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自行

Tag: 自行

《醫院計劃》患者自行離開問題分享

《醫院計劃》中患者在治療過程中會選擇離開,直接手動操作介入也沒有任何改變,而且倒計時最後2小時內系統會發一次病人長期等候的警告通知,玩家需要在這個時間段治好患者,不然會引起患者的不滿。 患者自行離開問題分享 門診病人等候時間是有限定的,從進入地圖開始算好像8小時?時間滿了還沒治好就會生氣離開,在倒計時最後2小時就會發一次病人長期等候的警告通知,此時是給你最後機會趕緊安排這個病人加急插隊各種化驗檢查之類的,2小時內治好就行。住院則時間無限了,可以直到治癒。 來源:3DMGAME

超詳細改裝!《自行車修理大師》Steam頁面上線

由 HBG Stuido 開發發行的休閒模擬獨立遊戲《自行車修理大師》Steam 頁面目前已經上線。遊戲發售日期暫未公布。根據頁面顯示,該作支持簡體中文。 Steam商店頁面:點擊這里 遊戲預告片: 遊戲介紹: 經營你的自行車修理工坊,親手修理各有特色的自行車。擰緊螺絲、調整鏈條、再來點個性的噴繪。車架、變速器、飛輪、腳踏、剎車、把手……一一呈現。成就自行車修理大師的,不單單是你的汗水,還有你對細節的專注和不斷磨練的技巧。 拼裝真實還原的零部件 在《自行車修理大師》中,我們細致還原了為數眾多的零部件,包括車架、輻條、飛輪、鏈條、碟剎夾器、腳踏等等,你知道和不知道的零部件都將能夠讓你在遊戲中體驗到拼裝自行車的樂趣。使用不同的組裝工具將一輛自行車,從散落滿地的零件,變成一輛閃亮有型的自行車。 體驗自行車修理全過程 檢測、拆卸、維修、組裝、噴塗、調教。在你的自行車車間中,完成整套自行車修理流程,你將徹底沉浸其中,或許你還能感受汗水的滑落和機油的氣味。每一筆訂單都是一次挑戰。別忘記擴展車間,購入新的工具和零件,只有這樣,你才能獲得更多的訂單,拓展更多的業務。 收集各式各樣的自行車 作為自行車修理店的老闆,你同樣是自行車收藏的愛好者,看到心儀的自行車,不要猶豫買下它,讓它成為你的車庫收藏的一部分。每一輛獨特的自行車背後可能都藏著一個與眾不同的故事。而經過你的雙手打造而成的自行車,也有可能成為市場上炙手可熱的藝術品。 擼起你的袖子!只有足夠的細致和專業,才能打造出一輛熠熠生輝的完美自行車。 遊戲截圖: 來源:3DMGAME

