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太空

Tag: 太空

私人太空人前澤友作月球旅行前將先前往國際空間站一游

2018年,當日本企業家和億萬富翁前澤友作宣布他將乘坐SpaceX乘員龍飛船進行往返飛行經過月球時,SpaceX私人航天的雄心得到了很大的推動。根據目前的時間表,前澤仍然有望在2023年之前完成這次旅行,他非常渴望進入太空,所以他剛剛宣布他將在今年12月作為私人太空人先訪問國際空間站。 前澤將作為太空探險公司的客戶,乘坐俄羅斯聯盟號火箭於12月8日從哈薩克斯坦起飛,他將由其助理平野洋三陪同前往。太空探險公司是前聯盟號商業航天任務背後的公司,之前包辦了包括2006年阿努沙·安薩里和2009年蓋·拉里貝爾特等人的旅行。拉里貝爾特的旅行是最近的一次,自2011年太空梭項目結束後,空間站的太空旅遊正式暫停,因為聯盟號是進入國際空間站的唯一途徑。然而,現在由於SpaceX負責執行定期的太空人穿梭任務,聯盟號的旅遊業務又開始了。 前澤計劃進行的旅行將在12天內開始准備工作,他將在任務前在俄羅斯進行三個月的培訓,為這次經歷做好准備。除了是10多年來第一次私人太空人訪問國際空間站外,這也是第一次有兩名私人太空人同時在同一台聯盟號飛船上飛行。前澤和平野也將是首批以私人身份進行旅程的日本公民。 作為一名私人太空人,一生中能訪問太空兩次,足見有錢任性,前澤說他是出於對 "太空生活是什麼樣子的"的好奇心,花費是值得的。月球旅行要遠比造訪國際空間站復雜,他將用三天時間到達那裡,圍繞我們的天然衛星轉一圈,然後再用三天時間回來。他還計劃將這一經歷發布到YouTube上,這就是為什麼平野要陪他一起。來源:cnBeta

試驗小鼠和太空人:在分子水平上理解太空人的肌肉萎縮

來自築波大學的研究人員將小鼠送入太空,以探索太空飛行和減少重力對肌肉萎縮的影響,或在分子水平上的浪費。我們大多數人都想像過像太空人一樣在減少重力的條件下漂浮的感覺是多麼自由。但你是否考慮過減少的重力對肌肉可能產生的影響?重力是地球上一個恆定的力量,所有的生物都在進化中依賴和適應它。 太空探索帶來了許多科學和技術進步,然而載人航天飛行對太空人來說是有代價的,包括骨骼肌肉質量和力量的減少。 調查降低重力對肌肉質量和功能影響的常規研究使用了地面對照組,與太空實驗組沒有直接可比性。來自築波大學的研究人員著手探索小鼠在相同居住條件下的重力影響,包括在發射和著陸期間經歷的重力影響。高級作者Satoru Takahashi教授說:"在人類中,太空飛行會導致肌肉萎縮,在返回地球後可能會導致嚴重的醫療問題。"這項研究是基於了解在微重力和人工重力條件下發生肌肉萎縮的分子機制的迫切需要而設計的。" 兩組小鼠(每組6隻)被安置在國際空間站上,為期35天。一組被置於人工重力(1g)下,另一組被置於微重力下。所有的小鼠在返回地球時都活著,研究小組比較了不同的艙內環境對骨骼肌的影響。 "為了了解肌肉和細胞內部發生了什麼,在分子水平的維度我們檢查了肌肉纖維。"Takahashi教授解釋說:"我們的結果顯示,人工重力可以防止在微重力環境下觀察到的小鼠變化,包括肌肉萎縮和基因表達的變化。基因表達的轉錄分析顯示,人工重力防止了萎縮相關基因表達的改變,並確定了與萎縮相關的新的候選基因。具體而言,一個名為Cacng1的基因被確定為可能在肌管萎縮中具有功能性作用。" 這項工作支持使用1克人工重力的空間飛行數據集來檢查空間飛行對肌肉的影響。這些研究將可能幫助我們理解肌肉萎縮的機制,並可能最終影響相關疾病的治療。來源:cnBeta

ESA想要找到讓共享太空衣的內襯更加清潔衛生的方法

New Atlas 報導稱,歐洲航天局(ESA)正在研究使太空中的太空衣內襯,在公用後也無需費力清潔的新方法。據悉,奧地利太空論壇(OeWF)將與維也納紡織實驗室合作開展 BACTeRMA 項目,以測試適用於長期太空任務、有助於改善太空衣抗菌性能的紡織品新技術。 (來自:ESA) 盡管太空服看起來清爽靚麗,但它還是逃不過傳統服裝的一個弊端 —— 不得不定期清洗一番。然而從 Vostok 1 到今天,國際空間站上的太空人們,仍未能找到更好的替代方案。 通常情況下,每次太空任務需要持續數月時間,因此工作人員必須攜帶足夠數量的衣物,才能堅持到返回地球。 除了在國際空間站艙內穿著的「常服」,太空人們偶爾也有出倉進行太空行走(檢修維護)的需求。然而太空中不僅難以清潔個人衣物,大家還不得不與其他人共用太空衣。 ESA 認為,問題源於液體冷卻與通風服裝(LCVG)的設計,因為它需要與被稱作外部移動裝置(EMU)的 NASA 太空服配合使用。盡管該裝置最初是為太空梭項目而開發的,但目前已成為國際空間站的標配。 EMU 由大小不同的幾個組件構成,支持為每個太空人互換適配。基於此,每位太空人都會得到一張一次性的大號成人紙尿褲,以及防止擦傷的「熱舒適性」內衣。 遺憾的是,作為太空服的重要組成部分,LCVG 緊貼太空人的內衣。它與鬆散的連身褲結合,內里襯有塑料管,可循環冷卻或加熱水,以保持太空人的安全舒適。 這樣的服裝設計,具有相當高的效率,每小時能夠處理 4000 BTU(或 1000 卡路里)的熱量 —— 相當於一位體重 180 磅(82 公斤)的人在熱帶地區砍下一棵樹所產生的熱量。 與...

ESA正在研究如何保持太空人共用太空衣「內衣」干淨

據媒體報導,在地球上,我們往往認為洗衣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在國際空間站(ISS)上的生活卻有點不同。生活在那裡的太空人進行太空行走不僅需要共用太空服,還還需要共用太空服下面「像長內衣一樣的液體冷卻通風服(LCVG)」。 當辛勤工作的太空人在空間站工作時,LCVG對於他們保持涼爽和舒適至關重要。歐航局(ESA)正在積極尋找使這些太空內衣保持清潔的方法。 目前,LCVG將朝「最大吸濕性衣服」(尿布)和「熱舒適內衣」繼續發展,不過它仍將會是一件共享的裝備、無法直接扔進洗衣機洗干淨。 ESA材料工程師Malgorzata Holynska周三在一份聲明中說道:「航天紡織品--如太空衣內衣--尤其是在受到生物污染的情況下,在長時間飛行中可能會帶來工程和醫療風險。」 由於ESA期待加入NASA的未來月球門戶項目,所以它決定啟動「減少微生物活性的生物殺滅先進塗層技術(Biocidal Advanced Coating Technology for Reducing Microbial Activity)」項目,該項目可簡稱Bacterma。該項目希望改進目前常用的抗菌織物--目前通常使用的是銀或銅。然而長期使用這些金屬會導致皮膚變色或受到刺激。 現在,ESA正在跟維也納紡織實驗室(Vienna Textile Lab)合作,這是一家使用細菌生產織物染料的公司。「這些微生物產生所謂的次生代謝物,」ESA說道,「這些化合物通常為彩色的,並且一些表現出多種特性:抗菌、抗病毒和抗真菌。」 Bacterma將專注於開發這些抗菌織物整理劑並測試它們對汗液、輻射和灰塵的反應,這些物質可以模擬太空人在軌道和月球表面遇到的情況。 奧地利空間論壇(Austrian Space Forum)的Bacterma項目科學家Seda Özdemir-Fritz表示:「用微生物的產物來消滅微生物可能聽起來有悖直覺,但所有種類的生物體都利用次生代謝物來保護自己免受極端環境條件的影響。」 如果這種新的織物技術有效,那麼它將使共享空間內衣變得更加愉快。來源:cnBeta

詹姆斯·韋伯太空望遠鏡在地球的最後一次綻放:為發射前測試做准備

據媒體報導,就像一朵巨大的科技之花,詹姆斯·韋伯太空望遠鏡在還在地球上的時候最後一次完全打開了它巨大的鏡面--精確配置的六邊形反射鏡陣列正在綻放,它將為該儀器2021年晚些時候發射前的最後一次測試做准備。韋伯望遠鏡將取代哈勃成為NASA、ESA和CSA的傑出「天空之眼」,旨在為科學家提供前所未有的宇宙紅外視圖。 發射後,這架太空望遠鏡將部署在日地系統的第二拉格朗日點(L2)的光暈軌道上。屆時,它將距離地球93萬英里、正對太陽,它將是觀察附近星系深處和觀察比哈勃和斯皮策太空望遠鏡更古老恆星的完美位置。 當然,在這之前,韋伯需要啟動,這帶來了巨大的後勤挑戰。該望遠鏡依靠一個巨大的鏡面--24多英尺寬--來獲得令人難以置信的光學效果,據悉,它被分成18個六邊形部分。這本身就是一項工程壯舉,但它也導致該儀器太大而無法裝進任何現有的火箭。 答案就是把太空望遠鏡也變成變形金剛,即可以折疊起來,這樣就可以裝進一個16英尺長的火箭整流罩中,然後依靠132個執行器和馬達來展開機翼,最終通過定位、彎曲每個鏡面使之成為最終的形狀。 事實上,在望遠鏡的建造過程中,讓所有的部件都能以正確的方式工作是一個不小的挑戰。畢竟不像哈勃可以在發射後進行修復以解決光學問題,韋伯一旦離開地球出現問題則就無法得到修復,因為它處在太空人無法到達的地方。 在韋伯團隊有信心相信太空望遠鏡已經准備好展開之前,這個新測試是一個很大的障礙。就像一旦部署的情況一樣,該命令指令由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CA)發出,該公司一直在管理該儀器的測試。重力抵消設備被安裝在望遠鏡上以便更好地復制望遠鏡所處的環境。 這樣,團隊就可以開始對待辦事項清單進行最後幾項檢查了,其中包括測試望遠鏡散熱器組件的擴展和收縮--這有助於散熱--及可展開的塔。後者負責將望遠鏡的鏡面和儀器跟宇宙飛船的總線分開、增加重要的隔熱層以防止熱量和振動。 今年晚些時候,韋伯及其巨大的遮陽板將在發射前裝入Ariane 5火箭。目前預計這將在2021年10月發生。來源:cnBeta

