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Overwatch

Tag: Overwatch

《守望先鋒2》beta版於6月28日開始新一輪測試,主機玩家將首次體驗新作

此前暴雪已確認,《守望先鋒2(Overwatch 2)》將會在今年10月5日正式上線,而且取消了買斷制,改為免費遊戲。首先上線的《守望先鋒2》只會有PvP模式,由過去的額6v6改為5v5對戰,每隊將有一個坦克角色、兩個傷害角色和兩個輔助角色。這是一個相當大的調整,開發組表示這樣可以降低遊戲的平衡性調整復雜程度。 官方表示,《守望先鋒2》beta版將會在6月28日新一輪測試,同時登陸PC和遊戲主機,玩家將可以使用新的坦克英雄Junker Queen,並且可以體驗新地圖,更多的詳細信息會在6月16日的暴雪《守望先鋒2》活動中公布。這意味著PlayStation和Xbox用戶將首次體驗《守望先鋒2》,此前《守望先鋒2》進行的內部beta測試僅限於PC平台,不過Nintendo Switch玩家仍排除在外。 《守望先鋒2》將加入新的地圖和模式,並重繪了英雄的默認皮膚和UI界面,據稱現有玩家所擁有的皮膚和噴漆都會在新遊戲中繼承下來。此外,暴雪表示遊戲引擎部分做了不少的改進。不同於海外採用《守望先鋒2》作為續作的名字,國服仍保持《守望先鋒》的名字,採用了「歸來」的大版本更新上線,據稱這是考慮到新遊戲版號的申請問題,為了能夠與全球同步上線。 ...

《守望先鋒》官方表示將在2022年推出更多傳奇皮膚

《守望先鋒》新春「猛虎嘯春」限時活動將於1月26日至2月16日開啟。不過本次活動官方僅推出了兩款新傳奇皮膚,是《守望先鋒》自2016年推出以來新皮膚最少的一次春節活動。對此官方發言人表示,遊戲將在2022年推出更多傳奇皮膚。 《守望先鋒》的官方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道:「我們了解到,今年的農歷新年活動的傳奇皮膚數量沒有往屆活動那麼多。皮膚團隊正在努力工作——計劃在2022年推出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的傳奇皮膚。我們將在今年與玩家分享更多關於這個話題的內容。」 來源:遊俠網

外媒公布了2021年《守望先鋒》最物超所值的皮膚

近日,媒體Dexerto公布2021年《守望先鋒》最物超所值的幾款皮膚。 最佳坦克皮膚: 仙境雪橇:D.VA 雪國馴鹿:奧麗莎 不滅屍鬼:萊因哈特 最佳DPS皮膚: 喜鵲:回聲 美人魚:秩序之光 最佳輔助皮膚: 邪魅薩特:盧西奧 賽博醫師:安娜 外觀最佳皮膚: 1.放克樂手:巴蒂斯特 2.魅影黑貓:黑影 3.武士:源氏 來源:遊俠網

《守望先鋒》「麥克雷」更名完成 新名10月26日上線

此前沸沸揚揚的動視暴雪事件對《守望先鋒》麥克雷的影響有了最新的結果。由於該名字來源為此前一位接受性騷擾指控調查的員工,8月底官方聲明將更改麥克雷的名字。日前,《守望先鋒》官方發布消息:角色「麥克雷」將更名為「Cole Cassidy(科爾·卡西迪)」。 暴雪在文中表示,叛徒首先失去的東西就是他們的名字,逃避他的過去意味著逃避自己。之前的牛仔騎馬走進了夕陽,Cole Cassidy在在黎明直面世界。同時官方宣布,新的名字將從10月26日開始使用,這位角色將迎來全新的自己。 感興趣的玩家屆時可登錄遊戲體驗。 來源:遊俠網

