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起源

Tag: 起源

遺傳學和骨骼生物學證據駁斥了美洲原住民起源於日本的理論

據媒體報導,最新的科學發現表明,美國原住民的祖先並不像許多考古學家所認為的那樣,起源於日本。一個被廣泛接受的美洲原住民起源於日本的理論在一項新的科學研究中遭到質疑,該研究顯示,遺傳學和骨骼生物學「根本不匹配」。這項研究結果於10月12日發表在同行評議的《古美洲》雜志上,可能會對研究人員如何理解美洲原住民來到西半球產生重大影響。 根據石器的相似性,許多考古學家目前認為美洲原住民,或"第一民族",在大約15000年前從日本遷移到美洲。人們認為他們沿著太平洋的北緣(包括白令陸橋)移動,直到到達北美的西北海岸。從那裡,這些原住民前往美洲大陸的內陸地區和更遠的南方,在不到兩千年的時間里到達南美洲的南端。 該理論部分基於繩文人(1.5萬年前的日本早期居民)製造的石器和在一些已知最早的古代原住民居住的考古遺址中發現的石器的相似性。 但是周二發表在《古美洲》(PaleoAmerica)上的這項新研究--德克薩斯農工大學美國原住民研究中心的旗艦期刊--表明情況並非如此。 由世界上最重要的人類牙齒研究專家之一和一個冰河時代人類遺傳學專家小組進行,該論文分析了來自多個大陸的牙齒樣本的生物學和遺傳編碼,並直接考察了繩文人。 「我們發現人類生物學與考古學理論根本不相符,」主要作者Richard Scott教授指出,他是公認的人類牙齒研究專家,領導著一個多學科的研究團隊。 「我們對古代美洲原住民通過西北太平洋海岸到達的觀點沒有異議,只是對他們起源於日本繩文人的理論有異議。」 「這些15000年前生活在日本的人(繩文人)是美國原住民的一個不可能的來源。骨架生物學和遺傳學都沒有表明日本和美國之間的聯系。美國原住民人口最可能的來源似乎是西伯利亞。」 在近半個世紀的職業生涯中,斯科特--內華達大學里諾分校的人類學教授--走遍了全球,收集了大量關於世界各地人類牙齒的信息,包括古代和現代。 他是許多科學論文和幾本相關書籍的作者。 這篇最新的論文將多變量統計技術應用於來自美洲、亞洲和太平洋地區的大量牙齒樣本,顯示出對牙齒的定量比較顯示出繩文人和美洲原住民之間幾乎沒有關系。事實上,只有7%的牙齒樣本與非北極原住民(被公認為第一民族)有聯系。 而且,遺傳學顯示了與牙齒相同的模式--繩文人和美國原住民之間的關系很小。「這一點在母系和父系的分布中特別明顯,早期繩文人和美國人之間沒有重疊,」共同作者 Dennis O』Rourke教授指出,他與堪薩斯大學的人類遺傳學家同伴--美國原住民遺傳學專家--詹妮弗-拉爾夫一起。 「此外,最近對亞洲古代DNA的研究顯示,這兩個民族在更早的時候就從一個共同的祖先中分裂出來,」O'Rourke教授補充說。 O'Rourke和Raff與他們的同事和共同作者Justin Tackney一起,在2016年報告了對阿拉斯加冰河時代人類遺骸的古DNA的首次分析。其他合著者包括冰河時代考古學和生態學專家。 在該論文發表前不久,還有兩項相關主題的新研究被發布。 一篇關於現代日本人口的新的遺傳學論文得出結論,它代表了三次進入日本的獨立移民,而不是之前認為的兩次。然而,它為作者的結論提供了更多支持,即繩文人和美國原住民之間缺乏生物關系。來源:cnBeta

知名物理學家 :SpaceX 已經遙遙領先於藍色起源

據媒體報導,日裔美籍理論物理學家加來道雄周三表示,在太空探索方面,埃隆·馬斯克 (Elon Musk) 旗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已經「遙遙領先」傑夫·貝索斯 (Jeff Bezos) 的藍色起源公司。 加來道雄強調了 SpaceX 過去取得的成就,比如完成前往國際空間站 (ISS) 載人任務和出售飛往月球飛船的船票,這些都使馬斯克在太空旅遊業務上處於領先地位。他表示:「這並不像媒體所描述的那樣,兩位億萬富翁在太空領域展開齊頭並進式的競爭,顯然 SpaceX 遙遙領先於藍色起源。」 加來道雄稱,在比較兩家太空公司時,藍色起源的太空人將在空中停留 11 分鍾,體驗 3 分鍾的失重狀態,而 SpaceX 已經將太空人送往國際空間站。此外 ,SpaceX 已經環繞地球飛行好幾次了,它最近的飛行甚至超過了哈勃太空望遠鏡的高度 (547 公里),比國際空間站高...

藍色起源第二次載人太空飛行 打破人類最年長太空飛行紀錄

10月13日晚間22時49分,貝索斯創辦的藍色起源公司在西德克薩斯州1號發射場進行了它第二次太空旅行的發射任務。本次使用的謝潑德NS-18飛行器搭載了來自美加澳三國的4名乘客抵達100多公里高的太空邊緣,在帶給四名乘客約幾分鍾的失重體驗後,飛船返回了德克薩斯州西部范霍恩鎮附近的發射場,新謝潑德火箭則在發射後不久順利返場著陸。整個體驗過程持續約10分鍾17秒。 ...

藍色起源公司成功地將威廉·夏特納和三名同伴送至太空邊緣並返回

著名的《星際迷航》演員威廉·夏特納和三名同伴今天上午乘坐藍色起源公司的新謝潑德旅遊火箭成功飛往太空邊緣並返回。這四人組於美國東部時間上午9:50從藍色起源公司位於德克薩斯州范霍恩的發射設施起飛,爬升到大約66英里的高度,然後安全降落在地球上。 ...

研究揭示生物大滅絕後滅絕和起源模式發生的變化

據媒體報導,史丹福大學的科學家們在生命如何從大災難中重新出現方面發現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模式。10月6日發表在《英國皇家學會會刊B輯》上的研究顯示,身體尺寸進化的通常規則不僅在大規模滅絕期間發生變化,而且在隨後的恢復期間也發生變化。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進化生物學家一直在爭論大規模滅絕及其後的恢復是否強化了正常時期的選擇標准--或者從根本上改變了標志著物種群體毀滅的一系列特徵。這項新研究在對過去5億年來的大部分海洋化石的全面分析中發現了後者的證據。 研究作者寫道,在全球物種大滅絕之後,進化動態是否以及如何轉變,「不僅對理解現代生物圈的起源有深遠影響,而且對預測當前生物多樣性危機的後果也有深遠影響」。 史丹福大學地球、能源和環境科學學院的博士後學者、主要作者Pedro Monarrez說:「最終,我們希望能夠查看化石記錄並利用它來預測什麼會滅絕,更重要的是,什麼會回來。當我們仔細觀察4.85億年來世界海洋中的滅絕和恢復情況時,根據某些群體的體型大小,似乎確實存在一種模式。」 該研究建立在史丹福大學最近的研究基礎上,該研究在被稱為屬的群體中研究了海洋動物的身體大小和滅絕風險,比物種高一個分類級別。該研究發現身體較小的屬平均來說比它們較大的近親同樣或更有可能滅絕。 新研究發現,在大規模滅絕之間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這種模式在10類海洋動物中是真實的。但是大規模滅絕以不可預測的方式改變了這一規則,在一些類別中,較小的屬的滅絕風險變得更大,而較大的屬在其他類別中失去了優勢。 結果顯示,在大規模滅絕事件中,被稱為海百合綱動物的較小屬類滅絕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相比之下,在"背景"間隔時間段內,受害者和倖存者之間沒有出現可檢測的大小差異。在三葉蟲中,一個與現代馬蹄蟹有遠距離關系的多樣化群體,在"背景"間隔期間,滅絕的幾率隨著身體尺寸的增加而略有下降,但在大規模滅絕期間,身體長度每增加一倍,滅絕的幾率就增加約8倍。 當他們把目光投向那些已經滅絕的海洋屬種,並考慮那些最早的同類屬種時,作者發現在滅絕前後,身體尺寸模式發生了更加巨大的變化。在"背景"間隔期間,新進化的屬種往往比之前的屬種略大。在大規模滅絕恢復期間,這種模式發生了翻轉,大多數類別的起源者與在大災難中倖存下來的保留物種相比,變得更加普遍。 包括海蝸牛在內的腹足綱動物屬是少數例外,它們是在建立在更小的模式中。在恢復期產生的腹足動物屬往往比前一次大災難的倖存者要大。作者寫道:"無論方向如何,在大規模滅絕事件及其恢復期,對身體尺寸的選擇性比背景時期更加明顯。" 研究高級作者、大學地球、能源和環境科學學院的 Jonathan Payne教授說:「我們的下一個挑戰是確定大規模滅絕後如此多的始祖都很小的原因。」 科學家們還不知道這些原因是否可能與全球環境條件有關,如低氧水平或溫度上升,或者與生物體和它們的當地環境之間的相互作用有關的因素,如食物匱乏或捕食者的缺乏。根據Payne的說法,「確定這些模式的原因可能有助於我們不僅了解我們目前的世界是如何形成的,而且還可以預測對目前滅絕危機的長期進化反應。」 化石數據 這是Payne研究小組一系列論文中的最新一篇,這些論文利用統計分析和計算機模擬來揭示海洋化石記錄中身體尺寸數據的進化動態。2015年,該團隊招募了高中實習生和本科生,幫助計算來自照片和插圖的數千個海洋屬物種的身體尺寸和體積。由此產生的數據集包括了科學界已知的大多數無脊椎動物化石屬,比以前任何動物化石體型的彙編至少大10倍。 此後,該小組擴大了該數據集,並對其模式進行了深入研究。在其他結果中,他們發現更大的身體尺寸已經成為海洋動物滅絕風險的最大決定因素之一,這在地球生命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 在這項新研究中,Monarrez、Payne 和塔夫茨大學的研究合著者 Noel Heim使用來自海洋化石記錄的身體尺寸數據來估計在過去4.85億年的大部分時間里,滅絕和起源的機率是與身體尺寸有關。通過將它們的身體尺寸數據與公共古生物學資料庫的發生記錄配對,他們能夠分析屬於10,203個屬的284,308個海洋動物的化石發生記錄。Payne說:「這個數據集使我們能夠記錄,在不同的動物群體中,當大規模滅絕出現時,進化模式如何變化。」 未來的恢復 其他古生物學家已經觀察到,在大規模滅絕之後,身體較小的動物在化石記錄中變得更加普遍--通常稱之為"小人國效應",這是以18世紀喬納森-斯威夫特的小說《格列佛游記》中的小人國為例。 這項新研究的結果表明,動物生理學為這種模式提供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作者在大多數活動水平低、新陳代謝慢的海洋動物類別中發現了經典的縮小模式。這些類別中的物種,如果是在大規模滅絕後立即進化的,往往比那些在背景間隔期間起源的物種有更小的身體。相反,當新物種在新陳代謝更快、更活躍的海洋動物群體中進化時,它們在滅絕之後往往有較大的身體,而在正常時期則有較小的身體。 「滅絕部分改變了世界,不僅僅是清除了大量的生物體或大量的物種,而是以各種選擇性的模式清除了它們。然後,恢復並不只是對每個倖存的物種都是平等的。一組新的偏見進入了恢復模式,」Payne說。「只有將這兩者結合起來,你才能真正理解我們在滅絕事件發生500萬年或1000萬年後得到的世界。」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將於今日發射第二次載人太空任務 乘員包括威廉·夏特納等

據媒體TechCrunch報導,在藍色起源公司成功完成其首次載人太空飛行不到三個月後,該公司准備在當地時間10月13日(星期三)再次發射載人航天飛行任務。這一次,該公司將派出90歲的威廉·夏特納,而不是藍色起源的創始人兼執行長傑夫·貝佐斯,夏特納將成為進入太空的最年長的人。 NS-18任務將從Launch Site One發射場起飛,該公司位於德克薩斯州西部范霍恩附近的龐大發射設施。乘員將乘坐該公司的New Shepard火箭飛行。這次發射原定於10月12日進行,但由於預測的大風天氣,藍色起源的任務運營部於周日決定將其推遲一天。 藍色起源 New Shepard NS-18任務的四名乘員分別是: 威廉·夏特納(William Shatner):這位演員可以說是因在《星際迷航》中扮演「初代柯克艦長」而最為為人所熟知。 奧布里 · 鮑爾斯(Aubrey Powers):擔任公司的New Shepard任務和飛行運營副總裁。她自2013年以來一直在藍色起源公司工作,此前曾擔任其副總法律顧問。 克里斯 · 博修仁(Chris Boshuizen):行星實驗室的聯合創始人,目前是風險投資公司DCVC的合夥人。 格倫 · 德 · 弗里斯(Glen de Vries):臨床試驗軟體公司Medidata Solutions的聯合創始人。他也是Dassault Systèmes公司的生命科學和醫療保健部門的副主席。Dassault...

天體物理學家找到了能解釋中子星雙星起源的方法

據媒體報導,一項新研究顯示,在超新星中被剝離的大質量恆星的爆炸如何導致重中子星或輕黑洞的形成解決了引力波觀測站LIGO和Virgo對中子星合並的探測中出現的最具挑戰性的難題之一。 高級雷射干涉儀引力波天文台(LIGO)在2017年首次探測到的引力波是中子星合並,大部分符合天體物理學家的預期。但2019年的第二次探測則是兩顆中子星的合並,其合並質量之大出乎意料。 加州大學聖克魯斯分校天文學和天體物理學教授Enrico Ramirez-Ruiz說道:「這太令人震驚了,我們不得不開始思考如何在不使其成為脈沖星的情況下創造一個重中子星。」 像中子星和黑洞這樣緊湊的天體物理學物體的研究具有挑戰性,因為當它們穩定的時候它們往往是不可見的、不會發出可探測的輻射。Rmirez-Ruiz指出:「這意味著我們在能夠觀察到的東西方面有偏差。我們在銀河系中檢測到了中子星雙星,當時其中一個是脈沖星,而這些脈沖星的質量幾乎都是一樣的--我們沒有看到任何重的中子星。」 LIGO檢測到重中子星合並的速度跟較輕的雙星系統相似,這意味著重中子星對應該是比較常見的。那麼為什麼它們沒有出現在脈沖星群中呢? 在新研究中,Ramirez-Ruiz和他的同事專注於雙星系統中的剝離星的超新星,這些剝離星可以形成由兩顆中子星或一顆中子星和一個黑洞組成的「雙緊湊天體」。剝離的恆星也被稱為氦星,是一顆因跟伴星的相互作用而去掉了氫氣包膜的恆星。 這項研究於2021年10月8日發表在《Astrophysical Journal Letters》上。 Vigna-Gomez指出:「我們使用詳細的恆星模型來跟蹤一顆剝離的恆星的演變,直到它在超新星中爆炸的那一刻。一旦我們到達超新星的時間,我們就會做一個流體力學研究,我們對跟蹤爆炸氣體的演變感興趣。」 被剝離的恆星其質量在一個跟中子星同伴的雙星系統中開始時比我們的太陽大十倍,但在直徑上卻比太陽還小。其演化的最後階段是核心塌縮超新星,它留下的是一顆中子星或一個黑洞,具體取決於核心的最終質量。 研究小組的結果顯示,當這個巨大的剝離星爆炸時,它的一些外層被迅速地從雙星系統中彈出。然而一些內層沒有被彈出,最終落回新形成的緊湊物體上。 Vigna-Gomez表示:「增加的物質數量取決於爆炸能量--能量越高,你能保留的質量就越少。對於我們的十太陽質量的剝離恆星來說,如果爆炸能量低,那麼它將形成一個黑洞;如果能量大,它將保持較少的質量,然後形成一個中子星。」 這些結果不僅解釋了重中子星雙星系統的形成如引力波事件GW190425所揭示的系統,而且還預測了中子星和輕黑洞雙星的形成如2020年引力波事件GW200115中合並的系統。 另一個重要的發現是,剝離恆星的氦核的質量對於決定其跟中子星同伴的相互作用的性質和雙星系統的最終命運至關重要。足夠大質量的氦星可以避免將質量轉移到中子星上。然而對於質量較小的氦星,質量轉移過程可以將中子星變成一個快速旋轉的脈沖星。 Ramirez-Ruiz說道:「當氦核小的時候,它就會膨脹,然後質量轉移使中子星旋轉起來進而形成一個脈沖星。然而,大質量的氦核受到更多的引力約束,不會膨脹,所以沒有質量轉移。如果它們不旋轉成脈沖星,我們就看不到它們。」 換言之,在我們的銀河系中,很可能存在大量未被發現的重中子星雙星群。 「將質量轉移到中子星上是創造快速旋轉(毫秒級)脈沖星的有效機制,」Vigna-Gomez說道,「像我們建議的那樣避免這種質量轉移的情節,這在暗示在銀河系中有一個無線電安靜的這類系統的群體。」來源:cnBeta

受天氣影響 藍色起源NS-18發射任務推延

10月11上午消息,受風向氣候影響,貝索斯商業航天火箭發射企業Blue Origin的任務運營團隊已決定推遲NS-18 的發射,現在的目標是10月13日星期三。從一號發射場升空目前的目標是美國中部時間上午 8:30 / 周三 13:30 UTC。 此前,NS-18的發射時間是10月12日21:30,藍色起源新謝潑德將搭載四名乘客從德州西部的藍色起源一號發射場起飛進行亞軌道飛行。乘客包括:1.William Shatner(加),2.Audrey Powers(美),3.Chris Boshuizen(澳),和4.Glen de Vries(美)。 來源:cnBeta

