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裁員

Tag: 裁員

《四海兄弟3》開發商又開始裁員:裁員人數多達50人

Hanger 13是一家著名的遊戲開發商,這家工作室由2K於2014年創立,由Haden Blackman掌舵,開發了《四海兄弟3》。 這家工作室曾經在2018年的時候遭遇了重大的裁員,而去年11月,這家工作室又裁員了200人,這還沒完,本月初,工作室負責人Haden Blackman也離職了。然而看起來,它的裁員之路還未結束。 Eurogamer最近發布報導稱,Hanger 13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裁員,此次裁員的人數多達50人,將會對工作室的加州分部產生影響。那麼,裁了這麼多人以後,Hanger 13究竟還剩下幾個人呢?據悉,在本次裁員之後,Hanger 13的員工人數將會下降到40人左右,而餘下的員工將會繼續開發工作的下一個項目,據傳可能是《四海兄弟》系列遊戲的前傳。 Hanger 13母公司2K表示:隨著工作室度過一個具有挑戰性但最終終將迎來希望的過渡期,2K將致力於發展Hanger 13的未來。 來源:遊俠網

《黑手黨3》工作室Hanger 13大裁員 50人被解僱

據媒體Kotaku報導,《黑手黨3》背後的開發商Hanger 13在多個項目被取消後又經歷了一輪裁員。據報導,這家位於加州Novoto的工作室這周解僱了大約50名開發者。本月早些時候工作室領導Haden Blackman離開了工作室。 在Kotaku報導之前,2K提前發布了聲明。 2K解釋說:「2K完全致力於Hangar 13的未來,目前該工作室正在經歷一個富有挑戰但最終前途美好的過渡期。作為我們持續評估的一部分,以確保我們的資源和我們的目標一致,我們做出了一些變動,導致了職位縮減以及和一些同僚分道揚鑣。 這些選擇永遠是困難的。我們正在盡我們所能和受影響的員工一起努力,為他們在2K的其他項目和團隊中尋找新的職位,同時為那些不能再就職的員工提供全力支持,聯系行業網絡、資源、尋找2K之外的新機會。」 據VGC報導,Hangar 13正在開發一個代號為Hammer的項目,Kotaku了解到這是《上旋網球》系列的重啟作,有望在傳聞中的《黑手黨》前傳遊戲前發售。 來源:3DMGAME

《四海兄弟3》開發商Hangar 13進行裁員 幫助員工尋找新職位

近日,《四海兄弟3》開發商,2K games旗下的工作室Hangar 13在其三個地區的工作室都遭到了裁員的打擊。據Kotaku報導,此次裁員計劃由是Hanger 13在英國布萊頓的工作室的負責人Nick Baynes通知的,他此前在Haden Blackman離職後接管了公司。 此次裁員對位於加州諾瓦托的工作室影響較大,87名員工中有近50人被解僱。相比之下,當《Hangar 13》在2016年發行其處女作《四海兄弟3》時,該工作室擁有超過100名全職員工。 目前還不清楚布萊頓和捷克(前2K捷克)工作室受到了多大的影響,但Baynes表示,那些受裁員影響的人可能會轉到2K Games及其子公司工作室的其他團隊中。 隨之,2K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證實了裁員。聲明表示2K公司完全致力於Hangar 13的未來,因為工作室正在經歷一個充滿挑戰但最終充滿希望的過渡時期。作為公司持續評估的一部分,以確保團隊的資源與目標一致,公司做了一些改變,導致職位減少,並與一些同事分道揚鑣。 2K發言人表示,這些決策總是很困難。公司正在盡一切努力與幫助受影響的員工,為他們在2K的其他項目和團隊中找到新職位,並為無法重新部署的員工提供全面支持,將他們與行業網絡和資源聯系起來,以尋找2K以外的新機會。 自《黑手黨3》發布以來,Hangar 13經歷了多輪裁員,盡管自2018年以來似乎一直保持穩定的工作人員。 來源:3DMGAME

和《FIFA》分手後 EA裁撤奧斯汀工作室100多名客服人員

據媒體Kotaku報告,EA正在其奧斯汀工作室裁員大量客服人員。一位熟悉該決定的消息人士告訴Kotaku,多達100名員工可能會受到影響,其中許多是負責《FIFA 22》的客服人員。 展望未來,EA似乎計劃將把這項工作外包出去,這是在這家公司最近宣布放棄《FIFA》IP並從2023年開始將重新命名其足球系列為EA Sports FC之後採取的最新舉措。 「我們不斷發展,為我們的粉絲提供更好的體驗,並正在改進我們的支持模式。」EA客戶體驗副總裁Joel Knutson在給員工的電子郵件中寫道,「為了降低復雜性並提高我們的效率、靈活性和可擴展性。」 這位高管表示,奧斯汀的一些職位將被取消。他還將提議,EA在愛爾蘭戈爾韋的工作室將裁撤類似職位,愛爾蘭工作室目前負責歐洲玩家的客戶服務支持。 一位消息人士稱,包括電子郵件、聊天和電話客服,將改為外包。消息人士稱,這一決定是在EA奧斯汀和戈爾韋員工多次抗議待遇低下之後做出的。 EA代表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Kotaku:「我們客戶支持的變化與任何一個遊戲IP無關,也與我們上周的《EA SPORTS FC》公告無關。客戶服務功能支持著我們的遊戲、技術(包括Origin或EA Play訂閱服務)有關的各種玩家問題。」 此外據電子郵件顯示,EA正在為手機遊戲的客戶服務支持創造一些新工作崗位,下崗員工可以申請。當被問及裁員原因時,EA 發言人Charlie Fortescue發表了以下聲明: 我們一直在考慮如何改善我們的玩家體驗,包括我們如何才能最好地提供他們可能需要的支持以充分享受遊戲。考慮到這一點,我們提議對我們的客服功能進行一些更改,以提供更大的靈活性,並允許我們在玩家最需要的時候為他們提供幫助。作為此過程的一部分,我們正在考慮更改團隊中的一些職務,關閉一些職務並創建新職務。在整個過程中,我們與我們的員工密切合作,並為任何受到影響的人提供支持。 來源:遊俠網

高玩不買單了 水冷頭一哥EKWB裁員1/4:業績持續暴跌

雖然AIO一體式水冷很方便,但分體式水冷依然是目前散熱最好、效果最炫的方案,只不過價格很貴,只有高玩才會折騰。然而這個高端市場也面臨下滑了,EKWB公司也撐不住,開始大幅裁員1/4。 EKWB(EK Water Blocks)是斯洛維尼亞一家散熱器廠商,每次AMD/NVIDIA/Intel發布新一代產品,他們的水冷頭都是最引人矚目的,設計的非常炫酷,信仰燈效十足,很多顯卡廠商定製的水冷版顯卡也是用了EKWB的水冷頭。 然而EKWB的業績還是撐不住,從去年10月份以來,每個季度都要下滑20%以上,EKWB將原因歸咎於疫情,認為大家已經受夠呆在家裡了,更願意花錢投資在旅行等項目中,另外烏克蘭危機也導致需求下滑。 EKWB的解釋有點牽強,不過他們說的現實倒是真的,就是高玩也不願意買高端的水冷頭了,至於是否真的是把錢花在旅遊等戶外項目中就不得而知了。 為了應對這一需求變化,EKWB能做的就是裁員,斯洛維尼亞總部裁員1/4,大約60人被裁,公司每個部門幾乎都是按照這個比例裁員,研發部門是重災區。 來源:快科技

Netflix終止一部分動畫作品的製作並裁員

根據IGN報導,在之前會員出現減少的Netflix,做出了終止一部分動畫作品的製作,並解僱部分原創動畫部門員工的決定。 這次被終止的動畫化企劃包括了備受期待的《骨頭》、《壞心的夫妻消失了》和《Toil & Trouble》。其中有消息稱《壞心的夫妻消失了》或將改拍真人劇。 隨著這次的調整,不少人猜測Netflix Animation在今後將要改變之前的方向性。雖然在之前Netflix曾向著製作者宣傳稱,想要成為一個不管是誰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作品的平台。不過現在共同CEO里德·哈斯廷斯已經將這句話改成了「我們想要製作觀眾們想看的作品」。來源:動漫之家

Humble裁員 部分策劃部與客戶服務部員工被裁

除了Steam、Epic和GOG之外,Humble也是國外非常有名的一家遊戲銷售平台,曾經還做過一段時間的遊戲發行商。但是他們最近的境況似乎有些窘迫,本周裁掉了一部分員工。 Humble此次裁員主要集中在策劃和客戶服務部門。在聲明中,Humble表示這一決定是基於最近制定的重建計劃而作出的。 該公司表示:「最近我們對運營部門進行重建,對關鍵性的增長領域和未來能對Humble Bundle電子商務提供幫助的部分加大投入。不幸的是,這意味著策劃部和客戶服務部的一些員工受到影響。」 Humble證實,此次有10名雇員被裁撤。 今年初,Humble還裁掉了整個Mac和Lunux訂閱支持部門。 此次裁員中令人疑惑的部分在於,策劃部和客戶服務部為什麼被算作是對電子商務沒有幫助的部門。 來源:3DMGAME

PlayStation北美裁員93人 將更專注於直銷業務

根據媒體Axios看到的索尼公司文件以及他們采訪的一名被索尼解僱的員工,SIE北美解僱了超過90名員工,這次裁員是為了讓公司專注於銷售和營銷部門。 媒體VGC的消息人士也獨立證實了裁員的真實性,爆料有93名員工被裁,包括幾乎整個零售營銷頻道。 在Axios報導之前索尼並沒有回應,但在發給公司員工的內部信上,SIE北美的領導層解釋說這次裁員是公司銷售和業務部「全球轉型」的一部分。 SIE正在關閉美國的業務人員團隊,其中一些員工的工作是拜訪零售商,向他們介紹公司的產品。 傳統零售的影響力正在消散,目前數字收入占據了PS遊戲銷售一半以上份額,而索尼多年以來一直在加大對消費者的直接營銷。 2019年9月,索尼SIE美國分公司推出了PS直營店(PlayStation Direct),直接向消費者出售主機,遊戲和配件。PlayStation Direct 2021年11月在德國和英國開業。 SIE CEO Jim Ryan表示,由於在新國家的擴張,PlayStation Direct預計將在索尼財政年度(截至2022年3月31日)產生超過6億美元的收入。 來源:3DMGAME

索尼裁員近90名PS業務營銷人員 將著手關閉采購部門

據Axios報導,索尼PlayStation在其北美辦事處裁減了近90名員工,其中大部分是銷售和市場營銷職位,且裁員決定將於本周生效。根據體Axios的說法,索尼做出這一決定歸因於公司高層將對業務運營模式進行「全球化轉型」。 這家遊戲公司正著手關閉其采購部門,該部門中的職位包括PlayStation代表,他們的工作通常是到零售店為即將銷售PlayStation產品做准備,並確保員工了解這些產品。 此後,索尼可能會把重點放在直接面向消費者的營銷上,而將逐漸放棄零售商和實體遊戲銷售。Axios指出,削減這些職位的決定是因為公司目前的業務收益很樂觀。索尼在上一個財年中,收入接近250億美元。索尼還表示,在去年一年裡,售出的遊戲中,65%的銷售額是數字版。 來源:3DMGAME

Arm擬在美英裁員近千人,降低開支或為IPO做准備

英偉達和軟銀在2022年2月8日宣布終止此前的交易,英偉達正式放棄收購Arm。盡管英偉達和軟銀都曾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但監管方面的重大挑戰阻礙了交易的完成,雙方都同意終止協議。在很多人看來,英偉達前進道路上遭受了重大的挫折,不過更受到打擊的可能是Arm。 據DigiTimes報導,Arm新任執行長Rene Haas在發給員工的備忘錄中表示,將裁減美國和英國大概12%到15%的員工,涉及近千個工作崗位。Arm在一份官方聲明中表示,目前正在不斷審查自身的商業計劃,以確保機會和成本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有分析指出,Arm這次裁員是為了更有效地控製成本,同時為接下來的IPO鋪平道路。 英偉達在2020年9月,宣布以400億美元的現金和股票從軟銀手中購入Arm。雖然過去十年裡智慧型手機等移動設備的廣泛應用將Arm的發展推向了新高度,但Arm營收情況並不樂觀,軟銀當初大手筆的收購沒有收到成效,而且自身也陷入到了虧損當中。在與英偉達之間的交易失敗後,軟銀就已宣布,准備在截至2023年3月31日的財政年度內將Arm上市,這將是半導體行業規模最大的IPO。 軟銀相信,Arm的技術和IP將繼續成為移動計算和人工智慧發展的動力,不過要擺脫眼前的困境,Arm還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

