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小島秀夫

Tag: 小島秀夫

Mega64重現《龍珠Z》元氣彈名場景 G胖、小島秀夫等參演

YouTube主Mega64發布了新一期整活視頻:重現《龍珠Z》魔人布歐篇孫悟空集合全人類的元氣彈名場景,Mega64找來了世界各地的朋友協助拍攝,其中包括了一眾遊戲界的知名人物,例如:G胖、小島秀夫、神谷英樹、坂口博信、噴神等等,可謂是排面拉滿。 視頻: 截圖: 來源:3DMGAME

部分媒體散布小島秀夫槍殺安倍謠言 小島:考慮用法律維權

小島秀夫的工作室小島工作室,通過推特發布了對於假新聞造成的名譽損毀,將通過法律措施維權的消息。 在前不久安倍晉三在街頭演講中遭槍擊身亡。有不過媒體在報導這件事的時候,稱實施槍擊案的槍手是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法國的政治家Damien Rieu也誤認為該報導屬實,並進行了傳播。 對此Kojima Productions稱:對於散布虛假信息的行為表示強烈抗議。公司不會容忍這種侵犯名譽權的行為。今後將視情況,採用法律措施進行維權。來源:動漫之家

小島秀夫曾想在遊戲中加入企業廣告以降低遊戲價格

小島秀夫作為全球最知名的遊戲製作人之一,他的理念一直很超前,前段時間他分享自己在10年就提出了「跨平台遊玩功能」但科樂美高層不理解。近日,他又分享了以前的一個想法,就是在遊戲中植入廣告,並利用廣告的收益,降低遊戲本身的價格。 據悉,小島秀夫打算在2006年登錄 任天堂NDS 的《我們的太陽DS 少年加戈與薩巴塔》這款遊戲的螢幕上方放置「企業廣告」,這樣產生的收益幾乎能與包裝商品的費用相當,從而降低遊戲本身的價格。但最後他放棄了,因為當時的支持者很少,而需要克服的問題很多。小島秀夫表示,現在這種做法可不少見。 最後,他們將NDS的上螢幕設置成「偽太陽」,上屏中的夕陽、朝日、曙光、夜晚、雷雨、彩虹等天氣都會對下螢幕遊戲的動作產生影響。 目前,小島秀夫正在製作一款名為《Overdose》的恐怖遊戲,據說有些《P.T.》的味道。 來源:遊俠網

二刷《銀翼殺手》後,20齣頭的小島秀夫曾製作這樣一款遊戲

*本文系游研社六周年徵文入圍作品。 序  1986年4月26日凌晨-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烏克蘭基輔州-普里皮亞季市南部車諾比核電站 因為人為操作的失誤,上升的高溫導致4號反應堆的堆芯融毀,隨後發生了劇烈的大爆炸,數百噸夾雜著高放射性的物質被爆炸拋灑出去,並隨風迅速擴散。一時間幽藍色美麗又詭異的光芒出現在了核電站上空。 事故發生後,在前蘇聯政府的全力組織搶救和無數無名英雄的犧牲奉獻下,放射線物質的泄露得到了控制。但整個事件依然給前蘇聯帶來了深遠的影響:萬餘人死亡、30餘萬人被迫離開家園,60萬人遭到了核輻射,國民經濟損失更是高達兩千億美元之巨。 如今塵埃落定,回顧當時最危險的那一刻,泄漏的輻射物曾經一度將整個歐洲推向毀滅的邊緣。事後推算模擬,爆炸瞬間有約500噸的核燃料化為煙塵進入了大氣,塵埃隨大氣迅速擴散到了前蘇聯最富饒的西部地區、東西歐、斯堪地那維亞半島、英倫三島甚至是北美東部地區,半個世界籠罩在核污染的陰霾之下。假如,當時前蘇聯政府沒有成功阻止核物質泄漏,整個歐洲被污染,我們所處的世界又 會變成什麼樣子? 時隔2年後的1988年,科樂美(KONAMI)公司推出了一款面向PC88電腦平台的文字冒險類遊戲《SNATCHER》(中文通譯為《掠奪者》),就以車諾比事件為原型,不僅「預言」了前蘇聯的衰亡;還以文字和圖像為畫筆、豐富的想像力為色彩,勾勒出了一幅驚心動魄又引人入勝的探案追兇畫卷。遊戲的製作人小島秀夫,那一年才26歲。 壹 -小島秀夫- 日式PC MSX2上發行的《METAL GEAR》,潛龍諜影系列的起點之作,當年日版MSX2上銷量最好的遊戲,占據銷量前20的MSX2遊戲越榜單長達5個月 1987年MSX2版《METAL GEAR》(以下簡稱M.G)正式發售後,卸下了《M.G》項目的小島只休息了一周的時間,就馬上投入到了新企劃《JUNKER》的工作中去。之後他甚至通過自學自行開發出了一套初級腳本引擎,這樣就可以根據自己的想法來控制遊戲的節奏和敘事,從而從程式設計師那裡奪過遊戲的控制權。 自他入職公司,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新人遊戲策劃提拔為遊戲監督,還不到2年時間。能夠如火箭一般的提升,除了幸運地遇到了自己伯樂,松井直樹,這位科樂美開發3部的老前輩外,也和小島自身優秀的能力和努力拚搏是分不開的。這位在工作中精力旺盛,有著拚命三郎精神的小伙子,生長在一個普通日本雙職工的工薪階層家中,成長於日本經濟高速發展時期。幼年時由於父親工作的原因,小島常轉校,交不了穩定朋友的他性格日漸內向,呆在家裡看電視反倒成為了他打發時間的手段。此外受父親的影響,小島從小就受到了西方工業電影的薰陶,電影中的故事情節、鏡頭調度,催生了他對文學的熱愛和拍攝電影的渴望。可惜因為家庭因素,小島大學時並沒有進入想進入的專業。大學畢業後來到了科樂美公司,擔任遊戲策劃。入職的第二年就交出了《M.G》這份耀眼的答卷。 中國有句老話,是金子總會發光的。MSX2版《M.G》的成功讓公司看到了這位新人的價值。小島也從遊戲策劃提拔到了監督的位置。而下一部作品,小島在腦海里醞釀已久,並最終成為了賽博朋克遊戲發展史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貳 -賽博朋克- 賽博朋克的原文CYBERPUNK,是由Cybernetics和Punk兩個單詞所構成的生造詞。Cybernetics表示與信息控制技術相關,而Punk指朋克搖滾,意指反抗精神。創造這個詞的人貝魯斯·貝斯克說,那原本只是一個寫給青少年黑客的文章標題。最後卻在不經意間成為了一種現代科幻體系的稱謂,它代表了一種異樣化的未來人類社會形態,高科技與低生活,階層分明,沖突和差異無處不在。除了視覺奇觀上的魅力,賽博朋克的內核在於對人類社會諸多方面的反思與關注,始終在探討著科技的泛濫、資本的無限擴張對於人類社會可能會帶來的危害,並反思著現實社會中人文情懷的喪失和倫理道德的下滑。不過撇開這些深層次的內核,賽博朋克所描繪出的奇觀化都市景象是才是首先吸引人注目的地方。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和無處不在的巨大的廣告牌,五湖四海的人群使得城市成為了文化的大熔爐,城市散發著糜爛的犯罪氣息,但同時又令人心馳神往。這些列舉的視覺元素都是賽博朋克的經典組成部分。但在作為影像符號為大眾所熟知前,賽博朋克是一個文學上的概念。 賽博朋克的起源,要追述到1960年代,歐美新浪潮科幻文學運動的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這一時期涌現出了一大批如今耳熟能詳的科幻經典作品。如羅伯特·海因萊因的《星船傘兵》、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等等。賽博朋克的文學概念,正是脫胎自這一片文學熱潮。1968年,菲利普·迪克的短篇科幻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問世,為賽博朋克勾勒出了大致的框架,奠定了基礎。 刊登於西方先鋒漫畫雜志《金屬狂嘯 METAL Hurlant》上的《無盡的明日The Long Tomorrow》 1975年,法國漫畫家墨比斯創作的一部科幻漫畫《無盡的明日》里, 想像力驚人的大師描繪出了一副混亂不堪的未來都市,一座座高大的建築物在城市間聳立,城市居民之間形成了一條條溝渠縱橫的巨大鴻溝。這部作品的設定影響和啟發了很多人。包括雷德利·斯科特、大友克洋和威廉·吉普森等人。1984年,加拿大作家威廉·吉普森的《神經漫遊者》出版發行,這本科幻犯罪題材的小說成為了劃時代的作品,並明確了賽博朋克作為一種體系的界限。賽博朋克作為一種文學概念才定型,之後迅速跨界發展,從文字轉換成圖像和影像。 而在那之前,大眾顯然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一新事物的洗禮。 《銀翼殺手》公映之初的廣泛惡評就可以一見端倪,連《金屬狂嘯》這樣的先鋒雜志都窮盡極惡劣的語言來攻擊這部電影,以致於哈里森·福特一段時間內都羞於談起這部自己主演的作品,但之後當大眾認可和接受了賽博朋克的概念後,《銀翼殺手》電影的口碑才開始逐漸逆轉。 1982年,雷德利·斯科特導演的電影《銀翼殺手》全球公映,喜歡科幻的電影迷小島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並在電影下映前完成了二刷,並將盡可能多的細節記在腦海里。這部電影給了小島相當深刻的印象。他尤其折服於導演創造的那個處於無盡的黑夜和雨天中的2019年的洛杉磯,完全沉迷在其中。小島是如此回憶的: 「和當時很多在影院觀看《銀翼殺手》的人一樣,我被震撼了。與其說是驚異於影片的劇情和主題,不如說是被那種未來感所震撼。盡管片中展現的是一個雜亂無序、混沌一片的世界,卻沒給我帶來不快之感。在所謂的近未來科幻作品中,荒蕪與頹廢是常見的元素,但這部影片卻截然不同,也沒有黑色電影特有的那種寂寞感。倒不如說,《銀翼殺手》的世界洋溢著生命力。從街市與車輛、人們的服飾、廣告牌到小道具,設計都非常合理,所反映的科技水準也不會讓人感到突兀,而且這些元素的相互融合也非常出色,這並不只是將不同地域與國家的要素簡單拼湊,而是將超越時間的文化要素放在一起,讓它們共存。這種和諧是何等的美。就連那些會令人思考生死的陰暗之處,也是如此輝煌。我真想住在這樣一座城市裡。我想要這樣的未來。我想活在片中的世界裡!」 6年之後,小島做出了《SNATCHER》 叄 SNATCHER -THE WORLD- 故事的舞台是一座充滿了賽博朋克風的近未來都市:新神戶市 都市中出現了一種代號「掠奪者」的恐怖生化機器人。為了防止事態的擴大,日本政府封鎖了整座新神戶市,因此這里成為了一座孤島。透過新調入市內的一名JUNKER探員,基里安·希德的視角,圍繞著追查潛伏著的殺人機器人和挖掘自己的身世之謎,展開了一系列驚心動魄的故事 遊戲的設定借鑒了《天外魔花 》《怪形》《銀翼殺手》《終結者》等大量電影作品中的要素,因此遊戲中經常出現對其他作品的致敬的場面和文字信息。但這些埋藏的彩蛋不僅僅局限於小島喜歡的《銀翼殺手》。除了影視文化外,小島也在遊戲中通過文字信息隱晦地表達了對諸多當代流行文化的熱愛。 系統主要採用了菜單指令式的操作界面,而非當時比較普遍的點擊式設計。在遊戲內通過選擇不同指令的選項來觸發和推動劇情,所以遊戲中互動解謎的要素則相對較少。在遊戲的某些場景內,小島還大膽地嘗試融入了射擊模式,玩家在3×3的方格內進行目標射擊,雖然被有些人戲稱為「打地鼠」,但是主程序篠原憲二設計的這套射擊系統還是做得有板有眼,受到敵人的攻擊後玩家會產生相當的硬直,並不是簡單的迷你小遊戲。這套射擊玩法還被小島沿用在了《掠奪者》的精神續作《宇宙騎警》上。 再說說人物。角色如果塑造得好,不僅為故事增色,還能讓玩家對故事能產生共鳴和代入感。《掠奪者》中的幾個主要角色塑造的比較立體:男1號基里安為人輕浮好色,油腔滑調,喜歡吃醋,但在危機時刻總能迎難而上,挺身而出。和基里安搭檔的小機器人METAL GEAR平時除了喜歡吐槽 ,膽子也小,臨事也是一副畏畏縮縮、嚇得邁不動腿的摸樣。不過與由於劇情都是以男主角基里安的第一人稱視角來展開遊戲,其他角色的描寫相對較少,雖然也能從對話中感受其特點,但多少帶點工具人的味道。 遊戲的劇情方面,情節一波三折,有松有馳。反轉的部分也設置了比較巧妙的鋪墊。在緊張懸疑的追兇劇情中穿插了小島式獨有的插科打諢,這既是對劇情節奏的一種調劑,也舒緩了玩家的情緒,增加了正面情緒的回饋。而遊戲中出現的「福利畫面」也成為了今後小島遊戲的一大特色。 遊戲里的演出動畫非常精彩,不過絕大部分的細節依然是體現在對話之中的。因此,想真正玩透這款遊戲,理解遊戲的內涵,玩家還需要認真閱讀遊戲中的所有劇情對話。不過總體來說,除了第一章中段部分選擇會對後續劇情的對話產生少許影響外,遊戲的劇情還是比較平鋪直敘,缺少影響劇情走向的重要選項和分支。 在原案的企劃時,小島還有著打破第四面牆的嘗試。 他稱之為「嗅覺計劃」:在軟盤的表面塗上特殊塗層,聞上去像鮮血的味道。當你放入電腦中過一會後,軟盤發熱,塗層遇熱融化揮發,你的電腦就會發出一種「犯罪感覺的味道」。雖然這個天馬行空的設想被否定了,但最後小島並沒有放棄打破第四面牆的想法,你會發現在遊戲的對話中蘊含了與玩家互動的信息。 故事的內核,我個人的想法是,當年年輕的小島秀夫借著生化機器人入侵人類都市這麼一個楔子,抨擊了金錢社會中的階層分化和日益加深的貧富差距,同時還反思了日本戰敗後的昭和時代中人與人之間的猜忌心,不信任和日益加重的疏離感。此外對於當時美蘇爭霸和核武器,也秉持著否定的態度。在遊戲的終章,通過海梅和伊利亞兩個角色的回憶,終於揭示了這些殺人機器人背後的真相。 肆 -掠奪者機器人- 這些名為掠奪者的擬人機器人由內骨骼、肌肉、皮膚、毛發四部分所構成,260個零件所構成的身軀擁有相當的伸縮性,使得這些機器人可以完美偽裝成受害者的體格 遊戲中的主要反派,生化機器人「掠奪者」形象設計得相當出彩。它們外貌同人類一樣,內部是由鋼鐵和人造組織所構成,身軀強韌,輕武器幾乎沒有效果,而且力量極大,可以輕易撕開人類的軀體,同時口中還安裝著一門能量加農炮,威力幾乎等同於人類坦克的主炮。但這些還不是掠奪者最可怕的地方。 與《終結者》中直接以武力企圖滅絕人類的機器軍團不同,掠奪者暗殺人類中有價值的目標,並通過取而代之的手段,隱蔽性極強地潛伏在都市之中,然後伺機活動。它們悄無聲息,混跡在人群之中。 掠奪者的腦部安裝了高性能的電腦控制晶片,擁有極高的智能,這些機器人殺害並替換受害者後,不僅能夠惟妙惟肖地偽裝受害者的一舉一動,似乎連同受害者的感情、性格和思想也繼承了過來,這使得它們不像傳統意義上的機器人那樣只會呆板、笨拙地刻意模仿人類,而是像《AI》中的小男孩大衛一樣充滿靈性,它們就像有血有肉的人類一樣生活在你的四周,而且擁有強大的社交能力。而這,才是掠奪者對於人類來說最為可怕也是最為致命的一點。因為它瓦解掉的,是構成人類文明社會基石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你能想像你每一天朝夕相處的妻子,或是上班的同事,是一個可以毫無憐憫之心的殺人機器人嗎? 電影《終結者1》中有一段鏡頭就呈現出了這麼一個恐怖的鏡頭,一個偽裝成人類的終結者T-800成功混進了人類避難所,幾乎屠光了避難所中的所有人。 人類的文明由群體所組建,如果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鏈條被砍斷,那將會人人自危,猜疑帶來的恐懼會讓我們不再相信他人,那樣一來人類文明就將不復存在,人類會退回到黑暗森林的蠻荒時代。盡管掠奪者充滿感情,並且在它們的代碼深處,堅信自己是被選擇的新人類, 它們仍然有著自己的終極目的——奴役人類並取而代之。所以它們是人類的死敵。這也是遊戲中負責獵殺掠奪者的JUNKER探員們必須摧毀它們的原因。 伍...

