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觀察

Tag: 觀察

動畫《八十龜醬觀察日記》第四季製作決定

根據安藤正基原作製作的TV動畫《八十龜醬觀察日記》宣布了第四季製作決定的消息。本作預計將於2022年4月開始播出。 《八十龜醬觀察日記》的漫畫連載於月刊Comic REX(一迅社)上。作品講述了講名古屋方言的少女八十龜的生活,涉及到了有關名古屋地區的風土人情。TV動畫的前三季分別將於2019年1月,2020年2月和2021年3月播出。來源:動漫之家

賽凡&星環重工 三體 螳螂號

今天給大家帶來的測評非常重磅,是有賽凡科幻空間與星環重工聯合出品《三體》中的螳螂號飛船,這次設計原型由《我的三體·章北海傳》場景載具設計師本圖斯親自操刀,大量機體細節,使模型更具真實感與可看性。大劉也說「這就是我想像中螳螂號的樣子!」也是螳螂號飛船首次實體化。今天我也拿到了實物,作為一個老三體迷,心情無比激動,那麼就趕緊來看看吧。 我拿到的這款是1:450比例的迷你版(兼修中) 尺寸數據及材料 老傳統78可樂展示下大小 其實我對螳螂號有過很多種想法,看到這次的造型真的感覺挺驚艷的 就如同書中索描述 雖然是一個在設計上只重功能的東西,鋼骨嶙峋。加上那些外露的液壓設備。充滿了繁雜的技術秉性和粗陋的工業感。 地台左下角是螳螂號的LOGO和英文 右上角則是三體LOGO和出品方的LOGO 細節展示,據說大貨的塗裝會更加精緻 螳螂號的船艙有一些做舊塗裝 後部橙色位置應該是燃料罐一類的裝置 名場面,捕獲水滴的瞬間 現在可以確定它是三體世界發給人類的一件禮物,以這個文明很難令人類理解的表達方式發出的一個和平信號 後部飛船刻畫的也很細致,飛船上的凹凸細小表現都有體現 橙黃色的噴口很亮眼 底部細節也不馬虎 前面这两根细细的应该就是天线了,像针一样细 捕獲臂從底部伸出 著機械臂遠比我想想的要復雜 這里感覺像觀察室一類的地方 最後总结:我作为一个老三体迷,看到书中的飞船可以被实体化,心情自然是很激动的,这次模型虽然只是样品,但是看外表和风格我已经很满意了,可能是样品的原因,部分位置的涂装可能不是很到位,但是作为只有13厘米的MINI版,已经完全可以接受,同时也期待量产大货的到来,最後我想说 傻孩子们!快!跑!啊! 手动狗头 目前这款还在众筹中,有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支持下 來源:78動漫

物理實驗揭示了一種新的物質狀態的形成 破壞了時間反演對稱性

據媒體報導,超導的核心原理是電子成對。但它們是否也能凝聚成「四個一組」?最近的研究結果表明它們可以,瑞典皇家理工學院的一位物理學家周二發表了這種四倍效應的第一個實驗證據以及這種物質狀態的發生機制。 在《自然-物理學》雜志上,Egor Babaev教授和合作者在對鐵基材料Ba1-xKxFe2As2進行的一系列實驗測量中提出了費米子四倍增長的證據。這些結果是在Babaev首次預測這種現象近20年後,以及他發表論文預測這種現象可能在材料中發生8年後取得的。 電子配對實現了超導的量子態,這是一種零電阻的導電狀態,被用於核磁共振掃描器和量子計算。它發生在一種材料中,是兩個電子結合的結果,而不是像在真空中那樣相互排斥。這一現象最早是由Leon Cooper、John Bardeen 和 John Schrieffer在理論中描述的,他們的工作在1972年獲得了諾貝爾獎。 所謂的庫珀對基本上是"異性相吸"。通常情況下,兩個電子,也就是帶負電的亞原子粒子,會相互強烈排斥。但在晶體中的低溫下,它們會鬆散地成對結合,從而產生一種強大的長程有序。電子對的電流不再從缺陷和障礙物中散射,導體可以失去所有的電阻,成為一種新的物質狀態:超導體。 只是在最近幾年,四費米子凝聚態的理論思想才被廣泛接受。Babaev說,為了使費米子四倍態發生,必須有某種東西可以阻止成對的凝聚,阻止它們無阻力地流動,同時允許四電子復合體的凝聚。 Bardeen-Cooper-Schrieffer理論不允許有這樣的行為,所以當Babaev在德勒斯登工業大學的實驗合作者Vadim Grinenko在2018年發現了費米子四重凝聚的第一個跡象時,它挑戰了多年來普遍存在的科學協議。接下來是在多個機構的實驗室進行了三年的實驗和調查,以驗證這一發現。 Babaev說,所做觀察中的關鍵是費米子四重凝聚物自發地破壞了時間反演對稱性  ( Time-Reversal Symmetry)。在物理學中,時間反演對稱性是一種數學操作,即在公式或方程式中用其負數取代時間的表達,以便它們描述一個時間向後運行或所有運動都相反的事件。 如果人們顛倒了時間方向,物理學的基本規律仍然成立。這對典型的超導體來說也是成立的:如果時間之箭被逆轉,典型的超導體仍將是相同的超導狀態。他表示:「然而,在我們報告的四費米子凝聚態的情況下,時間反演使其處於不同的狀態。」 他說:「可能需要很多年的研究才能完全理解這種狀態。這些實驗開辟了一些新的問題,揭示了與它對熱梯度、磁場和超聲波的反應有關的其他一些不尋常的特性,這些特性仍有待更好地理解。」來源:cnBeta

研究稱太空飛行器或可「搭上順風車」 實時觀察彗星的形成情況

芝加哥大學的科學家表示,木星附近的半人馬小行星(Centaurs)可以提供了解太陽系的獨特機會。在太陽系深處,在木星和海王星之間,潛伏著成千上萬的太空岩石。偶爾,它們中的一個會撞上木星的軌道,被抓住並被拋向內太陽系--朝向太陽和地球。 這被認為是許多最終經過地球的彗星的來源。一項新的研究闡述了這個鮮為人知的系統的動態。研究結果包括:一艘太空飛行器飛往木星,在木星的軌道上等待,直到其中一個天體被捲入木星的「引力井」,並搭上這個天體的「順風車」,實時觀察它成為一顆彗星,這是可行的。 芝加哥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該論文的通訊作者Darryl Seligman說:「這將是第一次看到一顆原始彗星『開啟』的絕佳機會。」該論文已被《行星科學雜志》接受。「它將產生一個關於彗星如何移動以及為什麼移動的信息寶庫,太陽系如何形成,甚至類似地球的行星如何形成。」 部分歸功於幾個主要小行星帶的發現,過去50年裡,科學家們修改了他們關於太陽系如何形成的理論。他們現在設想的是一個更加動態和不穩定的系統,而不是大行星靜靜地在原地演變,大塊的冰和岩石分散開來,相互撞擊,重新形成並在太陽系中移動。 這些天體中的許多最終凝聚成了八大行星,但其他天體仍然鬆散地散布在空間的幾個區域。Seligman說:「這些小天體向你展示了太陽系實際上是這個非常有活力的地方,不斷處於變化狀態。」 科學家們非常熟悉火星附近的小行星帶,以及經過海王星的較大的小行星帶,即柯伊伯帶。但是在木星和海王星之間,潛伏著另一個鮮為人知的天體群,叫做半人馬(以神話中的混合生物命名,因為它們的分類介於小行星和彗星的中間)。 偶爾,這些半人馬小行星會被吸進內太陽系,成為彗星。"這些天體非常古老,含有太陽系早期的冰,從未被融化,"Seligman說。"當一個天體越來越接近太陽時,冰就會升華,產生這些美麗的長尾巴。 "因此,彗星是有趣的,不僅因為它們是美麗的;它們給你一種方法來探測來自遙遠的太陽系的東西的化學成分。" 在這項研究中,科學家們研究了半人馬小行星的數量以及這些天體偶爾成為前往太陽的彗星的機制。他們估計,大約一半的半人馬小行星變成的彗星是通過與木星和土星的軌道相互作用而被推入內太陽系的。另一半的彗星離木星太近,然後被木星的軌道夾住,被甩向太陽系的中心。 後一種機制為更好地觀察這些即將出現的彗星提出了一個完美的方法:科學家們說,空間機構可以向木星發送一個太空飛行器,讓它在軌道上運行,直到半人馬小行星進入木星的軌道。然後太空飛行器可以搭上半人馬小行星的「順風車」,朝著太陽飛去,在它轉變為彗星的過程中一路進行測量。 這是一個美麗但具有破壞性的過程。彗星美麗的尾巴是隨著溫度的升高而燒掉的冰產生的。彗星中的冰是由不同種類的分子和氣體組成的,它們各自在通往太陽的途中的不同點開始燃燒。通過測量這個尾巴,太空飛行器可以了解彗星是由什麼組成的。Seligman說:「你可以弄清楚典型的彗星冰層在哪裡開始燃燒,以及彗星的詳細內部結構是什麼,你從地面望遠鏡中弄清楚這些的希望非常小。」 同時,彗星的表面隨著它的加熱而噴發,形成隕石坑等。他說:「繪制所有這些將幫助你了解太陽系的動態,這對了解如何在太陽系中形成類地行星等事情很重要。」 科學家們表示,雖然這個想法聽起來很復雜,但美國宇航局和其他空間機構已經有技術來實現它了。太空飛行器經常前往外太陽系;美國宇航局的朱諾任務,目前正在拍攝木星的照片,只花了大約五年時間就到達那裡。其他最近的任務也表明,即使在天體移動時也有可能訪問它們。OSIRIS-REx訪問了2億英里外的一顆小行星,而日本的Hayabusa 2太空飛行器從另一顆小行星上帶回了少量的岩石。 甚至還有一個可能的目標。一年半前,科學家們發現其中一顆名為LD2的半人馬小行星可能會在大約2063年被吸入木星的軌道。Seligman說,隨著望遠鏡變得更加強大,科學家可能很快就會發現更多這樣的天體。「在接下來的40年裡,很可能會有10個額外的目標,其中任何一個都是停在木星上的太空飛行器可以達到的。」 此外,Seligman說:「我們有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的彗星記錄;如果能近距離看到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那該有多酷。」 該論文的其他作者是亞利桑那大學斯圖爾特天文台的Kaitlin Kratter,耶魯大學的Garrett Levine 和夏威夷大學的Robert Jedicke 。來源:cnBeta

暗物質是冷、是熱還是溫的?

