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蝙蝠俠

Tag: 蝙蝠俠

為保「遊戲質量」 《哥譚騎士》官宣僅登錄次世代主機

PS5和Xbox Series X / S正式發售距今已有一年多,而PS4和Xbox One由於性能限制也逐漸無法支持新世代遊戲。不知不覺間,新老遊戲機的更迭似乎已經迫在眉睫,近日《哥譚騎士》官宣遊戲僅登錄次世代主機,感興趣的玩家一起來看看吧。 近日遊戲工作室宣布:「為了給玩家提供最佳的遊戲體驗,該遊戲將在PlayStation 5,Xbox Series X / S和PC上發布,不適用於PlayStation 4或Xbox One遊戲機」。 如果說官方的推文還留有最後一些薄面,那麼粉絲們的評論直接挑破了問題本身。遊戲的實機預告一經公布就被不少玩家指責畫面縮水機制無趣,在《哥譚騎士》已經宣布延期的情況下,刪減登錄機型是保證遊戲質量防止進一步延期的唯一方法。 其實類似的例子已經發生多次。我們游俠網曾報導過,節奏射擊遊戲《重金屬:地獄歌手》官宣推遲到2022年,隨後製作組又出面承認遊戲將僅支持次世代主機以「滿足對遊戲的高期望」。從開發組角度考慮,我們也報導過Xbox Series S因為內存限制一直是不少開發人員心中的「刺」,最後綜合考慮《2077》全機型登錄的糟糕優化,似乎也不難理解這些開發組的所作所為。 在產能有限商家加價的前提下,能購買新遊戲機對於不少玩家來說仍然是一種奢侈。在小編看來,截至目前沒有任何一部獨家遊戲值得次世代主機綁定。不少大作例如《戰神5》還未公開是否支持PlayStation 4或Xbox One遊戲機,不知道看完推文的玩家們怎麼看待越來越多新3A僅支持次世代主機這件事呢? 來源:遊俠網

《哥譚騎士》與《蝙蝠俠阿卡姆》對比 新作畫面不如舊作?

近日《哥譚騎士》演示公布,許多粉絲看後對遊戲質量產生質疑。有人將《哥譚騎士》與《蝙蝠俠:阿卡姆騎士》畫面進行了對比,結果卻讓人大跌眼鏡,新作畫面竟然不如舊作?這就讓人很疑惑了。 推特用戶marlisjun等人將《哥譚騎士》和《蝙蝠俠:阿卡姆騎士》實機畫面進行了對比,許多人認為《阿卡姆騎士》畫面效果遠超《哥譚騎士》。有粉絲表示,2022年的《哥譚騎士》的畫面竟然不如2015年的《阿卡姆騎士》,他們真是無法理解。 還有人將這兩款遊戲的封面進行了對比,《阿卡姆騎士》封面將蝙蝠俠風格展現的淋漓盡致,而《哥譚騎士》封面看上去像是大學畢業走秀? 有人認為《哥譚騎士》演示中的開放世界並不比前作出色,缺乏設計創新。也有人認為《哥譚騎士》還沒正式發售,開發商有充足時間改善畫面表現。 《哥譚騎士》將於10月25日發售,登陸PS5、XSX/S和PC平台。 來源:3DMGAME

質量過低《哥譚騎士》和《蝙蝠俠阿卡姆》畫面對比

《哥譚騎士》作為《蝙蝠俠:阿卡姆》之後首批與DC相關的遊戲,不少粉絲對其抱著強烈期待,但最新公布的遊戲演示讓不少粉絲對遊戲的質量產生了質疑。越來越多的粉絲開始將《哥譚騎士》與《阿卡姆》相對比,從結果來看不能說不相上下只能說被老前輩全方面碾壓,感興趣的來看看吧。 【游俠網】《哥譚騎士》實機演示:夜翼與紅頭罩 在5月10日公開的實機演示中,主要展現了遊戲中的夜翼與紅頭罩兩位角色的能力和遊戲玩法,以及大量的遊戲場景等。與製作組期待的遊戲談論不同,粉絲們對《哥譚騎士》和《蝙蝠俠:阿卡姆》之間的畫面效果差異感到非常疑惑。 Twitter用戶marlisjun等一眾粉絲將《哥譚騎士》和《蝙蝠俠:阿卡姆》的實機圖像做對比,強烈表達了他們的不滿。粉絲直言,無法理解為什麼《哥譚騎士》作為2022年的作品卻沒有ps3時期《蝙蝠俠:阿卡姆》的畫面優秀。 大部分粉絲都認為《蝙蝠俠:阿卡姆》的畫面實機效果遠遠超過《哥譚騎士》。可以看出在《蝙蝠俠:阿卡姆》中,哥譚市的霓虹燈搭配被雨水浸透的街道擁有讓玩家身臨其境的細節。同時遭受詬病的還有遊戲的宣傳封面,老版封面將蝙蝠俠隱忍守序的風格展現的淋漓盡致,而新版本《哥譚騎士》被不少粉絲打趣看上去像大學畢業走秀。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蝙蝠俠:阿卡姆》於2015年6月發布。七年時間里,製作組並沒有吸取到其他優秀遊戲的優點,《哥譚騎士》實機演示中的開放世界並沒有比前作更出色,嚴重缺乏設計創新。但是,也有粉絲說《哥譚騎士》畢竟還沒有發售,製作組有充足的時間可以對其進行潤色。 《哥譚騎士》目前計劃於10月25日在PC、PS5、Xbox Series X/S上發布。對於製作組來說五個月的開發時間肯定不算長,我們也不清楚《哥譚騎士》在發布之前會得到多少更精緻的潤色。不知道看到這里的觀眾怎麼評價《哥譚騎士》的第一部實機演示呢?本作又能否達到《蝙蝠俠:阿卡姆》的高度呢?可以在評論區留言討論留下你的看法。 來源:遊俠網

玩家自製《艾爾登法環》蝙蝠俠mod 標志性風衣炫酷

mod製作者az3163693為《艾爾登法環》製作了一款蝙蝠俠mod,允許玩家扮演蝙蝠俠,十分炫酷。遺憾的是,這款mod沒有任何蝙蝠俠的動作,換句話來講就是換了皮膚。 好消息是,這款mod自帶了蝙蝠俠標志性的披風,你可以穿著它進行戰鬥。 感興趣的玩家可以點此下載這款mod。 圖片欣賞: 來源:3DMGAME

竟還有戰鬥系統粉絲自製PC虛幻5《蝙蝠俠》遊戲demo

此前我們與大家分享了蜘蛛俠「黑客帝國:覺醒」PC虛幻引擎5的演示,而現在,油管用戶「JSFILMZ」則將蝙蝠俠帶到了「黑客帝國:覺醒」虛幻引擎5演示的城市中,以下是兩段視頻演示,一起來看看吧! 【游俠網】蝙蝠俠「黑客帝國:覺醒」PC虛幻引擎5演示1 【游俠網】蝙蝠俠「黑客帝國:覺醒」PC虛幻引擎5演示2 視頻展示了蝙蝠俠在黑夜穿梭於城市的大街小巷,並和一些敵人展開了戰鬥,我們看到,虛幻引擎5的畫面的確是非常強悍,估計次世代版《蝙蝠俠》也就這個畫面了吧。另外,這個蝙蝠俠demo還包含了一些基本的戰鬥系統,這樣你就可以扮演英雄蝙蝠俠,去懲惡揚善了。 考慮到這是由「JSFILMZ」一個人製作的demo,所以它還是很酷的。稍顯遺憾的是,我們還不知道它何時能夠推出。而這位油管用戶表示他將會在他們「蝙蝠俠遊戲/短片」系列中使用這個demo。 視頻截圖: 來源:遊俠網

大神自製虛幻5版《蝙蝠俠》演示 次世代效果

之前我們分享過虛幻5版《超人》和《蜘蛛俠》演示。近日油管主JSFILMZ也分享了用《黑客帝國》虛幻5演示製作的《蝙蝠俠》Demo演示,一起來欣賞下蝙蝠俠的次世代效果! 演示視頻: 從演示中可以看到,大都市變為哥譚市,蝙蝠俠在街上走動,並與小嘍囉戰鬥,蝙蝠俠形象應該取材自《新蝙蝠俠》。作者只公布了演示,沒有提供Demo下載。 視頻截圖: 來源:3DMGAME

麥克法蘭 新品 DC遊戲 蝙蝠俠:阿卡姆瘋人院 殺手鱷 可動人偶

DC遊戲 蝙蝠俠:阿卡姆瘋人院 殺手鱷 可動人偶 Product Description Born with a rare mutation that made his skin green and scaly and grew his body to grotesque proportions, Waylon...

Iron Studios 新品 1/10系列 扎克·施奈德版 正義聯盟 噩夢蝙蝠俠 雕像

1/10系列 扎克·施奈德版 正義聯盟 噩夢蝙蝠俠 220mm高 雕像 Product Description In an apocalyptic desert where it was once a planet full of life, a tired and cautious, but...

Iron Studios 新品 1/10系列 動畫 蝙蝠俠 哈莉·奎茵 200mm高 雕像

1/10系列 動畫 蝙蝠俠 哈莉·奎茵 200mm高 雕像 DESCRIPTION Leaning on her big wooden hammer, a weapon she uses with extreme ability despite its heavy appearance, Gotham』s Maid...

聊聊這個我不怎麼喜歡的《新蝙蝠俠》

2022年3月12日,因為疫情原因我的學校進入了封控狀態,我依稀記得那天晚上上海的同學都忙著收拾行李准備回家,臨走時還打趣道「夏天再見」。學校超市里人滿為患,大家都在搶購泡麵和零食。一種不安感彌漫在空氣中,前一天晚上我還盤算著下周五和朋友去電影院看《新蝙蝠俠》。但平靜就這樣被打破了。4月18日,在習慣了一個多月的抗原檢測,網課和靜態管理後,生活終於迎來了一絲樂趣,《新蝙蝠俠》上線了流媒體。我自然是第一時間去品鑒了這份我早已期待已久、也被有幸在電影院體驗過的朋友們盛贊的電影。接近三個小時的時長並不讓人覺得冗長乏味,但我整體的觀感卻非常的平靜,沒有太大的驚喜。馬特·里夫斯在視聽語言上重回了DC黑暗的風格,整部影片極致的視聽語言就在告訴觀眾他們絕對足夠理解DC,他們也敢於將現在已經偏於疲軟的超英片進行黑色電影和偵探片類型化的嘗試,這些優點都無法否認。但這部電影的邏輯硬傷,粉絲門檻和人物塑造的缺失讓我也不願稱其是一部佳作。如果說開頭第一場動作戲奠定了蝙蝠俠是個初出茅廬、被暴力裹挾著的復仇使者的話,那他與市長遺孤對視的那一幕,更是表達出了這部影片的粉絲門檻。熟知背景設定的我們當然能瞬間反應過來,這是兩個孤兒靈魂的對視,蝙蝠俠看到了那個曾經的布魯斯·韋恩。但恰恰也是這一幕讓我感受到了創作者的傲慢。犯罪小巷劇情的缺失和只通過阿福的只言片語來描述托馬斯夫婦的悲慘遭遇讓我無法直觀地感受與共情蝙蝠俠復仇的怒火,同樣的人物刻畫的缺失也更讓影片後半段謎語人對「父輩的罪孽」展開的復仇讓人摸不著頭腦。托馬斯·韋恩只存在於角色的口中和那一段市長競選視頻,我無法真切的體會到角色的人格魅力,更何況正是這樣角色的死亡才導致了布魯斯·韋恩化身蝙蝠俠放任自己沉溺於復仇,復仇源動力刻畫的不足著實讓人無法產生共情。《俠影之謎》中諾蘭通過一個短短的四分鍾的閃回便刻畫了托馬斯·韋恩這樣一個溫和的好父親,他的死亡也更能讓人理解貝爾版蝙蝠俠掃除世間邪惡的理念。正是這樣角色刻畫的缺失,導致了我在整個觀影過程中無論蝙蝠俠重復了多少次他自己復仇使者的身份時,那股憤怒,我無法真切體會。在影片結尾的主題升華蝙蝠俠重拾希望時,我才後知後覺。我的觀影體驗中也經常會展現出一種游離感,那就是你摸不清楚導演是想拍一部蝙蝠俠的個人傳記片,還是一部的探案紀錄。馬特·里夫斯在采訪時不只一次提到過自己在拍攝時參考過的兩本漫畫:《蝙蝠俠:元年》和《漫長的萬聖節》。但這正是問題的所在,《元年》是紮根於蝙蝠俠的個人傳記,而《漫長的萬聖節》更像是哥譚的群像,蝙蝠俠更像一個工具人,以他的視角來展現探案紀實。如果以「蝙蝠俠傳」的角度來考量,導演在此片上黑色類型化的嘗試本應能夠更好的展現蝙蝠俠這個極其復雜的悲情角色的矛盾和張力, 電影情節中也確實將托馬斯·韋恩「疑似黑化」去引出韋恩家族的「父輩的罪孽」來加深布魯斯·韋恩個體的掙扎。韋恩基金事件本來能反映出布魯斯·韋恩這一面的失職而導致的謎語人的誕生,這是真正能推進人物的轉折點,但這一切又淺嘗輒止,阿福五分鍾的嘴炮就能立竿見影的穩定軍心。布魯斯·韋恩這一角色的刻畫讓我感覺是失語的,好像大家都在夸這一部的布魯斯·韋恩的孤獨與憂郁,頹廢與暴力。但這些都是表象 ,我更期望能去探究這些表現背後的人物刻畫和角色的掙扎。這里也不得不提一下羅伯特·帕丁森的演技,第一次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信條》結尾與主角訣別時令人熱淚盈眶的微笑,之後也在《好時光》里扮演了一個顛覆大家認知,焦躁且邋遢的街頭混混。但我真心不喜歡他在《新蝙蝠俠》里的表演。他確實演出了那股孤獨冷酷的范兒,但影片裡每一個與他演對手戲的人的情緒都比他豐滿與細膩,冷酷並不代表著沒有情緒,就比如與貓女那場吻戲,缺少鋪墊而突兀的情節配上他木頭人一般表演著實讓人無奈。同樣的,在黑色偵探類型化的道路上,他又隔靴搔癢。不可否認影片優秀的美術渲染的黑暗「哥譚風」貫穿整部影片,也有追車戲來滿足類型片的爽感,但如果較真的以偵探片的視角來看,謎語人的謎題都是阿福這名做題家幫忙完成,缺少硬核的推理。而在阿福受傷住院後,又有了「致敬」《小丑》的一幕,帕丁森露背在地板上畫出犯罪嫌疑人關系圖,乍一看《七宗罪》懸疑的味兒一下子就上來了,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氛圍塑造,導演滿足了觀眾的視覺享受,但邏輯細節卻經不起推敲。而在謎語人真身顯露的那一刻開始,劇情災難性的崩壞才顯現出來。蝙蝠俠和謎語人,他們就像硬幣的一體兩面,電影里他們都有《後窗》一樣的偷窺視角,他們都有寫日記的習慣,甚至他們都有孤兒這一重身份,階級的鴻溝和宿命般的對立本應產生強烈的戲劇張力,但隨著謎語人真身的被捕而且他到結尾也沒有越獄的動作,那電影前半段作為偵探懸疑片的懸疑點和節奏就瞬間消失了。而謎語人角色的崩壞也由此展開。說實話剛開始我對謎語人並沒有厭惡的感覺,因為他是為了懲戒邪惡才訴諸於暴力,他想摧毀哥譚系統性的腐敗。但是隨著他將韋恩家族「父輩的罪孽」曝光出來,將復仇的矛頭指向布魯斯·韋恩之時,他的憤怒由民憤轉變為私仇,轉變為一種無能狂怒。但人設的不統一僅僅是開始,張麻子殺黃郎搶碉樓,最後換來的卻是大水漫灌人民,從對官僚的討伐變為對百姓施加苦難,無產階級的革命變為恐怖主義襲擊,人設也在此土崩瓦解。而崩壞的又何止是謎語人,馬特·里夫斯在本片中索求的黑色電影類型片的突破與超級英雄電影存在天然的割裂,黑色電影往往會在結尾走向毀滅,但此時超英片需要輸出的價值的是蝙蝠俠從復仇使者向重拾希望的轉變,所以我們看到了蝙蝠俠為了拯救人民縱身躍下斬斷電線。導演想在此處表達蝙蝠俠的犧牲精神,用自己的毀滅來換取哥譚的新生,但這樣的舉動在水淹哥譚這樣的大場面比起來著實令人泄氣。後面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蝙蝠俠舉起燃燒棒救出困在水中的人民,但鏡頭卻聚焦於那位筆墨很少的黑人女市長,給人一種蝙蝠俠成為了精英階級保鏢的直觀感受。我猜想導演的本意是想讓成長的蝙蝠俠舉起希望火種引導哥譚人民,但平民鏡頭的缺失讓人無法理解。雖然挑了這麼多毛病,但這部《新蝙蝠俠》也絕對夠新。當我們厭倦了特效轟炸超英片時,馬特·里夫斯返璞歸真般的偵探類型片的嘗試也絕對耳目一新,更不用提本片的攝影師同樣掌鏡過《沙丘》,紅黑的色彩搭配讓他在《黑暗騎士》和扎克·施耐德導剪版《正聯》這些珠玉之後,依然保有屬於自己的美學風格,優秀的影調,真實的質感,他拍出了哥譚的潮濕。夜店,哥譚警局,貧民窟,骯髒的地鐵,各種各樣場景的展示都大大增加這個城市的橫截面,讓一個鮮活而醜陋的哥譚市完整的展現在你面前。同樣的,對布魯斯·韋恩這一身份刻畫的缺失,也就拋棄了以往蝙蝠俠的精英視角,展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個更真實,更年輕,更容易犯錯的蝙蝠俠,他會因為滑翔技術不熟練而摔進街角的垃圾堆,但他依舊是那個被霰彈槍正面擊中後依然站起來反抗的黑暗騎士。不知不覺寫了這麼多,我盡量寫出了自己最真實的感受。初次寫影評,大家可以把這篇文章當作疫情期間一個隔離大學生的小牢騷,雖然嘴上說著不怎麼喜歡,但今天傳出續集立項且馬特·里夫斯和羅伯特·帕丁森回歸消息後依舊十分激動,DC電影終於走上了屬於自己的道路,盡管這個道路可能並不平坦,類型化的突破也會帶來各種各樣的問題,但就像影片中那首《Something In The Way 》帶來的感覺:固執的少年在荒野中疾馳來源:機核