「萬惡之源」:卡巴拉的起源與發展

卡巴拉,kabalah,在希伯來語中意為接受,這是一套為維護猶太教權威而出現的信條。卡巴拉在通俗文化中的曝光量非常高,就算對於猶太教一無所知的人,只要看過一些動畫一些影集,或是玩過一些游戲看過一些網文,就不會對所謂的卡巴拉生命之樹過於陌生。雖然被以所謂「猶太密教」之名廣為人知,但與其對應的「猶太顯教」相比,人們反而更熟悉它一些:這點聽起來頗具諷刺意味。相比之下,可能因為沒有被金色黎明(Golden Dawn)盯上的緣故,與之同根同源的另外兩大亞伯拉罕體系的學說就不出名——動畫裡面用爛的偽狄奧尼修斯天使階級,或純粹以阿拉丁神燈面目示人的巨靈——恐怕這也和後兩者的載體在今天多是其他方面的刻板印象有關。也因此,猶太神秘主義的一個主要分支——可能今日就只剩這個分支,其餘皆被其消滅——卡巴拉被神化,甚至常常扮演了少數人的真理,或是狂人的智慧。因為對其的神化愈演愈烈,對此好奇的人不少,在通俗文化領域有不少普及,不過其中大部分僅僅是對結論的復述。對其歷史,人知道的很少,一方面是不感興趣,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兩千年前的內容與如今人們熟知的大相逕庭。這也難怪該歷史雖然並不是它研究的內容那樣的「密教」,但反而只有特定小眾圈子的人知道它了。對其的了解基本上只停留在學院內部,輻射范圍有限。現代猶太神秘主義歷史最重要的著作是Gershom Schelom的《Les grands courants de la mystique judaisme》,後世論及此歷史的作品勢必會引用或以此為基礎進行修正。該書有中文譯本《猶太神秘主義主流》是上個世紀翻譯的,有不少刪減,沒有再版。對於曾閱讀過此書的人可以不必看這篇文章,因為內容基本一致。由於並非是學院出身,所以可能概念混淆,論述既不科學也不嚴謹,加上本身猶太思想一片混亂,因此此處的描述只能算是一種個人感受,夾雜一些評斷,還望見諒。不同派系解釋差異難以避免,是故必定與對此熟知者所知有所不同。由於是憑借印象對其梳理,許多曾經看過的論文如今已找不到,但也不想花費心思做成嚴肅的論文,因此沒有參考文獻一條。還望包容。此處所舉之神秘主義一詞為mysticism,一些內容應被視作是某種內部信念esotericism,並非被市場和大眾稱作所謂神秘學的occultism,而且此處所言之卡巴拉與金色黎明的赫爾墨斯卡巴拉有相當大的差別,後者除了用了這個名字以及一點點要素以外幾乎沒有任何共同點。本文和所謂神秘學沒有任何關系,也和傳教沒有任何關系,煩請評論時帶有些許耐心。偽經猶太神秘主義與古代信條密不可分。從某種角度來說,任何形式的古代信條的核心都包含神秘主義,因為神秘主義涉及真理的直觀與真理的宣告,而各種形式的奇跡和傳說則為真理所發,是神秘主義的表現和外皮。正因其關系如此緊密,因此在談及信條歷史時不能繞開神秘主義歷史,同樣,談及神秘主義也勢必會牽涉信條歷史。不過西歐的宗教改革是一個例外。這個改革雖然涉及真理宣告,但是真理於此已從啟示的,超越人的真理變成了人的,服從理性並接受理性改造的真理。因為這一改變,該運動與神秘主義沒有一點聯系,但卻對西方神秘主義思想本身產生了巨大影響。所幸此運動對於猶太神秘主義思想沒有造成根本性的改變,因此在接下來的內容中會較少談到。如同之前所言,對於這方面的討論繞不開信條自身的發展歷史,因此若要對猶太神秘主義的歷史進行討論,那麼就必須將目光投向兩千年前的美索不達米亞,觀察其最原始的形態。盡管考古發現的第一聖殿時期寫有大祭司祝福的護身符可能涉及最早的猶太神秘主義信念,但因為缺乏當時的文本描述,對於這個階段的了解並不足夠。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部分信條也有部分影響或延續到後世。而作為第一聖殿時期最重要的內容,即聖殿和祭祀,不僅滲透了先知書,還通過其覆滅而成為後世猶太神秘主義中一組重要的象徵。巴比倫流亡以及重建第二聖殿意味著一個新世代的開始,並且經過巴比倫與波斯直到羅馬的整合,在這個漫長的時間跨度中,猶太信條自身發生了巨大的改變,而猶太神秘主義也在這個期間顯露雛形。巴比倫時期猶太社會中涌現的智者文學以說教為主要目的,通過歸納總結的方式,智者文學將實踐律法的美德與阻止實踐的惰性對比,以達到教化目的。但是同時在這個時期,亞述的唯一神觀念,巴比倫的天文學和惡魔學說,以及波斯人對於天使並思言行上的善惡的思考與帶有明顯虔敬特徵的猶太智者文學結合起來。由此,最早的猶太神秘主義思想同原始猶太教一樣,在其中初具雛形,其中不少借著先知傳統,以默示題材文本的形式留存下來。這些文本中有不少以偽經(Pseudepigraphos)這個稱呼為今人所知。偽經是基督教教父對聖經正典以後,成書於聖殿猶太教時期的神秘文本的概稱,其中大部分文本集中寫作於公元前五世紀到公元後三世紀。這些文本有些來自於希臘化猶太世界,有些則來自於保守猶太世界。保守猶太世界的文本創作於巴比倫及巴勒斯坦,而巴比倫地區的文本通常比較古老,稍晚些塔木德世代的文本沒有被收錄。這些偽經保留了相當原始的文學形式,基本上可以看作是聖經中的智慧文學與先知文學的延伸。《偽經》的作者聚焦於我們所在的世界和歷史,並以此為舞台上演他們所希望的故事。和先知時代相比,他們大部分喜歡用創世和早年間發生的事情來解釋現在——通常是非常古老的時代,亞當,諾亞,亞伯拉罕,或是摩西,他們間接或直接的預言當下,並通過干預神的決定而導致當今或是未來的局面。因為亞當的罪過,人受到譴責,因為諾亞時代的人類,人學會不義,因為亞伯拉罕的約定,猶太人受環境排斥,因為摩西時代的金牛犢,猶太人必須流亡。而往往這些遠古錯誤也包含了解決自身的方案,這些都一並隱藏在創世之中,而修正伴隨著的是再創世——這構成了猶太神秘主義的一個千年不變的核心,包括基督教也繼承了這點。另外還有一些作者以某個著名先知或重要人物之名,寫下一串模糊晦澀的異象。這些異象揭示了此時的困境,並以日後的賞報勉勵時人。實際上這類偽經專注於末世論和救世主。毫不意外的,這類文本自動與此前創始論的文本掛鉤,甚至主動引用後者。與創世的奧秘平行,這些文本沉迷於揭露已有或現在的奧秘秩序。不再是從原初——或者說混沌,希伯來人沒有基督教宣導的從虛無中創造的理念,只有希臘化猶太人持虛空創造的觀念——發散萬物,而是現階段萬物的秩序和規則。至於未來如何,這些文本通過草草帶過這種方式承認自己的無知:通常末日的描述不是模糊不清就是晦澀難懂。偽經作者盡管對他們所見所知描述的豐富異常,但他們從沒有提到他們是如何得知這些內容的。或許我們可以參考先知書,不僅因為他們和先知書時代接近,內容相近,也因為這些作者經常託名或是暗示這來自先知。作為這方面文本的代表,《哈諾克書(Hanokh)》不得不提。盡管這本書在早期被視作正典並在死海社群使用,但很遺憾的是,它最終沒有被大部分群體接納。同樣待遇的還有《厄斯德拉四書(Ezra)》,一部目前只在敘利亞語和亞美尼亞語中還能找到完整版本的書。這里需要說明的是,哈諾克書在歷史上主要是第二聖殿巴勒斯坦傳統流行,巴比倫傳統拒不承認,而哈諾克與梅塔特隆的結合至少是四世紀以後的事情了。這兩部書都托先知為作者,以先知書的筆調進行描寫,其內容包含了創世,萬物秩序,以及末日審判三大關鍵節點。哈諾克提到了邪惡天使亞扎澤勒(Azazel)以解釋惡的由來,在這里惡者僅僅是誘惑者,而原初的惡來自人自身。厄孜拉則強調了當下受苦的必然,勉勵人轉向於神明,並預示了未來聖殿重建以及末日審判帶來。這些書都無一例外的指出,啟示來自天使傳授,而神直接抓住了他們,如同伊赫梅雅烏(Yirmeyahu)先知一樣,在這件事上非常被動,即使是向神請求主動進入天界,也是因為神回應而實行。這與後面的文本大相逕庭。另外,在這個時期,對於惡魔的描述也泛濫起來,這在之前聖經世代並不明顯。智慧文學中對於人劣根性的描述,聖經中撒殫作為誘惑人犯罪者現身,以及惡魔對人的迫害與對神的忤逆,使得這個世代對於惡魔的描述變得抽象起來,甚至出現了將惡魔對應惡意的趨勢。耶路撒冷塔木德及其他基本上猶太學者在介紹猶太神秘主義思想時,都是從這個世代開始的,而最早如此進行的就是德國猶太學者Gershom Schalom。這麼做的理由很簡單,首先是因為從這里開始,猶太神秘主義只為猶太人服務,不再和基督教有關系,其次,則是因為猶太教在傳承過程中又經歷了一次斷代,人們熟悉的現代猶太教在追溯根源的時候會追溯到這個時刻,即耶路撒冷覆滅後,大經師扎凱之子約哈難在耶夫尼重建猶太教。 聖殿毀滅與基督教興起,這兩件大事決定了後續猶太神秘主義的走向。聖殿在古代猶太習俗中有非常高的地位,因為它是神的居所,是神臨在之所。這意味著聖殿是神在地上的有形顯現,眾人依靠聖殿的各項功能與活動實現個人與族群的神秘實現,尤其是從污穢狀態中解脫以及獲得神光的祝福,亦即猶太人的存續。換言之:聖殿約等於神。這也使得在後續猶太神秘主義中關於聖殿的意向有相當的篇幅進行討論。而失去聖殿則意味著神離開塵世,遠離世人與大地,從根本上就改變了人和神的聯系。基督教的誕生是真正意義上猶太一神論發展的最終結果,因為救世主的降臨意味著等待的終結。但是更進一步的,救世主的出現本身就意味著預言實現,律法的更新,天地聯合,以及最重要的,唯一神之下的普世大同。但後者也意味著對現有律法的不必然取消以及選民制度的瓦解,而基督教同時伴隨而來的還有神在人身上的實現,這些都引起了猶太人的反彈。作為對以上二者的回應,猶太人選擇將傳說中摩西從西奈山上獲得的律法書作為聖殿的替代,並將之放到更高的地位,是世界的基礎——但實際上古代智者文學中神創造世界的律法是指自然法則,此處律法書則被神秘化,視作構造世界的神秘法則。同時一些讓人聯想到基督教的要素也被刪去,比如墮落天使的神話或是受難的救世主。但在隨後的神秘主義思想與重大猶太救世主運動中,基督教元素將反復出現,不過這些運動或多或少都被當代經師傳統壓制——這也從側面證明猶太人一直在抵抗的是其內部的自然力量。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是諾斯替主義。盡管諾斯替主義主要以基督教形式著名,但其諸多派系傳統是建立在第二聖殿猶太人傳說中的,例如塞特派就以塞特為前驅,這與當時猶太神話內容相近,以塞特為繼承亞當密傳的正義者。而諾斯替中猶太教團的信念和解讀方式就與當時猶太人的神話思想神秘思想相合,喜歡在名字和詞語上大做文章,以提出所謂隱義,甚至一些諾斯替文本提出的神話概念在後期被猶太教反復使用,例如盡頭之海與纏繞諸天之巨龍。在這個時期的猶太教正統派系對此採取沉默態度,任何諾斯替相關的內容都不予記載,此舉使得當時盛行的猶太諾斯替幾乎沒有流傳下來——但它最終並沒有從根本上消滅諾斯替,因為諾斯替和猶太神秘主義乃是同一思想源頭生出的不同支脈。塔木德的寫作時間跨度很大,最早的片段可能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紀,最晚的片段則直到公元十四世紀,而塔木德的核心文本則是集中在公元二世紀到公元六世紀寫成的。塔木德是一套文集,裡面收錄了各種經師言論,基本上是對於戒律的執行討論,還包含一些對當時猶太人生活的記載和傳說記錄,裡面不可避免的摻雜了大量經師意見。塔木德的出現是為了應對聖殿覆滅後猶太人無法統一的局面而編纂的,但因為此時官方和權威已經隨著聖殿一起毀滅,因此只能收錄當時各種經師據回憶而制定的戒律,導致對同一個戒律的解釋和實踐的描述在不同經師口中差異極大。同時,塔木德裡面也收錄了不同經師的神學見解,而這些見解大多屬於智慧文學的延伸。塔木德有兩個種類,一個是由羅馬帝國下巴勒斯坦地區的經師編纂的,被稱作耶路撒冷塔木德,另一個則是由波斯帝國下巴比倫地區的經師編纂的,被稱作巴比倫塔木德。耶路撒冷塔木德成書時間稍早,但是並不完整,隨著皇帝命令,這些經師離開巴勒斯坦,散布於南歐,東歐與中歐地區。巴比倫塔木德則順利完成,因此影響力最大。塔木德收錄了相當多的經師見解和神話故事,其中不少故事或寓言有其典型的神秘意味。例如,在一則寓言中提到,神是以十句話(Seferot)創造了這個世界,而在創造以前神先預先創造了十種事物(Devarim),其中包括懺悔,天堂,地獄,祭祀用的小牛,諸如此類。這種對於神創造世界的方式以及內容的寓言式解讀試圖通過分析聖經敘述以對支配世界的法則進行解釋,盡管它本身來自於智慧文學中對於人的美德的抽象褒獎,或是擬人手法來對神進行描述,例如「神以智慧創造了這個精妙的世界」,或是「正義之士是維持世界存續的支柱」。塔木德同時收錄的還有對於戒律的寓意解讀以及天使的故事,這些也大多是智慧文學影響下理智的濫觴。例如,在解讀為什麼做口舌之罪要殺死一隻鳥然後放飛一隻鳥的時候,經師解讀為,殺死的鳥意味著殺死邪惡的舌頭(Leshon Ra'a),也就是自己說的壞話,而放飛的鳥象徵讓自己說的友善的話能自由生存。天使故事則分三種類型,一種是經師為了表達某種神學觀點而作的寓言,一種是民間習俗和傳說,還有一種是神秘主義者實踐技法時候得出的結論。三者往往是交雜在一起的,寓言中可能包含民俗,民俗可能受技法影響,而技法可能遵循寓言指導。同時因為塔木德對律法的神化,誕生出一批經師傳說,這些飽學經師通曉萬物的法則,因此可以判斷未知之物,甚至行使奇跡。這也為猶太神秘主義在猶太經師內流行預置了溫床。塔木德同時代的神秘主義流派是有據可循的,並且這些神秘主義圈子的經師在塔木德中留下了許多痕跡,最經典的就是四賢者登天的故事,以及雙經師捏泥人的故事。這兩個故事也代表了兩種主要神秘技法的方向,一種是所謂的戰車升天技法(Maasse Merkava),尋求如同先知厄利亞烏那樣坐著火焰戰車升天,一種是所謂的創世技法(Maasse Bereshit),通過學識解構創世過程,手段以及材料,進行對創世神跡的模仿。這二者往往是我中有你的關系。從塔木德時代開始,神秘主義文本都不再如同偽經那樣追溯先知,而是以塔木德賢者為主角,而這個時代的文本都以經師奈乎尼亞(Nehunya ben haKana),祭司伊斯瑪伊(Ishmael haKohen),經師阿奇瓦(Akiva),以及被放逐的經師厄利耶澤(Eliezer Ben Hyrkanus)為主角。塔木德傳奇中行奇跡者哈尼那(Hanina ben Dosa)與經師梅厄(Meir)雖然以奇跡著稱,但很少有以他們名義寫下的文本,更不談原本存在感薄弱但因為後世託名而名聲大噪的若亥之子西蒙(Simon bar Yohai)。戰車登天技法留下了非常多的文本,典型如《大宮廷書(Hekhalot Rabba)》。這些書是為指導操練者如何抵達天界而寫成的,並且裡面有非常多託名著名經師的論述。按照描述,操練者需要如同民俗中摩西為登山之前作的准備那樣實行齋戒,然後念誦咒語,呼喚天使幫助,然後帶著咒語進入天界。有時候則是召喚天使傳授必要知識然後再帶著這些知識進入天界。天界會有非常多的天使把守關卡,只要遵循天使或是前輩的指導就可安全穿行。最後人就是來到神面前,丈量他的身形——這應該是模仿聖經中厄澤克爾先知丈量聖殿。盡管這些文本對於天界乃至於神充滿了物質化的描述,比如天界有水和火的大河,或者神的鼻子有五百帕拉桑那麼長,但是依然可以看出文本本身只是借著物質特徵描述非物質的事物。例如神的手臂是一長串的神的名字排列組合而成的字母組——神應該是不會紋身的,就算紋身也不會紋自己的名字——或者有「他的面容是他的名字,他的名字是他的面容,他的呼吸是火焰,這個火焰奠定萬物。這火焰應讓你歡喜,因為它就是智慧和奧秘」。這些抽象描述都應令其讀者警覺,意識到自己所閱讀的內容並不是發自物質世界或內心的形象。在這個時代晚期,這些抽象描述也被賦予抽象意義和道德意義,作為智者文學的延伸。創世技法留下的文本並不多,實際上很多是零碎的小故事。這些故事的一個重要代表就是《經師阿奇瓦的字母表(Otiot...