10月19日消息,據媒體報導,半個世紀前,科學家薇拉·魯賓和肯特·福特證實了一種不可見物質——現被稱為暗物質,他們認為暗物質是促使星系旋轉的「動力」,現今科學家們提出了大量暗物質存在的證據,但似乎我們對這種神秘物質的了解還是不夠的,例如:暗物質是冷的、溫的還是熱的? 資料圖 盡管暗物質僅通過引力與普遍物質相互作用,但暗物質的數量非常多,占宇宙中所有物質的85%,它對塑造我們看到的所有物質具有關鍵的「幕後作用」,從銀河系至連接遙遠星系的纖細氣體暗絲。 科學家關於暗物質的形式有很多觀點,從被稱為MACHOs的行星大小天體到像「大質量弱相互作用粒子(WIMPs)」的單個粒子,甚至部分科學家認為暗物質更小,像軸子和惰性中微子。 上世紀80年代,科學家提出了一種方法用於解釋暗物質概念,他們將暗物質粒子分為冷、溫或熱三種類型,這些分類是基於每一種暗物質在早期宇宙中的運行速度,該速度取決它的質量,以及它誕生時周圍環境的溫度。 光,這種運行速度較快的粒子被稱為熱暗物質;質量較大、運行速度較慢的粒子被稱為冷暗物質;而溫暗物質則介於兩者之間。 以該方式觀察宇宙事物,大質量弱相互作用粒子是冷暗物質,惰性中微子是熱暗物質,來自宇宙早期的殘留中微子是熱暗物質,相比之下,軸子是一個特例,既輕又極冷。 如果一個暗物質粒子較輕、速度較快,那麼它在給定時間內會運行得更遠,它將使沿途已經存在的任何結構變得平滑。另一方面,較慢、較冷的暗物質形式可能有助於構建結構,依據迄今我們所知和所見的宇宙現象,暗物質應該是某種混合物形態的一部分。 暗物質構建星系 盡管有許多關於每種暗物質候選物質類型何時和如何形成的理論,但科學家唯一確定的是,暗物質在大爆炸後大約75000年就已存在,從那時起,宇宙物質開始主導輻射,微小的結構種子開始形成。 大多數類型的暗物質粒子都是在新生宇宙熾熱密集的原始湯中,由其他粒子之間的碰撞產生的,這與在大型強子對撞機等裝置進行高能粒子碰撞產生的奇異新型粒子方式大致相同。伴隨著宇宙不斷膨脹和冷卻,暗物質粒子最終會變成熱、冷或者溫類型暗物質,它肯定不止一種形態類型。 科學家描述稱,雖然暗物質這一術語具有一些誤導性,但暗物質能在宇宙中自由「流動」,它們不像漂浮在河流上的樹葉,以協調一致的方式朝向同一個方向,它們不是在一個宇宙區域,之後又抵達另一處宇宙區域,它們是無處不在,向四面八方散播。 當暗物質在宇宙中流動的時候,每種類型的暗物質都會對天體結構的形成產生獨特影響,要麼增加該天體集中度,從而促進星系的形成,要麼阻礙它們的增長。像WIMPs這樣的冷暗物質,可能會形成塊狀天體結構,它移動非常緩慢,能夠聚集在一起並形成引力井,從而捕獲附近的宇宙物質。 冷、熱、溫暗物質 相反,熱暗物質會是一種較平滑的團塊物質,其運行速度較快,以至於它們能忽略引力井,這就是為什麼科學家現在相信熱暗物質的存在,例如:宇宙早期遺留下來的中微子。盡管中微子並不能代表暗物質,但這些中微子是迄今已知暗物質唯一的組成部分,它們對宇宙的進化具有重要影響。 你可能會認為,溫暗物質是最佳暗物質類型,使宇宙充滿了適宜孕育天體的充足條件,科學家認為惰性中微子是溫暗物質的代表成分,而且從理論上講,惰性中微子確實可以構成暗物質的主要成分。 但是大多數參數空間(可能存在的條件集),均已被排除,盡管當前中微子振盪仍可能發生,但通常中微子在太空中通過標准振盪變成惰性中微子的機率被認為非常小,估計在10萬分之一至100萬億分之一之間。 接下來需要考慮的是軸子,不同於其他暗物質候選目標,軸子都非常輕,輕至可以更好地將其描述為波,其相關的作用場可以擴散數千米,而且溫度極低,事實上軸子與其他形式的物質耦合形式非常脆弱,以至於宇宙早期原始湯中粒子瘋狂碰撞幾乎不會產生任何物質。它們形成暗物質的方式與其他暗物質候選目標不同,盡管宇宙早期處於高溫狀態,但軸子誕生時非常冷,並永遠保持低溫狀態,這意味著它們是絕對冷的暗物質。 盡管軸子很輕,因為它們存在於接近絕對零度的溫度條件,在該溫度下所有粒子的運動都停止了,所以它們本質上是不運動的,它們是一種幽靈般的液體,任何物質都能穿過它。 尋找「各種各樣」的暗物質 一些科學家認為,要解釋我們在宇宙中看到的所有事物,需要不止一種類型的暗物質。在過去幾年裡,隨著檢測大質量弱相互作用粒子和通過大型強子對撞機碰撞產生暗物質粒子的實驗均已失敗告終,科學家進行越來越多的暗物質研究工作,致力於揭曉神秘的暗物質真實面紗。科技進步和精湛技術使科學家採取更多的搜索方案,這些方案可以迫使較輕、甚至更怪異的暗物質粒子從隱藏的區域釋放出來。 其中一些努力利用了暗物質在創造過程中起到的作用。研究人員通過費米伽馬射線太空望遠鏡尋找大質量弱相互作用粒子與其反粒子之間的碰撞跡象。 智利維拉-盧賓天文台使用全球最大的數位相機,對南部天空進行大規模勘測,勘測將完成的任務是通過觀察暗物質如何彎曲人類所能看到星系的光線,從而更好地掌握宇宙中暗物質的分布狀況。 它將以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告訴我們暗物質的本質,它分布越像塊狀一樣集中,就越符合「暗物質是冷的」的理論觀點。預計該相機將在10年內拍攝大約200億個星系的圖像,科學家希望從這些圖像中推斷出塑造它們的暗物質的基本性質。 我們不僅僅想知道暗物質是否存在,我們還希望了解宇宙學,真實知曉暗物質是什麼?來源:cnBeta

在木衛二上發現持續存在水蒸氣的證據

我們的太陽系有很多有趣的行星和衛星。太陽系中最有趣的物體之一是圍繞氣體巨頭木星運行的一顆衛星木衛二,名為歐羅巴。此前,哈勃太空望遠鏡在木星的一顆名為木衛三(Ganymede)的衛星的大氣中發現了水蒸氣。現在,哈勃在另一顆圍繞木星運行的衛星的大氣中發現了持續的水蒸氣,這次是歐羅巴。 科學家利用哈勃進行的研究發現,水汽只存在於歐羅巴的一個半球。科學家們認為,這一發現提高了我們對冰冷衛星的大氣結構的理解,並有助於為未來探索圍繞木星運行的衛星的科學任務做准備。 木星有79顆衛星,在所有這些衛星中,歐羅巴是離這顆巨大行星最近的第六顆。它是一顆冰冷的衛星,比矮行星冥王星還大。歐羅巴的表面是光滑的,被冰覆蓋,表面有裂縫和裂紋。歐羅巴的平均表面溫度為零下170攝氏度,而且它的大氣層在兄弟衛星當中是最薄的。 科學家們早就懷疑,歐羅巴的冰殼下有一個巨大的海洋。天文學家首次在這顆巨型衛星的大氣層中發現存在持續的水蒸氣的證據,水蒸氣是在尾部半球發現的,尾部半球是指衛星始終朝向與它圍繞木星的軌道運動相反的方向。 科學家們對在歐羅巴上發現持續的水蒸氣感到驚訝,因為其表面溫度非常低。哈勃利用太空望遠鏡成像光譜儀進行觀察,發現了水蒸氣。該儀器使研究人員能夠確定氧氣的豐度,這是構成水的分子之一。研究人員利用對歐羅巴大氣層中氧氣豐度的測量,並解釋其在不同波長下的發射強度來推斷水的存在。天文學家以前曾在歐羅巴上發現水蒸氣,其形式是通過冰層噴出的瞬時羽流,類似於地球上的間歇泉。來源:cnBeta

ESO拍下太陽系中42顆大型小行星圖像

據媒體報導,Daphne看起來像一滴眼淚,Ausonia像一個被壓扁的果凍豆,Kleopatra的形狀像一根狗骨頭,這些只是歐洲南方天文台(ESO)位於智利的甚大望遠鏡所拍攝的42顆小行星中的其中三顆。這些小行星代表了我們太陽系中一些最大的小行星,而這些圖像正在幫助天文學家了解這些迷人的太空岩石的起源。 ESO在周二的一份聲明中說道:「這42個天體的詳細圖像是探索小行星的一次飛躍並有助於回答生命、宇宙和萬物的終極問題,這要歸功於地面望遠鏡。」在科幻經典《銀河系搭車指南》出版42周年之際,該機構提到了作家道格拉斯·亞當斯。 本周發表在《Astronomy & Astrophysics》上的一篇論文介紹了甚大望遠鏡的小行星觀測--包括天體的三維形狀和密度。對小行星的重建顯示,它們要麼是球形要麼是拉長的,就像看起來很奇怪的Kleopatra。 數據顯示,這些小行星可能具有截然不同的密度。「我們的觀察結果為這些天體自形成以來的大量遷移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簡而言之,只有當這些天體起源於太陽系的不同區域時才能理解其成分的巨大變化,」論文共同作者、來自捷克共和國查爾斯大學的Josef Hanus說道。 甚大望遠鏡圖像集中的小行星位於火星和木星之間的「主帶」。這項研究表明,密度最小的小行星可能在海王星的軌道之外形成,然後移動到太陽系中目前的位置。 非常球形的矮行星Ceres也包括在觀察范圍內。它曾被NASA的「黎明號」太空飛行器訪問過,是小行星帶中研究得最充分的天體之一。名單上另一顆著名的小行星是Psyche,它是NASA即將進行的一項任務的目標。 小行星是天文學中的一個熱門話題。NASA計劃在周六發射其Lucy任務以訪問一顆主帶小行星和其他七顆被稱為特洛伊小行星的小行星們。另外,航天機構還一直忙於收集小行星的樣本以便帶回地球進行研究。ESO的圖像項目並不像在小行星表面著陸那樣引人注目,但它卻在研究這些有趣的天體方面填補了一些重要空白。來源:cnBeta

太陽熱量如何到達地球?為什麼陰雲密布時感受不到溫暖?

10月12日消息,太陽是光和熱的至高來源。太陽的能量通過輻射到達地球。當有雲層覆蓋的時候,由於雲層的隔離效果,太陽的溫暖會急劇下降。你是否曾經渴望像太陽一樣耀眼,為你所愛的人帶來溫暖和舒適?太陽不僅是我們地球的主要能源,也是我們生活中希望和樂觀的經典象徵。 太陽距離我們有數百萬公里,但太陽卻從未中斷為我們提供光和熱。太陽賜予的光和熱,是地球生命的重要泉源。 想像你自己正沐浴在陽光下。縷縷陽光溫暖著你的雙腳,讓你倍感愜意。突然,烏雲盤旋在頭頂,擋住了陽光。你無法再感受到柔和的暖陽。這時,你可能會問,太陽的熱量既然能夠穿越如此遙遠的距離到達地球,卻又為何被雲層輕易地遮擋呢? 太陽輻射 要了解這些問題的科學答案,讓我們從了解基礎原理開始。熱量從溫度較高的物體流向溫度較低的物體。這種熱傳遞過程會持續發生,直至兩個物體達到相同的溫度,稱為熱平衡。 熱傳遞有三種不同的機制: 1)傳導 從微波爐中取出盤子的時候,你是否不小心燙到手?燙手的罪魁禍首就是熱傳導。 在這個過程中,熱量以動能的形式從相互接觸的高溫區域傳遞到低溫區域。這個過程不涉及分子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的實際運動,而只是被激動的分子將它們的能量傳遞給相鄰的分子。這個過程會持續發生,直至兩個區域達到相同的溫度,沒錯,就是達到熱平衡。 這是最簡單的熱傳遞形式,且主要發生在固體間。熱傳導也稱為漫射。 熱傳導 例如,拿在手上的巧克力會融化,這是因為你手上的熱量通過熱傳導傳遞給了巧克力,使得巧克力溫度上升,進而融化。 2)對流 泡茶的時候,你是否觀察過水杯中茶葉向上的移動?造成這種有趣現象的正是熱對流。 在這個過程中,由於熱流體和冷流體的密度不同,熱量通過分子在整個流體(液體和氣體)中的實際運動來傳遞。這種持續的分子流動在流體內形成一股氣流。 當流體被加熱時,靠近熱源的分子獲得能量並開始更快速地移動。由於這些分子被加熱,密度降低,它們開始向上移動。更重、溫度更低的分子則占據了快速向上移動的分子留下的空位,這個過程會持續進行。於是,一股氣流在流體內形成。 對流過程 例如,陸風和海風形成於陸地和海洋之間的溫差引起的對流;反過來,這些陸風和海風又會導致陸地和海洋上方空氣的溫差。 3)輻射 即使你沒有坐在篝火附近,你也可以感受到篝火的溫暖。在這種情況下,輻射有助於熱傳遞。 在這個過程中,能量的傳遞是通過電磁波中的光子(能量包)來實現的。電磁波(如光、微波和紅外輻射)的傳播不需要介質。沒有任何接觸,你的身體也可以吸收電磁波。 太陽的熱量如何能夠穿越如此遙遠的距離到達地球? 地球表面和大氣之間的不同熱傳遞機制 太陽的熱量通過真空傳播到我們的地球,這個現象就是輻射。太陽光到達地球大約需要8分20秒。當這種能量到達地球大氣層時,熱傳導和熱對流都將發揮重要作用,把太陽的熱量分散到地球各處。 為什麼陽光無法穿過烏雲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先了解「隔熱」一詞。 隔熱是在冷熱物體之間製造一個屏障以阻止熱量傳遞的過程。有助於隔熱的材料稱為絕熱體。熱量無法通過絕熱體流動,從而限制了熱量的傳遞。 雲層起到了隔熱的作用 雲層起到了隔熱的作用,阻擋了來自太陽的熱量。這就是為什麼當雲層覆蓋的時候,你感受到不到溫暖的陽光。雲層的這種特性對於維持地球夜間的最佳溫度至關重要。大氣層周圍的雲層吸收了從地球表面逸出的熱量,然後在夜間使我們保持溫暖。 寫在最後 幾個世紀以來,人們一直把太陽當做神祇來敬拜。太陽是地球上生命的供養者。生命的維持離不開來自太陽的能量。這種能量由核聚變產生。在高溫高壓下,氫原子核融合形成一個氦原子,同時釋放出大量光和熱。 對日常現象和事件做一點點的科學探索可以讓我們對周圍環境有更深入的了解。所以,請不要停下學習的步伐!來源:cnBeta

