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U-571

Tag: U-571

詭異而荒誕的黑魔法:從遊戲和電影切入聊聊第三帝國玄學簡史(中)

德意志的「通靈王」在所有的玄學奧術門類里,占星術或許是希特勒本人最有興趣的,這個維也納的落榜學生似乎對這種玄之又玄的預言頗為著迷。在一戰結束後,他認識了一個叫威廉·古特伯萊特(Wilhelm Gutberlet)的巫師,這個巫師宣稱自己可以用「魔法」探測到猶太人,將擺錘懸掛在空中,它就會指向具有希伯來血液的人,這種子虛烏有的「魔法」卻讓希特勒動了心。此後,還有其他的玄學大師用各種預言試圖巴結希特勒,這其中就有「極北之地」組員迪特里希·埃卡特(Dietrich Eckart),他宣稱阿道夫·希特勒是「德意志的彌賽亞」;還有知名預言家埃里克·揚·哈努森,他表示希特勒正走在上升的運勢下,只是有一點需要「使用魔法鏟除」的障礙;還有占星家埃爾貝絲·艾伯丁(Elsbeth Ebertin),1923年她預測希特勒「會在一次失敗後,在未來扮演德國元首的角色」。到了納粹黨的競選期間,謊言大師約瑟夫·戈培爾也利用這一點大力搜羅占星術士,用所謂的「預測吉凶」為納粹造勢。在這些荒唐的「通靈王」里,其中一個人漸漸脫穎而出……他是卡爾·恩斯特·克拉夫特(Karl Ernst Krafft),生於瑞士巴塞爾。於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克拉夫特一直致力於研究占星術,自納粹上台開始,玄學活動受到廣泛打壓,但是希姆萊、戈培爾還是希望從玄學預言裡獲得某些「天命」來為納粹張目,而就在1939年11月2日,克拉夫特給為希姆萊工作的朋友海因里希·費塞爾(Heinrich Fesel)寫信,警告說他預言到11月7-10日間,有人會嘗試謀殺希特勒。費塞爾將這份駭人聽聞的預言藏了起來,誰也沒有預料到隨後的轉折。11月8日對希特勒來說有著獨特的意義。1923年,他勾結了埃里希·魯登道夫、赫爾曼·戈林、恩斯特·羅姆等人發起「啤酒館暴動」試圖推翻魏瑪當局,最後失敗下獄,獄中他口述了那本《我的奮斗》。1939年的這一天,他像往年一樣前往那個啤酒館紀念自己的「少年輕狂」,不料就在慶祝活動上,一枚炸彈在啤酒館里爆炸,8人死亡,多人受傷。然而,希特勒卻在爆炸前的13分鍾離開了現場,從而毫發無傷。隨後,克拉夫特的預言被費塞爾發給了副元首魯道夫·赫斯,頓時引發了各方關注。從打擊玄學家的行動來看,希特勒並不在乎玄學,但是如果是能夠為他的「大理想」提供支持的玄學他卻很看重——如果一個占星術士預言「德國發動戰爭結果必然失敗」,他一定會被送進奧斯維辛或者布痕瓦爾德,而克拉夫特卻憑借著這個「預言」,搖身一變成了希特勒的「首席大法師」。在柏林的蓋世太保總部,克拉夫特說服審問者自己能夠對未來做出准確預言,隨後他被傳喚到戈培爾所在的宣傳部,戈培爾決心讓克拉夫特破譯一本古老的預言書,試圖從裡面找出對「第三帝國」國運有利的預言。1940年,克拉夫特的破譯正式開始了,但是這個人真的有什麼魔力可言嗎?當然沒有。1941年赫斯「出逃」後,勃然大怒的希特勒下令逮捕所有的玄學術士,這其中也包括克拉夫特這個「首席大法師」。在監禁期間,克拉夫特的身體狀態開始惡化,不過他反而做出了兩個正確的「預言」,其一是在研究了北非戰役里的宿敵——隆美爾和蒙哥馬利將軍的星座圖表後,他認為蒙哥馬利的運勢超過隆美爾(北非戰役最後以盟軍的勝利告終);其二,是在一封寫給某高官的信里表示,英國人即將用炸彈摧毀戈培爾的宣傳部(整個柏林都要被盟軍炸平了)。1945年1月8日,克拉夫特死於斑疹傷寒,二戰最後以盟軍的勝利告終。如果這個「大法師」還活著,不知道他還會說什麼「預言」呢?