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訴訟

Tag: 訴訟

圓谷公司勝訴奧特曼侵權訴訟 獲得650萬元賠償

「奧特曼」系列作品著作權人圓谷製作株式會社就珠海奇奧公司、廣州藍弧公司侵犯「奧特曼」相關權利的判決發表公告。圓谷公司共獲得650萬元賠償。公告顯示,法院判決藍弧公司、奇奧公司需向圓谷製作株式會社分別賠償250萬元、400萬元。 圓谷公司表示,針對奇奧公司及其相關方其他涉嫌侵權的行為,仍會持續採取相關措施,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來源:cnBeta

動視向《使命召喚》外掛廣告商EngineOwning發起訴訟

針對猖獗的遊戲外掛,動視暴雪再次「重拳出擊」。周二的時候,其子公司 Activision Publishing 向 EngineOwning 提起了訴訟 —— 後者是一家為《使命召喚》和其它熱門線上 FPS 遊戲外掛做宣傳的廣告公司。動視表示,其希望通過這起訴訟,阻止此類有組織的非法行為。 ...

拳頭遊戲將支付1億美金達成性別歧視集體訴訟案的和解

相較近年來其他深陷性別丑聞的歐美大型遊戲公司,拳頭這起風波終歸有了結果。 據彭博社報導,本月28日,拳頭遊戲(Riot)宣布他們將支付1億美元,就2018年前員工Jess Negrón和現員工Melanie McCracken基於性別歧視的集體訴訟達成和解,而重要的是,這項和解也得到了加利福尼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門(以下簡稱「DFEH」)的承認。 2018年11月,Jess Negrón和Melanie McCracken曾一同就拳頭內部的性別歧視問題發聲,稱拳頭遊戲存在女性職員升職困難、招聘中對女性要求較為苛刻等問題,在之前的媒體爆料中,還出現了匿名曝光不尊重女性行為的信息。 拳頭在2019年同意以1000萬美元與提起訴訟者和解,但因為DFEH對此進行了介入干預,和解並沒有生效。 想必很多讀者已經對DFEH已經很熟悉了,因為今年暴雪性別歧視與騷擾案同樣是這個部門起訴的。在拳頭遊戲的案件中,DFEH同樣沒有手軟,對法庭提交了關於此案的一份文件,其中提到DFEH認為受害者應當拿到4億美元的賠償。 上次和解失敗後,這起案件一拖就是兩年。而這拳頭宣布的支付1億美金和解,是與DFEH、加州勞工標准執行局 (DLSE)以及參與訴訟的某些個人在內的多方一同達成的,目前這項和解也得到了DFEH的聲明承認。 按照多方協議的意圖,從2014年至今的所有在拳頭遊戲工作的女性員工和承包商都有資格獲取這筆巨額賠償,大概有共計2300人參與分配8000萬美元的賠償,而剩餘的2000萬美元將用於支付律師費及其他費用。 和解達成的同時,拳頭遊戲還表示將會進行一些其他有利於員工的工作場所政策的改革,包括提高求職者薪酬水平透明度、不依賴從前的工資設定員工的工資或分配職位,為現在或之前的代理承包商申請拳頭的工作渠道。 另外,和解協議還要求由第三方監管Riot Games三年時間,監管者必須是得到DFEH和Ri拳頭批準的監控的機構或個人,將負責監督公司內人力資源投訴、投訴處理方式以及所有性別的員工是否得到公平報酬等問題。如果一旦被發現存在問題,那麼第三方可以建議高層改正,甚至可以讓負責這起訴訟的法官來強制執行。 目前,各方以簽署的和解協議已經遞交法院,但還需等待法官主持聽證會進行最終審批,聽證會日期尚未確定。 事件即將落下帷幕的同時,拳頭也在和解聲明中誠懇的表達了自己的態度:「雖然我們為自己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但我們也必須為過去承擔責任。我們希望這個和解能正確的承認那些在拳頭有過負面經歷的人。」 來源:遊研社

Riot Games願支付1億美元 就性別歧視集體訴訟案達成和解

《英雄聯盟》發行商 Riot Games 本周一宣布,願意支付 1 億美元就 2018 年基於性別歧視的集體訴訟案達成和解。該公司將向集體訴訟的成員支付 8000 萬美元,並支付約 2000 萬美元的原告法律費用。 這起集體訴訟是由公司前雇員梅蘭妮·麥克拉肯(Melanie McCracken)和傑斯·內格隆(Jess Negrón)於 2018 年 11 月提起的,聲稱在 Riot Games 存在性別歧視以及性騷擾和不當行為。訴訟後,加州政府機構牽頭進行了兩次調查。 訴訟發生在遊戲新聞網站 Kotaku 發表了一篇關於...

拳頭遊戲將支付一億美元和解集體性別歧視訴訟案

《英雄聯盟》發行商Riot Games(下稱:拳頭遊戲)於周一宣布將支付一億美元與加利福尼亞州政府機構以及現任和前任女性員工就 2018 年性別歧視集體訴訟案達成和解。 據悉,拳頭遊戲將向集體訴訟的成員支付 8000 萬美元,至少有2,300 名員工有資格獲得這筆和解費用的一部分,此外的2000萬美元將用於支付律師費和其他費用。這筆款項將通過一個基金分配,目前正在等待法院批准,預計未來幾個月將舉行聽證會。 訴訟案於2018年11月由現任員工 Melanie McCracken 和 Jess Negrón 提起,指控拳頭遊戲的職場性別歧視以及性騷擾和不當行為。原在2019年拳頭遊戲同意以1000萬美元的價格和解,但在當時加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 (DFEH) 進行了干預,認為受害者應有權獲得高達 4 億美元的賠償。 來源:遊俠網

CDP宣布:《賽博朋克2077》集體訴訟案已達成和解

此前我們曾報導,CD Projekt因《賽博朋克2077》的問題受到股東起訴,而他們試圖與股東達成和解。近日CD Projekt官網公布了文件,表示該和解談判已經完成。 CD Projekt表示,他們與原告方在12月15日最終達成一致、簽署和解協議,原告方將放棄所有針對CDP公司及其管理委員會的指控,而CDP將向他們支付185萬美元和解費。 協議中還指出,該協議的執行並不代表CDP公司及其他被告承認他們負有任何責任。他們達成這一和解,主要是考慮到繼續走法律程序的成本太高。簽署協議之後,原告也應當在法庭上請求法官同意和解。據悉,以上這些流程可能將持續數月後結束。公告原文中有更多細節(英文),可點此查看。 據悉,《賽博朋克2077》發售後很快就有5.63億美元的收入,而之後因主機版下架、CDP自掏腰包為玩家退款大約花去220萬美元。CD Projekt在美國的一些股東提起了集體訴訟,而現在,他們也與CDP達成了和解。 來源:遊俠網

CDP已經擺平《賽博朋克2077》集體訴訟 僅花了185萬美元

CD Projekt已經解決了《賽博朋克2077》法律訴訟,僅向起訴投資者支付了185萬美元就達成了和解。根據CDP發布的新聲明,雙方於周三完成了協商。 聲明指出:「根據風險投資協議,集體成員(包括原告)應放棄對公司及其管理委員會成員的任何和所有索賠。作為回報,公司及其保險公司將向該群體支付185萬美元的賠償金。正如投資協議中明確指出的那樣,簽署投資協議並不意味著承認本公司或案件中任何其他被告的任何責任。」 對比來說,CDP的《賽博朋克2077》發售當月就獲得了5.63億美元的收入,完成退款220萬美元。 在三次跳票後,備受期待的《賽博朋克2077》在2020年12月發售,災難性的首發伴隨著一系列技術問題,導致玩家要求退款,遊戲被索尼下架,同時CD Projekt的股票暴跌。 在《賽博朋克2077》發售後,CD Projekt在美國的一些股東提起了集體訴訟,指控該公司違反聯邦法律,在《賽博朋克2077》的質量上誤導投資者,導致他們遭受損失。 今年5月,CD Projekt證實,在美國提起的4起集體訴訟已被合並,並已在潛在的普通法庭訴訟之前指定了一名首席原告。這些訴訟程序現在由於和解而被暫停。 來源:3DMGAME

《帝國神話》工作室被指竊取方舟原始碼 為重返Steam發起訴訟

之前我們報導了沙盒策略遊戲《帝國神話》由於版權相關問題,導致DMCA刪除請求而從Steam下架。雖然開發商安琪拉遊戲未透露刪除要求是誰發出的,但有文件表明是《方舟:生存進化》開發商Studio Wildcard和發行商遊戲蝸牛(Snail Games)發出刪除要求的。 安琪拉遊戲在微博上回應了這些指控,承諾與Valve溝通,讓《帝國神話》能重返Steam。現在安琪拉遊戲又在加州地方法院提起訴訟,指責Studio Wildcard和遊戲蝸牛謊稱《帝國神話》侵犯版權,並要求他們對其經濟損失進行賠償。 訴訟文本稱,Studio Wildcard和Snail Games USA Inc在12月初向Valve提交申請,要求將《帝國神話》下架。他們堅信《帝國神話》是通過以下方式構建的:(1) 竊取《方舟:生存進化》的原始碼;(2) 使用竊取的原始碼作為《帝國神話》的遊戲基礎。 這兩種說法都是「錯誤的」,《帝國神話》開發者表示,他們提供給Valve的證據「誤導性地按順序介紹了《帝國神話》原始碼中存在的一組極小'名稱',並省略了實際驅動《帝國神話》運行的軟體代碼,包括他們提到的遊戲機制。」 在之前聲明中,《帝國神話》官方請已購買《帝國神話》的玩家放心遊戲,他們有信心能盡快解決本次事件,盡最大努力促成《帝國神話》恢復上架。 來源:3DMGAME