Sideshow 新品 Diorama系列 DC Comics 蝙蝠俠與貓女 20寸(508mm)高 雕像

Diorama系列 DC Comics 蝙蝠俠與貓女 20寸(508mm)高 雕像 ABOUT THIS DIORAMA 「We』ve done this dance for a long time. Too long. Aren』t you at all curious?」 Sideshow presents the...

華納兄弟影業與DC宣布將製作《新蝙蝠俠》續集電影

在今天上午進行的 CinemaCon 活動上,華納兄弟影業與 DC 宣布,將製作今年上映的《新蝙蝠俠》續集電影。導演馬特·里夫斯,新任「蝙蝠俠」羅伯特·帕丁森均將回歸。《新蝙蝠俠》於今年3月4日登錄北美院線、3月18日在內地院線公映,本片由馬特·里夫斯執導,羅伯特·帕丁森飾演「蝙蝠俠」布魯斯·韋恩,佐伊·克洛維茲飾演「貓女」,科林·法瑞爾飾演「企鵝人」,保羅·達諾飾演「謎語人」,安迪·瑟金斯飾演阿福,傑弗里·懷特飾演戈登警長。電影以1.8億至2億美元的成本,在全球范圍內收獲了7.5億美元的亮眼票房成績。目前《新蝙蝠俠》續集尚未公布具體的上映檔期,更多消息我將及時在網站更新,敬請期待!來源:機核

麥克法蘭 新品 DC 漫畫 暗黑之夜:金屬 22號地球-蝙蝠俠 7寸(177mm)高 可動人偶

DC 漫畫 暗黑之夜:金屬 22號地球-蝙蝠俠 7寸(177mm)高 可動人偶 Product Description Born from the nightmares of the Dark Multiverse, the Batman of Earth -22 started out much like the...

66版《蝙蝠俠》與《新蝙蝠俠》聯動會是什麼效果?

1966年開播的電視劇《蝙蝠俠》實屬是超級英雄題材的另類作品。和現在大多數粉絲認知中的蝙蝠俠作品不同,66版《蝙蝠俠》情節簡單,氣氛輕松,還有一些針對兒童觀眾的說教成分,風格自成一派。雖然年代久遠,製作也不算精良,但它與現代蝙蝠俠作品所呈現的反差讓66版《蝙蝠俠》有一批忠實的粉絲,所以近幾年DC也針對66版《蝙蝠俠》進行了漫畫、動畫領域的拓展。如今的蝙蝠俠作品承載了太多嚴肅、深刻的議題,上個月公映的《新蝙蝠俠》就是這樣的作品。而國外視頻特效團隊 Corridor 最近上傳了新的作品,他們把66版蝙蝠俠形象融入進《新蝙蝠俠》的世界,剪出一個十分魔幻的預告片,各位可以看一下。Corridor還在自己的另一個頻道講述了視頻中的特效是如何製作的。為了讓預告片的呈現沒有違和感,他們用 Video Enhance AI 把66版《蝙蝠俠》的片源從 1280*720 渲染成 3840*2160,提升了清晰度的同時去噪。然後用 Runway 提取視頻片段中所需的人物素材。以預告片中的企鵝人開車橋段為例。先把66版企鵝人的畫面提取出來,動作與預告片柯林法瑞爾的姿勢契合,但66版企鵝人的眼神方向與預告片是相反的,於是他們將66版企鵝人的眼睛部分塗黑,並把柯林法瑞爾版本的眼睛拼了上去……為了將66版蝙蝠車嵌入視頻里,Corridor 從網上花5美元買了個老蝙蝠車的建模,並重新進行著色與光線調整,以便與爆炸場面契合,達到最佳效果。當然了,特效在這種惡搞剪輯中也只能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真正賦予作品靈魂的還是 Corridor 團隊各種蒙太奇點子。來源:機核

麥克法蘭 新品 DC 漫畫 蝙蝠俠:緘默 蝙蝠俠對緘默 可動人偶 雙人盒裝

DC 漫畫 蝙蝠俠:緘默 蝙蝠俠對緘默 7寸(177mm)高 可動人偶 雙人盒裝 Batman vs Hush Batman: As a child, Bruce Wayne watched as his parents were brutally killed in Gotham City』s...

🦇機組三月再創作活動總結🦇:蝙蝠俠

《新蝙蝠俠》電影上映,無數少年走出影院時戴上了兜帽,哥譚黑暗英雄的熱潮再度掀起。PART.1 YOUNTH三月的機組創作活動也產生了50多篇作品,《新蝙蝠俠》的飾演者羅伯特·帕丁森演繹的蝙蝠俠激發了許多人的創作欲望:CR.Stella27MCR.ahaCR.VAUGHANCR.COOLERCR.isnakeCR.木魚益生菌CR.成都畫畫的崽兒CR.JUKUROCR.RemOn84CR.Raining31CR.李硯超CR.taiga233CR.艸木斕PART.2 Convert其他世界線、設定、聯動下的BATMAN或可怖、或可愛,但都因其不變的特質而同樣迷人:CR.重金屬喵喵叫CR.不會揮發的灰化肥CR.受受子CR.Pers0naCR.阿柒吖CR.ahaCR.遠遠近近CR.鐵皮鼓CR.isnake、CR.天然卷的天然CR.西米恩說CR.kevin04141注1:補完之前寫的,趁熱參加3月蝙蝠俠的再創作活動。注2:原本想的是大觀樓電影院,但是一是電影院缺少特色,二是大柵欄相對繁華,犯罪的可能性低一些,就改成了湖廣會館。注3:前作內容歡迎前往作者主頁觀看。CR.火鳳燎原CR.碳烤鯊魚啊嗯CR.isnakeCR.小葉同志CR.老耿的老梗PART.3 Badguy壞蛋在哥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你不能說是他們成就了蝙蝠俠,但確實是因為有了他們,蝙蝠俠才會存在。CR.說書人JCR.shangzzCR.鍋十八PART.4 Heterogeneous或許他早已並非血肉之軀……CR.kevin04141CR.魔法少年菜菜子CR.洋芋小惡魔CR.YQBelmont賁CR.JonDoe821CR.KKKekECR.vikijing666CR.成都畫畫的崽兒CR.蟹子軍艦看見機核這個活動去翻了翻自己最初拍玩具的老照片,感慨那時的眼界和思緒,才發現自己好長時間都沒再真正拿起相機了,於手於心都是。CR.咸魚蘸鹽CR.搭領CR.真·詰sinCR.瘋先生【THE END】最後也要說一下,感謝大家的參與!本次的作品依然精彩紛呈,但總結起來容易產生疏漏,如果有作品不在文章中的朋友,請私聊我增補。之後機組也會時不時發起類似的主題創作活動,歡迎大家關注話題「🌸機組再創作活動專區」,本月正在進行中的主題是:期待各位的參與呀!來源:機核

《新蝙蝠俠》:哥譚從不下雨

在《新蝙蝠俠》正式上線流媒體的日子,我終於有機會在電影院中看到了這部《新蝙蝠俠》。在美漫的超級英雄里,我最喜歡的就是蝙蝠俠,但其實我最初喜歡的並不是蝙蝠俠這個英雄人物,而是在他的故事中出現的各路身世離奇遭遇悲慘讓人情感復雜的反派們。最早的緣起便是1989年版的《蝙蝠俠》電影,傑克·尼科爾森飾演的「小丑」讓我看過之後便難以忘記,從此便對蝙蝠俠的影視作品產生了濃厚的興趣。2019年《小丑》上映時,我還專門寫了三篇盤點《蝙蝠俠》系列電影中反派的文章,大家感興趣的可以看看。然而這一次的《新蝙蝠俠》,卻讓我第一次對電影中的反派人物失去了興趣,而是緊緊將目光鎖定在了蝙蝠俠這個超級英雄本人身上。01.恐懼洛夫克拉夫特那句關於恐懼的名言,我想不少人已經再熟悉不過了:「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在《新蝙蝠俠》中,「恐懼」這個詞,成為了貫穿始終的主題。在影片一開始時,「恐懼」這個詞是蝙蝠俠的代表,他的存在讓每一個哥譚市的罪犯都對黑暗產生出未知的恐懼;而在後來,「恐懼」這個詞是成了謎語人的象徵,他讓整個哥譚市的權貴都陷入了未知的恐懼中,每個人都在猜測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受害者;再到後來,「恐懼」這個詞是蝙蝠俠自己和自己的對抗。此時的他剛成為蝙蝠俠沒幾年,遠沒有日後的那種堅強心智和料事如神,只需一個簡單的推動,他便陷入對自己的父親、對自己的行為產生強烈的懷疑,進而產生了恐懼,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否是正義的,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否是正義的,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在真正打擊犯罪?還是在助紂為虐?這三種「恐懼」不斷演進又不斷疊加,像一團烏雲,始終遮蔽在我們這些觀眾的心頭,促使我們不斷和「新兵」布魯斯·韋恩一起,去探尋真相。可以說,這部《新蝙蝠俠》與其說是一部超級英雄電影,更像是一部黑色電影。蝙蝠俠如同所有黑色偵探電影中的主角一樣,一直在懷疑和自毀的邊緣徘徊,最終在一次次的咬牙堅持後看到事情的真相。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頭一次對蝙蝠俠中的反派失去興趣的原因,因為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更加脆弱和迷茫的超級英雄,當一個所有人公認的強者以一個弱勢的姿態出現時,既能引發觀眾的同情心,又能讓角色形象變得更加生動立體。我認為,這部電影對蝙蝠俠這個人物的塑造,不亞於《黑暗騎士》那部電影中對「小丑」角色的塑造。02.哥譚從不下雨我說這部電影其實是部黑色電影,最直觀的證據便是影片中故事發生的場景。在這部電影中,陽光出現的比哥譚市的希望還要少,幾乎所有場景都是在黑夜和燈光昏暗的室內,僅有的幾場白天戲份,不是下著陰沉的雨,就是在太陽還未完全升起的黎明之前。影片一開始時出現的警衛、望遠鏡、《聖母頌》、路過的修女這些元素讓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經典潛行暗殺類游戲《HITMAN》;而隨著影片的展開,混亂的雨夜,放肆的罪犯、鱗次櫛比的大螢幕以及遠處可望而不可及的高樓大廈,又讓我不自覺地想到了《賽博朋克2077》。而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黑暗而絕望。哥譚市如同人類歷史上存在或存在過的每一個超級城市,看起來無比繁華,燈紅酒綠、機會無限,但這些只為那些有權有勢的人開放,這座城市是他們的獵場,也是投機者和各路罪犯最喜愛的溫床。然而對貧苦大眾來說,這座城市卻是壓在他們頭上的貪婪巨獸,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座城市就會露出它的血盆大口,將遵紀守法辛苦生活的老實人一口吞下,連骨頭渣都不會吐出來。在葬禮那場戲中,駕車進入現場的布魯斯韋恩見到的景象如同《悲慘世界》中沙威警長進入Montreuil時看到的景象一樣,長日將盡,窮人的生活不過是離死亡又近了一天,毫無希望。因此,在這個上層腐敗、黑幫混戰、底層無望的哥譚市中,蝙蝠俠的存在其實就像一個微弱的小火苗,很容易就被吹滅。上層社會厭惡他,因為他不按已經制定好的規矩行事;黑幫懼怕他,因為他妨礙了發財之路;底層人民不在乎他,因為他的存在並不會讓普通人的日子變得好過,反正,一個有錢的混蛋倒下了,接著就會有另一個有錢的混蛋補上來。而這也是我認為這部電影中蝙蝠俠顯得有些神經質的最主要原因,因為此時的他還沒有找到要奮斗的方向,他打擊犯罪的行為,更多地是出於對自己父母被殺的復仇,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也發現了自己進入了一條越走越黑的路,這座城市似乎也要把他吞噬干淨。我認為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在片中蝙蝠俠像個子彈接收器一樣,面對槍林彈雨還慢慢騰騰地走,那其實是他自毀的一種表現,因為他找不到自己打擊犯罪的真正動力,難道只是為了復仇嗎?這種復仇又什麼時候是個頭呢?不過在影片最後,他終於找到了自己將要奮斗的路,他明白了自己打擊犯罪並不能只為了復仇,而是要用自己微弱的火苗去點燃其他想要為這座城市做出真正改變的人,即使希望之火燃起又熄滅,但總有一些微弱的火苗會堅持下來。因此在結尾時,我們才會看到布魯斯·韋恩在望向天空中蝙蝠標志時,那個堅定的眼神。看完這部電影後,我想到了那首《It Never Rains In Southern California》,歌中這樣唱道:我想,對於其他人來說,哥譚市似乎也是一個從不會下雨的繁華之地,而只有蝙蝠俠才知道,哥譚市的大雨從來都沒停止過,每一個熾熱的靈魂都有可能被無聲無息的澆滅。03.演員我在這里想誇誇片中的兩個演員。首先是羅伯特·帕丁森,由於我不是哈利波特迷,因此第一次認識帕丁森還是在《暮光之城》第一部上映的時候。當時就感覺是個臉很方沒多少演技的小鮮肉,此後也沒在關心過這位演員。然而十幾年之後,他在《燈塔》中的出色表現讓我驚掉了下巴,感覺這位曾經的小鮮肉儼然已經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演員。而在本片中,羅伯特·帕丁森的表演充分展現了布魯斯·韋恩在成為蝙蝠俠早期時的那種迷茫、孤獨與絕望。感覺他要是這麼認真演下去,早晚得拿某個電影節的終身成就獎。再一個要說的是飾演「企鵝」的柯林·法瑞爾。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始終覺得企鵝的扮演者感覺很熟悉,但始終想不起是誰,直到最後看了演員表才恍然大悟是他。而在去年開播的英劇《北海鯨夢》中,柯林·法瑞爾也同樣用高超的化妝和精湛的演技讓我產生了十分熟悉但就是認不出是誰的感覺。真的可以說是「千面人」了。這才是真正的好演員,做到了「演誰是誰」而不是「演誰都是我」,這一點在國內很多中老年演員身上卻是恰恰反過來,無論扮演什麼角色,始終都讓觀眾覺得是一個人,哪怕演一個廚子都給人一種皇上微服私訪的感覺,就很沒勁。最後,我想說,這部電影是所有蝙蝠俠影視作品中罕見的沒有出現蝙蝠俠父母在小巷被殺的「名場面」的電影,托馬斯夫婦終於能安息一回不用被拖出來在記憶里被鞭屍了,令人感動。來源:機核