原創短片《壓縮機自行返廠》創作記錄,與純文本版本

1、五分鍾不太夠,十五分鍾夠了,但是五分鍾可行,三分鍾就挺少的當我第一次被告知,藝術大學的電影相關專業可以提交影片資料時,首先沖上我頭腦的是「我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拍片子了!」在得到學校允許前往上海的藝術工作室進行藝術創作前,我大部分的繪畫、寫劇本、擺弄研究相機和打光燈的時間都是極其碎片化的,也許一天只有幾分鍾,也許一星期只有幾小時,其他時間都得花在聽老師講課或是被不支持我學藝術的家長罵上。最初的想法在開始對這次申請相關的影片准備之前,我寫過許多現在看來無足輕重卻又令我自己印象深刻的劇本,有關於「陰謀論」的,有關於「民工與包工頭」的,有關於「中世紀垂暮老人最後一搏」的,當然,也有關於一段「無法客觀判斷的愛情」的故事。也許是曾經對冷戰文化的著迷,我原本打算做一個充滿越肩鏡頭、對話以及政治諷刺的片段(也許還帶有一些《是,大臣》的意味)。按照著對政治諷刺的理解完成了《謹慎的空調循環風》的初稿之後,我突然發現,初稿中存在太多邏輯上的硬傷,且部分歷史考究也沒有切合實際局勢。我寫的初稿,在沒有經過大量文獻、調查、審視的前提下,這個題材的劇本創作時幾乎可以看作一個充斥著低俗膚淺橋段的低質量快餐式集成品。因此,我與我的編導朋友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將主題定為了我童年時印象最深的場景,以一個更加「自我介紹」偏向性的方式去塑造一個被母親強迫著練習鋼琴的角色。在確定了這是一個我很熟悉(甚至親自經歷過)的題材且了解並規劃了接下來的整體創作思路後,接下來……接下來就是無盡的酗酒……自創的困難時期很多藝術作品在創作期間都會經歷那麼些個「困難時期」對吧,比如畢卡索的藍色時期啥的,我的困難時期主要表現在,呃……好吧,主要表現在一瓶又一瓶廉價朗姆酒上,至於事情的起因嘛,也許我也忘得差不多了,失戀?家庭?還是學業?欸管他呢。總之,在如家酒店和爛尾樓和酒精朋友沉淪了幾個月,連一瓶朗姆的錢也掏不出之後,我決定和這些爛事說再見,並不再酗酒(也許是因為當時喝太多,現在一碰就惡心),並繼續去吃那個該死的鎮定藥。一小時變十五分鍾將社交軟體裝回手機並交了話費之後,我發現電話和簡訊都快被編導朋友打爆了。我立馬趕回了上海的工作室,投入到新劇本的創作中,我們把項目的名稱暫定為《拼拼湊湊的相對和諧》。這主要是講的一個小孩的母親非常喜歡鋼琴和古典音樂,為了參加各種音樂會,她會到處彎腰去討好上流人士們,但是她的底線是,他的孩子不應該牽扯於其中。在平日裡她會逼迫他的兒子練習鋼琴,一有時間就練,不管小男孩哭還是哭到沒有力氣。在這些壓抑的因素中,小男孩難免會對訓斥變得麻木。他喜歡看電影,但並不是因為電影的內容,而是因為在閃爍的電視光源中,他可以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擔心,哪怕是呆呆盯著螢幕不動,他也會很放鬆。唯一給他帶來快樂的,是他熱愛藝術的奶奶,雖然文化水平不高而且經歷過華北的社會變革,屬於下崗浪潮中的第一批工人,但是她永遠懷著一顆赤忱的心。小男孩會看奶奶畫畫、刺繡、織毛衣,雖然他不覺得有趣,但和這個經常護著他不被他媽媽打的奶奶在一起做事時,他感到很快樂。直到有一天奶奶去世,他也自殺了,裹屍袋被第二天打掃衛生的阿姨當作了垃圾扔到了垃圾桶里。這一整個劇本算下來大概要有個一個多小時的片長,三十幾個大場景。考慮到我們沒有那麼多製作經費,所以我們打算只拍一段場景,適當的修改劇本,使它在作為一個單獨劇本時更加連貫。並更名為《壓縮機自行返廠》。這地方看上去有些蛋疼在准備拍攝時,我們設計場景期間,在走訪了大多數場地後,我們把最終地點設在了我的老家——一個沒人住的大房子,並做了許多有必要的,為符合影片基調的設計改動,包括但不限於將一整個大鋼琴塗黑;又或是把整個房間拆了架幾台大的舞台燈。但是盡管美術組已經拼盡全力,到那時整個房子除了拍攝的地方,依舊很陰森,一個人晚上留在片場就顯得很蛋疼(而且我還在那裡漆黑的停電走廊睡了一天)。錄音準備!鏡頭設定!燈光設定!記憶卡滾動!整個拍攝過程持續了兩天,假如資金允許的話,我會想要它是三天。不停地拍攝,不斷地保一條,直到大家都很累時,我終於得到了我想要的片段。在拍攝現場遇到的問題,說實話,沒有我們預想的那麼多,除了有一個學校的場景因為疫情原因不得不臨時換場地,其他的問題都在發生前得到了解決,比如早飯沒有小籠包但是我特別想吃那種。我有幸從我爸那裡接到了一台不得了的小玩具,SONY的FX3,這台強勁的小鋼炮可在整個拍攝過程中幫到了大忙。十五分鍾變五分鍾因為我堅持要操刀每一步的原因,在剪輯過程中,我無意間又看到了大學對提交資料的要求。這一瞟可出了大事,「要求五分鍾的視頻資料」。在剪輯方面,我的原則是,在別人讓我修改作品時,必須有能夠說服我的原因,單單以「我喜歡」或「我看著不好」這類沒有理論依據的指控是完全不行的。大多數時候,對我剪出來的東西指手畫腳倒也沒什麼問題,就是我不會改罷了,但是這次是因為大學沒有那麼多時間一個一個十五分鍾地看那麼多人提交的視頻資料,所以十五分鍾的片子,被我剪成了五分鍾。