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IT 與健康

Tag: IT 與健康

又有兩種新冠肺炎疫苗即將進入二期人類臨床試驗

又有兩種新冠肺炎疫苗即將進入二期人類臨床試驗

據外媒報道,就在生物技術公司Moderna最近宣布其mRNA COVID-19疫苗的一期試驗獲得成功之後,又有兩種更有希望的候選疫苗正在向大眾傳達出令人鼓舞的消息,幾種疫苗正競相進入二期人體試驗階段。《柳葉刀》上的一篇新文章介紹了一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臨床試驗第一階段的同行評議和發表的數據。這種疫苗叫Ad5-nCoV,由中國制藥公司康希諾生物(CanSino Biologics)研發。據了解,疫苗一期試驗的主要目的是研究其在健康人體使用的安全性。通過觀察T細胞和中和抗體的水平來觀察疫苗刺激人體免疫反應的效果。 北京生物技術研究所的Wei Chen介紹稱:「試驗表明,單劑新型腺病毒5型載體COVID-19 (Ad5-nCoV)疫苗可在14天內產生病毒特異性抗體和T細胞,使其成為進一步研究的潛在候選對象。」 報告中的數據令人鼓舞,不過也有一些警示信號。試驗中,科研人員測試了三種劑量水平,試驗中大多數受試者都遇到了某種程度的輕度到中度的副作用,症狀包括發燒、頭痛和疲勞。 Ad5-nCoV在更廣泛的二期臨床試驗中可能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其產生有效抗體和T細胞免疫響應能力的不一致。這種疫苗利用一種被稱為腺病毒5型(Ad5)的普通感冒病毒來傳遞遺傳物質並最終訓練免疫系統抵禦SARS-CoV-2病毒。在這些早期數據中發現的問題是,對Ad5預先免疫水平較高的受試者似乎對疫苗的抗體和T細胞反應明顯降低。 中國江蘇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朱鳳才(Feng-Cai Zhu)指出:「我們的研究發現,預先存在的Ad5免疫可以減緩對SARS-CoV-2的快速免疫反應,也可以降低反應的峰值水平。此外,預先存在的高Ad5免疫力也可能對疫苗引發的免疫反應的持久性產生負面影響。」 這種免疫系統反應的不一致性可能表明Ad5-nCoV疫苗在老年受試者中可能不那麼有效,因為他們可能對這種常見腺病毒具有更高的預先免疫水平。對此,來自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Michael Mina在接受STATNews采訪時表示,這是使用這種腺病毒傳遞系統的疫苗的一個常見問題。 另一種進展到更高級臨床試驗的疫苗則是ChAdOx1 nCoV-19,由牛津大學科學家研發。在一期試驗中,科學家已經給1000多名受試者注射了藥物,接下來,他們將招募1萬多名受試者,並且涵蓋的年齡層面將更大進而使得對更大范圍人群的安全性和免疫反應展開評估。 牛津大學雖然未就這種疫苗的人體試驗數據正式對外發表,然而最近公布的一項預印本研究概述了初步動物研究的成功結果。牛津疫苗也使用一種普通感冒病毒作為其主要的傳遞系統,它是不過一種跟中國正在開發的Ad5-nCoV疫苗不同的腺病毒。 在接下來的階段測試中,牛津將依賴於新冠肺炎繼續在當地社區以足夠高的速度傳播以確定療效。科學家們不打算故意用病毒感染志願者來測試疫苗,因此他們需要相對較高的病毒在社區傳播率來評估成功。 牛津疫苗小組的Adrian Hill表示,研究人員目前面臨着一種頗具諷刺味道的情況--社區傳播水平的降低可能會顯著減緩疫苗測試的進展。「這是一場跟病毒消失和時間賽跑。今年早些時候我們曾說過,等到9月份研製出有效疫苗的可能性是80%。但現在,我們有50%的可能什麼結果也得不到。我們的處境很奇怪,我們希望新冠病毒能留下來,至少能待一段時間。」 這兩種新冠肺炎疫苗以及Moderna的疫苗可能是目前開發中的走在最前面的疫苗,但實際上還有另外7種疫苗也正處於人類試驗的積極早期階段,此外還有100多種疫苗處於臨床前開發階段。來源:cnBeta
擺脫化療痛苦!中科院研製出治療性癌症疫苗:簡單有效

擺脫化療痛苦!中科院研製出治療性癌症疫苗:簡單有效

近日,據外媒報道,來自中國的研究團隊發表在《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上的一項新研究表明,研製出了一種基於自愈聚乳酸微膠囊的新型腫瘤治療疫苗,能夠有效激活免疫系統並抑制腫瘤發展。 作為免疫治療的一種治療方式,癌症疫苗由於人體體內微環境等不良因素,無法發揮其最大效用,但由於癌症疫苗的治療潛力,科研人員一直在不斷努力改良和研究新的方法以達到理想效果,但都差強人意。 該研究團隊由來自中國科學院過程工程研究所的馬光輝(音)教授和魏偉(音)教授領導,在之前的工作中已經設計和製造了多種腫瘤疫苗。這些疫苗已被證明在不同的腫瘤模型,如淋巴瘤,黑色素瘤和乳腺癌有效。 馬教授說:「然而,由於某些限制,研究人員被迫改進早期的腫瘤疫苗。例如,不良的免疫微環境,復雜的制備過程以及頻繁接種疫苗的需求嚴重影響了疫苗的表現。因此,我們設計了一種新型的基於微膠囊的高效癌症疫苗制劑。」 這項研究代表了研究人員首次在腫瘤疫苗中使用具有後封裝、多重裝載和有效調節免疫微環境的自愈性微膠囊。接種疫苗後,這些微膠囊可在原位形成良好的免疫微環境,其中抗原釋放動力,吸收細胞行為和酸性環境以協同方式起作用。 魏教授說:「由於具有協同作用,該疫苗成功提高了抗原的利用率,改善了抗原的呈遞並激活了抗原呈遞細胞。因此,在不同的腫瘤模型中使用不同類型的抗原可以實現有效的T細胞反應、對腫瘤進行有效的抑制、並且產生抗轉移作用和預防術後復發。」 此外,研究人員驗證了新抗原疫苗中使用的新型疫苗平台的可用性,這符合精準醫學。由於後封裝過程簡單,臨床醫生能夠隨時自行制備新抗原制劑。來源:cnBeta
科學家開發出「仿生眼」  有望讓盲人重見光明

科學家開發出「仿生眼」 有望讓盲人重見光明

據外媒BGR報道,來自美國和中國香港的一個科學家團隊已經開發出一種「仿生眼」,在形狀和功能上模仿人眼。這款新的「仿生眼」原型通過模仿人眼中的「感光器」,有朝一日可以用於恢復失明者的視力。研究團隊稱其為 「生物仿生眼」,該設備是現代科技和自然界的設計的結合體。它由一個半球形的人工視網膜和一系列傳感器組成,可以捕捉和轉播實時圖像。 多年來,科學家和醫生們想出了一些辦法,用人工的方式來代替身體的一些重要部件,可以改善人們的生活質量,甚至可以挽救一個人的生命。然而,眼睛是相當特殊的,它們與大腦溝通的方式意味着設計一個仿生眼並不那麼簡單。讓設備與人腦對接是一個巨大的障礙。 研究人員已經克服的最大挑戰是將該技術塞進一個可能被用作植入物的球狀體中。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在活體生物上實際測試過該設備,但這只是在不久的將來。據《每日郵報》報道,研究人員已經開始在動物和人類身上進行試驗。不過,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科學家們很快就指出,目前的設備只是幾年後可能出現的一個開始。 在其目前的狀態下,眼睛渲染圖像的能力並不是最大的。它產生的是低分辨率的圖像,但更復雜的圖像則需要更高的傳感器密度。但研究人員表示,隨着技術的發展,傳感器的密度和所產生的圖像的分辨率實際上可能會擊敗真正的人眼。 科學家們指出,這種「仿生眼」 還可以用於人工智能和機器人領域。來源:cnBeta
僅1%的人擁有神秘「致瘦基因」 吃什麼都不長胖!

僅1%的人擁有神秘「致瘦基因」 吃什麼都不長胖!

