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COVID

Tag: COVID

CDC:輝瑞COVID-19疫苗預防12至18歲青少年住院的有效性為93%

據媒體CNBC報導,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在周二發布的一項小型研究中說,輝瑞公司的COVID-19疫苗在預防12至18歲的青少年住院治療的有效性達到93%。 CDC從6月到9月對分布在美國19家兒科醫院的464名12至18歲的COVID-19患者進行了跟蹤調查,當時Delta 變體正在全美范圍內傳播。雖然他們中大約有72%的人至少有一種潛在的疾病,增加了他們出現嚴重症狀的可能性,但研究人員發現,那些最終進入醫院的人中有97%沒有接種疫苗。 「這些數據表明,提高這一群體的疫苗接種率可以減少美國嚴重的COVID-19的發病率,」CDC研究人員在他們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周報》中寫道。 在這些COVID-19患者中,有6人接種疫苗,173人未接種疫苗。根據該研究,約43%的人需要重症監護,16%的重症兒童接受生命支持,其中有兩人死亡。 CDC的發現與在以色列進行的一項研究結果相似,該研究發現輝瑞公司的COVID-19疫苗在預防12至15歲病人住院方面的有效性幾乎達到92%。但CDC寫道,以色列的研究沒有足夠的案例來正確衡量疫苗對COVID-19住院的全部有效性。 CDC表示,該研究的參與者中約有61%來自美國南方,因為該地區在6月至9月期間經歷了COVID-19傳播水平的提高。研究人員說,南方患者的高度集中也可能影響了研究結果。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於8月23日批准了輝瑞公司的COVID-19疫苗,適用於16歲以上的人,此外擴大其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到12至15歲人群,等待進一步審查。據CDC報告,截至周二,美國有超過1.04億人已經完全接種了輝瑞公司的疫苗,而超過900萬人已經接種了輝瑞公司疫苗的加強針。 CDC上個月授權輝瑞公司為特定的高危人群提供加強針,包括任何65歲及以上的人、所有患有嚴重疾病的高危人群以及那些因工作而面臨接觸COVID-19的人。美國衛生部門領導沒有批准為12至18歲的人提供加強針,理由是他們很有可能在感染COVID-19後存活下來,並擔心兩種疫苗引起的罕見心臟炎症--心肌炎和心包炎的風險。 研究人員指出,這項研究因其樣本量小而受到限制,這使他們無法正確衡量疫苗對有潛在疾病的患者的有效性。他們補充說,他們也無法確定疫苗對不同的COVID-19變體的有效性,並說一些參與者可能虛報了他們自我報告的疫苗接種情況。 輝瑞公司目前正在等待FDA授權其為5至11歲兒童接種疫苗。該公司在9月發布的數據表明,其兩劑量疫苗方案在較年輕的兒童年齡組中產生了「強大 」的免疫反應,FDA可能在本月晚些時候批准該疫苗。來源:cnBeta

臨床試驗發現干擾素對因COVID-19住院的成年患者沒有幫助

一項臨床試驗發現,在住院的COVID-19的成年患者中,用免疫調節劑干擾素β-1a加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治療的效果並不優於單獨用瑞德西韋治療。此外,在需要高流量吸氧的患者亞組中,研究人員發現干擾素β-1a與更多的不良事件和更差的結果有關。這些發現於10月18日發表在《柳葉刀呼吸醫學》雜志上。 這項研究被稱為適應性COVID-19治療試驗3(ACTT-3),從2020年8月5日至2020年12月21日進行。它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下屬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贊助和資助。 干擾素β-1a與一種叫做干擾素β的自然發生的蛋白質具有相同的胺基酸序列,它屬於一類叫做1型干擾素的蛋白質。被感染的細胞通常會產生1型干擾素以幫助免疫系統對抗病原體,特別是病毒。β干擾素具有抗病毒和抗炎的特性。 實驗室研究表明,感染SARS-CoV-2(引起COVID-19的病毒)後,正常的1型干擾素反應被抑制。此外,以前對COVID-19住院患者的研究表明,許多患者對SARS-CoV-2感染的反應中干擾素的產生減少,這與更嚴重的疾病有關。其他實驗室研究和臨床數據支持這樣的假設:用干擾素β-1a治療可能會改善COVID-19患者的健康結果。 然而,ACTT-3研究者最終發現,在患有COVID-19的住院成年患者中,使用干擾素β-1a加瑞德西韋與單獨使用瑞德西韋相比,沒有臨床益處。主要結果,恢復時間,對於接受干擾素β-1a加瑞德西韋的參與者和單獨接受瑞德西韋治療的參與者來說是一樣的,中位數為5天。兩個治療組的參與者在第15天獲得臨床改善的可能性也相似。 在這項研究中,瑞德西韋被用作主動對照,因為ACTT試驗的第一次疊代發現,這種抗病毒藥物在縮短COVID-19住院成年患者的康復時間方面優於安慰劑。 ACTT-3研究小組在美國、日本、墨西哥、新加坡和韓國的63個地點招募了969名成年人。60%的患者是白人,17%是黑人,9%是亞洲人,1%是美國印第安人或阿拉斯加原住民,32%是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參與者以1比1的比例被隨機分配到接受干擾素β-1a加瑞德西韋或安慰劑加瑞德西韋治療。在試驗結束前,參與者和研究團隊都不知道誰在接受哪種治療方案。 2020年9月4日,該研究被修改,停止招募需要高流量吸氧的嚴重COVID-19參與者,並排除需要無創或有創機械通氣的人。這些修改是在該研究的數據和安全監測委員會(DSMB)注意到,與未接受干擾素β-1a的參與者相比,在入組時需要高流量吸氧的參與者中,嚴重不良事件的發生率更高,尤其是呼吸狀態的惡化。ACTT-3研究者推測,干擾素可能增加了炎症反應,導致這些參與者的呼吸系統疾病更加嚴重。然而,研究人員指出,這種更壞的結果可能是受到干擾素組和對照組之間基線不平衡的影響。來源:cnBeta

研究顯示混合搭配的COVID-19疫苗具有高效力

據媒體報導,接種了牛津-阿斯利康COVID-19疫苗第一劑並在第二劑中接受mRNA疫苗的人跟接種牛津-阿斯利康兩劑疫苗的人相比,感染風險更低。這在瑞典於默奧大學的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全國性研究中得到了證明。 「跟不接種疫苗相比,接種過任何一種已批準的疫苗都更好,並且兩劑疫苗比一劑疫苗更好,」於默奧大學老年醫學教授Peter Nordström說道,「然而,我們的研究顯示,在接受過第一劑基於載體的疫苗後接受mRNA疫苗的人,跟接受過兩劑基於載體的疫苗的人相比,風險降低得更多。」 由於牛津-阿斯利康公司針對COVID-19的基於載體的疫苗對65歲以下的人停止使用,所有已經接受過該疫苗第一劑的人被推薦使用mRNA疫苗作為他們的第二劑。 在第二劑後2.5個月的平均隨訪期間,研究顯示,跟未接種疫苗的人相比,牛津-阿斯利康+輝瑞-生物技術公司的組合感染風險降低了67%,而牛津/阿斯利康+Moderna的風險降低了79%。對於接受過兩劑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人,風險則下降比例更低一些,只有50%。 這些風險估計是在考慮了關於接種日期、參與者的年齡、社會經濟地位和其他COVID-19風險因素的差異後觀察到的。重要的是,對有效性的估計適用於德爾塔變體的感染,該變體在隨訪期間的確診病例中占主導地位。 所有疫苗計劃的不良血栓栓塞事件的發生率都非常低。由於嚴重到導致住院的COVID-19病例數量太少,所以研究人員無法計算出針對這一結果的有效性。 以前的研究表明,混合和匹配的疫苗計劃會產生強大的免疫反應。然而目前還不清楚這些計劃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減少臨床感染的風險。這是由於默奧大學研究人員進行的新研究旨在填補的知識空白。該研究基於瑞典公共衛生局、國家衛生和福利委員會以及瑞典統計局的全國性登記數據。在主要分析中,約有70萬個人被納入其中。 「這項研究的結果可能會對不同國家的疫苗接種策略產生影響,」於默奧大學老年醫學專業的博士生、該研究的論文共同作者Marcel Ballin說道,「世界衛生組織表示,盡管以前的研究在混合和匹配疫苗的免疫反應方面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結果,但仍需要進行更大規模的研究以調查其安全性和對臨床結果的有效性。在這里,我們現在有一個這樣的研究。」來源:cnBeta

世衛組織估計:非洲或有超過5000萬未被報告的COVID-19病例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一項引人注目的新分析得出結論,非洲有七分之六的COVID-19病例沒有被發現。該評估表明,非洲大陸的實際病例數可能高達6000萬,並提出了一項提高檢測能力的新計劃。 ...
英國發現新冠病毒變異,對疫苗保護能力和開發有何影響?

研究:阿爾茨海默症和COVID-19共享一個遺傳風險因素

據媒體報導,研究人員估計,OAS1基因的一個遺傳變體在整個人口中增加了約3-6%的阿爾茨海默症風險,而同一基因上的相關變體則增加了嚴重的COVID-19結果的可能性。日前發表在《Brain》上的這些發現可能為藥物開發或跟蹤兩種疾病的進展打開了新的目標,另外它還表明所開發的治療方法可用於兩種疾病。 這些發現對其他相關的感染性疾病和痴呆症也有潛在的好處。 研究論文的首席作者Dervis Salih博士指出:「雖然阿爾茨海默症的主要特徵是澱粉樣蛋白和纏結物在大腦中的有害堆積,但大腦中也存在廣泛的炎症,這突出了免疫系統在阿爾茨海默症中的重要性。我們已經發現,一些相同的免疫系統變化可以同時發生在阿爾茨海默病和COVID-19中。在嚴重的COVID-19感染患者中,大腦中也可能出現炎症性變化。在這里,我們已經確定了一個可以促成夸張的免疫反應的基因以增加阿爾茨海默病和COVID-19的風險。」 對於這項研究,研究小組試圖在他們以前的工作基礎上從人類基因組的大型數據集中找到證據,這表明OAS1基因跟阿爾茨海默病之間存在聯系。 OAS1基因在小膠質細胞中表達,這是一種免疫細胞,占大腦中所有細胞的10%左右。為了進一步調查該基因跟阿爾茨海默症的聯系,他們對2547人的基因數據進行了測序,其中一半人患有阿爾茨海默症。他們發現,擁有OAS1基因的一個特殊變異,即rs1131454的人更有可能患阿爾茨海默症,這使得攜帶者患阿爾茨海默症的基線風險估計增加11-22%。所發現的新變體很常見,因為據信有一半以上的歐洲人攜帶它且它對阿爾茨海默症風險的影響比幾個已知的風險基因更大。 他們的發現將OAS1(一種抗病毒基因)添加到了現在已知的影響一個人患阿爾茨海默症風險的幾十個基因的名單中。 研究人員調查了OAS1基因的四個變體,所有這些變體都抑制了它的表達(活性)。他們發現,增加阿爾茨海默症風險的變體跟最近發現的OAS1變體有關聯,OAS1變體使VODI-19需要強化護理的基線風險增加了20%之多。 作為同一研究的一部分,在模仿COVID-19影響的免疫細胞中,研究人員發現,該基因控制著身體免疫細胞釋放促炎症蛋白的程度。他們發現,該基因表達較弱的小膠質細胞對組織損傷有夸張的反應並釋放出他們所謂的「細胞因子風暴」從而導致身體自我攻擊的自身免疫狀態。 OAS1的活動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化,因此對基因網絡的進一步研究可能有助於了解老年人更容易患阿爾茨海默氏症、COVID-19和其他相關疾病的原因。 博士生Naciye Magusali(UCL英國老年痴呆研究所)表示:「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一些人可能對阿爾茨海默症和嚴重COVID-19都有更大的易感性,不管他們的年齡如何,因為我們的一些免疫細胞似乎在這兩種疾病中參與了一個共同的分子機制。」 在COVID-19大流行病爆發後,來自UCL英國痴呆症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將注意力轉移到調查該病毒的長期神經系統後果。通過利用在血液和中樞神經系統周圍液體中發現的生物標志物,他們追蹤了神經炎症和神經元的損傷。 Salih博士表示:「如果我們能開發出一種簡單的方法,在有人對COVID-19檢測呈陽性時對這些基因變體進行檢測,那麼就有可能確定哪些人需要重症監護的風險更大,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達到這個目標。同樣,我們希望我們的研究能為開發一種血液測試提供依據以便在某人出現記憶問題之前確定他們是否有患阿爾茨海默症的風險。我們還在繼續研究一旦這種免疫網絡被激活以應對像COVID-19這樣的感染會發生什麼,看看它是否會導致任何持久的影響或脆弱性,或了解大腦對COVID-19的免疫反應,涉及到OAS1基因,這可能有助於解釋COVID-19的一些神經系統影響。」來源:cnBeta

科學家詳解:當COVID-19疫苗進入人體後究竟會發生什麼?