《遠行星號》:太空軍閥模擬器

也不一定要當軍閥,做一個自由自在的賞金獵人,宇宙拾荒人,各種勢力的狗腿子,也都還不錯——只是,做一個太空軍閥,滾滾財富,嗯~~~不可阻擋的甜美!難道,你也是像我一樣,在多年以後看到 SsethTzeentach(非洲軍閥)做的,看似評測實則安利《遠行星號》的視頻之後,打開又一座新世界的大門的嗎?不是?那這篇文章就給你開開大門。《遠行星號》是一款即時戰略、飛船對戰、沙盒模擬、在太空燒油超光速的游戲,從13年開始,基本上由一個人開發至今。這超長開發周期的獨立游戲項目,馬上就能讓人聯想到《騎馬與砍殺》、《Kenshi》……都是些了不起的游戲。不過別太嚴肅,游戲里唯一需要認真對待的東西只有飛船裝配、艦隊搭配。為什麼?因為只有這部分的游戲內容,底層邏輯足夠復雜嚴謹,多樣豐富,平衡性經過多年調整。我不會用「很復雜也很好玩」來形容,我會說是「非常值得深入研究把玩」,具體這部分是什麼,後面再講。而其他我所謂不必認真對待的東西,那就是玩兒,好玩兒,特別有意思,比如在黑洞表面造殖民地之類的(什麼?!)。有什麼好玩兒的呢?這就是太空版《騎馬與砍殺》。游戲分為兩個主要場景,大地圖和戰場:撿垃圾,搗鼓自己的船隻,探索未知深空,在中子星的激流中沖浪,被黑洞吸入,打海盜,被海盜打,與核心區的文明勢力打交道,狩獵賞金,建立殖民地,最後,跑主線。有戰斗有雷射——游戲故事龐大的人類帝國將自己的勢力擴張到了宇宙各個角落,通過質量中繼器(《質量效應》警告!)人們可以讓宇宙飛船實現超空間跳躍,藉助這般高效率的物流,文明的集聚地分布四方。然後戲劇性地,中繼器莫名其妙失靈了,又然後你在的這片星域與其他人類文明完全隔離開來,再然後以兩大陣營為主的戰爭延綿不斷。一方支持控制科技發展,一方完全開放科技發展,具體講,人工智慧到底能不能繼續發展,是打架的主要矛盾點。戰爭、混亂給人類帶來自己的殘骸遺跡。還有神秘的人工智慧,脫離造物主的控制,逐漸外星異化,在人員稀少的星系,留下奇怪的東西。你已經無法理解這究竟是真的外星人還是人類自己的創造。與此同時宇宙海盜、宇宙邪教滋生,人類文明進一步衰退...為了戰爭的勝利,甚至不惜使科技倒退。就在這種情況下,你出現了。你,一個不知道從哪兒出來的垃圾佬,在太空打撈宇宙垃圾,從破爛堆里拉出飛船的殘骸,你搗鼓一番,表示投入一些人力物力,還是勉強能開的。於是,你遇上了第一群太空海盜,你打敗他們,招兵買馬,建立起第一支飛船商隊,在各個殖民地的市場之間跑商賺錢,開始熟悉這個戰亂的世界,開始虧錢,無故惹上更多海盜。看著旁邊飛過的走私團隊,你心想,我也來走私!什麼毒品、人體器官,在黑市里無稅賣出大賺一筆,然而一支當地政府巡邏隊加速沖了過來把你抓住,強行要上船檢查,繳獲你的贓物,你到頭來兩手空空。但是,不走私,我連維持這支艦隊都做不到。但又如果如果我能在巡邏隊過來時,來一出障眼法,使出一招神奇又特別的飛行技巧,躲過巡邏隊,留下他們在原地犯蒙,為什麼不行呢?在0.95版本的《遠行星號》加入了一個機制,叫故事點,相當於手動腦補主角光環,真的可以實現這種突發奇想,上面所謂的特殊迂迴技巧並不是說你真要通過鍵鼠騷操作來完成,而像是桌遊一樣,花費一個故事點來完成。類似的操作還有:這艘船我太愛它了,愛的力量讓它某個插件融合進了機體本身,或者是這艘戰敗的船實在救不回來了,突然奇跡發生,工程師靈感爆發用絕妙的技巧又救了回來……某種程度上,《遠行星號》就是太空歌劇的某種沙盒玩具,每個玩家都應該譜寫自己的冒險。無論如何,你成了小有名氣的有錢人,也許你是通過跑商,也許是通過狩獵賞金,也許是做各個勢力的腿子,你也開始開拓星域的邊疆,去開荒,勘探野蠻的世界,尋找宜居星球,建立自己的殖民地...用人力來管理殖民地?貴,效率低,為什麼不試一下使用阿爾法AI核心?三倍的收益!但是要小心,如果把所有殖民地都交給AI管理……壞事會發生。啊,《遠行星號》的生涯模式差不多是這樣的,這是游戲的主菜。但是游戲一開始並沒有這個東西,早期版本只有戰役,就是闖關,一關一關打。不過關卡非常簡陋,上來扔幾艘飛船,打完就過,也沒有什麼劇情演出。游戲主要的敘事是圖片跟文字。每一關背後都有文本故事,講的就是你生涯模式開始之前的故事。概括來講,游戲有這麼幾個系統:戰斗,裝備,經濟,對話,經營,外交。最重要的,戰斗。戰斗——也不是那麼復雜游戲機制設計需要復雜不是只為了復雜,而是為了保持樂趣,復雜才有多變,才有不確定性。《遠行星號》是純2D游戲,戰場是一片空曠的二維太空平面,散落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小石頭。飛船也是紙片一張(非常酷的紙片),一開始雙方在平面兩端出現,互相周旋開火,直到一方全部殲滅,或者宣布撤退,戰斗就結束。游戲里的飛船單位模子是固定的,但是炮位和插件是自定義的。有官方預設,也可以自己的來。不同類型炮位安裝不同類型武器,不同大小的船隻,擁有非常不同的屬性,但都有相同的邏輯。每艘船都有叫輻能(flux)的屬性,你完全可以把它理解為熱量,船也還有能量護盾。不同於護甲,護盾防禦傷害是會堆積輻能的。當一艘船的輻能達到上限便會癱瘓數秒,直到熱量全部排出。飛船可以架起護盾,在不攻擊和不被攻擊的情況下,只有一丟丟輻能,反之,攻擊被攻擊會產生大量輻能。通過攻擊對方的護盾,使對方的輻能積累到一定值,造成癱瘓,船體暴露在火力中,此時趁機傷害對方船體,破壞結構,船體支離破碎,便是擊敗了對方。那麼會不會造成乾瞪眼的情況?在恰到好處的交火距離,你打打我,我打打你,你退一退,我進一進?我散一散熱,你散散熱?或者大家一起癱瘓不停?為了防止這些情況,《遠行星號》加入了特別多的機制打破這個平衡。比如輻能也要區分軟和硬。舉起護盾只能自動散除軟輻能,而不能耗散硬輻能。輻能軟的加硬的,大於上限依然過載。硬輻能只有關盾才會耗散,而軟輻能隨時耗散。光束類武器造成軟輻能,實彈等武器則積累硬輻能。如果你還在敵人射程范圍,硬輻能快要滿了,你不得不選擇關盾散熱,還是硬撐後退,還是跟對面拼一拼誰先癱瘓……除去護盾這一說,各個飛船船體本身的護甲也是多種多樣的。再一個打破平衡避免過長戰斗的機制,就是combat readiness,簡稱CR,也就是船隻的可運行狀態,100%就是完成正常不會出錯,0%就是根本不聽使喚,引擎奄奄一息、炮台軟弱無力,但不是血條。在高強度的戰斗中,不停的沖刺加速、打炮、使用技能(是的,有一些低魔技能),使得船隻的CR不可避免降低,直到為0,船體雖然完好,但是以及動彈不得。這時,沒到0的一方便會取得勝利。或者是最直接的打破平衡的方式,數值差異、專精不同的各種飛船。高速的飛船沒多大火力,火力強的飛船難以轉向防禦側翼亦或者是前方。也或者是高輻能上限而低散熱,也乾脆來點不一樣的,可以遁入異次元的飛船。種種的屬性數值,《遠行星號》里每艘船都遵循著一定的規則,機動性,火力,防禦力,三者數據不會出現都超過其他的船隻的超模(Over Power)。同時,連游戲里的武器也遵循著這樣的規則——高傷害的武器,必然會對使用該武器的船自己產生非常大量的輻能,或者射程跟傷害值的平衡等等。這不是說小船吃大船,數據碾壓當然存在,小船難以對付一艘巨大的昂貴的旗艦是確實,但不適當的配置確實是能讓小船都能斬殺大船,這意義在於,每艘船每座炮塔都有自己的價值。就拿一個絕對不稱職的配船長官來說,好好一艘大船因為不在乎屁股後面的防禦,被機動性極強的小船纏在後面,卻怎麼也轉不過身來,小船就這樣干擾著比自己貴好幾十倍的大船,無法發揮本來的作用,實在丟人。總而言之,簡單的基礎,細節卻可以無限細膩的戰斗怎麼也說不完。恰好也拿來敘事了。例如,太空歌劇里,不就有主角開著小戰斗機,大戰一台巨無霸的場面嗎?《遠行星號》里,你完全可以有理有據干這種事情,做這種英雄。主線故事——文字敘事戰斗有無限的可能,大地圖上玩家的故事也是。游戲里沒有勢力掌控的區域是隨機生成的,所以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星體結構,三體之類的,黑洞之類的,你膽子夠大,完全可以在中子星的波浪地下耕田(NO)。你確實是在譜寫自己的冒險故事,而且多多少少都會跟別人不一樣,這通過技能樹分支互斥實現。《遠行星號》的故事,或者是事件遭遇,都是通過非常傳統的文字冒險對話框的形式實現的,每一座殖民地里都有酒吧,酒吧里各種NPC,要麼是隨機生成的,要麼是固定的,數量足夠豐富,你也有時分不清楚這是固定的還是隨機的。這些NPC通常會給你任務,或者是什麼投機的好事,要低價賣你東西,或者是勒索你,或者是打劫你,或是騙你……時不時,一些你沒見過的特殊NPC就會出現,給你帶來點有意思的隨機遭遇,可能是在超空間的深處,遇到了什麼只有一顆行星的奇怪區域、可能是什麼詭異的AI單位、還可能是什麼貪圖壓在你頭上的錢的賞金獵人。最新一版本的《遠行星號》給游戲加入了一個主線故事,這個主線故事加入的方式是幾乎無縫的,你完全可以無視這個故事繼續之前的進度。換個思路去看,這何嘗不又只是你在星域裡遇到的一個小插曲呢?你在星域裡左碰右撞,遲早會發現,嘿!這兒的NPC話比較多一些。你可以腦部艦隊里出幾艘運兵船,載著幾百號陸戰士兵來到海盜的空間站,進行劫獄大行動的故事,配上一些圖片和文字描述,你完全可以在結束之後心裡來一句——「我就是歐米茄!」(ps:《質量效應3》某DLC)。新加入的劇情與一個尚存的人類學院有關,這故事關於駭入機密、關於深空探索、關於秘密研究站、關於某人老舊的破飛船、關於「我是個武器」.....這故事在豐富的沙盒系統中講出來,居然有遠勝CG表演的效果。MOD這個游戲的MOD很瘋狂。《遠行星號》目前在國內網絡產出內容的,幾乎就只是MOD,換句話說你都很難看到不帶MOD的原版游戲內容。關於這個現象,具體怎麼形成的,可能是游戲基礎太好玩了,上頭內容不夠,所以乾脆自己造。也可能是游戲是使用JAVA開發的,所以MOD開發容易。但是你很難買到除去不確定的因素,或是作者覺得不滿意,這款游戲還沒上Steam(但我相信,快樂,官方中文,我也相信),只能去到那個老舊的官網,用國際方式付款購買(代購亦可)。而且你買的還是一個數字密鑰,用來解鎖老舊的游戲啟動器,對,這個游戲200多兆下載之後,打開就有一個輸入key的畫面,真是deja vu,陳年老味,不敢相信,Hey!又一款居然還在開發中的游戲。來源:機核

太空人如何打掃國際空間站?

即便在周六的早上,國際空間站上的太空人們,也沒有時間睡懶覺。他們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比如嚴格遵守清潔日程。因為周六是他們每周的重要「清潔日」,一切表面需要清理消毒,一塵不染。 歐洲航天局太空人托馬斯·佩斯奎特於4月24日乘坐奮進號載人龍飛船抵達國際空間站。4月30日,在一次電話連線中,佩斯奎特向記者分享了這個軌道前哨上的清潔日常。 11位太空人在國際空間站用一場派對為NASA太空人維克特·格洛弗慶祝45歲生日。但是,誰來打掃派對後的殘局呢? 佩斯奎特說,國際空間站上的太空人能夠盡可能地遠離新冠病毒,因為我們在起飛前有嚴格的隔離措施和其他安全措施,以確保飛船機組人員和新送入太空的設備沒有攜帶新冠病毒。但是,控制潛在的有害微生物仍然是確保太空安全生活的重要一部分,而且國際空間站上決不允許任何不良衛生習慣。 「我們必須每周對自己接觸過的所有表面進行消毒。」佩斯奎特說,「我們在空間站上有許多措施,和你在醫院或者機場看到的那些措施類似,主要是為了防止細菌傳播。」 盡管微生物群(如我們腸道中的微生物群)對人類健康至關重要,但在一個封閉環境中,比如空氣不斷回收循環的國際空間站,有害微生物的繁殖可能存在導致嚴重健康問題的風險。因此,佩斯奎特提到,空間站上目前正在進行幾項實驗,測試各種抗菌和抗病毒材料,用來防止與太空人接觸的微生物生長。 地球上的航天機構也在研究可以使得未來太空旅行更加安全的先進材料。這類材料在地球上當然也可以發揮同樣的作用,保護人類頻繁觸摸的物件,比如門把手、電梯按鈕等等。 今年年初,太空人在空間站上開展了一項由波音公司主導的實驗,測試一種新型的抗菌表面塗層。這個抗菌表面塗層有助於防止微生物(包括SARS-CoV-2病毒等)在飛機內傳播。實驗要求太空人定期接觸兩組物體,這兩組物體包括一個飛機座椅安全扣、一片安全帶織物和一張折疊小桌板。其中,一組物體經過抗菌表面塗層處理;另一組則沒有。在太空人觸摸這些物體的時候,他們會將人體皮膚上自然產生的微生物傳遞給物體表面。等樣本返回地球之後,波音公司將分析塗層對防止微生物傳播的有效性。 歐洲航天局之前也進行過一組類似的實驗,以測試五種表面材料的抗菌能力。這項實驗名為「國際空間站創新表面微生物氣溶膠束縛」(Matiss)。在太空經歷了超過十二個月時間後,樣本於今年年初送回地球。 先前的研究表明,多種微生物能夠在空間站上繁衍傳播,有些在微重力環境下的表現甚至要優於在地球上的表現。NASA在2020年發布的一項研究還發現,太空人輪換之際,空間站上的微生物也會發生變化,因為每個太空人都攜帶著自身獨特的微生物,繼而這些微生物會在空間站內部安家。 歐洲太空人薩曼莎·克里斯多福羅蒂曾在一篇博客文章里,也談到她在2014年執行太空任務期間,在空間站上經歷的每周清潔工作。她說,太空人使用消毒濕巾對扶手、手持麥克風、計算機和他們接觸過的任何東西進行消毒,以最大程度地減少細菌滋生。她繼續補充說,「最難打掃的無疑是3號節點艙,因為那裡有廁所和健身設備;1號節點艙也很讓人頭疼,因為我們都在那裡吃飯。」她還寫道,太空人會輪流清潔最髒亂的節點艙。 克里斯多福羅蒂還說,太空人還必須定期用真空吸塵器清理通風格柵,因為「漂浮在機艙中的所有小碎屑最終都會在氣流的作用下積聚在格柵那裡,所以通風格柵也很髒」。她寫道,通風格柵堵塞可能會破壞空間站上的二氧化碳淨化機制,讓內部的空氣不適宜呼吸。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發起私人太空旅遊招募 搭乘新謝潑德號體驗載人首飛

總部位於華盛頓州肯特市的私營航天企業藍色起源(Blue Origin),剛剛為定於 7 月發射的新謝潑德號載人任務的首飛發起了招募。此舉旨在招募一位隊伍成員,使之在地球與太空之間的邊界(即卡曼線的邊緣位置附近)體驗一把「私人太空旅行」。不過應聘者需要斟酌自己的身體能否承受本次載人發射任務的諸多條件,尤其是升空過程的數倍重力。 新謝潑德號乘員艙 周四的時候,已退休的加拿大宇航局(CSA)太空人 Chris Hadfield 在 Twitter 上分享了完整的「物理要求」清單。 可知在返回地球的時候,藍色起源的新謝潑德號機組成員,將承受比 SpaceX 的 Crew-1 太空人們更大的 G 值。 參與過 SpaceX Crew-1 任務的 NASA 太空人 Victor Glover 表示,他們在返回時承受了約 4.5...