但所幸,我們在拍攝時所有的畫面都拍了好幾個版本,有適合十五分鍾的,也有適合五分鍾,甚至有適合三十秒的。藝術不是工具,它不是用來給文章做注釋的,而是有著闡述自身,表達自身的重任。所以,當申請資料提交後,我立馬著手了十五分鍾的我最喜歡的版本的剪輯,也許會作為導演剪輯版上傳至YOUTUBE作為我個人頻道的自我介紹片也說不定。2、壓縮機的想法來源到底是什麼?劇透警告,前方內容容易引起道德家不適每次構思劇本時,在一張白紙前苦思冥想往往是最難熬的。在構思《拼拼湊湊的相對和諧》時,這種斷斷續續的創作灰域也同樣困擾著我。因為確定了以一個以我自身為原型的小男孩為故事主角所展開的一系列相關情節,所以我想到的自然是那段被母親逼迫著學鋼琴、小提琴的童年。道德分子PTSD大概是幾年前吧,隨著國內各個自媒體平台的飛速發展,微電影製作浪潮進入了各個高校內。起初,大家都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以對自己創作的熱情出品了許多優秀且具有實驗意義的短篇作品。就像大家在千禧年都在感嘆80、90年代的美好一樣,最不理想的情況還是發生了。硬體設備的大眾化以及價格的不斷降低使得微電影的拍攝門檻急速下滑,你敢相信嗎?現在就連手機都有4K畫質了(只是想感嘆一下,並不說明我是傳統主義瘋狗)。在基數變大、想法變多的同時,低質量的、嘩眾取寵的作品也變多了。在這個大背景下,出現了這麼一幫子人,他們拿著並不適配他們手機的雲台,穿著市面上曝光率最高的潮衣潮鞋,化著濃妝,侵占著公共空間,拍攝著他們口中編寫了幾個月但是實際上只花了十五分鍾左右想出的故事。在他們所拍攝的十個作品中,十一個是有關校園霸凌的,雖然他們身邊並沒有校園霸凌的現象或是需要表達反校園霸凌的動機。因此我將他們歸為「道德分子」。那麼為什麼不將他們歸為「道德家」呢?因為道德分子的「行」與他們的「知」完全脫節了。就拿那些拿著雲台的傢伙們舉例,假如你問他們,「你們拍攝的這部作品的內在思想/內核是什麼」,他們一定會先花上幾分鍾深情地和你闡述校園暴力、網絡暴力或是人際關系交往中產生的冷暴力的本質,然後再花個十幾分鍾和你分享那些他們或他們身邊朋友和同學親身盡力的完全由他們自己編織出的悲慘的校園霸凌現象。但是一旦你對他們所闡述的內容提出半點疑惑,或者指出他們漠不關心的拍攝中存在的某些理論以及技術上的問題,那你可就慘了,他們就會像傳統主義瘋狗一樣,以詆毀他們作品中的「道德層面精神內核」為理由與你進行爭論。哦,別期望你會聽到有理論依據所支持的新觀點從他們的嘴巴里蹦出來,就像我說的,他們是道德分子,不是道德家,他們凸顯自己身份認同的唯一方式就是用爭論中的優勢來給他們的一種至上的優越感。我甚至認為,行為間充滿矛盾的他們連道德分子都算不上,因為他們活在他們自己想入非非的知識權威中。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們十組學生拍短片,八組都講述了苦大仇深的故事。我自詡全世界最可笑的中間派,在暗自心想那幫道德分子到底認不認識康德的同時,也確定了,我寫的這個關於擁有著童年陰影悲劇內核的小男孩的故事,絕對不能以一種帶有強烈悲劇色彩的敘述方式出現在觀眾面前。換句話說,我們周圍有那麼多美好的事,我們幹嘛要把自己搞得跟冉阿讓一樣。哦!關於為什麼這章的前面我寫的是「容易引起道德家不適」而不是「容易引起道德分子不適」。首先,是我根本不想去理會道德分子的想法,畢竟《純粹理性批判》對他們來說還是太早了。其次,我相信道德家們一定會將這些道德分子的行為歸結於「他們的初心是好的」吧。但是道德家們也別太生氣,我也曾崇尚過道德主義,誰年輕的時候不想去建立那個人人向善的「模範國度」呢?(只不過我得承認,奧地利經濟學派和共產國際的那幫老傢伙們可有趣多了)他不是一個連環悲劇回到對劇本本身的討論,我對自己編寫劇本質量的信任程度一向不是特別高,所以考慮到這次申請材料的重要性,我果斷選擇對我所較為熟悉的題材進行創作。也就是說《拼拼湊湊的相對和諧》(《壓縮機自行返廠》的初稿)其實是以我童年的親身經歷去進行的藝術化處理,我不想特別突出強調我老媽對讓我練習鋼琴時的侵略性表現,但是很明顯,整個劇本的悲劇內核是圍繞鋼琴展開的。在最初的以稿中,主角小男孩的名字在台詞本上並不叫「小型壓縮機」而是很簡單的「鋼琴男孩」一詞。鋼琴男孩的首次登場至謝幕一共分為五個章節「入場儀式」、「離群惡魔」、「暨陽澄東歸敝處」、「身先朝露」、「他在澄西派出所退場」。章節一 「入場儀式」當我的編劇夥伴將這一章節比作整個故事的開頭總起段時,我更願意將他比作以後我作品中常常會出現的一個符號。在這一章節中,一對關系並不是特別好的搭檔(最初設計為夫妻)在空無一人的劇院中看著中央舞台上的一台小型垃圾壓縮機展開討論,內容中提到了本片裡的主角——鋼琴男孩。他們將男孩比作了一台負面情緒壓縮機。章節二 「離群惡魔」鋼琴男孩和母親穿著晚宴服和一群不懷好意的老頭們在那對搭檔所在的劇院大廳兩邊的牆上的大型玻璃私人包間聚餐,在小男孩的母親不斷討好那些老頭時,那些借著投資音樂之名戀童的老人給小男孩的母親提出,以小男孩兩小時獨處時間換取這次古典交流會(老頭們自己投資的,並不是由真正熱愛古典音樂的人舉辦的)單人鋼琴演奏的機會。