據媒體CNET報導,由SARS-CoV-2病毒引起的COVID-19大流行,改變了世界各地人們的生活方式。截至2021年10月14日,僅在美國就有超過71.6萬人死亡。衛生專家們認為,COVID-19疫苗是幫助結束該大流行病的一個重要途徑。 但是許多人不願意接種疫苗。此外,有很多關於COVID-19疫苗如何工作的信息,但其中一些信息可能很難理解。作為一名兒科醫生、傳染病醫生和研究細菌和病毒等病菌的科學家, 匹茲堡大學的Glenn J Rapsinski對大流行病和COVID-19疫苗的開發給予了密切關注。 關於疫苗最重要的一點是,它們「教」你的身體如何准備好對抗感染,而你的身體卻不需要處理感染本身。通過這種方式,疫苗幫助你的身體做好准備,應對那些可能使你病入膏肓的病菌的入侵。 在美國上市的所有三種COVID-19疫苗都集中在被稱為SARS-CoV-2病毒或冠狀病毒的刺突糖蛋白上。在真正的冠狀病毒上,刺突糖蛋白允許COVID-19病毒進入細胞,以便病毒能夠製造更多的自身副本。它通過粘附在人體細胞--特別是肺細胞--上的某些種類的蛋白質(稱為受體)上來實現這一目的。通過這種方式,病毒可以闖入健康細胞並感染它們。 輝瑞-BioNTech、Moderna公司和強生公司的疫苗都以類似的方式工作,向人體細胞提供製造刺突糖蛋白的「指令」。輝瑞公司和Moderna公司的疫苗在一種叫做mRNA的分子上攜帶這些「指令」。這種單鏈分子看起來就像一塊長長的磁帶,其中一面是製造蛋白質的「指令編碼」。 另一方面,強生公司的疫苗則通過DNA分子將指令傳遞給細胞。它使用一種稱為腺病毒的病毒,這種病毒不能復制自己,將刺突糖蛋白的DNA帶入人類細胞。這種DNA被復製成mRNA,然後將指令翻譯成蛋白質--在這種情況下,就是冠狀病毒的刺突糖蛋白。 因此,三種疫苗之間的主要區別是,輝瑞和Moderna疫苗通過mRNA給你的身體提供刺突糖蛋白的指令,而強生公司的疫苗則通過DNA來指導它。之後,這三種疫苗的工作方式都是一樣的。 疫苗進入你的身體後會發生什麼? 一旦接種了COVID-19疫苗,mRNA或DNA就會被組織細胞和生活在肌肉、皮膚和器官中的特殊免疫細胞吞噬,這些細胞稱為樹突狀細胞。樹突狀細胞像哨兵一樣監視著身體的各個部位,尋找入侵病菌的跡象--如冠狀病毒。 一旦DNA或mRNA進入樹突狀細胞或組織細胞內,細胞就會利用這些指令來創造刺突糖蛋白。這個過程通常需要不到12小時。在刺突糖蛋白製成並准備向免疫系統"展示"後,mRNA或DNA被細胞分解並消除。 重要的是要知道,即使你的細胞已經製造了自己的刺突糖蛋白,它們也沒有足夠的信息來製造完整的病毒副本。但刺突糖蛋白可以觸發身體的免疫系統加強防禦,以便在冠狀病毒入侵時做好准備。 當組織細胞和樹突狀細胞識別出刺突糖蛋白是不速之客時,細胞會將刺突糖蛋白的部分放在它們的外表上,讓其他細胞看到。樹突狀細胞也同時釋放"危險"信號,讓其他細胞知道刺突糖蛋白構成威脅。危險信號就像閃爍的黃色霓虹燈,指向顯示的刺突糖蛋白,說:"這不屬於這里!"這些警告信號然後啟動你身體的免疫反應。 一旦免疫系統被啟動,會發生什麼? 由於這一過程,身體現在處於高度警戒狀態,並准備學習對抗「入侵者」--在這種情況下,就是接種COVID-19疫苗後產生的刺突糖蛋白。體內的免疫細胞,稱為B細胞和T細胞,識別外部「入侵者」的警告信號。數以千計的這些細胞趕到該區域,了解這個新的威脅,以便它們能夠幫助提供保護。 B細胞是建立"陷阱"的專家,被稱為抗體,它將擊倒任何入侵的刺突糖蛋白。不同的B細胞會製造很多專門的抗體,識別病毒或細菌的不同部分。而且B細胞會像一個工廠一樣,即使在感知到的威脅消失後也會繼續製造抗體,以便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保護身體。 一種類型的T細胞,稱為輔助性T細胞,在出現危險信號時協助B細胞製造抗體。另一種T細胞的作用是檢查體內其他細胞是否被病毒感染。如果這種類型的T細胞發現了受感染的細胞,它就會清除受感染的細胞,這樣它就不能產生更多的拷貝並將感染傳給其他細胞。 為什麼接種疫苗後手臂酸痛? 由於所有這些重要的過程都在你的身體內發生,你可能會看到一些物理跡象,表明在皮膚下有一場斗爭正在進行。如果你接種完疫苗後手臂酸痛,這是因為樹突狀細胞、T細胞和B細胞等免疫細胞正爭先恐後地到手臂上檢查威脅。 你還可能出現發燒或其他生病的跡象。所有這些都意味著你的身體正在做它應該做的事情。這是一個安全和自然的過程,當身體正在學習如何對抗刺突糖蛋白時就會發生。這樣,如果你真的接觸到真正的冠狀病毒,你的身體已經學會如何保護你免受其害。來源:cnBeta

FDA咨詢小組建議美18歲及以上人群接種強生COVID-19疫苗加強針

據媒體CNET報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一個咨詢小組周五一致建議,接種強生公司單劑量新冠疫苗的人至少在兩個月後進行加強針接種。 ...

COVID的「超級免疫力」:這場大流行的巨大謎團之一

大約一年前--在Delta和其他變體成為COVID-19主導毒株之前--美國洛克菲勒大學的病毒學家Theodora Hatziioannou和Paul Bieniasz著手製作一個關鍵SARS-CoV-2蛋白的版本,該蛋白有能力躲避我們身體製造的所有感染阻斷抗體。研究人員的目標是確定SARS-CoV-2用於感染細胞的蛋白--被這些中和抗體鎖定的部分,以便繪制我們身體對病毒攻擊的關鍵部分。 因此,研究人員混合和匹配了在實驗室實驗和流通病毒中發現的可能涉及的突變,並在不能引起COVID-19的無害"假型"病毒中測試了他們的Franken刺突蛋白。在今年9月發表在《自然》雜志上的一項研究中,他們報告說,含有20個變化的刺突蛋白變體對大多數被感染或接種過疫苗的人所產生的中和抗體具有完全的抵抗力--但並非對每個人都如此。 那些在接受疫苗接種前幾個月就已經從COVID-19中恢復過來的人體內含有能夠抵抗突變刺突蛋白的抗體,其對免疫攻擊的抵抗力遠遠超過任何已知的自然發生的變體。這些人的抗體甚至能阻止其他類型的冠狀病毒。Hatziioannou說:「它們很可能對未來 SARS-CoV-2 對它們產生的任何變體都有效。」 當全世界都在關注新的冠狀病毒變體時,這種"超級免疫力"的基礎已經成為該大流行病的一個巨大謎團。研究人員希望,通過繪制來自感染的免疫保護與來自疫苗接種的免疫保護之間的差異,他們可以為這種更高水平的保護制定一條更安全的道路。 埃默里大學的病毒學家Mehul Suthar說:"這對加強劑以及我們的免疫反應如何為出現的下一個變體做好准備都有影響。我們正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混合免疫力」 在各國開始推出疫苗後不久,研究人員開始注意到以前感染過COVID-19並康復的人的疫苗反應的獨特性質。研究超級免疫力團隊的成員、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免疫學家Rishi Goel說:「我們看到,這些抗體達到了天文數字的水平,超過了你從兩劑疫苗中獲得的抗體。」 對具有混合免疫力的人進行的初步研究發現,與從未遇到過SARS-CoV-22的疫苗接種者相比,他們的血清--血液中含有的抗體部分--能夠更好地中和逃避免疫的毒株,例如在南非發現的Beta變體,以及其他冠狀病毒。目前還不清楚這僅僅是由於高水平的中和抗體,還是由於其他特性。 最近的研究表明,混合免疫力至少有一部分是由於被稱為記憶B細胞的免疫「參與者」。感染或接種疫苗後產生的大部分抗體來自稱為質粒細胞的短壽命細胞,當這些細胞不可避免地死亡時,抗體水平會下降。一旦漿細胞消失,抗體的主要來源就變成了更罕見的記憶B細胞,這些細胞由感染或疫苗接種觸發。 洛克菲勒大學的免疫學家Michel Nussenzweig說,這些長壽細胞中的一些會產生比質粒細胞更高質量的抗體。這是因為它們在被稱為淋巴結的器官中進化,獲得突變,幫助它們隨著時間的推移更緊密地與刺突蛋白結合。當從COVID-19中恢復過來的人再次接觸到SARS-CoV-2的刺突蛋白時,這些細胞會繁殖並產生更多的這種高度有效的抗體。 強大的抗體 由感染引發的記憶B細胞和由疫苗接種引發的記憶B細胞之間的差異--以及它們產生的抗體--也可能是混合免疫的高度反應的基礎。Nussenzweig說,感染和疫苗接種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向免疫系統暴露刺突蛋白。 在一系列的研究中,Nussenzweig的團隊(包括Hatziioannou和Bieniasz等人)比較了感染者和疫苗接種者的抗體反應。兩者都會導致記憶B細胞的建立,這些細胞製造的抗體經過進化後變得更加有力,但研究人員認為這在感染後發生的程度更高。 研究小組在感染和接種疫苗後的不同時間點,從人們身上分離出了數百個記憶B細胞--每個都製造一種獨特的抗體。自然感染引發的抗體在感染後一年內繼續增加其效力和針對變種的廣度,而由疫苗接種引發的大多數抗體似乎在第二劑量後的幾周內停止變化。感染後進化的記憶B細胞也比接種疫苗的記憶B細胞更有可能產生抗體,阻斷諸如Beta和Delta等免疫破壞性變體。 一項單獨的研究發現,與mRNA疫苗接種相比,感染會導致一個抗體「池」,通過針對spike6的不同區域更均勻地識別變體。研究人員還發現,與從未接種過疫苗的人相比,具有混合免疫力的人產生的抗體水平持續較高,時間長達7個月。由麻薩諸塞州波士頓哈佛醫學院的免疫學家Duane Wesemann領導的團隊報告說,具有混合免疫力的人的抗體水平也更加穩定。 研究人員說,許多關於混合免疫力的研究沒有像那些從COVID中恢復過來的人那樣對疫苗接受者進行長時間的跟蹤,他們的B細胞有可能在更多的時間、更多的疫苗劑量或兩者的作用下產生抗體,從而獲得效力和廣度。一個穩定的記憶B細胞庫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來建立和成熟。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B細胞免疫學家Ali Ellebedy說:「被感染和接種疫苗的人得到了很好的反應,這並不奇怪。我們正在將三到四個月前開始比賽的人與現在開始比賽的人進行比較。」 Ellebedy的團隊收集了mRNA疫苗接種者的淋巴結樣本,發現有跡象表明,他們的一些由疫苗接種引發的記憶B細胞在第二次接種後的12周內獲得了突變,使他們能夠識別各種冠狀病毒,包括一些導致普通感冒的病毒7。 Goel、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免疫學家John Wherry和他們的同事發現,有跡象表明,在接種疫苗6個月後,來自個體的記憶B細胞在數量上繼續增長,並進化出更大的能力來中和變異體。疫苗接種後,抗體水平下降,但如果這些細胞再次遇到SARS-CoV-2,它們應該開始產生抗體。"現實情況是,你有一個高質量的記憶B細胞池,如果你再次見到這種抗原,它就會在那裡保護你,"Goel說。 加強針的好處 巴黎內克爾病童研究所的免疫學家Matthieu Mahévas說,第三劑疫苗可能會讓沒有被感染的人獲得混合免疫的好處。他的團隊發現,在接種疫苗兩個月後,一些來自天真的疫苗接受者的記憶B細胞可以識別Beta和Delta。Mahévas說:「當你提升這個池子時,你可以清楚地想像你將產生針對變體的有效中和抗體。」 延長疫苗劑量之間的間隔也可以模仿混合免疫的各個方面。2021年,在疫苗供應匱乏和病例激增的情況下,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官員建議第一和第二劑疫苗的間隔時間為16周(後來減少到8周)。 由加拿大蒙特婁大學的病毒學家Andrés Finzi共同領導的一個小組發現,接受這種方案的人的SARS-CoV-2抗體水平與具有混合免疫力的人相似。這些抗體可以中和大量的SARS-CoV-2變種--以及2002-4年SARS疫情背後的病毒。Finzi說:「我們能夠使從未感染病毒的人達到與以前的感染者和疫苗接種者幾乎相同的水平,這是我們的黃金標准。」 科學家們說,了解混合免疫背後的機制將是模仿它的關鍵。最新研究的重點是B細胞產生的抗體反應,而T細胞對疫苗接種和感染的反應很可能表現不同。自然感染還引發了針對病毒蛋白的反應。Nussenzweig想知道自然感染的其他獨特因素是否至關重要。在感染過程中,數以億計的病毒顆粒充斥著呼吸道,遇到了「定期訪問」附近淋巴結的免疫細胞,那裡的記憶B細胞成熟。病毒蛋白在一些人的腸道中停留了幾個月後才恢復,這種持續存在可能有助於B細胞磨練對SARS-CoV-2的反應。 研究人員說,確定混合免疫的現實世界的影響也很重要。來自卡達的一項研究表明,與沒有感染史的人相比,感染後接種輝瑞-BioNTech公司的mRNA疫苗的人對COVID-19檢測呈陽性的可能性較小。里約熱內盧Oswaldo Cruz研究所的病毒學家Gonzalo Bello Bentancor說,混合免疫力也可能是整個南美洲病例數量下降的原因。許多南美國家在這一流行病的早期經歷了非常高的感染率,但現在已經為其人口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接種了疫苗。Bello Bentancor 說,在阻斷傳播方面,混合免疫力有可能比單獨接種疫苗的免疫效果更好。 隨著Delta變體引起的突破性感染的增多,包括Nussenzweig在內的研究人員熱衷於研究那些在接種COVID-19疫苗後而不是之前被感染的人的免疫力。一個人第一次接觸流感病毒會使他們對隨後的接觸和疫苗接種的反應產生偏差--這種現象被稱為「抗原原罪」--研究人員想知道SARS-CoV-2是否發生這種情況。 那些研究混合免疫的人強調,不管有什麼潛在的好處,SARS-CoV-2感染的風險意味著應該避免它。來源:cnBeta