小島秀夫:很早就提出過跨平台遊玩功能 但高層不理解

小島秀夫因主導開發《合金裝備》系列而名聲大噪,成為全世界最知名的遊戲製作人及日本遊戲界的標志性人物之一。昨日小島發文稱,很早之前就提出過跨平台功能,但當時不被高層所理解。 作為素有「鬼才」遊戲製作人之稱的小島秀夫,其代表作《合金裝備》和《死亡擱淺》自發售至今一直受到玩家的追捧,並且其中關於「反戰反核,反對暴力」的主題內容更是在業界普遍追求暴力血腥等內容的大環境下表現的發人深省和難能可貴。 小島秀夫昨日發布推特,聊了聊近年來越來越常見的跨平台遊玩功能,小島秀夫表示,他很早就提出過「轉移存檔」、「跨平台功能」,但那時這項功能還不被高層所理解。 小島秀夫:「十年前,有兩種選擇:玩家可以在主機上玩遊戲,也可以在掌機上玩,那時還沒有智慧型手機,只有『傳統手機』。所以,我提出了『轉移』功能,允許用戶跨平台遊玩相同的遊戲。當時它不被高層理解,但現在很常見了。」 來源:遊俠網

《黑袍糾察隊》回應小島秀夫:希望可以一起做遊戲

之前小島秀夫曾考慮製作一款類《黑袍糾察隊》,但內核不同的遊戲,近日《黑袍糾察隊》的製作人回應了小島秀夫表示「希望一起做一款超棒的遊戲來征服粉絲!」 在劇中扮演祖國人的安東尼·斯塔爾也在個人社交表示「我贊成這個想法」,目前小島秀夫還沒有做出回應。 並且小島在之後的推文中表示「他後來又看了幾集《黑袍糾察隊》,似乎和他的想法有一些差距。」 其實小島秀夫接手亞馬遜授權遊戲的可能性極其渺茫:一方面他顯然已經在製作新的遊戲了,另一方面,如果真的要把《黑袍糾察隊》做成遊戲,亞馬遜也應該會優先考慮自己的遊戲開發工作室。來源:遊俠網

小島秀夫:看完《黑袍》第一季,概念相似內核不同

知名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曾考慮過一款類似《黑袍》的遊戲,後因概念太相似擱置,而今日,小島秀夫又發推表達了新想法! 「我看完了《黑袍糾察隊》第一季的全八集了,概念確實相似,就是一個黑暗的『反超英』故事,但是場景、噱頭、和內核都和我之前計劃中的想法大不相同。」 就在小島發出這條推特後,粉絲們紛紛建議「繼續把那款遊戲做出來!」 來源:遊俠網

小島秀夫取消了一個項目 因和《黑袍糾察隊》太像

近日小島秀夫發推,自曝曾開發一個未定名的項目,講的是一個偵探團隊幹掉超級英雄的故事,但後來他發現這基本上是《黑袍糾察隊》的劇情,因此將該項目取消。 據悉,該項目原計劃讓麥叔Mads Mikkelsen主演。雖然這兩者之間有不同,但小島說相似程度太深,足以把自己的計劃「儲存起來」,而且也沒有暗示什麼時候回歸該項目。 截止到目前,這條推文只被分享到小島日本版官推上。 在推文中,小島說他的項目原本有一個「特別偵探隊伍」,由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組成,他們將在背後對抗傳奇超級英雄。他還說他的設定和噱頭和《黑袍糾察隊》不同,不過他還是暫停了這個項目。 本月早些時候,小島在Xbox+B社發布會上宣布正在開發一個Xbox獨占遊戲,根據泄露的消息,該作定名為《Overdose》。 來源:3DMGAME

小島秀夫自曝曾想製作《黑袍》遊戲 因概念相似擱置

日前,知名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在推特自曝曾想過打造一款類似《黑袍糾察隊》的遊戲,但是因為概念太過相似,他在該劇第一季第三集播完後就把它擱置了。 小島特別提到,他們的設定和和特色是不一樣的,該項目主角為兩個人(男女)組成的特別偵探小隊,他們與超級英雄在暗地裡對峙。後來他又調侃道:「這個計劃只存在於我的大腦中,所以也沒有產生一分錢的人工、材料、采訪等費用。」 很可惜,這款類《黑袍》遊戲最後僅僅只停留在「想想」的層面上,對於《黑袍》和小島的粉絲們來說,都有點可惜。 《黑袍糾察隊》第三季目前已經出到第六集了,在豆瓣有著9.4分的高分,75%的觀眾給出了5星的評價。 來源:遊俠網

電視?小島秀夫曬與麥可·貝合影:藝術就是爆炸

《死亡擱淺》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在推特上曬出與好萊塢著名導演麥可·貝的合影。 麥可·貝執導過《勇闖奪命島》《變形金剛》《亡命救護車》《珍珠港》等動作大片,以熱衷於爆炸場面而得名「爆炸貝」。 網友也在評論區曬出各種動圖玩梗,小島要做有爆炸場面的遊戲了嗎?網友眼裡只有爆炸。 來源:遊俠網

爆料不能停 小島聯手微軟新作很可能就是《Overdose》

之前爆料過小島工作室開發中的恐怖遊戲新作《Overdose》,以及在Xbox&B社遊戲展示會前就放出小島秀夫將會和Xbox方面將展開合作消息的知名舅舅黨Tom Henderson 今日又繼續爆料——《Overdose》有非常大可能性是曾被谷歌「Stadia 」團隊取消的雲遊戲項目,小島在Xbox&B社遊戲展示會上提到的運用Xbox雲端技術的遊戲也很有可能就是這部傳說中的神秘新作《Overdose》。 Tom Henderson聲稱,他上回的爆料視頻中有一個很關鍵的細節沒提到——視頻中的人正在使用疑似Google Pixel的移動設備進行遊戲。結合根據以往報導,推測小島秀夫曾經有需要雲遊戲技術的某個遊戲項目慘遭谷歌放棄遊戲業務而被砍。而在微軟目前收編了谷歌「Stadia 」團隊舊部大力進軍雲遊戲領域的背景下,可以想像的是,一直尋求偷家索尼想要和小島秀夫合作的微軟方面,和一直想利用雲遊戲技術製作先進理念遊戲的小島秀夫就這麼一拍即合了。結合小島會在發布會上說出「一直想做,等了很長時間才終於有機會」這樣的肺腑之言,就顯得非常情理之中。 鑒於小島工作室對於之前的《Overdose》爆料反應過激,曾要求Tom Henderson刪除相關內容被拒。這近期小島秀夫組神秘新作和與Xbox方合作開發一款應用雲遊戲的項目,這各中曲折還是請各位島學家自行品味了。不由得令人感慨,小島是不是最厲害的明星製作人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見解,但是他肯定是最懂營銷的那個,屬實把遊戲行業的資本巨佬們都給整得明明白白。 小島工作室:我們仍和索尼保持良好關系.jpg來源:遊俠網