麥克法蘭 X DC DIRECT 新品 蝙蝠俠:黑白系列 漫畫 蝙蝠俠:致命玩笑 蝙蝠俠 雕像

蝙蝠俠:黑白系列 漫畫 蝙蝠俠:致命玩笑 蝙蝠俠 203mm高 雕像 Product Description From the pages of the Eisner Award-winning BATMAN: THE KILLING JOKE, acclaimed artist Brian Bolland』s iconic rendition of...

Iron Studios 新品 1/4系列 扎克·施奈德版 正義聯盟 噩夢蝙蝠俠 雕像

1/4系列 扎克·施奈德版 正義聯盟 噩夢蝙蝠俠 580mm高 雕像 DESCRIPTION In a caustic and unusual habitat, the relentless and determinate Dark Knight searches for a way to defeat the...

麥克法蘭 新品 金標簽系列 漫畫 祖爾恩阿爾星 蝙蝠俠(露面版) 只限McFarLane Store

金標簽系列 DC漫畫 祖爾恩阿爾星 蝙蝠俠(露面版) 7寸(177mm)高 可動人偶  只限McFarLane Store 來源:78動漫

《蝙蝠俠:阿卡姆瘋人院》高清材質包 老爺更帥了

近日Mod作者GPUnity發布《蝙蝠俠:阿卡姆瘋人院》高清材質包,讓蝙蝠俠粉絲能重溫經典之作。GPUnity還分享了Mod演示視頻,一起來欣賞下! Mod演示視頻: 這款高清材質包重製了蝙蝠俠紋理貼圖,調整了鏡面反射效果,使之更符合衣服材質。此外該材質包包含真實的皮膚隆起效果,改進的小丑頭發法線貼圖,並且完全修改了蝙蝠俠的法線貼圖。GPUnity表示該材質包修改了超過100處紋理貼圖,感興趣的玩家可以點擊這里下載。 來源:3DMGAME

紋理貼圖大改《蝙蝠俠:阿卡姆瘋人院》高清材質包

GPUnity發布了一個《蝙蝠俠:阿卡姆瘋人院》的HD高清材質包,如果你是《蝙蝠俠》遊戲的粉絲,這個高清材質包絕對值得下載。以下是高清材質包的預告片,一起來看看吧! 【游俠網】《蝙蝠俠:阿卡姆瘋人院》高清材質包 預告片 具體來說,這個高清材質包精心重製了阿卡姆騎士身上的紋理貼圖,調整了他身上的鏡面反射效果,使之更符合於他衣服的材質。此外,這個高清材質包還包含了真實的皮膚隆起效果,以及改善後的Joker頭發的法線貼圖。另外,它還大改了蝙蝠俠的法線貼圖。 MOD製作者表示,這個高清材質包修改了超過100處紋理貼圖。也是誠意滿滿,如果你有興趣,可以點擊這里下載體驗它。 視頻截圖: 來源:遊俠網

BANDAI: 22年8月 S.H.F系列 蝙蝠俠 官圖

【新品參上】S.H.Figuarts 蝙蝠俠(新蝙蝠俠)【日本建議零售價】8,000日元(未含稅)【預計發售日期】2022年8月來自新電影《新蝙蝠俠》中的「蝙蝠俠(布魯斯 韋恩)」將在「S.H.Figuarts」系列登場。面部採用「魂數碼印刷技術」精細的捕捉演員的面部細節。附屬了胸口的蝙蝠鏢,手銬,螺旋發射器以及腎上腺素配件。 來源:78動漫

麥克法蘭 新品 DC經典美劇 蝙蝠俠 企鵝人 6寸(152mm)高 可動人偶 只限Target

DC經典美劇 蝙蝠俠 企鵝人 6寸(152mm)高 可動人偶  只限Target Description An arch-criminal known for his love of birds and his specialized high-tech umbrellas. The Penguin often pretended to be legitimate,...