研究:入耳式傳感器可監測在家中隔離的高危COVID-19患者

據媒體報導,來自慕尼黑工業大學的新研究發現,對COVID-19患者的遠程監控可以有效地識別病情惡化的最早階段並將他們送入醫院接受必要的治療。據了解,該系統使用一個耳內傳感器來測量並將數據近乎實時地傳輸給醫生,然後再由醫生評估病人何時需要入院。 正如世界上許多地方所經歷的那樣,當感染浪潮在當地社區蔓延時醫院會迅速擠滿COVID-19患者。除了幫助那些最需要急性治療的病人外,醫生還試圖收治病情惡化風險高的病人以便他們能夠盡早得到有效治療。但有時不容易迅速識別這些病人,許多病人被送回家,幾天後又返回,這使得處境變得十分艱難。 這項新研究試驗了一個系統,即新診斷的COVID-19患者會被標記為有嚴重疾病的高風險,在被送回家時會有一個用於監測一些生命體征的設備。該設備採集的健康數據由一組醫護人員進行遠程監控,當生命體征顯示病情惡化時,病人會被叫到醫院來。 研究利用的是一款由一家名為cosinuss的公司生產的耳內傳感器。該傳感器類似於一個小型助聽器,包含一個光腦(PPG)傳感器元件、一個接觸式溫度傳感器和一個加速度計。它可以測量心率、核心體溫、血氧飽和度和呼吸頻率。 設備通過藍牙跟智能手機連接,每15分鍾測量一次生命體征。然後,數據被傳輸到一個遠程醫療中心進而允許醫生團隊進行持續的監督。 該研究招募了約150名患者。隊列的中位年齡是60歲,每個參與者至少有一個預先存在的疾病,包括糖尿病、肥胖或心血管疾病。 在研究過程中,有20名患者因生命體征惡化而被標記為入院。其中7名患者最終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還有一名患者不幸去世。 意料之中的是,血氧水平是惡化的一個關鍵指標。住院前患者的平均測量值為88%,而未住院的患者的平均測量值為96%。 「據我們所知,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對家庭隔離的病人進行遠程連續監測並在出現嚴重健康惡化的情況下提示立即住院的研究,」從事這項研究的研究員Georg Schmidt說道。 大多數參與研究的人指出,監測系統使他們感到更安全並改善了他們的主觀幸福感。在那些最終住院的病人中,90%的人表示,在聯系他們住院的時候他們不會來醫院。這表明遠程監測生命體征可以在某人意識到自己的病情惡化之前抓住疾病的惡化。 由於該研究顯然沒有常規護理組作為對照,因此無法確定這種遠程監測是否比其他方法帶來更好的結果。但研究人員推測,監測往往會導致在病人自願選擇入院之前將他們叫到醫院,這意味著可以在更早的階段進行治療,從而可能帶來更好的結果並最終縮短住院時間。 「我們假設,在發生大流行病時,這種遠程監測將有助於減輕全科醫生和醫務人員的負擔,」研究人員表示,「病人可以通過遠程醫療得到很好的照顧,而不需要與醫生或護士直接接觸。這意味著不需要綁定不必要的資源,此外,還可以減少醫療和護理人員的感染風險。同時,病人的生存機會可能會增加,因為他們的臨床過程被持續監測。」來源:cnBeta

COVID-19大流行導致全球范圍內抑鬱症和焦慮症病例的大幅增加

據媒體報導,關於2020年COVID-19大流行對精神健康的影響的首次全球估計表明,由於大流行,全球新增5300萬例嚴重抑鬱症和7600萬例焦慮症病例。2020年,女性和年輕人受嚴重抑鬱症和焦慮症的影響最大。2020年,受COVID-19大流行打擊最嚴重的國家,主要抑鬱症和焦慮症的病例增加最多。作者呼籲各國政府和政策制定者採取緊急行動,在全球范圍內加強心理健康系統,以滿足因該大流行病而增加的需求。 根據發表在《柳葉刀》上的關於COVID-19大流行病對心理健康影響的首次全球估計,2020年全世界的主要抑鬱症和焦慮症病例增加了四分之一以上。 在2020年,主要抑鬱症和焦慮症的病例分別增加了28%和26%。女性比男性受到的影響更大,年輕人比老年群體受到的影響更大。在COVID-19感染率高的國家,人員流動大幅減少--這是封鎖和關閉學校等措施的結果--主要抑鬱症和焦慮症的流行率增加最多。 即使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嚴重抑鬱症和焦慮症(可能會增加自殺等其他健康後果的風險)也是全球疾病負擔的主要因素,影響著全世界各個年齡段的數百萬男性和女性。 研究主要作者、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昆士蘭心理健康研究中心的Damian Santomauro博士說:「我們的研究結果突出表明,迫切需要加強心理健康系統,以解決全世界日益嚴重的重度抑鬱症和焦慮症的負擔。促進心理健康,針對導致心理健康狀況不佳並因大流行病而惡化的因素,以及改善對那些出現精神障礙的人的治療,應該是改善支持服務的核心工作。即使在大流行病發生之前,大多數國家的精神衛生保健系統在提供服務方面歷來都是資源不足、組織混亂的。滿足因COVID-19而增加的心理健康服務需求將是一個挑戰,但不採取行動不應成為一種選擇。」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研究分析過COVID-19大流行對2020年主要抑鬱症和焦慮症流行率的全球影響。以前的大多數工作包括在短時間內對特定地點的調查。 這項新的研究是第一個評估該大流行病對重度抑鬱症和焦慮症的全球影響的研究,量化了2020年204個國家和地區按年齡、性別和地點劃分的疾病流行率和負擔。 研究人員進行了系統的文獻回顧,以確定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1月29日期間發表的人口調查數據。符合條件的研究報告了抑鬱症或焦慮症的患病率,這些研究代表了普通人群,並且有大流行前的基線。研究人員使用疾病建模元分析工具,來自合格研究的數據被用來估計基於年齡、性別和地點的COVID-19導致的主要抑鬱症和焦慮症的患病率變化,包括在沒有合格研究的地點。對COVID-19每日感染率和人員流動的估計被用作該大流行病對人口影響的指標。 研究人員系統回顧確定了5683個獨特的數據來源,其中48個(其中一個報告跨越兩個地區)符合納入標准。大多數研究來自西歐(22)和高收入的北美(14),其他研究來自澳大利西亞(5)、高收入的亞太地區(5)、東亞(2)和中歐(1)。 薈萃分析表明,COVID-19感染率的增加和人員流動的減少與主要抑鬱症和焦慮症患病率的增加有關,這表明在2020年受大流行病打擊最嚴重的國家,這些疾病的患病率增加最多。 在沒有大流行病的情況下,模型估計表明,2020年全球將有1.93億例重度抑鬱症病例(每10萬人口有2471例)。然而,分析顯示有2.46億個病例(每10萬人中有3153個),增加了28%(增加了5300萬個病例)。在新增的病例中,超過3500萬是女性,而男性則接近1800萬。 模型估計表明,如果沒有發生這一大流行病,2020年全球將有2.98億個焦慮症病例(每10萬人中有3825個)。分析表明,實際上在2020年期間,估計會有3.74億個病例(每10萬人中有4802個),增加了26%(增加了7600萬個病例)。增加的病例中,近5200萬是女性,而男性約為2400萬。 在2020年,年輕人受嚴重抑鬱症和焦慮症的影響比年長的年齡組更大。這些疾病的額外發病率在20-24歲的人群中達到頂峰(每10萬人中有1118個額外的嚴重抑鬱症病例,每10萬人中有1331個額外的焦慮症病例),並隨著年齡的增長而下降。 共同作者、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昆士蘭精神健康研究中心GBD精神障礙小組負責人 Alize Ferrari 說:「COVID-19大流行病加劇了許多現有的不平等現象,以及心理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可悲的是,由於許多原因,女性總是更有可能受到該大流行病的社會和經濟後果的影響。額外的照顧和家庭責任往往落在女性身上,而且因為女性更有可能成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這在大流行病的各個階段都有所增加。」 "學校關閉和更廣泛的限制限制了年輕人的學習和與同齡人互動的能力,再加上失業風險的增加,也意味著年輕人在大流行病期間受到嚴重抑鬱症和焦慮症的影響也更嚴重。至關重要的是,政策制定者應將諸如這些基本因素考慮在內,作為加強心理健康服務措施的一部分"。 作者承認,他們的研究受到了限制,因為在世界許多地方,特別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缺乏關於COVID-19大流行病對心理健康影響的高質量數據。因此,他們說,對那些缺乏數據的國家產生的推斷估計應該謹慎解釋,並呼籲改善全球的數據覆蓋面和質量。大多數可用的數據是基於自我報告的症狀量表,這些量表只估計了主要抑鬱症和焦慮症的可能病例。更多來自代表普通人群的診斷性心理健康調查的數據--其中只有三個覆蓋了研究期--將提高對該大流行病對心理健康影響的理解。其他精神障礙也可能受到COVID-19大流行的影響,作者說這些應該在進行新的精神健康調查時進行評估。 來自牛津大學的Maxime Taquet博士和Paul Harrison教授以及來自烏普薩拉大學和卡羅林斯卡學院的Emily Holmes教授(他們沒有參與這項研究)在一篇相關評論中寫道:「Santomauro及其同事對大流行期間抑鬱症和焦慮症負擔的首次全球洞察,鮮明地突出了大流行對全球心理健康的影響。」他們響應研究作者的呼籲,採取行動加強心理健康系統,並說:「因此,該研究應緊急激勵更多的研究,以確定抑鬱症和焦慮症更全面的地理分布,抑鬱症和焦慮症的患病率,以及在全球COVID-19大流行的背景下改善心理健康的基礎機制。」來源:cnBeta

研究證實:Delta等COVID-19 關注變體比原始菌株毒性更強

來自加拿大的一項大型研究證實,SARS-CoV-2的關注變體(VOCs),尤其是Delta變體,比該病毒的原始毒株毒性更強,這增加了人們因COVID-19而住院、進入重症監護室(ICU)和死亡的風險。該研究發表在《加拿大醫學協會期刊》(CMAJ)上。 該研究包括2021年2月7日至6月26日期間報告的212 326例COVID-19病例,安大略省是加拿大最大的省份,人口近1480萬。關注變體包括那些具有N501Y突變的變體,如Alpha、Beta和Gamma以及Delta,它們已經取代了原來的SARS-CoV-2菌株。在所有病例中,22.4%為非VOC,76.7%為具有N501Y突變的感染,2.8%為可能的Delta。 到2021年4月,Delta變體在安大略省出現,到2021年7月成為主導菌株。「新型SARS-CoV-2 VOCs的出現以3種不同的方式延緩了對抗大流行病的進展,即通過增加傳播性和病毒的繁殖數量,通過增加免疫逃逸和削弱疫苗的有效性,以及通過增加SARS-CoV-2感染的毒性,」安大略省多倫多大學達拉拉納公共衛生學院的David Fisman和Ashley Tuite博士共同寫道。 該研究的一些發現如下: 與非VOCs感染者相比,感染VOC的人明顯更年輕,而且不太可能有合並症; 感染VOCs在大多倫多和漢密爾頓地區(安大略省最大的都市區)更常見; 在安大略省第二大都市區渥太華,Delta變體明顯不常見; 對於Alpha、Beta和Gamma VOC感染,住院風險高出52%,進入ICU的風險高出89%,死亡風險高出51%;對於Delta感染,風險分別高出108%、235%和133%; 即使在調整了年齡、性別、合並症和其他因素後,不良後果風險的增加仍然存在。 研究人員還考察了疫苗接種的效果,它通過降低部分和完全接種者的嚴重疾病和死亡的風險,削弱了VOCs的嚴重性。 「這里報告的效果代表了疫苗所賦予的相當程度的死亡保護(大約80%-90%),即使它們未能預防感染。這種直接的保護作用可能有助於減少安大略省正在進行的SARS-CoV-2傳播的健康影響,即使群體免疫被證明是難以實現的,因為VOCs的繁殖數量很高,」作者寫道。 研究結果補充了英格蘭、蘇格蘭和新加坡的研究,表明Delta變體增加了急診室使用、住院和嚴重後果的風險。 作者寫道:「SARS-CoV-2 VOCs的毒性越來越強,將導致比沒有VOCs出現時更大和更致命的大流行。」 在一篇相關的社論中,CMAJ臨時主編Kirsten Patrick博士敦促加拿大領導人在冬季來臨之際,使用所有可用的工具來控制SARS-CoV-2的傳播。 「加拿大正在與2020年初面臨的大流行病進行斗爭,這是不一樣的。病毒已經變得更聰明、更危險,這意味著我們也需要更聰明。」 Patrick博士寫道:「加拿大政府可以通過制定政策,明智地結合所有已被證明有效的措施來保證人們的安全。」 有效的措施包括通過延長疫苗授權和護照以及禁止在醫療和教育設施附近舉行反疫苗集會來提高加拿大的SARS-CoV-2疫苗接種率;優先批准兒童安全疫苗;與其他國家合作以確保在全球范圍內提供疫苗;以及繼續使用既定的公共衛生工具來識別、跟蹤和控制疫情爆發。 她總結說:「我們必須共同從過去的錯誤中吸取教訓,並確保使用我們所掌握的所有工具來避免未來的封鎖,並防止我們的衛生保健基礎設施受到進一步的破壞。」來源:cnBeta

研究稱COVID-19輕度感染後的中和抗體保護效力長達半年

發表在微生物學期刊《Microbiology Spectrum》上的一項研究顯示,大多數 COVID-19 輕症感染者產生的抗體,都可在長達 6 個月的時間里保護其免受再次感染。密西根醫學(Michigan Medicine)團隊對近 130 名初次感染 3~6 個月的參與者進行了檢查,除了三人接受過住院治療,其餘三人都進接受過門診治療。 COVID 與抗體卡通(圖自:Michigan Medicine) 據悉,COVID 輕度感染的症狀包括頭痛、發冷、味覺或嗅覺喪失。而這項新研究中,除一人外,大約 90% 的參與者都能產生並具有持續較高的抗體水平。 研究一作、密西根醫學過敏與免疫學臨床助理教授 Charles Schuler 博士表示: 此前人們擔心,只有患過重症的 COVID-19 感染者,才會在後續產生強烈的抗體反應。 然而新研究表明,輕度感染者的抗體反應與 COVID-19 保護效力同樣非常出色。 這意味著,那些妄圖通過推遲疫苗接種,以促進自我感染來獲得自然免疫力的做法不僅不合適,還會對自己和他人構成風險。 研究配圖 -...