小男孩的母親臉色突變,直接回絕後拉起小男孩走了。章節三「暨陽澄東歸敝處」鋼琴男孩每天的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便是被他母親逼著練五小時的鋼琴。今天他在午飯時被他死黨告知,死黨的父親在和鋼琴男孩的母親聊天時聽說,他的母親今天要去外地參加郎朗的鋼琴演奏會。鋼琴男孩得知這個消息時興奮極了,因為他終於可以不用練琴,可以放鬆下下來,在他的奶奶的房間看一整個下午晚上電視。為了顯擺,他在下課時以最快的速度跑去校門外林子裡的小販那裡買了一堆零食,故意趾高氣昂地從幾個小孩子面前走過,就連小區保安也發現他今天有點怪。回到家之後,他感到有些累。在換掉鞋子之後,他路過顯得有些壓抑的鋼琴,去到奶奶房間,撲倒在了奶奶柔軟的大床上,將自己用被子和毯子包圍。過了一會他打開電視,呆呆地看著電視中的內容,電影、動畫片、廣告,這些東西讓他不知不覺在床上待了幾個小時。但這時,他聽到母親回家的關門聲,她沒有去外地,而是照常下班回家檢查小男孩的練習情況。這使得母親發現小男孩不在練琴後將小男孩打了一頓。章節四「身先朝露」這一章節的故事發生在兩個地方,一個是在小男孩家,一個是在奶奶的悼念儀式中。小男孩的奶奶去世了,他們一家子和其他親朋好友都在哭泣,到處都是哀鳴聲。小男孩的父親拉著小男孩的手和母親站在奶奶的棺材對面,棺材前放著奶奶生前用過的東西,包括那個放在電視機旁邊的俄羅斯套娃。小男孩沒有哭,他只是站在那裡,牽著父親的手,呆呆地看著棺材。一個人從悼念場所走回家之後,面對沒有切完的蔬菜和仍在奶奶房間里播放著戲曲的收音機與沒有畫完的油畫,他呆呆地看著,一言不發。他心裡清楚他因為什麼事情難過,他也知道他因為什麼事情開心,在奶奶死後,他發現再也沒有人告訴他有意思的故事,再也沒有人和他分享好看的小人書,再也沒有人和他展示最近畫的畫了。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每天為鋼琴和其他事情難過的意義了,他自殺了。警察將他的屍體在她自殺後裝進黑色裝屍袋時已經是他死後兩天了,屍體是被和母親處理完奶奶葬禮付款業務後回來的父親發現的。又過了兩天後,醫院過來取走了屍體,用於整理屍檢報告。期間有個胖的家政清潔工一直在很煩人地打掃衛生,她漫不經心戴著耳機,把奶奶的退休證書、沒畫完的畫和裝著小男孩屍體的裹屍袋當作垃圾扔掉了。醫生還是在小區垃圾桶里找到的他。小男孩地父母在這期間一直沒有哭,你在他們臉上也找不到難過的表情。章節五「他在澄西派出所退場」小男孩的父母按照派出所通知,於15天後去派出所聽取屍檢報告,但是被告知還要再等12天。所以又等了12天後,小男孩死後的第28天,他們聽到了公安人員讀的屍檢報告。當聽到小男孩沒有通過鋼琴六級的考試後,小男孩的母親無神的臉突然大驚失色,她抱頭痛哭。父親本想安慰她,但是聽到下一句報告是「他並沒有一個快樂的童年」時,父親也大驚失色,沖出門去,迅速顫抖著點了根煙,抖著手將一整根煙4秒吸完(好多煙被抖著的嘴漏了出來)。以上便是完整的五個章節,但是因為製作經費與當時得知成片只能有15分鍾的原因,我們不得不將本來大約成片一個小時左右的拍攝計劃縮小到了只拍一個章節。同時為了在15分鍾內講完一個較為完整的故事並把一個小時的角色塑造壓縮到十五分鍾內,我們不得不砍掉了許多內容,並以時間塑造鮮明角色為目的修改了劇本的細節以及內容。這期間,我發現小男孩將身邊的各種負面情緒變成了對自己的自我批判以及滋生自我毀滅的傾向特別像廢品廠的垃圾壓縮機做的事情,所以我將「小男孩」這個角色更名為「小型壓縮機」,並將這個只拍歸家橋段的短片定名為了我們現在知道的《壓縮機自行返廠》。所以你看,這個「小壓」歸家的故事實際上是一整個完整的故事中的一環,而「小壓」也並不只是一個「悲傷的小男孩」這一略顯單調的角色設定,他具有一定的內核,也許他的出現會讓大家思考,在一個單調乏味又極其苛刻的生活中,離開了讓我們打心底快樂的因素,我們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期待機遇?又或是創造嚮往的生活?還是向著某個目標不斷進發?這個,我希望觀眾自己去思考符合他們自身價值觀的答案。至少原來的那個劇本是這樣的。3、對「邊緣層次結構理論」的思考以及實際運用有些決定性的舉措往往是在不經意間獲得的,就像我在一次宿醉的經歷後無意間發現了這麼一款沉寂在我steam庫存中好幾個月的游戲——《極樂迪斯科》。在真正接觸《極樂迪斯科》之前,我有所聽說過業內人士對《極樂迪斯科》的一些評價,大都偏向於,「被這款角色扮演游戲獨特的美術風格所震撼到了」之類。說實話,作為一名算不上資深,但涉獵范圍較廣且各個年代的游戲多多少少玩過的玩家來說,這些游戲媒體的打分標准在我這似乎不太能夠提供幫助(我的意思是,IGN給《寶可夢劍/盾》打了10分,這讓我無法對各別游戲評分網站抱有太大的期望)。但當我看到使用表達性畫技描繪出的標題界面以及如小說描繪一樣的文字語句時,我失語了,不知用什麼詞來表達我當時內心的喜悅。那一刻我知道,這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游戲,一款能讓你那位一直譏諷電子游戲的語文老師啞口無言的游戲。