北京時間5月25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當你還在為減肥煩惱是,有這麼一類人可能會讓你羨慕嫉妒的要死,研究發現,僅僅有1%的人能夠「隨心所欲」,想吃什麼就吃什麼,而且體重不會增加,因為該人群體內存在一種「瘦身基因」。 科學家分析了數千位測試者的基因圖譜,發現大約有1%的人缺少一種叫做「ALK」的基因。研究結果顯示,與其他健康成年人相比,這些人天生就比較瘦,科學家猜測ALK基因可能與他們偏瘦體型有關。 隨後他們對老鼠和蒼蠅進行試驗,希望驗證這一推測,結果顯示「關閉」ALK基因會使老鼠和蒼蠅保持偏瘦體型,即使它們食用富含糖和脂肪的食物。所以關閉ALK基因未來可能將成為人類肥胖症的基礎療法。 體內關閉ALK基因的人群不必控制食慾,便能保持良好的新陳代謝,他們平時可以攝入大量食物,在正常消化代謝的基礎上,體重並不會增加。多年以來,科學家一直對ALK基因頗感興趣,現在已有針對該基因的相關藥物,這是因為該基因在一些癌症中頻繁發生突變,從而被稱為「致癌基因」,從而加速了腫瘤治療的發展。 到目前為止,ALK基因對癌症之外的其他作用還不清楚,但最新發現表明,它對於體型變瘦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在藥物抑制劑作用人體之前,科學家還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從而確定該方案的真實有效。 下一階段將對該發現與其他國家居民健康、活動水平和DNA「生物銀行」記錄進行比較,這項最新發現有助於將對人類瘦身基因基礎的探索與活體生物(老鼠和蒼蠅)的全基因組分析結合起來。 不同研究團隊在一起合作涉及多個領域,從營養學至生物數據庫,再到老鼠和蒼蠅基因遺傳學,同時包含生物新陳代謝的進化歷程,ALK基因進化作用,人類多項實驗證據,以及提供核心生物化學和遺傳學的因果論證。目前,這項最新研究報告發表在近期出版的《細胞》雜志上。 肥胖的標準是什麼?它對產生怎樣的健康風險? 體型肥胖是指成年人體重指數(BMI)達到30或者30以上,通常情況下,一位健康者的BMI指數在18.5-24.9之間。 肥胖最直接的影響就是身體健康,甚至會危及生命,引發2型糖尿病、腎髒疾病、失明以及截肢。肥胖還會增加心髒病風險,因此肥胖成為頭號死亡原因。危險的肥胖體征還與12種不同的癌症有關,其中包括乳腺癌,平均12.5%的肥胖女性存在乳房健康問題。 此外,肥胖還會導致高血壓或者高膽固醇,增大心髒疾病的風險,肥胖兒童成年後更容易成為肥胖體征成年人,如果兒童時期超重,那麼他們成年後肥胖概率更高。(葉傾城)來源:cnBeta
黑光視頻顯示新冠病毒可能很容易傳播

黑光視頻顯示新冠病毒可能很容易傳播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數天前改變了指南,明確了新型冠狀病毒可以傳播的主要方式是人與人之間的傳播。COVID-19從表面和物體傳播的可能性較小,但也不是不可能。有幾項研究顯示,這種病毒可以在各種表面上生存,手觸摸到被污染的物體表面後再進行碰觸臉部、揉眼睛等動作,可能會造成感染。而一項新研究表明,如果條件合適,新型冠狀病毒很容易傳播,甚至從表面傳播。 來自幾所大學的研究人員考察了個人防護用品(PPE)在醫院的使用情況,以及它是如何導致COVID-19暴露的。該研究發表在《醫學教育》上,研究人員模擬了對感染者的護理。醫護人員在進入病房前必須戴上帽子、防護服、手套、護眼罩、N95口罩和面罩。醫護人員用無毒的熒光液對患者進行向下噴灑模擬病毒,並在患者使用的模擬霧化器治療中加入同樣的溶液。 護理結束後,醫護人員被帶回到一個用黑燈照明的房間。研究人員檢查了醫護人員必須脫下的個人防護用品。研究人員在醫護人員的皮膚上發現了熒光溶液,這表明他們在接觸病人後,在處理PPE時出現了錯誤。 這些溶液經常出現在工作人員的臉上和前臂上,說明工作人員在處理PPE的過程中需要改變處理程序,如下圖所示。 這項研究證明了在治療COVID-19患者的醫院中,PPE設備的重要性,因為這些設備可以大大限制病毒的暴露。但即使如此,如果沒有適當的協議和培訓,醫務人員也會有暴露於病毒的風險。 "雖然聽起來並不獨特,但手部衛生仍然是極其重要的,"Krutika Kuppalli博士告訴Healthline,無論人們是否戴着口罩,都應該避免接觸臉部。 雖然這項研究主要針對醫護人員和前線人員的個人防護用品,但也有類似的實驗表明,病毒很容易在人與人之間傳遞。日本衛生部門曾在一家餐館里用黑光照射,顯示一個人能夠感染其他9人。在模擬實驗結束時,人們發現餐廳內到處都是看不見的染料,這證明了為什麼在流感大流行期間,嚴格的衛生措施和社會疏遠是推薦的做法。 兩個月前,YouTuber Mark Rober在學校內部做了一個類似的實驗,一名老師和一名學生被 "感染 "了一種Glo細菌粉,只有在黑光燈下才會出現。事實證明,這種假病毒很容易傳播給其他孩子,在教室內的各種表面被發現。 大約在同一時間,Vox發布了一個視頻片段,展示了用肥皂洗手可以利用一種模仿病毒的物質,在紫外線的照射下發光,可以殺死新冠病毒。 來源:cnBeta
研究發現新冠與流感患者的肺部組織有着至關重要的區別

研究發現新冠與流感患者的肺部組織有着至關重要的區別

據外媒BGR報道,一項新研究通過對新冠肺炎和流感這兩種疾病死亡者的肺部組織進行比較,發現COVID-19明顯比流感嚴重。新冠病毒可以在血管層面造成嚴重的損傷,包括對肺部毛細血管的損傷,可顯著降低肺部的功能。新研究證實了此前的研究結果,即血液凝結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一個重要症狀,與流感感染時發生的情況不同。 一直在前線與這種疾病作斗爭的醫生們在幾周前開始觀察到不尋常的新冠症狀。這些症狀包括心髒問題以及神經系統的症狀,這對於類似流感的疾病來說是意想不到的。一些醫院注意到年輕患者的中風發病率上升,而這些年輕患者通常不會有患此類疾病的風險。此後不久,越來越多的研究解釋說,COVID-19會導致異常的血液凝結,影響心髒、大腦和其他器官的血流,可能是COVID-19並發症的原因。一項研究說,血液稀釋劑應用於COVID-19治療,以防止危及生命的問題。 而上周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一項新研究,詳細介紹了新冠病毒對肺部造成的傷害。研究人員比較了7名COVID-19死亡患者的肺部組織、死於流感病毒肺炎患者的肺部組織和10名捐獻移植但未使用的肺部組織。兩種受損肺部的較大血管的血栓水平相似。但新冠病毒攻擊的是血管內膜,這與死於流感的人的肺部有着至關重要的區別。研究人員發現,在COVID-19肺部內的微觀血塊比流感患者的肺部內的微觀血塊多9倍。病毒可能破壞了這些毛細血管壁,阻礙了氣體的流動。他們還發現了血管壁內部發炎和受損的細胞。 而來自COVID-19患者的肺部試圖通過生長新的血管來對抗病毒的攻擊。「來自於COVID-19患者的肺部有顯著的新血管生長,」研究人員說。正是在這個層面上,氣體的變化才會發生。血液將二氧化碳帶入肺部並獲取氧氣,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顯然是至關重要的。任何肺部血管化的問題加上已經損害了下呼吸道的病原體,都可能導致嚴重的呼吸困難。可能需要進行吸氧治療,包括呼吸機。而COVID-19的患者,最後上了機器的患者往往無法恢復。 「COVID-19的不同之處在於,在缺氧之前,肺部不會僵硬或受傷或被破壞,」哈佛大學醫學院外科教授Steven J. Mentzer告訴《華盛頓郵報》。「不管是什麼原因,都會有一個血管階段,」除了流感等病毒性疾病常見的損傷外。 Mentzer還表示,肺部可能試圖通過創造更多的肺部血管來向缺氧組織傳遞更多的氧氣。「這可能是能讓人好起來的東西之一,」他說。該團隊並沒有所有的答案,它還沒能確定是什麼可能導致血管部分的疾病。「恢復得相當好的病人有一個純粹的呼吸系統疾病,而有問題的病人也有血管成分,」Mentzer指出。來源:cnBeta