Kojima Productions表示依舊和PLAYSTATIONS保持良好合作關系

在商業世界裡沒有什麼永恆的朋友,在小島秀夫離開konami後,SONY給了小島秀夫很大的幫助,而小島秀夫的《死亡擱淺》也是在主機平台上獨家給了SONY。但小島秀夫現在又宣布了和微軟XBOX確定了合作關系,為此Kojima Productions不得不發表聲明自己依舊和PLAYSTIONS有著良好的合作關系。 Kojima Productions申明 作為一家獨立的創意工作室,#KojimaProductions將繼續為我們的粉絲進行創作工作。我們將通過隨時間和技術發展的平台,探索遊戲、電影和音樂的各種可能性。我們期待您的繼續支持! 在宣布我們與微軟使用雲技術的合作關系後,許多人問我們與SIE的合作情況。請放心,我們也將繼續與PlayStation®保持良好的合作關系。 左右逢源雨露均沾對於獨立的製作公司來說是最好的,除非你SONY或者微軟以「不能拒絕的價格」收購Kojima Productions,但Kojima Productions更多還是在於小島秀夫的名聲,而且作品也不多收購的價值不大,而且小島秀夫也不太可能再一次被大廠所束縛。 來源:和邪社

看起來略顯羞恥小島秀夫曬「盧登斯面具」眼鏡試戴照

上個月,法國馬賽眼鏡品牌JEAN-FRANÇOIS REY宣布同《死亡擱淺》製作人小島秀夫聯動推出四款眼鏡,首款「盧登斯面具」以小島工作室的吉祥物「Ludens」為靈感設計,除了眼鏡本體外,還附加了一個能夠附著在臉上的「面具」。 今日,小島秀夫在個人社交平台曬出了自己試戴「盧登斯面具(Ludens Mask)」的照片,看著還是有點羞恥,或許騎行穿戴可能還算合適?本款眼鏡售價77000日元(約合人民幣3857.7元),限量888個,已於5月底正式發售。 感興趣的觀眾們可前往了解。 來源:遊俠網

都是我的翅膀小島工作室:我們仍和索尼保持良好關系

在今天凌晨的Xbox+Bethesda發布會上,小島秀夫表示正在與微軟合作,並利用雲技術打造一款全新的遊戲。 而由於小島秀夫的前一款作品《死亡擱淺》和索尼關系密切,不少玩家在推特上詢問小島工作室是否終止了和SIE的合作關系。對此,小島工作室發推澄清,表示他們仍和PlayStation保持著非常良好的合作關系。 此前,由於索尼更換的PlayStation Studios宣傳圖中包括《死亡擱淺:導演剪輯版》,這引起了不少玩家的猜測,紛紛以為索尼已經收購了小島工作室。小島工作室隨後發文澄清,表示將繼續並一直作為一家獨立工作室存在。 而今日的發布會之後,相信小島工作室在與索尼和微軟兩大巨頭的合作中,一定能帶來更多優秀的作品。 來源:遊俠網

微軟正式公布小島秀夫與XBOX達成合作夥伴關系

果然在Xbox & Bethesda Game Showcase 的直播活動上,微軟宣布了小島秀夫和XBOX達成合作夥伴的關系,小島秀夫將為微軟提供一款「前所未見」的新遊戲,這款遊戲還將與微軟的尖端的雲科技相結合以此來改變遊戲界的趨勢。 此前媒體的爆料,這款在XBOX平台上的遊戲會是一個恐怖遊戲,但在發布會上並沒有透露遊戲的細節,只是說了小島秀夫也要為XBOX供貨了。  來源:和邪社

小島秀夫將與微軟Xbox展開合作,為玩家帶來一款「全新體驗」的遊戲

大概在一年前,就有報導稱,小島秀夫正在和微軟就發行他的新款遊戲進行談判。小島秀夫原來是作為谷歌Stadia的獨家項目開發的,不過隨著谷歌撤銷了原創遊戲開發部門,小島秀夫也將合作對象轉向了微軟,傳言是一款雲原生遊戲。 在此次「Xbox & Bethesda Games Showcase」上,Phil Spencer宣布將與小島秀夫的公司建立「特殊合作夥伴關系」,以創造「全新體驗」。小島秀夫也分享了相關信息,確認將利用微軟的雲端技術構建,表示該遊戲是其一直想創作的遊戲,稱「從未有人經歷或見過」,已等到良久。 Xbox現任雲遊戲總監Kim Swift之前曾經在Valve和EA工作,負責了《傳送門》、《量子謎題》、《Soul Fjord》和《求生之路》系列等遊戲的開發,並在Stadia擔任過遊戲設計總監。據了解,微軟請來Kim Swift就是為了建立一個專注於雲端新體驗的團隊,並幫助小島秀夫,處理相關項目的技術問題。 根據近期的消息,可以確認小島秀夫正在製作《死亡擱淺2》,此次已被遊戲中扮演主角山姆的演員諾曼·瑞杜斯(Norman Reedus)所證實。早些時候有報導稱,小島秀夫正在製作一款名為《Overdose》的恐怖遊戲,可能是以《死亡擱淺》宇宙作為背景,主角則是《死亡擱淺》中的角色Mama。這次與微軟合作的遊戲,或許就是《Overdose》。 ...

小島秀夫或在開發新恐怖遊戲,名為《Overdose》

小島秀夫據聞正在製作一款暫名為《Overdose》的恐怖遊戲,或許是會以《死亡擱淺》宇宙作為背景,主角會是《死亡擱淺》中的角色Mama。 知名的遊戲界爆料達人Tom Henderson最近在Try Hard Guides上表示,他收到了一段關於這款遊戲的早期視頻,當中出現了由Margaret Qualley所飾演的《死亡擱淺》角色Mama。據他的描述,視頻中玩家以第三人稱視角(有傳言表示這個遊戲也可以用第一人稱去遊玩)控制著穿著一身藍色裙子的Mama,手持一個手電筒在一條暗黑的走廊中前行。視頻最後出現一個突發驚發,然後畫面顯示「GAMEOVER」,之後就是一句「A Hideo Kojima Game」以及「OVERDOSE」。 有傳小島秀夫的工作室Kojima已經與Xbox在商討這部遊戲的發行事宜。雖然Tom Henderson表示他並不知道兩者有沒有達成合作協議,但是他相信很快就會有一些關於這款遊戲的消息,因為上周網上就出現了一張小島秀夫與夏日遊戲展創辦人Geoff Keighley視頻通話的照片。 早在兩年前其實就已經有消息指小島秀夫正在製作一款恐怖遊戲,而他本人也在多個埸合說過會做一款恐怖遊戲。而熟悉小島秀夫的朋友應該也知道,他在離開Konami之前就做了《P.T.》這款《寂靜嶺》的試玩版,也讓這埸試驗留下了一個遺憾的結局。筆者也希望小島秀夫在這款《Overdose》中,能夠讓我們再次感受到《P.T.》的那種震撼。 ...

小島秀夫新作恐怖遊戲Overdose有望登陸XBOX

合金裝備系列和《死亡擱淺》的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的新遊戲終於有了眉目了,根據海媒體體的報導,這款新遊戲為恐怖遊戲,目前的名字為Overdose。 在2014年小島秀夫製作一部互動遊戲《P.T.》,這款恐怖遊戲很有可能就繼承當時《P.T.》的形式。畫面顯示,該角色以第三人稱手持手電筒穿過黑暗的走廊,但有人認為該遊戲也可以以第一人稱進行。影片結尾的跳躍驚嚇顯示「遊戲結束」,接著是「A Hideo Kojima Game」……「OVERDOSE」。 據著名內部人士傑夫·格魯布(JeffGrubb)傳聞,小島由紀夫(Kojima)正在與Xbox談判,希望該公司發布下一款遊戲。雖然我無法證實這筆交易是否已經敲定,但似乎很快就會有消息宣布。畢竟,上周確有一張小島秀夫(HideoKojima)的照片浮出水面,他與Summer Games Fest創作人者傑夫·凱利(GeoffKeighley)進行了一次ZOOM通話。 除了這款恐怖遊戲外,《死亡擱淺》的後續開發也在進行,小島秀夫也在上個月第曬出了和遊戲模特Margaret Qualley的合影,《死亡擱淺》的新預告也即將放出。 來源:和邪社

小島秀夫恐怖新作《過量》曝光《P.T.》驚悚復活?

關於小島秀夫工作室Kojima Productions的下一個項目已經有很多傳聞了,此前演員Norman Reedus很明顯地暗示了《死亡擱淺》的續作正在開發中。但看起來小島秀夫還與其他幾個項目有關聯,比如Xbox的某款獨占遊戲,以及《寂靜嶺》新作。 而現在,業界知名爆料人Tom Henderson發布了一份新的報告,爆料了小島秀夫新作的信息,顯示新作可能是一款完全不同的遊戲,一起來了解下。 小島秀夫新作目前的代號為「Overdose(過量)」,遊戲的演員為瑪格麗特·庫里(Margaret Qualley),她曾經在《死亡擱淺》中飾演瑪瑪與其孿生姐妹洛克妮。 《死亡擱淺》中的瑪瑪 Henderson表示自己已經看過了這款新作的早期試玩影像,其內容是庫里扮演的角色拿著一個手電筒在黑暗的走廊里探索?怎麼樣?是不是有點《寂靜嶺P.T.》的感覺呢?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整個畫面都是以第三人稱視角呈現的,當然了,看起來似乎也能切換至第一人稱視角。 圖片來自網絡,並非新作圖片 這段演示的結尾以一個「跳躍式驚嚇」和「GAMEOVER」的字樣而告終,然後出現了一行字幕「A Hideo Kojima Game(小島秀夫遊戲)」接著便是遊戲的正式標題《OVERDOSE》。 網上泄露的小島秀夫恐怖新作標題《OVERDOSE》 毫無疑問,這款遊戲看起來有點《寂靜嶺P.T.》的感覺,當然了,疑問仍然很多,比如它是否就是小島已經談論了好幾個月的那個Xbox獨占項目?Henderson表示自己無法查證這家工作室和Xbox之間的交易是否已經最終敲定了,但他表示「看起來某個東西可能很快就會公布了」。 圖片來自網絡,並非新作圖片 有趣的是,在Tom Henderson發布了這篇爆料文章後,Kojima Productions找上門來了,要求Henderson刪除這篇文章,而Henderson果然真漢子,他說:我拒絕了他們的要求。 Kojima Productions這一出看起來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了,emmm,看起來小島秀夫的恐怖新作基本上實錘了。夏日遊戲節和Xbox+B社遊戲發布會即將到來,我們也許可以在那時聽到關於這款新作的消息。 來源:遊俠網