隨著同樣宿醉的主角醒來,漸漸深入探索這個由ZA/UM創造的世界,近乎於詩歌的視覺小說般的劇情讓我對ZA/UM工作室的創作理念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YOUTUBE上看了幾遍近兩個小時的開發團隊采訪後,我迫切地想要了解更多更詳細的創作源由以及這種特殊的表現派畫術下的藝術概念是否能夠切合到我的藝術相關項目中。為此,我想起了機核網美術組的翀老師,他們曾與ZA/UM有過書面上的聯系,通過這種巧妙的聯系,我能夠通過一封封電子郵件回答的方式,從ZA/UM的美術總監亞歷山大·彼得洛夫老師那裡得到我問題的答案。彼得洛夫老師認為:(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在了解了這些之後,我意識到,(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未公開)以「找到如何將『邊緣層次結構理論』運用至螢幕表現上」為目標,我臨摹了彼得洛夫老師的《瑞瓦肖沿岸》。但是我意識到我們要拍攝的短片是在現實中的環境,而並非電子虛擬世界的景象,所以我將繪畫平台從虛擬搬到了現實,用丙烯顏料在大畫布上臨摹了他的兩幅風格迥異的作品《金葛城警督》和《雙榮譽警督哈里·杜博阿(感性)》。在完成兩幅畫期間我大致確定了,通過柔化的方式將原本已經沒有很強邊界感的現實世界畫面二次柔化,並增加與之相接的場景里的銳化成度,從而使觀看對比場景的第一印象發散至溫暖、舒適的柔光下。同時在特定的場景中加入適當的膠片噪點也能使得人們的「柏林情懷」令大腦對畫面產生好感。這種處理方式既能滿足有限的創作資源,同時也能夠達到我們所需要的效果。4、關於影片中零星的浪革元素以及對赤忱的工人們的思考不管是在《拼拼湊湊的相對和諧》中,還是在《壓縮機自行返廠》中,奶奶這個角色有一項設定是,「具象化的表現不可以出現在畫面中」,換句話來說,奶奶並不會直接出現在相機鏡頭對面。讓觀眾知道有奶奶這個角色存在於這個故事中的方式是,通過聲音、生活的環境和生活環境中的使用痕跡來讓我們能夠以一種更加貼近自然的方式去認識這個給「小壓」帶來溫暖和快樂的人。《拼拼湊湊的和諧》中對奶奶角色的描述是這樣的:「作為華北眾多國有藥廠中的第一批因社會變革浪潮而強制下崗的工人,她為了生活,離開了從小長大的縣城,來到了南方打工。雖然因為身份和只是水平的原因沒有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是這也讓她認識了深愛著她的小壓的爺爺。南北經商的爺爺讓奶奶在中年時過上了富足的生活,雖然舊日的艱辛仍時常在她腦海中浮現,但是豐富的物質和文化生活讓她將『如何養活自己』轉移到了『如何和他的孫子相處上』」。在短片的場景設計中,因為是發生在南方的故事,奶奶的浪革情懷並不是特別明顯的,但我有意在「奶奶」的房間中添加了一些中國東北方相關的元素,包括俄羅斯套娃(不太東北,有點黑龍江了)、用來編織厚毛衣的粗棉繩以及那個碩大的熱水壺。但是,什麼是「華北浪漫革命」呢?我當然可以花一長段篇幅去向你描述一個「工人們因工廠倒閉下崗後為了生活四處奔波最後重燃希望」的故事,但是我認為那僅僅陳述了華北的一段過往事件,並沒有講清楚「浪漫革命」是什麼。我曾經嘗試過用文字從各個角度對「浪漫革命」做出合理的解釋,但我發現,那些筆杆子下對「浪革」的描述就連我自己看起來都又臭又長,難以下咽,就像《半條命》里的運河關卡一樣。它不該是這樣的,我也不能這樣去寫。「華北浪革」這個概念來源於它同名的中國樂隊「華北浪漫革命」,樂隊的主唱劉森用《烈火青年》、《縣城》等樂曲詮釋了他腦海中的「浪革」,而另一支我喜歡的樂隊「萬能親年旅店」的專輯《翼西南林路行》和同名專輯《萬能青年旅店》也充斥著他們對那個時代的思考。同樣的「浪革」不僅僅在音樂中,在影視作品方面,又例如像賈樟柯的《小武》和《站台》或是刁亦男的《白日焰火》與曹保平的《追兇者也》等作品。這種赤忱的、在黑暗中追逐希望的、難平的社會變革是需要我們自己去感受的,我沒有辦法把它說清楚,我覺得我以後也不會想要把它說清楚。5、朋友和奇珍異寶供應商在聊我為什麼想拍電影前,我想先簡單聊聊我的朋友們。對於一個17歲的青少年來說,人生閱歷到底是什麼?我所想到的是我的朋友們。我認識的人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從資深ACG愛好者,到定居大洋對岸的軍品發燒友;從在工地管人和被管的欠債工頭,到倒賣小商品發家致富開公司的商人;從崇尚唯物共產的偏激左派,到推崇自由市場的安資右派;當然了,還有一幫子沒吃飯錢也要搞電影、設計、油畫、獨立游戲的藝術工作者與這些形形色色的角色做生意、聊天、鬥智鬥勇,讓我有機會在校園的學習生活以外的社會各個層面的各個圈子有目標又或是沒有目標地晃悠。他們給我描繪了一個我們生活在的簡單而又復雜的社會。雖然在這期間,最大限度地接受多元文化以及各個意識形態的輸出讓我不可避免地在現階段成了一個世界上最可笑的中間派,又或是說一個曾經認可道德主義的中間分子。