作者的了,而是屬於角色們自己的,是角色們按照自己的性格、地位、背景、動機自己演繹出來的故事。重點說一說Abby這個角色,簡直是災難。Abby的人格分裂、Abby在游戲前半段殺死Joe,沒問題,千里尋仇嘛,殺父仇人,虐殺也沒問題。問題在於當編劇試圖讓玩家與Abby共情,試圖合理化Abby的行為,讓玩家在感情上認同Abby時,對於Abby的描寫非常失敗。用一個詞概括Abby:精神分裂。頑皮狗想要通過表現Abby的好的一面,告訴玩家,Abby並不是個十惡不赦的人,她只是一個在末世下的普通人,也有喜怒哀樂,這一點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表現,通過Abby與WLF組織中戰友之間的互相關照、言談舉止等。此時的Abby,確實開始扭轉我們對她的刻骨恨意。故事繼續推進,Abby面對疤臉幫,我們看到了她殺伐果決的性格特點,這點不難理解,也沒什麼問題。而問題出就出在,她碰見兩個從疤臉幫叛逃的姐妹,一開始互相扶持還在理解范圍內。可是到後來,Abby居然賭上巨大的風險為她們拿藥物治療骨折,何德何能,何德何能Abby為了一個剛認識了一天的陌生人冒著千難萬險,救她的命?因為從前面劇情我們可以看出,Abby完全不是那種為他人著想的人​,她比較像Joe,自私自利,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別人怎麼樣都無所謂。況且她和那對姐妹相處中,也有許多分歧,並不是說一下就碰到了什麼高山流水知音難覓,反而是曾經的敵人這點更現實。所以現在問題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Abby,冒著巨大的生命危險,就為了救一個剛認識不久的、說不上關系多好的、不久前還是敵人的人。這一點無論如何於情於理都說不通。還有當Abby即將殺死Dina的時候,Eillie說:「她懷孕了。」她懷孕了?她懷孕了又怎麼樣,按照Abby的性格正常操作絕對是斬草除根,連孩子一起殺掉,可是這里Abby居然猶豫了,並很快給了Dina一條生路,非常不可思議(當然是政治正確的力量!)。最後在疤臉幫的島上,WLF把疤臉幫幾乎全滅,還在不斷屠殺剩餘的疤臉幫,Abby帶著之前的妹妹逃跑,當WLF用大喇叭對她喊話說交出小女孩的時候,Abby不為所動,並且一路殺死了非常多自己曾經的戰友、好兄弟,就為了把這個剛認識三天的小女孩帶出去活下去。如果Abby是因為受不了WLF的野蠻行徑而選擇與其對立的話,那麼Abby加入這個組織也有好幾年了,通過文檔和對話等我們可以知道。WLF之前也沒有少干這種事情,而且Abby絕對是裡面的中堅力量,怎麼忽然現在表示接受不了,太殘忍了,你早干嗎去了?就算不說這個,Abby的人設可不是什麼聖母,現在秒變聖母了?小孩大於一切?就算是要救小孩,為了救一個小孩殺死那麼多人,這難道不殘忍嗎?難道說你認識多年的好兄弟,在你眼裡連一個認識三天的小女孩都不如?我大概能看出來,頑皮狗這樣干是在寫Abby的轉變,從「不好」變「好」,但是非常突兀,缺乏事件推動這個進程,平滑自然地完成角色弧光。於是我們玩家眼中看到的就是:Abby是一個有著雙重人格的角色,她有時候是一個殺伐果決、自私自利、精明利己、重視戰友、能力出眾的戰士、生存者。而在另外的時候,她是一個分不清輕重緩急、逢人全掏一片心、舍己為人、忘恩負義、孩子的生命大於一切的聖母。這就我玩家無法理解,更無法代入這樣的一個角色,在很長時間的遊玩後,仍然無法捉摸出Abby下一步的行動,Abby面對事情時的行事邏輯,她的動機等等。Abby就不像一個正常人,像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而Abby是精神分裂症嗎?很明顯又不是,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Abby工具的性質大於了人的性質,她按照編劇的需要進行她的行動,編劇想讓她殺人她就得殺人,想要她原諒她就得原諒。她是一個沒有血肉的一串代碼、一個建模、幾串音頻拼起來的縫合怪,而不是角色,更不是人,是虛假的,不真實的。角色的不真實,對於故事主題的表達是毀滅性的巨大打擊,觀眾發現Abby是假的,進而質疑整個故事的真實性。同樣的,Jimmy、Joe、Eilli、Dina這些角色塑造問題其實也都是工具人問題,皮為表象,骨為邏輯,本該是藏著掖著,竭盡全力用角色自己的光鮮意志去掩蓋骯髒編劇險惡的工具人目的,盡量用皮遮骨,非醫者不能隔皮觀骨,非編劇不能隔著故事表象看事件邏輯。就像是舞台劇,把本該小心翼翼藏好的機關零件齒輪繩索,台下的機關師肯定知道背後有那些名堂,可是你直接赤裸裸地展示給觀眾看,這能好看嗎?結語總結一下,本作的優點在於野心勃勃地探索敘事邊界,也確實某種程度上做到了,提供給了玩家別的故事基本不可能提供的情感體驗,看個人口味,有人喜歡,有人無感,有人破口大罵。另一方面缺點在於,為了達成這個探索敘事邊界的目的,頑皮狗犧牲了角色塑造、犧牲了故事邏輯等等,導致故事本身變得非常空洞荒唐,這一點不存在爭議餘地(它不是什麼看不懂,不是什麼高深,它就是爛)。再加上政治正確元素,終究還是過大於功,或許稱其為一個魔幻現實主義游戲更加貼切。結論:對普通玩家來說,劇情方面我個人非常不推薦本游戲。來源:機核

