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舞台劇

Tag: 舞台劇

上坂堇貓娘-舞台劇《咯咯咯鬼太郎》定妝照公布

國民動畫《咯咯咯鬼太郎》舞台劇將在今年7月29日~8月15日首演,昨天官方公布了主要角色的定妝照。其中上坂堇將出演貓娘,題圖就是貓娘的形象。大家覺得如何?此外這部舞台劇野澤雅子將聲音出演。然後借著這個新聞,順便放點之前沒機會放的上坂堇的圖。 來源:和邪社

科幻神作AVG《十三機兵防衛圈》:太空舞台劇里的物哀之美

文章包含可能劇透的內容當我結束在《十三機兵防衛圈》一周目的最後一場戰斗時,因幡深雪進行了總結性的發言:「無論科技發展到什麼階段,創造奇跡的都是人類......」等待兩年之久,備受贊譽的《十三機兵防衛圈》終於登陸Switch平台(支持簡繁中文)。而我,既不是香草社的老粉,也對機甲沒什麼興趣,全憑我對畫風的偏愛和對「唯一入選日本星雲獎的電子游戲」的好奇心,在將近三十個小時通關之後還處在興奮狀態。《十三機兵防衛圈》配得上每一位玩家付出的時間和心力。全知與未知這是一群人類無限回溯自救的故事,也是一場壓上性命的賭注。AI可以將人類變成AI,那麼,人類也未嘗不可將AI變成人類。美國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曾經把科幻小說粗略地分為兩大類:通關《十三機兵防衛圈》以後,我對這段話有了新的認識。兩種類型都是被廣大讀者所接納的科幻故事,在很多人舍一取一的情況下,香草社居然在一款游戲里選擇了全部都要。要知道,很多科幻小說作者想要寫好其中的一類都有些牽強附會,也怪不得《十三機兵防衛圈》能有資格能入選日本科幻小說文學獎了。當然,《十三機兵防衛圈》這部作品的出彩之處不僅僅是在故事背景,畫風、配樂、玩法諸多融合才能有如此完整的效果。如果只看游戲文本還是略顯單薄。在同類型科幻游戲還在反反復復單線程拯救世界時,《十三機兵防衛圈》已經打開格局,多線程穿梭回溯,傳承文化和知識准備開拓新生活,並且著手研究將AI變成人類延續文明。而故事的開始,則開始於幾個因為奇怪的夢境分不清現實還是虛擬的高中生。沒有人是命定的救世主,但是總要有人要站在這個位置。十三位懵懂的少男少女,就此開啟了十三段精彩紛呈、撲朔迷離的人生。消失的上帝視角在上帝視角之前,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偏題,我想先來聊聊「物哀」。物哀(物の哀れ)最日本江戶時代國學家本居宣長提出的文學理念,簡單地說就是「真情流露」。日本著名的美學家大西克禮曾在日本美學研究中確立了「物哀」、「寂」、「幽玄」三個基本的美學范疇,並以此為基礎構建系統化的日本美學體系。「物哀」可以說是大和民族對美的極致追求。他們留念對美孜孜不倦地追尋,又沉迷美在瞬間綻放的體驗。「物哀」講求的是認知感知對象與主體兩方面的交融。主體捕捉到對象永恆美的瞬間感受,就是通常所說的真情實感的表達。心之所動,念有所思。驚恐眼前這美總有消逝的一天,又感激能夠縱身於此間。這一刻的喜悅、哀傷都包含著情感。想要深刻地體會這種物哀之美,需要主體(玩家)與客體(感知對象)之間產生共鳴交融。而當游戲作為客體,玩家作為主體的情況下,通常二者是不對等的。出於游戲性的考慮,玩家習慣被放置在上帝視角的位置,同時在游戲中好像處於主導地位。游戲里的一切元素都是為了讓玩家順利通關所設置。但《十三機兵防衛圈》弱化了玩家習以為常的上帝視角特權。玩家們會感覺這款游戲有點與眾不同,自己辛苦收集來的信息居然還需要自己來勘誤——十三個角色各有意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每雙眼睛都會看到事物的不同方面,每個腦袋也會得出不同的想法。人多口雜,香草社為玩家關上了上帝視角的門,也沒打開其他可以投機取巧的門。想要玩明白《十三機兵防衛圈》,就得把自己放在和游戲人物同等的位置上。放棄上帝視角,收集不同的視覺碎片拼貼出一個完整的故事。一個簡單的動作也可能被誤解,一個重要的細節也有機率被忽略,只有事無巨細的認真感受每一個角色的情緒,體會每一個角色的處境和立場,才能透過不同角色的眼睛,來看清楚故事的全貌。在B角色故事裡一閃而過的路人A,居然是C角色故事裡的重要人物;原來D口中窮凶極惡的反派E,在另一個平行時空為了復活愛人努力搞科研。當玩家能夠切身感受這些角色傳遞出的情感時,這些群像才能在玩家腦海中具象化,變得活靈活現。更難得的是,每一條故事線都有各自的敘事手法。常規線敘事、倒敘、插敘、回憶敘事、多線敘事、環形敘事、重復線敘事、亂線敘事等等,在各有區別的情況下還能保持關鍵人物故事有交集,在邏輯上沒有硬傷。《十三機兵防衛圈》這種大膽的敘事嘗試,我願稱之為目前群像敘事游戲的天花板。誠然,不可否認的是《十三機兵防衛圈》這種碎片化的敘事也有一定弊端。不能及時與游戲建立交互聯系的玩家會認為故事劇情晦澀難懂,如果沒有特別喜歡的人物角色就此被勸退也是有可能的。切割玩法和攀比心理出於對游戲性的考慮,只在文本方面出挑並不足以支撐起玩家對於《十三機兵防衛圈》的贊譽。雖然AVG游戲因其特殊性弱化了玩法設定,但用心做游戲的香草社製作組還是盡力做了調整,盡量找到了衡量游戲故事性與玩法的黃金分割點。《十三機兵防衛圈》由【追憶篇】、【究明篇】、【崩壞篇】三個部分組成。分別側重劇情推理場景、世界觀要素整理、模擬塔防戰斗。這三部分對應花費玩家時間和精力的占比大約是60%、10%、40%。彼此相輔相成,又相互制約。比如【追憶篇】進度達到固定數值,才可以解鎖【崩壞篇】後面的章節。而在【崩壞篇】獲得的神秘點數,又可以解鎖【究明篇】的整體進度。讓玩家在游戲中也不自覺地「內卷」起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能卷,一個人也能卷得不亦樂乎。卷著卷著游戲就通關了。最先入手的自然是【追憶篇】,玩家通過故事劇情收集關鍵詞,通過自己思考或者與他人對話的方式獲得更多關鍵詞信息,繼而收集、整理推動故事發展,捋清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找出隱藏的真相。看完故事,就需要去【崩壞篇】駕駛機兵來幾場酣暢淋漓的戰斗,放鬆身心。連戰還有翻倍獎勵,穩賺不賠。四種類型的機兵隨意搭配,獲得的獎勵還能解鎖升級技能和點數。幾乎沒有游戲難度,塔防類游戲最容易上頭。【究明篇】更像是資料庫,便於玩家理解游戲的整個世界觀設定和細枝末節的信息。一騎絕塵的視覺優勢香草社的美術名聲在外,正如神谷盛治所說:「幻想色彩與精緻美術是香草社能夠成功的根本,這源於社內員工們全都是優秀的藝術家,他們才是公司最寶貴的財富。」人物立繪自然不用多說,玩家們都找到了自己心愛的老婆。我個人認為更難得的則是用來渲染氣氛的場景,加上日本人深諳其道的物哀之美,將藝術性表現得淋漓盡致。屬於隨便截一張圖都能用來收藏的程度。末日余暉下的城市萬籟俱寂,遠方的雲朵積壓在一起,近處的已然被風吹散了;平行時空里的另一片天空,長發的元氣少女正咬著吐司朝學校跑去。晨光輕輕地灑在樹葉上,地上光影分明。登陸Switch平台NS版包含了PS4版的全部內容之外還收錄了特典「數字版機密文件」和「數字版藝術設定(鞍部的房間)」。並在【崩壞篇】中為每個角色增加兩種新兵裝,共計26種,此外還追加了英文配音可選。以及之前有不少PS4玩家反映,【崩壞篇】中戰斗掉幀比較明顯。此次NS版試玩【崩壞篇】只有敵人過多被玩家擊中發生連環爆炸場景時,會出現少許的掉幀(最終戰比較明顯)。以及戰斗場景其實挺花哨的......我個人覺得掉不掉幀影響不大。寫在最後關於劇情的部分幾乎沒有劇透,這是《十三機兵防衛圈》最讓人驚艷,也是最難忘的部分,希望大家有機會可以自己親自去體驗這種難以用語言表達的快感。游戲中也確實可以看到一些借鑒經典影視作品的影子,但並不會覺得突兀,與劇情銜接融洽。還融入了很多當下流行的梗,甚至還見縫插針偶爾開開小車,全然不把玩家當外人。不管是哪一類游戲,都很難得見到用最嚴謹、最復雜的敘事方式,在談笑間拋出一個值得思考探討的話題(包括但不限於科幻題材),優秀的游戲被玩過以後應該在玩家心理留下自己的痕跡。打最終戰之前,我隱約有種不舍和懷戀,不想太快通關,又想十三位機兵早點找到自己的歸處。用「物哀」來形容,最合適不過。讓我們謝謝《十三機兵防衛圈》。來源:機核

橋本環奈新冠核酸檢測陽性 《千與千尋》舞台劇中止

目前正在公演中的舞台劇《千與千尋》,宣布了中止5月17日至19日的博多座公演。中止的原因為主演橋本環奈感染新冠病毒。有關之後的公演安排,將在日後公開。 橋本環奈在17日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的時候,結果呈陽性,並出現了輕微咽喉痛與咳嗽的症狀。來源:動漫之家

動畫《NIGHT HEAD 2041》舞台劇化!7月在東京上演

TV動畫《NIGHT HEAD 2041》宣布了舞台劇化決定的消息。本作將以《NIGHT HEAD 2041-THE STAGE-》為標題,在7月1日至10日在東京上演。 《NIGHT HEAD 2041》是以1992年豐川悅司、武田真治主演的超熱門電視劇《NIGHT HEAD》為基礎製作的原創企劃。作品講述了霧原直人和直也兄弟因為擁有超能力而遭受到劫難的故事。 這次的舞台劇由豬野廣樹和鍵本輝飾演霧原直人,橫田龍儀和大崎捺希飾演霧原直也。來源:動漫之家

漫畫《Dr.STONE》舞台劇化決定

稲垣理一郎原作Boichi創作的漫畫《Dr.STONE》宣布了舞台劇化決定的消息。本作以《『Dr.STONE』THE STAGE ~SCIENCE WORLD~》為名稱,預計將於7月在東京和兵庫上映。 這次的舞台劇以適合親子觀看為賣點,除了故事之外,演出中還將加入科學實驗內容。有關演員等消息,還將於日後公開。 《Dr.STONE》以世界上的人類都變成了石頭後的數千年後為舞台,講述在這樣的環境中醒來的科學少年千空從零開始創造文明的故事。動畫第一季於2019年7月播出,第二季於2021年播出,第三季預計將於2023年播出。另外TV特別篇《Dr.STONE 龍水》也將於2022年7月播出。來源:動漫之家

內田真禮感染新冠 《石紀元》舞台劇7月上演 《間諜過家家》發行量1700萬封閉Day39

這兩天一大早的就特別清醒不過就是搶菜依舊非常難,叮咚、美團我都沒搶到過,我個人對蔬菜還是比較挑的,生菜、油麥菜、韭菜、青菜、雞毛菜這些我比較喜歡,還有一些蔬菜我不是特別喜歡。 內田真禮感染新冠 3月8日內田真禮事務所發表聲明,內田真禮在前幾天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所以目前正在進行隔離和觀察。為此內田真禮也向大家謝罪。內田真禮在文化放送的節目「內田真禮とおはなししません?」也宣布了5月9日和5月16日的節目將暫停播出。 《SPY×FAMILY/間諜過家家》漫畫瀏覽量3億5000萬發行量1700萬冊 《我的英雄學院》今夏將播出兩原創集 《周刊少年JUMP》在23期上宣布,《我的英雄學院》將在上映和播出的兩集原創內容,在影院會在六月中旬,之後會在線上配信。目前宣告了其中一集的內容將是棒球回,講述了喜歡棒球的職業英雄在HLB(Hero League Baseball),虎鯨隊和獅子隊正在爭奪聯賽冠軍,兩隊都向英高尋求支持。《我的英雄學院》第六季將在今年秋季上映。 《石紀元》舞台劇7月上演 同樣也是來自《JUMP》雜志的消息,《石紀元》改編舞台劇《Dr. Stone The Stage: Science World》將在7月1-18日在東京首演,7月21-24日在神戶上演。 來源:和邪社

《奇巧計程車》舞台劇製作決定!