特殊量子晶體也許能探測到暗物質粒子——軸子

據媒體報導,利用一種奇特的量子力學原理,研究人員創造出了一種特殊的鈹晶體,能夠探測到極其微弱的電磁場。這項成果日後或許可以用於探測假想中的暗物質粒子——軸子。原子物理學家用一套電極+磁場系統克服了鈹粒子之間的天然排斥力,將 150 個帶電鈹粒子困在一起,從而創造出了這種獨特的量子晶體。 圖為量子糾纏概念圖。科學家將鈹離子的運動與自旋糾纏在了一起,創造出了一種特殊的鈹晶體,可以探測到極其微弱的電磁場。 當用這套電極+磁場系統圍困住鈹離子時,這些原子便自動組合成了一張薄膜,厚度約為人類頭發直徑的兩倍。這樣的組合就像晶體一樣,受到外力干擾時會發生振盪,將這些原子變為激發態時,它們不會各動各的,而是會作為一個整體共同振動。 這種鈹「晶體」遇到電磁場時會產生一定反應。通過它們的振動情況,便可測算出電磁場的強度。 但對任何量子力學系統的測量都受制於海森堡不確定性原理:即粒子的位置和動能等特性無法同時准確測出。不過,該團隊利用量子糾纏原理,設法繞開了這一限制。 物理學家將鈹離子的運動與自旋之間建立起了糾纏關系。如果將量子系統比作一個個迷你的箭頭,自旋就描述了這些箭頭的指向,比如「向上」或者「向下」。 晶體發生振盪時,會產生一定量的位移。但由於海森堡不確定性原理,對位移的測量精確度始終受限,其中還包含大量量子噪聲。要想測量出這種位移,「位移程度必須大於量子噪聲才行」。 離子的運動與自旋之間的糾纏關系可以將量子噪聲分散開來,從而降低噪聲,讓研究人員得以測量出晶體產生的超微弱波動。為測試其性能,他們向這套系統釋放了一道微弱的電磁波,藉此觀察系統的振盪情況。 該晶體探測微弱電磁信號的敏感度已經比之前的量子傳感器高了十倍,但該團隊認為,如果增加鈹離子的數量,或許還能打造出一台更加敏感的探測器,用於軸子的搜索。 軸子是一種假想中的超輕暗物質粒子,質量只有電子的百萬分、甚至 10 億分之一。一些軸子模型認為,軸子有時可以轉化為光子,在這種情況下,它就不再是「暗」物質了,而是會產生微弱的電磁場。假如上述鈹晶體所在的實驗室中有軸子飛過,這些晶體或許便可捕捉到軸子的存在。 除了有助於搜索暗物質之外,這項研究還可能應用於多種場景,比如搜索實驗室中由電線產生的雜散電磁場、或進行材料探傷等等。來源:cnBeta

觀察性驚悚遊戲《Conway》11月2日發售 自帶中文

觀察性驚悚遊戲《Conway: Disappearance at Dahlia View》發布了新預告,確認本作將於2021年11月2日發售,登陸Steam,PS5,PS4,Switch,Xbox Series X|S,Xbox One,自帶繁體中文。目前試玩版已經上架了Steam。 預告片: 當8歲的Charlotte May在Dahlia View宣告失蹤時,退休偵探Robert Conway對此展開了自己的調查。在這部由《The Occupation》和《Ether One》的創作者打造,劇情驅動的觀察性驚悚遊戲中,主導調查並揭開黑暗的秘密。 關於這款遊戲 有時Dahlia View這樣的地方需要一場惡夢才能喚醒。 在這部由《The Occupation》和《Ether One》的創作者打造,劇情驅動的觀察性驚悚遊戲中,你要主導一起兒童失蹤案的調查,並發現Dahlia View的黑暗秘密。 《Conway: Disappearance at Dahlia View》是一部扣人心弦的觀察性驚悚遊戲,故事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的英國。當8歲的Charlotte May在Dahlia View宣告失蹤時,退休偵探Robert Conway從公寓窗戶觀察他的鄰居,對他們的行為產生了懷疑,開始尋找這起失蹤案背後的真相。隨著懷疑的升級,Conway對Charlotte May的失蹤展開了自己的調查,追蹤線索,發現新證據,在一條不可預測的道路上拼湊起案件的真相。 遊戲特色: 在《The Occupation》和《Ether One》的創作者White Paper Games的全新偵探驚悚遊戲中體驗一個緊張而情感豐富的故事。 扮演居住在Dahlia View的退休偵探Robert Conway,主導對一名失蹤者的調查。 觀察Dahlia...

科學家使用 「報告病毒」實時觀察SARS-CoV-2在動物模型中的傳播情況

據媒體報導,德克薩斯生物醫學研究所研究人員開發的新的 「報告病毒」使得在實驗室中觀察SARS-CoV-2及其變體變得更加容易,並且能夠更快地篩選潛在的抗病毒藥物、疫苗和中和抗體。 德克薩斯生物醫學研究所(Texas Biomed)的研究人員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上報告說,引起COVID-19疾病的SARS-CoV-2病毒的一個版本已經被成功地改造成在細胞和動物組織中發出亮光,為跟蹤動物模型中發生的病毒感染的傳播和強度提供了一種實時方法。 德克薩斯生物醫學研究所教授、病毒學家Luis Martinez-Sobrido博士和論文資深作者說:「現在我們可以追蹤COVID-19的動物模型中的病毒去向。能夠看到病毒如何發展,以及它具體針對哪些器官和細胞類型,將對了解病毒和優化抗病毒藥物和疫苗有很大幫助。」 除了追蹤病毒,Martinez-Sobrido和他的合作者已經開始使用「報告病毒」來篩選中和抗體對所關注的不同變體的作用,正如最近在《病毒學雜志》上所報導的。 為了製造「報告病毒」,Martinez-Sobrido和他的團隊結合了幾種先進的分子生物學工具,將螢光或生物發光的"報告"蛋白的基因序列添加到病毒的遺傳代碼中。當病毒的代碼被復制和轉錄時,發光蛋白的代碼也被復制和轉錄。 在早期的研究中,研究小組用發光蛋白的基因替換了病毒的一個基因,但這導致了一個非常暗淡的信號--該基因的表達不足以在動物身上輕易檢測到。為了提高亮度,研究人員不得不想辦法讓病毒產生更大量的報告蛋白。 他們的解決方案是:他們將報告基因插入SARS-CoV-2的一個不同的基因旁邊,具體來說,就是編碼核殼蛋白的基因。"這是SARS-CoV-2中表達最多的蛋白質,"分子生物學家葉成進博士說,他是Martinez-Sobrido實驗室的成員。這一次,信號是如此明亮,「當我通過螢光顯微鏡觀察時,它幾乎使我失明,」他說。 更快的篩選 報告蛋白在細胞和活體動物模型中發揮作用,並與檢測蛋白所發出的光的波長的成像系統相結合。與其他方法相比,能夠直觀地觀察病毒負荷和位置具有許多優勢。它更簡單和快速,節省時間和材料。 研究人員說:「與其需要一個大型團隊來篩選2000個化合物,看它們是否對病毒起作用,不如一個人在幾個小時內用報告病毒來做這件事。」它還能在整個感染和治療過程中跟蹤同一動物的病毒,減少獲得類似見解所需的動物數量。 追蹤變體 該團隊對報告病毒進行了調整,以表達附著在SARS-CoV-2變體上的不同顏色的蛋白質,他們在《病毒學雜志》的另一篇論文中對此進行了描述。重要的是,這種方法使他們能夠在一個測試井中同時測試中和抗體對兩種變體的效果。 「這是一個節省時間和資源的重大優勢,尤其是在塑料和試劑等如此多的基本材料因大流行而需求旺盛、供應有限的情況下,」博士候選人、Martinez-Sobrido實驗室的成員Kevin Chiem說。「隨著新變種的出現,我們可以很容易地調整該系統,並迅速篩選出對它們起作用的抗體。」 強大而准確 重要的是,該小組證明了「報告病毒」的行為與野生型病毒版本相同。這要歸功於他們沒有刪除任何病毒基因的事實,而且因為他們設計的報告蛋白立即與病毒的核殼蛋白分離,所以它的功能正常。他們的研究顯示,報告蛋白的亮度與病毒負荷有很好的相關性,盡管蛋白質的積累可能發生在幾天之內,導致在某些情況下的信號略強。 這一進展依賴於幾種強大的技術,包括產生重組SARS-CoV-2的逆向遺傳學技術,它將基因代碼的片段連接起來,產生完整的病毒。 Martinez-Sobrido和他的團隊已經與全世界100多個實驗室分享了他們的重組SARS-CoV-2和非感染性前體材料,稱為質粒。他們現在可以與具有生物隔離安全級別BSL-3權限的合格實驗室分享報告病毒,這是使用SARS-CoV-2的必要條件,以幫助對抗仍在進行的COVID-19大流行病。 Martinez-Sobrido說:「我們覺得我們有責任與世界各地的其他研究人員分享這些新工具和技術,以幫助盡快結束這場大流行。」來源:cnBeta

潛水遇「鬼蝠魟」突靠近求助! 幫忙後牠竟「伸出手手」道謝:給你一個抱抱♡

一般來說,野生動物會跟人類保持距離,不會主動靠近人類。但澳洲有一位潛水員卻跟一隻鬼蝠魟成為了朋友。鬼蝠魟主動游到他身邊,向他求助。他幫鬼蝠魟解除困境後,對方竟送上擁抱感謝,這段奇遇讓人覺得非常奇妙~ ▼澳洲西部的寧格魯岸礁海域,生活著一隻鬼蝠魟。當地的潛水員們經常能看到牠悠遊的身影,還給牠取名為Freckles。牠不會主動接近人類,潛水員們也不會去干擾牠。但有一天潛水導遊兼水下攝影師Jake Wilton進行水下活動時,Freckles竟主動遊了過來。 ▼Freckles身體寬約3公尺,在水中朝人類游過來時,看起來非常壯觀。Jake本以為Freckles是調皮過來撒嬌的,觀察了一下才發現,牠的右眼附近竟卡著一個魚鉤。Jake這才明白,Freckles是太痛、太不舒服了,才來找人幫忙的。 ▼Jake連忙將魚鉤取下來,他用鉗子移除魚鉤的過程中,Freckles一直乖乖停在原地,既沒有逃跑,也沒有反抗。牠似乎明白眼前這個人是在幫自己。後來Jake換氣十幾次,總算成功幫Freckles取下魚鉤。Freckles沒有立刻遊走,牠等Jake再一次下潛時,給了Jake一個擁抱,好像在感謝對方的幫忙一樣! ▼鬼蝠魟找潛水員幫忙,還送上擁抱感謝: Freckles竟然知道找人類求助,牠真的太聰明了!這一片水域的潛水客們都很友善,平時不會去打擾Freckles,只有Freckles主動靠近時才會跟牠互動。大概因為這樣,Freckles才敢找他們幫忙吧~ 來源:網路資料來源:bomb01wwwallother