研究稱吸煙者的新冠病毒症狀可能更為嚴重

據外媒BGR報道,雖然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新冠病毒,但有幾類人特別容易發展為重症。例如一些研究發現,70歲以上的男性患者比其他人的死亡風險更高。有糖尿病等基礎病的個人也更容易出現嚴重的新冠病毒症狀。而一項新研究發現,吸煙者,尤其是長期吸煙者,比不吸煙者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根據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數據,與不吸煙者相比,吸煙者最終因嚴重的新冠病毒症狀而入院的概率高14%。 吸煙者報告5種以上與COVID-19相關的症狀的可能性高出29%,而報告10種以上的症狀的可能性高出50%,包括嗅覺減退、食慾下降、疲倦、腹瀉、精神錯亂或肌肉疼痛。此外,吸煙者因COVID-19的嚴重症狀而最終入院的可能性比不吸煙者高14%。 此前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一項研究發現,12.3%的新冠病毒患者中,吸煙者最終會被送進重症監護室或使用呼吸機,而在不吸煙的新冠病毒患者中,只有4.7%的人使用了呼吸機。 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對吸煙者的影響更為嚴重,因為香煙煙霧會增加新冠病毒在呼吸道中的ACE2受體數量,而新冠病毒往往會附着在這些受體上。正如LiveScience指出,這 「使器官容易受到新冠病毒的損害」。 雖然暴露在煙霧中的組織中含有更多的ACE2受體,但研究小組無法判斷哪些特定的細胞含有這種受體。通過檢查哪些蛋白質出現在哪些細胞中,研究小組發現,ACE2出現在肺部處理氧氣和二氧化碳的細胞上,這些細胞被稱為肺泡2型細胞。但主要的是,受體出現在分泌粘液狀液體進入呼吸道的細胞上,這些細胞被稱為杯狀細胞和棒狀細胞。作者發現。不吸煙的人在鼻子和喉嚨里攜帶着大部分的杯狀細胞和棒狀細胞,但在吸煙者中,這些細胞也開始在肺部堆積。 Christenson 表示:「他們所暗示的是,當你吸煙時,你有一個增加的杯狀細胞(在下呼吸道),這是肯定的。」 來源:cnBeta
醫生或許已經找到如何讓藥物殺死新冠病病毒的方法

醫生或許已經找到如何讓藥物殺死新冠病病毒的方法

據外媒報道,擺脫新冠病毒感染是醫生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的重點之一。一些治療方法正處於試驗階段,在這個過程中,醫生嘗試使用各種藥物來治療新冠肺炎並幫助免疫系統殺死病毒。不過現在科學家們已經開始研究這種病毒是通過何種方式試圖中和免疫系統的反應的,另外他們認為已經知道什麼藥物可以殺死這種病毒。 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病毒學家Benjamin tenOever及其團隊在一項新研究中對SARS-CoV-2如何干擾一些患者的免疫反應進行了解釋,同時還描述了COVID-19感染是如何導致可能致命的細胞因子風暴。 「這是我在研究病毒的20年裡從未見過的,」研究人員告訴Stat。據了解,新冠病毒非常狡猾,它能屏蔽掉細胞「號召武裝」的基因但卻能讓「號召強化」的基因繼續運轉。所有的病毒都會干擾這兩種基因,但SARS-CoV-2卻只會阻止那些在感染後不久就會對抗病毒的基因。 tenOever所指的「號召武裝」是產生干擾素的基因。當一個細胞被病原體感染時,這些細胞就會被釋放出來,然後告訴鄰近的細胞激活它們自己的細胞從而減緩病毒的復制。這個過程可以持續7-10天,可以為增強基因的調用爭取時間。 第二組基因產生趨化因子,為免疫系統B和T細胞敲響警鍾。B細胞識別病毒並為其產生抗體,這些抗體隨後將在COVID-19免疫系統中發揮作用,而T細胞負責清除病毒。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並不令人意外。病毒隨意復制,數百萬份拷貝感染其他細胞。雖然所有這些細胞都會產生干擾素、幫助減少復制,但病毒會阻止這種機制。與此同時,B細胞和T細胞會被召集起來,兒這可能導致大規模的炎症反應。這是SARS-CoV-2如何操縱目標基因組的「獨特」和「異常」結果。 tenOever指出,如果沒有干擾素就沒有什麼可以阻止病毒在肺中永遠復制和潰爛,因為他的團隊在COVID-19患者的肺細胞中沒有發現干擾素的蹤跡。然而,肺將會表達越來越多的「強化信號」基因,這將帶來越來越多的免疫細胞。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干擾素來阻止病毒復制,肺細胞就會被殺死,肺的呼吸功能就會受到影響。「突然間你就在醫院裡,呼吸困難,」tenOever說道。 老年人和糖尿病、心髒病和其他疾病的患者則都是這種疾病的危險群體。即使沒有病原體存在,他們的干擾素基因也已經比年輕人弱了很多。這就解釋了為什麼他們也能處理新冠病毒感染以及為什麼他們會經歷加劇的炎症反應。 來自日本的研究人員在另一項非同行評審的研究中指出,新冠病毒有一種名為ORF3b的基因,它表現出很強的抗干擾素活性。這樣就會使得細胞不會識別病毒的存在、干擾素基因也不會被激活。 Stat稱,這一發現可能會帶來以干擾素為基礎的治療方法,其能抵消病毒對干擾素基因的影響。德克薩斯大學醫學分部的研究人員也以預印本形式發表的第三項研究表明,干擾素IFN-1可以在實驗室條件下有效地阻止新冠病毒的復制。Vineet Menachery和他的團隊也證明,如果將IFN-1添加到培養皿中,病毒就很難復制。幾天後,干擾素處理的細胞的病毒載量比病毒可以隨意復制的細胞要低1000到10000倍。不過Stat指出,需要進行臨床試驗來確定行動方案。來源:cnBeta
FDA:受歡迎的「天然」甲狀腺產品因含過多甲狀腺激素被召回

FDA:受歡迎的「天然」甲狀腺產品因含過多甲狀腺激素被召回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已提醒消費者關於Acella制藥公司最近的一次召回事件。該公司最近宣布召回其受歡迎的「天然」甲狀腺產品後,發現其效力太強,使患者有獲得過多的甲狀腺激素的風險。雖然甲狀腺功能減退症會導致一些健康問題,但過多的甲狀腺激素可能是致命的,會導致高血壓、心律不齊等問題。 召回涉及NP甲狀腺,一種處方藥替代大多數甲狀腺功能減退患者使用的流行的Synthroid藥物。NP甲狀腺素是一種「天然」產品,它從乾燥的豬甲狀腺中提取了一些成分。根據召回通知,在30mg、60mg和90mg強度的藥物的多個批次可能有高達115%的激素甲狀腺素 (T3) 的量。 此次召回的NP甲狀腺素30mg的產品共有6批,其中2批為60mg強度,5批為90mg強度。被召回的批號上的有效期為12月20日至7月20日。Acella Pharmaceuticals表示,所有被召回的批次都是以100個藥瓶為單位銷售。 過多的甲狀腺激素可能會導致一個人患上甲狀腺功能亢進症,其中包括許多症狀,從體重下降到心率過快、心跳不規律、胸痛、高血壓、肌肉無力、疲勞和更多。召回聲明指出,這種「超強」的NP甲狀腺素也可能對孕婦有危險。 該公司建議患者與醫生交談,如果他們正在服用召回的批次之一。該公司已收到兩份與該藥物相關的 "不良事件 "報告,但沒有提供額外信息。NP甲狀腺用戶可以在FDA網站上查看被召回的批號、NDC號和失效日期。來源:cnBeta
FDA:受歡迎的「天然」甲狀腺產品因含過多甲狀腺激素被召回