《守望先鋒》麥克雷配音演員就角色改名事件發聲

動視暴雪公司近期的風波接連不斷,暴雪旗下遊戲《守望先鋒》也受到了牽連。暴雪公司近日決定修改遊戲中的牛仔英雄傑西·麥克雷的名字,因為這個名字是以一位暴雪前員工的名字命名,而這位前員工正在接受性騷擾指控調查。 Matthew Mercer一直是遊戲中麥克雷的配音演員,在最近的一次訪談中,Mercer對改名事件發表了自己的看法,表示這是「應做之事」,不應該忘記那些被動視暴雪傷害過的員工。 「我知道這是個小小的安慰,但也是應做之事,能讓很多人對《守望先鋒》和角色的故事不會感到不適。大家對改名這件事的態度各不相同,有人會說這不過是個名字而已,因為這就要改也太荒唐了,但這個名字與很多人受到的傷害和苦難是聯系在一起的。如果我們有機會去修復的話,那就應該讓這個名字留在過去,讓角色不再背負這些,所以我支持。」 「他們給我打電話,問我是否了解現在的情況,我說『我太了解了』,他們說『作為處理此事的一部分,我們想把這個角色從這種不好的環境裡剝離出來,找機會修復這一切,這只是很多應做之事的一小部分。我們打電話是想告訴你,並想知道你對這有沒有意見』,而我說『謝謝你們告訴我,這樣挺好的』。」 Mercer還不知道這個角色會改成什麼名字,不過他關注的是改名起到的效果,而不是改名本身。 來源:遊俠網

《守望先鋒》死斗模式獨占義大利新地圖上線體驗服

近期動視暴雪內部的惡劣事件我們已經熟知,暴雪高層接二連三離職後現在更多高級開發人員也被解僱,不過旗下遊戲的更新看樣子沒怎麼受到影響。譬如《守望先鋒》就在日前推送了死斗模式獨占地圖「Malevento」,不過該地圖需等到9月才上線正式服,目前僅在PC測試服供玩家體驗。 《守望先鋒》PTR伺服器今日上線了傳言已久的新地圖「Malevento」,新地圖位於義大利,是一張死斗模式獨占地圖,這也是為死斗模式設計的第四張地圖,僅面向PC平台玩家。一起來看一下。 Malevento目前計劃於9月28日脫離PTR並進入《守望先鋒》公共伺服器。 來源:遊俠網

《守望先鋒》麥克雷將改名 撇清與性丑聞前職員關系

麥克雷的全名是Jesse McCree,是以現實中《暗黑破壞神4》的首席設計師Jesse McCree命名。本月早些時候,McCree和《暗黑4》遊戲總監Luis Bariiga以及《魔獸世界》高級設計師Jonathan LeCraft因性丑聞事件離開了暴雪。 根據守望先鋒官推,麥克雷這個角色將被重新命名。暴雪在聲明中解釋說: 「我們圍繞著包容、平等和希望是構建美好未來的基石這一理念創建了《守望先鋒》的宇宙。它們是遊戲和《守望先鋒》團隊的核心。在我們繼續討論如何最好地實現我們的價值觀,並展示我們對創造一個反映這些價值觀的遊戲世界的承諾時,我們認為有必要將目前稱為McCree的英雄的名字改為更能代表《守望先鋒》所代表的東西。我們意識到,對這樣一個在遊戲中深受喜愛的核心英雄的任何改變都需要時間來正確推出,我們將在這項工作的進展中分享更新。」 暴雪曾計劃在下個月推出一個以麥克雷為關鍵角色的新故事。而現在這個新故事已經被推遲到今年晚些時候,並將使用新的命名。作為替代,《守望先鋒》將在下個月獲得一個新的FFA地圖。 聲明總結說:「今後,遊戲中的角色將不再以真實員工的名字命名。在未來的《守望先鋒》內容中,引入現實世界內容時我們將更加謹慎和有分辨能力。」 來源:遊俠網

為什麼有這麼多OW玩家對Jeff的離去感到難過?