《最終幻想起源:天堂的陌生人》角色介紹和戰鬥細節

由SE和光榮Team NINJA共同開發,預定2022年3月18日推出的動作RPG《最終幻想起源:天堂的陌生人》今日公開了主要角色介紹、各項系統資訊 遊戲概要 戰士們會將戰鬥的記憶深藏在心底—— 本作是為了在被黑暗支配的科內利亞恢復水晶的光輝,讓主人公傑克前往挑戰各種迷宮的正統動作RPG。 不僅具備以靈活運用多元化的動作來進行激烈戰鬥並粉碎敵人的正統動作系統,還能體驗收集各種職業、武器來自訂和培育角色的RPG元素,並包含多種難度,玩家可以享受到豐富多彩的遊戲體驗。 當水晶恢復光輝時,降臨的會是平靜,還是新的黑暗?又或者是...... 角色 傑克 聲優:津田健次郎 「我想打倒混沌,我非打倒他不可。這並非希望或夢想,而是更接近飢餓和口渴的慾望」 擁有打倒混沌的強烈使命感。會毫不猶豫且毫不留情地殺死所有阻擋去路的魔物。 亞修 聲優:宮內敦士 「看到那戰鬥方式了嗎?真不愧是傑克」 以冷靜沉著的個性支持著隊伍。認可傑克的實力,十分信任他。 傑德 聲優:須田祐介 「忘卻也是一種慈悲。這是你自己說的吧,傑克?」 雖然個性溫柔開朗,但實力其實和亞修相當。非常尊敬傑克,很崇拜他的實力。 妮翁 聲優:岡﨑加奈 「這樣子就四個人了呢」 雖然年紀最小,但和其他夥伴們一樣擁有在逆境中奮戰到最後的實力。有時會與傑克爭執,聲稱「混沌並不存在」。 賽菈公主 聲優:宮本侑芽 「願水晶祝福各位」 科內利亞的第一公主。待人和藹,深受科內利亞人民的歡迎。在微服出巡時會與人互動,例如讓人聽她彈擅長的魯特琴。 過場事件 名為妮翁的少女將成為傑克一行人的夥伴。他們四人真的就是預言中的科內利亞救世主「光之戰士」嗎......? 妮翁與傑克一行人握有的水晶產生共鳴。但他們手上握有的卻是黑色水晶。他們心中彷彿只有打倒混沌的渴望,不斷掃盪怪物。 賽菈公主詢問傑克的姓氏。他自稱「傑克・加蘭德」。 戰鬥場景 FF史上最殘暴爽快的激烈戰鬥 高難度動作將更加襯托出深刻的故事。運用各式各樣的能力粉碎敵人! 頭目的行動會有各自的特徵。看破敵人的瞬間動向,熟練掌握靈魂護盾和能力等,才是突破險境的捷徑 本作有大劍、短劍、長槍等各式各樣的武器,每種職業能使用的武器不同。可藉由名為職業樹的成長系統學習新能力和職業 戰鬥時能即時切換兩種職業。如果組合使用擅長近距攻擊的大劍士和擅長魔法的魔術士,那麼任何狀況都能輕松應對 收集並仔細研究更強力的裝備,為戰鬥做好準備吧。可以透過寶箱和敵人的掉落等來獲得各種武器和防具 基本操作 普通攻击 锁定敌人进行普通攻击。敌人的头顶上会显示BREAK量表,只要攻击敌人就能削减BREAK量表。 动作能力 可以透过消耗MP来使用动作能力。动作能力能够对敌人的BREAK造成大量伤害。 灵魂爆裂 当敌人的BREAK量表耗尽时,将会陷入BREAK状态。接近BREAK状态的敌人并使用灵魂爆裂即可置敌人于死地。使用灵魂爆裂击败敌人后,最大MP将增加,MP也会恢复 防御/闪避 敌人的攻击可以使用武器或盾牌来防御。使用闪避来躲避攻击并进行反击吧。 灵魂护盾 消耗BREAK量表发动灵魂护盾。如果发动时成功挡下攻击,不仅最大MP将增加,MP也会恢復。只要成功挡住攻击,就能向前大跨一步发动反击。 光明启示 当最大MP有两段量表以上时,可以透过消耗两段量表的MP和最大MP来发动光明启示。发动后将更容易对敌人进行灵魂爆裂,此外在被敌人包围时也能起到反击的作用。 系统 可选择难度 玩家可以选择适合自己游戏风格的难度级别。 STORY 适合平常不游玩动作游戏的玩家,可享受战斗和剧情的难度级别。启用SAFTY模式可以让游玩更轻松。 ACTION 适合已习惯动作游戏的玩家,可享受富含挑战性战斗的难度级别。 HARD 适合擅长动作游戏的玩家,可享受惊险战斗的难度级别。 多人游玩 线上多人游玩最多可供三人合作游玩!玩家可以和伙伴一起享受主线故事和支线任务。并且每个玩家可以分别获得装备品等。 地点 在本作中,玩家将以科内利亚的世界为舞臺,不断攻略各式各样的迷宫。然而,每个地方都有些不寻常,有着令人觉得与这个世界不相称的情景和文明。 混沌神殿 据说,这个地方原本并不存在这座神殿。或许是因为在不受任何人干涉的未来发生的某个契机,让这座神殿在某个时刻诞生—— 光歪之水乡 这片土地上似乎有着会造成世界扭曲的物质。据说,人为地操纵天侯并造成自然现象中本不应该存在的扭曲,便可创造出黑暗。 來源:3DMGAME

《最終幻想起源 天堂的陌生人》詳細介紹:角色、故事、系統和舞台

《STRANGER OF PARADISE FINAL FANTASY ORIGIN》簡介 戰士們會將戰鬥的記憶深藏在心底—— 本作是為了在被黑暗支配的科內利亞恢復水晶的光輝, 主人公傑克去挑戰各種迷宮的正統動作RPG。 不僅具備以靈活運用多元化的動作來進行激烈戰鬥並粉碎敵人的正統動作系統, 還能體驗收集各種職業、武器來自定義和培育角色的RPG元素, 並包含多種難度, 玩家可以享受到豐富多彩的遊戲體驗。 當水晶恢復光輝時, 降臨的會是平靜,還是新的黑暗?又或者是...... 角色 傑克 「我想打倒混沌,我非打倒他不可。這並非希望或夢想,而是更接近飢餓和口渴的欲望」 Voice Cast:津田 健次郎 擁有打倒混沌的強烈使命感。 會毫不猶豫且毫不留情地 殺死所有阻擋去路的魔物。 亞修 「看到那戰鬥方式了嗎?真不愧是傑克」 Voice Cast :宮內 敦士 以冷靜沉著的個性支持著隊伍。 認可傑克的實力, 十分信任他。 傑德 「忘卻也是一種慈悲。這是你自己說的吧,傑克?」 Voice Cast:須田祐介 雖然個性溫柔開朗, 但實力其實和亞修相當。 非常尊敬傑克, 很崇拜他的實力。 妮翁 「這樣子就四個人了呢」 Voice Cast :岡﨑加奈 雖然年紀最小,但和其他夥伴們一樣擁有在逆境中奮戰到最後的實力。 有時會與傑克爭執,聲稱 「混沌並不存在」。 賽菈公主 「願水晶祝福各位」 Voice Cast:宮本侑芽 科內利亞的第一公主。待人和藹,深受科內利亞人民的歡迎。 在微服出巡時會與人互動,例如讓人聽她彈擅長的魯特琴。 過場事件 名為妮翁的少女將成為傑克一行人的夥伴。他們四人真的就是預言中的科內利亞救世主「光之戰士」嗎......? 妮翁與傑克一行人握有的水晶產生共鳴。但他們手上握有的卻是黑色水晶。 他們心中彷佛只有打倒混沌的渴望,不斷掃盪怪物。 賽菈公主詢問傑克的姓氏。他自稱「傑克·加蘭德」。 戰鬥場景 FF史上最殘暴爽快的激烈戰鬥 高難度動作將更加襯托出深刻的故事。運用各式各樣的能力粉碎敵人! 頭目的行動會有各自的特徵。 看破敵人的瞬間動向,熟練掌握靈魂護盾和能力等,才是突破險境的快捷方式。 本作有大劍、短劍、長槍等各式各樣的武器,每種職業能使用的武器不同。可藉由名為職業樹的成長系統學習新能力和職業。 戰鬥時能實時切換兩種職業。如果組合使用擅長近距攻擊的大劍士和擅長魔法的魔術士,那麼任何狀況都能輕松應對。 收集並仔細研究更強力的裝備,為戰鬥做好准備吧。 可以透過寶箱和敵人的掉落等來獲得各種武器和防具。 基本操作 普通攻擊 鎖定敵人進行普通攻擊。 敵人的頭頂上會顯示BREAK量表,只要攻擊敵人就能削減BREAK量表。 動作能力 可以透過消耗MP來使用動作能力。 動作能力能夠對敵人的BREAK造成大量傷害。 靈魂爆裂 當敵人的BREAK量表耗盡時,將會陷入BREAK狀態。接近BREAK狀態的敵人並使用靈魂爆裂即可置敵人 於死地。 使用靈魂爆裂擊敗敵人後,最大MP將增加,MP也會恢復。 防禦/閃避 敵人的攻擊可以使用武器或盾牌來防禦。 使用閃避來躲避攻擊並進行反擊吧。 靈魂護盾 消耗BREAK量表發動靈魂護盾。 如果發動時成功擋下攻擊,不僅最大MP將增加,MP也會恢復。只要成功擋住攻擊,就能向前大跨一步發動反擊。 光明啟示 當最大MP有兩段量表以上時,可以透過消耗兩段量表的MP和最大MP來發動光明啟示。 發動後將更容易對敵人進行靈魂爆裂,此外在被敵人包圍時也能起到反擊的作用。 系統 可選擇難度 玩家可以選擇適合自己遊戲風格的難度級別。 S T...

《最終幻想:起源》遊戲介紹:高難度戰鬥粉碎敵人

《最終幻想:起源》是為了在被黑暗支配的科內利亞恢復水晶的光輝, 主人公傑克去挑戰各種迷宮的正統動作RPG。Square Enix公布了本作的遊戲介紹! 遊戲不僅具備以靈活運用多元化的動作來進行激烈戰鬥並粉碎敵人的正統動作系統,還能體驗收集各種職業、武器來自定義和培育角色的RPG元素, 並包含多種難度,玩家可以享受到豐富多彩的遊戲體驗。當水晶恢復光輝時,降臨的會是平靜,還是新的黑暗?又或者是...... 角色:傑克 「我想打倒混沌,我非打倒他不可。這並非希望或夢想,而是更接近飢餓和口渴的欲望」 Voice Cast:津田 健次郎 擁有打倒混沌的強烈使命感,會毫不猶豫且毫不留情地,殺死所有阻擋去路的魔物。 角色:亞修 「看到那戰鬥方式了嗎?真不愧是傑克」 Voice Cast :宮內 敦士 以冷靜沉著的個性支持著隊伍。認可傑克的實力, 十分信任他。 角色:傑德 「忘卻也是一種慈悲。這是你自己說的吧,傑克?」 Voice Cast:須田祐介 雖然個性溫柔開朗,但實力其實和亞修相當。非常尊敬傑克,很崇拜他的實力。 角色:妮翁 「這樣子就四個人了呢」 Voice Cast :岡﨑加奈 雖然年紀最小,但和其他夥伴們一樣擁有在逆境中奮戰到最後的實力。有時會與傑克爭執,聲稱「混沌並不存在」。 角色:賽菈公主 「願水晶祝福各位」 Voice Cast:宮本侑芽 科內利亞的第一公主。待人和藹,深受科內利亞人民的歡迎。在微服出巡時會與人互動,例如讓人聽她彈擅長的魯特琴。 過場事件 名為妮翁的少女將成為傑克一行人的夥伴。他們四人真的就是預言中的科內利亞救世主「光之戰士」嗎......? 妮翁與傑克一行人握有的水晶產生共鳴。但他們手上握有的卻是黑色水晶。 他們心中彷佛只有打倒混沌的渴望,不斷掃盪怪物。 賽菈公主詢問 傑克的姓氏。他自稱「傑克·加蘭德」。 戰斗場景 FF史上最殘暴爽快的激烈戰斗 高難度動作將更加襯托出深刻的故事。運用各式各樣的能力粉碎敵人! 頭目的行動會有各自的特徵。 看破敵人的瞬間動向,熟練掌握靈魂護盾和能力等,才是突破險境的快捷方式。 本作有大劍、短劍、長槍等各式各樣的武器,每種職業能使用的武器不同。可藉由名為職業樹的成長系統學習新能力和職業。 戰斗時能實時切換兩種職業。 如果組合使用擅長近距攻擊的大劍士和擅長魔法的魔術士,那麼任何狀況都能輕松應對。 收集並仔細研究更強力的裝備,為戰斗做好准備吧。 可以透過寶箱和敵人的掉落等來獲得各種武器和防具。 基本操作 普通攻擊 鎖定敵人進行普通攻擊。敵人的頭頂上會顯示BREAK量表,只要攻擊敵人就能削減BREAK量表。 動作能力 可以透過消耗MP來使用動作能力。動作能力能夠對敵人的BREAK造成大量傷害。 靈魂爆裂 當敵人的BREAK量表耗盡時,將會陷入BREAK狀態。接近BREAK狀態的敵人並使用靈魂爆裂即可置敵人 於死地。 使用靈魂爆裂擊敗敵人後,最大MP將增加,MP也會恢復。 防禦/閃避 敵人的攻擊可以使用武器或盾牌來防禦。 使用閃避來躲避攻擊並進行反擊吧。 靈魂護盾 消耗BREAK量表發動靈魂護盾。 如果發動時成功擋下攻擊,不僅最大MP將增加,MP也會恢復。只要成功擋住攻擊,就能向前大跨一步發動反擊。 光明啟示 當最大MP有兩段量表以上時,可以透過消耗兩段量表的MP和最大MP來發動光明啟示。 發動後將更容易對敵人進行靈魂爆裂,此外在被敵人包圍時也能起到反擊的作用。 系統 可選擇難度 玩家可以選擇適合自己遊戲風格的難度級別。 STORY難度適合平常不遊玩動作遊戲的玩家,可享受戰斗和劇情的難度級別;啟用SAFTY模式可以讓遊玩更輕松。ACTION難度適合已習慣動作遊戲的玩家,可享受富含挑戰性戰斗的難度級別;HARD難度適合擅長動作遊戲的玩家,可享受驚險戰斗的難度級別。 多人遊玩 在線多人遊玩最多可供三人合作遊玩!玩家可以和夥伴一起享受主線故事和支線任務。並且每個玩家可以分別獲得裝備品等。 地點 在本作中,玩家將以科內利亞的世界為舞台,不斷攻略各式各樣的迷宮。然而,每個地方都有些不尋常,有著令人覺得與這個世界不相稱的情景和文明。 混沌神殿 據說,這個地方原本並不存在這座神殿。或許是因為在不受任何人干涉的未來發生的某個契機,讓這座神殿在某個時刻誕生—— 光歪之水鄉 這片土地上似乎有著會造成世界扭曲的物質。據說,人為地操縱天侯並造成自然現象中本不應該存在的扭曲,便可創造出黑暗。 遊戲畫面: 來源:遊俠網

媒體:為效仿SpaceX的成功 藍色起源稱贊其「倦怠」文化是種勞動策略

據媒體The Verge報導,為了效仿SpaceX的成功,商業太空公司藍色起源的高管們曾經稱贊對手公司的"倦怠"文化是一種工作勞動策略。一些經理認為,藍色起源需要從員工身上"得到更多",鼓勵他們在周末來上班。藍色起源公司高管在2018年編制的一份備忘錄中總結了這些艱苦的工作策略,The Verge查看了這份備忘錄的副本。 周四發表的一篇令人震驚的Lioness文章引用了該備忘錄的部分內容,稱藍色起源公司存在性別歧視和不安全的工作文化。這篇文章是由藍色起源的前員工溝通主管 Alexandra Abrams與該公司20名現任和前任員工共同撰寫的。她詳細介紹了那些以貶低女性的方式說話的前高管,以及一個在騷擾了一個女員工後被解僱的人。文章還描述了一種報復性的文化,在這種文化中,人們因為害怕失去工作而不敢大聲談論安全問題。 Abrams寫道:「根據我們的經驗,藍色起源的文化是建立在無視我們星球的困境,對性別歧視視而不見,對安全問題不夠重視,並對那些尋求糾正錯誤的人保持沉默的基礎上。」 Abrams還描述說,公司高管對推遲的時間表不耐煩,這導致他們試圖想方設法提高員工的工作效率。她以2018年的備忘錄為例,說明藍色起源公司希望像其競爭對手SpaceX一樣更加積極進取。高管們在參加了戰略和管理顧問公司Avascent的簡報會後,創建了這份備忘錄。在該文件中,他們總結了會議的一些最大收獲,同時強調了SpaceX採用的一些勞動概念。 "預計工作時間會很長,"備忘錄中提到了SpaceX的文化。"人們被期望在假期工作或不休假。倦怠是他們勞動策略的一部分。這也是他們的員工隊伍趨於年輕化的原因之一。他們雇用了急於學習和表現的新畢業生,故意讓他們倦怠。" 一位藍色起源公司的高管後來根據SpaceX公司的經營方式,對藍色起源公司應該如何改變提出了自己的建議。「我們需要從我們的員工身上得到更多,」前太空人、前 Blue Origin 經理 Gregory 「Ray J」 Johnson 寫道。「在周末缺乏努力以滿足最後期限的要求,這不是我在運營裝備中所習慣的文化。我意識到開發有些不同,但無論如何,SpaceX期望並從他們的員工身上得到更多。能夠成為歷史的一部分是一種榮幸。我們不一定是在偷懶,但我們可能不太專注。」 在備忘錄的其他部分稱,「藍色起源在周末是一個『鬼城』」。 藍色起源沒有回應The Verge的評論請求。然而,該公司確實在文章首次發表時發表了一份聲明。"藍色起源對任何形式的歧視或騷擾都不能容忍,"該公司說。"我們為員工提供了許多渠道,包括全天候的匿名熱線,並將及時調查任何新的不當行為的指控。我們堅持我們的安全記錄,並相信 New Shepard是有史以來設計或建造的最安全的太空飛行器"。 藍色起源的備忘錄似乎聲稱,由於強大的品牌效應和活躍的社交媒體,SpaceX通過"向員工推銷靈感和指導性願景"而成功。而且,由於這些工人是在職業生涯的初期被雇用的,他們"被驅使長時間工作",同行的壓力是他們時間表背後的驅動因素。因此,SpaceX實現了"相對於工作產出的低成本"和"早期倦怠的高流失率"。 "他們有一支能夠以最低成本完成工作的員工隊伍:利用早期職業工程師,他們以低於市場的報酬工作80小時,意味著他們可以以快速和具有成本效益的速度製作圖紙,"藍色起源的前企業會計長Erik Sallee寫道。 備忘錄中提到的另一個策略是,SpaceX積極維持其員工隊伍中"最底層的10%",所有這些人都被自動列入績效改進計劃或PIP。其他公司也採用了類似的策略,包括傑夫-貝佐斯創立的另一家公司亞馬遜。但該備忘錄聲稱,SpaceX每年都會自動解僱其員工隊伍中最差的10%的人,"確保他們有一條明確的道路來不斷改善員工隊伍,"Sallee寫道。公司應該解僱表現最差的10%的員工,這一觀點由通用電氣前執行長兼董事長Jack Welch倡導,非常有名。2019年1月,SpaceX確實宣布在當年裁掉10%的員工。SpaceX沒有對評論請求作出回應。 針對這種策略,藍色起源公司的企業技術副總裁 Jason Davis 寫道,他不一定想讓底層10%的員工自動接受PIP,但"作為一個組織,我們需要對員工的整體表現更加超前/直接。"他還認為,他認為"與SpaceX相比,藍色起源有點懶惰"。另一位高管同意,藍色起源需要更好地傳達對員工每周工作超過40小時的期望。 在其他地方,備忘錄引用了SpaceX成功的其他例子,例如,該公司主要是垂直整合,實行疊代設計,並以降低成本為重要動力設計其飛行器。高管們似乎同意,朝這些方向發展的趨勢可以使藍色起源更加成功。 Abrams聲稱,寫這篇文章的主要動機是擔心藍色起源公司的飛行器是否安全,因為該公司內部存在結構性問題,而且員工的工作強度很大。她寫道:"這篇文章的許多作者都說他們不會乘坐藍色起源的飛行器,"她說。"這也難怪--我們都看到了團隊的工作強度往往超過了合理的限度。"來源:cnBeta