FDA:受歡迎的「天然」甲狀腺產品因含過多甲狀腺激素被召回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已提醒消費者關於Acella制藥公司最近的一次召回事件。該公司最近宣布召回其受歡迎的「天然」甲狀腺產品後,發現其效力太強,使患者有獲得過多的甲狀腺激素的風險。雖然甲狀腺功能減退症會導致一些健康問題,但過多的甲狀腺激素可能是致命的,會導致高血壓、心律不齊等問題。 召回涉及NP甲狀腺,一種處方藥替代大多數甲狀腺功能減退患者使用的流行的Synthroid藥物。NP甲狀腺素是一種「天然」產品,它從乾燥的豬甲狀腺中提取了一些成分。根據召回通知,在30mg、60mg和90mg強度的藥物的多個批次可能有高達115%的激素甲狀腺素 (T3) 的量。 此次召回的NP甲狀腺素30mg的產品共有6批,其中2批為60mg強度,5批為90mg強度。被召回的批號上的有效期為12月20日至7月20日。Acella Pharmaceuticals表示,所有被召回的批次都是以100個藥瓶為單位銷售。 過多的甲狀腺激素可能會導致一個人患上甲狀腺功能亢進症,其中包括許多症狀,從體重下降到心率過快、心跳不規律、胸痛、高血壓、肌肉無力、疲勞和更多。召回聲明指出,這種「超強」的NP甲狀腺素也可能對孕婦有危險。 該公司建議患者與醫生交談,如果他們正在服用召回的批次之一。該公司已收到兩份與該藥物相關的 "不良事件 "報告,但沒有提供額外信息。NP甲狀腺用戶可以在FDA網站上查看被召回的批號、NDC號和失效日期。來源:cnBeta
新研究發現氯喹對COVID-19患者沒有幫助  甚至可能會造成傷害

新研究發現氯喹對COVID-19患者沒有幫助 甚至可能會造成傷害

一項大規模研究表明,氯喹和羥氯喹對治療COVID-19沒有幫助,甚至可能會造成傷害。根據周五在《柳葉刀》上發表的一篇論文,研究人員分析了數萬名服用這些藥物的患者的數據。他們的結果並不比沒有服用藥物的人好--事實上,他們更有可能死亡或出現心律失常。 這項分析涵蓋了大約 15000名患者的登記冊,跨越多個大洲,所有的人都被給予羥氯喹、 氯喹、 或這些藥物與一類稱為大環內酯類抗生素配對的藥物之一。這些患者與大約81000 名患者未給予這種藥物的患者的組別進行對比。結果並不令人鼓舞。用這兩種藥物治療的人有較高的死亡率,以及患心室心律失常的風險增加。 氯喹和羥氯喹被鏈接到更糟糕的結果,即使控制其他風險因素,如年齡、 既存的健康狀況和當前的吸煙者等其他風險因素後。研究人員完全排除了在診斷後48小時內接受治療的患者,以及任何服用瑞德西韋,不同的實驗性治療的人。 這並不能確鑿地證明這些藥物是危險的。包括來自哈佛醫學院、蘇黎世大學醫院、猶他大學和Surgisphere公司的研究人員警告說,可能有其他的變量沒有考慮到。但「沒有證據表明」這些藥物是有幫助的。研究人員強調迫切需要控制的臨床試驗,而不是像這樣被動地觀察病人,以提供更多的信息的研究。 氯喹和羥氯喹最初看起來像是有希望治療COVID-19的治療方法。證據包括涉及幾十名患者的初步研究,不過,有一項研究後來被撤銷了,因為要修改。後來的研究對其結果產生了懷疑。從本月早些時候的《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的一篇文章比較了大約給予羥氯喹的800名患者和未給予這種藥物的約560名患者,發現該藥物的使用和生存率之間 "沒有顯著的關聯"。 盡管如此,氯喹和羥氯喹已經成為文化戰中的試金石。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Fox News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用極少的證據為它們辯護,本周早些時候,他宣布他一直在服用羥氯喹來預防COVID-19。(相反,特朗普拒絕在公共場合戴口罩,盡管有初步證據表明,口罩可以減緩COVID-19的傳播速度)。一些醫生抱怨說,這些藥物的政治化使得研究工作更加困難,而炒作也使得服用這些藥物治療其他疾病如狼瘡和類風濕性關節炎的人短缺。 《柳葉刀》研究並沒有考察這些藥物是否可能預防COVID-19,它專門考察了已經患病的人的健康風險。這些藥物目前被批准用於治療自身免疫性疾病和預防瘧疾,盡管它們有已知的副作用,包括心律失常。目前仍在進行臨床試驗,看看它們是否能預防COVID-19。 外媒指出,這項研究可能不會平息關於羥氯喹和氯喹的政治爭論。特朗普宣布他正在服用其中一種藥物的消息再次引發了支持者的興趣,包括特朗普的競選團隊經理在推特上發了一條防衛性的推文,宣揚一種誤導性的統計分析。 來源:cnBeta

《柳葉刀》發布陳薇院士新冠疫苗I期臨床試驗結果

北京時間5月22日晚21時許,國際學術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在線發表全球首個重組腺病毒5型載體新冠疫苗I期臨床試驗結果,該論文的通訊作者是中國工程院院士陳薇。 根據論文中的描述,在接種前述以腺病毒Ad5為載體的新冠疫苗後,ELISA抗體和中和抗體自接種第14天開始出現明顯增長,並在接種後第28天到達峰值。特異性T細胞反應在接種後第14天到達峰值。 論文稱,在108名(低劑量組、中劑量組和高劑量組各36人)受試志願者中,有30名低劑量組、30名中劑量組和27名高劑量組成員報告了在接種後7天內出現至少一種不良反應。最常見的不良反應是發燒、疲勞、頭痛和肌肉疼痛等。在所有不良反應報告中,大多數報告都是不良反應為輕度或中度的,並且在接種後28天內沒有出現嚴重不良反應的報告。 同一時間,《柳葉刀》主編理查德·霍頓通過社交媒體分享了這則消息,並贊嘆:首次對此新冠病毒疫苗的人體實驗結果發現,它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並且能夠誘導快速的免疫反應。「這些結果代表着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柳葉刀》也通過其官方微博稱:首個1期臨床試驗COVID-19疫苗是安全的且耐受性良好,並能在人體內產生針對SARS-CoV-2的免疫應答。本試驗是在108名健康成年人中進行的開放標簽試驗,在28天後顯示出了有希望的結果,最終結果將在6個月內進行評估。但仍需要進一步的試驗來確定免疫反應是否能有效預防SARS-CoV-2感染。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陳薇院士團隊研製的重組新冠疫苗於3月16日通過臨床研究注冊審評,並於當日20時18分獲批正式進入臨床試驗。一期臨床試驗108名志願者,二期臨床試驗508名志願者。首批108名志願者自3月16日起陸續接種疫苗。隨後,他們被安排住進武漢特勤療養中心集中隔離觀察。 另據北京日報客戶端此前報道,前述疫苗的二期臨床試驗於4月12日啟動,是當時全球唯一進入二期臨床試驗的新冠病毒疫苗。4月25日,陳薇院士在「全國兒童預防接種日主題直播活動」上透露,新冠疫苗二期臨床試驗的508個志願者已經注射完畢,正處於觀察期,如果一切順利,將在5月份揭盲。 陳薇介紹,自中國向WHO分享了科學家分離的基因病毒序列開始,她帶領團隊第一時間開始進行疫苗研究。3月16日,腺病毒載體重組新冠病毒疫苗一期臨床獲得正式批准,並於當日為第一名志願者進行了注射。之後疫苗研發進展比較順利,在7天和14天的安全性均得到統計學數據。在此基礎上,前述疫苗進入二期臨床試驗。 5月14日,陳薇在接受解放軍報采訪時談及疫苗研發:「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疫苗成功進入臨床試驗,是我國科技進步的體現,也是大國形象、大國擔當的體現,更是對人類的貢獻。」來源:cnBeta
對寨卡和埃博拉起作用的癌症藥物可能成為新冠病毒的治療方案