CDPR正努力解決因《賽博朋克2077》引發的集體訴訟

《賽博朋克2077》發售之初因為優化差、Bug多遭玩家差評。該作從PlayStation商店下架,許多人失望退款,而CDPR股價也隨之暴跌。CDPR的一些股東提起集體訴訟,稱《賽博朋克2077》遊戲質量與宣傳不符,他們被CDPR誤導,導致蒙受損失。五月份,針對《賽博朋克2077》的四起訴訟合並為一起大型訴訟。 近日,CDPR宣布正在與起訴他的股東們展開和解談判。在周三(12月8日)發布的監管更新公告中,CDPR表示已接到律師事務所通知,美國加州中區地方法院已暫停審理有關訴訟,原因是雙方已就可能達成的和解展開談判。 「如果就潛在和解的條件達成共識,雙方將申請法院批准。但目前仍有一些懸而未決的問題,包括集體認證要求,擬議的和解金額分配計劃,以及如何和解。目前沒有確定誰有資格獲得和解金,或有資格的人可以獲得多少補償。」 「需要注意的是,就潛在的和解進行談判,絕不能理解為公司或管理委員會成員接受了原告法庭文件中表達的任何指控」。也就是說,CDPR認為他們沒有「宣傳欺詐」。 該案原告必須在2022年1月13日之前提交對和解的初步批准或更新狀態。此前CDRP曾表示經過6個月的更新改進後,《賽博朋克2077》性能已達到令人滿意的水平。 來源:3DMGAME

任天堂在「庫巴」盜版訴訟中獲得1000萬美元和解費

最近,任天堂繼續對黑客和盜版發起訴訟,在法庭上對被告毫不留情。當前的對手自然是Gary Bowser(與任天堂的Doug Bowser 沒有關系,也與馬里奧的重量級對手「庫巴」沒有關系),他是黑客組織Team Xecuter團隊的領導人,該組織之前一直致力於破解任天堂Switch。 去年10月,鮑澤被聯邦法院起訴,並對「發布廣告和販賣規避設備」的指控供認不諱,而自己可能會被要求450萬美元賠償以及進行10年監禁。據推特用戶Rob Romano稱,為了防止有人錯誤地認為任天堂在那時已經和此人「恩怨已了」,任天堂隨後對Bowser提起了民事訴訟,並於近日與他達成了一項高達1000萬美元的和解協議。 這一提議還在等待法官的最終簽字,該判決不僅判給任天堂1000萬美元,還禁止Bowser從事任何與「規避設備」有關的行動,以及「直接或間接地侵犯」任天堂的商標、版權或IP的行動,並在未來從事任何形式的模仿或類似行動。 來源:3DMGAME

SIE遭前員工性別歧視指控 恐變成集體訴訟

過去的一段時間里,多個大型發行商,包括動視暴雪、育碧和Riot成為歧視和騷擾訴訟的對象,現在索尼互動娛樂(SIE)也面臨著他們自己的性別歧視訴訟。這起案件由前PS員工Emma Majo發起,她正在尋找其他覺得自己在公司受到歧視的女性,以便將她的訴訟變成集體訴訟。 SIE前IT安全分析師Per Majo透漏索尼公司在薪酬和晉升方面歧視女性員工,包括女性以及將自己視為女性的員工。她還稱女性很難在公司獲得晉升,SIE女性員工的比例在2015到2021年之間實際上有了下滑。 Majo爆料稱就在自己給她的主管表達了性別偏差擔憂之後她就被解僱。自己被告知解僱的原因是她的部門被解散,但實際上她根本就不屬於那個部門。 Majo向加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提交了申訴,並於11月收到了「有權起訴通知」。 索尼尚未對該訴訟做出回應,但時機卻很微妙,因為PlayStation的老大Jim Ryan最近剛剛批評了動視暴雪對性別歧視和性騷擾指控的處理方式,表示他對他們的回應感到「沮喪和震驚」,表達了索尼的「深切關注」。 來源:3DMGAME

法官駁回獨立遊戲開發商對Steam提起的反壟斷訴訟

       今年4月,《復仇格鬥兔》(Overgrowth)的開發商Wolfire Games對Valve提起反壟斷訴訟,指控Steam在PC遊戲市場的主導地位使其能夠從平台銷售中獲得「非常高的利潤」。Valve在7月份作出回應,稱Wolfire的申訴未能滿足「反壟斷案件的最基本要求」,並因此要求法官駁回該申訴。在今天提交的一項裁決中,該案法官同意Valve的觀點。        這項裁決將在法庭上全面公布,它說Wolfire的訴訟在兩個方面存在不足。首先,Valve非法將Steam商店與平台捆綁在一起,利用Steam近乎壟斷的遊戲庫、遊戲平台和社交媒體平台強迫人們通過Steam購買遊戲的說法被駁回,因為訴訟中的指控表明Steam平台和商店事實上是一個獨立的平台「集成遊戲平台和交易市場的單一產品。」        Wolfire的訴訟還聲稱,Valve利用其近乎壟斷的地位向賣家收取了過高的費用,足足有30%!這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是不可持續的。這一指控在今年早些時候引發了一些有趣的對話,但法官駁回了這一論點,指出在Steam的歷史運營中,V社並沒有更改過收費比例,即使其他的線上商店收取較低的平台費。 摘錄於pcgamer,游俠網原創翻譯來源:遊俠網

法院認定不正當競爭 騰訊起訴遊戲租號平台獲賠30萬

近日據媒體報導,騰訊起訴遊戲租號平台獲賠30萬元。文書顯示,法院判決結果為,兩被告停止提供遊戲帳號出租服務,並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30萬元。騰訊此前訴求被告停止在「8868租號」網站提供騰訊運營遊戲包括《英雄聯盟》、《穿越火線》、《王者榮耀》、《QQ飛車》等遊戲帳號的出租、出借行為。 法院認為涉案平台由被告聚好玩公司、水煮公司共同經營,其對用戶不得出租原告遊戲帳號是應知的,但仍然提供遊戲帳號出租服務,主觀上具有過錯。此外,被告提供遊戲帳戶出租服務的行為,會造成原告遊戲注冊用戶數量減少、用戶遊戲充值消費的機率下降,還會造成遊戲帳號的實際使用人的遊戲水平與帳號信息不一致,從而破壞遊戲的平衡性、公平性和用戶體驗。 故此,被告搭建8868租號平台為遊戲帳號出租提供服務並從中收取費用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此前有專家表示,不管用戶是不是未成年人,凡是向用戶提供租售遊戲帳號的行為,都屬於違法行為。 來源:遊俠網

樂視網接連向多所高校發起版權訴訟 應用logo變更為「重整旗鼓造經典」

據企查查消息,近日,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新增多條開庭公告信息。信息顯示,被告方包括南京師范大學、中山大學、蘭州大學等,案由多為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企查查信息顯示,目前,賈躍亭為樂視網最大股東,持股比例22.52%。此外,樂視視頻logo變更為「重整旗鼓造經典」。 公開資料顯示,賈躍亭,男,漢族,1973年2月6日出生於山西襄汾,樂視控股集團創始人,樂視汽車生態全球董事長。2004年創建樂視網,於2010年8月在創業板上市。2016福布斯中國富豪榜,賈躍亭排名第37位。 2017年7月6日,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並出任樂視汽車生態全球董事長;7月27日晚,賈躍亭直接所持樂視網股份被全部凍結;2017年11月10日,樂視網發布公告,稱賈躍亭在回函中表示無力履行無息借款與增持承諾,「深表歉意」;12月13日,賈躍亭出任法拉第未來公司CEO。 2019年4月29日,中國證監會決定對賈躍亭立案調查;10月11日,賈躍亭擬申請個人破產重組,將全部資產以信託方式轉給債權人。 據企查查,截至目前,賈躍亭共有10項被執行人信息,當前被執行總金額約70.05億元;另有限制高消費記錄29條。 來源:cnBeta