動畫《奇巧計程車》確定將推出舞台劇《ODD TAXI 金剛石(鑽石)不會受傷》,7月14~18日在東京開演。 舞台劇講述的是動畫中的偶像組合Mystery Kiss結成的前日譚故事。成瀨優生負責演出,此元和津也、伊達さん(大人のカフェ)負責腳本,PUNPEE、VaVa、OMSB負責音樂。小栗有以(AKB48)、濱岸日和(日向坂46)、鈴木瞳美(≠ME)、山口乃乃華將分別飾演二階堂瑠衣、和田垣櫻、市村志帆、三矢雪。吉田宗洋、千葉瑞己、尾崎尉二、後藤健流等演員也將參與本劇演出。來源:動漫之家

《境界觸發者》舞台劇海量追加情報公開

根據葦原大介原作漫畫改編的舞台劇《境界觸發者 大規模侵攻篇》的追加卡司、角色視覺圖以及視覺效果&評論視頻都公開了。     此次的舞台劇將於8月5日~14日在東京品川Prince Hotel Stellar Ball,19日~21日在京都劇場上演。追加卡司方面,木崎憐士的演員是田鶴翔吾、小南桐繪的演員是浜浦彩乃、烏丸京介的演員是田村心、太刀川慶的演員是近藤頌利、出水公平的演員是飯山裕太、風間蒼也的演員是廣野凌大、歌川遼的演員是奧野翼、菊地原士郎的演員是宮尾颯、綠川俊的演員是高橋陸人、嵐山準的演員是小南光司、木虎藍的演員是河內美里、三輪秀次的演員是櫻井圭登、米屋陽介的演員是是鍾江洸、奈良坂透的演員是結城伽壽也、古寺章平的演員是佐藤志有、城戶正宗的演員是早乙女じょうじ。 來源:動漫之家

動畫電影《龍貓》舞台劇化!10月在英國上演

動畫電影《龍貓》宣布了舞台劇化的消息。本作將由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演出,預計將於10月在倫敦開幕。 這次的舞台劇是久石讓提案,宮崎駿同意的企劃。對於本作,久石讓稱:「我個人認為,如果這部作品真的有普遍性的話,那就算是在完全不同的文化下成長起來的人們,用不同的語言進行演繹,也可以傳達給世界上的人們。」來源:動漫之家

舞台劇《咒術回戰》公演PV公開 麥當勞聯動《新·奧特曼》-日刊和邪封閉Day14

封閉兩周了,我們這邊的今天發了第二批菜,又做了一次核酸檢測。說實話我現在都挺珍惜出門做核酸的機會,好比監獄里每天的放飛時間,今天出門不到50米的路就遇到了三隻野貓,最近封閉小貓都沒人餵養了,見到人都特別親切,可惜我是不養貓的人,也沒有貓糧給她們。 麥當勞日本聯動《新·奧特曼》推出傑克奧特曼漢堡 EVANGELION去年在最終章上映的時候就和很多連鎖快餐合作過,這次同樣是庵野秀明的作品就和麥當勞做了一個聯動。推出了一款奧特曼胸口信號燈形狀的漢堡包。漢堡包是生薑醬油炸雞的內核,配上了塔塔醬和黑米醋製作的南蠻調味汁。這款漢堡將在4月20日正式發售。  《杜鵑的婚約》播出紀念角色新娘裝紀念文件夾抽獎 為了紀念《杜鵑的婚約》播出,官方用四位女主角(天野繪里香、瀨川彌、海野幸、海野奈美惠)的新娘裝的文件夾作為企劃在官方Twitter抽選。此外官方還將舉辦首屆女主角總選舉,四位角色的票最多的,官方會安排出個人寫真集。 人氣投票 舞台劇《咒術回戰》公演PV公開 舞台「呪術廻戦」 日程:2022年7月15日(金)~7月31日(日) 會場:東京都 天王洲 銀河劇場 日程:2022年8月4日(木)~8月14日(日) 會場:大阪府 メルパルクホール大阪 スタッフ 原作:「呪術廻戦」芥見下々(集英社「週刊少年ジャンプ」連載) 演出:小林顕作 腳本:喜安浩平 キャスト 虎杖悠仁:佐藤流司 伏黒恵:泰江和明 釘崎野薔薇:豊原江理佳 禪院真希:高月彩良 狗巻棘:定本楓馬 パンダ:寺山武志 七海建人:和田雅成 伊地知潔高:田中穂先 家入硝子:石井美絵子 真人:太田基裕 吉野順平:福澤希空(WATWING) 夏油傑:藤田玲 漏瑚:山岸門人 花御:南譽士広 両面宿儺:五十嵐拓人 五條悟:三浦涼介 《xxxHOLiC》真人電影 春日聚會片段 《蠟筆小新》×花王「8x4MEN 薬用ボディウォッシュ」廣告 蠟筆小新是一部日本全年齡向的作品而且是以國民IP,非常適合和快消品做聯動。這次花王旗下的「8x4MEN 薬用ボディウォッシュ」就聯動了《蠟筆小新》推出了廣告。這款商品是治療腳臭的。大家在生活中有沒有遇到過味道特別大的腳呢? 來源:和邪社

舞台劇版《咒術回戰》公開主要演員與定妝照

根據芥見下下原作改編的舞台劇《咒術回戰》公開了主演名單與定妝照。其中主人公虎杖悠仁由佐藤流司飾演,五條悟由三浦涼介飾演。另外泰江和明將飾演伏黑惠,豐原江理佳將飾演釘崎野薔薇,和田雅成和田雅成將飾演七海建人。 《咒術回戰》的原作是2018年開始在周刊少年Jump上連載的漫畫作品。在本作中講述了在詛咒戰鬥的世界中,主人公虎杖悠仁的黑暗奇幻故事。這次的舞台劇將於7月15日至31日在東京,8月4日至14日在大阪上演。小林顯作負責演出,喜安浩平負責劇本。 來源:動漫之家

舞台劇《最游記歌劇傳-外傳-》製作決定!於2023年公演

根據峰倉和也的漫畫《最游記》系列為原作改編的舞台劇《最游記歌劇傳-外傳-》製作決定!將於2023年公演。 本次歌劇是根據本傳《最游記歌劇傳》為藍本創作的番外篇,從2008年的《最游記歌劇傳-Go to the West-》開始,《最游記》衍生音樂劇已經迎來了第九部作品,而本次外傳的腳本和演出將繼續由本傳的三浦香擔任,音樂也繼續由淺井sayaka擔當。 演員方面,將繼續由鈴木擴樹扮演玄奘三藏,椎名鯛造擔任孫悟空,平井雄基擔任沙悟淨,以及藤原祐規扮演豬八戒。除此之外,原作者峰倉和也公開了最新繪制的預告繪圖。來源:動漫之家

小說《奇諾之旅》舞台劇化!男演員櫻井圭登飾演奇諾

時雨澤惠一創作的小說《奇諾之旅 the Beautiful World》宣布了舞台化決定的消息。本作預計將於5月18日至22日在東京上演。 《奇諾之旅》系列原作是從2000年起發售的輕小說作品,故事講述了離開了自己居住的國家的奇諾,與會說話的摩托車一起去往有著鮮明特點的不同國家旅行的故事。 這次的舞台劇將由男演員櫻井圭登飾演奇諾,辻凌志朗飾演漢密斯。另外青木陸斗、赤木耀等演員也將參演。來源:動漫之家

《約會大作戰IV》 4月8日首播 舞台劇《王者天下》2023年2月上演 《機動戰士高達:鐵血遺孤》特別篇即將播出

這次蘋果對俄羅斯的蘋果手機關閉了付費功能,說實話我對此很不滿。對於普通民眾用蘋果的服務都禁止,我覺得蘋果做得很過分。雖然我是一個蘋果的用戶,我也是很不喜歡他們那麼做,可以制裁,但對自家的用戶制裁是不對的。所以用iPhone的朋友一定要有一個備用機。 《約會大作戰IV》 4月8日首播 《約會大作戰IV》今天宣布了將在4月8日首播並工作了一張新的主視覺圖,這次圖上增加了本條二亞和星宮六喰兩位新精靈。此外官方還放出了前三季的聲優們選擇的最佳約會的集錦視頻。 【製作團隊】 原作:橘公司 / 原作イラスト:つなこ(株式會社KADOKAWA ファンタジア文庫刊) 監督:中川淳 シリーズ構成:志茂文彥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中村直人 サブ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田中詩織 メカニックデザイン:明貴美加、森木靖泰 美術監督:中田洵輝 色彩設計:池田ひとみ 撮影監督:野澤圭輔 3Dディレクター:白井賢一 特効・2D ワークス:益子典子 編集:吉武將人 音響監督:えびなやすのり 音楽:坂部剛 音楽製作:日本コロムビア アニメーション製作:GEEKTOYS 【製作團隊】 五河士道:島崎信長 夜刀神十香:井上麻里奈 鳶一折紙:富樫美鈴 五河琴里:竹達彩奈 四糸乃:野水伊織 時崎狂三:真田アサミ 八舞耶俱矢:內田真禮 八舞夕弦:ブリドカットセーラ惠美 誘宵美九:茅原實里 七罪:真野あゆみ 本條二亞:生天目仁美 星宮六餐:影山燈 第三季的精選,前兩集上次都沒過審核 舞台劇《王者天下》2023年2月上演 累計發行了8700萬冊的漫畫《王者天下》確定了將在明年2月在東京的帝國劇場上演舞台劇,這是這部漫畫首次改編舞台劇。 《機動戰士高達:鐵血遺孤》特別篇即將播出 4月5日開始MBS、TOKYO MX、BS11播出9集每集50分鍾的特別版《機動戰士高達:鐵血遺孤》。這次特別版將添加搖滾樂隊MAN WITH A MISSION的新OP《Blaze》。 電視動畫《Healer Girl》PV Studio 3Hz原創動畫《Healer Girl》給出了PV,這部動畫將在4月4日首播。故事講述了,第三醫學、Healing——用歌唱來治癒疾病和傷痕的「聲音醫學」。於是,用歌唱來治癒他人的人們,被稱作「Healer」。在烏丸聲音治療院工作的三名見習治癒師。元氣滿滿的氣氛製造者,藤井佳奈。稍微有點要強的大小姐,五城玲美。穩重又可靠的大姐姐,森島響。高中一年級的三個人在放學後,為了成為烏丸治療院裡獨當一面的治癒師而修行中!持有C級Healer資格證的海歸矢薙索尼婭也加入其中,少女們向著夢想,今天也要高唱治癒之歌! 電視動畫《宇崎醬想要玩耍!W》新卡司發表視頻 來源:和邪社

舞台劇《東京復仇者》血之萬聖節篇主視覺圖公開

根據和久井健原作製作的「舞台劇《東京復仇者》-血之萬聖節篇-」的主海報和全角色海報日前公開。 該舞台劇將於3月18日至21日在大阪COOL JAPAN PARK OSAKA WW大廳上演,3月25日至4月3日在東京sunshine劇場上演。主海報是以過去的姿態再現了東京卍會結成時在澀谷十字路口拍攝的紀念照片,背叛東卍的羽宮一虎和《血之萬聖節篇》的關鍵人物場地圭介被撕裂的形式表現。門票的發售於今天3月5日12點在各劇院售票處開始。 來源:動漫之家