對寨卡和埃博拉起作用的癌症藥物可能成為新冠病毒的治療方案

據外媒BGR報道,新冠病毒的治療方案可能包括一種抗病毒藥物,該藥物顯示出對寨卡和埃博拉的抗病毒活性。BerGenBio公司的bemcentinib目前正在英國進行2期臨床試驗。如果有效,該藥未來可能會被用於COVID-19治療中。這種潛在的新冠病毒療法是以一日一藥的形式出現的,它可以阻止病毒進入細胞,並防止感染者失活一個關鍵的免疫反應。 BerGenBio公司在挪威卑爾根和英國牛津設有辦事處,是一家僅有38名員工的生物技術公司。他們開發了一種名為bemcentinib的藥物,目前已經進入2期臨床試驗。該公司此前宣布,bemcentinib通過ACCORD(ACcelerating COVID-19研發平台的簡稱)平台被選中。該藥物作為一種潛在的COVID-19治療方法,被快速篩選出來。 該研究將包括60名COVID-19患者,他們將接受bemcentinib復方制劑,60名患者將在英國6家NHS醫院接受標准治療。該藥是一種 「每日一次的口服、高選擇性和強效的AXL激酶抑制劑」,該公司在4月底宣布臨床試驗時解釋說。該藥在癌症治療中可以發揮關鍵作用,「在各種癌症試驗中防止免疫迴避、耐藥和轉移」,此外,該藥還可以在臨床前試驗中對抗埃博拉和寨卡病毒。 該藥可抑制AXL激酶活性,阻斷病毒進入細胞,並增強抗病毒I型干擾素反應。干擾素是參與免疫的一個關鍵機制,它可以減緩病毒在細胞中的復制。最近的研究解釋,新型冠狀病毒可以抑制細胞的干擾素基因,阻止該物質的釋放。另外,來自中國香港的研究人員在COVID-19治療中使用干擾素進行有效的三藥組合治療。斯坦福大學的研究人員正在研究一種不同類型的干擾素用於新冠病毒的治療。 「通過用我們的藥物抑制AXL,你阻止了病毒進入細胞,」BerGenBio首席執行官Richard Godfrey告訴ABC新聞。「你還阻止了抗病毒免疫反應的停用,這對我們的身體清除感染至關重要..........所以這是一個雙重作用機制,病毒可以劫持。這是非常重要的。」 這位CEO警告說,這種藥物不會成為能夠治療疾病的 「靈丹妙藥」,因為這對於任何疾病來說都是非常罕見的。"通常情況下,它是一種藥物的組合,不管是互補機制還是支持另一種機制。所以,我認為我們會看到組合藥物的出現,我們已經看到那些正在試驗的組合藥物。"他說。Godfrey表示,他對這種藥物寄予厚望,但沒有透露任何關於其療效的細節。來源:cnBeta

研究發現:特朗普大力推廣的羥氯喹對新冠患者的危害性大於益處

據外媒BGR報道,頗具爭議的新冠病毒藥物羥氯喹在過去幾個月里多次出現在新聞報道中,這主要得益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該藥的高度評價,以及他希望該藥能成為改變COVID-19的治療方法。一項針對全球9.6萬名在醫院接受治療的COVID-19患者的研究顯示,羥氯喹在新冠病毒治療中更容易引發包括死亡在內的嚴重副作用。該研究顯示,依賴羥基氯喹與抗生素結合的版本的治療方法對COVID-19患者的危害更大。 對羥氯喹這種藥物的關注始於幾個月前,從法國的一項有希望的研究開始,隨後軼事證據表明,羥氯喹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效。這種藥物在對抗瘧疾、狼瘡和類風濕性關節炎方面已經是安全有效的,法國的研究似乎是個好消息。但隨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把這種藥物描述為「游戲規則改變者」,稱這是一種可以拯救COVID-19患者的藥物。一些人聽從了他的建議,試圖用這種藥物來預防疾病,在美國,至少有一人在攝入了一種類似名稱的藥物後死亡。也有尼日利亞人服用這種藥物後中毒身亡。 隨着更多關於羥氯喹可能有害的證據不斷傳來,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們紛紛收斂了自己的言論。但隨後,特朗普的言論震驚了全世界,他聲稱自己一直在服用羥氯喹以預防COVID-19,盡管從未有任何關於該藥可能阻止感染的暗示。 關於羥氯喹的安全性的一個關鍵細節是,這種藥物這麼多年來一直是安全的,因為這種藥物在對抗特定疾病時使用的劑量。COVID-19療法都依賴於較高的劑量,這可以解釋副作用甚至死亡風險的增加。現在,周五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項全新的研究提供了大量的證據,證明羥氯喹的使用對COVID-19治療的危害。 與《華盛頓郵報》交談的專家們同意,從這項研究來看,羥氯喹對COVID-19患者來說是個壞主意。 該研究觀察了六大洲9.6萬名新冠病毒患者住院治療的情況,發現服用該藥的人比沒有服用的人面臨的死亡風險更高。哈佛醫學院教授Mandeep Mehra研究了2019年12月20日到2020年4月14日期間在全球671家醫院住院的COVID-19患者,不包括使用呼吸機的人和接受瑞德西韋的患者。該組患者的平均年齡為54歲,其中53%為男性。 近15000人在診斷後48小時內得到了羥氯喹或氯喹單獨或與阿奇黴素或克拉黴素等大環內酯類抗生素聯合使用。得到羥氯喹的組,死亡風險增加了34%,嚴重心律失常風險增加了137%。那些使用羥氯喹和抗生素上的人表現更差,這些數字分別上升到45%和411%。氯喹則會導致37%的死亡風險增加,和256%的心律失常風險增加。而和抗生素聯合使用時,心律失常的風險就會跳到311%。 Mehra表示,使用羥基氯喹治療COVID-19是不明智的。「我希望我們一開始就有這樣的信息,」他說,「因為對患者有潛在的傷害。」「沒有好處是一回事,但這顯示出明顯的危害,」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心髒病專家Eric Topol 告訴《華盛頓郵報》。「如果說這種藥物有希望的話,這就是它的死亡。」 斯坦福大學醫學院預防心髒病學主任David Maron 表示:「這些發現顯示,絕對沒有理由樂觀地認為這些藥物可能對預防或治療COVID-19有用。」 克利夫蘭診所心髒病專家Steven Nissen說:「這種藥物也許是有害的,沒有人應該在臨床試驗之外服用它。」 這項新的研究是觀察性的,這意味着該藥沒有對對照組進行研究,但結論 「非常令人擔憂」,前FDA首席科學家Jesse Goodman表示。前FDA官員Peter Lurie補充說,這項研究是 「羥氯喹的另一個釘子--這一次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研究」。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上周宣布,對2000名成年人進行了一項羥氯喹臨床研究,觀察其與阿奇黴素聯合應用於COVID-19患者的效果。英國正在進行一項類似的研究,看該藥是否能保護醫務人員免受感染。Topol稱,鑒於哈佛的研究,以及其他較小的研究證明羥氯喹可能有害,NIH應該重新考慮。他表示:「很難忽視這個信號,繼續給予這種藥物是非常令人擔憂的。」 密歇根大學心血管專家Geoffrey Barnes認為,研究應該繼續進行下去,因為只有臨床試驗的結論會降低一些人對羥氯喹的熱情。來源:cnBeta