動視暴雪暫緩申請被拒 訴訟將如期進行

近日,一名法官駁回了動視暴雪要求DFEH(加州公平就業及住房部)暫緩對其提出的訴訟請求。動視暴雪辯稱,目前在 DFEH 工作的兩名律師之前曾為EEOC(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工作,並參與了針對該公司的兩項調查,因此可能存在違反職業道德的行為。 動視暴雪目前捲入了兩起訴訟:一起是與DFEH有關,另一起與EEOC有關。兩邊都指責該公司存在不公平的工作行為、歧視和性騷擾。然而,EEOC准備以 1800 萬美元的價格與動視達成和解,這筆錢將用於創建一個補償索賠人的基金會。 DFEH 對 EEOC 提出的和解表示出強烈的不滿,他們覺得 EEOC 的行為對他們進行的控告動視的案件不利。EEOC則表示,之前參與調查的兩名律師目前是在為DFEH處理他們針對出版商的案件,但這為動視找到了他們違反職業道德的藉口。 因此,動視暴雪要求法院推遲與 DFEH 的案件,他們想獲得一些時間對上述違背職業道德的行為進行調查。DFEH 卻極力反駁,他們覺得該請求毫無根據。 Timothy Patrick Dillion 法官同意 DFEH 的觀點,據 GamesIndustry.biz 報導,這位法官沒有任何解釋的拒絕了動視暫停案件的請求。 動視暴雪目前也在採取一些行動,比如將《守望先鋒》的麥克雷重命名為科爾卡西迪。然而,公司在 PCgamer 采訪中表示對該結果並不感到樂觀。而且據報導,動視暴雪管理層對員工去年夏天罷工期間要求的終止仲裁和改善工作條件的兩個要求置之不理。來源:cnBeta

Facebook通過訴訟等手段阻止美劇《Doomsday Machine》開播

因擔心損害公司的聲譽,Facebook 不惜通過訴訟手段威脅阻止美劇《Doomsday Machine》開播。這部美劇改編自《An Ugly Truth》(醜陋的真相)一書,該書揭露了 Facebook 在錯誤信息、仇恨言論和用戶安全等問題上的錯誤做法。 《An Ugly Truth》 該劇由克萊爾·福伊(Claire Foy)飾演 Facebook 營運長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並將處理 2016 年大選期間圍繞錯誤信息的混亂局面,以及如 XCheck 計劃等近期爭議,該計劃讓名人和其他高知名度的人物繞過內容審核。 在開拍之前,Facebook 正通過訴訟手段威脅製作公司 Anonymous Content。據 Deadline 報導,曾幫助小甜甜擺脫監護人身份的律師馬修·羅森加特(Mathew Rosengart)向...

案件復雜化 動視暴雪要求加州政府暫停訴訟

動視暴雪於近日向加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DFEH)提出動議,要求暫停於 7 月份開始的訴訟。動視暴雪希望能夠搜集針對 DFEH 近日受到的指控的相關證據,這些證據會在訴訟時為公司帶來優勢。 上周,DFEH 受到的指控與動視暴雪公司內部惡劣文化訴訟無關,而是關於提起訴訟的律師。根據美國聯邦機構平等機會委員會(EEOC)與動視暴雪就索賠達成和解後得到的信息,加州 DFEH 訴訟的上訴律師曾經為他們工作,並且在再次於加州接手此案之前曾在聯邦層面調查了動視暴雪,並且他們反對 EEOC 的和解條款。該律師的這種行為違反了律師道德守則。 同時,動視暴雪同時希望將此案指定為「復雜案件」,這意味著將案件移交給專門處理棘手案件的法庭。動視和加州政府都指控對方銷毀和案件有關的信息,DFEH 也同意將此案列為復雜案件。 動視暴雪發言人表示:「我們期待在適當的法庭上與 DFEH 公平地解決此案。」來源:cnBeta

確定入獄!惡房東張淑晶「霸屋、偽造文書」定讞 「連法院都騙」判決出爐

2014年時,惡房東張淑晶與合夥人黃鐸租下新北市一棟3層樓透天厝,簽約時跟房東說要當辦公室,卻擅自敲掉牆壁隔成套房出租。房東發現後請法院強制執行返還房屋,張淑晶卻找人頭戶假裝成房客並偽造租約,謊稱還有房客住在裡面。高院維持一審,依偽造文書罪判決張淑晶8個月有期徒刑,全案定讞! 張淑晶和黃鐸於2014年7月9日向新北市范姓婦人承租3樓透天厝,並承諾屋主要當辦公室,不會更動裝潢。結果張淑晶出資,將透天厝改為共11間的隔間套房。屋主要求返還,但張淑晶不願意。同年12月,屋主提出民事訴訟,訴請返還房屋,全案於2015年4月21日判決確定,張淑晶必須返還房屋。 ▼沒想到張淑晶霸屋不還,還多次以提起再審、第三人異議之訴等方式拖延強制執行程序進行。屋主請求法院點交,法院於2017年10月3日9時30分到現場進行遷讓房屋強制執行。張淑晶知道後,竟找來公司張姓員工以及其他房屋的租客,持3份假造的租賃契約書,在法院司法事務官點交時現身,謊稱具有租約。屋主發現後提出告訴,張淑晶等人遭提起公訴。 一審張淑晶判刑8月,合夥人黃鐸判刑7月,充當人頭的員工判刑5月,得易科罰金,全案可再上訴。高院二審審理時認為,張淑晶判犯後態度從一審到二審都沒有改變,也沒有向提告的房東達成和解或取得諒解,故依舊判決張淑晶等人犯下「偽造文書罪」,維持8月、7月和5月的刑度,張淑晶確定將入獄執行。 來源:網路資料來源:新聞館wwwallother

報導稱迪士尼與「寡姐」斯嘉麗·詹森的訴訟案已達成和解

據媒體The Verge報導,《好萊塢報導(THR)》、《綜藝》和《紐約時報》等媒體報導,在斯嘉麗·詹森就迪士尼流媒體發行的《黑寡婦》起訴迪士尼三個月後,她認為自己要損失掉數百萬美元,因為她的收入是基於這部電影的票房表現,現在這一訴訟已經和解。詹森的代表也向The Verge證實了該和解。 雖然和解的條款似乎沒有公開,但Deadline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話稱,這筆交易的金額為「數千萬美元」。雙方都口頭表示將繼續合作。詹森告訴《好萊塢報導》,她「很高興解決了跟迪斯尼的分歧」,並「期待在未來幾年繼續我們的合作」。 據THR報導,迪士尼工作室主席Alan Bergman寫道:「我們感謝她對漫威電影宇宙的貢獻,並期待著在即將到來的一些項目中合作,包括迪士尼的《Tower of Terror》。」 斯嘉麗·詹森在提起訴訟時稱,她跟電影公司的合同不允許電影在上映的同一天在流媒體上發布。然而,迪士尼卻在Disney+上發布了《黑寡婦》並在當天發布。不過這種做法現在已經開始進行了調整,其有了45天的院線窗口。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迪士尼此前的舉動可能使詹森損失了5000萬美元,因為她的收入跟影片的票房表現掛鉤--理由是,由於人們能在家裡看到這部影片所以他們沒有在影院中支付。 在訴訟期間,迪斯尼表示,斯嘉麗因其在該片中的角色而獲得了2000萬美元的報酬,並且可以從其在Disney+上的發行中獲得更多的收入。據悉,在最初的發行中,觀眾必須支付30美元才能觀看該片。據Box Office Mojo估計,《黑寡婦》在影院的放映帶來了近3.79億美元的收入。據報導,當試圖跟迪斯尼談判時,斯嘉麗的團隊根據他們的數字估計,如果不是因為COVID的多次延遲和最終在Disney+上聯合發行,這部電影將帶來12億美元的收入。這個數字跟《蜘蛛俠:英雄遠征》和《驚奇隊長》等其他漫威電影在上映前的估計收入相當。 其他明星如艾瑪·斯通已經協商好在大流行期間上映的電影獲得額外報酬,但斯嘉麗表示,她跟迪士尼的合同是在2017年簽訂的,當時迪士尼還沒有宣布其流媒體服務。《旺達幻視》的領導Elizabeth Olsen則向《名利場》宣布支持詹森的訴訟,說她擔心影院會消失。業內其他人也對流媒體服務將如何影響演員的薪水錶示擔憂,因為觀看人數可能缺乏透明度。當像Netflix這樣的流媒體服務公開說明有多少帳戶觀看某些節目時,這是值得注意的,因為這不是正常現象。來源:cnBeta

Roblox就音樂版權訴訟和NMPA達成和解 並積極和出版商磋商

虛擬世界創建平台 Roblox 今天宣布和美國國家音樂出版商協會(NMPA)達成訴訟和解,並積極和個別音樂出版商談判潛在的交易。Roblox 今天上午宣布了這一消息,說它「致力於與音樂產業合作」。 今年 6 月,NMPA 起訴 Roblox,指責後者允許用戶將受版權保護的歌曲上傳到其共享的遊戲建設資產庫中。Roblox 很快與 BMG 和索尼簽署了個別協議,但新協議解決了涉及 NMPA 成員的所有索賠。 根據一份新聞稿和 NMPA 的說法,Roblox 和該組織已經同意了一項全行業的和解條款,個別音樂出版商可以決定是否選擇加入,該協議還為成員開啟了一個談判期,以單獨參與與該平台的新的前進許可交易。 音樂是 Roblox 的一個主要元素。該平台已經舉辦了 Lil Nas X 等藝術家的音樂會,上周,它推出了「聽覺派對」(listening parties),藝術家通過在各種單獨的Roblox世界中播放專輯進行首演。但NMPA指責Roblox故意忽略或掩蓋平台上盜版音樂的范圍。 在關於授權的官方日誌中寫 Roblox 已與...