但是我認為,不斷拓展自己的眼界雖然在自主獨立思考的角度上來說也許是件壞事,但是假如在某一天我弄清了各個學派的觀點後,將他們消化並提出與解決新的問題,這是否有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也許有一日,To be or not to be也能從我的問題變成大家的問題。回到創作上來,這些由朋友帶給我的觀點碰撞又是怎麼具體改變我現階段的創作思路的呢?我打個比方,假如說我現在想構思一對姐妹,他們都喜歡同一個動漫角色,而且樂於穿著她們自己手工做的cos服參加漫展來表達自己對這個角色的熱愛。通常來說,我會將她們設計成一對形影不離、親密無間的好朋友,因為除了家庭因素和人際關系層面,我很難能找到破壞兩人和諧關系的點,就自然不會多想。但是在我經朋友引薦接觸谷圈後,我意識到,如果喜愛同一角色的兩姐妹中的其中一個是「夢女」,又或是說兩人都是「夢女」,這是否會成為誘發姐妹矛盾的關鍵點?又或是她們舍棄因為喜愛動漫角色而產生的對立關系的突破口?雖然這些不一定成為既定的角色創造條件,但是無疑給挖掘角色設定增加了不少創作可能性。又比方說,假如我正在構思一個能夠表達馬列哲思的場景,也許在沒有接觸自由競爭資本主義前,我會想要創造一個公社的類似場景,也許還會設計一個長著山羊鬍跳到桌子上揮舞著真理報的角色。但是現在我會覺得,或許可以將工廠廠督、公司老闆又或是資本主義國家機器自然地引入一個特定的,帶有壓迫意味地場景,在放大資本主義缺點的情況下凸顯馬列哲思的共情感。又或是設計一個共產公社成員聯合一些特定人員進行伯思施坦主義活動,從而擴大群眾中的隱性矛盾問題,從而引出馬列哲思的本體。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但萬宗不變的是,在模糊且復雜的現代社會觀念下,這些新想法能夠讓我在能夠掌握無限創作可能性的願景下對將來所要了解的那些批判能力相關的必要理論有跡可循。6、為什麼非得是電影?是時候說說為什麼我打算學電影了。電影,作為藝術表達形式的一種,與插畫、設計、建築等藝術形式一樣,依我看來,在「個人有表達欲望」的前提下需要掌握一定的基本功才能夠達到一種「能夠養活自己同時推動時代進程」的狀態。對於藝術的表達形式,我向來都秉持著來者不拒的態度,所以各種表現形式,如音樂、媒體、文學、裝置或是游戲等,我都多少有所涉及,所以我將不會用長篇大論來解釋「電影是什麼?我為什麼喜歡電影?」這類問題。而是解釋為什麼我認為在大學期間,了解傳統電影的製作流程、拓展性研究以及在我腦內植入舊世界的電影拍攝理念是至關重要的。抱著學者的姿態主流價值觀中被觀眾定性為「優秀」的藝術作品的產生在我看來是需要創作者或創作團隊擁有對特定項目題材一定的文化底蘊的。在這一個前提下大多數創作團隊需要對作品的內核不斷打磨,才能產出至少在思想層面相對飽滿的作品。就我自身對我將來出產的作品的方向來看,我的觀念與之前我們提到的ZA/UM藝術總監彼得羅夫老師的觀點一致,不管是通過畫還是電影又或是游戲,我對我作品的要求是,它可以選擇滿足「訂單-供稿」的需求,但它一定不可以是空虛,缺少內核的。所以這就需要我在我所涉及的相關領域的那些理論都有所積累,不管是畫、音樂、還是建築、游戲等。這並不是幾天或者幾個月就能完成的。它需要長年累月的沉澱,就像一瓶藏了十年或者更久的太斯卡一樣,層次豐富,尾韻悠長。抱著研究者的態度這樣來想,我們首先需要弄明白的是,「舊日美術」是什麼樣的。它不是一隻不可名狀的猛獸,也不應當是一位溫文爾雅的老婦。我想像,它是一位高深莫測的古神,它太高大,太威猛,又太不可觸犯。他帶著古人流傳至今且早已被當做時間長利的經驗。同時,它又在不停將新時代的力量吸收,占為己有,讓無數藝術工作者深陷其中。而我認為,和它對話的唯一輕松方式便是通過電影。那裡面藏著先人與之對抗的痕跡與智慧。雖然這段描述被我搞得有些太中二了,但我們不妨停下想想,在所有藝術形式中,電影是否算得上是較為穩定的表現形勢了(包括實驗電影),換句話說,只要和電影有關的,是不是都是會出現一個螢幕和一雙觀眾的眼睛。一直在變的,只有做電影和放電影的技術。如果還不明白,你可以回到剛剛那個古神的場景里,把先人理解成講故事的導演們,把對抗理解成因為過於超前所不被大家接受的cult片、新浪潮、新風格片,把痕跡理解成大眾接受程度高的新形式片子和那些片子所製造的票房,智慧理解成導演琢磨出的新拍片方式。怎麼樣,看明白了嗎?看明白最好,看不明白也一定要記住,你在我這里看過了。抱著創新者的精神我堅定地認為,在大學的學習過程中,舊日美術的精髓應當是我需要著重學習的,這指的是我不僅要了解時下導演們是怎麼拍片的,還要能夠明白且消化他們使用那些拍攝技巧的原因以及具體的使用方法。這些就是為什麼我選擇想要在大學接觸電影,了解傳統電影製作流程卻也同時不能忘了總結出新的標新立異的實踐計劃的原因。畢竟,如果你連舊日美術長什麼樣子都不會知道的話,又怎麼知道自己的作品哪裡和它不一樣呢。大家對《關於壓縮機自行返廠的一切》感興趣的話我做個比較完整的版本出來,帶上一些我畫的概念圖還有前言後記啥的,也可以給大家看看當時的一些草稿和之後補拍的一些未公開鏡頭啥的先溜了,今天是周六文明夜,和朋友搓核彈去了。祝大家聖誕快樂,餃子包蒜! 來源:機核