福奇博士對Moderna的新冠候選疫苗持謹慎樂觀態度

據外媒BGR報道,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安東尼·福奇博士是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小組的主要和最受歡迎的成員之一。福奇經常出現在電視上和采訪中,詳細介紹阻止COVID-19的傳播和尋找新型冠狀病毒的治療方法的各種努力。他曾在多個場合談到疫苗的可行性,最近一次是說第一種疫苗可能在數月後到來。他還與其他衛生專家一起撰寫了一篇論文,詳細介紹了這種特殊類型的COVID-19藥物的計劃,他們表示,單一的疫苗可能不足以滿足世界的需求。 幾個月前,Moderna的候選疫苗率先進入1期人體試驗,該公司在本周早些時候公布了有關此事的早期結果。當時,NIAID沒有就此事發表意見,但現在福奇表示,他對此事持謹慎樂觀態度。「問題是,它馬上就安全了嗎?顯然,它是安全的,」福奇在接受CNN采訪時說。「但重要的是,它誘發了一種反應。你會預測會對病毒有保護作用, 這就是所謂的中和抗體。」 他接着解釋說,疫苗應該「訓練」免疫系統產生不同類型的抗體。顧名思義,結合抗體會與病原體結合,但不會阻止它與人體細胞相互作用。中和抗體是你想要的抗體,它將與病毒的S蛋白結合,使其能夠附着在細胞上。Moderna的疫苗產生了 「合理劑量的中和抗體,」福奇解釋說,這也是他對結果持謹慎樂觀態度的原因。 本周早些時候,Moderna公司在通過一份新聞稿而不是研究報告的方式報告其早期研究結果後,受到了批評。該公司只提供了45名志願者中的8名接受了不同劑量的候選RNA疫苗的志願者的有限結果,這些志願者產生了中和抗體。該公司沒有解釋這些抗體是否足以阻斷病毒。該公司也沒有提及何時在醫學雜志上發表研究報告。 當時,人們還注意到,NIAID並沒有對候選疫苗發表任何評論,雖然該機構是Moderna在這項工作上的合作夥伴之一。相對而言,福奇本人在研究報告公布之前就詳細介紹了瑞德西韋試驗的結論--那份研究報告至今還沒有出來。 雖然花了幾天時間,但福奇現在對結果有了看法,他解釋說:「雖然人數有限,但這是個相當不錯的消息,因為它達到並跨過了疫苗開發中的一個重要障礙。這也是我對它持謹慎樂觀態度的原因。」 福奇在此前的采訪中曾表示,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第一種COVID-19疫苗可能最早在2021年年初就能上市。他在另一次采訪中解釋說,正是Moderna的藥物給了他這樣的希望。福奇和他的一些同事撰寫了一篇論文,描述了創建COVID-19疫苗的艱巨任務。這個過程包括研發步驟,但也要確保製造能力和物流配送到位。他們寫道,單一的COVID-19疫苗不足以滿足需求。 目前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證明Moderna公司的候選疫苗是預防COVID-19的可行方案。美國政府也對其他候選疫苗進行了投資。本周早些時候,美國通過阿斯利康公司投資12億美元,將獲得3億劑牛津公司有前景的新冠病毒疫苗。與Moderna的藥物一樣,牛津大學的疫苗目前也處於臨床試驗階段,研究人員還沒有公布任何有關其對人體療效或安全性的結果。目前還不能保證這些候選藥物中的任何一種都能發揮作用。來源:cnBeta
全球新冠確診病例超500萬 譚德塞稱疫情大流行「遠未結束」

全球新冠確診病例超500萬 譚德塞稱疫情大流行「遠未結束」

外媒稱,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破500萬例,在過去11天內增加100萬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周三警告說:「新冠疫情大流行還遠未結束。」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5月21日報道,全球確診病例數從400萬增至500萬,耗時11天左右。 原標題:全球新冠確診病例超500萬 譚德塞稱疫情大流行「遠未結束」    來源:參考消息網 目前,美國和俄羅斯累計確診病例數均已超過30萬例,巴西、英國、西班牙和意大利確診數超過20萬例。此外,法國、德國、土耳其、伊朗、印度和秘魯的確診數均超過10萬例。 另據路透社倫敦5月20日報道,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病例超過500萬例,拉丁美洲過去一周超過了美國和歐洲,成為全球單日新增病例最多的地區。 報道稱,這標志着新冠病毒的傳播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報道指出,巴西最近超過德國、法國和英國,成為僅次於美國和俄羅斯的全球第三大疫情國。目前,巴西病例的日增速度僅次於美國。 在不到六個月的時間里,逾500萬人感染新冠病毒,超過了每年感染嚴重流感的總人數——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球大約每年有300萬至500萬人患嚴重流感。 此外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5月21日報道,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周三警告說,鑒於全球出現單日確診病例最大增幅,新冠疫情大流行還遠未結束。 世衛組織稱,過去24小時內,全球報告新增確診病例10.6萬例。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他對中低收入國家的確診病例增長格外擔憂。 譚德塞在20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過去24小時內,各國向世衛組織報告了10.6萬例新增病例,是疫情暴發以來單日新增病例最多的一天。」 他還表示:「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新增病例來自僅僅四個國家。」 譚德塞警告說,「面對這場大流行」,世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又據埃菲社巴西利亞5月20日報道,巴西政府2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過去24小時,巴西新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888例,累計死亡病例數升至1.8萬多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也創新高,達到近兩萬例。 報道稱,巴西無疑已是拉美地區新冠疫情的「震中」。繼成為全世界新冠病毒感染人數第三多的國家後,該國19日公布的單日新增死亡病例首次破千,進一步成為全球健康危機的一大焦點。 巴西衛生部門稱,截至20日,巴西新冠肺炎康復病例超過11.6萬例,占累計確診病例的40%左右。來源:cnBeta
科學家設計的微型機器人可在血液中「逆流而上」輸送藥物 靈感來自白細胞

科學家設計的微型機器人可在血液中「逆流而上」輸送藥物 靈感來自白細胞

據外媒New Atlas報道,在未來,許多疾病可能會通過微小的機器人在血液中遊走、輸送藥物等來治療。這類醫療機器的最新試驗來自於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員,他們從白血球中獲得靈感,設計出了一種新的微型機器人,可以在血液中「逆流而上」移動。 這種機器人本質上是玻璃微粒,寬度不到八微米。一半是塗有一層鎳和金的薄膜,另一半則是攜帶藥物有效載荷。在這個測試中,有效載荷是抗癌分子以及識別癌細胞的抗體。新的機器人並不像其他微型機器人那樣在血液中游動,而是通過沿着血管壁滾動的方式移動,很像白細胞一樣。這種運動的方向可以通過磁場從體外控制。當接通電源後,金屬塗層的一側會將球體拉向該方向。 研究人員在實驗室里的模擬血管中進行了測試,發現磁力足夠強大,可以逆流拖動機器人。當關閉後,機器人只是隨着血液流動,可能會讓科學家們精確地控制機器在身體的哪個部位移動。 「利用磁場,我們的微型機器人可以通過模擬的血管向上游游動,由於強大的血流和密集的細胞環境,這是很有挑戰性的。」該研究的主要作者Yunus Alapan說。「目前的微型機器人都無法承受這種血流。此外,我們的機器人可以自主識別『感興趣』的細胞,如癌細胞等。它們能做到這一點,這要歸功於它們表面塗有一層細胞特異性抗體。然後,它們可以在移動時釋放藥物分子。」 在這些測試中,該團隊對機器人的速度進行了計算,發現其速度高達600微米/秒。這使得它們成為這種規模的磁力微型機器人中速度最快的。研究人員表示,「成群」的微型機器人將能夠在人體中發揮作用。這是因為單個機器人太小,用大多數的成像技術都無法看到,也無法獨自攜帶足夠的藥物。 雖然要讓它們達到這個階段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該團隊希望這項技術能夠實現對一系列疾病和疾病的非侵入性精準治療。 這項研究發表在《科學·機器人學》雜志上。來源:cnBeta
超聲波可控制大腦行為決策 治療毒癮和抑鬱症新希望