《星際迷航》的William Shatner加入藍色起源NS-18乘組

藍色起源公司已經確認了即將到來的NS-18發射的最後一批機組成員,《星際迷航》的演員威廉·夏特納(William Shatner)將占據飛船中最後兩個座位之一。夏特納將與來自藍色起源的奧黛麗·鮑爾斯一起乘坐NS-18號飛船,該飛船預計將在本月晚些時候發射。 藍色起源,這家由傑夫·貝索斯創立的公司在9月底宣布了NS-18的第一批船員。其中包括克里斯·博斯伊森博士 - 前美國宇航局工程師,後來創立了納米衛星公司Planet Labs,以及格倫-德-弗里斯 - 達索系統公司的生命科學和保健部門副主席,所有四個人都計劃於10月12日發射升空。 夏特納自然不需要什麼介紹,即使你不是科幻小說迷,也可能聽說過。他是《星際迷航》原始系列和同一宇宙中多部電影的主角,他扮演的詹姆斯-T-柯克(James T. Kirk)是劇中企業號飛船的船長。除了演戲,夏特納還擁有令人驚訝的音樂事業。 同時,90歲的夏特納也將成為飛往太空的最年長的人。"我仰慕太空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這位演員在今天的一份聲明中說。"我正在利用這個機會親眼目睹它。真是一個奇跡。" 第四位乘組成員將是奧黛麗·鮑爾斯,她於2013年加入藍色起源。她領導新謝潑德號的任務和飛行操作團隊,最初加入公司時曾擔任貝索斯公司的副總法律顧問和法律與合規副總裁。在此之前,鮑爾斯曾在美國宇航局的飛行控制員團隊工作,作為國際空間站計劃的引導和控制工程師,她在控制台工作了2000個小時。與格倫·德·弗里斯一樣,鮑爾斯也接受過私人飛行員培訓。 NS-18計劃於美國中部時間10月12日上午8:30發射,地點將在藍色起源公司位於西德克薩斯州的一號發射場,NS-17在那裡為該公司創造了首次載人飛行的歷史。那是在7月20日進行的,傑夫·貝佐斯是船上的四名工作人員之一。 與NS-17一樣,即將到來的NS-18飛行將帶四名機組人員在10-12分鍾的過程中抵達太空的邊緣。新謝潑德號將在卡曼線以上飛行,卡曼線是海平面以上62英里的地方,被認為是"太空"正式開始的一個定義。它將讓機上的人體驗到零重力,然後太空艙會回落,由一組降落傘帶著降落。藍色起源將在本月晚些時候對發射進行現場直播。來源:cnBeta

員工指控藍色起源飛行器存在安全問題 美國FAA介入調查

共21名現任和前任藍色起源員工日前在網上發表公開信指控傑夫·貝佐斯旗下藍色起源飛行器安全問題,公開信稱公司領導層要求提高「新謝潑德」亞軌道飛行器飛行頻率的行為嚴重危及飛行安全。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正在審查信中的安全指控。 據媒體報導,信中說,在藍色起源,與馬斯克等其他航天領域億萬富翁競爭並向貝佐斯展示進度,看上去比安全問題更重要。信中提到,去年公司領導人想增加「新謝潑德」的飛行次數,但一些員工認為這會危及飛行安全。 據SpaceNews報導,信中警告了公司領導層施壓要求每年發射40次以上,「我們當中一些人認為,在現有資源和人員的情況下,領導層急於按如此之快的速度發射,嚴重危及飛行安全。」那些員工在信中寫道。 公開信還指控了藍色起源沒有為研發各種火箭系統的團隊提供足夠資源。信中稱,2019年,從事「新謝潑德」子系統工作的一個小組只有「長時間工作的少數工程師」,其工作「遠遠超出了規模翻倍的團隊所能管理的范圍」。 安全問題還只是一方面,公開信還提出,藍色起源的工作環境「有毒」,尤其是對女性而言。信中說,藍色起源存在一種特殊的性別歧視。 對於這些指控,藍色起源則表示,「我們信守我們的安全記錄,相信新謝潑德是有史以來設計或製造的最安全的太空飛行器。」藍色起源還在聲明中表示不會容忍任何形式的歧視或騷擾,並將迅速調查任何新的不當行為指控。 據媒體報導,FAA則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正在調查信中提出的安全指控,並嚴肅對待所有此類指控。 「新謝潑德」以美國第一個進入太空的太空人艾倫·謝潑德(Alan Shepard)命名,由火箭和乘員艙兩部分組成,兩者皆可重復使用。 今年7月,世界首富傑夫·貝佐斯坐上旗下藍色起源「新謝潑德」亞軌道飛行器,和其他3名乘客打卡「卡門線」(高度100公里)。藍色起源9月底還宣布,「新謝潑德」計劃10月12日再次載人飛行,送4名乘客太空游。來源:cnBeta

《最終幻想起源 天堂的陌生人》製作人采訪:職業種類比FF5還豐富

《最終幻想起源 天堂的陌生人》是由Square Enix發行、光榮特庫摩旗下的Team NINJA負責開發的全新作品,是能展示最終幻想系列的新方向的遊戲,玩家可在黑暗的世界觀中享受豪邁且爽快的動作戰鬥。 遊戲確認將於2022年3月18日登陸PS5、PS4、XSX|S、Xbox One、PC平台,支持簡體中文。另外第二部體驗版將於10月1日至10月11日在PS5與XSX|S平台推出,本次將支持多人遊玩,能夠體驗更多可用職業、新武器、新關卡等等。 最新實機演示: 感謝Square Enix與光榮特庫摩的邀請,本次我們采訪了SE方的製作人 藤原仁 、遊戲總監 井上大輔 以及光榮特庫摩 Team NINJA 工作室負責人 安田文彥 先生,詢問了一些關於這款作品的問題。 以下為采訪詳情,遊戲標題下方將以「FFO」簡稱,製作人敬稱略: —— 請問遊戲的第四位主角為何採用女性角色? 是否由於玩家在試玩版問卷調查中的反響而決定的呢? 藤原 :關於第四位主角是女性角色這一點,我們在開發初期就已經確定好了,並非是詢問玩家意見後的決定。 另外,新預告片最後,傑克稱呼自己為「傑克·加蘭德」 ,女主會跟這個要點有所聯系。 —— 槍術士/龍騎士是FF系列的經典職業但並非《FF1》中的六職業之一,能否可以透露下遊戲中總共有多少職業麼? 井上:除了《FF1》原有職業,會在本作中登場的其他職業還有很多很多。至於總共有多少職業的問題,現在公布具體有幾種還為時過早,但能透露的一點是:至少會比《FF3》或《FF5》中的職業還豐富。 —— 新預告片最後提到第二部試玩版將提供多人線上遊玩功能,請問多人部分具體是怎樣的形式進行,最多支持幾名玩家呢? 安田:多人遊玩一方面可以跟好友事先約定,通過線上匹配的方式一起遊玩。另一方面,也可以在遊戲中的特定場景呼喚支援,基本上跟同為Team Ninja開發的《仁王》中的機制很相似。不過《FFO》相比《仁王》系列,玩家互相協作的重要性更強,可以在大家都不放棄的前提下反復進行挑戰。 —— 請問Jack同伴們的行動是完全隨機,還是能夠在菜單中設定他們的行為呢? 安田:在遊戲中可以選擇AI同伴的行動偏好,每個角色都有專屬的特徵,比如武僧就會上前近戰,另外玩家也可以直接給同伴下指令。 ——《FFO》的整體美術風格非常寫實,同時女主的服飾又很現代風格,這些與《FF1》的藝術風格截然不同,請問在本作中選擇這種設計的原因是? 藤原 :這次的世界設計雖說的確是以《FF1》的世界觀為基礎,但Jack一行人的主角團隊是來自其他世界的「異鄉人」,為了凸顯他們的不同,所以最終採用了現在大家所見到的這種現代風格。 —— 出自《FF1》中的城鎮與地名會在本作中出現麼?還有從目前公開的宣傳片與試玩版來看,場景設計大多以狹長的通路為主,請問遊戲中是否存在較為開闊的場景呢?另外本作包含任何開放世界要素麼? 井上: 《FF1》中的城鎮與地名當然是會出現的,因為玩家是在這個世界中進行冒險。至於開放世界或開闊場景的問題,遊戲主要是以在地下城進行探索與戰鬥,關卡設計會比較緊湊,因此不存在什麼開放世界要素。 —— 遊戲中的Break系統是某種鼓勵玩家主動進攻的設計麼,開發團隊希望玩家如何去活用這個系統進行戰鬥呢? 井上:本作的設計概念包括:從敵人處奪取能力、想要將敵人化為烏有並釋放全力一擊打倒敵人的暴力風格、如何進行防禦反擊、如何迴避敵人的攻擊、如何反過來利用敵人的招式等等,在此基礎上設計出了如Break系統、靈魂護盾等。 至於開發團隊是否特別鼓勵玩家去活用「Break」系統,這點當然是希望大家去使用,但除此之外,遊戲中還存在其他的各類要素,因此希望玩家們多多嘗試。如果Break這套系統用著很爽那就請盡情使用,如果覺得不太好用的話,也可以依靠職業系統等其他要素,選擇順手的方式來暢玩本作。 —— 在給媒體發放的實機演示片段中,有一部分的BGM非常像《FF13》桑瑞斯水鄉場景的BGM,這意味著什麼?另外這是否說明玩家能夠聽到出自其他《最終幻想》作品的名曲呢? 井上:您的想法沒錯,那段的確是《FF13》桑瑞斯水鄉BGM的改編,至於這是在暗示什麼,目前只能說的確暗示了某些東西。關於《FF》系列其他BGM的問題,大概是能聽到改編後的版本。 ——...

MIT估算出生氧光合作用起源時間:34億年前至29億年前

據媒體報導,一項新研究顯示,含氧光合作用很可能是在34億年前至29億年前演化而來的。在地球早期歷史的某個時期,當一群被稱為藍藻細菌的進取型微生物進化出含氧光合作用--將光和水轉化為能量的能力並在此過程中釋放出氧氣時,地球朝著可居住的方向發展。 資料圖 這一進化時刻使得氧氣最終在大氣和海洋中積累成為可能,並引發了多樣化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塑造了我們今天所知的獨特的宜居星球。 現在,來自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科學家們對藍藻細菌和生氧光合作用的最初起源時間有了一個精確的估算。他們的研究結果於2021年9月29日發表在《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上。 他們開發了一種新的基因分析技術。這項技術表明今天生活的所有藍藻物種都可以追溯到約29億年前進化的一個共同祖先。他們還發現,藍藻細菌的祖先在約34億年前從其他細菌中分化出來,含氧光合作用很可能是在這5億年的間隔時間里,也就是在太古時代進化出來的。 有趣的是,這一估計將含氧光合作用的出現至少置於大氧化事件之前4億年,在這個時期,地球的大氣和海洋首次經歷了氧氣的上升。這表明,藍藻細菌可能很早就進化出了生產氧氣的能力,但這種氧氣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真正在環境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進化過程中,事情總是從小開始,」論文主要作者Greg Fournier說道,「即使有早期含氧光合作用的證據--這是地球上唯一最重要和真正驚人的進化創新--它仍然需要數億年的時間才能起飛。」Fournier是MIT地球、大氣和行星科學系的地質生物學副教授。 Fournier在該學院的合作者包括Kelsey Moore、Luiz Thiberio Rangel、Jack Payette、Lily Momper和Tanja Bosak。 緩慢的導火線,還是野火? 對含氧光合作用起源的估計有著很大差異,追蹤其演變的方法也是如此。像科學家可以使用地球化學工具來尋找古代岩石中的氧化元素的痕跡。這些方法已經發現了早在35億年前就存在氧氣的暗示--這表明含氧光合作用可能是其來源,不過其他來源也是可能的。 另外研究人員還使用了分子鍾年代測定法,它使用今天的微生物的基因序列來追溯進化歷史中的基因變化。根據這些序列,研究人員使用模型來估計基因變化發生的速度以追蹤生物體群體首次進化的時間。但分子鍾年代測定法受限於古代化石的質量以及所選擇的速率模型,它可以產生不同的年齡估計,這取決於所假設的速率。 Fournier表示,不同的年齡估計可能意味著相互沖突的進化敘述。像一些分析表明含氧光合作用很早就進化了,並且「像一個緩慢的導火線」,而其他分析則表明它出現得更晚,然後「像野火一樣起飛」從而引發了大氧化事件和生物圈中的氧氣積累。 「為了讓我們了解地球上的可居住性歷史,我們必須區分這些假說,」Fournier說道。 水平基因 為了精確測定藍藻和含氧光合作用的起源,Fournier和他的同事將分子鍾年代測定法跟水平基因轉移配對--這是一種不完全依賴化石或速率假設的獨立方法。 通常情況下,一個生物體會「垂直」繼承一個基因,當它從生物體的父母那裡傳下來時。在罕見的情況下,一個基因還可以從一個物種跳到另一個遠緣物種。入一個細胞可能會吃掉另一個並在這個過程中把一些新的基因納入其基因組。 當發現這樣的水平基因轉移歷史時,很明顯,獲得該基因的生物群體在進化上比該基因的來源群體年輕。Fournier推斷,這種情況可以用來確定某些細菌群體之間的相對年齡。然後可以將這些群體的年齡跟各種分子鍾模型所預測的年齡進行比較。最接近的模型可能是最准確的,然後可以用來精確估計其他細菌物種--特別是藍藻細菌的年齡。 根據這一推理,研究小組在包括藍藻細菌在內的數千個細菌物種的基因組中尋找水平基因轉移的實例。他們還使用了由Bosak和Moore拍攝的現代藍藻的新培養物以更精確地使用化石藍藻作為校準。最後,他們確定了34個明確的水平基因轉移的例子。然後他們發現,六個分子鍾模型中的一個跟團隊的水平基因轉移分析中確定的相對年齡一致。 Fournier運行這個模型來估算藍藻 「皇冠」組的年齡,該組包括了所有今天生活的物種並且已知表現出含氧光合作用。他們發現,在太古時代,冠狀菌群起源於約29億年前,而藍藻細菌作為一個整體從其他細菌中分化出來的時間是34億年前。這強烈地表明,在大氧化事件(GOE)之前的5億年,含氧光合作用已經發生,並且在大氣中積累氧氣之前,藍藻細菌就已經生產了相當長的時間。 分析還顯示,在GOE發生前不久,約24億年前,藍藻經歷了一個多樣化的爆發期。這意味著,藍藻的快速擴張可能使地球進入了全球環境行動並將氧氣發射到大氣中。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生物地球化學教授Timothy Lyons說道:「這篇新論文以新的方式將化石記錄跟基因組數據連接起來,包括水平基因轉移,從而對地球的含氧量歷史提出了新的見解。這些結果說明了生物氧氣生產的開始及其生態意義,為海洋最早的含氧量和後來在大氣中的積累的模式和控制提供了重要的約束。 Fournier計劃將水平基因轉移應用於藍藻之外以確定其他難以捉摸的物種的起源。 Fournier說道:「這項工作表明,包含水平基因轉移(HGTs)的分子鍾有望可靠地提供整個生命樹的群體年齡,即使是沒有留下化石記錄的古代微生物......而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在一篇公開文章中被指工作場所「有毒」且存在安全問題