關於《文字遊戲》,這里沒有「文字遊戲」

《文字游戲》並不是一款深入文字謎題的游戲。《文字游戲》擁有富有感染力的故事,令人眼前一亮的設計,印象深刻的音樂,使玩家會心一笑的彩蛋,和淺嘗輒止的謎題設計。從拿到這款游戲,到寫下這段話已有一周左右的時間;從充滿期待創意滿滿的 Demo 到實際通關游戲;理智上說,這是一款好游戲,但是從 Demo 給我帶來的,對游戲正式版中文字謎題的期望全部落空。我相信有很多玩家也和我一樣對本作的文字謎題抱有很大的期待,期待一個紮根中文文化的《Baba is You》。但很遺憾,《文字游戲》並不是這樣的一款作品,它更偏重於以一個獨特的形式來敘述一個深刻、具有沖擊力的故事。游戲對於文字的操縱權給的很低,絕大多數的謎題停留在單純的正反邏輯和更換主體上。謎題也缺乏對用戶的引導,有一種想一出是一出的割裂感。在這里我無意敘述詳細舉例解釋本作的文字謎題玩法,因為文字謎題的部分沒有什麼解謎上的某種規律性或總結出的方法論,純靠眼神和一個個試。不過製作組很聰明的是給足了游戲內的提示系統,基本上靠著提示不會有任何的卡關情況。雖然在本作中精妙的「文字游戲」寥寥無幾,甚至有時還會因為正確的解決謎題,使得語句或語義變得支離破碎。但本作的的製作者在文字謎題之外,為玩家帶來了一個相當有感染力的故事。文字謎題雖不出色,但故事本身和文字本身的連結水準十分之高。可惜的是這同樣是一個無法在不劇透的情況下描述的故事。玩過的肯定明白,舉例來說,游戲中的「我」,「人」以及「公主」的關系,三者文字所組成的組合,以及整個故事的走向,精彩絕倫。實際上本作的整個劇情部分,不論是故事本身還是故事和文字(非文字謎題)的銜接,更像是一出舞台劇。也很像 Dan Harmon 的「故事循環」理論下的模板好故事(銀屏系漫遊指南有過視頻介紹)。在這篇很短的個人體驗中,我在標題里表示對於這款游戲「沒有文字游戲」,到不是對這款游戲素質本身有很低的評價,實際上理智回想起來《文字游戲》音樂,敘事都很棒。只是製作組既選擇了採用「點子作品」的方式宣傳本作,又選擇了舍棄圖形畫面使用純文字的方式,我不懂開發但也多少應該降低了開發壓力,如果設計十幾個或幾十個優秀的中文文字謎題或者精妙的關卡設計來填充本作,我個人粗淺的覺得本作本可以成為一篇渾然天成的佳作。而目前游戲這個狀況,雖然文字謎題部分絕對算不上差,但是也和 Demo 給我帶來的期望相差甚遠。就我個人來說,我會給我身邊的每個人推薦這款游戲,因為本作確實整體而言素質過關值得一玩。且在國產游戲蓬勃發展的今天,有製作者願意紮根本土文化製作游戲,作為一個游戲玩家特別值得體驗。但我跟人不會許以他們任何的「中文精妙文字謎題」作為安利的理由,過高預期會很明顯給我帶來了更大的失落。另外,如果以後有開放創意工坊之類的內容的話,《文字游戲》顯然可以變得更好。 ...

《視覺監獄》舞台劇化 正木郁與佐佐木喜英出演

TV動畫《視覺監獄》宣布了舞台化決定的消息,本作將於4月9日至17日在東京天王洲銀河劇場上演。 《視覺監獄》是上松范康原作,Elements Garden負責音樂,A-1 Pictures製作的原創動畫。作品在2021年10月播出,講述了在暗中生活的喜愛著音樂的吸血鬼們的故事。這次的舞台劇將請正木郁與佐佐木喜英,分別飾演結希杏樹和基爾提亞·布里昂。 來源:動漫之家

輕奇幻丨戲劇之王(下)

本文屬於《絲佩瑞爾年代記》系列的短篇故事。全文約為9千字,分為上下兩篇。如果各位讀者覺得發生在絲佩瑞爾大陸上的故事尚且有趣,對我個人而言已是莫大的鼓勵,在此謝過。系列故事非同步更新於公眾號:「絲佩瑞爾年代記」 歡迎各位看官老爺關注、指正。*** 普拉切特的一天 本應如此之敵 大祭司 對決 自然死亡 *** 破喉嚨的長相得天獨厚,不需要打扮,一身腱子肉和他形影不離的棍子渾然天成。各種元素和特質集於一身,他簡直是個天生的反派演員。要說有哪裡欠缺,就是面目不夠猙獰,成天樂呵呵的,連睡著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在傻笑。劇院的林地人老闆認為問題不大,只需在發達的肌肉上稍微抹幾桶油,炭筆在臉上勾勾畫畫,藉助燈光的威力,凶神惡煞的感覺就來了。容待解決的另一個問題在於破喉嚨沒有任何台詞功底,剛進劇團的他大字不識一個。這可難不住劇院老闆。編劇開始為破喉嚨量體裁衣,重新打造劇本。他們發揮主觀能動性,將描寫反派幼年時期的彷徨無奈刪掉,避開人性掙扎的戲份,隱去成年之路的辛路歷程,改掉大段大段對人生理想的抱負,不涉及成為反派的理由,順手抹去面對主人公激烈的言辭交鋒,最終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桀哈哈!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是反復斟酌的結果,劇院老闆一字一句教破喉嚨背下來,讓他熟記於心。林地人老闆異常興奮,這位矮巨人學戲的時候非常用心,而且虛心聽取專家的意見。他第一眼看見破喉嚨便知道,這傢伙是個實力派。比只會數一二三四五六七,找人在台下配音的三流小明星強多了!經過一個月的緊張排演,春分節那天藝術人生內部小規模預演正式開始,演出效果非常出色,台下最苛刻的評論家都對破喉嚨飾演的反派贊不絕口。他們迫不及待想趕回去發稿子,用連篇累牘的撰文,對破喉嚨的演技大加褒揚。眾所周知,那些號稱專業戲劇評論家的無業遊民通常不怎麼招劇院和藝人們待見。外界評價他們是藝術之恥、劇作家的大敵、終結歡樂的惡魔、下輩子當臭狗屎的瘋子,無論用多麼惡毒的詞匯形容這群只會雞蛋里挑骨頭的觀眾絲毫不為過。這些自稱有良知的評論家有且不限於在蒂凡尼陰暗的劇場角落裡滋生,還有可能跑到逍遙城著名的「人生苦短」大劇院那陰暗潮濕的牆根下發芽。就算在米拉迪沃德洛瑪爾首都,那寬闊得足以令人罹患廣場恐懼症的第一理廣場前表演一本正經、叫人昏昏欲睡的官方舞台劇,評論家們都如同聞到腐肉的蒼蠅般不吝筆墨的大加批判。搞得所有人誤以為,他們得靠挖苦別人從中才能發現活下去的真諦。破喉嚨的出現,讓專業評論家們興奮得有些不對勁。「冉冉升起的新星!絕對的實力派!不得不承認,編劇對角色刻畫的匠心獨運。這一角色完美的詮釋了人狠話不多的特質,他台詞寥寥,但直擊內心。他一登場便成功抓住了觀眾們的目光,舉手投足間讓觀眾們沉浸在角色無言的悲慘過去和更悲慘沉默命運中惋惜不以。那一句震撼心靈的『桀哈哈!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無疑是這樣一位天資出眾的演員充分帶入角色體驗之後,爆發出對命運的決絕反抗的吶喊。我需要再次重申本報的觀點,這樣一位冉冉升起的戲劇界新星,此前一直默默無聞,實在讓人難以相信。聽聽,這篇觀後感是逍遙城罵人最動聽的《爛舌根評論》發的,你出名了老兄。」林地人老闆把能買到的所有報紙搜羅了個遍,他一份接一份翻閱,把褒獎之詞念給破喉嚨聽。這位幸運的矮巨人聽不懂什麼叫「直擊內心」,對所謂「冉冉升起」的理解僅限於去年冬天烤肉架上野兔肉飄香的白煙。但他有一顆金子般的內心,多數時候人們管這種感覺叫自知之明,破喉嚨覺得自己並沒有多夸張的演技。之所以他答應了劇院老闆的邀請,肯登台露面還把身上塗得一塌糊,全是因為那袋子錢,還包括「藝術人生」為他提供了間緊鄰馬社的倉庫作為遮風擋雨的落腳處。倉庫里堆滿草料,散亂一地的刨花和鋸末是製作舞台布景的邊角余料,這里散發出的溫馨味道讓破喉嚨拆彈哭出來,他想起童年無憂無慮的日子,就算是冬天也不用去撿別人的生活垃圾果腹。除了隔壁的狗舍不友好的犬吠偶爾打擾睡覺,破喉嚨認為庫房舒適的猶如神話里矮巨人們的天國。更何況,還管飯。一夜之間破喉嚨出名了。大街小巷的報紙上都是關於破喉嚨演技的贊美,藝術人生的外牆貼滿他油光鋥亮的笑容。那些生怕馬屁沒拍響的評論家甚至稱破喉嚨是「百年一遇」的表演藝術家,倘若有人質疑「矮巨人的智商能否承擔過於繁重的台詞任務」,準保會遭到其他評論家的口誅筆伐。破喉嚨沒有醉倒在贊譽之聲里,他自己心裡清楚得很,即使他把「桀哈哈」刻畫得入木三分,那也是拜加入綠林公會後的崗前的緊急培訓所賜,他連公會發放的《綠林好漢從業手冊》封面上的八個字都認不全。站在風口浪尖,縱使想急流勇退,卻身不由己。破喉嚨「桀哈哈」的聲音響徹蒂凡尼,成為街頭坊間孩子們爭相模仿的對象。這年春天,蒂凡尼的赤腳醫生和占卜婆的生意好得出奇,忙著修門檻的木匠同樣賺得盆滿缽滿。這全拜破喉嚨所賜,男孩子們赤裸上身,全身塗滿油脂。他們揮舞木棍,發出尖厲到足以當做武器的「桀哈哈」,一時間木棒滿天亂飛。舞台劇的小規模預演從原先計劃的五場加到十場,而後是二十場。門票抄到天價,到最後幾乎一票難求,票販子為了能多搞到有破喉嚨參演的戲票,不惜在劇院門口搭起帳篷。藝術人生往年十分清淡的春季演出迎來票務高峰,而夏季該劇的正式公演更賺得林地人老闆數錢數到手上的根須抽筋。好消息接踵而至,讓他樂得合不攏嘴。一方面風月劇社的老闆看過預演後答應參加夏季的合演,他們還找來專業編劇對劇本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編。在原有故事基調不變的前提下,還把五月發生在迪比利斯的某件轟動事件加入劇中,使之成為另一條故事主線。如此精妙的改編,讓那些挑剔的評論家嘖嘖稱嘆。而另一方面,藝術人生大劇院當季收入首次超過了逍遙城人生苦短大劇院,大陸各地的觀眾慕名而來,就為看眼舞台上活的破喉嚨。隨著名聲水漲船高,破喉嚨的內心愈發感到恐懼。那感覺如同偷了東西的孩子擔心有朝一日東窗事發般,這種不安令破喉嚨寢食難安。這位矮巨人的優點還包括自知之明,他深知憑一句台詞是火不了太久的,終有一日他要重新面對朝不保夕的困頓生活,希望到時候永夜鎮山丘旁的垃圾場里還有他的位置。破喉嚨精準的感覺到,自己之所以莫名其妙成為當紅明星,原因一定出在叫「報紙」的草漿提取物里,油墨印刷出的鉛字捧紅了個不聰明的傢伙。如果將來條件成熟,報紙捧紅的下一個角色有可能是魚人,或者灰獸人。而對破喉嚨來說,報紙上連篇累牘的贊譽是沉重的負擔,報紙對他最大的益處就是睡覺時蓋著很暖和,以及上廁所之後帶來的便捷與舒適。連軸轉的公演之餘,破喉嚨迫切想找個人好好嘮嘮。不為別的,只為他自己的前途。演員這碗飯可以吃,但靠一句「桀哈哈」能吃多久他心裡可沒底。戲劇人生的老闆並非適合的談心對象,和他談錢倒是可以。這位林地人只關心破喉嚨的錢途還能維持多久。他語重心長對破喉嚨說,只要現在活的快活就可以,哪怕日後洪水滔天。「我認為你說的有道理。」風月劇社的老闆羅琳一邊逗狗,一邊對躲在倉庫里對未來提心吊膽的破喉嚨說道:「單憑一句台詞,想吃演員這碗飯太天真。」只有羅琳願意跟破喉嚨聊心事。破喉嚨點點頭,翻著嘴唇磕磕絆絆組織語言:「俺有錢,多。但,沒用。」「錢還是有用。如何賺錢是學問,如何花錢同樣需要智慧。」羅琳的深色長發在陽光滋潤下如波浪般起伏,露出半邊的面龐在她擁躉眼中,美麗得簡直如同月神降臨人間。她繼續侃侃而談:「你能有這個想法是就是個好的開始,我見你第一眼的時候就發覺你和別的矮巨人不一樣。」「咋辦?」破喉嚨側身走出蝸居的倉庫,由於頻繁的演出場次,倉庫里堆滿木料和未完成的場景道具,使得他居住空間一縮再縮。此時距離下午營業還有段時間,破喉嚨拎起一桶植物油准備澆在身上。他化妝說來簡單,具體操作起來著實不易。站在太陽地兒等著油脂緩慢蒸發,形成油膜可是個費時的工作。「從先識字開始。知文解意嘛,和小孩子咿呀學語差不多,不難。」羅琳用修長手指攏著皮草大衣蓬鬆的毛領子,就算眼下是一年中最熱的時節,羅琳依舊穿著讓人看一眼會生痱子的厚重皮草外套。她白皙的脖頸下突出的鎖骨、性感的脖頸,和大開領下若隱若現的深邃峽谷不知讓多少公子哥想入非非。她說著變戲法似的拿出本很薄的大開本冊子在破喉嚨眼前晃了晃。羅琳張開朱唇皓齒,對破喉嚨說:「這是風月劇社專門為你量身定做的劇本,我已經和你老闆談妥了。本來我想著把你挖到我們風月劇社,這樣你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可他死活不放你走,這件事我想需要從長計議。」風月劇社的名聲在絲佩瑞爾大陸如雷貫耳。無論蒂凡尼、寶藏灣還是逍遙城的劇院,爭相開出誘人籌碼吸引風月劇社來當地上演舞台劇。羅琳即是風月劇社的演員,同時又是老闆。劇社裡大牌雲集,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的擁躉。劇社中大牌雲集,如風月、黑雙子,各個鼎鼎大名。只要風月劇社貼出演出海報,哪怕在沙海中央演出,依舊會場場爆滿。「干!」破喉嚨激動地跳起來,身上的油濺了狗一身,引來一陣犬吠。矮巨人天生頭腦笨拙,堅硬的皮質層和骨頭里包裹的多半是摻了水的肌肉。對擅長用四肢思考的矮巨人來說,「干」這個簡單的字包羅世間萬象,涵蓋任何語言詞匯。它可以是勝利後的歡呼雀躍,可以是失敗時懊惱悲憤的嗚咽。對罵時「干」言簡意賅,贊美時又如此精準勝過千言萬語。有時它搖身一變成為決心已定的振奮一吼,有時化身提示同伴注意危險的救命警鍾。出門在外它是矮巨人聯絡情感的橋梁,回到溫馨港灣千言萬語勝不過拳頭錘到石桌板上的一聲「干」,以此抒發「今天可累死了,這東西很好吃,再來一份」的情懷。羅琳揚起手,示意破喉嚨先別急著激動。「但是想當個好演員,得做好很多准備,其一你得答應我先去學識字。」她雙眸婆娑,眼睛美得仿佛會說話。「干!」破喉嚨撓著頭頂突出的角質層,羞怯的低下頭。午後的陽光毒辣,抽在矮巨人身上微微發熱,竟連石頭蛋子般的臉龐都熱了起來。羅琳手握劇本,教破喉嚨認封面上的字。她告訴這位大明星,新戲名叫《惡有惡報》。破喉嚨飾演主角,同時又是反派。「干!」破喉嚨說,他眼睛滴溜溜轉了轉,憋出一句抱怨:「又壞人!」「是啊,沒錯。演壞人。不過這次你當主角,不用中幕的時候就開始扮演屍體,一直到落幕。」羅琳揚起如新月般的彎眉笑起來,她問破喉嚨:「難道你想演好人?」「干!」「當個大英雄?」「干!」「如果是演藝事業這條路,短期內你是沒辦法如願以償了。」羅琳把劇本塞進破喉嚨手裡,她若有所思的沉吟半晌繼續說:「不過嘛,在現實里,可沒人規定矮巨人不能當英雄。」「干!當大英雄!」羅琳微笑著,從衣領深處抽出一根塗滿金粉的羽毛。陽光落到金色羽毛上,晃得破喉嚨眯起眼睛。羅琳故作神秘,聲音小得迷路的微風都能把只言片語吹得七零八落,仿佛藝術人生後院裡藏著百十位隱形的竊聽者。羅琳開啟朱唇悄說道:「好演員的條件其二,你要有豐富的人生閱歷才行。說到增加人生閱歷的方法嘛……我們需要像你這樣的人才。」「『我們』?」破喉嚨看著羅琳,十以內的物體他還是數的明白。此時站在他對面的僅有羅琳一人,而「我們」顯然是個復數。「我們,就是『處刑人』。平日你只管演戲,閒暇之餘除了學習和識字,還可以活躍在鮮為人知的世界裡側,不僅能豐富人生閱歷,把經驗用在舞台之上,還能當大英雄。」「干!大英雄!」破喉嚨咧開大嘴,一把奪過金色羽毛。-全文完-來源:機核