龍騎士07編劇&望月けい作畫,Key社作品《LOOPERS》年內登陸NS平台

由龍騎士07負責編劇、望月けい負責插畫的Key社全年齡視覺小說《LOOPERS》預計將於2022年內登陸Nintendo Switch平台,價格未定。 《LOOPERS》為Key社「Kinetic Novel」系列作品之一,於2021年5月登陸PC,7月登陸iOS和Andriod平台。熱衷尋寶的高中生平良在暑假的某一天被吸入了「時之旋渦」,陷入了無限的時間循環之中。在此他遇到了同為「LOOPER」的少年少女,他們想設法逃離這座永遠的牢籠。來源:機核

《傳送門》編劇新作《The Anacrusis》突破20萬玩家

自 1 月 13 日發布以來,太空合作 FPS 遊戲《The Anacrusis》已經吸引了超過 200,000 名玩家。 雖然該遊戲仍處於搶先體驗階段,並且也可作為 Xbox 遊戲機的 Xbox 遊戲預覽計劃的一部分,但開發商 Stray Bombay 在最近的更新中確認了這一里程碑。官方還透露,玩家已經合計擊殺了超過 10 億個外星人。 Stray Bombay 工作室是由《求生之路》和《傳送門》編劇 Chet Faliszek 和拳頭設計師...

種種跡象表明《魔法使之夜》將改編劇場版

這幾年每年年底FATE系列會有一個年末特別節目,節目期間也都會有重大發表。而今天一位網友(@Spanku_u)就爆料,《魔法使之夜》將改編劇場版動畫。而他給出的證據也是挺有說服力的,就是相關的網址和Twitter帳號都已經被Aniplex給注冊了。 《魔法使之夜》是由Type-Moon公司製作發行的視覺小說類遊戲。它是由奈須蘑菇早期執筆未發表、亦未完成的奇幻小說所改編而成。2011年12月15日發布了體驗版,最終於2012年4月12日發行初回版。 來源:和邪社

動畫《星際牛仔》編劇信本敬子因病去世,享年57歲

編劇佐藤大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訃告,稱曾參與《星際牛仔》等多部作品的編劇信本敬子因食道癌於12月1日離世,享年57歲。 信本敬子出生於1964年,曾獲得1989年第3屆富士電視台年輕人劇本大獎。此後她作為編劇活躍在動畫、影視劇及游戲中,生前曾在TV動畫《星際牛仔》《狼雨》擔任系列構成&編劇,並參與了多部作品如動畫《超時空要塞Plus》《混沌武士》《東京教父》《卡羅爾與星期二》、游戲《王國之心》、電視劇《白線流》的編劇工作。佐藤大在文中稱,自從在佐藤大作為編劇的出道作《星際牛仔》現場相遇以來,信本敬子就如同老師一般給予他執導,使他獲益良多。這個不幸的消息是由渡邊信一郎監督告知他的,由於信本敬子並沒有SNS帳號,他希望由自己來告知更多人。來源:機核

HBO將製作權游衍生劇《Dunk & Egg》 編劇斯蒂夫·康拉德

據著名影視媒體Deadline報導,斯蒂夫·康拉德(代表作《奇跡男孩》)將擔任《權力的遊戲》衍生劇《鄧肯與伊戈(Dunk and Egg)》編劇及執行製片人,目前該劇導演以及相關演員未知。 本劇改編自《冰與火之歌》系列小說《Tales of Dunk and Egg》,設定在《冰火》故事前90年,聚焦「高個」鄧肯爵士和伊耿·坦格利安五世,該劇還將由HBO出品,該劇一共包含三個故事:「邊界騎士」、「誓約騎士」和「神秘騎士」。來源:cnBeta

《質量效應》編劇:願意給《質量效應》電視劇當顧問

本周早些時候,亞馬遜工作室宣布已經「非常接近」與EA簽下《質量效應》遊戲改編真人劇集的合約。目前關於這個「可能出現」的項目還沒有公布任何細節,不過這種可能性吸引了不少原遊戲開發者的注意。 之前我們報導過,第一個對此作出反應的是《龍騰世紀》系列首席編劇David Gaider,他在分析之後,表示這個劇可以走漫威路線,不需要完全照搬原作,或許可以獲得成功。 不過,《質量效應》前兩作首席編劇兼《質量效應》三部曲小說作者Drew Karpyshyn倒是對這部劇集表示出濃厚興趣,他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並沒有參與這一項目,但是他寫道:「如果他們想讓我參與的話,我很願意當個顧問。」 《質量效應》三部曲作曲Sam Hulick也在推特上發言,稱自己隨時願意參加這一項目。接下來就看亞馬遜的意思了。 來源:遊俠網