喜茶被傳大裁員,不再新的「新茶飲」內卷到頭了

喜茶的「悄然降價」過去沒有多久,最近又傳出了喜茶內部大裁員的消息,總體涉及 30% 員工。 這個成立於 2012 年的新茶飲品牌,賣產品、賣品牌、賣設計、賣社交空間,也頻頻成為資本寵兒,卻隨著裁員傳聞展現了它鮮少曝光的一面:年終獎延期、部門裁撤、公司內斗…… ▲ 圖片來自:喜茶 無獨有偶,前段時間茶顏悅色「人均工時 11 小時、月薪到手不滿 3000」的薪資風波也鬧得沸沸揚揚。 如果關注近期的茶飲消息,會發現喜茶降價、茶顏悅色漲價、奈雪減配降價、茶顏悅色員工福利等新聞相隔時間並不長。這不禁令人納悶:新茶飲市場最近是怎麼了? 裁員、降價、漲價……新茶飲最近發生了啥 新茶飲的「新」意味著「新」事總能上新聞。 早上的報導說喜茶裁員 30%,多個部門被裁撤,高管之間拉幫結派非常明顯,員工沒有年終獎,年會最大獎是 188 元現金。再加上喜茶前員工的推測「公司今年的業績不好,雖然在賺錢但是淨利潤在負增長。精簡人力資源,可以讓財報好看一點。」 看上去就近況不妙,沒有最開始一往無前的氣勢了。 ▲ 喜茶門店需要很多員工制茶 喜茶的回應也來得格外快。下午,喜茶就對媒體回應稱「相關傳聞皆為不實信息,公司不存在所謂大裁員的情況,年前少量的人員調整為基於年終考核的正常人員調整和優化。同時,員工的年終獎也均已根據績效表現,於春節前正常發放至員工手中。」 一時之間,看客都不知道相信哪一邊更好些了,畢竟媒體報導出錯和官方辟謠但最終證實是事實的情況還真不少。唯一能確定的是,新茶飲品牌的日子確實沒有那麼好過了。這要是放前些年,每一家店門口都排著顧客的時候是沒人相信這種新聞的。 那時候新茶飲還沒走進那麼多的城市,那時候新茶飲也還是一種現象。 ▲ 新茶飲品牌茶顏悅色 但現在的新茶飲已經變成了一種日常消費,每天下午茶選哪家?這些品牌的漲價降價自然備受關注,因為它們關繫著你的錢包。去年茶百道、CoCo、一點點等奶茶品牌相繼宣布漲價,新茶飲們大部分都在觸達 20 大關,奶茶越來越貴,真要有點喝不起了。 最重磅的漲價品牌當屬今年年初的茶顏悅色,每杯價格上漲 1-2 元,但該買的依舊會買。只是茶顏悅色內部也有不小的問題,這從茶顏悅色高管下場回應員工就能看出來。 去年年末,部分長沙員工因疫情減工時、降薪導致工資提成大縮水曾在千人大群提出質疑,創始人呂良下場回應時表示疫情期間的茶顏悅色月虧 2000 萬,還認為員工沒有「感同身受」。「我問你,工資雖少,但公司有欠你了嗎,雖少但是不是按勞給的。」 ▲ 茶顏悅色頗受爭議的員工討論,截圖為創始人呂良發言 這場爭端不僅鬧上了熱搜引發了大家對於員工到底應不應該感同身受的問題,還讓一個數字成為了大家討論的焦點——2000 萬。如果像茶顏這樣備受關注的頭部企業疫情期間也虧損千萬,需要靠著漲價渡過寒冬的話,更小的新茶飲品牌只會越發艱難。 艱難對於新茶飲品牌來說都是相似的,但做出的選擇卻可以是不同的。在眾多品牌漲價的同時,原本定位中高端的喜茶、奈雪背道而馳,選擇了降價,從此 10 元不到喝一杯喜茶也成了可能。 ▲...

快手再傳裁員:覆蓋四大事業部,個別團隊裁員比例30%

快手科技(01024.HK)年末的裁員潮還在繼續。1月4日,多位快手內部員工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快手從去年年底開啟較大范圍裁員,覆蓋電商、算法、國際化、商業化、遊戲、A站等多個業務部門,個別團隊裁員比例達到30%。 澎湃新聞記者就裁員一事向快手求證,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快手方面此前曾回應裁員傳聞稱,系例行「業務優化」。 四大事業部均有裁員 據快手在去年9月28日發布的內部郵件顯示,快手主要有四大事業部,分別為電商、商業化、國際化、遊戲。據澎湃新聞記者了解,四大事業部均有裁員。 「電商業務的裁員比例約為10%-15%。」一位快手電商員工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表示,自己在去年12月份突然收到了裁員通知,而此前部門還在招人。 另一位在算法推薦組工作的快手員工表示,其所在團隊的裁員比例大概為30%。「裁員的時候,我的試用期還沒過,此前領導曾經表示要把我當組長培養,但是做了半年後,領導覺得我不好,就通知我要裁員。」 一位國際化業務員工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其團隊裁員比例大約為25%。「20多人的團隊裁了6個人。」 遊戲方面,快手員工表示:「第一波裁員就是快手遊戲,北京僅僅留下很少一部分人。」該員工透露,快手此前收購的A站(AcFun)業務也在大幅裁員。 此前澎湃新聞曾經報導,快手商業化部門正在裁員。一快手員工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快手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地的商業化團隊在2021年底前完成轉型,其中部分業務條線被取消。而剩餘的業務條線在去年年底前將辦公地點調整到杭州,「搬家和離職之間,二選一。」 多位接受采訪的員工稱,自己的年度績效為B,也有績效為A的員工稱被裁員。許多被裁員工收到HR反饋稱:「不是績效原因。」 不滿裁員補償 據澎湃新聞記者了解,被裁員工普遍對快手給的裁員補償感到不滿意。「HR在12月20日通知我,我被裁員了,12月底離職可以拿N+1,1月底只能拿N。」一位快手員工表示。由於裁員來得極為突然,若要拿到N+1的補償,他只能在10天內找到下一份工作,不然就會失業。若到1月份辭職,就只能拿到N的補償。 同時,員工也反饋稱,臨近年底被裁員,也拿不到此前允諾的年終獎、股權等福利。 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規定,勞動合同解除後,經濟補償按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的年限,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標准向勞動者支付。六個月以上不滿一年的,按一年計算;不滿六個月的,向勞動者支付半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 「你的績效我們認可,不是績效原因,所以會給補償。可能沒有,可能1,可能N。」一位被裁快手員工稱,HR曾對其作出如此表述。同時,另一位快手人士對該員工表示:「我們是結構優化,不是裁員。年終獎要財年底發,你沒到年底,所以沒有。」 「既然是公司原因,合同裡面說好的,四個月年終獎、幾十萬的股票應該按比例折給我。」該員工表示,經過協商,HR最後爭取到了N+1的補償。 從律師角度來看,年底被裁員,要爭取年終獎存在難度。「不同的裁員,公司員工有不同的應對方式。」上海市匯業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紀玉峰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就年終獎金來說,要看勞動合同及公司規章制度規定的年終獎如何計算。有些年終獎可按照相應的比例進行折算。如果年終獎是根據日常表現由公司決定是否發放,那麼要年終獎就有一定難度了。」 同時,紀玉峰表示,股權等其他福利,也要根據入職時簽訂的具體協議來決定是否發放,沒有統一標准。來源:cnBeta

微型MMO《旅行游記》開發商裁員 更新將繼續

《旅行游記》是一款於 2019 年公布, 2021 年發布的一款小型多人在線遊戲,其中包括一些經典 RPG 元素。雖然也有戰鬥,但是遊戲著重於探索和社交,且沒有大目標,也沒有傳統意義上的開始和結束。 遊戲在今年 10 月以搶先體驗形式發售,但僅僅幾個月後,遊戲就遇到了麻煩:開發者 Might and Delight 在最近的一次更新中表示,遊戲發售的進展不如預測的一般順利,為了「保持活力」,工作室不得不將員工人數從 35 人左右縮減至 10 人。 「我們遭受了一次挫折,因此未來內容的開發速度也會受到影響。我們希望對此保持透明。」工作室寫道:「但是,我們也希望你們知道,剩下的團隊決心並致力於兩件事:生存,以及將最好的內容帶到遊戲中。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保證《旅行游記》的發展並繼續和你們一起把遊戲和公司一起向前推進。」 根據 PC Gamer 稱,該作是一款很有前途的遊戲,但自 10 月推出以來,平均 Steam 同時在線玩家數量一直低於...

暴雪QA員工支援Raven工作室進行裁員抗議活動

暴雪的質量保證(QA)員工為了向Raven Software的開發同事表示聲援,選擇罷工並加入針對裁員的次日抗議活動。 在擁有該工作室的動視暴雪於周五解僱了12名合同員工後,整個QA團隊和其他工作人員昨天舉行了罷工。來自加州的暴雪QA人員和來自德州和明尼蘇達州的QA人員一起要求Raven軟體和動視暴雪為他們的所有合同員工提供全職職位。這場罷工在社交媒體上以#WeAreRaven為標簽進行。 大多數受裁員影響的Raven Software員工在沒有得到任何幫助的情況下被轉移到了威斯康星州,因為公司承諾,一旦每個人回到現場工作,他們將獲得一個永久職位。其中一些工作人員已經被提升為全職,但是工資只有每小時1.5美元的輕微增長。 然而,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員工們表示,裁員是該工作室重組計劃的一部分。他們還表示,將在周三之前通知其餘合同員工他們的雇傭狀況。 這是自加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起訴動視暴雪性別歧視和騷擾以來,5個月來的第三次罷工。 來源:3DMGAME

《使命召喚:戰區》開發者罷工 抗議動視裁員

《使命召喚:戰區》開發商Raven Software的開發者們周一舉行了罷工活動,抗議公司最近的裁員行為。罷工者表示他們會繼續罷工直到裁員行為被撤銷。 上周五,Raven工作室母公司動視計劃裁掉12名QA(遊戲測試工程師)員工,這些人的合約將在2022年1月28日終止。Raven工作室QA員工有40人,這次裁員意味著剛好有30%的QA員工被解僱。 據稱,受影響的員工是在「良好狀態」下被解僱的,這意味著他們沒有表現不佳或犯下任何可解僱的罪行,而且宣布解僱時,《使命召喚:戰區》的日收入為520萬美元。 罷工組織者表示,在裁員之前,Raven的領導層曾多次告訴員工,公司正在進行積極的部門改革。這些員工原期望在2021年3月時獲得升職和加薪,但現在卻以部門改革為由被解僱。 抗議者要求動視必須給被解僱的員工提供全職職位,他們表示這次的遊行示威是為了工作室將來的持續成功,因為QA部門對工作室日常運轉非常重要。解僱高水平的測試者在一個不斷工作和盈利的時代將讓工作室處於危險之中,而且這一行為也有違Raven工作室多年以來的積極文化,「這次罷工的終極目標是確保Raven作為一家工作室能夠繼續發展,並為所有在此工作的人創造一個積極的社區」。 對於解僱QA員工,動視給媒體Kotaku做出了一個「非常正面」的解釋: 「動視發行正在增加開發和運營資源的整體投資。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我們將把大約500名臨時工轉變為全職員工。不幸的是,作為這次改變的一部分,我們還通知工作室的20名臨時工,他們的合同將不再延長。」 來源:3DMGAME

曝《使命召喚》QA測試合同工在被動視承諾加薪後面臨裁員

當地時間12月4日,《使命召喚》社區經理在Twitter上發文稱,《使命召喚》工作室Raven Software的測試合同工被告知,該工作室將在明年1月28日面臨裁員。一位熟悉該公司情況的消息人士向Kotaku證實,在12月初的幾天裡,質量保證團隊將跟管理層進行一對一的單獨會面以了解他們是否會被解僱。 Raven Software於1997年被動視收購,現在是領導《使命召喚》遊戲的主要開發商之一。這家位於威斯康星州的公司跟動視的主要工作室有合作開發了《使命召喚:黑色行動》、《使命召喚:幽靈》、《使命召喚:無限戰爭》和其他作品。最近,Raven Software通過補丁說明和開發通訊成為了免費戰鬥遊戲Warzone更公開的形象。換句話說,Raven是不斷擴大的《使命召喚》機器的一個重要部分。 據《使命召喚》社區經理Austin O'Brien披露,來自Raven Software的質量保證團隊幾個月來一直得到動視的加薪承諾。事實證明,這些加薪有一個星號附加在上面。根據消息來源了解到,計劃是動視將從Raven Software吸收一些測試合同工然後長期雇用一些測試員,但Raven的絕大多數開發人員將失去工作。保留工作的員工確實將從每小時17美元提升到18.5美元並且其福利和季度獎金也會得到改善。承諾的加薪和其他福利從未兌現,這是行業內眾所周知的策略,是留住希望轉入更多全職崗位的合同工的手段。 到目前為止,測試人員稱該工作室對這些結構性變化沒有進行很好的溝通。開發人員主要從口口相傳中了解到裁員的消息,這增加了QA工作人員的不安感。一個消息來源告訴Kotaku:「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結束。他們只是決定對工作室進行清查。到目前為止,我聽說他們已經失去了1/3的QA,並且還在持續並一直到下周。」Kotaku聯系了動視,但未得到及時的回應。 這些裁員是在動視暴雪第三季度利潤很高的情況下進行的,據悉,給季度的利潤高於2020年的水平。這並不是動視暴雪第一次在成功的一年中裁員。CEO Bobby Kotick今年3月在估計有190人被裁員的情況下領取了創紀錄的獎金。盡管業績創紀錄,但動視暴雪也又在2019年裁員800人。Kotick以嚴厲的成本削減措施而聞名,另外還以公司的「節儉文化」為榮。動視暴雪目前也因性別騷擾和歧視而受到相當多的公眾監督,同時在管理其公眾形象方面的嘗試也陷入困境。 一位QA測試員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很多了不起的、能力很強的測試員在多年的緊縮後被解僱了。對此我感到非常憤怒。」來源:cnBeta