輕奇幻丨戲劇之王(上)

本文屬於《絲佩瑞爾年代記》系列的短篇故事。全文約為9千字,分為上下兩篇。如果各位讀者覺得發生在絲佩瑞爾大陸上的故事尚且有趣,對我個人而言已是莫大的鼓勵,在此謝過。 * * *《絲佩瑞爾年代記》系列作品連結普拉切特的一天 本應如此之敵 大祭司 對決 自然死亡* * *「桀哈哈!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救命!」一位衣衫襤褸的妙齡少婦裝模作樣地半臥在潑了過量綠色顏料的羊毛地毯上。女人皮膚白皙,化妝品加持的桃色皮膚光滑無比,天光打在她身上簡直稱得起吹彈可破。唯一的缺陷就是她舉手投足的動作幅度不能太大,否則混著滑石的粉片會一塊塊剝落,好似廢棄神殿裡信仰崩塌的女神像。女人拉開高腔喊了一嗓子,頭猛力甩動故意弄亂頭發。隨著她倒地的動作,渾圓的半球幾乎要從衣服里蹦出來。她急促的嬌喘連連,追光燈外的前排座位里,男士們眼神爍爍放光,猶如補光的小燈,他們不忍美麗女人受到如此暴力的對待,頻頻在座位里激動的扭來扭曲,抿著乾涸的嘴唇。「桀哈哈!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哦!我的英雄你身在何方。」女人尋著赤裸裸的目光繼續搔首弄姿,甚至主動拉下松垮的肩帶,惹得半球顫了又顫。她開始唱道:「啊,我的王子,無論你身在何方,請快些來解救陷入危難的小雲雀!」音樂悠揚,顯然台下某位男士先於女演員陷入了某種不可名狀的危難。他帶來的女伴見義勇為,慷慨送上記響亮耳光,清脆聲音恰好合拍,台上的女人雙手捂著胸口開始這一幕的高潮唱段。「桀哈哈!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站在追光燈邊緣的是個怪模怪樣的傢伙。他個子很高,近三米的大塊頭讓他成了一堆句號、逗號、頓號里唯一的驚嘆號。他是如此鶴立雞群,渾圓的腦袋像坨久經洗練的石頭,略顯灰色的皮膚以及膨脹的血管看上去和營養不良的紫薯無異。鵝卵石腦袋上光禿禿的,沒有一根毛,貧瘠得連眉毛都不願意留戀,頭頂略微突出的角質沿腦殼中線生長,一直連到脖子下與兩肩的角質層交融,仿佛天生穿著一件短鎧甲。這怪人站在台上,幾近能事的展現一名劫匪應有的素質。厚嘴唇外翻,露出兩只尖牙,看久了會覺得那對牙齒還有點可愛。當少婦歌聲的最後一個尾音飄散,巨人正大步闖進聚光燈圈出的舞台中央,節奏卡位恰到好處。他赤裸上身,發達的肌肉不時滴下為了加強演出效果塗抹的油脂。一根比女主角腰還粗的棒子扛在肩上,威風凜凜的模樣像極了綠林好漢公會納新小冊子封面繪制的山大王。這位怪人是位如假包換的矮巨人。他的同胞們,多活躍在出賣肉體賺取金錢的偉大事業中。這年月矮巨人來到大城市周邊打工不是稀罕事,壓車保鏢、綠林好漢、貼身護衛、酒館保安,許多地方需要他們靠肌肉說服對方。更有甚者身兼數職,在逍遙城「喝丟自己」酒館里譜寫傳奇。把身高近三米的種族叫做矮巨人有點匪夷所思。這個稱呼並非含有貶損的含義,只是單純有意與傳說中生活在大陸上的「獨眼巨人」這一種族區分開來。獨眼巨人這一失落種族傳聞身高超過三米,甚至有些古卷里記載他們身長十幾米。他們始終躲在傳說和神話背後,泰瑞雅精靈對有關獨眼巨人的話題諱莫如深,現在人們只知道獨眼巨人擁有現今難以企及的文明與技藝。相傳獨眼巨人駕駛在天上遨遊的長船,自由往返於大裂隙和雲門。相比較之下,看上一眼就能預感到智商應該頗為著急的某個高大種族,一方面無論身高還是智力水平都要歸入「矮子」行列;另一方面他們的個頭確實凌駕於其他種族,因此冠以「巨人」之名。說到矮,其實還有另一層包含濃烈的人身攻擊意味的含義——通常來說,矮巨人們確實不夠聰明。活躍在舞台上的矮巨人名叫破喉嚨,整個絲佩瑞爾大陸再也找不出第二位像他這麼優秀的矮巨人演員。更何況,論演技他的表現可圈可點,稱得上名副其實的「戲劇之王」。倒不是說破喉嚨的智商比同胞高多少。當然,從讀得懂劇本、了解戲劇內核、明白角色分配、能深入角色內心的方面來說,他比那些離開老家,直奔綠林公會簽約的同胞要聰明得多。作為站在舞台聚光燈下專注表演的一員,他能夠壓制體內破壞的欲望沖動,老實本分完成安排給自己的表演內容。就憑如此表現,足以稱得上天賦異稟的矮巨人。何況他認得幾個字,台本磕磕絆絆讀幾遍就能記住走位和上台時機。舞台上的破喉嚨,雖然台詞通常只有「桀哈哈!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這一句。可這詞兒他背得滾瓜爛熟,無論上演的是喜劇、悲劇,還是家庭倫理大劇,只要有他登台的機會,台詞拿捏得準保符合場景氣氛。破喉嚨在舞台上賣力的表演可謂爐火純青,加上他一臉橫肉的狠樣子,竟然真的像極了壞人。倘若碰上蒂凡尼剛入隊的菜鳥巡官,一準兒當成流竄至此的綠林好漢抓起來。破喉嚨剛出道時,並非認准了要投身演藝事業。他從老家跟著其他年輕矮巨人來到大城市周邊,原本的志向是干份得體行當,比如綠林好漢。回老家時當著小孩子的面,臉面上也會有光。繳納一筆不菲的入會費後,破喉嚨拎著祖傳木棒徘徊在東卡贊平原的森林間,努力尋找能夠養活自己的好心人。他終歸不是當綠林好漢的料,加之公會的業務指標定得太苛刻,破喉嚨狠不起心幹些砸車、打人、欺負婦孺的壞事。幾經思量後,他終於在小組其他成員的勸誘下辭去了這份收入與發展空間捆綁相當牢靠的事業。並非破喉嚨實力不濟,事實恰恰相反。這位矮巨人身手了得,只是他不喜歡將所有問題都丟給暴力解決。當破喉嚨尋思著乾脆回老家繼續過挖樹根吃樹皮的苦日子時,偶然的機會讓他走進演藝事業。那是某年的春天。破喉嚨靠吃雪、挖草根、嚼樹皮,在永夜鎮山丘底部的垃圾堆里翻找殘羹剩飯度過難熬的冬天,他悵然若失的徘徊在羅蘭斯特首都迪比利斯的流民營地間,舍粥的隊伍排成長龍,一眼望不到邊。人群里他聽見兩位自稱作家的窮苦人交頭接耳。他們慶幸自己熬過寒冬,正躍躍欲試開始為全新一年的演出季撰寫舞台劇本。破喉嚨聽了異常激動,他一口氣喝光了兩大碗稀粥,決定去蒂凡尼碰碰運氣,說不定可以尋個劇團保安的活。雖然收入不高,可憑他的面相,混個衣食無憂,睡進遮風擋雨的屋子裡還是頗為自信的。正當在其他地方忙著迎接萬物復蘇的春季到來時,並非所有人會對冬去春來的季節更替懷有感激之情。在蒂凡尼,特別是那些劇院老闆,對春天的到來深惡痛絕。說起蒂凡尼,可是鼎鼎有名的地方。它是迪比利斯周圍星羅散布,頗有規模的七個城鎮之一。此地素有「文藝之鄉」的美名,這名稱其實是蒂凡尼鎮長自封的。擁有「人生苦短大劇院」的逍遙城同樣自稱文藝之鄉,縱觀整個大陸,號稱「文藝之鄉」的地方一雙手大概數不過來。生活在蒂凡尼的劇院老闆們最喜歡夏天,喜歡程度與農民們盼望春季到來趕緊播種的心情一樣。每當夏季來臨,大陸各處的吟遊詩人、舞台劇新手和不那麼新的半吊子演員們化身為歸巢的候鳥,紛紛聚集在蒂凡尼。人們如魚兒般在城鎮里歡快的游弋,頻頻在旅店、酒館和劇院裡試運氣。他們的到來一下子就讓蒂凡尼熱鬧了起來,達官貴人乘坐馬車來看戲,遊客絡繹不絕,鎮上居民光是開民宿旅店就夠得上讓他們熬過這一年的冬天。蒂凡尼沉浸在夏日的歡聲笑語里,燈火徹夜不息,大街小巷隨處能聽見歌聲和音樂。那些運氣不錯的藝人在夏季過後,通常會選擇跟臨時組團搭夥的大篷車離開蒂凡尼,在大陸各地巡演。運氣更好人留在某個酒館的角落裡彈唱,他們白天外出取材,晚上用剛編排好的演出換取明天的差旅費。運氣最好的少數幸運兒最終定居蒂凡尼高檔旅店的頭等包廂,或是和大陸知名的演員一道籌備整年的新老劇目,或是流連在迪比利斯上環區的聚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秋風送爽,趕走夏日的炎熱。此時是蒂凡尼從事演藝事業的人們收入的高峰,各類節日應接不暇,周邊的慶典更是忙得人們不得不有所取捨。以劇團為家的人們像嗅到季節更替味道的動物,為了越冬努力積蓄冬眠所需的能量般發奮賺錢。畢竟進入冬天,整個蒂凡尼陷入沉寂,鎮子如同冰封起來似的,安靜等待下一個輪回,北風呼嘯之時龜縮在有溫暖爐火的室內是住在此地的人們唯一的歸宿。四季往復,當春日再度呼喚萬物蘇醒,樹枝抽出新芽,草地零星散落頑強的早春小花時,那些苟活了一整個冬天,小有名氣的演員們紛紛從冬眠狀態中蘇醒過來,他們帶著一整年的收入招呼也不打就遁逃而去,直到揮霍光所有財產才肯屈尊再次回到蒂凡尼尋找機會。破喉嚨運氣實在是好。他氣勢洶洶闖進蒂凡尼之時,恰好是就業的真空期。賺了錢的演員們不斷外流,前來碰運氣的人們還遠在天邊收拾家當准備出發。當地最知名的劇院「藝術人生」正為缺少演員排練去年冬天趕制的新劇目而發愁。這是一出實驗性質的舞台劇,主打跨階級虐戀,期間還夾雜著宮廷陰謀。全劇武打場面震撼,喜劇效果十足,結尾部分能把劇院小賣部的紙巾耗到脫銷。劇院老闆找了票中等水準以上的編劇,把他們關進屋子裡憋了整整一個冬天才寫出如此劃時代的偉大作品,他自認為這部大戲一定可以吸引蒂凡尼最知名的風月劇社與他的常駐班底聯決出演。至於保安……這季節最不缺的就是保安。藝術人生闊氣的旋轉門外,應聘保安的人摩肩擦踵,緊密的兩條隊伍排出兩條街外。要是讓他們圍著劇院列隊等候面試,恐怕外人會以為這是哪家演藝人公會上門武裝討薪來了。應聘者自帶行頭,盔甲是標配,寒磣些的手裡也會攥把魚腸小匕首。極少有像破喉嚨這種穿個破破爛爛的褲頭,光著膀子扛著根木頭,愣頭愣腦揚言可以現場打十個。藝術人生的林地人老闆把所有角色安排得明明白白,唯獨找不到一位至關重要的角色,少了這麼個角色今天的第一次排練可就要泡湯。正當他愁得手腳上的根須開始打卷枯萎時,破喉嚨一句「我一次打十個,成了就聘我!」的渾厚嗓音無疑象徵著吹起嘹亮號角的主角登場。破喉嚨不用演,杵在那就像個天生的壞人。況且他的聲線厚重,嗓音分量十足,和其他矮巨人一次最多說四個字不同,他可以說出完整的、帶主謂賓的句子。「你被錄取了。」劇院老闆旋風似的沖出旋轉門,用一袋工錢把破喉嚨拍得七葷八素。不知這林地人從哪來的力氣,只見他手腳、腕足並用,把微笑著昏倒的破喉嚨拖進藝術人生劇院。至此,這位矮巨人邁上星光大道。(待續)故事連載公眾號:絲佩瑞爾年代記來源:機核