捆綁寂靜嶺和小島宣發的《廢棄》被曝開發早已停滯

《廢棄》這款生存恐怖遊戲,自幾年前發布以來就一直與小島秀夫和《寂靜嶺》之間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兩者理不清剪還亂的關系,讓不少玩家對此遊戲給予了極大的關注。近日媒體gamespot爆料,該遊戲是一場營銷騙局,開發早已停滯。 《廢棄》是由Blue Box Head Studios開發的生存恐怖遊戲,相比於製作組本身的質量,遊戲在2021年病毒式的宣發更為著名。 遊戲立項目之初,靠著放出的截圖就與《寂靜嶺》搭上了關系,官方借著這股邪風更是瘋狂宣發,本著小島秀夫不出來澄清,我們就當謎語人的做法,《廢棄》賺足了風頭。有了話題性和資本的目光,《廢棄》越發被神話,甚至在去年六月份一度有《寂靜嶺》精神續作之稱,但正像老人所言「是騾子是馬牽出來溜溜」,隨著小島秀夫的澄清以及製作組的無限「鴿子」,《廢棄》這個項目是否還存在都成了大問題。 總結下來就是遊戲不知道好不好,宣發屬實第一名。例如《廢棄》就是小島秀夫正在秘密開發的《寂靜嶺》新作,然後Blue Box的開發者們否定了傳聞;知名俄羅斯記者爆料稱《合金裝備6》真實存在,並且暗示它就是Blue Box工作室那個《廢棄》;科樂美正在秘密開發《合金裝備6》…… 其實如果到這里小編也只是覺得,Blue Box也就是用一種巧妙的方法來吸引媒體的注意力而已。但隨後發生的劇情愈發讓玩家失望,首先Blue Box工作室所承諾的可玩Demo被取消,隨後在三月份該開發商又刪除了大量有關該作的推文。 面對玩家的質疑,官方堅稱遊戲沒有取消,而來自gamespot的消息則表明他們的開發實際上早已停滯不前,創作方向也已經多次改變。從最初的生存恐怖遊戲到之後的邪教相關遊戲,又轉為關於一個恐怖AI的遊戲,前段時間又和吸血鬼相關。 面對爆料信息,Blue Box堅稱項目沒有被取消,「遊戲正在開發中,所有的消息都是沒看到遊戲的玩家們斷章取義的結果。」「只要我們准備好了,遊戲demo自然會發布,我們不會讓輿論迫使我們證明它的存在。」 該項目的首席開發者Hasan Kahraman曾表示,《廢棄》不會被「廢棄」。盡管曾經計劃在2021年秋季在PS5上發布,但幾位接近Kahraman的人爆料,項目並沒有進行,至少沒有在積極開發。盡管直到現在Kahraman仍然公開聲稱遊戲的demo即將到來,但他私下早已承認該項目被擱置。 消息人士稱,Kahraman很早就向PSN小組承認,《廢棄》並沒有在開發中,但直到現在,他仍然將其稱之為可玩的序幕。如前所述,該序幕的宣發旨在為整個遊戲吸引投資者並提供資金。一些成員開玩笑說,這個遊戲應該被稱為「Wallbandoned」(廢棄牆),因為Kahraman向他們展示的很多東西都是遊戲中的牆壁,僅此而已。 來源:遊俠網

由於硬體限制《合金裝備4》最終未能登陸Xbox360平台

《合金裝備4》一直以來被認為是登陸PS3的索尼獨占作品,但事實並非如此,據透露,當時小島秀夫也想讓《合金裝備4》登錄XBOX360平台,但由於硬體限制,最終放棄。 前 Kojima Productions 員工 Ryan Payton 近日接受采訪時透露,《合金裝備4》從來都不是索尼的獨家遊戲,當時小島秀夫很樂意讓它登陸XBOX360,但由於硬體原因,《合金裝備4》很難在XBOX360運行。 並且當時PS3 是第一款使用藍光光碟的遊戲機,而Xbox 360使用的還是DVD 光碟,藍光光碟優勢更加明顯,它能夠保存大量遊戲數據,最終工作室放棄將《合金裝備4》帶到XBOX360上的想法。 值得一提的是,傳聞Konami打算重製《合金裝備》多個遊戲,由藍點負責。但在小島秀夫與Konami分道揚鑣後,《合金裝備》IP歸Konami所有,《合金裝備》系列後續命運已與小島秀夫無關了。 來源:遊俠網

弩哥爆料《死亡擱淺2》正在製作中,慘遭小島秀夫「暴打」

由於在Konami期間,主導開發了《合金裝備(Metal Gear)》系列,製作人小島秀夫成為世界最知名的日本遊戲製作人之一,擁有著數量眾多的忠實粉絲。《死亡擱淺(Death Stranding)》則是小島秀夫從Konami獨立之後製作的首款遊戲,前後花了數年的時間,最早登陸於2016年索尼的E3展前發布會上,於2019年11月8日發售。 《死亡擱淺》中扮演主角山姆的演員諾曼·瑞杜斯(Norman Reedus)近期接受了媒體Leo Edit的采訪,聊了許多關於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期間諾曼·瑞杜斯證實,目前《死亡擱淺2》已經在製作當中。這並不是諾曼·瑞杜斯第一次泄露有關《死亡擱淺2》的消息,在去年8月份的時候,諾曼·瑞杜斯就暗示正在與《死亡擱淺》的新項目洽談。 在Leo Edit的采訪里,諾曼·瑞杜斯還講述了如何參與到最初的《死亡擱淺》項目,表示前後花了兩三年的時間,才完成遊戲中所有動作的捕捉。考慮到《死亡擱淺2》整個項目只是剛剛開始,估計不會那麼快和玩家見面,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 對於諾曼·瑞杜斯泄露了《死亡擱淺2》項目的進展情況,小島秀夫還專門在個人社交帳戶上發了幾張照片。其中一張照片中,小島秀夫舉起棒球棒對跪在地上的諾曼·瑞杜斯進行威脅,對此次爆料事件進行調侃。 ...

小島秀夫用「神秘推文」回應了《死亡擱淺2》報導

小島秀夫日前通過一條相當神秘的推文回應了自己正在開發《死亡擱淺2》的說法。 上周五,「弩哥」諾曼·李杜斯——也就是《死亡擱淺》初代中主角山姆布里吉斯的扮演者——在與數字出版公司Leo Edit討論小島製作組的新遊戲時表示,他(小島秀夫)「剛剛開始製作第二款遊戲」。當然小島製作組官方並沒有透露他們的下一個遊戲項目具體是什麼。 作為推特狂熱用戶的小島秀夫很快在推特上回應了一條「神秘推文」,從側面確認了這一報導。推文中包含小島和李杜斯合影的一些近照,其中一張照片相當有趣,小島秀夫擔任「行刑者」,准備「處決」李杜斯。 小島在推文中寫道:「去休息室吧,我的朋友。」或指《死亡擱淺》中玩家能夠出入的休息間。 索尼於2019年11月面向PS4發行了《死亡擱淺》,505 Games於2020年7月面向PC發行了這款遊戲。該遊戲的《導演剪輯版》去年在PS5上大熱,並於2022年初在PC上推出。 2020年3月李杜斯曾表示正在與小島「商談」另一個項目,去年8月,他表示,他相信《死亡擱淺2》會推出,因為關於續作的討論已經開始。 來源:3DMGAME

不小心說漏還是玩笑?《死亡擱淺》續作疑似開發中

如果你曾經認為《死亡擱淺》會出續集,那麼很可能你猜對了。近日在原版中飾演山姆的諾曼·里杜斯(Norman Reedus)在接受采訪時透露,《死亡擱淺》的續作「剛剛開始」,感興趣的玩家來看看吧。 當Reedus被Leo Edit采訪問及死亡擱淺時,他坦言「我們剛剛開始研究第二個」,後續補充說:「我花了兩三年的時間才完成所有的動作捕捉。這無疑需要大量的工作,然後遊戲誕生了,它贏得了所有獎項,這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大事,所以我們才剛開始第二部分的製作。」 早在2019年,小島就曾隱晦表示,如果他拍續集,他會「從零開始」創作。不過,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工作室會批准第二款《死亡擱淺》遊戲。在導演剪輯版發行之前,《死亡擱淺》就已經在19年11月到21年7月之間售出了500萬份,續作無疑將幫助公司在成功的基礎上再接再厲。 來源:遊俠網

限量888個小島秀夫新聯動:盧登斯面具眼鏡價格不菲

法國馬賽眼鏡品牌JEAN-FRANÇOIS REY宣布同《死亡擱淺》製作人小島秀夫進行聯動,共推出四款風格獨特的眼鏡,預計將於5月底正式發售! 前往官網查看詳情>>> 其中,聯動首款眼鏡「盧登斯面具(Ludens Mask)」以小島工作室的吉祥物「Ludens」為靈感設計,除了眼鏡本體外,還附加了一個能夠附著在臉上的「面具」。 盧登斯 該眼鏡售價77000日元(約合人民幣4061.6元),限量888個。 第二款「HK×JF01」的造型也比較奇特:除了正常的眼鏡部分外,還新增了一個可變形的功能,能夠將眼鏡隨時變形為「墨鏡款」,造型相當拉風。 該眼鏡售價55000日元(約合人民幣2901元),提供黑色、棋盤黑白、軍藍三種配色。 小島秀夫試戴造型 第三款「HK×JF02」造型中規中矩。該眼鏡同樣售價55000日元(約合人民幣2901元),提供黑色、藍色、軍綠三種配色。 最後一款「HK×JF03」,其眼鏡框部位有適當延伸,似乎能貼合眼眶。 這款眼鏡同樣售價55000日元(約合人民幣2901元),限量888個。 來源:遊俠網

淋了時間雨小島秀夫不幸摔倒:曬出傷勢,島哥小心

知名製作人小島秀夫發推特表示,自己在不幸雨中摔倒了,並曬出了自己的傷勢,不過還好不算嚴重。 我在雨中滑倒,摔倒在路上。我在變老。 據悉,小島秀夫1963年8月24日出生,目前已經是一位59歲的即將邁入花甲之年的老人了。 評論區的玩家紛紛表示,島哥哥小心啊! 來源:遊俠網

譯介丨小島秀夫訪談:道盡我與書 #4 (完結篇)