在這些前,讓我們看看克拉夫特破譯的那本所謂「預言書」——諾查丹瑪斯的《預言集》(Les Propheties)吧。諾查丹瑪斯之謎諾查丹瑪斯本名米歇爾·德·諾特達姆(Michel de Nostredame),16世紀的法國猶太人(已皈依天主教),精通希臘文和希伯來文的玄學大師。他最出名的預言便是1555年的《預言集》(又譯《百詩集》或《諸世紀》),分為十二卷,每卷由100首四句詩組成。這本預言書充滿了晦澀難懂的詞匯,甚至從未說明具體時刻,但是多數詩句都以災難為主題,並且可以推導到發生於未來的世界末日。幾百年來,許多人試圖用這本預言書預測未來,但是從根本來說許多預言都是東拼西湊出來的——這本書是法語寫作的,但是需要被翻譯為英語、德語等各種語言才能由外人解讀,在翻譯的過程中很容易發生譯者添油加醋的情況,或者直接胡亂提取文字的所謂「預言」。雖然說諾查丹瑪斯本人對希伯來語和希臘語的熟悉,讓他可以了解並運用中世紀猶太、希臘玄學家的理論,但是有關這本書的那些陰謀論,幾乎都是站不住腳的。自1938年來,玄學活動在第三帝國已經被官方禁止,此後幾乎所有的占星術和預言學都是在戈培爾等人的操縱下,作為所謂「黑色宣傳」的一部分(即所謂的「科學占星術」),首要的目的是欺騙和迷惑。舉個例子,戈培爾曾委託兩個德國人,漢斯·赫瓦特·馮·比滕費爾德(Hans Herwath von Bittenfeld)與利奧波德·加特勒(Leopold Gutterer)將諾查丹瑪斯的預言進行「科學破解」。這二人對玄學幾乎一無所知,為了證明廢除《凡爾賽條約》、讓德國變強是古老的預言,他們將諾查丹瑪斯的一篇四句詩解釋為「從前解體的帝國/將從內部生長/從一個小國家開始/把帝國的權杖放在膝上」,從而和德國歷史對應上。就靠著這種既不「科學」也不「破解」的牽強附會,諾查丹瑪斯的預言變成了謊言編織的宣傳材料。就這樣利用諾查丹瑪斯預言,戈培爾等人不斷編造德國入侵法國、低地和北歐國家的「預言」。不列顛戰役期間,戈培爾就放出「倫敦即將毀滅」的解讀;即將入侵蘇聯時,戈培爾又把詩中的「亞美尼亞王子」解讀為「阿米尼烏斯王子」(暗指元首)。就算到了二戰即將結束的1945年4月初,戈培爾還煞費苦心地從過去的星盤圖表里找出「4月下旬即將發生奇跡」的預言,盼望著「布蘭登堡的奇跡」會像降臨到腓特烈大帝上那樣重現。結果不言而喻,奇跡並沒有出現,雖然羅斯福總統像俄皇伊莉莎白一樣去世了,但是杜魯門並不是彼得三世。二戰的結局也早已塵埃落定,毫無疑問,這些騙術除了一些心理作用以外幾乎不會有任何附加作用。它們當初的「威力」僅僅是因為1942年之前德軍在軍事上的順風順水而已。不過這種欺騙有的時候也會引來麻煩,如果騙子把自己騙信了,騙術無疑會失敗。這種欺騙最後導致了二戰史上的一個未解之謎——魯道夫·赫斯「出逃」蘇格蘭事件。赫斯「出逃」之謎1941年5月10日夜晚,納粹副元首魯道夫·赫斯坐進了位於奧古斯堡的梅塞施密特工廠停放的一架Bf-110戰斗機的座艙里,准備起飛。赫斯在一戰時期就學習過飛行,一年前也在專人指導下進行了針對Bf-110的訓練,他的這架Bf-110E-1/N是他自己保留的,並進行了能夠遠程飛行的改造,安裝了無線電羅盤、大型氧氣輸送系統和擴容油箱。17:45分,赫斯起飛了。Bf-110上,赫斯還特地准備了28種藥物、葡萄糖藥片和手電筒、地圖、盥洗用具等求生物品。他悄無聲息地穿過了北海進入了英國領空,直到22:08才被英國位於泰恩河畔紐卡斯爾地雷達發現,兩架噴火戰斗機旋即開始搜索,但是並沒有發現。漆黑的天空中,赫斯在15米的高度低空飛行繼續躲避雷達,一個皇家空軍哨所的觀察員也確認了來襲者是Bf-110戰斗機。此時,赫斯因為無法找到目的地,只能重新試圖定位,而來自皇家空軍141中隊的「無畏式」截擊機已經發現了他,耗盡燃料的赫斯只好選擇爬升並跳傘。