《新蝙蝠俠》:質感的陷阱

1 一直以來,蝙蝠俠吸引我的一大魅力,便是其「世界上最偉大偵探」的設定。除了在正義聯盟中開掛誅殺達克賽德和各種外星人以外,他的高超偵查能力在個人漫畫中一直被著重描述,連《蝙蝠俠阿卡姆》系列游戲也安排了數量繁多的支線案件來展現他過人的推理頭腦,比如追查豬面連環殺手和各種都市傳說等等(當然還有極其討厭的謎語人)。如今,終於有了一部電影開始強調布魯斯·韋恩的偵探身份,復現了 Detective Comic 的本義,光這點便已令人激動,但在看完《新蝙蝠俠》之後,留給我更多的卻是失望之感。這部瑕瑜互見的電影大量借鑒了《元年》以及續集《第二年》,《漫長的萬聖節》以及續集《黑暗勝利》,還有《自我》等漫畫原作,一些點滴的人物形象和敘事關系還能看出《零年》和《無人區》的影子。顯然,這是一部以蝙蝠俠新手出道為主軸,回溯布魯斯·韋恩早期義警生涯和故事風格的前傳作品。因此《新蝙蝠俠(The Batman)》其實一點兒也不「新」,反而極盡復古之能事:大面積多層次的陰影渲染,考究的布光和色彩(雖然多數為黑色),深沉緩慢的敘事節奏,寫實的人物形象設計和動作場面,緊湊的景別和強化內心描寫的旁白——這一切都令影片明確無疑地走入了黑色電影的視覺特徵。直到如今,我們早已浸淫在新黑色電影時期。新黑色電影,也是一個以「新」為開頭,其涵義卻指向「舊」的風格名詞,跟《新蝙蝠俠》的片名可以說是異曲同工,二者也自然而然產生了聯系。新黑色電影以溫和逆反的方式延續了黑色電影的生命力,所以當我們對黑色電影的概念有所認知之後,也就能更准確地把握《新蝙蝠俠》的美學特徵,以及其內在的瑕玷與滯礙。因此,除了以上那些漫畫是影片天然的參照系以外,一些電影也顯而易見地成為了審視本片的坐標。首先是本片導演馬特·里夫斯自己的《美版生人勿進》和兩部《猩球崛起》,三部電影除了一以貫之地強調視聽質感以外,還構建出有別於其他好萊塢類型片的後現代性和倫理敘事,再加上履歷中比較另類的反質感偽紀錄片《科洛弗檔案》,組成了屬於他的某種類型作者性。我們可以探究其個人風格在本片中有多少體現和沉澱,整體的創作思路是前進了還是保守了。其次就是諾蘭的首部蝙蝠俠電影《起源》(普遍翻譯為《俠影之謎》《開戰時刻》)和《黑暗騎士》,前者作為相同前傳性質的作品,後者則是類似的反派刻畫,均形成了很好的對照。而與《新蝙蝠俠》最為相似的影片,無疑是1995年大衛·芬奇的《七宗罪》:同樣主打驚悚、懸疑、探案等元素,同樣以殘忍的殺人案開場,同樣塑造了一名擁有「超我化暴力」的信仰型連環殺手,同樣以殺手故意被捕做局為結尾,如果再牽強一點地說,布魯斯/戈登跟米爾斯/薩默塞特也是同樣的老少配搭檔。關鍵在於,《七宗罪》本就是新黑色電影的代表作之一,兩部作品可觸類旁通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雖然黑色電影不一定就是探案片,但絕大多數作品是將二者勾連在一起的。看完這一版的蝙蝠俠故事,我們就可以很明確地做出結論:《新蝙蝠俠》在視聽風格上是經典黑色電影,敘事文本上則傾向於新黑色電影。令人遺憾的是,這部長達175分鍾的作品從始至終未能建立起令人信服的探案文本和敘事情境,只學到了黑色電影的皮毛,對許多關鍵人物的刻畫停留在了黑色電影的傳統套路上,後期的敘事邏輯也出了問題。要知道,對於探案/推理片來說,連貫性事實,尤其是邏輯細節的縝密條理有多麼重要。《新蝙蝠俠》奉獻了一個精彩恢弘的蒙太奇開場,卻隨著敘事線條越來越明朗,逐步淪為平庸甚至無聊。影片只在表面功夫上——復刻黑色電影的外觀質感——幾乎做到了完美。巧合的是,幾周前我剛寫了篇關於《日落》的感受,開頭說的便是「質感的陷阱」這個問題。看罷《新蝙蝠俠》,我強烈意識到這部電影陷得更深,更典型,於是我不得不重拾這個關鍵詞——「質感的陷阱」——來概括《新蝙蝠俠》所暴露出的類型困境。這種困境最終蓋過了影片鏡頭語言上的大部分優點,使其在許多方面很難盡如人意。即便如此,我依舊認為羅伯特·帕丁森的新蝙蝠俠形象算是立住了——雖已顯得有些搖搖欲墜。至於今後是能繼續穩固還是全面垮塌,一切全要取決於後續電影的水準。那麼,什麼是「質感的陷阱」?在《日落》的文中已有闡釋:這其中所謂的「質感」或者說「電影質感」,確切講就是感官材質:是光線、色彩、道具、服裝、布景、包括演員的面相、身形等一切被攝對象的綜合構成,同時也受鏡頭焦距、景別組接、後期調色,甚至膠片噪點和放映介質的影響。這些綜合作用於電影最終的視聽情境,從而完成一種所謂的從感知到表意也好,從復現到語意到藝術也好,從能指到所指的合並也好,無論怎麼形容,即影像內涵顯現的過程。用俗話說,就是透過現象看本質。我個人願意將其比喻為「顯影」——顯現出影像背後的真相。不可否認,對電影來說,感官材質本身非常重要,但我們看任何電影不可能只停留在畫面本身(現象),任何優秀的電影也不可能只雕琢感官材質而不顧其它。而感官材質交織成的信息網,不斷地交代或暗示著所有關於情感和事件的表達,才是電影得以彰顯內涵和余韻的關鍵(本質)。如古傳奇故事中那些用火烤紙暗語顯現的橋段一樣,通過感官材質展露具象事物背後的抽象真理,便是一部作品真正「顯影」的過程。「質感的陷阱」,即創作者(及觀眾)淪陷於盲目追求感官材質本身,忽略了文本內容的價值和美學所應反映出的更多意指。電影的核心有且只有視聽,因為只有通過視聽,電影才能承載足夠重量的表達。但當表達本身就很羸弱時,視聽便會反噬文本,使得作品陷入「質感的陷阱」。這里的「表達」,有時候指的是戲劇性敘事,有時候指的是主觀心理情緒,有時候也會指向創作者個人的藝術化探索和意識形態批判(實驗電影),對於《新蝙蝠俠》這樣的主流類型片來說,「表達」基本上指的就是敘事了(而敘事≠故事)。這部影片的所有問題均源自於「質感的陷阱」,它脆弱的敘事結構和僵硬的節奏,均沒能撐起如此莊重華麗的美學風格,以至於最終不幸地被感官材質所吞沒。 2我們不妨從謎語人開始聊起。他作為首個出場的角色,無疑起到了為整個故事定調的作用。當然,因影片風格和這個角色弧線過於明顯的精確性,謎語人可以輕易地關聯到兩個經典銀幕形象身上,一個是《七宗罪》里凱文·史派西演的無名氏(John Doe),另一個是《黑暗騎士》里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The Joker)。無論從心理上還是行為上,兩位前輩均提供了謎語人得以成立的前提條件:無名氏的「超我化暴力」毫無保留地繼承給了謎語人,而謎語人乖張的行為模式又深深地被小丑所影響,且比小丑多了一層怯弱。以及,無名氏的信仰型人格和小丑的極端恐怖主義,都在進一步地豐富謎語人的恐怖屬性。 信仰型殺手遵循著費爾巴哈的宗教依賴論並將之異化,揭示出極端的無暇信仰反而能誕生出極端的罪惡,正如《七宗罪》里的無名氏那樣。而「超我化暴力」和小丑那種虛無性也都是構築在哲學之上的。按理說,藉助嚴密的哲學工具創作生成的形象,再加上保羅·達諾的神經質演繹,應該能塑造出一位亮眼的邪惡角色,卻因為影片後段的平庸劇作和對質感的過分迷戀而功虧一簣,也讓謎語人終止於哲學的外圍,未能深入。當然,吉姆·凱瑞那樣的謎語人放到現在已毫無競爭力,類型電影已度過了卡通化復現的年紀。如此比較的話,更具寫實性和可信度的達諾版謎語人自然遠遠稱不上失敗。但作為一部風格濃郁的超級英雄電影,出彩的反派也是鑄就經典的必要條件。可惜這個角色終被糟糕的敘事所拖累,也並未超越敘事的瑕疵給影片增色,相互抵達了某種「平庸之惡」的終局。讓我們回想一下,謎語人是如何在《新蝙蝠俠》中被我們認識的?是通過開場的望遠鏡主觀遮罩視角,配上《萬福瑪利亞》的音樂,這是一個充滿質感的鏡頭。其中《萬福瑪利亞》作為《聖母頌》的選段,有孕育平安、聖潔淨化的意味,在本片中充當宗教文化異變衰敗的碎片,再結合後面一系列的事件和行動,謎語人的信仰型殺手本色便昭然若揭。於是我們回過頭再看這個主觀遮罩鏡頭,以類型敘事來說,主觀鏡頭的意圖有兩種,一是近距離表現奇觀場面或實驗性場面,增強代入感,滿足官能刺激,比如《超凡蜘蛛俠2》還有貫穿全片的《硬核亨利》等等。另一種是為了讓觀眾無限接近人物內在——不管是導演想讓我們認同他還是反對他,總之相對大特寫而言,主觀鏡頭更極端地消解了觀眾與人物的心理距離。對於《新蝙蝠俠》而言,望遠鏡鏡頭無疑是想讓我們短暫代入謎語人的心理活動,不一定非要我們認同,更多是要給後面對他極端思想的理解埋下種子,以及在影調上揭示出一種恐懼情緒的蔓延。但看完全片,我們再回頭品味這個望遠鏡鏡頭,就會發現它失效了。原因之一是在蝙蝠俠兩個多小時的探案冒險經歷中,缺少與謎語人的正面交鋒。《黑暗騎士》編排了三場蝙蝠俠與小丑的正面對決,一次籌款晚會,一次審訊室,以及結尾施工大樓,前兩次蝙蝠俠都大敗虧輸(第一次雖保住了登特,但法官和局長被殺,小丑成功逃走;第二次更是一敗塗地:瑞秋被殺,登特成魔),如此便形成了正邪對抗的強大張力,也讓小丑這個角色邁向偉大。《黑暗騎士》里小丑時而通過電視媒介散播恐慌,時而親身上陣大搞活動,是很常見的恐怖主義行徑。而從劇作的角度上講,《新蝙蝠俠》的謎語人感覺就是全程躲在網絡直播當中,但事實上他也親手殺了不少人,卻因為戲份不多,渲染力度一般,並缺少與蝙蝠俠正面沖突的橋段,於是妨礙了對他極端人格與瘋狂行徑的深入刻畫,進而與觀眾的距離越來越遠。於是,開場那個試圖讓我們逼近人物的遮罩鏡頭便失效了,敘事文本反而把他推得越來越陌生化,我們也難以切身感受其所帶來的恐懼。至此,蝙蝠俠與戈登的查案過程也旋即退縮為一場解謎游戲,沒有了倒計時般的緊張感。而漸行漸遠的謎語人,雖然一直都領先蝙蝠俠一步,但缺少意料之外的詭計,一直沒能真正凌駕於故事世界之上,只得停留在感官材質層面。這也就造成了第二個結果,便是對描繪謎語人「超我化暴力」這一特徵的半途而廢。按照伯明罕學派的代表人物理察·戴爾所言,《七宗罪》對連環殺手形象的建構顛覆了常識,因為無名氏這個人物,將律法規約與暴力快感離奇地混生在了一起,而它們本應處於沖突對立面。無名氏嚴格地按照天主教教義進行殘殺,甚至連虐殺手法都必須對應上受害者所犯下的原罪,這是我們稱其為信仰型殺手的原因。但卻無法解釋影片中連環殺人的快感因素,而這個因素正是無名氏的核心面向。其次,僅僅以信仰型殺手定義他的話,相當於預設了某種阿爾都塞式或福柯式的主體觀,即認為個體可以被社會規約詢喚,這種詢喚勢必會將其轉化為從屬性的主體,但這不符合無名氏凌駕於整個故事世界之上的形象。於是,我們不得不藉助另一個哲學標尺進行更准確地解讀,這便是拉康的快感邏輯中對「超我化暴力」的討論。在拉康的描述中,律法指的不是具體的法條,而是調節社會關系的基礎性與總體性原則。其所對立的暴力快感,則往往是通過威權式的「逾越性暴力」來實現的。通常來說,律法的存在持續地被快感主體視為阻礙實時快感追求的閹割,但與此同時,如齊澤克所言,人們遵守律法的方式總是先投射出一個被律法禁止的誘惑世界,然後通過抵抗那個誘惑世界倒回來遵守律法。這樣一來,快感主體對律法總是持有一種曖昧的態度,而律法從根本上也無法脫離欲望與逾越的糾纏。律法嚴格禁止著暴力,但這又恰恰助長了暴力的發生,由於約束暴力的方式是投射一個誘惑世界,因此往往會演化成實在的誘惑。然而,一般的快感主體在落實暴力行為後,愧疚與悔恨便會隨之而來,於是「暴力-懺悔」的不斷循環就成了一般性快感主體的宿命。但《七宗罪》里的無名氏通過「超我化暴力」擺脫了這樣的宿命,這里的「超我」自然也是拉康版本的「超我」。有別於弗洛伊德,拉康的「超我」並非禁忌的發布者,而是快感的號召者,代表產物便是享樂主義,具有很強烈的現代性。當這種享樂快感被注入基礎性和總體性的原則時,一種想像性的律法隨之而生。具體到無名氏、小丑和謎語人這樣的反派形象身上,踐行這種想像性律法的策略便是滿足各自的倒錯快感,此為「超我化暴力」的根源。通過想像性律法實現倒錯快感的途徑,便是借「超我化暴力」之手設下不可能被遵守的律法規約來掠捕受害者,再以律法之名行使暴力。這樣做一方面提升了暴力快感,另一方面又否認暴力快感的存在,給予暴力正當性。就像無名氏所稱,他只是一個被上帝選中的人,他自己並不想殺人(自然也就沒有享受殺人的快感)。當然,對於理智和善良的人來說,這種說法無非是暴力的藉口而已。因此類想像性律法蘊含著過度的主觀臆想,以至於大眾層面根本無法遵守。這種透過「超我化暴力」和倒錯快感操作而來的所謂律法,生來只能透過掠捕與懲罰證明自身(懲罰在先,約束在後……當然人都死了約束也就無從談起),而非像真正的一般性律法(約束在先,懲罰在後)那樣良性調節總體的社會關系。所以,這種律法便成為了快感的源泉,並且具有很強的煽動性和誘惑力,足以讓一些人放下思想負擔,輕易地墮入邪惡。到這里,「超我化暴力」的含義和作用就很明朗了。小丑通過「超我化暴力」將哈維·登特轉化為雙面人,無名氏通過「超我化暴力」促使米爾斯犯下暴怒之罪,謎語人通過「超我化暴力」將網絡粉絲們轉化為暴徒。而另一方面,「超我化暴力」內含著想像性律法的要素,因此快感主體必須將暴力行為作品化/儀式化,迎合律法所持有的公布和展示的屬性,這或多或少也使快感主體的行為具有了演繹的成分。無名氏在殺人後必會寫下罪名,同時留下字條,更別說最後一案完全是他眾目睽睽之下黑化警探來達成的,是一場載入史冊的極惡表演。而小丑的塗鴉、電視錄像和廣播連線,對法官和警察局長極盡張揚的殺戮手法,以及大庭廣眾下闖入籌款晚會,包括同樣主動投案搗毀警察局,還有最後輪渡上的社會實驗,這些都是通過儀式化/作品化的手段,踐行著他所信奉的想像性律法:無政府主義的極致混亂。這兩個反派形象之所以經典,就是因為他們從頭至尾沒有絲毫的猶豫,精心編排著自己的恐怖戲碼,永遠比正義一方領先十步,遊刃有餘地掌控著影片內的故事世界。對謎語人的刻畫起初也是同樣的策略,無論是殺害市長後擺造型,還是綁架地方檢察官當人肉炸彈,以至於最後的水淹哥譚,包括每次留給蝙蝠俠的密碼卡片,都是在將這種暴力行為儀式化,賦予其「合法性」,實現著他「超我化暴力」背後的想像性律法,滿足自己的倒錯快感。只是不同於無名氏的信仰為天主教教義,小丑的信仰是無政府主義,謎語人的想像性律法是緩慢形成的。他的原始動機是向貴族階級復仇,爾後逐漸形成一種宗教信仰中普遍的心理狀態:(與蝙蝠俠一起)對罪惡世界進行淨化。他心中的這種神聖規約已在不斷地犯案和告示中明確了,無需再用台詞交代。他不斷強調自己是在「審判」受害者,以及迎接最終「審判日」的到來。在被抓捕之前,謎語人那依靠望遠鏡試圖與觀眾建立的恐怖聯系雖已盪然無存,但還不至於拖垮這個反派形象的所有亮點。然後,我們看到謎語人被逮捕了。不出所料,同無名氏和小丑一樣,他是故意入獄的,至此我們來到了影片的第一大敗筆。謎語人在監獄里與蝙蝠俠對話,依舊圍繞著原始的作案動機——向貴族階級復仇——去闡述,而他故意入獄的原因,居然只是為了安全地觀賞水漫金山的過程?回想無名氏自首和小丑被捕,都是為了完成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是施行自己「超我化暴力」的必要手段,而謎語人又有何必要非得困於牢籠才能免遭洪水?至此,他一以貫之的「超我化暴力」戛然而止,直接退化回「逾越性暴力」。甚至單就入獄而言,連「逾越性暴力」也不存在了,純粹成了旁觀者,這完全背離了前面兩個半小時的人物弧線,令人難以信服。他之前所犯下的案件,那種極具儀式感的暴力行為,早已超過了他在監獄中的自我表述,這就造成了人物塑造上的巨大割裂。何況作為一個探案敘事文本的兇手而言,他的犯案手法也沒什麼高超的詭計設置,本就失去了偵探與兇手開展頂級鬥智的類型深度,結尾又主動成為局外人(最終決戰都是派粉絲去的),從劇作上來說簡直是自斷經脈。許多觀眾已經察覺到這一硬傷,詬病謎語人主動入獄沒太大必要。入獄後的自白也好,陰謀曝光也罷,都無法將劇情升華到新的台階,似乎意義也不大。確實,這正是影片沒能成功描繪出一個優秀反派的地方,但究其根本原因,不僅是因為主動入獄成為旁觀者這樣反高潮的情節設計,而是這種情節設計背後人物邏輯鏈條的斷裂,即對描繪擁有「超我化暴力」的快感主體的背離。明明之前已經鋪陳了大量的意象碎片,把戲份做這麼足,最後為何又要放棄這種刻畫呢?也許是劇本本身如此,也許是之前刪減了過多的戲份。總之,謎語人的塑造終是前功盡棄了,監獄里清唱的《萬福瑪麗亞》除了提升些表演質感,實質已變得意味不明。那麼,既然《七宗罪》可以全程將兇手藏在幕後,無名氏照樣成了經典,《新蝙蝠俠》為何不行?首先,《七宗罪》是原創故事,同時也是更典型的探案文本結構的新黑色電影,他的一大懸念便是兇手的真身(作案動機已在半途中被揭曉)。而《新蝙蝠俠》歸根結底有漫畫為原型,謎語人作為蝙蝠俠的老對手,對大家來說也不是什麼神秘人物了,本就不再具有獨特的懸念性。更何況《七宗罪》在兇手現身之後,迅速將故事推進到一個驚世駭俗的殘忍詭計之中,哪怕他還是無名氏,也沒交代出什麼特別的身世背景,都已無關緊要,觀眾的注意力很快被轉移到了那場終極布局上。而《新蝙蝠俠》應該做的,要麼在詭計手法上下功夫,要麼賦予謎語人這一形象新的維度,也就是製造出出乎意料刻骨銘心的動機。但本片更多的只是將謎語人小醜化了——這顯然不是一個新鮮的點子——又在結尾讓他溫順地退場。而依靠連續儀式化的作案現場,本來會以為有個符合「超我化暴力」的宏大作案動機,結果純粹成了一場誤會,實在不是什麼高明的人物寫作法。 3或許會有人提出,影片的頭號反派可以是黑幫老大法爾科內。若如此看,那麼這部超級英雄電影的正邪張力就更松垮了。法爾科內也許戲份上比謎語人多了一些,但從結構上來說,他很難被視為頭號反派。更多時候他處在劇作的中間狀態,就像企鵝人和貓女一樣,是正與邪的中介。哪怕他通過各種側面描寫,被渲染得再怎麼隻手遮天,依舊不可能是影片的戲眼,在觀感上也與蝙蝠俠的實力很不對等。他本質上是一個線索型角色,是高度功能化的,主要套路是與正派口頭周旋,最後揭露出關鍵的線索隱情,只是聚焦在他身上的秘密比較多而已。就像《黑暗騎士》里我們怎麼也不會視雙面人為頭號反派,哪怕最後一場戲是與雙面人的對決,他也充其量是小丑作惡的結果,而不是邪惡本身。法爾科內也一樣,哪怕他代表了哥譚所有的黑暗墮落,最終作用依舊是為了引出更多的內情,而不是蝙蝠俠和戈登的終極追捕目標。 《新蝙蝠俠》中的企鵝人與貓女,同樣走的寫實路線,但也是受制於戲份的原因,描寫得較為扁平。相比以前的蝙蝠俠影視作品來說,除了去卡通化,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飛躍性發展。企鵝人這一角色在本片中的主要魅力,基本上是靠造型上的奇觀性剝削來實現的,尤其當我們知道他是科林·法瑞爾演的之後,就更被心甘情願地剝削了。除此之外,企鵝人的戲劇作用很弱,基本就是一個遮遮掩掩的夜總會老闆,被迫提供一些線索給蝙蝠俠,還貢獻了一場追車戲。當然,他最後靠法爾科內的死上位了,坐享漁翁之利,今後的劇作地位也許會更吃重。但本片裡的企鵝人與常規黑幫老闆的形象差異不大,除了造型以外很難有其他令人回味的地方。貓女更是有例可援:米歇爾·菲佛、哈利·貝瑞,還有離今天最近的安妮·海瑟薇。其實這個角色在幾部蝙蝠俠電影中都塑造得比較一般,而在這部黑色電影風格的作品中,賽琳娜更是一個確鑿的蛇蠍美人形象:性感美貌,身形窈窕,是多數男人性幻想的對象,同時又因仇恨而武裝自己,在關鍵時刻總會背叛男主角的目標,卻出於某種目的又與男主角萌生曖昧情愫。她就像一個調劑品,讓影片在黑暗深沉之外也能醞釀出一些浪漫,在直來直去的硬漢景觀中穿插一些偷盜片的靈巧,但這樣的表達始終過於膚淺。仔細想想,布魯斯、賽琳娜和謎語人全都是孤兒,完全可以在此更深入地挖掘三個人各自經歷的因果濫觴,進而提出對復雜社會系統的反思。布魯斯是貴族孤兒,外界認為他仍在養尊處優,生活富足,實際已化身黑暗騎士;貓女和謎語人則都是貧民窟孤兒,結果一個成為盜亦有道的神偷,內心還充滿良知,另一個已徹底變為極端的恐怖分子。三個孤兒,三種仇恨,走向了不同的觀念和命運。