12億元擺平訴訟,爆款新品頻出 瑞幸咖啡真要翻身?

近日,瑞幸咖啡披露了重組計劃中多項「里程碑式」進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與美國集體訴訟的原告代表簽署了約12億元人民幣的和解意向書。受到資本市場懲罰的同時,瑞幸咖啡並未遭到消費者拋棄,反而在擴張門店和推出新品的道路上高歌猛進,前不久上新的「絲絨拿鐵」甚至創下9天賣出270萬杯的「出道」紀錄。 盡管負面纏身,這個本土咖啡品牌還是持續展現出超強的生存能力。在急於求成的冒進之路上碰壁後,瑞幸咖啡未來能否重新走上穩健的發展道路? 12億元擺平美國集體訴訟 陷入財務造假風波一年多以後,瑞幸咖啡終於迎來和解轉機。9月21日晚間,瑞幸咖啡連發三條公告披露了在重組計劃的重大進展:與美國集體訴訟的原告代表簽署1.87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2.12億元)的和解意向書,並向開曼法院正式提交對可轉債債權人的債務重組方案。 公告顯示,瑞幸咖啡已與集體訴訟中的美國投資者代表達成有約束力的和解協議,以完全解決在2019年5月17日至2020年7月15日期間買入公司股票投資者的索賠。賠償金額最高可達1.87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2.13億元,該協議仍需開曼法院和美國法院的批准。 「根據我們的經驗,中概股的證券集體訴訟賠償一般在幾百萬美元,上千萬美元的就比較少見了。瑞幸咖啡12億元的和解費,是目前中概股集體訴訟案件中第二高的賠償額度。」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郝俊波曾代理過較多中概股集體訴訟案,不過在他看來,瑞幸咖啡並不虧。 「大多數的證券集體訴訟案件都是調解案件,因為這樣對原被告雙方來說效率是最高的,不然要走訴訟程序需要好多年。」郝俊波表示,一般證券集體訴訟的案件需要兩年左右才能解決,瑞幸咖啡的解決時間快於市場預期,且賠償金額遠低於此前法律界提出的總計約112億美元的預測。 與此同時,瑞幸咖啡在另一則聲明中表示,已向開曼法院正式提交了對其可轉債債權人關於4.6億美元0.75%可轉換高級票據的債務重組方案。該計劃如獲批准,將執行2021年3月16日修訂的重組支持協議。 高頻上新吸引大量消費者 即便遭到資本市場的嚴懲,瑞幸咖啡卻並沒有被消費者拋棄。9月24日下午4點,位於金融街恆奧中心的瑞幸咖啡馮唐主題店裡甚至座無虛席。 店裡門口處的兩張大長桌上分別圍坐著五名和四名消費者,店內其它六張小圓桌旁也都圍坐著三三兩兩正在談話辦公的人。只有窗邊吧檯處空著兩張高腳座椅,桌上放著消費者離開後店員還沒來得及收走的咖啡杯。三名工作人員正在咖啡機前忙碌,吧檯上放著十幾杯製作完成的飲品。 下午6點,兩張長桌和六張圓桌旁的消費者已經換了個遍,卻仍然沒有一張空桌。「這家店是個很受歡迎的據點,環境不錯,飲品種類也多,有客戶來談事的時候我們經常約在這里見面。」在這家寫字樓工作的白領李女士說。 瑞幸咖啡雙井富力廣場店也受到許多周邊消費者的青睞,周末生意尤其火爆。「我們在那坐了一個半小時,店裡的訂單就一直沒停過,外賣居多,堂食也要等上一會兒才能取餐。」市民趙女士說。 從消費者的評價來看,除了一直持續的較低折扣帶來高性價比之外,瑞幸咖啡推出新品的速度和口味,也是吸引他們的重要原因之一。陷入財務風波以來,瑞幸咖啡的產品布局也愈加廣泛,先後推出輕乳茶、厚乳拿鐵、生椰系列、桂花系列、小黑杯等新花樣,並誕生了「生椰拿鐵」、「厚乳桃桃」等不少「爆款」。 9月13日,瑞幸咖啡在全國5200餘家門店上線絲絨拿鐵,「絲滑感提升20.99%」的口感在小紅書等平台引發一大波「自來水」評論打卡,創下上線9天賣出270萬杯的新品「出道」紀錄。 資本輸血門店擴張瑞幸有望翻身 和解計劃公布後,業內有聲音認為「瑞幸又支棱起來了」,資本市場也對此給出熱烈回應。去年6月在納斯達克退市後,瑞幸咖啡轉至為不滿足掛牌上市條件、或者退市的股票提供交易流通的報價服務的粉單市場繼續交易。重組相關公告發布後,瑞幸股價一度漲逾19%,相比去年退市時上漲近10倍。 深陷財務風波的一年多時間里,瑞幸咖啡還新開數百家門店,整體營收也增長了三成。據瑞幸咖啡公布的2020年財報顯示,2020財年淨收入40.34億元,較2019年同期實現33.3%的增長,營收增長源於產品平均售價提高。 截至2020年12月31日,瑞幸咖啡在中國56個城市經營3929家自營店及874家合夥店;累計交易客戶數量超過6490萬,較2019年同期增長60%。受到規模經濟的增長推動,2020財年經營費用在淨收入中的占比也從2019年的206.2%下降到164.1%。 從財報數據可以看出,瑞幸咖啡觸底之後開始反彈,資本市場也對其抱有較大信心。今年4月,瑞幸宣布與公司股東大鉦資本和愉悅資本達成總額為2.5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協議,在特定條件下,雙方還可按比例再追加1.5億美元投資。 達成和解、門店擴張、資本輸血,一系列「組合拳」下來,瑞幸咖啡似乎已經打贏了半個「翻身仗」。盡管負面纏身,這個本土咖啡品牌還是持續展現出超強的生存能力。在急於求成的冒進之路上碰壁後,瑞幸咖啡未來也許可以在現有優勢下更加站穩市場,重新走上另一條穩健發展的道路。來源:cnBeta

伊莉莎白·霍爾姆斯訴訟案啟示:Theranos丑聞是否改變了矽谷?