《貪玩藍月》發行方被曝大規模裁員:離職補償很低

近日,據媒體報導,有貪玩遊戲(「傳奇」發行方)員工爆料稱該公司在大規模裁員,「九月份開始取消了下午茶,沒有任何通知,這兩個月陸續在裁員,今年的年終獎和雙薪已經確定不予發放。」並稱未來一段時間還會發放降薪公告。 一位貪玩遊戲運營人員也證實了上述裁員信息的真實性,他還表示,貪玩遊戲近期確實出了問題,裁員過程也讓他很憤怒,發放的離職補償很低。這位員工分析稱,可能是公司買量成本越來越高,投入和收益已經失衡了,也可能由於相關平台政策,導致遊戲買量這種方式被卡死。 《貪玩藍月》是一款網頁遊戲,曾邀請多位香港明星參與代言,最為火爆的就是「唔系渣渣輝」、「系兄弟就來砍我啊」。資料顯示,貪玩遊戲公司主體為江西貪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注冊資本1000萬元,初始注冊地在上海嘉定區陳翔路,2016年11月注冊地變更為江西上饒。該公司發行過的手遊和頁游遊戲名稱包括《原始傳奇》《貪玩藍月》《龍騰傳世》《熱血合擊》等。 來源:遊俠網

網傳「傳奇遊戲」發行方大規模裁員 有員工稱年終獎將不予發放

近日,在職場社交平台,有貪玩遊戲(「傳奇」發行方)員工爆料稱該公司在大規模裁員,「九月份開始取消了下午茶,沒有任何通知,這兩個月陸續在裁員,今年的年終獎和雙薪已經確定不予發放。」並稱未來一段時間還會發放降薪公告。 一位貪玩遊戲運營人員向紅星資本局證實了上述裁員信息的真實性,其表示,貪玩遊戲近期確實出了問題,裁員過程也讓他很憤怒,發放的離職補償很低。對於為何會出現這種狀況,這位員工分析稱,可能是公司買量成本越來越高,投入和收益已經失衡了;也可能由於相關平台政策,導致遊戲買量這種方式被卡死。 據了解,貪玩遊戲公司主體為江西貪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注冊資本1000萬元,初始注冊地在上海嘉定區陳翔路,2016年11月注冊地變更為江西上饒。該公司發行過的手遊和頁游遊戲名稱包括《原始傳奇》、《貪玩藍月》、《龍騰傳世》、《熱血合擊》等。其中據合作方愷英網絡(002517.SZ)在2018年半年報中透露,《藍月傳奇》上線後最高時月流水突破2億元。 對於貪玩遊戲大規模裁員及其原因,紅星資本局聯繫到貪玩遊戲客服詢問,其表示並不清楚裁員情況。 隨後紅星資本局在某招聘平台詢問貪玩遊戲招聘人員,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同時在該招聘平台,紅星資本局看到貪玩遊戲仍在招聘網絡在線客服、遊戲主播、視頻剪輯等人員,工作地址在上饒市。10月20日,貪玩遊戲在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了2022年校園招聘啟事,工作地點在廣州市,崗位包括3D設計師、文案策劃、手遊運營專員、產品專員、法務助理等。 紅星新聞記者 盧燕飛來源:cnBeta

Hangar 13新項目取消開發後並不會進行裁員行動

在Take-Two發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財報中,提到了有一款價值5300萬美元的項目已被取消開發。該項目是由《四海兄弟3》開發商Hangar 13製作的代號「Volt」的遊戲新作。 Hangar 13是一家位於美國加州諾瓦托的開發工作室,成立於2014年。該工作室首款遊戲《四海兄弟3》於2016年發售。2020年,Hangar 13推出《四海兄弟:終極版》,其中包含初代重製和二代復刻,由d3t開發。 今年6月,「Volt」項目的相關信息在國外論壇泄露,該遊戲是Take-Two和2K Games的最新產品,描述為「克蘇魯融合《黑道聖徒》」。本作當時還有一個類似《輻射》系列的logo,處於相當早期的階段。有消息爆料稱,該遊戲將會是「開放世界科幻題材,擁有超自然元素」。 一款遊戲被取消開發的原因有很多,取消之後引發的負面消息也有很多,但至少這個項目並沒有面臨最壞的那種。根據彭博社報導,Hangar 13已於昨日舉行員工會議,表示在項目取消之後不會進行任何裁員行動。也就是說該工作室很有可能立刻投身到其它項目的開發工作中。 來源:3DMGAME

資金鏈斷裂突擊裁員 簡網生活圈發生了什麼?

「11號下午2點左右,大家突然被『踢』出集團群,第二天讓簽離職協議走人。「多位簡網生活圈燕郊分部員工對獵雲網說道。一位員工分享了簡網生活圈CEO丁鈞於10月11日晚間發的郵件,其中提到,「公司目前帳面現金余額不足以支付9月份工資,面臨資金鏈斷裂,預計在兩周內借得用於支付9月份工資的款項並將於屆時發放。之後公司將沒有財產正常運作,無力支付大家9月後的薪水和離職補償金。」 丁鈞表示,公司將向員工出具欠款憑證,等財務狀況好轉或完成破產清算時,進行相應補償。 來源:受訪者供圖 對於此消息,獵雲網撥打丁鈞電話進行求證。截止發稿,電話處於無人接聽狀態。隨後,獵雲網撥打了簡網生活圈另一位管理層電話,對方表示「不方便透露」,隨即掛掉電話。 來源:天眼查 天眼查信息顯示,賽博大象為北京一點網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8月25日注冊的商標,目前處於實質審查狀態。 來源:天眼查 天眼查顯示,簡網生活圈隸屬於北京簡網世紀科技有限公司,於2011年由丁鈞創辦。是一家聚焦下沉市場本地生活社區的公司,將城市本地信息、求職招聘、二手市場、鄰里論壇、生活服務等多種服務聚合,其業務覆蓋河北、山東、河南、江蘇、內蒙等多個省份。公司先後獲得啟明創投數百萬美元A輪投資,啟明創投和凱旋創投的B輪投資。2019年,其還獲得京東數科戰略投資。 公開資料顯示,丁鈞在微軟中國有過9年工作經歷,2007年開始創業,先做廣告聯盟,後轉型做APP工廠(生成APP的工具),生活圈產品是從APP工廠中孵化出來,並最終促使公司轉型本地社區。 集團突然撤資,簡網生活圈資金鏈斷裂 無論從簡網生活圈員工,還是丁鈞郵件里,都提及資金鏈斷裂背後,源於賽博大象集團中止與簡網的合並。 王陽提供了一份公司框架結構,賽博大象集團旗下包括龍圖遊戲、一點資訊和簡網生活圈三家公司。王陽介紹,今年3月,三方確定合並之後,舉行了直播會議,集團還公開徵集新名。 來源:天眼查 此後,簡網生活圈開始大規模擴張,3月份至10月份,由覆蓋30餘個城市擴至100餘個。但是高速擴張並沒有達到預期效果。「以前擴一個城市,兩三個月就成長起來,現在擴張這麼多城市,七個月也沒有達到預期目標,花了很多錢,大概幾個億左右。」 王陽表示,公司給出的說法是由於華為等手機廠商的限制。「以前生活圈的一些文章、當地熱點事件等,可以隨時彈出來,打開率很好,數據也非常好。但是今年華為手機限流量費,一條三毛錢左右,之後數據就慢慢變不好了,公司注意到這個情況,也慢慢收縮、停止擴張。」 來源:天眼查 根據天眼查信息,今年1月28日,北京簡網世紀科技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由3000萬美元增至8000萬美元。今年9月,其經營范圍增添了水果蔬菜等食品經營信息。 此外,今年4月,其公司地址發生變更。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北路9號(廠區)17幢一層A-017室,這與一點資訊辦公地址在同一樓層,且緊密相鄰。 從生活圈APP可以看到,包括團購、資訊、求職、二手車、廣告等業務線。據員工透露,廣告、求職業務發展最好,整個APP總注冊用戶幾千萬,單個城市圈日活幾十萬。 關於生活圈最新一次融資是來源於京東數科。2019年9月,京東數科宣布對生活圈進行戰略投資。時任京東數字科技副總裁、個人服務群組總裁許凌表示,簡網對低線城市用戶有著高效的運營能力,同時也有豐富的原生流量資源,這些都是京東數科所看重的。 雙方合作將進一步擴充京東數科的線上和線下服務版圖,讓數字科技進一步延伸至低線城市社區,以最貼近用戶的方式構建起全場景多層次的營銷生態平台。 針對下沉市場缺乏高活躍度、低成本、及滿足多元需求產品的狀況,簡網提出「一個App解決所有本地問題」的概念,打造出本地綜合服務平台生活圈APP。 「一個App解決所有本地問題,方能大幅降低交流交易成本。這是用戶的剛需,是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簡網CEO丁鈞對雙方的合作也充滿信心,「我們將利用已驗證的模式和方法,在下沉市場全面覆蓋,實現原生用戶流量的全面爆發,最終實現與京東數科在下沉市場的共贏」。 那麼此次,賽博大象為什麼突然中止合作呢? 一點資訊官方在獵雲網求證時透露,目前一點資訊升級為賽博大象集團。但對於與簡網生活圈中止合並事件,截止發稿,對方暫未回復。 一位簡網生活圈員工向獵雲網提供了一份內部流傳的一點資訊CEO楊宇翔的內部信,但他不確認是否屬實。 根據這封內部信,賽博集團以「市場發展的節奏和產品自身的業務鏈路特徵,不適應集團發展戰略「為由,終止合作。 這封流傳的郵件里,楊宇翔表示,對生活圈收購的判斷,是其重大戰略決策失誤,在生存和競爭的壓力下,對於DAU的渴望,忽略了資源配置的整體性,導致一下子多出來近十條業務線,顧此失彼,每個業務鏈路都難以短期形成業務閉環。同時,對生活圈的大規模投入,也導致對其他戰場的投入和發展節奏受到很大影響。 而這場短暫的合並,讓簡網生活圈大規模擴張,資金的突然撤離,也讓簡網生活圈資金鏈斷裂。 王陽透露,目前日照、泰安、聊城和燕郊4個生活圈屬於盈利狀態,總部應該不會關停。據他了解,目前在運營的生活圈有在8個左右。 來源:天眼查 天眼查信息顯示,濟寧、日照、滕州、聊城、泰安等五個分公司處於在業狀態,鄭州等其餘分公司皆為存續狀態。 員工稱被暴力裁員,「突然被踢出集團群」 簡網生活圈總部位於北京,下設三個分部,分部是燕郊分部、鄭州分部和天津濱海新區分部。其中,天津濱海新區8月底已經關閉,員工也拿到「N+1」補償。燕郊和鄭州員工則稱被公司「暴力」裁員。 來源:天眼查 天眼查顯示,北京簡網世紀科技有限公司最新提供的2020年度報告裡,其提供五險的員工人數為449人。 王陽透露,燕郊分公司現在整體只剩5%員工,運營部還留下幾個人,推廣部門已經全部被「踢」了。 田敏是簡網生活圈鄭州分部員工,11日晚上值班時她收到CEO丁鈞發的郵件,「當時直系領導並沒有說什麼,郵件里也並沒有說倒閉之類的話,我想著緩緩就會好。12日上午我們還在正常工作,下午就陸續收到離職協議,也沒有任何人提前告知。12日晚上公司直接關閉了。13日發現釘釘公司框架里,已經不屬於賽博集團。」 田敏還透露,12日晚上,燕郊過來出差的兩個分發部經理,收到北京總部給的通知,把鄭州辦公區的幾百部公司手機連夜寄過去,「不寄過去,他們九月份工資也沒有了。」 田敏說,鄭州這邊的情況就是沒人管,物業已經把公司所有東西都扣起來了,員工基本都是剛畢業的大學生,95後居多。「現在鄭州分部已是人去樓空,從頭到尾沒有一個領導出面講清楚是怎麼回事。」 推廣部門一位員工劉齊告訴獵雲網,早於運營部,早在9月30日,他們就突然收到通知調崗去燕郊。員工如果不去的話,公司會補償一個月薪資。他本來想十一節後移交完資源,就離職,沒想到就收到了公司資金鏈斷裂的通知。 在他看來,所謂的「調崗去燕郊」只是個幌子,「公司不想按照勞動合同裡面規定賠償員工罷了。」 截止發稿,王陽透露,目前在職員工,及懷孕,哺乳期的員工陸續收到了9月份薪資。沒有簽自願離職協議的員工都還沒給發。 劉齊表示,這兩天鄭州站員工陸續接到人事電話,「如果簽了離職協議,晚上或者下周一薪資就到了。」 多位員工告訴獵雲網,他們表示並不想簽署這份協議,一是意味著公司撇清了關系,自己也得不到任何補償。二是離職協議包含保密協議,若員工違背,將要賠償離職當月標准工資的十倍。 (註:文中王陽、田敏、劉齊皆是化名。) 作者丨silence來源:cnBeta

貝殼上海裁員 研發和金融成重災區

上市一年多來,貝殼找房接連遭遇到股價下跌估值回到原點、創始人左暉離世、地產政策調控等,而今其依然未能走出困境。政策調控之下,多地樓市成交量出現下滑。受困於業績下挫,貝殼找房正在試圖通過裁員來減負前行。10月11日晚間,有網友在社交軟體上發布了貝殼找房上海研發團隊全員被優化,裁員補償為「N+3」的傳聞。隨後貝殼找房回應稱今年以來,行業環境發生較大變化,公司據此對上海地區金融等部分業務進行調整。 ...