如此具備戲劇張力的對比,影片基本上給放棄掉了。如果將這樣的三角結構進行充分地搭建,這一夜的哥譚應該會更加精彩吧。除了變黑以外,我甚至無法對詹姆斯·戈登留下更多印象,他似乎在這里純粹成了蝙蝠俠的助手(但實際上蝙蝠俠應該是他的助手)。隨著近期一些新聞的披露,戈登的戲份想必是被刪減了很多。但無論如何,從成片效果來看,這位不輸於蝙蝠俠的正義符號完全淪為功能性角色,而且多數是被動的工具化。有大量他和蝙蝠俠一起在犯罪現場找線索的場景,太多時候他的作用就是接住蝙蝠俠的台詞,活活像一個捧哏演員,這讓角色刻意換用黑人演員的製片策略顯得更沒理由。與此同時還有阿爾弗雷德,看上去也是想擺脫以前睿智老管家的模子,突出他軍情五處退休老幹部的身份,這麼做當然沒問題,但在《新蝙蝠俠》中也並未發揮出顛覆性的表現力。在形象上,安迪·瑟金斯的阿福更接近「一號地球」的樣子,但也是受制於出場時間,僅有幾場破譯密碼的戲,很快就被炸彈重傷,徹底與劇作主線說再見。而他在病床上那段關於托馬斯·韋恩的對話,則成了影片另一大敗筆。蝙蝠俠這個漫畫形象之所以能建立起現代性內核,弗蘭克·米勒是當之無愧的功臣。他的幾部極為經典的漫畫作品重定義了蝙蝠俠的精神內核,也重塑了哥譚這座罪惡之城的陰郁氛圍。至此以後,蝙蝠俠的故事徹底擺脫佐羅風格,剔除了許多夸張的古典主義處理方式,更摒棄了早期清一色的卡通喜劇,逐漸向黑暗寫實主義靠攏(不過畫風依舊個性)。到了90年代,蝙蝠俠給人的藝術印象是影視和漫畫互相影響的結果:哥特風格,暗黑夸張,人格缺陷,還有嚴肅陰郁的悲愴感。到了黑暗騎士三部曲,諾蘭完全拋棄卡通化塑造,將那種暗黑寫實推向巔峰,並且真正呼應了弗蘭克·米勒給予蝙蝠俠身上的強烈現代性,即布魯斯·韋恩對內心恐懼的抵抗,對罪惡本質的逃避,以及無時無刻的極限境遇選擇。正如《黑暗騎士》里小丑對蝙蝠俠的經典台詞「你使我完整(You complete me)」一樣,《新蝙蝠俠》在處理蝙蝠俠和謎語人的對立上,採取了相同的一體兩面式關系建構。謎語人試圖對哥譚所做的淨化,何嘗不是蝙蝠俠的理想?只是蝙蝠俠不會以如此極端的方式實現目標。而蝙蝠俠同樣也有跟謎語人類似的仇恨,正是這種仇恨催生的憤怒,才迫使他穿上戰甲闖入黑暗。只是他在淨化哥譚之前,先淨化了自己的仇恨,使自己避免成為謎語人那樣的恐怖分子,進而令其復仇對象不止局限於殺害父母的兇手,而是產生罪惡的本源。事實上,蝙蝠俠運用的同樣是「超我化暴力」,這也是他永遠不會被體制接受的關鍵原因。他將永遠處於時而被認可,時而又被通緝的狀態。但布魯斯的強大之處,在於淨化了自己的仇恨之後,他又能淨化自己的「超我化暴力」,即徹底封閉其中的倒錯快感。於是,他在一般法律之外同樣附加給自己一個想像性律法:不准殺人。之所以能做到這個地步,取決於他的至善人格和堅韌意志。蝙蝠俠這個人物至今經久不衰,很大程度上便得益於不斷被重新定義後,他身上體現出的那種現代性負擔,這也歸功於從喬·庫伯特、丹尼·奧尼爾到弗蘭克·米勒,再到克里斯多福·諾蘭等創作者良好傳承的結果。我們走進蝙蝠俠的故事,往往會感覺到他承擔了很多負面的東西——孤獨、恐懼、傷痛、背叛、絕望以及親人的死亡——卻仍然不肯放棄斗爭。調侃地講,他給我們的印象,仿佛就像布爾什維克革命英雄那樣:無私奉獻,迎難而上,為淨化哥譚事業奮斗終生。我們會發現他在與罪犯的戰爭中每有一次進展,都是傷痕累累步履維艱的。但同時,蝙蝠俠自己的想像性律法又不堪一擊,以至於他根本無法觸及、也不敢觸及真正的黑暗,否則便會立刻被吞噬,成為一體兩面的另一面:小丑和謎語人。因此,布魯斯·韋恩這個人物發展到現在,其悲劇性已經不停留在父母被害、眾叛親離和孤獨無依之類的層面了,其最大的悲劇性在於,他永遠也無法真正淨化哥譚,皆因他內心中根深蒂固的想像性律法和意識形態立場。於是,以上種種就匯集成了一股巨大的存在主義焦慮,長期纏繞在他身上,這便是蝙蝠俠現代性特徵的本質。4在《新蝙蝠俠》中,我們得以回望初出茅廬的布魯斯·韋恩的心理狀態和抗爭方式。這只是他懲惡揚善的第二年,還沒有完全品嘗到極致黑暗的味道。而謎語人確實也算不上多麼強大的對手,號稱掌控全城的法爾科內,也沒能通過敘事和視聽展現出多少的壓迫性。即便如此,我還是能辨識出五方版布魯斯身上的現代性,當然還有那套完美的感官材質。問題在於,我只看到了現代性負擔所帶來的自我懷疑,卻沒看到應該伴隨而生的英雄式成長,那麼他的成長去哪裡了呢?被扼殺在了與阿福的病房對話中。當布魯斯去找法爾科內,得知自己的父親並是自己想像中那樣偉光正的時候,他所堅守的理念開始破裂。而當這種破裂與他那不可能完成的夢想(淨化哥譚)疊加到一起後,布魯斯·韋恩的意志必將走向虛無,導向人物弧線的巨大滑坡。這樣的困境本應該成為後面連連好戲的鋪墊,結果影片卻沒有給觀眾消化和反應的空隙,緊接著下一場戲,病床上的阿福通過講述往事的另一面,就讓布魯斯重新堅定了信念?!矛盾化解之倉促,自我懷疑之短暫實是劇作上的又一敗筆,而且僅憑對話而非事件所勾勒出的戲劇性轉折,實在是無趣得很。更別說阿福所述的這一版故事,完全是好萊塢近百年來用慣了的套路:你爸爸仍舊是個好人,只不過犯了一次錯誤並已悔過。無論是阿爾弗雷德替托馬斯·韋恩的辯白,還是布魯斯重申自己對至親死亡所感到的恐懼,哪怕說的再天花亂墜,金句頻出,也無法彌補對劇力和人物弧線的嚴重消解,何況阿福的辯白內容還是那樣一個爛大街的故事。本來布魯斯聽了法爾科內一番話,必將直面精神家園的幻滅,使其現代性本質得以再次發亮,但阿福的那場失敗的文戲,又將這種現代性瞬間熄滅在了充盈的影像質感之中。於是,現代性的文本與古典式的視聽開始了不必要的拉扯,撕裂了影片後面一個小時的語意內涵。在後面一個小時中,蝙蝠俠這個人物就停留在了視聽景觀與敘事場域的某一點,弧線不再起伏,而由前輩作者們為蝙蝠俠搭築的復雜意義迷宮也隨之倒塌。這里,我們可以再次請出拉康和他的「繼任者」齊澤克,用他們的語言重新描述《新蝙蝠俠》中褪去現代性外衣的布魯斯·韋恩,即大他者欲望的化身。這無疑是對一個經典角色過於冷漠的處理方式,是敷衍粗淺的人物塑造法,與影片莊嚴沉穩的視聽美學不相匹配。蝙蝠俠退守為大他者欲望的化身,意味著他回歸到了一個單純的、代表絕對正義的、凌駕於一般律法之上的象徵性符號機器,相比《元年》和《自我》中蘊含的復雜對比性而言也是一種倒退。再結合對謎語人的陌生化處理,以及對貓女的浪漫化渲染,《新蝙蝠俠》中的布魯斯·韋恩最終也變成了僅可遠遠欣賞的感官材質,重新被矮化成了某種保守的個人英雄主義圖騰。於是乎,影片唯一令人動容的場面,只有蝙蝠俠在警局樓頂准備滑翔時那瞬間的驚懼,其餘情緒都被淹沒在流程化的解決危機之中,而最大的內心起伏還被法爾科內-阿爾弗雷德兩場戲的粗暴組接所切斷。對於三個小時的影片來說,僅有那一處拉近人物的「真情流露」,太不夠了。馬特·里夫斯在好萊塢創下的最大功績,是較好地延展了魯伯特·瓦耶特所創造的凱撒。《猩球崛起2》大眾評價不如第一部,但它依舊稱得上科幻片裡的新經典。在第一部中,魯伯特通過福柯的規訓理論,揭示了人類折磨凱撒的方式:以知識的名義,行使權力對肉體的入侵。所以當凱撒覺醒後,這個角色就徒然具有了鮮明的人格魅力。在兩部續集裡,馬特·里夫斯沒有失掉這個大方向,反而在不斷擴大的敘事版圖中,在迎合末日情結的科幻圖景中,通過凱撒進一步插入了大眾意識的螺旋式漩渦、社會心理症候導致的異化、末世人類荒原般的生存狀態、「詩意的棲居」掙扎著轉變為「技術的棲居」,以及人性的病態化演進等一系列後現代碎片。是的,如果說《新蝙蝠俠》是一個現代性的文本,那麼《猩球崛起》系列便是一套對人類充滿具象化諷刺的後現代性文本。最明顯的佐證便是影片中的猩猩,尤其以凱撒為代表,是比人類更具人性積極面的一方。本質上講,凱撒既是自己族群的領袖,也是人類的救世主,他的理智與謹慎和明確的反戰思想,還有那種強烈的道德感,均體現出影片對其極盡所能的歌頌意味,甚至最終將之塑造成了耶穌式的人物。另一方面,馬特·里夫斯在《猩球崛起》中塑造的末日世界,是混亂的,熱鬧的,具有鼓動性的,而不是徹底的破敗荒涼。《猩球崛起》的一切情境和議題,是基於已完成的對科技倫理、社會倫理和家庭倫理的批判,如此一來,那片充滿煽動性的末日景觀也好,猩族的異化覺醒和復雜立場也好,人類根性的靈魂失落也好,以及歷史文化的回環和對救世主形象的頌揚,才都有了成立的可能。固然《猩球崛起3》的水準相比前作已有退步,但凱撒作為某種象徵性的表達,以及後現代的諷刺性還是較完好地保留下來了。而也是在《猩球崛起3》中,里夫斯已流露出對感官材質的執著。作為一名好萊塢工匠,里夫斯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他跟好友J·J·艾伯拉姆斯是完全不同的兩條路線。他並不高產,《科洛弗檔案》後的每一部片都像是慢火烹煮出來的,乃至於影片內的敘事節奏也常常保持著這樣的調性。雖然也受僱於大製片廠,手中權力有限,但里夫斯對電影風格的主導作用還是很明顯的。兩部《猩球崛起》都是陰冷灰暗的色調,到了《新蝙蝠俠》,為了繼承老爺近十年來的銀幕藝術形象,在質感上自然迥異於他以前的作品,但核心技巧其實是有所延續的。基督教價值觀在《新蝙蝠俠》中體現出兩種面向,一種是謎語人的極端信仰,另一種是結尾蝙蝠俠的「引導」和「拯救」,正如凱撒身上也洋溢著同樣的氣質。但不同於前者,五方版蝙蝠俠潛在的殉難性質體現得更為明顯,同時歷史悠久的蝙蝠俠本身蘊含的各種特徵,吞沒掉一隻「小小」的猩猩自是不在話下,所以哪怕五方版蝙蝠俠有任何借鑒自凱撒的描繪方法,也都可以忽略不計了。另一方面,在視聽風格層面,從陰冷的末世到大雨不停的暗夜都市,顯然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不過里夫斯依舊保持著獨到的光線和色彩運用,而且他大量用剪影來替代傳統黑色電影里的陰影,這在《猩球崛起》系列裡也能看到一些端倪。 5黑色電影不是一種類型,而是一種風格。這種風格受德國表現主義攝影的強烈影響,劇作上又大量汲取硬漢派推理小說,同時兼收並蓄法國存在主義思想和戰後美國的寫實主義浪潮,Film Noir(黑色電影)這個詞,則是1946年法國影評人尼·弗蘭克考察了大量類似影片後提出的,因此這是一個後置於美學現象的概念。黑色電影的要素往往很明確:遊走在法律/道德邊緣的主人公,蛇蠍美人,都市夜幕,個體敘事,低照度場景,強調對比度的布光與美術設計,暴力情節,巴洛克元素,傾斜構圖等等。 在彩色膠片的普及和60年代各種現代電影思潮的影響下,好萊塢那種經典的黑色電影模式逐漸嬗變為新黑色電影(Neo-Noir),並延續至今。新黑色電影更不局限於罪案題材,也不再只使用大塊的陰影與克制的低照度布光,出現了許多色調明亮的作品,討論的議題也更加多樣化,以《唐人街》《七宗罪》《搏擊俱樂部》《穆赫蘭道》《冰血暴》《計程車司機》《我心狂野》《洛城機密》《落水狗》《百萬美元寶貝》《缺席的人》《鳥人》《老無所依》《亡命駕駛》《記憶碎片》《美國精神病人》為代表,產量著實豐富。其中有些是對經典黑色電影風格的「翻拍」,有些則是擴展了黑色電影的定義,並且普遍傾向於聚焦矛盾重重的個體精神世界。如果要講述一個蝙蝠俠探案的故事,那麼最優的影像方案無疑是黑色電影。蝙蝠俠本身就是一個完美適配黑色電影風格的角色:硬漢派偵探,漆黑的戰衣,主要敘事空間是黑暗潮濕、滿是罪惡與絕望感的城市,充斥著各種街頭暴力活動,還棲息著貓女這樣的蛇蠍美人(毒藤女也算一個)。正如前文所述,本片很順暢地以經典黑色電影風格,提煉出了符合蝙蝠俠的視聽美學空間。但另一方面,雖然沿用了古典式的探案追兇形式,但它的文本並沒有完全承襲經典黑色電影。因為謎語人和蝙蝠俠背後折射出的當代性議題,比如存在主義焦慮,恐怖主義,媒介對極端意識形態的煽動性傳播等等,以及基於漫畫發展而來的現代性迷思和多視點的敘事軸線,同樣是這部電影的鮮明烙印。就像我們如果重新審視《黑暗騎士》的話,也很難定義它是否就是新黑色電影。其實《黑暗騎士》也用了挺多篇幅描述蝙蝠俠的偵探屬性和推理水平,但它在表現形式上更接近特工片的樣態——我首先能回想起來的就是去抓劉先生——而《新蝙蝠俠》則回歸了硬漢派的風格。毫無疑問,影片基於一整套黑色電影視聽系統營造出了完美的影像質感。強對比度的霓虹燈,斜角構圖所展現出的潮濕街道,各色人物在罪惡泥潭中的掙扎感,以及沉鬱陰暗的城市氣氛。影片在一味致敬的同時,也沒有拒絕當前時代元素的出現,沒有把整個故事年代推回到更早的時期。諸如電腦、手機和網絡直播等均有涉及,但科技感也被壓縮到最低,以至於有些人一開始會以為影片的故事背景是前網際網路時代。這就形成了一個相對奇妙的圖征,一邊是無限接近四五十年代經典黑色電影的視聽美學,一邊又時而出現21世紀的高科技生活用具。但這些高科技產物其實穿插得並不突兀,因為它們不僅是《新蝙蝠俠》視覺構成的一部分,更是作為探案文本的敘事工具,因此登場率相當克制,也就不會過度破壞經典黑色電影的氛圍。可以說,僅以感官材質而言,在復古的城市背景下能恰當地融合資訊時代的科技元素,算是本片在黑色電影視覺特徵上的一個不大不小的創新。但我依舊要強調,《新蝙蝠俠》即便質感再強,也只是復現了經典黑色電影的皮毛,即便這一點並不是我對影片失望的理由。其實能不能復刻出經典黑色電影質感真的無所謂,也沒有必要。每部電影都有自己的質感,哪怕是一部完全流水線生產出來的類型片,它也會存在與同類作品細微的質感差異。但《新蝙蝠俠》既然有如此濃厚的黑色電影情結,我們當然也可以用黑色電影去標定它的美學范疇。所以從這一點來說,它只是學到了黑色電影的皮毛,實在比不上那些真正痴迷於傳統黑色電影時期「翻拍」而得的優秀作品。保羅·施拉德的《黑色電影札記》對於黑色電影的發展有決定性的意義,許多創作者也是至此開始有意識地、系統性地製作黑色電影,而不是像之前那樣僅憑藝術直覺互相效仿出一批同類風格的作品。在《黑色電影札記》中,施拉德將之描述為一種運動,一個時期,一種基調和情緒,但出於時代原因,這篇文獻只討論了40-50年代的黑色電影,不過用來考察《新蝙蝠俠》已然足夠,因為本片的主要美學特徵沒有跳出這個范圍。我認為《新蝙蝠俠》沒能學到黑色電影內核的原因,是因為我在影片裡看不到保羅·施拉德口中的「基調」和「情緒」,這也鮮明體現了屬於本片的「質感的陷阱」。甚至夸張地說,片中那個輕易讓人聯想到薩弗迪兄弟的「好時光小賣部」的彩蛋(五方也是《好時光》的主演),都超過了影片後面各種符號帶給我的意象,當然,這只是我的個人情懷作祟。總之,我們不必再談那些大的敘事結構、主題立意之類,我們就從微小的方面出發,便能得出《新蝙蝠俠》是如何被困在「質感的陷阱」中,以至於反而丟掉了本應由這些感官材質高高舉起的核心——情緒。在《新蝙蝠俠》中,有一場戲令我印象深刻,就是在那災難性的阿福病房對話之後,蝙蝠俠看到信號燈亮起,於是與戈登一同出警,結果發現是貓女抓到了警局裡的內鬼肯齊(Kenzie)。貓女想要一槍解決他,蝙蝠俠勸其冷靜,而肯齊跪在地上向戈登求助。貓女為了證明自己沒抓錯,拿出手機放電話錄音,裡面記錄了肯齊與法爾科內殺害安妮卡(Annika)的過程。我要說的是,這場戲的災難程度,不比病房對話和謎語人自白要低。長達一分半的電話錄音從頭播到尾,場景里的四個人,基本上就那麼原地不動給它聽完了。這段「漫長」的時間里,鏡頭在做什麼呢?來回在四人的撲克臉上切換。當然,這里還是要客觀一些,貓女是有走動的,臉上也一直保持著氣急敗壞的悲傷表情,但這又有何用呢?我甚至在次世代電子游戲里都很難看到這樣的站樁場面了。長達一分半的時間,電影沒有展示任何有效的畫面信息,而唯一的信息來源:電話錄音,又真值得我們跟片中人物一樣聚精會神地聽嗎?安妮卡被法爾科內所害,警察局裡有內鬼,這不都是早已預見的事實?!再說我們都看過那麼多部蝙蝠俠作品了,哪次警察局裡沒有內鬼呢?至於這內鬼是不是肯齊,至於安妮卡有多慘,我相信沒什麼人會真正關心二者的命運,他倆實在是劇作中次要的不能再次要的工具人了,影片主要的懸念也並未放在他們身上。興許不點明安妮卡就是貓女室友兼市長情人的話,不少人都想不起我說的是誰。其實僅就這場令人尷尬的戲而言,羅伯特·帕丁森、佐伊·克洛維茲、傑弗里·懷特和彼得·麥當勞(飾 肯齊)的表演都沒有問題,那問題出在哪呢?調度。《新蝙蝠俠》依舊沒有擺脫這幾年好萊塢類型片的普遍問題,就是場面調度的乏力。我對蝙蝠俠街頭斗毆式的動作戲沒有意見,畢竟一直都是這麼看過來的,蝙蝠俠的影迷應該也不會奢求像《鋼鐵之軀》那樣毀天滅地的大場面。但每一次機位景別的選擇,鏡頭運動及剪輯時長等等,都在影響影片整體的基調與情緒。而馬特·里夫斯在這一點上還是創造力有些匱乏,以至於影片整體上少了很多黑色電影標志性的表現主義攝影和斜角構圖,當然你只願意使用黑色電影的光線和色彩也沒問題,就像許多新黑色電影乍一看也根本不具備任何黑色電影風格,問題在於本片黑色電影視覺系統的表現力也並沒能超越那套經過時間檢驗的即有方案。像一些片中的標志性場景,例如蝙蝠俠在閃現的槍焰中挨個撂倒敵人的場面,體現出的觀賞性並非是調度的功勞,而是造型與光線的成果。我不知道出於何種考慮,《新蝙蝠俠》很不願意讓觀眾太過靠近人物。前面所說的謎語人是通過壓制出場時間保持陌生感,而影片在多數時間又很憐惜特寫和深焦鏡頭:一個用來表現主觀心理,一個用來表現關系空間。《新蝙蝠俠》雖然有大量的近景,但多數是帶關系的正反打鏡頭,即便是中遠景,也有許多從人群中伸過去的長焦鏡,似乎是在暗示蝙蝠俠與民眾的關系。而影片樂於將人物以外的畫面元素模糊在焦距之外,深焦只在哥譚空鏡的時候才會出現。這些焦距之外的背影和將角色與場景隔開的做法,在本片中所造成的視覺效果,就是不斷提醒著我們和人物的某種距離感。這樣的調度比比皆是,在大大提升了美學質感的同時,也埋沒了影像對情緒的謄印。華麗的感官材質沒有包裹內在的意緒,意緒的貧瘠又導致情境無法涌現。於是從蝙蝠俠到謎語人,從戈登到法爾科內,從貓女到企鵝人,一眾角色你方唱罷我登場,看似熱鬧激烈,實則迷失在了密碼卡片編織的簡單謎題中,迷失在了驚悚的作案手法之中,迷失在了火爆的追車和性感之吻中,讓我始終無法靠近人物。所有的段落都揮灑著風格,所有的段落也都在抵消著情緒的綿延。加上蝙蝠俠長時間以面具示人,五方的表演空間只有眼睛和下巴。但他又是一個硬漢偵探超級英雄,冷麵少言是其顯著特徵,所以蝙蝠俠更需要鏡頭運動、場景空間和敘事節奏的調度去烘托他的內在。然而現在看來,他的內在意緒只能靠下一部片去完善了——如果續集真能做到更好的話。至於那些更靠近新黑色電影的手段,比如對色彩的運用,對蝙蝠俠和謎語人精神層面的剖析,運用當代哲學工具填充場景與情節的語意,總體上講效果也是暇瑜錯陳的。另外,相比於兩部《猩球崛起》,他在《新蝙蝠俠》中安插的現代性文本與後現代性碎片已體現不出那個時候的靈氣(雖然《猩球崛起2》他並未參與編劇)。而黑色電影和新黑色電影不只在外觀上有明顯辨識度,其神韻更多的則是體現在以現代性/後現代性為能指結構的劇作上,這也是《穆赫蘭道》《我心狂野》這種「明亮」的影片也能被視為新黑色電影的原因。在這一方面,有很多作品做的要比《新蝙蝠俠》好得多得多。我能理解不少觀眾,尤其是蝙蝠俠的粉絲們很容易跟隨影片一同墜入「質感的陷阱」,欣喜地看到這樣一部個性明顯,具有扎實的視聽美學,充滿古典氣質,回歸蝙蝠俠本源的復古作品問世,並毫不猶豫貼上傑作的標簽——華納的電影好像特別容易陷入「質感的陷阱」。但無論是以黑色電影的維度,還是以偵探類型片的維度(二者往往有所重合),抑或是在超級英雄電影的圖譜中,我只能認為《新蝙蝠俠》剛剛超過水準線,沒有機會邁向更高一級的台階。影片厚重的感官材質掩蓋不了空洞的內核,缺乏變奏的敘事更是連攜出劇作後期頻頻的硬傷,從頭至尾也沒形成像樣的懸念。雖然馬特·里夫斯的這版蝙蝠俠遠不像喬·舒馬赫當年那樣徹骨的絕望,基本上還算是立住了,但顯然也無法比肩甚至超越那些更好版本的布魯斯·韋恩。就寫到這吧。參考文獻 RICHARD DYER. Seven, 1999. DLYAN EVANS....