超聲波可控制大腦行為決策 治療毒癮和抑鬱症新希望

北京時間5月22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在一項最新試驗中,科學家將超聲波脈沖對准獼猴大腦,從而控制它們的決策判斷,這項研究可能有助於人類毒癮和抑鬱症治療。通過將超聲波脈沖指向大腦額葉皮層部分,可以影響獼猴在計算機化選擇任務中的判斷,如果該療法應用於人類,無痛超聲波腦刺激可以治療行為決策障礙,包括:毒癮和暴食,而不是採用藥物或者手術治療。   通過將超聲波脈沖指向大腦額葉皮層部分,可以影響獼猴在計算機化選擇任務中的判斷,讓它們在兩個任務中選擇一個。 該療法也可用於治療人類抑鬱症、焦慮症等精神疾病,以及慢性疼痛、癲癇等神經系統疾病,大腦疾病應該以有針對性和個性化的方式進行治療,而不是向患者提供雞尾酒療法。但要實現這樣的治療,我們需要一種工具,提供非侵入性、精確和個性化治療,從而解決每位患者的病情根源,但到目前為止,實現這樣的療法仍有一定的距離。 超聲波精確治療是指無聲、高頻聲波脈沖通過超聲波換能器對准大腦,這就像一個超聲波「掃描魔杖」。該聲波脈沖瞄準大腦神經迴路,激活神經元並影響神經元控制的行為。   通過超聲波刺激獼猴「額前眼場(FEF)」——控制眼球運動的大腦區域,研究人員發現超聲波可以影響獼猴所看到的目標。圖中是人類大腦「額前眼場」的所在位置。 超聲波是一種高頻聲波,已經被用於刺激大腦神經元或者神經細胞,之前研究表明,對頭部以外的齧齒動物大腦低強度超聲波掃描可以刺激神經元,並導致身體其他部位的肌肉運動。 為掌握更多的信息,研究人員讓兩只獼猴參與一項試驗,目前該試驗已廣泛用於研究選擇性行為,在試驗中,獼猴觀看電腦屏幕中央的一個虛擬目標,然後在屏幕從左至右分別展示目標,一個接一個。 在該試驗中,正常情況下獼猴會自然地選擇先在電腦屏幕中出現的目標,然而,通過超聲波刺激獼猴「額前眼場(FEF)」——控制眼球運動的大腦區域,研究人員發現超聲波可以影響獼猴所看到的目標。在靈長類動物中,額前眼場位於額葉皮層——大腦四個主腦葉中最大的一個,它在視覺注意力和眼球運動中發揮着重要作用。 正如每個腦半球控制着身體一側的肌肉和腺體一樣,研究人員發現當超聲波瞄準大腦左半球額前眼場時,猴子在試驗中可能選擇電腦屏幕右側的目標,同樣地,刺激大腦右半球的額前眼場時,猴子可能選擇電腦屏幕左側的目標。 當超聲波作用於大腦運動皮層時,未觀察到任何影響,運動皮層與自主運動有關,但與感知決策無關。為了進一步測試超聲波對大腦的影響,科學家在這項試驗中對獼猴給予不同獎勵。   研究人員發現當超聲波瞄準大腦左半球額前眼場時,猴子在試驗中可能選擇電腦屏幕右側的目標,同樣地,刺激大腦右半球的額前眼場時,猴子可能選擇電腦屏幕左側的目標。 「獼猴A」選擇任何一個目標都會獎勵果汁,而「獼猴B」只有選擇第一個目標時才會得到獎勵。即使「獼猴B」選擇了第一個目標而獲得獎勵,超聲波仍然能夠控制它選擇第二個目標作為最終決定。研究小組稱,他們採取的「神經干預」可以用於確定哪些大腦區域與疾病特定症狀或者行為條件有關。 該項研究報告表明,超聲波會對大腦產生強烈的干擾影響,甚至能夠干預人們的行為,而行為干預則是我們最為關心的環節,例如:科學家可以通過超聲波糾正人們錯誤的決策,甚至能夠治療人們雙手顫抖。 研究人員創建了一個原型設備,可在人類患者身體上進行治療,他們計劃未來3年內開始對患有嚴重抑鬱症的患者進行首次臨床試驗,該研究還為「超聲波神經調節」在動物和人類的未來應用提供了寶貴經驗。 神經元如何工作? 神經元,也被稱為神經細胞,是一種「電性興奮細胞」,它能夠通過電信號和化學信號接收、處理和傳遞信息,它是神經系統的基本要素之一。 為了使人類能夠對環境條件做出反應,大腦神經元負責傳遞來自外界環境的刺激,這樣的刺激包括手指在蠟燭火焰上烘烤,上行神經元信號將傳遞至中樞神經系統,反之,下行神經元刺激手臂,使手指從蠟燭上移除。 一個典型的神經元分為三個部分:細胞體、樹突和軸突,細胞體是神經元的中心,它把稱為軸突和樹突的傳遞過程擴散至其他細胞,樹突通常呈現大量分支結構,分支逐級變薄,軸突很細,可以延伸至較遠的區域。 為了做出一個可比較的尺度,一個神經元直徑大約是人類頭發直徑的十分之一,所有神經元都具有電興奮性,電流脈沖主要抵達樹突,經過處理之後進入細胞體,然後沿着軸突移動。 軸突起到電纜的作用,簡單地傳遞信號,一旦電流脈沖到達軸突末端,在神經元軸突突觸位置,事情就變得更加復雜了。 神經功能的關鍵是突觸信號傳遞過程,這部分帶電,部分帶有化學性。一旦電信號到達突觸,神經元就會釋放一種叫做神經遞質的特殊分子。接下來,神經遞質會刺激第二個神經元,觸發新一波的電脈沖,這種機制將重復進行。(葉傾城)來源:cnBeta

1英里寬的潛在危險小行星將在周四與地球擦肩而過

據外媒報道,據估計,一顆直徑接近1英里的小行星預計將於美國時間2020年5月21日(周四)與地球會合。這塊被稱為136795(1997 BQ)的太空岩石在其到達離地球最近的位置時飛行速度將達到7英里/秒。值得慶幸的是,NASA一直在密切關注它,預計它將只會跟地球擦肩而過。 1997 BQ,從名字就可以知道,它是天文學家在1997年首次被發現的。由於它足夠大所以可以被追蹤到,並且隨着時間的推移,它 的太陽中心軌道被繪制出來並不斷得到完善。 「潛在危險」這個詞聽起來很可怕,但它實際上並沒有你想象得那麼可怕。NASA對PHA(潛在危險小行星)的定義非常寬泛。 在目前的定義中,PHA的運行軌道必須在1 / 20天文單位(即地球和太陽之間的距離)和22的絕對星等(可以表示大小的亮度度量)之間。 對於我們人類來說,只要知道了一個天體的軌道就可以非常準確地預測其未來經過地球的距離,這可以讓我們提前做好准備。 就1997 BQ而言,當它經過地球時不會有太多的機會去觀賞風景。屆時,兩者的距離將有近400萬英里。這是一個很好的、很舒適的緩沖區,既能保證我們的安全又能讓天文學家一瞥快速移動的太空岩石。 至於這顆小行星的大小,科學家估計大概有一英尺,雖然不大,但如果它撞擊地球那麼勢必會給地球造成重大損失。但現在值得慶幸的是,它只會跟地球擦肩而過,之後則會離地球更遠。來源:cnBeta

為了吸引更多用戶,蘋果花重金買下了湯姆漢克斯主演的新電影

雖然 iPhone 的營收成績依舊呈下降態勢,但蘋果仍然憑借着可穿戴領域和服務領域的強勁表現交出了一份超預期的 Q2 財報,總營收同比增長 2.98 億美元,錄得 583 億美元。 具體來說,Q2 財季中可穿戴、家庭與配件類收入為 62.84 億美元,服務類收入為 133.48 億美元,同比增長 16.6%,後者更是創下了蘋果歷年新高。    蘋果的服務收入包括旗下的多款服務產品,如 Apple Music、iCloud 雲服務、Apple Card,以及去年第一季度推出的新聞訂閱服務 Apple News+、游戲訂閱服務 Apple Arcade,以及流媒體服務...