國際空間站上的太空人本周都在忙些什麼?

人類研究和空間物理學是國際空間站上科學日程表的首要任務。由七名成員組成的遠征65號機組人員還在為各種生命支持設備忙碌。要知道國際空間站上的科研人物有多密集,可以看看以下這篇流水帳: 本周在軌道實驗室上進行的新的天體免疫研究正在研究人類的免疫系統如何受到長期失重的影響。美國宇航局飛行工程師馬克·范德黑正在為生命科學手套箱(LSG)內的人類研究實驗准備血細胞樣本。NASA飛行工程師梅根-麥克阿瑟解凍了樣本,將其置於離心機中,並在位於 "希望"號實驗艙的LSG中進行接種。 指揮官星出明彥與飛行工程師托馬斯·佩斯克今天一起進行了一項長期的太空鍛鍊研究。兩人輪流將傳感器安裝在自己身上,然後在一個運動周期上踩踏。這項運動研究測量太空人的有氧能力和進行太空行走等劇烈活動所需的努力。 一項空間物理學實驗正在研究軌道實驗室上的半導體晶體的生產。美國宇航局的飛行工程師Shane Kimbrough和俄羅斯航天局的Oleg Novitskiy交換了在微重力科學手套箱內進行的研究的硬體,研究結果可能會提高半導體的質量,使地球上的電子工業受益。 維護是確保生命支持系統和科學硬體在空間站上保持最佳狀態的關鍵。在地面上的任務控制人員的支持下,乘員們不斷監測和維修實驗室硬體。 太空人彼得·杜布羅夫戶在整個星期四都在工作,主要負責檢查空間站俄羅斯部分的風扇和導航硬體。范德黑、麥克阿瑟和佩斯克一起合作,更換了美國段的制氧系統的部件。來源:cnBeta

俄羅斯和SpaceX飛船哪個感受好?美國太空人這樣說

據俄羅斯衛星網報導,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太空人香農·沃克對比了搭乘俄羅斯「聯盟」號飛船和美國載人「龍」飛船的感受,他表示,未發現有顯著不同。沃克在NASA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有所不同,但並不顯著。兩艘飛船的過載水平不同,但無關好壞,僅僅是不同而已。返程也一樣,載荷不同,降落傘投出時感覺各異。例如,載人『龍』號傘降的時間比『聯盟』號短。」 沃克還指出,載人「龍」飛船濺落水面時的感覺,比「聯盟」號分離艙「略顯柔和」。沃克介紹說,「有不同之處,但相似之處很多」。 2010年,香農·沃克曾搭乘俄羅斯「聯盟」號飛船飛往國際空間站。2021年5月2日,沃克和麥可·霍普金斯、維克托·格洛韋爾、日本人野口聰一一同搭乘美國載人「龍」飛船返回地球。 據報導,美國「太空梭」(Space Shuttle)可重復使用載人運輸系統,2011年停止運營,隨後一直使用俄羅斯「聯盟」號飛船向國際空間站輸送太空人,直到2020年,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可重復使用的「龍」飛船恢復了本國的載人飛行,「龍」飛船目前已經完成兩次國際空間站太空人接送常規飛行任務。來源:cnBeta

SpaceX預計9月份送4名平民上太空

5月7日消息,據媒體報導,SpaceX載人龍飛船「堅韌號」(Resilience)剛剛於5月2日返回地球,但它已經有了新的任務,即為SpaceX發射第一次平民太空旅遊任務。在國際空間站停留了167天之後,堅韌號於周日(5月2日)上午降落在墨西哥灣。四名太空人隨同其返回地球。 堅韌號的下一次飛行任務將搭載四名普通公民進入太空。它也不會返回國際空間站,而是搭載乘客進行為期三天的環繞地球之旅。日期定在9月15日。億萬富翁賈里德·艾薩克曼(Jared Isaacman)為這項名為「Inspiration4」的任務提供了資金。的目標不僅是實現他在太空飛行的夢想,而且要傳遞一個重要信息,即人類可以在太空中創造一個無限可能的世界。 艾薩克曼通過組織比賽來選拔成員。作為為聖裘德兒童研究醫院籌集2.5億美元努力的一部分,他在比賽中安排了兩個載人龍飛船座位供人爭奪。一個獲勝者是隨機選出的,這是捐贈活動的一部分,而另一個座位作為籌款活動選出的。另外三名成員分別為海莉·阿爾塞諾(Haley Arceneaux)、克里斯·桑布羅斯基(Chris Sembroski)和西恩·普羅克特(Sian Proctor)。 此外,再次發射之前,堅韌號需要些修復和改進工作,特別是它將安裝新的硬體,即圓頂窗口,它將被安裝在對接口的位置。飛船上的人員將能通過這個窗口360度觀賞地球以及太空景觀。來源:cnBeta

佳士得將拍賣在國際空間站待了14個月的太空葡萄酒

New Atlas 報導稱,由 Space Cargo Unlimited 發往國際空間站的 12 瓶 Pétrus 2000 太空葡萄酒的其中一瓶,即將通過佳士得開啟競拍。拍賣行預計,這瓶在國際空間站「留學」14 個月的太空葡萄酒,有望在本次活動期間創下百萬美元的拍賣紀錄,且收獲款項將被用於資助未來的太空飛行任務。 (來自:Christies) 對於鍾愛葡萄酒的收藏家們來說,為了保持最佳的環境溫度,他們很是願意為之建造一座完美的酒窖、乃至設計一套氣候控制系統。 即便如此,Space Cargo Unlimited 還是毅然決定耗費天價運費,將 14 瓶價值上萬美元的 Pétrus 2000 送往國際空間站。 佳士得葡萄酒與烈酒部國際總監 Tim Triptree MW...

全球最富有的兩人「爭霸」爭到太空,背後有何盤算?

據媒體報導,2021年福布斯億萬富豪榜上的全球首富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和全球第二富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不僅在個人財富上「你追我趕」,在太空也展開了爭霸戰,兩人最近就因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登月計劃合約「槓上了」。 據報導,貝索斯是網購業巨擘亞馬遜(Amazon)創始人,在福布斯4月份公布的2021年度億萬富豪排行榜上,貝索斯連續第四年位居全球首富位置,資產達到1770億美元。馬斯克是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和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的創始人,他以1510億美元的財富從2020年富豪榜的第31位飆升至今年的第2位。這兩人從本世紀初開始,都將個人龐大財富的一部分,投入私人的太空探索公司。 57歲的貝索斯創立了太空探索公司「藍源」(Blue Origin)。他今年稍早時候曾宣布將卸下亞馬遜執行長一職,打算花更多時間在「藍源」等計劃上。 49歲的馬斯克則創立了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和其他科技企業,包括一家專門研發如何將人腦和電腦相互連結的公司。 法新社報導稱,這兩人間的爭斗最近浮上檯面,源於NASA在4月16日選中SpaceX來打造美國太空人下次登陸月球的太空船,藍源則在4月26日向美國當局提出抗議。馬斯克隨後在推特上發布一則相關貼文嘲諷:「無法讓它上(軌道),lol(哈哈大笑)。」 美國券商韋德布希(Wedbush)分析師艾夫斯表示:「這不只是一場太空之戰,還牽涉到一些自我意識,變得又更像一場私人恩怨。」 SpaceX和藍源雖然都有富豪創辦人的豐厚財力支持,但也各自積極爭搶美國軍方或太空機構的合約。 貝索斯此前曾嘲笑過馬斯克的殖民火星計劃。他2019年在一場會議上表示:「誰會想搬到火星?拜託,你先去珠穆朗瑪峰頂住一年,看你喜不喜歡,因為那裡跟火星比簡直是花園天堂。」 法新社指出,馬斯克的太空事業進展顯然占上風。SpaceX已在地球軌道部署數百枚衛星,而貝索斯承諾砸100億美元架設的柯伊伯(Kuiper)衛星鏈,則一枚都還未升空。 法國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Strategic Research)的太空專家巴斯可指出,NASA將補給國際空間站和運送太空人往返的任務交給SpaceX,顯示已對這家企業培養出信心。反觀藍源公司,則尚未達成這「重要一步」。 不過,貝索斯和馬斯克間的太空角力,也涉及金額超乎凡人想像的「利益」。分析師艾夫斯預估,靠太空賺錢的方法很快就會出現,或創造數萬億美元的收益。 他說:「貝索斯和馬斯克都知道,誰將成為太空戰的贏家,未來一兩年就能見分曉。」來源:cnBeta

海雅 新品 1/18系列 電影 異形 太空衣雷普利 106mm高 可動人偶

1/18系列 電影 異形 太空衣雷普利 106mm高 可動人偶 The crew of the Nostromo is awoken from hypersleep by a new directive from their corporate masters at Weyland-Yutani:...

太空狼人殺遊戲《Among Us》宣布登陸PS 可跨平台聯機

據《Among Us》官推宣布,遊戲將於今年年內晚些時候登陸PS4/5平台,並且還有獨家的瑞奇與叮當皮膚,支持跨平台遊玩。 預告視頻: 《Among Us》是一款由Innersloth製作發行的策略休閒遊戲,可以進行4-10人聯機遊玩。遊戲中玩家處於起飛的飛船上,船員中有一個或多個隨機玩家是企圖殺死所有人的冒名頂替者,你要做的就是找到他,活下去。目前遊戲暫不支持中文。 視頻截圖: 來源:遊民星空

科學家進行夏威夷太空探索模擬與仿真任務 為未來月球和火星任務做准備

據媒體BGR報導,火星是人類探索的最佳候選行星之一,像美國宇航局(NASA)這樣的航天機構已經在為這些未來的任務奠定基礎。科學家們為載人火星任務做准備的方式之一,是測試在穿戴防護裝備的情況下探索該星球最有趣的特徵可能是什麼樣子。 這正是在夏威夷大島進行的夏威夷太空探索模擬與仿真(HI-SEAS)任務正在發生的事情。該地點是一個研究地點和火星棲息地模擬地,這意味著研究人員和團體可以使用該地點來模擬火星或月球上可能出現的情況。科學家們最近在那裡設立了商店,並探索了島上的熔岩管,這些熔岩管類似於太空人最終前往紅色星球時可能探索的東西。 火星和月球上存在熔岩管,就像地球上一樣。無論它們是哪個世界的一部分,都可能蘊含著秘密,同時也是尋找地外生命的熱點。如果火星上有生命存在,它可能在長期休眠的熔岩管等地方持續了較長時間,然後最終消亡。但是探索這些洞穴般的結構即使使用輕型裝備也很困難,因此了解太空人在試圖穿著太空衣研究它們時可能面臨的問題對未來的規劃很重要。 HI-SEAS項目主任Michaela Musilova在一份聲明中說:「在EVA限制下穿著太空服做研究,使一切都變得更加困難,而且都要花費三倍的時間。我們需要在地球上進行大量的訓練,找出最好的方法,創造最好的EVA太空服,這樣我們有一天就能夠在月球和火星上進行這種研究。」 而月球和火星上的熔岩管不僅僅是偉大的研究地點,它們最終也可能成為太空旅行者的家。對於第一批從地球冒險前往火星表面的旅行者來說,來自太空的輻射將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危險。建立一個保護宇宙輻射的結構是重中之重,但躲在一個熔岩管里可以提供更好的保護。那些第一批星際旅行者最終可能會把他們臨時的火星家園建在熔岩管內,以增加對外界的防禦。來源:cnBeta

航天界的「博爾特」 帕克再次打破最快人造太空飛行器記錄

我們都知道「地球上跑得最快的人」是尤塞恩·博爾特,那麼跑得最快的太空飛行器是誰呢?美國宇航局的帕克太陽探測器。近日,它又打破了此前由它自己創下的最快飛行速度。4 月 29 日,在最接近太陽的過程中(被稱為近日點),帕克以幾乎深不可測的速度飛行--足以在一個小時內繞地球 13 圈。 此前太空飛行器最快記錄也是由帕克太陽探測器在 2020 年 2 月創下的,當時它創造了兩項新紀錄。 最快的人造物體:244255 英里/小時(393044 公里/小時) 最接近太陽的太空飛行器:1160 萬英里(1860 萬公里) 但現在這個記錄又被它自己給打破了,新紀錄是 最快的人造物體:330000 英里/小時(532000 公里/小時) 最接近太陽的太空飛行器:650 萬英里(1040 萬公里) 這些是一些強有力的記錄,這也不是終點。帕克在今年晚些時候可能會再次打破自己的記錄,屆時它將利用另一次金星飛越來拉近與太陽的距離。近日點預計將在 11 月 21 日發生。 該探測器於 2018 年...