光量子流體揭示了凝聚態物理學中的奇異物質波態

來自Skoltech和英國南安普頓大學的研究人員使用全光學方法創建了一個人工晶格,其節點容納了極子 - 半導體中半光半物質激發的准粒子。這種所謂的Lieb晶格,通常在自然界中不會出現,使研究小組能夠展示對凝聚態物理學非常重要的突破性結果。從應用的角度來看,《自然-通訊》上報導的雷射產生的偏振子晶格可用於設計下一代設備,如依賴色散管理和導光的光學計算機。 在強光-物質耦合體系中,放置在兩個鏡子之間的半導體中的電子激發會受到被困在其中的光子的強烈影響。這產生了新的量子模式,稱為激子-極子,或簡稱為極子。它們使人們能夠在微尺度上研究物質-波和光子的混合現象。在適當的條件下,偏振子可以形成類似於玻色-愛因斯坦凝結物的連貫多體物質狀態,為研究奇異的耗散性非線性動力學提供機會。 研究人員決定探索這些凝結物在自然界中通常不存在的人工光學晶格中是如何表現的。為此,他們使用了一個可編程的空間光調制器,將雷射束塑造成空腔內的晶格,這與用於在遠處表面投射花式圖案的雷射指示器帽不一樣。在雷射場最強的地方,產生的極子數量增加,能量也更大。在足夠高的雷射功率下,偏振子開始形成凝結物,這些凝結物駐扎在晶格的勢能最大值上。在這個所謂的「彈道」系統中,逃離凝聚體的高能量偏振子波在晶格中散射和衍射。 研究人員觀察到,當晶格常數降低時,凝聚體經歷了一個從彈道體繫到相反情況的相變,即深陷的凝聚體現在居住在晶格的勢壘中。在中間的晶格常數下,系統似乎無法"決定"偏振子波應該是脫域的還是局部的,相反,凝聚體在多種能量下斷裂。這樣的轉變以前從未在偏振子晶格中觀察到過。 研究人員還證明了他們可以產生固態物理學中最奇特的特徵之一--完全無色散的晶帶,也被稱為平帶--在那裡粒子質量實際上變得無限大。為此,他們設計了一種光學利布晶格,這在自然界中並不常見,已知它擁有平帶。 這篇報導中的研究是由Pavlos Lagoudakis教授領導的混合光子學實驗室的年輕研究人員共同撰寫的,他對該團隊的發現做出了如下評論。"我們的實驗室在偏振子凝聚體的光學晶格方面已經有了很好的專業知識,通過這項工作我們又向前邁進了一步。這些結果將引起廣泛的科學界的興趣,包括非線性光學、凝聚態物理、冷原子、光-物質物理和偏振子學。這是首次在光學生成的偏振子晶格中展示物質的非線性階段和平帶工程。在此之前,偏振子系統中的平帶狀態只在平版印刷的結構中顯示過。" 論文的第一作者,來自Skoltech的實驗物理學家Sergey Alyatkin博士和他的同事,來自南安普頓大學的理論物理學家Helgi Sigurdsson博士補充說:"我們的工作非常好地證明了光學控制的進步和偏振子領域的豐富性。我們對晶格中的微腔偏振子研究得越多,我們觀察到的有趣效應就越多。我們的最新成果為物質波准粒子的非穩態晶格混合物開辟了一條未被探索的物理學之路,而且我們並不局限於所研究晶格的特定類型。"來源:cnBeta

超大型望遠鏡發現宇宙中部分缺失的物質

由於恆星爆炸產生的星系風,星系可以接受並與它們的外部環境交換物質。一個由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和里昂第一大學(L'Université Claude Bernard)的研究人員領導的國際團隊運用歐空局超大型望遠鏡的MUSE儀器,首次繪制了銀河系風圖。 2021年9月16日發表在MNRAS上的一份研究報告中詳細介紹了這一獨特的觀察結果,它有助於揭示宇宙中一些缺失物質的位置,並觀察到星系周圍星雲的形成。 星系就像宇宙中的恆星島,擁有普通或重子物質,由周期表中的元素組成,以及暗物質,其組成仍然未知。理解星系形成的主要問題之一是,構成星系正常物質的重子中大約有80%不見了。根據模型,它們被恆星爆炸產生的星系風從星系驅逐到星系間空間。 左:類星體和這里研究的星系的分界線,Gal1。中間:由鎂元素組成的星雲,用大小比例表示 右:星雲和Gal1星系的疊加。 團隊成功地利用MUSE儀器繪制了一張銀河系風驅動形成中的年輕星系和星雲(氣體和星際塵埃雲)之間交流的詳細地圖。該小組選擇觀測銀河系Gal1,因為它離一個類星體很近,類星體是科學家們的"燈塔",引導他們走向研究區域。他們還計劃觀測這個星系周圍的一個星雲,盡管這一觀測的成功最初是不確定的,因為這個星雲的亮度是未知的。 銀河系和類星體的完美定位,以及銀河系風導致的氣體交換的發現,使得他們有可能繪制出一張獨特的地圖。這使得我們能夠首次觀測到一個正在形成的星雲,它與Gal1星系同時發射和吸收鎂--宇宙中的一些缺失的重子。這種類型的正常物質星雲在近宇宙中是已知的,但是對於正在形成中的年輕星系來說,它們的存在只是一種假設。 科學家們因此發現了宇宙中一些缺失的重子,從而證實了80-90%的正常物質位於星系之外,這一觀察將有助於擴展星系進化的模型。來源:cnBeta

一顆巨大的彗星最初被誤認為是一顆矮行星

天文學家認為他們可能已經發現了歷史上最大的彗星。這顆巨大的彗星以其發現者的名字命名為Bernardinelli-Bernstein。它是如此巨大,以至於在最初發現時,天文學家誤以為它是一顆矮行星。這顆巨大的彗星正位於從外太陽系向內的軌道上運行。 雖然一顆巨大的彗星從外太陽系向地球飛來可能很可怕,但天文學家清楚,目前它對地球不構成威脅。它接近太陽的距離不會少於土星軌道以內。 雖然這與我們有很大的距離,但在宇宙范圍內是非常接近的,並為研究人員提供了一個研究來自奧爾特雲的原始彗星的機會。研究像這樣的原始天體有助於科學家了解更多關於我們太陽系的形成。天文學家認為,這顆彗星已經有300多萬年沒有到過內太陽系。 調查Bernardinelli-Bernstein的研究人員很興奮,稱它是一顆"新"彗星,也可能是有史以來觀察到的最原始的彗星。 研究人員已經確定,這顆彗星從距離太陽40400天文單位的地方開始了它的內向旅程,在離太陽大約29個天文單位的距離被發現。它的直徑為96英里,盡管它的體積巨大,但還是太遠了,無法用肉眼觀察。來源:cnBeta

木星大紅斑不僅萎縮,而且風速在持續變快

9月30日消息,據媒體報導,近年來,哈勃太空望遠鏡一直在研究木星大紅斑,最新研究結果顯示,大紅斑由於某些神秘原因正在縮小,與此同時大紅斑風力發生變化,風速逐漸變快。 這是一幅持續23秒木星大紅斑循環視頻,是由哈勃太空望遠鏡觀測數據製作的,代表了大約10個地球小時(或者一個木星日)的活動。 木星環繞太陽公轉一周需要12個地球年,在2009-2020年的木星繞日運行周期中,木星大紅斑外環風速增加了8%,雖然風速變化取決於哈勃太空望遠鏡觀測風暴的時間,但依據長期觀測數據,哈勃太空望遠鏡確實跟蹤了外環風力速度的持續變快。 現今大紅斑外環風速經常超過每秒100米(相當於時速360公里),而在10年前,該區域經常達到每秒90米(相當於時速324公里)。事實上,大紅斑直徑甚至大於地球直徑,天文學家們已經對大紅斑進行長達150多年的定期觀測,最早的觀測記錄可追溯至17世紀,因此我們掌握著相對較長時間內大紅斑發生變化的證據。研究人員稱,與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風暴速度相比,這是難以置信的,但在木星表面,風暴速度的典型增長速度低於2.6公里/小時。 哈勃太空望遠鏡的精度和長期觀測記錄提供了充足證據,相關軟體數據分析跟蹤了木星觀測期間數萬至數十萬風向量(風力方向和速度)。由於哈勃太空望遠鏡無法觀測到大紅斑風暴深處,目前研究人員正在努力分析為什麼會出現風速增加,風暴雲頂部之下的任何事情在數據中都是無法體現的,但這是一項非常有趣的數據,可以幫助我們了解什麼因素促進了大紅斑風力加速,以及它是如何維持能量的。 目前,美國宇航局「朱諾號」探測器正在木星軌道執行勘測任務,偶爾會觀測到大紅斑,但相關報告並未說明朱諾號觀測數據有助於解開這個風暴謎團。朱諾號探測器任務小組已與哈勃太空望遠鏡和夏威夷雙子座天文台研究小組建立合作,繪制木星的大氣和風暴狀況,未來朱諾號探測器還將深入觀察大紅斑,繪制該風暴的深度圖像。來源:cnBeta

聽莫扎特 30 秒,癲癇緩解了

自然科研旗下《科學報告》近日發表一項健康學研究發現,聆聽莫扎特的 D 大調雙鋼琴奏鳴曲 K448 至少 30 秒,與耐藥性癲癇患者大腦中癲癇相關電活動尖峰頻率降低相關。研究還表明,對 K448 的積極情緒反應或有助其治療效果。 這首 D 大調雙鋼琴奏鳴曲 K448 由莫扎特作於 1781 年。此前有研究表明,傾聽 K448 和癲癇患者腦中與癲癇相關的電活動尖峰頻率較低有相關。但音樂持續時長對這種相關的作用及其原因尚不明確。 鑒於此,美國達特茅斯蓋塞爾醫學院研究人員羅伯特·庫昂及其同事此次使用腦電圖機 (EEG) 測量了 16 名患有耐藥性癲癇的成年人在傾聽一系列音樂片段(時長為 15—90 秒,其中包括...

小孩坐推車哭叫要抱抱…家長全無視! 她傻眼「抱一下會死」網反開戰

小孩哭鬧發脾氣時,家長應該妥協,還是堅持自己的立場?日前一位網友在臉書社團「爆怨2公社」發文說,在路上遇到一個2、3歲的小孩,因為不想坐推車,一直哭鬧尖叫著要抱抱。家長卻沒有理會,全程無視小孩。原po不滿說:「請問抱一下孩子是會死嗎?他是會因此變得很任性嗎?不會教,就不要生,不然就去照書養。」 原po表示,那個孩子因為不想坐推車,哭鬧尖叫著要抱抱,「他們的家庭成員粗估看是一對夫妻+阿公,沒人理這小孩,任他哭,請問抱一下孩子是會死嗎?他是會因此變得很任性嗎?不會教,就不要生,不然就去照書養,這年代資訊這麼發達,『高需求寶寶』還有人不知道這個詞嗎?」 ▼原po非常不滿,認為雖然是在大街上,不會覺得太大聲,但那個小孩看起來好可憐,「不覺得父母愛他,不想抱,可以好好的跟他講嗎?還蠻討厭放任小孩哭鬧不管的父母」。 一些家長看到後留言說:「我看到了沒有帶過孩子的人用自己以為正確的方式在教人家怎麼帶孩子,孩子狀況百百種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就指手劃腳」、「我覺得路人只看幾分鐘,但人家是帶一輩子,真的不要這樣子去下定論」、「有時候小孩會無理取鬧以哭來達成目的,爸爸媽媽也會選擇不讓步,讓他知道不是哭就能得到想要的,所以我會再觀察一下」、「有時是要狠下心讓孩子哭,這也是讓孩子慢慢學習,用哭的不能解決問題」。 也有網友說:「很慶幸自己的小孩沒在外面哭喊過,那種放任孩子在外哭喊,吵到旁人真的不行,教好再帶出門吧」、「不抱可以,但要處理孩子的情緒,而不是放任」、「不是抱一下會死的問題,而是小孩的哭聲吵到旁邊的人,那就真的很討厭」。大家認為應該如何教育呢? 來源:Facebook來源:bomb01wwwallother

霍金的黑洞定理首次被觀測證實 距離提出已時隔50年

有關黑洞的一個中心定律預測,黑洞的事件視界(任何物體都無法逃離的邊界)面積永遠不會縮小。這就是以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命名的霍金面積定理,於1971年由霍金推導得出。 五十年後,一項最新研究利用引力波得出證據,表明黑洞事件視界的總面積永遠不會減少。麻省理工學院和其他地方的物理學家利用對引力波的觀測,首次證實了霍金提出的面積定理。他們的研究結果於2021年7月1日發表於《物理評論快報》上。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仔細觀察了GW150914,這是雷射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在2015年探測到的第一個引力波信號。GW150914是兩個內旋黑洞的產物,這兩個黑洞合並產生一個新的黑洞,並釋放大量能量。這些能量以引力波的形式在時空中盪漾。 如果霍金的面積定理成立,那麼新黑洞的事件視界面積應該不會小於其兩個母黑洞的事件視界總面積。在新的研究中,物理學家重新分析了兩個黑洞碰撞之前和之後,來自GW150914的信號。他們發現,合並之後,事件視界的總面積確實沒有減少——他們以95%的置信度發表了這一結果。 他們的發現標志著對霍金面積定理的首次直接觀測證實。在此之前,霍金的面積定理只在數學上得到證實,但未曾在自然界中觀測到。該研究團隊計劃測試未來的引力波信號,以期進一步證實霍金的定理,或證明這是一個新的違反物理定律的標志。 1971年,史蒂芬·霍金提出面積定理,催生一系列關於黑洞力學的基本見解。面積定理預測,黑洞事件視界的總面積——以及宇宙中所有的黑洞——永遠不會減少。這一說法與熱力學第二定律出奇地相似,因為熱力學第二定律指出,熵,或物體內部的無序程度也永遠不會減少。 兩個定理之間的相似性表明,黑洞或可表現為熱的、散發熱量的物體——這是一個令人困惑的主張,因為就黑洞的本質而言,人們認為黑洞永遠不會讓能量逃逸或輻射。霍金最終在1974年解釋了這兩個觀點,提出如果考慮到黑洞的量子效應,黑洞可能在極長的時間尺度上具有熵並釋放輻射。這一現象被稱為「霍金輻射」,並且依然是關於黑洞的最基礎啟示之一。 來源:遊民星空