  還是要謝謝Jeff,讓我在2016年的夏天玩到了那麼好玩的《守望先鋒》。 幾十個小時前,《守望先鋒》遊戲總監Jeff Kaplan決定離開暴雪。 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這條新聞在兩個板塊里得到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在OW玩家群之外的評論,大概畫風是這樣的: 嗯…總結一下就是:Jeff可算是走了,OW未來可期! 但在以OW玩家為主的區塊,你能聽見的卻是一聲聲的惋惜。 已離去的玩家對他的離開拍手稱快,留在OW的玩家卻大多對此不舍,這種反差,是Jeff「洗粉」洗得比較成功嗎? 在正式聊這個之前,我覺得可能需要先說說一下我自己的玩家身份。 我從內測時代就開始觀看OW直播,和當時編輯部的小夥伴們在第一時間進入了《守望先鋒》,一起度過了屁股梗和P站搜索飆得比比特幣指數還高的時期,也一起迎來了競技模式的開放。而在小夥伴們陸續離開後,我也一直斷斷續續玩到了Ash登錄的版本。 和很多人一樣,當時我對《守望先鋒》有許多不滿。其中最大的比重來自於它當時令人迷惑不解的更新速度。第一個新英雄安娜在遊戲正式發售兩個月後才登場,且她幾乎是OW爆火的兩個月內唯一的實質性內容更新。 回顧起來你大概會感覺,「兩個月出一個新英雄好像也並不算慢?」 但對於當時足以在「現象級」前面加上一個「超」字的OW來說,一些零零散散的平衡調整,加上千呼萬喚始出來後增加的一個治療型角色,實在是餵不飽狂熱的玩家。更不要說後面新內容的更新進度甚至還更慢了。黑影登場在接近4個月後,奧麗莎則又突破了黑影的「更新速度」。 也就是說,從16年5月到17年3月份之前,10個月的時間里,排除掉節日活動,自創比賽,競技模式等「不會改變遊戲玩法」的更新內容,OW實質上的內容更新是: 萬聖節與運動會活動;兩個新英雄;綠洲城與艾興瓦爾德兩張新地圖。 以身邊統計學來說,我在當時所感受到的最主要、甚至唯一的情緒就是不滿。新英雄推出速度過慢,加上新登場的黑影與奧麗莎強度不足,導致了陣容高度固化,每天沉浸在競技模式的玩家開始感受到越來越多的鏡像對局,曾經編輯部搶著上車的開黑群,逐漸變成只有我一個人在玩的狀態。 這一段時期,也是OW熱度開始驟降、玩家大量流失的時間段。 如果你還記得那會兒的論壇陣仗,肯定知道和我一樣對此不滿的顯然不止一個人,而當時絕大部分人的怒火的傾瀉對象,就是OW團隊唯一一個站到台前的人:Jeff  Kaplan。 暴雪的製作人不被罵的大概只有一種:已經跑路的。但Jeff和鬼蟹、弗洛爾等人的不同之處在於,作為OW的最初創造者,他自始至終都喜歡來到台前和玩家們「面對面」的聊天,而不是僅僅出現在藍貼里。 也因為出了鏡,Jeff很快成為了「唯一指定背鍋俠」。遊戲平衡性問題,遊戲更新進度問題,外掛問題,所有的一切不滿矛頭都指向了Jeff,再加上Jeff自己在公布更新內容時看起來過於「打太極」的一些言論,當時的論壇罵得可是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Emmmm…我當時也是其中的一員。 不過不管當時大家罵得多激進,也不管你今天是認同還是討厭Jeff,必須承認的是,作為一把手開發《泰坦》,之後又全權接手《守望先鋒》總監的老哥,Jeff對於OW的貢獻其實已經隱藏在遊戲的方方面面。 包括了讓很多人玩上2000小時也不厭倦的源氏和半藏兄弟,包括了那些年大家一起在花村打砸的遊戲廳,包括了一次次引爆話題的動畫短片,當然也包括了那些讓你愛上OW的小細節們。 還記得當時看《雙龍》時的感覺嗎? 和許多來不及長大就成為了現象級遊戲的幸運兒相比,初版的《守望先鋒》就擁有著極高的完成度。它的成功是基於《泰坦》的成功,而在這之前,Jeff已經為《泰坦》項目付出了五年的青春。 可以說,Jeff之於OW,約等於小島秀夫之於《合金裝備》。 而為什麼更新會這麼慢?很多老哥當年沒罵錯人,這個主鍋還真就在Jeff身上。 你能從Jeff身上看到很「老暴雪」的一些工作理念。比如執著地認為「比起更新速度,遊戲品質才是最重要的(他真的這麼說過)」,宛如幾十年前一言不合就把《星際爭霸》直接跳票一年的暴雪。 而即便是來到打磨層面,你也會感覺到Jeff帶領的團隊工作重心往往是在那些看起來「不那麼重要」的部分。