本文譯自日本書籍評論相關網站シミルボン於2016年發表的小島秀夫對談,聚焦於對小島秀夫造成深遠影響的書籍,追尋其創作的原點。全文3萬字左右,分為四篇,本文為第四篇的譯文,前一篇為 譯介丨小島秀夫訪談:道盡我與書 #3。文中出現的作品、作者與專有名詞有大量考證連結,直接點擊即可跳轉。 【少年終於長大成人,創作者小島秀夫自此誕生】游戲業界中的生活與書小島秀夫(後文稱小島):在我參加工作之後,真的非常的刻苦,甚至住在公司里。所以留給讀書的時間也非常有限,雖然還是會去書店買書,但是別說讀書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里連電影都沒怎麼看。——在那個時期,所謂的工作,具體內容究竟都是些什麼呢?小島:那時雖然是個業界新人,但卻被直接委派了項目開始製作。而且參加製作的全都是新人,還什麼都不教,所以整個組到了同年夏天就完蛋了,在那之後製作的就是《合金裝備》。在那之前還因為沉迷工作被女朋友甩了。——誒……小島:但那時想著「沒事,我不是還有游戲嗎」,結果做的游戲也完蛋了,一度感覺自己人都要死了。在當時進了游戲業界的話,連自己的教授都會十分的的擔心(小島秀夫於1986年大學畢業之後直接進入了游戲業界)。關於我的工作,我的母親甚至都瞞著她的朋友們,因為母親的朋友們都是精英階層。說起來,我也是不會說我兒子究竟在哪工作的。如今說來狀況已經不同以往,當時覺得不能一部游戲都沒做出來就辭職,所以就有了《合金裝備》。同期入社的同事們都做了(參加製作了)三款軟體了,我還一無所成。當時來說我的立場實在舉步維艱,不過有了《合金裝備》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可以說自那以後我就自由了。但是,當時他們告訴我「電子游戲不需要故事」,即使有想查的資料想要去圖書館也不行,因為那時是橫版游戲當道的年代。當時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的堀井雄二他們都在做pc平台的冒險游戲,那邊的情況就很不一樣了。基本上來說那時做的都是清版的動作游戲,死了就減一條命那種。大家都是這樣,這樣做的游戲就能賣得出去,五、六個staff聚在一起討論「下次搞點啥?搞個火山吧!海裡面出點啥啊?章魚啊,那一吐墨汁不是得變得烏漆嘛黑。」而一個讀安部公房的人也沒有。游戲蓬勃發展時期的最愛——那時國內外都涌現了各種各樣形形色色的游戲,可以說進入了一個游戲發展的全盛期,對於您自身來說,在這裡面有吸引到你或者觸動到你的具體的作品嗎?小島:在進入公司之前有街機上的《鐵板陣》(ゼビウス),紅白機上的《超級馬里奧》(スーパー・マリオ),堀井雄二先生的《港口鎮連續殺人事件》(ポートピア連続殺人事件),總之我想做的是冒險游戲。進了公司之後因為配備了PC88(NEC個人電腦,PC -8801系列。是1980年代日本個人計算機的代表機型),在上面玩了好多。之後還接觸了AMIGA(Komodor於1985年發布的個人計算機,曾在歐洲市場上占主導地位)和TOWNS(Fujitsu於1989年發布的個人電腦FM-TOWNS,因為率先實裝了CD-ROM而暢銷)。雖然一心想做冒險游戲,但那時公司的產品都是動作游戲,連開發工具都沒有,只能做清版動作。所以在做《掠奪者》(Snatcher)的時候也是費了不少力氣,吃了不少苦頭。——那個時期您自己對於製作游戲的目標是什麼呢?小島:游戲就是游戲,有書和電影所無法帶來的樂趣。雖然很想在這一點上深耕,但其實還是要在玩的有趣之餘,有故事與戲劇性,有角色的台詞與塑造,讓角色的生存方式對玩家產生影響。因為自己在閱讀各種各樣的書的時候,總有一些語句會在我的身後推動我前進,所以也想做出這樣的游戲,不過如今這也依舊是我的目標。在當時還沒有多少人理解這一點,很多人都認為電影和游戲還是不一樣的之類的話。而且,當時的游戲在表現力上確實還差得很遠,連角色的臉都還沒有,因為只是一個符號。會有東西從對面打過來,那就是敵人,因為沒有繪圖,就只有那個「符號」被擊潰了,然後角色死了(GAME OVER)。只有符號,沒有背景故事,這倆人究竟為什麼打起來了難道不重要嗎?比如美蘇冷戰之類的背景,這些對我來說至關重要。那是一個無法描繪事物的年代,出於銷售角度去考慮,也是一個沒有必要描繪事物的年代。但那時,我因為想做,做了《合金裝備》,直至現在,也與現在緊緊相連的,究其核心便是一路走來讀過的這些書。——那麼啟發了《合金裝備》的故事是?小島:是電影《大逃亡》。很早就想做戰爭題材的作品,但MSX無法完成繪圖,所以項目屢次失敗,直至最後《合金裝備》成型。在那之後,一天之間整個環境都改變了,因為剛剛進公司就寫了大量的企劃書,所以備受矚目。——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在創作《西部世界》時,也是抱著電影導演夢,最初以筆名寫了好多娛樂性的小說,並自編自導改編了其中的一本成電視電影,就誕生了低成本的科幻片《西部世界》,這樣的經歷與小島監督的形象有許多重合的地方啊。小島:那部電影如今重看還是會流下眼淚,因為預算有限,最初還有些沒拍出來的坐飛機的鏡頭。——是把客人運到西部世界的小型客機吧。小島:那架飛機駕駛艙內外的鏡頭都看不到,只有外面的風景倒映在駕駛員的眼鏡上。那個鏡頭連庵野先生都驚嘆不已,很厲害啊。(譯者註:沒錯,小島說的就是庵野秀明。)我是受到電影的啟發才會接觸游戲的,大友克洋先生與手冢治蟲先生也是受到電影的影響開始畫漫畫的,山田正紀先生寫小說也是如此,都是因為在日本,拍電影是件遙不可及的事情。這樣的環境恰恰孕育出了驚人的寶藏。所以,雖然說我最終沒有去拍電影,不過就結果來說似乎還不錯。企劃、企劃、企劃,每天都是企劃——接下來能聊聊您對於軍事題材的執著嗎?小島:我在進公司之後不都是一個人做策劃的嘛,所以每次提出企劃的時間期限大概只有一周左右,包括設定、故事、游戲性等等。策劃是我,整個團隊大概有五六個人。只有完成一個項目才可以休息,而我則必須要著手准備下一個企劃,必須要比所有人都先開始著手構思。不管是出去旅行還是干什麼,必須在一周之內完成一份企劃,因為是網絡不發達的年代。即便是去圖書館的時間都非常有限,而且如果平日裡去圖書館的話是會被罵的,所以只能參考自己已有的東西。我讀過很多冒險小說和間諜小說,所以即便沒有其他的知識還是能做《合金裝備》。就是如此,做軍事題材的企劃的原因就是這麼簡單。做《掠奪者》的原因也是一樣。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更想創造一些自己也知之甚少的世界。但為了做企劃要進行一個月的資料收集和調研,在當時來說是肯定沒戲的。而最拿手的,手邊沒有資料也能做的就是這個了。不過,因為我的父母都是經歷過戰爭的人,我自己也讀過一些奧斯維辛相關的書,本身我很討厭戰爭,所以想從一些側面的角度,做一些不是「人被殺就會死」的故事。雖然受到了《大逃亡》的啟發,但一個一路逃亡的游戲是賣不出去的,所以就做了一個反過來潛入的故事,這樣很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我對槍本身也很了解,本來想做一個007類型的故事,不過那時候007似乎不太受歡迎—現在情況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不過果然,比起穿燕尾服,我還是更喜歡身著迷彩裝備。那個時候的游戲還沒有如此這般的設定。就像《蘭博》一樣,光著膀子繫著頭巾,「啊——」的嘶吼著戰斗,是不可能的(笑)。那時人們對於特種部隊還不甚了解,在背地裡偷偷進行諜報戰,不以殺人為目的,這些元素都收錄在了《合金裝備》之中。因為硬體的限制,無法製作角色互相射擊戰斗的內容,所以才誕生了《合金裝備》。角色隱蔽前進,有故事,簡單的劇情沖突,只不過在游戲製作完成之前無人理解這些。——做一些之前無人嘗試的東西十分辛苦吧?小島:作家在創作作品之前,不就是懷抱著「想被人看見」「想被人聽見」「想被人理解」這樣的欲求嗎,在這之上還有「想分享一些迄今為止無人見過的東西」。如果這兩方面的想法都不滿足,那事情就變得無趣了。如果只是想吸引他人的注目,也許這樣的創作就會有些弊端,單純為此創作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是世人都能做到的事,缺少一些屬於自身的存在價值。書籍大推薦——能向自己的粉絲推薦一些值得讀的書嗎?國內外作家都可以,十本,新書老書都可以。小島:按照剛才的順序來說,首先是克里斯蒂,因為十分易讀。推薦哪本好呢……《東方快車謀殺案》還是《無人生還》呢。《東方快車謀殺案》比較好,一天之內就可以讀完。松本清張先生推薦的書是《點與線》,因為是電車時刻表的詭計,對於鐵道迷來說還好,對於大眾讀者來說還是非常厲害的。然後是什麼呢……理察·麥瑟森(Richard Matheson)。《收縮人》(The Shrinking Man)的新譯本應該已經出來了吧。《最後一人》(The Omega Man)還是受電影的影響更大,而《時光倒流七十年》(Bid Time Return)作品的側重又不太一樣……宮本輝先生推薦《錦繡》,雖然很短。安部公房是《沙之女》和《他人的臉》。冒險小說的話,《高堡》(High Citadel),《HMS Ulysses》(日版書名為《女王陛下のユリシーズ號》 ,這本書冰果的男主角在動畫里讀過。)《納瓦隆大炮》(The Guns of Navarone),不過讀者大部分應該大部分都是先接觸的改編電影。——1960,70年代的電影不怎麼在電視上播放,可能三十歲左右的影迷們都不知道這些電影吧,所以不必在意。小島:因為對我來說是小說入門,所以推薦先讀推理小說,再讀冒險小說。《幻影81》很不錯。——是之前一直絕版之後又復刊的名作啊。小島:那是我人生中讀到的最有趣的書之一,從各種方面來說都是。安部公房也是,在《他人的臉》中製作面具的時候會詳細的描寫列舉需要的材料,細致到讓人想按照裡面描寫的方式去試一試的程度(笑)。《幻影81》也是,細致到讓我覺得我也可以去劫機的程度,那種手法真的很少見,僅用常生活中的日用品完成劫機——美工刀,木工粘合劑之類的。還有就是《初秋》( Early Autumn )。——羅伯特·b·帕克(Robert...

小島秀夫發推慶祝PSP《合金裝備:和平行者》12周年

《合金裝備》系列遊戲是小島秀夫的經典作品,但大家是否知道,PSP上也曾推出過一款《合金裝備》遊戲,它就是《合金裝備:和平行者》。這款遊戲發售至今已經過去了12年了。而今天,小島秀夫發布了一條推特,慶祝《合金裝備:和平行者》發售12周年。 推文的內容也是相當簡單,兩個字:潛友。emmm,小島,你這是在秀中文嗎?(滑稽表情) 《合金裝備:和平行者》是由《合金裝備4》原班人馬製作的,也是由小島親自監制的一款《合金裝備》作品,遊戲為PSP獨占,同時也是fami通的一款滿分作品。遊戲支持四人聯機遊戲,劇情講述三代食蛇者之後十年的故事,而Big Boss將再次成為遊戲的核心人物。 來源:遊俠網

小島秀夫曬工作室日常照 疑似PS5新作正在開發中

眾所周知,小島秀夫經常會在自己的個人推特中分享一些日常片段。而在昨晚,小島秀夫曬出了一張工作室日常照,有網友眼尖的發現了一台PS5開發機。 這台PS5被接上了線路,看起來像是在使用,這或許表示小島秀夫工作室下一款PS5遊戲已經提上日程了。雖然這也有可能與《死亡擱淺》有關,但自《死亡擱淺:導演剪輯版》登錄PC後就沒有其他新消息了。 此外,早前據知名遊戲業內記者Jeff Grubb表示出小島秀夫正在開發一款Xbox遊戲,將充分利用微軟的雲技術。而且小島對工作室加入PlayStation第一方的消息進行了辟謠,表示工作室將繼續保持獨立運營。來源:遊俠網

小島秀夫暗示他可能在開發一個PS5遊戲

小島秀夫可能在開發一個PS5遊戲。 近日小島推文張貼了一張應該是小島工作室新家的照片,在背景中有一台PS5的開發機。雖然這可能和《死亡擱淺》有關,但看起來PS5開發機被連了起來,暗示目前正在使用當中。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多個報導指出小島秀夫正在開發一個Xbox遊戲,將充分利用微軟的雲技術。雖然後來小島工作室可能會被索尼收購,但小島立刻澄清,表示他們計劃保持獨立。 小島在2005年創建了Kojima Productions,歸Konami管控,小島在Konami工作了超30年,創建了《合金裝備》系列。 2015年小島離開了Konami,再次成立了Kojima Productions,由索尼出資贊助。 今年3月,小島表示他們將為工作室換新家,在此之前小島工作室位於日本東京,長達5年時間。 PS5開發機 來源:3DMGAME

這造型太美不敢看「小島秀夫」手辦明日開啟預訂

小島秀夫曾在推特曬出的「Cutie1」風格原創手辦現已正式商品化,上架P1S在線商城。該模型高約12厘米,售價5060日元(253.51人民幣),明日(4月22日)正式開啟預訂,預計2023年2到4月份發售。 商品頁面>>>   更多產品圖: 來源:遊俠網