神經網絡正在幫助預測和挑選對抗COVID-19的新藥物組合

深度學習確定了用於治療SARS-CoV-2等病毒的協同藥物組合。COVID-19的生存威脅凸顯了開發針對新興健康問題的有效治療方法的迫切需求。深度學習給我們帶來的好處之一是能夠在它展開研究時修改條件,只要我們能夠跟上病毒的威脅,並獲得正確的數據。 與所有新的醫學疾病一樣,很多時候數據需要時間來跟上,而病毒卻不能通過拖延來減緩,這構成了一個困難的挑戰,因為它可以迅速變異並對現有藥物產生抗藥性。這讓來自麻省理工學院計算機科學與人工智慧實驗室(CSAIL)和Jameel健康機器學習診所的科學家們提出:我們如何才能為快速蔓延的SARS-CoV-2確定正確的協同藥物組合? 通常情況下,數據科學家使用深度學習來挑選出有大量現有數據集的藥物組合,如癌症和心血管疾病,但可以理解的是,它們不能用於數據有限的新疾病。 由於沒有必要的事實和數據,該團隊需要一種新的方法:一個戴著兩頂「帽子」的神經網絡。由於藥物協同作用往往是通過抑制生物靶點(如蛋白質或核酸)而發生的,因此該模型聯合學習藥物-靶點相互作用和藥物-藥物協同作用來挖掘新的組合。藥物-靶點預測算法對藥物和一組與所選疾病相關的已知生物靶點之間的相互作用進行建模。靶點-疾病關聯預測器學習了解一種藥物的抗病毒活性,這意味著確定感染組織培養物中的病毒產量。兩者結合起來,可以預測兩種藥物的協同作用。 使用這種方法發現了兩種新的藥物組合:瑞德西韋(目前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用於治療Covid-19)和雷瑟平,以及瑞德西韋和IQ-1S,在生物實驗中,它們被證明對病毒具有強大的作用。該研究已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 "通過對藥物和生物目標之間的相互作用進行建模,我們可以大大減少對組合協同作用數據的依賴,"Wengong Jin說,他是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Broad研究所的博士後,最近完成的CSAIL的博士論文中,他是關於這項研究的新論文的主要作者。"與之前使用藥物-目標相互作用作為固定描述符的方法相比,我們的方法從分子結構中學習預測藥物-目標相互作用。這是有利的,因為很大比例的化合物具有不完整的藥物-靶點相互作用信息"。 使用多種藥物來最大限度地發揮藥效,同時也減少副作用,對於上述癌症和心血管疾病,包括一系列其他疾病,如結核病、麻風病和瘧疾,實際上是無處不在的。非常重要的是,使用專門的藥物組合可以減少嚴重的、有時是公開的抗藥性威脅(想想被稱為"MRSA"的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因為許多抗藥性突變是相互排斥的。一種病毒要同時發展出兩種突變,然後對聯合療法中的兩種藥物產生耐藥性,這要難得多。 重要的是,該模型並不局限於一個SARS-CoV-2病毒株--它也有可能被用於傳染性越來越強的Delta變種或可能出現的其他令人擔憂的變種。為了擴大該模型對這些毒株的療效,你只需要為相關的突變提供額外的藥物組合協同效應數據。此外,該團隊將他們的方法應用於愛滋病毒和胰腺癌。 為了進一步完善他們的生物建模,該團隊計劃納入更多的信息,如蛋白質-蛋白質互動和基因調控網絡。 他們正在探索的未來工作的另一個方向是稱為"主動學習"的概念。由於規模有限,許多藥物組合模型都偏向於某些化學空間,因此預測的不確定性很高。主動學習有助於指導數據收集過程,並在更廣泛的化學空間中提高准確性。來源:cnBeta

研究發現COVID-19居家令帶來了虐童事件數量的上升

據媒體報導,根據新研究顯示,COVID-19大流行的壓力--包括經濟壓力和身體疏遠給家庭帶來了挑戰,而這可能會導致學齡兒童身體虐待傷害的增加。這項名為《Impact of 'Stay-at-Home' Orders on Non-Accidental Trauma: A Multi-Institutional Study》的研究成果將在美國兒科學會全國虛擬會議和展覽上發表。 資料圖 據了解,它比較了九個兒科創傷中心2020年3月至9月的創傷登記數據和2016-2019年同期的數據。研究人員發現,2020年5歲以上的虐待兒童受害者有所增加。 「我們的研究結果可能反映了人們對學校和日托所看法的改變。在許多地區,日托所被認為是必不可少的業務並在停業期間保持開放。這可能是我們沒有看到低年齡組的疑似虐待率有很大變化的原因。然而隨著年齡較大的孩子離開學校,許多父母在這段時間里經濟上處於弱勢,家庭動態可能已經升級到經常無法維持的情況,」研究論文摘要作者、中西部小兒外科聯盟(MWPSC)研究員Amelia Collings博士表示,「我們需要能為這些家庭提供支持並防止出現絕望的感覺。」 研究人員分析了39,331名兒科創傷患者的數據,其中2064人是疑似虐待的受害者。在5歲及以上的兒童中,虐待兒童的受害者人數在研究期間增加了兩倍--達103人,而在大流行之前的類似時期,平均只有36人。對於學齡兒童來說,跟虐待有關的潛在傷害的增加可能反映了在學校環境直接跟兒童發生接觸的教育系統、教師和社會工作者沒有提供正常的保障措施,並可能會使脆弱的人群處於危險之中。 Collings博士指出:「經濟和情感壓力再加上兒童生活中沒有通常會識別和報告虐待行為的其他成年人,可能促成了COVID-19大流行期間虐待兒童比率的增加。當學齡兒童在家中受到庇護時,教師、衛生保健工作者、教練和家庭以外的其他成年人都不在那裡,無法注意到身體虐待的跡象。」來源:cnBeta

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群發生COVID-19疫苗突破性感染的風險更高

對美國近58萬名完全接種者的電子健康記錄的分析發現,患有物質使用障礙(藥物、酒精等容易成癮的物質使用不當或者使用非法獲得的藥物)的COVID-19疫苗接種者發生SARS-CoV-2突破性感染的風險總體較低,但比沒有物質使用障礙的接種者的風險要高。 這項研究今天發表在《世界精神病學》上,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下屬的國家藥物濫用研究所(NIDA)和俄亥俄州克利夫蘭市的凱斯西儲大學的研究人員領導。 該研究還發現,共同發生的健康狀況和不利的社會經濟健康決定因素,在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中更常見,似乎是SARS-CoV-2突破性感染風險增加的主要原因。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如酒精、大麻、古柯鹼、阿片類藥物和菸草使用障礙--在突破性感染後也有較高的嚴重後果率,包括住院和死亡。 大麻使用障礙者遭遇突破性感染的可能性比沒有物質使用障礙者高55%,盡管與其他物質使用障礙者相比,大麻使用障礙的患者往往更年輕,而且合並的健康狀況更少。 "首先,接種疫苗對物質使用障礙患者非常有效,接種疫苗的物質使用障礙患者患COVID-19的總體風險非常低,"NIDA主任、醫學博士Nora D. Volkow和該研究的主要作者之一說。"我們必須繼續鼓勵和促進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接種COVID-19疫苗,同時也承認,即使在接種後,這一群體的風險也在增加,應繼續採取保護措施,防止COVID-19的發生。" 在該大流行病的早期階段進行的分析發現,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感染SARS-CoV-2的風險增加,而且更有可能出現需要住院治療或導致死亡的嚴重疾病。對於有物質使用障礙的黑人來說,情況尤其如此。從那時起,12歲以上的人可以廣泛使用疫苗,大大降低了COVID-19和嚴重疾病的風險。 然而,評估這些疫苗有效性的臨床試驗並沒有特別包括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由於許多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由於使用毒品和合並疾病而免疫力低下,研究人員假設,這一人群在接種疫苗後可能會增加突破性感染的風險。 為了調查這些問題,研究人員分析了美國近58萬名有和沒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的電子健康記錄,這些人在2020年12月1日至2021年8月14日期間完全接種了COVID-19疫苗,並且在接種疫苗之前沒有感染過SARS-CoV-2。感染狀態是基於COVID-19的ICD-10診斷代碼或實驗室測試證實存在SARS-CoV-2和相關的RNA。 研究人員確定每組中在最後一次接種疫苗後至少14天感染SARS-CoV-2的人的比例。在對有和沒有物質使用障礙的患者進行人口統計學特徵、影響健康的社會經濟因素(如住房或就業不穩定)以及終生身體疾病(如高血壓、心臟病、肥胖或糖尿病)的匹配後,重復了這項分析。該團隊還研究了與沒有突破性感染的匹配人群相比,完全接種疫苗的人是否有不同的住院和死亡風險。 研究人員發現,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發生突破性感染的風險明顯高於沒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在研究期間,7%有物質使用障礙的接種者發生了突破性感染,而沒有物質使用障礙的接種者只有3.6%。不同物質使用障礙者的突破性感染風險略有不同,從菸草使用障礙者的6.8%到大麻使用障礙者的7.8%。 該研究表明,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突破性感染的風險增加主要是由於同時發生的疾病和不利的社會經濟特徵。當這些因素被控制後,大多數物質使用障礙患者的突破性感染率不再升高。唯一的例外是有大麻使用障礙的人,他們發生突破性感染的可能性仍然比沒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高55%,盡管有大麻使用障礙的病人往往比較年輕,而且與其他物質使用障礙的病人相比,他們的並發健康狀況較少。作者推測,大麻對肺部和免疫功能的不利影響等因素可能促成了這一群體的較高突破性感染風險。 此外,發現突破性感染大大增加了嚴重後果的風險,包括重症住院和死亡,不管是否存在物質使用障礙。在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中,22.5%的突破性感染者需要住院治療,1.7%的人在研究期間死亡,而在有物質使用障礙但沒有突破性感染的人中,這一比例分別為1.6%和0.5%。此外,有物質使用障礙的病人在突破性感染後出現嚴重後果的風險高於沒有物質使用障礙的病人。 "從以前的研究中我們知道,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可能特別容易受到COVID-19和嚴重相關結果的影響。"凱斯西儲大學人工智慧藥物研發中心教授Rong Xu博士說:"這些結果強調,雖然疫苗是必不可少的,也是有效的,但其中一些相同的風險因素仍然適用於突破性感染。持續評估COVID-19疫苗的有效性和COVID-19的長期影響非常重要,特別是在有物質使用障礙的人群中"。來源:cnBeta

什麼樣的抗體反應水平能讓COVID-19患者降低死亡風險?

在一項針對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的COVID-19患者的研究中,對SARS-CoV-2病毒僅有低度抗體反應的人面臨更高的死亡風險。這項發表在《內科學雜志》上的研究還發現,對病毒有強烈抗體反應的病人,其血液中的病毒RNA水平很低。相反,那些抗體反應差的人血液中的病毒RNA水平很高,並有散發的病毒蛋白。 在一項針對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的COVID-19患者的研究中,對SARS-CoV-2病毒僅有低度抗體反應的人面臨更高的死亡風險。 該結果可能有助於確定一個人在病危時克服COVID-19所需的最佳抗體水平。該研究還提供了針對SARS-CoV-2的尖峰蛋白的抗體對於阻止病毒復制的重要性的證據。這些是通過疫苗接種誘導的抗體。 西班牙薩拉曼卡生物研究所(IBSAL)和CIBERES的共同第一作者Jesús F. Bermejo-Martin博士說:"我們的研究結果支持用外源抗體治療COVID-19應該是個性化的,為那些沒有內源抗體或內源抗體水平低的病人保留這種療法。" 研究人員揭示了"COVID腳趾"背後的潛在病理機制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手和腳趾的發紅和腫脹,即所謂的凍瘡樣病變已被多次報告。發表在《英國皮膚病學雜志》上的一項新研究揭開了涉及此類"COVID腳趾"症狀的潛在機制。 該研究包括50名患有COVID腳趾的參與研究者和13名在大流行之前出現的類似的膽囊炎病變。這兩種類型背後的機制都涉及免疫反應,其中有高水平的某些自身抗體以及I型干擾素,這是抗病毒反應中的一種關鍵蛋白。 除了免疫系統外,排列在血管中的內皮細胞似乎也在COVID腳趾和膽囊炎的發展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高級作者、法國巴黎聖路易醫院的Charles Cassius醫生說:"對凍瘡樣病變的流行病學和臨床特徵已經進行了廣泛的研究和發表,然而,對涉及的病理生理學知之甚少。"我們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見解"。來源:cnBeta

COVID-19味覺和嗅覺喪失在40歲以下的人身上更有可能逆轉

據媒體報導,大多數因COVID-19而失去味覺或嗅覺的人最終會在康復的頭幾個月內恢復這兩種生理感覺。然而,一項分析調查數據的新研究發現,與其他人相比,有些人更有可能在該時間段內恢復這些感官,而發揮作用的主要因素是年齡。 當談到從疾病中恢復時,年輕往往是一種好處,COVID-19也不例外。根據對近800名COVID-19檢測呈陽性的人的調查,與那些年齡較大的人相比,40歲以下的人更有可能恢復他們的嗅覺或味覺。 在每五個感染COVID-19的人中,有四個人將在康復的頭六個月內恢復失去的嗅覺和味覺。這項新研究調查了哪些病人更有可能經歷這種逆轉;研究結果是基於798名18歲及以上檢測呈陽性的受訪成年人的回答。 除了年齡之外,預先存在的疾病也可能在某人是否在康復後六個月內恢復其感官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例如,研究人員報告說,有頭部受傷史的人不太可能在頭六個月內恢復他們的嗅覺。同樣,研究發現,因COVID-19而出現呼吸急促的人也比其他病人更不可能恢復嗅覺。 然而,患病時經歷過鼻塞的病人更有可能恢復嗅覺--這是因為他們中的一些人很可能由於鼻塞而聞不到任何氣味。然而,其他人可能由於SARS-CoV-2病毒造成的神經損傷而失去嗅覺或味覺。如果推算出全世界感染COVID-19的全部人口,大約有2000萬人可能在最初六個月後面臨這些感官的喪失。來源:cnBeta