「被遺忘的太空人」逝世,麥可·柯林斯談太空探索的過去和未來

4月30日消息,當地時間4月28日,曾參加首次載人登月任務的美國前太空人麥可·柯林斯因病在佛羅里達州去世,享年90歲。就在兩年前,為了紀念人類登月50周年,美國《史密森尼雜志》(Smithsonian Magazine)采訪了這位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的前館長,就太空探索的過去和未來進行了探討。 「鷹」號登月艙載著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巴茲·奧爾德林返回「哥倫比亞」號指令艙,與與麥可·柯林斯會合 1969年7月28日,在阿波羅11號的指令艙濺落太平洋4天之後,著名飛行員兼探險家、曾在1927年首次成功完成單人不著陸飛行橫跨大西洋的查爾斯·林德伯格給麥可·柯林斯寫了一封信。「我觀看了出艙行走的每一分鍾,毫無疑問,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樂趣,」他寫道,「但在我看來,在某種意義上,你的經歷似乎更加深刻——你獨自繞著月球轉了好幾個小時,有更多的時間沉思。獨自俯視另一個天體,就像一個太空之神,那該是多麼奇妙的經歷啊!」 當太空人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巴茲·奧爾德林在月球表面行走時,柯林斯駕駛著「哥倫比亞」號指令艙在距月表約111公里的軌道上飛行了28小時,等待登月艙返回。然而,他在太空探索史上的遺產並不僅僅是他在阿波羅11號任務中的角色。1971年,柯林斯成為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隸屬於史密森尼學會)的館長,這是向公眾普及太空飛行和航空知識的關鍵機構。1974年,他出版了自傳《傳播火種:一個太空人的旅程》(Carrying the Fire: An Astronaut』s Journeys),這被廣泛認為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太空人自傳。 登月期間,柯林斯並不能像大多數美國人一樣,在電視上觀看同伴的一舉一動。在搭載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的「鷹」號登月艙與「哥倫比亞」號指令艙分離後,柯林斯開始了近28個小時的單獨繞月飛行。他通過任務控制中心與鷹號之間的通訊來監控這次任務,但是,每當哥倫比亞號飛到月球背面時,都會與地球中斷無線電通訊48分鍾。鷹號著陸後,柯林斯繼續在哥倫比亞號上做一些雜事,比如嘗試用六分儀確定鷹號的位置(但未成功),排放燃料電池產生的多餘水分,處理飛船冷卻劑的問題,以及修正指令艙的軌道等,為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的返回做准備。 在著陸後6個半小時多一點,阿姆斯特朗爬下登月艙外的梯子,邁出了進入另一個星球的第一步。「就是這樣,」柯林斯回憶起那一刻,「尼爾會怎麼說?『一小……』等下,我在慣性平台上偏離了3度,所以就別管尼爾在下面說什麼了。」 尼爾·阿姆斯特朗、麥可·科林斯和巴茲·奧爾德林 我們銘記著登月的第一步,月面上的腳印也永久鐫刻在我們的腦海里,但阿波羅任務本身的故事要比任何一步都更重要。人類第一次飛向月球,來到距離地球大約38.6萬公里(之前的記錄是雙子座11號的1370公里)的地方,這幾乎可以視為比登月更偉大的成就。事實上,如果是一個人獨自完成的話,的確可能如此。柯林斯在《傳播火種》一書中寫道:「目睹阿波羅8號歷史上第一次載人離開地球的場景,在很多方面都比登月更令人敬畏。」 其他令人敬畏的事跡還包括,尤金·塞爾南和哈里森·「傑克」·施密特在阿波羅17號任務期間在月表行走了75小時;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巴茲·奧爾德林在月表行走了約兩個半小時;一些太空人(阿波羅15、16和17號的登月者)還在月球上駕駛過漫遊車。 在月球物質回收和回歸太空人檢疫實驗所接受了詳細檢查後,麥可·柯林斯坐在阿波羅11號指揮艙的艙口 人類首次走出地球的港灣,進入遙遠的虛空和荒涼之地,這是一個充滿多重視角和無盡思考的故事。如果說阿波羅任務沒有改變人類的歷史,很難想像還有其他什麼事件具有這樣的資格。 阿波羅11號任務期間,柯林斯身處哥倫比亞號指令艙的高度,因而擁有了獨特的視角,也更能理解月球探索的重要性。加上他本身擅長講故事,因此可能比任何人都適合分享這項壯舉。 「這可能是一個遺憾,我雙眼所見的,已經超出了我的大腦能夠吸收或評價的范疇,但就像德魯伊人的巨石陣,我試圖將我所觀察到的一切梳理出來,即使我沒有完全理解,」柯林斯在《傳播火種》中寫道,「可惜的是,我的感情並不能通過石柱的巧妙布置來表達。我註定了必須使用語言。」 自尼爾·阿姆斯特朗、巴茲·奧爾德林和麥可·柯林斯駕駛阿波羅11號飛船於1969年7月造訪月球之後,雖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但這一事件依然是不折不扣的人類奇跡;無論在技術層面還是精神層面,人類踏上月球依然是最偉大的歷史事件之一。 哈勃太空望遠鏡在2001年發布的火星圖像 阿波羅計劃或許有些超前於時代。1961年5月25日,甘迺迪在國會發表演講,他宣稱:「這個國家應該致力於在這個十年結束之前實現一個目標,即讓人類登陸月球並安全返回地球。」僅僅20天前,艾倫·謝波德成為第一個在太空飛行的美國人——這次飛行持續了15分鍾多一點,並達到了187公里的最高高度。 登月的決定做出時,能夠載人前往月球的火箭還沒有被設計出來(盡管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馬歇爾太空飛行中心的工程師們已經有這個想法)。當時的醫生還不知道人體能否微重力狀態下堅持登月任務所需的8天時間(一些醫生認為人體將無法正常消化食物,或者心臟和肺不能正常工作);甚至行星科學家都不知道月球表面能否著陸(有人推測月球被一層厚厚的塵埃顆粒覆蓋著,載人宇宙飛船在著陸時會陷入這些塵埃當中)。 地緣政治意志,加上罕有而純粹的遠見,以及技術上的突破,共同推動了阿波羅計劃。正如許多人所指出的那樣,在阿波羅計劃結束之後,由於高昂的成本和缺乏實際的好處,人類至今仍未重返月球。 和許多參與過阿波羅計劃的人一樣,柯林斯認為人類應該前往火星。與1962年人們不知如何登陸月球一樣,今天的我們也不知道登陸火星意味著什麼。我們不知道人類是否能在往返火星的飛行中,忍受兩到三年的宇宙輻射和微重力;我們也不知道太空人能否忍受與世隔絕;再具體一些,我們還沒有發展出能夠在火星上著陸的載人太空飛行器。 柯林斯將阿波羅計劃描述為一個事件「菊花鏈」,可能會出現各種錯誤——對接失敗、著陸失敗、月球起飛引擎點火失敗等等。任何一個錯誤都可能造成災難,使太空人無法踏上月球或返回地球。在他眼中,火星任務也是如此,但他相信通過解開事件鏈條,將所有組成部分考慮在內,這些挑戰都是可以克服的。 「你可以把菊花鏈拆解開來,一個接一個地檢查,但我不認為這些微小的環節是菊花鏈的問題所在,我認為,問題是整體性的,」柯林斯說,「有哪些東西我們自以為理解了,但實際上並不理解?這些東西使得火星之旅非常,非常危險。」 問題一直懸而未決:我們為什麼要去?為什麼是現在? 「我無法確定我們是否有能力前往遙遠的地方。我想,你必須去接觸那些無形的東西,」柯林斯說,「我單純地認為,人類有一種向外拓展並繼續旅行的本能欲望。」 飛往其他星球所需的技術正不斷改進,未來的火星任務可能會更安全、更經濟。如果沉浸在空想和主觀臆斷中,我們就很難理解這項任務將帶來的益處。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並不完美,但如果拒絕向外冒險,我們是否就能確保地球家園的美好與進步?某一領域的發展是否會阻礙另一領域的發展,還是可以共同發展? 「我們不能在一個貧窮、歧視或動盪的基礎上發射行星探測器;但我們也不能坐等地球上的每一個問題都得到解決,」柯林斯在1969年9月1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上說,「人類總是會前往他能去的地方。就是這麼簡單。他將繼續推進他的邊界,無論這會將他帶離故鄉多遠。」 半個世紀之前,人類第一次離開了自己的家園。阿波羅計劃除了帶來新的天文學和地質學知識,還帶來了一個可以通過影像和故事與世界分享的新視角。人類選擇了登上月球,從而也對自身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我想很多人都不願意生活在封閉的環境中,」柯林斯說,「他們想要移開那個蓋子,想要看到天空深處,想看那些他們不理解的事物。他們想更好地了解它們,甚至親自去到那裡,去檢查,去看,去聞,去摸,去感受——在我看來,這就是去火星的動力。」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將於5月5日開始銷售新謝潑德太空旅遊航班的機票

藍色起源公司似乎非常接近於讓付費客戶乘坐其新謝潑德亞軌道火箭,在其最新的任務中進行了太空人裝載和卸載的彩排。今天藍色起源公司透露,從下周開始,即5月5日星期三,它將售出其首次商業飛行的第一張票。 何時?以及多少錢?是圍繞這家傑夫·貝索斯支持的太空公司首次商業客運飛行的兩個緊迫問題。在過去幾年中,藍色起源公司一直在測試、開發和飛行認證其供人類使用的太空飛行器,在其最近的任務中,重點一直放在本質上的收尾工作上,如前面提到的彩排,以及在今年早些時候的飛行中對機艙舒適度、通信和控制功能的測試。 我們以前曾多次嘗試詢問藍色起源公司執行長鮑勃·史密斯關於飛行成本的問題,但他拒絕提供具體細節,只是說將在 "幾十萬"美元的范圍內。這並不是一個令人驚訝的票價,因為它包括乘坐可重復使用的新謝潑德太空艙,讓乘客在零重力狀態下完全失重數分鍾,並有充足的窗口空間來欣賞地球的空間視角。 藍色起源公司現在沒有分享更多關於下周開始銷售其第一批座位時我們將看到的細節,但確切說,我們可以期待在下星期三等來更多,所以請繼續關注。 來源:cnBeta

NASA SpaceX Crew-1太空人即將返航之旅

據媒體報導,NASA的SpaceX Crew-1任務跟NASA太空人Michael Hopkins、Victor Glover、Shannon Walker和JAXA太空人Soichi Noguchi將於美東部時間5月1日周六中午11點36分在佛羅里達海岸附近的墨西哥灣著陸。載人龍飛船Resilience定於4月30日周五下午5點55分跟國際空間站分離並開始返航。 此次返航及其相關活動將在NASA電視台、NASA應用和該機構的網站上直播。 02.。。 Crew-1是NASA和SpaceX將執行的六次載人飛行任務中的第一次,這是該機構商業機組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跟美國航空航天工業合作,它將在美國本土將太空人發射升空共。。 據悉,Crew-1太空人和空間站指揮官Shannon Walker將把空間站的指揮權移交給JAXA、Crew-2太空人Akihiko Hoshide。 NASA和SpaceX將跟美國海岸警衛隊密切合作以在預期的落水地點周圍建立了一個10海里的安全區,進而確保公眾、參與回收行動的人員及返回飛船上的工作人員的安全。 NASA的SpaceX Crew-1返回報導如下(所有時間均為東部時間): 4月27日周二 下午1點25分 - 國際空間站展開指揮權交接儀式及Crew-1機組人員告別講話 4月30日周五 下午3點30 - NASA TV直播艙門關閉(下午3點50) 下午5:30 - NASA TV直播飛船和ISS的分離(下午5點55) 5月1日周六 上午11點36 - 濺落(NASA TV將提供從分離到濺落的連續報導) 下午1點30 -  在休斯頓NASA詹森航天中心舉行Return to...