《天命奇御2》自行更換立繪功能上線 快來換美照

近日《天命奇御二》1.12.15.1版本更新發布,除了內存優化及修復BUG之外,自行更換立繪功能也已上線。玩家們可以幫心儀的角色換上新形象了。 更換主要角色立繪功能: STEP1、開啟STEAM找到《天命奇御二》,滑鼠右鍵選擇「管理」→「瀏覽本地文件」→開啟「FateSeekerII_Data」文件夾。 STEP2、進入「FateSeekerII_Data」→「StreamingAssets」→開啟「CustomPortraits」文件夾。 STEP3、將想更換的角色圖片放入文件夾中。(圖片大小格式需為1024*1024.png)。 STEP4、圖檔名稱請參考文件夾內的「portraits.txt」中名稱對照命名。 之前官方展示了兩張Q版人物形象圖片,看起來還不錯。玩家們也可以自製或尋找他人做好的立繪圖,滿足自己的需求。 更新內容: 1.優化內存。 2.修正遊戲內錯字。 3.優化部分2D貼圖格式。 4.增加圍棋挑戰「賈玄難題」正確解法路線。 5.優化角色信息中,移動速度顯示方式。 6.修正可與胖貓重復第一次對話的問題。 7.修正重復取得「雞舍寶箱」傳聞的問題。 8.修正使用手柄時,互動圖標會跳動的問題。 9.修正「兌」卦象功能狀態的錯誤文字說明信息。 10.修正完成銅人陣後,帶著殷芙出山門會被傳送回大雄寶殿的問題。 11.修正接取懸賞「白海餘孽」任務,觸發的卻是「五鼠鬧京」的任務問題。 12.修正在「仕女圖」任務時,同時執行「彼岸他方」任務,有可能連同殷芙一起傳送出聚仙鎮的問題。 《甲山林娛樂》感謝你的支持,提供更優質的遊戲與服務,為您留下美好的遊戲回憶是我們不變的初衷。 來源:3DMGAME

美國法院支持玩家自行維修主機 但僅限一種部件

美國玩家對主機維修權的追求最近獲得了美國法院的部分支持,但這次判決對玩家維修權的支持非常有限。 美國消費者發起的維修權運動顧名思義是追求自由維修設備權利的運動。該運動的核心目標就是讓玩家更方便地獲得維修現有和未來主機所需信息和零件。 經過多年的爭取之後,美國版權局終於對玩家的維修權開了一個口子,但只允許玩家自主維修主機上的一個部件——光碟機。 眾所周知,光碟機在現代主機上的重要性日益降低,主機廠商還開始專門推出不含光碟機的純數字版主機。但至少光碟機對於實體遊戲收藏玩家來說還是有用的,所以對光碟機維修權的開放倒也不是完全沒有意義。 而在光碟機之外,像硬碟等部件,哪怕是USB接口壞掉,玩家都是要去授權維修商處進行維修的。距離消費者完全掌握主機維修權的那一天還很遙遠,也有可能永遠不會到來。 來源:3DMGAME