譯介丨小島秀夫訪談:道盡我與書 #3

本文譯自日本書籍評論相關網站シミルボン於2016年發表的小島秀夫對談,聚焦於對小島秀夫造成深遠影響的書籍,追尋其創作的原點。全文3萬字左右,分為四篇,本文為第三篇的譯文,前一篇為 譯介丨小島秀夫訪談:道盡我與書 #2 【貪婪的閱讀,開始寫作的少年】成為作家的第一步,手作書腰與選購稿紙——您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思考屬於自己的故事的呢?小島秀夫(後文稱小島):從小學開始吧,最開始從大概的印象入手,設計一個詭計。不過就算設計出來了,那時我也沒有電腦,所以插畫都是自己手繪的,甚至連腰封都是自製的。——還做了腰封嗎?小島:當然,就像《神探可倫坡》那樣的サラブックス文庫風的腰封,上面寫著「XXX絕贊」之類的。上了中學之後,終於開始嘗試寫中篇小說,當然是科幻的。但當時來說可是自信之作,不過因為其實寫的很爛,只敢給朋友和母親看,然後還請朋友寫了後記,結果朋友的後記比我的小說寫的還好。——姑且也算走上了寫作道路?小島:那並沒有,上了中學也還是沒有電腦,只能在稿紙上手寫。那時候稿紙都是我自己去買的,綠色的豎排稿紙,如果不是這樣的紙我就不寫,還挺有作家的架子。我還特意在家旁邊的店裡定了好多這樣的稿紙,雖然只是中學生,卻頗有作家的感覺。說起稿紙,不是也有那種普通的稿紙嗎,茶色的兩開稿紙,那個我完全不行,用不來用不來!所以只能去文具店訂購,然後「來吧,開寫吧」,然後就寫出來了。最初的時候寫不出長篇,只能像剛萌芽一般寫一些微型小說,之後就一直寫下去了。最開始寫在筆記本上,之後再謄寫在稿紙上。最後開始寫長篇,一直寫到了大學,但那是就不僅是想寫作,還想拍電影。中學的時候,借著朋友的攝影機在朋友家拍過8毫米膠片的電影,但朋友只是想玩一玩,不是很認真,最後也沒有拍成。想著這可不行,要是有身邊有USC這樣的學校就好了,可惜並沒有。身邊也沒有一心想要拍電影的朋友,大家都想著升學。為什麼只能一個人創作?每天去學校,在體操部練體操,弄的滿手是血和鎂粉回到家裡,一個人在稿紙上寫著小說,一天二十頁。但沒有任何人看,真的很痛苦。——確實如此。小島:現在就好多了,做游戲的話,大家也都會來玩,這是多麼奢侈的事啊。那時的我都是抱著「誰回來讀這樣的書啊」的想法寫作的,寫完也就只給母親讀一讀。但母親也完全不能理解,邊看邊問「你這裡面說的駕駛艙指的是啥啊?」,所以只能回答「算了算了你別讀了」。但因為我的字寫的很差,母親的字寫的很好,所以還幫我謄抄過小說。但母親總是抄著抄著就開始改我的小說,「別改啊,怪傻的!」「但這文章寫的很怪……」。——這麼說來,母親也是對小說頗有了解的人。小島:她讀的很多的,她當年是那種會去かっぱ橫丁的舊書店,在那買五本書,讀完之後就直接在車站的垃圾箱扔掉的人。家裡明明沒錢,卻全是書。安部公房、麥瑟森、宮本輝——所以這一家之中,監督您是讀書讀的最晚的。小島:對的,我的房間里堆的都不是純文學作品,而是早川科幻文庫之類,無法向他人炫耀的娛樂書籍,去我哥哥的房間則會看到《青春之門》(青春の門)之類的色情書籍並列而置,偶爾哥哥不在的時候也會去感嘆「啊,用來手淫的。」「這也行?這不都是純文學嗎?」。暑假的時候經常用有那種不得不寫的讀後感,那時候一般就讀一些谷崎潤一郎之類的,那時有名的作家基本都讀過,包括山本周五郎等等。還有《世界文學全集》之類的,安部公房也是在那時讀到的。在松本清張之後又一個改變我一生的作者就是安部公房了!偶然間讀到了《他人的臉》(他人の顔),剛好哥哥也讀過,說是很了不起。之後還看了勅使河原主演的電影,感嘆道「這是啥玩意兒啊!」並寫了觀後感,然後觀後感還被表揚了。之前寫的文章從來沒被表揚過……雖然並不是像畫作或者是雕塑一樣的作品。雖然自己的文章寫的並不好,自己也不是很喜歡,但只要寫了就會在眾人面前得到表揚,想著「只要寫安部公房就會被表揚,還能在比賽里得獎」,自此便喜歡上了安部公房。安部公房和理察·麥瑟森(Richard Matheson)算是對我影響最大的作家,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不是經常會感覺到孤獨嗎?不只是科幻,即便普通的現代故事,主人公也常常被孤立而置。那時對理察·麥瑟森和「天外魔花」的傑克·芬尼(Jack Finney)很著迷,所以那時我寫的也都是這種類似的題材,或者表達的東西差不多的作品,所謂的「元」科幻。《1984》也是如此,還有雖然時間上較晚一些的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也是。對我來說得兩大作家依舊是安部公房和理察·麥瑟森,雖然在日本知名度不太高這點有些可惜。在之後就是大學時期,宮本輝對我有很大的沖擊。——讀他的契機是哪部作品呢?小島:這個其實也是在電視上,《散落之青》(青が散る)的電視劇。因為有二谷英明的女兒二谷友里恵出演,之後還去讀了原作小說,非常的有趣。之後就往回追溯,讀了《春夢》(春の夢)和《泥河》(泥の河),還有《優駿》(優駿)。明明是關西作家,文章卻並不復雜,這點十分厲害。那個時期的我可能已經放棄了拍電影,在進入游戲業界之後也在讀宮本輝先生的書。因為自己也寫日記,在讀了宮本輝先生的日記之後感嘆「這號人怎麼連日記寫的都這麼好!」,感覺十分受打擊。而且宮本輝先生十分有男子氣概,筒井康隆先生也是。還是以翻譯作品為主小島:大學時期雖然讀宮本輝,但絕大多數還是海外的翻譯作品為主,可能占了九成。所以受此影響,會為了強調事物而是用各種標點符號,同時也收到英語中關系代詞直譯風格的影響,比如「那個男人——雖然不清楚其目的——在某個深夜到來了」這種句子,用上「——(之後怎樣怎樣)」這種寫法就顯得很酷,多棒啊(笑)。——這是某種文章fetish嗎?小島:就像是明明不會說卻還要硬拽英文一樣。不過大洋彼岸的小說,在細節描寫上確實很講究,就算是描寫一條坡道,也會細致到石階上的是石頭如何滾動,還有飯桌上擺放的鳳尾魚之類的。可能是日本作家大多是以連載為主體寫作的緣故,不會有那麼細致的描寫。海對岸的作家們很多都是經過成年累月的調查與研究,在細節方面都做得很厲害,我受他們的影響很大。另外,一三人稱人的使用也很特殊,日本的小說只要把自身(周圍)的所見所聞描寫清楚便可,十分輕松。極端點說,會直接寫「我去了廁所」的是日本文學,通過對廁所的描述來讓你知道這一點的是外文書。這時感覺上完全不同的寫法,我是傾向於外文作品的一派。——通過對世界的描寫來構建世界。小島:如果是沒有這一點的作品我就不喜歡,即便是更文學的作品也好,也不過是平淡的描繪日常就結束了不是嗎。我現在還在讀的東西,是那種故事情節有趣,細節也很豐富的作品。皮耶爾·勒邁特(Pierre Lemaitre)就是如此,這樣的作品才會吸引我。但這十年也讀了不少北歐的懸疑作品,倒也是不白讀,雖然沒有那些描寫,但依舊非常厲害,讓我大吃一驚。我不怎麼讀亞洲的作品,這也算是我的弱項,不過亞洲的電影還是會看的。現在的我已經不怎麼讀懸疑作品了,曾經讀過很多真保裕一先生的作品,內爾森·德米勒( Nelson DeMille)也讀過不少,我是那種只要感興趣就會一口氣讀完,而且如果有前作也必須把之前的作品都回溯一遍的人。讀過冒險小說和硬漢偵探之後,成為了公司社員的我又迷上了現代恐怖題材。那時很流行迪恩·孔茨 (Dean R. Koontz)和史蒂芬·金(Stephen Edwin King)的書,金的書我沒怎麼讀過,孔茨、羅伯特·麥卡蒙(Robert R. McCammon)和保羅·威爾遜( F. Paul Wilson)的書讀了不少。我和威爾遜先生是郵件之友,他們那一掛作家我都很喜歡。其實比起史蒂芬·金和迪恩·孔茨……——為什麼覺得麥卡蒙還不錯但不怎麼讀史蒂芬·金?小島:麥卡蒙不是寫了不少模仿史蒂芬·金的故事嘛(笑),《飢渴的他們》(They Thirst)之類的。但我覺得麥卡蒙的故事更有趣,迪恩·孔茨讀了不少之後就厭倦了。史蒂芬·金我讀過《黑暗的另一半》(The dark...

業內人士:索尼收購目標比小島秀夫工作室「更大」

年初時索尼36億美元收購了Bungie,當索尼CEO 吉姆·萊恩表示收購不會停止後,有關索尼將收購大型工作室的傳聞一直存在,最近因為《死亡擱淺》被加入到PS第一方遊戲陣容的宣傳橫幅之中,讓人以為索尼收購的就是小島工作室,不過之後小島秀夫本人澄清工作室將保持獨立運營。知名遊戲業內記者Jeff Grubb近日表示索尼傳聞中的收購目標比小島工作室「更大」。 Jeff Grubb在一則播客節目中說道:「如果你聽說過索尼進行大規模收購的傳聞,那肯定不是小島的工作室——至少據我所知不是。我知道,包括我在內,很多人都聽到了這個消息。它比小島工作室規模更大」 。 Jeff Grubb並未指出比「小島工作室規模更大」的是誰,這讓玩家有了更多的猜測。考慮到微軟與動視暴雪的交易以及索尼與 Bungie 的交易在正式宣布之前一直處於低調狀態,或許到時候會有意外的驚喜。 來源:遊俠網

游俠晚報:黑客盜6億刀虛擬貨幣 《同級生》今日發售

如果你工作很忙,但是想知道今天的遊戲界發生了哪些大事,那麼就到「游俠晚報」來一探究竟吧。 朝鮮黑客盜走6.25億美元的虛擬貨幣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政府確認了朝鮮國家經營黑客集團「拉撒路集團(Lazarus Group)」與一個虛擬貨幣地址的關系,該錢包地址上個月盜走了著名 NFT 遊戲《Axie Infinity》中價值超過 6.25 億美元的虛擬貨幣。點擊此處查看原文>> 經典遊戲《同級生重製版》今日發售 《同級生》是由elf開發,1992年在日本發售的首款戀愛模擬遊戲,當年以約會模擬系統和可攻略的12位角色一舉成為紳士遊戲領域的看板級遊戲,至今都還是本類遊戲的頂尖作品。《同級生重製版》作為《同級生》的重製版,除了繼承經典的約會模擬系統和可攻略角色外,遊戲畫面進化成HD畫質並新增現代風管理界面等便利功能,另外這是本作第一次發售海外版本。點擊此處查看原文>> 小島秀夫澄清索尼收購傳聞 《死亡擱淺:導演剪輯版》被加入到PS第一方遊戲陣容的宣傳橫幅圖中,結合半個月前小島工作室搬遷的消息,讓許多玩家猜疑是否被索尼收購。今日小島秀夫在推特中表示:「這聽起來有誤導性,但小島工作室不管是之前還是以後,都會保持獨立。」點擊此處查看原文>> 嗶哩嗶哩高能電玩節2022來襲 嗶哩嗶哩「高能電玩節2022」將於4月22日至5月22日期間舉辦,育碧、世嘉、西山居、Gamera Game、505 Games、Devolver、輕語遊戲、2P Games等30餘家廠商將會參展,為廣大玩家帶來一場遊戲盛宴。此次活動旨在大力助推優質獨立遊戲、鼓勵開發者,同時通過眾多知名UP主演示互動,呈現更加多元有趣的直播內容。點擊此處查看原文>> 《暗黑2重製版》2.4更新 暴雪近日為《暗黑破壞神2重製版》發布了2.4版更新補丁,天梯系統正式上線、第一賽季已經開啟!這是十多年後終於推出的大規模的遊戲性改動,包括各個職業的許多更新、全新符文詞綴、全新赫拉迪姆方塊配方、傭兵重製等。點擊此處查看原文>> 育碧高管:遊戲規模並不是越大越好 近期育碧公布了一項名為Scalar的遊戲開發技術,這項新技術藉助雲端可以讓遊戲世界的規模更大,開發者也能更快、更有效地製作遊戲。眾所周知,育碧遊戲的代名詞就是「罐頭」、「公式化」等,重復的玩法和復制粘貼的場景也成了其開放世界的特色。這項技術公布後,自然也引發了許多玩家的質疑。點擊此處查看原文>> 來源:遊俠網