23:09,赫斯的飛機在目的地附近19km處墜落,不過赫斯只受了輕傷,降落在格拉斯哥以南華特夫的一座農場里。這一切都要追溯到一年前的8月31日,赫斯和朋友卡爾·赫須佛(Karl Haushofer)的一次會談。赫斯感到自己曾經是納粹黨內的左膀右臂,如今卻因為對戰爭幫不上忙頗有無用之感。此時的赫須佛突然告訴赫斯,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見赫斯在一座蘇格蘭的城堡中行走,城堡的牆上還有編織的圖畫,赫斯將成為為英德帶來和平的男人。二人開始商討可能性,首先,英國人祖上是日耳曼人中的盎格魯-撒克遜人,和德國人關系並不遠,而英國的溫莎王室本質上也是德國的薩克森-科堡與哥達家族,大家其實都是「雅利安的後裔」。不過在這個計劃中有一個人卻繞不開,這就是溫斯頓·邱吉爾首相。此人由於早在一戰時期就擔任海軍大臣,被認為是強烈的反德派,當然現實確實如此,邱吉爾可是說過「就算希特勒入侵地獄我也會支援撒旦」的人。為此赫須佛提出了一個「妙計」,他認識一位叫伊恩·漢密爾頓(Sir Ian Hamilton)公爵的英國將軍,說只要能和這個人聯繫上,一定能讓喬治六世國王撤掉邱吉爾的職位並把他流放加拿大。於是在這一年的9月,赫須佛給漢密爾頓寫一封信,讓他秘密轉交喬治王,結果信件被英國情報機構——軍情五處(MI5)截獲了,3月漢密爾頓才看到這封信。雖然赫斯沒有收到回復,他依然打算繼續這個計劃。這時他的占星家恩斯特·舒爾特-史托索(Ernst Schulte-Strathaus)告訴他,1941年5月10日這一天,六顆星會掠過金牛座,同時會有滿月升起,這將是天大的黃道吉日,世界將發生巨變,戰爭會出現巨大轉機。堅信天命在己的赫斯把這些荒唐又愚蠢的東西當真了,居然真的選在這一天飛向蘇格蘭!赫斯落地後不久,他落地那個農場的農場主大衛·麥克萊恩就發現了這個披著傘衣的男人,男人自稱是阿爾弗雷德·霍恩上尉(Hauptmann),有重要情報帶給漢密爾頓公爵。雖然被赫斯的滿口胡言搞得天花亂墜,大衛還是及時聯系了蘇格蘭國民警衛隊,他們把赫斯帶進了警察局審問。受審完畢後,赫斯的隨身物品被沒收,他被帶到格拉斯哥的一座軍營里看守,當時已經有人在懷疑這個霍恩是不是某個其他的大人物了。得知一個神秘的德國人要見自己後,疑竇叢生的公爵還是在第一時間趕到軍營聯系。赫斯在公爵面前頓時把計劃和盤推出,說自己是副元首魯道夫·赫斯,出逃的原因是他肩負「人類使命」,為了實現英德和平。赫斯會說英語,但是聽不懂公爵的話,公爵決定利用「找翻譯」的藉口穩住赫斯,先去查看了赫斯座機的殘骸,又去特恩豪斯找邱吉爾商量情況。第二天,公爵和首相回到倫敦,同戰爭內閣進行了會議。會後,邱吉爾讓公爵同外交官伊翁·柯克派崔克(Ivone Kirkpatrick,曾經和赫斯見面)一同去關押赫斯的布坎南城堡確認赫斯的真實身份。在監獄中,赫斯早已為二人准備好了說談內容:只要英德停戰,德國會保留英國的全部海外屬地,只要英國不再干涉德國在歐陸的擴張。此後公爵返回了自己的工作地點,留下外交官繼續他的工作,這時赫斯才明白自己的計劃已經失敗了。5月12日,副元首出逃的消息被慕尼黑廣播電台播送,兩天後,德國人才知道赫斯「出逃」蘇格蘭的消息。赫斯,這個妄圖建立「英德和平」的人,最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不得不說,即使認為赫斯只因為一個荒誕不經的「夢境」和「星圖」就選擇出逃,也有些令人難以置信。赫斯出逃的日子距離不列顛戰役結束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而距離巴巴羅薩行動開始也同樣有一段時間。