阿波羅11號太空人麥可·柯林斯去世 享年90歲

據媒體CNET報導,與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巴茲·奧爾德林一起參加阿波羅11號任務並首次登月的太空人麥可·柯林斯在當地時間周三去世,享年90歲。柯林斯的家人周三在他的官方推特帳戶上發布了一份聲明,分享了這一消息。 「我們很遺憾地告訴大家,我們敬愛的父親和祖父在與癌症的勇敢斗爭後於今天去世了,」聲明說,柯林斯的家人希望人們能懷念他的 "敏銳的機智,安靜的使命感,以及他明智的觀點,這些都是從太空的有利位置回望地球和從他的漁船甲板上凝視平靜的水域中獲得的。" 美國宇航局局長史蒂夫·尤爾奇克(Steve Jurczyk)在一份聲明中說:「美國宇航局對這位有成就的飛行員和太空人的去世表示哀悼,他是所有尋求推動人類潛能的朋友。無論他的工作是在幕後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的遺產將永遠是作為將美國的第一步帶入宇宙的領導人之一。他的精神將與我們一起走向更遠的地平線。」 作為一名空軍飛行員,柯林斯在1963年被選入美國宇航局的「雙子星座」計劃,進入了新興的航天工業。他是1966年雙子星座10號  任務的飛行員。 1969年7月,當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在月球表面著陸時,柯林斯乘坐阿波羅11號指揮艙在月球上繞行。根據美國宇航局的柯林斯傳記,在這兩次太空飛行期間,他在太空中執行任務達266個小時,他於1970年離開美國宇航局,並進入國務院工作,後來成為史密森學會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的主任,以及擔任其他職務。 在周三的一條推文中,奧爾德林直接向柯林斯致意。"無論你過去或將來在哪裡,你將永遠擁有火種,把我們巧妙地帶到新的高度和未來。" 阿姆斯特朗於2012年去世。 尤爾奇克指出,柯林斯有時被稱為 「歷史上最孤獨的人」,他不僅被自己留在阿波羅11號指令艙中,還因為在月球的陰暗面上空飛行,在任務期間他暫時與美國宇航局失去聯系。 柯林斯還出版了幾本書,包括他1974年的回憶錄《 Carrying the Fire》(傳播火種)。他在書中寫道:「我曾在百里高空的繩索上懸空;我曾看到地球被月球掩蓋;並且樂在其中。」來源:cnBeta

國際空間站的太空人們可以享受到自己種植的綠葉蔬菜了

國際空間站上的太空人一直在研究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一項計劃,該計劃涉及在國際空間站上種植新鮮蔬菜。人類在太空中持續存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生產足夠的食物。國際空間站上的太空人最近享受到了新鮮的綠葉蔬菜供應,這主要歸功於遠征64號乘組成員麥可·霍普金斯。 霍普金斯是SpaceX Crew-1任務的指揮官,當他到達國際空間站時,他率先進行了蔬菜生產系統的實驗。這些實驗中的最後兩項於4月13日結束,收獲了VEG-03K和VEG-03L。這些實驗測試了一種新的太空作物 "Amara"芥菜和以前種植的"Extra Dwarf "白菜的作物。這兩種作物都生長了64天,這是迄今為止在國際空間站上生長綠葉蔬菜的最長時間。 白菜生長的時間如此之長,以至於它開始開花,作為其繁殖周期的一部分。霍普金斯用一把小刷子給花授粉,在與地球上的一位太空作物生產科學家和植物實驗的科學帶頭人交談後決定採用這種方法。這個實驗很重要,因為水果作物需要授粉,而且機組成員必須了解這個過程在微重力和最終在減重力下是如何運作的。 在未來,辣椒種子將被送往空間站,作為植物棲息地-04實驗的一部分。這些種子將搭乘SpaceX第22次商業支援服務任務被送往國際空間站,並將在ISS的植物棲息地中生長。矮化番茄的VEG-05實驗也正在計劃於明年進行。研究人員在最近的實驗中進行了多次收割,以最大限度地提高霍普金斯種植的農產品數量,這些蔬菜可以為乘員們的膳食增加多樣性。來源:cnBeta

人類首次無系繩太空行走是怎樣的體驗?

4月28日消息,當所有人都在為太空梭太空人進行太空行走而驚嘆時,太空人鮑勃·斯圖爾卻陷入痛苦境地,這是人們嚮往的「天堂探索」,還是「地獄般的磨難」? 在地球軌道的太空行走是非常艱辛的過程,太空人需要穿著僵硬笨重的太空服在致命的真空環境中工作6個小時,這也是一項體力的腦力的挑戰,而且前提是一切都進展順利。1984年2月7日,當太空人鮑勃·斯圖爾特和布魯斯·麥坎德利斯離開「挑戰者號」太空梭,他們在STS-41B任務中測試美國宇航局太空載人機動裝置(MMU)的「噴氣背包」時,根本不知道太空行走會有多倒霉…… 令他們始料不及的是,當他們打開艙門離開太空梭時麻煩就出現了,當空氣從太空梭氣閘排出時,斯圖爾特遵循著標准操作程序,打著哈欠來平衡中耳與太空衣大氣之間的壓力,這里的壓力平均每平方英寸為1.95公斤,但是這個簡單的動作使自己下巴上那根固定通訊工具的下頦帶斷開。 斯圖爾特回憶稱,當時下頦帶上的下巴墊漂浮在我的眼前……這可能最糟糕的處境,我噘起嘴唇努力地吹了口氣,隨後下頦帶在我的鼻子和頭盔表面之間彈來彈去,當下頦帶滑過我的嘴部時,我嘗試用舌頭接住它,然後將它塞入頭盔頸環,避免它遮擋我的視線范圍。 正當斯圖爾特試圖用舌頭接住下頦帶時,他並未意識到自己的宇航頭盔向上翹,平常的時候宇航頭盔佩戴得很舒適,但出現該狀況時,之前固定好的麥克風和耳機也出現了位置偏移,他說:「這是我第一次太空行走時感覺到耳垂有壓力感,當我抬起頭的時候,麥克風已偏離,到鼻子的位置。我用頭部向後撞擊腦部後墊,從而防止通訊裝置脫落。」 當時他產生了更大的擔憂,他不希望地面控制中心知道這個問題,因為他們可能會取消此次太空艙外活動。當挑戰者號太空梭與地面控制中心失控時,斯圖爾特告訴太空人同伴麥坎德利斯和太空梭指揮官萬斯·布蘭德發生了什麼,我們商量了一下,最終斯圖爾特還是決定繼續此次太空行走,布蘭德說:「好的,我們繼續進行!」當斯圖爾特和麥坎德利斯走出氣閘時,斯圖爾特的頭部卡在腦部後墊上,避免佩戴的通訊裝置脫落。 斯圖爾特清楚地知道,腦後勺緊貼宇航頭盔進行太空行走並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曾作為美陸軍試飛員和執行數百次越南武裝直升機任務的一位老兵,斯圖爾特認為自己能挺過去! 當麥坎德利斯戴著太空載人機動裝置首次「無系繩」太空行走時,斯圖爾特開始在有效載荷艙內工作,他說:「我將開始太空行走任務,同時我發現自己的腳無法放入太空腳環,我可以將腳趾伸入腳環,但當腳跟鎖定後卻無法轉動腳跟,我看不到具體狀況,但當時的情況是太空靴外層布料已經滑過了腳跟栓,這就意味著我必須用左手固定自己的身體,而當時左手拿著一半的工具,我必須對所有轉矩力產生作用,不僅通過手臂,還有腳,當時出現難以忍受的疼痛,我的手臂在抽筋……」當他被問及那時的沮喪程度時,斯圖爾特說:「天哪,如果沮喪程度的極限是10分,那時我的沮喪程度達到9.5分!」 與此同時,地面控制中心工作人員與「自由飛行」的麥坎德利斯進行無線電通話,他正在描述著在太空艙上方高處看到的壯觀太空景象,之後地面控制中心才轉向另一位太空夥伴斯圖爾特,地面控制中心在無線電裝置中呼叫著:「麥坎德利斯,我們與你通話結束,斯圖爾特,你的狀態還好嗎?」此時,斯圖爾特的聲控麥克風已偏移至眼球位置,於是斯圖爾特聲嘶力竭地大喊著:「哦,我很好,一會再溝通吧!」其實斯圖爾特當時真正的想法是,這套太空衣有點問題,我正在處理,你們暫時不要聯系我。 而地面控制中心工作人員並未領會斯圖爾特的暗示,在頭盔里呼吸著乾燥純淨的氧氣時,斯圖爾特的嗓子都快喊幹了,但他仍然不敢移動下巴使用脖頸環上的吸管喝水,他說:「如果我移動一下頭部去喝水,我很可能失去通信載體,畢竟固定通訊工具的下頦帶斷開了。」 麥坎德利斯繼續著他的魔毯之旅,在太空中漂浮到「挑戰者號」太空梭上空100米處時,斯圖爾特面臨著一個新問題,他宇航飛行背包中的升華器冷卻了緊貼他皮膚的冷卻服管道中的循環水,管道被冰水堵塞了,依據任務備忘錄的建議,出現該情況時需要將太空衣的溫度調控至最低,他解釋稱,這相當於人體周圍放置了最大量的冰水,從而利用身體熱量融化升華器中的冰,但當我將太空衣溫度調至最低時,就好像跳進了北冰洋,我沒有辦法讓太空衣快速變熱。 目前,由於任務備忘錄上沒有太多的建議,斯圖爾特認為他可以通過關閉太空衣的風扇和水泵來清除冰水堵塞,切斷水流,最終太空衣所凝結的冰就可以升華,然而,當太空衣的風扇關閉後,頭盔內二氧化碳含量快速上升。當斯圖爾特感到自己的呼吸越來越深時,他又將風扇打開,在接下來的太空行走,他先後經歷了6次這樣的凍結現象,最後一次是在他返回氣閘時發現該現象。 斯圖爾特輕描淡寫地說:「不可否認地講,那是一次非常令人沮喪的太空艙外活動。」兩天之後,挑戰者號太空人需要再次進行太空行走,這次斯圖爾特將自己駕駛太空載人機動裝置,他在穿上防護服的時候,將頭部通訊工具使用醫用膠帶纏綁在頭盔上,以便更好地控制,但他仍無法使用腳環固定自己的腳部。 斯圖爾特表示,駕駛太空載人機動裝置是試飛員的夢想,我實現了太空噴氣背包的一個最高操控等級,這是我非常認可的太空飛行裝置,太空人要想更容易操控飛行的唯一方法就是將它與自己的大腦連接在一起,這樣只要太空人意識執行某個動作,太空噴氣背包就能實現,它是一台令人愉快的機器……。 斯圖爾特接受記者采訪時回想了太空行走的真實感受,他說:「當我看著軌道飛行器和地球的時候,我在想:作為宇宙中唯一的人會是什麼感覺?所以我把太空載人機動裝置轉到一個看不到地球、月球或者太陽的地方,這里我只能看到太空的黑暗,我僅堅持了大約15秒。然後我想:好吧,我們回頭看看,確保一切都還在那裡,這是一種我從未體驗過的有趣感覺。」 這雖然是太空梭太空人經歷過最糟糕的太空行走,但這種體驗是太空人最為寶貴的人生經歷。(葉傾城)來源:cnBeta

NASA正打造全新太空飛行器 將進一步探索深空

擁有 40 年歷史的旅行者 1 號/2 號分別於 2012/2018 年進入星際空間,這些勇敢的太空飛行器已經走過了日地距離的 120 倍路程,到達了太陽圈的邊緣。太陽圈是包圍我們太陽系的氣泡,受到太陽風的影響。旅行者號發現了氣泡的邊緣,但給科學家們留下了許多關於我們的太陽如何與當地星際介質互動的問題。而兩個旅行者號提供的數據非常有限,因此人類對這個區域的了解還不是很充分。 為此美國宇航局和它的合作夥伴正在籌劃下一代太空飛行器--Interstellar Probe(星際探測者)將更深入地進入距離太陽 1000 個天文單位(AU)的星際空間,希望能更多地了解太陽圈是如何形成以及如何演變。 來自馬里蘭州約翰·霍普金斯應用物理實驗室(APL)的星際探測器太陽物理學負責人埃琳娜·普羅沃尼科娃(Elena Provornikova)表示:「Interstellar Probe 將進入未知的星際空間,這是人類此前從未到達過的地方。我們將首次從外部拍攝我們廣闊的太陽圈,看看我們太陽系的家是什麼樣子的」。 Provornikova 和她的同事將會在 2021 年歐洲地球科學聯盟(EGU)大會上討論這項任務。由 APL 領導的團隊,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約500名科學家、工程師和愛好者--包括正式和非正式的--一直在研究該任務應該計劃哪些類型的調查。"普羅沃尼科娃說:"存在著真正傑出的科學機會,這些機會跨越了太陽物理學、行星科學和天體物理學。 該團隊希望通過該任務解決的一些謎團包括:太陽的等離子體如何與星際氣體相互作用以形成我們的太陽圈;我們的日太陽圈之外是什麼;以及我們的太陽圈甚至看起來是什麼。這項任務計劃利用高能中性原子拍攝我們太陽圈的 "圖像",甚至可能 "觀察來自我們銀河系形成早期的銀河系外背景光--從地球上看不到的東西"。Provornikova...