據媒體報導,多年來,伊莉莎白·霍爾姆斯一直是矽谷的寵兒、一位不會出錯的女性。她創立的新公司Theranos吸引了數億美元的投資。然而,她所建立的公司是基於幻想的科學。Theranos生產的技術--據說通過針刺血液就能檢測出數百種疾病--似乎令人難以置信。事實也確實如此。 數百萬美元被浪費,一些使用該公司測試的人--包括一名癌症患者稱他們被遭到了誤診。 現在,在Theranos倒閉數年後,霍爾姆斯女士因欺詐而在加州受審(她不認罪)。 對於一個矽谷的局外人來說,這個故事聽起來毫無道理。怎麼會有這麼多人被騙? 然而在矽谷,許多人認為,Theranos--遠不是一個反常現象--說明了創業文化的系統性問題。 假裝成功直到你真的成功 在矽谷,誇大你的產品--過度承諾--並不罕見,而霍爾姆斯顯然深諳其道。 作為史丹福大學的肄業生,她口齒伶俐、自信,善於提出一個願景--她所描述的使命--來革新診斷學。 對此持懷疑態度的專家告訴她,她的想法只是一個想法,不會成功。但她卻表現出一種堅定不移的信心,認為這項技術將改變世界。 《The Code: Silicon Valley and the Remaking of America》一書的作者Margaret O'Mara指出:「"它已經融入了文化。如果你是一家正處於發展中的年輕創業公司--產品幾乎不存在,那麼一定程度的豪邁和喧囂是被期待和鼓勵的。」 尤其是在早期階段,當一個新創企業處於萌芽狀態時,投資者往往會關注人和想法而不是實質性的技術。一般情況下,他們認為,技術將伴隨著正確的概念--和正確的人使其發揮作用。 霍爾姆斯在推銷夢想方面非常出色,她採用了一種非常矽谷的做法:「假戲真做,直到你成功為止」。 她的問題是她無法使其發揮作用。她的律師認為,霍爾姆斯只是一位失敗的商人,但不是一個欺詐者。 矽谷的問題是,欺詐和僅僅玩弄偽造文化之間的界限很細。 「Theranos是矽谷文化轉變的一個早期警告,這種文化轉變讓促銷員和無賴得以繁榮,」科技風險投資家Roger McNamee說道。他對大科技公司持批評態度、沒有投資Theranos。 McNamee認為,矽谷的秘密和謊言文化是絕對普遍的現象,這種文化允許特拉諾斯的技術不被分析。 有野心可能是好事。承諾一個更光明的未來,然後努力實現這個願景並最終帶來計算機和智能手機。 但是對於投資者來說,試圖將騙子和革命者區分開來是一個不斷發展的挑戰。 上個月,矽谷電話應用創業公司HeadSpin CEO兼創始人Manish Lachwani因涉嫌欺詐投資者而被捕。對於把錢押上的人來說,有巨大的財富可以賺取和失去。 保守「秘方」的秘密 在矽谷,智慧財產權受到嚴密保護。 「可樂」配方即秘方,往往是賦予公司價值的東西,新技術公司對他們的想法被復制或竊取特別敏感。 保密對這些公司的成功很重要--但這種保密文化也可以被用作煙幕彈,特別是當員工和投資者不了解或不被允許接觸技術本身的時候。 這就是發生在Theranos的事情。包括記者、投資者、政治家在內的人都被告知這樣的科學是存在的。然而當問題被問及時,他們被告知該技術是如此秘密以至於不能被充分解釋、分析或測試。 Theranos的一位主要客戶Walgreens對該公司沒有提供關於該系統如何工作的信息而感到惱火。 許多矽谷公司曾被爆料都不會完全解釋他們的技術到底是如何工作的。他們宣稱擁有「專有 」系統,但還不能透露或接受同行審查。 這個系統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然而它從根本上跟「造假」文化相抵觸,並為Thernanos式的丑聞創造了完美的環境,那些不真實的說法沒有受到質疑。 借用CIA的劇本 一個如此強調保密的系統需要律師,並且是大量的律師。公司不希望他們的員工帶著想法跑路。保密協議(NDA)在初創企業中非常普遍--而且絕非僅限於科技領域。 但矽谷的保密文化使舉報人明顯感到困難。 在Theranos倒閉後,該公司前員工談到了要求撤回負面公開言論或完全保持沉默的巨大壓力。該公司聘請了積極的、昂貴的和非常積極的律師來保護Theranos的聲譽。 這在矽谷並不罕見,Foxglove的Cori Crider表示: 「我在國家安全領域工作了十多年,我經常覺得矽谷的人在這種事情上是照著中情局的劇本行事。他們已經設法嚇唬人們並讓他們認為他們沒有權利提出合法的問題。」 如果創始人和CEO不誠實,員工就需要感覺到可以發出警報。很多時候,他們沒有這樣做。 資金和野心的狂野西部 在炒作中,我們很容易忘記,許多投資者看了Theranos之後就放棄了--尤其是那些對醫療保健有了解的投資者。 在那些著名的投資者中,有一些沒有健康方面專業知識的人和團體,如媒體大亨魯伯特·默多克。 對於這些擁有資本的投資者來說,往往他們決定投入股份時會假設較小的早期階段出資者已經做了關於技術的功課。 O'Mara指出:「他們有點相信第三方的驗證。」 再一次,這是一個基於信任的系統--後來的投資者相信早期投資者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這里的問題是,由於有這麼多的錢到處亂晃,這不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最後,Theranos被抓住了。作為一家做真實生活診斷的健康技術公司,結果和監管機構最終會證明它是真的還是假的。 但隨著許多矽谷公司在監管不那麼嚴格的領域銷售所謂的新產品和尖端產品,審查則更加寬松。 今天,「假裝成功直到你真的成功」的文化仍舊存在,正如壓抑的保密文化和對員工積極使用NDA一樣。這種模式有它的優勢--有助於培育出極有價值、有時是創新的公司。 但這也意味著另一個Theranos丑聞的成分仍舊存在。來源:cnBeta

蘋果與Epic訴訟大戰的法官無法定義什麼是電子遊戲

蘋果與Epic之間的訴訟大戰讓很多內部情報和消息浮出水面,從中可以看到不少有意思的東西。如今美國法院已經針對此案發表判決,而法官在判決書中承認,法院無法對電子遊戲進行定義。在長達200頁的判決書中,法官表示他們仍然無法確定一款電子遊戲是由什麼構成的。 在判決書中,蘋果被裁定不存在壟斷行為,但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且法院勒令蘋果允許開發者在遊戲內購中使用第三方支付選項。法官發布了200頁判決書,從全方位闡述這起官司,並對她的判決進行解釋。而記者發現判決書中的一行討論了電子遊戲的定義。 「法庭首先從『電子遊戲』的定義開始。不幸的是,沒有人同意,也沒有任何一方能提出公認的行業定義的證據。」在本案初期,參與訴訟的各方無法就電子遊戲的定義達成一致這點就已經在社交媒體上流傳,並迅速變成了一個梗。如今此案已經判決,但是到最後大家還是沒能就此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 判定電子遊戲的構成確實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特別是從法律意義上。最近20年,媒體形式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遊戲開發與呈現方式也把各種規則變得越來越模糊。 來源:3DMGAME

其他公司、分析師和團體是如何看待Epic和蘋果訴訟裁決的

本周一,法官對 Epic Games 起訴蘋果的案件做出了裁決,除了要求蘋果公司對應用內支付任務進行某些讓步之外,整體上來看是蘋果勝訴了。在裁決公布之外,其他公司、分析師和團體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美國地區法院法官伊馮娜·岡薩雷斯·羅傑斯(Yvonne Gonzalez Rogers)周五裁定,蘋果不是壟斷者。然而,Gonzalez Rogers 法官不再允許蘋果公司阻止應用程式商店的開發者將用戶引向外部網站的替代付款方式的做法。 蘋果公司宣布這一決定是「巨大的勝利」,而 Epic Games 對這一裁決不滿意,據說計劃上訴。以下是其他公司、團體和分析人士的看法: 蘋果公司的總法律顧問 Katherine Adams 法院正確地駁回了 Epic 對蘋果運營的競爭環境的「人為」看法,並確定像 Epic Games 這樣的開發商已經從蘋果對 iOS生態系統的開發和培育中受益,包括其設備和基礎軟體。 應用商店業務的基礎是一個框架,包括應用審查、策劃和保護我們用戶的安全和隱私。法院已經裁定這個框架是合法的,蘋果終止Epic在App Store上的開發者地位是合理的。 Epic Games 執行長Tim Sweeney 今天的裁決對開發者和消費者來說都不是勝利。Epic...

《黑寡婦》「寡姐」迪士尼訴訟 曾索賠金額高達1億美元

據報導,在黑寡婦的上映計劃發生變化後,斯嘉麗·詹森的團隊試圖與迪士尼談判,索賠金額高達 1 億美元。根據《華爾街日報》的一份報導,「該計算是基於這位明星在假設的全球票房為 12 億美元的收入」。 ...

NASA局長:藍色起源「完全有權利」提起訴訟

9月8日消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局長比爾·納爾遜(Bill Nelson )日前在談到藍色起源就開發登月艙合同提起的訴訟時表示,「他們完全有權利」進行起訴。納爾遜表示,他本人對藍色起源在丟掉一份開發登月艙的NASA合同後,通過一切合法途徑尋求有利結果的舉動並不感到意外。 納爾遜說,「他們有上訴權,而且他們選擇了行使這一權利。根據法律,他們完全有權利這麼做,而且最終會有一個結果。然後我們將繼續前進。」 近5個月前,NASA選擇SpaceX為阿爾忒彌斯載人登月計劃設計和開發人類著陸系統(HLS)。合同敲定後,藍色起源和另一家競標方Dynamics都向美國政府問責局(GAO)提出抗議,但今年7月下旬GAO駁回了兩家的抗議。 Dynamics的行動到此為止。但藍色起源隨後繼續提起法律訴訟並發起一系列公關活動,稱SpaceX計劃打造的登月艙「非常復雜,風險很高」。今年8月份,藍色起源向美國聯邦法院正式起訴NASA,導致SpaceX開發登月艙的計劃再度擱置。 藍色起源的所作所為在太空界引發一片嘩然,但並沒有阻止其不斷發起相應行動。NASA局長在公開場合並未對藍色起源提起訴訟的舉措表示強烈反對。 納爾遜是在上周訪問NASA休斯頓詹森航天中心時這樣說的。納爾遜說,NASA最終選擇一家公司開發登月艙的決定合理,因為美國國會撥付的資金遠少於選擇不同公司開發多款登月艙所需的資金。 納爾遜說:「NASA的錢只夠為在月球上演示登月艙效果的第一次競爭做出選擇。」他補充說,「而且NASA只選擇了其中一家競爭者。但是我們想要讓所有能登上月球的登月艙開展競爭,也就是我們所謂的未來10年到15年的持續登陸。因此我們必須獲得額外資源,讓競爭繼續下去。」 到目前為止,NASA還沒能獲得這筆額外資金。雖然有三個潛在預算渠道可以做到這一點,但都不是很確定。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參議院商務委員會主席瑪麗亞·坎特韋爾(Maria Cantwell)在NASA授權法案中為開發第二種登月艙增加了100億美元。但這一法案似乎不會在美國眾議院獲得通過。 第二個選擇是通過2022年預算程序增加資金。美國參議院還沒有公布NASA明年的預算提案。在此前通過的2021年預算中,美國國會沒有為第二款登月艙提供資金。然而在2022年預算尚未確定的過程中,一切皆有可能。 最後,尼爾森建議4.5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法案能有100億美元用於開發第二款登月艙。然而,在一份概述潛在項目的法案草案中,美國眾議院並沒有為人類著陸系統提供額外資金。(辰辰)來源:cnBeta