大眾汽車擬裁員3萬人 削減成本 與特斯拉競爭

媒體稱今年3月份的報導,大眾汽車的目標是2025年之前取代特斯拉,成為電動汽車行業的領導者。 近日消息,大眾汽車正考慮最多裁員3萬人,以削減成本,提高市場競爭力,從而更好地與特斯拉等對手競爭。 該消息源自德國《商報》(Handelsblatt)援引大眾汽車CEO赫伯特戴斯(Herbert Diess)向公司監事會所做的一次陳述。 對此,大眾汽車發言人麥可曼斯克(Michael Manske)表示:「鑒於新的市場進入者,我們必須解決沃爾夫斯堡工廠的競爭力問題,這一點毋庸置疑。」「相關考量仍在進行中,已經有許多好的想法,但還沒有具體的方案。」 而大眾汽車工人委員會的一位發言人稱,不對「戴斯是否發表了上述言論」的猜測發表評論,但「削減3萬個工作崗位是荒謬和毫無根據的」。 另據大眾汽車首席技術官(CTO)托馬斯施邁爾(Thomas Schmall)周三稱,除了電池部門現有的IPO計劃外,大眾汽車還在考慮將其汽車充電和能源業務分拆上市。 施邁爾表示,目前還沒有做出任何決定,但分拆成立新公司,並准備好上市,可能需要兩年的時間。 當前,特斯拉10小時就能生產出Model 3電動汽車,而大眾汽車則需要30小時才能生產出一輛ID.3電動汽車。 雖然如此,大眾汽車擁有業內最全面的電動汽車計劃。根據該計劃,到2030年大眾汽車將增加約50款純電池驅動的汽車。 來源:遊民星空

Xsolla裁員150人:因算法判定他們「不敬業、效率低下」

據媒體報導,Xsolla是一家為遊戲行業提供支付處理選項的公司,該公司解僱了約1/3的員工,因為該公司使用的一種算法判定這150人是「不敬業且效率低下的員工」。如此大規模的裁員本身就是件令人不安的事情,但在這件事上,Xsolla也因其圍繞大規模裁員發出的冷冰冰的信息以及使用AI來確定一個人是否有足夠的生產力來繼續就業的做法而受到抨擊。 就在上周裁員的消息傳出後不久,Xsolla CEO Aleksandr Agapitov發給被解僱員工的一封內部郵件就被泄露了出去,他告訴員工,如果他們被AI系統標記了,那麼他認為他們不適合公司。 「你收到這封郵件是因為我的大數據團隊分析了你在Jira、Confluence、Gmail、聊天、文件、儀錶板上的活動並將你標記為無投入和無效率的員工,」Agapitov發送的郵件中寫道。 信中還提到,Xsolla已經跟多家人力資源機構合作以幫助他們找到一個賺得更多、工作時間更少的好地方。它還承諾由團隊成員提供建議,並披露了一份受算法驅動的裁員影響的員工名單。 自從第一次裁員以來,Agapitov就公開為公司的決定辯護。在接受俄羅斯媒體Meduza采訪時,Agapitov認為,如果一名員工的「數字足跡」沒有達到公司的標准,那麼他一開始就不適合Xsolla。 他表示,裁員是Xsolla在過去六個月增長放緩的結果,他似乎將部分原因歸咎於遠程工作措施降低了生產率。根據采訪,Xsolla去年的收益增長了80%,但在過去6個月里,Xsolla的年增長率降至40%以下。 由於增長放緩,Agapitov表示,他和公司領導層計劃通過基於算法的裁員將Xsolla的工資預算削減10%。後來,他補充稱,Xsolla計劃繼續削減10%的預算,直到情況好轉,公司開始看到至少40%的增長。不過,Agapitov並不擔心離職員工也不擔心這些措施是否會影響公司前進的士氣。 「對於所有收到這封信的員工,我們想說的是,公司不重視你,所以我們會為你找到一份薪水更高的更好的工作,」Agapitov在上述采訪中補充道,「同樣,你對Xsolla的未來也不感興趣。這是你豐厚的遣散費,祝你好運。」來源:cnBeta

在線教育裁員眾生相:失業的年輕人該如何「自救」?

五年前,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與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曾有個爭論。俞敏洪豪言:100年後教育在,新東方就在,阿里巴巴未必在……而馬雲則回懟:100年後教育會在,但新東方未必在……如今看來,教育一直都會在,但在線教育不一定會在。眾多在線教育的明星企業,近來都陷入了至暗時刻。 ...

降薪、裁員、轉型……校外培訓正在涼涼

降薪、裁員、轉型……K12(基礎教育)校外培訓行業正在迎來時代的劇變,離開或堅持,是一道成年人的選擇題。行業風暴來臨之前,一切都有端倪,但很多人,包括資本和行業企業老闆們,又心存僥幸。 資料圖 王妮娜 攝 降薪、裁員 就在半年前,好未來、高途(跟誰學)、猿輔導、作業幫等,還依然在為爭奪K12在線教育領域老大地位打得火熱,狼煙四起。 這一切,在7月24日開始劇變。 「前一天還在正常上班,風平浪靜,第二天就被迫辭職。」剛剛被公司變相裁員的包子(化名)說。 「8月1日,我們突然被總監叫去開會,講了新政策,告訴我們要降底薪,沒達到任務指標的還要額外扣底薪。」 「因為沒法接受降薪,我們都主動辭職了,因此也沒有賠償。」 掌門教育某教學點。受訪者供圖 類似遭遇的還有在另一企業任職的小雪(化名),「要麼轉崗,要麼辭職。可新崗位考核基本難以完成,有些人不願意轉崗就自己離職了。」 「昨天還保證賠償方案有N+1,今天就改口什麼都沒有了,相當於裸辭。」截至發稿時,某企業的部分員工仍沒與公司達成妥善方案。 「我對公司特別有感情,看著一個個夥伴委屈、流淚,不甘地走了,心裡非常難受。」 小雪說。 「核心崗位N+1應該有的,銷售、輔導老師那些數量比較多的,估計比較難,賠不起,而且很多都是外包人員。」一位行業內高管直白地說。 致歉、辟謠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7月24日「雙減」政策發布,重拳整飭亂象從生的校外培訓行業。 「核心動機是活下去。」高途集團創始人陳向東在7月30日深夜的全員信上如此解釋「裁員」。有消息稱,高途集團定下了裁員指標,涉及范圍達到上萬人。 陳向東在全員信中向被裁員工接連致歉了5次: 「非常非常抱歉,我們不得不做出如此艱難的決策……非常非常難過,我們的不少小夥伴將不得不離開……」 處於風暴的旋渦中,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哭了」的傳言,更是讓不少人唏噓。俞敏洪是否哭了尚無法證實,不過俞敏洪怒了是真。 俞敏洪朋友圈發文。 日前,新東方被傳言將在郵輪中舉辦優能中學暑期集訓營,隨後俞敏洪怒發朋友圈「你對新東方到底有多恨,才能在這種艱難時刻還要落井下石?」 怒發朋友圈的還有掌門教育創始人張翼,面對倒閉的傳聞,張翼亦勸告造謠之人「別落井下石」。 張翼朋友圈發文 觀望、困惑 有人逃離校外培訓行業,也有人選擇留下觀望。 盡管遭到公司降薪的變相「勸退」,但包子(化名)還是選擇了留在校外培訓行業,去了另一家企業。「需求擺在這里,行業不會一蹶不振。」 在洶涌的裁員離職潮中,嘉嘉(化名)成為了某校外培訓企業的新人。 「其實沒想那麼多,正好有這麼個機會,各方面都還合適,就來了。」在談及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進入K12行業時,嘉嘉這樣回答。 「總有一天自己也會有孩子,面臨教育的問題,不如先進入這個行業了解一下。」嘉嘉的態度還很樂觀。 正在等待孩子下課的家長們。中新網 左雨晴 攝 而在遠離大城市的小城,似乎還未感受到風暴的來臨。 「大城市那邊管得很嚴嗎?會不會有人被抓起來?」 在北方一個小城經營一家小型英語培訓機構的齊娟(化名)困惑地問。 新東方、好未來等大型校外培訓機構沒有下沉到齊娟所在的小城,這里開班補課的都是小型機構。在她看來,政策的風暴尚未波及到這座四五線的小城市,大型校外培訓機構中出現的恐慌離他們十分遙遠。 心存僥幸 齊娟告訴中新網,在當地,除了一些培訓班轉移到線上外,還有部分仍在「頂風作案」。 「有資質的機構還會謹慎一些,沒有營業執照的補起課來反而肆無忌憚。」 齊娟說,「很多沒證的人覺得能補到什麼時候就算什麼時候,大不了不干走人。」 如齊娟,一些仍繼續在K12行業的人,認為市場有「剛需」。不過,他們或許低估了政策的決心。重拳之下,資本退潮,K12時代已在落幕。 高瓴早已清倉好未來和一起教育,老虎環球基金清倉高途…… 7月27日,還有北京校外培訓機構表示在正常招收暑期班,並支持秋季班和寒假班預約。但近日,新東方、好未來等已紛紛關停線上線下的小初課程預約。新東方客服表示,除暑期班外,秋季班也沒有排課的打算。 新東方官網,搜索「小學數學」,顯示已無相關課程。 近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表示,學科類培訓機構嚴格執行中央和市委要求,暑期不再開課。貫徹政策,多地亦紛紛表態、發文,甚至開始採取強力措施重拳規范校外培訓。 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曾說:「教育是永遠不需要退出的投資,做教育是最讓人有幸福感的投資。」 但事實是,義務教育應是公益的、公平的、均等化的。教育不是商業,教育仍是教育。(完)來源:cnBeta