BANDAI: 22年3月 1/35比例 蝙蝠車(蝙蝠俠Ver.)

バンダイより2022年3月19日に発売された1/35 SCALE バットモービル(バットマン 1989年Ver.) 価格は稅抜3800円です。 前 縦に長く流線的なボディを再現 今回はランナーの狀態から黒で塗裝しています。 後ろ 裏側 細かく作られていてギミックこそ無いものの回転スタンドの造形もあります。 アップで そのままだと黒1色でクリアパーツは無色なので側面のパイプや前後のランプは塗裝の必要があります。 付屬品 キャノピーはスライドさせて運転席を露出させる事が可能 內部も細かく作られていますがこのギミックの関係で車體中央に空間が空いています。 エンジン部はスライドで引き出す事が出來ます。 こちらも色は黒のみなので塗裝は必須 マシンガン コーナリングフック 劇中で登場した裝備がいくつか付屬 差し替えは簡単に出來ました。 以下適當に 以上、1/35 SCALE バットモービル(バットマン 1989年Ver.)でした。 バットマン(1989)に登場するスーパーカー、バットモービルがプラモデルになって登場 十數年前に発売された物を一部仕様替えで再販という事で現行のプラモデルと比べると色分けにやや難ありですが簡単に塗裝、組み立てが出來るのが良いですね。來源:78動漫

麥克法蘭 X DC DIRECT 新品 紫色的狂熱系列 漫畫 蝙蝠俠:致命玩笑 小丑 雕像

紫色的狂熱系列 漫畫 蝙蝠俠:致命玩笑 小丑 190mm高 雕像 Product Description Based on the popular Batman: The Killing Joke comic, DC Collectibles presents the first statue in The Joker...

BANDAI 新品 S.H.Figuarts系列 電影 新蝙蝠俠 蝙蝠俠 可動人偶

S.H.Figuarts系列 電影 新蝙蝠俠 蝙蝠俠 可動人偶 來源:78動漫

沒家長的「蝙蝠家族」 《哥譚騎士》公測要來了?

華納兄弟動作冒險遊戲《哥譚騎士》於2020年8月首次宣布後便化身謎語人,一直沒有具體消息的透露。之前該作的測試版在上線Steam後又被秒刪把玩家們折磨的不輕,不過近日有玩家發現SteamDB上的測試信息被刪除了,這是否暗示這什麼,感興趣的玩家一起來看看吧。 遊戲背景設定在蝙蝠俠死後,一支新生且極具擴張性的犯罪組織席捲了哥譚的大街小巷。如今,守護哥譚、將希望帶給市民、重整警察秩序,以及威懾罪犯的重任大任,便落在「蝙蝠家族」:蝙蝠女、夜翼、紅頭罩及羅賓的肩上。解開這座城市歷史中最為黑暗章節的謎團,並與極其凶惡的反派正面對決並加以擊敗。玩家必須蛻變為新的「黑暗騎士」,全力避免街區陷入混亂。 【游俠網】《哥譚騎士》預告 近日,有粉絲發現出現在SteamDB上的《哥譚騎士測試版》應用程式被刪除了,這或許表明該遊戲正在進行的遊戲測試已經完成。之前在泄露的數據中分析哥譚騎士的文件大小至少是86 GB,但是顯示在SteamDB的文件已經減少了一些,最終為85.19 GB,這意味著遊戲的某些功能可能已被刪除。 此外,還可以注意到,哥譚騎士遊戲測試總共持續了10天,並且在4月1日玩家數量達到峰值,為256名玩家,這可能表明這次遊戲測試可能是該遊戲封閉測試的一部分。 根據目前的信息,小編認為遊戲基本上已經到了開發末期,可以放心地假設該公司正在為遊戲添加最後的潤色,刪減的部分可能是為了遊戲進行優化,相信隨著遊戲的發布臨近,公測版本很快就能與我們見面。另外根據已知的消息目前主打反派有小丑、貓頭鷹法庭、急凍人以及企鵝人等等,那個「關鍵角色」似乎沒有多少筆墨,難道說製作組也明白了謎語人滾出哥譚的重要性! 【游俠網】《哥譚騎士》反派來源:遊俠網

GSC: 22年11月 粘土人 蝙蝠俠 新蝙蝠俠Ver.

我是「復仇」! 出自電影《蝙蝠俠 The Batman》,「蝙蝠俠」以全可動樣式化身為黏土人登場!替換用表情零件有「普通臉」、「憤怒臉」,以及可搭配面具的「白眼零件」。配件有「來自謎天大聖的信」、「蝙蝠車迷你模型」、「原貌頭部零件」,還有能搭配台座展示的「雨漏獸零件」!快來帶回家吧! 商品詳情 商品名稱 黏土人 蝙蝠俠 The Batman Ver. 作品名稱 蝙蝠俠 The Batman 製造商 Good Smile Company 分類 黏土人 價格 7,300日圓 (含稅) 發售日期 2022/11 商品規格 塑膠製塗裝完成可動模型・全可動樣式・無比例・附專用台座・全高:約100mm 原型製作 七兵衛(松田Model) 製作協力 Nendoron 本產品無法自行站立,請使用產品所附的台座 本頁所刊登的照片與實際商品會有些許差異。 本商品的色彩工程為手工作業,因此在塗裝上會有些許的個體差異。敬請見諒。 THE BATMAN and all related characters and elements (C) & ™ DC Comics...