研究揭示大質量恆星形成中電磁力和重力的相互作用

據媒體報導,電磁力是自然界中四種基本力之一,它在日常生活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從水力發電站的發電到醫學上的疾病診斷。對生命來說,地球磁場是一個保護罩,保護我們不受來自太陽的帶電粒子的影響,這些粒子被太陽的磁場加速。移除這個「盾牌」很可能會使地球上的生命滅絕。因此,磁場在離我們很遠的太陽系外也發揮著傑出的作用,這可能並不令人驚訝。 太陽是在大約50億年前的塵埃和氣體雲中誕生的,而磁場可能控制了它的誕生。事實上,科學家們仍在爭論磁場如何影響恆星的形成過程。在所有的恆星中,質量最大的恆星的形成仍然籠罩在不確定性中。多年來,科學家們認為,磁場在高質量恆星的形成過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他們只有有限的觀察證據來證明或反駁這一理論。 由日本國立天文台的Patricio Sanhueza領導的一個小組利用ALMA來解決這個長期存在的問題。他們觀測了一個叫做IRAS 18089-1732的源,一個7600光年外的高質量恆星形成區,發現了一個組織良好的磁場,類似於一個螺旋形的"漩渦"。然而,與他們的預測相反,磁場似乎被自然界四種基本力中的另一種,即引力所影響。 Sanhueza說:「在這些極端環境中,引力可以塑造氣體的形態,並主導能量預算。他們進一步發現,磁場線是由氣體的巨大引力下墜而扭曲的。」 磁場的微小貢獻讓他們大吃一驚,因為他們以前曾在類似的恆星形成環境中發現過強磁場的證據。ALMA的這一發現揭示了高質量恆星形成的多樣性,得出的結論有點出乎意料,高質量恆星可以在強磁化或弱磁化的環境中誕生,"感受"到不同力量之間的相互作用。來源:cnBeta

天文學家為何要使用不同的無線電波段來觀察宇宙?–不可見的顏色

據媒體報導,射電天文學家在幾個波長范圍內--我們稱之為波段--觀察宇宙。超大型陣列(VLA)使用的波長范圍從4米到不到1厘米不等。阿塔卡馬大型毫米波/亞毫米波陣列(ALMA)使用的無線電波段則從幾厘米到三分之一毫米不等。但為什麼射電望遠鏡要使用這麼寬的波長范圍?答案在於天體發射無線電光的多種方式以及這種光如何跟星際空間的氣體和塵埃相互作用。 長射電波段如VLA的第4波段所看到的,通常是由電離氣體產生的。它讓人們看到熱等離子體在銀河系中的位置。這些長波長也很有用,因為大多數中性氣體在這些波長下是透明的。這意味著這些光在穿越空間時很少被吸收。較短波長的光通常是由特定的原子或分子發射出來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21厘米線,其由中性氫發出。這個波長是觀察星系中物質分布的最好方法之一,因為氫是迄今為止宇宙中最豐富的元素。 10厘米到20厘米范圍內的波長對射電天空調查特別有利,像VLA天空調查(VLASS)。射電星系在這個范圍內特別明亮,就像超大質量黑洞發出的噴流一樣。通過掃描這些波長的天空,VLASS已經捕獲了近1000萬個無線電源的圖像。 波長為一厘米或兩厘米的光經常通過一個被稱為同步輻射的過程發射出來。當電子快速通過一個強磁場時,磁場迫使它們沿著磁場線做緊密的螺旋式運動。正因為如此,它們會發射出無線電光。同步輻射在繪制黑洞附近的磁場圖時特別有用。另一個在這個范圍內發出光的過程被稱為雷射器或微波雷射。我們最熟悉的是發射相干紅光的簡單雷射指示器,但在星際空間的水袋可以發射波長為1.3厘米的相干光。由於這些水乳化器發出非常具體的光的波長,所以它們可以被用來測量宇宙膨脹的速度。 一毫米左右的無線電波長對於研究冷氣體和塵埃特別有用。星際空間中的塵埃顆粒發出的光的波長跟它們的大小相當,由於這些塵埃的大部分都約一毫米大小,這就是它們發出最多光的波長。這些短波長的光可能難以觀察,部分原因是我們的大氣層吸收了這些波長的大部分光。但它們對於研究年輕的行星系統也是非常重要的。ALMA已經能捕捉到年輕恆星周圍的氣體和塵埃盤,甚至看到了年輕行星開始形成時,這些盤中的間隙是如何形成的。它正在徹底改變我們對系外行星如何形成的理解。 但更有趣的無線電波段之一也許是ALMA的第6波段,它捕捉的是波長為1.1-1.4毫米的光。它已被用於研究紅巨星如何產生熱量以及行星星雲中的分子分布。另外它也被用來創造近年來最強大的無線電圖像之一,即星系M87中心的超大質量黑洞的圖像。作為事件地平線望遠鏡(EHT)的一部分,在世界各地的射電望遠鏡上使用了第6波段接收器,它們收集的數據被結合起來創造了第一個黑洞的直接圖像。 射電光對我們的眼睛來說是看不見的,所以很容易認為所有的射電光都是一樣的。但射電光充滿了色彩,就像我們能看到的可見光的顏色一樣,當我們使用其彩虹中的所有顏色時,射電天文學的威力最大。來源:cnBeta

科學家採用非入侵性成像技術 首次找到實時觀察植物「喝水」的方法

據媒體報導,諾丁漢大學的科學家們成為世界上第一批找到觀察植物根部如何在細胞水平上吸水和循環的方法的研究人員,這可能有助於識別未來的抗旱和抗澇作物。無法在不損壞標本的情況下監測根部的吸水情況,一直是尋求了解活體植物細胞和組織中液體運動的研究人員的一個關鍵絆腳石。 研究負責人、光學和光子學研究小組的Kevin Webb博士解釋說:「為了在不損害植物的情況下觀察它們的吸水情況,我們應用了一種敏感的、基於雷射的光學顯微鏡技術,以非侵入性的方式觀察活體根部的水分運動,這在以前是從未做過的。」 「從根本上說,植物能夠茁壯成長並成為高產作物的過程是基於它能多好地吸收水分,以及它能多好地管理這一過程。水作為植物組織中的營養物質、礦物質和其他生物分子的溶劑,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已經開發出一種方法,使我們能夠在單細胞水平上觀察這一過程。我們不僅可以看到水在根部上升,還可以看到水在哪裡以及如何流動。」 「養活世界上不斷增長的人口已經是一個問題。氣候變化正在導致地球上瀑布的模式和密度發生巨大變化,這導致了在遭受洪水或乾旱的地區種植農作物的問題。通過選擇更善於應對壓力的植物,我們的目標是通過了解和使用具有最佳生存機會的植物品種來提高全球糧食生產率,這些植物在任何特定的環境中都能發揮最大的生產力,無論多麼乾燥或潮濕。」 它是如何工作的 在這項研究中,科學家對擬南芥的根部進行了水分運輸測量,擬南芥是科學家的一種"示範植物",因為它們可以很容易地通過基因工程來干擾諸如水分吸收等基本過程。 使用一種溫和的雷射,新的成像技術--基於獲得諾貝爾獎的拉曼散射技術--使研究人員能夠在細胞水平上測量水在擬南芥根系中的流動,並運行一個數學模型來解釋和量化這一點。 研究人員使用了"重"水(氧化氘,或D2O),它在每個氫原子的原子核中含有一個額外的中子。通過在植物吸水時用雷射在根部劃線掃描,可以看到"重"水通過根尖移動。在經過基因改變而影響其吸水能力的擬南芥中,這些測量結果--結合數學模型--顯示了根部的一個重要的水屏障。這首次證實了水的吸收在根的中央組織內受到限制,而水容器就位於該中央組織內。 該大學植物科學教授Malcolm Bennett說:「這項創新技術是植物科學中一個真正的遊戲規則改變者--使研究人員首次能夠在活體植物組織中以細胞和秒為單位可視化水分運動。這有望幫助我們解決一些重要的問題,如:植物如何 『感知』水的可用性?這個問題的答案對於設計未來的作物,以更好地適應我們面臨的氣候變化和天氣模式改變的挑戰至關重要。」 這項由Leverhulme Trust資助的研究結果發表在《自然通訊》雜志上,論文題目是:"以細胞解析度對植物根部進行無創流體力學成像"。 未來的應用 在開發該方法時,研究最初側重於植物細胞,其大小約為人類細胞的10倍,因此更容易觀察。研究小組目前正在將這些相同的方法移植到人類細胞上,以便在更小的范圍內了解完全相同的各種過程。 就像植物一樣,人體內有一些組織負責處理水,這對功能至關重要。例如,眼睛的透明組織可能患有液體處理疾病,包括黃斑變性和青光眼等。在未來,新的拉曼成像技術可能會成為一個有價值的醫療保健監測和檢測工具。 接下來的計劃 研究人員正在為他們的流體力學拉曼成像技術尋找商業途徑,並且剛剛向四家英國和歐盟的農業公司申請了資金,以研究從植物葉子到根部移動的示蹤劑,以了解水的兩個運輸方向。同時,該團隊正在研究該技術的可攜式版本,以使農民和科學家能夠將水的運輸測量帶入田間,以監測在具有挑戰性的當地環境中生長的作物的水處理。 該研究小組目前正在與歐盟和英國的合作夥伴一起申請歐洲研究理事會的協同資助,以使吸水和抗旱的研究成為一種新的工具,幫助選擇和了解特定的作物如何與當地的特定生長條件相匹配。來源:cnBeta

科學家在超大質量黑洞附近觀察到磁結構

科學家對最接近星系Messier 87(M87)中心的超大質量黑洞的一個新視圖的分析顯示了靠近黑洞的磁場的重要細節,並暗示了強大的物質噴流如何在該區域產生。 一個國際天文學家團隊使用事件視界望遠鏡(Event Horizon Telescope)測量了黑洞周圍稱為極化的磁場特徵。偏振是光和無線電波中電場的方向,它可以表明磁場的存在和排列。事件視界望遠鏡是一個由八個射電望遠鏡組成的集合,包括智利的阿塔卡馬大型毫米波/亞毫米波陣列(ALMA)。 EHT偏振測量工作組協調員、荷蘭拉德堡德大學副教授Monika Mościbrodzka說:「我們現在看到了下一個關鍵證據,以了解黑洞周圍的磁場是如何表現的,以及這個非常緊湊的空間區域的活動如何能夠驅動強大的噴流。」 用EHT和ALMA拍攝的新圖像使科學家能夠繪制M87黑洞邊緣附近的磁場線。這個黑洞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被成像--由EHT在2019年拍攝。那張圖像顯示了一個明亮的環狀結構,中間有一個黑暗的區域--黑洞的陰影。最新的圖像是解釋距離地球5000萬光年的M87如何從其核心發射高能射流的一個關鍵。 位於M87中心的黑洞的質量是太陽的60多億倍。被吸入的物質形成了一個旋轉的圓盤--稱為吸積盤--緊緊圍繞著黑洞運行。盤中的大部分物質落入黑洞中,但周圍的一些粒子卻逃了出來,以近乎光速的速度噴射到太空中。 美國普林斯頓理論科學中心和普林斯頓引力計劃的NASA哈勃研究員Andrew Chael說:「新發表的偏振圖像是理解磁場如何讓黑洞『吞噬』物質並發射強大噴流的關鍵。」 科學家們將顯示黑洞外磁場結構的新圖像與基於不同理論模型的計算機模擬進行了比較。他們發現,只有以強磁化氣體為特徵的模型才能解釋他們在事件視界望遠鏡中看到的情況。 「觀察結果表明,黑洞邊緣的磁場足夠強大,可以反推熱氣體,幫助它抵抗重力的拉扯。」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副教授、EHT理論工作組協調員Jason Dexter解釋說:「只有滑過磁場的氣體才能向內旋轉到事件視界。」 為了進行新的觀測,科學家們將世界各地的八個望遠鏡--包括ALMA--連接起來,以創建一個虛擬的地球大小的望遠鏡,即EHT。該計劃將望遠鏡的角解析度提升至足以觀測事件視界尺度結構的程度。這種解析度使研究小組能夠直接觀察到黑洞的陰影和它周圍的光環,新的圖像清楚地顯示出該光環被磁化。這些結果發表在EHT合作的《天體物理學雜志通訊》的兩篇論文中。這項研究涉及來自全球多個組織和大學的300多名研究人員。 第三篇論文也發表在《天體物理學雜志快報》的同一卷上,基於來自ALMA的數據,由荷蘭拉德堡德大學和萊頓天文台的科學家Ciriaco Goddi領導。 Goddi說:「來自EHT和ALMA的綜合信息使科學家們能夠研究從事件視界附近到遠遠超出星系核心的磁場的作用,沿著其強大的噴流延伸數千光年。」來源:cnBeta

為何太陽系所有行星都在同一平面上旋轉?