據媒體報導,由前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創立的太空旅遊公司藍色起源正面臨著培養歧視性、「有毒」工作場所及將速度和降低成本置於安全之上的指控。當地時間周四,由21名藍色起源現任和前任員工組成的小組發表了一篇公開文章,文章詳細說明了對該公司的性別歧視、騷擾和安全問題的指控。 該小組在文章中指出,藍色起源擁有3000多名員工,「充斥著性別歧視」,一些高級領導人「他們對女性總是行為不當,這是眾所周知的」。另外據披露,至少有一位高級領導人似乎因為跟貝索斯關系密切而受到保護。 文章還稱,藍色起源的專業異議被「積極扼殺」,這對員工來說是非人性化的,同時還引發了安全問題。 這篇文章則是在三家美國太空探索公司爭奪政府合同和其火箭的里程碑之際發表的。藍色起源已經起訴NASA,因為該機構拒絕了其建造新登月工具的合同。該合同在4月被埃隆·馬斯克的SpaceX獲得。維珍銀河公司創始人理察·布蘭森則在7月乘坐其公司的一枚火箭前往太空邊緣,就在貝索斯加入藍色起源的New Shepard的首次載人飛行之前幾天,後者也進行了類似的飛行。 藍色起源前員工溝通主管Alexandra Abrams在接受CBS Mornings采訪時指出,為了領先於由馬斯克和布蘭森領導的競爭對手的航天公司,壓力和「不耐煩」的工作氣氛變得越來越濃重。Abrams稱,她認為競爭優先於安全。 她還表示,她不會相信藍色起源的運送工具,並指出,「你不能同時創造一種安全文化和恐懼文化。它們是不相容的。」 不過藍色起源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對任何形式的歧視或騷擾都不能容忍。該發言人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說:「我們為員工提供了許多渠道,包括一條全天候的匿名熱線,並將及時調查任何新的不當行為的指控。」 該發言人還表示,公司支持其安全記錄並相信「New Shepard是有史以來最安全的太空飛行器」。 據悉,藍色起源的下一次載人發射定於10月12日進行。機上將有前美NASA工程師Chris Boshuizen和企業家Glen de Vries。另外兩名業余太空人也將上船,但尚未公布。來源:cnBeta

馬斯克嘲諷貝索斯藍色起源火箭形狀 你還可以更短

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兩人似乎在太空領域產生競爭後,關系就開始變得尷尬。 日前,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貝弗利山的代碼會議,馬斯克一語雙關,再度嘲諷了剛剛被自己超越的前世界首富貝索斯。 在會議上,馬斯克與記者卡拉·斯威謝爾(活動主持人)分享了一系列笑話,其中主要集中在貝索斯的商業太空公司藍色起源建造的亞軌道火箭,新謝潑德號火箭的外形上。 馬斯克表示,新謝潑德號火箭的外形很獨特,可能是一種潛在的不同形狀♂。如果該公司依舊只做亞軌道飛行,那麼這個火箭其實還可以更短。 此外,馬斯克還表示,貝佐斯藍色起源應該少花點時間與自己爭奪美國航空航天局授予SpaceX的29億美元月球著陸器合同,多花點時間讓新謝潑德號火箭進入軌道。 馬斯克直言,「無論你的律師是多麼的優秀,你都不能起訴你的登月之路。並且不會在口頭上與貝索斯討論,只會在社交媒體上與其爭辯」。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福布斯》實時富豪榜顯示,馬斯克以2003億美元的資產成功超越貝索斯1931億美元的資產,成為新的世界首富。 而馬斯克也不忘再次調侃貝索斯,稱要給貝索斯發去一個巨大的『2』雕像和一塊銀牌,好讓他知道兩人在富豪榜上的位置。 來源:遊民星空

《審判之逝:湮滅的記憶》仙人井山追尋起源支線任務攻略分享

《審判之逝:湮滅的記憶》中的仙人井山追尋起源是遊戲里比較獨特的一個支線任務,很多玩家都不太清楚這個仙人井山追尋起源支線任務到底應該怎麼做,其實仙人井山追尋起源支線任務想要做首先需要觸發,觸發方法是支線15完成後再回來仙藥店觸發,更多如下。 仙人井山追尋起源支線任務攻略分享 觸發地點:支線15完成後再回來仙藥店觸發 全版本選項:無 支線內容以及相關tips: 劇情要要求幫忙尋找材料,材料是【玫瑰】,這個材料在濱北公園【行動花店】能購買,交付材料獲得【仙藥藥譜】柳流術仙藥,再次要求尋找材料,材料是【大蒜】,這個材料在濱北公園【產直推車 勇氣蔬菜】能購買,交付材料獲得【仙藥藥譜】連閃術仙藥,再再次要求尋找材料,材料是【四葉酥漿草】,這個材料在濱北公園【行動花店】能購買,交付材料獲得【仙藥藥譜】轉舞術仙藥後完成任務。 點擊進入:令人在意的畫支線任務攻略分享來源:3DMGAME

中國與捷克科學家最新研究揭示演化晚期特殊恆星的起源

日前,西華師范大學研究員羅楊平、副研究員王坤、捷克科學院天文研究所博士Peter Nemeth、中國科學院雲南天文台韓占文院士等人開展合作研究,揭示了不同環境中熱亞矮星的起源。相關研究成果9月23日發表於《天體物理學報增刊》。 假若太陽熄滅,這顆不起眼的白矮星,將成為人類最後的希望 熱亞矮星(圖片來源:Cambridge University) 原標題:研究揭示演化晚期特殊恆星的起源 據了解,熱亞矮星是一類處於演化晚期的特殊恆星,中心是一個燃燒的氦核,表面覆蓋了一層非常薄的氫包層,質量大約有0.5個太陽質量。在赫羅圖(恆星的光譜類型與光度之關系圖)中,熱亞矮星位於上半主序和白矮星序之間,光譜型類似於O、B主序星但光度比後者暗。在球狀星團中,熱亞矮星位於水平分支星最藍端,又被稱為極端水平分支星。 熱亞矮星被認為是橢圓星系和漩渦星系核球紫外超的來源,主導球狀星團水平分支形態。其中短周期熱亞矮星雙星系統被認為是國際引力波探測計劃雷射干涉空間天線(LISA)可以探測的重要引力波源,並與Ia型超新星前身星有關。 「除此之外, 熱亞矮星還是研究雙星演化最理想的實驗室,為目前尚不清楚的公共包層演化的物理過程以及潮汐相互作用的物理過程提供了重要的信息。」羅楊平告訴《中國科學報》,然而,熱亞矮星的起源問題卻一直是困擾天文學家的一個重要難題。 為此,研究人員利用LAMOST DR7(郭守敬望遠鏡發布的第7批數據)光譜,從Gaia DR2(歐洲航天局蓋亞空間望遠鏡發布的第二批科學數據)熱亞矮星候選體星表中證認出1587顆熱亞矮星,給出了熱亞矮星的大氣參數,並綜合LAMOST視向速度、Gaia EDR3(歐洲航天局蓋亞空間望遠鏡發布的第三批早期數據)視差、自行數據研究了熱亞矮星的運動學特徵,給出了熱亞矮星在銀河系暈、厚盤、薄盤中的星族分類。 羅楊平等人根據氦元素的含量將熱亞矮星分為四個級別:極端富氦熱亞矮星(eHe)、中等富氦熱亞矮星(iHe)、氦弱熱亞矮星(wHe)、貧氦熱亞矮星(pHe)。基於此,研究團隊給出了銀河系暈、厚盤、薄盤中熱亞矮星觀測統計特徵,最終研究發現極端富氦熱亞矮星(eHe-1)在球狀星團中幾乎無法形成,在球狀星團ω Cen中發現的富氦熱亞矮星主要出現在薄盤上,球狀星團環境對銀暈中的氦弱熱亞矮星的形成幾乎沒有影響。 審稿人認為該工作不僅為熱亞矮星形成和演化提供了明確的觀測限制,更重要的是為解決該領域長期關注的銀河系不同場星族和球狀星團中熱亞矮星起源問題提供了一個重要答案。 相關論文信息:https://doi.org/10.3847/1538-4365/ac11f6來源:cnBeta

「露西」號於下月發射 將改變我們對行星起源和太陽系形成的認識

特洛伊小行星群(Trojan)被認為是太陽系 40 多億年前誕生時的時間膠囊,保留了形成外行星原始物質的殘留物。美國宇航局的「露西」號將是第一個研究特洛伊人的太空任務。「露西」(Lucy)計劃於 2021 年 10 月發射,然後在地球引力的推動下進行 12 年的旅程。 該任務的名稱來自於人類祖先的化石(被發現者稱為「露西」),其骨骼為人類的進化提供了獨特的見解。同樣地,露西任務將徹底改變我們對行星起源和太陽系形成的認識。「露西」計劃前往八個不同的小行星,一個主帶小行星和七個特洛伊小行星,其中四個是「two-for-the-price-of-one」雙星系統的成員。 露西的復雜路徑將把它帶到兩個特洛伊小行星群,讓我們第一次近距離觀察小行星群中所有三種主要類型的天體(所謂的C型、P型和D型)。 在 2021 年 10 月發射之後,「露西」在遇到特洛伊木馬目標之前有兩次接近地球的飛行。在 L4 雲層中,「露西」將在 2027-2028 年飛過(3548)Eurybates(白色)及其衛星,(15094)Polymele(粉色),(11351)Leucus(紅色)和(21900)Orus(紅色)。 在再次潛過地球之後,「露西」將在2033年訪問L5雲,並遇到(617)Patroclus-Menoetius雙星(粉紅色)。作為獎勵,2025年,在前往L4的途中,「露西」飛過一顆小型主帶小行星(52246)Donaldjohanson(白色),以露西化石的發現者命名。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要求應聘者寫載人航天小論文 面試過程長達5小時

9月27日上午消息,據報導,據員工和求職者透露,一些去藍色起源面試的求職者必須面對5個小時的小組面試,而且還要寫一篇關於人類航天的小論文。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初步篩選電話時,有時候應聘者在與指定部門的經理通話後,候選人被告知要在小組面試前寫一篇關於人類太空探索的小論文。該論文沒有頁數限制或任何具體參數限制。兩位曾前往該公司面試的人對媒體表示,他們的目標是500到1000字的論文提示,主題是:你為什麼對人類太空飛行充滿熱情? 這家航空航天初創企業的一名現任員工和一名前員工,以及三名曾在藍色起源面試的申請者向媒體證實了論文的存在和面試過程。由於一些候選人被要求與該公司簽署了保密協議,這些工程師要求保持匿名。 藍色起源公司拒絕對其招聘程序發表評論。媒體無法確認它是否適用於工程師以外的職位的候選人。該公司一共有4000多名員工,其中工程師占了很大一部分。 消息來源透露,該公司的小組面試在大約四到七個藍色起源工程師面前進行。在此期間,候選人必須進行一個小時的陳述,介紹他們的背景,包括過往參與過的相關項目。申請人說,陳述之後,候選人要接受30分鍾的面試,每個人都要與三到七個小組成員進行一對一的面試,整個面試過程可能需要四到五個小時。 Peak Technical Staffing是一家曾為藍色起源的競爭對手SpaceX提供招聘服務的公司,該公司的業務發展高級總監德博拉·華格納(Deborah Wagner)對媒體表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公司也有類似的招聘流程,包括以SpaceX的使命為重點的PPT演示。SpaceX沒有對評論請求作出回應。 華格納表示:「很多候選人在這一步就搞砸了。你會很驚訝地發現,很多人對於載人航天旅行其實並沒有多大的興趣,他們感興趣的只是在SpaceX找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而已。而這些人就是馬斯克想要過濾出去的人。」 據四位招聘專家稱,雖然藍色起源和SpaceX在獲得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合同和人才方面一直處於不斷的競爭之中,但他們的技術人才招聘情況似乎與大多數傳統航空航天業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JMJ Phillip的董事總經理丹尼斯·西奧多羅(Dennis Theorodorou)對媒體表示,像藍色起源這樣的太空公司在疫情大流行期間迎來了招聘熱潮,而像波音這樣的更傳統的公司則在努力保留人才,以免出現人才大量流失的情況,這讓傳統企業在招聘過程中增加額外標準的空間變得更小了。 西奧多羅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道:「大多數工程師,特別是還沒有達到一定水平的工程師,在面試之前都沒有預料到自己會被要求寫一篇小論文。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對工程師的刻板印象其實是真實的,他們大多是內向的人。當他們期望進行技術面試時,他們不會想做一個長達一個小時的演講,因此他們的演講技巧不一定能反映出他們的工程才能。 180工程公司的人才總監和營銷主管喬治·桑托斯(George Santos) 表示,類似藍色起源這樣的初創公司在人才經驗方面有著很高的門檻,這些企業在面試的時候往往更注重申請人的個性。兩位曾在藍色起源面試的求職者透露,小組面試包括快速的行為問題,其重點是考察他們將如何應對壓力。 航空航天和科技招聘公司The Sourcery的總裁馬特·亞伯特(Matt Abbott)表示,他知道有幾家矽谷的初創公司在早期就使用小組面試和撰寫小論文等策略來宣傳企業對職業道德的高要求。他說道:「當你把這樣的額外障礙放在候選人面前時,許多人都會抗拒。如果候選人不願意投入時間和精力,如果他們沒有這種激情,那麼他們將無法應對工作的要求。」來源:cnBeta

90歲《星際迷航》演員夏特納將藉助藍色起源火箭進入太空

9月26日早間消息,據報導,曾經出演早期《星際迷航》電影的美國知名演員威廉·夏特納(William Shatner),准備乘坐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旗下的藍色起源公司火箭,進行一次太空旅行。 藍色起源公司完成首次載人太空試飛 在《星際迷航》系列電影中,夏特納扮演了進取號星艦艦長詹姆斯·T·柯克的角色。根據報導,夏特納將會參加藍色起源公司在十月份安排的一次「全大眾成員」飛行任務,他將乘坐該公司「新謝潑德」型號火箭進入太空。 除了夏特納之外,藍色起源官方尚未宣布這一次全大眾成員飛行計劃的其他參加者名單。 目前,夏特納本人尚未對外證實這項太空旅遊計劃,不過知情人士對美國一家媒體披露,十月份這次飛行任務將延續15分鍾,整個過程將會拍攝成紀錄片。 夏特納今年已經是90歲高齡,如果順利完成太空旅遊,他將成為人類歷史上進入太空年齡最大的人員。 十月份的飛行也是藍色起源公司歷史上的第二次載人飛行任務,今年七月份,公司創始人貝索斯以及其他幾名成員完成了第一次載人飛行,獲得成功。 在七月份的飛行任務中,除了貝索斯之外,還包括貝索斯親弟弟馬克·貝索斯,以及今年82歲的美國太空領域的早期名人沃利·芬克(Wally Funk),以及來自荷蘭的一名年輕人奧利弗·達蒙(Oliver Daemen)。這一次的載人飛行一共持續了11分鍾,整個成員組離開地球,抵達了距離地球66.5英里(約合107公里)的高度。 夏特納本人過去曾經表達想進入太空的願望。去年,他在Twitter網站發布了一張編輯過的照片,在照片中,他穿著美國太空人的太空衣,他向美國宇航局提出一個問題,即是否可以參加馬斯克旗下民營太空公司SpaceX的載人龍飛船「Demo-2」飛行任務,抵達國際空間站。 夏特納還在推文中對美國宇航局表示,「這身太空衣真的很合適!」 七月份,夏特納出席了美國聖地亞哥國際動漫展覽會Comic Con的一個小組研討會,他當時表示:「有一種可能性,我計劃短暫進入太空,然後返回地球。」不過據美國一家太空專業網站報導稱,夏特納當時說的並不是藍色起源公司的載人飛行計劃,而是美國宇航局重新在月球登陸的「阿爾忒彌斯」計劃。根據這一計劃,美國宇航局准備讓美國太空人在2024年重新降落在月球表面,並且建立永久性科研基地。來源:cnBeta

物理學家在2D磁體中發現”Magnon”的起源 可能被證明對信息編碼有用

萊斯大學的物理學家們已經證實了磁子的拓撲學起源,他們三年前在一種二維材料中發現的磁性特徵可能被證明對編碼電子自旋的信息有用。最近在線發表在美國物理學會雜志《Physical Review X》上的一項研究描述了這一發現,它提供了對被稱為二維范德瓦爾斯磁體的材料中拓撲結構驅動的自旋激發的新理解。 這些材料對於自旋電子學研究人員而言興趣越來越大,自旋電子學是固態電子學界的一個運動,它利用電子自旋對信息進行編碼以進行計算、存儲和通信。 自旋是量子物體的一個固有特徵,電子的自旋在帶來磁性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 PRX研究的共同通訊作者、萊斯大學物理學家Dai Pengcheng說,對二維材料三碘化鉻的非彈性中子散射實驗證實了他的小組和其他人2018年在該材料中發現的自旋激發的拓撲性質的起源,這種激發被稱為磁子。 研究生Lebing Chen展示了他在萊斯大學實驗室製作的三碘化鉻晶體。原子級薄的二維三碘化鉻的堆積層具有不尋常的電子和磁性,可能被證明對"自旋電子"技術有用,該技術將信息編碼在電子的自旋中。 該小組在橡樹嶺國家實驗室(ORNL)的濺射中子源進行的最新實驗顯示,三碘化鉻中電子的"自旋-軌道耦合誘發了自旋之間的不對稱相互作用",Dai說。"結果,電子的自旋以不同的方式感受到移動核的磁場,這影響了它們的拓撲激發。" 在范德瓦爾斯材料中,原子般薄的二維層像書頁一樣堆疊在一起。層內的原子是緊密結合的,但層與層之間的結合很弱。這種材料對於探索不尋常的電子和磁性行為非常有用。例如,單一的二維三碘化鉻片具有與使磁性貼紙粘在金屬冰箱上的那種磁性秩序。三個或更多二維層的堆疊也有這種磁秩序,物理學上稱之為鐵磁。但是兩層疊加的三碘化鉻具有一種相反的秩序,被稱為反鐵磁性。 這種奇怪的行為促使Dai及其同事對這種材料進行研究。萊斯大學的研究生Lebing Chen是本周PRX研究和2018年同一雜志上的研究的主要作者,他為ORNL的實驗開發了製造和對齊三碘化鉻片的方法。通過用中子轟擊這些樣品,並用中子飛行時間光譜法測量所產生的自旋激發,Chen、Dai及其同事可以辨別材料的未知特徵和行為。 在他們之前的研究中,研究人員表明三碘化鉻由於磁子的移動速度如此之快,感覺就像沒有阻力的移動一樣,所以它能製造自己的磁場。戴說,最新的研究解釋了為什麼兩個二維的三碘化鉻層的堆疊具有反鐵磁秩序。 戴說:"我們在該材料中發現了依賴堆疊的磁秩序的證據。發現這種狀態的起源和關鍵特徵很重要,因為它可能存在於其他二維范德瓦爾斯磁體中。"來源:cnBeta