《質量效應》遊戲首席編劇:願意給電視劇當顧問

本周早些時候,亞馬遜工作室宣布已經「非常接近」與EA簽下《質量效應》遊戲改編真人劇集的合約。目前關於這個「可能出現」的項目還沒有公布任何細節,不過這種可能性吸引了不少原遊戲開發者的注意。 之前我們報導過,第一個對此作出反應的是《龍騰世紀》系列首席編劇David Gaider,他在分析之後,表示這個劇可以走漫威路線,不需要完全照搬原作,或許可以獲得成功。 不過,《質量效應》前兩作首席編劇兼《質量效應》三部曲小說作者Drew Karpyshyn倒是對這部劇集表示出濃厚興趣,他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並沒有參與這一項目,但是他寫道:「如果他們想讓我參與的話,我很願意當個顧問。」 《質量效應》三部曲作曲Sam Hulick也在推特上發言,稱自己隨時願意參加這一項目。 接下來就看亞馬遜的意思了。 來源:3DMGAME

前 Bioware 編劇表達了對《質量效應》和《龍騰世紀》影視化的擔憂

今年早些時候有報導說 Netflix 正在創作《龍騰世紀》系列的影視化作品。而在昨日亞馬遜工作室據說即將達成開發《質量效應》電視劇的協議。曾參與過創作《龍騰世紀》系列開發的前 BioWare 首席作家 David Gaider 表達了他對《質量效應》和《龍騰世紀》影視化的一些擔憂。「看到《質量效應》和亞馬遜的合作是電視劇而不是電影,我鬆了一口氣。」 David Gaider 在推特中寫道。「即便如此,我並不像許多粉絲那樣興奮,《質量效應》和《龍騰世紀》的電視劇的潛在可能讓我感到有些擔憂。」David Gaider 解釋了他的擔憂:《質量效應》和《龍騰世紀》都是由玩家自定義的主角,這意味著電視劇必須選擇是男主角還是女主角。這樣一開始就會疏遠一批對影視化作品抱有期望的粉絲。「這兩部作品中的主角被設計成一張白板,由玩家用他們的決定來填充白板中的內容,這對一個沒有交互的媒介來說是行不通的。所以,突然間,主角將有他們自己的個性......和他們自己的故事。這將會很奇怪。」除了主角的性格選擇會給電視劇帶來困擾以外,游戲中的其他因素也會造成同樣的困擾。David Gaider 指出,由於這兩個游戲的大部分故事情節都是通過主角選擇的同伴來進行的,所以很有可能在未來的電視劇中疏遠大部分觀眾,僅僅是因為哪些角色獲得更多或更少的劇情。「想想那些同伴。」 David Gaider 寫道,「想想粉絲們對他們有多大的感情。現在考慮到這樣一個事實,即任何一個故事都不可能平等地兼顧所有人。想像一下某個同伴被降級成了客串角色……或者壓根不出場,粉絲會多憤怒。雖然用電視劇而非電影的形式,確實可以讓更多同伴登場,但是想像一下你自己的游戲:在一個周目里,只有少數人能有比較重的戲份。為了保持連貫性,電視劇也會這麼做。只有幾個同伴,一個戀愛對象。」對於這些困境,David Gaider 也從一些角度給出了一些可能的解決方案:比如並不是僅僅改編游戲中的故事,而是從整個《質量效應》或《龍騰世紀》世界觀出發,來講述一些新的故事。畢竟,從電視劇和電影的角度來說,它面對的不僅僅是系列粉絲玩家,也有廣大對原作並無認知的新觀眾。來源:機核

前Bioware首席編劇:為電視劇《質量效應》深感擔憂

近日,一位前Bioware首席編劇表示《質量效應》電視劇的想法讓他感到擔憂。David Gaider是《龍騰世紀》系列三款遊戲的首席編劇,但在2016年離開了Bioware。 Gaider說:「看到《質量效應》和亞馬遜的合作是為了拍一部電視劇而不是電影,我感到很欣慰。」「即便如此,這種可能性(《龍騰世紀》也是如此)還是讓我有點頭皮發麻,而不像很多粉絲那樣感到……興奮?」 「在遊戲中這些主角被設計成一張白紙,玩家可以在上面做出自己的決定。但這在被動媒介中是行不通的。於是,突然之間,主人公就有了自己的個性,有了自己的故事。那會很奇怪的。 「你認為我錯了?考慮一下有多少故事是來自與同伴。它們是玩家獲得情感投入的密碼。就其本身而言,《龍騰世紀》和《質量效應》的主角都非常無聊,這是行不通的。」 「想想那些同伴。想想他們有多少粉絲吧。現在考慮到這樣一個事實,即任何單一的故事都不可能平等地包含所有這些內容。想想當同伴X被降級為配角或根本不存在時的憤怒之聲。」 David Gaider提出的這些問題很全面,至於亞馬遜那邊會不會聽從這些建議,如何處理主角和配角,讓我們拭目以待吧。來源:遊俠網