9月23日消息,據媒體報導,如果你仔細觀察過太陽系模型的話,也許會注意到太陽、行星、衛星和小行星都大約處於同一平面上。但為何會這樣呢?要想回答這個問題,讓我們先回到大約45億年前、太陽系剛剛形成的時候。 據夏威夷大學天文學家納德爾·哈基吉普爾解釋,太陽系當時還只是一團巨大的、不斷旋轉的塵埃和氣體雲,直徑約12000個天文單位(1個天文單位為地球到太陽之間的平均距離,約合1.5億公里)。由於這團雲的體積過大,盡管其中只有塵埃和氣體分子,但在其自身質量的壓迫下,它還是開始了坍陷和收縮。 隨著這團不斷旋轉的塵埃和氣體雲開始坍縮,它還變得越來越扁,就像做披薩的廚師將面團甩向空中、旋轉成一張面餅一樣。與此同時,在這團越來越扁平的氣體雲中央,所有氣體分子都緊緊擠在一起,溫度也變得越來越高。在這種極端的高溫高壓之下,氫氣和氦氣原子開始融合,就此促發了一場長達數十億年的核反應,一顆幼年恆星就此形成——這就是我們的太陽。在接下來的5千萬年間,太陽一直在不斷成長,一邊從四周收集氣體和塵埃,一邊釋放出大量的熱和輻射。隨著太陽不斷長大,周邊也逐漸清出了一片空地,就像甜甜圈一樣。 而隨著太陽不斷長大,氣體雲也在持續坍縮,在恆星周圍形成了一個越來越扁、越來越大的圓盤。 最終,這團雲形成了一個圍繞恆星旋轉的扁平結構,名叫原行星盤。據哈基吉普爾介紹,這個原行星盤的直徑達到了數千個天文單位,厚度卻只有直徑的十分之一。 在此之後的數千萬年間,原行星盤中的塵埃顆粒一直在緩緩旋轉,偶爾會與彼此相撞,有些甚至會結合在一起,逐漸變成了數毫米長的大顆粒,然後又變成了數厘米長的小石子。這些小石子再繼續相撞、繼續結合,最終變成了一個個巨大的天體。這些天體大到一定程度之後,又在引力的作用下,逐漸被塑造成了球形的行星、矮行星和衛星。其它天體的形狀則不太規則,比如小行星、彗星和一些小型衛星等等。 雖然這些天體大小各異,但基本都位於同一個平面上,因為構成它們的原材料都來自這一平面。這就是如今的太陽系八大行星和其它天體都在同一平面上圍繞太陽旋轉的原因。(葉子)來源:cnBeta

天體物理學家發現構成生命基礎所需的有機分子的「重要儲備」

據媒體報導,研究人員表示,對年輕恆星周圍物質發出的光的獨特「指紋」的分析揭示了構成生命基礎所必需的大型有機分子的「重要儲備」。領導這項研究的利茲大學研究員John Ilee博士說,這些發現表明,導致地球上生命的基本化學條件可能在整個銀河系更廣泛地存在。 這些大型有機分子是在圍繞新形成的恆星的原行星盤中被發現的。一個類似的盤曾經圍繞著年輕的太陽,形成了現在構成我們太陽系的行星。這些分子的存在具有重要意義,因為它們是較簡單的碳基分子(如在太空中大量發現的一氧化碳)與創造和維持生命所需的較復雜分子之間的「墊腳石」。 這項研究的細節於9月15日發表,並將出現在《天體物理學報增刊》中。這是報告一項關於行星形成的化學的重大國際調查的20篇論文之一。 物理和天文學學院的 Catherine Walsh博士是領導這項調查的五個共同參與人之一。該計劃被稱為 『Molecules with ALMA at Planet-forming Scales』(或MAPS),它使用了智利的阿塔卡馬大型毫米波/亞毫米波陣列(ALMA)射電望遠鏡收集的數據。 Ilee博士和他的團隊由來自世界各地16所大學的天體物理學家組成,重點研究了生命形成所需的前體分子的存在、位置和豐度。他表示:「這些大型復雜的有機分子在整個空間的各種環境中都能找到。實驗室和理論研究表明,這些分子是構建分子的『原料』,是地球上生物化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適當的條件下創造糖類、胺基酸,甚至是核糖核酸(RNA)的組成部分。 」 「然而,我們發現這些復雜的有機分子的許多環境與我們認為行星形成的地點和時間相差甚遠。我們想更多地了解這些分子在行星的誕生地--原行星盤中的確切位置和數量。」 ALMA--觀察太空深處的化學成分 由於ALMA望遠鏡在探測來自外層空間最冷區域的分子的非常微弱的信號方面取得了進展,這項調查成為可能。在ALMA,一個由60多根天線組成的網絡被組合起來,以便觀測站能夠探測來自這些分子的信號。每個分子都以明顯不同的波長發出光,產生獨特的光譜 「指紋」。這些 「指紋」使科學家能夠識別分子的存在並研究它們的特性。 Walsh博士解釋說:「ALMA的威力使我們第一次能夠測量在附近年輕恆星周圍積極建造行星的物質的分布和組成。 該望遠鏡足夠強大,甚至對作為生命前體的大型復雜分子也能做到這一點。」 研究小組正在五個原行星盤中尋找三種分子--氰基乙炔、乙腈和亞環丙烯,這些原行星盤被稱為IM Lup、GM Aur、AS 209、HD 163296和MWC 480。這些原行星盤距離地球300到500光年不等。所有的星盤都顯示出它們內部正在發生的行星形成的特徵。 原行星盤"餵養"年輕行星 圍繞著年輕行星的原行星盤將在它形成時"餵養"它的物質。例如,人們認為年輕的地球是通過小行星和彗星的撞擊而獲得物質的,這些小行星和彗星是在圍繞太陽的原行星盤中形成的。但是,科學家們不確定是否所有的原行星盤都含有能夠創造具有生物意義的分子的復雜有機分子庫。 這項研究正在開始回答這個問題。它在觀察到的五個盤中的四個盤中發現了這些分子。此外,這些分子的豐度超過了科學家的預期。來源:cnBeta

「X射線放大鏡」為早期宇宙中的黑洞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觀察

據媒體報導,通過利用太空中的天然透鏡,天文學家們史無前例地從早期宇宙的黑洞系統中捕捉到了X射線。這個放大鏡是NASA錢德拉X射線天文台首次用來銳化X射線圖像的。它捕捉到了黑洞的細節,而通常請下,這些黑洞因太遙遠而無法使用現有的X射線望遠鏡來研究。 ...

研究:反復進行(和中斷)目光接觸會使對話更有吸引力

據媒體報導,與人交談時反復進行目光接觸是很常見的,但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根據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的一項達特茅斯學院的研究,當兩個人進行對話時,目光接觸發生在兩個人都參與的「共同關注」時刻,他們的瞳孔會因此而同步放大。 研究主要作者、達特茅斯學院心理和腦科學專業的研究生Sophie Wohltjen說:「目光接觸真的是沉浸式和強大的。當兩個人在進行對話時,目光接觸表明共同的注意力很高--他們彼此處於高峰同步狀態。隨著目光接觸的持續,這種同步性會下降。我們認為這也是好事,因為過多的同步性會使對話變得呆板。一個有吸引力的對話需要時而保持一致,時而說些新東西。目光接觸似乎是我們創造共享空間的一種方式,同時也為新的想法提供了空間。」 「過去,人們一直認為目光接觸創造了同步性,但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這並不那麼簡單,」資深作者Thalia Wheatley說,他是達特茅斯學院心理和腦科學教授,也是達特茅斯學院社會系統實驗室的主要調查員。「當我們已經處於同步狀態時,我們會進行目光接觸,而且,如果有的話,目光接觸似乎有助於打破這種同步。目光接觸可能會有效地暫時破壞同步性,以允許一個新的想法或主意。」 為了研究自然對話中目光接觸和瞳孔同步之間的關系,兩位達特茅斯大學的學生被帶到了實驗室。兩位學生被要求戴上眼球追蹤眼鏡,坐在對方對面,進行10分鍾的對話,並進行音頻和視頻記錄。參與者可以談論他們想說的任何事情。談話結束後,兩名參與者被分開到不同的房間,並被要求觀看他們剛才的談話,並不斷評價他們的參與程度。 研究小組觀察了瞳孔同步性是如何在目光接觸的情況下增加和減少的。結果顯示,人們在瞳孔同步性達到高峰時進行目光接觸。瞳孔同步性隨後立即下降,只有在目光接觸中斷後才會再次恢復。數據還表明,在談話過程中,目光接觸的情況與較高的參與度之間存在著關聯。 「對話是一種創造性的行為,人們在其中從獨立的聲音中建立一個共同的故事。」Wheatley補充說:「目光接觸的時刻似乎預示著我們已經實現了共同的理解,並需要貢獻我們的獨立聲音。」 該團隊的結果與其他工作是一致的,這些工作說明了定期打破同步性如何能夠允許創造性和個人探索。來源:cnBeta

研究稱約四分之一的類太陽恆星會吞噬自己的行星

根據一項新研究,四分之一的類太陽恆星會吞噬自己的行星。太陽系中的行星以穩定的、幾乎是圓形的路徑圍繞太陽旋轉,這表明自行星最初形成以來,其軌道並沒有什麼變化。但是,許多圍繞其他恆星運行的行星系統卻遭受了非常混亂的過去。 太陽系相對平靜的歷史有利於地球上生命的蓬勃發展。在尋找可能含有生命的外星世界的過程中,如果科學家有辦法確定那些有著類似平靜歷史的系統,就可以縮小目標。一個國際天文學家團隊在《自然-天文學》上發表的研究中解決了這個問題。他們發現,20%-35%的類太陽恆星會吞噬自己的行星,最可能的數字是27%。這表明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圍繞類太陽恆星運行的行星系統有一個非常混亂和動態的過去。 混亂歷史和雙星系統 天文學家已經看到了幾個系外行星系統,其中大的或中等大小的行星有明顯的移動。這些遷移的行星的引力也可能擾亂了其他行星的路徑,甚至把它們推到不穩定的軌道上。 在大多數這些非常動態的系統中,也有可能一些行星已經被宿主星吞噬。然而,研究人員不知道這些混亂的系統相對於像太陽系這樣比較安靜的系統來說有多普遍,後者有序的結構有利於地球上生命的繁榮。 即使有最精確的天文儀器,也很難通過直接研究系外行星系統來解決這個問題。相反,研究人員分析了雙星系統中恆星的化學成分。 雙星系統是由兩顆圍繞著彼此運行的恆星組成的。這兩顆恆星通常是在同一時間由相同的氣體形成的,所以研究人員預計它們應該包含相同的元素組合。然而,如果一顆行星被這兩顆恆星中的一顆吞噬,它就會被溶解在恆星的外層。這可以改變恆星的化學成分,這意味著研究人員看到的形成岩質行星的元素--如鐵--要比其他情況下的多。 岩質行星的蹤跡 研究人員通過分析107個由類太陽恆星組成的雙星系統所產生的光的光譜,檢查了它們的化學構成。由此,他們確定了有多少恆星比其伴星含有更多的行星物質。 研究人員還發現了三件事,它們共同構成了毫不含糊的證據,即在雙星對之間觀察到的化學差異是由吞噬行星造成的。 首先,研究人員發現外層較薄的恆星比其伴星含有更豐富的鐵元素的機率更高。這與吞噬行星是一致的,因為當行星物質被稀釋在較薄的外層時,會對該層的化學成分產生較大的變化。 其次,富含鐵和其他岩質行星元素的恆星也比它們的同伴含有更多的鋰。鋰在恆星中很快被破壞,而在行星中則被保存起來。因此,恆星中異常高的鋰含量一定是在恆星形成之後才到達的,這與鋰由行星攜帶直到被恆星吞噬的觀點相吻合。 第三,含鐵量高於其同伴的恆星也比銀河系中類似的恆星含鐵量高。然而,同樣的恆星具有標準的碳豐度,而碳是一種揮發性元素,因此不會被岩石攜帶。因此,這些恆星已經被岩石富集了,來自行星或行星物質。 尋找地球 2.0 這些結果代表了恆星天體物理學和系外行星探索的一個突破。研究人員不僅發現吞噬吃行星可以改變類太陽恆星的化學成分,而且發現它們的行星系統中有相當一部分經歷了一個非常動態的過去,與我們的太陽系不同。 最後,這項研究為使用化學分析來識別更有可能承載我們平靜的太陽系的真正類似物的恆星提供了可能性。來源:cnBeta

研究稱曾被認為是孤獨捕食者的虎鯊表現出對彼此的社交偏好

邁阿密大學羅森斯蒂爾海洋與大氣科學學院和倫敦動物學會(ZSL)動物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們發現,通常被認為是孤獨的「流浪」物種的虎鯊,其實是一種社交物種,彼此之間有偏好。 ...