新型引力波探測器發現神秘時間起源信號

9月23日消息,據媒體報導,目前,科學家在一個小型引力波探測器中發現的兩個神秘信號可暗示存在各種奇異現象,從新物理現象至與黑洞發生交互作用的暗物質,以及鄰近宇宙起源的振動,但是由於該實驗的新奇性,研究人員對宣布任何一項發現都持謹慎態度。 該圖像顯示的引力波探測器的微型晶體中心,這是一個未連接任何電極的空諧振器。 雷射干涉儀引力波天文台(LIGO)等設備使用巨大雷射碟機動探測器來尋找時空結構產生的巨大漣漪,即引力波,它們來自遙遠宇宙中的黑洞和中子星的碰撞,該碰撞事件非常強大,會震動時空結構,形成波長達數百公里的浪涌。 在大型天文台建造之前,科學家們就曾懷疑宇宙中存在較大等級的引力波,因為他們知道有時黑洞和中子星會發生碰撞。 目前我們並未掌握到任何已知波長在幾米至幾公里之間的較短波長引力波來源,然而,在宇宙中總會有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近年來,全球各地的科研人員致力於研製新型探測器,用於搜索較小引力波,其中就建造了一個探測器,該裝置是由一個直徑3厘米的石英晶體製成的圓盤和一個諧振腔組成,當諧振腔以特定頻率振動時就會產生電信號。 這個裝置可以比作以特定音調鳴響的鍾或鑼,如果引力波擊中它,就會激發它,然後電子傳感器將晶體圓盤產生的鈴聲作為電磁信號進行接收。 研究人員將探測器放置在多個輻射屏蔽層之後,以保護它免遭背景電磁場的影響,並將其冷卻至極低溫度,從而最大限度地減少儀器產生的熱振動。在153天的實驗中,晶體圓盤產生兩次鈴聲,每次持續一至兩秒。該研究團隊將研究報告發表在8月12日出版的《物理評論快報雜志》上。 目前科學家正在試圖找出導致該結果的原因,一種可能的解釋是來自太空的一種叫做宇宙射線的帶電粒子。一種之前未知的晶體熱波動可能是另一種原因,由於超冷的溫度,這種熱波動應該是最小的。 研究人員在報告中指出,同時還存在許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例如:一種被稱為軸子的暗物質,它圍繞著黑洞旋轉,並釋放引力波。許多解釋可能需要之前未知的物理原理支持,而不是描述適用宇宙中幾乎所有亞原子粒子和作用力的標准模型。 在大爆炸後不久,宇宙學家認為宇宙經歷了「膨脹時期」,在此期間宇宙大小呈指數級膨脹。在膨脹時期末期,宇宙可能經歷了一個相變,有點像水在沸騰時從液體變成氣體。如果宇宙發生這樣的相變,該轉變可能會在時空結構上沉積大量的能量,產生引力波,這在實驗中可以觀察到。 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通過托巴爾的探測裝置或者其他探測器能獲得重大發現,但研究人員對此類實驗充滿信心,並期待未來獲得突破性發現。來源:cnBeta

孩之寶 新品 電影 特種部隊:蛇眼起源 蛇眼&隱形摩托車 6寸(152mm)高 可動人偶

電影 特種部隊:蛇眼起源 蛇眼&隱形摩托車 6寸(152mm)高 可動人偶 Snake Eyes: G.I. Joe Origins Snake Eyes with Stealth Cycle Write a review Add to Cart $22.99 Product Description Limit of 2 per customerEstimated ship...

從人骨中提取的古代DNA或改寫日本早期的歷史:現代人口有三方遺傳起源

據媒體報導,從人類骨骼中提取的古代DNA改寫了日本早期的歷史,它強調了現代日本人口有一個三方遺傳起源,這一發現完善了以前接受的雙基因組祖先的觀點。12個新測序的日本古代基因組顯示,現代人口確實顯示了早期土著繩文人狩獵採集漁民和移民彌生農民的基因特徵--但也增加了第三個基因成分,與古墳人有關,他們的文化在3至7世紀之間在日本傳播。這項研究剛剛發表在《科學進展》雜志上。 之前長期存在的假說認為,日本大陸的人口來自於本土的繩文狩獵-採集-捕魚者,他們在大約16000年至3000年前居住在日本群島,後來的彌生人從亞洲大陸遷移過來,在公元前900年至公元300年期間居住在日本。 但是,這12個新測序的日本古代基因組--來自於生活在農耕時代之前和之後的人們的骨骼--也確定了後來在帝國的甲午時期東亞血統的湧入,這一時期大約從公元300年持續到700年,見證了日本政治集中化的出現。 都柏林聖三一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助理教授Shigeki Nakagome領導了這項研究,該研究匯集了來自日本和愛爾蘭的跨學科研究團隊。 Nakagome教授稱:「隨著越來越多的古代文物的出現,研究人員對繩文、彌生和古墳時期的文化了解得越來越多,但是在我們的研究之前,我們對農業轉型和後期國家形成階段的遺傳起源和影響了解得相對較少。」 "我們現在知道,來自覓食、農業和國家形成階段的每個階段的祖先都對今天日本人口的形成做出了重大貢獻。簡而言之,我們有了一個全新的日本基因組起源的三方模式--而不是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一直持有的雙重祖先模式。" 對日本關鍵轉變的基因組學見解 除了這一總體發現之外,分析還發現,繩文人在幾千年來一直保持著約1000人的小規模有效人口,與大陸人口的深度分化可追溯到2萬至1.5萬年前--這一時期,由於海平面上升,日本在地理上變得更加閉塞。 在大約2.8萬年前的最後一次冰川期開始時,日本群島可以通過朝鮮半島進入。而16000年至17000年前,由於海平面的上升,朝鮮海峽的拓寬可能導致了後來繩文人與大陸其他地區的隔離。這些時間框架也與繩紋陶器生產的最古老證據相吻合。 "在隨後的彌生時期採用水稻耕作之前的數千年裡,日本本土的繩文人擁有自己獨特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我們的分析清楚地發現他們是一個遺傳上獨特的群體,所有采樣個體之間的關聯性異常高--即使是那些年齡相差數千年、從不同島嶼的遺址中挖掘出來的個體,"都柏林聖三一大學的博士研究員Niall Cooke解釋說。「這些結果強烈地表明了與大陸其他地區長期隔離的情況。」 農業的傳播往往以人口替代為標志,正如在整個歐洲大部分地區的新石器時代過渡時期所記錄的那樣,在許多地區只觀察到來自狩獵-採集者人口的最小貢獻。然而,研究人員發現遺傳學證據表明,史前日本的農業轉型涉及同化過程,而不是替代過程,來自本土繩文人和與濕稻耕作有關的新移民的遺傳貢獻幾乎相等。 一些考古學證據支持在彌生-古墳過渡時期將新的大型定居點引入日本,很可能來自朝鮮半島南部。這些分析為在這個國家形成階段出現新的社會、文化和政治特徵所涉及的遺傳交流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 「日本群島是世界上一個特別有趣的地方,鑒於其特殊的史前史,即長期的連續性和快速的文化轉型,使用古代樣本的時間序列來調查。我們對現代日本人的復雜起源的洞察力再次顯示了古代基因組學的力量,它可以發現有關人類史前史的新信息,而這些信息以其他方式是無法看到的,」共同領導該項目的都柏林聖三一大學遺傳學和微生物學學院人口遺傳學教授Dan Bradley補充說。來源:cnBeta

《最終幻想起源:天堂的陌生人》試玩滿意度達70%

史克威爾艾尼克斯近日發布了《最終幻想起源:天堂的陌生人》調查問卷結果。結果顯示,體驗過試玩版的玩家對這款遊戲體驗的滿意度達到70%。另外,問卷還對試玩版的細節進行了分類調查,分別顯示了玩家對遊戲畫面和玩法的滿意度。 有75%的玩家對《最終幻想起源:天堂的陌生人》遊戲玩法表示滿意,也有同樣比例的玩家對遊戲的戰鬥部分感到滿意。開發者表示,將會根據玩家反饋對遊戲的戰鬥系統進行部分調整。在正式版遊戲中,玩家還可以使用更多武器並接受更多任務。 在調查問卷中,還顯示了一些會根據玩家反饋進行微調的部分,包括縮短嗑藥幀,調整動作取消時機,以及玩家施法被打斷後返還黑魔法法力槽的能力。 《最終幻想起源:天堂的陌生人》還將在2021東京電玩展上進行展示,將於2021年10月2日通過直播活動公布最新細節。 《最終幻想起源:天堂的陌生人》將於2022年發售,登陸PC、PS4、PS5、Xbox One和Xbox Series X平台。 來源:3DMGAME

NASA局長:藍色起源「完全有權利」提起訴訟

9月8日消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局長比爾·納爾遜(Bill Nelson )日前在談到藍色起源就開發登月艙合同提起的訴訟時表示,「他們完全有權利」進行起訴。納爾遜表示,他本人對藍色起源在丟掉一份開發登月艙的NASA合同後,通過一切合法途徑尋求有利結果的舉動並不感到意外。 納爾遜說,「他們有上訴權,而且他們選擇了行使這一權利。根據法律,他們完全有權利這麼做,而且最終會有一個結果。然後我們將繼續前進。」 近5個月前,NASA選擇SpaceX為阿爾忒彌斯載人登月計劃設計和開發人類著陸系統(HLS)。合同敲定後,藍色起源和另一家競標方Dynamics都向美國政府問責局(GAO)提出抗議,但今年7月下旬GAO駁回了兩家的抗議。 Dynamics的行動到此為止。但藍色起源隨後繼續提起法律訴訟並發起一系列公關活動,稱SpaceX計劃打造的登月艙「非常復雜,風險很高」。今年8月份,藍色起源向美國聯邦法院正式起訴NASA,導致SpaceX開發登月艙的計劃再度擱置。 藍色起源的所作所為在太空界引發一片嘩然,但並沒有阻止其不斷發起相應行動。NASA局長在公開場合並未對藍色起源提起訴訟的舉措表示強烈反對。 納爾遜是在上周訪問NASA休斯頓詹森航天中心時這樣說的。納爾遜說,NASA最終選擇一家公司開發登月艙的決定合理,因為美國國會撥付的資金遠少於選擇不同公司開發多款登月艙所需的資金。 納爾遜說:「NASA的錢只夠為在月球上演示登月艙效果的第一次競爭做出選擇。」他補充說,「而且NASA只選擇了其中一家競爭者。但是我們想要讓所有能登上月球的登月艙開展競爭,也就是我們所謂的未來10年到15年的持續登陸。因此我們必須獲得額外資源,讓競爭繼續下去。」 到目前為止,NASA還沒能獲得這筆額外資金。雖然有三個潛在預算渠道可以做到這一點,但都不是很確定。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參議院商務委員會主席瑪麗亞·坎特韋爾(Maria Cantwell)在NASA授權法案中為開發第二種登月艙增加了100億美元。但這一法案似乎不會在美國眾議院獲得通過。 第二個選擇是通過2022年預算程序增加資金。美國參議院還沒有公布NASA明年的預算提案。在此前通過的2021年預算中,美國國會沒有為第二款登月艙提供資金。然而在2022年預算尚未確定的過程中,一切皆有可能。 最後,尼爾森建議4.5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法案能有100億美元用於開發第二款登月艙。然而,在一份概述潛在項目的法案草案中,美國眾議院並沒有為人類著陸系統提供額外資金。(辰辰)來源:cnBeta

麻省理工學院正研究一種罕見類型的矮星系的起源

麻省理工學院、加州大學河濱分校和其他機構的研究人員一直在研究矮星系。顧名思義,與典型的星系相比,矮星系很小、很暗,只包含銀河系中發現的恆星數量的一小部分。雖然大多數矮星系通常都非常小,但有一種類型被稱為超彌散星系或UDG,它們可以散布在巨大的空間區域。 UDG很難被發現,因為它們分布在如此廣闊的空間中,但大多數都是在較大的星系團中被發現的。來自麻省理工學院和其他機構的天文學家們現在正在使用高度詳細的模擬來探測熄滅的UDG,這是一種不再產生恆星的罕見的矮星系。有趣的是,模擬發現了幾個這種類型的系統。天文學家發現這些星系並不在星系團中。相反,它們是在宇宙中幾乎空白的區域被發現的。 它們的孤立性與關於淬滅的UDG應該如何形成的預測相反。研究人員利用他們的模擬來執行另一項任務,用它們來逆轉UDG的演變,看看它們是如何形成的。模擬結果使天文學家們相信,熄滅的UDG可能形成於具有異常高角動量的暗物質光環。 這種動量可能將矮星系旋轉成異常舒展的模式。UDG被認為是在星系團內演化的,就像大多數星系團一樣。然而,星系團內的相互作用被認為是將矮星系彈出到浩瀚的太空中。這種拋射創造了一個"反沖"軌道,像迴旋鏢一樣彎曲。同樣的過程也被認為剝離了星系內部的氣體,使它們無法產生恆星。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賈維斯計劃」被指抄襲SpaceX設計

近日,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旗下太空公司藍色起源使用模塊化運輸工具,在佛羅里達州卡納維拉爾角將「賈維斯計劃」(Project Jarvis)的首個不銹鋼測試儲罐安裝在發射台Complex 36上。照片顯示,該部件與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旗下公司SpaceX超重型火箭助推器原型上的儲罐驚人地相似。 ...

天文學家通過多色無線電排除了FRB起源的一個主要模型

據媒體報導,快速射電暴(FRB)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引人入勝的宇宙之謎之一,現在我們可能離找出它們的成因又近了一步。通過在一批重復信號中同時檢查多個「射電顏色」,天文學家已經排除了它們起源的一個主要模型。 這種現象的名稱並沒有給人們留下太多的想像空間--快速射電暴是僅持續幾毫秒的射電噪聲的急劇爆發。自從幾年前被發現以來,FRB已經從天空的各個角落被探測到。一些是曇花一現的奇跡,一些則周期性地或看似隨機地重復。究竟是什麼產生了它們還不得而知,但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被稱為磁星的高磁化中子星。 一個有趣的信號叫做FRB 180916B,它精確地以16天為周期重復,在休眠12天之前,它會在4天內觸發一連串的活動。它被追溯到約5億光年之外的一個星系,但尚不清楚它的起源點的當地環境是什麼樣子的。 在這項新研究中,一組天文學家正在測試一種特殊的假設,即信號如何有規律地重復。故事是這樣的:兩顆中子星被鎖定在一個近距離的軌道上,每一顆都釋放出一種叫做「恆星風」的氣體。當這些風碰撞時,激波前沿會產生無線電波等輻射,這種周期性可以解釋為它們圍繞彼此運行的產物。這就是所謂的二元風模型。 為了驗證這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天文學家們同時檢測了來自180916B的兩個不同波長的FRB信號。 該研究的論文第一作者Inés Pastor-Marazuela指出:「來自快速射電暴源的強勁恆星風預計會讓大多數藍色短波射電光逃離系統。但更紅的長波射電應該被阻擋得更多,甚至完全。」 為了驗證情況是否如此,研究小組連接了兩個望遠鏡--LOFAR和Westerbork合成射電望遠鏡(WSRT),這兩個望遠鏡都在荷蘭。它們每個都在不同波長觀測到相同的FRB--WSRT在較短的21厘米的「藍色」波長中觀測到,LOFAR則在非常紅的3米。結果出乎意料。 Pastor-Marazuela指出:「一旦我們分析了數據並比較了兩種無線電顏色,我們非常驚訝。現有的雙風模型預測,這些爆發應該只會發出藍色的光或至少會在那裡持續更長時間。但我們看到了兩天更藍的射電暴,然後是三天更紅的射電暴。我們現在排除了原來的模型--肯定有別的原因。」 研究小組表示,這一發現表明,FRB源必須位於相當干淨的環境中,它不像之前提出的那樣受到電子雲的阻礙。相反,它指出一顆孤立的磁星是引發這一現象的原因,這跟許多其他的觀測結果相吻合。 天文學家無疑將繼續研究快速射電暴並慢慢拼湊謎底,一直到找到答案。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在貝佐斯太空游後成功完成首次無人試飛