《刺客信條》系列首席編劇又回到了育碧

媒體發現今年早些時候離開育碧的《刺客信條》首席編劇Darby McDevitt,又回到了育碧。 McDevitt在育碧蒙特婁任職超過10年,為《刺客信條:啟示錄》《刺客信條:黑旗》《刺客信條:起源》和《刺客信條:英靈殿》創建故事和對話。 McDevitt於今年3月離開了育碧,當時他表示想開啟一個新的冒險。然而在蒙特婁附近的開發商Illogika工作7個月之後,育碧向VGC確認他已經回歸到了《刺客信條》系列工作中來。 Darby本人也告訴VGC:「是的,我已經回到了育碧。在過去的一年裡,當我思考我的職業生涯時,我專注於探索新的想法和未知領域。讓我欣喜的是,這就在回歸育碧開發《刺客信條》的工作中。我非常期待能繼續這一旅程,敬請期待。」 來源:3DMGAME

《魯邦三世6》最新話故事劇照公開 押井守擔任編劇

50周年紀念策劃、日本國民級動漫全新系列《魯邦三世PART6》TV動畫將於11月6日播出第4話《小飯館的殺手們》,最新劇照與劇情公開,本集是特邀著名動畫電影押井守擔任編劇。究竟有何獨到之處,敬請期待。 •第4話《小飯館的殺手們》的劇情: 冷清的小飯館,走進兩個男人。 兩人看著菜單,點了不太貴的料理。 之前小飯館里還有6個人。 全部都是男性,而且、都是殺手。 全部將視線轉向了忙於食事的二人••• •第4話《小飯館的殺手們》劇照先行公開: 來源:cnBeta

《漫威金剛狼》編劇曾為《特殊行動》創作劇本

根據最近報導顯示,《漫威金剛狼》的編劇曾為遊戲《特殊行動:一線生機》撰寫過劇本。 《漫威金剛狼》公布的情報並不多,但在最近的消息中,有眼尖的爆料人指出,這款遊戲的編劇Walt D. Williams曾在2012年褒貶不一的軍事題材射擊遊戲《特殊行動:一線生機》中擔任劇情設計師。 《特殊行動:一線生機》是對傳統軍事射擊遊戲劇情的一次顛覆嘗試,玩家在遊戲中會質疑自己參與的任務。當時有批評認為這種質疑是否有效,但也正是這種設定才讓《特殊行動:一線生機》在上市九年之後仍然有一定話題度。在《特殊行動》發售之後,Williams還曾為《星球大戰:戰機中隊》、《星球大戰:前線2》和《無主之地:前傳》創作過劇本。 來源:3DMGAME