《未聞花名》舞台劇化!市川美織飾演面碼

TV動畫《未聞花名》宣布了舞台劇化決定的消息。本作將於2022年2月2日在日本東京上演。其中面碼(本間芽衣子)由市川美織飾演,仁太由鳥越裕貴飾演。另外桃月梨子、佐香智久、椿梨央、伊勢大貴、橫山智佐、小林健一等人也將出演。 《未聞花名》講述了不去上學的高中生宿海仁太,在遇到了在小學時代就已經死了的友人本間芽衣子的幽靈後發生的故事。TV動畫曾於2011年播出,在今年迎來了播出的10周年。 舞台劇的門票將於12月18日開始發售。來源:動漫之家

田村由美《BASARA》新舞台劇2022年1月上演

田村由美《BASARA》的全新舞台劇將於2022年1月13日至23日在東京·theater Sun-mall上演。 1990年至1998年在別冊少女漫畫(小學館)上連載的《BASARA》,以文明崩潰後的日本為舞台,講述了作為「命運之子」達拉而生存的少女·更紗的冒險故事。1998年被TV動畫化,2012年至2019年被展開舞台。此次的舞台劇是久保田悠來首次挑戰擔任導演。久保田曾在2012年上演的舞台劇《BASARA》中飾演揚羽一角,此次也是時隔10年再次出演揚羽一角。 來源:動漫之家

漫畫《灼熱卡巴迪》舞台劇化 2022年上演

由武蔵野創創作的漫畫《灼熱卡巴迪》宣布了舞台劇化的消息。本作預計將於2022年2月18日至27日在日本東京上演。 《灼熱卡巴迪》是2015年開始連載的網絡漫畫。講述了討厭體育的原足球部ACE宵越龍哉,收到了來自卡巴迪部的邀請後的故事。在2021年4月,本作曾被TV動畫化播出。這次的舞台劇將由田淵累生飾演宵越龍哉,高崎翔太飾演卡巴迪部部長高崎翔太。另外神永圭佑、大原海輝、岩崎悠雅等人也將出演。來源:動漫之家

《破曉傳說》舞台劇化部分出演名單公布 預告片賞

萬代南夢宮在昨日的「傳說祭2021」活動上宣布了《破曉傳說》舞台劇化的消息。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預告片吧! 【游俠網】《破曉傳說》舞台劇預告片 《破曉傳說》舞台劇名為「破曉傳說 Online Theater Liberators -寄託希望的解放者們-」,預計將於2022年3月26日、27日在ASOBISTAGE平台公演,敬請期待。 部分出演名單: 奧爾芬 未定 希儂 飯窪春菜 琳薇爾 和內璃乃 洛 大平峻也 奇沙蘭 橫田ひかる 杜歐哈林 岩永徹也 黑衣人 堀海登 來源:遊俠網

神作《千與千尋》舞台劇新海報 橋本環奈形神兼備

11月9日晚間,官方舉行發布會正式公布了《千與千尋》舞台劇製作計劃,本劇的策劃時間長達5年,將作為東寶創立90周年的獻禮之作,預定2022年3月2日起陸續日本多地開演。 《千與千尋》舞台劇將由音樂劇《悲慘世界》的導演約翰•凱爾德改編執導,主要演員包括千尋:橋本環奈與白石萌音,白龍:醍醐虎汰朗與三浦宏規,無臉男:菅原小春與辻本知彥,玲:咲妃MIYU與妃海風,鍋爐爺爺:田口TOMOROO與橋本SATOSI,最後湯婆婆/錢婆婆:夏木MARI與朴璐美。 《千與千尋》是一部由吉卜力工作室製作、宮崎駿擔任導演和劇本,最早於2001年7月20日上映的日本動畫電影。內容講述一個小女孩誤闖了神靈世界,之後經歷各種曲折憑借堅強不屈之心成功脫困的故事。 本片一度成為日本史上票房最高的電影,直到2020年12月被《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超越。 來源:cnBeta

《櫻桃小丸子》舞台劇化!講述上高中的3年4組男生們的故事

櫻桃子創作的漫畫《櫻桃小丸子》宣布了啟動舞台劇企劃的消息。這次的舞台劇是同作連載35周年紀念企劃的內容之一。舞台劇將以《櫻桃小丸子THE STAGE》為題,講述成為了高中生的3年4組的男生們的高中生活。 舞台劇預計將於2022年冬上演。來源:動漫之家

聲優坂本真綾因「健康上的理由」出演的舞台劇將全部休演

聲優兼歌手坂本真綾(41歲)原定出演的音樂劇《小王子》於10月6日宣布休演,詳細情況將在適當的時期進行報告。 坂本真綾官方網站上也同時公布了「坂本真綾音樂劇《小王子》全日程休演的通知」這一消息。 坂本真綾因出演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系列中的真希波·瑪麗·伊蘭崔亞斯、《機動戰士高達SEED DESTINY》中的露娜瑪麗亞·霍克、《物語》系列中的忍野忍、《Fate/Grand Order》系列中的萊昂納多·達·文西等角色而為人熟知,丈夫是聲優鈴村健一(47歲)。 來源:動漫之家

時隔4年!《火影忍者》推出新舞台劇

時隔4年,根據岸本齊史原作改編的舞台劇Live Spectacle《火影忍者》終於推出了新作。 舞台劇將於2021年12月4~13日和2021年12月25~2022年1月2日期間分別在東京和大阪開演。新作公演副標題確定為《漩渦鳴人物語》,改編自原作的「佩恩來襲篇」和「五影篇」。兒玉明子擔任腳本和演出,和田俊輔負責音樂。演員方面,中尾暢樹飾演漩渦鳴人,佐藤流司飾演宇智波佐助,伊藤優衣飾演春野櫻,君澤Yuki飾演旗木卡卡西,定本楓馬飾演祭,泰江和明飾演奈良鹿丸,星波飾演日向雛田,小島紗里飾演靜音,大湖Cecile飾演綱手,輝馬飾演佩恩,小林由佳飾演小南,伊勢大貴飾演宇智波斑,河合龍之介飾演絕,納谷健飾演我愛羅,北村圭吾飾演A,小柳心飾演殺人蜂,前田隆太朗飾演鬼燈水月,七木奏音飾演香磷,江本光輝飾演重吾,北園涼飾演波風奏,玉城裕規飾演長門。來源:動漫之家