太陽可能在 100 億年後「死」去

你是否想過,太陽「死亡」後會是什麼樣?據 Science Alert 網站 5 日消息,最近,科學家預測了太陽系的末日會何時到來,以及將會發生什麼。根據太陽系中大約在同一時間形成的其他天體的年齡,太陽大約已經 46 億「歲」了。再結合對其他恆星的觀察,天文學家預測,太陽將在大約 100 億年後到達生命的盡頭。 此前,天文學家認為太陽「死亡」後會變成行星狀星雲——一個由氣體和塵埃組成的發光氣泡。後來,有證據表明它「死」後的質量要比行星狀星雲大得多 。2018 年,一個國際天文學家團隊再次反轉結論,認為太陽死亡後最有可能的形式還是行星狀星雲。 據報導,在太陽走向生命盡頭的過程中,還會發生其他事情。在大約 50 億年後,太陽將變成一顆紅巨星。這顆恆星的核心會收縮,但它的外層會膨脹到其他行星軌道,在這個過程中會吞沒我們的地球——如果地球還在的話。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到那時,人類已經不復存在了。事實上,除非我們找到離開地球的方法,否則人類只剩下大約 10 億年的時間。這是因為太陽的亮度每 10 億年增加約 10%。 這聽起來不算多,但太陽亮度的增加將導致地球上生命的終結。海洋將會蒸發,地表由於過熱而無法再形成水。 研究證明,在太陽變成紅巨星之後發生的事情很難確定。之前的幾項研究發現,要形成明亮的行星狀星雲,初始恆星的質量需要達到太陽的兩倍。然而,天文學家在 2018 年使用計算機建模確定:就像 90%...

研究:北極變暖跟出現更冷的冬天有關

據媒體報導,一項新研究表明,美國部分地區冬季極端天氣的增加跟北極加速變暖有關。科學家們發現,該地區的升溫最終擾亂了被稱為極地渦旋的風的圓形模式。這使得更冷的冬季天氣流向美國,特別是2月份德克薩斯州的寒潮。 研究報告的作者指出,氣候變暖將使一些地區出現更多的寒冬。 在過去的40年裡,衛星記錄顯示,全球氣溫的上升對北極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跟世界其他地區相比,該地區的氣候變暖更為明顯,並導致夏季海冰迅速萎縮。 長期以來,科學家們一直擔心全球變化的放大對地球其他地區的影響。 這項新研究表明,北極變暖對北美和東亞的冬季天氣產生了重大影響。 研究人員詳細描述了一個復雜的氣象鏈,將這個溫暖的地區跟被稱為極地渦旋的冷空氣旋轉模式聯系起來。 研究人員指出,巴倫支海和喀拉海的冰融化導致西伯利亞上空的降雪增加,過剩能量的轉移影響了北極上空平流層的渦旋風。高溫最終導致渦旋的延伸使極端寒冷的天氣流向美國。 自1979年衛星觀測開始以來,這種拉伸現象有所增加。 科學家們認為,這種渦旋伸展的過程導致了今年2月致命的德克薩斯州寒潮。 「我們認為,歐亞大陸西北部的海冰融化加上西伯利亞的降雪增加,導致歐亞大陸從西到東的溫差加大,」該研究的論文主要作者Judah Cohen博士解釋稱,「我們知道,當溫差增大時會導致極地渦旋受到更多干擾。當它減弱時就會導致更極端的冬季天氣,如去年2月的德克薩斯州寒潮。」他是麻省理工學院(MIT)的教授,也是 Atmospheric and Environmental Research的主管。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的發現基於觀察和建模,它們顯示了北極氣候變化、極地渦旋的延伸和對地面的影響之間的物理聯系。 研究人員們相信他們的工作可以改善對極端寒冷冬季事件發生的預測。 「這項研究的好處之一是,如果你識別出這些前兆並知道觸發此類事件的有利條件,那麼你就可以延長預測提前期,」Cohen博士說道,「在德克薩斯州,人們當然可以更好地准備更好的警告,一些人在家中凍死,也許他們可以去尋求庇護。」 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研究小組相信他們的發現將幫助人們理解全球變暖是復雜的,或許還會打消寒冷冬季意味著氣候變化沒有發生的想法。 「長期以來,全球變暖跟美國和歐亞大陸北部極端寒冷天氣的明顯增加之間存在著明顯的矛盾。而這項研究有助於解決這個矛盾,」來自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Chaim Garfinkel說道,「過去,美國和俄羅斯的這些極端寒冷天氣被用來證明不減少碳排放,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藉口不立即開始減排了。」來源:cnBeta

雌性蜂鳥正變得和雄性蜂鳥一樣外表鮮艷以避免被異性騷擾

通過觀察巴拿馬的白頸雅各布蜂鳥,研究人員發現超過四分之一的雌性蜂鳥擁有與雄性蜂鳥相同的鮮艷裝飾羽毛,這有助於它們在進食時避免雄性的攻擊性行為,如啄食和身體撞擊。這篇論文於2021年8月26日發表在《當代生物學》雜志上。 第一作者Jay Falk作為康奈爾鳥類學實驗室和史密森尼熱帶研究所的一部分領導了這項研究。"對於鳥類來說,這真的很不尋常,因為你通常會發現,當雄性和雌性鳥類長得不同時,幼鳥通常看起來比較像成年雌鳥,而不是成年雄鳥,這幾乎是所有鳥類的現實情況。找到一個幼鳥看起來像雄鳥的情況是不尋常的。所以很明顯,有什麼東西在起作用。" 眾所周知,雄性白頸雅各布蜂鳥擁有明亮和艷麗的色彩,頭部為彩虹色,尾部為亮白色,腹部為白色。另一方面,相比之下,雌性雅各布蜂鳥往往色澤比較單調,具有柔和的綠色、灰色或黑色,使它們能夠融入環境。然而,福爾克和他的團隊發現,大約20%的成年雌性有像雄性一樣的艷麗色彩。 在青少年時期,所有的雌性都有艷麗的顏色,但這20%的雌性隨著年齡的增長並沒有改變成柔和的顏色。目前還不清楚這種現象是遺傳的,是由蜂鳥選擇的,還是由於環境因素造成的。然而,研究人員發現,這可能是雌性蜂鳥試圖躲避騷擾的結果,包括在交配或餵食期間的有害攻擊行為。 為了了解為什麼一些雌性蜂鳥保持其艷麗的色彩,研究人員設置了一個場景,在餵食器上放上蜂鳥,並觀察真正的蜂鳥與它們互動。他們發現,蜂鳥主要騷擾顏色柔和的雌性蜂鳥,這支持了艷麗顏色是由社會選擇造成的假設。此外,大多數雌性蜂鳥在幼年時期有艷麗的色彩,而在生殖時期沒有。這意味著,它們唯一擁有艷麗色彩的時間恰恰是在它們不尋找配偶的時期。結合該研究的其他結果,這表明不是性選擇導致了這種現象。 在未來的研究中,福爾克和他的團隊希望利用雌性白頸雅各賓鳥之間的變異結果來了解其他物種中雄性和雌性之間的變異可能如何演變。來源:cnBeta

1968年以來「行星雷達」已觀測到超過1000顆近地小行星

在歷史性的里程碑之後七天,美國宇航局Deep Space Network Goldstone的一個巨大天線對另一個更大的物體進行了成像。2021年8月14日,一顆被命名為2021 PJ1的小型近地小行星(NEA)在超過100萬英里(約170萬公里)的距離上經過我們的星球。 寬度在65到100英尺(20到30米)之間,這顆最近發現的小行星並沒有對地球構成威脅。但是這顆小行星的接近是歷史性的,標志著在僅僅50多年的時間里,行星雷達觀測到的第1000顆NEA。 而僅僅七天之後,行星雷達又觀測到了第1001個這樣的物體,但這顆天體要大得多。 自從1968年首次對小行星1566 Icarus進行雷達觀測以來,這種強大的技術已經被用來觀測經過的NEA和彗星(統稱為近地天體,或NEO)。這些雷達探測提高了我們對近地天體軌道的認識,提供的數據可以將未來運動的計算延長數十年至數百年,並幫助明確預測一顆小行星是否會撞擊地球,或者它是否只是會從附近經過。例如,最近對具有潛在危險性的小行星阿波菲斯的雷達測量有助於消除它在未來100年內撞擊地球的任何可能性。此外,它們可以為科學家提供關於物理特性的詳細信息,這些信息只有通過發送太空飛行器和近距離觀察這些物體才能匹配。根據一個小行星的大小和距離,雷達可以用來對其表面進行錯綜復雜的成像,同時還可以確定其大小、形狀、自旋率,以及它是否伴隨著一個或多個小衛星。 該圖表示2021年8月14日小行星2021 PJ1的雷達回波。橫軸代表預測的都卜勒頻率和新的雷達測量值的差異。 在2021年PJ1的案例中,這顆小行星太小,觀測時間太短,無法獲得圖像。但是作為行星雷達探測到的第1000個NEA,這一里程碑式的事件凸顯了研究已經接近地球的NEA的努力。 "2021 PJ1是一顆小行星,所以當它在超過100萬英里的距離上經過我們時,我們無法獲得詳細的雷達圖像,"Lance Benner說,他在南加州的NASA噴氣推進實驗室領導NASA的小行星雷達研究項目。"然而,即使在這樣的距離,行星雷達也足以探測到它,並以非常高的精度測量其速度,這大大改善了我們對其未來運動的了解。" 本納和他的團隊領導了這項工作,使用位於加利福尼亞巴斯託附近的深空網絡金石深空綜合體的70米(230英尺)深空站14(DSS-14)天線,向小行星發射無線電波並接收雷達反射,或"回波"。 在所有被行星雷達觀測到的小行星中,在波多黎各阿雷西博天文台的305米(1000英尺)大型望遠鏡被損壞並在2020年退役之前,有一半以上的小行星被觀測到。天線不久後就倒塌了。戈德斯通的DSS-14和34米(112英尺)的DSS-13天線迄今已觀測到374顆近地小行星。澳大利亞還利用深空網絡坎培拉深空通信綜合體的天線向小行星發射無線電波,並利用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的澳大利亞望遠鏡緊湊型陣列和新南威爾斯州的帕克斯天文台接收雷達反射信號,觀測了14個近地小行星。 自從美國宇航局的近地天體觀測計劃(現在是其行星防禦計劃的一部分)在10年前增加對這項工作的資助以來,近四分之三的NEA雷達觀測已經完成。 最近被雷達觀測到的小行星在2021年PJ1之後一周才接近地球。在8月20日至24日期間,戈德斯通對2016 AJ193進行了成像,因為它在210萬英里(約340萬公里)的距離上經過我們的星球。盡管這顆小行星比2021 PJ1更遠,但它的雷達回波更強,因為2016 AJ193大約大40倍,直徑約為四分之三英里(1.3公里)。雷達圖像顯示了該物體表面的相當多的細節,包括山脊、小山丘、平坦區域、凹陷和可能的巨石。 美國宇航局的NEOWISE任務以前曾測量過2016年AJ193的大小,但金石號的觀測揭示了更多細節。事實證明,它是一個高度復雜和有趣的天體,旋轉周期為3.5小時。 科學家們將利用對2016 AJ193--行星雷達觀測到的第1001顆近地小行星--的這些新的觀測結果,更好地了解其大小、形狀和組成。與2021年的PJ1一樣,在這種方法中對其距離和速度的測量也提供了數據,將減少計算其軌道的不確定性。來源:cnBeta

研究發現食用牛油果對腹部脂肪產生明顯的影響 但只適用於女性

一項新發表的研究顯示,每天吃一個牛油果會引發腹部脂肪的重新分布,從而降低某些代謝性疾病的風險,如2型糖尿病。然而這些有益的變化只在女性參與者身上觀察到。 ...