動畫《Dr.STONE 石紀元》製作人員專訪:總編劇木戶雄一郎與&執行製作人片桐秀介

電視動畫《Dr.STONE 石紀元》改編自稻垣理一郎原作、Boichi作畫的同名漫畫 。動畫由TMS Entertainment負責製作,第1季2019年7月5日至12月13日播出,全24集。第2季2021年1月14日至3月25日播出。全11集。本文為動畫的總編劇木戶雄一郎與動畫執行製作人片桐秀介的訪談內容。本采訪是由動畫《Dr.STONE 石紀元》中國大陸獨家版權代理羚邦集團提供協助,輕之文庫在此對羚邦表示感謝!★共通提問部分輕之文庫VOL.1(以下簡稱輕庫):片桐老師、木戶老師,我們是輕之文庫VOL.1,很榮幸今天能采訪兩位老師。請兩位先向讀者們打個招呼吧!木戶雄一郎(以下簡稱木戶):大家好,我是負責《Dr.STONE 石紀元》劇本的木戶。還請大家多多關照片桐秀介(以下簡稱片桐):大家好,我是TMS Entertainment的片桐秀介。是《Dr.STONE 石紀元》的動畫製作人。輕庫:很多觀眾都喜歡《Dr.STONE 石紀元》中體現的科學精神,兩位老師能就這點談一下感想嗎?木戶:很高興中國的各位會喜歡。也是通過這次我再次認識到了,「科學」是人類所誕生出的奇跡,它是可以超越國境和語言的界限的。片桐:我一開始認為要把科學作為主題的話,內容想必很艱深難懂。但在閱讀了原作後發現,非常簡單易懂,而且很自然地融合進了故事中。不過同時我也覺得要做成動畫的話,肯定會很困難,也是我接受這個工作時候的感想。我認為這次動畫能獲得如此反響是因為動畫忠實體現出了原作的魅力所在。我對此覺得非常光榮。輕庫:在兩位看來,《Dr.STONE 石紀元》這部作品最突出的特色是什麼?木戶:我認為是運用科學技術和依靠夥伴間的團結來跨越了整個世界都被石化了的危機這一點。片桐:要說最突出還真很難,當然從主題是科學這點是獨一無二的,Boichi老師高超的作畫水平和充滿魅力的角色們也是特別重要的。輕庫:在動畫製作的時候,最開心和最困難的時刻是什麼?木戶:第一次見到完成的影像的時候,當自己在文本中寫的千空等人的動作和台詞,通過動畫的形式表現出豐富的表情和動作,而且在說話時的樣子真的是最開心的時候了。要說困難的時候,應該是單純為了該如何寫台詞和描寫而煩惱的時候吧(笑)。片桐:這果然還是要說描寫科學的部分。在原作里每一格分鏡都要進行上色,動畫化使其動起來。還有進行生產發明的場景等等,這液體是什麼顏色的,是不是粘稠的之類………不是科學家的話根本就不懂這些。因此動畫方要和監修邊進行確認邊推進。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是很辛苦的。然後在這些很困難的生產發明的場景完工的時候會非常有成就感。雖然很困難,但也是很快樂,有價值的作品,這就是《Dr.STONE 石紀元》。★木戸雄一郎老師 提問部分輕庫:在撰寫劇本時如何將艱深的科學以簡單易懂的手法表現出來呢?木戶:影像和漫畫不同是一直在動的,在難以理解的地方就要盡量使用印象畫或者是介紹字幕等方式讓觀眾來予以理解。只不過我主要負責的是文字相關內容,這些工作實行起來最困難的應該是監督(笑)。輕庫:作為一部有原作為基礎的動畫,木戸老師覺得在撰寫劇本的過程中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木戶: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能表現出原作漫畫的趣味所在。改編動畫需要能讓原作粉絲和第一次觀看《Dr.STONE 石紀元》的觀眾都難滿意,這是我比較注重的地方。再有就是原作的劇情推進之間,角色們都做了些什麼,在進行動畫改編的時候,為了表現的更加自然也加入了一些原創要素在內。★片桐秀介製作人 提問部分輕庫:可以談談對千空的看法嗎?片桐:千空和傳統意義上的JUMP系的主人公稍微有些不同。既沒有什麼必殺技,也沒有充足的體能,而且還長著一張惡人面孔!當你懷疑他真的是不是主角的時候,也會發現他其實有著豐富的知識,而且很為同伴著想,還有絕不放棄的信念。是個非常立體能讓人共感的角色,可以讓人湧起親近感並為他加油。輕庫:這部動畫的聲優是以什麼基準來選擇的呢?片桐:這次在試音的時候有把各個角色的象徵性的台詞做成原稿來進行。有很多非常厲害的聲優們前來參加試音,真的是很感謝大家。選擇角色並沒有什麼標准,主要是讓監督和原作者稻桓老師來聽,並進行的選擇。輕庫:如果片桐先生到了《Dr.STONE 石紀元》的世界裡,會怎麼樣行動呢?片桐:我自己是絕對做不到像千空那樣維持意識來讀秒的,即使我復活了,放我在冷冽的冬天的自然環境下,我應該馬上就餓死了吧(笑)★共通部分②輕庫:在動畫的第二季中,有哪些動畫場景或是製作上讓兩位印象深刻呢?木戶:我認為還是千空和司從敵人變成夥伴的時候吧。司有著他自己的信念,絕對不是惡這一點,千空也十分清楚。這樣的兩個人第一次進行著像是普通的高中生一般的對話是在司進行冷凍冬眠前,非常讓人感到悲傷,令人銘記於心。片桐:創作原創內容是非常困難的工作。第1話里製作了原創的道具、還有進一步挖掘了在第2季登場的新角色的故事等。尤其是第1話重新推到來過了好幾次讓我印象十分深刻。在劇本會議上,木戶先生還有監督,以及其他工作人員提出各種想法,最後讓原作者稻桓老師確認,這樣才能做出讓有閱讀過原作的讀者也不會覺得有違和感的內容。雖然非常辛苦,但很高興大家最後能喜歡。輕庫:最後,請對中國的讀者們說幾句。木戶:千空等人的戰斗還會繼續下去,還請大家繼續支持《Dr.STONE 石紀元》。片桐:非常感謝大家觀看第一季和第二季。最初在接到這個工作的時候,我也為了這個非常困難的主題以及如此優秀的作畫要如何進行動畫化而煩惱過,在眾多工作人員的支持下也是終於順利完成了。自己負責的作品能被海外的觀眾看到,也是十分感謝大家的支持。大家在看動畫的時候,如果能同時對照原作的話,說不定也會有什麼新的發現。如果大家願意多看幾次的話,我們也會感到十分開心。謝謝大家。來源:機核