這家准獨角獸企業突陷「暴力」裁員風波

7月30日上午,在豌豆思維廣州總部的項目經理余曉白發現各種大群均被禁言,而她也馬上突然被領導告知裁員,「教育圈子很小,如果不簽字,將干擾後續找工作背調,接下來,公司的手段不會太好看。」而在上海研發技術團隊的周俊愷前一刻仍和同事在溝通工作,下一刻便收到了裁員通知,並被告知下班前必須簽字。 7月30日起,多位豌豆思維的員工在社交平台爆料稱豌豆思維涉及暴力裁員。獵雲網也采訪到六位員工,均表示自己受到威脅裁員。 部分員工告訴獵雲網,此次豌豆思的裁員對象涉及北京、上海、廣州公司所在地幾乎所有崗位,裁員比例高達80%,而目前豌豆思維員工有8000人。 針對本次裁員規模情況,獵雲網向豌豆思維官方求證,截止發稿前對方並未給予回復。 在輿論不斷發酵後,豌豆思維證實的確存在裁員事宜。8月4日,官方發布在微信公眾號發表聲明回應:「受雙減政策影響,教培行業皆在進行調整轉型,豌豆思維業務線被迫調整,收縮部分崗位。」同時,聲明針對「暴力裁員」表示:「溝通中存在問題,由此給夥伴們帶來了不好的體驗,深表歉意,將會認真改正,持續與員工友好溝通。」 緊接著,8月5日,豌豆思維創始人張潔發布全員信,他提到正在尋求多種方法解決員工問題,包括內部調崗、加強異業合作、尋求區域勞動就業部門幫助。 空降威脅裁員,賠償縮水 武梓涵入職豌豆思維北京產研團隊還不到兩個月時間。由於工作需要,7月27日,武梓涵向上申請了一塊顯示屏,卻一直沒有審批下來,她內心隱隱猜到公司也許會有變動。 在「雙減」文件正式落地後,教育行業從業者都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但武梓涵和其他接受采訪的五位員工都沒有收到公司轉型或業務調整等信息,等到的只有空降的裁員通知。 7月30日,上海、廣州、北京的豌豆思維員工陸續被上級領導約談,要求簽署「協商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 在上海擔任產品經理的孫敏敏,30日上午被領導約談。「領導態度很強硬,他說就算我們提起仲裁,時間也會拖很久不利於我們找工作,而公司大不了破產,最後什麼也拿不到。「 位於豌豆思維廣州總部的余曉白,去年5月加入公司擔任項目經理一職。她是30日上午發現各種大群均被禁言,而她也馬上突然被領導告知裁員,並表示如果不簽字,將干擾後續找工作背調。 8月1日,余曉白接到自稱豌豆思維HR的電話,「她讓我周一不用去上班了,公司停工停產,但我問了在職的員工,並沒有這樣的通知,可見是在給我們下套,一旦我周一不去,就可以視我為無故曠工,把我開除。」 接受獵雲網采訪的六位員工均表示接到過該電話,但截至目前,他們仍然沒有收到任何書面的裁員文件,只有一份「協商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 「在這份協議書上,關於賠償金額,公司只能給到N,沒有N+1,且公司沒有公示N的計算方法,N被打了折扣,年假、調休也均不能折算。」上海研發技術團隊的周俊愷前一刻仍和同事在溝通工作,下一刻便收到了這份裁員通知。 周俊愷告訴獵雲網,公司在3~5月仍在總群展現收購、擴招等信息,「一副興興向榮的樣子,根本沒想到突然裁員。」更讓周俊愷沒想到的是豌豆思維裁員規模,「我們上海研發團隊一共有700人,裁掉了400人。」 而武梓涵所在的40人團隊,也只有5人沒上裁員名單,其中一人為懷孕狀態。據她了解,豌豆思維此次裁員規模在80%,而目前豌豆思維員工有8000人,這意味著有近6000人一夜之間「失業」。 更有部門甚至幾乎全部被裁撤。李航航所在的魔力耳朵於2020年被豌豆思維收購,此後,魔力耳朵幾乎成為豌豆思維的英語學科事業部,而如今這個部門教研、產研等團隊幾乎全員被裁撤,只留下一兩人。 但前端銷售卻仍然在售課。獵雲網在魔力耳朵約課後,即有工作人員回電銷售相關課程,在被問道,裁員是否影響課程時,其表示仍正常運營。 在裁員的同時,豌豆思維的辦公地也發生了變動。余曉白所在的廣州國際電子大廈總部,原本3樓、7樓、9樓的辦公場所,如今7樓、9樓已人去樓空,「大家會搬到黃埔科學城,但我們這樣在裁員名單內的人沒有明確通知具體工位。」 廣州國際電子大廈7樓已人去樓空大門緊閉,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而武梓涵所在的北京華騰世紀總部公園辦公地,豌豆思維也已計劃退租B座,「聽說要求全部人員搬到D座,但具體還沒有通知。」 豌豆思維回應:業務調整,崗位收縮 隨著輿論不斷發酵,8月4日,豌豆思維在微信公眾號發表聲明回應:「受雙減政策影響,教培行業皆在進行調整轉型,豌豆思維業務線被迫調整,收縮部分崗位。」 在關於員工部分,豌豆思維表示,按照政策要求,公司不得不調整業務線,收縮部分崗位。「我們認識到溝通中存在問題,由此給夥伴們帶來了不好的體驗,深表歉意,將會認真改正,持續與員工友好溝通。」 但被采訪員工則表示:「這份聲明只是對外的說辭,對我們而言仍然沒有實質性的改變,沒有下發文件,也沒有提出解決方案。」 緊接著,8月5日,豌豆思維創始人張潔發布全員信,在信中,張潔再次提到:「此時,豌豆思維必須做出變革和調整,及時改變運營模式調整人員結構。精簡人員,降本增效,謀求轉型。」 而針對員工對裁員溝通方式的不滿,張潔也表示歉意,並保證盡力妥善解決所有員工的協商溝通工作。張潔提到豌豆思維正在尋求多方解決方法,包括:1、優先內部調崗,提供員工適崗培訓,輔導職業發展;2、加強異業合作,推薦就業機會,強化安置;3、尋求區域勞動就業部門幫助,擴大就業安置范疇。 獵雲網就該方案聯系正在被裁員的員工,其表示:「有一位運營同事被調崗到電話銷售崗位,根據她提供的聊天截圖來看,她並不滿意這樣的毫不相關崗位的調崗,認為是在變相裁員。」 除此之外,張潔在全員信中透露了公司未來的業務轉型方向,其表示將在近期上線美術、編程、口才與表達藝術等課程,計劃提供更高質量的創新互動式素質教育產品和服務。 針對該事件,獵雲網聯繫到豌豆思維公關,截至發稿前,其表示暫無最新回應。 轉型求生 按照教育部辦公廳明確的義務教育階段校外培訓學科類和非學科類范圍,其中在開展校外培訓時,道德與法治、語文、歷史、地理、數學、外語(英語、日語、俄語)、物理、化學、生物按照學科類進行管理。 而體育(或體育與健康)、藝術(或音樂、美術)學科,以及綜合實踐活動(含信息技術教育、勞動與技術教育)等按照非學科類進行管理。 2016年豌豆思維在廣州成立,從初期豌豆思維便受到了不少資本青睞,三年連續拿到五輪融資,投資方包括創新工場、新東方、軟銀願景基金等。 作為一家數學思維啟蒙教育品牌,豌豆思維專注於3—9歲兒童數理邏輯思維能力開發訓練。加上此前收購主打英語學科的魔力耳朵,數學與英語學科是豌豆思維的主要業務,也是受雙減政策影響最大的部分。 對於豌豆思維而言,轉型迫在眉睫。 而從教育賽道來看,轉型的方向無非三個:素質教育、成人職業教育以及教育硬體。 從豌豆思維官方聲明及張潔的全員信來看,豌豆思維將轉型的核心方向定為素質教育,表示將在近期上線美術、編程、口才與表達藝術等課程。 這也源於此前豌豆思維在今年2月和4月分別收購了廣州一家在線美術小班課平台畫啦啦和在線少兒編程教育企業和碼編程。 彼時,豌豆思維都沒有對兩項收購做出官方回應。但或許在這次轉型中,豌豆思維將加速與這兩家被收購公司的業務融合。 但素質教育賽道原本就存在,豌豆思維入局後,勢必存在存量市場份額之爭。尤其素質教育賽道對照K12教育的萬億級市場規模,不在一個量級。 根據艾瑞咨詢《2021年中國素質教育行業趨勢洞察報告》顯示,2021年中國素質教育行業市場規模為5050.0億元。到2023年,這一數字或達到7151.5億元。 但這一素質教育行業規模包含了藝術教育、數學思維、科學教育以及體育、戶外等等,即使如此也依舊遠不及中小學線上線下的學科培訓規模。 除此之外,素質教育的行業體系相較於學科培訓更難找到標准化生產和快速擴張的模式。 豌豆思維這場轉型必然充滿荊棘。 文丨獵雲網 作者丨種山來源:cnBeta

高途裁員上萬人,教培行業如何自救?

「雙減」政策落地一周,教育培訓領域正在發生著真實而具體的改變。7月28日,高途集團創始人、CEO陳向東與近400位管培生進行了一次面對面的對話和溝通,當場有小伙們問:「公司會裁員嗎?我們該怎麼辦?」 雙減落地,義務教育改革,究竟對誰的沖擊更大? 陳向東回答:「很多外在的變化,我們沒有辦法改變,我們要做的,就是專注於當下的事情,專注於事情的本質,瘋狂地創造價值,唯有如此,才是最好的你,才是最好的做法。」 陳向東的回答也代表了整個教培機構的態度。對於陳向東、高途甚至整個教培行業來說,當務之急就是讓公司活下去,同時也必須開始謀劃公司的未來。所以,在高途內部,一場涉及上萬人的大規模裁員已經開始。 媒體曝出的高途裁員方案是:全國13個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關閉,只留下鄭州、武漢、成都3個輔導老師中心。據悉,高途每個地方中心平均上千人,所以此次裁員涉及范圍達到上萬人,相當於高途1/3的人將離開。 「我們必須活下去,高途必須活下去,如果我們今天不做變化和變革,不做調整和聚焦,我們一定是會加速走向滅亡;如果我們這一次的改革和變革能夠真正到位,那麼我們帳上的現金足夠我們活3年到5年。」陳向東在發給全員的內部信中寫道。 高途之外,教培公司的裁員計劃幾乎同步在進行。 好未來創始人、CEO張邦鑫在內部溝通會中也坦陳:「裁員肯定還是會裁員的。」沒有需求的業務肯定會被關掉,相應業務上的員工能內部轉崗就先轉崗,不能轉崗的公司會按照國家法律給予賠償。 與此同時,社交網絡上流傳著掌門1對1的員工排長隊辦理離職手續的圖片,有內部員工透露,「勞動合同都當天解除完,電腦也當天全部打包完,速度非常快」。這家公司剛在今年6月登陸美股。 一位高途被裁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唯一欣慰的是,公司現在現金流充足,(被裁的員工)都能拿到正常賠償,提早離開也省得受折磨。」根據高途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截至2021年3月31日,高途持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資金、短期投資及長期投資總計59.092億元。 除了裁員,上個月剛遞交招股書的火花思維決定暫停赴美上市計劃。而曾經兩家中概股巨頭新東方、好未來同時發布公告,稱受近期「雙減」新規影響,將取消原定於本周發布的財報以及電話會議。在過去一年裡,他們的市值均跌去90%多。 一切跡象表明,「雙減」政策後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已被推倒。企業決策者不得不想出路,一部分員工不得不離開。畢竟即便公司轉型,很多人員也不一定能復用,更重要的是,對於很多人來說,一個時代結束,教培行業已不再有吸引力。 經濟日報:校外培訓路在何方? 「雙減」政策出台已經一周了。市場正緊盯著各試點地區即將制定的實施細則——學校工作日會不會延遲到五點半放學?不合規行為能有多少過渡時間?家長不接受該如何退費? 在忐忑等待的焦灼中,「好未來」「新東方」「猿輔導」們必須做幾道艱難的選擇題。 首先要想清楚,是徹底轉變過去的商業模式,還是搞點「換湯不換藥」的小動作?這本來不該是個問題,紅頭文件擺在那裡,沒有商量的餘地。但小學到高中學習階段有擇校和升學的壓力,學科培訓的錢比較好掙。就拿「好未來」來說,旗下那麼多子品牌,但知名度最高的還是主做學科培訓的「學而思」。其他校外培訓機構情況類似,甚至不惜通過虛假宣傳販賣焦慮,讓原本不需要培優的學生也搶著報名。 現在,要舍棄最掙錢、最熟悉的業務,對校外培訓機構來說不啻於砍去左膀右臂。 有的機構嘗試轉型,但效果如何有待觀察。如果新業務撐不起整改後的利潤空間,受利益驅使和習慣使然,部分機構難免會有試圖「掛羊頭賣狗肉」的轉型之舉。 有的機構宣稱「遵守政策不留作業,但建議配合鞏固練習」,還有段子說「夏令營的體育老師都是數學系高才生」。這顯然不符合「雙減」政策初衷,需要監管部門重點關注。 網傳段子 校外培訓機構過去的商業模式是一邊製造焦慮,一邊治療焦慮,本身就不值得提倡。長遠一點想,家長雖然捨得為學科類培訓花錢,但盯著家長錢包的對手也多,誘人的「糍粑」吃起來燙嘴得很。若能掙脫惡性競爭的死海,找到消費者需要、市場又沒有供給的新服務,也許又是一片藍海。 網友評論 可是,藍海到底在哪裡?每個機構的積累、資源、特長不一樣,所處地域也不一樣,很難有統一答案,更加考驗機構的決心和智慧。但必須提醒的是,校外培訓機構切勿「病急亂投醫」,尤其不能再陷入廣告燒錢的畸形循環。 網友評論 近一段時間,校外培訓機構已經開展了「自救」努力,有的轉戰素質教育,有的看中了公務員考試,還有的一頭扎進財商教育,相關廣告投放有所增加。不是說不能靠廣告獲客,但轉型這些領域看似可平滑過渡,實則有很高的專業門檻。如果沒有可持續的商業模式,不往對社會有益的發展方向,反而又回到買流量獲客的老路上,校外培訓機構帳上現金再多,也禁不起坐吃山空,還容易撞到虛假廣告、不正當競爭的槍口上。對此,校外培訓機構需要認真評估。 校外培訓機構今天的問題是企業、學校、家庭和社會共同造成的。校外培訓機構正在艱難轉型中,其他主體既不要跟風式迷信,也不用一刀切抵觸。「雙減」政策提的是「規范培訓服務行為」,而不是連根拔起。 家長和學校可以根據自身狀況,認真想想為什麼要送孩子去培訓班,孩子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學習環境,能不能購買培訓服務做一些有用的事情?如果各方面都能跳出舊模式,沒准兒真能創造出學生、家長、學校和企業都滿意的美好未來。來源:cnBeta

網傳掌門教育大規模裁員 CEO張翼稱:目前公司資金充沛且健康

7月30日消息,據一則網傳微信對話顯示,掌門教育或在進行大規模裁員。有知情人士稱,本次裁員只會在總部保留小部分人,搞搞新項目,「不行就都解散了」。此外,在辦理完員工離職手續之後,掌門教育便會馬上退租辦公駐地,並且隨即便會有人來看寫字樓。 上述人士還表示,目前,一群掌門教育的員工正在排隊「集體辦離職」,勞動合同都當天解除完,電腦也當天全部打包完,速度非常快。 不僅如此,據掌門教育另一員工在職場社交平台脈脈上發文稱,「掌門教育裁員70%」。 對此,7月30日晚間,掌門教育CEO張翼表示,根據國家最新政策的要求,公司在按照國家政策指導,調整對應的產品和團隊,從而使公司的發展更加符合國家的期望。因此,此次主要優化的是低幼段項目團隊,因為這些業務不符合國家政策要求,但是,其他產品團隊都會按照國家政策要求進行授課時間等合規的調整,也進行著正常的授課。 「目前所有授課老師、班主任,課程顧問等崗位都處於正常的運轉之中。整體經營情況穩定。」張翼說道。 此外,張翼還特別強調,目前,掌門教育的資金充沛且健康。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掌門教育方面否認了公司出現大規模裁員,但這也從側面反映出當前教育行業所處的窘境。7月25日,就在《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印發後的第二天,高途集團創始人、CEO陳向東在召集管理層開會時便定下了裁員指標:全國13個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關閉,只留下鄭州、武漢、成都三個輔導老師中心,每個中心平均上千人,涉及范圍達到上萬人。相當於高途1/3的人會離開。 此外,7月27日,好未來創始人、CEO張邦鑫也在公司中高層雙月會直播中向自己的員工確認了公司的命運。他說道,「裁員是肯定會裁員的」,並表示,沒有需求的業務肯定會被關掉,相應業務上的員工能內部轉崗就先轉崗,不能轉崗的,公司也會按照國家法律給予賠償。來源:cnBeta