8月27日消息,據媒體報導,美國當地時間周四,藍色起源公司從德克薩斯州成功發射了其可重復使用的「新謝潑德號」(New Shepard)飛船,進行亞軌道無人試飛,前往太空邊緣。這是今年7月20日該飛行器首次將其創始人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送入太空以來進行的首次任務。 這次發射標志著新謝潑德號飛船的第17次試飛,不過這艘高約60英尺(18米)的飛船此次飛行沒有載人。藍色起源正在繼續測試這種飛行器,並准備為其他超級富有、尋求刺激的乘客提供太空旅遊服務。新謝潑德號此次飛行只攜帶了用於研究目的的有效載荷,其中包括代表美國宇航局(NASA)進行的「月球著陸技術演示」。 具體來說,藍色起源在新謝潑德號上安裝了一套傳感器和計算機算法,測試有朝一日可能會用於月球著陸器的導航技術。藍色起源去年10月發射NS-13任務時也攜帶了月球著陸傳感器。該公司表示,NS-17任務預計將「進一步測試」這項技術,以「降低風險,增加成功登月任務的信心」。 該實驗旨在測試NASA安全精確著陸綜合能力進化(Splice)技術套件的關鍵組件。NASA表示,這種Splice傳感器「將使月球著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安全、更准確」。該系統的算法和傳感器可以讓登月者在有巨石和隕石坑的崎嶇地區著陸,這些地方在「阿波羅計劃」期間是無法到達的。 這些傳感器能夠識別陡坡和巨石等危險,使月球著陸器能夠轉向最安全的著陸區。這是NASA「阿爾特彌斯」(Artemis)重返月球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旨在2024年讓人類重返月球表面。2018年,NASA與藍色起源簽署了一項價值300萬美元的協議,在新謝潑德任務中飛行地形相對導航、導航都卜勒雷射雷達和其他測高傳感器。 在執行任務之前,NASA官員們表示,新謝潑德的飛行將有助於驗證安裝在其上的導航都卜勒雷射雷達和地形相對導航相機的性能。在月球著陸任務中,傳感器將把有關太空飛行器位置和速度的數據提供給著陸器上的制導計算機。在周四的試飛中,安裝在新謝潑德內部的降落和著陸計算機預計將接收和處理傳感器數據。 NASA說,在亞軌道上測試傳感器使工程師能夠收集更多關於該系統的數據,這超出了實驗室、直升機和低空測試的極限。Splice套件最快將於明年搭乘Astrobotic和Intuitive Machines的商用機器人著陸器飛向月球。 新謝潑德號飛船升到了105.6公里的高空,然後精確地降落在發射台附近的混凝土平台上。藍色起源的亞軌道飛行高度超過60英里(96公里),這被廣泛認為是外層太空的起點。但是,即使是在離地面200多英里(320公里)軌道上運行的國際空間站,距離也不夠遠,不足以提供地球的整體景觀。 最初的發射被推遲了一個小時,藍色起源解釋稱這是「有效載荷准備問題」所致,除此之外飛行進行的非常順利。 上個月,當貝索斯和其他三人成為首批新謝潑德號載人飛行的乘客後,該項目引起了全球關注。在此之前,這款飛行器只進行過十幾次無人試飛。飛行結束後,貝索斯講述了自己的經歷,他說:「哦,天哪!人們的期望值很高,而且遠遠超出了預期。」 雖然周四的飛行沒有載人,但藍色起源表示,該公司今年仍計劃再進行兩次載人飛行。貝索斯計劃將新謝潑德號飛船用於亞軌道太空旅遊業務,與理察·布蘭森(Richard Branson)旗下維珍銀河(Virgin Galaxy)直接競爭,後者開發了可在空中水平發射的火箭動力太空飛機。 兩家公司都計劃在未來幾個月開始提供太空旅遊業務,讓任何人都有機會預訂各自公司飛船上的座位,享受一次快速的太空邊緣之旅。這種飛行可以看到地球的全景,還可以享受幾分鍾的失重體驗。 在2014年暫停售票之前,維珍銀河已經以約2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了約600張船票。該公司最近重新開始售票,不過價格漲至45萬美元。藍色起源尚未透露船票的價位,盡管其一個座位在拍賣會上被以280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該公司已經指示其潛在客戶填寫在線表格。 太空旅遊是太空產業中一個很小但潛在有利可圖的新興行業,瑞銀預測,到2030年,這項業務的年收入可能達到40億美元。 藍色起源還希望利用它為新謝潑德號開發的技術,將其轉化為能夠登陸月球的太空飛行器。貝索斯曾表示,飛船發動機能夠對其釋放的力量進行精確調整,這有助於了解該公司可能如何使用推進器(或小型發動機)在月球表面實現「軟著陸」。 但藍色起源將人類送上月球的夢想遇到了重大阻礙。今年早些時候,NASA宣布把價值近30億美元的月球著陸器建造合同授予SpaceX,並將藍色起源排除在外。藍色起源對此進行了反擊,在第一次推翻該決定的嘗試失敗後,該公司起訴了美國聯邦政府,聲稱NASA的決策存在「缺陷」。此案將於11月份做出裁決。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成功回收「新謝潑德號」火箭:已第八次使用

據報導,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旗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剛剛成功地發射了一枚「新謝潑德號」(New Shepard)火箭,並成功回收。今晚10點30分,「新謝潑德號」火箭點火升空。     10分鍾後,火箭推進器成功返回,平穩著陸。2分鍾之後,太空艙也順利落地。「新謝潑德號」火箭可重復使用「新謝潑德號」火箭的,而此次發射的火箭,已經是第8次使用了。 「新謝潑德號」火箭本次的發射任務是為美國宇航局(NASA)測試登月技術。確切而言,旨在測試導航都卜勒雷射雷達(Navigation Doppler Lidar)和下降著陸計算機(Descent Landing Computer)的新能力。這些系統將幫助NASA確定太空飛行器降落到月球表面時的位置和速度。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成功發射「新謝潑德號」火箭:為NASA測試登月技術

據報導,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旗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剛剛成功地發射了一枚「新謝潑德號」(New Shepard)火箭。這是「藍色起源」今年的第四次發射,也是將貝索斯送上太空後的首次發射。 但這一次並非「載人發射」,而是在太空艙內攜帶了18個商業有效載荷。其中,安裝在艙外的一個傳感器,將為美國宇航局(NASA)測試一些月球登陸技術。 而艙內的有效載荷包括,與「藍色起源」火箭一起飛行的第一個藝術裝置:加納藝術家阿莫阿科·博阿福(Amoako Boafo)在乘員艙內傘蓋上繪制的三幅系列肖像。 這是NASA第二次月球著陸技術演示,「藍色起源」在去年10月進行了首次技術演示。此次發射的有效載荷旨在測試導航都卜勒雷射雷達(Navigation Doppler Lidar)和下降著陸計算機(Descent Landing Computer)的新能力。這些系統將幫助NASA確定太空飛行器降落到月球表面時的位置和速度。 眾所周知,「新謝潑德號」火箭是可重復使用的,而此次發射的火箭,已經是第8次使用了。7月20日,貝索斯乘坐「新謝潑德」號火箭成功飛往太空,並順利返回地面,開啟了私人太空旅遊新時代的又一個里程碑。「藍色起源」預計,將在今年年底前進行第二次載人發射。來源:cnBeta

藍色起源火箭將進行第17次發射:貝索斯太空之旅後的首次飛行

據媒體CNET報導,在亞馬遜和藍色起源創始人傑夫·貝索斯歷史性的10分鍾太空之旅後,藍色起源的後續發射將是一個更加低調的事件。藍色起源New Shepard火箭的第17次發射將是一次非載人發射,這也是自7月20日貝索斯、他的親兄弟馬克、航空業傳奇人物沃利·芬克和學生奧利弗·戴門的載人飛行以來的首次飛行。 相反,這次任務將在太空艙內攜帶18個商業有效載荷,安裝在艙外的一個傳感器將為美國宇航局(NASA)測試一些月球登陸技術。 外部傳感器是一個脫軌、下降和著陸傳感器,它曾在去年10月的New Shepard任務中飛行過。該實驗的第二次飛行將提供更多數據,為即將到來的登月任務提供參考。 乘員艙內的有效載荷包括與藍色起源火箭一起飛行的第一個藝術裝置:加納藝術家Amoako Boafo在乘員艙內傘蓋上繪制的三幅系列肖像。Boafo、他的母親和一個朋友的母親的肖像將作為Uplift Aerospace的Uplift藝術計劃的一部分進入太空。 其他由NASA支持的實驗將測試測量微重力下推進劑水平的方法,低溫推進劑儲存和地球上的生物成像等。 升空時間定於當地時間周四上午6點35分,從該公司的西德克薩斯發射場起飛。10-15分鍾的飛行將通過BlueOrigin.com進行直播,大約在發射前30分鍾開始。 目前還不清楚藍色起源公司下一次有付費客戶的載人飛行將於何時進行。來源:cnBeta

迪士尼將拍攝《海底兩萬里》改編劇 講述尼莫船長的起源

近日,迪士尼+在愛丁堡電視節期間揭曉了3部未來開播的英劇,其中一部改編自法國科幻作家儒勒·凡爾納的經典之作《海底兩萬里》,該片名為《鸚鵡螺號》,該真人電視劇一共有十集,本劇將由James Dormer擔任監制兼編劇,劇集將於2022年初開始拍攝。 這部電視劇主要講述年輕的尼莫船長以及其著名潛水艇「鸚鵡螺號」的起源故事,在該劇集中,尼莫是一個被剝奪身份以及家庭的印度王子,東印度公司的囚犯,他決心向奪去自己一切的勢力復仇,尼莫船長登上自己心愛的鸚鵡螺號後,不僅繼續與敵人斗爭,還發現了神奇的水下世界。 迪士尼在電視節發布另外兩個劇集,一個是名叫《Wedding Season》懸疑劇,另一個是名為《Culprits》的警匪劇,迪士尼計劃將在2024年之前為其流媒體平台添加50個歐洲拍攝的劇集,本次揭曉的3部劇便是其中的一部分。來源:cnBeta

報告稱藍色起源流失了大量核心員工

據媒體報導,跟NASA合作的商業太空飛行項目可以賺到大量的錢。由於能賺到很多錢,所以多家公司都在努力跟該機構簽訂合同以執行各種任務並將有效載荷送入太空。SpaceX目前似乎是NASA的寵兒,它比其他競爭公司贏得了更多的合同並完成了更多的任務。 最近,SpaceX獲得了一份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合同,即在月球表面放置一個月球著陸器。 跟SpaceX爭奪該合同的主要競爭對手之一是藍色起源。現在,一份新的報告浮出水面,該報告稱藍色起源在這個夏天失去了十幾名頂級工程師和關鍵員工。在創始人傑夫·貝佐斯利用自己的巨額財富進行太空旅行後,一些員工離開了公司。在關鍵員工離職的幾周前,該公司在NASA的任務中輸給了SpaceX。 該報告還指出,在關鍵人才大量流失後,藍色起源為留住員工,向員工發放了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的1萬美元現金獎金。不幸的是,藍色起源的一些關鍵人員去了競爭對手,包括SpaceX和Firefly Aerospace。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員工都沒有具體說明離開公司的原因。不過該報告確實引用了GlaSSDoor上對該公司的評論,指出高管管理和緩慢的官僚主義是他們離職的原因。 報導稱,離開藍色起源的一些工程師是月球著陸器項目的一部分。藍色起源對SpaceX贏得合同表示抗議。上月末,政府問責局給出了一個明確的理由來解釋為什麼只有SpaceX被選中參與月球著陸器合同。政府問責局指出,跟其他公司相比,SpaceX的報價要低得多且擁有更好的記錄。資金有限也是只選擇該家供應商的主要原因。來源:cnBeta