T2對《GTA3、VC》Re項目背後團隊提起訴訟 起訴原因違反用戶協議

正如我們報導,Take Two已經刪除GTA3、罪惡都市和聖安地列斯等作許多熱門Mod。不僅如此,Take Two目前還試圖下架一個對GTA3及罪惡都市進行逆向工程的項目。 雖然在某些方面Take Two已經取得初步成效,但其GitHub下載頁面在被下架之後又被重新恢復,Take Two已對其背後團隊提起訴訟,其於9月2日向舊金山當地法院提交相關訴訟材料。 Take Two在訴訟中指出該團隊違反相關用戶協議,其中明確禁止玩家對遊戲進行逆向工程,但這份遊戲用戶協議似乎僅適用於購買並遊玩遊戲的玩家。 來源:3DMGAME

租金431萬扛不住!星聚點狀告房東「求打三折」 法院判決敗訴

新冠肺炎疫情給各行各業都帶來衝擊。防疫期間,位於台北市復興南路的星聚點KTV應指揮中心要求暫時停止營業,因此無法負擔每月431萬元的租金。所屬公司星聚點文創對房東噶瑪蘭興業公司提起調整租金訴訟,要求降租至129萬多元。現在判決終於出爐~ 星聚點委任律師團主張,復興館每月租金431萬餘元,自2007年承租12年以來已給付6億元給房東。去年1月新冠肺炎襲台,影響復興館業績,導致無力負擔租金。雖然曾發函請房東降租,但房東僅同意調減15%租金3個月,並要求疫情減緩後須回補調減租金。星聚點為維持公司營運並眾多員工生計,不得不提起本件訴訟。 ▼星聚點還提到,復興館的房東近年經營房產投資收獲豐碩,早在2011年便出售西門町大樓而獲利一倍,後再出售南京東路三段大樓而獲利6億元,至於本件房市值已有30億元,可見房東資金上並不困難,更應考量調降租金達成雙贏、甚至三贏,故請求去年4到9月每月減租至129萬多元。 台北簡易庭認為,影響事業營收短收的原因眾多,而且會伴隨事業的市場狀況及消費習慣等而有所改變,不能因短期間的短收,就認定「超過契約原有效果足以承受的風險範圍」。而且營收減少本來就是長租型承租人承租房屋經營商業所應承擔的各項風險之一,另星聚點要求減租的是去年4到9月租金,不能以今年疫情反溯要求減租,判星聚點敗訴,可上訴。 來源:網路資料來源:新聞館wwwallother

蘋果向開發者開出億元和解方案,App Store 或將迎來巨變

今早,蘋果發布了一條緊急且意義深遠的新聞。 蘋果就 2019 年的一件集體訴訟案,與原告達成一份協議,這份協議也已提交給了主法官,若正式簽署即可生效,App Store 的部分規則或將發生改變。 蘋果展現開放態度 在蘋果發布的新聞稿中,開篇便提到了 App Store 條款更新的原因:為解決一項由美國開發者提起的集體訴訟。 這其中列出的新條款,與此前蘋果極力捍衛自家支付工具在 App Store 中的獨家優勢時,所展現的強硬態度形成鮮明對比。 和解協議是原告開發者們與蘋果協商後的結果,過程中雙方或許都有妥協,但至少最終結果是喜人的。 具體舉措如下圖所示,我將這些協議項總結為以下 7 點: 1 年收入少於一百萬的開發者仍然享受 15% 傭金折扣,數額較大的開發者繼續支付 30% 的標准傭金; 2 搜索結果以下載量、星級評分、文本相關性以客觀特徵為評判標准; 3 開發者需通過郵件等方式與用戶溝通在 App 之外的支付方式信息,在用戶允許的情況下,開發者可以 App 之外進行收費行為; 4...

訴訟升級調查稱動視暴雪干擾調查 強迫談話粉碎文件

動視暴雪內部的惡劣事件我們已經熟知,近日DFEH(加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對暴雪的訴訟再次升級,DFEH在訴訟文件加入了新的修正,稱動視暴雪在性騷擾事件中多方面干擾調查,來看下詳細情況。 據DFEH調查,動視暴雪在事件發生初期,員工集體罷工,受到各方面的譴責,為了應對,甚至專門聘請律師來針對員工組成的罷工工會。DFEH 還指控動視暴雪干擾調查工作,據稱是通過強迫員工在聯系 DFEH 之前與動視暴雪談話,甚至將與調查相關的文件由公司的人力資源小組粉碎,DFEH 認為這違反了公司保留與調查相關的文件的義務。 截止到目前,動視暴雪仍然未能妥善的解決問題,在最近的以此財報會議上也極力迴避一切性騷擾相關的問題,這場訴訟無疑會持續下去,新的修正也會對暴雪造成很大影響,但是等到一切塵埃落定還需要在等待一段時間。 來源:遊俠網

美加州擴大了對動視暴雪的反歧視訴訟

據媒體Axios報導,美國加州擴大了針對動視暴雪的反歧視訴訟,其在代表其起訴的全職女性員工之外又增加了臨時工。另外,該州的公平就業與住房部(DFEH)也指控該遊戲開發商干涉其調查。雖然動視暴雪在過去的一個月里試圖表明,它正在解決訴訟中提出的問題,但DFEH正在加大壓力。 動視暴雪的一位代表尚未回復Axios的置評請求。 修改後的訴狀於周一提交,它重新定義了其所稱的被這家遊戲巨頭冤枉的「集團」。 Axios看到的一份副本特別提到,加州針對反騷擾、同工同酬和其他平等就業機會的保護措施「適用於雇員、臨時雇員或臨時工」。 在整個訴訟過程中,「雇員」一詞已被改為「工作者」,用以指代騷擾、薪酬方面的性別歧視和其他指控。 DFEH還指出,動視暴雪通過保密協議(NDA)阻礙了該公司的努力,並要求員工在聯系DFEH之前先跟該公司溝通以及它跟WilmerHale的合作。這家遊戲開發商表示,WilmerHale將調查不當行為問題。 該訴訟稱,這「直接干擾」了DFEH「代表雇員和臨時員工調查、起訴和糾正工作場所歧視和騷擾行為」的能力。訴訟還稱,「跟調查和投訴相關的文件被人力資源人員銷毀」,著違反了該遊戲公司在調查期間保留這些文件的法律義務。 此前有報導稱,動視暴雪的合同工面臨有毒環境。 跟Axios分享的故事來自ABK工作者聯盟,特別是來自質量保證和客戶服務部門,他們描繪了一幅殘酷的加班跟低工資同時存在的畫面。 一名工作者說道:「作為一名合同工,我要在合同到期之前表現出色、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並盡快晉升,這讓我感到有很大的壓力。這樣你就會被迫三個月沒有收入或另找一份工作。我為自己的工作感到驕傲,但感覺永遠都不夠。」 「我們承受著壓力,」另一名工作者說道,「我們遭受身體疾病的折磨。我們普遍超負荷工作,但薪水卻很低。」來源:cnBeta

不忍了 Bungie對三家《命運2》外掛製作公司發起訴訟

Bungie目前正在針對多家涉嫌製作和銷售《命運2》外掛的公司發起法律訴訟。 作為一款有多人競技元素的遊戲作品,《命運2》也深受外掛和作弊玩家的困擾。在與外掛斗爭的過程中,Bungie多次拿起了法律武器。 根據最近的報導顯示,Bungie已經針對三家公司——Elite Boss Tech、Lavicheats.com和VeteranCheats.com發起侵權訴訟,理由是他們涉嫌開發、銷售和分發《命運2》外掛。 這三起訴訟的每一起都有幾個「無名氏」被告出現,目標是為了通過訴訟來揭發網絡昵稱背後的具體人物。 在Elite Boss Tech被起訴的案件中,Bungie稱他們每年花費多達125萬美元來進行反作弊工作,但這種反作弊措施相對被動,無法真正解決困擾《命運2》的外掛問題。在玩家購買並使用外掛之後,Bungie認為這種通過外掛製造的不平等在網路遊戲中嚴重服飾了遵規守約的玩家群體,讓廠商和《命運2》遊戲遭受了重大損失。 「誠信遊戲的玩家在面對外掛玩家的時候只能體會到挫敗和憤怒的情緒,並意識到作弊行為的猖獗,還感到自己遭到忽視,這樣會導致用戶放棄遊戲,去選擇一些外掛並不泛濫的遊戲。因此,Bungie只能被迫花費巨大的時間和成本去對抗由被告開發和銷售的這類軟體。」 「Bungie開發並注冊了外掛檢測工具,花費了巨大成本。被告試圖開發軟體來繞過這類反作弊措施。誠信玩家由於遊戲體驗樂趣的缺失而離開遊戲,玩家不想要在自己不靠外掛就贏不了和PVE被外掛攪局的遊戲中進行體驗,這也導致了Bungie收入的減少。」 訴訟還針對了多處侵權行為,包括多位被告使用《命運2》圖片來推廣其外掛軟體,而且製作外掛時還要對《命運2》受版權保護的代碼進行未經許可的使用和修改。 《命運2》等遊戲一直飽受外掛程序困擾,Bungie近期已經多次針對這一狀況發起訴訟。除了打官司之外,廠商本周還宣布即將啟用BattleEye反作弊工具來對抗外掛。該技術將於下周的季度更新中在遊戲里進行「軟發售」。 來源:遊俠網