研究:七分之一的癌症患者在COVID封鎖期間錯過了可能挽救生命的手術

一項新研究顯示,全世界七分之一的癌症患者在COVID-19封鎖期間錯過了可能拯救生命的手術。無論當時當地的COVID-19疫情如何,計劃中的癌症手術都會受到封鎖的影響,低收入國家的患者錯過手術的風險最高。 雖然封鎖措施對保護公眾免受感染傳播至關重要,但它們對其他病人和健康狀況的護理產生了附帶影響。在第一批直接測量這些影響的研究中,研究人員表明,封鎖導致了癌症手術的嚴重延誤,並可能導致更多的癌症死亡。如果手術能按時進行,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 研究人員呼籲在大流行病恢復期間進行重大的全球重組,以提供受保護的選擇性手術途徑和重症監護床位,使手術能夠繼續安全進行,並為未來的公共衛生緊急情況投資"激增"能力。 他們認為,"圈定"的重症監護床位將支持有其他健康狀況的患者和晚期疾病患者(他們面臨延誤的最高風險)及時進行手術。同時,對緊急護理的人員配置和基礎設施的長期投資將減輕對選擇性服務的干擾。 在伯明罕大學專家的領導下,來自世界各地的近5000名外科醫生和麻醉師作為英國國家健康研究所(NIHR)資助的COVIDSurg合作項目的一部分,共同分析了61個國家466家醫院的2萬名患者的15種最常見實體癌症類型的數據。該團隊周二在《柳葉刀·腫瘤學》上發表了其研究結果。 研究人員將癌症手術前的取消和延誤情況在封鎖期間與僅有輕微限制期間進行了比較。在全面封鎖期間,七分之一的患者(15%)在診斷後的中位數5.3個月後沒有接受計劃中的手術--所有不手術的原因都與COVID-19有關。然而,在輕度限制期間,非手術率非常低(0.6%)。 在完全封鎖期間,等待手術超過六周的患者明顯不太可能進行他們計劃的癌症手術。 身體虛弱的患者、晚期癌症患者以及中低收入國家等待手術的患者,都不太可能進行他們急需的癌症手術。 聯合主要作者、伯明罕大學的James Glasbey先生評論說:"我們的研究顯示,在大流行期間,封鎖對等待癌症手術的病人產生了附帶影響。雖然封鎖對於拯救生命和減少病毒的傳播至關重要,但確保安全的選擇性癌症手術的能力應該是每個國家計劃的一部分,以確保整個人口的持續健康。" "為了防止在未來的封鎖期間出現進一步的傷害,我們必須使圍繞擇期手術的系統更具彈性--保護擇期手術床位和手術室空間,並為醫院的高需求期提供適當的『激增』能力,無論是COVID、流感還是其他公共衛生緊急情況。" 共同主要作者、伯明罕大學的Aneel Bhangu先生補充說:「最容易受到封鎖影響的病人是那些低收入國家的病人,在封鎖限制期間,大流行之前就存在的能力問題更加惡化。這些環境中的病人盡管比較年輕,而且合並症較少,但被取消的風險最高。」 「雖然我們只跟蹤了接受了短時間延遲的病人,但來自其他研究的證據表明,這些病人的復發風險可能更高。為了幫助減輕這種情況,外科醫生和癌症醫生應該考慮對手術前受到延誤的病人進行更密切的跟蹤。」 研究人員分析了患有癌症類型的成年患者的數據,包括結腸直腸、食道、胃、頭頸、胸腔、肝、胰腺、前列腺、膀胱、腎、婦科、乳房、軟組織肉瘤、骨肉瘤和顱內惡性腫瘤。該團隊認為,這些數據可以幫助政府在做出是否延長或減少限制的決定時提供信息。 國家一級的封鎖對醫院的程序和規劃有直接影響,因為衛生系統的變化反映了政府限制行動的嚴格政策。他們發現,在對當地COVID-19病例通知率進行調整後,全面和適度封鎖獨立增加了非手術的可能性。 NIHR執行長兼衛生和社會護理部首席科學顧問Lucy Chappell教授說:「我們歡迎NIHR資助的COVIDSurg合作項目取得的一系列高質量、高影響力的最新研究成果。我們為我們的全球健康研究單位和小組如何迅速做出反應並適應應對全球COVID-19大流行的影響而感到自豪。這些研究結果將有助於為外科服務如何'重建得更好'建立證據基礎,並與世界衛生組織和包括皇家外科醫生學院在內的國家協調機構合作,制定全球外科手術指南。」來源:cnBeta

加州州長宣布該州的學齡兒童將需要接種COVID-19疫苗

據媒體CNET報導,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加文·紐森上周五宣布,該州所有學齡兒童都需要接種新冠疫苗,以便返校學習,這使加州成為美國第一個發布學齡兒童疫苗任務的州。一旦一種疫苗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完全批准用於學齡兒童,這一要求就將生效。 輝瑞公司的COVID-19疫苗現在只被FDA完全批准用於16歲及以上的人。對於12-15歲的兒童,該疫苗有一個緊急使用授權,這意味著它還沒有完全通過監管審查。對於年齡較小的5-11歲兒童,還沒有緊急授權,但輝瑞公司說該疫苗對該年齡組的人來說是安全和有效的,該公司預計很快就會申請授權。 輝瑞公司是唯一被FDA完全批準的新冠毒疫苗。它也是唯一可用於12歲兒童的COVID-19疫苗。 加州的疫苗要求是基於"等級跨度",它與孩子們的年齡掛鉤。一旦FDA對12-15歲的孩子給予全面批准,7-12年級的孩子(通常是12-18歲)必須接種疫苗。然後,一旦FDA批准5-11歲的孩子接種疫苗,幼兒園到六年級的孩子(通常也在這個年齡段)就必須接種。 州長辦公室在一份新聞稿中說,疫苗要求預計將從2022年7月1日開始在7-12年級啟動,盡管它可能最早於1月開始。對於幼兒園到六年級,它將晚些時候開始。 「未達到完全批准年齡,但在年級跨度內的學生,一旦達到完全批准年齡(有一段合理的時間來接受兩劑疫苗),將被要求接種疫苗,」根據該新聞稿。 紐森在公告中說,目前對孩子們入學前還有10項疫苗要求,包括麻疹和腮腺炎疫苗的接種。他說,COVID-19的疫苗將是"既定清單"上的第11項要求。紐森說,與其他疫苗的情況一樣,新冠疫苗的注射將有醫療、個人和宗教豁免。 紐森表示,等待FDA完全批准該疫苗,將「給我們時間與各區合作 -- 給我們時間與家長和教育工作者合作,建立更多的信任和信心」。 紐森說,63.5%的12-17歲的加州人至少接種過一劑輝瑞疫苗。 據《洛杉磯時報》報導,加州至少有五個學區已經通過了疫苗授權,包括洛杉磯和聖地亞哥學區。洛杉磯學區將強制要求12歲以上的孩子接種疫苗,而不需要等待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全面批准,而聖地亞哥則只要求16歲以上的學生接種疫苗。據《洛杉磯時報》報導,這兩個地區已經開始收到停止通知函。來源:cnBeta

研究:被「困」在微型血凝塊中的過量炎症分子可能導致Long COVID症狀

據媒體報導,一項新研究表明,Long COVID患者的個人血液中有炎症性微型血凝塊,這可能是Long COVID患者經歷的一些揮之不去的症狀的原因。這一意外發現是由斯泰倫博斯大學生理科學系的研究員Resia Pretorius教授發現的,當時她開始研究Long COVID患者血液樣本中的微凝塊及其分子含量。此後,這些研究結果經過同行評議,於2021年8月發表在《心血管糖尿病學》雜志上。 "我們發現存在於Long COVID患者血液中的微凝塊中困有高水平的各種炎症分子。一些被困的分子包含凝血蛋白,如纖維蛋白原,以及α(2)-抗漿蛋白,"Pretorius教授解釋說。 α(2)-抗漿蛋白是一種防止血凝塊分解的分子,而纖維蛋白原是主要的凝血蛋白。在正常情況下,身體的漿蛋白-抗漿蛋白系統在血液凝固(血液變稠和凝固以防止受傷後失血的過程)和纖維蛋白溶解(分解凝固的血液中的纖維蛋白以防止血凝塊形成的過程)之間保持著良好的平衡。 由於COVID-19患者和長COVID患者血液中的α(2)-抗凝血酶水平較高,身體分解血塊的能力受到明顯抑制。 當蘇黎世大學中央分析設施的質譜分析部門的高級分析師Maré Vlok博士注意到急性COVID和Long COVID患者的血漿樣本在稀釋後(一個稱為胰蛋白酶化的過程)繼續在試管底部沉積不溶性顆粒時,微凝塊的不溶性變得明顯。 他提醒Pretorius教授注意這一觀察,她對此進行了進一步調查。他們利用螢光顯微鏡和蛋白質組學分析,報告了在Long COVID患者的血樣中發現微凝塊,從而解決了與該疾病相關的另一個謎題。 他們在研究論文中寫道:「特別令人感興趣的是同時存在著持續的異常微凝塊和病態的纖維蛋白溶解系統。這意味著血漿蛋白和抗血漿蛋白的平衡可能是Long COVID病症的核心,並進一步證明COVID-19以及現在的Long COVID,有明顯的心血管和凝血病症。」 科學家建議進一步研究支持有Long COVID症狀的人的凝血和纖維蛋白溶解系統功能的治療方案。 他們與斯泰倫博斯大學醫療中心的血管內科醫生Jaco Laubscher博士(文章的共同作者)合作,現在計劃對更多的病人樣本進行同樣的分析。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收集了100名參加了2021年5月啟動的Long COVID登記處的Long COVID患者的血液,以及30名健康人的血液。該研究由Long COVID研究慈善信託基金資助,該信託基金是由來自ENSafrica的Koos Pretorius先生的初始捐款設立的。來源:cnBeta

歐洲監管機構支持輝瑞公司為所有成年人提供COVID-19疫苗加強針

歐洲藥品管理局(EMA)發布了一項廣泛的批准,允許所有18歲以上的成年人在第二劑疫苗後至少6個月內進行第三次輝瑞COVID-19疫苗接種。該監管機構的建議是繼美國最近的類似加強針建議之後的又一建議。 EMA的建議沒有約束力,而是作為歐盟各國的正式建議,指導當地的疫苗接種活動。EMA的新公告明確區分了免疫力低下的受試者和所有其他健康成年人。 對於"免疫系統嚴重衰弱"的人,EMA強烈建議在輝瑞和Moderna mRNA疫苗的初始疫苗方案中增加第三劑。該劑量被建議接種在第二劑後至少28天內給予。 對於所有其他18歲以上的人,EMA的聲明提供了更謹慎的建議,只關注輝瑞疫苗,並得出結論:"可以考慮在第二劑後至少6個月內進行。" 「在國家層面上,公共衛生機構可以發布關於使用加強劑的官方建議,同時考慮到新出現的有效性數據和有限的安全性數據,」EMA聲明中寫道。「接種加強針後出現炎症性心臟狀況或其他非常罕見的副作用的風險尚不清楚,正在仔細監測。與所有藥品一樣,EMA將繼續研究有關該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所有數據。」 這一宣布是在美國經歷了幾個月的動盪之後作出的,因為不同的監管機構和獨立委員會在應該如何廣泛地進行加強針接種上存在分歧。目前,美國的建議同樣只關注輝瑞公司的疫苗,建議65歲以上的人、已有健康狀況的人或在高風險職業環境中工作的18歲以上的成年人進行加強針接種。 作為對EMA公告的回應,輝瑞公司和BioNTech公司發表了一份聲明,稱這些不斷增長的加強針公告不會破壞任何預先存在的供應協議。該聲明似乎是在回應世界衛生組織(WHO)最近的批評,聲稱加強針的必要性目前沒有良好的證據支持,從低收入國家轉移疫苗供應只會延長整個世界的大流行病的持續時間。 「輝瑞公司和BioNTech公司繼續根據與歐盟委員會的現有供應協議供應疫苗,包括足夠數量的加強針,」輝瑞/BioNTech公司的聲明寫道。「如果獲得授權,這些公司預計在美國和歐盟引入加強針不會影響與世界各國政府和國際衛生組織達成的現有供應協議。」 幾個歐盟成員國已經開始了加強針計劃,盡管大多數主要集中在高風險人群的加強針上,如老年人或免疫力低下的人。這項新建議為在所有成年人中開展廣泛的加強針接種計劃鋪平了道路,關於其他COVID-19疫苗的建議,如Moderna的候選疫苗,預計很快就會出台。來源:cnBeta

即使COVID-19輕症病例 也會在腦部留下印痕

在 2021 年 8 月的一項大規模研究中,一支研究團隊對經歷過 COVID-19 的患者進行了調查,以了解新冠感染會對大腦造成怎樣的影響。結果發現,即使是症狀較輕的 COVID-19 病例,也會在大腦上留下痕跡 —— 盡管目前尚不清楚它會持續多久。盡管新發現相當初步,但它還是引發了我們對 COVID-19 潛在長期影響的擔憂。 新冠病毒肺部感染資料圖 在新冠大流行後的一年半時間里,研究人員一直在穩步收集有關 COVID-19 對身體和大腦影響的新重要見解。來自德克薩斯農工大學的認知神經科學家 Jessica Bernard 表示: 我過去的研究重點,旨在了解與衰老相關的正常大腦變化(尤其是中老年階段),是如何影響人們的思考和行動能力的。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 COVID-19 會在感染後,對患者身體和大腦產生持續數月、甚至更長時間的影響,研究團隊開始有興趣探索它是如何影響衰老等自然過程的。 在 2021 年 8 月的這項研究揭曉後,很快就引起了神經科學屆的極大關注。研究團隊參考了一個名為...