[圖]博世打造電動自行車生態:提供核心組件 實現OTA無縫升級

在探索自己的電動自行車概念之外,博世(Bosch)還為許多其他製造商提供動力系統和電池組。近日,該公司對現有生態系統進行了改進,將現代電動自行車的所有必要組件納入到一個干淨的包裝中,所有這些都由一個新的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管理,允許個性化的性能和 OTA 更新。 新的電動自行車智能系統最吸引人的是一個新的電池組,就像該公司以前的一些產品一樣,它是管狀的,被設計成可以插入自行車的下管。新的 PowerTube 750 比 PowerTube 625 具有更高的能量密度,因此續航能力提高了 20%。使用博世的 4A 充電器,它可以在大約 6 小時內充滿電。 該公司還更新了其 85-Nm Performance Line CX 驅動單元,以便兼容新的智能系統,並推出了一個新的 Kiox 300 彩色顯示屏,它安裝在車把上,不僅可以跟蹤速度和電池水平,還可以訪問健身數據和騎行模式。 一個新的 LED...

課本封面二胎變三胎?人教社回應:解讀不過是網友們的自行聯想

小學課本封面上了熱搜,有網友看了之後分析稱,課本封面由二胎變成了三胎(五年級上冊、六年級上冊),媽媽也不打扮了,頭發隨便一紮,衣服還是去年那件,只是舊了。多了個娃,爸爸也不在家下棋了,估計為了養家加班掙錢去了。對於這樣的分析,人教社也是第一時間回應,感嘆網友自行聯想能力太強大了。 人民教育出版社在其公眾號上進行了「辟謠」:五年級上冊封面上被網友們誤認為「爸爸」「媽媽」的其實是「小哥哥」「小姐姐」;二胎、三胎的解讀不過是網友們的自行聯想。 人教社介紹,語文小學階段的封面內容,選擇中國傳統文化中與孩子貼近的題材為表現點,分別是風箏、糖葫蘆、皮影、布老虎、泥塑、端午、臉譜、對聯、圍棋、剪紙、國畫寫生、宮燈12種題材,來對應小學的12冊教材。 畫面中,孩子都是主角;畫面符合兒童的年齡特點和認知水平,同時適當兼顧與教科書使用時節相對應。比如,五年級上冊語文課本的封面上,四個孩子圍坐在石桌旁下著圍棋;六年級上冊的封面上,孩子們正在進行國畫寫生。 教材編寫人員在和畫家討論如何表現這些內容時,也是頗費了些心思。畫面不是從傳統的角度來展示介紹,而是把孩子安排進這些畫面,畫面符合兒童的年齡特點和認知水平,同時適當兼顧與教科書使用時節相對應。 小學語文教材封面插圖力邀著名繪本畫家景紹宗先生執筆,畫家採用了傳統的手繪水彩的表現手法來繪制。 來源:cnBeta

給自行車加裝渦輪引擎 最終因超速被罰42元

如何讓自行車變得更快,有人說加個大電機、有人說加個內燃機,甚至有人說價格渦輪引擎,然而看此瘋狂的事情,驚人真的有人去做了。近日,一位台灣男子為了完成兒時夢想,在自行車後面加裝了「渦輪引擎」,改造成了「火箭車」的視頻引發關注。 據悉,該男子綁在自行車上的噴氣發動機是KingTech K-450G4+渦輪機,現在售價約為3.83萬元。該渦輪機每分鍾消耗1100克燃料,可提供45千克的最大推力。 可以看到,當這輛自行車加速的時候,能從加裝的渦輪引擎中看到有「火焰」噴射出來。而經改造後的自行車,30秒加速可以突破時速130公里。 如此瘋狂的行為連交警都看懵了,不知道該如何做出懲罰,因為自行車加裝「渦輪引擎」史無前例。台灣警方只能勸該男子拆除自行車上的渦輪引擎。該男子表示,只是為了圓兒時的夢想,體驗完之後就會拆除渦輪引擎。 日前據媒最新報導,交警已對其做出了懲罰,由於他確實超速了,最終被罰款約42元。 來源:cnBeta

台灣男子自製「火箭自行車」 時速突破130公里

如何讓自己的愛車變得更快?很多人會想到動畫電影的操作,車尾加火箭啊。 然後竟然有人真的這樣做了,甚至不是汽車四驅車,而是自己的自行車。 據@海客新聞消息,一位台灣男子為了完成兒時夢想,在自行車後面加裝了「渦輪引擎」,改造成了「火箭車」。 從拍攝的視頻來看,男子坐在自己改裝的自行車上面,後座的「渦輪引擎」猶如電影中的飛船一般,冒著藍色火焰。 蓄力幾秒後,自行車猶如弓箭一般瞬間被彈了出去,堪比「牛馬」。 視頻點我 報導稱,這個渦輪引擎之前裝在遙控戰鬥機上,經改造後的自行車,30秒加速可以突破時速130公里,完全達到了汽車級水平。 台灣警察也不知道該如何做出懲罰,因為自行車加裝「渦輪引擎」史無前例,只能勸導男子拆。 男子也表示只為完成夢想,後續會配合拆除。 而網友們不嫌事兒大 ,紛紛問實用性如何,燙不燙屁股。 來源:遊民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