舞台劇《無限滑板》第一部將於12月2日開演

舞台劇《無限滑板 The Stage》的演員陣容和上演日程公開。歷由木津翼出演,蘭加由瀧澤諒出演,將於12月2日開演。 《無限滑板The Stage》是將內海紘子和骨頭社合作的原創TV動畫《無限滑板》舞台化的作品。除了木津、瀧澤之外,MIYA由輝山立出演,暗影由木內太郎出演,櫻花由久保田秀敏出演,喬由伊萬里有出演,愛抱夢由小波津亞廉出演,菊池忠由石渡真修出演。 第一部將於12月2日至12日在東京天王洲銀河劇場上演,第二部將於2022年1月15日至24日在東京日本青年館大廳上演。來源:動漫之家

舞台劇《血界戰線》公開新宣傳圖!10月開始上演

根據內藤泰弘原作製作的舞台劇《血界戰線Blitz Along Alone》公開了新的主宣傳圖。在這次的宣傳圖上,可以看到由百瀨朔飾演的雷歐,由岩永洋昭飾演的克勞斯等角色。 《血界戰線》是以現實世界與異世界相交的都市赫爾沙雷姆茲·羅特為舞台,講述暗地裡保護者世界平衡的秘密結社萊布拉的成員們活躍表現的作品。這次的舞台劇預計將於10月22日至31日在東京,11月4日至7日在大阪上演,演出票價11000日元。來源:動漫之家

【白夜談】「迪迦是不是有點不識好歹」

新一季的奧特曼終於開播了,這是我每年夏天最期待的事。 今年是《迪迦奧特曼》播出25周年,借著這個契機,新劇也被定為「迪迦」的續作,講述「平行世界的另一個迪迦」的故事,名字叫《特利迦奧特曼》。 這部新劇目前已經播出了兩集,目前來講只能說是喜憂參半。 壞消息是《特利迦奧特曼》目前兩集的文戲堪稱悲劇。你能想像一個奧特曼的人間體不分場合不論邏輯就連面對敵人都在復讀著「我要讓人們微笑」嗎?更何況他本來的身份也並非什麼搞笑藝人,而是一名植物學家,這可說是近幾年奧特曼劇集裡最古怪的主角口頭禪了。 「思邈路,思邈路!」 作為新人的男主角在演技方面本就難以媲美飾演大古的長野博,偏偏還被安排了大量這種換誰來都尷尬的台詞,出戲程度堪稱近年之最,連身邊演技精湛的老戲骨們都拉不回來。這顯然並非演員一人的責任,導演和編劇們難辭其咎,也讓觀眾為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捏一把汗。 但是《特利迦奧特曼》的特攝部分,也就是俗稱的「打戲」,又可說是繼承了製作公司圓谷一貫「有錢就浪」的傳統:不僅是模擬「火星城市」搭的攝影棚目前用了一集就棄,而且短短兩集就已經安排了久違的「雨戰」「泥戰」甚至是「海底戰」,嘗試著各種視覺特效來刺激觀眾,足以讓人大呼過癮。 已經許久沒有這樣模擬水下重力的場景了 尤其是特利迦與卡爾米拉的泥中混戰,更可謂拳拳到肉,是近年來系列中少見的寫實風格戰鬥場景。 好看是好看,就是苦了洗皮套的工作人員 說到卡爾米拉,看過迪迦的劇場版《最終聖戰》的老觀眾都知道,迪迦在超古代時期其實原本是黑暗巨人,決定棄暗投明的他背叛並封印了三名原本的同伴,其中就包括前女友卡蜜拉。數千年後卡蜜拉再度蘇醒時,原本迪迦的靈魂已經不知飛往何處,繼承了力量的大古則和麗娜隊員你儂我儂,最後卡蜜拉還被大古變身的迪迦徹底消滅。 如今《特利迦奧特曼》里的卡爾米拉就是卡密拉在平行時空的同位體,同樣怨恨著背叛同伴的特利迦,她是目前劇中的最大反派,也是新劇最主要的看點之一。 實際上,近來卡蜜拉的人氣正在不斷上升,照這樣下去很難說這部劇究竟會成為「迪迦紀念作」還是「卡蜜拉紀念作」了。 卡蜜拉本就是個討喜的角色,盡管很長時間里就只在《最終聖戰》登場了一次,但她造型設計美艷,人間體演員漂亮,實力設定頗高,被迪迦背叛也還是一片痴心——完美符合「美強慘」的人設,一直以來都有許多觀眾念念不忘,希望再度看到她活躍。 不論是舊版體操服式的苗條皮套,還是新版露肩裝和有如淚痕的面部設計,都足以讓人意識到「原來奧特曼也真是有顏值之分的」 2019年時,圓谷推出了一個名為「Darkness Heels World」的企劃,將以五名代表黑暗面的奧特曼為主角,講述他們在被打敗後以人類形態復活的故事。其中包括了自《宇宙英雄之超銀河傳說》登場以來已經成為系列最經典(也是出場最多)反派Boss的「貝利亞奧特曼」、《迪迦奧特曼》TV版中登場的「邪惡迪迦」、《歐布奧特曼》中亦正亦邪的「伽古拉」、《奈克賽斯·奧特曼》的最終Boss「黑暗扎基」,還有一個就是卡蜜拉。 總之就是奧特曼宇宙的「不義聯盟」 這個企劃最先落實的項目是一部舞台劇,講述了這幾人被復活之初的故事。一改以往偏向兒童劇的低幼風格,這部劇光是時長就將近兩個半小時,沒有了主持人號召在場觀眾一起給英雄加油助威的橋段,取而代之的是充滿懸念的劇情和精彩紛呈的打鬥,通過錄像也能看到演員們一個個臉上掛著汗珠,演得氣喘吁吁,舞台效果也相當到位,因此獲得了不俗的評價,上演時每一場都座無虛席。 在這場劇中,比起另外四個全程癲狂混亂的反英雄主角,卡蜜拉可說是唯一的正常人,甚至不像是一個反派,時不時展現出對弱者的關愛乃至正義之心,當年意圖消滅超古代地球人的動機也被解釋為是「為了清理地球的癌症」,可說是洗白最為徹底的角色。 然而只要聽到「愛」「迪迦」「背叛」等關鍵詞,她又立刻像是被摁了開關似的變得歇斯底里,可說是教科書級的病嬌。再加上這次飾演卡蜜拉的演員是乃木坂46出身的相樂伊織,外型也同樣討喜,順勢大漲人氣。 熟悉舞台劇的讀者可能知道,一部劇通常會有多個卡司同時演出,相樂伊織則是幾個主角里唯一同時出演AB面卡蜜拉的演員 舞台劇的成功可能有些出乎圓谷的預料,以至於延續舞台劇劇情的漫畫《Darkness Heels Lili》直到最近才終於開始連載。這一回卡蜜拉更是徹底成了溫柔知性的傲嬌大姐姐,表面上是為了痛扁以身犯險害戀人傷心的男人而變身,實則是手拆地下競技場協助兩人私奔。 「可別在我面前叫喚什麼『愛』了!!」 卡蜜拉至今還對迪迦念念不忘,時不時流露對於「光」的嚮往,基本坐實了自《最終聖戰》以來粉絲的推測——卡蜜拉怨恨的不是迪迦背叛黑暗,而是氣他沒有帶自己一起走。簡直讓遠古迪迦的形象淪為不解風情的渣男,也就逐漸流行起了標題的那句「我覺得迪迦有點不識好歹」。 至於這種觀感的演變究竟是圓谷方面的設定崩壞,還是時代流轉帶來的變遷,咱也不好說,至少目前來看觀眾們還是好這一口的。 在《特利迦奧特曼》開播後,漫畫的畫師綱島志朗還特地畫了聯動圖,也總算是讓「微笑梗」顯得沒那麼令人討厭了。 「卡蜜拉可愛捏」 「所謂『圓谷方面的設定崩壞』,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 CaesarZX 來源:遊研社

22年2月4日: 舞台劇 《 機動戰士高達00-在破壞中覺醒-Re:(in)novation》

CAST 剎那・F・セイエイ役 橋本 祥平 ロックオン・ストラトス役 伊萬里 有 アレルヤ・ハプティズム役 小坂 涼太郎 ティエリア・アーデ役 永田 聖一朗 沙慈・クロスロード役 前川 優希 ルイス・ハレヴィ役 本西 彩希帆 ミスター・ブシドー役 佐々木 喜英 リボンズ・アルマーク役 赤澤 燈 スメラギ・李・ノリエガ役 立道 梨緒奈 フェルト・グレイス役 松村 芽久未 ラッセ・アイオン役 澤田 拓郎 ビリー・カタギリ役 一內 侑 セルゲイ・スミルノフ役 加藤 靖久 ソーマ・ピーリス役 希代 彩 アンドレイ・スミルノフ役 石井 由多加 カティ・マネキン役 平湯 樹里 パトリック・コーラサワー役 瀬戸 祐介 ネーナ・トリニティ役 伊藤 優衣 リジェネ・レジェッタ役 田口 涼 リヴァイヴ・リバイバル役 北村 健人 ヒリング・ケア役 花奈 澪 イース・イースター役 深澤 大河 ■出演キャストからのコメント ●剎那・F・セイエイ…橋本祥平 『機動戦士ガンダム00』の舞台化ってどうするの?から始まった初演。まったく想像も出來ず、高い高い壁に日々ぶち當たりながら全員で見つけた演劇としての『機動戦士ガンダム00』の形。それが2019年。魂削って挑み、それが実を結んで続編が決まり大いに喜んだ2020年。ですが、無念の中止。必ずしも中止になった公演がまた出來るとは限りません。なので再挑戦させて頂ける事、心より幸せに思います。今回出演が葉わなかったキャストさん含め、座組み一同想いは一つ。 ●ロックオン・ストラトス…伊萬里 有 ロックオン・ストラトス役の伊萬里...

舞台劇《機動戰士高達00》續篇2月上演

根據動畫改編的舞台劇《機動戰士高達00 -由破壞而來的覺醒- Re:(in)novation》宣布了將於2022年2月4日至14日在東京新國立劇場上演。 本作是2019年2月上演的《機動戰士高達00 -由破壞而來的再生- Re:Build》的續篇,本來預定在2020年7月上演。不過由於新冠疫情,最終宣布延期。在這次的續篇中,橋本祥平、伊萬里有、鯰川太陽、永田聖一朗等人依然將繼續出演,前川優希、本西彩希帆中村悠一等人也將加入新作的演出陣容。來源:動漫之家

《千與千尋》舞台劇最新卡司 橋本環奈主演2022年公演

7月8日今天,日本動畫電影史上不朽的神作沒有之一的《千與千尋》舞台劇最新卡司公開,千與千尋將由橋本環奈飾演,預定2022年公演,敬請期待。 ·《千與千尋》是一部由吉卜力工作室製作、宮崎駿擔任導演和劇本,最早於2001年7月20日上映的日本動畫電影。內容講述一個小女孩誤闖了神靈世界,之後經歷各種曲折憑借堅強不屈之心成功脫困的故事。 本片一度成為日本史上票房最高的電影,直到2020年12月被《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超越。 ·《千與千尋》舞台劇將由音樂劇《悲慘世界》的導演約翰·凱爾德改編執導,橋本環奈與白石萌音主演,本次公開的新卡司包括:千尋:橋本環奈與白石萌音(中間);白龍:醍醐虎汰朗與三浦宏規(右上);無臉男:菅原小春與辻本知彥(中邊);玲:咲妃MIYU與妃海風(左下);鍋爐爺爺:田口TOMOROO與橋本SATOSI(右下);最後湯婆婆/錢婆婆:夏木MARI與朴璐美(左上)。 來源:cnBeta

日本女子摔角是認真的嗎?