3DM速報:《賽博朋克2077》資料片明年出 小島秀夫澄清被索尼收購

歡迎來到今日的三大媽速報 三分鍾帶你了解遊戲業最新資訊 大家好,我是米瑟 1、《賽博朋克2077》資料片明年出,銷量破1800萬 大家好啊,歡迎來到今天的三大媽速報。沒錯,第一件事又是驢……你有點事非分兩天說嗎餵(#`O′)!CD Projekt今天公布了新一期的公司財報,首先就是銷量已經突破1800萬的《賽博朋克2077》,廣受期待、延了又延的拓展包宣布2023年…等會這不才4月份嗎,直接就明年見啦!一年修遊戲,兩年大更新…驢啊,也只有你搞得出來了。所以說,那路線圖畫著幹啥的啊,啥情況自己沒點數嗎?哦…沒配圖啊這回。 雖然2023了,至少還沒2077的「賽博朋克」,還是放出了一點拓展包的信息,10個團隊正在協力開發,而且將會包含一條全新的故事線,更多內容會在今年內逐步公開,當然,究竟怎麼樣都是明年的事了,明年…能見到…吧。 接下來《巫師3》,蠢驢扛把子《巫師3》其銷量已經突破了4000萬套,系列總銷量也達到了6500萬。既然聊到了《巫師》,昨天突然宣布延期的次世代版是否遇到了大問題,CD Projekt官方在電話會議中也是做出了回應,雖然沒有明確的發售時間,但《巫師3》次世代絕沒有陷入「開發地獄」被「無限期推遲」,他們仍將推出很多預告,比如在明年 6 月或相近的時間發出,目前項目並沒有大量的工作,內部接手也不會影響新項目開發。 額,說道新項目,CD Projekt也列出了他們2022年的製作計劃,除了剛提到的倆遊戲,還有那款虛幻5的《巫師》新作,去年收購的The Molasses Flood基於蠢驢IP開發的未公布新作,《昆特牌》的一個單人模式和後續支持,以及多個未公開的項目等等。額,有點撐。(吃餅) 新聞一句話 1、未經批准網路遊戲,網絡平台禁止直播 廣電總局、中宣部發布通知,網絡視聽平台,即網絡電視劇、綜藝、直播、短視頻等,均禁止直播未經主管部門批準的網路遊戲,不得通過直播間為各類平台的違規遊戲內容進行引流。另外,遊戲直播節目的上線、播出等,應嚴格報審報備,直播境外遊戲節目或比賽,應經批准後方可開展活動。 2、隕落!《巴比倫隕落》Steam在線最低不足10人 這是真隕落了。SE發行,白金工作室開發的動作RPG《巴比倫隕落》,最近在Steam平台的同時最低在線人數,一度曾不足10人;24小時的最高峰,也就150。雖然SE覺得,《巴比倫隕落》未來「並不危險」,也不計劃縮減團隊,賽季還接著出就是了。 3、小島秀夫澄清被索尼收購:將一直保持獨立 今天中午小島秀夫轉發了昨天索尼換上的,印有《死亡擱淺》的第一方宣傳圖,並表示這可能會讓人誤解,小島工作室將一直作為獨立工作室運營。算是為將被索尼收購的傳言親自辟謠了。 4、Epic喜加二,下周送《河畔之鄉》+《失憶症:重生》 Epic本周喜加二,《孤山難越》和《幽浮2》現已可領取,下周的兩款遊戲為《河畔之鄉》和《失憶症:重生》 ,各位不要錯過。 來源:3DMGAME

小島秀夫澄清:小島工作室並未成為索尼第一方工作室

在昨日早些時候,有網友發現 PlayStation Studio 的官網橫幅頭圖上的第一個游戲被換成了《死亡擱淺》,而這張橫幅圖上其他的游戲均為索尼第一方的游戲。此前《惡魔之魂》重製版登上這張圖時,藍點工作室也宣布被索尼收購。不過小島秀夫本人今日澄清了這個誤會:小島工作室並未被索尼收購,其現在是,未來也會是一家獨立的工作室。來源:機核

知名記者:小島正為Xbox開發遊戲但不影響被索尼收購

昨日我們報導了「《死亡擱淺》被加入到PS第一方遊戲陣容的宣傳橫幅之中」,這讓「小島工作室被索尼收購」的傳聞迅速傳開(詳細介紹傳送門>>)。現在據知名遊戲業內記者Jeff Grubb表示,小島秀夫仍在為XBOX製作一款作品,但不排除被索尼收購的可能。 Jeff Grubb在一則播客節目中表示,在幾周之前Xbox與小島的合作仍在進行中(據說去年7月二者簽了份協議,開發一款新的Xbox遊戲),但這不以意味著索尼無法收購小島工作室,而且就算被收購了也不影響小島秀夫與Xbox的合作。 自從2015年小島與科樂美分道揚鑣後,他建立的獨立工作室就一直得到索尼的支持,最近小島在東京設立了5年的辦公室也正在進行搬遷,考慮到PS CEO吉姆·萊恩曾表態將會收購更多工作室,小島秀夫工作室的命運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來源:遊俠網

小島秀夫曬冰墩墩和《少年的你》原聲帶:中國粉絲送的

今日上午,著名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發推秀出了粉絲送給自己的冰墩墩玩偶以及《少年的你》影視原聲帶,看起來頗為喜歡。他表示:「一位中國粉絲送給我一個北京奧運吉祥物冰墩墩和《少年的你》影視原聲帶,感謝!」 至於為什麼會有《少年的你》影視原聲帶,是因為小島去年曾發推稱贊《少年的你》是他一年中看過的最好的電影。 小島秀夫因主導開發了世界上第一款戰術諜報動作遊戲《合金裝備》系列而名聲大噪,成為全世界最知名的遊戲製作人及日本遊戲界的標志性人物之一。此前,小島工作室官方網站新裝上線,「語言」選項中新增簡體中文,方便內地玩家瀏覽。 來源:遊俠網

譯介丨小島秀夫訪談:道盡我與書 #2

本文譯自日本書籍評論相關網站シミルボン於2016年發表的小島秀夫對談,聚焦於對小島秀夫造成深遠影響的書籍,追尋其創作的原點。全文3萬字左右,分為四篇,本文為第二篇的譯文,前一篇為 譯介丨小島秀夫訪談:道盡我與書 #1【為讀書瘋魔的少年】與日本SF作品的相遇小島秀夫(後文稱小島):書店的老闆用著「這傢伙到底想買什麼」的眼神看著我,我想著自己一定得買點什麼了,看向書架,上面便擺放著早川文庫出版的科幻小說。——簡直就像命中註定一般,那是在您大概幾歲的時候呢?小島:初中一年級吧,在那之前還是只讀過推理作品,本格作品也都還在繼續讀的時候。讀《人性的證明》(人間の証明)已經只在那之後的事了。早川科幻文庫(ハヤカワ文庫SF , 早川書房1970年起定期出版的《早川文庫—科幻系列》叢書)中最先讀到的應該是《神奇旅程》(Fantastic Voyage)雖然作者是大名鼎鼎的阿西莫夫,但其實我是先看的電影,真的是,一切的契機都是電影啊,這麼說來最早接觸橘夢樂團(Tangerine Dream)的音樂也是因為電影,不過《神奇旅程》真的非常有趣。我是那種連《異形》的小說版都會去讀的人……不過並沒有買《深淵》(The Abyss)的小說版(笑)。——《深淵》的小說版明明相當不錯(淚)。小島:自那開始,我意識到了「科幻小說牛逼啊!」那家書店並沒有早川書房出版的「銀背」系列,都是一些文庫本,所以就按照文庫書系出版的順序來買。結果不知不覺間書店貨架上的書都變少了,都被自己給買回了家。就在那時看到了安德烈諾頓(Andre Norton)的《宇宙墳場》(Sargasso of Spac),本來就很喜歡松本零士先生的畫,安德烈諾頓的很多封面都是松本零士負先生責繪畫的。還有石森章太郎先生負責繪畫的C.L.摩爾(C. L. Moore)的作品和《沙丘》的封面。還有加藤一彥先生也創作了《七彩時光機》(The Technicolor Time Machine)的封面,哈倫埃利森(Harlan Jay Ellison)的作品吧……不對,是亨利哈里森(Harry Harrison)的。——早川文庫的「白背」系列嘛。(白背為更為輕松娛樂風格的科幻文庫)小島:是的是的,是「白」。買了安德烈諾頓的書讀過之後,深感有趣,並且裡面還有插圖,著實讓我非常著迷。不過,安德烈諾頓的四部曲,翻譯成日語的只有兩冊,第二本好像是叫恐怖的宇宙之類的……——是《瘟疫宇宙船》。接觸出版社小島:沒錯,就是這個。我還給早川書房寫過信,告訴他們「把第三本交出來!」。而且當時的文庫本,錯字漏字多得不得了,一本書恨不得有十處。甚至因為還是鉛字排版的年代,偶爾字會橫過來。但即便在信中百般挑剔,最後還是寫上了「回復請寄xxxx」。並且還真的得到了回信,編輯部說「謝謝你」。給我高興壞了,把得到的回信保存到我的寶箱裡。初嘗到甜頭之後,我開始給東京創元社寫信。——還挺順理成章的。小島:創元的錯字漏字比較少(笑)。不過有一次把「睡衣」一詞的「pajama」寫成了「pyjama」,被我指出錯誤之後出版社也耐心的回復到:「小島先生,那是法語的寫法……」就這樣,產生了「太棒了,既然聯繫上了出版社,我就可以出版自己的書了」的想法。沒錯,那時候的我就是這麼奇怪。——畢竟是中學時期嘛(笑)。小島:沒錯,當時我大概每天讀兩本科幻,包括克拉克,阿西莫夫和海因萊因。後來也讀一些新浪潮作品,比如羅傑·澤拉茲尼(Roger Joseph Christopher Zelazny),但最近的格雷格·伊根(Greg Egan)之類的就沒怎麼讀過。步入社會之後其實賽博朋克也沒怎麼讀過,開始的時候讀過一點,不過讀的不是很明白。——澤拉茲尼和伊根之間可著實隔了不短的時間呢。封面黨小島:到了高中還出現了三麗鷗科幻文庫,那時候讀科幻讀得已經很瘋狂了。科幻小說的封面不是都很藝術嘛,那時候買書已經完全變成了封面黨(原文用詞為ジャケ買い,指的是在購買書或者CD,唱片的時候,對其內容還完全沒有任何了解,單憑封面喜歡就決定購買的行為),《火星時間穿越》(Martian Time-Slip)之類的,也都是因為封面才買的,現在想想那個時候確實挺厲害的。讀完書,放學回家,都是先去書店。大阪的梅田沒有像紀伊國屋書店那樣的大型書店,所以只能在附近的小書店買書,那些書店的存貨被我買的越來越少,還總不進貨(笑),那個時候開始寫一些科幻小說。然後,也是在那個時期,受了電影的影響讀了《納瓦隆大炮》(The...