麥克法蘭 新品 DC 漫畫 蝙蝠俠:緘默 緘默 7寸(177mm)高 可動人偶

DC 漫畫 蝙蝠俠:緘默 緘默 7寸(177mm)高 可動人偶 Hush The bandage-wrapped Hush is perhaps the closest to Bruce Wayne of all Batman』s enemies. Young Tommy Elliot was a...

Iron Studios 新品 Minico系列 電影 新蝙蝠俠 蝙蝠俠 170mm高 Q版雕像

Minico系列 電影 新蝙蝠俠 蝙蝠俠 170mm高 Q版雕像 ABOUT THIS COLLECTIBLE FIGURE Sideshow and Iron Studios are proud to announce The Batman Mini Co. Collectible Figure from the Mini Co. Series...

兼職偵探與失職判官:《新蝙蝠俠》中的「雙重立場錯位」

文章包含劇透內容,請謹慎閱讀從《蝙蝠俠:俠影之謎》、《黑暗騎士》開始,到《小丑》被授予金獅獎,有野心的電影作者接力般地踏出了一股趨勢——在既有的電影類型中尋找變體,進而探索早已流行的傳奇角色的原生家庭、價值立場、乃至精神病史,通過角色的縱深重新賦予快餐形象以內涵。就連《電影手冊》都把新一期封面慷慨地贈予《新蝙蝠俠》,理由是其「提供了一種進化的可能性……」萬福瑪利亞影片開場,是童聲清唱舒伯特的傳世聖頌《Ave Maria》,以聽覺形式埋下伏線,直到「謎語人」袒露童年的幻滅創傷,這才揭開了「孤兒」的復仇動機。稍加辨認,就能聽出「謎語人」的出場音樂是《萬福瑪利亞》的高音變調,淒厲猙獰,把贊美的神聖愉悅「走板」成了暴戾的幻滅控訴。在觀眾熟知的旋律上,做出意義相反的變體,形成錯位的諷刺,作者用心了。僅此一筆,就能判定《新蝙蝠俠》已經有了所謂「進化」的可能。把孤兒的救贖期望戳破,讓幻滅了理想的「謎語人」向社會復仇,並拉進另一孤兒——布魯斯·韋恩成為「共謀」。按原計劃,兩個孤兒將一同觀看整個哥譚市的海水「審判」,阿卡姆瘋人院將成為諾亞方舟般的孤島,無知的市民將和新任市長一同淹沒。「謎語人」堅信他的「審判」,一定會被同為「孤兒」的布魯斯韋恩所理解。如果按照「謎語人」的視點,這一故事的高潮段落,將是「謎語人」的再次幻滅:他辛苦布局的審判計劃被同為「孤兒」的布魯斯·韋恩打破,因為這位闊少直面了身為孤兒的恐懼,選擇了黑暗的翅膀,卻捍衛了正義,播撒了愛的種子。這位本應背負「父親之罪」的孤兒,再次粉碎了「謎語人」的理想——盡管當年托馬斯·韋恩的遇刺身亡是一場意外,卻也被「謎語人」視為粉碎其救贖理想的元兇。由此,父一輩和子一輩對正義的守護,通過「謎語人」的扭曲心理製造的一連串恐怖事件,得以在哥譚市聯結起來。這將是一個有心理創傷的連環殺人犯的悲劇,最終他將獲得布魯斯韋恩的同情,以此作為結尾,會成為一種超級英雄片的「進化」——如果,以謎語人為視點的話。然而,遺憾的是,「謎語人」就只是個一廂情願的審判者,他的審判註定不會被承認,因為他唯一想要獲得認可的對象是蝙蝠俠。從頭到尾,「謎語人」就是個不稱職的判官,他從受害者僭越成為審判者——這一心態變異原本頗具魅力,可惜他太過在意布魯斯·韋恩的看法,而忘記了他自己早已在實質上成為了調查真相的偵探、揭露黑幕的記者和實施斬首的審判者——而這一切的身份他都不稀罕,他只認定自己是被欺騙的孤兒,他在尋找另一位「孤兒」做他的觀眾,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把時光倒流,並停駐在他作為孤兒院合唱團員演唱《萬福瑪利亞》的時刻,那時的布魯斯·韋恩就是觀眾。他的努力因蝙蝠俠的自我犧牲而付諸東流,他製造了狂暴的血腥事件,只為了能和另一個「孤兒」一起觀看,他永遠地失去了能猜對他謎語的人,他本以為蝙蝠俠和他一樣,是向社會復仇的受害者,可是他的理想再度宿命般幻滅。這本可能成為一出徒勞而傷感的犯罪心理學悲劇,如果,以「謎語人」為視點的話。可惜,「謎語人」的悲情敵不過英雄的光環——《新蝙蝠俠》的故事視點,只可能屬於蝙蝠俠本人。社恐闊少與禁慾俠客蝙蝠俠和布魯斯·韋恩——同一角色的雙重身份——之所以充滿戲劇張力,並不是因為闊少和俠客的一體兩面,而是因為他們代表了哥譚市的社會本質。軟弱無能的權貴階層,他們打著復興的幌子,拚命粉飾早已敗壞不堪的罪惡都市;以暴制暴的憤怒俠客,他以暴力取代法制,替那些被執法者刻意無視的受難者宣洩悲憤。當一個裁決者越接近哥譚市的本質,他就越厭惡闊少的身份。更何況,他是城市締造者階級的遺孤、兩大家族(韋恩家和阿卡姆家)的唯一血脈、哥譚市富豪榜第一人。《新蝙蝠俠》整部影片,布魯斯·韋恩公開出場只有兩次,一次是市長的葬禮,另一次是去黑社會大佬的俱樂部。兩次出場,布魯斯韋恩都迴避周圍人的眼神,他蒼白的臉、神經質的反應,試圖遮擋自己將要面對的人,又或許是,他身為首富而無法迴避的社會關系。布魯斯·韋恩在社交場合的畏縮,似乎在遮掩他的尷尬——不得不面對自己所厭惡的身份,以及身份背後代表的哥譚市。諷刺的是,前黑社會大佬法爾康內拿布魯斯·韋恩打趣,「市長的葬禮居然驚動了這個城市裡比我還深居簡出的人!」法爾康內的玩笑,值得深思。哥譚市最為深居簡出的兩人,他們其實從未真正「隱遁」,一個因為黑社會身份而不便拋頭露面,實則暗地操縱整個哥譚市的黑白系統,政客和警察在「哥譚重振計劃」的遮羞布下面勾連毒品網絡,與法爾康內分贓。法爾康內利用了布魯斯·韋恩的父親,綁架了「重振計劃」,以黑吃黑的政治斗爭手段全面控制了資本和政界。他深居簡出,因為他是哥譚之主。另一個隱遁者,布魯斯·韋恩,他習慣了以另一個身份實現他的價值觀,簡單粗暴,卻行之有效。他每一天都在抗拒原本的身份,甚至因為不得不接待前來匯報工作的會計師而對阿爾弗雷德大發雷霆。他對阿爾弗雷德施以殘酷的挑釁,也是對自己原本身份和家庭——姓氏的拒絕。他兩次挑釁阿爾弗雷德,「你不是我爸」、「你姓韋恩嗎」,都在故意暴露他面對整個韋恩家族的渺小和無力。因此,最為深居簡出的兩個人,代表了哥譚市權力的兩個端點,表面的頂端和真正的頂端。此外,《新蝙蝠俠》給出了這一形象的第三種可能——黑客偵探。這是蝙蝠俠這一形象前所未有的維度,無論是麥可·基頓、克里斯蒂安·貝爾還是本·阿弗萊克,他們的蝙蝠俠都遊走在風流的闊少與暴戾的俠客之間。而羅伯特·帕丁森詮釋出一種「龍紋身女孩」式的新形象,既不是布魯斯·韋恩,也不是蝙蝠俠,而是騎著摩托車背著雙肩包、把臉藏進頭盔里的偵探。像龍紋身女孩一樣,他能黑進犯罪系統,能監視腐敗分子;像龍紋身女孩一樣,他社恐、孤獨、不信任官方系統——而這恐怕是電影里他最舒服最為自洽的形象和立場了。可惜,他畢竟是蝙蝠俠,當探照燈向著夜空射出光束,他就要立刻響應,哪怕是與貓女的片刻溫存也要戛然而止。在此之前,銀幕上從未出現過哪個蝙蝠俠能如此被召之即來的,帕丁森成功演繹出了一種「應召」的疲憊感。可悲的是,他只有戴上蝙蝠面具才敢與貓女獨處,而他唯一一次主動索吻,卻被蝙蝠光束叫停。他本有機會在貓女懷里展示不設防的脆弱,可惜剛剛被貓女救下,他就不得不給自己一針腎上腺素,他為了救貓女顯露片刻的瘋狂暴走,隨即被戈登制住。他就像一個疲憊的父親,連病倒都不能喘息片刻——因為還要給孩子換尿布。哥譚市里所有的人都是蝙蝠俠的孩子,都需要他的守護,包括貓女,包括新任市長,甚至包括黑老大法爾康內。他在以暴制暴的時候,更多地展現出手下留情,他絕不殺人的原則,甚至被戈登嘲諷。「新蝙蝠俠」成了個禁慾的俠客,滿臉牽強,畏首畏尾,他對暴力的冷靜態度甚至超過了合法的暴力機器——警察。揍戈登一拳也是為了脫身,還得被戈登求著揍,蝙蝠俠的窩囊令人心疼。貼著新標的舊瓶和舊酒毫無疑問,《新蝙蝠俠》在犯罪設計方面,借鑒了《七宗罪》的結構,尤其「謎語人」鎖定對象和實施犯罪的手法,甚至他也試圖誘使蝙蝠俠成為同謀,就像故事的高潮段落布拉德·皮特被激怒犯下「憤怒」罪。《七宗罪》的高明之處,並不在於所謂駭人聽聞的犯罪手法,而在於殺人犯對普通人進行自以為是的審判——他「審判」的都是再尋常不過的人,他把每個人的過錯,甚至是習慣,都放大成了「罪」,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妙筆。《新蝙蝠俠》套用《七宗罪》的犯罪手法,甚至「謎語人」的筆記和他工作空間的陳設都在向經典「致敬」。不同的是,「謎語人」每殺一人都師出有名,他代替蝙蝠俠成了暗黑「判官」,他搶了偵探的飯碗,還替法官和媒體把活兒都幹完了。「謎語人」獨自完成了:推理——調查——取證——定罪——行刑——公告……這一系列的工作,解放了至少四個法制機構和一個媒體機構的勞動力,可謂鞠躬盡瘁。這是謎語人的立場錯位,他做了本該是蝙蝠俠分內的事。他的台詞暴露了劇作在角色設計上的貪婪求全,他對蝙蝠俠說「我和你一樣,利用了恐懼」,這話不對。其實「謎語人」只是在向「說謊者」們復仇,他並無意製造恐慌,他的謎語也並不是故弄玄虛,而是希望找出另一個「孤兒」,並讓對方也找到他,他對蝙蝠俠有類似同類求偶的沖動。「謎語人」的謀殺,包裹在毫無誤傷的精準「執法」下面,有道德審判作背書,他贏得了底層人的狂熱擁護。直到他真正犯下了「屠城」的殺人罪,這才真正接近了《七宗罪》中無名氏的犯罪動機,他要用海水倒灌去「審判」整個哥譚市的平民。他的動機,依然是想要和他的「孤兒兄弟」布魯斯韋恩一起觀看這場血腥之舞。可是,布魯斯韋恩早已在阿爾弗雷德的救贖之下走出孤兒陰影,他回歸到市民中間,以父親的姿態,硬撐著疲憊和傷痛,伸出拯救之手,而非懲惡之拳。至此,「謎語人」因為自身的立場錯位,導致了他的崩潰——他做了蝙蝠俠的事,而蝙蝠俠反而被逼著做了更為光明的舉動。蝙蝠俠探案尋凶的過程,則借鑒了黑色電影的套路。他透過戈登警長的特權和信任,獲取犯罪現場的線索,而一切的線索都指向他自己——給蝙蝠俠的謎語。他接近真相,邂逅了身材曼妙身手敏捷的神秘女郎。而這位俠女竟然是黑老大法爾康內的私生女……至此,蝙蝠俠每一步都踏在黑色電影的硬漢之路上。不過,《新蝙蝠俠》再次從這一經典類型中滑脫了。自始至終,蝙蝠俠披著一身戰袍,卻笨拙地屢次出現在凶殺現場,他成了被警察系統唾棄的私家偵探,遊魂般穿梭在案發現場的調查取證人員之間,他總被警告會破壞證據,也會被警長提醒「你該走了」,還會被更不友善的警員當面罵「怪胎」。原本是辣手判官,如今轉職成了偵探,這一尷尬的存在,是超級英雄罕見的形象變異。即便被周遭警員鄙夷,蝙蝠俠還是醉心於對「真相」的求索,破解謎語、苦思兇器、拼湊線索……他對「證據」的重視,近乎病態。這一病態延續到布魯斯·韋恩這一身份。當父親生前的丑聞被「謎語人」爆料,為了掩蓋家族丑聞導致記者被滅口,慈善家的形象崩塌。當布魯斯·韋恩對真相的執著超過了對罪惡的懲罰時,他發現他的父親在掩蓋真相。布魯斯·韋恩成了「棄兒」,處在崩潰邊緣的他居然向黑老大法爾康內求證,可惜,他只得到了一個故事,故事裡父親的形象吻合了他一直以來的懷疑本性,他選擇相信沒有證據的傳說,哪怕出於惡人之口。脆弱的布魯斯回到阿爾弗雷德病床前,他質問這位「亞父」為什麼說謊,沒想到他又得到了另一個版本的故事,而阿爾弗雷德也坦誠「沒有證據」。接下來,就是布魯斯·韋恩選擇相信哪一邊了。這一刻,他選擇了保護身邊的人,而不再執著於「真相」和「證據」。布魯斯·韋恩的立場和身份再次發生錯位,他從打擊犯罪的俠客,轉職成追尋真相的偵探,最後成為保護弱者的治安志願者。而在貓女要向法爾康內復仇的時候,蝙蝠俠又化身成家庭調解員,阻止了「弒父」的慘劇。此刻,蝙蝠俠甚至失去了憤怒的本能。《新蝙蝠俠》充斥著黑色電影的視聽元素,高反差光線,夸張的建築物陰影,手電筒光束交錯的犯罪現場,雨夜裡的硬漢剪影,霓虹燈下的美艷女郎……蝙蝠俠作為一個執著於解謎的硬漢偵探,最終在謎語人的線索中揭開了整個哥譚市敗壞的犯罪網絡,瓦解了被黑社會操控的社會結構。而「謎語人」,在充當了真正的偵探和執法者之後,卻又引發了恐怖主義行動。蝙蝠俠的敵人,也將從黑社會化的社會網絡,轉變成製造「混亂」的恐怖主義。可以說,「謎語人」成為了黑社會犯罪和小丑作亂之間的過渡。這一過渡,卻再次造成了蝙蝠俠的「不務正業」,他成了守護者,而不是懲治者,從追尋真相,到高舉火把,再到救死扶傷,他在面對即將到來的恐怖主義敵人之前,已經先成為了冷靜而克制的秩序維護者。他讓渡出「懲惡」的職能,給了戈登和貓女,前者動輒拔槍相向,後者堅守盜亦有道。過於強壯的「持火把者」結尾處浪漫的一幕——墓地中的追車調情,令人心酸。復興的哥譚市已經沒有憤怒的土壤,貓女註定遠離。她的離去,淨化了哥譚的社會犯罪,因為正義裁決有戈登,理性調查有韋恩,犯罪破壞有小丑,哥譚市將成為二元對立的是非模板烏托邦,不再有模糊地帶。為了重建和復興,貓女必須遠走他鄉。相比諾蘭的蝙蝠俠,《新蝙蝠俠》做了太多本應是超人該做的事,他的救人先於打擊犯罪,他對真相的執著卻待了對正義的詮釋。他搶著做了消防員和救援隊該做的事,伸出本該粉碎罪人胸骨的護手,拉起了失去父親的小闊少和代表著選票的黑人女政客。他以父親的姿態參與城市的重建。蝙蝠俠的疲憊和「謎語人」的失落重疊。當小丑出現的時候,他將不再有諾蘭式蝙蝠俠的猶疑,而是將髒活兒丟給黑人警長戈登。而他自己將抽絲剝繭,成為帶著不死裝備的偵探,把真相帶給大眾,而不再是正義。我們看到,黑暗降臨的剎那,洪水中,蝙蝠俠擦燃了信號棒,手舉火把,成為引導難民的先知,他不再隱遁於黑暗之中,他相信警察,相信市民。相較於一身暴力裝備的過分強壯的「持火把者」,法國電影《悲慘世界》(2019)結尾處的Issa手持著自製燃燒瓶,在貧民窟樓梯間,平靜凝視著警員的黑色槍口。他身形單薄手無寸鐵,他的周圍是奮起的覺醒了的貧民窟弟兄,他根本不需要飄揚的裙帶,也用不著蝙蝠俠的重型鎧甲。Issa因為保有憤怒,在銀幕上成為名副其實的自由引導者,而舉著信號棒的蝙蝠俠頂多是個兼職的秩序糾察員。當然,無論如何,《新蝙蝠俠》畢竟提供了一種「進化」的可能。來源:機核