太空人從ISS拍攝的一張驚人照片:舊金山灣的一個晴朗日子

據媒體報導,舊金山灣區有幾處著名的地標,它們在國際空間站看來顯得格外醒目。在舊金山海灣地區,冬季的幾個月讓人們暫時擺脫了通常會籠罩著這座城市的濃霧和一層低雲下的水。在晴朗的12月3月,空間站上的一名太空人拍攝了這張照片,其顯示了該地區密集的城市發展和保留的自然空間的混合。 舊金山灣區有幾個著名的地標,對太空人來說非常顯眼。金門大橋是加州最長的101公路的一部分,它連接著舊金山市和馬林縣。舊金山-奧克蘭海灣大橋橫跨耶爾巴布埃納島並通過隧道。兩座橋的高度都足以讓大型船隻從下面通過然後前往海灣周圍的各種碼頭、碼頭和造船廠。 其他島嶼像惡魔島和天使島則都只能通過渡船到達。整個天使島都是州立公園。惡魔島則是這座歷史悠久的監獄的所在地,現在是金門國家娛樂區的一部分。關於惡魔島,一個常見的傳說是它被吃人的鯊魚包圍著。然而根據鯊魚保護主義者的說法,在舊金山灣只有一例死於鯊魚襲擊的記錄。 金門公園是一個從太平洋海岸線向舊金山內陸延伸的深色長矩形。它占地超過1000英畝,包括一個日本茶園和舊金山植物園。公園在密集、有序的廣場城市街區中扮演著「城市綠洲」的角色。來源:cnBeta

太空人在前往國際空間站途中拍下SpaceX獵鷹9號火箭第二級的照片

據媒體CNET報導,歐空局太空人Thomas Pesquet在上周末前往國際空間站的途中看到了一些壯觀的風景。作為SpaceX Crew-2任務的成員,Pesquet分享了旅途中的一些令人心動的景色。 Pesquet周日在Twitter上發布了一張照片,顯示了從Crew Dragon的窗口看到的藍色地球,上面點綴著白色的雲朵。圖片中還隱藏著一點獵鷹9號火箭的身影。 "我拍了一張非常幸運的照片:當我脫下太空衣向窗外看時,我碰巧發現了我們的SpaceX獵鷹9號火箭第二級,與我們在完全平行的軌道上編隊飛行,但更低......兩個微小的物體在地球上空200公里處!" Pesquet寫道。 第二級是護送Crew Dragon進入軌道的火箭系統的一部分。一旦完成任務,它就會與太空艙斷開連接,最終重新進入地球的大氣層。在圖片中,它與雲層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Pesquet在周日分享了第二張照片,乍一看像是 Crew Dragon窗外的典型景色,顯示了地球的曲線和黑暗的廣袤空間。但是,照片中的景象並不像人們看到的那樣。 隱藏在黑色中的是一個微小的光明點,國際空間站出現在遠處。Pesquet寫道:「我們的目的地,在太陽的照耀下,看起來像天空中的一隻小昆蟲,而實際上它有70米寬。在我看向窗外的時候,又是一次運氣。」 Pesquet與NASA太空人Megan McArthur和Shane Kimbrough以及日本太空人Akihiko Hoshide一起參加了Crew-2任務,這只是SpaceX Crew Dragon第三次載人飛行。 Crew-2計劃在國際空間站持續6個月,讓Pesquet有更多機會拍攝一些幸運的太空快照。來源:cnBeta

NASA已將太空發射系統的芯級裝船並運往甘迺迪航天中心

美國宇航局(NASA)剛剛分享了一組太空發射系統(SLS)火箭芯級的裝船運輸照片。可知在完成了設計與測試之後,它將通過水路的形式,從密西西比州聖路易斯灣附近的斯坦尼斯航天中心、前往佛羅里達州的甘迺迪航天中心。在那裡,NASA 將完成火箭的組裝工作,為後續的 Artemis I 登月計劃做最後的准備。 據悉,阿爾忒彌斯(Artemis)計劃是 NASA 自阿波羅時代以來,最具雄心壯志的計劃之一。作為美國「重返月球」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Artemis 計劃還包括了首位女性和有色人種太空人。 在甘迺迪航天中心,芯級將與 SLS 火箭的其餘部分完成組裝,並做好將獵戶座飛船送往太空的准備。NASA 表示,SLS 將是現階段市面上最強大的火箭,可為 Artemis 和未來的深空任務提供關鍵支撐。 SLS 芯級的高度為 212 英尺(約 64.4 米)、直徑 27.6 英尺(約 90.6 米),屬於...

太空人徒步環游月球一周要多長時間呢?

4月26日消息,舉頭望明月,明月何其小。但假如你登上一艘宇宙飛船,穿上太空服,踏上史詩般的月球徒步之旅,你猜環游月球一周,需要多久?答案取決於多種因素,包括你的行走速度,每天行走的路程,以及規避危險地形不得不繞的彎路。總的來說,環游月球一周大約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但實際上,在這個過程中,還有很多挑戰需要克服。 根據NASA的說法,到目前為止,一共有12個人踏足月球表面,所有這些人都是1969年到1972年之間參與阿波羅任務的太空人。發回地球的影像記錄告訴我們,在月球的低重力環境下——大約是地球重力的六分之一,行走(更准確地來說是跳躍前進)是一件極其困難(且十分有趣)的事情。 但是,NASA之後的研究表明,人類在月球上的行進速度可以比阿波羅太空人的更快。理論上來說,徒步繞月球一周的時間可能要比先前預期的更短。 加快步伐 根據NASA的數據,在執行阿波羅任務期間,太空人以每小時2.2千米的速度在月球表面漫不經心地跳躍行走。速度這麼慢,主要是因為他們身上穿著十分笨重的加壓太空服。當時,人們在設計這種太空服的時候,並未對移動的靈活性加以考慮。但如果「月球漫步者」穿上更為輕便的太空服的話,他們可能會發現活動起來要容易許多,因此可以加快行走的步伐。 2014年,NASA在《實驗生物學雜志》發表的一項研究,測試了人類在模擬月球重力下行走與奔跑的速度。為此,研究團隊找來八名參與者(其中三名是太空人),讓他們在DC-9飛機上的跑步機上行走奔跑。在此期間,飛機在地球上以特殊拋物線軌跡飛行時可以模擬月球的重力,每次歷時大約20秒。 實驗表明,參與者在奔跑前,最快的步行速度可以達到每小時5千米。這不僅是阿波羅太空人步行速度的兩倍以上,而且也較為接近我們在地球上的平均最快步行速度,即每小時7.2千米。 參與者可以這麼快地行走是因為他們可以自由地擺動雙臂,就像我們在地球上走路一樣。這種擺動可以產生向下的力,進而部分抵消重力的缺失。而阿波羅太空人則因為穿著笨重的太空服,沒有辦法擺動雙臂,使得他們行動遲緩。 若以這個新的最大假設速度計算,我們只需要91天就可以走完月球一周,全長10921千米。相比之下,地球赤道周長40074千米,以相同的速度,不間斷地走完地球一周(比如,不吃不喝不睡)大概需要334天。不過由於海洋的存在,實際上我們根本沒辦法徒步環游地球。 當然,沒有人可以連續不停地走上91天。所以,繞月徒步一周的實際時間會更長一些。 規劃路線 月球上的徒步旅行也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歐洲航天局的科學顧問艾丹·考利說:「從邏輯上來講,我覺得這是可行的。但是,這個任務比較奇怪,以至於不一定有人會真的去嘗試。」 月球徒步旅行的挑戰之一是攜帶補給物資,比如水、食物和氧氣。 考利說:「我覺得用背包裝這些東西可能不太現實,因為太重了,哪怕月球上的重力只有地球的六分之一。」 所以,考利說,你需要一輛後勤車。然後,這輛後勤車還可以兼做庇護所。他說:「許多太空機構都在考慮使用加壓漫遊車的可能性,它可以在太空人執行探索任務的時候提供支援,有點類似於移動式微型基地。晚上你可以住進後勤車里,補充能量,等到白天再出來繼續走路。」 月球冒險者當然也需要一套太空服,這套太空服的設計將務求最大的運動靈活性。考利解釋說,當前的太空服在設計製作時,仍沒有考慮太多的運動性,但也確實有一些機構在設計合身的太空服,可以讓穿戴者的手臂自由擺動,從而在月球上正常行走。 接著,月球上坑坑窪窪的地形,也意味著想要尋找一條合適的路線會很麻煩,特別是有些隕石坑可能深達數英里。考利說:「遇到隕石坑,你最好還是繞路走,太危險了。」 規劃路線時,光照和溫度也是需要考慮的因素。考利說:「月球赤道附近,在白天的時候,溫度大約是100攝氏度。等到了晚上,溫度驟降至零下180攝氏度。」 月相更意味著在有些日子裡,可能整日整夜見不到多少陽光,以及至少有一半的旅程只能在一片漆黑中進行。經過特殊設計的太空服或許可以在這樣的極端溫度下給予你保護,後勤車當然也可以提供保護。然而,溫度也可能會改變月球浮土的狀態,這是一層覆蓋在月球堅實基岩表面的灰色細土壤。考利說,浮土狀態的變化,也會影響你行走的速度。 圖3:在這張拍攝於1972年的照片中,阿波羅17號登月艙飛行員哈里森·施密特正在用可調節的采樣勺探索月球。 但是,更危險的或許是輻射。不像我們的地球,月球上沒有磁場可以阻擋輻射。考利說:「如果當時沒有發生主要的太陽活動,那情況可能還算好的。但是一旦發生太陽耀斑或日冕物質拋射時,你會暴露在高輻射之下,這會嚴重威脅你的健康。」(根據NASA的說法,太陽耀斑和日冕物質拋射均為釋放大量能量粒子和磁性粒子,但釋放的粒子類型、事件持續的時間以及輻射在太空中穿越的方式都有所不同。) 由於你的肌肉和心血管系統需要在低重力環境下運動,這類任務對耐力訓練也有極高要求。考利說:「你可能需要派一名具有超馬拉松體能水平的太空人去完成這項任務。」 最後,考利表示,一個人在一天當中能夠以最快速度行走的時間可能也就三到四個小時。所以,假如一個人每天以每小時5千米的速度行走四小時,同時假設他的行走路線也沒有受到隕石坑的太多干擾,並且他也解決了溫度變化和輻射的挑戰,那麼他環游月球一周仍然大概需要547天,將近一年半的時間。 然而,考利說,人類至少要等到本世紀三十年代末或四十年代初,才有可能擁有完成這項壯舉的技術或設備。「沒有哪個太空機構會支持這樣的任務。但是,也許某個異想天開的億萬富翁會想嘗試一下,並付諸實踐。」(勻琳)來源:cnBeta

【台南】外太空散步! 七股「火星鹽田」景色超奇幻 IG搶拍美翻「粉紅泡泡」

日前中南部久旱不雨,雖然引發缺水問題,卻反而也讓台南七股已經不使用的鹽田化身超夯網美點,大家搶著趁美景還在,拍照上傳社群軟體曬一波~ ▼這是位於台南七股,一處已經沒有在使用的鹽田;過去這裡曾是曬鹽場,如今已不再引進海水,再加上中南部日前久旱,經陽光長期曝曬後水分蒸發,鹵水中的微量元素形成結晶,才會顯現出「火星鹽田」的奇特景象。 https://www.instagram.com/p/CNvAVZdsfyt (圖片來源:@mchangwen|IG) ▼這奇景當然也沒有逃過網美們的法眼,大家搶時間衝去拍出一張張美照,粉嫩的橘紅色澤超級奇幻,又充滿童話般浪漫氛圍~ https://www.instagram.com/p/CN6pIWQMczY (圖片來源:@limia1231|IG) ▼而這一圈圈的凹洞,則據說是「台灣鯛」求偶的傑作,在地上畫出一圈又一圈的鹽圈,真的讓人有種彷彿來到外太空、登陸火星的錯覺。 https://www.instagram.com/p/CNsOgfAH5nN (圖片來源:@heapin963|IG) ▼不過這樣的美景,需要的條件是長時間不下雨、鹽田經過日照長期曝曬才能形成,下過一場雨後很可能就看不到了,因此也算是某種程度的「期間限定」美景。 https://www.instagram.com/p/CN7S73ZHFW8 (圖片來源:@eva_chiu0307|IG) 【頂山鹽灘地】 地點:台南市七股區(頂山國小周邊) 雖然景色很美,但還是希望梅雨季能趕快到來,一解中南部的缺水問題呀~ 來源:Instagram來源:TripGo旅行趣wwwallother

搭乘美國載人「龍」飛船的4名太空人抵達國際空間站

美東時間4月24日上午7時05分,搭乘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載人「龍」飛船的4名太空人抵達國際空間站。這是有史以來首次使用回收的載人飛船完成航天飛行任務。據美國宇航局(NASA)官網報導,23日上午5時49分 ,載人「龍」飛船由「獵鷹9」號火箭從位於佛羅里達州的甘迺迪航天中心39號發射台發射升空並送入地球軌道。 在軌道上飛行約23.5小時後,飛船於24日上午5時08分與國際空間站自動對接。對接時,飛船在印度洋上空264英里處。 完成對接約2小時後,執行本次任務的太空人進入空間站,他們將在那裡停留6個月,進行科學研究和設施維護工作,並計劃於10月31日前返回地球。 這艘被命名為「奮進」號的載人「龍」飛船曾於2020年5月搭載2名美國太空人前往國際空間站,執行SpaceX的商業載人測試任務(Demo-2),同年8月返回地球。 為實現回收飛船的二次使用,SpaceX更換了飛船上的一些閥門和熱屏蔽,並安裝了新的降落傘。 在迎來最新一批太空人時,空間站的人數達到11人(包括「遠征65」任務的3名太空人),他們將共度約5天時間。國際空間站的最大客容量為6名太空人。 值得一提的是,「奮進」號與空間站完成對接後,意味著有兩艘商業載人「龍」飛船同時停靠於空間站,另一艘飛船是於2020年11月執行SpaceX首次商業載人飛行任務(Crew-1)時抵達空間站。這艘飛船將於下周三(28日)搭載執行「Crew-1」任務的4名太空人返回地球。 另據科技網站「空間」報導,23日下午1時許,在前往國際空間站的途中,「奮進」號上的太空人接到警報,飛船不遠處有一塊太空碎片。為應對緊急情況 ,全員穿上太空衣。20分鍾後警報解除,飛船未與碎片相遇。 該媒體稱,多年來,一些航天飛行器偶爾會與太空垃圾發生近距離接觸,飛行器會移動位置以躲避這些垃圾。本周,歐洲航天局(ESA) 在第8屆歐洲空間碎片會議上表示,根據該機構的估計,目前地球軌道上有1.28億個直徑大於一毫米的物體,航天飛行器在地球軌道上以每小時數萬公里的速度飛行時,與直徑極小的物體相撞也會造成嚴重後果。 來源:cnBeta