科學家首次觀察到一種由星體合並引發的全新超新星類型

2017年,天文學家探測到一個不尋常的無線電波源。科學家們現在已經能夠確定是什麼導致了這種不尋常的無線電波爆發。根據來自加州理工學院的天文學家團隊的說法,該無線電波爆發是由黑洞或中子星與它的伴星碰撞造成的。 碰撞的結果是一個以前從未見過的過程。通常情況下,大質量恆星在耗盡核燃料時,會演化成超新星爆炸。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一個黑洞或中子星觸發了伴星過早地進入超新星。這一發現標志著由合並引發的超新星首次被證實。 研究人員Dillon Dong關注了VLA(甚大天線陣)調查中的一個極其明亮的無線電波源,名為VT 1210+4956。研究人員指出,該無線電波源與超新星事件相關的最亮的無線電瞬變體並列。最初,Dong認為該無線電能量是一顆被密集氣體包圍的恆星。 無線電瞬變事件被認為是在恆星在超新星中爆炸時發生的,來自爆炸的物質與氣體相互作用。然而,進一步的調查發現該事件有一些更不尋常的地方。董明珠發現了來自VT 1210+4956天空中同一位置的X射線。 調查確定,X射線和無線電波是來自同一個事件。X射線瞬態標志著在爆炸時產生了相對論噴流,而發光的無線電輝光表明爆炸的物質後來影響了幾個世紀前從恆星上噴出的密集氣體。這兩類事件從未相互關聯,而且非常罕見。通過建模,研究小組確定該事件涉及到一個黑洞或中子星緊密地圍繞著另一顆恆星,最終與它的同伴合並,帶來了一種全新的超新星類型。來源:cnBeta

研究發現雷暴以之前沒有觀察到的方式影響著空間邊緣

從太陽噴射出來的太陽耀斑和地球上產生的雷暴以不同的方式影響著地球的電離層,這對進行遠距離通信的能力有影響。一個研究小組利用阿雷西博天文台的非相干散射雷達(ISR)、衛星和波多黎各的閃電探測器收集的數據,首次研究了雷暴和太陽耀斑同期對電離層D區(通常被稱為空間邊緣)的影響。 在其首次分析中,該團隊確定太陽耀斑和雷暴產生的閃電引發了空間邊緣的獨特變化,該邊緣普遍被用於無線電遠程通信,如車輛和飛機上的GPS。 由新墨西哥理工學院物理學助理教授Caitano L. da Silva領導的這項工作最近發表在《科學報告》雜志上,這是自然出版集團的一份雜志。 "這些真的是令人興奮的結果,"da Silva說。"我們在論文中顯示的關鍵事情之一是,閃電和太陽耀斑驅動的特徵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傾向於產生電子密度耗損,而後者則是增強(或電離)。" 雖然由於AO的望遠鏡在2020年12月崩潰,研究中使用的AO雷達不再可用,但科學家們認為,他們收集的數據和其他AO的歷史數據將有助於推動這項工作的開展。 "這項研究有助於強調,為了充分了解大氣區域的耦合性,需要適當考慮從下面(來自雷暴)輸入到低電離層的能量,"da Silva說。"多年來在AO收集的大量數據將成為量化低電離層中閃電影響的一個變革性工具"。更好地了解對地球電離層的影響將有助於改善通信。 這項工作的另一個顯著成果是,首次提出了波多黎各群島地區雷擊的空間和季節性發生圖,還發現了一個集中在波多黎各La Cordillera Central山脈西部的雷電活動熱點。來源:cnBeta

觀察發現長症狀COVID-19有患腎髒損害和慢性病的風險

不斷有研究表明,許多感染過COVID-19的人在初次感染幾個月後會出現一系列的不良狀況。醫學研究人員對聯邦健康數據的深入研究增加了這些擔憂,指出在那些被稱為COVID-19的長期患者中,腎髒功能明顯下降--甚至在那些輕微感染病毒的人中也是如此。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和聖路易斯退伍軍人事務保健系統的研究人員收集的數據顯示,那些感染SARS-CoV-2的人患腎髒損傷以及慢性和晚期腎髒疾病的可能性增加。 這項研究於9月1日在線發表在《美國腎髒病學會雜志》上。 腎髒功能障礙和疾病被稱為無聲殺手,往往沒有疼痛和其他症狀--以至於國家腎髒基金會估計90%的腎髒病患者都不知道。在美國,腎髒疾病影響了3700萬人,是美國人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 "我們的研究結果強調了在護理患有COVID-19的病人時關注腎髒功能和疾病的極端重要性,"高級作者、華盛頓大學醫學助理教授Ziyad Al-Aly博士說。"如果腎髒護理不是COVID-19急性期後護理策略的一個組成部分,那麼我們將錯過幫助潛在的數十萬人的機會,這些人不知道他們的腎髒功能已經因為這種病毒而下降了。更不用說還有數百萬美國人患有並非由COVID-19引起的腎髒疾病"。 這些發現恰好與德爾塔變種所刺激的COVID-19感染病例激增相吻合。自該大流行開始以來,已有超過3800萬人被診斷出患有該病毒。Al-Aly說:"根據我們的研究,我們認為這些感染過COVID-19的人中有51萬可能有腎髒損傷或疾病。" 研究人員分析了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維護的一個資料庫中的去識別的醫療記錄,該部是美國最大的綜合醫療保健服務系統,並以此創建了一個受控數據集,其中包括從2020年3月1日到2021年3月15日超過170萬健康和感染COVID的退伍軍人的健康信息。在這些退伍軍人中,有89216人確診為COVID-19,並度過了急性期(該疾病的前30天)。 研究中的COVID-19患者大多是男性,且年近60歲;然而,研究人員也分析了包括151289名女性--包括8817名COVID-19患者--和所有年齡段的成年人的數據。在COVID-19患者中,有12376人(13.9%)需要住院治療,包括4146人(4.6%)被送入重症監護病房(ICU)。 腎功能下降的風險在住在重症監護室的人中是最高的;然而,重要的是要注意,這種風險延伸到所有的病人,甚至是那些病情較輕的COVID-19患者,而如果能夠及時發現,腎髒疾病的早期階段往往可以用藥物治療。 "在問題發展和變得更難治療之前發現腎髒功能障礙是至關重要的。但腎髒問題是無聲的問題,直到有人檢查血樣才會發現。根據我們的研究,特別重要的是,保健提供者要為曾患COVID-19的人做這件事。否則,我們會錯過很多人,可悲的是,我們將在未來處理更多的晚期腎髒疾病"。 與沒有被感染的病人相比,感染病毒但不需要因此而住院的人患重大不良腎髒事件(如慢性腎髒疾病)的風險要高15%,患急性腎損傷的風險要高30%,獲得終末期腎髒疾病的風險要高215%(超過2倍)。後者發生在腎髒不能再有效清除體內廢物的時候。在這種情況下,需要進行透析或腎髒移植來維持病人的生命。 因COVID-19住院的病人的風險增加了,而那些因病毒在重症監護室的病人的風險則大大增加了:遭遇重大腎髒不良事件的風險是7倍,急性腎損傷的風險是8倍,末期腎髒疾病的風險是13倍。 "因COVID-19住院或需要ICU護理的人風險最高,"Al-Aly說。"但是對於那些病情較輕的人來說,風險並不是零。事實上,它是顯著的。而且我們需要記住,我們還不知道未來幾年內對長病程的健康影響"。 在COVID-19感染的最初30天後,4757名(5.3%)患者的腎小球濾過率(GFR)下降了30%或更多,醫生用它來評估腎功能,如果適用的話,確定腎髒疾病的嚴重程度。腎小球濾過率是由一個簡單的血液測試決定的,該測試測量肌酐的水平,肌酐是血液中的一種廢物,由腎髒過濾並被丟棄到尿液中。 研究人員發現,患有較輕的COVID-19病例的人,估計GFR下降30%或以上的風險是1.09倍。對於不在重症監護室的住院COVID-19患者,出現估計GFR下降30%或更多的風險是2倍,而重症監護室患者出現估計GFR下降30%或更多的風險是3倍。 Al-Aly解釋說:"腎髒的損傷超過了正常老化造成的功能減退。一個60歲的人的腎髒功能不如一個20歲的人的腎髒強大。我們在這些病人身上觀察到的腎功能下降並不是優雅的衰老。它不是正常的東西。這絕對是一種疾病狀態。腎髒疾病是多面長COVID-19的一個重要方面,它是長病程COVID-19症狀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護理長COVID-19患者時必須考慮到它。"來源:cnBeta

教育「雙減」:療效還在觀察中

教育領域「雙減」政策出台後,有的家長長舒一口氣,也有很多家長有些手足無措,一些具體操作層面上的現實問題還沒有完全明晰。這也說明,教育市場中學科類培訓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仍存在,家長對於政策的急轉彎反應不過來也是客觀現實。 ...

天文學家使用「X射線放大鏡」來加強對遙遠黑洞的觀察

據媒體報導,天文學家使用了一個 「X射線放大鏡」來研究早期宇宙中的一個黑洞系統。一個介入的星系對光線的放大和延伸使天文學家能夠探測到兩個遙遠的X射線發射天體。這些天體要麼是兩個正在成長的超大質量黑洞,要麼是一個這樣的黑洞和一個噴流。這一結果有助於科學家了解黑洞在早期宇宙中的成長,以及具有多個黑洞的系統的可能存在。 使用美國宇航局(NASA)錢德拉X射線天文台的一項新技術使天文學家獲得了對早期宇宙中黑洞系統的前所未有的觀察。這為天文學家提供了一種方法,可以比以前更詳細地觀察微弱和遙遠的X射線天體。 天文學家使用了空間中的排列方式,顯示了來自近120億光年外的兩個天體的"引力透鏡"光線。本圖主要部分的藝術家插圖顯示了來自這些遙遠天體的光線路徑是如何被沿地球和這些天體之間的視線的星系彎曲和放大的。 這項最新的錢德拉研究中的天體是一個叫做MG B2016+112的系統的一部分。錢德拉探測到的X射線是由這個系統發出的,當時宇宙只有20億年的歷史,而目前宇宙的年齡將近140億年。 之前對MG B2016+112射電發射的研究表明,該系統由兩個獨立的超大質量黑洞組成,其中每個黑洞也可能產生一個噴流。使用基於無線電數據的引力透鏡模型,Schwartz和他的同事得出結論,他們從MG B2016+112系統中探測到的三個X射線源一定是由兩個不同天體的透鏡造成的。 來自左邊一個天體(紫色)的X射線光被中間星系的引力扭曲,產生了兩束X射線源(標簽版本中的"A"和"B"),在錢德拉圖像中檢測到,右邊的虛線表示。來自較暗天體(藍色)的X射線光產生了一個X射線源("C"),它被星系放大,比沒有透鏡的情況下要亮300倍之多。插圖中顯示的是錢德拉的圖像。 這兩個發射X射線的天體很可能是兩個正在成長的超大質量黑洞,或者是一個正在成長的超大質量黑洞和一個噴流。以前錢德拉對成長中的超大質量黑洞的測量通常涉及到離地球更近的天體,或者天體之間的距離大得多。 描述這些結果的論文發表在《天體物理學雜志》上。來源:cnBeta

自繪《機核人間觀察》海報3:終結篇

先上圖…… 恭賀《人間觀察》順利完結,並對新的跑團滿懷期待。趁著《人間觀察》大結局還熱乎著,想著再來一張。雖然人間觀察前期每集不長,但是追了蠻久還挺有感情的,期間總共三張海報,這次又故意區別了一下之前的風格,試了試不常畫的東西,不周到的地方還請見諒。下面是創作流程: 最後,還是感謝各位收看,這里是漫畫作者——炸年糕大王。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