比如他曾在訪談中提到自己的團隊基於競技模式付出了許多的心血,以及OWL來臨時,專門自豪地向玩家「炫耀」自己為了競技隊伍專門設計的觀戰模式和他們的隊服賦予的技能特效等等。 但玩家群體要的並不是這些內容。所以Jeff相當一部分的工作成果傳達到玩家那邊後,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的反應都會是:「做個這玩意能有多累?」 沒錯。除了新英雄和新地圖外,玩家群體永遠不可能知道Jeff的團隊實現一項「看起來用處不大」的功能需要多久,而在Jeff近乎是執拗地在做平衡性調整,翻來覆去地修改天使的時候,他的完美主義者行為不但沒有收獲認同,反而是當時幾乎全部天使main玩家的罵聲。 以及輪換Ban池這種爛活…… 這其實也是很老暴雪的。如果你從最早的暴雪遊戲開始玩,就會知道這種「一意孤行」埋頭就乾的基因,是深刻在暴雪老人DNA里的玩意兒。所以即便是極大熱的《暗黑破壞神2》,他們也只做了《毀滅之王》這麼一個資料片,卻對戰網聯機遊戲時的各類內容進行著翻來覆去的優化,持續了十幾年。 那會兒的暴雪就是這樣,他們對上你的胃口時,你會覺得這就是一幫酷哥,但他們腦子發軸了,也會是最軸的一群人,能軸得你跳腳的那種。 但除了這些Jeff發軸的部分,在OW的內容更新上,Jeff確實也存在不少問題——他的創造力往往並沒有為延長遊戲壽命起到顯著幫助。夏季運動會的踢球玩法,在第二年加入排位賽模式後,我還記得排一局花的時間明顯要長了太多。而他們花費許多心力推出的填滿了彩蛋的國王行動等PVE內容,雖然你在資訊帖子裡翻閱時會看得很開心,但實際在遊戲里,其實都是幾個小時就能完成體驗的內容。 另一方面,過早地將OW推入電競世界,也給予了Jeff和他的團隊在內容調整上的額外壓力。從鐵拳反反復復的修改里,我當時的感覺是,正式服就像是給電競比賽准備的一個大型「測試服」。盡管大量玩家在匹配模式被鐵拳錘爆了頭,但由於電競比賽的制約,這個英雄在修改層面上又無法照顧到普通玩家——當然,玩家這麼糾結鐵拳,很大一個因素又和英雄開發進度太慢,遲遲沒有出現能制裁鐵拳的英雄有關。 話說到這里,其實很多玩家對於Jeff的態度分歧也很容易理解了。留下來的OW玩家裡,有不少人認可了Jeff對於這款遊戲付出的熱情和付出,而且依然願意和他一起成長。 畢竟和那些作為打工仔存在的策劃不一樣,對於Jeff而言,從《泰坦》而來的《守望先鋒》就是一款屬於他的遊戲。從2016年到2021年,開發者訪談中的傑夫從最早的身強力健到如今的鬢發蒼白,你完全可以不認同他,但他確實以自己的方式在製作和完善著這款遊戲。 所以你也真的能從他的開發者訪談里,看到他每次帶來新內容時的興奮勁兒。這裡面當然也流出過一些名場景。對於第一批離開OW的玩家和路人來說,Jeff最著名的梗,莫過於那句「那麼我們希望你離開《守望先鋒》」。但也很少有人知道,這句話其實是OW初期被外掛和競技模式毒瘤侵擾時,Jeff說給鎖子哥和演員的。而在這次訪談後,Jeff也的確用雷厲風行的手段,剿滅了當時絕大部分外掛。 而在這些開發者訪談中,除了正兒八經的「This is Jeff from the Overwatch team」之外,也不乏平安夜長達數小時的火爐直播這種鬼點子。OW玩家群中「發呆警告」也源自於此。 在一眾暴雪遊戲總監中,像Jeff這樣能直接代表一款遊戲、又總願意站到台前說出自己想法的傢伙,屬實很少見。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一些OW玩家的心態。Jeff的離去對於他們而言,等於一個時代的結束。 說到這里,還是用更切實的推測來代替抒情作為結尾吧,畢竟在《守望先鋒2》之前,我和正在看這篇稿子的你有大機率是不會打開這款遊戲的。目前代替Jeff成為總監的是之前項目的副總監Aaron Keller,也是從《泰坦》項目一路走來的二把手。 所以這一波易帥排除了天降領導的風險,對於《守望先鋒2》的影響是可以預估的不大,但更遙遠的以後,就真是一個未知數了。 還是恭喜Jeff吧,十九年的暴雪生涯,從《魔獸世界》走到《泰坦》,再到《守望先鋒》,能和自己喜歡的遊戲走過這麼一段漫長又奇妙的旅途,已經能讓人羨慕得不行了。還要感謝Jeff,讓我在2016年的夏天玩到了當時我覺得世界上最棒的遊戲。 江湖再見。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