NOAA衛星從太空捕捉到遠東地區焚燒秸稈的場景

中國東北部和俄羅斯東部的許多農民用火來清理田地,為播種做好准備。黑龍江省每年有數百萬公頃的玉米、水稻和豆類播種和採收,中國東北部的這個省份是該國最重要的糧食生產地區之一。對於許多黑龍江省的農民來說,種植今年作物的第一步是燒掉去年植物的剩餘部分,以清除田地中的雜物,為第二年五月份的種植做好准備。 這種做法時常會帶來煙霧彌漫的天空,正如NOAA-NASA Suomi NPP衛星上的可見光紅外成像輻射套件(VIIRS)的自然色衛星圖像所示。在整個春天,VIIRS檢測到大量與火有關的 "熱點"。這些熱點在上面的圖像中顯示為紅色和橙色。 VIIRS在2021年3月中旬開始探測到該地區的零星火災活動,一旦天氣變暖,雪層就會融化。然後在4月中旬,火苗的數量急劇上升,特別是在哈爾濱周圍,因為春季的秸稈燃燒季節達到了高峰。 這個地區的大多數秸稈焚燒曾經發生在秋季,但幾年來收集的衛星觀測結果顯示,自2015年以來,有一個向春季點火的明顯轉變。那一年,地方當局頒布了秋季秸稈焚燒限制,這是其限制空氣污染的努力之一,當地還開始鼓勵農民為剩餘的秸稈尋找其他用途。根據最近的一項研究,黑龍江的大多數農作物火災現在發生在3月和4月,這一變化與該地區火災造成的溫室氣體和顆粒物污染的總體排放量減少相吻合。 焚燒秸稈活動並不限於中國,在邊界另一邊的俄羅斯,田地里的火苗許多可能是由農民出於類似的原因點燃的,這在阿穆爾河沿岸也很常見。在一些地區,包括海參崴附近,俄羅斯當局和新聞媒體報導了大量的草地和森林火情。雖然其中一些可能是從農地用火開始,然後蔓延到森林,但俄羅斯當局指出,人類活動的組合,包括從戶外烹飪到隨便亂丟的菸頭都有可能引發難以收拾的野火。來源:cnBeta

《太空指揮官:戰爭和貿易》將登NS 不再是免費制

太空模擬類是非常流行的一種遊戲類型,特別是在PC平台上。而到了今年5月13日的時候,NS平台就會出現一款新的太空模擬類遊戲了。 《太空指揮官:戰爭和貿易》(Space Commander: War and Trade)是由Home Net Games開發的遊戲作品,將由7Levels發行到NS平台上。在遊戲中,玩家可以選擇一條職業道路,打造自己的艦隊,成為銀河系中具有統治力量的一支部隊。 《太空指揮官:戰爭和貿易》主打終極單人太空模擬體驗,提供多種職業路線,具有吸引力的玩法機制,多樣化的任務,玩家可以在真實的沙盒RPG體驗中參與精彩的太空戰鬥。 玩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在遊戲中選擇走安全穩妥的行腳商人生涯,也可以選擇榮耀無限的動作型星際游騎兵生涯,另外還有高風險高收益的太空海盜生涯。不論玩家作何選擇,都需要從行動中收集聲望點數,參與最具挑戰性同時也是收益最高的任務。 《太空指揮官:戰爭和貿易》之前已經登陸了PC與手遊平台,作為一款免費遊戲,並未受到太多玩家的歡迎。但NS上本作並不會採取免費制,售價為9.99美元,希望在定價機制改變之後,本作能夠去掉氪金致勝這樣的機制。 NS版預告片: 來源:3DMGAME

對手:馬斯克星鏈項目風險太大 危及太空和環境安全

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旗下太空公司SpaceX正在加速構建「星鏈」衛星網際網路服務,並在這個領域占據了主導地位。但由此也促使其競爭對手、監管機構和專家組成反對聯盟,他們認為馬斯克正在建立近乎壟斷的地位,威脅太空和環境安全。 「先發射後升級」以搶占軌道空間 SpaceX被允許將大約12000顆星鏈衛星送入軌道,向地球上的每個角落提供超高速網際網路。此外,該公司已經在尋求發射另外3萬顆衛星的許可。現在,Viasat、OneWeb、Hughes Network Systems以及波音等競爭對手,正在美國和歐洲的監管機構面前挑戰星鏈掀起的太空競賽。這些人抱怨說,馬斯克的衛星網絡屏蔽了他們設備的信號,並對他們的衛星網際網路項目造成了實質性威脅。 星鏈網際網路服務目前仍處於Beta測試階段,但它已經擾亂了這個行業,甚至促使歐盟開發了與之競爭的空基網際網路項目,該項目將於今年年底公布。批評者的主要論點是,馬斯克的「先發射、後升級」戰略讓他將速度置於質量之上,在地球本已擁擠的軌道上塞滿了大量微型衛星,這些衛星在發射後可能需要修復。 SpaceX競爭對手OneWeb的政府事務主管克里斯·麥克勞克林(Chris McLaughlin)表示:「SpaceX在太空領域採取了類似特斯拉、雄心勃勃的做法:它們先是發射衛星,然後再對其進行升級和修理,甚至完全更換它們。而我們的每顆衛星都像是在精心打磨一輛福特Focus,對其進行嚴格測試,保證正常工作。」 SpaceX在2019年承認,首批發射的衛星中約有5%失敗。在這個過程中,它們會逐漸落回地球,並在大氣層中燒毀。2020年11月,哈佛-史密森天體物理中心的天體物理學家喬納森·麥克道爾(Jonathan McDowell)計算出,星鏈衛星的失敗率接近3%。麥克道爾說,自那以來,SpaceX大幅改進了星鏈衛星的設計,目前故障率低於1%,而且還在進一步改進。 但麥克道爾表示,即使不斷改進並降低故障率,鑒於SpaceX將運行如此多的衛星,這也意味著軌道安全面臨相對較高的威脅,因為衛星發生碰撞的幾率激增。他說:「SpaceX顯然在不斷改進星鏈衛星設計,但這是他們正在做的、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事情,現在還不清楚他們是否能夠管理好最終的空基衛星網絡。」 SpaceX在地球的低軌道上運行著1300多顆星鏈衛星,而且每月還在增加大約120顆。SpaceX發射的衛星數量現在有望超過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發射的衛星總數,即大約9000顆。軌道空間是有限的,目前缺乏普遍的監管意味著公司可以在「先到先得」的基礎上部署衛星。馬斯克有望獲得大部分自由軌道的所有權,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與諸多競爭對手不同的是,他擁有自己的運載火箭。 衛星故障率太高 防撞機制太差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將決定是否批准SpaceX修改許可證的請求,允許其更多的衛星在較低海拔(550公里)的軌道上運行。如果獲得批准,競爭對手的衛星將必須繞過星鏈衛星,才能部署自己的衛星網絡。 其他太空公司已經要求FCC對SpaceX施加限制,包括要求其將衛星故障率降低到千分之一,並在確保不阻礙在其上方軌道上運行的其他衛星傳輸數據的同時,提高防撞能力。 Viasat創始人兼執行主席馬克·丹克伯格(Mark Dankberg)表示:「你應該擁有更少的衛星,同時加強它們的能力。」丹克伯格早些時候警告馬斯克稱,SpaceX對軌道交通構成了威脅。馬斯克在Twitter上對此發表了評論:「這更像是星鏈對Viasat的利潤『構成了威脅』。」 波音公司發言人說:「全球一致的標准和充滿競爭的環境,對於維持安全和可持續的軌道環境至關重要。」波音也在FCC挑戰SpaceX,反對其修改許可證。 在星鏈網絡運行的太空區域,其衛星以每小時28968公里的速度繞地球運行。任何碰撞都可能產生高速碎片,使軌道數年內無法使用。競爭對手說,星鏈衛星的機動性較低,這意味著當出現碰撞威脅時,其他公司的衛星必須採取規避行動。 據OneWeb和美國太空司令部稱,星鏈衛星在過去兩年中曾兩次險些與其他衛星相撞,包括4月2日迫使OneWeb運營的衛星進行規避。 馬斯克宣稱其衛星配備了AI驅動的自動防撞系統。但據OneWeb的麥克勞克林說,當星鏈衛星距離其衛星不到60米遠時,該系統不得不關閉。 麥克勞克林還說,當OneWeb聯繫到星鏈的工程師時,他們承認無法做任何事情來避免碰撞,並關閉了防撞系統,這樣OneWeb就可以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繞過星鏈衛星。星鏈還沒有透露他們的AI防撞系統細節。天體物理學家麥克道爾說,當人們不清楚這樣的系統使用什麼數據時,很難信任它。 據運營歐盟衛星的歐洲航天局稱,2019年末也發生了類似的事件,當時一顆星鏈衛星與一顆歐盟氣象衛星幾近相撞。該機構表示,它只能通過電子郵件聯繫到星鏈,但後者稱他們不會採取任何行動,因此歐盟工程師不得不啟動避撞程序。 空基網際網路領域競爭加劇  近地軌道上的寬帶衛星網絡越來越多:亞馬遜的Project Kuiper計劃發射3200顆衛星,OneWeb計劃發射約700顆衛星,加拿大Telesat希望發射約300顆衛星。一位歐盟官員表示,擁有可以向地球發射寬帶網際網路的衛星網絡是歐盟的戰略優先事項,預計其將很快公布公私合作路線圖,在今年年底前創建價值約60億歐元(合72億美元)的寬帶衛星網絡。 太空安全專家表示,衛星網絡的數量增加意味著需要更多的監管,以避免潛在的災難。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航空航天工程與工程力學系副教授莫里巴·賈(Moriba Jah)說:「這是一場爭分奪秒的競賽,目的是把盡可能多的東西發射到太空,以爭奪軌道上的地產。馬斯克只是在做合法的事,但合法並不一定是安全或可持續的。」 盡管如此,大多數政府都歡迎衛星寬帶網絡的出現,認為這是建設寬帶網絡的一種更便宜、更快的選擇。在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領先的電信運營商德國電信最近表示願意加入星鏈項目。該公司執行長蒂莫特烏斯·赫特赫斯(Timotheus Höttges)在1月份表示:「我非常欽佩馬斯克和他的想法。」(小小)來源:cnBeta

Wegame遊戲之夜 《深空木星戰紀》新預告 快節奏高機動性太空作戰

在今晚的WeGame遊戲之夜發布會上,《深空木星戰紀》公布了新預告,遊戲將於今晚在WeGame開啟試玩,試玩時長約一小時。 預告: WeGame商店頁面>> Steams商店頁面>> 《深空:木星戰紀》是一款強調快節奏高機動性作戰的太空飛行射擊類遊戲。在遊戲中玩家能夠駕駛各種科幻風格的戰機與外星勢力進行戰鬥。本遊戲基於關卡任務的方式來進行,不同的關卡任務會包含多樣的玩法主題。 隨著遊戲的深入玩家能夠通過戰鬥積攢資源來解鎖新的戰機,並對其進行武器和戰機主要部件進行DIY。本遊戲突出飛行的操作手感和射擊時候的各種火爆表現,同時又繼承了空戰狗斗類遊戲的爽快刺激。 視頻畫面: 來源:遊民星空

SpaceX首次重復使用載人「龍」飛船成功發射太空人

SpaceX公司在周五上午順利起飛並在軌道上交付其載人「龍」飛船後,又一次成功完成了載人航天任務。載人「龍」飛船Crew-2任務於美國東部時間上午5:49(東部時間上午2:49)搭乘獵鷹9號火箭從佛羅里達的卡納維拉爾角起飛。 飛船上有四名太空人,包括NASA的Megan McArthur和Shane Kimbrough,以及JAXA的Akihiko Hoshide和ESA的Thomas Pesquet。 這是繼去年Crew-1任務之後,SpaceX為美國宇航局執行的第二次正式太空人運輸任務。與Crew-1不同的是,Crew-2包括使用太空飛行器系統中的兩個重新飛行的部件,包括在Crew-1發射中使用的第一級助推器,以及用於SpaceX有史以來第一次載人航天飛行的Dragon太空艙,這是其為NASA進行的太空飛行器認證項目的最後一次演示任務,它將Bob Behnken(附帶說明:這次任務的飛行員McArthur是Behnken的妻子)和Doug Hurley送到了國際空間站。 SpaceX將使用重新飛行的組件描述為實際上比使用新部件更安全,執行長馬斯克在周四晚上與XPRIZE的Peter Diamandis談話時指出:"通常你不會想參加飛機出廠時的首飛"。 現在,載人「龍」飛船已進入目標轉移軌道,它將前往與空間站會合,這將需要不到24小時。它將在明天清晨與空間站對接,連接到本月早些時候空間站清理出來的太空飛行器連接塢。 這次發射還包括對助推器的回收嘗試,使用SpaceX的無人機著陸台在海上著陸,回收工作也非常順利完成。這意味著這個已經飛過兩組不同的人類太空人的助推器,在整修後可以用來繼續飛。 SpaceX與NASA的商業乘員計劃仍然是該機構在研究和太空探索任務中與更多私營公司合作的關鍵成功案例。NASA最近還邀請SpaceX為其Artemis計劃開發人類登陸系統,該計劃將自阿波羅計劃以來首次將人類送回月球,並將使用SpaceX的Starship太空飛行器。對於SpaceX的載人航天計劃,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將是其完全由自行付費的私人公民組成的任務的首次飛行,目前定於今年秋天進行。 來源:cnBeta