《仙劍7》編劇向玩家徵求意見 網友對劇情褒貶不一

武俠RPG大作《仙劍奇俠傳7》現已發售,作為一款RPG遊戲,故事劇情自然是重中之重,那麼玩了遊戲以後,玩家對遊戲的劇情怎麼看呢?《仙劍7》的編劇今日在微博上徵求玩家對遊戲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一起來看看吧! 有玩家認為遊戲的結尾處理得太過匆忙和膚淺,使得整個故事結構太過於平淡。另外,關於白家的線有點雞肋,他勸編劇要放開寫,不要有所拘束。 有玩家認為《仙劍7》的劇情故事太瑪麗蘇了,寫給18-22歲的小女生看看還行。另外男女主感情線鋪墊得不夠,後來突然就愛上了,顯得有點突兀。 還有玩家諷刺那些差評玩家,表示編劇真的很難,《仙劍1》那種看女人洗澡,偷女人衣服,三個女人痴戀一個男人的劇本都被奉為傳世經典,而現在玩一個女主,一對一了,情懷男玩家就說三流瑪麗蘇了,嘖嘖嘖…… 還有一位26歲+的女性玩家提出了反駁,她說除了結尾倉促之外,《仙劍7》的劇情還是挺好的。 還有玩家建議主線對話都加上立繪或者全程都有表情動畫特別,別一下有動畫,一下木偶站樁,很掉質感的,感覺像是趕工沒做完! 還有玩家表示,《仙劍7》讓人感覺除了主角,其他人都是工具人。另外播片切換,閃黑一段閃黑一段,玩家情緒老是被打斷。 同時他也表示,《仙劍7》能看得出製作團隊的成長和想做遊戲的決心。其實團隊磨合得還可以,編劇也不錯。最後,他還是很喜歡《仙劍7》四人組,沒有太多恩恩怨怨,就是單純的掏心窩子的朋友。 目前該微博已刪除,編劇建議玩家私信對劇情等內容提出建議。 來源:遊俠網

《使命召喚 先鋒》的編劇表示希望為本作其製作兩部續集

《使命召喚 先鋒》的編劇 Sam Maggs 在紐約動漫展期間在討論即將推出的《使命召喚 先鋒》和其前傳漫畫時表示,她希望本作的角色能成為該系列有代表性的人物。「我們在會在游戲製作過程中考慮 『我們如何創作令人印象深刻的《使命召喚》角色?』目前的《使命召喚》中並沒有這樣的人物角色。」 Sam Maggs 在談到相關內容時表示,「當大家想到《光環》時就會想到士官長,但當玩家想到《使命召喚》時,並沒有真正的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所以我們陷入了這個問題,『誰可以成為我們的代表性的《使命召喚》角色?』所以我們想要製作先鋒2和3,因為我們還有兩個故事想要用這些角色講述。如果玩家們像我們一樣愛這些角色,我們就可以繼續講述這些人的故事,並讓他們成為這個時代的《使命召喚》的代表。」在本周一《使命召喚 先鋒》也放出了游戲的劇情預告,講述了五位英雄在組成了的第一特遣隊,在二戰時對抗來自軸心國的威脅的故事。本作將於11月5日在PS5、PS4、Xbox One、Xbox Series X|S 和 PC 平台發售。來源:機核

Neil揭示《最後的生還者2》中有一位編劇扮演的角色被砍

近日,《最後的生還者2》製作人Neil Druckmann在推特中透露,頑皮狗從《最後的生還者2》中砍掉了一個角色,該角色將由開發團隊的一名編劇Halley Gross扮演。 《最後的生還者2》製作人Neil Druckmann在推特的回復中分享了一張Halley Gross身著動作捕捉服裝的照片,這名編劇扮演一個名叫Leah的角色,但最終這名角色被砍。 編劇Halley Gross也回復到:Leah來復仇了! 艾莉和狄娜在華盛頓解放陣線基地伏擊中為了生存,殺了他們的2名士兵,在其中一位的口袋中發現了Leah的自拍照和一封信。信中介紹Leah在電視台工作,但當艾莉和狄娜到達那裡時,Leah已經被殺了。 來源:3DMGAME

《COD:先鋒》編劇暗示可能會出《先鋒2》《先鋒3》

動視FPS年度大作《使命召喚:先鋒》即將於今年11月5日與我們見面,雖然這款遊戲還未發售,但在今年的紐約動漫展上,《先鋒》編劇Sam Maggs表示自己希望看到《先鋒2》和《先鋒3》。一起來看看他是怎麼說的吧! Sam Maggs說:「我們問自己說:我們要如何才能製作出標志性的COD人物?因為現在提起《使命召喚》,你其實想不到什麼標志性人物。你瞧,當你想到《光環》,你馬上就會想到士官長,但是當你想到《使命召喚》,我們其實並沒有那些很突出的角色。」 Sam Maggs繼續說道:「所以我們就在想:誰來做我們COD的主打角色呢?因為我們還想要製作《先鋒2》和《先鋒3》,因為我們還准備了兩個故事,想用它們來闡釋這些角色。所以,我們希望如果人們能像我們一樣地愛他們,我們就能繼續講述這些角色的故事,然後把他們變成如今COD的標志性人物。」 來源:遊俠網

第三季開播前 《足球教練》演員、編劇和製片人均大幅加薪

援引媒體報導,熱播 Apple TV+ 電視劇《足球教練》(Ted Lasso)在第三季開播之前,演員、編劇和製片人等都已經協商好大幅加薪。援引 The Hollywood Reporter 報導,《足球教練》的相關人員近期和華納兄弟電視台重新談判了他們的合同,並獲得了可觀的加薪。 包括 Jason Sudeikis 在內的所有出演人員,以及編劇們都設法獲得了大幅加薪。在 2018 年年底和華納公司簽訂了 8 位數的總體協議基礎上,編劇比爾·勞倫斯(Bill Lawrence)也獲得了較大的增長。 2020 年 10 月,蘋果宣布續訂《足球教練》第三季。據報導,合同的重新談判短暫地推遲了第三季房間的開放。一些消息來源告訴《好萊塢報導者》,與編劇的新協議在9月13日的開播日期之前就已經封存。 Sudeikis 已經完成了《足球教練》第三季的交易,每集將支付給他大約 100 萬美元。這個數字包括他作為首席編劇、執行製片人和創作者而獲得的報酬。此前,Sudeikis...