6月一個悶熱的下午,一場女子職業摔角比賽在東京敲鑼開打,台下只坐著兩三百名觀眾。 受到疫情影響,所有現場觀眾必須戴著口罩,也禁止歡呼,這讓本就有些逼仄的場館更加沉悶。 但台上選手的光芒並沒有因此被掩蓋。尤其是身穿黑色比賽服的選手身材姣好,一顰一笑洋溢著自信,舉手投足集可愛、美艷與帥氣於一身,吸引著現場的閃光燈。 照片上的選手名叫作赤井沙希,是日本知名演員赤井英和的女兒。赤井英和在從藝之前曾是一名職業拳擊手,而赤井沙希則恰恰相反:她原本是作為模特和演員出道,卻半路出家轉職為一名職業摔角手,幾乎放棄了原先的演藝事業,全身心地投入到這項運動中,也已奪得過冠軍腰帶。 沙希對於遊戲玩家而言或許並不陌生。她曾經作為臉模在《如龍6》里登場,也是《Fate/ Grand Order》舞台劇中羽蛇神的飾演者。 赤井沙希也在舞台劇中通過摔角技巧還原了羽蛇神的「對人寶具」 身為挑戰者的沙希最終並沒能贏下這場比賽,但被上傳至網絡的現場照片卻傳播甚廣,贏得一片贊嘆的同時也引來諸多疑問: 她們這是在進行摔角比賽嗎?穿成這樣是認真的嗎?這些女選手真的能打嗎? 對於大多人而言,日本女子摔角仍是項陌生而神秘的體育項目。 一  假打,真摔 現在說起職業摔角,大部分人會聯想起美國的WWE(世界摔角娛樂),對其第一印象往往是「假」,妝容精緻衣著華麗的女子摔角自然更被視作是「假中假」。 誠然,有別於作為奧運會比賽項目的傳統「摔跤」或者其他搏擊運動,職業摔角的最大特點就是絕大部分比賽結果都是協會的登記員(Booker)在賽前定下的,甚至連比賽的大致進程都有編排劇本。與其說是比賽,倒更像是一場舞台劇,登記員相當於導演,選手們則是演員。 登記員們會根據選手的人氣、表現和商業價值決定誰能贏得腰帶 這聽起來就像是有悖體育精神的「假賽」,但既然摔角觀眾對於這一點都心知肚明,自然也就不存在誠信問題。更何況勝負雖是賽前就定下的,對於台下的觀眾卻依然是個未知數。如何將這個既定的「假」結局演繹成「真」,讓觀眾信服,正是摔角選手們實力的體現。 事實上,正因為是「假賽」,摔角才能擁有其獨特的魅力。 我們總能在摔角比賽中看見各種夸張華麗的摔投技巧,像是帥氣的凌空飛踢或是充滿力量感的金剛臂以及殘酷的關節絞殺。這些技巧在真實的搏擊中幾乎是不可能使用的,一方面是使用者會漏出巨大空檔,無疑會被先手反制;另一方面這些殺招一旦施展成功,承受者非死即傷,有悖體育道德。 像這樣夸張的處決技當然就更不可能實現了 摔角中的這些絕招看似暴力,實則是施展者運用技巧讓自身承擔大部分的沖擊力;而承受者同樣需掌握受身技,既要卸力化解彼此的撞擊,也要配合演出讓對方的攻擊顯得威力十足。 在赤井沙希的頭撞地之前,施展這記「倒栽蔥」炸彈摔的克里斯布魯克斯其實搶先以自己的背部承受了絕大部分的沖擊 選手們只有默契協作,才能以最低的代價換來令觀眾尖叫的火爆場面。擂台上的雙方既是拳腳相加的對手,同時也是心有靈犀的拍檔。 在每場比賽過後,相關團體會結合比賽的精彩程度、出現的高難度動作以及雙方的演技,來對比賽進行評級打分。為了打出高星級的對局,選手們往往會拼盡全力讓比賽的每分每秒都精彩紛呈。 除了展示摔角技巧,表現出勝利的喜悅、失敗的不甘還有苦戰帶來的疲勞和傷痛,甚至在激烈的比賽中兼顧鏡頭感,都是對選手演技的嚴苛考驗 所以雖然對決的結果是假的,比賽雙方付出的汗與血卻是實打實的。在眾目睽睽下施展這些高難度技能,沒有現場指揮,也沒有NG的機會,即使失誤受傷也要盡可能堅持下去……這些既離不開台下的刻苦訓練,也需要擂台上臨機應變的現場能力,其難度和風險顯然遠高於一般的文藝演出,足以被視為體育運動,也詮釋了何謂「過程比結果更重要」。 每個新招式都要在訓練中進行反復打磨和實踐才能登場,尤其要考慮保護對手;場上的對手也需要在第一時間進行拆招和配合 二  布滿血淚的荊棘路 日本摔角、美式摔角還有墨西哥摔角並稱目前世界上的三大摔角,比賽風格也各具特色。或許出乎大部分人意料,作為亞洲唯一的摔角大國,日摔反而以追求「真實感」而聞名。 這主要是因為日摔盡管在形式上完全借鑒自表演性質的美式摔角,但在發展初期深受日本相撲的影響,不論是選手還是觀眾,都依然將其視為一種嚴肅的格鬥技,優秀的摔角選手也會被奉為「武道家」。 日本摔角也是現代最早嘗試發展「異種無差別格鬥」的比賽:讓不同項目不同流派的搏擊選手匯聚一堂,在較為自由的規則下進行對決,勝負結果並非事先預定。 其中最著名的要數1976年拳王阿里VS. 摔角名將安東尼奧·豬木的大戰。在這場萬眾矚目的對決里,豬木受規則限制,不能使用大部分擒抱技巧,因此幾乎全程以背貼地面高舉四肢的狀態應敵,不斷趁隙踢踹阿里的腿部。不擅長地面纏斗的阿里對此則束手無策。雙方就這樣僵持了15個回合,比賽以平局告終。 這場比賽在當時被視為一場鬧劇,「RNM,退錢!」就是現場觀眾們最大的呼聲。拳王阿里被這場比賽送進了醫院,豬木則在之後一段時間里被諷為無賴騙子。但事實上,豬木這種攻防兼備的姿態雖不好看卻有效,該技巧後來被稱為「豬木狀態」,其各類變種在多年後的UFC、MMA等綜合格鬥中依然常見,也證明了身為摔角手的豬木確實具備格鬥家的才智。 許多人只看到豬木平躺在地,但實際上一旦纏斗更容易吃虧的是阿里 在這樣的傳統下,盡管後來發展得越發娛樂化,但日本摔角始終沒有放棄對「實戰性」「真實性」的追求。 比起講究場外故事性和角色塑造的美式摔角,或是追求極致技巧、舞台效果堪比雜技的墨西哥摔角,日摔致力於讓每一場表演如同真正的搏擊比賽,不僅和正規體育比賽一樣安排賽程和頒獎儀式,單場對決的進程也往往更富層次感,有著鮮明的「起承轉合」:從熱身階段的互相試探,到體力充沛時你來我往的激烈交鋒,進入爆炸狀態後雙方互交大招,直至精疲力竭在地板上展開絞殺。 不論是在熱身還是收官階段,都常能看到這樣的「顏面互錘」 為了表現出「以命相搏」的刺激感,日摔中不僅隨處可見凶險的大招,就連鋪墊動作也不乏對頭部要害的連續追打,這不僅在常規搏擊項目中是被明令禁止的,在其他摔角比賽里也同樣罕見。 赤井沙希出道不久便挑戰當時Stardom的冠軍世IV虎,一度被後者痛毆 這些動作看起來雖「假」,可一旦頻繁使用起來就得如履薄冰,一個小小的配合失誤便可能導致掛彩乃至重傷。再配合上選手的演技,像是偷偷用小刀片劃破自己造成流血效果或是假裝短暫昏迷,往往能以假亂真,讓觀眾分辨不出是否真有意外發生。 有些選手甚至將計就計,假裝情緒失控,打破原本的擂台規則,有如「打急了眼」一般追打至場外,利用場地內的各種道具互毆。日本摔角手柴田勝賴就尤其擅長演繹這類場景,有著「看柴田比賽千萬不要坐第一排」的逸聞。 這種表演形式被稱為「硬打擊」,在美式摔角中也常能看到,使用的道具大多為特製 而在摔角比賽中最要極力避免的,當然就是「弄假成真」的情況。 在2015年的一場女子摔角比賽中,上文提到過的世IV虎和另一名選手安川惡斗從開局就劍拔弩張,比賽的進展也不同往日,沒有什麼華麗的招式,只有拳拳到肉的廝打。比賽中處於下風的安川惡斗一度被世IV虎騎坐在地,面部被打得血肉模糊,兩度跌落擂台之外。 直到場邊的隊友代為拋毛巾認輸,不肯放棄的安川惡斗還在掙扎著想要爬回場內;而她的隊友們則痛哭著沖上台去,指責世IV虎不配作為摔角選手,更不配當冠軍。 台下的觀眾甚至包括裁判在內,也無法當即判斷這究竟是否演出效果 這樣戲劇化的場面在WWE算是常見劇情,在日摔卻不多見。直到賽後安川惡斗因嚴重的傷勢宣布退役,世IV虎則被該聯盟永久禁賽,大家才確認這真的是一場雙方情緒失控之下假戲真做的惡斗。 而在更早的1987年,女選手梅田麻理子在比賽過程中被對手使用了炸彈摔。這是一套較為常規的招式,雙方的配合也並沒有明顯失誤,但是受到沖擊的梅田麻理子當場不省人事,並在送醫後因顱腦損傷不幸逝世,年僅29歲。 梅田麻理子的家人並不支持她摔角,她本人也在十一年的比賽生涯中多次受傷,但每一次都帶著微笑重返擂台,是當時日本女摔界的勵志榜樣。她的悲劇是日本摔角界首例選手身亡的事故,也是日本女摔史上無法抹去的一道傷痕。 至今每年仍會有悼念梅田麻理子的紀念賽 這樣的例子也足以證明女子摔角絕非許多人想像中的花拳繡腿「過家家」,而是充滿了各種不確定因素的危險運動。實際上,日本女摔所承載的意義也曾經一度超越體育運動本身。 三  能成為英雄的不止是男性 比起男子摔角,女性選手因為體重更輕,所以能使出更多的高飛技(也就是爬上擂台的邊繩,跳起來用全部體重砸向對手的攻擊),身形矯健的她們技術動作也往往更加細膩清晰,比賽的觀賞性並不遜色。 在性別平權發展較早的美國,女性選手很快就被接納為職業摔角的一部分,女子摔角獲得了良好的發展。 但在幾十年前的日本,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正如日本相撲直到1997年為了成為奧運會項目才開始發展女性運動員,當男子摔角在上世紀50年代的日本如火如荼展開的時候,女子摔角則完全得不到承認,甚至還一度被視作色情表演予以禁止。 但隨著歐美女摔角手到日本表演,一些當地女性深受感召,還是毅然加入到這項與傳統日本女性形象反差巨大的運動中,成立了自己的摔角團體,反而組織起了世界上唯一獨立的女子職業摔角賽事。 日本女摔以美國女選手作為效仿的榜樣 但缺乏廣泛支持的日本女摔只能通過門票自力更生。為了彌補力量和體型上的劣勢,女性摔角手們在擂台上往往比男選手更刻苦更拚命,比賽的節奏更快,動作也更激進,以期拉攏和留住有限的觀眾。但這依然難以改變日本女摔人氣低迷、艱難維生的狀況,各家女子摔角團體始終在破產和重組邊緣掙扎。 這一窘境直到70年代才由橫空出世的「Beauty Pair」打破,這是一個由佐藤尚子和上田真基子兩名女選手組成的摔角組合,她們別出心裁地在入場環節加入了演唱橋段,意外成為了眾多年輕少女的偶像。她們出場的比賽收視率居高不下,發行的唱片也同樣熱銷。 Beauty Pair開啟了未曾設想的道路 而在她們之後,長與千種和母獅子飛鳥組成的「Crush Gals」則更進一步。不論是摔角技法還是表演水平,兩人都要比前輩更上層樓,還引入了復雜的情節設計,讓賽事發展變得扣人心弦。 長與千種曾在比賽中因落敗而被對手剃頭,引得現場大量女性觀眾痛哭 她們令人矚目的表演讓日本女摔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更使得女子摔角手成為了萬千少女所嚮往的職業。日本女摔由此獲得了群眾基礎,得以進入黃金時代。 回頭來看,我們便會發現這其實就是後來流行的「偶像化」,但這樣兼具力與美的偶像如今看來依舊非比尋常。就像赤井沙希一樣,時至今日,依然常有歌手、模特、聲優等文藝工作出身的女性投身於摔角運動,追求「文武雙全」的境界。 身為偶像團體成員的才木玲佳(左圖居中)在擂台上完全是另一個樣子 日本女摔就這樣形成了自身獨特的偶像文化,既是擂台,也是舞台,同時展現了女性的堅韌與柔美。 四  逆境之花 可惜的是,這並不意味著女子摔角正發展得越來越好。 首先是日本摔角界本身存在著幫派林立、組織鬆散的問題,大大小小的團體和賽事各自為營,分散了觀眾的關注度,也缺乏有含金量的對決,導致整體發展一直踟躇不前,疫情的影響更是雪上加霜。身處其中的女子摔角自然也深受其害。 此外,上文提到梅田麻理子不幸逝世的事件也在當時為女子摔角潑上了一大盆冷水,諸多一線選手退役,新人加入的熱情顯著消退,使得日本女摔在之後陷入了青黃不接的困境。 而面對普羅大眾,女性摔角選手也並未得到廣泛的理解和尊重。 22歲的日本女性摔角手木村花在去年參加了綜藝節目《雙層公寓》,這是一檔讓互不相識的3男3女共住一棟豪華公寓的真人秀節目。 此時的木村花已經身擁兩條冠軍腰帶,是摔跤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但在這樣面向大眾的節目里,她的身份依然接近於素人 在一期節目中,木村花的比賽服被其他嘉賓誤扔進洗衣機洗滌而嚴重縮水,她因此大發雷霆,痛罵該名嘉賓,後者也為此退出了錄制。 這期節目給木村花招來了大量的網絡謾罵,許多人不理解她何必要為了一件衣服如此動怒。但事實上這樣一件定製的女式摔角服不僅價格高昂(約要10萬日元),更是一名選手的象徵。 木村花曾發表推特稱自己每天收到至少一百條辱罵信息,並且為此難過。但網絡暴力並未就此停止,更不乏針對其摔角手身份的污衊攻擊。 節目播出兩個月後,在擂台上即便頭破血流也未曾退卻的木村花,將自己養的貓咪安置到公司,隨後返回公寓自殺身亡。 木村花的悲劇既是網絡霸凌造就的犧牲品,也折射了女性摔角手看似身為公眾人物,但終究並非藝人,承擔著本不應受的偏見和壓力。 日本女摔的式微在遊戲界也有所體現,當《WWE 2K》賣成年貨的時候,《搏擊玫瑰》或是《摔角天使》這樣以女子摔角為主題的遊戲卻已絕跡多年。 《摔角天使》系列以角色繁多、系統復雜著稱,盡管自PS2世代後再沒有續作,但至今仍有一批死忠玩家 但無論現狀如何,依然有許多女子摔角選手真心地熱愛著這項運動,也一直致力於將其復興。赤井沙希就是其中之一。盡管有著多重身份,但赤井沙希在公共平台上始終將摔角手認定自己的主業,做了許多努力來嘗試推廣日本女摔。她也是少數同時參加女子和男子摔角聯盟的選手,時常參加與男選手的混戰,力爭為女子摔角贏得更多的關注。 誕生和生長於逆境中的日本女摔,其真正的魅力遠不止幾組靚麗的照片。 來源:遊研社