麥克法蘭 新品 DC 漫畫 暗黑多元宇宙刊 蝙蝠俠 杜克·托馬斯 可動人偶

DC 漫畫 暗黑多元宇宙刊 蝙蝠俠 杜克·托馬斯 7寸(177mm)高 可動人偶 Product Description After traveling the different realities of the Dark Multiverse, Duke Thomas returned to his Earth to find...

《新蝙蝠俠》:回歸偵探本質,誰說超英片不能是文藝片?

3月18日,《新蝙蝠俠》上映的第一天,我們頂著大雪,趕去附近的影院,看了場杜比廳的電影。 (這個程度的大雪……) 在此前關於《和平使者》的文章中,我就說過,我對DC的了解四捨五入可以說是完全不了解,而蝙蝠俠也並非我喜歡的角色類型。 是的,如果不看演員加成,只講角色本身的話,我喜歡的美漫角色一般有兩種:一種是有自毀傾向、本質善良卻看起來像個喜劇人的缺愛「病人」;一種是友好真誠、永遠值得依靠的陽光小狗,最好還都是話癆…… 顯然,印象中時而花花公子時而男媽媽的富二代蝙蝠俠布魯斯·韋恩並不在其中…… 同時,對於本次蝙蝠俠的演員羅伯特·帕丁森,我也並沒有過太大的期望,說真的,我一度覺得他更適合演夜翼…… 但是很開心的是,我被打臉了。 這部電影劇情很簡單,基本沒必要劇透,就是蝙蝠俠破解了謎語人的一系列謎題,最後拯救了哥譚平民的故事。謎題層層疊進,氣氛越來越緊張,從兩人表現出來的氣質來看,很像是一種刻板印象中的自閉搖滾青年與4chan過激用戶的對峙。相比於大多數人印象中的超級英雄電影,這部影片更像是一部頗有文藝氣質的黑色電影。 始終被雨水籠罩的哥譚、哥德式尖聳的建築、陰郁暗黑的畫面色調、利用光影切割畫面營造出的視覺效果、現實而富有沖擊性的社會黑暗面、叛逆頹廢的主人公、美麗而危險的女主角、大量的第一人稱獨白,這部電影擁有著我所能想到的黑色電影的一切要素。 音樂方面,有三段bgm被反復使用,分別是蝙蝠俠的主旋律,甚至基本沒有使用什麼變調;葬禮上的贊歌《Ave Maria》,將本作的哥特感與諷刺感帶到了極致;以及涅槃樂隊的《Something In The Way》,這首歌被用在了片頭、片尾、蝙蝠俠潛入酒吧的場景。歌曲取材自主唱科特·柯本的真實經歷,離家出走後,柯本一度在阿拉丁北橋的橋洞中度日,在孤獨與迷茫下,他寫下了這首歌,而這歌詞或許也意味著新蝙蝠俠的心境吧…… 此外,電影中的整體音樂都顯得壓抑而黑暗,甚至還一度出現過近乎恐怖片的音效。音效中也出現過多次水滴聲和呼吸聲,鼓點如同心跳,都給人以緊張感和神秘感,使人迅速代入劇情。而電影中的大量獨白從最開始就凸顯出了主角以及本作的陰郁氣質,也便於觀眾走入主角的內心。 電影的分鏡與構圖是最令我驚嘆的部分。影片充滿了文藝片般的氛圍感,大段雨中戲與室內戲,使得本作並沒有什麼機會使用自然光,這也營造出了哥譚陰郁詭譎的氣氛。只有在最後的救助場面結束後,哥譚才終於有了陽光,而這陽光也就意味著希望。另外,很多畫面都頗有油畫質感,尤其是劇情高潮,蝙蝠俠手持火把救出大水中的平民的場景,鏡頭以蝙蝠俠為中心,左右大塊顏色對比碰撞,極具沖擊力。 還有幾個鏡頭預測將會在之後有藍光資源流出的時候成為剪刀手們的新寵,包括並不局限於:散發蝙蝠俠在教堂葬禮中的回眸、蝙蝠俠與貓女在夕陽中的接吻、蝙蝠俠駕車從爆炸與大火中沖出、倒在車里的企鵝人眼中慢慢逼近的倒像蝙蝠俠…… 說真的,在最後的蝙蝠俠、貓女飆車戲中,我當場就想剪一段《一路向北》…… 還有一處我非常喜歡的情節是,酒吧停電,打鬥場景在逼仄的空間里隨著節奏的鼓點一明一暗,音樂畫面配合巧妙,踩點絲滑引起舒適。 當然,演員也是使得電影畫面賞心悅目的原因之一。在羅伯特·帕丁森還是個吸血鬼的時候,我從未認為他是英俊的,但這一次他的蝙蝠俠卻擁有著從頭到尾都濕漉漉的眼睛、憂郁詩人般的文藝氣質。作為蝙蝠俠布魯斯·韋恩,比起超級英雄,他更像是個以(武)德服人的聰明普通人,相較之前的真人版而言,青澀稚嫩,卻也沒那麼高不可攀。事實證明,「男演員的魅力在於脆弱感與破碎感」是一句真理。 貓女的演員佐伊·克拉維茨同樣也是意外之喜,和當初安妮·海瑟薇的優雅版本很不一樣,她野性魅惑,酒吧中帶著玫紅假發的她踩著高跟鞋款款走來,身姿窈窕,漫不經心,我和劇情中的其他人一樣,被迷得神魂顛倒。除了可能因為膚色問題被部分人指責「政治正確」之外,我覺得無可挑剔。 體型差真的嗑死我了…… 但同時,這樣鮮明的風格也意味著它不可能會一味地受到好評。事實上,在豆瓣的短評區,我們已經可以看到關於本作太過沉悶無聊、新蝙蝠俠不夠酷、裝備頭腦都不夠好、影片時長過長令人昏昏欲睡等一系列「控訴」。   它當然不是完美的。因為沒有超能力,打鬥場面遠不如其他超英刺激,肉搏動作戲稍顯鈍感,不是非常瀟灑流暢,至少不如《美國隊長2》拳拳到肉、酣暢淋漓。近三個小時的時長,如果喜歡偵探題材自然會覺得還不錯,不喜歡的話恐怕會嫌棄謎題過多,解謎冗長,更別提蝙蝠俠在與謎語人的對峙中始終沒占上風,最後更是被狠狠擺了一道。整體來說,它並沒有一般超級英雄電影的爽點,對比隔壁漫威,這一點顯得尤其明顯。 但話又說回來,最初的蝙蝠俠,最初的DC,其實就是偵探漫畫(Detective Comics),這次回歸本質,其實也是個不錯的嘗試,對吧? 另外,個人認為,演員對這部電影的重要性或許比不過導演和攝像。就像當年《猩球崛起3》中表現人類退化為猿類時那一大段沉默壓抑的鏡頭一樣,在這部作品中,馬特·里夫斯也採用了不少可以傳遞大量信息的空鏡,為故事中的哥譚增添了壓抑感。當然,我也必須承認,演員們的優秀演繹絕對稱得上錦上添花。 還有一個引發爭議的點,就是蝙蝠俠布魯斯·韋恩的人設問題。諾蘭的三部曲太過經典,以致於後續的蝙蝠俠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擺脫公眾的對比。在目前為止的幾位真人版蝙蝠俠中,羅伯特·帕丁森所塑造的蝙蝠俠或許是最不「超級英雄」的一位。 據說這部影片的背景來自於漫畫《蝙蝠俠:元年》,顧名思義,講述的是蝙蝠俠的起源故事。漫畫本身我並沒有看過,但是從電影的描述中,我大概可以想像一個這樣的布魯斯·韋恩: 他因為事故失去了父母,陪著他的只剩下一位忠心耿耿的管家和一大筆錢,人人都知道他的頂級富二代身份,只要他想,即使是在政界也能有一定的話語權。他生活在一個犯罪頻發的城市——哥譚,這里貧富差距明顯,各種矛盾越來越激化。他堅守韋恩家的堅持,想要守護這座城市,為此他化身「蝙蝠俠」,隱藏自己的身份,打擊罪犯,做正義的夥伴。 影片中,當一個個謎題被逐步解開,他發現政界的人士遠不如想像中正義,甚至連自己一向敬仰的父親都有可能手上沾有鮮血,只是為了一己私利,他為此而迷茫和崩潰。他還只是個初出茅廬的新手,沒有超能力,也還沒有太過酷炫的裝備,甚至在從高樓上飛下來的時候還會膽怯和操作失誤。他只想著要以「恐懼」為工具,以暴制暴。 這一點上來說,其實他與影片中的反派「謎語人」並沒有太大不同。二人都痛恨不正義的、虛偽的上等人,想要鏟除這樣官官相護的偽君子,甚至都曾訴諸暴力。最大的不同莫過於,到了最後,蝙蝠俠還願意相信這座罪惡之城,並從影片一開始的「復仇者」變成了最終的「殉道者」。 影片中的一些小細節也令我格外在意。片中蝙蝠俠的初登場就是在一群化著小丑妝的混混手中解救了一名亞裔男子,聯繫到如今現實中亞裔在歐美地區的處境,這實在令我感慨萬千。 謎題中,除了已經被明確點出的「url」,我還聽到了很多疑似英文諧音梗,包括「lie」的多重含義等,但是我英語真的很爛,不敢確定真偽,希望有大神在評論區科普一下。 (而且我真的很討厭某些語言的單詞分陰性、陽性,甚至還有中性,此外還要根據陰陽性來區分前面的冠詞,很煩,誰懂) 另外,聽到蝙蝠俠親口說出「我是復仇者」,雖然不是同一個單詞,但還是感覺蠻奇妙的…… 整體來說,我認為這部電影很難讓所有人都喜歡,但是對於我個人的審美喜好來說,我會給到8分的分數。盡管它不太可能達到諾蘭三部曲的高度,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是一部好電影。即便這不是超級英雄題材,即便它的主角不是蝙蝠俠,將布魯斯與戈登換成福爾摩斯與華生,或是其他什麼原創角色,這也同樣是部值得一看的好電影,它對路人如此友好,至少比不顧劇情與角色、只知道販賣情懷、憑借特效給人留下印象的電影好太多了。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想要得到更好的觀影體驗,還是建議去電影院,畢竟這部電影,真的是字面意義上的「so dark」…… 最後求助:DC真人電影,到底該從哪裡入門,哪部電影和哪部電影是同一個宇宙,哪個超人和哪個蝙蝠俠是同一個宇宙,不同宇宙的電影和角色之間到底有沒有聯系,救命,我分不清…… 本專欄是關於近期女性向熱點的討論,包括並不僅局限於ACGN相關資訊,感興趣的話請持續關注,不感興趣的話請及時關閉頁面,當然,也歡迎大家私信投稿想要討論的話題。總之,之後見吧! 補充說明一下:目前的更新頻率是兩周一次,另外一周會更新我和花卷兒的測評欄目。按照老大的意思,在更新本專欄的這一周,如果有熱點新聞,也未必非要放在周四,所以請不要發出「啊是我時間穿越了嗎」這樣的疑問哦……另外,我並不負責評論審核,如果不是被舉報,那麼你的評論大機率是被機器判定為不ok,所以請不要來私信我為什麼你的評論被刪了,不好意思,我確實不太清楚,畢竟我的評論偶爾也會莫名被刪…… 以往文章請戳匯總篇 動漫之家論壇連結請戳論壇, 隨時歡迎大家進行不澀情不暴力不人身攻擊不上升祖宗十八代的合理討論來源:動漫之家

麥克法蘭 新品 金標簽系列 DC 漫畫 蝙蝠俠:家庭之死 小丑 可動人偶 只限Walmart

金標簽系列 DC 漫畫 蝙蝠俠:家庭之死 小丑 7寸(177mm)高 可動人偶  只限Walmart Once a small-time crook, The Joker fell into a vat of chemicals that turned his skin white, his...

PRIME 1 STUDIO 新品 1/3系列 電影 新蝙蝠俠 蝙蝠俠 790mm高 雕像 獎勵版

1/3系列 電影 新蝙蝠俠 蝙蝠俠 790mm高 雕像 獎勵版 $1599 Jun. 2023 - Sep. 2023 MMTBM-03S 「Fear is a tool. When that light hits the sky, it』s not just a...

FuRyu: 22年3月 泡麵壓景品 蝙蝠俠

2022年03月2週 ぬーどるストッパーフィギュア -バットマン- 種類:1種 サイズ:約12cm來源:78動漫

麥克法蘭 X DC DIRECT 新品 動畫 蝙蝠俠:冒險繼續系列 狂笑之蝠 可動人偶

動畫 蝙蝠俠:冒險繼續系列 狂笑之蝠 159mm高 可動人偶 Product Description Inspired by the beloved and Emmy Award-winning Batman: The Animated Series, The Adventures Continue The Batman Who Laughs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