網易《代號諸神黃昏》策劃分享:精簡繁瑣日常任務

網易開放世界新游《代號:諸神黃昏》昨天在520發布會上亮相,該游戲的策劃Skald隨後以一封信的形式向玩家問好,分享了一些關於《代號:諸神黃昏》的消息。 其中提到,以「諸神黃昏」作為游戲代號是因為它非常符合立項時對這個項目的解讀,logo設計中融合了盧恩符文中光明的符號,寓意着希望永遠都在。 《代號:諸神黃昏》盡可能地精簡了大量重復的日常任務,而用更多一次性挑戰的內容去填補,不希望用繁瑣的日常捆綁住玩家。 游戲在MMO與單機體驗的平衡性上也做了很多的嘗試,社交方面弱化了對於固定隊的強制需求。 《代號:諸神黃昏》在技術上也做了很多突破性的嘗試,晨昏變化的動態光影效果、寫實還原的模型搭建、自動化houdini的地形生成、多端同步的技術預研等,相信會給大家呈現一個更加真實、更加震撼的游戲世界。 以下為原文: 《代號:Ragnarök(諸神黃昏)》的玩家們,中庭世界的探險者們: 你們好,我是策劃 Skald。 第一次正式與大家問好。很高興能有這樣一個與大家寫信交流的機會。 《代號:諸神黃昏》從立項伊始到現在,已經兩年多了。在這兩年的時間里,我們為了實現全平台化游戲的夢想,在組建國際化的團隊、開展游戲題材的調研,以及進行主機端、PC端和移動端的技術預研上付出了大量的努力,也在面對各種困難時走過了不少彎路。這期間,我們經歷過並肩戰斗的夥伴的離開,面對過技術難題導致的全盤大改,看到過很多個凌晨三點的杭州,但為了能夠打造一款全平台化的高品質游戲,我們最終堅持了下來。隨着《代號:Ragnarök(諸神黃昏)》在 520 發布會首次曝光亮相,在興奮與忐忑之餘,我想和大家聊聊這款游戲。 我們選取這個Ragnarök(諸神黃昏)詞作為游戲代號,是因為它非常符合我們立項時對這個項目的解讀——雖面臨諸神黃昏的預言,但仍能找到希望的光芒,不願意被命運或者環境束縛,那麼就披荊斬棘去走一條前所未有的路。在研發它的過程中,我們不斷地學習成長着,去解決一個個難題,將我們的這份熱愛做到了游戲當中。這里給大家分享一個小秘密,我們的logo設計中融合了盧恩符文中光明的符號,寓意着希望永遠都在。 作為玩家,我一直對以前那種「日常一條龍」的游戲玩法感到厭倦。因此,在這款游戲中,我們盡可能地精簡了大量重復的日常任務,而用更多一次性挑戰的內容去填補。我們不希望用繁瑣的日常捆綁住玩家,而是想打造一個自由的開放世界,讓玩家卸下「下一步必須做什麼」的負擔,自由決定「我想要做什麼」。我們希望玩家能得到隨心探索的快樂、痛快淋漓戰斗的快樂、在游戲中與各種生物交互的快樂……我們也希望能夠聽到更多玩家的聲音,與我們一起去創造這個世界,沒有隔閡的世界。 同時,我們在MMO與單機體驗這里的平衡性上也做了很多的嘗試,我們希望玩家既能在游戲中體會到孤獨而自由的冒險者的樂趣,也能快速地融入團體,參與激情的PK、協作的副本。因此,在社交這個點上,我們弱化了對於固定隊的強制需求,轉而嘗試去提供更多有趣的社交契機和重參與的團體類玩法,希望玩家可以從戰力為王的組隊篩選中解放出來,交到更多非利益化的真正的好朋友。 另外,這款游戲中,我們在技術上也做了很多突破性的嘗試,晨昏變化的動態光影效果、寫實還原的模型搭建、自動化houdini的地形生成、多端同步的技術預研等,相信會給大家呈現一個更加真實、更加震撼的游戲世界。 好啦長話短說,我會經常來這里和大家見面的,傾聽大家的意見和想法,希望大家不吝賜教,在這里暢所欲言,讓我們一起來完成這個作品。 所以,請加入我們,一起去追尋獲得新生希望的答案吧,命運女神薇兒丹蒂將給予我們指引。 《代號:Ragnarök(諸神黃昏)》是一款以北歐神話為題材的全平台動態開放世界冒險大作。未來將實現主機、PC、手機多平台同享3A級游戲體驗。游戲講述了九界多種族對抗毀滅、守衛家園的命運斗爭曲。本作主打「全平台游戲」概念,即玩家可以在PC、主機、手機等不同平台上玩同一款游戲。來源:遊民星空

《使命召喚16》”機密對話”暗示普萊斯或成可操控角色

  《使命召喚16:現代戰爭(Call of Duty: Modern Warfare)》第三賽季也將逐漸進入尾聲,在這個賽季中動視將游戲主線劇情中的主角「艾利克斯」作為可操控角色帶了回來,也給在劇情模式中生死不明的他一個後續劇情。而《使命召喚》官方油管賬號今天發布了一段新的視頻,其中過的內容似乎暗示普萊斯也將作為玩家可控角色,下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游俠網】《使命召喚16:現代戰爭》機密對話   這段視頻內容為一段「機密對話」,其中為敵軍圍繞着普萊斯上尉而展開了一段對話。雖然視頻中沒有透露任何官方消息,但玩家們紛紛猜測普萊斯上尉將在《使命召喚16:現代戰爭》第四賽季中作為玩家可操作角色登場。   普萊斯上尉是《使命召喚》系列中最令人難忘的角色之一,其中演員Murray的表演功不可沒。這個角色在《使命召喚》中首次亮相,不過顯然是個不同的版本。他真正成為重點刻畫的人物是從《使命召喚4:現代戰爭》開始的。讓我們期待他在重啟後的《現代戰爭》中大放異彩,重建141部隊! 來源:遊俠網

Steam喜加一:動作射擊游戲DLC免費領 本體免費

免費動作射擊游戲《Super Circuit Breakers》DLC《PAYNE》限時免費領。 Steam商店頁面>> DLC Steam商店頁面>> 據頁面描述,《Super Circuit Breakers》中玩家將操縱風格各異的各種角色在各種機械平台上消滅敵人,射擊手感爽快最多支持6人同玩,不包含中文內容。免費DLC是游戲的新的可控制任務「佩恩」,游戲整體是Fodbold形式的,活動將持續到5月底,感興趣的玩家不妨先入Steam庫。 本文由遊民星空製作發布,未經允許禁止轉載。來源:遊民星空

《後浪》之後 B站發布畢業季主題曲《入海》 毛不易演唱

5月20日上午,B站發布了畢業季主題歌曲《入海》MV。該歌曲由B站出品,知名歌手毛不易演唱,音樂製作人趙兆作曲並製作。歌曲MV以主人公畢業的時候為原點,追憶過去,並用大量篇幅展現普通人畢業後的社會生活。 據了解,《入海》主題為「獻給即將或已經畢業的人們」,這首歌曲的受眾不僅是2020年畢業生,也包括所有擁有畢業經歷的人。 B站方面表示,「畢業是一個符號,象徵着一個人獨立面對社會、人生和未來。每個人都會經歷這一刻,這是我們共通的部分」。 視頻地址:點此。 此前5月3日,B站獻給新一代的青年宣言片《後浪》在央視一套播出,因「太煽情」引發網友熱議。 歌詞: 還有說不完的話 風催着我們出發 把笑和淚都留下 留在這一年的夏 對於未來的想法 有太多疑問沒有回答 關於麵包和理想 還有平凡和偉大 那就這樣出發 再見吧 和我一樣匆忙的人啊 你們的歌聲 在遙遠的路上輕輕回響 時間會回答成長 成長會回答夢想 夢想會回答生活 生活回答你我的模樣 海洋會回答江湖 江湖會回答河流 河流會回答浪潮 一起躍入人海 做一朵奔涌的浪花 還有說不完的話 風催着我們出發 那個平凡的背影 去遠方還是故鄉 迎着明天的風沙 有太多孤單無人回響 你是否和我一樣 帶着倔強不投降 那就這樣出發 再見吧 和我一樣匆忙的人啊 你們的歌聲 在深夜的夢里輕輕回響 時間會回答成長 成長會回答夢想 夢想會回答生活 生活回答你我的模樣 海洋會回答江湖 江湖會回答河流 河流會回答浪潮 一起躍入人海 做一朵奔涌的浪花 時間會回答成長 成長會回答夢想 夢想會回答生活 生活回答你我的模樣 海洋會回答江湖 江湖會回答河流 河流會回答浪潮 一起躍入人海 做一朵奔涌的浪花 時間會回答成長 成長會回答夢想 夢想會回答生活 生活回答你我的模樣 海洋會回答江湖 江湖會回答河流 河流會回答浪潮 一起躍入人海 做一朵奔涌的浪花 讓我們躍入人海 做一朵奔涌的浪花 還有說不完的話 我們現在就要出發 有些問題 還不需要回答 唱着這首歌 向着海的方向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