研究:新冠大流行裁員迫使酒店服務員工離開這個行業

據媒體報導,華盛頓州立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由於COVID-19導致失業的心理影響,許多酒店和餐館的年輕員工都在考慮換工作。在這項研究中,被解僱和完全休假的酒店員工報告稱,他們經濟緊張、抑鬱、社會孤立、對流感的影響感到恐慌,從而導致他們更傾向於完全離開這個行業。女性和年輕員工離職的意願尤其強烈。 資料圖 華盛頓州立大學酒店管理學院助理教授、這項研究的論文首席作者Chun-Chu Chen表示:「這對我們這個行業來說是一個警告信號,年輕一代受到了沉重打擊。我們已經看到,隨著酒店業務的復蘇並試圖雇傭更多的人,他們無法找到他們想要的工人。造成這種情況的因素有很多,但其中之一可能是由於新冠大流行,人們認為酒店業不再是他們想要工作的行業。」 Chen還補充稱,之前的研究表明,年輕員工可能沒有經驗豐富的員工那樣強烈的職業認同感,這使得他們更容易轉行。 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在實施多項封鎖措施後,2020年4月,酒店行業的失業率達到了37.3%。Chen從自己那些失去工作的酒店業學生那裡直接得知了疫情的影響,他決定更多地了解其他住宿和餐飲服務員工在疫情期間的情況。 在這項研究中,Chen和合著者、威斯康星大學教授Ming Hsiang Chen於2020年6月調查了600多名被解僱和處於完全休假的酒店員工。雖然研究中所有的員工當時都沒有收入,但被被休假的員工報告的壓力要比被解僱的員工小一些。研究人員們指出,僱主們將來應該會注意到這一差異。 Chun-Chu Chen表示:「被休假雖然不好,但比被解僱要好一點。一種可能的解釋是,如果你被休假了,從技術上講,你仍是公司的一部分,所以你仍有一種社區感和歸屬感。」 這種跟他人聯系的感覺非常重要,因為這個行業往往會吸引那些善於社交的人。事實上,研究人員發現,社會孤立是預測這些工作者幸福的最重要因素。但預測工人們是否考慮轉行的是經濟壓力和流感的明顯影響。 研究人員發現了一個保護失業或下崗工人福祉的因素:自我效能感或認為自己能對自己的環境進行個人控制的信念。 然而對於Chen的一些待業的酒店管理專業學生來說,這種自我掌控感可能意味著他們決定離開。「我看到我的一些學生在其他服務行業找很好的工作。我對他們的決定百感交集。我們的學生有能力在服務行業的大多數崗位上茁壯成長。然而由於目前有更多的機會,我鼓勵他們留在酒店行業。」來源:cnBeta

剛拿offer就被勸退?好未來、猿輔導、作業幫……裁員大潮來襲

在線教育行業的每個人都沒想到,裁員的大潮會來得這麼快,甚至比2020年資本和人湧入在線教育的速度還要快。「我在2020年6月來到作業幫,當時作業幫人數也就2萬左右,2020年底增加到了3.5萬人。但僅僅在6月7日這一個上午,就裁掉了1000多人。」一位作業幫的被裁員工告訴新浪科技。 作者 | 新浪科技 花子健 編輯 | 韓大鵬 作業幫不是裁育員的個例,好未來、猿輔導、VIPKID等也都在經歷著裁員,如果在微博搜索中輸入「裁員」二字,彈出的相關結果都離不開在線教育的裁員大潮。 有人笑稱,2021年退潮的不只是在線教育,但要論波及面和人數,它「首屈一指」。 退潮來襲,無一倖免 最近正在大面積減員的是好未來,而且裁撤的對象多為2021年畢業的應屆生。不管是在微博上還是在脈脈上,好未來旗下的學而思裁員都是熱點話題。 對於這些被裁撤的員工,好未來提供了兩種選擇:第一是直接離職,每人可以獲得2500元補貼;第二是留職,每個月可以獲得800元補貼,持續到7月31日。 即使是選擇第二種方案的員工,也不意味著能夠等到希望。即使好未來已經與應屆畢業生簽訂了《就業協議書》,若因政策變化延緩簽訂勞務合同的續簽,在延緩期滿後,好未來有權根據政策變化影響決定是否繼續簽訂勞務合同。在延緩期內,好未來每個月向每人支付800元作為補償金。 在此之前,猿輔導、VIPKID和高途等都曾經經歷過裁員。甚至,還有報導稱猿輔導全部拒絕了2021年的校招生入職。 裁員最為高調的當屬高途。在內部的萬人大會上,高途創始人、董事長陳向東當眾宣布進行裁員,並全部關停信息流投放和直播業務,對外釋放「節流」的信號。此次人員優化,主要是因為高途旗下小早啟蒙停止招生,也就意味著業務暫停,調整。 此次裁員的背後,是高途在2021年經歷了加速墜落。在2021年股價達到149.05美元的高點後,高途一路下挫,多次業務調整也沒有走出陰影,最新的收盤價12.99美元,甚至不足高點的十分之一。而在2020年,高途(前身系跟誰學)經歷做空機構15次做空,股價不跌反升,一度令資本市場側目。 「一方面,當時的確是有業績的支撐,也處於盈利的情況;另外一方面則是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非常火熱,融資額非常高,資本市場也非常有信心。」前述高途內部人士說,在兩大基本面的支撐下,高途當時並不擔心股價,也更有勇氣用虧損換增長。 「有一些裁員,更像是趁著最近這一輪裁員潮進行的動作,因為很多業務其實就沒做起來,但又堆砌了很多人。」高途一位內部人士告訴新浪科技。 該人士告訴新浪科技,雖然小早啟蒙關閉是「出於合規」的考慮,但實際上這一塊業務一直都不溫不火,但卻需要規模1000多人的團隊去維持,總是入不敷出,是拖累了高途的整體業績的原因之一。 一位作業幫被裁的員工也如此表示,鴨鴨AI課是作業幫的新業務,主要是為了和猿輔導的斑馬AI課搶奪少兒啟蒙培訓市場,但其實這一塊業務一直沒有做上去。「我們遲早要被裁掉,業務要被關閉。」該員工直言,只是這一波在線教育的裁員潮,讓這一天來得更早一點。 在他們看來,這些業務難以盈利,更像是為了對資本市場講的新故事而存在的。「鴨鴨AI課,當下的獲客成本已經漲到4位數,超過了一年正價課價格的一半。」被裁掉的作業幫員工告訴新浪科技,這仿佛是一個惡性循環,每一家平台都在搶生源,那就大筆投錢在廣告上,但互相搶生源導致轉正價課的學生越來越少,又不得不花大筆錢去獲客,或者低價售課。 越來越嚴的監管,則是在線教育無序燒錢的懲罰。2021年初,中紀委發文點名在線教育過度營銷。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提出要全面規范管理校外培訓機構,要完善相關法律,依法管理校外培訓機構。 6月15日,教育部宣布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成立,該司主要職責包括會同有關方面擬訂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相關標准和制度並監督執行,指導規范面向中小學生的社會競賽等活動等。 「這些是我們當時都沒有想到的。但如今不得不去面對,當下的情況確實有些困難。」一位來自猿輔導的人士告訴新浪科技,當前整個行業都盡量保持低調,且早早為此做准備,在冬天來臨之前開源節流,砍掉不必要的業務,縮減不必要的人員。 猿輔導與作業幫是2020年融資最為瘋狂的兩家在線教育平台,也同時成為受到頂格處罰的其中兩家平台。 6月1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宣布對新東方、學而思、精銳教育、掌門1對1等13家校外培訓機構予以頂格罰款。加上前期公布的對作業幫、猿輔導的查處情況,此次重點檢查總共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處以頂格罰款3650萬元。 更早之前的4月25日,高途課堂、學而思培優、新東方在線和高思教育也因為價格違法、虛假宣傳等行為受到處罰。 「我有不少同時,在VIPKID被裁掉來了作業幫,又被裁掉了,今年就被裁了兩次。」前述接受采訪的作業幫員工說,他們之中的很多人下一份工作還沒有著落。「我前陣子去新東方,本來面試很順利,但最後被告知招聘通道已經關閉了。」他說。 「最近,收到了好多來自在線教育行業的簡歷。」一位在網際網路企業從事招聘的人告訴新浪科技,很明顯,這個行業剛經歷了集中的裁員,正如在2020年初,不少從網際網路企業離開的人,都集中去了在線教育。 人來人往,背後就是潮起潮落。 資本虛火,燒錢惡果 2020年9月,網易有道CEO周楓甚至在內部喊出「審時度勢加速投入是價值投資。頭部平台還會持續洗牌。」換句話來說,那就是不燒錢獲客,那就只能被淘汰;燒錢,才有機會成為頭部平台。 就在周楓喊出這句口號之前,資本對於在線教育的投入已經堪稱「瘋狂」。2020年3月和8月,猿輔導分別宣布獲得10億美元和12億美元的融資;2020年6月,作業幫宣布獲得7.5億美元E輪融資;2020年4月和8月,火花思維分別宣布獲得3000萬美元和1.5億美元融資;2020年9月,豌豆思維宣布獲得2億美元C輪融資。 根據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2020年度中國在線教育投融資數據報告》(以下稱「報告」),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領域共發生111起融資,同比下降27.93%。但在線教育的年度融資總額卻創造了歷史新高,超過539.3億元,同比增長267.37%。 這一總額比2016年到2019年四年的融資總額都要多。伴隨著瘋狂融資的則是在線教育平台的瘋狂擴張。 「百萬年薪搶名師」,「清華北大名校畢業生,入職年薪超60萬」等層出不窮,「作業幫在半年多時間里,就擴充超過1萬名員工。」前述接受采訪的員工說,甚至自己所在的業務負責人在不到半年時間里就換了三個人。 「但另外一方面,為了獲得增長和講新的業務故事,作業幫同時又有十多個秘密項目在進行中,不求都能做出來,但求能做成一個。」他講的同時,打開了自己負責的產品鴨鴨AI的App,首頁已經一片空白,停止了更新。「這不是教育,這就是資本的故事。」他說。 同時,好未來也在2020年初迎來了歷史上的首次虧損,但並沒有為其他平台敲響警鍾。在截至2020年2月29日的好未來2020財年第四季度財報中,好未來淨虧損達到9010萬美元,這在好未來的歷史上並不多見。 這一歷史性的虧損主要是因為好未來在營銷上的快速增長。好未來財報顯示,近三年營銷費用支出的同比增速為92.14%、99.92%和76.20%,均顯著高於營收增速。好未來的獲客成本越來越高,營銷投入不斷增加,但轉化率越來越低。 在「流量思維」的導向之下,資本並不是燒錢的始作俑者,但就像周楓的話那樣,在燒錢走向高潮階段,資本扮演了催化劑的角色——星星之火,在資本的驅動下,早已燎原。 根據QuestMobile的數據,在2020上半年,K12在線教育企業平均營銷投放同比增長71.2%。網易有道財報顯示, 2020年市場營銷費用為27億元,比2019年增長333.39%,在2020年淨收入中占比達到85.23%。 高途財報顯示,2020年高途的研發費用僅為7.3億元,在總費用中占比僅為10%;但銷售費用則從10.409億元猛增至58.162億元。全年銷售費用占全年淨收入的81.6%。 各大平台的綜藝節目和衛視晚會成為了在線教育的囊中之物。作業幫牽手《奇葩說》第七季;網易有道和豌豆思維與《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二季達成合作;高途旗下的K12教育產品高途課堂成為《歡樂喜劇人》第七季官方指定贊助商。猿輔導牽手《最強大腦》,此外還天價成為2020年北京冬奧會的官方贊助商。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指出,在線教育過度的宣傳營銷、追求流量規模的經營方式存在很大的危機。因為在線教育一定要教育思維,而不是網際網路思維,但很多在線教育的投資方都是以網際網路思維來發展在線教育。 但資本要求的,恰恰是更具有想像空間的網際網路思維。 資本就像一把雙刃劍,在線教育的發展不得不依賴於資本,但在資本的驅動下,在線教育也偏離了原本的航道,最終在2020年掀起資本大潮的在線教育,沉沒在了2021。來源:cnBeta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在線教育風光了很多年。去年疫情的特殊時期,在線教育秒成了熱門詞匯,也成為了疫情期間獲益最大的行業之一。CNNIC 數據顯示,2020 前兩季度,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增長率分別為 46.8%、40.5%。然而「風光無限」的在線教育近期受到重擊。 六一兒童節,因存在虛假宣傳和價格欺詐等違法行為,市場監管部門對作業幫、猿輔導、新東方、學而思等 15 家校外培訓機構予以頂格罰款,罰金合計 3650 萬元。 這無疑對在線教育行業來說是當頭一棒,而隨著知名企業高途、VIPKID 等的裁員,也拉開了在線教育行業的裁員潮序幕。 5 月 27 日,高途內部員工爆料,高途集團小早啟蒙項目團隊成員數百人面臨被辭; 另有消息稱,高途課堂創始人陳向東日前召開了內部會,高途課堂將裁員 30%,本周開始執行; 5 月 26 日,有消息傳出,作業幫 IPO 按下暫停鍵並計劃進行裁員; 5 月 17 日,有媒體報導稱,VIPKID 內部已於 4...