《戰神:諸神黃昏》新黑人角色惹爭議 編劇激情對線

「戰神」系列新作《戰神:諸神黃昏》近日正式放出了實機演示,演示中出現了一位新角色安格爾伯達(Angrboda),但這位新角色變成了一位黑人,網友們紛紛對此表達了不滿,推特上有很多回復都在向本作的開發人員進行科普,據推特上網友的說法,黑人在北歐神話中從未存在過,也沒有黑人維京人,目前開發人員已關閉評論。 《戰神:諸神黃昏》的編劇兼劇情負責人Matt Sophos近日在推特上和網友們進行了「激情對線」,有網友質疑Matt Sophos是一個雙標的編劇。質疑他是否會在遊戲中再加入一些埃及白人神。 Matt Sophos則回復道:「北歐神話中也有藍矮人嗎?洛基是希臘半神的兒子嗎?你知道約頓海姆不是真的嗎?他們可以是任何人或任何東西,有些甚至是巨蛇?但我明白了。你覺得耶夢加得沒問題只是因為他的鱗片是白色的,對吧?嗯,祝你好運。希望你能找到一款更適合你的感受的遊戲。」 《戰神:諸神黃昏》將於2022年登陸PS4、PS5平台,具體發售時間暫未公布。 來源:遊俠網

《戰神:諸神黃昏》新女角色是黑人惹爭議 編劇回應

索尼的招牌IP「戰神」系列新作《戰神:諸神黃昏》近日正式放出了實機演示,演示中出現了一一位新角色安格爾伯達(Angrboda),但是在遊戲中,安格爾伯達成為了一位黑人角色,隨之而來的就是網友對這位新角色種族的不滿。 《戰神:諸神黃昏》中的安格爾伯達 根據推特上網友的說法,黑人在北歐神話中從未存在過,也沒有黑人維京人——實際歷史學家對這一說法提出異議。結果,網友們對聖莫尼卡工作室在《戰神:諸神黃昏》中展現的安格爾伯達感到很反感,推特上有很多回復都在向本作的開發人員進行科普,由於反感和科普言論過多以至於開發人員關閉了評論。 《戰神:諸神黃昏》的編劇兼劇情負責人Matt Sophos就在推特上和網友們進行了「對線」,有網友說Matt Sophos是一個雙標的編劇,還質疑他是否會在《戰神》遊戲中再加入一些埃及白人神。 Matt Sophos則回復道:「北歐神話中也有藍矮人嗎?洛基是希臘半神的兒子嗎?你知道約頓海姆不是真的嗎?他們可以是任何人或任何東西,有些甚至是巨蛇?但我明白了。你覺得耶夢加得沒問題只是因為他的鱗片是白色的,對吧?嗯,祝你好運。希望你能找到一款更適合你的感受的遊戲。」 目前《戰神:諸神黃昏》將於2022年登陸PS4、PS5平台,具體發售時間暫未公布。 來源:3DMGAME

FF系列編劇打造《星位繼承者》公布最新預告片

Artisan工作室和Dear Villagers今日發布了新作《星位繼承者》的最新預告片。 這段預告片介紹了遊戲的基本戰鬥系統,當然是回合制,不過還有一些深度元素。 《星位繼承者》將於2021年9月30日發售,登陸PC、PS4、PS5、Xbox One、Xbox Series X|S和NS平台。 預告片: 來源:3DMGAME

迪士尼將拍攝《海底兩萬里》改編劇 講述尼莫船長的起源

近日,迪士尼+在愛丁堡電視節期間揭曉了3部未來開播的英劇,其中一部改編自法國科幻作家儒勒·凡爾納的經典之作《海底兩萬里》,該片名為《鸚鵡螺號》,該真人電視劇一共有十集,本劇將由James Dormer擔任監制兼編劇,劇集將於2022年初開始拍攝。 這部電視劇主要講述年輕的尼莫船長以及其著名潛水艇「鸚鵡螺號」的起源故事,在該劇集中,尼莫是一個被剝奪身份以及家庭的印度王子,東印度公司的囚犯,他決心向奪去自己一切的勢力復仇,尼莫船長登上自己心愛的鸚鵡螺號後,不僅繼續與敵人斗爭,還發現了神奇的水下世界。 迪士尼在電視節發布另外兩個劇集,一個是名叫《Wedding Season》懸疑劇,另一個是名為《Culprits》的警匪劇,迪士尼計劃將在2024年之前為其流媒體平台添加50個歐洲拍攝的劇集,本次揭曉的3部劇便是其中的一部分。來源:cnBeta