在這個時期里,德國已經不可能征服英國,《蘇德互不侵犯條約》雖然依舊生效但是入侵計劃已經在制定了,赫斯一定知道這個計劃。在赫斯臨走前,他還給副官留下了一封「寫給元首」的信,信中詳細介紹了他和英國和平談判的計劃。11日中午希特勒在伯格霍夫看到了這封信,頓時發出了震撼整個房子的驚天大吼,他對自己曾經最信任的人的「出逃」感到十分震驚。希特勒擔心其他軸心國會認為他在謀劃英德和談,於是他下令所有的德國新聞里把赫斯描述為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中了魔的「瘋子」。但是戈培爾卻對此有些顧慮,如果赫斯瘋了,為什麼這個瘋子會變成副元首?只能又推出元首用人不察,任人唯親的結論,繼而推導出元首……咳,希特勒剝奪了赫斯的全部職位,取消副元首一職,讓馬丁·鮑曼擔任自己的二把手,還宣稱要是赫斯敢回來,他就一槍殺了赫斯。如果赫斯的出逃是有他人策劃,那麼這有可能正是MI5的「心理戰」,甚至有人大膽預測,舒爾特-史托索的星圖其實是MI5偷偷偽造的,目的就是要從內部瓦解納粹黨。此外,赫斯的兒子沃爾夫曾經回憶,在飛往蘇格蘭前夕,赫斯曾同希特勒長談過。然而,1944年當史達林問邱吉爾有關赫斯的時期後,後者否認他了解赫斯「出逃」的消息。看來,赫斯「出逃」的真實原因,恐怕要成為未解之謎了……「通靈大戰」和「奧術尋蹤」赫斯「出逃」後,在蓋世太保頭目萊茵哈德·海德里希的「Aktion Hess」鎮壓活動中,六百多名占星家、算命者、預言家和通靈術士被逮捕,大量的塔羅牌、水晶球和玄學書籍被沒收,德國的玄學活動幾乎消亡。不過,MI5在意識到納粹利用玄學預言進行「黑色宣傳」之後,他們決定發動「隔空鬥法」的玄學戰,並且計劃搜羅一位英國的「卡爾·克拉夫特」來針鋒相對利用諾查丹瑪斯預言進行反擊。這個人叫路易·德·沃爾(Louis de Wohl),本名拉霍思,父親是匈牙利人,母親是猶太人,1903年生於德國柏林。路易是個天主教徒,對占星術有著深刻的研究,且自小就有很強的寫作能力(在加入MI5之前他已經是頗有名氣的小說家)。1941年5月,在塞夫頓·戴爾莫(Sefton Delmer)的協助下,路易開始在美國報紙上發表預言,這些報紙上經常出現德國占星家的「科學占星預言」,就這樣英德玄學術士之間的「通靈戰爭」正式開始了。1941年美國對日宣戰後,路易返回英國並將他的目標鎖定為卡爾·克拉夫特。他的計劃是,偽造德國占星刊物,在其中加入修改過的星表,有關「U艇艦隊全軍覆沒」、「納粹海軍大將死亡」、「納粹核心人物謀反」的預言,希望如果這些預言被人發現,會引發納粹黨的內亂,至少能沉重打擊敵人士氣。不過他犯了一個小錯誤,他要偽造的雜志叫《天頂星》(ZENIT,流行於德國和德占區的地下玄學刊物),他錯誤地在刊物名稱前加了冠詞Der,導致雜志很快就被蓋世太保全部沒收。在MI5發現克拉夫特已經失寵之後,他們認為繼續打「玄學戰」已經沒有意義了,路易的職位被取消了,不過戴爾莫依然在為路易保留著職位。在那以後路易也把工作重心轉移到研究天主教史上去了,然而他的預言反而也都實現了——U艇艦隊在盟軍打擊下全軍覆沒,帝國的毀滅前夕,納粹核心人物也都在想著投降或者逃跑了,留下無能狂怒的元首。在德國這邊,自從1942年開始,德軍U艇在大西洋上的戰損率開始節節攀升。這時,有一個叫漢斯·羅德(Hans Roeder)的海軍艇長,同時也是探查術入門的他提出了荒誕不經的理論:英國人在利用玄學探查術探查U艇的位置,現在必須進行「玄學戰爭」,用探查術對抗探查術。9月,在海軍情報局的批准後,羅德集結了一群占卜者、預言家、數學家、通靈術士和占星家組建了SP部門(即Sider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