動視澄清:《古惑狼4》開發工作室並未進行大量裁員

雖然Toys for Bob工作室正在參與《使命召喚:戰區》的製作,但並沒有像之前報導中說的那樣有大量裁員的出現。而且,動視方面確認,該工作室將繼續《古惑狼4:時機已到》的開發工作。 一位動視代表聯系媒體發表澄清,表示:「關於Toys for Bob裁員的報導內容不實。最近該工作室並沒有人員裁撤。開發團隊正在全力運轉,還有大量專職工作崗位正在開放招聘。工作室還將繼續對《古惑狼4:時機已到》提供支持,最近又增加了對《使命召喚:戰區》開發工作進行支持的任務。」 這對於工作室而言肯定是一個好消息,希望這能夠幫助他們完善開發實力,未來不僅作為《使命召喚》的後援工作室而存在。 來源:3DMGAME

新東方在線否認集中裁員,但上市兩年它確實沒有「在主桌占有一席之地」

4月14日,據晚點LatePost消息,在線教育公司新東方在線過去一個月進行了集中裁員,涉及中小學大班課業務的主講教師、教學輔導、運營等多個崗位。各部門裁員的指標不同,約20%的中學部主講老師已離職。和2020年暑期相比,大班課主講和輔導老師約有一半已經離職,小班課也在壓縮前端運營和主講老師人數。 對此,新東方在線14日晚間回應稱,新東方在線不存在集中裁員的動作或計劃,更無所謂「各部門裁員指標」。季度性常規優化確實存在,但絕非一刀切的裁員。季度性地對教學質量和績效不達標的老師進行優化,是長期存在的。 新東方在線表示,中學事業部責任人確有調整,但公司對中學事業部絕無20%的裁員指標。為方便管理,中學部主講團隊大部在過去幾個月正在由西安向北京遷移,跨城市遷移過程中,部分教師離職的情況不可避免。截至目前,新東方在線確無集中裁員動作。 根據新東方在線的推測,大部遷移,加之當季度優化工作的正常進行,可能給外界造成了中學部「集中裁員」的誤解。 「誤解」是不是空穴來風? 新東方在線於2005年成立,是國內首批專業在線教育網站之一。2019年3月28日,新東方在線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成為港股「在線教育第一股」。 但是在上市之後,它的業績卻遠遠低於預期。根據新東方在線近幾年的財報顯示,2019財年凈虧損6410.9萬元,同比下降178.12%;2020財年凈虧損7.58億元;截至2020年11月30日為止的6個月,新東方在線凈虧損為6.74億元,虧損幅度擴大670.6%。 再看看新東方在線如今的市值,截至4月15日北京時間16:00,其市值是162.19億港元。新東方在線上市首日的市值,以開盤價計算,為93億港元。上市兩年時間,新東方在線的市值漲幅了74%。 然而與其它頭部在線教育相比,新東方在線的數據是遠遠落後的。 錯失在線教育「大風口」 2020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線下教育遭受了沉重的打擊。與此同時,在線教育成為疫情期的「大風口」,看到了學生對於在線學習的巨大需求,資本也紛紛湧入在線教育的市場,在線教育一時如火如荼。 2020年,作業幫、猿輔導兩家K12在線教育頭部公司都拿到了巨額融資,其中猿輔導一家融資就超過35億美金,估值據稱達到200億美金;單家公司一個季度的廣告投放成本就超過新東方在線一年的營收。 一方面是新東方在線被曝裁員,另一方面則是作業幫等巨頭的人員大規模擴張。2020年,作業幫創始人、CEO侯建彬接受《態℃》欄目採訪時曾透露,2014年,他帶領四五十個人,組建起了作業幫的初始團隊;沒有錢,找了一處連窗戶都沒安上的辦公區。而2019年底,作業幫在職員工數為1.3萬+,到了2020年底公司員工數已經超過了3.5萬人。 這其中,不能不說的是跟誰學。這家在線教育公司是由新東方前執行總裁陳向東於2014年6月創建的。跟誰學於2019年6月上市,和新東方在線相比,前後也就差三個月時間。跟誰學自上市以來,市值從25億美元升至最高點達到370億美元,漲了12倍。儘管近期跟誰學股票兩個月大跌近70%,但截至4月15日16:00,其市值也達到了61.19億美元。這跟新東方在線的93億港元市值顯然不可同日而語。 俞敏洪與新東方在線 新東方在線一直備受外界關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是新東方教育集團旗下的專業在線教育平台。 2019年3月28日,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登上了港交所中央主台,正式啟動了赴港上市儀式。他在儀式現場致辭中表示,「十多年來,我們一直致力於打造一個世界級的在線學習平台,為學生提供平等、優質的教育資源。展望未來,我們相信在這個行業有一個良好的前景,憑藉我們的經驗和新東方在線的團隊精神,我們將以更豐碩的回報,為我們的股東和投資者開闢新的機會。」 當晚,新東方在線上市慶祝晚宴上,俞敏洪拿自己打比方,稱當年的自己和如今的新東方在線都是「潛力股」,不能只看現階段的表現。 他表示,「如果說原來新東方在線和新東方總公司之間是父子關係的話,現在我們把這個兒子送到世界上,讓他去獨立的生存,讓它獨立聚集資源,獨立吸引更多的人才,進行更多的發展。實際上今天可以說是我們給了新東方在線一張出生證,讓它在這個世界上從今以後聚合偉大的人才、偉大的系統、偉大的內容來獨立生存。」 致辭結束前,俞敏洪頗為動情地說,「我們有偉大的目標,我們有激情堅持我們所做的有意義的事情,我們有突破自己和變革自己的勇氣,直到它變成一個真正偉大的公司。」他擲地有聲地表示:我們要在主桌上占有一席之地! 從俞敏洪的發言不難看出,他對新東方在線的發展是寄予了厚望的,可惜事與願違,新東方在線自上市以來的兩年時間內,都沒有做出一份令新東方、令市場滿意的業績。 2020年12月,俞敏洪在一場論壇上做了《培訓教育,除了商業模式,我們還應關注什麼》的主題演講。 他在演講中表示,自己10年前就說過地面教育不會消失,「因為我深刻地知道,教育就是一場人與人之間互相影響的過程,一定是學生和老師面對面的互相影響,才更能達成全人教育的目的。 」 關於在線教育,他認為培訓教育被過度開發,在線教育各種燒錢,資本退潮後,將會出現一地雞毛的情況。 此言一出,業界譁然。人們在感慨於俞敏洪激情澎湃的演講之時,也不由得感嘆,新東方在線距離「在主桌上占有一席之地」的目標,似乎越來越遠了。來源:kknews新東方在線否認集中裁員,但上市兩年它確實沒有「在主桌占有一席之地」

新東方在線否認裁員,不看好燒錢模式的俞敏洪,每年百億發工資

文 | AI財經社 陳暢 編輯 | 郭璐慶 「新東方在線也裁員了,在線教育真不行了?」日前,有消息稱,在線教育公司新東方在線在過去一個月進行了集中裁員,涉及中小學大班課業務的主講教師、教學輔導、運營等多個崗位。各部門裁員指標不同,中學部主講老師已經有20%左右離職。 對此,新東方在線回復AI財經社稱,不存在集中裁員的動作或計劃,更無所謂「各部門裁員指標」。 被迫卷進在線教育燒錢戰 作為教育界老兵,俞敏洪對在線教育的態度一直是「資本燒錢,退潮後一地雞毛」的態度,但同時又堅決不放棄在這一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決心。 2020年疫情期間,「在線教育」這一概念以瘋狂的廣告占領用戶心智,以猿輔導為首的在線教育四小龍做到了婦孺皆知。 但相比這些新興巨頭,新東方在線成立時間要早得很,它是2005年國內最早一批在線教育機構。 「嘴上說著不要,俞總其實早就切入這一賽道了,只是在2020年疫情催生在線教育大火後,他被迫加緊了步伐。」一位在線教育業內人士對AI財經社表示,「但還是晚了」。 2019年,新東方在線搶先成為港股在線教育第一股,上市之前,根據招股書,新東方在線2016財年、2017財年、2018財年營收分別為3.34億元、4.46億元、6.5億元,同期實現年度利潤分別為5955.1萬元、9221.2萬元和8202.6萬元。 2019年上市後首份財報顯示,公司營收9.19億元,同比增長41.3%,年內虧損6410.9萬元,同比下降178.12%。 2020年上市第二年財報更難看,公司營收10.8億元,同比增長17.6%;年內虧損7.58億元,較前一年同比擴大近11倍。 在最新一期2021年中期財報中,虧損的情形並沒有好轉。截至2021財年H1,公司凈虧損為6.74億元,去年同期為8750萬元,虧損幅度同比擴大670.6%。二級市場上,公司股價也從最高點的43.450港元跌到如今的16.260港元。 虧損的主要原因是人員開支和營銷費用。 俞敏洪在上個月的一個公開演講中強調,真正的教育是人力資源密集型交易。即使是人工智慧教育,背後也必須配有大量的輔導老師才行,因為有一部分學生一旦沒有老師監督,自己就不學了;不學了就沒有效果,沒效果家長就立刻退班。 據他透露,新東方現在一共11萬名正式員工,每年光是人力資源費就要100多億。 而從財報數據來看,2020財年新東方在線全職員工1.3萬人,同比增長684%,兼職員工1.3萬人,同比增長194%,其中,教學相關的全職員工從553人增至7094人,同比增長1183%;研發和技術相關的全職員工從426人增至2853人,同比增長570%;銷售及營銷相關的全職員工從597人增至3075人,同比增長415%。 換句話說,人力支出並不是在職員工漲薪,而是大量新血液的加入。 在營銷費用上,新東方在線雖然沒有達到四小龍一樣砸錢無止境的地步,但遞增態勢明顯,從2018財年的2.24億元,增長到2019年、2020財年的4.44億元、8.72億元。2021財年H1這一費用達到5.15億元,較去年同期的2.92億元增長了76%。 燒錢押完大班課,下一步或是下沉市場 新東方在線的主要業務包括大學教育、K12教育、學前教育和機構客戶四部分。H1報告期內,大學教育、學前教育和機構客戶業務營收同比均出現大幅下降,分別下降19.1%、79.3%和24.%,唯有K12教育業務營收同比增長163%。 持續的人力和營銷投入都在給K12輸血已有成效,同時出現的一個問題是,離開了輸血力量,這種增長能持續多久?所謂的「優化人員」究竟優化到什麼程度外界無從知曉,但新東方確實開始放緩了腳步。 「新東方極有可能下一步就是轉身強推東方優播。」前述業內人士稱。據AI財經社了解,新東方K12教育業務主要由在線直播大班課和東方優播小班課兩部分構成。新東方在線在上市六個月之後,完成了對東方優播的全資收購,開始發力下沉市場。 K12業績亮眼,東方優播可謂功臣。2020年財報顯示,東方優播報告期內的付費人次同比增長184.2%達66萬人次,占K12業務付費人次的36%。截至2020年11月30日,東方優播已進入中國26個省的271個城市,其中99個為新城市。 一份來自CTR的K12在線教育行業分析報告(2021)顯示,目前在線教育的主要戰場仍以一二線為主,隨著一二線城市用戶對於在線教育接受度的增加,在線教育品牌在一二線城市的競爭日趨白熱化,市場日趨成熟;三線及以下城市用戶體量龐大,K12在校生人數占全國總人數的7成,培訓市場參培率較一二線仍有一定差距,未來仍有大量上行空間。 東方證券分析師樂觀地認為,新東方在線的優播模式已基本跑通,成熟門店將足夠覆蓋前期投入成本。 嚴監管下,在線教育降溫 就在新東方在線裁員消息出現不久前,VIPKID旗下大米網校被傳停運,全面收窄業務,不再做資金和人員支持,VIPKID當時的回應也是「優化升級」。 而有剛剛離職的猿輔導老師向AI財經社反映稱,以前猿輔導一直以福利待遇好在業界聞名,入職發蘋果電腦,年會抽獎都是2000元京東購物卡,還有一個更人性化的福利是「帶薪病假」,「但最近這個福利沒了,從開始要證明到越來越難請,明顯感到公司開始節流。」 回顧疫情期間,「停課不停學」讓在線教育行業像氣球一樣迅速膨脹,各種資本和玩家不遺餘力搶占市場,疫情過後,這種態勢並沒有得到衰減,幾大知名教育機構的老師尤其是輔導老師,為了續課率紛紛加班完成KPI。 但進入2021年以來,相關部門對於校外培訓監管力度的持續加大,整個在線教育也仿佛被潑了一盆涼水。 從一級市場的表現來看,據媒體統計,2021年Q1教育行業發生的融資數量較上年同期略有減少。2021年Q1,教育行業非上市公司共發生66起融資事件;2020年Q1,這一數字為71。 AI財經社還從一份《2021年Q1移動廣告投放市場分析》中發現,在Q1教培各細分行業中,雖然職業技能培訓廣告占比有所提高,但大火的K12教育卻逐月下降,且下降幅度呈擴大趨勢,三個季度占比分別為9.41%、6.68%、5.21%。 2021年1-3月教育行業各細分行業廣告數占比,圖片來自App Growing 此次裁員的新東方在線尚有背後老牌的新東方線下業務做支撐,那些純線上教育機構未來何去何從?業界普遍認為,教育線上線下融合的經營業態或將成為一種趨勢。 本文由《財經天下》周刊旗下帳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台請勿轉載。違者必究。來源:kknews新東方在線否認裁員,不看好燒錢模式的俞敏洪,每年百億發工資