譯介丨小島秀夫訪談:道盡我與書 #1

本文譯自日本書籍評論相關網站シミルボン於2016年發表的小島秀夫對談,聚焦於對小島秀夫造成深遠影響的書籍,追尋其創作的原點。全文3萬字左右,分為四篇,本文為第一篇的譯文。【初入書店的少年】手作時代小島秀夫(後文稱小島):首先,會來閱讀這篇采訪的人,我覺得都可以看做是愛書之人吧,這還真是不多見呢(笑)。——是的,シミルボン就是為了愛書之人而創立的網站。因為小島先生的眾多粉絲朋友們都對您自年少時期以來,都從哪些事物中汲取了養分,成為創作者之後,又受到過哪些作品的影響這一點十分的感興趣,所以也想特地采訪您一下。小島:大家經常會問起這件事,不過我其實也記不太清楚了。因為經過自己的消化理解再產出表達之後,自己其實也不太知道究竟收到了哪些作品的影響。在海外的時候也經常被問起,若是說成年累月耳濡目染的東西,似乎並不太有。不過,在我十幾歲那個單純的時期,接受到的事物帶來的沖擊以及對我造成的影響,確確實實成為了我創作的根基。——到目前為止您出版過的書(《我所熱愛的MEME》《我身體的70%由電影組成》)中所聚焦的書與電影,大多也聚焦於那個時代吧。小島:對於我來說,如果被問及電影的top10,是不太願意去思考這個問題的。因為不管怎麼說可能都會是那個年齡段所看到的作品,最近雖然也看到過不少優秀的作品,但似乎自己的心已經沒有那麼單純了(笑),雖然也會評價說很有趣,但在這一生所看的電影中似乎也只能排到相對靠後的位置上。——曾經的電影,是不會有現在這樣以千為單位的staff構成的製作班底的,所以甚至會有些粗糙的「手工製作感」。以前的staff表只在影片的開頭出現,現在已經增加到電影結束還要滾動五六分鍾的程度了。小島:越少數人參與的作品,可能就會有著更強的作者性。不會像現在如同工業流水線一般的拍攝,片尾字幕已經成了不得不加,契約性的東西,甚至還有為了能在有限的片長內把片尾字幕加進去,不得已而縮減正片片長這種事。游戲製作也是如此,如今已經成為了僵化的系統。——小島先生開始參與製作的1980年代,那時的游戲製作還有著很高的自由度嗎?小島:首先那時的我並不是主流游戲開發者,那時的主流是FC和SFC,而我是諸如MSX之類的pc游戲開發者,所以才擁有比較高的自由度。而且和其他的平台比起來,在畫面表現力上就完全沒有優勢,只能夠把精力聚焦在劇情與世界觀展現上,通過文本來展現世界觀。可能也是因為那樣的製作現狀,我的自由度才得以被保障吧。據說如果這樣的情況去負責FC相關的開發,就會被要求還是去做別的東西吧。——原來如此。小島:雖然曾經嘗試過去寫小說,但其實真正想做的還是拍電影。當時的條件不允許我去拍電影,但現在的日本不也是這樣嗎,年輕人很難實現自己的電影夢。所以我的電影夢破滅後,進入了游戲業界,雖然是不同的媒介,但所幸依舊是一個可以編制自己想要講述的故事的途徑。當時因為可以熟練使用電腦,可以自己編寫一些目錄說明之類的東西,這也成為了我的原點吧。這麼說來,其實最近的人們其實也有些可憐,總是莫名的進入一些好萊塢水準的大作的流水線工作。——當前的情況來說,似乎也確實是這樣。小島:我之前所在的公司是做街機游戲起家的,所以等於我也進入了一個相對陌生的部門,做著陌生的工作。但我一直堅信,總有一天,游戲也可以具備戲劇性,用來講述自己的故事。但我確實沒有想到游戲會變化的如此之快速。講述故事,構建演出,提供娛樂,我覺得是個適合我的工作。因為影像和音樂,還有編程不算是我的專業,所以感到十分幸運。——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啊。小島:不過,能有現在的自己,也多虧了一路走來讀過的書。不能每天去書店就會死小島:其實我如果不能每天都去書店人的話就會死,但這附近(東京都內的小島工作室)沒有書店,曾經有一家很大的也倒閉了。——最近幾年這附近確實發生了很大變化。那現在您每月大概會買多少本書呢?小島:會買巨量的書,雖然買了也沒時間讀。每周讀兩本大概就夠了,不過說起來,其實也是因為最近通勤的時間變短了。——因為工作的環境變了嘛。小島:總之,看到感興趣的就會買。如果沒有想買的還會很困擾,總之就是相中就買。——那每個月會積壓多少本書?小島:還真沒數過。——沒有具體數字的話,摞起來大概多高呢?小島:和藍光碟,CD差不多高吧。——童年時代讀過的書,已經是很久遠的記憶了啊,都有些什麼書呢?會有繪本之類的嗎?小島:這個啊,大家可以放心,我小時候完全不讀書的。小時候家裡有父母和哥哥一共四口人,其他三人都是愛書之人,家裡有各種紀實文學全集之類的作品。——居然是這樣嗎。小島:雖然是無產階級家庭,但卻有不少的書。爸爸媽媽哥哥都很愛看書,當時可還不是會教育孩子「不讀書不行」的年代呢。——是的。小島:只有我不讀書,光看電視了。——???一切都是電影小島:所以父母對我十分擔心,開始給我買書回來,《三劍客》之類的。在讀書室讀了星新一先生的短篇集,還有《海底兩萬里》之類的作品,但都是兒童精簡版,但依舊並不喜歡。那時候的閱讀都是為了寫觀後感而讀,整天只想看電影,對我來說,電影是一切。——懂了。小島: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會坐電車去隔壁鎮子上的補習班,倒也不是為了去學習,而是回來的路上有一家巨大的書店。每周兩次,去補習班回來的路上,在書店逗留,十分的開心。並不是因為喜歡書,只是喜歡書店而已。就這樣在書店徘徊,我發現了二見書房出版社的《神探可倫坡》系列,應該是第二或者第三季的《第三終章》。小島還有一篇名為《第三の表現形態 ノベライぜーションとの出逢い》,收錄於小島秀夫最近發售的散文集 《創作する遺伝子:僕が愛したMEMEたち》中。 機核也有完整譯文,其中更詳細的描寫了小島與這本書相遇的故事。點此跳轉——在當時還是銷量冠軍的書呢。小島:但當時的我完全不看書,隨手拿起來,隨手翻翻,二十頁左右的位置有一張電視劇照,照片是黑白的,很粗糙,看的也不是很懂,不得已只能把書讀了,因為不僅沒讀過,這部劇其實也沒看過。——所以是先看的書?小島:是先看的書,在讀書的時候,每隔十幾二十頁,就會有張劇照,那就是我喘息的時間,到了那就是轉折了(笑)。——讀到那就放棄了嗎(笑)?小島:不是,拿游泳舉例,到那時來說,我可能連二十五米都游不完,但總想著「馬上就能看劇照了,再堅持一下」,然後一直讀到下一張劇照,就這樣一直讀到了最後。就這樣,我就迷上了《神探可倫坡》,按照順序買齊了整個系列,全部讀完了。但依舊還會有每月一冊的新刊,我一邊等待,去書書店徘徊,終於接觸到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埃勒里·奎因等。所以,最初接觸閱讀是從推理小說開始的,不過不是社會派,是本格派。包含了詭計,孩子們也能樂在其中,就算出現了屍體,也沒那麼恐怖,因為也就只是「屍體出現了」這種程度的描寫而已。在那個時代是沒有什麼對內髒的描寫之類的內容的(笑)。不像最近的小說,動不動就會出現「人骨拼圖」之類的東西。——推理小說所聚焦的點,在這半個世紀里已經變了呢。沉迷偵探小島:當然,我在小時候也讀過明智小五郎之類的,但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克里斯蒂,出沒於上流社會,登場人物們喝著紅茶,吃著我沒聽過的東西,犯人們也都很厲害。《東方快車謀殺案》也好,《無人生還》也好,都是那時候讀的。同時也讀了埃勒里奎因和艾德麥克貝恩等等有名的傢伙們的書。然後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開始寫一些短篇偵探小說。——這麼早!小島:寫了一個名為「壯回丈夫」,總是喊著「我很強壯,我很強壯!」的偵探。以事務所為舞台,做了很多設定。連帶著插畫和封面,一起在筆記本上創作,雖然都沒有寫到最後(笑)。——很多後來成為作家的人都是從小學的高年級開始寫作的。小島:在那之前還畫過漫畫,寫小說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後來不寫了是因為開始向星新一先生學習,改寫短篇小說,寫一些科幻內容的東西,寫了一篇20頁稿紙的東西後就有了自信,開始向中篇小說轉型。——之後就是標准路線了呢。小島:回到讀書的話題,在讀克里斯蒂的時候,經常會有一種「我懂了」的感覺,猜到了犯人是誰,或者相同的小說構造。之後又去讀一些推理小說的解密書之類的。——裡面會有劇透那種吧。小島:在那之後,也讀了不少克勞夫茲的推理小說啦,在讀之前就知道兇手是誰的《角落裡的老人》啦之類的。久而久之,就摸透了一些推理小說,大體上就是有犯人,發生事件,構成密室,諸如此類。對於日本作家來說都有哪些作家呢?沒錯 ,橫溝正史。我的父親買了橫溝正史的書,然後告訴我「去讀」。我的父親也是和我一樣,進了書店便走不動路的人。父親給我的教訓是出於禮貌,進了書店至少要買一本書再出來。在家與車站之間來往的坡道之間有家書店,上坡走得累了,就進入書店休息,進了點不買東西就不出來,那家書店的老闆總是揮舞著一把撣子盯著我們,只不過父親是文學愛好者,我卻買了橫溝正史後就出了門。讀過橫溝正史,知道了犯人的真面目,又變得索然無味。不過好在家裡的母親是松本清張和高木杉光的超級粉絲和核心讀者,所以能找到很多他們的書,文學集裡面也有《點與線》,我試著讀了一下之後就被震撼到了,又讀了《零之交點》與《砂器》。雖然《點與線》是短篇,但《零之交點》與《砂器》是長篇,原本想著自己能不能讀得下去,結果真的就能讀下去,甚至還有一些情色場面(笑)和墮胎情節。——因為那時的日本本格作品還充滿著生命力啊。傾心於社會派小島:從那時起也了解了什麼是社會派,當然,社會派作品之中也是可以有詭計的,但不僅如此,也有其側重的形形色色的方面,比如戰爭年代啦,種族問題啦。這種把社會問題引入娛樂產品的作品給了我極大沖擊,是當時的我所沒見過的東西。有犯人,發生事件,構成密室,然後一決勝負之類的東西,在松本清張那裡完全改變了,我馬上就倒戈於此。——先是看偵探小說,然後……小島:然後開始追求一些世間社會題材,然後很快又膩了(笑)。——果然(笑)。小島:在那之後不久,父母便給我換了補習班,我也改變了上學路線,因為有人說了「小島不好好學習,還是換個補習班比較好。」這樣的話(笑)。但因為我坐電車去那家書店很方便,所以還是經常會去,完全沒有學習。在補習班也只是坐在後面的的座位上,用皮筋彈橡皮玩。和我一起上補習班的人里,有一個是以升學為目標的,那傢伙背後告發我說:「阿秀只是來補習班玩的」。在那之後,家裡就不讓我去車站前的補習班了。不乘電車,該騎自行車上學,但那是我的家在山與山之間的新城區,回家的時候必須下車推著走。不過途中很難走的一段路中剛好有一家書店。書店的老闆用著「這傢伙到底想買什麼」的眼神看著我,我想著自己一定得買點什麼了,看向書架,上面擺放著ハヤカワ文庫出版的科幻小說。少年小島的真正目的慘遭父母發現,被剝奪了乘坐電車上學的樂趣。但,等待著在傾斜的坡道上推著自行車的他的,是集齊了ハヤカワ文庫出版的科幻小說的一家新書店!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