B社招募《輻射:倫敦》Mod編劇 擔任副任務設計師

今年6月《輻射4》Mod《輻射:倫敦》預告發布,將把英國倫敦帶入輻射的故事架構中。近日據媒體Thegamer報導,Bethesda雇傭了《輻射:倫敦》首席編劇Siren,擔任副任務設計師。 該消息是在《輻射:倫敦》Discord伺服器上宣布的,Siren將離開這個Mod項目,加入Bethesda。項目負責人表示,這並不意味著《輻射:倫敦》的故事會改變。這款Mod劇情的大部分已完成,只有對話尚未完成。 根據Siren在LinkedIn上的信息顯示,她在Bethesda擔任副任務設計師。目前不清楚她在為哪款遊戲設計任務。由於《輻射76》仍在擴展開發中,所以她可能會轉到該項目中工作。 來源:3DMGAME

加入我們吧《輻射:倫敦》的首席編劇被官方招募

不僅僅是在逼官方,更是自己的簡歷。之前公布的《輻射4》大型MOD「倫敦」,引起了玩家間不小的震撼。同時被吸引的還有官方,而近日,據媒體透露,Bethesda已經雇傭了MOD《輻射:倫敦》的首席編劇Siren,擔任副任務設計師。 首席編劇Siren在《輻射:倫敦》的Discord伺服器上宣布了此消息,即將離開這個項目,加入Bethesda。但這並不意味著《輻射:倫敦》的故事會改變。該MOD的劇情是大部分完成了,只是對話還要完成。 根據Siren在LinkedIn上顯示的信息,她在Bethesda遊戲工作室擔任副任務設計師。目前還不知道她在為什麼遊戲設計任務。 在之前的報導中提到,《輻射4》大型MOD《輻射:倫敦》於6月18日公布,玩家可以在這款MOD中探索「大戰」之後106年,2237年的英國首都倫敦。 《輻射:倫敦》MOD視頻: 【游俠網】《輻射4》倫敦mod預告片 視頻截圖: 來源:遊俠網

這也能打拳?古墓麗影編劇對GTA系列只有男性主角失望

《俠盜獵車手》系列無疑是最經久不衰的遊戲系列之一,而系列的最新作「給他愛5」自推出以來,一直保持在銷售排行榜上的頂尖位置。然而近日,《古墓麗影9》和《古墓麗影:崛起》的編劇瑞安娜·普拉切特 (Rhianna Pratchett)對於《俠盜獵車手》系列經常只將男性作為可玩主角發表了看法。 在接受《連線》雜志采訪時,Rhianna表示,她「對傾向於製作男性化世界的開發人員會對女性主角做什麼感興趣。」她同時也表示對「給他愛5」只將三名男性作為可玩主角感到「非常失望」,她認為該系列多次將探索男性氣質作為主題,「男性氣質不僅僅是男性的領域,女性氣質也並不只是女性的領域。」 相比之下,Pratchett提到了《The Wire》,其中描繪了女性是如何在傳統的男性黑社會中生存。她還與《女子監獄》進行了對比,這部劇以監獄中的女性故事為主題,而傳統影視中通常以男性視角講述這類故事。Pratchett表示,她希望看到這些開發人員「嘗試以女性為主導的故事」,並強調很少有成熟的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動作遊戲以女性為主角。 曾經也有傳言《GTA6》將會以女性作為主角,但這個傳言並未得到證實,而目前關於《GTA6》的可靠情報也幾乎沒有。 來源:遊俠網

劉德華電影《掃毒2》回應抄襲:早就得到編劇授權

近日有媒體報導稱劉德華監制並主演的影片《掃毒2》是「完全」抄襲成都環球博納文化傳媒有限公司2006年拍攝的電影《完美情人》,環球博納將劉德華以及電影《掃毒2》6家出品方公司以侵權糾紛告上法庭,並提出賠償9999.9999萬元人民幣,今天出品方寰宇娛樂發布聲明,表示尚未收到法院的正式通知和相關法律文書。 聲明中說:「我司在出品該電影時已得到三位原創編劇邱禮濤先生、李敏小姐及李昇先生的授權。劉德華先生、我司及該電影之出品單位並無侵害任何第三方之著作權。」 今日,博納影業也發布聲明,表示「成都環球博納公司非本公司關聯方,與本公司無任何關系。本公司從未參與電影《掃毒2》攝制、發行等任何工作,也未涉及該訴訟」。 電影海報: 來源:cnBeta

真人版要來了?曝網飛正在製作《最終幻想》改編劇集

據媒體Giant Freakin Robot爆料,網飛Netflix正在製作《最終幻想》改編的真人劇集。 在之前的報導中曾提到,索尼、SE和製作公司Hivemind將聯手打造基於《最終幻想14》的真人電視劇,而製作公司Hivemind曾為網飛製作過《巫師》的真人改編劇,此次的爆料或佐證之前項目的進展。 在此之前,《最終幻想》系列的影視改編大多數CG動畫電影形式,其中不乏諸如《最終幻想Ⅶ:聖子降臨》這樣的優秀作品。 同時還有一部《最終幻想》改編作品,是在6月份被報導的Cyber Group工作室正在製作的《最終幻想9》動畫劇集。 ​​​ 來源:遊民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