東西海岸華人房東迷惑行為:起源

各位好啊!又來與朋友們閒聊了,之前和大家分享了一些房東的故事,看了這些故事後大家可能會有些許疑惑,美利堅的華人房東們為何都如此驚世駭俗,這次就換個角度和大家聊一聊海外部分華人的生存狀況,也分享一些本人在海外生活的感受。當然這些都是我個人通過接觸到不同的人和結合身邊的環境,從而產生的一些想法和感悟,不具有任何的代表性,也更談不上權威性,畢竟有誰能夠真正的去定義生活呢。八月的西海岸迎來了一年當中最熱的天氣,將近36攝氏度的高溫炙烤著每一位街上的行人,此時遠處的地平線突然出現一眾未知生物,左搖右擺、步履蹣跚的緩緩向我走來,透過刺眼的陽光我很難分辨出那是什麼,不過又有一抹似曾相識的氣息使我迷惑。我不曾去過充滿野獸的亞馬遜原始叢林,也不曾體驗過印度貧民窟充滿排泄物的公共廁所,但我好像又記得那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那是在萬家燈火中和一群房東發生過的第三類接觸,直到微風吹起,天色漸暗,美利堅的華人房東們也圍坐在篝火前,回憶著彼此獸化前的那些故事。混沌初到美國,大部分華人都面臨語言的問題,如果是家庭條件稍好的人,在有足夠經濟能力去解決生活問題的同時,可以專心花費時間在學習英文上面。但對於那些經濟狀況一般甚至是借錢出國的人來說,到達美國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賺錢還債,在面對生存問題的同時還有語言問題以及文化差異。這部分出國群體大多數年齡偏大,他們要放棄幾十年來的生活習慣,面對全新的社會體系,一切都要從零開始,此時他們的社會競爭力甚至不如美國當地的流浪漢,因為就算是流浪漢也最起碼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那麼比較適合他們的工作就要偏向溝通較少,容易上手的體力活,由此就產生了幾種專門面向美國新移民的工作:中餐廳的打雜、倉庫的打包工人、裝修工學徒、華人超市理貨員等等,這些都是新移民群體的工作首選。這些工作的共同點是工作時間長,工作強度大,收入較低,而且還會有一些黑心老闆去故意壓榨新移民員工。而對於這些人來說,完全陌生的外部環境和異常困難的溝通,把他們和整個社會完全割裂開來,每天兩點一線往返於住所與工作的生活。身體和心理的雙重高壓,迫使精神狀況漸漸出現一些不可逆的惡性變化,例如脾氣暴躁、性格古怪、喜怒無常。這其中有些意志力頑強的人,在每天高壓的生活之下沒有完全喪失心智,利用空餘時間學習英語,在解決了語言障礙後開始學習一些手藝,多年後終於擺脫了這種生活,開始從事一些對年齡要求不高,但需要掌握一定技能的工作。這類工作的收入也還算不錯,他們有的從裝修學徒變成了裝修師傅,從餐廳打雜變成了餐廳老闆,還有些去從事水管工和汽車維修類的工作。但也有一大部分人,在天昏地暗的異國打拚中堅持了數年,攢了些錢最後選擇回國。留下來的人,有一些選擇申請國內的家人一起來美團聚,也有一些人的家人不願意來所以從此變成了兩家人,辛勞打拚數年最後落得個妻離子散的下場,著實令人唏噓。記得那是到美國的第二年,結束了高中學業的我打算去打零工,在一家餐廳當收餐員,工作內容就是客人吃完離開後收拾餐具和打掃衛生,而點餐和與客人溝通的工作是由服務員來做,服務員通常會招收一些有一定經驗的員工,他們的收入也要遠遠高於收餐員。那個時候我因為工作經驗不是很多,所以就先暫時做一些純體力的工作,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一天去上班走進餐廳,發現每一個員工看我的眼神,都像我去吃超市買東西時挑選冷櫃里的海鮮時的眼神。可能那個時候的我到美國的時間不算久,也沒有當地不同圈子的社會生活經驗,對於他們來說我是一個十足的「外鄉人」,平時也不願意和我多說話。有時候當我站在工位上待命,他們就會在遠處靜靜看著,那種眼神那麼的平靜卻又讓人脊背傳來陣陣涼意,給人一種隨時就要走過來點化我的感覺。仿佛我到這里不是來上班而是來渡劫一樣。有些來美國時間比較久的人會說,「如何從外表推算出一個移民出國有多少年,就是從他們的眼神當中分辨。」剛出國一兩年的人,他們的眼神是靈動且充滿了好奇,看人的時候也不會給你帶來任何的不適感,總之那是一種正常人類的眼神。而出國比較久的人,他們看人的眼神是渙散的,既空洞又顯得那麼無欲無求,而從他們的眼神中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活氣息,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黯然神傷的氣場,像一顆已經積壓在壇底無數個寒冬的酸菜,那浸透在身體每一個部位中的濕咸淚水似乎隨時都要從眼眶噴涌而出。有時候跟同是從中國來的同學聊天,他問我班上的怎麼樣,我說還可以,就是感覺同事都像漢尼拔。同學說這都是正常現象,慢慢以後習慣就好了,他剛開始打工的時候也這樣。其實大部分都不是什麼壞人,只是環境因素導致的一些「大腦異變」,讓我不要太害怕。上班一個月左右之後,和同事的交流也慢慢變多了,發現大家確實沒有外表看起來的那麼冷漠,一幅幅冰冷的面孔之下都蘊含著不為人知的苦衷。當中有一位男性同事,大概50多歲,他給我留下的印象最為深刻。記得那是剛上班的第一個禮拜,有一天我照常站在工位等待收餐,突然從我的正後方傳來一聲哀嚎,我後面是餐廳用於存放雜物的一個開放式儲物間,不開燈的時候一片漆黑,一開始我以為是我聽錯了,但馬上又傳來一聲人的嘆氣聲,當時我想進去查看一下但又有些膽怯,不過心裡又一想,既然都己經來到這種地方上班了我還怕什麼,心裡一橫就走了進去。最後發現是這名同事一個人坐在角落不停嘆氣,我走過去詢問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他也不理我,看了我一眼就把頭扭了過去,繼續一個人在角落裡咿咿呀呀的。氣氛尷尬了大概幾秒之後另一名同事走了進來,把我喊了出去,我問他這是怎麼回事,同事跟我說這個人就這樣,不用管他,而且說來美國時間久的人很多都有這個毛病,平時沒事就愛嘆氣,而且聲音很大,感覺隨時人都要不行了一樣。還說他的爸爸平時在家也這樣,他都習慣了。我個人覺得這可能是釋放內心壓抑情緒的一種途徑吧。他還有另外一個習慣,就是店裡沒有客人的時候喜歡在後廚走廊拿著喝水的保溫杯做健身操——雙手握持住水杯的兩端,然後兩條胳膊舉過頭頂開始拉背,之後又開始扭腰,這個時候如果有人經過他的身邊,他就會大聲地沖別人喊叫,所以一般這個時候其他人都是躲著他走。有一次他練著練著,突然把自己的保溫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當時這毫無徵兆的暴力行為把我嚇了一跳,但在場的其他人好像沒看到一樣,全都若無其事地繼續進行著手頭的工作,這個人也跟無事發生一樣,蹲下身撿起保溫杯,起來繼續著自己的鍛鍊。後來我偶然看到他的杯子上面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坑狀凹陷,估計都是被這樣摔出來的吧,我也不懂也不敢問,但我實在想不明白這樣是能鍛鍊到身體的哪一部分。當時上班的餐廳地理位置正好挨著美國的一個陸軍訓練基地,中午會有很多穿著軍裝的美國大兵來吃飯,有一次這名同事負責招待一桌客人,他彎下腰來幫客人倒茶,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天沒有休息好,一不小心把茶水倒在了客人的鞋上,那可是剛剛燒開的熱水,當時就疼的客人發出了一聲慘叫,他也嚇得馬上放下茶壺,低下身要幫客人擦鞋。經理和其他員工一下圍了上來,客人當時也很生氣,我看到他臉色慘白的站在旁邊,整個人也有些手足無措,畢竟在美國這類事件如果客人真的糾纏起來,餐廳不賠個成千上萬的很難收場,而他本人除了遭到客人的起訴外也會面臨失業的下場,像他這樣的年紀如果一旦失業,又沒有其他一技之長,想找到一份同樣薪資的工作是非常困難的。經理這個時候一直在不停的向被燙的客人道歉,客人一直嚷嚷著要投訴,還問這個員工叫什麼名字,經理說他叫Peter,結果誰知道客人聽到後先是一愣,然後說「這麼巧,我也叫Peter!」臉上的表情也由怒轉喜。有的美國人脾氣有時候就是這樣,會因為一件小事讓之前發生的不愉快瞬間煙消雲散,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這個時候Peter卻不知道跑去哪裡了,經理讓我趕緊去喊,我找了整個餐廳都沒找到他的人,最後在男廁所發現了他。當時他整個人在廁所里混身一直哆嗦,我跟他說被你燙的那位客人跟你同名,經理正在勸,好像現在沒有那麼生氣了,你趕緊過去說兩句好話,他一聽到這個消息差點沒跳起來,直接就沖出了廁所。最後我就看著兩位Peter有說有笑地一起離開了餐廳,他一直陪在旁邊直到把客人送到停車場,上車前兩個人還開心的擁抱了一下。等他再走進來的時候,我看到他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一種大難不死的感覺,這也是我上班以來第一次看到他笑,當他走近我的時候,我發現他的笑其實並不純粹,那應該是一種介於笑跟哭之間的表情。記得當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坐在空盪盪的波士頓晚班地鐵里,回想著白天經歷的這一幕幕,突然的一聲嘆息,竟也從我的嘴中非常自然的緩緩呼出……沸點有時候真正把人壓垮的往往不是繁重的體力勞動和枯燥的工作,而是無處宣洩的負面情緒和空虛的精神世界。在國內,就算平日生活積攢了許多的苦悶,下班後或者等到周末叫上三五知己小聚一番,把心中的不悅一吐為快,很多困難與苦惱其實都是暫時性的,身邊有朋友說一說或者有家人關心一下,至少對於心理上是一種寬慰。但這些對於在異國他鄉打拚的移民來說都是奢望。尤其是年齡偏大的新移民,出國這條路其實是對他們體力和意志力的雙重嚴酷考驗。那些年輕一點或者出國留學的朋友,在最開始的一兩年其實也會有這種感覺,但慢慢的你會逐漸適應新的文化,掌握一門新的語言,也會開始有自己的交際圈和社會關系,那種孤立感在這個過程中會慢慢淡化,最後會一點點習慣新的生活節奏。當然家庭在背後所給予的經濟支持也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但那些已過而立之年,身上肩負著家庭責任的移民群體,他們所承受的壓力是常人無法想像的,他們的委屈和心裡的苦悶,也找不到人去訴說。其實中餐館是一個華人移民團體的社會縮影,這里的人來自五湖四海,任何一個看起來不太起眼還有些不太正常的人,其實都可能有一個與現階段形成鮮明對比的過去.我之前工作過的餐廳有一位打包員阿姨,平時的工作就是站在悶熱的後廚,打包外賣的菜品,沒有外賣的時候就去洗菜,洗完回來繼續打包,每天收工以前還要清潔整個廚房和廁所,因為常年在後廚充滿油煙的環境下工作,臉頰與指甲裡面永遠布滿了厚厚的油漬,年齡不到50歲,但外表看起來要比同齡人老上許多。阿姨在國內的時候是一家銀行的職員,有著非常不錯的薪資待遇,後來為了供孩子出國讀書,自己也一起和孩子出國陪讀,不知道是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最後在這家小餐廳的後廚給人包外賣。阿姨為人平時還是不錯的,性格也算比較開朗,有時候工作的休息時間我會和阿姨聊天,阿姨喜歡給我講她老家的事情,她的家人以及她的孩子,從言語中我可以感受到她對於家鄉強烈的思念之情.阿姨說在國內的時候她的業餘生活非常豐富,一有時間就會和同事或者朋友們去逛商場,去朋友家裡吃飯,來到這邊沒有什麼認識的人,語言也不通,剛開始的幾年非常不習慣。我問阿姨:「那個時候您沒有想到要回國嗎?」阿姨說因為個人原因,如果那時候回國的話本地身份就會作廢,再想出國就很難能留下來了。阿姨母親過世的時候都沒能回去見到最後一面,阿姨說在她的母親沒有過世之前,心裏面一直盼著拿到身份後回國和家人團聚,盼著孩子在國外好好讀書,以後能有好的前途,盼著有天再回到熟悉的街道,看著左鄰右舍的小孩子在胡同里打鬧,但自從母親離世之後,她越來越覺得這些都不重要了。「父母在養育和陪伴你成長的過程中,會給予你很多東西,但當他們永遠的離開你的時候,也會帶走一些東西。」其實阿姨的這種情況在移民群體里很常見,很多移民都是因為身份問題無法回國,只能和親人隔岸相望,直到陰陽兩隔。再加上無法融入的社會和生活的壓力,思維在日復一日的辛勞中逐漸麻木,最後拿到了永久居留身份,卻也永久丟失了人格。阿姨的英文很不好,所以在工作的時候偶爾會和客人發生一些誤會。雖然大部分時間阿姨都會在後廚工作,但用餐時間客流量很大,人手不夠根本忙不過來,阿姨就要到外面去幫忙,有時候客人需要餐具叫阿姨去拿,但她聽不懂,有時候還會拿錯,拿慢了客人也會不高興,經常因為這個問題被客人和老闆罵。每次阿姨都只好不停給客人道歉。美國華人餐廳的工作環境戾氣非常重,因為這是一個移民社會苦大仇深者的聚合地,在工作中一旦做錯了事,不管你是什麼年齡和身份都會被老闆罵,阿姨每次挨罵態度都很好,畢竟也確實是自己的問題,所以再次勸導那些想要來美國但年齡偏大的朋友們,在國外生活如果有條件的話一定要把語言學好,掌握口語之後哪怕還是想做這個行業,也可以去一家外國餐廳工作,工資也會更高一些。阿姨的兒子當初來美國的目的是讀書,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改行學起了理發,可能是因為美國大學有些專業確實非常難,對於母語不是英文的學生來說就更加難,但理發師在美國也算是一份不錯的工作,憑手藝掙錢,收入也要高於普通工薪階層。有一次上班休息時間,同事們聚在一起聊天,阿姨說他的孩子剛開始學習理發的時候為了鍛鍊技術,就主動去醫院和養老院,免費幫那些出了車禍暫時癱瘓在床的病人和行動不便的老人剪頭發。店裡有另外一個平時很喜歡開玩笑的同事,沒事總是喜歡和大家逗來都去,不過大家都比較熟所以也沒人太在意,那天聽完阿姨這些話後,那名同事開玩笑說道:是不是為了給人家理發,那些人當初其實都是你兒子開車撞的,阿姨聽完這句話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突然抬起胳膊,猛地把面前桌子上的餐具一下全都掃到了地上,然後一邊瘋狂的大喊,一邊沖進後廚。當時在場的其他人,包括我自己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行為嚇到了,這句玩笑開的雖然有些過分,但也沒想到阿姨會有這麼大的反應。阿姨沖進後廚之後裡面一陣嘈雜,各種鍋碗瓢盆摔打在地上的聲音,廚房的工作人員也都陸續的了出來,一位廚師一邊往外跑一邊喊:「瘋了瘋了,這個人瘋了。」這時阿姨還在廚房裡瘋狂的破壞,把廚房的油桶打開並且把油全都潑在了地上,又走到清潔區拿起拖把,兩只手橫握住拖把杆,雙手用力然後一抬膝蓋就將拖把杆掰斷了,見阿姨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因為廚房有許多鋒利的刀具,所以我們其他人也不敢進去勸阻,當時老闆也不在店裡面,只能讓一個廚房的大師傅給老闆打電話,然後另外一個同事負責報警。等警察趕到的時候,阿姨早已將廚房毀壞的面目全非然後開車回家了,當天下午餐廳臨時停業,店裡所有人一起收拾廚房,我不知道這件事最後是怎樣處理的,那天之後我也再沒見過這位阿姨,那位喜歡開玩笑的同事在之後的大概一周里,除了工作以外的內容都沒怎麼跟其他人講過話。這次事件之後,我在與那些來美國比較久工作也比較辛苦的移民打交道的時候,都非常小心翼翼,因為他們的心理承受力非常脆弱,緊繃的神經在長期被孤立的社會環境和工作壓力下被打磨得已經薄如蟬翼,任何一個微小的刺激都可能將其戳破。阿姨的經歷也讓我聯想起自己的故事。我是一個被爺爺奶奶拉扯大的孩子,小的時候父母工作很忙,在我童年和學生時期的記憶里,與兩位老人相處的時間要遠遠多於與父母相處的時間。在我當初要來美國的時候他們是非常不舍的,我還記得臨行前他們在屋裡默默的流淚,我說等我在那邊安頓下來之後,一有時間就回來看你們。剛到國外的時候,每周都會給家裡打電話,奶奶比較能控制情緒,還是可以和我正常溝通的,但爺爺每次只要一接電話就開始哭,一邊哭一邊說我想你,哭到根本沒有辦法說話,所以每次給家裡打電話就是爺爺在電話那邊肆無忌憚地哭,我在電話這頭小心翼翼地哭。所以後來我就故意降低了往家裡打電話的頻率,也怕老人情緒太過激動影響身體。我出國的第二年,爺爺就患上了小腦萎縮,發展的很快,一開始思維出現混亂,有時候會認不清家人和胡言亂語,到後來四肢基本喪失行動能力,平時大部分時間都是躺在床上,下地就需要坐輪椅,家裡的子女和親戚也會輪替過來照顧。那年我也回了一次國,等到家的時候見到爺爺癱坐在輪椅上,頭發基本全被剃光,渾身的肌肉也開始萎縮,整個人瘦了好幾圈,和我出國的時候相比判若兩人。周圍有很多家人在跟我說話,問我在國外的生活過的怎麼樣,我都是嗯嗯啊啊的回答著,因為當時我感覺只要多說一個字,眼淚會從我的眼睛裡噴出來。崛起海外的生活非常辛苦,但移民們並不是完全沒有盼望,對於留學生群體來說,出國更像是一個跳板,為自己以後的人生積攢經驗,畢業後不一定就要留在國外,而對於那些年齡偏大的移民來說,出國的目的大部分都是為了賺錢,有些人會覺得物質生活固然重要,但精神生活也很重要,最關鍵的是兩者的平衡,如果一味追求物質層面,卻因為異國他鄉的孤立環境和身份不認同感而喪失了精神世界,是非常不值得的,其實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不了解來美國打拚的這些大齡移民群體在出國之前有多窮。我在波士頓居住的時候有一戶鄰居,是一個西班牙家庭,一對夫妻和兩個孩子,男主人每天七點左右就要開車到工地上班,下班之後還有一份回收垃圾的副業,冬天下雪的時候他還會去別人家後院幫忙鏟雪,在我的印象里基本就沒有看到過他休息.有一次我和他聊天,他說出國之前他的家庭窮到一天只能吃一餐飯,家裡面孩子的鞋子都不夠穿.城市治安很亂,每天夜裡都會有槍聲,他說那時候每天晚上他都覺得可能活不到第二天了,現在的生活雖然很辛苦,而且作為一名西語裔移民有時候也會受到歧視,但最起碼一天可以吃三頓飯,有自己的房子住,孩子也脫離了那樣惡劣的環境,他說這一切都值得。而對於大部分華人移民來說,他們的需求並不局限於解決溫飽問題,有一些人出國前居住在鄉村,家裡有耕地,世代務農,但如果他們想要改變這樣的生活,就要去到城市裡打拚,而他們作為外來人口在國內大城市打拚所付出的艱辛,其實僅次於出國打拚的那份辛苦,但後者獲得的收益也會更大一些。所以有些人就會選擇拿出家裡常年的積蓄,想辦法把自己送出國,從而創造更大的財富,也有很多人是借錢出國,到了國外再一邊上班一邊還債,還有一些城市人口,他們在國內的生活其實並不差,但有些是想趁著還有能力工作,抓緊時間創造自我能力的利益最大化,還有一些是為了能讓孩子到國外讀書,可以有一個美好的前途。其實這些選擇並沒有對錯,也不能去衡量中國和美國之間哪個更好,因為每一個國家的情況都是不一樣的,不同的人口,不同的文化和環境因素都會導致每個國家產生各自的問題,美國人口較少,所以資源會更加充足一些,但同時美國也有很多的社會問題,我敬佩那些心裡有目標,並且願意付出代價去努力實現的人,而且很多人如果完全為了自己,可能真的不會選擇出國,他們更多的是為了家庭,為了父母,為了孩子,我想這也許就是我們中國人獨有的那種對於家族和後代的強烈情感,可以讓我們的民族屹立千年,生生不息,而令我更加感到開心的是中國發展的越來越好,無論是在國際上的地位和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有顯著提高,這點對於在國外生活的人來說感受尤為明顯。而大部分華人移民在海外的最終歸宿,除了回國生活和家人團聚之外,就是攢夠一筆錢首付買房子,然後進行出租,再用每月的租金來還貸款。當然能夠做到這點的人最起碼已經在國外打拚了將近十年,而且收入穩定也略高於普通工資,不過華人確實普遍比較聰明,雖然辛苦但都很會賺錢,其實能堅持到這一步的人,他們的人生我想也算是取得了一番成就吧,但這份成就沒有必要去慶祝,他們自己也不會為這份成就而感到多開心,就像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里王啟明說過的那句台詞,每一個出國打拚最後能獲得一些成就的人,都得先喝自己的血。這些老移民一路走來,可謂是步步血淚,當有一天他們當上了房東,可以有主導權去轄制他人的時候,可以想像他們會用怎樣的方式去對待別人和與人相處,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面對這些華人房東的各類詭異行為和言語的時候,往往更多的是選擇諒解和忍讓,因為我知道以他們所經歷的,能維持一個人類的姿態活到今天已然非常的不容易,沒有變成一個瘋子是他們人生中最值得慶幸的一件事,當然只是一個人類的外表,內里早已血肉模糊,活著的意義就是盯緊每一位房客並努力找茬去挑起事端,每一天都生活在他人的謾罵之中,日復一日,周而復始,痛苦並麻木的呼吸著空氣,努力維持著獸化來臨之前最後的一絲人性。在我第一次回國看望家人的半年之後,某天接到了家裡的電話,爸爸用非常平靜的口氣跟我說:「爺爺走了。」坦白講在之前我有預想過當他永遠離開我的時候,我會是怎樣的反應,我想我肯定會大哭一場,但那天當我得知這個消息後,我居然非常的平靜,平靜到我自己都有些詫異,如果每一位陪伴你成長的親人,在離開的時候都會帶走一些東西的話,我想我爺爺帶走的是我面對以後人生再也見不到他的那種悲傷感,也因為老人走的時候我沒有見到他最後一面,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覺得他還活著。餘波今年已經是我出國的第九個年頭,美國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他們帶著不同的文化、語言和思想匯集在這里,但在國外生活的這些年我所感受到的,卻不是所謂的那些文化沖擊,政治傾向,而是一個個鮮活的人。他們帶著各自的理想,在這里努力拚搏,他們生活在主流社會的夾縫當中,他們受到了很多的委屈和欺負,無論他們來自哪裡,中國也好還是其他國家也罷,都有著移民群體對於未來的迷茫感和對家的思念,想念家人的飯菜,想念故鄉的街道,想念久未謀面的老友,種族和國家這些話題終究只存在於廟堂之上,小人物的悲歡離合才是人生的真諦。因為奶奶在我小學畢業那年青光眼導致雙眼完全失明,所以之後家裡每天都是爺爺負責做飯,爺爺的手藝非常不錯,記得最愛吃他做的一道菜是土豆燒牛肉,把土豆切成條然後和入好味道的牛肉一起燉煮,期間加入番茄沙司和醬油,還有一些其他的調料,最後開大火把汁收至濃稠,牛肉的汁水和醬汁融合在一起,然後浸入每一塊土豆的纖維中,每次都能讓我吃下一大碗米飯。記得大概是四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在客廳吃宵夜,打開了一罐從超市買回來的牛肉罐頭,那個味道確實和爺爺做的飯有幾分相似,心裡想著什麼時候回國能再吃到爺爺做的飯,但下一秒,爺爺已經過世的事實又猛然浮現在我的腦海。那之後,我哭了將近半個小時,也是自從爺爺去世後我第一次哭出來。九年前的那個夜晚,我懷著忐忑中還有些激動的心情,踏上這片未知的土地,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漫長路程,廣播響起,飛機平緩落地,我稍微舒展了一下身體,慢慢的打開遮光板,朝窗外望去,竟然看不到高樓聳立的都市和熙熙攘攘的人潮,映入眼簾的只有一片廖無人煙的沙灘和一塊塊海邊的礁石,在礁石的上面粘連著許多被人反復咀嚼,五顏六色且形狀不一的口香糖,獨自在太平洋的海風中緩緩風干。來源:機核