《轉生惡役只好拔除破滅旗標》舞台劇化決定

TV動畫《轉生成為了只有乙女遊戲破滅Flag的邪惡大小姐…》(簡稱《轉生惡役只好拔除破滅旗標》)決定舞台劇化了。該舞台劇將於2022年夏季在東京SunShine劇場上演。 《轉生惡役只好拔除破滅旗標》是一部描寫了身為高中生的女主轉生到自己玩過的少女遊戲,成為遊戲中的反派大小姐·卡塔莉娜的轉生喜劇作品。此次的舞台劇將以動畫第一季的故事為基礎製作,具體詳細內容請期待後續報導。 來源:動漫之家

舞台劇《鬼滅之刃》公開續篇宣傳圖與角色定妝照

根據吾峠呼世晴原作漫畫製作的舞台劇《鬼滅之刃》,公開了續篇《鬼滅之刃 其之貳 絆》的主宣圖與角色定妝照。在宣傳圖上,可以看到以使用水之呼吸的主人公灶門炭治郎一行人為中心,周圍有鬼殺隊的柱和鬼陣容的蜘蛛之鬼「累」與鬼舞辻無慘等角色。 這次的舞台劇是2020年1月上演的舞台劇第一彈的續篇,故事將講述那田蜘蛛山的內容。小林亮太飾演主角炭治郎,高石朱里(あかり)飾演禰豆子。矢崎廣、門山葉子、本田禮生等演員也將參演。 本作舞台劇預計將於8月上演。另外TV動畫新作目前也在製作中。來源:動漫之家

時隔三年!舞台劇《靈能百分百》第三彈上演

根據ONE原作改編的舞台劇《靈能百分百》第三彈《激突!爪第7支部》確定將於2021年8月6日~15日期間在東京上演。 在2018年的1月和9月,本作曾推出過兩部舞台劇,如今時隔三年,我們終於再度迎來了舞台劇新作。本次舞台劇的劇本和演出都由川尻惠太負責。演員方面,延續此前陣容,伊藤節生將飾演影山茂夫,馬場良馬將飾演靈幻新隆,河原田巧也將飾演花澤輝氣,松本岳將飾演影山律,なだぎ武將飾演小酒窩,永田聖一朗將飾演鈴木將,神里優希將飾演櫻威游介。此外,田中涼星、堀田勝、天羽尚吾、中島拓人、杉山真宏、加藤里保菜也將參與舞台劇的演出。值得一提的是,舞台劇中飾演影山茂夫的伊藤節生,也是TV動畫中男主的聲優。 來源:動漫之家

寶冢雪組舞台劇《城市獵人》公開海報

根據北條司原作製作的舞台劇《城市獵人-被盜的XYZ-》和《Fire Fever!》公開了海報。在這次的海報上,可以看到彩風咲奈飾演的冴羽獠,朝月希和飾演的槙村香等角色。 《城市獵人》講述了以私家偵探活動的「城市獵人」冴羽獠的故事。漫畫於1985年在周刊少年Jump上連載,在1987年被TV動畫化,在2019年還推出了劇場版《城市獵人 新宿PRIVATE EYES》和法國的真人電影。 這次的舞台劇預計將於8月至11月在兵庫和東京的寶冢劇場上演。來源:動漫之家

網球王子舞台劇第4季《青學vs不動峰》21名演員定妝照公開

在《舞台劇<網球王子>第4季 青學vs不動峰》中登場的演員的定妝照公開了。 公開的是由今牧輝琉扮演的越前龍馬、中河內雅貴扮演的越前南次郎等21人的形象。定妝照中青學和不動峰成員的角色,以及中河內飾演的越前南次郎,各自拿著球拍擺出姿勢。 越前龍馬 手塚國光 大石秀一郎 不二周助 乾貞治 菊丸英二 河村隆 桃城武 海堂薫 堀尾聡史 加藤勝郎 水野カツオ 橘桔平 神尾アキラ 伊武深司 石田鉄 桜井雅也 內村京介 森辰徳 井上守 越前南次郎 舞台劇《網球王子》是以許斐剛的漫畫《網球王子》為原作的音樂劇。《青學vs不動峰》是網舞第四季的第一部劇目,劇本和演出由三浦香擔任,音樂由vague的Yu擔任,編舞由梅棒的遠山晶司擔任。公演從7月到8月在東京的2個會場和熊本·大阪進行,門票的一般銷售從6月20日10:00開始。 另外,5月29日將在東京·品川王子酒店stellar ball舉辦舞台劇《網球王子》第4季發布會。來源:動漫之家

肖戰、王一博粉絲「互撕」,員工公號私用圍觀肖戰直播,引發混戰

肖戰舞台劇如期直播 網絡一片沸騰,粉絲安利、激動慶祝的人很多 卻不想,由此引發了肖戰粉絲、王一博粉絲混戰 01事情原委 肖戰《如夢之夢》,接替胡歌出演五號病人,隨著大幕拉開,肖戰許晴吻戲這一話題也衝上熱搜。 肖戰本身就是熱門話題,這個檔口更是安利和激動表白的粉絲眾多。直播中,有人發現舒膚佳這一企業號圍觀了直播。 舒膚佳的代言人是王一博,兩人在《陳情令》中搭檔,並掀起了雙男主古偶追劇潮。為此舒膚佳官方發布了聲明,表示「帳號被不明人士惡意登錄」。 舒膚佳所指出的「不明人員」,網友指出這應該是王一博、肖戰的CP粉。因為《陳情令》,不少喜歡肖戰、王一博的人,形成了追劇CP粉,雙方各有唯粉,也有事業粉等等。 目前依然有「博君一肖」的CP粉存在,有人只是追劇中的角色CP,有人則是從劇追到了現實。也有人將小說、電視劇、真人等,全方位磕CP。拉郎配視頻、同人文等,層出不窮。 舒膚佳聲明: 我們發現舒膚佳帳號被不明人員惡意登錄,特在此聲明。 此事並非品牌行為,品牌官方帳號是品牌重要資產,任何個人冒用的行為違背了品牌保護品牌資產的立場。舒膚佳品牌團隊在發現後第一時間修改密碼,徹查帳號登錄記錄和涉及人員。經過迅速調查,該人員疑似為官微代運營公司的一名員工,目前已經與這名員工解除僱傭關係。我們將與我司法務一起,繼續追究其責任。 02粉絲互撕: 為何會引發粉絲互撕呢? 王一博粉絲指出,CP粉或者是披著CP粉的唯粉,公號私用,不僅違反了職業操守,更是有意碰瓷。 王一博粉絲表示舒膚佳代言人是王一博,其官方圍觀肖戰的直播舞台劇,這是假借官方帳號,濫用職權,營造CP粉,支持肖戰的氛圍。 公號私用,肖戰粉絲簡直是魔怔了。可以說是無孔不入,為了自家偶像的熱度,不惜私自動用公司的帳號,違反職業道德。 對此,肖戰的粉絲表示,這完全是王一博粉絲碰瓷。王家粉絲一手好操作,肖戰舞台劇表演,本身熱度非常大。王一博粉絲假借舒膚佳公司的官方帳號圍觀,立刻營造出CP粉的氛圍,表面是支持肖戰,實際上是蹭肖戰的熱度。 緊接著,營銷號跟進,在舒膚佳上留言,舒膚佳聲明之後,王家粉絲倒打一耙,把所有的鍋都甩到了肖戰粉絲身上。 從始至終,肖戰粉絲都是無辜的,自己安利自家的哥哥,支持舞台首秀。結果被王一博粉絲蹭熱度、營銷、拉踩。 雙方粉絲各執一詞,作為王一博代言方的舒膚佳,在凌晨發布聲明。查明情況,回應速度之快,並且選擇凌晨及時公布,無意蹭熱度。可見確實是「公號私用」。 舒膚佳選定王一博做代言人,自然是不希望自己惹惱王一博的粉絲。王一博和肖戰的粉絲群,有一定的衝突,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為了顧客群,舒膚佳也不會拿公號冒險。 對於這件事,雙方各執一詞,是否營銷和蓄謀所為,恐怕只有涉事員工,心裡一清二楚,至少員工的「公號私用」違反了職業道德。惡意登錄帳號,進行違規操作,觸碰了職業紅線。 雙方粉絲混戰,王一博粉絲指責肖戰粉絲消費王一博,肖戰粉絲表示王一博粉絲營銷碰瓷肖戰。 對此,大家怎麼看?歡迎小夥伴們評論區留言!來源:kknews肖戰、王一博粉絲「互撕」,員工公號私用圍觀肖戰直播,引發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