新東方在線集中裁員,接下來要控制成本

在線教育公司新東方在線(SEHK:01797)在過去一個月進行了集中裁員,涉及中小學大班課業務的主講教師、教學輔導、運營等多個崗位。各部門裁員指標不同,中學部主講老師已經有20%左右離職。 和2020年暑期相比,大班課業務主講老師、輔導老師人數只剩下一半,此外,全國多個城市正在壓縮地推團隊。小班課業務(東方優播)也在壓縮前端運營和主講老師團隊。 新東方在線CEO孫東旭近期在內部表示,自己從線下業務轉向線上,交了很昂貴的學費,也學到很多,接下來公司要控制成本,保持創業公司狀態,「要努力拚搏。」 這場講話發生在一場高管歡送會上。中學部總經理殷濤在今年3月調崗,他此前是新東方西安分校校長助理、常務副校長,孫東旭則是分校校長。加入新東方在線後,殷依然向孫匯報,管理超過2000人。殷調回新東方後,西安教師教師基地部分老師被辭退,大部分人將調至北京,以方便管理。 一位裁員親歷者表示,大班課業務從2020年12月就開始末尾淘汰,今年3月繼續裁員,不少應屆生員工被告知未通過試用期。一位大班課技術人員表示,從2020年12月開始,技術崗位就只出不進。不過《晚點LatePost》看到,新東方在線目前仍在通過招聘網站招聘主講、學科負責人等。 新東方在線方面回應稱,2020年11月起,新東方在線開始更嚴格地考核主講老師團隊,考核關鍵是教學質量。為了控制教師團隊質量、聚焦頭部優秀主講,一直按照慣性動作,季度性優化主講。 新東方在線成立於2005年,於2019年在港股上市,控股股東是新東方集團。一位前新東方在線高層曾告訴《晚點LatePost》,上市前一直需要背盈利指標,「那時候是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上市一年後,新東方在線開始尋求規模增長,尤其是中小學階段業務增長迅速。2021財年上半年(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六個月),新東方在線營收6.77億元,同比增長19.2%,其中中小學業務營收同比增長163%。 但新東方在線的虧損增長得比收入更快,2021財年上半年虧損6.74億元,虧損同比擴大6.7倍。 人員快速增長是成本擴大、出現虧損的重要原因。一位內部人士表示,2020年暑期前正是公司集中招聘的時候,包括應屆主講老師、輔導老師和地推人員,「準備大戰一場」。 據財報數據,截至2020年5月,新東方在線已經有超過13000名員工(包括全職與兼職),教學人員成本和課程研究人員成本占營業成本近八成。 2020年,作業幫、猿輔導兩家中小學網課頭部公司各自都拿到了超過20億美元的融資,單家公司一個季度的廣告投放成本就超過新東方在線一年的營收。 新東方在線一直在尋找更便宜的獲客渠道,通過組建地推團隊,開線下體驗店獲客。地推人員通過進校辦講座、演講的方式吸引學生報名付費課程——這也正是新東方創始人、董事長俞敏洪早期為自己的托福雅思培訓招生的主要方式。 獲客成本上,新東方在線的確優於其他靠線上投放的頭部網校。2020年,當跟誰學的獲客成本已經超過1000元時,新東方在線招一名學生只需要300元出頭。 今年年初疫情緩解後,新東方在線開始在大量城市啟動地推,由於部分城市招生量不達預期,公司評估後決定關閉及合併部分線下體驗店,從而控制成本。 規模增長往往伴隨著虧損。孫東旭曾在內部分享過,他曾問俞敏洪,如果現在學而思網校是新東方集團的,新東方會不會想要?俞敏洪沒有回答。但孫東旭覺得,他一定是想要的,那他就得接受大量投入。 自2019年起,學而思網校就開始戰略性虧損。到2021財年第三季度(截至2020年11月30日),學而思網校為母公司好未來集團貢獻了28%的營收和50%的長期付費課註冊人次。 俞敏洪一直不認可在線教育的燒錢模式,這也是新東方早早啟動了在線業務,但始終沒有通過燒錢擴大規模的原因。在今年3月的一次公開演講中,俞敏洪提到現在的在線教育「走偏了」,是用資本的力量在用網際網路燒錢模式來推動的,這是自己不屑於做的。 除此之外,在線教育可能也有政策風險。今年三月起,網上流傳著一份「雙減」匯報材料,提到接下來儘量讓中小學生周末不再上課外培訓班,並將對在線教育廣告投放做出限制。如果政策落實,包括新東方在線在內的中小學網校都將受到衝擊。(陳晶) 責編:黃鑫 | 審核:李震 | 總監:萬軍偉 (來源: 晚點LatePost)來源:kknews新東方在線集中裁員,接下來要控制成本
動視暴雪新一輪裁員將影響其歐洲發行辦公室

動視暴雪新一輪裁員將影響其歐洲發行辦公室

動視暴雪將進行新一輪裁員,這將影響其歐洲發行辦公室。 目前,法國、德國、荷蘭、西班牙和英國地區的辦公室正在進行咨詢。據GI.biz報導,動視暴雪正計畫將其歐洲發行業務整合到英國。裁員不會影響任何開發工作室、客戶支持或運營。 動視在一份發給GI.biz的聲明中表示,裁員的原因是越來越多的玩家選擇「以數字形式進行連接遊戲」。 該公司的一名代表表示:「我們已經與歐洲的團隊分享了我們作為一個組織將如何發展的計畫,如何適應這一變化,以服務我們的玩家,並為該地區的未來增長做好最佳定位。」 「我們將採取廣泛措施來支持所有員工,並為那些可能受到這些擬議變化影響的同事減輕過渡困難。」 去年,動視暴雪關閉了在法國和荷蘭的辦事處,並削減了亞太地區的辦事處。 本週早些時候,動視暴雪在其電子競技團隊中解僱了50名員工,影響了《守望先鋒》聯賽和《使命召喚》聯賽的幕後人員。這一決定是為了讓公司為未來在線遊戲取代現場直播做好準備。 來源:3DMGAME
受疫情影響動視暴雪電子競技部門裁員超過50人

受疫情影響動視暴雪電子競技部門裁員超過50人

疫情在全球范圍內仍在肆虐,這對於依賴大型線下活動的電子競技產業來說影響極大,對於暴雪這樣主打競技遊戲的廠商更是如此。近日,根據《體育商業雜志》的一份報道透露,暴雪因疫情影響決定解僱旗下電子競技部門約50名員工。 在該雜志的采訪中,暴雪體育和娛樂總裁Tony Petitti透露,受到裁員影響的人員與《守望先鋒》及《使命召喚》有關。同時Tony Petitti表示此舉是暴雪從以活動為中心業務轉變的一部分,也是該公司減少對這種社交聚會類型依賴戰略的一部分。 雖然這並不能代表暴雪完全放棄比賽活動,不過經過一年的隔離,疫情已經極大地改變了電子競技,出於安全考慮,電競已經明顯從線下大規模的活動賽事開始轉變。 彭博社對於暴雪此次電競部門裁員也進行了報道。該媒體表示,受到裁員影響的並非僅有電競部門,還包括打造了《糖果傳奇》的手遊開發團隊King,目前被裁的具體人數還不清楚。 另外彭博社的報道中還透露了,這次暴雪給裁員員工的遣散費:90天工資、一年持續健康福利以及價值200美元的戰網禮品卡。 來源:3DMGAME

大疆回應「北美裁員」稱北美仍是第一大市場

有消息稱,無人機巨頭大疆北美地區去年有三分之一人員被裁員或主動辭職,分別來自帕洛阿爾托、伯班克和紐約的辦公室,今年2月,大疆美國研發負責人離職。對於上述消息,大疆方面並未給出官方回應。但大疆相關負責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去年大疆全球營收較2019年仍上升30%左右,屬於計劃內的數據。 「北美仍然是大疆的第一大市場。」上述人士稱。 據記者了解,目前大疆全球擁有14000名員工,北美市場有200人。 裁員傳聞 過去一年,關於大疆北美裁員的消息從未間斷。 有消息稱,大疆裁員從去年開始正在准備一場14000名員工的裁員,從去年三月開始,削減了三分之二的行銷和銷售人員。但大疆方面隨後予以否認,相關負責人表示,「考慮到大疆總共14000人,按這樣的說法這公司都沒人了。」 不過受疫情影響,大疆在員工的工作方式上確實進行了變更。在去年疫情嚴重的時候,大疆表示,全公司(包括北美地區)有一半員工處在遠程辦公模式,主要考慮到當地疫情的影響,園區的各方面管控依舊比較警惕。 但從去年年中到年底,外界對於大疆北美人員流失的「噪音」依然不減。在業內看來,北美地區骨幹成員的離開對於大疆來說無疑是一種挑戰。 2020年12月,大疆美國公共安全負責人Romeo Durscher辭去了職務,他在大疆美國業務上扮演着重要角色,Durscher此前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前項目經理,在無人機行業頗有影響力。 此外,今年2月,大疆美國研發負責人離職,而大疆在加州帕洛阿爾托的美國旗艦研發中心裁掉了剩餘的研發人員,人數大概有10人。 大疆表示,「我們想要感謝受影響的員工所作出的貢獻,並將繼續服務我們的客戶,以及與合作夥伴進行合作。」該公司稱,其北美銷量正在快速增長。 但對於裁員的具體信息,大疆並未作出正面回應。 美國市場挑戰 「我們向全球不同區域提供的產品是完全一致的。」大疆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對於市場也會持續投入。 據記者了解,目前大疆在全球小型無人機市場的份額占了近七成,而在美國市場,大疆幾乎是無人機領域的代名詞。 由汪滔創立的大疆無人機近年來在歐美市場迅速發展,在美國市場一度占有超過七成的市場份額。據公開資料顯示,大疆的營收迅速從2014年的27.2億元增長至2017年的175.7億元,幾乎每年翻一倍。 但美國市場,大疆一直遭遇着各種「挑戰」。 2017年,美國陸軍司令部單方面宣稱大疆無人機竊取數據。2018年5月,美國還在發布「警告」,宣稱中國製造的無人機有可能將敏感數據傳回中國,對美國機構的信息安全帶來「潛在」威脅。但在同年8月,一份美國空軍的采購文件顯示,他們想要采購35架大疆公司型號為Mavic Pro鉑金版的無人機。 「如果在美國開發的技術只能服務美國本土而無法服務全球市場,那麼傷害的則會是企業。」一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大疆在北美市場的研發人員流失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全球不確定因素影響。 波士頓咨詢(BCG)在此前的一份報告中指出,美國對中美技術貿易的限制可能會終結其在半導體領域的領導地位,如果美國完全禁止半導體公司向中國客戶出售產品,那麼其全球市場份額將損失18個百分點,其收入將損失37%。來源:cnBeta

曝原《避世血族2》開發商裁員 對敘事部門影響很大

據IGN報道,前不久剛剛退出《吸血鬼:避世血族2》的Hardsuit Labs最近又經歷了一次裁員。這個消息並沒有得到Hardsuit證實,不過幾位開發者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他們離職的消息。 據前Hardsuit的敘事設計師——Nicole Stanford的推特內容,本次裁員對敘事部門的影響很大。 她在推文中寫道:不幸的是,Hardsuit Labs裁員了,包括我在內的整個敘事團隊都受到了影響。 隨後不久,前Hardsuit的製作人Austin也發推表示自己離職了,看來這次裁員不限於敘事團隊,是全公司范圍的。 希望Hardsuit Labs工作室不會受到離開《避世血族2》開發和裁員太大影響,未來能繼續為大家帶來好作品。 由於疫情影響及更換開發商等因素的影響《避世血族2》繼續延期,並確定不會在2021年年內發售,預購也已經停止。 來源:遊民星空
續作無望?《吸血鬼:避世血族2》原開發商開始裁員

續作無望?《吸血鬼:避世血族2》原開發商開始裁員

  日前 Paradox 宣布《吸血鬼:避世血族2》延期,遊戲的開發團隊也發生變更,開發商Hardsuit Labs不再負責這部作品的開發工作。據IGN報道,Hardsuit Labs 似乎已經開始進行裁員。盡管Hardsuit還沒有公開證實這一消息,但工作室的幾名開發人員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他們離開的消息。   上周,遊戲發行商 Paradox Interactive 宣布《吸血鬼:避世血族2》再度延期,無法在2021年發售,遊戲開發團隊 Hardsuit Labs 也將被取代。這一決定造成的具體影響現在還不清楚,但一個明顯的後果就是該工作室的一系列裁員行動。盡管相關的報告表明裁員主要針對 Hardsuit Labs 的敘事部門,但其他職位似乎也受到了影響。   Hardsuit 敘事團隊的幾名成員在他們的個人Twitter賬戶上分享了裁員的消息。一位前員工分享道:「我已經被 Hardsuit Labs 從敘事設計職位上解僱了——和其他敘事部門(以及其他許多部門)員工一起。」   包括遊戲製作人和QA在內的工作人員似乎也在被裁退。   在上周的聲明中,Paradox 對 Hardsuit Labs 在《吸血鬼:避世血族2》上已經完成的工作表示了感謝,稱工作室在奠定遊戲基礎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之前《吸血鬼:避世血族2》2020年發售日跳票後,遊戲的創意總監在2020年離開了團隊,高級敘事設計師也在同年離開。   目前《吸血鬼:避世血族2》的發行日期還沒有確定,Paradox 也沒有公開接手該項目的後續工作室。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