有更多證據表明維生素D可以防止重症COVID-19和死亡

都柏林聖三一學院和愛丁堡大學的新研究考察了維生素D和COVID-19之間的關聯,並發現在COVID-19感染前幾周,個人居住地的環境紫外線B(UVB)輻射(這是皮膚產生維生素D的關鍵)對嚴重疾病和死亡有強烈的保護作用。這篇論文發表在2021年9月14日的《科學報告》雜志上。 以前的研究將維生素D的缺乏與對病毒和細菌呼吸道感染的易感性增加聯系起來。同樣,一些觀察性研究發現維生素D缺乏與COVID-19之間有很強的相關性,但可能這些影響被混淆了,實際上是其他因素的結果,如肥胖、老年或慢性疾病也與低維生素D有關。 為了克服這個問題,研究人員通過使用一百多個決定維生素D狀態的基因信息,能夠計算出"遺傳預測"的維生素D水平,該水平不受其他人口、健康和生活方式因素的干擾。 孟德爾隨機化是一種特殊的分析方法,使研究人員能夠利用基因數據調查維生素D和COVID-19是否可能存在因果關系。很少有早期研究嘗試這樣做,但未能顯示出因果關系。這可能是因為UVB輻射陽光是大多數人最重要的維生素D來源,卻被忽略了。 研究人員首次聯合考察了遺傳預測和UVB預測的維生素D水平。英國近50萬人參加了這項研究,並對每個參與者在感染COVID-19之前的環境紫外線輻射進行了單獨評估。當比較這兩個變量時,研究人員發現,與基因預測相比,UVB預測的維生素D水平與循環中測量的維生素D濃度的相關性強三倍。 研究人員發現,COVID-19感染前個人居住地的環境UVB輻射與住院和死亡有強烈的反比關系。這表明,維生素D可能保護人們免受嚴重的COVID-19疾病和死亡的影響。此外,雖然孟德爾隨機化分析的結果不是決定性的,但也能夠注意到一些潛在因果效應的跡象。由於用於孟德爾隨機化分析的遺傳預測維生素D水平之間的聯系相對較弱,可能是目前研究中的病例數量太少,無法令人信服地確定因果效應,但未來更大的研究可能會提供答案。 聖三一學院醫學院流行病學副教授、該研究的高級研究員Lina Zgaga教授說:"我們的研究增加了進一步的證據,表明維生素D可能保護人們免受嚴重的COVID-19感染。進行適當設計的COVID-19維生素D補充的隨機對照試驗是關鍵。在此之前,鑒於維生素D補充劑是安全和便宜的,補充維生素D和防止維生素D缺乏的尤為重要,特別是在冬季即將到來的時候"。 愛丁堡大學癌症流行病學和全球健康教授、該研究的高級研究員Evropi Theodoratou教授說:"鑒於缺乏針對COVID-19的高效療法,我們認為對嚴格進行的維生素D研究中出現的結果保持開放的態度很重要"。 來自浙江大學的研究人員Xue Li博士說:"我們的研究支持補充維生素D的建議,不僅可以在禁食期間維持骨骼和肌肉健康,而且還可以獲得與保護COVID-19有關的潛在好處。"來源:cnBeta

新分析:默克的molnupiravir可將COVID-19住院和死亡風險降低一半

據媒體報導,根據周五發布的臨床試驗中期分析,默克公司(Merck)針對COVID-19的實驗性抗病毒藥物即molnupiravir可以將住院或死亡的風險降低約一半。據這家制藥商披露,公司正在計劃盡快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及其他監管機構尋求緊急授權。 如果獲得授權,molnupiravir臨床試驗中期分析將是第一個治療COVID-19的抗病毒藥。FDA目前批準的唯一其他治療COVID-19的抗病毒藥物是remdesivir,但它必須通過靜脈注射或注射給藥且只適用於COVID-19的住院患者。 FDA批準的另一種COVID-19治療方法則是單克隆抗體治療,這種治療方法是免費的,它可供患嚴重COVID-19的高風險美國人使用。這種抗體治療通常是靜脈注射,可以在醫院外進行,但許多衛生保健倡導者認為它沒有得到充分利用或分配不均。 如果默克的藥物上市,那麼它可能會成為許多人一直期待的治療突破。眼下,新冠大流行病已經在全世界造成470多萬人死亡,包括美國的近70萬人。 默克及其合作夥伴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表示,molnupiravir的早期結果顯示,在出現COVID-19症狀後五天內服用該藥的高風險成年人,跟接受安慰劑的病人相比,住院或死亡的可能性降低了約50%(7.3%對14.1%)。在該臨床試驗中,有775名患有輕度至中度COVID-19的成年人參加。另外,他們還有至少一個風險因素,諸如肥胖或心臟病。該制藥商還報告稱,服用該藥片的人的不良反應跟服用安慰劑藥片的人相似。 6月,默克曾跟美國政府簽署了一項協議,如果該藥物獲得FDA的緊急使用授權,那麼政府將購買170萬個療程的molnupiravir。來源:cnBeta

心電LoQRS波形可預測COVID-19住院患者的健康惡化與病亡

西奈山醫院的研究人員發現,心電活動的變化,或有助於醫護預測哪些 COVID-19 住院患者的病情可能惡化到危及生命的地步。據悉,盡管血液中生物標記物的數據比較容易測量,但採集與分析仍需耗費相當長的時間。因而在醫療資源嚴重緊缺的大流行期間,新研究更加有助於醫護高效地調動其有限的資源和精力。 研究配圖 - 1:前區心電 QRS 波形減弱,被證實符合 LoQRS 標准。 研究指出,新方案能夠在臨床上通過簡單的心電圖(EKG)設備來測量並預測患者的體征,甚至能夠提前兩天預知重症患者的死亡。 西奈山團隊通過其制定的 LoQRS 標准,對 140 名 COVID-19 患者的健康記錄進行了回調。結果發現,74% 的病例都表現出了 QRS 波形的減弱。 這套方案在病患分類上相當高效,從檢測到首個 LoRQS 讀數、到患者病故的中位數達到了 52 小時。研究資深作者 Joshua Lampert...

英國研究:此前患有抑鬱症或焦慮症的人受COVID-19大流行的影響更嚴重

根據一項由倫敦大學學院(UCL)研究人員共同領導的新研究,大流行前抑鬱症或焦慮症水平較高的人在大流行期間受到工作和醫療保健中斷的影響更為嚴重。 這項研究發表在《英國精神病學雜志》上,由UKRI資助,研究了59482人的數據,這些人作為英國正在進行的12項縱向研究的一部分定期接受調查。研究發現,與那些焦慮和抑鬱症狀水平一般的人相比,在大流行病發生的頭8到10個月里,那些在大流行病發生前對調查的答復表明焦慮和抑鬱症狀水平較高的人,延誤醫療程序的可能性大24%,失去工作的可能性大12%,處方或藥物治療中斷的可能性大33%。 研究發現,那些有更嚴重的抑鬱症或焦慮症症狀的人在工作、收入和醫療保健方面受到干擾的可能性更大。 該論文的高級作者raveetha Patalay博士(UCL)說:「我們的研究結果強調,那些有心理健康問題的人不成比例地經歷了這一流行病的更廣泛的健康和經濟影響,可能會導致那些已經經歷了不良心理健康的人的長期結果惡化,甚至在大流行之後。」 共同領導COVID-19縱向健康和福祉國家核心研究的Nishi Chaturvedi教授(UCL的MRC終身健康和老齡化部門))說:「該研究的參與者所經歷的焦慮和抑鬱超出了向全科醫生和醫療服務報告的精神疾病。這是一個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的群體,容易受到該大流行病潛在的長期健康和社會經濟後果的影響。」 研究主要作者Giorgio Di Gessa博士(UCL流行病學與保健研究所)說:「政策制定者在提供未來的醫療保健和經濟支持時應該考慮到這些發現,因為如果不解決這些干擾,就有可能進一步擴大健康不平等。藥劑師和初級保健工作人員應該特別注意,以確保有精神健康問題的人不會錯過預約、就診和處方。」 「同樣重要的是要注意,大流行前的心理困擾在女性、年輕一代、少數族裔和學歷較低的人中通常更為普遍,這意味著干擾對這些群體的總體影響更大。」 研究主要作者Michael Green 博士(格拉斯哥大學)說:「在大流行期間,許多人失去了他們的工作或失去了他們的收入,面臨著醫療保健的中斷。我們的研究表明,這種中斷特別可能影響到以前有精神疾病的人。」 「我們需要確保這些弱勢群體不會過於難以獲得醫療保健和經濟困難支持,尤其是在取消了諸如休假等現有流行病經濟支持的情況下。」 這項工作是作為COVID-19縱向健康和福祉國家核心研究的一部分進行的,由UCL研究人員領導,由UKRI資助。該研究涉及UCL、倫敦國王學院、格拉斯哥大學、萊斯特大學、愛丁堡大學和布里斯托大學的研究人員。 在每個縱向研究中,受訪者平均在大流行病發生前三年回答了旨在評估心理健康的調查問卷。他們後來報告了他們在去年3月和12月之間經歷的干擾。 研究人員比較了那些回答顯示焦慮和抑鬱的「平均」水平的人所面臨的干擾,以及影響焦慮和抑鬱程度高於平均水平的人的干擾,無論他們是否有臨床診斷或正在尋求精神疾病的治療。 研究小組研究了大流行病在三個方面的干擾:醫療保健(用藥、就診或手術和預約);經濟活動(就業、收入或工作時間);以及住房(地址或家庭組成的改變)。他們發現,以前有精神疾病的人更有可能面臨經濟和醫療保健方面的干擾,但住房方面的干擾可能性不大。 Chaturvedi教授補充說:「UKRI的支持促成了12個縱向隊列研究的合作,使我們能夠解決與大流行病有關的關鍵問題,而這些問題是其他方式無法回答的。」來源:cnBeta

新的long COVID研究顯示感染後症狀持續一年之久

據媒體報導,兩項新的long COVID研究報告了患者在感染後一年內的持續症狀。英國的一項大型研究發現,每三名COVID-19患者中就有一人在康復後六個月報告至少有一個揮之不去的症狀,而中國的一項更集中的研究檢測到近一半的住院COVID-19患者在出院後至少有一個症狀,持續時間長達1年。 在發表於《JAMA Network Open》的一項新研究中,一個中國研究小組評估了2433名康復的COVID-19患者,大約在他們出院後一年。該研究提供了一些關於長期COVID的首次長期見解,發現45%的患者報告至少有一個症狀在12個月後仍然存在。 疲勞、出汗、胸悶、焦慮和肌痛是隊列中引用的最常見的長期症狀。大約四分之一的住院病人在一年後報告了持續的疲勞。 老年和重症與出現至少三種長期症狀的較高風險有關。然而,與為期6個月的long COVID研究相比,研究人員確實注意到他們的12個月隨訪研究檢測到了較低的揮之不去的症狀的總體比率,為long COVID的跡象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提供了一些希望。 「研究結果為COVID-19倖存者的長期健康結果提供了有價值的信息,並確定了持續症狀和呼吸道健康狀況不佳的風險因素,這對後COVID-19時代的到來具有重要意義,」研究人員總結道。 另一項新的long COVID研究是由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領導的,在一個由273618名康復者組成的大規模隊列中研究了該疾病的更多普遍特徵。總的來說,在所有從COVID-19康復的人中,近37%的人報告說至少有一種長期症狀,持續時間在急性感染後的3到6個月。 在這個龐大的隊列中,最常提到的long COVID症狀是焦慮或抑鬱,有15%的人報告了這種症狀。三至六個月後出現的其他持續症狀包括呼吸異常(8%)、腹部症狀(8%)、胸/喉痛(6%)、認知問題,如"腦霧"(4%)、疲勞(6%)和頭痛(5%)。 這項研究的負責人Max Taquet說:「結果證實,在感染COVID-19後的六個月內,相當一部分人,包括所有年齡段的人,都可能受到一系列症狀和困難的影響。這些數據補充了自我報告調查的結果,並表明臨床醫生正在診斷有這些症狀的病人。」 牛津大學研究中的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將持續的long COVID症狀的流行率與那些經歷流感長期症狀的人進行了比較。研究人員發現一些流感病例報告說至少有一種症狀在急性感染後持續了六個月,但長期症狀在COVID-19病例中更為常見。事實上,與流感病例相比,COVID-19病例出現長期症狀的可能性大1.5倍。 「COVID-19之後的風險高於流感之後的風險這一事實表明,它們的起源可能部分直接涉及SARS-CoV-2的感染,而不僅僅是病毒感染的一般後果,」研究人員在研究報告中寫道。「這可能有助於開發針對long COVID的有效療法。」 美國政府最近向各種long COVID研究項目提供了近5億美元的資金,牛津大學的 Paul Harrison 說,這種工作是迫切需要的,以便我們能夠處理未來幾年可能在世界各地出現的任何長期健康後果。 Harrison表示:「迫切需要進行不同種類的研究,以了解為什麼不是每個人都能從COVID-19中迅速和完全恢復過來。我們需要確定可能影響倖存者的各種症狀的內在機制。如果要預防或有效治療COVID-19的長期健康後果,這些信息將是至關重要的。」來源:cnBeta

輝瑞向FDA提交用於5至11歲兒童的COVID-19疫苗的數據

據媒體CNET報導,輝瑞和BioNTech公司周二表示,兩家公司已將COVID-19疫苗對5至11歲兒童的有效性數據提交給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盡管這兩家公司還必須正式提交緊急使用授權的申請,但這是讓兒童接種COIVD-19疫苗的最新一步。 輝瑞公司和BioNTech公司之前發布了試驗結果,該試驗包括2268名兒童的數據,其中三分之二的兒童接種的劑量比12歲以上的人接種的劑量小。該小組被注射了兩劑輝瑞-BioNTech公司的疫苗,間隔三周,並與其他接受鹽水安慰劑的人進行了比較。 「在過去九個月中,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億名12歲及以上的人已經接種了我們的COVID-19疫苗。」輝瑞公司董事長兼執行長Albert Bourla在9月20日的一份新聞稿中說:「我們渴望將該疫苗提供的保護擴展到這一年輕群體。」 COVID-19疫苗在預防住院方面非常有效。隨著美國一些州出現創紀錄的病例,幾乎所有的住院和死亡病例都是未接種疫苗的人--截至7月,這一比例超過97%。隨著孩子們回到教室,兒童的COVID-19病例也「特別多」,據美國兒科學會指出,周四標志著"連續第五周新增超過20萬個兒童病例"。 輝瑞公司表示,在未來幾周內,它計劃正式提交其COVID-19疫苗在美國的緊急使用授權申請,用於5至11歲的兒童。該公司還計劃向歐洲藥品管理局和世界各地的其他監管機構提交申請。來源:cnBeta

研究:神志失常是嚴重COVID-19的一個常見後果

據媒體報導,在COVID-19大流行病發生一年多後,研究人員揭示了病人在住院期間和住院後可能面臨的許多破壞性後果。一項對大流行初期因COVID住院的近150名病人的新研究發現,73%的病人患有神志失常,這是一種嚴重的精神狀態紊亂,病人會感到困惑、煩躁、無法清晰思考。 研究報告的作者、密西根醫學院麻醉學系的Phillip Vlisides醫學博士指出,患有神志失常的病人往往病情較重、有更多的合並症如高血壓和糖尿病,並且似乎還有更嚴重的跟COVID相關的疾病。 他補充道:「COVID還跟其他一些不良後果有關,這些不良後果往往會延長住院時間並使康復變得困難。」 利用病人的醫療記錄和2020年3月至5月間在重症監護室住院的一組病人出院後的電話調查,研究小組試圖找出發生神志失常的病人的共同點。Vlisides指出,有幾個因素在起作用。 疾病本身會導致大腦的氧氣減少以及血栓和中風的發生從而導致認知障礙。此外,炎症標志物在神志失常患者中大大增加。混亂和煩躁可能是大腦炎症的結果。 雪上加霜的是,護理團隊往往無法執行標準的減緩神志失常的技術,如旨在讓病人活動的練習或允許訪客或家裡的物品在住院期間引導病人。 Vlisides表示:「在大流行的早期,我們沒有像通常那樣執行標準的神志失常預防方案。這方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在大流行早期的前疫苗時代,我們的個人防護設備有限並試圖限制COVID暴露和疾病傳播。" 此外,鎮靜劑的使用和神志失常之間存在關聯--有神志失常的病人被鎮靜的次數更多且經常使用較高的劑量。「在重症監護室使用靜脈鎮靜劑是很常見的,尤其是對使用呼吸機的病人。然而通過跟護士交談我們發現,嚴重的COVID患者在基線時本來就更加神志不清和煩躁,也許促使他們使用更多的鎮靜劑。」 該研究還發現,認知障礙甚至在出院後還會持續存在。幾乎1/3的病人在離開醫院時沒有在病歷上標明他們的神志失常問題已經解決,這些病人中有40%需要熟練的護理服務。幾乎1/4的患者根據其護理人員的評估對神志失常的篩查呈陽性。對一些病人來說,這些症狀持續了幾個月。這可能使住院後的康復過程管理變得更加困難。 「精神錯亂的家庭成員自理能力有限,將需要額外的護理支持,這無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Vlisides承認,護理團隊正在利用他們所擁有的資源盡力而為,特別是當醫院繼續充滿了COVID患者時。 他說道:「無論我們用什麼創造性的方法來實施預防神志失常協議,都可能是非常有幫助的、這包括跟家庭成員保持一致的溝通,從家裡帶來照片和物品,如果家人不能安全地探視,可以進行視頻探視。" 而對於正在努力照顧親人的家人和其他照顧者,他敦促他們盡快從初級保健醫生那裡獲得幫助。 他補充稱,得到的信息是,對於住院的嚴重COVID-19患者來說,認知障礙--包括抑鬱症和神志失常--是極有可能的。「總的來說,這項研究強調了接種疫苗和預防嚴重疾病如此重要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會有長期的神經系統並發症,也許我們並沒有像我們應該的那樣談論這些問題。」來源:cnBeta