Bungie對三家《命運2》外掛軟體製作公司發起訴訟

Bungie目前正在針對多家涉嫌製作和銷售《命運2》外掛的公司發起法律訴訟。 作為一款有多人競技元素的遊戲作品,《命運2》也深受外掛和作弊玩家的困擾。在與外掛斗爭的過程中,Bungie多次拿起了法律武器。 根據最近的報導顯示,Bungie已經針對三家公司——Elite Boss Tech、Lavicheats.com和VeteranCheats.com發起侵權訴訟,理由是他們涉嫌開發、銷售和分發《命運2》外掛。 這三起訴訟的每一起都有幾個「無名氏」被告出現,目標是為了通過訴訟來揭發網絡昵稱背後的具體人物。 在Elite Boss Tech被起訴的案件中,Bungie稱他們每年花費多達125萬美元來進行反作弊工作,但這種反作弊措施相對被動,無法真正解決困擾《命運2》的外掛問題。在玩家購買並使用外掛之後,Bungie認為這種通過外掛製造的不平等在網路遊戲中嚴重服飾了遵規守約的玩家群體,讓廠商和《命運2》遊戲遭受了重大損失。 「誠信遊戲的玩家在面對外掛玩家的時候只能體會到挫敗和憤怒的情緒,並意識到作弊行為的猖獗,還感到自己遭到忽視,這樣會導致用戶放棄遊戲,去選擇一些外掛並不泛濫的遊戲。因此,Bungie只能被迫花費巨大的時間和成本去對抗由被告開發和銷售的這類軟體。」 「Bungie開發並注冊了外掛檢測工具,花費了巨大成本。被告試圖開發軟體來繞過這類反作弊措施。誠信玩家由於遊戲體驗樂趣的缺失而離開遊戲,玩家不想要在自己不靠外掛就贏不了和PVE被外掛攪局的遊戲中進行體驗,這也導致了Bungie收入的減少。」 訴訟還針對了多處侵權行為,包括多位被告使用《命運2》圖片來推廣其外掛軟體,而且製作外掛時還要對《命運2》受版權保護的代碼進行未經許可的使用和修改。 《命運2》等遊戲一直飽受外掛程序困擾,Bungie近期已經多次針對這一狀況發起訴訟。除了打官司之外,廠商本周還宣布即將啟用BattleEye反作弊工具來對抗外掛。該技術將於下周的季度更新中在遊戲里進行「軟發售」。 來源:3DMGAME

藍色起源提起訴訟後 SpaceX的月球登陸器合同再次被擱置

據媒體The Verge報導,根據一份法庭文件,在傑夫·貝索斯旗下藍色起源提起訴訟後,SpaceX為美國宇航局(NASA)建造月球登陸器的30億美元合同於周四第二次被擱置。NASA自願同意在藍色起源上周提起訴訟的美國聯邦索賠法院裁決此案時,暫時中止合同至11月1日。 ...

科技巨頭疫情期間面臨專利訴訟激增 谷歌成最大目標

8月18日消息,隨著美國立法者和監管機構越來越多地審查大型科技公司的反競爭行為,這些科技巨頭面臨的專利訴訟正在增多,而且潛在的賠償高達數億美元。最近,蘋果和Google都輸掉了專利訴訟。上周五,一個陪審團裁定,在蘋果與專利公司Optis Wireless Technology的第二次專利審判中,應向後者支付3億美元專利侵權賠償。 ...

投資者對動視暴雪提起集體訴訟 因其隱瞞長期存在的問題

動視暴雪公司近期身陷歧視及職場性騷擾的訴訟丑聞,社會輿論開始大力指責動視暴雪官方,近日資方為動視暴雪公司身上再添一刀,投資者們在美國加州中部地區法院對動視暴雪公司提起集體訴訟,控訴其故意隱瞞自身長期存在的歧視以及性騷擾問題。 動視暴雪公司股價自6月21日以來一直處於緩慢下跌趨勢,當時便有消息稱該公司因畸形職場文化被加州公平就業及住房部起訴,隨著該公司第二季度財報的公布,這幾天也成為投資者們起訴該公司的最佳時機。 本次起訴涵蓋了從2016年8月4日至2021年7月27日期間任何購買過動視暴雪股票的投資者,原告認為被告發布重大虛假和誤導信息的行為已違反美國聯邦證券法並要求被告對原告進行賠償,本次訴訟不僅將動視暴雪公司實體納入被告范圍,還將執行長Bobby Kotick、財務長Dennis Durkin和前財務長Spencer Neumann也列為被告,訴訟稱這三名高管在傳播虛假信息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來源:cnBeta

動視暴雪針對騷擾訴訟發布聲明 人們將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在動視暴雪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動視暴雪執行長Bobby Kotick就先前加州政府起訴「暴雪存在性騷擾文化和性歧視」的話題,發表了聲明。 Bobby Kotick表示:「首先,我想向大家明確表示,在我們公司任何形式的歧視、騷擾或不平等的待遇都不會被容忍。」「我們非常感謝在過去和最近幾天勇敢站出來的現任和前任員工,我想重申對你們的承諾,無論在哪裡工作,我們的工作環境都不允許出現歧視、騷擾或不平等的待遇,我們要成為在行業內樹立榜樣的公司。」 他強調,公司將調查每一項索賠和投訴,並將採取「果斷行動」。 「人們將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說道,「這一承諾意味著,我們不僅會在適當的時候解僱員工,而且還會解僱任何一位妨礙我們評估索賠和程序完整性的經理或領導。」 Kotick還指出,公司致力於招聘多元化員工,將投入更多資源來強調這一方面,並將採取措施確保動視暴雪員工在「同等或基本類似的工作中」獲得「稱職且公平的報酬」。 當被問到公司的士氣和訴訟案可能會影響遊戲生產要求、收入等問題時,動視暴雪營運長Daniel Alegre在電話會議的問答部分呼應了Kotick對多元化的承諾,他告訴投資方:「我們的員工確實是我們最大的資產,作為領導團隊,我們仍將專注於為我們的團隊提供多樣化和安全的環境,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採取了一些行動。」 在財報電話會議的新聞稿中,有一節標題為「致力於安全的工作環境」,並表示公司正在「迅速採取行動,確保為所有員工提供一個快捷、友好的工作環境」。 動視暴雪正在付錢給WilmerHale律師事務所,要求其審查其政策和程序,來確保動視暴雪能有一個尊重且包容的工作環境。 但是這個決定似乎並沒有得到員工們的認可,在此前我們的報導中介紹道,動視暴雪員工們宣布已經結成聯盟——ABK員工聯盟,該聯盟將為所有動視暴雪的員工們負責,並捍衛他們獲得安全和公平工作場所的權利。 ABK聯盟方面明確拒絕了前文中提及的律師團隊的幫助,並聲稱該團隊擁有一系列令人無法與之合作的「黑歷史」。 IGN表示動視暴雪的高層目前已經收到了這封信件,並正在審查討論中。我們也將繼續關注後續情況進展。 來源:遊民星空