外太空槍斗術 《環形子彈》現已開啟搶先體驗

平台射擊遊戲《環形子彈》(Orbital Bullet)現已於Steam平台正式開啟搶先體驗,國區售價43元,支持官方中文。 《環形子彈》是一款Rogue-lite快節奏360°平台動作遊戲,所有的戰鬥都在循環場景中展開,玩家發射的每個子彈都會因為不同的初始速度在星球表面實現不同的飛行狀態,有的子彈甚至可以繞場一圈飛回身後!用狙擊一槍打爆敵人的後腦勺,或者用超級霰彈槍把敵人炸的粉身碎骨,一切皆有可能! 《環形子彈》融合了Rougelike、武器技能樹與槍斗術三種機制。遊戲有著豐富的Rouge要素,在搶先體驗版本中已經實現了近十種不同的場景類型,並且玩家可以自定義技能樹,創造出完全屬於自己的武器技能樹。同時,遊戲中還有豐富的武器系統——不同武器對應著不同的子彈飛行方式,合理的解鎖節奏使得每一次開局都有截然不同的體驗。 《環形子彈》憑借獨特的玩法創意曾榮獲諸多獎項,包括GermanDevDays的「最佳創意原型獎」,Deutscher Entwicklerpreis 2019的「原型青蘋果獎」第二名,以及GDC 2020「最佳學生遊戲獎」提名。 來源:3DMGAME

歐空局專家展示如何採取行動來躲避太空碎片 以保證衛星安全

據媒體報導,盡管在技術和了解太空環境方面取得了進展,但在歐洲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太空碎片會議上,人們發現有必要大幅提高應用擬議措施的速度,以減少碎片的產生。我們的星球被太空飛行器所包圍,它們幫助我們研究不斷變化的氣候,在災難發生後拯救生命,提供全球通信和導航服務,並幫助我們回答重要的科學問題。 但是這些衛星面臨著風險。太空物體之間的意外碰撞會產生巨大的快速移動的碎片雲,這些碎片會擴散並損壞更多的衛星,產生連帶效應。 在這個動畫中,我們可以了解到,在收到一顆正在運行的衛星和一塊太空碎片可能發生碰撞的警報後,歐空局位於德國達姆施塔特的歐洲空間作業中心的團隊是如何採取行動來保證衛星安全的。當警報響起時,歐空局的專家們確定碰撞的風險,並計劃採取避免碰撞的機動措施,在必要時可以使衛星脫離危險。 對這塊太空碎片的額外觀察有助於團隊更好地了解其路徑和碰撞的風險。如果這種風險仍然太高(通常是萬分之一),就會進行計劃的機動,暫時改變衛星的軌道,直到威脅過去。每一次演習都是有代價的。它們需要技巧和時間來計劃,花費寶貴的燃料--縮短任務的壽命--並且經常需要暫時關閉儀器,使它們無法收集重要的數據。 避免碰撞的成本 太空可能看起來是一個空曠、廣闊的地方,但地球軌道上的衛星面臨著不斷的碰撞風險--例如與其他衛星或者與碎片相撞。現在,在擁擠的軌道上,太空飛行器的操作者將他們的任務轉移到危險的方式之外,這已是常規做法。事實上,在歐空局,每個飛行任務每年平均進行兩次 "避免碰撞機動"。這些演習的成本很高。在地面上花費數小時監測天空,計算風險,並計劃機動,更不用說在儀器關閉時花費的額外燃料和錯過的科學和數據。 雖然大多數警報最終不需要採取規避行動,但警報的數量正在迅速增加。每周已經發布了數百個。一些公司已經開始向低地球軌道發射大型星座,以提供全球網際網路接入。它們有很大的好處,但如果我們不改變我們的行為,可能會成為巨大破壞的來源。 在短短幾年內,我們目前在太空中避免碰撞的方法將不再足夠。為了保障人類為後代繼續進入太空,歐空局正在開發自動避免碰撞系統的技術。來源:cnBeta

NASA太空人:我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在太空中看到任何獨角獸

據媒體CNET報導,周四一位年輕的太空迷向國際空間站上的一群太空人詢問了一個關鍵話題。「我一直在尋找地球上的獨角獸,但你們在太空中見過它們嗎?」這個5歲的孩子問道。 這個問題引發了太空人們的微笑,他們目前正在國際空間站上執行任務。美國宇航局(NASA)太空人Mike Hopkins 在回答這個問題時說:「到目前為止,答案是否定的,我們在這里沒有看到任何獨角獸,但我們會繼續尋找。」 歌手兼作曲家肖恩·蒙德茲周四主持了NASA的「 Connected by Earth」太空人問答活動,以慶祝世界地球日。參與活動的有目前停留在國際空間站上的NASA太空人Mark Vande Hei、Victor Glover、Shannon Walker和Hopkins,以及 JAXA的Soichi Noguchi。 Hopkins對在地球上尋找獨角獸有很好的建議。他建議做一些雲觀察,並尋找天空中的獨角獸形狀。 雖然太空人沒有看到任何神話中的獨角獸在銀河系中馳騁,但哈勃太空望遠鏡早在2017年就成功捕捉到了M20恆星形成的三葉星雲(Trifid Nebula)的相當好的景色。不需要太多的想像力就能看到一個獨角獸般的形狀從氣體和塵埃雲中出現。來源:cnBeta

打破紀錄:科學家用九架太空望遠鏡觀測了比鄰星猛烈耀斑

據外媒報導,一個天文學家團隊發現了一個來自太陽最近的鄰居--比鄰星(Proxima Centauri)的極端爆發或耀斑。他們的研究成果已發表在《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Letters》上,它將有助於指導尋找太陽系以外的生命。 比鄰星是一顆「紅矮星」,質量約為太陽的八分之一,距離太陽系中心僅4光年,擁有至少兩顆行星,其中一顆可能看起來像地球。 在一項歷時數月的全球活動中,研究人員通過九架地面和太空望遠鏡觀測了比鄰星。他們在2019年5月1日捕捉到了這一極端耀斑,然後使用5架望遠鏡對其時間和能量展開了前所未有的追蹤。 這項研究的成員之一Meredith MacGregor表示:「這顆恆星在幾秒鍾的紫外線波長內可以從正常亮度增加到1.4萬倍。」 當恆星的磁場發生變化從而導致電子加速到接近光的速度時就會發生恆星耀斑。加速的電子跟高電荷等離子體相互作用,而構成了恆星大部分的高電荷等離子體導致了一次爆發進而產生了橫跨整個電磁光譜的輻射。 「比鄰星的年齡跟太陽相似,因此數十億年來它一直在用高能耀斑爆炸它的行星,」另一位研究人員Alycia Weinberger表示,「用多個觀測站研究這些極端耀斑讓我們了解它的行星經歷了什麼以及它們可能是如何變化的。」 跟許多紅矮星一樣,比鄰星非常活躍。紅矮星是銀河系中最常見的恆星,也是數千顆已知系外行星的所在地。 MacGregor說道:「如果這顆距離比鄰星最近的行星上有生命存在的話,那麼它的樣子一定跟地球上的任何東西都不一樣。在這個星球上的人類將會經歷一段糟糕的時光。」 為了了解比鄰星有多少耀斑,研究人員完成了一項天體物理學領域的壯舉:在2019年的幾個月時間里,他們用9台不同的儀器對著這顆恆星觀測了40個小時。這些眼睛包括位於智利卡耐基的拉斯坎帕納斯天文台的杜邦望遠鏡、哈勃太空望遠鏡、阿塔卡瑪大型毫米陣列(ALMA)及NASA的凌日系外行星勘測衛星(TESS)。其中5個記錄了來自比鄰星的5月1日大規模耀斑,其捕捉到了該事件產生的廣譜輻射。這標志著天文學家首次看到這種多波長的恆星耀斑。通常情況下,能通過兩台儀器進行觀測就被認為是幸運的。 Weinberger表示,現在他們已經知道,這些不同的天文台在不同的波長運行下可以看到同樣快速、高能的脈沖。 這項技術提供了星系中任何恆星耀斑的最深入解剖之一。雖然它沒有產生大量的可見光,但它卻產生了大量的紫外線和無線電輻射,即「毫米」輻射。這些信號可以幫助研究人員收集更多關於恆星如何產生耀斑的信息。另外它們還表明太陽的「隔壁」鄰居可能會帶來更多的驚喜。 MacGregor總結道:「未來可能會有更多奇怪類型的耀斑,它們會展示出我們以前從未想過的不同類型的物理現象。」來源:cnBeta

毅力號首次製造「火星氧氣」:僅5克 太空人可呼吸10分鍾

目前,美國宇航局「毅力號」火星車獲得一項重大突破,該火星車機載的烤箱大小實驗儀器「火星氧氣原位資源利用實驗(MOXIE)」能夠製造「火星氧氣」,將火星稀薄、富含二氧化碳的大氣轉化為氧氣,盡管當前MOXIE的首次氧氣產量相當有限——大約5克,相當於太空人10分鍾可呼吸氧氣,但專家預計MOXIE可實現每小時10克氧氣的產量。 毅力號火星車首次製造氧氣的時間是4月20日,這是該火星車自2月18日著陸火星以來第60個火星日。雖然這項技術演示才剛開始,但它具有深遠意義,將為科幻小說情節變成科學事實奠定基礎,這意味著在火星上可以隔離和儲存氧氣,為火箭提供動力,使太空人順利離開火星表面,更重要的是,該裝置可能為太空人提供可呼吸的富氧空氣。 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的技術人員將火星氧氣原位資源利用實驗(MOXIE)儀器放入毅力號火星車腹部。 美國宇航局空間技術任務理事會(STMD)副主管吉姆·羅伊特稱,這是在火星上將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的關鍵環節第一步,MOXIE實驗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這是一項充滿希望的技術演示,因為我們正朝著未來有一天能在火星上看到人類的目標大步邁進!氧氣不僅能提供人類正常呼吸,火箭推進劑也主要依賴於氧氣,未來的太空探險者可以依靠火星上製造的氧氣作為火箭推進劑順利回家。 MOXIE實驗首席研究員、麻省理工學院海斯塔克天文台的麥可·赫克特說:「對於火箭或者太空人而言,氧氣是太空探索的關鍵環節。」 經過2小時的設備預熱後,MOXIE開始以每小時6克的速度製造氧氣。為了評估儀器的生產狀態,在運行過程中(被標記為「當前掃描」)減少了兩次。運行1小時後,產生的氧氣總量約為5.4克,這足以維持太空人大約10分鍾的正常呼吸。 為了點燃火箭燃料,火箭必須以自身重量來計算需要多少氧氣作為推進劑,在未來的太空任務中,4名太空人離開火星表面將需要大約7噸火箭燃料和25噸氧氣,相比之下,在火星表面生活和工作的太空人日常需要的氧氣則很少,赫克特說:「在火星表面生活1年的太空人可能消耗1噸氧氣。」 然而,如果將25噸氧氣從地球運送到火星將是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但從地球運輸一個1噸重的大型氧氣轉換器——未來新型更大、功能更強的MOXIE後衍產品,將更加經濟實用地製造25噸「火星氧氣」。 據悉,火星大氣96%成分是二氧化碳,MOXIE的工作原理是將氧原子從二氧化碳分子中分離出來,二氧化碳分子由一個碳原子和兩個氧原子構成,提取氧氣的過程中將生成一氧化碳副產物,它將排放到火星大氣之中。 圖解MOXIE的內部結構組件,MOXIE的工作原理是將氧原子從二氧化碳分子中分離出來,二氧化碳分子由一個碳原子和兩個氧原子構成,提取氧氣的過程中將生成一氧化碳副產物,它將排放到火星大氣之中。 據悉,氧氣轉換過程中需要很高的熱量,MOXIE實驗需要達到大約800攝氏度,為了適應該條件,MOXIE實驗元件是由耐熱材料製造,其中包括:3D列印的鎳合金部件,可以加熱或者冷卻流經部件的氣體,以及一種有助於保持熱量的輕質氣凝膠。「毅力號」火星車外部有一層薄薄的金色塗層,可以反射紅外線熱量,防止它向外輻射,並可能損壞火星車的其他部分。 在首次氧氣提取操作中,MOXIE的氧氣產量非常有限,僅製造大約5克,這相當於太空人10分鍾的可呼吸氧氣量,預計該裝置正常運行可每小時製造10克氧氣。預計毅力號火星車在未來1個火星年(相當於地球兩年時間)還將製造9次氧氣。 MOXIE制氧過程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將檢查並描述儀器功能,第二階段將在不同大氣條件下運行儀器,例如:不同的時間和季節;第三階段將進行一些「極限挑戰」,例如:嘗試新的操作模式,或者在三種或者三種以上不同溫度下進行對比操作。 美國宇航局空間技術任務理事會技術演示總監特魯迪·科爾特斯稱,MOXIE不僅是第一個地外星球製造氧氣的儀器,它還是幫助人類在未來任務中實現「陸地生存」的首個技術,它將利用另一顆星球的環境元素,該過程也被稱為原地資源利用,未來我們可以將火星表面風化層、大氣,轉化為人類可用的火箭推進劑、人類可呼吸的空氣、或者氧與氫結合形成飲用水。(葉傾城)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