世衛組織建議對兩類特定的COVID-19患者使用推薦抗體

據媒體報導,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對兩類特定的COVID-19患者使用抗體,以幫助確保他們在大流行中生存。在關於該主題的最新更新中,有兩項建議,都是基於一些試驗的證據和數據--其中一些還沒有經過同行評議。 該建議涵蓋了imdevimab和casirivimab的組合,這兩種抗體可以幫助患者的身體對抗SARS-CoV-2病毒。該建議涵蓋了兩類特定人群:即使病情較輕也有可能因COVID-19住院治療的高風險患者,以及身體尚未對病毒產生抗體反應的患者。 後一類人是為COVID-19嚴重或危重感染的病人保留的,世衛組織引用了RECOVERY試驗的數據,即這兩種抗體是如何降低嚴重/危重感染病人的死亡率的。這些抗體還減少了那些免疫系統無法產生抗病毒抗體的病人對呼吸機的需求。 同時,向非嚴重高危患者提供這些抗體的建議是基於三項試驗,這些試驗仍在等待同行評審。這些試驗的數據表明,給這些病人提供抗體可能會減少COVID-19症狀持續的時間和他們住院的風險。 世界衛生組織解釋說,給其他COVID-19患者提供這些抗體治療,「不太可能有意義」。該組織指出,這些建議是根據其指南提出的,當有新數據時就會更新。此外,世衛組織說,可能會出現新的變體,這些抗體對這些變體的效果較差。來源:cnBeta

針對糖尿病患者的新COVID-19治療方法顯示出早期前景

據媒體報導,一種針對糖尿病患者的新的COVID-19治療方法在倫敦大學學院(UCL)研究人員領導的一項試驗中顯示出令人鼓舞的結果。該試驗由醫療研究慈善機構聖喬治街資本公司(SGSc)進行,目的是為已經通過安全檢查的藥物尋找新的用途,在那裡有真正的臨床需求。 UCL醫學部的John Martin教授和UCL眼科研究所的Pete Coffey與一位美國慈善家一起成立了該慈善機構,在四年前對新藥進行試驗。他們專注於一些在第一階段臨床試驗中被證明是安全的藥物,這些藥物已被制藥業放棄,但對其他用途可能仍有益處。 在過去一年中,SGSc一直在糖尿病患者中試用一種藥物(AZD1656)。該藥物是由阿斯利康公司贈送給該慈善機構的。該團隊認識到,它可以激活免疫系統的細胞,作為SARS-CoV-2病毒患者的潛在治療方法,通過抑制免疫系統的過度反應,這種反應會對身體器官造成損害,特別是心臟和肺部。 該試驗減少了接受AZD1656治療的患者的死亡人數,這是一個很有希望的發現,在研究結果接受同行審查之前,研究人員需要進一步分析,當細胞免疫學結果出來後。在其他藥物(如地塞米松)作為標准護理的一部分所帶來的好處之外,還觀察到服用AZD1656的患者的死亡率降低。AZD1656被證明耐受性良好,沒有發生嚴重的不良反應。 糖尿病,無論是1型還是2型,一直是該大流行病期間合並發病的主要原因,在英國的醫院裡,所有死於COVID-19的人中有三分之一患有糖尿病。 這項名為ARCADIA的臨床試驗的目的是評估該藥物(一種葡萄糖激酶激活劑)的療效、安全性和耐受性,並確定該療法對臨床改善和死亡率的影響。 最近完成的ARCADIA II期試驗由聖喬治街資本公司領導,是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在158名患者中進行。該試驗由國際投資和UKRI/Innovate UK計劃資助。 研究人員說,他們的數據支持在未來的臨床試驗中繼續調查AZD1656用於治療患有COVID-19的糖尿病患者。他們還希望在沒有患糖尿病的人身上試驗這種藥物,可能會使更多的人受益,如long COVID患者。 SGSc主席兼UKRI資助的首席研究員Martin教授稱:「我們已經證明了我們有能力在16個月內迅速完成一項臨床試驗,從構思到完成。這項試驗的可喜結果表明,AZD1656,一種簡單的口服藥片,有可能成為治療COVID-19的一種新方法。無論何種病毒變體,它都是有益的。它是第一種專門治療COVID疾病的方法(相對於抗病毒藥物或疫苗而言),並可能預示著一個新的藥物領域,即激活體內的細胞,使其自身成為治療劑。」 Coffey教授補充說:「我們的研究表明,與制藥公司合作重新利用藥物以滿足未滿足的臨床需求,其潛在結果是巨大的。聖喬治街資本公司已經證明了這種模式。」來源:cnBeta

美FDA:為何不應該使用伊維菌素來治療或預防COVID-19?

據媒體報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工作之一是仔細評估藥物的科學數據,以確保它對特定用途的安全和有效。在某些情況下,使用未經FDA批准或未獲得緊急使用授權的藥品來預防或治療COVID-19可能是非常危險的。 一些美國民眾似乎對一種叫做伊維菌素的藥物用於預防或治療人類的COVID-19越來越感興趣。伊維菌素的某些動物配方,如澆潑劑 、注射劑 、糊劑型和灌注藥物,在美國被批准用於治療或預防動物體內的寄生蟲。對於人類來說,伊維菌素被批准以非常具體的劑量治療一些寄生蟲,並且有局部(皮膚)配方用於治療頭虱和酒渣鼻等皮膚病。 然而,近日FDA已經收到多份報告,稱病人在自行使用用於牲畜的伊維菌素後需要醫療照顧,包括住院治療。 以下是FDA認為民眾需要知道的關於伊維菌素的情況: FDA沒有授權或批准伊維菌素用於預防或治療人類或動物的COVID-19。伊維菌素被批准用於治療由一些寄生蟲和頭虱引起的感染以及酒渣鼻等皮膚病。 目前可用的數據並沒有顯示伊維菌素對COVID-19有效。評估伊維菌素用於預防或治療COVID-19的臨床試驗正在進行。 使用大劑量的伊維菌素是很危險的。 如果你的醫療服務提供者為你開出伊維菌素處方,請通過合法渠道(如藥店)填寫,並嚴格按照處方服用。 切勿將用於動物的藥物用於自己或其他人身上。動物用伊維菌素產品與批准用於人類的產品有很大不同。使用動物伊維菌素來預防或治療人類的COVID-19是很危險的。 什麼是伊維菌素,如何使用? 伊維菌素被FDA批准用於治療腸道類圓線蟲病和盤尾絲蟲病,這是兩種由寄生蟲引起的疾病。此外,一些局部形式的伊維菌素被批准用於治療頭虱等外部寄生蟲和酒渣鼻等皮膚病。 一些形式的動物伊維菌素被批准用於預防心絲蟲病和治療某些內部和外部寄生蟲。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產品與人用的不同,只有在按規定用於動物時才安全。 什麼時候使用伊維菌素會不安全? FDA沒有授權或批准伊維菌素用於治療或預防人或動物的COVID-19。伊維菌素還沒有被證明對這些適應症是安全或有效的。 即使是經批准用於人類的伊維菌素水平,也會與其他藥物產生相互作用,如血液稀釋劑。如果過量服用伊維菌素,可能導致惡心、嘔吐、腹瀉、低血壓(低血糖)、過敏反應(瘙癢和蕁麻疹)、頭暈、共濟失調(平衡問題)、癲癇發作、昏迷甚至死亡。 動物用伊維菌素產品與人用伊維菌素產品不同 首先,動物藥物通常是高濃度的,因為它們用於像馬和牛這樣的大型動物,它們比人重得多。這樣的高劑量對人類來說可能是高度有毒的。此外,FDA不僅審查藥物活性成分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而且還審查非活性成分。在動物產品中發現的許多非活性成分並沒有被評估為用於人類。或者它們的數量比用於人類的要多得多。在某些情況下,不知道這些非活性成分將如何影響伊維菌素在人體內的吸收。 預防和治療COVID-19的方案 FDA認為,限制COVID-19傳播的最有效方法包括接種COVID-19疫苗,並遵循當前CDC的指導。 人們應與醫生討論可用的COVID-19疫苗和治療方案。醫生可以根據人們的健康史,幫助確定最適合他們的選擇。來源:cnBeta

什麼是快速抗原COVID-19檢測,如何最好地使用它們?

據媒體New Atlas報導,快速抗原COVID-19檢測是如何工作的?為什麼美國政府近日承諾購買2.8億份檢測試劑盒?這是否足以幫助遏制病毒的傳播?作為美國總統拜登最近的"Path out of the Pandemic"計劃的一部分,增加檢測被認為是遏制COVID-19傳播的一個重要部分。該計劃表明,美國政府將花費近20億美元采購2.8億個COVID-19快速檢測試劑盒。此外,主要的零售商將被要求以成本價出售這些測試,大約比目前的價格低35%。 資料圖 這些數字聽起來當然很大。但是,使用這些快速檢測的最佳方式是什麼?它們的准確性如何?美國政府是否低估了實際需要多少次檢測才能發揮作用? 什麼是快速抗原檢測? SARS-CoV-2的金標准測試被稱為逆轉錄聚合酶鏈反應(RT-PCR)檢測。這種檢測涉及通過鼻咽拭子樣本尋找病毒的RNA。 PCR測試是非常準確的。以至於它們可以發現微小的病毒RNA痕跡,這些痕跡可能只導致無害的無症狀感染,甚至在一個人已經過了傳染期的幾周後提供陽性診斷。 但是PCR檢測也是時間和精力密集型的,需要將樣本送到診斷實驗室。在最好的情況下,PCR檢測的結果可能需要幾個小時。而在最壞的情況下,當實驗室不堪重負時,可能幾天後才會有結果出來。 另一方面,快速COVID-19檢測為速度和簡單性犧牲了一定程度的准確性。這些檢測尋找病毒表面的蛋白質,稱為抗原或抗體生成器。 快速檢測包含一組旨在對SARS-CoV-2抗原作出反應的抗體,它們可以在大約15分鍾內返回一個陽性或陰性結果。 它們的准確性如何? 毫無疑問,快速抗原檢測不像PCR檢測那樣准確。然而,快速抗原檢測在捕捉病例的最強感染力方面具有難以置信的准確性。快速檢測需要大量的病毒存在於任何特定的拭子中。這意味著這些測試不能確認某人目前沒有感染SAR-CoV-2,而是可以確認一個人在接受測試時是否具有傳染性。 公共衛生專家、馬里蘭大學的Zoe McLaren解釋說:「快速檢測的目的是識別鼻腔內有足夠高的病毒負荷的病例,而不是診斷所有的COVID-19病例。雅培BinaxNOW快速抗原測試可能只能檢測出PCR測試檢測出的85%的陽性病例。但關鍵是,已發表的研究發現,它們能檢測出93%以上的構成傳播風險的病例,這對控制大流行病來說是最重要的。Ellume能正確識別95%的陽性病例,Quidel QuickVue能准確識別85%。所有這三種檢測都能正確識別97%以上的陰性病例,而不論其症狀如何。」 那麼,在COVID-19的診斷檢測中什麼更重要,速度還是靈敏度? 2021年初發表的一篇文章表明,與僅僅依靠較慢的PCR檢測相比,廣泛和頻繁地使用快速抗原測試可以更有效地幫助遏制該大流行病。 該研究模擬了病毒在人群中的傳播,考慮了幾個變量,包括檢測靈敏度、頻率和樣本到答案的報告時間。研究發現檢測靈敏度不如檢測頻率和測試結果的時間重要。 研究人員寫道:「這些結果表明,有效的篩查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測試頻率和報告速度,而高的檢測靈敏度只能帶來很小的改善。因此,我們得出結論,篩查應該優先考慮可及性、頻率和樣本到答案的時間;檢測的分析極限應該是次要的。」 因此,從本質上講,經常進行的靈敏度較低但簡單易用的檢測比緩慢的、難以獲得的但高靈敏度的測試更有助於管理一場大流行病。 如何最好地使用快速抗原檢測 FDA和CDC都建議在使用快速抗原檢測時進行連續檢測。因為這些檢測需要相對較高的病毒量才能得到陽性結果,所以有可能SARS-CoV-2檢測陰性,但仍然具有傳染性。為了克服這些假陰性結果,建議人們在幾天內至少檢測兩次,以確定是否為陰性狀態。 今年早些時候,英國一項大規模的公共資助項目為每個公民提供了免費的快速檢測試劑盒。這個由政府資助的項目的目標是讓每個公民每周在家裡進行兩次自我檢測。 據估計,自該計劃開始以來,已經分發了近1億份檢測報告,大約62萬個COVID-19陽性病例與該診斷計劃有關。英國政府最近宣布,它將從明年開始停止免費快速檢測項目。 在美國,拜登政府最近宣布的加強快速檢測的計劃被一些人批評為太少、太晚。來自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 Eric Topol 和Daniel Oran的一篇社論呼籲美國政府大幅增加快速檢測的生產,認為以7美元一次的價格訂購2.8億次檢測是用太多的錢購買太少的檢測。 Oran和Topol在StatNews發表的社論中寫道:"相反,美國應該計劃進行為期數月的快速檢測,目的是每周至少對相當比例的人口進行檢測。這將需要每月進行大約10億次測試。而目標應該是使每次測試的價格更接近一美元。" 今年早些時候的民意調查發現,如果快速抗原測試的價格在一美元左右,近80%的美國人將定期在家裡測試自己的COVID-19。然而,如果檢測費用超過25美元,只有33%的受訪者可能會經常進行家庭檢測。 目前,即使白宮對主要零售商頒布了「按成本價出售 」的法令,兩份快速抗原家庭檢測試劑盒的最便宜價格大約是15美元。在德國,快速檢測可以從當地超市買到,價格不到一美元。在新加坡,整個城市正在設立自動售貨機,允許那些被標記為陽性病例的密切接觸者領取免費的快速檢測試劑盒。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家Michael Mina長期以來一直主張進行廣泛和頻繁的快速抗原檢測。他表示,由於繁重的監管負擔限制了生產,這些檢測的成本在美國很高。 Mina在接受國家公共廣播電台采訪時說:「它在這里如此昂貴的原因是我們沒有市場競爭。設備的實際成本是非常便宜的。但我們需要的是市場競爭。我們需要更多的生產商進入美國市場。而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釋放一些迄今為止的監管障礙。」來源:cnBeta