動視暴雪針對騷擾訴訟發布聲明:人們將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在動視暴雪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動視暴雪執行長 Bobby Kotick 就先前加州政府起訴「暴雪存在性騷擾文化和性歧視」的話題,發表了聲明。 Bobby Kotick 表示:「首先,我想向大家明確表示,在我們公司任何形式的歧視、騷擾或不平等的待遇都不會被容忍。」 「我們非常感謝在過去和最近幾天勇敢站出來的現任和前任員工,我想重申對你們的承諾,無論在哪裡工作,我們的工作環境都不允許出現歧視、騷擾或不平等的待遇,我們要成為在行業內樹立榜樣的公司。」 他強調,公司將調查每一項索賠和投訴,並將採取「果斷行動」。 「人們將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說道,「這一承諾意味著,我們不僅會在適當的時候解僱員工,而且還會解僱任何一位妨礙我們評估索賠和程序完整性的經理或領導。」 Kotick 還指出,公司致力於招聘多元化員工,將投入更多資源來強調這一方面,並將採取措施確保動視暴雪員工在「同等或基本類似的工作中」獲得「稱職且公平的報酬」。 當被問到公司的士氣和訴訟案可能會影響遊戲生產要求、收入等問題時,動視暴雪營運長 Daniel Alegre 在電話會議的問答部分呼應了 Kotick 對多元化的承諾,他告訴投資方:「我們的員工確實是我們最大的資產,作為領導團隊,我們仍將專注於為我們的團隊提供多樣化和安全的環境,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採取了一些行動。」 在財報電話會議的新聞稿中,有一節標題為「致力於安全的工作環境」,並表示公司正在「迅速採取行動,確保為所有員工提供一個快捷、友好的工作環境」。 動視暴雪正在付錢給 WilmerHale 律師事務所,要求其審查其政策和程序,來確保動視暴雪能有一個尊重且包容的工作環境。 但是這個決定似乎並沒有得到員工們的認可,在此前我們的報導中介紹道,動視暴雪員工們宣布已經結成聯盟——ABK 員工聯盟,該聯盟將為所有動視暴雪的員工們負責,並捍衛他們獲得安全和公平工作場所的權利。 ABK 聯盟方面明確拒絕了前文中提及的律師團隊的幫助,並聲稱該團隊擁有一系列令人無法與之合作的「黑歷史」。 IGN 表示動視暴雪的高層目前已經收到了這封信件,並正在審查討論中。我們也將繼續關注後續情況進展。來源:cnBeta

動視暴雪訴訟:這里有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據媒體報導,美國動視暴雪公司遭遇了一場爆炸性訴訟。這家遊戲巨頭被加利福尼亞州起訴,後者指控其在工作場所歧視女性員工。由美國公平就業和住房部(DFEH)提起的這起訴訟稱,該公司存在「兄弟會」職場文化,另外它還指控了幾起令人震驚的歧視和騷擾事件。 這起訴訟沒花多長時間就掀起了軒然大波。許多員工公開表示支持,超2000名員工簽署了一封公開信,他們在信件中要求公司採取行動,另外還在上周三舉行了罷工抗議。在起初否認了DFEH的許多指控之後,動視暴雪之後表示將展開全面調查並將對其遊戲進行修改以反映多樣性和包容性的價值觀。 動視暴雪是世界上最大的遊戲公司之一。該公司旗下擁有《使命召喚》、《魔獸世界》、《暗黑破壞神》、《古惑狼(Crash Bandicoot)》等熱門遊戲,去年的利潤達到22億美元。以下是由媒體CNET整理的有關這起訴訟的信息: 動視暴雪被指控的罪名是什麼? DFEH的訴訟指控動視暴雪在工作場所存在歧視。報告稱,女性得到的報酬不公平--做同樣的工作,她們得到的報酬比男性少,受到的審查比男性更多--而且還遭受了相當多的騷擾。該機構稱動視暴雪是「騷擾和歧視的滋生地」,女性經常受到男性(通常是位高權重的)的性侵犯,而這些男性基本上不會受到懲罰。 DFEH指控動視的一個例子是一種被稱為「爬格子」的辦公室儀式,在這種儀式中,男性會喝大量的酒精、在辦公室隔間里爬行並做出包括撫摸在內的「不當行為」。該訴訟描述了一些事件,其中包括一名女員工在出差期間自殺身亡,原因是她跟上司的關系不佳。 「現在婦女和女孩幾乎占美國遊戲玩家的一半,但遊戲產業仍在繼續迎合男性,」訴訟中寫道,「不幸的是,動視暴雪兩位數的增長率、10位數的年營收及最近的多元化營銷活動幾乎沒有改變。」 然後員工們做出了反應? 動視暴雪在DFEH提起訴訟後發表了一份冗長的聲明,稱該部門提交了一份倉促、不准確的報告,「對動視暴雪過去的描述歪曲了,在很多情況下都是虛假的。」在彭博社記者Jason Schreier公布的一封發給員工的電子郵件中,這家公司負責企業事務的副總裁Frances Townsend表示,該網站呈現了對其公司的扭曲和不真實的形象--包括不實的、陳舊的、斷章取義的報導。 這些聲明顯然沒能讓現任和前任員工滿意。其中超過2000人簽署了一封致動視暴雪領導層的公開信,批評該公司的回應。(動視暴雪目前約有1萬名員工。) 據彭博社報導,公開信中寫道:「明確地說,我們作為員工的價值觀並沒有準確地反映在我們領導層的言行中。在看到這麼多現任和前任員工說出他們自己的騷擾和虐待經歷的同時,聲稱這是一個『真正毫無價值和不負責任的訴訟』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這封由員工簽名的信提出了三項要求:首先,該公司發布聲明,承認指控的嚴重性;第二,Townsend辭去ABK女性員工網絡執行發起人的職務;第三,動視暴雪的高管領導層跟員工合作以確保一個「暢所欲言和挺身而出」的安全工作區。 動視暴雪是如何回應的? 在動視暴雪的第一份聲明和Townsend的聲明被員工徹底反駁後,該公司似乎更認真地對待這起訴訟。上周二,該公司CEO Bobby Kotick發表了一封信,就這起訴訟和員工的擔憂發表了看法。 「坦率地說,我們對我們共同面臨的問題和你們的擔憂的最初反應是,完全不知,」信中寫道,「我們正在迅速採取行動成為一家富有同情心、充滿愛心的公司並確保一個安全的環境。我們公司的任何地方都不允許任何形式的歧視、騷擾或不平等待遇。」 Kotick宣布,公司將聘請WilmerHale對其政策和程序進行審查。 除了調查之外,Kotick還概述了幾項將立即生效的變化。該公司將調查有關歧視和騷擾的每一項指控並將舉辦傾聽會議、跟員工就如何改善職場文化進行合作。動視暴雪還將對整個公司的經理和領導進行評估並在適當的時候進行人事變動。最後,遊戲內容也會有所調整。 「我們從員工和玩家社區那裡聽說,我們的一些遊戲內容是不恰當的。我們正在刪除這些內容,」Kotick寫道。 罷工怎麼樣? 除了2000多名員工簽署的公開信,該公司的員工還在上周三上午舉行了罷工。為了尋求跟憤憤不平的員工更加團結,動視暴雪給員工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稱他們將在參加抗議活動的同時能獲得帶薪休假。 數百名員工接受了這一提議並在動視暴雪加州歐文總部外豎起了警戒線。員工們舉著標語,上面寫著「每個聲音都很重要」、「在遊戲中與壞人戰鬥,在現實生活中與壞人戰鬥」和「削弱男性特權」。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超350名員工接受了這份公司的提議。罷工的參與者承認了Kotick的信,但還提出了四個額外的要求,這些措施包括提高薪酬透明度、員工參與招聘和晉升政策等。 行業的反應怎麼樣? 8月30日,《GTA》和《荒野大鏢客:救贖》製作方Take-Two Interactive CEO Strauss Zelnick向投資者保證,他的公司不會容忍出現像動視暴雪那樣的工作環境。 「我們不會容忍任何形式的騷擾、歧視或不良行為。我們從來沒有,」他說道,「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我想肯定有。我們感覺我們在一個很好的地方嗎?我們很感激我們現在確實有這樣的感覺。」 Zelnick是最新一位參與訴訟的業內人士。 「我們有責任確保Bungie在任何層面上都不容忍這種行為,」動視暴雪旗下的開發商Bungie在Twitter上發文寫道,「我們永遠不會原諒或掩蓋這種行為。雖然本周的新聞報導很難讀懂,但我們希望它們能帶來正義、意識和問責。」 2016年離開動視暴雪、暴雪《暗黑破壞神》聯合創始人Chris Metzen表示:「我們失敗了,我很抱歉……對於暴雪的所有員工--無論是我認識的還是從未謀面的--我向你們致以最深切的歉意,我為自己在這種助長騷擾、不平等和冷漠的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而道歉。」來源:cnBeta

Bungie、育碧發起聯合訴訟 要求作弊網站關站並賠償

據Kotaku報導,Bungie和育碧今日向Ring-1網站及其經營團隊提起訴訟,該訴訟聲稱Ring-1針對《彩虹六號:圍攻》、《命運2》等多款遊戲推出並銷售作弊器。Bungie和育碧要求對方賠償數十萬美元並將該網站關閉。 該訴訟起先於今年7月23日在加州法院提起,Bungie和育碧在訴訟中指出:「(Ring-1)對原告和他們的商業利益造成了巨大且無法彌補的傷害,」他們同時指出,「這些非法的作弊者們也削弱了獲得合法獲得遊戲內獎勵的難度。」此外,該訴訟還表示:Ring-1還未經授權使用了各種受到保護的圖片以及商標。 這已經並不是Bungie和育碧第一次起訴作弊軟體開發團隊。去年10月,Bungie就曾關閉一家作弊網站;今年1月,Bungie和拳頭還曾進行聯合訴訟,這家被聯合起訴的公司曾就《瓦羅蘭特》和《命運2》等遊戲製作作弊軟體。 來源:遊民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