普林斯頓研究人員發現鼓勵人們接種COVID-19疫苗和戴口罩的新方法

據媒體報導,全球已有超過2億人感染COVID-19,超400萬人死亡,盡管公共衛生官員、名人和有影響力的人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說服大家戴上口罩並盡快接種疫苗,但結果是好壞參半。現在,普林斯頓大學的兩名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方法,他們發現這種方法成功地激勵了人們預約接種疫苗,並持續遵循保持社交距離和佩戴口罩等措施。 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 Joel Cooper說:「我們認為我們發現了一些獨特的東西,在COVID背景下還沒有被嘗試過。我一直在想,有一群人,公共服務公告永遠無法觸及,因為他們已經同意。他們可能不是最熱心的,但他們已經同意,疫苗是好的,人們應該接種疫苗。但他們是那些尋找藉口的人。『哦,這太難了』。『我現在做不到』。這些人是其他方法無法觸及的,但我們的方法卻可以觸及。」 Joel Cooper和他的研究生Logan Pearce沒有把目標放在那些堅持他們永遠不會接種疫苗的的少數人身上,而是把重點放在那些行動與他們聲明的信仰不一致的人身上。他們總共研究了101名參與者。 「說服剩下的懷疑者是極其重要的,但數據突出了一個更令人困惑和震驚的故事,」Cooper說。「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80%至90%的成年人同意戴口罩是防止COVID-19傳播的有效方法,但只有5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在與其他人密切接觸時『總是』甚至『大部分時間』戴口罩。關鍵是要讓人們按照CDC的指導方針行事,而不是僅僅相信它們是正確的事情。」 「我很想說服那些反疫苗的人,但說實話,我不知道此時有什麼能說服他們,」心理學研究生、該研究第一作者Pearce說。「我想,『說服那些已經認為這是正確的事情,但他們仍然沒有這樣做的人比較容易』。」他們在《基礎與應用社會心理學》雜志上發表了相關論文。 以前的研究發現,誘導認知失調--要求人們在頭腦中同時持有兩種相互矛盾的東西--可以成為鼓勵行為轉變的有效工具。Pearce和Cooper在他們的研究參與者中製造了認知失調,首先鼓勵他們倡導一種公共衛生立場--例如「戴口罩很重要」或 「接種疫苗將幫助我們結束這種大流行病」-然後要求他們回憶他們沒有按照這種態度行事的場合。人類對認知失調感到不舒服,而緩解這種不舒服的最簡單方法是改變行為,使之與態度一致。 一些研究發現,僅靠正念這一項就可以改變行為,但Cooper在自己的工作中還沒有發現這方面的證據。他說,宣傳部分,即極力為信念或行為爭辯,是至關重要的。他說,如果沒有這一點,正念工作可能會以一種適得其反的方式使天平傾斜。 "人們根據自己的行為形成對自己的看法,"他說。"如果你告訴人們,'嗯,記得你什麼時候沒有做這個',無論是去健身房還是戴口罩,他們說,'是的,我想我是那種不做這個的人,這不應該令人驚訝。我想我不鍛鍊,不戴口罩,我確實去商店沒有帶口罩。我並不是真的想這樣做,但這一定是我的為人』。所以對我來說,只是提醒自己,如果你願意的話,'壞行為',或與你的態度相反的行為,對我來說,這並不奇怪。" 他們的研究分兩波進行,每隔一周收集一次數據。在第一次會議上,認知失調測試組的參與者首先提倡堅持遵守安全協議,然後被要求回憶他們在有機會的情況下做出不安全的行為或避免接種疫苗的時間。其他志願者被分配到三個對照組中的一個:僅倡導、僅正念、或兩者都不。所有三組的參與者都觀看了一段鼓勵戴口罩和其他反COVID-19措施的簡短視頻。 一周後,研究人員評估了參與者的報告行為。認知失調組的成員在這一周內比對照組的參與者更有可能遵守准則並尋找疫苗接種預約。 Pearce通過在線工具Prolific找到了這101名參與者,同時在她位於亞特蘭大附近的家中進行遠程工作。參與者的年齡從18歲到67歲不等,來自18個國家,包括美國、英國、波蘭和葡萄牙。 這項研究的大部分內容是在疫苗廣泛使用之前進行的,因此Pearce和Cooper在很大程度上專注於口罩的佩戴和保持社交距離。當他們啟動這項研究時,他們決定增加幾個問題,即參與者是否已經或打算預約接種疫苗。 Pearce和Cooper正在尋找方法,通過在更大范圍內誘發不和諧,廣泛實施他們的研究結果。Pearce說:「我希望這個項目能夠超越學術界,真正有所作為。」 她建議舉辦比賽,讓人們通過視頻、論文、詩歌或繪畫等方式,寫下或記錄令人信服的論據,來進行疫苗接種。 她的比賽與眾不同之處在於第二步:包括心態。規則將要求參賽者包括回憶他們實際上沒有遵循COVID-19准則的時候,例如在有疫苗的時候選擇放棄接種。承認這一點,既可以使參賽者更有可能改變自己的行為,也可以鼓勵其他人做出更好的選擇。 對於那些不想舉辦比賽的社區領導人,Pearce和Cooper還有其他想法。例如,一個教會團體可以建議其成員通過練習作為一種公共服務行為。 但無論採取什麼方法,兩者的結合是關鍵,Pearce說:「我可以在我的生活中使用認知失調來改變我自己的行為,我也想幫助其他人這樣做。」來源:cnBeta

健康飲食人群感染COVID-19的幾率比較低

盡管有相關證據表明肥胖和 II 型糖尿病等代謝狀況會增加感染 COVID-19 新冠病毒的風險,而且在感染之後也有更高的幾率會出現更為嚴重的並發症。由麻薩諸塞州綜合醫院(MGH)研究人員領導的最近一項關於飲食和新冠的研究中,發現以健康的植物性食物為主的人在這兩方面的風險都比較低。 圖片來自於 Pxfuel 飲食對 COVID-19 風險的有利影響似乎與生活在社會經濟高度匱乏地區的人特別相關。該研究的主要作者、來自 MGH 糖尿病科和基因組醫學中心的研究助理、哈佛醫學院醫學講師 Jordi Merino 博士表示:「此前的報告表明,比較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群體有個共同特徵就是營養不良,但缺乏關於飲食與COVID-19風險和嚴重性之間的關系的數據」。 在這項研究中,Merino 和他的同事檢查了基於智能手機的 COVID-19 症狀研究的 592,571 名參與者的數據。參與者居住在英國和美國,他們從 2020 年 3 月 24 日開始招募,並跟蹤到...

研究警告:COVID-19在空氣中傳播的能力越來越強

一項新發表的研究顯示,隨著COVID-19病毒的演變,它在空氣中的傳播能力越來越強,使更多的人面臨感染該病毒的風險。這項研究涉及Alpha變體,而不是Delta變體,因為在進行研究時它占主導地位。但是科學家指出,現在占主導地位的Delta變體甚至比他們研究的Alpha變體更具傳染性。 ...

研究:接受抗CD20治療的多發性硬化症患者仍應接種COVID-19疫苗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研究人員為患有多發性硬化症並正在接受抗CD20 (aCD20)治療的人帶來了有一個好消息:盡管他們體內由疫苗引發的抗體反應可能很低,但他們的身體仍然能夠產生針對SARS-CoV-2病毒的「強大T細胞反應」。因此,研究人員說,接受抗CD20治療的多發性硬化症患者仍然應該接種COVID-19疫苗。 ...

研究稱自製COVID-19口罩能有效預防飛沫傳播:效果因設計而異

由於引起COVID-19的病毒繼續蔓延,專家建議在沒有醫用口罩或N95口罩的情況下佩戴自製口罩,以防止病毒的傳播。雖然這種臨時口罩在低收入國家更經濟、更容易獲得,但布制口罩的有效性還沒有被深入研究。在AIP出版社出版的《流體物理學》中,來自印度科技學院的研究人員分析了大尺寸替代咳嗽飛沫在不同速度下的命運,同時使用各種當地采購的織物製作口罩。 ...

英國生殖專家:應調查COVID-19疫苗接種後月經變化之間的聯系

據媒體報導,一些女性報告稱她們的月經在接種了COVID-19疫苗後發生了變化。在9月15日發表在《英國醫學雜志》上的一項研究中,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生殖專家Victoria Male博士說,接種COVID-19疫苗後月經變化之間的聯系是合理的,應該進行調查。 她寫道,月經的變化或意外的陰道出血並沒有被列為COVID-19疫苗接種的常見副作用。然而,截至9月2日,英國藥品和保健品管理局(MHRA)的藥品不良反應監測計劃已收到超過3萬份此類報告。 然而,大多數人發現他們的月經在下一個周期恢復正常,而且重要的是,沒有證據表明COVID-19疫苗接種對生育能力有不利影響。 MHRA指出,其監測數據並不支持月經變化與COVID-19疫苗之間的聯系,因為相對於接種人數和月經紊亂的普遍程度而言,報告的數量很低。 然而,Male表示,收集數據的方式使他們很難得出確切的結論。她認為,需要有更好的方法來比較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人群的月經變化率,並指出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已經提供了167萬美元來鼓勵這項重要的研究。 她補充說,關於接種COVID-19疫苗後的月經變化的報告,既包括mRNA疫苗,也包括腺病毒感染的疫苗,這表明,如果有聯系,它可能是對疫苗接種的免疫反應的結果,而不是對特定的疫苗成分。 事實上,月經周期可能會受到身體對病毒本身的免疫反應的影響,一項研究顯示,大約四分之一感染SARS-CoV2的女性會出現月經中斷的情況。 她解釋說,如果疫苗接種和月經變化之間的聯系得到證實,這將使尋求疫苗接種的人能夠提前計劃可能改變的周期。同時,她建議臨床醫生鼓勵他們的病人向MHRA的計劃報告月經的任何變化或接種疫苗後意外的陰道出血。任何報告月經變化持續數個周期,或絕經後出現新的陰道出血的人,都應根據這些情況的通常臨床指南進行處理。 她總結說:「一個重要的教訓是,醫療干預對月經的影響不應成為未來研究的事後考慮。」來源:cnBeta

研究人員在年輕人中發現了重症COVID-19的風險因素

PLoS One研究考察了18-29歲COVID-19患者中嚴重疾病的人口統計學和臨床標志物。隨著住院病人的年齡在第四波流行中偏向年輕化,休斯頓衛理公會一項新發表的的研究分析了其醫院內前三次激增的數據,發現了COVID-19在年輕成年人中的風險因素的線索。 主要作者Edward A. Graviss博士、公共衛生碩士、F.I.D.S.A.(病理學和基因組醫學副教授)和他的團隊調查了休斯頓衛理公會系統內7家醫院中18-29歲的住院年輕成人COVID-19患者的人口統計和臨床風險因素。他們的分析數據分布於3月1日至12月7日之間,即2020年的前三次COVID-19高峰期間。他們還調查了這些患者出院後30天內的再入院率和伴隨的嚴重疾病診斷。 由於患者分布在大休斯頓地區的休斯頓衛理公會的八家醫院中,這1853名年輕的成人患者中有20%是非西班牙裔的白人,32%是非西班牙裔的黑人,43%是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女性占病人的62%,其中12%是孕婦。雖然這些病人相對健康,但68%的病人超重或肥胖。患者中最常見的合並症是哮喘、精神健康障礙、高血壓和糖尿病。雖然所有的病人都有COVID-19陽性的PCR測試,並且在診斷過程中的某個階段有潛在的感染性,但只有43%的病人在入院時報告了COVID-19症狀。 由於COVID-19病例再次激增,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的醫務人員又變得非常忙碌 西班牙裔男性更有可能出現嚴重疾病的結果,年齡的增加、哮喘病史、充血性心力衰竭、腦血管疾病和糖尿病是初次住院後30天內嚴重疾病診斷的預測因素。西班牙裔、非西班牙裔黑種人、肥胖、哮喘和心肌梗死病史以及家庭暴露是30天後再次住院的預測因素。 相對來說,很少有年輕的成年人在最初的診斷過程中接受呼吸機干預,其中只有11%接受補充氧氣,3%需要重症監護。雖然96%的患者在初次住院後出院回家,但其中15%的患者在30天內回到了醫院。在住院患者中,有4名患者(1%)在初次住院期間死亡,另有4名患者在出院後到另一機構死亡。 總的來說,在首次就診的30天內,17%的患者被診斷為肺炎,8%的患者被診斷為至少有一個額外的重要診斷,如敗血症、心肌梗塞、腦血管事件、心臟驟停、肺栓塞、血栓形成、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ARDS)等等,以被歸類為嚴重的COVID-19疾病。 作者說,這項研究表明,在年輕的成年人中,特別是在邊緣化社區和有基礎疾病的人中,存在嚴重疾病和再入院的重大風險。他們強調需要在年輕的成年人中提高對COVID-19的認識和預防,並繼續調查嚴重疾病的風險因素、再入院和COVID-19的長期後果。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